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美国前中东和平特使:美国永远也赢不了“人气奖”

共 14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空军上将
  • 军号:718697
  • 工分:7474315 / 排名:9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美国前中东和平特使:美国永远也赢不了“人气奖”

美国前中东和平特使:美国永远也赢不了“人气奖”

美国卸任中东和平特使、布鲁金斯学会副主席马丁·因迪克

[环球时报]“奥巴马总统不想再在中东玩战略游戏了。”今年7月卸任美国中东和平特使的马丁·因迪克这么说可谓深有体会,原因是一再失败和难以预测。因迪克是全球顶级智库——美国布鲁金斯学会的副主席,他曾在克林顿执政期间任美国驻以色列大使和美国近东事务助理国务卿。因迪克近日在北京接受《环球时报》记者专访时言谈直率,在他看来,在中东一再栽跟头的美国,如今会明确限定自己的目标。一度任由“伊斯兰国”攻城略地,是因为美国人决心把注意力扭向别处,如今被迫结盟对付恐怖威胁,但不再怀揣“重塑中东”的梦想。说到中东问题是否会成为奥巴马外交的收官之作,因迪克表示,奥巴马并不认为在最后两年任期里,会在中东问题上有积极突破,相对而言,“重返亚太”才是他留下的“战略性遗产”。

“中国不会填补美国在中东留下的真空”

环球时报:奥巴马还有最后两年任期,已有学者在谈论他任期内会留下什么政治遗产,对此,您怎么看?

因迪克:我认为首先要弄清楚奥巴马所处的政治环境。在共和党人控制国会的情况下,奥巴马想要在国内问题上有所作为、并将此留为任期遗产是很困难的。这意味着他未来两年可能把目光投向外交政策,在外交上他受的约束要少一些。奥巴马并不认为在中东问题上能有积极突破。他可能会在中东推进两个问题。一个是抑制伊朗的核计划,这取决于伊朗能展现出多大弹性。另一个是巴以矛盾,奥巴马想借此留下一笔“讲和”的遗产,但他现在十分怀疑“讲和”到底有无可能。我们一再尝试,我本人也亲自参与其中,但我们一再失败。中东余下的问题都是十分复杂、艰巨的。奥巴马不想在该地区担负起在混乱中构筑秩序的责任。对奥巴马而言,“重返亚太”可以为他留下战略性遗产。他不想再在中东玩战略游戏了。从战略上讲,他对跟亚太建立积极关系的兴趣要大得多,因为世界的未来在亚洲。美国跟亚洲最重要的关系,就是跟中国的关系。我认为,未来两年他想要跟中国建立积极的关系。

环球时报:在中东问题上,如果中美产生矛盾,您认为会在哪个方面?

因迪克:在中东问题上,我看不到美中有任何冲突的可能,美中只有共同利益。难道中国人想和美国争中东?美国会说:“来吧,欢迎,全是你们的,就让你们头破血流吧!”我认为在这一点上,中国领导人是非常聪明的。中东和拉美、非洲不一样,它太复杂、太艰难了。如果中国想跟美国一起,试图让中东稳定下来,我们非常欢迎。美国不再把这看成是一场大博弈,不再像跟苏联(俄罗斯)竞争一样,跟中国这个新兴大国剑拔弩张。

环球时报:您怎么看中国在中东的角色?

因迪克: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中国在中东有非常现实的利益,就是保障中东石油向中国的自由供给。我认为中国和美国一样,把中东看成非常复杂和危险的地区。有很多美国分析人士认为,中国对中东石油的依赖和美国从该地区的撤离会导致一个结果,就是中国会来填补美国留下的真空。我不这么认为,我看不到任何证据。

此外,美国人的注意力被牵制在中东,对中国而言也是好事。比起看着美国离开,中国人更愿意让美国忙于在中东的事务。否则中国自己就得在中东做得更多,这对任何外来者来说,都是一项复杂的挑战。

“中东太复杂,试图塑造它的人不会得到回报”

环球时报:长期来看,美国在中东的角色是什么?美国会致力于整体战略收缩,还是仍然作为最大的“利益攸关者”存在?

