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对越虎将郭春生和他的英雄师

共 5251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对越虎将郭春生和他的英雄师

在1979年的中越边境自卫还击作战中,因为越军采用节节抵抗、互不相援、以空间换时间的消极战术,打不了就散,利用熟悉地形的优势边打边逃,化整为零,钻山入林,伺机袭扰,因而中国军队很难抓住敌人,没有打出更多其擅长的歼灭战。在此之中,还是有一个比较典型的成功战例,充分发挥了人民解放军善于穿插分割,迂回包围,各个歼敌的传统战术风格,打出了被中央军委称为是“自卫还击作战的第一个歼灭战”。这就是西线第13军38师创造的坝洒歼灭战。不过,由于种种原因,这一优秀战例在多年间并未被坊间所充分认识。而指挥了这场歼灭战的,就是时任第13军38师师长郭春生。

郭春生,1930年3月生于河北邢台县西牛峪村。1945年,15岁的郭春生参加了八路军,进入陈赓指挥的太岳军区部队当了一名战士。他作战勇敢,进步很快,先后参加了太行山反扫荡、上党、吕梁、汾孝、晋南、横渡黄河、陇海、豫东、豫西、皖东、皖西、淮海、渡江、粤桂边区、华中南及解放大西南、滇南边疆剿匪反霸等战役战斗,可谓身经百战。

在淮海战投中,郭春生多次担任尖刀排、突击排的排长,机敏果敢,指挥有方。先后在小杨庄阻击战、杨围子攻坚战、双堆集攻坚战中攻强守固,矫捷先登,斩将夺炮,歼敌逾千,为确保主力部队围歼敌人做出了重大贡献。战后,他被上级授予了“特等战斗英雄”称号,并荣立特等功。在渡江后的滇南战役中,时为二野第13军38师113团5连3排排长的郭春生,率全排强行军先敌到达尼得,抢占克勒大山,堵住了经此逃跑的国民党军第26军237师一部的退路。他们顽强坚守阵地12个小时,打退了敌军11次进攻,直到大部队赶到全歼了这股敌人。战斗中郭春生率3排共毙伤敌军230多人,俘敌270多人,缴获了轻重武器400余件和300多匹战马。战后,3排被第13军党委命名为“能攻能守,坚如钢铁,郭春生英雄排”,郭春生又被授予了“特等战斗英雄”称号,并再次荣立特等功。在1950年9月于北京召开的第一届全国战斗英雄代表会议上,郭春生和全国的战斗英雄、工作模范、民兵代表一起受到了毛泽东主席和朱德总司令的接见。

建国后,郭春生随部队戍守南疆,先后升任连长、副营长、营长等职,并参与执行了抗法援越任务。1965年,时任第13军军长的吴效闵少将从部队中挑选了一批战斗英雄到机关任职,其中就有郭春生。当时上级安排郭春生到训练处当参谋,但处里却没有给他正经事干。吴效闵知道后,就找来训练处长询问:“郭春生打仗机智凶猛,你们怎么不好好培养,老让他打杂?”处长回答说郭春生文化太低,不能写材料。吴效闵很生气,批评了处长:“你也是打过仗的人,怎么喜欢上这一套,会写材料的就是好参谋呀?你们那些秀才写的材料能拧出二斤水来。这些年浮夸说假话成了风,我们部队也跟风造了不少假,哄上面像哄孙子一样。战争年代要是说瞎话,是要死人的!这次下部队让郭春生跟我去,他不会捣鼓材料,他能发现问题。” 在吴效闵的关怀重用下,郭春生在军机关得到了很大锻炼,克服了文化障碍,领导能力有了长足提高,打开了上升空间。后来,郭春生又相继升任为副团长、团长、成都军区教导大队大队长、第13军38师参谋长、38师师长等职,其间还率部执行了抗美援越任务。多年以后,有记者来采访郭春生,谈到吴效闵时,郭春生感慨地说:“老军长工作深入细致,知人善任,对我们这些打过仗的老兵有很深的感情。他是个知识分子,他不看我们大老粗的笑话,也不分是出自哪支部队的。那时军里风气正,团结好,军里的老人都很怀念他。”

