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中日举行钓鱼岛问题磋商:回谈判桌是日本最优选择

共 619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校
  • 军号:2286729
  • 工分:44185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中日举行钓鱼岛问题磋商:回谈判桌是日本最优选择

据外交部网站消息,2012年11月4日至5日,外交部亚洲司司长罗照辉与来华的日本外务省亚大局长杉山晋辅就钓鱼岛问题举行工作磋商,为下一轮副外长磋商做准备。

罗照辉重申了中方在钓鱼岛问题上的严正立场,表示中方愿意谈判解决争端,同时强调,中方在主权问题上的立场是明确的、坚定的,日方对此必须有清醒认识。

相关评论

回到谈判桌是日本的最优选择

日本政府回到谈判桌,是它最优的选择。如果日本不改弦更张,仍想与中国在钓鱼岛问题上紧张对抗,可以肯定的是,日本将长期得罪其身边"一衣带水"的巨大邻国而不得安宁,其经济复苏所需要的良好周边环境将被破坏,并使其亲密盟友美国因担心被拖入与中国的军事冲突而退避三舍。(环球时报)

收拾日本,要有军事的充足准备

目前马上使用武力解决的时机还不成熟。钓鱼岛问题的核心是对其实施实际主权管辖。拿回来是硬道理。现在我们要造势,主动出招。到国际社会中把日美告上国际法庭,在琉球问题上与美日博弈。军事也要有所准备,必要时,把钓鱼岛列为军事演习区、导弹试射区。下一步,等到战略力量积累足够的时候,再最终夺岛

日本政府对中国领土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进行所谓“国有化”以来,中方开始陆续作出反应,19日中方在钓鱼岛海域巡航的公务船达到14艘。目前从某种程度上来看钓鱼岛危机正在向对中国有利的局面发展。中国目前要明白我们需要达到什么状态,要取得的阶段性目标是什么。我认为,中国目前阶段性的目标是要将钓鱼岛海域变成中日共同交叉、重叠管理的局面,改变以往钓鱼岛由日方单方实际控制情况,并要让日本接受钓鱼岛是有争议的现实。与此同时,中方始终敦促日方切实正视中方的严正要求和中国人民的正义呼声,回到谈判解决钓鱼岛争议的轨道上来。

中国政府捍卫国家领土主权的决心是坚定的。若日本右翼和日本政府坚持认为“钓鱼岛无争议”的话,那么中国肯定会与日本在钓鱼岛问题上打一场“持久战”。作为理性而负责任的地区大国,中国以更宏大的视野,着眼于整个东亚区域的和平稳定与发展繁荣。我们与日本谈判的大门是敞开的,只要日方承认钓鱼岛是有争议的岛屿,并愿意坐下来与中方谈判,采用和平的手段来解决钓鱼岛争端依旧是中国的首选方案。

中国不必担心钓鱼岛紧张局势的持续。历史证据在中国手里,法律的公理有利于中国,国际的正义在中国一边,国力的对比已向中国倾斜。适度保持钓鱼岛问题的紧张状态,其实也可以给中国政府协调海上力量提供一个契机,使中国军力建设具有明确针对性。同时,钓鱼岛争端升级,这为大陆、台湾和香港创造一个潜在合作的机会,让海内外中国人有了一个向心凝聚的动力。

当前只要我们在钓鱼岛海域实行经常的、常态化的执法,以及渔民常态捕鱼,构成中方在钓鱼岛海域的实际存在和有效管理。不让日本再轻易扣押、驱赶我们的渔船,不允许再发生2010年詹其雄船长被抓的这种事情。我们要加强执法船的力量建设,渔船需要在执法船护航下出海,一旦发生日方抓扣必须阻拦。如今中国通过确定领海基线并将颁布相关法律法规,更加明确地赋予我们的海上力量在钓鱼岛列屿及其附属海域执法的权利和义务,应该说这是中日在钓鱼岛问题上重建起来的一种新平衡。

