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年越来越没有年味,回忆原来的过年[新春参赛]

共 12852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警察三级警督
  • 军号:3989666
  • 工分:25895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年越来越没有年味,回忆原来的过年[新春参赛]

盼完杀猪盼过年。俗话说:“小孩盼过年,大人怕过年。”这话真不假,我等啊盼啊,几乎隔几天翻遍日历。过年可以说是集几种快乐于一身的大好事,可以吃饺子、吃糖、穿新衣、放鞭炮,甚至运气好的还可能得到块八角的压岁钱。

所以一放寒假,心里就痒痒起来,总嫌日子过得太慢。

小村到了腊月将尽未尽时就热闹得多 了,村里的碾道成宿不停进行磨黄面,家家户户开始淘黄米,蒸豆包或年糕,买年画糊墙,算是过年的开始。年画其本是“连年有余”或者样板戏之类。鞭炮也就稀稀落落响了起

来,放鞭炮的日子通常是一年里最冷的日子,只要在炮的底部舔一下,就可以把它粘到铁栏杆上。“二踢脚”之类我不敢放,所以,我最喜欢小款式查鞭。最小的鞭只比大柴杆粗一点,声音清脆,“啪啪啪”在冬天里爆出一小团烟雾,鞭炮粉身碎骨。那时我还不知道“一声震得人方吼,回首相看已成灰”之类的诗。只是非常兴奋,兜里揣几个小鞭一会儿放一个,时间长了,我也付出惨重的代价,手冻伤了,肿得像个大罗卜,青里透紫,手套都戴不进去了,真是痛痒难当,然而对鞭炮的热爱丝毫不减。

那时由于没有摊床,鞭炮只在供销社 的柜台里统一卖,那花花绿绿包藏着炮火硝烟的柜台对于我是怎样可望而不可及的诱惑啊。如果期末考试考得好,爷爷就会给我买些小鞭。否则只买几样三

十晚上放的炮,我只有每天抚摸晾在炕头上的“大麻雷”、“二踢脚”、“钻天猴”之类望梅止渴了。好在我二舅在供销社当营业员,所以我每次都偷偷去找二舅,都能弄些块八角的小鞭。

到了腊月底,家家户户都忙起来,上 坟、树灯笼杆、刨冻猪肉、写对联剪挂钱等等,空气里似乎也有了一种欢快的气氛。我的心更像猫爪子挠了一样,莫名地兴奋着,焦躁着,在东邻西舍窜来窜去,不用做作业,不用去捡粪,可以扣闸玩,可以玩嘎拉哈,整天被兴奋主使着,发生尖锐的欢叫,以至遭到大人的训斥,那也是不怕的,谁也不会在这种时候打孩子,于是我们闹得更加肆无忌惮了。

过年,不管日子多紧巴,新衣服总要 做的。娘总是在年前买几块花布,蓝布

之类,起早贪黑给家人赶做衣裳,用娘的话说我是家里的臭小蛋子,所以每次都给我做蓝黄色的衣服,穿新衣服的那个冬日上午,成了我童年生活里一幕永难忘却的场景,天气那么冷,呵气成霜,雪是那么白,新衣服那么蓝,它们一起耀花我的眼,它们使我小小的心灵亮丽起来,那个时刻,我想,我心里甜滋滋的,太美了。多年以后,我想,那就叫幸福吧!

年三十儿早上,太奶(曾祖母)就帮 我穿好新衣服,穿上新鞋,盼望已久的日子终于来了,其紧张郑重的心情不亚于做新郎的感觉,忽然听“滋啦”一声,继而炸肉丸子的浓香飘进屋里,我“哧溜”下了地,直奔厨房冲去,热热闹闹的年这样开始了。哦,久违的丸子,其实那根本不是真正的肉丸子,早被父亲偷梁换

柱,加了大量的豆腐和土豆,但我与二妹仍以小鸡啄米的速度消灭了它们,父亲一回头,炸好的一碗已经没了,气得姐姐大呼小叫要打我的,见状不好,抓个馒头,扔下二妹,飞也似的找别的小伙伴玩去了。留下娘和姐姐在屋里擦呀抹呀大搞卫生。似乎非把门窗柜子擦秃噜皮才甘心。

