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铁与火的南疆(上)

共 3047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士
  • 军号:1638744
  • 工分:4022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铁与火的南疆(上)

对越反击战过后几年,作为学通社的记者,萨到部队蹲点写稿呆过一个月,我们的大姐大晓筠带队,专题是《新一代的人民子弟兵》,主要是向学生读者介绍新一代的解放军,荣幸的是我们这批孩子还参加了当时在华北北部的那次大规模装甲兵演习。采访的结果在《大学生》等刊物上发过几次专题,反响不错。

我们去的部队,驻扎在松林店,熟悉我国军事的朋友大概猜得出是哪一支了。哈,正是中国陆军第三十八集团军!就是我们俗称的“万岁军”!我们采访的是它的一个重型装甲师。 至今还记得他们的军歌:“平江起义上井冈,铁流向北方。。。”,有在该部服役经历的朋友当知道这首歌。

陆军第三十八集团军的主力并没有参加南疆作战(军侦察大队参加了两山轮战) -- 的确,护国宝刀,岂能轻出?打越南还用不着他们。从兵种上说,这支部队的主力是实施集群打击的重型战车和自行炮兵部队,用于丛林作战也不太适合。

打过七九年反击战和老山战斗的官兵在部队是“宝贝”,第三十八军是陆军中的“老大”,因此要人的时候“骄横”。我们所见,该师颇有一些参战的官兵。没有对这方面的采访任务,但我们当时的年龄最好打听这个啊。混熟了部队的人也愿意讲,那个时候已经没有记者对这个话题感兴趣了。当时基本属于“兵盲”—现在也差不多 – 听了发呆是正常的。但现在看来,居然有很多正式报道还不如部队官兵讲得详细。这也很正常,那场战争已经成了过去,关心的人越来越少了。

当时我们这些毛孩子也被郑重其事要求过不得问这些和作战有关的问题,好像是避免泄漏军事机密,说的一本正经,听的也紧张认真,小记者们觉得是个很严肃的问题。我今天写下这个标题之前,还和在国防大学任教的一位朋友问了问,这些写了行不行?他说你就写吧,只要不丑化解放军的形象,你知道的那些算不了什么。

好吧,我想关于一些有关战俘和纪律问题算是丑化中国军队形象,别的都可以写了。好在我当时的采访笔记还在,几次搬家都没有舍得抛掉,虽然内容不多,部队番号等等都在,总算是一手材料,希望给爱好军事的朋友带来一些算是“新”的旧闻吧。当然,时间久,有疏漏的地方在所难免,请熟悉的朋友指点,如果有参战过的朋友指教就更好了。

萨苏

对越反击战过后几年,作为学通社的记者,萨到部队蹲点写稿呆过一个月,我们的大姐大晓筠带队,专题是《新一代的人民子弟兵》,主要是向学生读者介绍新一代的解放军,荣幸的是我们这批孩子还参加了当时在华北北部的那次大规模装甲兵演习。采访的结果在《大学生》等刊物上发过几次专题,反响不错。

我们去的部队,驻扎在松林店,熟悉我国军事的朋友大概猜得出是哪一支了。哈,正是中国陆军第三十八集团军!就是我们俗称的“万岁军”!我们采访的是它的一个重型装甲师。 至今还记得他们的军歌:“平江起义上井冈,铁流向北方。。。”,有在该部服役经历的朋友当知道这首歌。

陆军第三十八集团军的主力并没有参加南疆作战(军侦察大队参加了两山轮战) -- 的确,护国宝刀,岂能轻出?打越南还用不着他们。从兵种上说,这支部队的主力是实施集群打击的重型战车和自行炮兵部队,用于丛林作战也不太适合。

打过七九年反击战和老山战斗的官兵在部队是“宝贝”,第三十八军是陆军中的“老大”,因此要人的时候“骄横”。我们所见,该师颇有一些参战的官兵。没有对这方面的采访任务,但我们当时的年龄最好打听这个啊。混熟了部队的人也愿意讲,那个时候已经没有记者对这个话题感兴趣了。当时基本属于“兵盲”—现在也差不多 – 听了发呆是正常的。但现在看来,居然有很多正式报道还不如部队官兵讲得详细。这也很正常,那场战争已经成了过去,关心的人越来越少了。

