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常情况下,参军入伍都会被分配到异地他乡,相信每一个人都会在新的环境下感受到不同的风土人情,写下一段段令人难以忘怀的故事。在本次征文中,您可以分享你听到的驻地轶事,也可以分享你亲身经历的异地军旅生活。优秀的文章将会获得精美奖品哦。

 

 

活动须知

【活动时间】

2015年3月11日~3月29日

【征文规则】

1.参赛帖必须为原创帖文。

2.参赛直接将贴文发表在陆军版块即可,请在标题前后注明[原创]、[参赛]字样,示例:

[原创]在四川当兵的那几年了解了不少当地的习俗[参赛]

[原创]我的部队与驻地居民发生的故事[参赛]

[原创]在杭州呆惯了回到东北还真有点不习惯[参赛]

【征文评奖规则】

1.所有能够参与评奖的帖子点击率需要超过本次征文的平均点击率。

2.可以发多篇文章,但只取最优秀的一篇进行评奖。

3.征文结束后,所有文章将由编辑组成的评审团统一进行评定。

点击参赛发帖

活动奖励

分享到:

更多

铁血社区往期精彩活动内容

热门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说点干坏事的! 我们是步兵部队,营区外面 就是老百姓的苞米地,新兵刚下连队,练习挖单兵掩体,把老百姓的地,挖的到处都是坑,机枪掩体, 步枪掩体, 四零火掩体······ 反正是大坑小坑 密密麻麻! 等老百姓种地的时候,直接去政府告状了,政府又得协调我们旅领导,旅领导下令我们再给他们填坑········ 反正绕了好大一圈 哈哈哈

驻地周围的老百姓,对当兵的 都没啥新鲜感,我们背着枪从他们身边过来过去,人家看都不看你一眼, 反倒是城里的百姓,你要是背枪 从城里穿过,那 拿手机拍照的,一堆一堆的!

2015/3/11 18:29:57
  • 军衔:陆军下士
  • 军号:8636782
  • 工分:535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记得那是1999年底,老兵快复原了。团里接到任务:到大连金州挖国防光缆。我是98年兵(39军115师345团的)。因为是野战部队训练艰苦,所以大家只要是能够出去一趟都很开心!不管是演习、拉练还是挖光缆都很乐意.部队到了金州就开始分配驻地。我们班被分到了一个小村子,住在一个老房子里。说它老,是因为我们和老乡聊天时了解到这老宅子有8、9十年历史了,院子里还有一颗老槐树。驻地安排好后就进入了每天艰苦的劳动当中。

东北的冬天很冷,每天早上天还没亮就要开始劳动,扛着洋镐,拿着铁锹奔向“战场”!气温低到-20度,洋镐在地上刨一下,地上只有一个白点,很难挖!我们的任务是一人每天10米(1.7米深60公分宽),这怎么办?大家都想了很多办法,找工兵连拿炸药炸,团里不同意(因为工地都在老百姓的耕地上,果园里)。拿农民丢弃在地里的苞米杆子烧火,熄了以后再挖,可是收效甚微。我们连长想了个办法:把洋镐拿到铁匠铺把两头都打造成尖尖的。工具打好后,拿到工地上试验效果很好!

就这样每天的任务都能完成。打造好的洋镐大家用的很顺手!一天我们班正在工地上施工,我拿着洋镐使劲的刨。地太硬了,一个白点,两个白点······就在快被刨开的时候,我手上的洋镐没拿稳,镐尖在地上滑了一下,刨到了我的脚腕处,血流如注。班上的战友们都丢下工具将我扶起,还喊来了排长。排长背着我飞奔到附近村子的一个小诊所,那的医生正在和村民打牌,看见两个解放军进来都愣住了正准备问些什么,发现我的脚流了一路血,丢下牌赶忙帮我处理伤口止血。处理好后开好处方,拿了些消炎药给我(严迪:那时很畅销的消炎药,还有些小贵!)。我正准备拿钱,那时的津贴每个月只有45元,有些心痛。排长把我挡住,伸手拿出自己的钱包给钱。“孩子,不回复:[有奖征文]聊聊你参军时在驻地附近发生的故事


要钱,你们这么辛苦,就当我拥军吧!”医生看着我和排长穿的军装上泥泞不堪深情的说道。排长和我都坚持一定要给钱!医生和那些村民都一个劲的说不能收!僵持了半天医生还是不肯收钱。弄得我和排长很不好意思。离开小诊所的时候我和排长在门口给大家敬了一个军礼,感谢大家!

事情过了这么多年,每次低头看见脚上的伤疤时都会想起那些朴实的老百姓!


洋镐

洋镐

小诊所

小诊所

2015/3/13 13:00:46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6835440
  • 金币:45 枚
  • 工分:12324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我们部队是二炮,山沟沟里。新兵连训练三个月,白天训练兵看兵,男性动物在显摆。晚上坐着数星星,男性动物在吹牛皮。我那时想军营是不是只有雄性居住的天地。离新兵连训练三个月结束还差几天的时间,一天下午收操;全连由连长带着跑步回连队宿地。刚跑到连队宿地,一道靓丽美好风景显现眼前,穿着时髦,身材高佻,面容清秀的女人显现眼前。她站在连队宿地的大门口;静静的站在那。霎时间全连二百双多眼睛都奔发糶眼光芒。魂不守舍了。‘立……定’。连长口令喊出。哔哩哗哪。。。立行禁止!连队这次队列坏了规矩。东倒西歪,左顾右盼,精气混浊,队列整个一乌七八糟。而不是整齐划一。连长看了看前面,对着那位漂亮美女大喝道:‘滚回去。’那美女低下头,慢转身走进了连长他住的那个房屋去了。我们连长个头高,嗓门大,大眼粗鼻,眉毛粗密。训练从来严谨,务必精益求精。对我们新兵日常生活很关心,但军事训练不打马虎眼。连长转过身来,按命令让我们面向他。他大声喝道:‘你们这些熊兵,还象一支人民军队吗?一切行动听指挥。你们作为军人必须要有军人的严格纪律与条令相符的行为作风。军人是不能有七情六欲的,听口令;立定,向左转。五公里,跑步走。’队伍整齐划一,跑步前进……全连由连长带着跑完了五公里。晚上半夜又拆腾了两个紧急集合。把全连累了个忐忑不安,上上下下,很紧张。不敢有一些懈怠。后来全排一次开总结会;排长对我们这些新兵说,连长参加过对越自卫反击战,死人堆里爬出来的。所以基地首长要他来带新兵。务必要求平时多训练,战时少流血。战场上懈怠,丢命不说;还会毁掉军队荣誉。污辱国家和人民交待的神圣使命。对越自卫反击战中,越南多年战争,男人死多了,女人也被迫上战场了。我们中国士兵有和越南女兵作战中,掉以轻心,盲目懈怠丢了性命的不少。我们二炮前线即是后方,后方即是前线。要求每个战士不能放羊。二炮部队是我们国家的国之利器。退伍多年了,想想过去的青春。不难理解这支人民军队的任务与宗旨:提高警惕,保卫祖国。时刻准备,准备打仗。这支人民军队始终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荣誉。尊严。使命。我生命里也迸发出些许为国家,为民族站岗放哨的美好时光。

2015/3/12 13:52:52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8624000
  • 工分:101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听以前一朋友说的



朋友刚入伍,班长整新兵,让新兵洗八一大叉,朋友故意不涮干净,老兵下午站军姿光挠蛋。。。。。

2015/3/11 15:17:21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6851326
  • 金币:340 枚
  • 工分:29665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当年我入伍到部队,一进营区,一看就跟墓地没有什么区别,孤零零的两座营房,一座红砖的食堂。我们连队没有房子,两个排住在食堂里,就是食堂一半吃饭,一半摆放双层床,四张双层床并排在一起,上床、下床得从别人身上爬过去。两个排跟连部住在一起,占用了半排营房,四排住在大会议室里,三排住连部办公室。一切都要白手起家,我们自己挖操场,建营房,跟遍地的白骨做了两年多的邻居。

风土人情倒没有什么感受,因为我父亲转业到边远山区革委会,我读书后随父母一起到山区,当兵时从父母工作地入伍,回到老家门口当兵。骑自行车10分钟回到家,走路也只要半小时左右。从小生长大的地方,熟悉周边的大街小巷,也习惯本地的饮食。

入伍后就是饿,强烈的饥饿感,周未请了假回家,老人炖了一盆番鸭,一个人可以吃完。我母亲习惯我回家时做一大盘红烧肉,我一人吃完。这个习惯一直保持到我当干部十几年后。

当年的老营房位于市郊,是明清时期的公墓,现在己是高档住宅区,一平方两万多的住宅区,本地人知道是老公墓基本不在那买房子,阴气太重。

第二年兵时,部队一公里外的半山腰有几幢归国华侨建的小楼,在当年算是极高档的别墅。有一幢别墅发生了抢劫案,里面的人被抢匪持五六冲抢了45万元(大概是这个数)。当时两三万元就可以买一套市区的商品房,两、三万元就能建一幢带院子的小楼。案件发生后影响很大,能有56冲的单位不多,包括我们部队在内,所有周边部队干部战士都接受了地方公安部门的询问调查,采血样指纹。案子后来没有破。

几年后,我己是一名干部,通报了一起大案。驻守的某摩步师一名司务长持56冲抢劫,案件大约是九十年代中期发生的事,案犯所在的团离我当兵的连队并不太远,六、七公里距离,兄弟部队,对我们这些军人冲击很大,影响很坏。

2015/3/11 17:27:42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校
  • 军号:1347136
  • 金币:473 枚
  • 工分:86482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在新兵连的时候不能外出 营区里倒是有个小卖部 某领导的家属开的 东西要比外面贵的多 因为新兵禁止抽烟 小卖部还不给我们新兵卖烟 没办法 只能想别的招 我们班有个湖北新兵 年纪不大 还是个富二代 烟瘾却不小 用他的话来说 没烟抽就等于要他命


