关闭

帖子主题:唐如松:离场

共 1271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唐如松:离场

发叔抬头看看天,用手里的柳树条儿又逗弄了一下笼子里那只有些没精打采的巴西鹦鹉。瞅了瞅一旁伺候着的女佣,示意她再换一壶茶过来。

一旁的贴身随从紧张地看看手腕上的手表,提醒道:

“发叔,已经很晚了,是不是该出发了?”

“不急,不急。”发叔似乎很平静,说话的语气也缓如静湖。

“可是,立法会那边已经来电话催促几次了。再不去,那边都要开始投票了。”随从虽然不了解发叔为何如此,却也知道,发叔的根子是红的。这样的大事,他不会坐视不管。一定会参与其中,只是这一次,太过奇怪。

“投票?我们能获胜吗?”发叔还是淡淡的口气。

“获胜?恐怕不能。但您要是不去,就更不能了,您一向和内地那边关系良好。这一次,虽然很难成功,但您要是不去的话吗,只怕也会影响感情。”随从提醒道,他觉得老爷子岁数大了,八十多岁的人,或许有点儿犯糊涂。胜与不胜和去与不去还是有着很大的区别的。

“影响啥感情?我在中国政法大学有个研究室,和他们的毕业生关系好着呢。所以我也知道什么叫做基本法,什么叫做反国家分裂法。议案过不了,小港就不活了?马就不跑了?还不是一样,变不了天的,你放心。”发叔还是慢条斯理,又戳了一下鹦鹉,“吉祥……吉祥……”鹦鹉叫了起来。

“可输得太惨,内地那边面子上也是过不去的。毕竟,经营近二十年,弄了一锅夹生饭,搁谁谁都会郁闷,老爷子您犯不着为这件事做出头鸟吧?”随从苦口婆心道。

“我要是去了,才是出头鸟呢。你刚才说什么?输?这你可就说错了。赢固然赢不了,结果应有之数,两边都早已心知肚明,并且早已接受了这个结果,但你要说输,那可就不一定了。赢不了的未必就一定是输家。赢不了是表面,输不了是内里。”发叔挪了一下屁股,让自己坐得更舒服一点。那只被骚扰的鹦鹉又有气无力地闭上了眼睛。

“老爷子,您说的太深奥了,我……有些听不懂。”随从有些尴尬。

“哼,不通过的结果是什么?”

“维持现状。”随从对这个倒是早有考虑,其实小港的所有人都知道会是这种结果。但这种结果也算不错,这就是小港人的如意算盘,大不了还和从前一样:喝着特供水,吃着特供肉,拿着特供补贴,发着特供牢骚。至于政改嘛,革命虽未成功,同志还可再来。大不了三五年后再战。

“嗯,不错,维持现状。”发叔悠然地说到:“可是,维持的只是选举的现状而已,可维持不了他们的生活现状。”

“哦?!难不成内地会下什么杀手?”随从有些惕然。

“那倒不会,他们只是维持现状而已。你要注意,维持现状只是一个名词而已,这就和弯弯的空心菜喊的口号一样,这个现状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现状呢?空心菜的意思是就这样了,不再发展;内地对于小港的意思也是就这样了,一个得不到发展机遇的小港市,最终会变成一个小港村。”

“您老是说,内地不会再给小港发展的机会?”

“你呀,脑子总是转不过来。内地不是不给小港机会,而是不会再给小港特别的机会。曾经繁荣兴旺如海市,一朝作茧自缚变蜃楼。哎,自作孽啊。”发叔说到这里,不由得有些伤感。毕竟,自己也曾见证这个城市从贫瘠到繁华的全部过程,而今,又要见证这个城市从繁华到衰落的过程,怎能不令他有些许感怀。

“那……这和您不去参加投票有什么关系呢?”随从还是有些不解。

“离场!”发叔说得斩钉截铁。

“离场?什么离场?”随从更是不解。

“我之前和建制派说过,我有锦囊一件,必要时,他们可以打开一看,以期转败为胜。我估计现在他们已经打开了。”说到这里,发叔不由得面露得意之色。作为每年领受黄大仙签语第一人的发叔哦,在小港还是有着很浓郁的神秘领袖的味道,他每年拿到的黄大仙签语都代表着小港一年的运程。他做的某些事情虽然有些神秘,但却并不影响他人的崇信。所以,这一次,他在投票前交给赞成政改的建制派一个锦囊,建制派亦如获至宝。

“那,你在锦囊里写了啥?”