当时我们这些毛孩子也被郑重其事要求过不得问这些和作战有关的问题,好像是避免泄漏军事机密,说的一本正经,听的也紧张认真,小记者们觉得是个很严肃的问题。我今天写下这个标题之前,还和在国防大学任教的一位朋友问了问,这些写了行不行?他说你就写吧,只要不丑化解放军的形象,你知道的那些算不了什么。

好吧,我想关于一些有关战俘和纪律问题算是丑化中国军队形象,别的都可以写了。好在我当时的采访笔记还在,几次搬家都没有舍得抛掉,虽然内容不多,部队番号等等都在,总算是一手材料,希望给爱好军事的朋友带来一些算是“新”的旧闻吧。当然,时间久,有疏漏的地方在所难免,请熟悉的朋友指点,如果有参战过的朋友指教就更好了。

一. 第一辆被击毁的越军战车

我采访中接触最多的是陆军第一百一十二师的“红军团”(不说番号了,共军名副其实的红军团就两个,38A一个,沈阳军区一个,熟悉的都能猜出来),我们参加演习就是坐他们的步战车去。

步战车大家知道么?就是履带式装甲步兵战车的简称,这玩意儿既不是坦克,也不是装甲车,它有炮塔,装中口径火炮,能带反坦克导弹,可是也能够载运七名步兵,最厉害的是车体材料好,坚固而轻捷,比59中坦克快,越障性能还好。步战车内部也比坦克舒服,带有减震系统。当时这玩意儿还少得很,--- 如果有人问中国军队最早装备步战车的部队是哪个军?告诉您,就是第三十八军!时间是一九八八!那时候全军都看他们的试点呢。

因为是新武器,整个团也就四五台的样子,所以不是首长坐,就是客人坐。整个演习期间,步战车最出风头,在战车编队中如同矫健的猎豹,忽前忽后,机动飘忽,相信给参观演习的高级军官带来了深刻的印象。那一次以后,中国军队才全面开始装备步战车。

我们和军人相处融洽,学生比较单纯,而且我们中间也真有发狂的军事爱好者。我们能接触的除了宣传部,就主要是几位参谋,后来发现,他们都打过越战,其中有一个外号叫“炮手”的,他的战功最为传奇。

如果问对越作战中部队高层的情况,这几位参谋也不清楚,有个印象他们说1979年杨得志将军也没有真正上前线,按照军官的看法是这些老家伙毕竟年龄大了,养成的指挥习惯比较老化,比较明智的还是留在后边好,不然添乱。杨是明白人,所以不去干涉战术指挥。

去部队之前听说有些老兵私下炫耀把越南女人拿铁丝一捆怎么怎么样,核实下来多半是道听途说,当时参战部队也有耳闻,似乎类似的只有一例。犯纪律的是撤退时广西那边负责爆破的工兵,执行破坏任务中,想到部队被越南人的全民皆兵搞得太苦,有点变态的报复。回来的处分十分严厉,违反纪律在越战中不是普遍现象。

作战情况,从他们那里听来的大多数和我们宣传的差不多,只是具体得多。

参谋们说部队当时普遍反映火力不足,还有就是越南人的穿甲弹比较厉害,作为装甲兵他们有切身体验。单兵素质我们好,身体也好,可是作战经验不行。上面说到的那位“炮手”,是从坦克部队直接提到长沙炮校的(上边让他挑装甲兵学院和长沙炮校,他想换个家伙玩玩,这位装甲兵就上了炮校)。他在对越自卫反击战云南战线上荣立过战功。

当时此人在14军的40师,还是59中坦克的坦克兵,战斗打响后该部奉命包抄越南老街市的一个车站。战斗是夜里开打,连着打了两天还没有拿下老街 -- 我们以前的印象好像中国军队打过去摧枯拉朽一般,实际上根本不是那么回事,越南人在老街的部队是地方省防军,打野战不行,可是防守很顽强。坦克部队一直给步兵作火力掩护,就是直瞄打火力点。第三天中午,他们强行穿透老街市区进行穿插的时候,突然和越军的装甲部队遭遇了。

当时“炮手”的战车是首车,按照命令快速通过越军控制的地域,见到有威胁的火力点只用机枪还击,并不恋战,因此进展神速。打到纵深,他们在公路上急转弯,忽然发现正前方迎面开来一辆越南坦克,接触的瞬间,双方都傻了。

越南人傻是因为中国战车部队穿插得太快,没有反应过来,我们傻是因为一直没有碰到越南人的装甲部队,进行坦克战的思想准备不足。这个时间很短,等反应过来双方几乎同时开炮!