爷爷张罗着供奉老祖宗(家谱挂 画)。那时我们的家谱在我们这股,家谱上分男左女右,登记着祖先的名讳,我查了一下共有十一代。家谱正中及祖先名讳下面画着一群穿着朝服,一身宫庭打扮的祖先遗像。也许他们生前目不识丁,为民为奴,可是死后全都加官晋级,穿上了宫庭大礼服。家谱挂画中间和两边各有一副对联:一副是“祖豆千秋永,本支百世长”另一副是“祖德宗功千载

在,子承孙继万年春”。家谱前设有香案,上面摆放香炉烛台及其供品。每次吃饭前,必须上供并点燃香烛,然后全家人依辈份大小一一磕头礼拜。不准吃蒜、不准扫地、不准往外倒脏水、尤其不允许外姓妇女来串门等等。在我的童年记里,整个祭祖时显得那样神秘。

黑夜降临,年的高潮也拉开了序幕, 外面鞭炮声不绝于耳,一种叫“夜明珠”的礼花时时在窗上投下灿烂的光影,院子里暖融融的,炉子烧得呼呼作响,好像在高唱过年了,过年了!一家九口人团圆饭是丰盛的,那也是大人斟酌多时的,要凑到八个十个菜才吉利。为了明年的希望,即使我们不小心打了碗,大人也不骂,还连连说“岁岁平安”。

一家人围着八仙桌,烧着火盆做在炕 上,吃着冻秋子梨,嗑着瓜子,欢欢喜

喜唠着家常,这时守岁算是开始了,太奶每年这个时候则把自己的寿衣拿出来穿在身上,(椐说活人穿在身上即是得),我认为是否属于迷信范畴,暂且不论,应说她的那个时代的人对“慎终”“送死”都极重视,也毫不忌讳。只有后来的人,才那样远离死,漠视死,死得那样没有准备,那时,邻居家的小孩和我家都感到恐怖,你想,地上供着列祖列宗,香烟缭绕,炕上坐着一位身穿寿衣的老太太,真是令人毛骨悚然,不过,我的家人则不计较她这些。因为太奶平时太慈祥,而且长了也就习惯了。

爷爷则在这个时候领着我秉烛烧香, 表情极其凝重,对着家谱讲述着他所知道的每位祖先的动人或不动人的故事。这也许是对我的一种教育吧。

午夜十二点快到了,最热闹的放鞭炮

接财神开始了。不知谁家先燃了百响电光炮,这一下,仿佛引燃了火药库,顿时间炮火震天,此起彼伏,这一家硝烟弥漫,那一家异军突起,震耳欲聋,响彻云霄。好像比着谁的炮最响,谁就能把财神接到家。

这时,我们全家出动,在院中燃起一 堆火,然后,爷爷、父亲便纷纷点燃花炮,有的呼啸着冲上天,有的原地如鲜花照放,还有的蹦着满地乱窜,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每年除夕,我家的鞭炮都放的最多,引得左邻右舍驻足观看。除夕的夜是浓浓的黑,只有烟花爆竹的光明像夜里狂欢的精灵。绽放着家人的喜悦与希冀。

屋内所有的门都敞开,为了是接财神到家。祭祖的庄严时刻也来到了。也是在我童年印象中最神秘的时刻。听爷爷说,老祖宗这时都回来过年了,家族人鬼真正团圆了,要毕恭毕敬,不能出半点差错,否则惹得祖宗不高兴,不但不保佑我们,可能还会惩罚我们。供奉又增加了些热菜,酒杯点燃的供酒跳跃着蓝火。据说只有这样死了的灵魂才能吃到。祭拜时,先是太奶迈着三寸金莲,浑似刚从古代戏剧中走出来的女人,一颠一颠的踩着细碎又颤巍的步子,在香案上焚香,嘴里在祈祷着平安祝福的话,然后家里人依次祭拜。祭拜祖先之后,家族人互相拜年,由于太奶在世,所以爷爷虽然六十多岁,依然率领七爷、九爷诚惶诚恐地给太奶磕头拜年,那三个六十岁的老人磕头的情景永远留在我的记忆里。我是家族中最年轻的一

代──第四代。等我叩完头,都饿的头昏眼花了。记得太奶八十四岁那年过年最后一个除夕,我弟弟从三十早上就不断地给她磕头拜年,一会儿就去磕一次,然后相对大笑,太奶说:“这孩子今年怎么了,怎么老是向我磕头,磕个没完了,看这样,要把我给磕死了。”

