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寻根之20世纪后半叶的米粉记忆

共 1215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8714970
  • 工分:47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寻根之20世纪后半叶的米粉记忆

寻根之20世纪后半叶的米粉记忆,缘何需要自取?

“天有道下的是鹅毛细雨,地有道出的是五谷丰登,国有道出的是忠臣良将,家有道出的是孝子贤孙”,桂剧的唱腔在八十九岁的秦爷爷口里依旧圆润饱满,九曲回肠间我选定了他成为我今天的闲聊人。

当今我们似乎已经习惯了这样一种吃米粉的节奏,给钱拿票去窗口等待自取再加葱酸辣椒。每次被区外客人问及“为什么不给客人送上桌”时我也只能敷衍“因为我们桂林米粉中心就是自助式粉宴啊”,这么说无疑只是想宣传自己店面,难免显得自私,事实上,桂林大小两千多家米粉店基本没有帮端上桌的。

幸运的是,一旦聊开了,聊出来就不仅仅是为何吃米粉需要自取,还聊出了部分上个世纪的米粉记忆。

秦爷爷没有说书人的天赋,但耳聪目明,忆及他们那个年代时,显然不愿再回去。他说,那时候条件不好,粮食局发粮票,按照户口和人员劳动强度来发,最好的是工人,体力活可以一个月领取45斤米;初中生高中生则可以有30斤米,也是挣了长身体的便宜,事实上也都很难吃饱。“条件如此艰苦为什么还要吃米粉了?”----在我的概念里,米粉是一种性价比很高的东西。“嘿,即使文革时候,人们也是该吃米粉就吃米粉啊,哪有不吃米粉的道理?”在桂林人眼里,桂林米粉已经是一种深入骨髓的东西,将它称为桂林的地标风物,将它作为桂林的舌尖名片确实一点都不为过。秦爷爷接着说“不过那时候的米粉哪里有现在的丰富,我们通常吃素粉,素粉就是一碗素汤,放着米粉再加点卤水,或者直接吃素的卤粉,总之没肉,那时候配料也有花生或豆子,自己也可以放酸豆角酸萝卜和葱花,但是那时候的酸豆角和酸萝卜是极少经过炒这道加工工序的,就是酸坛子里捞出来直接切了。”

老人家说1962年是米粉吃法的一个分水岭,62年以前,人们去到店里,拿着粮票和8分钱给收银的伙计,换取一张用毛笔字写着“一两”、“二两”“三两”的小竹签,或者打印着两数的硬纸片,便找个地方坐下。找好位置时,收银的小二已经用喊话的方式告诉里面伙计“2两几个,3两几个”,据秦爷爷说,上世纪中叶大多是开放式的厨房,可以看见里面要么起着土砖灶,要么就是一个大铁桶,柴火一根一根往里面喂,熊熊火焰撩开的是鼎锅里的水,冐粉的工具也极其天然---是用细竹条编制的漏勺。趁着水开烫好粉,加入卤水、素汤,便由伙计拿着大大的木托盘盛上个五六碗端到客人面前,按客人到的先后顺序一边发粉一边回收餐票。1962年是大跃进之后,大的政策环境总结为四个字“亲无灭资”,“无”是指无产阶级,讲究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资”则是指资本主义,吃粉要人端到跟前就是资本主义作法,固然要消灭掉,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人们吃米粉需要自己排队端取了,这消费习惯,一延续就到了今天。

桂林米粉的形态和卤水所变不多,更多的是营养上的富足,生活在今天的我们,不需要在艰苦的或蹲或站着吃,也不用坐在一张矮到你不能消化的矮桌子矮板凳上吃,而不管时代怎么变迁,无论社会环境如何影响,桂林米粉的生命力却一如新生儿般强劲。

无论如何,下一贴,我将整理收集到的更多的旧时记忆与大家分享。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延伸阅读: 弹珠警察 袁承志 失速
      打赏
      收藏文本
      2
      0
      2015/5/22 11:54:52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不过粤系的我也怀念以前的桂林米粉!!………还有马蹄!!!!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2015/5/22 12:03:23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2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寻根之20世纪后半叶的米粉记忆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