结果,越南人的炮打飞了,我们的炮打中了,可是小小的PT-76愣是打不穿,挨了一炮还往前走,把我们这位“炮手”急得一炮一炮接着打,也顾不得去想水陆两用的PT-76怎么这么结实?!越南人不是被震晕了就是被打蒙了,操纵失灵自己翻了车,滚到山坡下面去,燃烧起来,坦克手被俘。据说这是我军在云南方面击毁的第一辆越南坦克。

事后才发现当时中国装甲兵也的确是蒙了,打坦克上的是杀伤弹,也就是带小钢箭的开花散弹,这个打坦克怎么打得穿?!该换穿甲弹可是一车人全忘光了。

这位“炮手”说其实也不怕,距离太近了,大不了撞它,59中重得多,结果也是一样,不过还是炮打的过瘾。

二。最能打的是五九

五九,就是五九式中型坦克,脱胎于苏联55式坦克,是中国装甲部队在对越自卫反击战中使用的主要战车,因为其火力出众,装甲坚固而在此战中战功卓著。后来宣传中有“铁甲雄风”的说法,指的就是装甲兵五九式战车部队。“炮手”说,五九战车最优秀的地方,就是坚固。1979年对越自卫反击战中中国装甲兵损失战车数十辆(指全毁车辆),但其中只有不到十辆是五九中。

中越老街攻坚战,在我所见到的战史上很少纪录,因为我军打得并不惨烈吧。而按照当时参战部队人员的说法,这一仗越南人打得十分顽强,顽强到什么程度呢?“炮手”那个连的坦克配属一个步兵营包打某车站(名字记不得了,按照回忆应该是穿过老街市区,到达附近的一个车站,不是老街自己的车站),打完一看,越南人的死尸有八十多具,俘虏只有两个,这两个后来还企图夺枪被打死了,实际上一个活的都没有抓到。

整个老街攻坚战抓到的俘虏不到十个,这个比例,快赶上日本人的武士道了。关于老街整个战役抓了多少俘虏,我曾从不同渠道打听过,确没有超过十个的说法,但这也是越南人谅山和同登以外,抵抗最顽固的一个地方。以后,俘虏就多了,这主要是二线的越军良莠不齐,很多是民兵和公安部队,而且失利以后士气不如最初了。

我们的损失也不小,既包括步兵,也包括装甲兵。

为什么在第一部分里面提到步战车呢?因为我们当时的话题就是从步战车开始的,部队的人说,要是七九年有这个,步兵的兄弟哪会损失那样大呢?

当时的作战模式,装甲兵负责开道,步兵跟着坦克往上冲,坦克叫做配属,步兵的机动方式主要有三种,实战检验下来都不太理想。

第一种是卡车运输,这个只能在战线后面,到前线不能用卡车,一来越南道路特别差,卡车不能越野,二来根本没有防御能力,对地雷也没有抵抗力。所以这种做法前线很少。

第二种是步兵搭乘坦克前进,但是敌军可以对坦克进行扫射,越军的高射机枪打平射,打不穿坦克,但是打搭载坦克的步兵,步兵根本无法还手,这个情况云南这边因为得到了广西方面的通报,注意了,损失比较小,但是广西方面损失就比较大了。

第三种是乘坐装甲车。我们那个时候的63式装甲车就是一个铁壳,而且速度较慢,车体挡挡弹片还可以,在越南人的反坦克武器面前根本招架不住,重机枪用穿甲弹就打穿了。而它主要的防卫武器 -- 顶置机枪周围没有护板,往往机枪手上去一个被打掉一个,没办法,中国军队的车队在公路上,目标是明的,越军藏在隐蔽物后面或简易工事里,我们看不到。

当时越南人最有效的反坦克武器叫冰雹火箭弹,苏联造,没有制导,但尾部有四片尾翼,平时贴在火箭上,一打出来火箭要转,尾翼就甩开,打得准,方向性非常好,效果比我们的四零火箭筒好。越军的战术也很巧妙,就是放开大路,坚决埋伏,放过我军的59中 -- 冰雹打不穿59中的正面装甲,专打装甲输送车,而且专打有两根天线的,那是我军指挥车的标志,和“炮手”他们配合的那个营,三辆指挥车被打掉两辆。当时没有好的办法,只能每辆装甲车都竖起两根天线,分散敌人火力。