接下来,我们还要和日本在国际社会中进行较量。日本首相野田佳彦试图在联合国大会上宣示自己关于钓鱼岛的主张。我想,这对中国来说是个绝佳机会,就应去联合国舞台上,与日本一起进行法理论战,中国事实上已经占有了道义制高点,我们完全有信心通过充分的历史证据和有效法理论证,赢得这场较力。不妨将钓鱼岛问题“国际化”,在国内外学术界多多举办关于钓鱼岛问题研讨会,让各国学者包括日本学者,都加入关于钓鱼岛问题的研究,让日本社会和国际社会看清楚钓鱼岛存在争议的事实。

首页 > 新闻中心 > 军事频道 > 正文

中日举行钓鱼岛问题磋商:回谈判桌是日本最优选择

来源:21CN军事 | 2012-11-06 09:20:32 | 我来说两句已有227人参与

最后笔者想提醒的是,日本政府回到谈判桌,是它最优的选择。如果日本不改弦更张,仍想与中国在钓鱼岛问题上紧张对抗,可以肯定的是,日本将长期得罪其身边“一衣带水”的巨大邻国而不得安宁,其经济复苏所需要的良好周边环境将被破坏,并使其亲密盟友美国因担心被拖入与中国的军事冲突而退避三舍。日本经济想要走出困境,除了和中国经济捆绑,没有其他出路。金融危机后的美国帮不了日本经济的忙。所以,野田政权只有缓和与中国的领土争端,回到谈判桌来,才不至于丧失与中国经济良性互动的时机。日方若在钓鱼岛问题上一意孤行,结果只会得不偿失,既已结束了日方单方面控制实际控制钓鱼岛的状况,还将失掉重新振兴日本经济的机会。

罗援(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少将)钓鱼岛之争不仅涉及中国民族情绪,还涉及中国核心战略利益,更重要的是涉及维护二战胜利果实。近年,日本的军事战略加速调整,由专守防御战略转为动态威胁战略,防御重心由北面转向西南方,主要对付中国。日本要把自卫队升格为自卫军,已把防卫厅升格为防卫省,严重违反二战后对它的限制,悄悄发展大型进攻性武器装备。在社会层面,日本民族情绪也加速右转。

现在中日双方在钓鱼岛上狭路相逢。狭路相逢勇者胜、智者胜。目前马上使用武力解决的时机还不成熟。钓鱼岛问题的核心是对其实施实际主权管辖。拿回来是硬道理。现在我们要造势,主动出招。到国际社会中把日美告上国际法庭,在琉球问题上与美日博弈。军事也要有所准备,必要时,把钓鱼岛列为军事演习区、导弹试射区。下一步,等到战略力量积累足够的时候,再最终夺岛。

彭光谦(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国家安全政策委员会副秘书长、少将)近期日本社会有四种感觉极度高涨,即二战期间日本军国主义扩张战争的惨败在日本右翼势力内心留下的耻辱感;被美国长期占领和控制的压抑感;经济长期停滞不前的焦虑感;对中国快速崛起引发的失落感。为此,日本为了找到一个发泄口,对中国采取了一系列挑衅行为,我们不能听之任之。现在全国13亿人要万众一心,团结起来,拿出决心、意志和能力,果断实施对等反击。在这场反击日本右翼势力的反攻倒算中,中国不是孤立的,我们要团结全世界一切反法西斯战争的正义力量,痛击日本对国际正义的挑战。

