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理性剖析太原王文军案警民双方的的是非过错

共 1447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理性剖析太原王文军案警民双方的的是非过错

太原命案经历媒体炒作半年,王文军最终宣判在就,一起普通的民事纠纷案最终如何升级为一死几伤的刑事大案,现发贴全面解析双方的过错,有分析有材料参与的网友欢迎,只会开口暴粗的网友谢绝!

1、 民工不载安全帽闯工地:有过错!保安拒绝制止:合理合法

虽然现实生活中在停工期间民工免冠入工地并不少见,但保安以此拒绝确实合理合法,停工一样戴安全帽有规定,但现实中执行并不是非常的严格,保安看你顺眼可以免谈,看你不顺眼以此为拒你确实也是无懈可击,这是中国的现状,很多条例规定的执行完全在执行者的态度上。

2、 民工先动手保安反击:双方有错,各打五十大板

3、 双方报警请求公断:非常正确的选择,点赞一个!

(民工最初还是相信法律相信警察的)

4、 警方及时出警执法:合法程序,点赞一个!

5、 警方到场单方面听取保安供词后用粗的语气要民工出示身份证:有失公平。

(虽然检查身份证合法,但单听一方之后对只另一方检查并且语气粗暴,将对方当犯罪分子对待,这一行为让民工首先让民工对警方失去信任,为下面民工不配合执法阻挠执法埋下伏笔,本来双方冲突已经停止,根本就没造成什么伤害,警方应该是进行公正公平的民事调和解决)

6、 李康借故打手机不配合执法:法制观念差,应该批评教育!

7、 警察将民工带回去:手段过于简单,但完全合法

8、 王家父子和周秀云用暴力手段阻止执法:完全是非法行为!

(民工虽然不相信警方,但也不能现场抗拒,因为警察当时代表的是国家职能部门的行动,有问题可以日后给相关部门申诉,但绝对不能当场抗拒,就如运动员赛后提出申诉但绝对不能现场挑战裁判员一个的道理)

9、 警方强抢没收民工的手机并删除证据:非法!

(除了消灭证据,掩盖自己的非法行为,警方确实找不出任何理由解释这个行为)

10、 警方打开执法记录仪:合法!点赞一个!

现场执法记录仪本来就是最公平公正的第一手材料,问题在这一杀手锏的主动权在警方,如果对警方有利就立马公布澄清,如果对警方不利就难见庐山真面目。就比如有网友质疑本案的记录仪非常的听话,关键时刻应该停就停!但从来没有警方对此做出明确的解释。

11、 王警官为了摆脱周的缠绕用暴力制服对方并造成对方致死的严重后果:犯罪!

12、 王警官踩头发几十分钟:非法

(王警官本人解释是等待支援,王家人则认为有故意伤害报复,王警官的解释可信程度较低。)

13、 警察将民工带到派出所后打击报复集体施暴:主观故意恶劣!执法犯法,罪加一等!

14、 王警官擅自决定对民工采取留置措施:违规!

15、 死人当活人送医,众警官集体串供,攻守同盟:非常恶劣!

(造成严重的后果不是及时报告相关部门采取正当的途径解决问题,而是偷天换月,欲盖弥彰,试图一手遮天,简直是白日做梦)

16、 王家父子寻求媒体帮助!合理合法,严重支持!

(弱势群体告状无门,只能借助记者。可悲!)

17、 王家父子借用“讨薪”这个没有直接关系的名词误导观众:可耻!

(民工本来就是弱势群体,只要真实暴光,观众自然同情,画蛇添足借用讨薪一词反授人把柄,并且将观众的同情心打折扣。)

18、 当事警方相关人员公然撒谎王警官没有打人:非常恶劣!严重损害警察的形象,建议纪律处分!

19、 媒体暴光后上级部门及时介入立案侦查:大快人心!点赞一个!

20、 历经半年的调查结案最终将相关人员绳之于法送上法庭:依法治国,继续点赞!

21、 王警官在法庭上百般抵赖,拒不认罪,甚至不择手段将责任推辞给受自己牵连的同志,不仅认罪态度不好,个人人品更令人所不齿。

22、 铁证如山,我们拭目以待,相信法律是公正的,最终会给全国人民交上一份满意的答案!

      打赏
      收藏文本
      5
      0
      2015/5/30 13:00:44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
      74楼 nanhaimuyushi
      你要是专业知识不懂就先回去学学,法律上的必然的因果关系,简单来说民工挑衅闹事的例子很多,但不是说每次都会出现人员伤害,所以说两者之间没有必然的因果关系,法律上没有必然因果关系的原因是不能为结果完全开脱的理由,就是常识!

      就比如说小偷如室盗窃我被我捉住打死了,我用因为“他入室盗窃”所以“才被我打死”,这样的理由给自己开脱无罪一样简单。

      75楼 fwc257215
      小偷如果被“一般人”打死,可以按你所说。但被警察打死,就完全不一样,警察有“执法权”,权力赋予警察这样的责任!而你没有。

      不要分不清楚,同样的事情发生,警察做就是正当,而你去做“就是”杀人犯!

      这就是“你”和“警察”的区别!!!

      你犯糊了吧?

      这就是为什么“有事叫警察”的原因,而你没有这个“资格”!!!(要不,换成“有事去叫你”?笑话)

      78楼 nanhaimuyushi
      请你看仔细点,我说的是小偷“被捉住” 了,被捉住是什么概念,被制服了,已经被制服的不法分子,不要说小偷小摸,就是罪该万死的歹徒,不论是受害者还是警察根本没有权力伤害对方更不要说打死,罪犯生死权掌握在法院不在公安,你叫哪个公安将逮到的犯人“正当”暴打试试,看他有没有这个胆量!连这点法律知识还不知道吗?
      79楼 fwc257215
      你“闹笑话”了吧,自己写的“白纸黑字”,小偷不打死给我举“狗屁”的例子?

      中国“不提倡”逼供信,(也规定不采信“逼供信”得来的资料),但不是没有“打人”的权力,警棍是干什么的?为什么要配它?难道你不如“幼儿园”小朋友?

      你“自欺欺人”啦吧?

      80楼 nanhaimuyushi
      是你自己理解有误,还是回到原点吧,我举证小偷是证明“民工挑衅”与“警察伤害”两者之间没有必然的法律关系,所以不能用“民工挑衅”为“警察伤害”作无罪开脱,不能因为民工非法挑衅,警察就能非法伤害民工,与不能因为小偷非法盗窃,我就可能非法殴打他一样,非常简单的道理。

      不知道你所说的“打人”一词意义何在?是伤害还是制服?

      警察使用手中的一切警察警械装备最终目的都是为了“制服对方”不是为“伤害对方”。

      虽然必要时候必须通过“伤害”才能“制服”,但不能否认最终出点是“制服”不是“伤害”

      如果确认对方已经被制服就必须停止一切伤害。

      庆安民警一枪撂倒对方后,他打是还补一枪甚至一棍都是伤害而不是制服了,

      回到原点?这么说在“这一点上”,你无话可说了?

      至于其他的,你自己慢慢玩你的“文字游戏”吧!你会慢慢长大的。无关紧要的话题,恕不奉陪了。

      2015/6/3 17:26:57
      左箭头-小图标

      73楼 fwc257215
      “民工“挑起事端”与民工“出现死亡”两者之间没有必然的联系啊,这是常识还要重复吗?”

      你是在“睁着眼睛说瞎话”吧?

      74楼 nanhaimuyushi
      你要是专业知识不懂就先回去学学,法律上的必然的因果关系,简单来说民工挑衅闹事的例子很多,但不是说每次都会出现人员伤害,所以说两者之间没有必然的因果关系,法律上没有必然因果关系的原因是不能为结果完全开脱的理由,就是常识!

      就比如说小偷如室盗窃我被我捉住打死了,我用因为“他入室盗窃”所以“才被我打死”,这样的理由给自己开脱无罪一样简单。

      75楼 fwc257215
      小偷如果被“一般人”打死,可以按你所说。但被警察打死,就完全不一样,警察有“执法权”,权力赋予警察这样的责任!而你没有。

      不要分不清楚,同样的事情发生,警察做就是正当,而你去做“就是”杀人犯!

      这就是“你”和“警察”的区别!!!

      你犯糊了吧?

      这就是为什么“有事叫警察”的原因,而你没有这个“资格”!!!(要不,换成“有事去叫你”?笑话)

      78楼 nanhaimuyushi
      请你看仔细点,我说的是小偷“被捉住” 了,被捉住是什么概念,被制服了,已经被制服的不法分子,不要说小偷小摸,就是罪该万死的歹徒,不论是受害者还是警察根本没有权力伤害对方更不要说打死,罪犯生死权掌握在法院不在公安,你叫哪个公安将逮到的犯人“正当”暴打试试,看他有没有这个胆量!连这点法律知识还不知道吗?
      79楼 fwc257215
      你“闹笑话”了吧,自己写的“白纸黑字”,小偷不打死给我举“狗屁”的例子?

      中国“不提倡”逼供信,(也规定不采信“逼供信”得来的资料),但不是没有“打人”的权力,警棍是干什么的?为什么要配它?难道你不如“幼儿园”小朋友?

      你“自欺欺人”啦吧?

      是你自己理解有误,还是回到原点吧,我举证小偷是证明“民工挑衅”与“警察伤害”两者之间没有必然的法律关系,所以不能用“民工挑衅”为“警察伤害”作无罪开脱,不能因为民工非法挑衅,警察就能非法伤害民工,与不能因为小偷非法盗窃,我就可能非法殴打他一样,非常简单的道理。

      不知道你所说的“打人”一词意义何在?是伤害还是制服?

      警察使用手中的一切警察警械装备最终目的都是为了“制服对方”不是为“伤害对方”。

      虽然必要时候必须通过“伤害”才能“制服”,但不能否认最终出点是“制服”不是“伤害”

      如果确认对方已经被制服就必须停止一切伤害。

      庆安民警一枪撂倒对方后,他打是还补一枪甚至一棍都是伤害而不是制服了,

      2015/6/3 16:54:42
      左箭头-小图标

      73楼 fwc257215
      “民工“挑起事端”与民工“出现死亡”两者之间没有必然的联系啊,这是常识还要重复吗?”

      你是在“睁着眼睛说瞎话”吧?

      74楼 nanhaimuyushi
      你要是专业知识不懂就先回去学学,法律上的必然的因果关系,简单来说民工挑衅闹事的例子很多,但不是说每次都会出现人员伤害,所以说两者之间没有必然的因果关系,法律上没有必然因果关系的原因是不能为结果完全开脱的理由,就是常识!

      就比如说小偷如室盗窃我被我捉住打死了,我用因为“他入室盗窃”所以“才被我打死”,这样的理由给自己开脱无罪一样简单。

      75楼 fwc257215
      小偷如果被“一般人”打死,可以按你所说。但被警察打死,就完全不一样,警察有“执法权”,权力赋予警察这样的责任!而你没有。

      不要分不清楚,同样的事情发生,警察做就是正当,而你去做“就是”杀人犯!

      这就是“你”和“警察”的区别!!!

      你犯糊了吧?

      这就是为什么“有事叫警察”的原因,而你没有这个“资格”!!!(要不,换成“有事去叫你”?笑话)

      78楼 nanhaimuyushi
      请你看仔细点,我说的是小偷“被捉住” 了,被捉住是什么概念,被制服了,已经被制服的不法分子,不要说小偷小摸,就是罪该万死的歹徒,不论是受害者还是警察根本没有权力伤害对方更不要说打死,罪犯生死权掌握在法院不在公安,你叫哪个公安将逮到的犯人“正当”暴打试试,看他有没有这个胆量!连这点法律知识还不知道吗?
      你“闹笑话”了吧,自己写的“白纸黑字”,小偷不打死给我举“狗屁”的例子?

      中国“不提倡”逼供信,(也规定不采信“逼供信”得来的资料),但不是没有“打人”的权力,警棍是干什么的?为什么要配它?难道你不如“幼儿园”小朋友?

      你“自欺欺人”啦吧?

      2015/6/3 16:29:47
      左箭头-小图标

      73楼 fwc257215
      “民工“挑起事端”与民工“出现死亡”两者之间没有必然的联系啊,这是常识还要重复吗?”

      你是在“睁着眼睛说瞎话”吧?

      74楼 nanhaimuyushi
      你要是专业知识不懂就先回去学学,法律上的必然的因果关系,简单来说民工挑衅闹事的例子很多,但不是说每次都会出现人员伤害,所以说两者之间没有必然的因果关系,法律上没有必然因果关系的原因是不能为结果完全开脱的理由,就是常识!

      就比如说小偷如室盗窃我被我捉住打死了,我用因为“他入室盗窃”所以“才被我打死”,这样的理由给自己开脱无罪一样简单。

      75楼 fwc257215
      小偷如果被“一般人”打死,可以按你所说。但被警察打死,就完全不一样,警察有“执法权”,权力赋予警察这样的责任!而你没有。

      不要分不清楚,同样的事情发生,警察做就是正当,而你去做“就是”杀人犯!

      这就是“你”和“警察”的区别!!!

      你犯糊了吧?

      这就是为什么“有事叫警察”的原因,而你没有这个“资格”!!!(要不,换成“有事去叫你”?笑话)

      请你看仔细点,我说的是小偷“被捉住” 了,被捉住是什么概念,被制服了,已经被制服的不法分子,不要说小偷小摸,就是罪该万死的歹徒,不论是受害者还是警察根本没有权力伤害对方更不要说打死,罪犯生死权掌握在法院不在公安,你叫哪个公安将逮到的犯人“正当”暴打试试,看他有没有这个胆量!连这点法律知识还不知道吗?

      2015/6/3 15:58:50
      左箭头-小图标

      你和警察划不了等号,警察代表了“国家意志”!

      你代表谁?

      你要是动手、还“伤人”的话,你只代表了“罪犯”!!!(只有见义勇为除外)

      2015/6/3 15:11:34
      左箭头-小图标

      你和警察划不了等号,警察代表了“国家意志”!

      你代表谁?

      2015/6/3 15:05:54
      左箭头-小图标

      73楼 fwc257215
      “民工“挑起事端”与民工“出现死亡”两者之间没有必然的联系啊,这是常识还要重复吗?”

      你是在“睁着眼睛说瞎话”吧?

      74楼 nanhaimuyushi
      你要是专业知识不懂就先回去学学,法律上的必然的因果关系,简单来说民工挑衅闹事的例子很多,但不是说每次都会出现人员伤害,所以说两者之间没有必然的因果关系,法律上没有必然因果关系的原因是不能为结果完全开脱的理由,就是常识!