实战证明,在越南的复杂地形,普通装甲车根本吃不开,美军的M113也吃过大亏。步兵都羡慕要是能坐上有坦克那样装甲,那样火力的战车就好了。

这大概就是我军后来开发步战车的原因,步战车有炮,炮手在炮塔里很安全,跑得比坦克还快,还能搭载一个步兵班,部队都说是好武器。实际上,现在中国陆军的步战车已经成了一线步兵用战车的主力,普通装甲车已经被放到后面了,即便是普通装甲车,它们的顶置机枪上也都加了简易半圆形的防盾,一套当时才1200元人民币,打仗的时候就能救机枪手的命,这是所谓血的教训。

但中国军队打得也不坏,14军也是中国陆军的主力之一,后来大名鼎鼎的“廖锡龙集团军”就是它,部队素质相当不错,过红河的时候(笔记如此,对么?老街那里有红河么?)损失比较大,以后,部队没有死板的挨打,步兵下车,发扬“小米加步枪”的风格,和越军巷战,狙击战,这样损失就直线下降了。当时“炮手”他们提供火力掩护,用的59式中型坦克,装备炮一门,机枪两挺,火力不错,但有个致命的问题 -- 观通条件差。这有两个原因,第一,五九前身是苏联55式坦克,苏联坦克都是又扁又圆,视野很糟糕,第二,我们当时不重视通信这些软设备。部队形容,一演习,首长们就问:这次有多少坦克参加啊。好像国防现代化就是坦克多似的,质量建军当时还没有深入人心。结果,打起来步兵挨揍,坦克团团乱转,找不到目标。后来步兵也学乖了,专门安排一个人负责通知坦克掩护。怎么通知呢?步兵用枪托砸坦克的装甲,砸左边,就是左边有敌人,砸右边,就是右边有敌人,多少有些效果。更有胆大的坦克车长干脆推开车窗,露出身子指挥,这可是很危险的。

其中有一个战例说明中国兵还是反应挺快的。

那是越军驻守的老街公安局,步兵打不下来,叫坦克支援,开始叫来了一辆六二轻坦克,一露面就被越军反坦克火箭给打穿了。这才叫五九中坦克上。实际上中国当时有三种坦克参战,一个是五九中,一个是六二轻,还有一个水陆六三式。实战中五九和六二都有使用,六三用的比较少(好像只有后期广州军区一个独立坦克团参战),广西方面越南人扒开水库,当时我们的五九式还不能备便潜水使用 -- 德国人二战打苏联的时候坦克就可以潜水了,我们70年代末还不能,悲哀啊 -- 到水深的地方只能用坦克往里填,装甲兵直骂六三式跑到哪里去了,可是因为上头没想到越南人来这一招,要也没有啊。“炮手”说六二坦克也不行,装甲象纸一样薄,只有五九能打。

能打是能打,越南人也知道中国坦克上来自己要完蛋,重机枪,高射机枪,火箭弹,没命的往外打,稍近一些反坦克手雷都扔。“炮手”的坦克车长一看,这样硬冲不行。他把战车撤到公安局对面的马路上,沿着马路高速横向驶过公安局门前,炮塔扭成90度对着公安局的楼,不开炮,只打炮塔里面的同步机枪,不停的减速加速,冲过去,再倒回来,反复的打,终于把越南人的火力点都干掉了。 -- 我们问:为什么不开炮呢?军官们告诉我们,那时候五九式运动中打炮有点没准(同步协调器不过关?),停下来就要挨家伙了!用机枪就不一样,越南人一般的武器打不穿五九,可五九的机枪手可以从容的干掉越南人的射手。

只用了十分钟,越军的抵抗就结束了。当然,“炮手”的坦克也是弹痕累累,他形容说中上带破甲弹头的反坦克火箭没什么,因为它靠射流,动能不全传导给坦克,感觉和自己开炮差不多,要是中上一发榴弹反而很吓人,动能全都传给坦克了,整个战车会被“崩”起来,镇得人耳鼻出血,不过,榴弹实际的威胁不如反坦克火箭,它没有希望穿透装甲的,火箭要是近了,还是可以打穿的。

中国的坦克部队在朝鲜战争后,就没有参加过其他战斗,缺乏经验,因此在对越作战使用上有一定偏差。越南北部地区山势险恶,道路崎岖,根本不适合坦克出动,强行使用,装甲部队有损失不说,也把原来机动灵活的步兵束缚在了公路上,入越作战十天以后,前线就很少见到坦克出现了。