吃完了饺子走出院来,我无限怅惆地 呆立在复归宁静的夜里,满地落红缤纷,一年的盼望就在这恍若隔世的片刻辉煌里,一年的盼望转瞬即逝了。多年以来,我对过年的热爱,多半缘于对除夕夜那火爆场面的迷恋,对鞭炮初衷不改的情结。鞭炮能制造一种气氛,能对着人们的喜庆,它使年有声有色,多彩多彩,它成了我童年生活里梦寐以求的东西,甚至成了学习功课的一种动力。

今天的春节一些勉强保留下来的习俗也早已脱离脱 离它原来的含义,变成了徒具空壳的摆设。

现在的春节,由于物质的极大丰富,还使以往过年 时的喜庆与丰盛印象彻底消失了。过年的希罕食品和望眼欲穿的新衣,如今全都成了日常品。加上西风日渐,各种五花八门的节日接踵比肩,一般人早就穷于应付,商业机构的恶性介入和炒作使节日成本越来越大,越来越多的人叫苦不迭,一年一度劳民伤财的全国大迁徙无论对于个人身心还是整个国民经济,都是一次相当沉重的折腾。

人们对春节文化这些变化早有感触,很多人都感叹 现在过年越来越没“年味”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延伸阅读: 黄延秋 李洪智 孙小宝
      打赏
      收藏文本
      66
      中国
      2014/2/2 13:31:16

      热门回复

      • 军衔:中国陆军中将
      • 军号:3063920
      • 工分:1074836 / 排名:261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勾起了对童年时代过年的回忆!ー边看ー边想、文中的我不也就是我和身边的ー个个我吗!童年时侯的每ー个年总是幸福的!———那怕只有两毛钱压岁钱!

      2014/2/3 8:51:35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6770730
      • 工分:51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读着亲切看着想哭,那个年代虽然物质贫乏,但是亲情浓厚不缺乏节日的欢乐。往事如烟,只有回忆了。东北人顶一个回复:[原创]年越来越没有年味,回忆原来的过年[新春参赛]

      2014/3/29 10:44:10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您的这段回忆 才是小时候咱们过年的真实写照啊 过年啊 过年 以前过年味儿虽然土 但是是骨子里的真实 一小鞭炮我和我哥拆开能玩一下午 现在也是过年了 不瞒您说 今年三十晚上 我们家吃过年夜饭 早早都入睡了 我哥睡的更早 不到八点就上床了 春节晚会根本就木有去想它

      2014/2/8 11:28:49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过年最重要的是亲人能聚在一起,就是聊聊家长里短也是一种交流。物质上的已经不重要了

      2014/2/2 23:07:40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1097426
      • 工分:22274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现在是越来越怕过年,小时候,没有高层商品楼,都住小平房和几层的“公房”,家家过年都会放串鞭炮,俺这二线小城,放炮前先在门口大喊几声:放鞭炮啦。。。。。,先放一个小单响,接着点燃几万头的一串,再后就连放两响,表示结束,放炮前喊话,就是通知邻里街坊,要响了,该捂耳朵的你捂,该关窗的你关,该抱紧小孩子的你抱,很文明,如要玩烟花类的,对不起,全到外面空扩地方玩,因那时家家烧柴,院子或楼顶阳台的大都会有干柴,如不小心被烟花点着火了,谁家的孩子做的好事,街坊们都知道。现在好了,很多富裕点的城镇都大楼遍地,早就禁鞭炮了,可总是有那么一些似认识又不相见的大小‘街坊”,还在偷放鞭炮,当然,都住着自建的楼房里,也不排除是租住的,放鞭炮,也没了先大喊几声通知一下街坊的本地习俗,炮声是越来越响了,没点文明了,越禁越放,有钱了,这两年竟然把可能是在天安门国庆才放的大烟花礼炮也带进了住宅区,那个响法叫震耳欲聋,睡在床上床都会感到震动,我估计,不知会有多少街坊在此同时叫这家子早点去死。这已不是文明与不文明的事了,只能用是人渣来说事,严重伤害了他人的正常生活,今年我们这里几家所谓有钱的,就是放这类礼炮,被报警处理,严禁超标的烟花礼炮进住宅区燃放,应该立法了。

      2014/2/8 9:54:10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敬我们逝去的春节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5/2/20 13:40:16
      • 军衔:中国海军中将
      • 军号:991942
      • 头衔:市井真小人
      • 工分:1731915 / 排名:115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能让我踏踏实实睡上八个小时就算过年了。

      2014/2/8 10:49:33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9042967
      • 工分:602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小时候过年夜,和小伙伴们总玩的不亦乐乎,现在大年夜,小伙伴们不是打麻将就是玩纸牌

      2015/6/22 8:41:40
      • 军衔:陆军下士
      • 军号:425372
      • 工分:1449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以前的年味浓重。

      2015/12/9 10:43:37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同感!