      就比如说小偷如室盗窃我被我捉住打死了,我用因为“他入室盗窃”所以“才被我打死”,这样的理由给自己开脱无罪一样简单。

      小偷如果被“一般人”打死,可以按你所说。但被警察打死,就完全不一样,警察有“执法权”,权力赋予警察这样的责任!而你没有。

      不要分不清楚,同样的事情发生,警察做就是正当,而你去做“就是”杀人犯!

      这就是“你”和“警察”的区别!!!

      你犯糊了吧?

      这就是为什么“有事叫警察”的原因,而你没有这个“资格”!!!(要不,换成“有事去叫你”?笑话)

      2015/6/3 15:01:04
      左箭头-小图标

      73楼 fwc257215
      “民工“挑起事端”与民工“出现死亡”两者之间没有必然的联系啊,这是常识还要重复吗?”

      你是在“睁着眼睛说瞎话”吧?

      你要是专业知识不懂就先回去学学,法律上的必然的因果关系,简单来说民工挑衅闹事的例子很多,但不是说每次都会出现人员伤害,所以说两者之间没有必然的因果关系,法律上没有必然因果关系的原因是不能为结果完全开脱的理由,就是常识!

      就比如说小偷如室盗窃我被我捉住打死了,我用因为“他入室盗窃”所以“才被我打死”,这样的理由给自己开脱无罪一样简单。

      2015/6/3 14:40:51
      左箭头-小图标

      “民工“挑起事端”与民工“出现死亡”两者之间没有必然的联系啊,这是常识还要重复吗?”

      你是在“睁着眼睛说瞎话”吧?

      2015/6/3 14:23:57
      左箭头-小图标

      “民工“挑起事端”与民工“出现死亡”两者之间没有必然的联系啊,这是常识还要重复吗?”

      2015/6/3 13:38:51
      左箭头-小图标

      原帖已被删除
      先生:案发到现在半年,警方从来就没的过保安伤情的任何报道,各方面权威媒体也没有相关的 消息,所以我们就只能认定民工“无伤害”啊,如果有要有相关的证据支持。

      民工“挑起事端”与民工“出现死亡”两者之间没有必然的联系啊,这是常识还要重复吗?

      2015/6/3 12:14:04
      左箭头-小图标

      67楼 zfwzzc
      你的逻辑很有问题。一边说是引用了检察机关的指控,一边说纯属个人观点。你不认为你说的很八卦?我真的服了你。 回复:理性剖析太原王文军案警民双方的的是非过错
      检方的指控不等于罪名一定成立,最终定性在法院,这是常识。

      我引用并支持检方对王的指控,个人观点认为王的罪名成立,你可以引用王或是他的律师的观点,认定王的罪名不成立,法院没宣判,谁是谁非等待法院最终判决 ,逻辑性有问题吗?

      2015/6/3 10:58:09
      • 军衔:陆军上校
      • 军号:3363372
      • 工分:143037
      左箭头-小图标

      你的逻辑很有问题。一边说是引用了检察机关的指控,一边说纯属个人观点。你不认为你说的很八卦?我真的服了你。 回复:理性剖析太原王文军案警民双方的的是非过错

      2015/6/3 10:15:08
      左箭头-小图标

      ......
      37楼 江西病猫
      "至于王警官如何在合法行使执法权的过程非法使用暴力产生严重后果,还是由检方定性吧。"

      这句话有问题,你不能定性为“非法使用暴力",是合法还是非法使用暴力的最终定性归法院,检方也只是起诉。

      42楼 nanhaimuyushi
      问题是检方既不定性王警官选手摆脱周的手段是“非法、违规” ,但又基于这上手段的后果定性为“滥用职权、故意伤害”。因为如果没定王的“非法暴力”,那么他的“故意伤害”又从何谈起?既然是检方的起诉,肯定有一定的根据,你是专业人士,你也说说检方的“滥用职权、故意伤害”的根据是什么?

      当然检方起诉并不等于罪名一样成立,最终还是法院说了算!所以王文军现在只能称为“疑犯”而不是“罪犯”。

      所以象王警官一样出场就称对方“犯罪分子”,这用语可是犯大忌的,被对方咬着你可就吃不了兜着走,这是警察 同志应该引以为戒的!

      43楼 江西病猫
      王警官是称民工为”犯罪嫌疑人“,虽然不好听但没错。因为询问保安是民工打了人,伤情鉴定出来以前王友志等动手了的民工确实是”犯罪嫌疑人“,中央台的主持人不懂法的可不是一个两个,出的洋相也不少了。真正引起警察态度转变的是李康的不出示身份证,从警察的思维和警惕来看他可能是逃犯或者是有问题。民工则以为自己没啥事就可以不配合,我们在实际巡逻中对不出示证件和躲躲闪闪的人会格外警惕。
      53楼 nanhaimuyushi
      关于警察对当事的人态度问题,连王警官自己也承认用语不规范,其实现实生活中警察在工作中骂几句甚至打两个耳光我相信不仅仅是出现在影视片中,前提是没有造成对方伤害,挨几句骂谁也不可能去告警察什么污辱还是诽谤吧。

      甚至很多冤家中扯出的警方刑讯逼供,如果我没猜错,采用这一招数的不仅仅是冯志明警官,刑事警察面对的多是穷凶极恶的人渣,不教训几下对方能服帖吗?如果每一个警察都非常客气的的文明对待犯罪嫌疑人,根本就无法工作,为什么就拿冯一个典型。道理很简单,只要没办错案,没骂错人没打错人,谁还能翻刑讯逼供的底,可一旦办错案了,可是新旧帐一起清啊。

      李康不配合执法,警方从惯性思维出发将对方定性为可能是“逃犯或是有问题”,完全正常合理,但请注意一个问题,就从当时的情况来说,李康仅仅是法律意义上的“怀疑对象”,离“嫌疑人”还差远啊,警察办理一件大案要案涉及的怀疑对象可能是几十甚至上百人,如果警察在讯问调查时都用“犯罪嫌疑人”来称谓对方,当事者完全有理由告警察恶意诽谤,何谓“犯罪嫌疑人”,警察侦查结束有足够的证据支持提交检察院才有“罪犯嫌疑人”,法院宣判后才有“罪犯分子”的确认。

      本案中王警官可以从心里对李康有“犯罪嫌疑人”的怀疑,但不能贸然开口定性,如果李康真的确实有问题,王警官这一提前定性倒也没什么,可是如果李康真的没有案底,王警察就会被人反咬一口。

      61楼 江西病猫
      讲多了没意思,我打字累。这是典型的中国民众不懂法律和藐视法律的表现,现场你无条件配合警察执法有那么难吗?你非要拿人情当法律显示你是国家的主人警察还怎么执法?开口定性有错你可以事后去投诉哇,非得找借口然后暴力抗法?说句不当讲的,就算王警官被判有罪,你暴力抗法得到好下场了吗?这些以种种借口要重判王警官的是有目的的,他们是要搞乱中国的法治,要国家的暴力机器停止转动!而很多愚民以为打击王文军会得到什么好处,其实到最后受哭受难的恰恰是他们自己!!!!
      就事论事,等待法律的最终结果吧!或许是我从这里消失,或许是你欠我一餐酒!呵呵

      2015/6/3 9:10:24
      左箭头-小图标

      64楼 zfwzzc
      经过法定程序审判得出的最终结果要去评估?呵呵,在中国法律界可没有这一说法,你真行。其实,你的马前跑对该案的最终结果有实际意义吗?难道该案的审判要你这个评估出来的帖子去引导?还是在博取眼球?
      王警官的最终定性法院说了算,我一个旁观者根据当事的材料对王警察的定性推测可能的结果,纯属个人观点,与法院审判毛何关系 ?很多警察同志还叫嚷嚷的王警官“无罪释放”,怎地就是博取眼球了?如果正确证明我的分析结果在理,如果错了我自己觉得丢人和人打赌自己从警察之家消失,我有这个勇气啊!

      马后炮的人总是等结果出来才分析应该是这个结果,

      马前炮的人是在结果没出来先分析可能是这个结果,

      喜欢哪一种方式自己选择!

      2015/6/3 9:06:52
      • 军衔:陆军上校
      • 军号:3363372
      • 工分:143037
      左箭头-小图标

      经过法定程序审判得出的最终结果要去评估?呵呵,在中国法律界可没有这一说法,你真行。其实,你的马前跑对该案的最终结果有实际意义吗?难道该案的审判要你这个评估出来的帖子去引导?还是在博取眼球?

      2015/6/2 22:07:47
      左箭头-小图标

      60楼 zfwzzc
      既然你都承认等待法院的判决,你的帖子有什么用? 凡事不能先入为主,主观的去认定正在发展进行中事物的最终结果。
      案件已经过庭审,我根据检方的材料对双方的过错分析比较并认可检方对王的指控。对王警官的最终结果提前作一个评估没什么不妥啊,你要是觉得检方对王的指控有不实的地方可以指出并明确自己的观点。如果等审判结果出来才扯这些不等于马后炮吗?

      2015/6/2 21:44:14
      左箭头-小图标

      59楼 一直以来1
      法庭也是公正执法的地方,未经许可你进去拍试试
      就事论事,除了少数涉及机密或是隐私的大案要案,一般的治安纠纷案件没有相关的条例禁止围观拍照啊!

      法庭开庭公开宣判时出于保护当事人的隐私权出发禁止拍照是有相关条件规定的,不能混为一谈!

      2015/6/2 21:38:40
      • 军衔:警察三级警监
      • 军号:7580550
      • 头衔:虎痴性如烈火
      • 工分:153525 / 排名:9156
      左箭头-小图标

      ......
      36楼 nanhaimuyushi
      先请你认真看贴明确的的观点,警方从出警到将民工带上车为止,处置措施都是合法的,虽然执法用语粗暴不规范(王警官自己在庭上承认)引起民工的对立情绪,但从原则上来说此举只能是内部纪律教育,不能上纲上线以“非法”论处。当然有很多人借用警方用语不规范为民工不配合执法找借口,同样是视法律儿戏,警方代表的是国家的法律机关行使权力,自己认为警察执法不公只能以后走法律途径解决,但当时配合警察执法是必须的。

      至于王警官如何在合法行使执法权的过程非法使用暴力产生严重后果,还是由检方定性吧。

      总之有一点是必须明确的,对方违法犯罪的行为给自己的违法犯罪行为开脱,因为两者是没有必然联系的。就比如说一小偷入门盗窃被逮住打死,当事者总不能说“因为他盗窃,所以才被打死”“如果他不盗窃也不会被打死”这样的话给自己开脱的。

      37楼 江西病猫
      "至于王警官如何在合法行使执法权的过程非法使用暴力产生严重后果,还是由检方定性吧。"

      这句话有问题,你不能定性为“非法使用暴力",是合法还是非法使用暴力的最终定性归法院,检方也只是起诉。

      42楼 nanhaimuyushi
      问题是检方既不定性王警官选手摆脱周的手段是“非法、违规” ,但又基于这上手段的后果定性为“滥用职权、故意伤害”。因为如果没定王的“非法暴力”,那么他的“故意伤害”又从何谈起?既然是检方的起诉,肯定有一定的根据,你是专业人士,你也说说检方的“滥用职权、故意伤害”的根据是什么?

      当然检方起诉并不等于罪名一样成立,最终还是法院说了算!所以王文军现在只能称为“疑犯”而不是“罪犯”。

      所以象王警官一样出场就称对方“犯罪分子”,这用语可是犯大忌的,被对方咬着你可就吃不了兜着走,这是警察 同志应该引以为戒的!

      43楼 江西病猫
      王警官是称民工为”犯罪嫌疑人“,虽然不好听但没错。因为询问保安是民工打了人,伤情鉴定出来以前王友志等动手了的民工确实是”犯罪嫌疑人“,中央台的主持人不懂法的可不是一个两个,出的洋相也不少了。真正引起警察态度转变的是李康的不出示身份证,从警察的思维和警惕来看他可能是逃犯或者是有问题。民工则以为自己没啥事就可以不配合,我们在实际巡逻中对不出示证件和躲躲闪闪的人会格外警惕。
      53楼 nanhaimuyushi
      关于警察对当事的人态度问题,连王警官自己也承认用语不规范,其实现实生活中警察在工作中骂几句甚至打两个耳光我相信不仅仅是出现在影视片中,前提是没有造成对方伤害,挨几句骂谁也不可能去告警察什么污辱还是诽谤吧。

      甚至很多冤家中扯出的警方刑讯逼供,如果我没猜错,采用这一招数的不仅仅是冯志明警官,刑事警察面对的多是穷凶极恶的人渣,不教训几下对方能服帖吗?如果每一个警察都非常客气的的文明对待犯罪嫌疑人,根本就无法工作,为什么就拿冯一个典型。道理很简单,只要没办错案,没骂错人没打错人,谁还能翻刑讯逼供的底,可一旦办错案了,可是新旧帐一起清啊。

      李康不配合执法,警方从惯性思维出发将对方定性为可能是“逃犯或是有问题”,完全正常合理,但请注意一个问题,就从当时的情况来说,李康仅仅是法律意义上的“怀疑对象”,离“嫌疑人”还差远啊,警察办理一件大案要案涉及的怀疑对象可能是几十甚至上百人,如果警察在讯问调查时都用“犯罪嫌疑人”来称谓对方,当事者完全有理由告警察恶意诽谤,何谓“犯罪嫌疑人”,警察侦查结束有足够的证据支持提交检察院才有“罪犯嫌疑人”,法院宣判后才有“罪犯分子”的确认。

      本案中王警官可以从心里对李康有“犯罪嫌疑人”的怀疑,但不能贸然开口定性,如果李康真的确实有问题,王警官这一提前定性倒也没什么,可是如果李康真的没有案底,王警察就会被人反咬一口。

      讲多了没意思,我打字累。这是典型的中国民众不懂法律和藐视法律的表现,现场你无条件配合警察执法有那么难吗?你非要拿人情当法律显示你是国家的主人警察还怎么执法?开口定性有错你可以事后去投诉哇,非得找借口然后暴力抗法?说句不当讲的,就算王警官被判有罪,你暴力抗法得到好下场了吗?这些以种种借口要重判王警官的是有目的的,他们是要搞乱中国的法治,要国家的暴力机器停止转动!而很多愚民以为打击王文军会得到什么好处,其实到最后受哭受难的恰恰是他们自己!!!!