有次我们班是在营区后围墙拔草 班排长都去连部开会去了 就我们独自在那拔 这家伙就爬墙头上去了 看见有几个初中学生放学回家 就把钱扔给他们 让他们给他带几条烟回来 他要40多块的那种苏烟 学生去买发现那个小店里最好的就是20多的芙蓉王 这家伙一次就买了5条 这么多烟实在没办法拿回去肯定会被班长发现 拆了两条 给班里兄弟不管抽不抽烟 一人给了两包 名曰封口费 剩下3条烟藏到墙边的排水渠里 想着晚上上厕所的时候再偷偷带回来


结果晚饭时天一下阴了 顿时就感觉不妙 结果晚饭后又是看新闻联播 军事报导 这会已经下起了大雨

这会我就看见这家伙已经开始坐立不安了 等到一切结束他去取东西的时候 排水渠里水已经满了 那三条烟早就不知道冲哪去了。哈哈哈

那时我们部队不允许战士用手机 但是有时候还是能玩 不过要偷偷的玩 禁令也是一时松一时紧 松的时候干部看见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紧的时候就把你手机收了 说是退伍后在还你 等你退伍的时候能还回来就见鬼了

有时候遇上点验违禁品了 有时是连队自己查 全体战士操场集合 干部就在宿舍排房里查 但是自己连队点验 多少会给你留点面子 可怕的是遇上连队互查 两个连队互相查 那才真是一片狼藉 宿舍里就跟被打劫了一样 好多东西就不翼而飞了

所以平时各人有各人的高招 炊事班的会把手机 MP3 PSP什么的藏到米缸里 别的战士各显神通 有的饮水机 空调后面 排气口里 抽屉的夹层里 反正到处都是 但是点验的人鼻子比狗都灵 总能给你找出了

我那会有一个当年最新款的诺基亚N97 实在怕被收走 我的东西从未被发现过 他们问我藏哪了 我就是不告诉他们 当时我已经是连队文书 等到快退伍了 我才透露秘密给下一任文书


因为我是文书 经常要出入连长和指导员的办公室 办公室的卫生也是我负责 我的手机就藏在连长办公室书柜的那一排排毛选啊 邓论啊党史党章的那些砖头书后面 反正连长从来也不看 点验的人也不会差到哪去 退伍回乡的火车上我告诉我那些战友 战友纷纷说我简直太狡猾了

2015/3/12 19:39:08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我真不知怎么写了,我在西藏边防哨所,白天兵看兵,晚上兵看星!哎

2015/3/13 10:31:36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818737
  • 金币:306 枚
  • 工分:24302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我说说在部队调皮的事吧,我以前所在的部队在广东潮州,潮柑是一种广东非常出名的果种,清甜爽口,而我部队附近的山上有一块已经丢荒的果林(列入军事用地被征用,已按国家标准严格执行赔偿,为免被那些别有用心的人利用,这得要说明一下),但还有大量老柑树活着,而当时我们部队用水非常紧张(部队没有自来水,只有储水塔),所以我们一般洗澡都到山涧洗,而这片果林就在附近,所以我们也免不了嘴馋去“偷摘”几个果子吃,记得有一次(夏天)中午休,天气太热,又渴得要死,我和两个平时就嘴馋的战友议定去果林摘几个果解渴,当去到果林的时候看到老果树上挂满了黄橙橙的潮柑,口水都流下来了,马上分工行动,选最大最熟的摘,接下来马上吃,那个爽甜解渴啊,正当得意忘形的时候,其中一个战友不知小了那根筋说,完了,有人开枪(那边野猪非常多,附近农民经常拿猎枪打野猪的),听到这个,我们做了“坏事”当然立马就向部队飞奔回去(我们不是怕枪声,而是怕为了吃几个果子无辜的死在打野猪的枪下),那个速度比400米障碍还要快,因为果林在山腰中间,每一块果林上下都有落差,当就快跑出果林的时候,我一个飞跃跳出去,突然被后面一股强大的力量扯停,感觉就像被一个壮汉揪住拧在半空,这时脑袋一片空白,心想这下肯定要挨处分了,而另外两个战友更搞笑,因为慌不择路,两人同抢一条小道撞在一起,估计撞得不轻,两人猛叫哎哟,而我马上向他们呼叫“救人”,他们抹着头看了下我,说TMD的救个P啊,你后面哪有人,我猛拧头一看,后面真的没有人,而是我在跳下来的一刹那被一树枝勾到衣服硬生生的挂到树上,这时我们三个你眼望我眼,其中一个战友骂骂咧咧的问:“TMD,刚才谁说枪响的?”我说不是我啊,我看到你们跑我才跑的,谁知道发生什么事,后来证实是距部队很远的一个瓷泥(潮州白瓷很出名的)厂爆石的声音,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三个战友每当谈起这个事情都会大声笑出来,转眼这么多年了,部队生活还是忘怀不了!

2015/3/12 11:32:00
  • 军衔:中国陆军中将
  • 军号:1725894
  • 金币:76 枚
  • 工分:1652441 / 排名:129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部队驻地村庄发生的灵异事件!

链接:http://bbs.tiexue.net/p_8670228_1.html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期的冬天来得格外的早,呼啸的北风吹在脸上如针扎一般。这天早上天空中洋洋洒洒地飘起了雪花,渐渐的变成鹅毛般的大雪,一会的功夫山峦大地犹如披上了洁白的地毯。世界好像变成了一个洁白无瑕的世界。使人置身于一片银白色的世界。

驻地的哨兵望着山下一快速移动的小黑点立即警惕起来,握紧了手中的钢枪。一会的功夫黑点就快到半山腰,原来是山脚下村庄的村民。村民看起来和哨兵很熟悉,打过招呼后附在哨兵耳旁悄悄耳语起来,神情看起来很紧张。而后村民直奔连部而去。

哨兵望着串串的脚印似乎想着什么,不由得打了个冷颤。裹紧了身上的大衣。。。。

村民在连部没一会功夫就和连长出来了,招呼通讯员叫来连里的几个老兵直奔山下村庄。

发生了什么事情?路上连长和村民简单介绍了一下情况。前几天因为天气变冷,村民家里生起了火炉,不知什么原因每天早上七点钟火炉自己就唱起了歌。刚开始还没有当回事,后来越想越害怕,不会是阶级敌人搞破坏吧?还是文化大革命的冤魂来喊冤?于是来到部队求助。

来到村民家火炉已经熄灭了,几个人反复敲打观察无任何异常,于是生起了火,烧上水,几个人围着火炉聊起天来。转眼天已经黑了,连长命令留下四个老兵值班,等第二天早上看看有什么情况。其中一个就有舅子哥。几个人和衣而睡。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第二天天不亮四个人赶紧起床,洗漱完毕围着火炉观察起来。果然,七点整。。。七点整。。。火炉自己唱起了歌曲东方红。。。。


东方红

太阳升

中国出了个毛泽东

他为人民谋幸福

呼儿嗨哟

他是人民大救星

他为人民谋幸福

呼儿嗨哟

他是人民大救星

毛主席

爱人民

他是我们的带路人

为了建设新中国

呼儿嗨哟

领导我们向前进

为了建设新中国

呼儿嗨哟

领导我们向前进

共产党

象太阳

照到那里那里亮

那里有了共产党

呼儿嗨哟

那里人民得解放

那里有了共产党

呼儿嗨哟

那里人民得解放

东方红

太阳升

中国出了个毛泽东

他为人民谋幸福

呼儿嗨哟

他是人民大救星

他为人民谋幸福

呼儿嗨哟

他是人民大救星

大救星

几个老兵一下子紧张起来。(当时舅子哥给我讲这个故事的时候我还插问了一句,真的假的)。舅子哥说着的,当时头发都仿佛立了起来,大冷的天头上的汗都流了下来。几个人赶紧叫村民喊来了连长。几个人无法解决此事,又通知了当地派出所。

又是不眠的一夜。

派出所几个干警和老兵七点整都围坐在火炉旁。果然,七点整。。。七点整。。。不可思议的事情又发生了,火炉自己又唱起了歌曲东方红。。。。

赶紧通知县公安局,来人还是无法解决。通知市公安局后,来了几个看起来年纪稍大带着设备的老干警。晚上布置好设备等待第二天的到来。

七点整大家都围在火炉旁。火炉自己又唱起了歌曲东方红。。。。市公安局的几个干警忙活了起来。带来的设备却没有什么用处。这时其中一个年纪大的老干警,让大家别出声,仔细听了听,又走出房屋在外边转了一圈,回来后让大家撤了火,仔细看了看,掏出烟点上。。。。。慢悠悠的说:“解决了,完事,收拾一下回”。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大家赶紧央求老干警给讲讲咋回事。老干警笑嘻嘻的说,没啥事,火炉不会自己唱歌。起身把大家带到了屋外,指着烟囱,又指指很远处的一大喇叭说道:“火炉唱歌其实是对面大喇叭传过来的,大喇叭虽然距离此处很远,到这声音很小。但是通过空气传播,又直对着烟囱又通过烟囱放大等等一些大家也听不太懂的原理。。再加上大家比较紧张,专注也室内,室外的声音也就没有注意到,火炉就好像自己唱歌了。”

听这老干警这一解释,大家都感叹起来,这姜还是老的辣啊!

