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男子被疑用女儿救命善款买车

共 5516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将
  • 军号:8499554
  • 工分:659769 / 排名:786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男子被疑用女儿救命善款买车

近日,曾捐助善款的网友李先生无意中发现,王某购买了一辆价值近10万元的轿车。哪来的钱买车?是挪用好心人的善款吗?买车用来干嘛?网友的质疑在网

成都商报记者 顾爱刚 摄影报道 真相扑朔迷离

10万自费药花费成谜

王某:除了自费项目32000元,其他自费的7万元则主要包括:私人诊所拿的偏方中药(约16000元)、华西医院的检查费(6000多元)、省中西医结合医院的开药费(约13000元)……

当记者提出要看这7万元的票据时,王某称:“这7万多元有一些没票据,还有很多票据遗失了。”复方万年青胶囊、松花粉等药盒,恰好在前几天被母亲全扔掉了。

买车的钱真的是借的?

根据王某提供的手机号码,沈某在电话中称,是他借的钱给王某买车,并传来一张手写“欠条”的照片。至于另一位借钱的朋友,王某称,当初没有打条子,经过他与对方沟通,对方表示不愿意接受采访。

乐山市夹江县漹城镇7岁女孩小薇被查出身患胚胎性横纹肌肉瘤(恶性肿瘤),2013年底,父亲王某在网上求助募捐,先后收到13万元善款。

近日,曾捐助善款的网友李先生无意中发现,王某购买了一辆价值近10万元的轿车。哪来的钱买车?是挪用好心人的善款吗?买车用来干嘛?网友的质疑在网上引起轩然大波。真相是什么?成都商报记者对此展开了调查。

疑问1

治病到底花了多少钱?

王某:自费花了10万元

有的没票据,有的扔了

调查:自费药的药盒据称丢了

3月25日,成都商报记者在夹江广场见到了王某夫妇。王某很瘦,穿黑色衣服,脚上是一双布鞋,满脸疲惫。其妻子陈某挺着大肚子,已有好几个月身孕。在广场喷水池边的花台上一坐下,王某就开口说:“这个事我们承受了很大压力,但是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据王某介绍,女儿患病前,他们在夹江城区摆地摊卖小商品。2013年,他们在夹江城区租了个小门市,没开多久,年底女儿被查出患胚胎性横纹肌肉瘤。不得已,他们才在网上求助。

“不到万不得已,谁会低下头来求人?”陈某补充说。王某告诉成都商报记者,从2013年12月至2014年4月,他们共收到13万元善款,为小薇治病及生活费花去10万元。当记者提出,可否查看其受捐账号的流水记录时,王某表示了拒绝。他称,那个账号除了接受捐款,也有自己做生意时的资金往来等,一起公布出来怕更说不清楚。

根据成都商报记者从夹江县医保中心查询的信息得知,截至2014年底,小薇在医院共产生了13万元的医疗费。医保基金、民政救助及“大病险”共为其报销了9万多元,王某自行承担约3.2万元。

王某称,他共接收捐款13万,女儿看病除了报销的9万多元,自费的就花10万元,还剩3万元捐款。除了上述自行承担的3.2万元,其他自费的7万元主要包括:私人诊所拿的偏方中药(约16000元)、华西医院的检查费(6000多元)、省中西医结合医院的开药费(约13000元)、在成都一药店买的复方万年青胶囊15盒(2万多元)、给孩子买的营养品松花粉(约1万元)、钙奶粉、蛋白粉,以及因看病产生的交通费和孩子生活费等。

昨晚,成都商报记者根据王某提供的诊所电话号码向对方核实,但电话无人接听。

乐山市市中区肿瘤医院的主治医生徐晓娟介绍说,小薇此前在医院接受放化疗6个周期,病情是稳定的、渐好的。至于复方万年青胶囊等,医院没有这个药,不知道效果怎么样,也没有推荐他去买过这个药。

当记者向王某提出要看这7万元的票据时,王某称:“这7万多元有一些没票据,还有很多票据遗失了。”王某介绍,当初根本没想过有今天这个局面,很多票据也报销不了,所以也不可能把所有票据都收留着。复方万年青胶囊、松花粉等都是听人介绍购买的,才停用一两个月,不过药盒恰好在前几天被母亲全扔掉了。

疑问2

是否动用善款购买轿车?