      2015/6/2 15:24:09
      • 军衔:陆军上校
      • 军号:3363372
      • 工分:143037
      左箭头-小图标

      既然你都承认等待法院的判决,你的帖子有什么用? 凡事不能先入为主,主观的去认定正在发展进行中事物的最终结果。

      2015/6/2 15:14:02
      左箭头-小图标

      法庭也是公正执法的地方,未经许可你进去拍试试

      2015/6/2 15:01:13
      左箭头-小图标

      57楼 w1607757
      楼主的:5、 警方到场单方面听取保安供词后用粗的语气要民工出示身份证:有失公平。12、 王警官踩头发几十分钟。的至少两个观点我不赞同,出示身份证要求,肯定有先后,不存在失公平问题;踩头发十几分钟王辩解未待援,这样控制虽不雅但不会实质造成伤害。

      看完视频,王文军现场处置并看不出有伤害周秀云的故意,周秀云抓裤子,蛋蛋(是否又抓我看不清楚),王文军摆脱并没有极打周秀云,踩头发十几分钟看视频,是不会有什么实质性伤害的。

      首先要明确本案最初导火线是保安和民工冲突产生的纠纷,虽然在冲突中民工人多保安吃亏多,但案件的性质还是民事纠纷,民警出警的是为了化解双方的冲突不是刑事案件的搜捕犯罪嫌疑人,正确的方法的应该将双方召集一起公开的询问,而警方用方言单方面听取保安的供述后就用对待嫌疑犯的口命令另一方出示证件,民工方自然会不对警方的公平执法产生质疑甚至抵触。

      如果我是李康,我完全可以理直气壮的质问王警官,凭什么说我是“犯罪嫌疑人”?就算打了几拳,离犯罪还差远,警察代表的是国家法律,随便开口定性还懂不懂法!

      再明确一点“故意伤害罪”的定性不仅仅是主观直接故意,客观上对造成的伤害不及时积极的救助,主观上不作为让伤害的继续发生,法律上完全可以定性为“间接故意伤害”。所以说对王警官最大的杀害不仅仅是摆脱周的动作,关键是周已经明显伤害失去反抗能力,王警官还踩头发几十钟,踩头发几十钟严格来说算不上伤害的直接故意,但肯定是对周已经发生的伤害放任不作为,所以间接故意的罪名就坐实了。

      至于王警官说的等待支援的辩解非常苍白无力,等待支援和积极救助两个行为并没有根本的矛盾啊,比如警察面对一个持刀歹徒,开枪将他击伤制服后同样要第一时间打120抢救啊,不然自己同样吃官司,犯人同样享受受伤求助的权力。我们换个角度思考,如果王警官当然及时打120,周秀云或许有救,本案能升级为人命大案吗?

      2015/6/2 14:17:09
      左箭头-小图标

      楼主的:5、 警方到场单方面听取保安供词后用粗的语气要民工出示身份证:有失公平。12、 王警官踩头发几十分钟。的至少两个观点我不赞同,出示身份证要求,肯定有先后,不存在失公平问题;踩头发十几分钟王辩解未待援,这样控制虽不雅但不会实质造成伤害。

      看完视频,王文军现场处置并看不出有伤害周秀云的故意,周秀云抓裤子,蛋蛋(是否又抓我看不清楚),王文军摆脱并没有极打周秀云,踩头发十几分钟看视频,是不会有什么实质性伤害的。

      2015/6/2 13:21:07
      左箭头-小图标

      49楼 zfwzzc
      只想问楼主一句话,这案子是你侦办的?还是你是主审法官?这么主观的就给定了性。呵呵。
      52楼 nanhaimuyushi
      本案警察的一切罪名都是检方定性我才引用的,你不相信检方定性相信谁?一切从现有证据出发。我又攻击哪一个警察?
      55楼 zfwzzc
      检察机关也只是有公诉权,也没权力决定有罪无罪。有罪无罪法院决定,不是检察机关,懂吗?有罪证据需要法院的认定,根据刑法由法院定罪。在法庭上,检察机关法律地位和律师是对等的。你怎么不引用律师的辩护词?单单引用公诉书,公诉书是判决书吗?你的剖析偏颇得很哩!
      你自己看清楚,我分析的只是过程不是结果,最终定性我最后不是说等待法院的最终宣判吗?

      从公平公正的立场出发,在庭审阶段我不认为公诉人检方的引用律师的观点。这不是搞笑吗?

      引用律师的观点,请问引用啊一方的律师,王文军还是王友志方都有律师,只是检方才是公正的象征,引用当事方的不就等于开口水贴吗

      2015/6/2 11:12:58
      • 军衔:陆军上校
      • 军号:3363372
      • 工分:143037
      左箭头-小图标

      49楼 zfwzzc
      只想问楼主一句话,这案子是你侦办的?还是你是主审法官?这么主观的就给定了性。呵呵。
      52楼 nanhaimuyushi
      本案警察的一切罪名都是检方定性我才引用的,你不相信检方定性相信谁?一切从现有证据出发。我又攻击哪一个警察?
      检察机关也只是有公诉权,也没权力决定有罪无罪。有罪无罪法院决定,不是检察机关,懂吗?有罪证据需要法院的认定,根据刑法由法院定罪。在法庭上,检察机关法律地位和律师是对等的。你怎么不引用律师的辩护词?单单引用公诉书,公诉书是判决书吗?你的剖析偏颇得很哩!

      2015/6/2 10:35:20
      左箭头-小图标

      4楼 longzhiwen_li
      3、 双方报警请求公断:非常正确的选择,点赞一个!你那只眼睛看见是双方报警了?明显是受害保安方被打后请求民警出警处置维持社会仅有的那一丝可怜的公平,民警到达现场后周妇等人仗着人多势众暴力抗法,现场起哄人员以拍摄视频要挟执法民警,民警无奈之下收取暴徒手机以防止起哄人员断章取义,肆意侮辱执法民警,民警现场执法却有不规范之处,但最多单位批评教育即可!楼主明显五毛党!
      自己看已经公布的材料,一共报警两次,第二次是双方都同意报警解决问题,不能用报警电话是保安打的就否定民工不同意报警。双方同意报警说明民工最初对警方还是相信的,因为你们也觉得自己有理。换个角度思考如果民工不相信警方害怕警方追究,他们早就一哄而散了,凭几个保安能控制他们?干吗非要老老实实在那里等警察处理,脑子正常的话自己想想。

      警方公正执法还怕人们视频?有什么法律规定警方在处置治安案件时旁人不得围观拍摄?警方能用自己的执法视频别人就不能用自己的视频公布真相?你意思是拍摄视频就可以要挟警方?你这不等于证明警方执法肯定有见不得人的才被要挟啊,公平公正执法应该欢迎大家见光啊还怕要挟吗,我推测帮警察原来早就有预谋非法暴力才没收手机你又怎么说?

      有理说理,别五毛六毛的乱扣帽子。

      2015/6/2 10:28:19
      左箭头-小图标

      ......
      31楼 江西病猫
      既然您不配合,哪么王警官接下来的将人带回派出所和徒手制止抗法的妇女不都是合理合法的吗?
      36楼 nanhaimuyushi
      先请你认真看贴明确的的观点,警方从出警到将民工带上车为止,处置措施都是合法的,虽然执法用语粗暴不规范(王警官自己在庭上承认)引起民工的对立情绪,但从原则上来说此举只能是内部纪律教育,不能上纲上线以“非法”论处。当然有很多人借用警方用语不规范为民工不配合执法找借口,同样是视法律儿戏,警方代表的是国家的法律机关行使权力,自己认为警察执法不公只能以后走法律途径解决,但当时配合警察执法是必须的。

      至于王警官如何在合法行使执法权的过程非法使用暴力产生严重后果,还是由检方定性吧。

      总之有一点是必须明确的,对方违法犯罪的行为给自己的违法犯罪行为开脱,因为两者是没有必然联系的。就比如说一小偷入门盗窃被逮住打死,当事者总不能说“因为他盗窃,所以才被打死”“如果他不盗窃也不会被打死”这样的话给自己开脱的。

      37楼 江西病猫
      "至于王警官如何在合法行使执法权的过程非法使用暴力产生严重后果,还是由检方定性吧。"

      这句话有问题,你不能定性为“非法使用暴力",是合法还是非法使用暴力的最终定性归法院,检方也只是起诉。

      42楼 nanhaimuyushi
      问题是检方既不定性王警官选手摆脱周的手段是“非法、违规” ,但又基于这上手段的后果定性为“滥用职权、故意伤害”。因为如果没定王的“非法暴力”,那么他的“故意伤害”又从何谈起?既然是检方的起诉,肯定有一定的根据,你是专业人士,你也说说检方的“滥用职权、故意伤害”的根据是什么?

      当然检方起诉并不等于罪名一样成立,最终还是法院说了算!所以王文军现在只能称为“疑犯”而不是“罪犯”。

      所以象王警官一样出场就称对方“犯罪分子”,这用语可是犯大忌的,被对方咬着你可就吃不了兜着走,这是警察 同志应该引以为戒的!

      43楼 江西病猫
      王警官是称民工为”犯罪嫌疑人“,虽然不好听但没错。因为询问保安是民工打了人,伤情鉴定出来以前王友志等动手了的民工确实是”犯罪嫌疑人“,中央台的主持人不懂法的可不是一个两个,出的洋相也不少了。真正引起警察态度转变的是李康的不出示身份证,从警察的思维和警惕来看他可能是逃犯或者是有问题。民工则以为自己没啥事就可以不配合,我们在实际巡逻中对不出示证件和躲躲闪闪的人会格外警惕。
      关于警察对当事的人态度问题,连王警官自己也承认用语不规范,其实现实生活中警察在工作中骂几句甚至打两个耳光我相信不仅仅是出现在影视片中,前提是没有造成对方伤害,挨几句骂谁也不可能去告警察什么污辱还是诽谤吧。

      甚至很多冤家中扯出的警方刑讯逼供,如果我没猜错,采用这一招数的不仅仅是冯志明警官,刑事警察面对的多是穷凶极恶的人渣,不教训几下对方能服帖吗?如果每一个警察都非常客气的的文明对待犯罪嫌疑人,根本就无法工作,为什么就拿冯一个典型。道理很简单,只要没办错案,没骂错人没打错人,谁还能翻刑讯逼供的底,可一旦办错案了,可是新旧帐一起清啊。

      李康不配合执法,警方从惯性思维出发将对方定性为可能是“逃犯或是有问题”,完全正常合理,但请注意一个问题,就从当时的情况来说,李康仅仅是法律意义上的“怀疑对象”,离“嫌疑人”还差远啊,警察办理一件大案要案涉及的怀疑对象可能是几十甚至上百人,如果警察在讯问调查时都用“犯罪嫌疑人”来称谓对方,当事者完全有理由告警察恶意诽谤,何谓“犯罪嫌疑人”,警察侦查结束有足够的证据支持提交检察院才有“罪犯嫌疑人”,法院宣判后才有“罪犯分子”的确认。

      本案中王警官可以从心里对李康有“犯罪嫌疑人”的怀疑,但不能贸然开口定性,如果李康真的确实有问题,王警官这一提前定性倒也没什么,可是如果李康真的没有案底,王警察就会被人反咬一口。

      2015/6/2 9:31:20
      左箭头-小图标

      49楼 zfwzzc
      只想问楼主一句话,这案子是你侦办的?还是你是主审法官?这么主观的就给定了性。呵呵。
      本案警察的一切罪名都是检方定性我才引用的,你不相信检方定性相信谁?一切从现有证据出发。我又攻击哪一个警察?

      2015/6/2 8:54:42
      左箭头-小图标

      ......
      37楼 江西病猫
      "至于王警官如何在合法行使执法权的过程非法使用暴力产生严重后果,还是由检方定性吧。"

      这句话有问题,你不能定性为“非法使用暴力",是合法还是非法使用暴力的最终定性归法院,检方也只是起诉。

      42楼 nanhaimuyushi
      问题是检方既不定性王警官选手摆脱周的手段是“非法、违规” ,但又基于这上手段的后果定性为“滥用职权、故意伤害”。因为如果没定王的“非法暴力”,那么他的“故意伤害”又从何谈起?既然是检方的起诉,肯定有一定的根据,你是专业人士,你也说说检方的“滥用职权、故意伤害”的根据是什么?

      当然检方起诉并不等于罪名一样成立,最终还是法院说了算!所以王文军现在只能称为“疑犯”而不是“罪犯”。

      所以象王警官一样出场就称对方“犯罪分子”,这用语可是犯大忌的,被对方咬着你可就吃不了兜着走,这是警察 同志应该引以为戒的!

      44楼 江西病猫
      至于起诉的两个罪名也正是警察朋友关注的焦点,王文军和同事在派出所殴打王友志是有故意伤害嫌疑的,但要看检方的取证结果。指控涉嫌滥用职权的原因是执法中周秀云的意外死亡。
      46楼 nanhaimuyushi
      应该不是,检方最初对王文军以“滥用职权”批捕是基于执法造成周非正常死亡严重后果定性,因为当时还不清楚周的死亡与王的动作有必然的因果关系,经法医鉴定周的死因后最终以“故意伤害(致死)”起诉。有点的常识的人都知道故意伤害的量刑比滥用职权要严重啊。

      关于王警官对周伤害的的定性网友有三种口号:

      1故意杀人;愤青口号不值一谈,脑子短路的人才会相信王警官有杀人故意。

      2过失伤害(致死);王警官无法预见自己动作的严重后果,王警察一直强调自己只是为了摆脱对方没有伤害的故意,检方又无法提供相关证据反驳,此罪成立!

      3、故意伤害(致死);检方的定性,王警官对自己的暴力行为没有正确控制造成伤害,并且主观上放任不管导致危害结果发生,行为上是不作为,就同等于间接故意伤害。所以我认为对王警官最大的杀伤器不在于摆脱周的动作,而在于周倒地后王警官踩头发这十几分钟,放任伤害继续不积极救助,完全符合间接故意的要件啊,虽然王警官一直强调自己不清楚对方的伤情,踩头发是等待支援,可这解释法官能采信吗?

      如果我没看错,派出所内王警官出两次鞋底罪名只能是滥用职权罪吧,王友志的六根肋骨轻伤不是王警官而是他的同事打的,所以故意伤害的罪名是他们。人犯已经被制服还故意伤害,这可是赤裸裸的故意伤害罪啊,神仙也开脱不了。

      48楼 fwc257215
      警察手中有各种警具,比如警棍、手铐、手枪,等等;

      鞋底跟上面的警具比起来,轻多了吧,连警具都算不上(警具可是他职权内可以动用的执法工具),怎么论的上“滥用职权罪”呢?

      至于对河南农民工的“故意伤害”,你看问题应该全面,不能偏向谁?