在中央军委决策发起对越自卫还击作战后,成都军区第13军奉命开赴云南,作为西线主攻部队准备执行作战任务。在军的统一指挥下,郭春生和政委高维岳率38师部队于1978年12月27日进入云南金平、个旧地区集结。1979年1月5日,第13军向38师下达了歼灭越南坝洒地区之敌的预先号令。郭春生、高维岳立即命令司令部制订开进计划,指导部队完成开进准备。经过摩托化机动,38师部队于1月24日至2月2日先后到达云南河口县坝洒农场一队、二队和曼路地区待机,进行临战准备工作。

38师的前身是中原野战军第4纵队13旅,源自陈赓在太岳军区的老部队,多年跟着老首长南征北战,立过不少战功。建国后,38师随第13军戍守云南18年,其间曾帮助越南训练装备过部队。1979对越作战前,38师已多年没有打过仗,基层新干部多,没有实战经验,连队补入了大量新兵,占到50%左右,且缺乏训练。郭春生曾先后执行过援越抗法和援越抗美任务,整训过越军部队,如今却又要与越南军队交手,其内心之感慨可想而知。为了打好这一仗,郭春生和高维岳大力抓了临战训练和组织准备工作,并对部队进行了深入的政治思想动员。因为38师部队曾参加过1960年代昆明军区组织的丛林大练兵,有亚热带山岳丛林地训练经验的老干部还不少,发挥了传、帮、带的表率作用,大大提高了训练效率。加上部队中西南地区的战士比例较大,对中越边境地区的自然条件较为适应,因而临战训练的效果明显,部队技战术水平提高很快,指战员们士气很高。

根据第13军的统一作战计划,38师位于全军最右翼,预备在越南坝洒当面的曼峨、180高地南侧、甘蔗园附近强渡红河,尔后以师主力迅速攻歼坝洒地区越军;因驻莱州省平卢地区的越军316A师可能走10号公路东援老街,遂同时以38师114团向10号公路南北两侧的奔西爱、威龙松地区穿插,退敌退路,阻击来增援的越军,保障军主力围歼越军345师;38师主力在歼灭坝洒地区之敌后,转为军预备队,随时准备前出参加歼击越军345师和担任对越军316A师的主攻任务。

坝洒是越南黄连山省的一个县,位于红河西岸谷地,东南距离老街20多公里。县城与河口县坝洒农场隔红河相望,其东侧是铁厂河、曼元、吉旦,西侧是船头,南侧是旧街,周围属亚热带低山丘陵地区,沿河有公路东通老街,西至蒙菲,交通比较方便。防守坝洒地区的越军是黄连山省军事指挥部下辖的省独立第2营、黄连山省队192团2营、2个炮兵连、1个公安屯、1个武装部,有大半个团兵力。越军在沿河纵深3公里地域内根据地形扼守要点,分散布防,重点控制主要交通线。

受领了军里赋予的作战任务后,郭春生很快带领各团干部及司令部人员化装成老百姓,前出到作战地域的红河沿岸反复进行了现地侦察。同时命令部队开设前方观察所实施观察,派遣人员抵近侦察和越境侦察,并向当地的有关部门和居民了解对面的敌情。经过现地侦察、昼夜观察和13次越境侦察后,部分掌握了当面的地形、敌情。但因没有捕到俘虏,对越军的具体兵力部署、防守的要点、工事构筑和火力配系等情况并没有完全搞清楚。总体上查明:红河对岸地区海拔不高,小高地较多,地形起伏,灌木杂草丛生;越军有2个营左右兵力,一般白天分散守点,夜间收缩,防御间隙较大;在沿河还有分散设置的铁丝网、竹签阵、反步兵地雷区等障碍。