杨运忠(济南军区教授、文职将军):在当前特定时期,中日钓鱼岛争端爆发有其客观必然性。从日本自身原因来看:一是日本国力的长期衰退极大助长了极端右翼势力。从日本在应对去年“3·11”大地震中表现的“无能、无力、无奈”来看,日本运行机制出了大问题。二是日本政治生态和国民情绪发生扭曲,集中体现为“帝国式狂躁”、“石原式狂热”。中日力量对比关系发生利我的长期变化,对此日本心存不满。这种政治生态和国民心理决定了日本必须要对外找茬,才有可能凝集民心,稳固政权。日本现在背离了战后确立的和平发展轨道。从国际大背景看,美国战略重心的东移,为日本撑腰。只要上述情况不变,中日钓鱼岛之争就不会平息,且很可能日益升级和恶化。

加强东海执法,争夺实际控制

乔良(空军指挥学院教授、少将):必须看到,钓鱼岛问题背后主要是中美博弈。美国试图在中国周边制造麻烦,让中国自顾不暇,丧失战略机遇期。如果中国接招,全力以赴跟日本、菲律宾等国周旋,就会失掉经济发展和民族复兴的大目标。孰轻孰重,心里要有数。领土问题当然重要,但不是一出现领土争端,当下解决就是最好时机。面对中华民族千年复兴的大战略、大问题,钓鱼岛和黄岩岛是战术级问题。我们不能让战术问题影响我们的大战略问题。现在,中国该怎么办?既要看到仅靠外交抗议不起作用,也要掂量眼下打仗是否是最佳选择?如果两者都不是上选,就要在其他方向想辙。我们可让钓鱼岛归属地方政府,然后再通过招牌挂的方式,把该岛卖给中国的某家房地产开发商,用这样的方式宣示我主权,合情合法合理。解决国际问题一定要冷静,多动脑子。强硬不等于可以不冷静,越冷静的强硬才越有力量。

张召忠(国防大学教授、少将):南海争端中的三条经验,值得钓鱼岛借鉴。第一是外交斡旋,阐述中方原则立场,我们已这么做了。第二是国家必须进行执法,东海这方面应加强。过去我们巡逻执法的行动没做到位,主要存在三个法律上的盲区:日本实际控制钓鱼岛我们不敢进去;日本在钓鱼岛周围划了12海里领海,我们不敢进入;日本划了中间线,我们也不敢突破。海军和海监是国家的武装力量和执法力量,就应该严格按照国家法律去做。我国法律明确规定,如果碰到对方违法,我们可根据1992年《中华人民共和国领海及毗连区法》采取拦截、临检、扣押、司法程序审判等措施。这些法律都是按国际法标准制定的,为什么不执行?我们这次宣布了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的领海基线,表明这就是我们的主权范围。领海基线以外12海里是我们的排他式主权。有人登岛就可抓捕,舰船进入就可击沉。国家明确主权范围,执法部门就要执法,要维护法律尊严,否则人家就笑话你。这是一条红线,一条法律底线,一条主权线,一条尊严线,也是一条战争线。我们要学法、懂法、用法,以法治海。

王海运(中国中俄关系史研究会副会长、少将):中日钓鱼岛主权争端必须找到产生的根源,从战略高度谋划“治本之策”,不仅解决岛争问题,而且从根本上消除东北亚的“乱源”。建议借明年《开罗宣言》签署70周年之机,发起一场彻底清算日本百余年来特别是二战中侵略罪行的“战略性战役”。清算日本侵略罪行是和平手段中成本最低、风险最小的选择,同时又能占领道义制高点,便于操作。采取经济手段两败俱伤,采取军事手段很困难,会破坏中国整个和平环境。而只有通过清算,才能恢复历史公正,压制日本的翻案风。只有抓住历史问题,重新推动履行当年中美苏惩治日本的安排,才能够从根本上解决岛争问题。