      说起“故意伤害”河南农民工是先开始“故意伤害”保安的。对于这样的河南人有意挑起的“故意伤害”他人的事端,河南人应该“受到”相应的“惩罚”和“警戒”,而警察机构是“有权利”这样教育的。至于“文”手段,还是“武”手段?“轻”还是“重”?那就与此人的“态度”直接相关!

      这就是警察一上来马上就问你:“什么态度”,的来由。

      如果河南人“态度”上认个错,承认“打人不对”,那里会遭受“肋骨之伤”呢?

      河南人“有错又不认错”的态度,才是遭受“肋骨”之伤的根本原因。如果意识不到自己的错误,不从自己身上先找原因,只是一味的怪罪他人,保不齐这样的事还会“一直”发生下去的!!!

      这次是六根,下一次也许还“八根”、“十根”的。

      先生:

      1、警械装备的使用不是比较不是哪一种轻重的问题,而是根据当时情况应该用哪一种的问题,庆安警察用枪也合法,太原民工被制服带到派出所,打耳光也违规甚至犯法。这是常识!

      2、“故意伤害” 一罪名成立必须有证据支持的,你说民工故意伤害保安,保安受伤程度如何?有伤情鉴定吗?至少是轻伤以上才可以套上故意伤害的罪名,王警察在派出所打两个耳光根本没造成轻伤上检方就没有故意伤害而是滥用职权,另一警察打断六根肋骨才是故意伤害,这是常识。

      3、至于警察的态度问题,本案警察的出警的目的是解决民事纠纷,不是刑事逮捕,刑事捉犯这样的大案有刑警特警伺候,还轮到王警官这些社区片警的吗?解决民事纠纷开口就称对方“犯罪嫌疑人”,你这是来解决矛盾的还是火上添油的?

      最后提醒:“河南民工”“河南人”的称谓涉嫌地域歧视,请慎用!

      2015/6/2 8:52:38
      • 军衔:陆军上校
      • 军号:3363372
      • 工分:143037
      左箭头-小图标

      说的什么啊,除了人身攻击,就是人身攻击,就会种地啊。回复:理性剖析太原王文军案警民双方的的是非过错

      2015/6/1 17:54:49
      • 军衔:陆军上校
      • 军号:3363372
      • 工分:143037
      左箭头-小图标

      只想问楼主一句话,这案子是你侦办的?还是你是主审法官?这么主观的就给定了性。呵呵。

      2015/6/1 17:48:21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等兵
      • 军号:6455948
      • 工分:4320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
      36楼 nanhaimuyushi
      先请你认真看贴明确的的观点,警方从出警到将民工带上车为止,处置措施都是合法的,虽然执法用语粗暴不规范(王警官自己在庭上承认)引起民工的对立情绪,但从原则上来说此举只能是内部纪律教育,不能上纲上线以“非法”论处。当然有很多人借用警方用语不规范为民工不配合执法找借口,同样是视法律儿戏,警方代表的是国家的法律机关行使权力,自己认为警察执法不公只能以后走法律途径解决,但当时配合警察执法是必须的。

      至于王警官如何在合法行使执法权的过程非法使用暴力产生严重后果,还是由检方定性吧。

      总之有一点是必须明确的,对方违法犯罪的行为给自己的违法犯罪行为开脱,因为两者是没有必然联系的。就比如说一小偷入门盗窃被逮住打死,当事者总不能说“因为他盗窃,所以才被打死”“如果他不盗窃也不会被打死”这样的话给自己开脱的。

      37楼 江西病猫
      "至于王警官如何在合法行使执法权的过程非法使用暴力产生严重后果,还是由检方定性吧。"

      这句话有问题,你不能定性为“非法使用暴力",是合法还是非法使用暴力的最终定性归法院,检方也只是起诉。

      42楼 nanhaimuyushi
      问题是检方既不定性王警官选手摆脱周的手段是“非法、违规” ,但又基于这上手段的后果定性为“滥用职权、故意伤害”。因为如果没定王的“非法暴力”,那么他的“故意伤害”又从何谈起?既然是检方的起诉,肯定有一定的根据,你是专业人士,你也说说检方的“滥用职权、故意伤害”的根据是什么?

      当然检方起诉并不等于罪名一样成立,最终还是法院说了算!所以王文军现在只能称为“疑犯”而不是“罪犯”。

      所以象王警官一样出场就称对方“犯罪分子”,这用语可是犯大忌的,被对方咬着你可就吃不了兜着走,这是警察 同志应该引以为戒的!

      44楼 江西病猫
      至于起诉的两个罪名也正是警察朋友关注的焦点,王文军和同事在派出所殴打王友志是有故意伤害嫌疑的,但要看检方的取证结果。指控涉嫌滥用职权的原因是执法中周秀云的意外死亡。
      46楼 nanhaimuyushi
      应该不是,检方最初对王文军以“滥用职权”批捕是基于执法造成周非正常死亡严重后果定性,因为当时还不清楚周的死亡与王的动作有必然的因果关系,经法医鉴定周的死因后最终以“故意伤害(致死)”起诉。有点的常识的人都知道故意伤害的量刑比滥用职权要严重啊。

      关于王警官对周伤害的的定性网友有三种口号:

      1故意杀人;愤青口号不值一谈,脑子短路的人才会相信王警官有杀人故意。

      2过失伤害(致死);王警官无法预见自己动作的严重后果,王警察一直强调自己只是为了摆脱对方没有伤害的故意,检方又无法提供相关证据反驳,此罪成立!

      3、故意伤害(致死);检方的定性,王警官对自己的暴力行为没有正确控制造成伤害,并且主观上放任不管导致危害结果发生,行为上是不作为,就同等于间接故意伤害。所以我认为对王警官最大的杀伤器不在于摆脱周的动作,而在于周倒地后王警官踩头发这十几分钟,放任伤害继续不积极救助,完全符合间接故意的要件啊,虽然王警官一直强调自己不清楚对方的伤情,踩头发是等待支援,可这解释法官能采信吗?

      如果我没看错,派出所内王警官出两次鞋底罪名只能是滥用职权罪吧,王友志的六根肋骨轻伤不是王警官而是他的同事打的,所以故意伤害的罪名是他们。人犯已经被制服还故意伤害,这可是赤裸裸的故意伤害罪啊,神仙也开脱不了。

      警察手中有各种警具,比如警棍、手铐、手枪,等等;

      鞋底跟上面的警具比起来,轻多了吧,连警具都算不上(警具可是他职权内可以动用的执法工具),怎么论的上“滥用职权罪”呢?

      至于对河南农民工的“故意伤害”,你看问题应该全面,不能偏向谁?

      说起“故意伤害”河南农民工是先开始“故意伤害”保安的。对于这样的河南人有意挑起的“故意伤害”他人的事端,河南人应该“受到”相应的“惩罚”和“警戒”,而警察机构是“有权利”这样教育的。至于“文”手段,还是“武”手段?“轻”还是“重”?那就与此人的“态度”直接相关!

      这就是警察一上来马上就问你:“什么态度”,的来由。

      如果河南人“态度”上认个错,承认“打人不对”,那里会遭受“肋骨之伤”呢?

      河南人“有错又不认错”的态度,才是遭受“肋骨”之伤的根本原因。如果意识不到自己的错误,不从自己身上先找原因,只是一味的怪罪他人,保不齐这样的事还会“一直”发生下去的!!!

      这次是六根,下一次也许还“八根”、“十根”的。

      2015/6/1 11:28:58
      左箭头-小图标

      王某某做了啥只是一方面。

      看了很多警察在这里叫嚷的无耻谰言才让人头皮发麻。

      被抓了蛋蛋?说这话的都没有吧?不然你该知道啥滋味,还能站着??你以为你是魏忠贤啊?

      踩头发合法??呵呵,看来警察以后不必用啥“约束性警械”了,都踩头发就好了。

      对了,王剃秃头是怕检察院踩他头发吗? 各位警察,你们赶紧的吧……

      2015/6/1 10:48:39
      左箭头-小图标

      ......
      31楼 江西病猫
      既然您不配合,哪么王警官接下来的将人带回派出所和徒手制止抗法的妇女不都是合理合法的吗?
      36楼 nanhaimuyushi
      先请你认真看贴明确的的观点,警方从出警到将民工带上车为止,处置措施都是合法的,虽然执法用语粗暴不规范(王警官自己在庭上承认)引起民工的对立情绪,但从原则上来说此举只能是内部纪律教育,不能上纲上线以“非法”论处。当然有很多人借用警方用语不规范为民工不配合执法找借口,同样是视法律儿戏,警方代表的是国家的法律机关行使权力,自己认为警察执法不公只能以后走法律途径解决,但当时配合警察执法是必须的。

      至于王警官如何在合法行使执法权的过程非法使用暴力产生严重后果,还是由检方定性吧。

      总之有一点是必须明确的,对方违法犯罪的行为给自己的违法犯罪行为开脱,因为两者是没有必然联系的。就比如说一小偷入门盗窃被逮住打死,当事者总不能说“因为他盗窃,所以才被打死”“如果他不盗窃也不会被打死”这样的话给自己开脱的。

      37楼 江西病猫
      "至于王警官如何在合法行使执法权的过程非法使用暴力产生严重后果,还是由检方定性吧。"

      这句话有问题,你不能定性为“非法使用暴力",是合法还是非法使用暴力的最终定性归法院,检方也只是起诉。

      42楼 nanhaimuyushi
      问题是检方既不定性王警官选手摆脱周的手段是“非法、违规” ,但又基于这上手段的后果定性为“滥用职权、故意伤害”。因为如果没定王的“非法暴力”,那么他的“故意伤害”又从何谈起?既然是检方的起诉,肯定有一定的根据,你是专业人士,你也说说检方的“滥用职权、故意伤害”的根据是什么?

      当然检方起诉并不等于罪名一样成立,最终还是法院说了算!所以王文军现在只能称为“疑犯”而不是“罪犯”。

      所以象王警官一样出场就称对方“犯罪分子”,这用语可是犯大忌的,被对方咬着你可就吃不了兜着走,这是警察 同志应该引以为戒的!

      44楼 江西病猫
      至于起诉的两个罪名也正是警察朋友关注的焦点,王文军和同事在派出所殴打王友志是有故意伤害嫌疑的,但要看检方的取证结果。指控涉嫌滥用职权的原因是执法中周秀云的意外死亡。
      应该不是,检方最初对王文军以“滥用职权”批捕是基于执法造成周非正常死亡严重后果定性,因为当时还不清楚周的死亡与王的动作有必然的因果关系,经法医鉴定周的死因后最终以“故意伤害(致死)”起诉。有点的常识的人都知道故意伤害的量刑比滥用职权要严重啊。

      关于王警官对周伤害的的定性网友有三种口号:

      1故意杀人;愤青口号不值一谈,脑子短路的人才会相信王警官有杀人故意。

      2过失伤害(致死);王警官无法预见自己动作的严重后果,王警察一直强调自己只是为了摆脱对方没有伤害的故意,检方又无法提供相关证据反驳,此罪成立!

      3、故意伤害(致死);检方的定性,王警官对自己的暴力行为没有正确控制造成伤害,并且主观上放任不管导致危害结果发生,行为上是不作为,就同等于间接故意伤害。所以我认为对王警官最大的杀伤器不在于摆脱周的动作,而在于周倒地后王警官踩头发这十几分钟,放任伤害继续不积极救助,完全符合间接故意的要件啊,虽然王警官一直强调自己不清楚对方的伤情,踩头发是等待支援,可这解释法官能采信吗?

      如果我没看错,派出所内王警官出两次鞋底罪名只能是滥用职权罪吧,王友志的六根肋骨轻伤不是王警官而是他的同事打的,所以故意伤害的罪名是他们。人犯已经被制服还故意伤害,这可是赤裸裸的故意伤害罪啊,神仙也开脱不了。

      2015/6/1 10:08:57
      • 军衔:警察三级警监
      • 军号:7580550
      • 头衔:虎痴性如烈火
      • 工分:153525 / 排名:9156
      左箭头-小图标

      ......
      30楼 nanhaimuyushi
      民工不配合警察执法与最终酿成的严重后果没有必然联系,这是常识!

      现实社会如果每一个公民都时时刻刻知法守法,每一次违法还服服贴贴配合警察执法,哪还要警察还要装备干什么?

      国家养这些警察就是为了正确处理这些大大小小的不守法行为的,警察处置不正确造成后果,反过来怪对方先违法,说出不让人笑掉大牙吗?

      31楼 江西病猫
      既然您不配合,哪么王警官接下来的将人带回派出所和徒手制止抗法的妇女不都是合理合法的吗?
      36楼 nanhaimuyushi
      先请你认真看贴明确的的观点,警方从出警到将民工带上车为止,处置措施都是合法的,虽然执法用语粗暴不规范(王警官自己在庭上承认)引起民工的对立情绪,但从原则上来说此举只能是内部纪律教育,不能上纲上线以“非法”论处。当然有很多人借用警方用语不规范为民工不配合执法找借口,同样是视法律儿戏,警方代表的是国家的法律机关行使权力,自己认为警察执法不公只能以后走法律途径解决,但当时配合警察执法是必须的。

      至于王警官如何在合法行使执法权的过程非法使用暴力产生严重后果,还是由检方定性吧。

      总之有一点是必须明确的,对方违法犯罪的行为给自己的违法犯罪行为开脱,因为两者是没有必然联系的。就比如说一小偷入门盗窃被逮住打死,当事者总不能说“因为他盗窃,所以才被打死”“如果他不盗窃也不会被打死”这样的话给自己开脱的。

      37楼 江西病猫
      "至于王警官如何在合法行使执法权的过程非法使用暴力产生严重后果,还是由检方定性吧。"

      这句话有问题,你不能定性为“非法使用暴力",是合法还是非法使用暴力的最终定性归法院,检方也只是起诉。

      42楼 nanhaimuyushi
      问题是检方既不定性王警官选手摆脱周的手段是“非法、违规” ,但又基于这上手段的后果定性为“滥用职权、故意伤害”。因为如果没定王的“非法暴力”,那么他的“故意伤害”又从何谈起?既然是检方的起诉,肯定有一定的根据,你是专业人士,你也说说检方的“滥用职权、故意伤害”的根据是什么?

      当然检方起诉并不等于罪名一样成立,最终还是法院说了算!所以王文军现在只能称为“疑犯”而不是“罪犯”。

      所以象王警官一样出场就称对方“犯罪分子”,这用语可是犯大忌的,被对方咬着你可就吃不了兜着走,这是警察 同志应该引以为戒的!