2015/3/13 12:43:25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说点灵异的 我当兵时是武警 看押看守 那年是市看守所搬家 事呢 是这样的 搬完家有一段时间了 那天晚上 我是10到12的岗 11点多了 我在岗上正犯迷糊呢 就听见边上岗道上高跟鞋响 我激灵一下子醒了 这他妈大半夜的那来的人呢 我看了一眼岗道 没人 墙里墙外道上没人 没看见人 就听见高跟鞋响 由远到近响了将近一分钟 然后就没音了 我找半天也没见人 值班班长在监控里看我乱晃 用对讲提醒我不要乱动 我就跟他说了 我说我刚才听见有高跟鞋响 在岗道上 值班班长是我新兵班长 知道我不爱开玩笑 所以他特意调了一下监控 可什么也没看到 然后告诉我 别瞎想 好好站岗 马上交班了 下岗赶紧回去睡觉 过了很长时间 我跟我班长闲聊的时候 又说起这事 我说我当时虽然犯迷糊呢 但是听到高跟鞋响 立马就清醒了 我在找生音的来源时 高跟鞋还在响 我班长告诉我 院里虽然有女狱警 但大半夜的监舍楼里都上了锁 有人出来他能看见(看守所没多大要是有人的话我马上就能看见) 再有看守所是新盖的 地面还没打呢 监墙里外都是土地 就算有人也踩不出响来 想要踩出响来 就只有岗道了 我们看守所是对角哨

然后我们营房二楼有一座铁桥直接搭在监墙上 上哨时 在二楼直接上岗道先换一号哨 折返 再换二号哨 另一边的岗道是从来不用的 想去的话 先去值班室拿钥匙 要经过任意一个岗哨 过一个哨兵 开两道门才行 所以 我班长跟我说 不没事么 过去就过去了 别想了 从那以后 这件事我一直没提过 蛋我就一直想不明白 那天晚上 到底是谁走在岗道上

2015/3/12 11:05:22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4144310
  • 工分:891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我在报务二连当兵,六连是女兵连。我们连队的老兵和六连的老女兵关系不错,星期天有的女兵会来二连玩。(关系都很正常不是那种乱的关系)。有一次来了二个女兵来到我们的宿舍找老乡,落座后聊天,女孩子一般不放屁,那天也不知咋了,一个女兵要放屁,可能是不好意思,忍着不放,没忍住,放了个拐弯屁,还挺长的那种,在场所有的都忍着不笑,这时有个老兵故意跑到那女的后面,低下头找,嘴里还说,咦!刚才这下面什么东西叫呀!所有的人再也忍不住了,哄堂大笑,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见过那女兵来玩过了。

2015/3/13 11:30:45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说个我新兵时候的事,在南方某城市当兵!

呵呵 在新兵连 都是17.8的大小伙子 吃点玩应一运动就都消化了,后半夜总饿!有次和两个老铁就偷摸藏了三桶方便面!后半夜起来泡着就吃了!吃完了以后怎么办呢!地消灭证据啊就把桶就扔楼上三排了!这早上出操,这就开练!不说出来谁吃的!全连开练!

结果没法子,坦白吧!这 俺们3个下午加练个五公里!慢两步三排长就一大飞脚!

一想想那时候满满的都是快乐的眼泪!!!回复:[有奖征文]聊聊你参军时在驻地附近发生的故事

2015/3/12 16:58:04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3463593
  • 金币:173 枚
  • 工分:21929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就说说我在部队时的几件糗事,82年的兵,当兵时有次搞爆破训练,完后连长叫我班负责处理剩下的炸药,为了安全训练炸药出库后要用完不能再回库,用不完要就地处理。班里就安排班付和我留下处理,等连队全走后我与班付一商定就拿这些剩下的炸药到山后的鱼塘来炸鱼。因为这鱼塘离村很远,所以我们一直以为这是口废弃的鱼塘,绑几块一起把炸药包丢进鱼塘刚炸响就看见二个在附近劳作的村民手拿扁担大骂着跑来,我与班付一看这阵势不对劲马上提起枪就往连队跑,因为班付丢炸药时把他的枪交给了我,当时背着我的那支56半手里还提着班付的56冲很狼狈地跑回了连队。后来被村民告到部队,说是他们刚承包的鱼塘刚放的鱼苗,要部队赔偿损失。结果我们被关了几天禁闭。平时我们部队与附近村民关系也不错,当年紧抓军民关系农忙期限间部队经常去支农,过后一些村民有时也会拿这破事来取笑我。

第二件还是与鱼有关,第二年我已是班付,班长去学习了我带班轮值进山里,山里菅地旁边不远有个农场和一村庄与我们菅地刚好形成边三角,在中间地带有口不大的鱼塘,在山里有很多野山鸡,野鸭的山珍野禽,有个广西兵很会装各种机关抓捕这些野禽,在那个部队伙食差的年代能进次山吃上野味可是我们那年代的兵最大的口福,所以当年野鸡鸭兔吃了不少。有次连下二天大雨,第二天晚深夜二点多雨停后那位广西兵就起来叫醒我,问我想不想吃鱼,想吃现在就去抓,我说行呀哪有鱼呢?他说你别问跟我来就可以了,于是我叫上另位战友三人提两只水桶一起就出去,来到距菅房一里外的鱼塘边一看,鱼塘的水己满得向外流,这广西兵很在行,他走到水塘边水溢出的的低圭处用手摸索着就把一竹笼拉起来,我用手电一照看竹笼里有很多鱼,倒进桶里有半桶多,把鱼倒进桶后他又按原样装回原处,上来又细心地处理脚印,就这样连摸了五只竹笼就装满了两大桶,这些竹笼估计是附近村民或农场职工放的,三人就这样扛着二满桶的鱼摸回了菅房。回菅房后我己困得不行了留下他们处理这些鱼我自己去睡了,结果这两桶鱼我全班六人连吃五天吃到看见鱼就反胃。

2015/3/15 1:36:00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7613859
  • 工分:975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我说个我们部队的故事,当时我在山西永济当兵,是武警,在伍姓湖农场。那里旁边因为是个湖,所以周边的芦苇丛很高,一到夏天蚊子特别多,一团一团的在空中飞。记得我刚刚下中队第一年的时候,有个班长是个操练狂,有一次我们晚上跑五公里,这个班长因为我们中个别人成绩不是很好,就让我们所有新兵在草丛里面站军姿。大家可以想象一下,夏天就穿一个背心,在满是饥饿蚊子的草丛中是什么感觉,当时我觉得全身都是蚊子在吸我的血啊。大约站了半个小时,我们队长来了,看到这个情形把这个班长骂了一通,让我们解散。

在我们新兵中有一个关系很硬的,他的大伯好像是山西武警总队的总队长,这个新兵把这个事情跟他大伯讲了,当时就已经有不能打骂体罚新兵的规定,然后从武警总队来了一个工作组,专门来调查这个事情,最后这个班长被调走了,因为当时这个班长是第五年,好像说的是不能再继续留士官了。然后我们队长受了个警告,所有体罚过新兵的班长都受了点教训。

我就在这个这个班长的班里边,二排四班,其实现在回想起来,当时我们新兵可能有点脆弱了,但当时真的被操练的受不了了。

现在回想起来,我真想再回到那一年,回到那个满是蚊子的草丛边,跟那个有关系的新兵说一句;”我们能挺住“。。。。。。。。。

2015/3/13 16:41:25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聊军队驻地的比赛不太好,很容易从描述的环境特征里分析出军队的地理位置,还结合吐露的部队番号,算军事情报吧

2015/3/13 19:47:32
  • 军衔:中国陆军中将
  • 军号:1725894
  • 金币:76 枚
  • 工分:1652441 / 排名:129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村民耕牛走丢,请部队开雷达寻找!

链接:[url=http://bbs.tiexue.net/post_8668052_1.html]http://bbs.tiexue.net/post_8668052_1.html[/url]

今年过年和媳妇回娘家,吃过晚饭后开始和舅子哥、三挑担拼酒,一会功夫三个人喝完三瓶酒。喝的都有点迷糊了,准备和三挑担回家,舅子哥喝的正兴起,死活不让走,还要喝。说白酒喝不动了换啤酒再给我们讲几个部队上发生的好笑事情。没办法只好陪他再聊一会。

简介:舅子哥是八十年代参军的,在陕西武功。当的是雷达兵。

当时他们在陕西武功当兵,雷达在某地一山上,半山腰是驻地,山脚下是一村庄。因为离集镇较远,平时他们购买一些日用品及烟酒都会在村庄小卖部去,时间久了和村子上的老乡都比较熟。老乡们都知道雷达是看飞机的,有时候也会问一些关于雷达的事情。他们也会在不违反保密条例的情况下讲一些,难免会添油加醋。比如说雷达不但会看到几百公里外的飞机、云彩、小鸟。还会看到几百公里之外的城市、人,等等。

这就为此故事埋下了伏笔。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片来自网络)

某天,村子里的一头耕牛走丢了,村民找了好久都没有找到。在八十年代耕牛对于村民来说就是宝贝,丢了那可是天大的事情。于是村民提议让山上的部队雷达给找一下。

老支书带着一干村民来到了山上,当时正好舅子哥在值班。听说此事连忙解释雷达是找不到耕牛的,村民那里会相信。非让他们给找一下。舅子哥很为难。因为他们的雷达平时是不开机的,属待命开机。私自开机是违反纪律的。但平时和老乡关系很好,不想为此事影响部队和地方群众关系。于是赶忙通知驻地领导。

驻地领导听闻连忙赶了上来,解释了半天村民就是不信。没办法只好下令开机帮忙找一下。(只是糊弄一下,也算是善意的谎言吧!)。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片来自网络)

于是开启雷达,看到雷达天线慢慢转了起来,村民满怀期待。操作几分钟后告诉村民周围几百公里都看了,没有看到耕牛。可能是跑到那个犄角旮旯雷达是看不到的地方了。让村民再找找。看到村民失望的慢慢散去,大家心里都不好受,驻地领导也狠狠的批评了他们:“嘴上有个把门的,别一天胡咧咧”。

第二天酒醒求证过舅子哥,此事为真实发生过得一件事情!

下期给大家再讲一个故事:

部队驻地村庄发生的灵异事件!

2015/3/12 12:21:50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说说第一次打杷的事~我新兵要下连的时候要打杷考核,当过兵的应该都知道,前十发体验射,后十发是考核成绩,一个弹夹只装十发子弹,体验射时太紧张,第一次打真枪嘿嘿,只上杷三发,我们新兵班长对我说“鸡巴上挂镰刀”,当时三发算及格心里那叫一个紧张啊,在老家我弹弓打的老准了,打枪就不行了呢?然后换弹夹考核射,打完没一会班长说:我考,你十发子弹打岀十一个孔,边上战友杷上是光头。我乐了,哈哈,当过兵的战友应该经常看到这样的事吧?