因迪克:在美国公众的愿望和美国角色之间存在矛盾。在中东漫长的战争中,美国人耗费了鲜血和财富,却一无所获。我们还没撤离伊拉克,就又转身卷到了伊拉克乱局中。我们还想离开阿富汗,但关于中东有一句古老的谚语,“如果你不去中东,中东会来找你。”美国人想要抽身,但在中东留下真空意味新的威胁。美国人已意识到“伊斯兰国”是比“基地”组织更为邪恶的恐怖组织。所以我们又回来了,试图带领一个联盟去对付来自“伊斯兰国”的恐怖威胁。但更大的挑战是,这项任务大得多,也难得多。我不认为奥巴马总统或美国人民此刻已做好准备,其他国家也不愿意接手。中东实在是个太过复杂的地区,试图塑造它的人不会得到回报。

环球时报:那么,美国更多的是被动介入?

因迪克:也不是被动,美国会介入,但我们会试图限定自己的目标。美国不想再次卷入地面战争,不想投入地面部队,也不想玩“大博弈”。美国只想保护自身利益,集结同盟力量对付恐怖威胁,但不会将此演变为又一轮重塑中东、把中东变成美国想要的民主、自由的和平地区的行动。这样的行动我们已经尝试过,也失败了。我们重来一次,不会得到任何支持。

环球时报:但有的美国专家担心,这样下去美国会不得不投入地面部队来打击“伊斯兰国”。您同意吗?

因迪克:的确,没有地面部队的投入,这个问题解决不了。你可以遏制它,惩罚它,但没有地面部队,你消灭不了它。问题在于,谁来提供地面部队?美国派出数以万计的地面部队的可能性是极低的。土耳其人有一支庞大的军队,他们也是北约盟国,但他们并不情愿。伊拉克军队可以重组、提高效率,但这需要时间,也需要一项政治协议,让逊尼派觉得他们是伊拉克的一部分,而不是被排挤在外。

环球时报:有分析人士认为,美国根本没有足够的经费打击“伊斯兰国”。对此,您怎么看?

因迪克:美国经济在增长,这么一个庞大的经济体一旦开始增长,过去四五年间面临的许多问题就会开始消失。第一个消失的问题就是债务,那么国防预算的缩减问题就会发生变化。随着经济增长,美国国防预算可能略微增加。所以,我不认为经费是影响美国打击“伊斯兰国”的因素,真正的约束在于美国人民的意愿——还愿不愿意到中东冒险。奥巴马总统也不想重返中东。

环球时报:美国为什么没有预料到“伊斯兰国”会如此猖獗?

因迪克:根据我以往35年作为中东局势分析人士的经验,我认识的人中几乎没有人预测到(中东)任何事情——战争、和平与革命。这背后是有原因的。中东局势错综复杂,外人想要读懂甚至预测极为困难。当你面对如此复杂的局势,没能预料到才是正常的事。但我的确认为,美国人是故意失察的。我们故意扭过头去,因为我们不想卷入。“伊斯兰国”就在那里,只不过是又一个叙利亚“圣战”组织,和它差不多的组织还有四五个。当时我们的确心不在焉。“伊斯兰国”确实很狡猾,他们利用伊拉克逊尼派对掌权的什叶派的怒气,也利用叙利亚乱局。美国当时把注意力放在结束在中东的战争上,而不是开始新的战争。事情就是这样发生的。不是什么预测的失败,而是美国人决心把注意力扭向别处。

“美国在与不在都被人恨”

环球时报:美国和伊朗的关系会改善吗?

因迪克:有可能,但这取决于美国和伊朗能否达成协议。很多近距离观察人士认为可能性微乎其微,但只要双方还在试图达成协议就是好事。丘吉尔说过,吵来吵去总比打来打去好。中东的矛盾已这么多,我们不需要再多一个。

环球时报:您怎么看中东的反美情绪?还有很多人批评美国的“双重标准”,如推翻一些“独裁者”,又与另一些“独裁者”交好。

因迪克:这个世界太复杂了,我们因地制宜,在不同地区实施不同的标准,那又怎样?大家都这么干。奇怪的是,我们领导时他们恨美国,但我们不领导时他们更恨美国。这世界对美国才有“双重标准”呢。在感觉美国人要撤离中东时,这世界的反应很有意思,每个人都在说:“你还得领导啊!”中国也希望美国人承担领袖角色,尤其是在中东。所以,我想我们永远也赢不了“人气奖”。美国的超级大国属性本身就会制造敌意。美国有价值观,也有国家利益,让这两者保持一致并非易事,它们之间经常是有矛盾的。这世界不完美,你只能尽己所能。我们一路上已犯了很多错误,但最终,我相信美国能给这世界带来益处,能改善这个世界。

延伸阅读: 杜致礼 失速 李月
      打赏
      收藏文本
      0
      2014/11/20 7:19:40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美国前中东和平特使:美国永远也赢不了“人气奖”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