      1 检方指控王警官涉嫌故意伤害是回派出所殴打王友志等人,其中王友志断了几根肋骨。

      2 涉嫌滥用职权的指控则是因执法中周秀云的意外死亡。

      2015/5/31 21:41:55
      • 军衔:警察三级警监
      • 军号:7580550
      • 头衔:虎痴性如烈火
      • 工分:153525 / 排名:9156
      左箭头-小图标

      ......
      30楼 nanhaimuyushi
      民工不配合警察执法与最终酿成的严重后果没有必然联系,这是常识!

      现实社会如果每一个公民都时时刻刻知法守法,每一次违法还服服贴贴配合警察执法,哪还要警察还要装备干什么?

      国家养这些警察就是为了正确处理这些大大小小的不守法行为的,警察处置不正确造成后果,反过来怪对方先违法,说出不让人笑掉大牙吗?

      31楼 江西病猫
      既然您不配合,哪么王警官接下来的将人带回派出所和徒手制止抗法的妇女不都是合理合法的吗?
      36楼 nanhaimuyushi
      先请你认真看贴明确的的观点,警方从出警到将民工带上车为止,处置措施都是合法的,虽然执法用语粗暴不规范(王警官自己在庭上承认)引起民工的对立情绪,但从原则上来说此举只能是内部纪律教育,不能上纲上线以“非法”论处。当然有很多人借用警方用语不规范为民工不配合执法找借口,同样是视法律儿戏,警方代表的是国家的法律机关行使权力,自己认为警察执法不公只能以后走法律途径解决,但当时配合警察执法是必须的。

      至于王警官如何在合法行使执法权的过程非法使用暴力产生严重后果,还是由检方定性吧。

      总之有一点是必须明确的,对方违法犯罪的行为给自己的违法犯罪行为开脱,因为两者是没有必然联系的。就比如说一小偷入门盗窃被逮住打死,当事者总不能说“因为他盗窃,所以才被打死”“如果他不盗窃也不会被打死”这样的话给自己开脱的。

      37楼 江西病猫
      "至于王警官如何在合法行使执法权的过程非法使用暴力产生严重后果,还是由检方定性吧。"

      这句话有问题,你不能定性为“非法使用暴力",是合法还是非法使用暴力的最终定性归法院,检方也只是起诉。

      42楼 nanhaimuyushi
      问题是检方既不定性王警官选手摆脱周的手段是“非法、违规” ,但又基于这上手段的后果定性为“滥用职权、故意伤害”。因为如果没定王的“非法暴力”,那么他的“故意伤害”又从何谈起?既然是检方的起诉,肯定有一定的根据,你是专业人士,你也说说检方的“滥用职权、故意伤害”的根据是什么?

      当然检方起诉并不等于罪名一样成立,最终还是法院说了算!所以王文军现在只能称为“疑犯”而不是“罪犯”。

      所以象王警官一样出场就称对方“犯罪分子”,这用语可是犯大忌的,被对方咬着你可就吃不了兜着走,这是警察 同志应该引以为戒的!

      至于起诉的两个罪名也正是警察朋友关注的焦点,王文军和同事在派出所殴打王友志是有故意伤害嫌疑的,但要看检方的取证结果。指控涉嫌滥用职权的原因是执法中周秀云的意外死亡。

      2015/5/31 21:26:25
      • 军衔:警察三级警监
      • 军号:7580550
      • 头衔:虎痴性如烈火
      • 工分:153525 / 排名:9156
      左箭头-小图标

      ......
      30楼 nanhaimuyushi
      民工不配合警察执法与最终酿成的严重后果没有必然联系,这是常识!

      现实社会如果每一个公民都时时刻刻知法守法,每一次违法还服服贴贴配合警察执法,哪还要警察还要装备干什么?

      国家养这些警察就是为了正确处理这些大大小小的不守法行为的,警察处置不正确造成后果,反过来怪对方先违法,说出不让人笑掉大牙吗?

      31楼 江西病猫
      既然您不配合,哪么王警官接下来的将人带回派出所和徒手制止抗法的妇女不都是合理合法的吗?
      36楼 nanhaimuyushi
      先请你认真看贴明确的的观点,警方从出警到将民工带上车为止,处置措施都是合法的,虽然执法用语粗暴不规范(王警官自己在庭上承认)引起民工的对立情绪,但从原则上来说此举只能是内部纪律教育,不能上纲上线以“非法”论处。当然有很多人借用警方用语不规范为民工不配合执法找借口,同样是视法律儿戏,警方代表的是国家的法律机关行使权力,自己认为警察执法不公只能以后走法律途径解决,但当时配合警察执法是必须的。

      至于王警官如何在合法行使执法权的过程非法使用暴力产生严重后果,还是由检方定性吧。

      总之有一点是必须明确的,对方违法犯罪的行为给自己的违法犯罪行为开脱,因为两者是没有必然联系的。就比如说一小偷入门盗窃被逮住打死,当事者总不能说“因为他盗窃,所以才被打死”“如果他不盗窃也不会被打死”这样的话给自己开脱的。

      37楼 江西病猫
      "至于王警官如何在合法行使执法权的过程非法使用暴力产生严重后果,还是由检方定性吧。"

      这句话有问题,你不能定性为“非法使用暴力",是合法还是非法使用暴力的最终定性归法院,检方也只是起诉。

      42楼 nanhaimuyushi
      问题是检方既不定性王警官选手摆脱周的手段是“非法、违规” ,但又基于这上手段的后果定性为“滥用职权、故意伤害”。因为如果没定王的“非法暴力”,那么他的“故意伤害”又从何谈起?既然是检方的起诉,肯定有一定的根据,你是专业人士,你也说说检方的“滥用职权、故意伤害”的根据是什么?

      当然检方起诉并不等于罪名一样成立,最终还是法院说了算!所以王文军现在只能称为“疑犯”而不是“罪犯”。

      所以象王警官一样出场就称对方“犯罪分子”,这用语可是犯大忌的,被对方咬着你可就吃不了兜着走,这是警察 同志应该引以为戒的!

      王警官是称民工为”犯罪嫌疑人“,虽然不好听但没错。因为询问保安是民工打了人,伤情鉴定出来以前王友志等动手了的民工确实是”犯罪嫌疑人“,中央台的主持人不懂法的可不是一个两个,出的洋相也不少了。真正引起警察态度转变的是李康的不出示身份证,从警察的思维和警惕来看他可能是逃犯或者是有问题。民工则以为自己没啥事就可以不配合,我们在实际巡逻中对不出示证件和躲躲闪闪的人会格外警惕。

      2015/5/31 21:02:34
      左箭头-小图标

      ......
      27楼 江西病猫
      哪您就配合执法警察不就啥事没有了?警察又不是神经病,没事谁想把你带回派出所?口头传换不也是合法的吗。
      30楼 nanhaimuyushi
      民工不配合警察执法与最终酿成的严重后果没有必然联系,这是常识!

      现实社会如果每一个公民都时时刻刻知法守法,每一次违法还服服贴贴配合警察执法,哪还要警察还要装备干什么?

      国家养这些警察就是为了正确处理这些大大小小的不守法行为的,警察处置不正确造成后果,反过来怪对方先违法,说出不让人笑掉大牙吗?

      31楼 江西病猫
      既然您不配合,哪么王警官接下来的将人带回派出所和徒手制止抗法的妇女不都是合理合法的吗?
      36楼 nanhaimuyushi
      先请你认真看贴明确的的观点,警方从出警到将民工带上车为止,处置措施都是合法的,虽然执法用语粗暴不规范(王警官自己在庭上承认)引起民工的对立情绪,但从原则上来说此举只能是内部纪律教育,不能上纲上线以“非法”论处。当然有很多人借用警方用语不规范为民工不配合执法找借口,同样是视法律儿戏,警方代表的是国家的法律机关行使权力,自己认为警察执法不公只能以后走法律途径解决,但当时配合警察执法是必须的。

      至于王警官如何在合法行使执法权的过程非法使用暴力产生严重后果,还是由检方定性吧。

      总之有一点是必须明确的,对方违法犯罪的行为给自己的违法犯罪行为开脱,因为两者是没有必然联系的。就比如说一小偷入门盗窃被逮住打死,当事者总不能说“因为他盗窃,所以才被打死”“如果他不盗窃也不会被打死”这样的话给自己开脱的。

      37楼 江西病猫
      "至于王警官如何在合法行使执法权的过程非法使用暴力产生严重后果,还是由检方定性吧。"

      这句话有问题,你不能定性为“非法使用暴力",是合法还是非法使用暴力的最终定性归法院,检方也只是起诉。

      问题是检方既不定性王警官选手摆脱周的手段是“非法、违规” ,但又基于这上手段的后果定性为“滥用职权、故意伤害”。因为如果没定王的“非法暴力”,那么他的“故意伤害”又从何谈起?既然是检方的起诉,肯定有一定的根据,你是专业人士,你也说说检方的“滥用职权、故意伤害”的根据是什么?

      当然检方起诉并不等于罪名一样成立,最终还是法院说了算!所以王文军现在只能称为“疑犯”而不是“罪犯”。

      所以象王警官一样出场就称对方“犯罪分子”,这用语可是犯大忌的,被对方咬着你可就吃不了兜着走,这是警察 同志应该引以为戒的!

      2015/5/31 20:32:35
      • 军衔:警察三级警监
      • 军号:7580550
      • 头衔:虎痴性如烈火
      • 工分:153525 / 排名:9156
      左箭头-小图标

      ......
      32楼 nanhaimuyushi
      我认为一个警察使用合法的手段制服对方并不是完全没有约束的,因为行为的目的是制服对方而不是叙写对方。在行使过程应该预见防止的警察必须预见控制防止,如果警察不能预见控制防止后果对方严重的伤害,警察对这一后果必须自己买单。如警察开车追捕飞车逃犯时,逃犯疯狂将飞车速度达到二百码,警察必须预见可能出现意外伤害而临时放弃,这措施是合理合法的!

      本案的焦点确实在王警察对周的制服措施是否合法,王必须证明在当时情况下自己采取这种手段摆脱对方时,自己无法控制无法预见的这一行为的后果,就可以免了这笔一大单,但我认为但可能性不大。

      何况,王警察还有派出所殴打民工轻伤的这一笔小单,根本就不可能避免,你真相信周能无罪释放?

      33楼 江西病猫
      1 换位思考 换做你我是王警官会不会主观上去伤害周秀云?他是个老警察,我也出过无数的警,你知道我们心理怎么想吗?我们非常害怕110的电话指令,也许你会指责我们的业务水平,但你可以去找你认识的警察朋友求证。我们到现场后的处置比你坐在电脑前难一百倍不止,我们早就没有了特权思想,只想当事双方能配合执法,可现实是谁都不把你当盘菜。你说哪个警察会蠢到叫同事打开执法记录仪来记录自己去扭断别人的脖子?所以说只能是意外。

      2 如果王文军只是用鞋底抽了王有志两下哪么无罪是可能的(如果有证据他踢断了王的肋骨另说),当然法院是依法而且不受政治和领导的影响。

      38楼 nanhaimuyushi
      1、公正地说从出警到抱大腿之前,王警官没有伤害周秀云的故意。

      我认为检方对王的起诉“滥用职权、故意伤害”主要是基于对周采取的摆脱措施,具体是什么动作检方并不公布,是扭是拧是推都可能,检方只是公布伤害的结果就定性“故意伤害”,我推测是检方的定性是王警察对伤害的结果应该预见控制而没有正确的预见控制,加上伤害后没有积极救助,由此定性王警官有伤害报复的主观故意,这样的案例定性还是有过的。比如庆安案件,李警官如果和徐在比较远有时间瞄准的距离将徐一枪穿心暴头,检方应该一样可以定性为“故意伤害”,你自己说没有主观故意,可是法律不相信啊。

      2、派出所群殴不仅仅是谁打多少的问题,群殴民工谁是主谋?如果是王警官的意思,就算他自己没动手一样有罪而且比动手者更重。并且如果我没看错,此次出警王警官应该是带队的“头”,他自己的部下殴打民工生产严重的后果,他作为一个负责人根本不知情,你们相信,检方相信吗?就连当事派出所的几个上级确实自己不知情,不也躺着也中枪吗!

      39楼 江西病猫
      派出所的事我们没分歧,关键看检察院的取证。现场的这个制服动作我们就交给法院吧,我们打个小赌可好?我赌王文军这个动作合法!输了的请顿饭怎么样?哈哈。。。
      40楼 nanhaimuyushi
      非常乐意,我赌王文军“故意伤害、滥用职权罪”成立!输了我主动从警察之家消失,请饭不现实!
      一言为定!

      2015/5/31 20:26:22
      左箭头-小图标

      ......
      29楼 江西病猫
      关于这个制服动作我看过你和大沈阳的辩论,我支持他的观点,这也是本案的关键所在和警察们关注的焦点!我们就等着法官的判决吧,我相信到时候自有公道。
      32楼 nanhaimuyushi
      我认为一个警察使用合法的手段制服对方并不是完全没有约束的,因为行为的目的是制服对方而不是叙写对方。在行使过程应该预见防止的警察必须预见控制防止,如果警察不能预见控制防止后果对方严重的伤害,警察对这一后果必须自己买单。如警察开车追捕飞车逃犯时,逃犯疯狂将飞车速度达到二百码,警察必须预见可能出现意外伤害而临时放弃,这措施是合理合法的!

      本案的焦点确实在王警察对周的制服措施是否合法,王必须证明在当时情况下自己采取这种手段摆脱对方时,自己无法控制无法预见的这一行为的后果,就可以免了这笔一大单,但我认为但可能性不大。

      何况,王警察还有派出所殴打民工轻伤的这一笔小单,根本就不可能避免,你真相信周能无罪释放?