2015/3/12 12:35:44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操场扩建边上是果园 给了补偿款后果子还没熟 政委不让动工又等了个把月全团吃橘子

2015/3/12 20:01:29
  • 头像
  • 军衔:陆军大校
  • 军号:3873548
  • 金币:3 枚
  • 工分:295379 / 排名:3648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风俗记得还在法卡山时,有一天副连长叫我下阵地去连部拿信和报纸。连部当时在山下离阵地有五公里左右的一个村庄。那天差点被玩死了,呵呵。到连部后,发现连部所有的人好像消失了,原来房东的女儿结婚。没有看见我们部队的人,我就想离开,我走到门口,房东和几个人把我拉住硬是把我按在酒席桌边,我忙说有任务没有时间吃饭。推来推去,房东看我实在不想留下吃饭,就把他们的风俗习惯说给我听,结婚是喜事来者都是客,不吃饭可以,但是必须接受敬酒。为了快点离开我只好接受了,接受房东和新娘的敬酒后,我转身就要离开,房东和几个年轻人拉住我往里屋推,里面四桌,每人敬一汤匙的酒,不这样就是看不起他们,我敬他们一汤匙,他们回我一汤匙,里面四桌加外面的三桌,敬完以后那天我几乎是爬着回阵地。我回来说副连房东女儿结婚不告诉我,玩死我了,副连说我是猪,连部的人都有任务出去了,你还进去?现在想起来感觉还是好玩。

2015/3/13 2:00:39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说一个淘气的事,刚当兵第一年,总是吃不饱,常年没有肉。部队有菜园子,旁边都有很高的栅栏,防止当地老乡家的猪进来拱地,于是几个战友加上班长就动起了歪心眼,一天把栅栏打开了一个缺口,把外面遛食的猪放了进来没然后哥几个照着猪后脑就是一顿大铁锹,几下就把猪拍死了,后来又买通了炊事班的班长,两个班悄悄地吃起了猪肉,感觉国宴也不过如此,至今谈起来大家还在哈哈大笑。

2015/3/13 9:46:12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当年在西北某个山谷上飞初教六,远远的看到一老汉在放羊,于是就降低高度在山谷下面河床上飞,等快到老汉那里一个拉升,惊的山羊四散奔走,老汉也吓得不轻,现在觉得蛮对不住老人家,满满的回忆

2016/10/12 13:02:30
左箭头-小图标

3333333333333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5/3/25 12:10:34
左箭头-小图标

用炮队镜偷看驻地村口河边小媳妇,小姑娘洗衣服,并暗地里打分,两个村庄因为用水纠纷打群架,并暗地起哄算不算?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5/3/24 10:02:11
左箭头-小图标

我靠!想吓死人啊。。。

2015/3/22 21:52:29
左箭头-小图标

不方便说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5/3/21 16:01:01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QinMax
听以前一朋友说的



朋友刚入伍,班长整新兵,让新兵洗八一大叉,朋友故意不涮干净,老兵下午站军姿光挠蛋。。。。。

这个应该把有脚气的袜子放一块洗!还不能洗干净喽!

2015/3/20 19:57:15
  • 军衔:陆军上士
  • 军号:8651273
  • 工分:3300
左箭头-小图标

我新兵就带了三次军训一次大学生一次高中生,一次初中生。带大学生的时候队列里有一百人,比我年纪小的只有6个,但是感觉他们心理上还没我成熟。带高中生的时候感觉就是他们幼稚的很,初中生最好玩,天天拿着他们吹牛有的还没我逗哭了,现在想想真有味

2015/3/20 17:28:41
左箭头-小图标

36楼 81173
记得那是1999年底,老兵快复原了。团里接到任务:到大连金州挖国防光缆。我是98年兵(39军115师345团的)。因为是野战部队训练艰苦,所以大家只要是能够出去一趟都很开心!不管是演习、拉练还是挖光缆都很乐意.部队到了金州就开始分配驻地。我们班被分到了一个小村子,住在一个老房子里。说它老,是因为我们和老乡聊天时了解到这老宅子有8、9十年历史了,院子里还有一颗老槐树。驻地安排好后就进入了每天艰苦的劳动当中。

东北的冬天很冷,每天早上天还没亮就要开始劳动,扛着洋镐,拿着铁锹奔向“战场”!气温低到-20度,洋镐在地上刨一下,地上只有一个白点,很难挖!我们的任务是一人每天10米(1.7米深60公分宽),这怎么办?大家都想了很多办法,找工兵连拿炸药炸,团里不同意(因为工地都在老百姓的耕地上,果园里)。拿农民丢弃在地里的苞米杆子烧火,熄了以后再挖,可是收效甚微。我们连长想了个办法:把洋镐拿到铁匠铺把两头都打造成尖尖的。工具打好后,拿到工地上试验效果很好!

就这样每天的任务都能完成。打造好的洋镐大家用的很顺手!一天我们班正在工地上施工,我拿着洋镐使劲的刨。地太硬了,一个白点,两个白点······就在快被刨开的时候,我手上的洋镐没拿稳,镐尖在地上滑了一下,刨到了我的脚腕处,血流如注。班上的战友们都丢下工具将我扶起,还喊来了排长。排长背着我飞奔到附近村子的一个小诊所,那的医生正在和村民打牌,看见两个解放军进来都愣住了正准备问些什么,发现我的脚流了一路血,丢下牌赶忙帮我处理伤口止血。处理好后开好处方,拿了些消炎药给我(严迪:那时很畅销的消炎药,还有些小贵!)。我正准备拿钱,那时的津贴每个月只有45元,有些心痛。排长把我挡住,伸手拿出自己的钱包给钱。“孩子,不回复:[有奖征文]聊聊你参军时在驻地附近发生的故事


要钱,你们这么辛苦,就当我拥军吧!”医生看着我和排长穿的军装上泥泞不堪深情的说道。排长和我都坚持一定要给钱!医生和那些村民都一个劲的说不能收!僵持了半天医生还是不肯收钱。弄得我和排长很不好意思。离开小诊所的时候我和排长在门口给大家敬了一个军礼,感谢大家!

事情过了这么多年,每次低头看见脚上的伤疤时都会想起那些朴实的老百姓!


洋镐

洋镐

小诊所

小诊所

你好,我是大连金州人,感谢你为国防做的贡献。

2015/3/18 23:14:33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8607539
  • 工分:360
左箭头-小图标

36楼 81173
记得那是1999年底,老兵快复原了。团里接到任务:到大连金州挖国防光缆。我是98年兵(39军115师345团的)。因为是野战部队训练艰苦,所以大家只要是能够出去一趟都很开心!不管是演习、拉练还是挖光缆都很乐意.部队到了金州就开始分配驻地。我们班被分到了一个小村子,住在一个老房子里。说它老,是因为我们和老乡聊天时了解到这老宅子有8、9十年历史了,院子里还有一颗老槐树。驻地安排好后就进入了每天艰苦的劳动当中。

东北的冬天很冷,每天早上天还没亮就要开始劳动,扛着洋镐,拿着铁锹奔向“战场”!气温低到-20度,洋镐在地上刨一下,地上只有一个白点,很难挖!我们的任务是一人每天10米(1.7米深60公分宽),这怎么办?大家都想了很多办法,找工兵连拿炸药炸,团里不同意(因为工地都在老百姓的耕地上,果园里)。拿农民丢弃在地里的苞米杆子烧火,熄了以后再挖,可是收效甚微。我们连长想了个办法:把洋镐拿到铁匠铺把两头都打造成尖尖的。工具打好后,拿到工地上试验效果很好!

就这样每天的任务都能完成。打造好的洋镐大家用的很顺手!一天我们班正在工地上施工,我拿着洋镐使劲的刨。地太硬了,一个白点,两个白点······就在快被刨开的时候,我手上的洋镐没拿稳,镐尖在地上滑了一下,刨到了我的脚腕处,血流如注。班上的战友们都丢下工具将我扶起,还喊来了排长。排长背着我飞奔到附近村子的一个小诊所,那的医生正在和村民打牌,看见两个解放军进来都愣住了正准备问些什么,发现我的脚流了一路血,丢下牌赶忙帮我处理伤口止血。处理好后开好处方,拿了些消炎药给我(严迪:那时很畅销的消炎药,还有些小贵!)。我正准备拿钱,那时的津贴每个月只有45元,有些心痛。排长把我挡住,伸手拿出自己的钱包给钱。“孩子,不回复:[有奖征文]聊聊你参军时在驻地附近发生的故事


要钱,你们这么辛苦,就当我拥军吧!”医生看着我和排长穿的军装上泥泞不堪深情的说道。排长和我都坚持一定要给钱!医生和那些村民都一个劲的说不能收!僵持了半天医生还是不肯收钱。弄得我和排长很不好意思。离开小诊所的时候我和排长在门口给大家敬了一个军礼,感谢大家!

事情过了这么多年,每次低头看见脚上的伤疤时都会想起那些朴实的老百姓!


洋镐

洋镐

小诊所

小诊所

别个不敢收。。。

2015/3/18 17:29:43
左箭头-小图标

没当过兵,看看得了

2015/3/18 16:04:15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1503652
  • 工分:23665
左箭头-小图标

不该问的别问

2015/3/17 13:59:06
左箭头-小图标

一次过八一,值班班长说等地方领导来慰问,说同志们辛苦了,我们要一起回答为人民服务,可是当七八个领导都讲过话了,最后有一个女干部又回过头说了一句:同志们辛苦了!可是我们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只有那个值班班长,一个人大喊一声:为人民服务!这时我们所有人都回头看着他,包括那些已经走了好远的地方干部们,当时没有风,可是他一样很凌乱!

