帖子主题:假设杨某某确实是陪酒女,而且在歌厅时默许进一步交易

共 774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假设杨某某确实是陪酒女,而且在歌厅时默许进一步交易

文章提交者:就做中国兵 加贴在 警务探讨 铁血论坛 http://bbs.tiexue.net/bbs253-0-1.html
本文原是网友就做中国兵 在主帖"[原创]海淀法院凭什么判李天一10年"第16楼的回复,因发言内容真实精彩, 由令狐醉虾设为独立主帖。

有点意思的帖子。

看到楼主自称是法律工作者,倒是有兴趣问问下面的问题,敬请不吝赐教:

前提:假设杨某某确实是陪酒女,而且在歌厅时默许进一步交易;

第一:在和李某某长达七个半小时的过程中,如果杨某某改变了主意,就是不愿意了,那么李某某后面的行为是否可按强奸定性?

第二:有证据表明,在前往湖北大厦的车上,杨某某有过激烈的反抗,驾驶员脸上有伤,当事人也承认对杨某某采取了暴力强制行为,施暴者解释是杨某某踢打驾驶员,他们怕危害到行车安全才按压打杨某某的,而杨某某说她不愿意去才反抗进而遭到暴力,在您的法律工作经验中,究竟该采信谁的话?公平的讲,我的理解,谁的都不采信,但足以认定当事人对杨某某有过暴力行为,也就是说,杨某某在被带往湖北大厦的时候遭到了暴力,起码说明她是有不同意见的,对吗?结合后面的事和施暴者的解释,如果遭到安全威胁,完全可以停车、将杨某某赶下去、甚至掉头将杨某某送回酒吧,为什么还要去湖北大厦?谁的说辞更符合逻辑?

第三:杨某某在房间期间和两人以上发生了性行为,这点看来您采信了。好,法院已经有证据证明杨某某在此期间遭到了殴打,一是伤痕鉴定,二是四人的口供,还有李某某出尔反尔的解释。法院甚至有证据认定杨某某以头撞墙和电视机的自残行为,您觉得这些事实能不能证明起码所发生的性行为杨某某是不愿意的呢?

第四:五人一起,四人承认,结合物证和印证,只有一人不承认,但又拿不出证据来推翻,您认为法律上应该相信一个人还是四个人?甚至还有证据?

第五:就算酒吧主管和李某某在之前谈过出台交易,七个半小时杨某某一直跟随,事后李某某丢下了2000元钱,好吧,请问在这一系列的过程中,有没有过杨某某直接的意思表示?再说直接点,如果一个男人私下将一个女人卖给另一个男人,是否就可以认定女人是自愿的?就像您的司法实践中,如果被蒙骗的妇女被强迫接客,能说明这个女人是主动自愿的卖淫吗?

第六:尤其是李某某,殴打、轮奸的事实发生后,没有证据说明杨某某索要甚至愿意接受2000元,是他们凑出来后丢在现场的,就算杨某某最后带走了,能因为杨某某拿了这两千元就证明她是愿意的吗?注意,没有任何证词证据证明这两千元是李某某亲手交给杨某某、而杨某某主动接受了。

上述问题归纳:一、前往湖北大厦过程中有过暴力行为;二、房间内有过殴打和轮奸,而且受害人的行为可以证明她是不愿意的;三、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事先得到过杨某某本人愿意的意思表示,这个意思都是第三人的,说难听点,连施暴者都没有任何关于当事人直接表示的内容,编的都没有,您认为构成卖淫嫖娼吗?法律是这样的吗?

对您逻辑依据的质疑:

一、被强奸的妇女,报案要多大的勇气,时隔半年数年的都有,您如果法律工作经验丰富,应该司空见惯,因为这种公开的事情都比比皆是,为什么杨某某隔了两天就要被怀疑动机?

二、精斑的物证说明,两个以上在场的人确确实实发生了性行为,而且射了精。这证明确实有“轮流发生性关系”的事实。但是,法律上认定性行为的实施必须要射吗?恐怕不是吧。那么,物证没有李某某,也没有其他两人,是不是法律上就此可以认定这三人绝对没有过性行为?这种法律推定存在吗?合理吗?符合事实和逻辑吗?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您不觉得这个法律逻辑比您质疑的事情还要荒唐、可笑甚至无理千倍万倍吗?这样的法律认定,是不是完全可以支持“带套不算强奸”?那么多少没有留下精斑的强奸将会得以“昭雪”?