      33楼 江西病猫
      1 换位思考 换做你我是王警官会不会主观上去伤害周秀云?他是个老警察,我也出过无数的警,你知道我们心理怎么想吗?我们非常害怕110的电话指令,也许你会指责我们的业务水平,但你可以去找你认识的警察朋友求证。我们到现场后的处置比你坐在电脑前难一百倍不止,我们早就没有了特权思想,只想当事双方能配合执法,可现实是谁都不把你当盘菜。你说哪个警察会蠢到叫同事打开执法记录仪来记录自己去扭断别人的脖子?所以说只能是意外。

      2 如果王文军只是用鞋底抽了王有志两下哪么无罪是可能的(如果有证据他踢断了王的肋骨另说),当然法院是依法而且不受政治和领导的影响。

      38楼 nanhaimuyushi
      1、公正地说从出警到抱大腿之前,王警官没有伤害周秀云的故意。

      我认为检方对王的起诉“滥用职权、故意伤害”主要是基于对周采取的摆脱措施,具体是什么动作检方并不公布,是扭是拧是推都可能,检方只是公布伤害的结果就定性“故意伤害”,我推测是检方的定性是王警察对伤害的结果应该预见控制而没有正确的预见控制,加上伤害后没有积极救助,由此定性王警官有伤害报复的主观故意,这样的案例定性还是有过的。比如庆安案件,李警官如果和徐在比较远有时间瞄准的距离将徐一枪穿心暴头,检方应该一样可以定性为“故意伤害”,你自己说没有主观故意,可是法律不相信啊。

      2、派出所群殴不仅仅是谁打多少的问题,群殴民工谁是主谋?如果是王警官的意思,就算他自己没动手一样有罪而且比动手者更重。并且如果我没看错,此次出警王警官应该是带队的“头”,他自己的部下殴打民工生产严重的后果,他作为一个负责人根本不知情,你们相信,检方相信吗?就连当事派出所的几个上级确实自己不知情,不也躺着也中枪吗!

      39楼 江西病猫
      派出所的事我们没分歧,关键看检察院的取证。现场的这个制服动作我们就交给法院吧,我们打个小赌可好?我赌王文军这个动作合法!输了的请顿饭怎么样?哈哈。。。
      非常乐意,我赌王文军“故意伤害、滥用职权罪”成立!输了我主动从警察之家消失,请饭不现实!

      2015/5/31 20:18:54
      • 军衔:警察三级警监
      • 军号:7580550
      • 头衔:虎痴性如烈火
      • 工分:153525 / 排名:9156
      左箭头-小图标

      ......
      28楼 nanhaimuyushi
      如果我说的哪一点哪一条不正确,你必须具体指出并分析反驳,你自己看看本贴谁不都是这样有理有据,就他一个人没有任何解说就定性,不是口水贴是什么。

      我否定警察的执法权?王警官不论是出警还是带人上车我都正面肯定他的合法性。你从哪一点证明我否定的的合法性?

      不是我能否定王警官有执法时采用制服动作,是检方对他采用制服动作严重后果定性为“滥用职权罪”,大家不相信检方难道能相信你还是相信他的无罪辩解?

      29楼 江西病猫
      关于这个制服动作我看过你和大沈阳的辩论,我支持他的观点,这也是本案的关键所在和警察们关注的焦点!我们就等着法官的判决吧,我相信到时候自有公道。
      32楼 nanhaimuyushi
      我认为一个警察使用合法的手段制服对方并不是完全没有约束的,因为行为的目的是制服对方而不是叙写对方。在行使过程应该预见防止的警察必须预见控制防止,如果警察不能预见控制防止后果对方严重的伤害,警察对这一后果必须自己买单。如警察开车追捕飞车逃犯时,逃犯疯狂将飞车速度达到二百码,警察必须预见可能出现意外伤害而临时放弃,这措施是合理合法的!

      本案的焦点确实在王警察对周的制服措施是否合法,王必须证明在当时情况下自己采取这种手段摆脱对方时,自己无法控制无法预见的这一行为的后果,就可以免了这笔一大单,但我认为但可能性不大。

      何况,王警察还有派出所殴打民工轻伤的这一笔小单,根本就不可能避免,你真相信周能无罪释放?

      33楼 江西病猫
      1 换位思考 换做你我是王警官会不会主观上去伤害周秀云?他是个老警察,我也出过无数的警,你知道我们心理怎么想吗?我们非常害怕110的电话指令,也许你会指责我们的业务水平,但你可以去找你认识的警察朋友求证。我们到现场后的处置比你坐在电脑前难一百倍不止,我们早就没有了特权思想,只想当事双方能配合执法,可现实是谁都不把你当盘菜。你说哪个警察会蠢到叫同事打开执法记录仪来记录自己去扭断别人的脖子?所以说只能是意外。

      2 如果王文军只是用鞋底抽了王有志两下哪么无罪是可能的(如果有证据他踢断了王的肋骨另说),当然法院是依法而且不受政治和领导的影响。

      38楼 nanhaimuyushi
      1、公正地说从出警到抱大腿之前,王警官没有伤害周秀云的故意。

      我认为检方对王的起诉“滥用职权、故意伤害”主要是基于对周采取的摆脱措施,具体是什么动作检方并不公布,是扭是拧是推都可能,检方只是公布伤害的结果就定性“故意伤害”,我推测是检方的定性是王警察对伤害的结果应该预见控制而没有正确的预见控制,加上伤害后没有积极救助,由此定性王警官有伤害报复的主观故意,这样的案例定性还是有过的。比如庆安案件,李警官如果和徐在比较远有时间瞄准的距离将徐一枪穿心暴头,检方应该一样可以定性为“故意伤害”,你自己说没有主观故意,可是法律不相信啊。

      2、派出所群殴不仅仅是谁打多少的问题,群殴民工谁是主谋?如果是王警官的意思,就算他自己没动手一样有罪而且比动手者更重。并且如果我没看错,此次出警王警官应该是带队的“头”,他自己的部下殴打民工生产严重的后果,他作为一个负责人根本不知情,你们相信,检方相信吗?就连当事派出所的几个上级确实自己不知情,不也躺着也中枪吗!

      派出所的事我们没分歧,关键看检察院的取证。现场的这个制服动作我们就交给法院吧,我们打个小赌可好?我赌王文军这个动作合法!输了的请顿饭怎么样?哈哈。。。

      2015/5/31 19:56:21
      左箭头-小图标

      ......
      24楼 江西病猫
      怎么是吐口水呢?你的文章只有一个中心意思:就是否认王警官在现场依法采取的哪个制服动作!否认警察的正当执法权!
      28楼 nanhaimuyushi
      如果我说的哪一点哪一条不正确,你必须具体指出并分析反驳,你自己看看本贴谁不都是这样有理有据,就他一个人没有任何解说就定性,不是口水贴是什么。

      我否定警察的执法权?王警官不论是出警还是带人上车我都正面肯定他的合法性。你从哪一点证明我否定的的合法性?

      不是我能否定王警官有执法时采用制服动作,是检方对他采用制服动作严重后果定性为“滥用职权罪”,大家不相信检方难道能相信你还是相信他的无罪辩解?

      29楼 江西病猫
      关于这个制服动作我看过你和大沈阳的辩论,我支持他的观点,这也是本案的关键所在和警察们关注的焦点!我们就等着法官的判决吧,我相信到时候自有公道。
      32楼 nanhaimuyushi
      我认为一个警察使用合法的手段制服对方并不是完全没有约束的,因为行为的目的是制服对方而不是叙写对方。在行使过程应该预见防止的警察必须预见控制防止,如果警察不能预见控制防止后果对方严重的伤害,警察对这一后果必须自己买单。如警察开车追捕飞车逃犯时,逃犯疯狂将飞车速度达到二百码,警察必须预见可能出现意外伤害而临时放弃,这措施是合理合法的!

      本案的焦点确实在王警察对周的制服措施是否合法,王必须证明在当时情况下自己采取这种手段摆脱对方时,自己无法控制无法预见的这一行为的后果,就可以免了这笔一大单,但我认为但可能性不大。

      何况,王警察还有派出所殴打民工轻伤的这一笔小单,根本就不可能避免,你真相信周能无罪释放?

      33楼 江西病猫
      1 换位思考 换做你我是王警官会不会主观上去伤害周秀云?他是个老警察,我也出过无数的警,你知道我们心理怎么想吗?我们非常害怕110的电话指令,也许你会指责我们的业务水平,但你可以去找你认识的警察朋友求证。我们到现场后的处置比你坐在电脑前难一百倍不止,我们早就没有了特权思想,只想当事双方能配合执法,可现实是谁都不把你当盘菜。你说哪个警察会蠢到叫同事打开执法记录仪来记录自己去扭断别人的脖子?所以说只能是意外。

      2 如果王文军只是用鞋底抽了王有志两下哪么无罪是可能的(如果有证据他踢断了王的肋骨另说),当然法院是依法而且不受政治和领导的影响。

      1、公正地说从出警到抱大腿之前,王警官没有伤害周秀云的故意。

      我认为检方对王的起诉“滥用职权、故意伤害”主要是基于对周采取的摆脱措施,具体是什么动作检方并不公布,是扭是拧是推都可能,检方只是公布伤害的结果就定性“故意伤害”,我推测是检方的定性是王警察对伤害的结果应该预见控制而没有正确的预见控制,加上伤害后没有积极救助,由此定性王警官有伤害报复的主观故意,这样的案例定性还是有过的。比如庆安案件,李警官如果和徐在比较远有时间瞄准的距离将徐一枪穿心暴头,检方应该一样可以定性为“故意伤害”,你自己说没有主观故意,可是法律不相信啊。

      2、派出所群殴不仅仅是谁打多少的问题,群殴民工谁是主谋?如果是王警官的意思,就算他自己没动手一样有罪而且比动手者更重。并且如果我没看错,此次出警王警官应该是带队的“头”,他自己的部下殴打民工生产严重的后果,他作为一个负责人根本不知情,你们相信,检方相信吗?就连当事派出所的几个上级确实自己不知情,不也躺着也中枪吗!

      2015/5/31 19:48:29
      • 军衔:警察三级警监
      • 军号:7580550
      • 头衔:虎痴性如烈火
      • 工分:153525 / 排名:9156
      左箭头-小图标

      ......
      25楼 nanhaimuyushi
      罪名不是帽子大小来定,是违法的后果来定,这是常识!本案民工对抗法律对抗执法有什么严重后果?如果王警官他们能正当处置,几个民工被带到派出所都不够条件留置处理吧,可能最多是批评教育释放!警察代表国家法律执法并不等于他的一切行为就没有任何法律制约,这是基本常识啊,如果只要是合法执法就没有什么约束就不会犯法,那么“滥用职权罪”这一条例耻不是一张废纸?
      27楼 江西病猫
      哪您就配合执法警察不就啥事没有了?警察又不是神经病,没事谁想把你带回派出所?口头传换不也是合法的吗。
      30楼 nanhaimuyushi
      民工不配合警察执法与最终酿成的严重后果没有必然联系,这是常识!

      现实社会如果每一个公民都时时刻刻知法守法,每一次违法还服服贴贴配合警察执法,哪还要警察还要装备干什么?

      国家养这些警察就是为了正确处理这些大大小小的不守法行为的,警察处置不正确造成后果,反过来怪对方先违法,说出不让人笑掉大牙吗?

      31楼 江西病猫
      既然您不配合,哪么王警官接下来的将人带回派出所和徒手制止抗法的妇女不都是合理合法的吗?
      36楼 nanhaimuyushi
      先请你认真看贴明确的的观点,警方从出警到将民工带上车为止,处置措施都是合法的,虽然执法用语粗暴不规范(王警官自己在庭上承认)引起民工的对立情绪,但从原则上来说此举只能是内部纪律教育,不能上纲上线以“非法”论处。当然有很多人借用警方用语不规范为民工不配合执法找借口,同样是视法律儿戏,警方代表的是国家的法律机关行使权力,自己认为警察执法不公只能以后走法律途径解决,但当时配合警察执法是必须的。

      至于王警官如何在合法行使执法权的过程非法使用暴力产生严重后果,还是由检方定性吧。

      总之有一点是必须明确的,对方违法犯罪的行为给自己的违法犯罪行为开脱,因为两者是没有必然联系的。就比如说一小偷入门盗窃被逮住打死,当事者总不能说“因为他盗窃,所以才被打死”“如果他不盗窃也不会被打死”这样的话给自己开脱的。

      "至于王警官如何在合法行使执法权的过程非法使用暴力产生严重后果,还是由检方定性吧。"

      这句话有问题,你不能定性为“非法使用暴力",是合法还是非法使用暴力的最终定性归法院,检方也只是起诉。

      2015/5/31 19:44:16
      左箭头-小图标

      ......
      19楼 江西病猫
      你要搞清楚民工是对抗法律对抗国家,王警官是代表国家和法律在执法!
      25楼 nanhaimuyushi
      罪名不是帽子大小来定,是违法的后果来定,这是常识!本案民工对抗法律对抗执法有什么严重后果?如果王警官他们能正当处置,几个民工被带到派出所都不够条件留置处理吧,可能最多是批评教育释放!警察代表国家法律执法并不等于他的一切行为就没有任何法律制约,这是基本常识啊,如果只要是合法执法就没有什么约束就不会犯法,那么“滥用职权罪”这一条例耻不是一张废纸?
      27楼 江西病猫
      哪您就配合执法警察不就啥事没有了?警察又不是神经病,没事谁想把你带回派出所?口头传换不也是合法的吗。
      30楼 nanhaimuyushi
      民工不配合警察执法与最终酿成的严重后果没有必然联系,这是常识!

      现实社会如果每一个公民都时时刻刻知法守法,每一次违法还服服贴贴配合警察执法,哪还要警察还要装备干什么?

      国家养这些警察就是为了正确处理这些大大小小的不守法行为的,警察处置不正确造成后果,反过来怪对方先违法,说出不让人笑掉大牙吗?

      31楼 江西病猫
      既然您不配合,哪么王警官接下来的将人带回派出所和徒手制止抗法的妇女不都是合理合法的吗?
      先请你认真看贴明确的的观点,警方从出警到将民工带上车为止,处置措施都是合法的,虽然执法用语粗暴不规范(王警官自己在庭上承认)引起民工的对立情绪,但从原则上来说此举只能是内部纪律教育,不能上纲上线以“非法”论处。当然有很多人借用警方用语不规范为民工不配合执法找借口,同样是视法律儿戏,警方代表的是国家的法律机关行使权力,自己认为警察执法不公只能以后走法律途径解决,但当时配合警察执法是必须的。

      至于王警官如何在合法行使执法权的过程非法使用暴力产生严重后果,还是由检方定性吧。

      总之有一点是必须明确的,对方违法犯罪的行为给自己的违法犯罪行为开脱,因为两者是没有必然联系的。就比如说一小偷入门盗窃被逮住打死,当事者总不能说“因为他盗窃,所以才被打死”“如果他不盗窃也不会被打死”这样的话给自己开脱的。

      2015/5/31 19:20:28
      • 军衔:空军大校
      • 军号:1924531
      • 头衔:民主教父 专政皇帝
      • 工分:312783 / 排名:3336
      左箭头-小图标

      14楼 一直以来1
      老葛和那个超级下流屠夫有的一比
      26楼 江西病猫
      支持!老葛的潜力更大。
      呵呵呵

      本人不屑那 超级下流屠夫

      ---------------------------------

      老葛如果造谣污蔑

      早就被靖去喝茶了

      呵呵...