坦克兵还记得吴忠将军这个人。吴忠,因为早年有追随四人帮的名声不佳,但据说他还是会打仗的,这几位参谋都没有跟过吴忠,只是装甲部队里面说,吴忠敢拍板。他曾经同意过装甲部队对五九坦克进行过一次现场改装。这也是相当传奇的一件事了。

那是在高平攻坚的时候,广西方面126师的部队打到一个叫做博山的山口,遭到越军一个特工营有力阻击,双方隔着一条小河对射,步兵要求坦克上去打,但是坦克部队不同意,因为那是个堤坡,坦克上堤顶去打,就暴露在对面的反坦克炮面前了,那是找死。

这个时候有个机械兵说五九坦克炮的射界是0度到某某度,但只要把炮管上面的一个仪器卸下来,再拆掉几个螺丝,炮口就可以朝下打,变成 –某某度。那样,坦克停在反斜面的最高处,车体不露出来,只露出半个炮塔,炮管向下,也可以伸出来打。这个主意不坏,但是谁敢干啊。天晓得一开炮会出现什么现象。

这时候吴忠来问了,为什么还没有拿下来,底下部队就说了情况,吴忠说你改吧,打好了,给你记功,打坏了,我负责。

结果就这样改了上去打。一举击毁越军反坦克炮四门,七个火力点,摧毁一处人工绝壁,顺利拿下博山。这边的目标只有一根炮管,越南人再准也打不到它啊!

据说那时候吴忠已经是待罪之身,等着回北京受审呢!后来上面有话:“吴忠有忠”,将军的晚年还是幸福的。

三。退出战场的坦克

“炮手”是几位参谋里面资格最老的,只有他亲身参加过79反击战,当时是14军的坦克兵,我们关于79年战斗的事情,大半听他讲。

打到莱州以后,14军的坦克就很少参战了,前线保留的装甲部队是广州军区独立坦克团。如果看数字,14军的坦克打的很惨,战损车次超过了出动车次,几乎没有一辆没受过伤。实际上并没有那样严重,这是因为坦克是技术兵器,按照规定不能象步兵那样“轻伤不下火线”,损坏必须通报,就显得损失大了。真正全毁的数量极少,最多也就是一个后送维护,送回国内修理,那就是重伤了。

实战最多的损伤是越军轻武器和地雷击伤车上的观通系统,履带等薄弱部分,修补起来很快,几辆损坏严重的坦克是被越军的冰雹火箭打的,还有一辆比较倒霉,帮着步兵掏洞,被越南人从顶上扔下一个炸药包干掉了。中国坦克最薄弱的地方,其实是在顶上,因为这个地方很难中弹,用不着厚装甲,假如一个炸药包扔到坦克前面,那是根本没用的。我们的修理车很棒,79年在行进间就能更换坦克的炮塔!

但是上面吓坏了,一看坦克这样多战损,就舍不得上了,让他们留下看油库。“炮手”不认为我们的装甲兵打得不好,他的看法是:我们打得最狠,才有那么多战损么。听听也不是没有道理。

按照步兵的说法,坦克在掏洞的时候就没用了,有个电影里面,咱们的人用竹竿挑着炸药包摧毁越军火力点,这个有真实的依据,我见过这样的资料。

中国步兵那时的装备有点儿令人气馁。79年反击战里面,我军最出风头的是炮兵,因为他们的火力太猛了,中国军炮兵的火力编成甚至超过一贯强调炮兵的苏联,这个可能很少有人注意到。-- 不过,真正打出炮兵威风,还是老山。论轻步兵武器,当时我们不如越南,越南公安军用的微型冲锋枪,在38军见到过,是陈列用的,84年缴获,那时候我们的微冲还没有列装呢。最上镜的是装甲兵,因为那是中国战车部队第一次大规模出击,而最能打的,其实还是步兵。这是中国陆军的老传统。因为主要想写炮兵和装甲兵,步兵就不多着墨了。只把电影提到的那个战例说明一下。