三、“自愿”“卖淫”说。除去暴力情形不讲,退一万步,除了张光耀无从考证的“代理”行为,您有别的证据证明杨某某准备并且愿意交易吗?未经当事人认可的代理有效吗?酒吧陪酒女也是要小费的,您凭什么认定2000元就是卖淫所得?可以出台是张的说法,而且也是前后矛盾的,就凭这不能证实的“口供证词”,您就可以推定一定存在“自愿”“卖淫”吗?那么法院为什么不可以根据更翔实的“口供证词”审判?你可以,法院为什么不可以?素不相识在一起七个半小时,就一定是卖淫吗?酒吧网友经常素不相识的聚会,喝酒吃饭唱歌玩乐,就算是陪酒女也有和客人出去玩的,而不是仅为了卖淫,这是社会存在的经常现象。出了事了,就一定要认定她七个半小时的目的是为了卖淫吗?有充分可靠的事实和法律依据吗?仅凭臆断,能作为还原事实的依据吗?何况,李某某喝完酒并未支付杨某某费用,如果杨某某是跟着讨钱呢?您能彻底排除这些可能吗?而这些可能都是真实存在的,如果您说杨的叙述未涉及,那么同样,李的供词也没有涉及经过杨本人的同意,为什么您就认定杨不是非自愿,而坚决排除杨并非出于卖淫而和李在一起呢?照您的逻辑依据,必须对李某某的说辞坚决采信,而必须对杨的说辞坚决不予理睬,才会有您的结论和质疑的成立基础,但只听信一面之词,还是犯罪嫌疑人的,相信哪个国家的法律、社会都不会认为是正常的,合理的,不知您作何感想。

综上,对您的“推断”归纳如下:

一、“而李案中杨某某通过张光耀是谈过出台费和卖淫价钱的,杨某某于2月17日晚,在湖北大厦9815房间里是收了李天一等人凑给的2000元钱,从杨某某收取李天一等人凑给的2000元钱这一证据来看,杨某某自愿地跟随李天一等人到湖北大厦的目的是什么?是卖淫,是非法获利。”

与张光耀的交易意向可以代表是杨某某本人的意思表示,有没有证据?有没有法律依据?见上面第五条;杨某某“收”了2000元,有没有证据是自愿主动的接受?事毕丢下的算不算?杨某某“自愿”跟随李天一,那么车上暴力怎么解释?您的“自愿”说有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如果没有,您是凭什么得出了“自愿”的结论?作为一个法律工作者,您认为这个结论合理合法吗?如果不能证明是“自愿”,那么“是卖淫,是非法获利“的结论还存在吗?法院的判决被您嘲笑,您这样的判断依据和结论是不是比法院的判决更主观、更荒唐、更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如此草率的下结论、做判断,是说明您所在的法律工作群体,还是您个人的作风?如果是后者,您觉得您这篇文章还有多大的可信性?

二、“虽然,有关李天一案件各种报道信息很多,但是海淀法院仅凭杨某某迟来的报案材料和几个涉案人员的口供,就以强奸罪判李天一10年徒刑,这是否有些荒堂了。”

参见前面的六条,我不知道是因为您没看到还是选择性失明。起码,有了物证和伤痕,您的这个“仅凭”就已经不存在前提了,何来荒唐。如果是您不了解,那么,在不了解事实的情况下下这样的结论,是不是过于儿戏了,还是因为您的法律工作一贯如此?如果是后者,海淀区法院真的比您靠谱得多,我觉得您该先问问自己,在对别人品头论足。

三、“至于说杨某某2月17日晚,在湖北大厦9815房间里,是自愿与一人发生性行?还是与五人同时发生性行为?这个问题虽然没有媒体透露真情,但有一点是明白的,一是杨某某明知是跟李天一等五人去湖北大厦的;二是杨某某既没有对他们讲今晚只能一人和她发生性行为,或者她又没有对他们讲一晚上受不了与5个人同时发生性行为。由此可讲,杨某某在湖北大厦9815房间是轮流与五人发生性行为,而不是违背她的意愿被五个人轮流奸污。”

我真的觉得主观臆断很害人,尤其是法律工作者。您有哪个证据说明杨某某“明知”要去湖北大厦?在酒吧?在车库?在餐厅?在车上?最后是知道了,可能在途中,可能在到达后。但在路上杨某某的激烈反抗,能说明她明知后愿意吗?如果明知后不愿意,是不是胁迫?杨某某没有将只能一人还是多人,就证明她交易了、愿意了?就证明不违背她意愿了?!那么那五个人有没有讲一人、五人、甚至交易过?!杨某某讲没讲过交易、同意?您列举的证据只能证明张光耀同意(仅凭您的说法),杨某某同样没有讲过或表示过要交易、一人还是多人,五个人有证据吗?如果杨没有任何同意、愿意的表示,何来一人或多人?“由此可讲”的推断是不是强加于人的主观臆断?!