根据掌握到的情况,郭春生判断越军兵力部署的重点位于坝洒县城以东至铁厂河一线,而铁厂河东侧至曼元、吉旦一线越军防御薄弱,这一带的地形也便于渡河和隐蔽行动。鉴于越军还未察觉中国军队的攻击意图,实施偷渡的成功可能性较大。只要迅速渡过红河,楔入分割守敌防御,迂回包围,切断其主要交通线,就能将防守越军围歼于坝洒地区。

据此,郭春生、高维岳等人形成决心:利用夜暗偷渡红河,如偷渡不成,即转为强渡。重点突破地域为180高地南侧、甘蔗园、曼峨地区,以多路兵力从两翼突破,纵深穿插,断敌退路,先围而后歼,实施连续卷击,一举消灭坝洒地区守敌。在具体部署上,以113团打主攻,团主力从左翼180高地方向渡过红河,迅速向西侧铁厂河、297高地突击,切断坝洒通往老街、蒙菲的公路,再向旧街迂回,协同112团一部围歼坝洒县城地域之敌。同时该团2营在左翼曼峨方向偷渡红河,抢占要点,保障114团渡河向10号公路纵深穿插,然后配合团主力由东南向西北卷击铁厂河以东的曼元等地区之敌;以112团1营配属3营7连打助攻,从右翼甘蔗园方向渡过红河,由西北向东南卷击,断敌退路,连围带打,歼灭船头地区之敌,并协同113团围歼坝洒县城、旧街地域之敌;114团从左翼曼峨方向渡河,执行向奔西爱、威龙松地区穿插阻敌的任务;112团主力为军预备队;师炮兵群2个122榴弹炮营、85加农炮营、130火箭炮营分别占领发射阵地,以远程炮火、覆盖炮火和直瞄炮火支援步兵战斗。

为力求使战斗计划符合实际,郭春生、高维岳多次召集师、团、营及各兵种,各主攻连队的干部开会,结合现地和沙盘反复进行讨论研究,先后11次修改作战计划,最后才定型完成。同时,先后多次组织人员利用夜暗到渡场进行侦察,选定泛水、登船和登岸地点。为保证渡河成功,各部队均精心准备了渡河器材,组织了渡河演练,并制订了由偷渡转为强渡的预案。

在临战前的3天,战区连降大雨,红河水位上涨,河面宽至80-200米,水深1.8-3.5米,水流约1.2米/秒,水深流急,河底多为卵石和粗砂,河中多暗礁,不能徒涉。郭春生派出精干人员密切注意天候水文和对岸敌情,并加强了应对措施。

1979年2月15日夜,38师秘密派出工兵和侦察分队,偷渡红河,排除了预定渡河登陆场内的地雷、竹签等障碍物,开辟了8条通路。为迷惑对岸越军,从2月16日18时起,郭春生组织部队使用2台推土机和2台汽车,在红河东岸假装成河口农场橡胶工人夜间作业,制造出了很大的机车轰鸣声。各偷渡分队在机车声音掩护下,将渡河器材秘密运至偷渡点。同时,还组织力量利用夜暗抢修了进出渡场及接近渡河点的道路。

总攻发起之前,郭春生率师前进指挥所在越南坝洒县城对岸的168高地开设,实施靠前指挥。

2月16日夜23时,113团2营(欠6连)率先在曼峨南侧开始乘冲锋舟和橡皮舟偷渡红河。80分钟后全部渡过红河,随即占领吉旦附近制高点,警戒渡场。17日凌晨2时39分,114团开始偷渡红河,至上午8时许全团渡完,尔后向纵深地区发起穿插。

围歼坝洒地区越军的关键在于左右两翼的穿插迂回分队能否到位。在左翼,17日1时,113团3连在180高地南侧开始偷渡,全连于2时40分偷渡完毕。在右翼,1时30分,112团1营和7连在甘蔗园开始偷渡红河,至4时45分全部渡过红河。38师组织周密,仅用22只冲锋舟、15只班用橡皮舟、3只侦察舟、2只浮筒橡皮舟,在5个半小时内于3个渡场渡过了3个营另3个连约2500人,未翻一舟、未伤一人、未丢一物,成功偷渡红河。