用竹竿掏洞,是云南方面部队的发明,怎么发明的呢?实战中越南人钻洞抵抗,我们打不进去,洞里面曲折,无后坐力炮的炮弹不会拐弯,威胁不到越南人,中国步兵爬到洞顶炸开了一个窟窿,越南人见势不妙,拼命往外打枪扔手榴弹,上去两次喷火兵都给打伤了。部队一看,还是动脑筋吧,他们把几丈长的竹竿前面吊上手榴弹,象钓鱼杆一样吊进窟窿里,然后来个半天炸 -- 好么,手榴弹的杀伤破片覆盖连火力死角都没有。手榴弹挂在半空,越南人在下面干看着挨炸,一点儿办法也没有。这种活计,坦克就干不来了。中国步兵用的手榴弹还是缴获自越南的钢珠手榴弹,杀伤力比我们自己的还大。

说到缴获,“炮手”在油库期间,步兵“老大哥”给他们送来一批冲锋枪自卫,装甲兵看了,发现是苏联造,知道是缴获的好东西,那时候我们的步兵还在用半自动步枪呢。问步兵,人家说抓了个中尉,供出来一个越军仓库缴的。因为打老街的时候越南人的顽强给“炮手”印象很深,当时对步兵老大哥佩服得很。具体人家怎么抓的,就不知道了。

这个细节我曾经查过有关资料,有一个越军中尉的事情,似乎有点儿象他说的,如果真是两件相关的故事,倒是可以连在一起看了,当然他们说的也许是另外一个越军中尉。

我看到的情节是一个回忆录,说一支步兵连队,穿插中迷路,顺手袭击了越军一部,因为突然,越南人连衣服都没穿就被抓了,也无从知道都是些什么人,他们带着俘虏穿插比较麻烦,连长在前面,就往后传话:“往后传,把俘虏看好”。这本来不算什么,但夜间行军,悄声传话,到后面,就成了“往后传,把俘虏干掉!”,看俘虏的四川兵特别听指挥,听了命令,也不管什么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抄枪就要打。开始俘虏被抓住还不紧张,这时候一看中国兵要动真格的马上就吓尿了,一个劲儿的磕头求饶,那四川兵根本不管这套,拉住一个照着脑袋就要搂火。那俘虏急了,忽然用中国话叫起来。连长发现骚乱,赶到后面来看,又好气又好笑,又奇怪这俘虏怎么会说中国话,审问下来才发现自己稀里糊涂踹了越南人一个特工连的连部,因为是特工,所以不但熟悉中国的俘虏政策,而且会说中国话,他们听到“把俘虏干掉!”都十分惊讶,心想怎么解放军的俘虏政策改了?!大概因为恨我们是特工吧?他们怎么知道的?! 一害怕,就把俘虏的中国话吓出来了。

结果发现里面有一个中尉,这中尉交出了一个弹药库。可不知道是不是“炮手”他们听到的那个中尉了。

人们一般认为这就是中国军队在对越战场使用装甲兵的情况,其实,后来还有一次使用,那就要提到步兵里大名鼎鼎的张友侠了。

四。老山张友侠

装甲兵在南疆打的最后一仗属于凑巧,假如没有松毛岭大战,装甲兵就赶不上趟了,因为以后越南人被打怕了,再没有组织过大型作战,两山轮战基本是步兵放哨,炮兵敲鼓,装甲兵呢,用不上。

松毛岭和老山什么关系,为什么对越自卫反击战我们打赢了,又出来个“收复老山”?为什么越南人对老山这样玩命?一系列的逻辑题很有意思。兄弟也是问了参战的官兵才知道真情。

原来老山这地方属于双方对国境理解不同的一个特殊地点。给您一个形象的说明,这个是当时一个姓常的军官给我比喻的,他参加过712松毛岭大战。

您张开嘴,把下巴使劲往前推,您的下颌就是一张老山的地形图,嘴里是中国,唇外是越南。

国境线的两处界碑,一处是您的左槽牙,一处是您的右槽牙。老山主峰呢?就是您右边的虎牙,您左边的虎牙是八里河东山,比较低的下门牙呢?是松毛岭。

这里边就有问题了。越南人认为,国境么,就是界碑连直线,两个界碑一连,老山,八里河东山,松毛岭,包括松毛岭后边您那半条舌头,都属于越南。中国人认为,国境么,是按照山川走势的,当然按照分界岭的中心线划分,所以,应该是沿着八里河东山,松毛岭,老山的山脊划分的。