2015/3/17 12:43:29
左箭头-小图标

取笑人家,不好

2015/3/16 19:46:09
左箭头-小图标

42楼 能源中心
聊军队驻地的比赛不太好,很容易从描述的环境特征里分析出军队的地理位置,还结合吐露的部队番号,算军事情报吧

我也这么觉得 有人存心不良啊

2015/3/16 9:02:25
  • 军衔:空军大校
  • 军号:5799091
  • 工分:444257 / 排名:1834
左箭头-小图标
2015/3/15 19:12:35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3463593
  • 金币:173 枚
  • 工分:21929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就说说我在部队时的几件糗事,82年的兵,当兵时有次搞爆破训练,完后连长叫我班负责处理剩下的炸药,为了安全训练炸药出库后要用完不能再回库,用不完要就地处理。班里就安排班付和我留下处理,等连队全走后我与班付一商定就拿这些剩下的炸药到山后的鱼塘来炸鱼。因为这鱼塘离村很远,所以我们一直以为这是口废弃的鱼塘,绑几块一起把炸药包丢进鱼塘刚炸响就看见二个在附近劳作的村民手拿扁担大骂着跑来,我与班付一看这阵势不对劲马上提起枪就往连队跑,因为班付丢炸药时把他的枪交给了我,当时背着我的那支56半手里还提着班付的56冲很狼狈地跑回了连队。后来被村民告到部队,说是他们刚承包的鱼塘刚放的鱼苗,要部队赔偿损失。结果我们被关了几天禁闭。平时我们部队与附近村民关系也不错,当年紧抓军民关系农忙期限间部队经常去支农,过后一些村民有时也会拿这破事来取笑我。

第二件还是与鱼有关,第二年我已是班付,班长去学习了我带班轮值进山里,山里菅地旁边不远有个农场和一村庄与我们菅地刚好形成边三角,在中间地带有口不大的鱼塘,在山里有很多野山鸡,野鸭的山珍野禽,有个广西兵很会装各种机关抓捕这些野禽,在那个部队伙食差的年代能进次山吃上野味可是我们那年代的兵最大的口福,所以当年野鸡鸭兔吃了不少。有次连下二天大雨,第二天晚深夜二点多雨停后那位广西兵就起来叫醒我,问我想不想吃鱼,想吃现在就去抓,我说行呀哪有鱼呢?他说你别问跟我来就可以了,于是我叫上另位战友三人提两只水桶一起就出去,来到距菅房一里外的鱼塘边一看,鱼塘的水己满得向外流,这广西兵很在行,他走到水塘边水溢出的的低圭处用手摸索着就把一竹笼拉起来,我用手电一照看竹笼里有很多鱼,倒进桶里有半桶多,把鱼倒进桶后他又按原样装回原处,上来又细心地处理脚印,就这样连摸了五只竹笼就装满了两大桶,这些竹笼估计是附近村民或农场职工放的,三人就这样扛着二满桶的鱼摸回了菅房。回菅房后我己困得不行了留下他们处理这些鱼我自己去睡了,结果这两桶鱼我全班六人连吃五天吃到看见鱼就反胃。

2015/3/15 1:36:00
左箭头-小图标

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南澎岛,我爷爷驻军岛上。以天为被,以地为床。一个班的大老爷们轮流站岗放哨。风吹日晒任逍遥,幸亏是夏天,冻不死。岛上鸟拉屎,远处海豚跃。见过弯弯的船,王师只敢远远看。

2015/3/14 13:29:51
  • 头像
  • 军衔:海军少校
  • 军号:100342
  • 金币:298 枚
  • 工分:40026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2005年,我在南京某军医医院实习,由于裁军,医院内人心惶惶。套用一位普外科医师的话:不知猴年马月要被改成仓库了。各位听者内心苦涩无比。本人也是惶然,对未来充满迷茫,仿佛内心的信念一夜之间坍塌了。这件事发生在我在妇外科,妇科与产科都在一楼。南边是妇科,北边是产科,中间是护士站。产科有自己的手术室,是用来人工引产的由于人心不定,产科等于关闭状态,医生护士们都在为自己的前途担忧。那是梅雨中的一天,我去值夜班,病人极少,走廊昏暗,小护士穷极无聊的翻着三基。我突然一阵尿急,由于刚到妇产科,我以为卫生间和其他科室一样都在最西边,后来我才知道大错特错。我向西边走去时,虽然灯光昏暗有点恐怖。但是学医的还真不在乎,想当年为了临阵磨枪夜晚孤身一人在系解室与标本待一晚也没觉得什么。可是那晚就觉得那里不对劲,走到卫生间门口才想起小护士说过的话,未裁军时业务繁忙,产科的引产人流极多,这个卫生间就是用来存放那些血肉模糊的肉块的。可就在那时,我听到了婴儿的啼哭声,我立时就觉得浑身汗毛倒立,头皮发麻,因为我知道产科早已歇业一周,产科里根本就没有产妇新生儿,况且这个卫生间也不是用来方便的。我差点没被吓尿了,连忙拔腿就跑,没也没和小护士打招呼就一直跑上山把灯开了一夜也没敢合眼。第二天我就提申请离开妇产科,再也没去过。这件事儿我只和产科的几个男人婆交流过,她们的口径出乎意料的一致:你幻听了。到我自己心中有数,我绝对没听错。

2015/3/13 20:38:52
左箭头-小图标

聊军队驻地的比赛不太好,很容易从描述的环境特征里分析出军队的地理位置,还结合吐露的部队番号,算军事情报吧

2015/3/13 19:47:32
  • 军衔:陆军少尉
  • 军号:3306946
  • 工分:17561
左箭头-小图标

向守卫在国防第一线的人致敬

2015/3/13 19:05:20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7613859
  • 工分:975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我说个我们部队的故事,当时我在山西永济当兵,是武警,在伍姓湖农场。那里旁边因为是个湖,所以周边的芦苇丛很高,一到夏天蚊子特别多,一团一团的在空中飞。记得我刚刚下中队第一年的时候,有个班长是个操练狂,有一次我们晚上跑五公里,这个班长因为我们中个别人成绩不是很好,就让我们所有新兵在草丛里面站军姿。大家可以想象一下,夏天就穿一个背心,在满是饥饿蚊子的草丛中是什么感觉,当时我觉得全身都是蚊子在吸我的血啊。大约站了半个小时,我们队长来了,看到这个情形把这个班长骂了一通,让我们解散。

在我们新兵中有一个关系很硬的,他的大伯好像是山西武警总队的总队长,这个新兵把这个事情跟他大伯讲了,当时就已经有不能打骂体罚新兵的规定,然后从武警总队来了一个工作组,专门来调查这个事情,最后这个班长被调走了,因为当时这个班长是第五年,好像说的是不能再继续留士官了。然后我们队长受了个警告,所有体罚过新兵的班长都受了点教训。

我就在这个这个班长的班里边,二排四班,其实现在回想起来,当时我们新兵可能有点脆弱了,但当时真的被操练的受不了了。

现在回想起来,我真想再回到那一年,回到那个满是蚊子的草丛边,跟那个有关系的新兵说一句;”我们能挺住“。。。。。。。。。

2015/3/13 16:41:25
左箭头-小图标

说些笑话吧,但别把解放军的秘密无意中写出来了。

2015/3/13 15:25:47
左箭头-小图标

没当过兵,看看得了

2015/3/13 13:27:36
左箭头-小图标

人生一定要去体验其中之一的三个地方,一是大学,二是军营,三是监狱。当然其中之三还是不去为好。

2015/3/13 13:03:27
  • 军衔:陆军下士
  • 军号:8636782
  • 工分:535
左箭头-小图标

记得那是1999年底,老兵快复原了。团里接到任务:到大连金州挖国防光缆。我是98年兵(39军115师345团的)。因为是野战部队训练艰苦,所以大家只要是能够出去一趟都很开心!不管是演习、拉练还是挖光缆都很乐意.部队到了金州就开始分配驻地。我们班被分到了一个小村子,住在一个老房子里。说它老,是因为我们和老乡聊天时了解到这老宅子有8、9十年历史了,院子里还有一颗老槐树。驻地安排好后就进入了每天艰苦的劳动当中。

东北的冬天很冷,每天早上天还没亮就要开始劳动,扛着洋镐,拿着铁锹奔向“战场”!气温低到-20度,洋镐在地上刨一下,地上只有一个白点,很难挖!我们的任务是一人每天10米(1.7米深60公分宽),这怎么办?大家都想了很多办法,找工兵连拿炸药炸,团里不同意(因为工地都在老百姓的耕地上,果园里)。拿农民丢弃在地里的苞米杆子烧火,熄了以后再挖,可是收效甚微。我们连长想了个办法:把洋镐拿到铁匠铺把两头都打造成尖尖的。工具打好后,拿到工地上试验效果很好!

就这样每天的任务都能完成。打造好的洋镐大家用的很顺手!一天我们班正在工地上施工,我拿着洋镐使劲的刨。地太硬了,一个白点,两个白点······就在快被刨开的时候,我手上的洋镐没拿稳,镐尖在地上滑了一下,刨到了我的脚腕处,血流如注。班上的战友们都丢下工具将我扶起,还喊来了排长。排长背着我飞奔到附近村子的一个小诊所,那的医生正在和村民打牌,看见两个解放军进来都愣住了正准备问些什么,发现我的脚流了一路血,丢下牌赶忙帮我处理伤口止血。处理好后开好处方,拿了些消炎药给我(严迪:那时很畅销的消炎药,还有些小贵!)。我正准备拿钱,那时的津贴每个月只有45元,有些心痛。排长把我挡住,伸手拿出自己的钱包给钱。“孩子,不回复:[有奖征文]聊聊你参军时在驻地附近发生的故事


要钱,你们这么辛苦,就当我拥军吧!”医生看着我和排长穿的军装上泥泞不堪深情的说道。排长和我都坚持一定要给钱!医生和那些村民都一个劲的说不能收!僵持了半天医生还是不肯收钱。弄得我和排长很不好意思。离开小诊所的时候我和排长在门口给大家敬了一个军礼,感谢大家!

事情过了这么多年,每次低头看见脚上的伤疤时都会想起那些朴实的老百姓!


洋镐

洋镐

小诊所

小诊所

2015/3/13 13:00:46
  • 军衔:中国陆军中将
  • 军号:1725894
  • 金币:76 枚
  • 工分:1652441 / 排名:129
左箭头-小图标

部队驻地村庄发生的灵异事件!