“等我。”发叔淡淡的回答道。

“等您?哎呀,发叔,既然大家都等着您,你还不赶快去?你看,时间都来不及了。”随从真的急了。

“正因为要他们等我,所以,我才不急着去。我不急着去,他们就会离场。”

“那岂不成了笑话?”

“笑话?当然不会。既然这是一场必败的投票,我们在不在场又有什么关系呢?大部分支持派离场,不是正可以凸显出反对派的孤立吗?在未来小港衰落的日子里,所有投反对票的人将会被小港人寝皮食肉,唾弃百年。这一次,他们孤独地暴露在闪光灯下,也将明明白白地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老爷子说话之间有些激动。他接着说道:“离场的可不仅仅是建制派,离场的还有小港的繁荣,小港的自由……这些东西,都必将和小港渐行渐远,离场而去。”

“那……老爷子您,不是也会有损失么?您可是号称新界王,您在新界的地产可是无人能比的。这要是真的离场,你不也是受害者?”

“不错,我是新界王,新界的对面是哪里?”发叔问道。

“深圳、前海……啊……这是一个新的规划?”随从不由得目瞪口呆。

“时间差不多了,我该出发了,建制派的弟兄们估计也等急了,我得去道歉啊,哎……人老了,弦也调不准了。”

延伸阅读: 伏羲 今日说法 烛九阴
      打赏
      收藏文本
      26
      0
      2015/6/22 5:52:31

      热门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香港这次玩残自己了

      2015/6/22 6:10:15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原帖已被删除
      13楼 资本家
      哥,我没文化哟。真就初中毕业。所以向公知哥哥请教呢。
      还有哦,哥,香港反对派现在要求重启政改,人大说现阶段不可能。哥,你说说,这是为嘛呢?是王师要上岸了吗?

      2015/6/23 11:47:35
      左箭头-小图标

      原帖已被删除
      哥,我没文化哟。真就初中毕业。所以向公知哥哥请教呢。

      2015/6/23 11:43:19
      • 军衔:空军大校
      • 军号:1720422
      • 头衔:预备役军官
      • 工分:490997 / 排名:1797
      左箭头-小图标

      写得很传神,一个微小说把香港政改投票描写得惟妙惟肖,入木三分。你反对派玩了命折腾不就是给自己争取利益最大化吗?对不起,不能给你的永远都不给,这次整改方案没通过没什么了不起 —— 香港还是香港,还是中国的领土、中国的特别行政区。不同意中央的方案咱们可以等,等到地老天荒中国还是中国,可你们这帮阻碍了香港民主进程和民生改善的家伙,还能活多久呢?

      2015/6/22 16:30:23
      左箭头-小图标

      确有其事?

      2015/6/22 15:30:06
      左箭头-小图标

      原帖已被删除
      呵呵。。。。。。。。。。。

      2015/6/22 15:29:05
      左箭头-小图标

      精彩!分析的也很好!我们有的是耐心

      2015/6/22 13:46:00
      左箭头-小图标

      所谓的民主萌住谁的双眼?

      2015/6/22 12:41:06
      • 军衔:警察二级警督
      • 军号:6994282
      • 工分:46466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冬夜奔雷
      香港这次玩残自己了
      是泛民玩残了香港。。。维持现状。。。经济也现状

      2015/6/22 8:55:47
      左箭头-小图标

      香港这次玩残自己了

      2015/6/22 6:10:15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0条记录] 分页:

      1
       对唐如松:离场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