与此同时,38师工兵迅速作业,在吉旦附近的红河上架设门桥。这一带的中国一侧河岸地形不好,不便于构筑架桥场的进出道路。38师工兵就在附近的芭蕉林中修筑了一条长65米、宽3米、坡度30度左右的斜坡道,一直延伸到红河边。并在斜坡道上安置木轨,涂上黄油,然后将已结构好的2个门桥节套舟放在木轨上,用人力将门桥滑推下水。至17日3时54分,门桥渡场开设完毕,担任穿插任务的114团开始通过门桥渡河。随后军区舟桥团1个营在坝洒渡口处冒着越军火力作业,于8时许架起了一座16吨的轻舟浮桥,保障了后续摩托化部队、骡马分队渡河和物资的前运后送。

左翼已过河的113团3连担负切断坝洒县城、铁厂河、旧街之敌退路的任务。3连迅速通过越军设置的雷区,强行冲过铁厂河越军火力拦阻,绕过沿途越军防守的高地,脚踩泥泞,跑步前进,奋力翻越294高地,终于在6时25分占领了332高地,以火力控制了坝洒县城、旧街通向蒙菲的公路。右翼的112团1营和7连也在泥泞草丛中艰难穿行,7连于6时许控制了488高地及其东南突出部,会同113团3连切断了坝洒之敌撤向蒙菲的道路。1营各连也穿插到位,成扇形展开兵力,准备向船头、161高地一带越军进行凶猛卷击。7时许,左翼的113团主力于180高地南侧全部渡过红河,沿铁厂河南侧一线展开了兵力。

至此,38师左右两翼的攻击分队都已到达指定位置,完成了对坝洒地区越军的包围部署。

接到师司令部人员的报告后,郭春生果断命令发起总攻。17日7时,38师的师、团、营炮兵对铁厂河、坝洒县城、船头地区的越军阵地进行了30分钟炮火急袭,同时步兵在炮火掩护下发起攻击。

113团1营(欠3连)曾在淮海战役中被总前委授予了“钢铁营”荣誉称号,这次担任左翼主攻营,以凌厉的攻势直扑旧街。先头1连猛打猛冲,与敌近战,连续攻占越军营房和297高地,以伤亡20人的代价歼敌40人,打开了通向旧街的道路。随后1营呼唤师炮兵群对旧街方向实施火力准备,拦阻沿公路逃向蒙菲的越军。这时2连越过1连前出,从西侧向旧街发动攻击。1连也出动了1个排,从东侧向旧街攻击。在38师的多次炮火打击下,防守旧街的越军已经混乱,开始分散突围。1营进展顺利,于12时05分将旧街攻占。战斗进程中,连续有多股越军从包围圈内的旧街、297高地和包围圈外的童官方向对332高地实施冲击,企图撕开口子。113团3连进行了坚决阻击,将越军全部击退,歼敌数十人。

113团3营将8连、9连分南北两翼展开,向铁厂河守敌发起猛攻。防守这里的越军有1个加强排,但早先已被113团3连突袭,后又遭38师炮兵群猛烈打击,再轮到113团3营分割迂回攻击,已是阵脚大乱,不久即溃散。3营连续攻击,击溃黄连山省独立第2营2连,连克多座高地,控制了坝洒至谷柳公路,切断了坝洒县城与曼元方向越军的联系,随后继续向曼元发展进攻。

在吉旦附近警戒渡场的113团2营待114团全部渡河向纵深穿插之后,随即前出,向西旋转沿坝洒至谷柳公路两侧推进,与3营形成了对曼元地区越军的夹击之势。

因为113团各部进展都比较迅速,郭春生命令113团迅速推进,攻歼坝洒和曼元地区之敌。113团3营接令向坝洒县城攻击前进,因防守越军早已逃散,于11时50分顺利占领坝洒县城。12时许,2营和3营也攻歼了曼元地区之敌。至此,坝洒县城以东的越军诸阵地已全部被38师控制。