王某:买车钱是向两位朋友借的

调查:是有一张借条

对于买车一事,王某解释称,他发誓并非挪用爱心善款买车,而是跟朋友借了9.5万元。其中成都一位姓沈的朋友借了他6.5万元,打了欠条的;另一位夹江三洞的朋友借给他3万元,他买了一辆起亚K2,花了8.3万元。

根据王某提供的手机号码,沈某在电话中称,五六年前在夹江瓷砖厂上班时认识了王某,两人关系很好,后来都辞职了。之前并不知道王某的女儿生病。去年到夹江才知道,想到他们生活困难,大家就聊到跑野租儿比较挣钱,就说借点钱给他买车。

3月27日下午,沈某向成都商报记者传来一张“欠条”的照片:显示王某于2014年6月15日向沈某借款6.5万元。听说网友质疑王某用善款买车,沈某感到很惊讶,称当初根本没想到会引起网友的质疑。

至于另一位借钱的朋友,王某称,当初没有打条子,经过他与对方沟通,对方表示不愿意接受采访。

疑问3

买车用来做什么?

王某:买车是为了跑“野租儿”

邻居:他跑过野的,我坐过他的车

据王某介绍,女儿生病了,但生活还是要继续,他原本以为跑“野的”可以挣钱,但并不是那么一回事。现在他在夹江一个厂里兼职当仓库保管和发货,上一天休息一天,休息的时候就跑车,都是网上联系的乘客或者朋友介绍的。

王某向成都商报记者提供了两个手机号码,称是经常坐他车的乘客。其中一位潘先生介绍说,去年在夹江客运中心站附近坐过王师傅的车,服务态度比较好,就留了他的电话。后来坐的次数多了,也听说过他女儿生病的事。另一位袁女士自称经常坐王师傅的车,一般都是包车,去乐山,也去过成都。

连续两天,成都商报记者走访了多位在夹江跑“野的”的司机,大部分人并不认识王某,但是有一位张师傅表示,听说过王某的事情,知道他确实在跑车挣钱。

家住夹江县漹城镇易漕村4组的张大姐,距离王家仅几十米远。张大姐称,去年就知道王某买了车开“野的”,但是买车的钱从何而来,她并不清楚,只是知道他确实在跑车,生意一般,偶尔有需要的时候,她也坐过王某的车。

此外,对于曾在网上晒出改装汽车大灯一事,王某做了回应:车子的大灯不是很亮,他的眼睛有散光。而他在多年前,就开始兼职帮人改装汽车大灯、倒车雷达等等,他在论坛发帖展示改装过程,也是为了招揽生意。

最新进展

接受完一个疗程化疗

孩子已回家休息

据王某介绍,被网友质疑后,尽管他做了很多解释,但是仍未平息风波。还有网友在网上查询并公布他在成都某酒店开房记录,王某解释说,那几次都是带女儿去看病拿药住的酒店,都是六七十元的小旅馆。昨日,成都商报记者查询到,该酒店最便宜的单间、标间房价确实在70元左右。

目前,小薇刚刚接受完了最新一个疗程的化疗,于3月24日出院回家休息。“哎!不知道这何时是个头?”王某叹了口气。王某拿出一个病历本,上面列出了小薇花钱的要点。

也许,现有的证据仍无法解开真相。连日来,在网络论坛上,也出现了另一种声音:应该多关注孩子,在没有确凿证据的前提下,不能随便去质疑。3月28日深夜,王某在网上回复称,他已没有精力再过问这事,如果真的待不下去了,会和爱人带着孩子离开,找个安静的地方给娃儿治病。

专家观点

夹江县医保中心:

引入第三方监督才能避免过度救助

“爱心很强大,也很脆弱!”乐山市慈善总会办公室主任张淮安认为,慈善捐款很多人都是冲着爱心参与其中的,一旦出现负面消息时,对爱心的伤害无法估量。张淮安称,只有增加救助过程的透明性,做到阳光公益、阳光慈善,才能有效避免类似的信任危机发生,也是精心呵护“爱心”的有效途径。

夹江县医保中心相关负责人周先生表示,在类似的助医行动中,应引入政府慈善机构、合法的民间公益组织等第三方机构,不宜把善款直接交到受助者手中,才能避免救助过度的事情发生。

北京惠诚(成都)律师事务所律师郭金福认为,即便是真动用部分善款,从法律层面也没有明确条款可以追究其责任。目前,个人接受民间捐款的情况还很难明确监管部门,一是受捐人应自律,二是主要依靠舆论监督。

更多猛料!请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新浪新闻]关注我们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编辑:SN117)

延伸阅读: 烛九阴 南洋姐 未来警察
      打赏
      收藏文本
      7
      0
      2015/3/30 9:18:26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男子被疑用女儿救命善款买车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