四、“在这里可以有一个明显的标志:一、即是有没有讲价钱和拿钱?二、即是有没有讲只能一个人发生性行为,或者绝不允许多人一起发生性行为。既然没有证据证明李天一等五人违背杨某某意愿发生性行为又何来轮奸一说?何来轮奸一案。换言之,自愿与多人轮流发生性行为,且获利2000元,何有轮流强奸之理?”

这里有一个明显的谬误,就是您在没有充分证据证明讲过价钱、拿过钱的情况下,先肯定了杨同意发生性关系。请问,您有什么证据证明杨某某讲过价钱、愿意卖淫?是张光耀的1000元说,还是李某某的讲价钱说?甚至是杨某某在车上的反抗招来的暴打说明她愿意去卖淫?如果能够说明,才会有你基于杨某某同意卖淫的前提下出现的“第二”,如果不能说明,您的“第二”根本就不存在!现在,就算“第二”存在,没有讲一人或多人,就可以证明李某某没有违背杨某某的意愿吗?她讲过愿意吗?而她事中的表现、当时的环境(五男对一女),她就是不愿意,说能证明?怎么表示?什么叫“屈从”您不会不了解吧?抢劫犯抢钱,警方鼓励为了保护自己主动交出财物,足以说明是被害人自愿“赠与”吗?凭这个就可以推定没有证据,那么有证据证明杨某某有这个意愿吗?如果没有,杨某某事后的报案是不是足以说明她是不愿意的?如果她在愿意的情况下报案,警方会受理吗?所以,起码杨某某有行动表示她不愿意,这还不算她在房间中遭到的暴力殴打和自残这样的铁证!如果这样的话,那么,非自愿与多人轮流发生性行为,非自愿被丢给2000元,岂有非轮奸之理!

五、“虽然,有关李天一案件各种报道信息很多,但是海淀法院仅凭杨某某迟来的报案材料和几个涉案人员的口供,就以强奸罪判李天一10年徒刑,这是否有些荒堂了。

要说口供,李天一说他沒有与杨某某发生性行为;要说证据,李天一没检测出遗留有tha。作为一起强奸案,如果没有tha鉴定,还有什么作为定罪判刑的证据呢?

亲爱的法官先生们,假如有一天杨某某说李天一沒发和她发生性关系?你们该怎么办?

亲爱的法官先生们,你们一直不是宣传坚持“疑案从无原则”吗?难道李案证据充分吗?李案不是存在重大疑问吗?为什么?你们对李案又不坚持“疑案从无原则”呢?”

首先,海淀法院仅凭“迟来的报案和几个涉案人员的口供”就判案,您有什么证据?海淀法院办案您能参与吗?您了解吗?身为法律工作者,就此妄下如此结论,您不觉得比“仅凭”办案更荒唐吗?现在公开的证据就有视频、有物证、有公安鉴定,这还都是公开的情况,未成年人的审理不公开,还有不公开的,您凭什么污蔑人家“仅凭”?您觉得您的职业就这么儿戏吗?

李某某不承认,法院就一定要认定他没有吗?那么受害人的话就是造谣吗?要说证据,带套强奸或者不留痕迹的施暴,甚至未射精的强暴都不不能被法律认定而会受到法律的保护吗?

亲爱的楼主,事实和证据已经说明了那天发生的是强奸,您该怎么办?如果杨某某有一天说李某某没那回事,我记得法律对“诬告”、“伪证”的惩罚很严厉,况且法院判案如您所言,不会仅凭一面之词就下结论,在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的情况下,就算她否认,法院会就此裁定认定吗?如果是一系列的造假所致,责任完全在法院吗?如果这一系列证据无懈可击的话?

疑案从无,指的是疑案,如果不是疑案的话,还要从无吗?您凭什么肯定它是“疑案”?您“疑案”说有足够的理由吗?如果没有,可以这样指责质疑吗?严肃吗?严谨吗?

综上,您的怀疑、结论和推断,是在无视已有的证据、事实,一味的偏重犯罪嫌疑人的一面之词而剥夺被害人的发言权利、主观断定卖淫行为的存在、甚至自愿的前提下做出的,您觉得合理吗?客观吗?公正吗?站得住脚吗?如果您可以凭这样的理由和依据,这样的质疑和下结论,您又有什么资格去指责海淀区法院呢?您的逻辑和做法比您指责的荒唐、主观得多,而且,虚假得更多。


延伸阅读:
      打赏
      收藏文本
      1
      0
      2013/10/3 14:27:12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假设杨某某确实是陪酒女,而且在歌厅时默许进一步交易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