相较113团,112团1营打得不太顺利,当天未能歼灭船头地区的越军。

防守船头地区诸高地的越军主要是黄连山省队独立第2营的1个连和部分武装民军。人数虽然不多,但这股越军对附近地形熟悉,武器装备不错,人手都有多件武器,善于以小股多路分散作战,在道路要点附近设伏阻击,战术灵活,敢于打近战,颇难对付。

112团1营渡河之后就在船头地区的西北、东南方向控制了主要制高点,形成猛鹰搏兔之势。1营决心在船头西北、东南两侧同时发起攻击,先打下外围的典道、281高地,然后突击中间的161高地,将船头之敌一切为二,再向两侧迂回攻击,全歼守敌。在师、团、营炮兵进行了炮火准备后,1营指挥2连在船头西北侧向典道西北无名高地进攻,3连在船头东南侧向281高地进攻。

2连兵分三路扑向典道西北无名高地,因组织不好,三路都沿正面攻击,队形又密集,遭到越军突然火力阻击,一时难以前进,伤亡较大。郭春生接到报告后,当即指示部队要改变打法,疏散队形,从多路向敌攻击。2连经过重新组织,以火力从正面牵制守敌,攻击分队从东、西两侧迂回接近,以手榴弹炸毁敌机枪,一举突入越军堑壕,随后继续向山顶攻击前进。因山顶之敌火力猛烈,2连再次被压制。连长组织爆破队连续攻击,以手榴弹和爆破筒对越军火力点进行摧毁。

战斗胶着之际,1营营长在进行战场观察时发现,典道西北无名高地南侧的坂祸东侧无名高地没有越军防守,可以在此插入一刀,从侧后袭击守敌,配合2连从正面攻击。营长即令1连迅速前出,直取坂祸。1连领命前进,相继攻占了5号高地和坂祸,歼敌一部。随后继续向前攻击,楔入了典道与船头之间,在这里遭到了7号高地附近村内越军的火力阻击,难以前进。这时,2连经过连续攻击已打下了典道西北无名高地,并继续前出到123高地东南侧突出部和161高地西北侧。1连遂绕道进至123高地东南侧突出部与2连会合。12时许,营长命令1、2连就地搜剿典道、坂祸附近残敌。

另一路3连向281高地之敌发起进攻,一路进展顺利,经一个多小时战斗将281高地顶部攻占。继续前进时,遭到高地东南侧突出部越军火力猛烈阻击,进展困难。根据郭春生的指示,3连将3个排分成小群多路,以火箭筒、手榴弹、爆破筒、火焰喷射器开路,进行连续攻击。经过30分钟战斗,3连攻占了281高地东南侧突出部,歼敌28人。不久,从旧街方向有约1个排越军向281高地东南侧突出部进行反冲击,被3连以火力击退。

打到这时,坝洒地区残余越军已被压缩到船头附近以161高地为核心的6个高地上,四面都已被38师部队包围。

根据前沿进展情况,郭春生命令112团迅速攻占161高地东侧的9、11、12号高地,先将抵最强的敌人解决。随后又令112团前指马上过河,协助1营组织指挥战斗。但因112团前指迟迟没有渡过红河,与1营协调不及时,以致战斗拖延。因师司令部对部队执行命令的情况督促检查不及时,112团前指迟至18日中午才渡过红河,此时则战场大局已定了。

中午12时许,113团3营在攻占了坝洒县城后,先头9连继续西进攻击133高地。因越军阵地前沿有大片开阔地,守敌居高临下集中火力进行封锁,9连冲到第一道堑壕就被压制,无法前进。后面的8连跟上来协同攻击,也被越军火力阻止。为加快战斗进展,113团预备队2营6连亦奉命加入战斗。由于越军火力猛烈,3个连队多次攻击都进展甚微。

112团这边,1营根据师长的命令,调整部署,以1连进攻7号、161、9号高地;2连肃清船头地区之敌,保障1连左翼安全;3连向9、11、12号高地进攻。

3连的推进沿途要越过开阔地和公路,攻击路线较长,结果遭到161高地越军的猛烈火力射击,还没越过公路就伤亡24人,被迫停止前进。红河对岸的师、团炮兵对守敌进行火力压制,但打不到反斜面上的越军,没有效果。15时30分,郭春生命令师前进指挥组速去113团加强指挥,并令112、113团加速对守敌进行两面夹击。