链接:http://bbs.tiexue.net/p_8670228_1.html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期的冬天来得格外的早,呼啸的北风吹在脸上如针扎一般。这天早上天空中洋洋洒洒地飘起了雪花,渐渐的变成鹅毛般的大雪,一会的功夫山峦大地犹如披上了洁白的地毯。世界好像变成了一个洁白无瑕的世界。使人置身于一片银白色的世界。

驻地的哨兵望着山下一快速移动的小黑点立即警惕起来,握紧了手中的钢枪。一会的功夫黑点就快到半山腰,原来是山脚下村庄的村民。村民看起来和哨兵很熟悉,打过招呼后附在哨兵耳旁悄悄耳语起来,神情看起来很紧张。而后村民直奔连部而去。

哨兵望着串串的脚印似乎想着什么,不由得打了个冷颤。裹紧了身上的大衣。。。。

村民在连部没一会功夫就和连长出来了,招呼通讯员叫来连里的几个老兵直奔山下村庄。

发生了什么事情?路上连长和村民简单介绍了一下情况。前几天因为天气变冷,村民家里生起了火炉,不知什么原因每天早上七点钟火炉自己就唱起了歌。刚开始还没有当回事,后来越想越害怕,不会是阶级敌人搞破坏吧?还是文化大革命的冤魂来喊冤?于是来到部队求助。

来到村民家火炉已经熄灭了,几个人反复敲打观察无任何异常,于是生起了火,烧上水,几个人围着火炉聊起天来。转眼天已经黑了,连长命令留下四个老兵值班,等第二天早上看看有什么情况。其中一个就有舅子哥。几个人和衣而睡。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第二天天不亮四个人赶紧起床,洗漱完毕围着火炉观察起来。果然,七点整。。。七点整。。。火炉自己唱起了歌曲东方红。。。。


东方红

太阳升

中国出了个毛泽东

他为人民谋幸福

呼儿嗨哟

他是人民大救星

他为人民谋幸福

呼儿嗨哟

他是人民大救星

毛主席

爱人民

他是我们的带路人

为了建设新中国

呼儿嗨哟

领导我们向前进

为了建设新中国

呼儿嗨哟

领导我们向前进

共产党

象太阳

照到那里那里亮

那里有了共产党

呼儿嗨哟

那里人民得解放

那里有了共产党

呼儿嗨哟

那里人民得解放

东方红

太阳升

中国出了个毛泽东

他为人民谋幸福

呼儿嗨哟

他是人民大救星

他为人民谋幸福

呼儿嗨哟

他是人民大救星

大救星

几个老兵一下子紧张起来。(当时舅子哥给我讲这个故事的时候我还插问了一句,真的假的)。舅子哥说着的,当时头发都仿佛立了起来,大冷的天头上的汗都流了下来。几个人赶紧叫村民喊来了连长。几个人无法解决此事,又通知了当地派出所。

又是不眠的一夜。

派出所几个干警和老兵七点整都围坐在火炉旁。果然,七点整。。。七点整。。。不可思议的事情又发生了,火炉自己又唱起了歌曲东方红。。。。

赶紧通知县公安局,来人还是无法解决。通知市公安局后,来了几个看起来年纪稍大带着设备的老干警。晚上布置好设备等待第二天的到来。

七点整大家都围在火炉旁。火炉自己又唱起了歌曲东方红。。。。市公安局的几个干警忙活了起来。带来的设备却没有什么用处。这时其中一个年纪大的老干警,让大家别出声,仔细听了听,又走出房屋在外边转了一圈,回来后让大家撤了火,仔细看了看,掏出烟点上。。。。。慢悠悠的说:“解决了,完事,收拾一下回”。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大家赶紧央求老干警给讲讲咋回事。老干警笑嘻嘻的说,没啥事,火炉不会自己唱歌。起身把大家带到了屋外,指着烟囱,又指指很远处的一大喇叭说道:“火炉唱歌其实是对面大喇叭传过来的,大喇叭虽然距离此处很远,到这声音很小。但是通过空气传播,又直对着烟囱又通过烟囱放大等等一些大家也听不太懂的原理。。再加上大家比较紧张,专注也室内,室外的声音也就没有注意到,火炉就好像自己唱歌了。”

听这老干警这一解释,大家都感叹起来,这姜还是老的辣啊!

2015/3/13 12:43:25
左箭头-小图标

听父亲讲的。大约49年 ,他当兵不久,住在宝鸡那里。驻地附近有柿子园,地下有熟透掉落的柿子,他捡着吃染上了瘾,于是每天都找借口出来去捡柿子吃。不久附近的百姓告到了部队,领导也没有怎么批评他,但是再也不让随便外出了。 部队在西安时,第一次看见人家当街吃西红柿很好奇,后来知道那东西叫洋柿子也就想一定要买来尝尝。结果第一次吃,感觉酸的吃不下去,就偷偷丢在街上走了。没有几步,背后有人喊;“解放军同志,你的东西丢了”,只好又检回来,一直带到城墙外面才有丢掉的。

2015/3/13 11:53:53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4144310
  • 工分:891
左箭头-小图标

我在报务二连当兵,六连是女兵连。我们连队的老兵和六连的老女兵关系不错,星期天有的女兵会来二连玩。(关系都很正常不是那种乱的关系)。有一次来了二个女兵来到我们的宿舍找老乡,落座后聊天,女孩子一般不放屁,那天也不知咋了,一个女兵要放屁,可能是不好意思,忍着不放,没忍住,放了个拐弯屁,还挺长的那种,在场所有的都忍着不笑,这时有个老兵故意跑到那女的后面,低下头找,嘴里还说,咦!刚才这下面什么东西叫呀!所有的人再也忍不住了,哄堂大笑,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见过那女兵来玩过了。

2015/3/13 11:30:45
左箭头-小图标

我真不知怎么写了,我在西藏边防哨所,白天兵看兵,晚上兵看星!哎

2015/3/13 10:31:36
左箭头-小图标

说一个淘气的事,刚当兵第一年,总是吃不饱,常年没有肉。部队有菜园子,旁边都有很高的栅栏,防止当地老乡家的猪进来拱地,于是几个战友加上班长就动起了歪心眼,一天把栅栏打开了一个缺口,把外面遛食的猪放了进来没然后哥几个照着猪后脑就是一顿大铁锹,几下就把猪拍死了,后来又买通了炊事班的班长,两个班悄悄地吃起了猪肉,感觉国宴也不过如此,至今谈起来大家还在哈哈大笑。

2015/3/13 9:46:12
  • 头像
  • 军衔:陆军大校
  • 军号:3873548
  • 金币:3 枚
  • 工分:295379 / 排名:3648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风俗记得还在法卡山时,有一天副连长叫我下阵地去连部拿信和报纸。连部当时在山下离阵地有五公里左右的一个村庄。那天差点被玩死了,呵呵。到连部后,发现连部所有的人好像消失了,原来房东的女儿结婚。没有看见我们部队的人,我就想离开,我走到门口,房东和几个人把我拉住硬是把我按在酒席桌边,我忙说有任务没有时间吃饭。推来推去,房东看我实在不想留下吃饭,就把他们的风俗习惯说给我听,结婚是喜事来者都是客,不吃饭可以,但是必须接受敬酒。为了快点离开我只好接受了,接受房东和新娘的敬酒后,我转身就要离开,房东和几个年轻人拉住我往里屋推,里面四桌,每人敬一汤匙的酒,不这样就是看不起他们,我敬他们一汤匙,他们回我一汤匙,里面四桌加外面的三桌,敬完以后那天我几乎是爬着回阵地。我回来说副连房东女儿结婚不告诉我,玩死我了,副连说我是猪,连部的人都有任务出去了,你还进去?现在想起来感觉还是好玩。

2015/3/13 2:00:39
左箭头-小图标

不知道军训算不算,读中专的时候有次学校安排新生军训,班里总有几个刺头爱调皮捣蛋,结果带兵的士官看到了抓出来就是一顿训,其中有个同学不爽就跟士官动手比试一下,估计这带兵的也没料到一个学生能把他一个鞭腿过肩摔弄倒在地上(那速度有点快我只看到后面过肩摔的时候后来同学才告诉我的)。结果我们站了五个小时的军姿还不准吃晚饭,反正第二天是没看到那个带兵士官了。。。

2015/3/13 0:32:24
左箭头-小图标

操场扩建边上是果园 给了补偿款后果子还没熟 政委不让动工又等了个把月全团吃橘子

2015/3/12 20:01:29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校
  • 军号:1347136
  • 金币:473 枚
  • 工分:86482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在新兵连的时候不能外出 营区里倒是有个小卖部 某领导的家属开的 东西要比外面贵的多 因为新兵禁止抽烟 小卖部还不给我们新兵卖烟 没办法 只能想别的招 我们班有个湖北新兵 年纪不大 还是个富二代 烟瘾却不小 用他的话来说 没烟抽就等于要他命


有次我们班是在营区后围墙拔草 班排长都去连部开会去了 就我们独自在那拔 这家伙就爬墙头上去了 看见有几个初中学生放学回家 就把钱扔给他们 让他们给他带几条烟回来 他要40多块的那种苏烟 学生去买发现那个小店里最好的就是20多的芙蓉王 这家伙一次就买了5条 这么多烟实在没办法拿回去肯定会被班长发现 拆了两条 给班里兄弟不管抽不抽烟 一人给了两包 名曰封口费 剩下3条烟藏到墙边的排水渠里 想着晚上上厕所的时候再偷偷带回来


结果晚饭时天一下阴了 顿时就感觉不妙 结果晚饭后又是看新闻联播 军事报导 这会已经下起了大雨

这会我就看见这家伙已经开始坐立不安了 等到一切结束他去取东西的时候 排水渠里水已经满了 那三条烟早就不知道冲哪去了。哈哈哈

那时我们部队不允许战士用手机 但是有时候还是能玩 不过要偷偷的玩 禁令也是一时松一时紧 松的时候干部看见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紧的时候就把你手机收了 说是退伍后在还你 等你退伍的时候能还回来就见鬼了

有时候遇上点验违禁品了 有时是连队自己查 全体战士操场集合 干部就在宿舍排房里查 但是自己连队点验 多少会给你留点面子 可怕的是遇上连队互查 两个连队互相查 那才真是一片狼藉 宿舍里就跟被打劫了一样 好多东西就不翼而飞了

所以平时各人有各人的高招 炊事班的会把手机 MP3 PSP什么的藏到米缸里 别的战士各显神通 有的饮水机 空调后面 排气口里 抽屉的夹层里 反正到处都是 但是点验的人鼻子比狗都灵 总能给你找出了

我那会有一个当年最新款的诺基亚N97 实在怕被收走 我的东西从未被发现过 他们问我藏哪了 我就是不告诉他们 当时我已经是连队文书 等到快退伍了 我才透露秘密给下一任文书


因为我是文书 经常要出入连长和指导员的办公室 办公室的卫生也是我负责 我的手机就藏在连长办公室书柜的那一排排毛选啊 邓论啊党史党章的那些砖头书后面 反正连长从来也不看 点验的人也不会差到哪去 退伍回乡的火车上我告诉我那些战友 战友纷纷说我简直太狡猾了

2015/3/12 19:39:08
左箭头-小图标

说个我新兵时候的事,在南方某城市当兵!