这就是老山领土争端的由来,所以,双方都认为这是“祖国的神圣领土”,从心里就觉得对方是侵略者,所以打起来也就特别的惨烈。

这一块土地可不小,松毛岭长度5公里,老山,八里河东山到界碑差不多也有5公里,一个梯形,总共30平方公里左右吧。

那么我们为什么没有先占老山呢?因为按照国际惯例,国界的分水岭上,两国都是不驻兵的,所以79年反击战后我军并没有在老山派驻军队。越南人呢?它79年后一般不太敢惹中国的,也基本遵守国际惯例。可是在老山它驻军。原因呢?它认为那是越南国境内的领土阿,驻军理直气壮么。

但是老山地理位置十分重要,它的特点是南缓北陡,好像中国南方的分界岭都有这个特点。如果中国方面控制了老山一线,越南人就需要把自己的防线向后退7,8公里。更重要的是老山面对越南一方是一个盆地,越南人丢了老山,再想从这里威胁中国,就要先派部队进入盆地,再仰攻老山,而中国人居高临下,你一进入盆地我就了如指掌了,让越南人的作战难度大大增加。

结果,就是中国军队1984年4月大举收复老山。那一战中国军队准备得非常充分。我所去的部队有一位参谋,原来是某军侦察大队的人,他参加了收复老山的战斗,任务是深入到越南一侧进行侦察。讲的具体侦察任务记不清了,好像是针对越南炮兵,大体内容和一般的战前侦察差不多,但是有一个细节比较有趣,所以我还记得。

他们钻到了老山背后,穿着越军制服 -- 这个好像不符合国际战争的惯例,有点儿不绅士,可是东方军队经常这样干 -- 当时还是天刚亮,他们发现通往侦察目标的路要穿过一个越南村子。按照计划应该绕道,可是没走多远就发现村庄周围都是雷区,时间太紧,指挥官一咬牙,硬穿!

按照战前侦察的情报,这个村子没有越南驻军。但是他们都知道,越南是全民皆兵,一旦被发现打起来,老山上的越军把退路一掐,这十几口子人就别回去了。所以大家都很紧张,个个手勾着枪机,随时准备打了。不过他们也想碰运气,因为毕竟天刚刚亮,越南老百姓不该起这么早吧。

真的如同他们所预料的,穿过了半个村子,还没有人发现。可是,就快到那边村口的时候,路边一个门一响,有个女的出来,看见他们就愣住了。

当时大家都紧张坏了。

有一个兵比较聪明,他见势不妙,就朝那女的笑了一下。给我们讲的这位说:他笑得比哭还难看。那个兵后来说,他想越南军队和解放军挺象的,也许也有军民鱼水情,看到自己的老百姓,应该笑一下吧。

后来一了解,好像越南人没有这个传统,那女的脸一寒,把手里的水桶倒掉,就关门了。

这后边大家就一直提心吊胆,直到任务完成回到了阵地,才确信那女的没有去报告,大概她以为碰上了个精神不太正常的越南兵吧。这是收复老山的一个多月以前,以后开始打炮,越南人的警惕性就高多了,再没那样容易蒙混过关。

收复老山一战基本是打的炮兵,奇怪的是我认识的这几位军官,大多是长沙炮校出身,里面却没有一个对这收复老山一战有多少具体的了解,他们比较了解的是松毛岭大战。

松毛岭大战,就是1984年7月12日越军越北军区发动的夺回老山的战斗,越军核心是316A师(步兵)和168炮兵旅(炮兵),当然还有其他部队,这两个番号是我当时记下来的,前一个肯定正确,后一个没准。316A师是越军王牌军,中国军队的老对手。79年曾经驰援高平,差一点儿包了许世友的饺子。不过它的胃口太大,兵力太分散,战斗动作不协调,结果中国军队先一步强占了通往高平的交通要道。这样,它攻不能攻,慑于上级压力又不敢跑,结果师指挥官使出昏招,在我军两大集团之间停留过久,遭到两面夹攻,损失惨重。据说打老山之前,它的师长已经不是79年那个。

中国军队的守军指挥官是团长张友侠,我查了一下,他是将门之后,开国上将张宗逊的儿子。张宗逊打仗挺厉害,可是吃过炮兵的亏,1946年集宁战役,他碰上了傅作义手下的名将郭景云(后来的35军军长,1949年在新保安战败自杀),双方同时强占一座山峰,结果土八路先上去了。郭景云急了,命令炮兵猛轰山顶的张宗逊部阵地。但是国民党炮手水平不佳,炮弹都飞过山头落到了后面,把郭景云气的要枪毙炮兵指挥官。没想到的是张宗逊更惨,他为了防炮没有在顶峰放多少人,把部队都藏在了山顶后面的坡上,结果飞过山顶的炮弹正好落在人群里爆炸,郭景云没费多少力气就拿下了山顶阵地。这是张宗逊上将少有的几个败仗。