16时,在1营82迫击炮和82无坐力炮火力支援下,1连兵分两路向7号、161高地实施迂回攻击。开始较为顺利,很快攻占了7号高地和161高地顶端。在继续进攻时,1连被161高地东南山脊、山腰的越军火力所阻,连续攻击两次受挫。营长立即将2连2、3排部分兵力投入战斗,与1连协同发起攻击。越军抵抗非常顽强,虽经反复争夺,1营也只占领了161高地东南侧部分阵地。因弹药消耗过大,一时补充不上,攻击力度已大减。

18时,考虑到天色已黑,部队连续攻击已很疲劳,弹药需要补充,军长阎守庆命令38师停止攻击,但要把各口子加以封锁,对未攻克的敌坑道口要用火力封死,部队轮流休整,准备再战。郭春生随即向下传达命令,并特别强调各部队要坚守阵地,以火力严密封锁道路、山垭口、未攻克的坑道口,防止越军逃跑。同时组织夜间袭扰,疲惫和消耗敌人。

遗憾的是,因经验不足,战斗疲劳,害怕越军夜间袭扰,一线大部分连队在没有结束战斗之前就进行了不同程度地后撤。其中113团的6、8、9连撤到了距敌前沿1100米-1500米处;112团1连撤到了161高地顶部,由2连接替其在9号高地前组织夜间防御,3连撤到了281高地山脚;控制坝洒至蒙菲公路断敌退路的113团3连和112团7连,白天歼灭、击退了多股逃跑和反击的越军,黄昏时却先后撤离公路,松开了一个口子,给了越军以突围的可乘之隙。因一线大部分连队脱离了与敌接触,郭春生要求的部队夜间对越军出击袭扰也未能实施。

因部队初战,根据军前指的指示,郭春生于当夜23时命令各部队提高警惕,加强警戒,严防越军袭扰。午夜时有数十名越军企图经488高地西北鞍部逃跑,被112团7连火力击溃,毙敌十余人。

18日拂晓,天降大雾,郭春生命令部队于7时30分继续对残敌发起攻击。113团的6、8、9连在营属炮火支援下,分成小群多路连续进攻。经过艰苦战斗,于11时35分攻占133高地,将守敌歼灭。

因雾大视界不好和弹药未送到,112团1营于9时20分才发起攻击。2连兵分两路继续向161高地东南侧突击。经过昨日的战斗,残余越军也打得筋疲力尽,加上四面被围,战斗力已大减。2连在营炮火支援下强攻50分钟,终于将敌阵地突破,一举夺下9号高地。随后2连乘胜攻击,连克11、12号高地,于13时30分将守敌全部歼灭,整个坝洒地区战斗胜利结束。

至此,38师偷渡红河,分割合围,经31小时战斗,歼灭坝洒地区越军黄连山省队独立第2营、1个公安屯和武装民军一部,共毙敌496人,伤敌24人,俘敌44人。38师也付出了伤亡200余人的代价。这一仗打得相当漂亮,打出了中国军队的威风,后来被中央军委称为“自卫还击作战的第一个歼灭战”。