呵呵 在新兵连 都是17.8的大小伙子 吃点玩应一运动就都消化了,后半夜总饿!有次和两个老铁就偷摸藏了三桶方便面!后半夜起来泡着就吃了!吃完了以后怎么办呢!地消灭证据啊就把桶就扔楼上三排了!这早上出操,这就开练!不说出来谁吃的!全连开练!

结果没法子,坦白吧!这 俺们3个下午加练个五公里!慢两步三排长就一大飞脚!

一想想那时候满满的都是快乐的眼泪!!!回复:[有奖征文]聊聊你参军时在驻地附近发生的故事

2015/3/12 16:58:04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6835440
  • 金币:45 枚
  • 工分:12324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我们部队是二炮,山沟沟里。新兵连训练三个月,白天训练兵看兵,男性动物在显摆。晚上坐着数星星,男性动物在吹牛皮。我那时想军营是不是只有雄性居住的天地。离新兵连训练三个月结束还差几天的时间,一天下午收操;全连由连长带着跑步回连队宿地。刚跑到连队宿地,一道靓丽美好风景显现眼前,穿着时髦,身材高佻,面容清秀的女人显现眼前。她站在连队宿地的大门口;静静的站在那。霎时间全连二百双多眼睛都奔发糶眼光芒。魂不守舍了。‘立……定’。连长口令喊出。哔哩哗哪。。。立行禁止!连队这次队列坏了规矩。东倒西歪,左顾右盼,精气混浊,队列整个一乌七八糟。而不是整齐划一。连长看了看前面,对着那位漂亮美女大喝道:‘滚回去。’那美女低下头,慢转身走进了连长他住的那个房屋去了。我们连长个头高,嗓门大,大眼粗鼻,眉毛粗密。训练从来严谨,务必精益求精。对我们新兵日常生活很关心,但军事训练不打马虎眼。连长转过身来,按命令让我们面向他。他大声喝道:‘你们这些熊兵,还象一支人民军队吗?一切行动听指挥。你们作为军人必须要有军人的严格纪律与条令相符的行为作风。军人是不能有七情六欲的,听口令;立定,向左转。五公里,跑步走。’队伍整齐划一,跑步前进……全连由连长带着跑完了五公里。晚上半夜又拆腾了两个紧急集合。把全连累了个忐忑不安,上上下下,很紧张。不敢有一些懈怠。后来全排一次开总结会;排长对我们这些新兵说,连长参加过对越自卫反击战,死人堆里爬出来的。所以基地首长要他来带新兵。务必要求平时多训练,战时少流血。战场上懈怠,丢命不说;还会毁掉军队荣誉。污辱国家和人民交待的神圣使命。对越自卫反击战中,越南多年战争,男人死多了,女人也被迫上战场了。我们中国士兵有和越南女兵作战中,掉以轻心,盲目懈怠丢了性命的不少。我们二炮前线即是后方,后方即是前线。要求每个战士不能放羊。二炮部队是我们国家的国之利器。退伍多年了,想想过去的青春。不难理解这支人民军队的任务与宗旨:提高警惕,保卫祖国。时刻准备,准备打仗。这支人民军队始终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荣誉。尊严。使命。我生命里也迸发出些许为国家,为民族站岗放哨的美好时光。

2015/3/12 13:52:52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校
  • 军号:1611452
  • 金币:50 枚
  • 工分:64729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我也来个灵异的。那年我们去拉练,营里就剩下一个排留守,集中住在我们排的宿舍。 有个汽车兵,开车出去撞死了,那个司机就住在我的床上。汽车兵死了之后,大家觉得不得劲,就搬到了二楼宿舍。这时候有大学生来军训,结果被安排在我们宿舍。有个大学生,半夜老起来穿袜子。一边穿一边说:我走的时候没穿袜子。同学们不知道咋回事,留守的兵知道,那个汽车兵死的时候没穿袜子。



后来我们拉练回来,我还住我那个床,是上铺。睡到半夜,我从床上掉了下来。要说掉下床在部队是常有的事,但我那次实在是太诡异了。我头朝南靠窗户睡觉,靠窗户就是桌子,铁桌子。但我掉下来的时候,头朝北,而且我的被子,平整的铺在地上,超级平整。班长开灯一看,我用标准的端腹姿势在那躺着,嘴里吐白沫子。



当时他们吓坏了,连长穿个大裤衩就跑过来,给我一顿嘴巴。问了我好多部队条令,奇怪的是我回答的相当流畅。平时我背条令都没那么流畅。后来连长说没事,班长坐我旁边抽了一夜的烟,很怀念那个老班长。



第二天我起床,感觉后脑有点疼,听留守的兵说那汽车兵死在我床上的事,我气坏了。到了我床上一摸,发现两个泥人,被我从窗户扔下去摔碎了。后来,啥事没有。

2015/3/12 13:01:27
左箭头-小图标

是陕西武功吧。。。

2015/3/12 12:37:13
左箭头-小图标

说说第一次打杷的事~我新兵要下连的时候要打杷考核,当过兵的应该都知道,前十发体验射,后十发是考核成绩,一个弹夹只装十发子弹,体验射时太紧张,第一次打真枪嘿嘿,只上杷三发,我们新兵班长对我说“鸡巴上挂镰刀”,当时三发算及格心里那叫一个紧张啊,在老家我弹弓打的老准了,打枪就不行了呢?然后换弹夹考核射,打完没一会班长说:我考,你十发子弹打岀十一个孔,边上战友杷上是光头。我乐了,哈哈,当过兵的战友应该经常看到这样的事吧?

2015/3/12 12:35:44
  • 军衔:中国陆军中将
  • 军号:1725894
  • 金币:76 枚
  • 工分:1652441 / 排名:129
左箭头-小图标

村民耕牛走丢,请部队开雷达寻找!

链接:[url=http://bbs.tiexue.net/post_8668052_1.html]http://bbs.tiexue.net/post_8668052_1.html[/url]

今年过年和媳妇回娘家,吃过晚饭后开始和舅子哥、三挑担拼酒,一会功夫三个人喝完三瓶酒。喝的都有点迷糊了,准备和三挑担回家,舅子哥喝的正兴起,死活不让走,还要喝。说白酒喝不动了换啤酒再给我们讲几个部队上发生的好笑事情。没办法只好陪他再聊一会。

简介:舅子哥是八十年代参军的,在陕西武功。当的是雷达兵。

当时他们在陕西武功当兵,雷达在某地一山上,半山腰是驻地,山脚下是一村庄。因为离集镇较远,平时他们购买一些日用品及烟酒都会在村庄小卖部去,时间久了和村子上的老乡都比较熟。老乡们都知道雷达是看飞机的,有时候也会问一些关于雷达的事情。他们也会在不违反保密条例的情况下讲一些,难免会添油加醋。比如说雷达不但会看到几百公里外的飞机、云彩、小鸟。还会看到几百公里之外的城市、人,等等。

这就为此故事埋下了伏笔。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片来自网络)

某天,村子里的一头耕牛走丢了,村民找了好久都没有找到。在八十年代耕牛对于村民来说就是宝贝,丢了那可是天大的事情。于是村民提议让山上的部队雷达给找一下。

老支书带着一干村民来到了山上,当时正好舅子哥在值班。听说此事连忙解释雷达是找不到耕牛的,村民那里会相信。非让他们给找一下。舅子哥很为难。因为他们的雷达平时是不开机的,属待命开机。私自开机是违反纪律的。但平时和老乡关系很好,不想为此事影响部队和地方群众关系。于是赶忙通知驻地领导。

驻地领导听闻连忙赶了上来,解释了半天村民就是不信。没办法只好下令开机帮忙找一下。(只是糊弄一下,也算是善意的谎言吧!)。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片来自网络)

于是开启雷达,看到雷达天线慢慢转了起来,村民满怀期待。操作几分钟后告诉村民周围几百公里都看了,没有看到耕牛。可能是跑到那个犄角旮旯雷达是看不到的地方了。让村民再找找。看到村民失望的慢慢散去,大家心里都不好受,驻地领导也狠狠的批评了他们:“嘴上有个把门的,别一天胡咧咧”。

第二天酒醒求证过舅子哥,此事为真实发生过得一件事情!

下期给大家再讲一个故事:

部队驻地村庄发生的灵异事件!