这次张友侠也是守山顶,兵力和越南人比是1:7,可是他的处境和老张将军完全不一样,因为听他招呼的炮兵,比越南人强太多了-- 还有坦克。

关于张友侠的传说,在三十八军采访期间我不知道守军的指挥官是他,只听说是一个步兵团长,他的身世和姓名,都是后来证实的,以上的部分,则是来自有关资料,不是独家的报道。而且,那些三十八军的参战人员,也没有谁真正在他身边干过,关于他的情况,多是“我的战友XXX说...”这是一件非常遗憾的事情

五。中国大炮

陆军第三十八军有没有参加过老山作战?应该是确实参战了,这有两个根据,一个是我在那里看到过他们在南疆的照片,当时我曾经问他们:“你们三十八军没有到越南前线打过吧?”回答的军官是愣了一下,然后说:有,我们的侦察大队上去了。以后才看到他们的照片。还有一个就是那位给我们讲“笑比哭好”的老哥,他可是老山英模报告团的,在中央电视台亮过相 -- 也惹了麻烦 -- 大伙儿也许还有印象,当年电视上的英模报告团,有一位老哥讲侦察,讲到侦察到越南领土上,自己觉得有点儿问题,就赶紧解释为什么要侦察越南的地方,还说出来骑线岭上不驻军的事情,结果罗里罗唆讲了十分钟。越说越给听众造成混乱:咦,我们不是“收复”自己的领土么?怎么好像仗打到越南地盘上去了?这就是他阿!

打仗行的,干宣传往往出洋相,当年认识一位某县商业局局长,一问,他当年在东北剿匪的代号是20X首长,咦,少剑波不是203么?惊讶之下一问,才知道《林海雪原》的作者曲波,真实身份就是当年的203!和这位局长是老战友呢。白茹,就是曲波妻子的原型。但是,这位老哥说起来一脸的不屑:“曲波?写东西行,打仗?那&&=+*}>#$%&%&”##$ 。。。(大伙儿看明白了吗?形容的够贴切的吧?)”看看合影,唉 -- 曲波先生千万不要看我的这篇文章阿,-- 当年仰慕小白鸽的朋友们恐怕也会失望。看来,打仗和动笔,真正是两回事。

言归正传。

张友侠是将门之后,雷厉风行,独当一面的指挥官,照片上看堂堂的车轴汉子。但读过《中越战争秘闻》一书的朋友也许对他的第一个印象不是威武,而是。。。 因为书里面有一段这样写的,我抄一下啊:“张友侠一听炮弹没有了,两臂一摊当场背过气去了。没有炮火封锁,他一个团怎么样也顶不住越军六个团的冲击。”

很多人都记得这位背过气去的团座大人。

在三十八军期间,听到这位镇守松毛岭的团长很多事情,但是没有人提到他背过气去,我想,大概是艺术的夸张吧。

张友侠团负责的防线是在老山防线的中段 -- 门牙的位置,称为松毛岭,左边是八里河东山,就是左边的虎牙,右边是老山主峰,就是右边的虎牙,在左边虎牙和门牙之间,有一条流出的口水,就是从中国流到越南的盘龙河,沿着河有一条公路。盘龙河下游的水口村,是越军组织进攻的中心,盘龙河在越南境内的支流清水河在中国军队阵地前面从右向左横流,象唇线,在水口村注入盘龙河。清水河北面的一片草地,就是越军秘密潜伏的阵地。越军的部署,后来的分析是主力潜伏松毛岭前,采取不要火力准备,奇袭的打法,另以一部分兵力猛攻八里河东山,牵制中国方面的兵力。

说白了,就是利用盘龙河的河谷往上摸,不去动右边的那颗虎牙 -- 老山主峰,而打掉中国军队阵地的门牙松毛岭,如果能扩大战果就顺势拿下左边的虎牙 --- 八里河东山。

      打赏
      收藏文本
      28
      0
      2012/1/26 0:23:05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把俘虏干掉回复:铁与火的南疆(上)

      2017/6/5 20:08:03
      左箭头-小图标

      上中下都看了,好文,绝对的好文!一篇可以传世的报告文学。

      2012/1/29 16:29:02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3条记录] 分页:

      1
       对铁与火的南疆(上)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