      2015/5/31 19:12:14
      • 军衔:空军大校
      • 军号:1924531
      • 头衔:民主教父 专政皇帝
      • 工分:312783 / 排名:3336
      左箭头-小图标

      合情合理合法

      好帖

      2015/5/31 19:06:19
      • 头像
      • 军衔:警察三级警监
      • 军号:7580550
      • 头衔:虎痴性如烈火
      • 工分:153525 / 排名:9156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
      21楼 nanhaimuyushi
      凡事分析要有理有据,希望别只吐口水!
      24楼 江西病猫
      怎么是吐口水呢?你的文章只有一个中心意思:就是否认王警官在现场依法采取的哪个制服动作!否认警察的正当执法权!
      28楼 nanhaimuyushi
      如果我说的哪一点哪一条不正确,你必须具体指出并分析反驳,你自己看看本贴谁不都是这样有理有据,就他一个人没有任何解说就定性,不是口水贴是什么。

      我否定警察的执法权?王警官不论是出警还是带人上车我都正面肯定他的合法性。你从哪一点证明我否定的的合法性?

      不是我能否定王警官有执法时采用制服动作,是检方对他采用制服动作严重后果定性为“滥用职权罪”,大家不相信检方难道能相信你还是相信他的无罪辩解?

      29楼 江西病猫
      关于这个制服动作我看过你和大沈阳的辩论,我支持他的观点,这也是本案的关键所在和警察们关注的焦点!我们就等着法官的判决吧,我相信到时候自有公道。
      32楼 nanhaimuyushi
      我认为一个警察使用合法的手段制服对方并不是完全没有约束的,因为行为的目的是制服对方而不是叙写对方。在行使过程应该预见防止的警察必须预见控制防止,如果警察不能预见控制防止后果对方严重的伤害,警察对这一后果必须自己买单。如警察开车追捕飞车逃犯时,逃犯疯狂将飞车速度达到二百码,警察必须预见可能出现意外伤害而临时放弃,这措施是合理合法的!

      本案的焦点确实在王警察对周的制服措施是否合法,王必须证明在当时情况下自己采取这种手段摆脱对方时,自己无法控制无法预见的这一行为的后果,就可以免了这笔一大单,但我认为但可能性不大。

      何况,王警察还有派出所殴打民工轻伤的这一笔小单,根本就不可能避免,你真相信周能无罪释放?

      1 换位思考 换做你我是王警官会不会主观上去伤害周秀云?他是个老警察,我也出过无数的警,你知道我们心理怎么想吗?我们非常害怕110的电话指令,也许你会指责我们的业务水平,但你可以去找你认识的警察朋友求证。我们到现场后的处置比你坐在电脑前难一百倍不止,我们早就没有了特权思想,只想当事双方能配合执法,可现实是谁都不把你当盘菜。你说哪个警察会蠢到叫同事打开执法记录仪来记录自己去扭断别人的脖子?所以说只能是意外。

      2 如果王文军只是用鞋底抽了王有志两下哪么无罪是可能的(如果有证据他踢断了王的肋骨另说),当然法院是依法而且不受政治和领导的影响。

      2015/5/31 18:16:39
      左箭头-小图标

      9楼 zls888
      看似有条有据,实则满嘴胡言。
      21楼 nanhaimuyushi
      凡事分析要有理有据,希望别只吐口水!
      24楼 江西病猫
      怎么是吐口水呢?你的文章只有一个中心意思:就是否认王警官在现场依法采取的哪个制服动作!否认警察的正当执法权!
      28楼 nanhaimuyushi
      如果我说的哪一点哪一条不正确,你必须具体指出并分析反驳,你自己看看本贴谁不都是这样有理有据,就他一个人没有任何解说就定性,不是口水贴是什么。

      我否定警察的执法权?王警官不论是出警还是带人上车我都正面肯定他的合法性。你从哪一点证明我否定的的合法性?

      不是我能否定王警官有执法时采用制服动作,是检方对他采用制服动作严重后果定性为“滥用职权罪”,大家不相信检方难道能相信你还是相信他的无罪辩解?

      29楼 江西病猫
      关于这个制服动作我看过你和大沈阳的辩论,我支持他的观点,这也是本案的关键所在和警察们关注的焦点!我们就等着法官的判决吧,我相信到时候自有公道。
      我认为一个警察使用合法的手段制服对方并不是完全没有约束的,因为行为的目的是制服对方而不是叙写对方。在行使过程应该预见防止的警察必须预见控制防止,如果警察不能预见控制防止后果对方严重的伤害,警察对这一后果必须自己买单。如警察开车追捕飞车逃犯时,逃犯疯狂将飞车速度达到二百码,警察必须预见可能出现意外伤害而临时放弃,这措施是合理合法的!

      本案的焦点确实在王警察对周的制服措施是否合法,王必须证明在当时情况下自己采取这种手段摆脱对方时,自己无法控制无法预见的这一行为的后果,就可以免了这笔一大单,但我认为但可能性不大。

      何况,王警察还有派出所殴打民工轻伤的这一笔小单,根本就不可能避免,你真相信周能无罪释放?

      2015/5/31 17:52:24
      • 军衔:警察三级警监
      • 军号:7580550
      • 头衔:虎痴性如烈火
      • 工分:153525 / 排名:9156
      左箭头-小图标

      ......
      17楼 nanhaimuyushi
      确实没办法,因为民工的行为最严重的只能按治安处置, 警察的行为有两项按刑事定性,两方轻重自己判断!
      19楼 江西病猫
      你要搞清楚民工是对抗法律对抗国家,王警官是代表国家和法律在执法!
      25楼 nanhaimuyushi
      罪名不是帽子大小来定,是违法的后果来定,这是常识!本案民工对抗法律对抗执法有什么严重后果?如果王警官他们能正当处置,几个民工被带到派出所都不够条件留置处理吧,可能最多是批评教育释放!警察代表国家法律执法并不等于他的一切行为就没有任何法律制约,这是基本常识啊,如果只要是合法执法就没有什么约束就不会犯法,那么“滥用职权罪”这一条例耻不是一张废纸?
      27楼 江西病猫
      哪您就配合执法警察不就啥事没有了?警察又不是神经病,没事谁想把你带回派出所?口头传换不也是合法的吗。
      30楼 nanhaimuyushi
      民工不配合警察执法与最终酿成的严重后果没有必然联系,这是常识!

      现实社会如果每一个公民都时时刻刻知法守法,每一次违法还服服贴贴配合警察执法,哪还要警察还要装备干什么?

      国家养这些警察就是为了正确处理这些大大小小的不守法行为的,警察处置不正确造成后果,反过来怪对方先违法,说出不让人笑掉大牙吗?

      既然您不配合,哪么王警官接下来的将人带回派出所和徒手制止抗法的妇女不都是合理合法的吗?

      2015/5/31 17:24:12
      左箭头-小图标

      5楼 fwc257215
      没有谈到“前因后果”的关系!

      实际上“割裂”了,警察采取手段的必要性!

      结论:

      1、对农民工“轻描淡写”,2、对“农民工”避重就轻!!!

      17楼 nanhaimuyushi
      确实没办法,因为民工的行为最严重的只能按治安处置, 警察的行为有两项按刑事定性,两方轻重自己判断!
      19楼 江西病猫
      你要搞清楚民工是对抗法律对抗国家,王警官是代表国家和法律在执法!
      25楼 nanhaimuyushi
      罪名不是帽子大小来定,是违法的后果来定,这是常识!本案民工对抗法律对抗执法有什么严重后果?如果王警官他们能正当处置,几个民工被带到派出所都不够条件留置处理吧,可能最多是批评教育释放!警察代表国家法律执法并不等于他的一切行为就没有任何法律制约,这是基本常识啊,如果只要是合法执法就没有什么约束就不会犯法,那么“滥用职权罪”这一条例耻不是一张废纸?
      27楼 江西病猫
      哪您就配合执法警察不就啥事没有了?警察又不是神经病,没事谁想把你带回派出所?口头传换不也是合法的吗。
      民工不配合警察执法与最终酿成的严重后果没有必然联系,这是常识!

      现实社会如果每一个公民都时时刻刻知法守法,每一次违法还服服贴贴配合警察执法,哪还要警察还要装备干什么?

      国家养这些警察就是为了正确处理这些大大小小的不守法行为的,警察处置不正确造成后果,反过来怪对方先违法,说出不让人笑掉大牙吗?

      2015/5/31 17:18:57
      • 军衔:警察三级警监
      • 军号:7580550
      • 头衔:虎痴性如烈火
      • 工分:153525 / 排名:9156
      左箭头-小图标

      9楼 zls888
      看似有条有据,实则满嘴胡言。
      21楼 nanhaimuyushi
      凡事分析要有理有据,希望别只吐口水!
      24楼 江西病猫
      怎么是吐口水呢?你的文章只有一个中心意思:就是否认王警官在现场依法采取的哪个制服动作!否认警察的正当执法权!
      28楼 nanhaimuyushi
      如果我说的哪一点哪一条不正确,你必须具体指出并分析反驳,你自己看看本贴谁不都是这样有理有据,就他一个人没有任何解说就定性,不是口水贴是什么。

      我否定警察的执法权?王警官不论是出警还是带人上车我都正面肯定他的合法性。你从哪一点证明我否定的的合法性?

      不是我能否定王警官有执法时采用制服动作,是检方对他采用制服动作严重后果定性为“滥用职权罪”,大家不相信检方难道能相信你还是相信他的无罪辩解?

      关于这个制服动作我看过你和大沈阳的辩论,我支持他的观点,这也是本案的关键所在和警察们关注的焦点!我们就等着法官的判决吧,我相信到时候自有公道。

      2015/5/31 17:16:52
      左箭头-小图标

      9楼 zls888
      看似有条有据,实则满嘴胡言。
      21楼 nanhaimuyushi
      凡事分析要有理有据,希望别只吐口水!
      24楼 江西病猫
      怎么是吐口水呢?你的文章只有一个中心意思:就是否认王警官在现场依法采取的哪个制服动作!否认警察的正当执法权!
      如果我说的哪一点哪一条不正确,你必须具体指出并分析反驳,你自己看看本贴谁不都是这样有理有据,就他一个人没有任何解说就定性,不是口水贴是什么。

      我否定警察的执法权?王警官不论是出警还是带人上车我都正面肯定他的合法性。你从哪一点证明我否定的的合法性?

      不是我能否定王警官有执法时采用制服动作,是检方对他采用制服动作严重后果定性为“滥用职权罪”,大家不相信检方难道能相信你还是相信他的无罪辩解?

      2015/5/31 17:10:51
      • 军衔:警察三级警监
      • 军号:7580550
      • 头衔:虎痴性如烈火
      • 工分:153525 / 排名:9156
      左箭头-小图标

      5楼 fwc257215
      没有谈到“前因后果”的关系!

      实际上“割裂”了,警察采取手段的必要性!

      结论:

      1、对农民工“轻描淡写”,2、对“农民工”避重就轻!!!

      17楼 nanhaimuyushi
      确实没办法,因为民工的行为最严重的只能按治安处置, 警察的行为有两项按刑事定性,两方轻重自己判断!
      19楼 江西病猫
      你要搞清楚民工是对抗法律对抗国家,王警官是代表国家和法律在执法!
      25楼 nanhaimuyushi
      罪名不是帽子大小来定,是违法的后果来定,这是常识!本案民工对抗法律对抗执法有什么严重后果?如果王警官他们能正当处置,几个民工被带到派出所都不够条件留置处理吧,可能最多是批评教育释放!警察代表国家法律执法并不等于他的一切行为就没有任何法律制约,这是基本常识啊,如果只要是合法执法就没有什么约束就不会犯法,那么“滥用职权罪”这一条例耻不是一张废纸?
      哪您就配合执法警察不就啥事没有了?警察又不是神经病,没事谁想把你带回派出所?口头传换不也是合法的吗。

      2015/5/31 17:09:53
      • 军衔:警察三级警监
      • 军号:7580550
      • 头衔:虎痴性如烈火
      • 工分:153525 / 排名:9156
      左箭头-小图标

      14楼 一直以来1
      老葛和那个超级下流屠夫有的一比
      支持!老葛的潜力更大。

      2015/5/31 17:01:10
      左箭头-小图标

      5楼 fwc257215
      没有谈到“前因后果”的关系!

      实际上“割裂”了,警察采取手段的必要性!

      结论:

      1、对农民工“轻描淡写”,2、对“农民工”避重就轻!!!

      17楼 nanhaimuyushi
      确实没办法,因为民工的行为最严重的只能按治安处置, 警察的行为有两项按刑事定性,两方轻重自己判断!
      19楼 江西病猫
      你要搞清楚民工是对抗法律对抗国家,王警官是代表国家和法律在执法!

      罪名不是帽子大小来定,是违法的后果来定,这是常识!本案民工对抗法律对抗执法有什么严重后果?如果王警官他们能正当处置,几个民工被带到派出所都不够条件留置处理吧,可能最多是批评教育释放!警察代表国家法律执法并不等于他的一切行为就没有任何法律制约,这是基本常识啊,如果只要是合法执法就没有什么约束就不会犯法,那么“滥用职权罪”这一条例耻不是一张废纸?

      2015/5/31 16:58:01
      • 军衔:警察三级警监
      • 军号:7580550
      • 头衔:虎痴性如烈火
      • 工分:153525 / 排名:9156
      左箭头-小图标

      9楼 zls888
      看似有条有据,实则满嘴胡言。
      21楼 nanhaimuyushi
      凡事分析要有理有据,希望别只吐口水!
      怎么是吐口水呢?你的文章只有一个中心意思:就是否认王警官在现场依法采取的哪个制服动作!否认警察的正当执法权!

      2015/5/31 16:49:56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18901112600
      扯淡,民工现场违抗警方命令,抗法!
      执法与违法并不矛盾,我说违法你一要说抗法也可以,问题是违法也好抗法也行,民工的行为按危害程度只能是治安处理,不是刑事案件。

      2015/5/31 16:44:39
      • 军衔:警察三级警监
      • 军号:7580550
      • 头衔:虎痴性如烈火
      • 工分:153525 / 排名:9156
      左箭头-小图标

      7楼 江西病猫
      11 王警官为摆脱周的纠缠徒手制止合法,周的死亡是其暴力抗法和徒手制服中的合理风险造成的。

      12 踩头发控制合法,虽然不雅观但是不违法。

      18楼 nanhaimuyushi
      11、徒手制服的合法风险并不是无限的,必然根据当时的情况决定,在王家父子已经被控制的情况下对付一个抱大腿的动作女人王警官的执法风险竟然大到生命代价,是这法律所不能接受的。

      比较庆安枪击风险是生命法律就可以认可,对方手持凶器,可能抢枪,车站封闭环境无法鸣枪警告,对方运动无法瞄准……法律可以为这些生命风险买单!