2015/3/12 12:21:50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818737
  • 工分:24302
左箭头-小图标

番号我就不说了,在潮州生活3年,感觉那里人文都很不错,退伍后总共回部队5次,每一次回去都很有感触。

2015/3/12 12:17:57
左箭头-小图标

12楼 lrsing
我说说在部队调皮的事吧,我以前所在的部队在广东潮州,潮柑是一种广东非常出名的果种,清甜爽口,而我部队附近的山上有一块已经丢荒的果林(列入军事用地被征用,已按国家标准严格执行赔偿,为免被那些别有用心的人利用,这得要说明一下),但还有大量老柑树活着,而当时我们部队用水非常紧张(部队没有自来水,只有储水塔),所以我们一般洗澡都到山涧洗,而这片果林就在附近,所以我们也免不了嘴馋去“偷摘”几个果子吃,记得有一次(夏天)中午休,天气太热,又渴得要死,我和两个平时就嘴馋的战友议定去果林摘几个果解渴,当去到果林的时候看到老果树上挂满了黄橙橙的潮柑,口水都流下来了,马上分工行动,选最大最熟的摘,接下来马上吃,那个爽甜解渴啊,正当得意忘形的时候,其中一个战友不知小了那根筋说,完了,有人开枪(那边野猪非常多,附近农民经常拿猎枪打野猪的),听到这个,我们做了“坏事”当然立马就向部队飞奔回去(我们不是怕枪声,而是怕为了吃几个果子无辜的死在打野猪的枪下),那个速度比400米障碍还要快,因为果林在山腰中间,每一块果林上下都有落差,当就快跑出果林的时候,我一个飞跃跳出去,突然被后面一股强大的力量扯停,感觉就像被一个壮汉揪住拧在半空,这时脑袋一片空白,心想这下肯定要挨处分了,而另外两个战友更搞笑,因为慌不择路,两人同抢一条小道撞在一起,估计撞得不轻,两人猛叫哎哟,而我马上向他们呼叫“救人”,他们抹着头看了下我,说TMD的救个P啊,你后面哪有人,我猛拧头一看,后面真的没有人,而是我在跳下来的一刹那被一树枝勾到衣服硬生生的挂到树上,这时我们三个你眼望我眼,其中一个战友骂骂咧咧的问:“TMD,刚才谁说枪响的?”我说不是我啊,我看到你们跑我才跑的,谁知道发生什么事,后来证实是距部队很远的一个瓷泥(潮州白瓷很出名的)厂爆石的声音,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三个战友每当谈起这个事情都会大声笑出来,转眼这么多年了,部队生活还是忘怀不了!

哈哈,您是在哪个军营?我是潮州人(^0^)/

2015/3/12 12:16:07
左箭头-小图标

向你致敬

2015/3/12 12:08:53
左箭头-小图标

向你致敬

2015/3/12 12:08:41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818737
  • 金币:306 枚
  • 工分:24302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我说说在部队调皮的事吧,我以前所在的部队在广东潮州,潮柑是一种广东非常出名的果种,清甜爽口,而我部队附近的山上有一块已经丢荒的果林(列入军事用地被征用,已按国家标准严格执行赔偿,为免被那些别有用心的人利用,这得要说明一下),但还有大量老柑树活着,而当时我们部队用水非常紧张(部队没有自来水,只有储水塔),所以我们一般洗澡都到山涧洗,而这片果林就在附近,所以我们也免不了嘴馋去“偷摘”几个果子吃,记得有一次(夏天)中午休,天气太热,又渴得要死,我和两个平时就嘴馋的战友议定去果林摘几个果解渴,当去到果林的时候看到老果树上挂满了黄橙橙的潮柑,口水都流下来了,马上分工行动,选最大最熟的摘,接下来马上吃,那个爽甜解渴啊,正当得意忘形的时候,其中一个战友不知小了那根筋说,完了,有人开枪(那边野猪非常多,附近农民经常拿猎枪打野猪的),听到这个,我们做了“坏事”当然立马就向部队飞奔回去(我们不是怕枪声,而是怕为了吃几个果子无辜的死在打野猪的枪下),那个速度比400米障碍还要快,因为果林在山腰中间,每一块果林上下都有落差,当就快跑出果林的时候,我一个飞跃跳出去,突然被后面一股强大的力量扯停,感觉就像被一个壮汉揪住拧在半空,这时脑袋一片空白,心想这下肯定要挨处分了,而另外两个战友更搞笑,因为慌不择路,两人同抢一条小道撞在一起,估计撞得不轻,两人猛叫哎哟,而我马上向他们呼叫“救人”,他们抹着头看了下我,说TMD的救个P啊,你后面哪有人,我猛拧头一看,后面真的没有人,而是我在跳下来的一刹那被一树枝勾到衣服硬生生的挂到树上,这时我们三个你眼望我眼,其中一个战友骂骂咧咧的问:“TMD,刚才谁说枪响的?”我说不是我啊,我看到你们跑我才跑的,谁知道发生什么事,后来证实是距部队很远的一个瓷泥(潮州白瓷很出名的)厂爆石的声音,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三个战友每当谈起这个事情都会大声笑出来,转眼这么多年了,部队生活还是忘怀不了!

2015/3/12 11:32:00
左箭头-小图标

我当兵的时候,一个班的士兵住在一个荒无人烟的隔壁,一到晚上电台兵总是收到奇怪的信息,我们问班长,他也不说,后来也就见怪不怪了,现在也还没弄明白!

2015/3/12 11:29:06
左箭头-小图标

6楼 依然在118
说点干坏事的! 我们是步兵部队,营区外面 就是老百姓的苞米地,新兵刚下连队,练习挖单兵掩体,把老百姓的地,挖的到处都是坑,机枪掩体, 步枪掩体, 四零火掩体······ 反正是大坑小坑 密密麻麻! 等老百姓种地的时候,直接去政府告状了,政府又得协调我们旅领导,旅领导下令我们再给他们填坑········ 反正绕了好大一圈 哈哈哈

驻地周围的老百姓,对当兵的 都没啥新鲜感,我们背着枪从他们身边过来过去,人家看都不看你一眼, 反倒是城里的百姓,你要是背枪 从城里穿过,那 拿手机拍照的,一堆一堆的!

2015/3/12 11:14:35
左箭头-小图标

说点灵异的 我当兵时是武警 看押看守 那年是市看守所搬家 事呢 是这样的 搬完家有一段时间了 那天晚上 我是10到12的岗 11点多了 我在岗上正犯迷糊呢 就听见边上岗道上高跟鞋响 我激灵一下子醒了 这他妈大半夜的那来的人呢 我看了一眼岗道 没人 墙里墙外道上没人 没看见人 就听见高跟鞋响 由远到近响了将近一分钟 然后就没音了 我找半天也没见人 值班班长在监控里看我乱晃 用对讲提醒我不要乱动 我就跟他说了 我说我刚才听见有高跟鞋响 在岗道上 值班班长是我新兵班长 知道我不爱开玩笑 所以他特意调了一下监控 可什么也没看到 然后告诉我 别瞎想 好好站岗 马上交班了 下岗赶紧回去睡觉 过了很长时间 我跟我班长闲聊的时候 又说起这事 我说我当时虽然犯迷糊呢 但是听到高跟鞋响 立马就清醒了 我在找生音的来源时 高跟鞋还在响 我班长告诉我 院里虽然有女狱警 但大半夜的监舍楼里都上了锁 有人出来他能看见(看守所没多大要是有人的话我马上就能看见) 再有看守所是新盖的 地面还没打呢 监墙里外都是土地 就算有人也踩不出响来 想要踩出响来 就只有岗道了 我们看守所是对角哨

然后我们营房二楼有一座铁桥直接搭在监墙上 上哨时 在二楼直接上岗道先换一号哨 折返 再换二号哨 另一边的岗道是从来不用的 想去的话 先去值班室拿钥匙 要经过任意一个岗哨 过一个哨兵 开两道门才行 所以 我班长跟我说 不没事么 过去就过去了 别想了 从那以后 这件事我一直没提过 蛋我就一直想不明白 那天晚上 到底是谁走在岗道上

2015/3/12 11:05:22
左箭头-小图标

说点干坏事的! 我们是步兵部队,营区外面 就是老百姓的苞米地,新兵刚下连队,练习挖单兵掩体,把老百姓的地,挖的到处都是坑,机枪掩体, 步枪掩体, 四零火掩体······ 反正是大坑小坑 密密麻麻! 等老百姓种地的时候,直接去政府告状了,政府又得协调我们旅领导,旅领导下令我们再给他们填坑········ 反正绕了好大一圈 哈哈哈

驻地周围的老百姓,对当兵的 都没啥新鲜感,我们背着枪从他们身边过来过去,人家看都不看你一眼, 反倒是城里的百姓,你要是背枪 从城里穿过,那 拿手机拍照的,一堆一堆的!

2015/3/11 18:29:57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6851326
  • 金币:340 枚
  • 工分:29665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当年我入伍到部队,一进营区,一看就跟墓地没有什么区别,孤零零的两座营房,一座红砖的食堂。我们连队没有房子,两个排住在食堂里,就是食堂一半吃饭,一半摆放双层床,四张双层床并排在一起,上床、下床得从别人身上爬过去。两个排跟连部住在一起,占用了半排营房,四排住在大会议室里,三排住连部办公室。一切都要白手起家,我们自己挖操场,建营房,跟遍地的白骨做了两年多的邻居。

风土人情倒没有什么感受,因为我父亲转业到边远山区革委会,我读书后随父母一起到山区,当兵时从父母工作地入伍,回到老家门口当兵。骑自行车10分钟回到家,走路也只要半小时左右。从小生长大的地方,熟悉周边的大街小巷,也习惯本地的饮食。

入伍后就是饿,强烈的饥饿感,周未请了假回家,老人炖了一盆番鸭,一个人可以吃完。我母亲习惯我回家时做一大盘红烧肉,我一人吃完。这个习惯一直保持到我当干部十几年后。

当年的老营房位于市郊,是明清时期的公墓,现在己是高档住宅区,一平方两万多的住宅区,本地人知道是老公墓基本不在那买房子,阴气太重。

第二年兵时,部队一公里外的半山腰有几幢归国华侨建的小楼,在当年算是极高档的别墅。有一幢别墅发生了抢劫案,里面的人被抢匪持五六冲抢了45万元(大概是这个数)。当时两三万元就可以买一套市区的商品房,两、三万元就能建一幢带院子的小楼。案件发生后影响很大,能有56冲的单位不多,包括我们部队在内,所有周边部队干部战士都接受了地方公安部门的询问调查,采血样指纹。案子后来没有破。

几年后,我己是一名干部,通报了一起大案。驻守的某摩步师一名司务长持56冲抢劫,案件大约是九十年代中期发生的事,案犯所在的团离我当兵的连队并不太远,六、七公里距离,兄弟部队,对我们这些军人冲击很大,影响很坏。

2015/3/11 17:27:42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8624000
  • 工分:101
左箭头-小图标

听以前一朋友说的



朋友刚入伍,班长整新兵,让新兵洗八一大叉,朋友故意不涮干净,老兵下午站军姿光挠蛋。。。。。

2015/3/11 15:17:21
1
 对[有奖征文]聊聊你参军时在驻地附近发生的故事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