坝洒歼灭战后,奉第13军命令,郭春生率38师主力转为军预备队待命,同时巩固既得阵地,清剿残敌,保障军主力的右翼安全。

奉命过河后向奔西爱、威龙松地区穿插阻敌的114团,途中先后在勇番、周登地区受阻,严重影响了穿插速度,预定7个半小时插到指定位置的计划已无法实现。2月18日凌晨,根据随39师行动的第13军龚副政委命令,114团转而执行策应39师部队打通岳山道路的任务。战斗中114团在339高地前受阻,多次攻击不克。20日中午,郭春生不顾危险穿越战区赶到114团指挥所督战。在听取了该团团长范欲南准备组织连续强攻的作战方案汇报后,他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小范,我看这样组织不行。山地作战火箭筒属直射武器,低处往高处打要翻山的,达不到目的。我看不如撤回去,建议把火箭筒改为炸药包,从侧面迂回,爬上制高点用炸药包,炸毁敌人的工事才是目的。炸药包5公斤、10公斤都可以。” 根据师长的意见,范欲南命令进攻暂停,又重新研究了打法,决定首先使用延期引信炮弹摧毁越军的坑道工事,然后组织爆破组实施夜袭夺取339高地。此战法果然奏效,114团夜袭部队于21日凌晨一举攻占了339高地。随后,根据第13军的电令,郭春生、范欲南又指挥114团攻歼了维甘、登尚地区的越军,然后控制要点组织防御。

2月21日,根据军委副主席邓小平的指示,第13军调整了作战部署,决定以39师攻占代乃阻击越军316A师东援,保障军主力侧翼安全;军预备队38师迅速前调,以37师在左翼、38师在右翼,实施钳形突击,坚决分割围歼柑塘地区的越军345师,然后在友邻协同下歼灭316A师。

受领了作战任务后,郭春生、高维岳立即调整部署,命令112团、113团迅速前出至37师部队右翼占领阵地,准备发起攻击。

按照第13军的统一作战计划,38师协同左翼37师向柑塘实施钳形突击,分割围歼守敌,并攻占重要经济目标柑塘磷矿。郭春生决心成两个梯队,以112团从大寨西北侧突破越军防御,沿219、369高地向312高地实施主要突击,然后沿587高地向周为、朗杭发展进攻;以113团从241高地当面突破越军防御,沿439、563高地实施主要突击,然后经587高地、周为迂回至柑塘侧后的朗达地区,协同37师围歼柑塘之敌;114团北调登门地区为师预备队,随时准备执行向柑塘进攻的任务。

2月23日早7时,第13军7个炮兵群加团、营炮兵共564门火炮,同时对外约姆河南岸的越军阵地和前沿目标实施了25分钟炮火急袭。借着弹幕掩护,37师、38师部队开始运动接敌。

38师的113团以1营为先锋营,突破外约姆河向南直进,迅速攻占了越军前沿的241高地。在继续攻击纵深的439高地时,遭到越军顽强抵抗。1营多次组织进攻,一直打到下午17时终于将439高地攻占。112团在113团左侧并肩进攻,以2营为先锋营,艰苦战斗一天,连续攻占了重要制高点219、369高地,摧毁越军火力点36个,歼灭敌1个营指挥所和1个加强连,击毙越军大尉营长丁国仕以下71人。

经过23日一天激烈战斗,37师、38师挺进越军纵深7公里,攻占了容荷、真尉以北越军防守的大部要点,打开了柑塘北面的门户。越军345师被打得狼狈不堪,师长麻永兰向第二军区前指发出紧急呼救:“今天敌人极为厉害,各个阵地都被打垮了,调整部署极为困难,局势正在进一步恶化。” 打到此时,345师已丧失斗志,各级领导争先逃跑,部队趋于溃散状态。

郭春生根据第13军指示在23日夜调整部署,命令第一梯队2个团于24日交替掩护攻击,直取柑塘之敌纵深;114团准备进入战斗。

24日战斗打响后,当面越军的抵抗微弱,112团、113团进展迅速,于当日下午相继攻占了312、563高地,歼敌124人。随后112团进至容东一线巩固阵地并转为军预备队。113团继续向南急进,从563高地至587高地一线强行突破,沿朗拉西侧山脊直插朗娃东南无名高地,占领要点,于当晚从侧后对柑塘地区越军形成了包围。

24日15时,第13军通报越军345师已南逃,命令38师的预备队114团迅速以主力向越军纵深穿插,夺取柑塘磷矿;另以1个轻装步兵营直插团结、嘉符地区占领要点,断敌退路,配合军主力正面作战,歼灭柑塘地区之敌。