中日摩擦不排除擦枪走火

郑明(原海军装备技术部部长、少将):这次中日关于钓鱼岛的冲突有两种含义:其一,这是中国保卫自己主权的一场斗争;其二,从国际范围看,这也是一场维护国际公理的斗争。钓鱼岛冲突关乎当前,又关乎历史,更是关乎未来。解决这个问题要把维权和维稳、亚洲和世界大局很好地统一起来。不能单纯强调某一方面。我们现在理解的战略机遇期就是要保持稳定,创造良好的国内和外部环境。但战略机遇期绝对不是只求稳定,我们可以通过维护主权,来解决长期制约我们的问题。如果对方一味激化扩大矛盾,我们要有应对。日本人在某些方面夸大中国威胁,夸大中国海军威胁,实际上很看不起中国,认为我们不经打。如何展现我们的实力,用什么来换取对方平等对待,是现在和长期要考虑的事情。

黄林异(原解放军军事法院副院长、少将):中日目前双方都不想采取军事手段来解决争端。解决钓鱼岛争端,如果双方都不让步,对抗肯定会进一步发展,最终采取军事手段。但现在还没有走到这一步。可以肯定的是,我们决不退让。如果日本归回“国有化”,维持老一辈领导人确定的“搁置争议”是最好的解决办法。如果日本在“国有化”等步伐上越走越远,对抗进一步加剧,那么我们只能采取更有力反制措施。如果外交协商手段解决不了,发生小规模的军事对峙是有可能的。我认为,唯一避免中日摩擦进一步扩大化的可能,就是日本退让。如果日本不退让,中日摩擦还将进一步恶化。

赵英富(原南海舰队政委、中将):国内民众纷纷在网上表达爱国心,让我很受鼓舞。对这种爱国情怀和民族主义情绪,我们要肯定,也要因势利导。我们的东西被人夺走进行买卖,这是对中国人的欺负。寸土寸金的国土,不能丢。我们捍卫领土主权的意志坚定不移。我在海军干了50多年,深感有海无防的日子一去不返了,但历史教训要汲取,决不能任由日本人胡来。我认为应从政治、经济、外交和军事上多管齐下。

如今政治上,我们高层领导人表明了坚定意志和决心;但经济上也应出招,不打疼日本,它便会得寸进尺;外交上我们要多拉朋友,争取外部支持;军事上,海军的三个舰队:北海、东海和南海舰队都要建设好,国家的财力要用到正事上。我们的领海基线划定后,这就意味着钓鱼岛已不是有争议的问题,钓鱼岛就是中国领土。我们可先派渔船去打鱼,然后海监船和海事船跟进,第三步则是出动海军。我们不怕走火,但尽量避免擦枪走火。不妨在钓鱼岛问题上与台湾进行第三次国共合作。总之,国家要强大,还得要有坚强的国防作为后盾,这是钓鱼岛最终解决的基础。

徐光裕(中国军控与裁军协会理事、少将):此次事件完全是由于日方挑衅而引起的。中方初期出于维护中日关系大局,使事态处于民间活动阶段。如今由于日本政府“购岛”行动使事态升级为政府民事处置阶段,中方外交部表示抗议、海事部门等相关部门提出划定领海基线,增派海监船只强化巡逻及多种监察手段等,事态进入第二阶段。我们的反制措施意在表明我方护卫主权的决心和意志,并向日方施压,迫使对方承认争议,坐下谈判。如果日方拒绝,事态有可能进入第三个阶段即军事处理阶段。钓鱼岛一旦发生军事冲突,日本认为美国会帮它忙,我认为这是日方的一厢情愿,原因有二,一是美国在钓鱼岛的主权问题上模棱两可,不持立场,这与日方咬定主权在日的认识不一致,美若帮日底气不足。二是美国也不会因助日占岛而冒中美正面冲撞的大风险。如果我们由民事部门给日方加压到一定程度,有可能促成日方坐下来谈判。当然不排除出现擦枪走火的可能,但中日立即爆发大战的可能性不大。不过,我们还是要做好最严重事态的充分的准备

延伸阅读: 张少华 血尸 周娥皇
      打赏
      收藏文本
      1
      0
      2012/11/6 12:32:42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中日举行钓鱼岛问题磋商:回谈判桌是日本最优选择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