      2017/1/7 16:53:44
      • 军衔:陆军下士
      • 军号:425372
      • 工分:1449
      左箭头-小图标

      以前的年味浓重。

      2015/12/9 10:43:37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9042967
      • 工分:602
      左箭头-小图标

      小时候过年夜,和小伙伴们总玩的不亦乐乎,现在大年夜,小伙伴们不是打麻将就是玩纸牌

      2015/6/22 8:41:40
      左箭头-小图标

      敬我们逝去的春节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5/2/20 13:40:16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6770730
      • 工分:51
      左箭头-小图标

      读着亲切看着想哭,那个年代虽然物质贫乏,但是亲情浓厚不缺乏节日的欢乐。往事如烟,只有回忆了。东北人顶一个回复:[原创]年越来越没有年味,回忆原来的过年[新春参赛]

      2014/3/29 10:44:10
      左箭头-小图标

      您的这段回忆 才是小时候咱们过年的真实写照啊 过年啊 过年 以前过年味儿虽然土 但是是骨子里的真实 一小鞭炮我和我哥拆开能玩一下午 现在也是过年了 不瞒您说 今年三十晚上 我们家吃过年夜饭 早早都入睡了 我哥睡的更早 不到八点就上床了 春节晚会根本就木有去想它

      2014/2/8 11:28:49
      • 军衔:中国海军中将
      • 军号:991942
      • 头衔:市井真小人
      • 工分:1731915 / 排名:115
      左箭头-小图标

      能让我踏踏实实睡上八个小时就算过年了。

      2014/2/8 10:49:33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1097426
      • 工分:22274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现在是越来越怕过年,小时候,没有高层商品楼,都住小平房和几层的“公房”,家家过年都会放串鞭炮,俺这二线小城,放炮前先在门口大喊几声:放鞭炮啦。。。。。,先放一个小单响,接着点燃几万头的一串,再后就连放两响,表示结束,放炮前喊话,就是通知邻里街坊,要响了,该捂耳朵的你捂,该关窗的你关,该抱紧小孩子的你抱,很文明,如要玩烟花类的,对不起,全到外面空扩地方玩,因那时家家烧柴,院子或楼顶阳台的大都会有干柴,如不小心被烟花点着火了,谁家的孩子做的好事,街坊们都知道。现在好了,很多富裕点的城镇都大楼遍地,早就禁鞭炮了,可总是有那么一些似认识又不相见的大小‘街坊”,还在偷放鞭炮,当然,都住着自建的楼房里,也不排除是租住的,放鞭炮,也没了先大喊几声通知一下街坊的本地习俗,炮声是越来越响了,没点文明了,越禁越放,有钱了,这两年竟然把可能是在天安门国庆才放的大烟花礼炮也带进了住宅区,那个响法叫震耳欲聋,睡在床上床都会感到震动,我估计,不知会有多少街坊在此同时叫这家子早点去死。这已不是文明与不文明的事了,只能用是人渣来说事,严重伤害了他人的正常生活,今年我们这里几家所谓有钱的,就是放这类礼炮,被报警处理,严禁超标的烟花礼炮进住宅区燃放,应该立法了。

      2014/2/8 9:54:10
      • 军衔:中国陆军中将
      • 军号:3063920
      • 工分:1074836 / 排名:261
      左箭头-小图标

      勾起了对童年时代过年的回忆!ー边看ー边想、文中的我不也就是我和身边的ー个个我吗!童年时侯的每ー个年总是幸福的!———那怕只有两毛钱压岁钱!

      2014/2/3 8:51:35
      左箭头-小图标

      过年最重要的是亲人能聚在一起,就是聊聊家长里短也是一种交流。物质上的已经不重要了

      2014/2/2 23:07:40
      左箭头-小图标

      年初三要过去了,没感到有多大意思!

      2014/2/2 20:50:28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2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年越来越没有年味,回忆原来的过年[新春参赛]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