      12、对一个已经失去反抗能力的人还用这种方法控制,可信性太低,法律会采信吗?

      你在现场问过周吗?她说她放弃撕扯警察了吗?不能光凭你一张罪吧?现场执法的警察难道不是最有发言权和判断力吗?

      2015/5/31 16:42:44
      左箭头-小图标

      9楼 zls888
      看似有条有据,实则满嘴胡言。
      凡事分析要有理有据,希望别只吐口水!

      2015/5/31 16:41:23
      左箭头-小图标

      3楼 冬蛇
      12、 王警官踩头发几十分钟:合法

      踩头发虽然看起来不文明,但与绳子捆、手铐铐性质一样,停止对方的伤害努力。王警官不踩,周秀云必然疯狂反击,伤害警察。只要一息尚存,她必然为李康而血战到底。

      6楼 nanhaimuyushi
      1、有视频材料证明,周被制服倒地后不能动弹,王警官还蹲下去观察一会,说明他对周的反抗程度是有一定了解的,说防止周起来继续反抗 ,只有你们自己相信,法律是不会相信的。

      2、你一定强调周阻挠执法是不要李康不是为了自己家人。从一个脑子正常人的角度出发请问:周与李有什么关系?你要说两人有什么特殊的关系,周可以为李康豁出命,必然提供一定的证据证明,你自己没能力可以自己的同志请求,你们有能量挖人的黑点,如果你没有能力,你的同志们又挖不出来,你说周只是为了阻止执法人家会当你是神经病的。

      8楼 冬蛇
      不需要证明有什么特殊的关系,那不是法庭要做的事,法庭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事实就是李康和她的儿子同在警车上,她往下拖李康,而不是拖自己的儿子,这就足矣。
      李康和王奎林被带上警车的时候,两个人都在什么位置?请出示证据证明!

      如果李康在外王奎林在内,周先拖李康就正常,反之就不正常 ,值得挖一挖!

      2015/5/31 16:39:57
      • 军衔:警察三级警监
      • 军号:7580550
      • 头衔:虎痴性如烈火
      • 工分:153525 / 排名:9156
      左箭头-小图标

      5楼 fwc257215
      没有谈到“前因后果”的关系!

      实际上“割裂”了,警察采取手段的必要性!

      结论:

      1、对农民工“轻描淡写”,2、对“农民工”避重就轻!!!

      17楼 nanhaimuyushi
      确实没办法,因为民工的行为最严重的只能按治安处置, 警察的行为有两项按刑事定性,两方轻重自己判断!
      你要搞清楚民工是对抗法律对抗国家,王警官是代表国家和法律在执法!

      2015/5/31 16:38:34
      左箭头-小图标

      7楼 江西病猫
      11 王警官为摆脱周的纠缠徒手制止合法,周的死亡是其暴力抗法和徒手制服中的合理风险造成的。

      12 踩头发控制合法,虽然不雅观但是不违法。

      11、徒手制服的合法风险并不是无限的,必然根据当时的情况决定,在王家父子已经被控制的情况下对付一个抱大腿的动作女人王警官的执法风险竟然大到生命代价,是这法律所不能接受的。

      比较庆安枪击风险是生命法律就可以认可,对方手持凶器,可能抢枪,车站封闭环境无法鸣枪警告,对方运动无法瞄准……法律可以为这些生命风险买单!

      12、对一个已经失去反抗能力的人还用这种方法控制,可信性太低,法律会采信吗?

      2015/5/31 16:36:04
      左箭头-小图标

      5楼 fwc257215
      没有谈到“前因后果”的关系!

      实际上“割裂”了,警察采取手段的必要性!

      结论:

      1、对农民工“轻描淡写”,2、对“农民工”避重就轻!!!

      确实没办法,因为民工的行为最严重的只能按治安处置, 警察的行为有两项按刑事定性,两方轻重自己判断!

      2015/5/31 16:23:26
      • 军衔:警察三级警监
      • 军号:7580550
      • 头衔:虎痴性如烈火
      • 工分:153525 / 排名:9156
      左箭头-小图标

      3楼 冬蛇
      12、 王警官踩头发几十分钟:合法

      踩头发虽然看起来不文明,但与绳子捆、手铐铐性质一样,停止对方的伤害努力。王警官不踩,周秀云必然疯狂反击,伤害警察。只要一息尚存,她必然为李康而血战到底。

      6楼 nanhaimuyushi
      1、有视频材料证明,周被制服倒地后不能动弹,王警官还蹲下去观察一会,说明他对周的反抗程度是有一定了解的,说防止周起来继续反抗 ,只有你们自己相信,法律是不会相信的。

      2、你一定强调周阻挠执法是不要李康不是为了自己家人。从一个脑子正常人的角度出发请问:周与李有什么关系?你要说两人有什么特殊的关系,周可以为李康豁出命,必然提供一定的证据证明,你自己没能力可以自己的同志请求,你们有能量挖人的黑点,如果你没有能力,你的同志们又挖不出来,你说周只是为了阻止执法人家会当你是神经病的。

      1 在警械不够(已控制李康王友志等)的情况下脚踩头发(虽然不雅观)也不失为一种合法的控制手段。

      2 事情因周的儿子王奎林而起,李康被警察带走周不在乡党面前表现表现以后在老乡圈里不好交差。

      2015/5/31 16:22:30
      左箭头-小图标

      老葛和那个超级下流屠夫有的一比

      2015/5/31 15:59:45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8954120
      • 工分:21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3楼 冬蛇
      12、 王警官踩头发几十分钟:合法

      踩头发虽然看起来不文明,但与绳子捆、手铐铐性质一样,停止对方的伤害努力。王警官不踩,周秀云必然疯狂反击,伤害警察。只要一息尚存,她必然为李康而血战到底。

      6楼 nanhaimuyushi
      1、有视频材料证明,周被制服倒地后不能动弹,王警官还蹲下去观察一会,说明他对周的反抗程度是有一定了解的,说防止周起来继续反抗 ,只有你们自己相信,法律是不会相信的。

      2、你一定强调周阻挠执法是不要李康不是为了自己家人。从一个脑子正常人的角度出发请问:周与李有什么关系?你要说两人有什么特殊的关系,周可以为李康豁出命,必然提供一定的证据证明,你自己没能力可以自己的同志请求,你们有能量挖人的黑点,如果你没有能力,你的同志们又挖不出来,你说周只是为了阻止执法人家会当你是神经病的。

      治安民警的工作压力不是外人能感受的。警察是人,人有情绪,长时间从事备受折磨的工种,人是会崩溃的,我以个人切身感受认为王文军等人没有歧视河南籍民工,执法过程中的简单、粗暴是情绪失控的表现。试想如果警察的执法环境不是像当下的生态环境一样,不是官僚对几层民警的漠视,不是公安体制出现了问题,会有王文军这样这么多的“恶警”出现吗?借题发挥一下,警察没有坏蛋朋友从何谈情报线索与社会面管控,这不是坐在办公室的人和计件做工的人所能理解的。话论王文军案,王文军处警的确有问题,一起普通的治安纠纷没必要带人,本可以就地组织双方调解,如不能达成当场调解,也能通过这一过程了解双方情况,民工的工钱没有结完,还怕他们跑了不成。从个体上讲,周的悲剧在于她是法盲,王的悲剧在于他执法过于情绪化。作为几层治安警察,我们无力改变什么,我们处理的就是毫无成就感的纠纷、打架斗殴、损财等小事、小案,往往这些事最易受到普通民众关注,我们处警一定要做到有耐心。在保护他人时不忘保护自己。总之,周的表现与现场氛围被激化有直接关系,但不能成为她阻挠执法、袭警等违法开脱的理由,从某中意义上讲,周的不幸是她自己造成的,正基于此,我认为王文军在现场的行为极不规范,不适宜再从事治安工作或警察工作,但现场的王文军无罪。

      2015/5/31 15:53:11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8694062
      • 工分:434
      左箭头-小图标

      有警察自爆黑幕说 ;有的内部比土匪还坏......。王文军在整个事件中匪气十足。抓提女人头发不放,周被迫抱腿自护。贼人们——若王文军抓你们头发不放,你们会怎样反应?王文军口口声声喊放开,自己怎么不先放女人的头发?要放也该王文军先放。哪怕戴拷用枪都还算光明正派。反观王文军暗使杀招。扭断脖子一招毙命。脚踩头发23分钟一动不动和警局“专没监控房间”殴打私刑,卑劣下贱到脱鞋打人脸,王文军从头到尾,主观故意匪气十足。犯法后谎言连连罪证凿凿。活脱脱罪人一个。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王文军正该依法严惩。

      2015/5/31 15:38:36
      • 头像
      • 军衔:空军大校
      • 军号:1924531
      • 头衔:民主教父 专政皇帝
      • 工分:312783 / 排名:3336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王文军震惊人寰的手抓头发,扭断脖子。脚踩躺地人头发傲然屹立,警局私刑避开执法监控。脱鞋打他人脸,踹断他人肋骨。都是他主观故意。他的“我对周秀云什么也没做,是她自己折腾累了,自己躺到地上的虚假证词,和犯罪同伙攻守同盟。都有据可查。”贼嘴硬过铁“是王文军的写照。王文军被抓下体之说是为脱罪之不可相信。他是一个满嘴谎言极端卑劣下流坏透的犯罪人。下体之说;怀疑是他自己故意而为和编造自保陷害她人。没有视频证据。王文军颠倒黑白的法庭自辩,誓死捍卫的不是什么执法权。而是违规违法卑劣下流的施暴。一个说谎的人,是人品的堕落败坏。他的法庭辩词没有几分可信。

      -----------------------------------------------

      王文军这种无耻之徒却敢在法庭上无耻的说:誓死捍卫法律尊严..誓死捍卫的什么执法权.........

      那些支持王文军者

      难道你们都是动用私刑避开执法监控。脱鞋打他人脸,踹断他人肋骨后

      高喊誓死捍卫法律尊严..誓死捍卫的什么执法权.........

      你们是人吗?

      2015/5/31 15:13:21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8813512
      • 工分:697
      左箭头-小图标

      看似有条有据,实则满嘴胡言。

      2015/5/31 14:42:24
      • 军衔:空军上校
      • 军号:467212
      • 工分:188483 / 排名:7053
      左箭头-小图标

      3楼 冬蛇
      12、 王警官踩头发几十分钟:合法

      踩头发虽然看起来不文明,但与绳子捆、手铐铐性质一样,停止对方的伤害努力。王警官不踩,周秀云必然疯狂反击,伤害警察。只要一息尚存,她必然为李康而血战到底。

      6楼 nanhaimuyushi
      1、有视频材料证明,周被制服倒地后不能动弹,王警官还蹲下去观察一会,说明他对周的反抗程度是有一定了解的,说防止周起来继续反抗 ,只有你们自己相信,法律是不会相信的。

      2、你一定强调周阻挠执法是不要李康不是为了自己家人。从一个脑子正常人的角度出发请问:周与李有什么关系?你要说两人有什么特殊的关系,周可以为李康豁出命,必然提供一定的证据证明,你自己没能力可以自己的同志请求,你们有能量挖人的黑点,如果你没有能力,你的同志们又挖不出来,你说周只是为了阻止执法人家会当你是神经病的。

      不需要证明有什么特殊的关系,那不是法庭要做的事,法庭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事实就是李康和她的儿子同在警车上,她往下拖李康,而不是拖自己的儿子,这就足矣。

      2015/5/31 14:35:23
      • 军衔:警察三级警监
      • 军号:7580550
      • 头衔:虎痴性如烈火
      • 工分:153525 / 排名:9156
      左箭头-小图标

      11 王警官为摆脱周的纠缠徒手制止合法,周的死亡是其暴力抗法和徒手制服中的合理风险造成的。

      12 踩头发控制合法,虽然不雅观但是不违法。

      2015/5/31 14:30:45
      左箭头-小图标

      3楼 冬蛇
      12、 王警官踩头发几十分钟:合法

      踩头发虽然看起来不文明,但与绳子捆、手铐铐性质一样,停止对方的伤害努力。王警官不踩,周秀云必然疯狂反击,伤害警察。只要一息尚存,她必然为李康而血战到底。

      1、有视频材料证明,周被制服倒地后不能动弹,王警官还蹲下去观察一会,说明他对周的反抗程度是有一定了解的,说防止周起来继续反抗 ,只有你们自己相信,法律是不会相信的。

      2、你一定强调周阻挠执法是不要李康不是为了自己家人。从一个脑子正常人的角度出发请问:周与李有什么关系?你要说两人有什么特殊的关系,周可以为李康豁出命,必然提供一定的证据证明,你自己没能力可以自己的同志请求,你们有能量挖人的黑点,如果你没有能力,你的同志们又挖不出来,你说周只是为了阻止执法人家会当你是神经病的。

      2015/5/31 14:13:20
      左箭头-小图标

      没有谈到“前因后果”的关系!

      实际上“割裂”了,警察采取手段的必要性!

      结论:

      1、对农民工“轻描淡写”,2、对“农民工”避重就轻!!!

      2015/5/31 10:56:14
      左箭头-小图标

      3、 双方报警请求公断:非常正确的选择,点赞一个!你那只眼睛看见是双方报警了?明显是受害保安方被打后请求民警出警处置维持社会仅有的那一丝可怜的公平,民警到达现场后周妇等人仗着人多势众暴力抗法,现场起哄人员以拍摄视频要挟执法民警,民警无奈之下收取暴徒手机以防止起哄人员断章取义,肆意侮辱执法民警,民警现场执法却有不规范之处,但最多单位批评教育即可!楼主明显五毛党!

      2015/5/31 10:25:57
      • 军衔:空军上校
      • 军号:467212
      • 工分:188483 / 排名:7053
      左箭头-小图标

      12、 王警官踩头发几十分钟:合法

      踩头发虽然看起来不文明,但与绳子捆、手铐铐性质一样,停止对方的伤害努力。王警官不踩,周秀云必然疯狂反击,伤害警察。只要一息尚存,她必然为李康而血战到底。

      2015/5/31 9:47:38
      左箭头-小图标

      扯淡,民工现场违抗警方命令,抗法!

      2015/5/30 21:10:24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77条记录] 分页:

      1
       对理性剖析太原王文军案警民双方的的是非过错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