郭春生接令后,紧急调动114团从登门地区出发,沿典那、蓉荷、大丁、朗菲、朗哥发起穿插。有了上次穿插失败的教训,114团兼程疾行,不与沿途越军恋战,穿山越林不顾一切夺路前进。24日午夜,114团穿插20余公里终于进至朗哥北侧。范欲南团长立即部署战斗,命令前卫1营继续插向团结、嘉符地区断敌退路;2营实施夜间侦察,准备夺取柑塘磷矿。25日拂晓,2营6连搜索前进,经过2个小时战斗打散了防守越军,夺取了磷矿和火车站,炸毁了铁路桥。此时1营也已插到了团结、嘉符地区,占领要点展开防御。至此114团完成了穿插敌后、攻占柑塘磷矿并断敌退路的任务,各部迅速转入巩固阵地并清剿残敌。

在37师、38师各路部队的猛烈突击下,越军345师已整体崩溃,失去了抵抗能力。345师师长麻永兰率师前指丢弃部队逃跑,于24日拂晓狼狈逃过了

外波河。25日下午13时30分,在师、团炮火支援下,37师部队胜利攻占了越西北重镇柑塘。

柑塘地区越军遭到中国军队沉重打击后,兵无斗志,化整为零,四处潜藏,时用冷枪冷炮进行袭扰。为肃清残敌,扩大战果,昆明军区前指和第13军下达指示:以38师113团在外波河西岸的团结、况孟、嘎哥一线构筑工事,组织防御,防止东岸之敌反扑;军主力转入搜剿行动。郭春生等师领导根据越军的游击袭扰特点,从27日起,组织38师部队分成小群多路,加强随伴火器,实施边打边剿,打剿结合,前面攻打,后面搜剿,分片包干,反复清剿的战法,有力地打击了残敌,不断扩大了战果。经过进攻和清剿战斗,38师协同37师共歼敌2600余人,取得了柑塘战役的大胜。

3月5日中国政府宣布撤军后,根据昆明军区前指和第13军的指示,郭春生命令113团在外波河一线坚守阵地,掩护军主力回撤;112团、114团掩护113团的后方,同时继续搜缴残敌及越军隐藏的物资,破坏越南各种军政设施。在38师部队掩护下,军里派出技术人员和民兵将柑塘磷矿的苏联、东欧制造的机器设备拆运回国,并将矿井炸毁,严重破坏了越南的这个重要出口创汇资源区。从2月27日至3月8日,113团在外波河西岸防守10昼夜,先后击退越军7次进攻,守住了阵地,共歼敌239人。

在军主力回撤后,郭春生指挥38师部队交替掩护,从容回撤。其间外波河东岸的越军企图尾追38师部队,遭到了第13军炮兵的多次猛烈火力打击,损兵折将,不敢再追。至3月12日,38师部队全部撤回了国境内,不少一人一马,没丢下一个伤员和烈士。

在1979对越自卫还击战中,郭春生指挥38师作战24天,共击毙越军1387人,俘敌143人,缴获武器装备和军用物资一大批。38师减员800余人,其中牺牲280余人。

战后,郭春生升任第13军副军长,后转为副军职调研员。1988年9月,被授予少将军衔。1991年,郭春生光荣离休。在几十年的戎马生涯中,郭春生共参加过大的战役20多个、大小战斗370多次,荣立特等功2次、大功8次,荣获战斗英雄称号2次,曾9次13处负伤,荣膺二等甲级残废军人。

2008年12月31日,郭春生逝世,享年78岁。

转载请注明出自铁血tiexue.net, 本贴地址: http://bbs.tiexue.net/post_7637645_1.html
延伸阅读: 赵维欢 张良善 李月
      打赏
      收藏文本
      64
      0
      2014/5/19 18:16:01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向西线38师英雄们学习、致敬!

      2018/10/9 17:06:06
      • 军衔:陆军大校
      • 军号:2954327
      • 工分:275647 / 排名:4852
      左箭头-小图标

      79年13军,和55军打的不错

      2018/10/9 12:09:42
      左箭头-小图标

      郭将军千古

      2018/10/8 22:33:28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4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对越虎将郭春生和他的英雄师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