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 行刑记2001

共 2861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武警少校
  • 军号:353724
  • 头衔:铁骑军团
  • 工分:45754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 行刑记2001

2001年。深秋的1天,我们三个新兵骨干刚从教导队回到中队,就开始进入更加紧张的训练状态,中队从看守转为机动防暴后,换了中队长,也改了训练大纲,强度1下子提高了很多。

早上,灰蒙蒙的天,跑完五公里武装越野,吃早饭,饭前公布上午训练科目:400米障碍,由排长带领,三个班的班长和新兵骨干留下。

我跟着班长们,来到办公室,立正站好,队长和指导员面无表情的坐在那里,队长用他特有刚劲声调说:接支队和公安局通知,明天有三名已判处死刑的犯人,交我中队执行枪决,经我们研究,考虑中队以后的发展,这次主刑手由新兵骨干担任,班长作副刑手,上午由班长指导新兵骨干进行演练。。。。。。。

领枪,81式。三个新兵,三个老兵来到训练场,“你们听好了,中队每年都会有多次处决任务,如果你们三个有心理障碍,可以提出退出”我们都不吭声。。。。。。

“好,2班长出列,跪下,同志们请看,犯人背向我们跪地,我们立姿拘枪对准犯人后脑勺,枪管与犯人后脑勺对准,地面角度大约是45度,大家各自摸1下自已后脑勺,有没有突出的1小块?”

我摸了,确实有。

“对了,那里就是弹着点,对准后,副刑手通知犯人把嘴张开,指挥员会在犯人正面的45度角6米处举1面红旗和蓝旗,当红旗放下蓝旗举起时,进行随时射击状态,当带旗放下时,射击。。。”

这种行刑任务我们以前有过,但原来我们都是外围警戒,不知道具体过程,原来是这样。

“好,两人1组,开始训练”

练了1个上午,午饭后,班学习室

班长从上午开始不怎么开心的表情,我以为是我做错了什么,“班长,我做错什么了吗?”

“没有,你没做错事,只是。。。。。。”

“只是什么?”

“我不是很赞成你参加这次行刑,还是主刑手,你还太年轻。”

我沉默不语,用不解的眼光看着他

“中队任务改型以后,对你们这批刚好转型的兵来说,会让你们一辈子都忘不了,

我服役快满5年了,枪毙了7个犯人,虽然我们是执法者,但是,我担心你们一旦枪毙过犯人以后,会对你心理产生影响,然后,你会不尊重生命。。。。。。

“可是,这是队长的命令。”

“我知道,没事了,好好练吧,明天我安排个好打点的给你打”

我直到他退伍,也不明白所谓好打点的是什么意思,到了我快退伍,枪毙第四个时,才知道所谓的好点,其实也就是反应已经比较迟钝,比较麻木的一种囚

整整一个个晚上,没睡好。

早上,出操,上午,整个中队集合,拿枪,79式微冲,每人20发子弹,行刑人员拿81式,主刑手1发子弹,副刑手30发。

警戒组去了看守提犯人,行刑组直接赴行刑地点--- 一个小山沟里。

三个主刑手都是第一年的兵,彼此相望,互相加油,虽然我们经常在一个中队比高低。

三个副刑手也是第五年的老兵,都是很典型的双重性格的人,我们说的,嘻嘻哈哈而心狠手辣.

汽车从大路转入1条小路,再转入1个山沟,到了,下车。

队长走过来,1面的似笑非笑“你们都知道过程了吧?到时你们三个看我的旗行事,明白没有?”

“明白”

押解组到了,三个犯人,两女1男,都是20多岁的年纪,双手反绑,脚上的铁镣换成了绳索,面色很苍白,没有表情。

这伙人,我们都认识,6个月前围剿这个贩毒集团的时候,我牺牲了1位战友,印象可以说是刻骨铭心。

从判决书下来到真正执行,一般都要1。2个月,估计他们都已有心理准备了。

经过短暂而紧张的刑前准备,犯人就位,排成一排,主刑手就位,副刑手就位。

我站在指定位置,我的行刑对像是约25岁的女性,她回过头看了我一眼,很凄厉的眼神,我不敢对视,她轻轮叹了一口气

队长站在我们一排的左前方,盯着我们看,班长说:“上膛”我们拉了枪机,队长举起蓝旗。

我们进入射击状态,“犯人请把嘴张开”说完才2秒钟不到,队长放下蓝旗“砰。。。”

几乎在同一时间,我们三个同时开枪,然后有点东西溅到我身上,是一些脑浆-----边上的战友有点打偏了。

中枪后的犯人,没有发任何声音,血呈喷泉状态从后脑勺喷出,然后整个身体在地上抽搐。

一大滩的血,三个人,三大滩。。。。。。。。。。。。。

法医从车上下来,验尸。然后把犯人抬上车,据说去医院拆零件。

收队,在回来的车上,6个人没说一句话,三班长给我们三个新兵第一次发烟,“不要紧张,过去了,回去把迷彩服洗掉。我们是武警,本来就是执行这样的任务。”

我不知道怎么回去的,反正心里很空。

回去把整套衣服都丢了,午饭和晚饭没怎么吃。

晚上失眠,满脑子都是白天的画面。

只好去站哨,帮其他战友站了两哨到凌晨三点,战友送给我1包烟,紫荆花的,10元/包。

第二天,如常训练,没人问你感觉如何,因为老兵和新兵都知道,那是1个想成为班干必须要走的路。那一天,我刚过19岁生日40天。

第二年,我当了班副,原来的班副做了班长,又行了3次刑,后来的两次,感觉和杀一头猪没什么两样。班长说的对“不要轻易去行刑,那样你会不尊重生命。。。。。。”

又过了好些年,我明白了一件事,创造一个生命和抚养成人,和结束一个生命所花的一发子弹相比,要辛劳很多,很多.....

此帖已在《士兵俱乐部》版面先发,属重帖,锁定。

      打赏
      收藏文本
      2
      【铁骑军团】屯骑都尉
      【铁骑军团】
      【铁骑军团】 少校
      【铁骑军团】 TQ0061
      坦白说......其实我是坏人
      2014/6/20 14:47:36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悲剧的是现在是我们执行死刑……法院上班一年半,和队友一起执行过两个了,下次就是我为主射手,不过是64威力很小的手枪……没有81那么暴力……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4/6/20 16:49:06
      左箭头-小图标

      比注射死刑好,注射死刑很容易作弊,把死囚私自放跑了,类似情结的电影看过20部了

      这个脑浆打出来拍照,不会有任何漏洞

      2014/6/20 15:29:18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3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 行刑记2001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