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缅甸金三角探秘 烟农家徒四壁吃不起饭

共 818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2515484
  • 工分:26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缅甸金三角探秘 烟农家徒四壁吃不起饭

缅甸金三角探秘 烟农家徒四壁吃不起饭[图文]

--------------------------------------------------------------------------------

2003年2月19日 12:34

这名3岁男孩抽烟抽得很凶

许多农民都抽鸦片上瘾

核心提示

毒品的暴利只属于毒贩,不属于种植鸦片的烟农。在缅甸漫山遍野罂粟地中劳作的烟农,因为贫穷娶不上老婆,甚至忘记了自己的年龄。看到他们的穷况真让人想哭。

祖祖辈辈只会种大烟的农民,鸦片是他们的全部生活来源。如果禁种,他们吃什么呢?

缅甸佤邦联合政府正在摸索

邦(康)果(敢)公路是邦康通往缅甸内地的重要交通干道,该路在此起彼伏的大山上盘旋,路面坑坑洼洼低凹不平,比中国西南部一些贫困地区的乡村公路还糟糕。佤邦政府有关官员解释说,由于财政困难,政府修不起路。不过一些分析人士认为,佤邦之所以不愿投资修这条路,最主要是出于战略上的考虑,担心会引狼入室,因为当地许多势力都对佤邦联合政府的存在而痛恨不已。

罂粟地漫山遍野

前天,从邦康出发,在邦果公路上行驶了两个小时后,在一些光秃秃的山坡上,记者看见了许多成片的白色花朵,白色中偶尔夹杂着红色、粉色的鲜花,简直好看极了。“快看,那就是罂粟花!”陪同人员惊叫了一声。记者一阵狂奔跑向罂粟田,远远地就闻到了一股令人眩昏的花香。这块罂粟田有一公顷多,罂粟的长势十分茂盛,罂粟秆大多有80厘米高,上端开满了各种颜色的罂粟花,有的花朵已经凋谢,罂粟秆上挂着一个比鸡蛋略小的果实,果实直径在5至7厘米之间,呈青绿色。

当地农民一般在每年11、12月播种,此时是2月中旬,正好是罂粟开花的季节。罂粟花的花色因品种不同而不尽相同,有白色,有粉红色、猩红色、浅紫色或者是这些色彩的杂陈。花的寿命非常短暂,只有2至4天,花谢后便开始结果实。农民们闻到果实散发出一股特殊的气味后,便用一把特制的刀具在果实上划几道口子,果实就会分泌出一种淡黄色的果浆。将这些果浆收集在一起,经过加温过滤处理,果浆的汁液精华便成为鸦片。

鸦片占金三角八成

行走在邦果公路上,白色的罂粟花随处可见,有的地方甚至是漫山遍野。据有关权威部门的统计,近年金三角的罂粟种植面积常年保持在八万公顷左右,而佤邦鸦片产量约1200吨~1400吨,占据金三角的80%,依此计算,佤邦罂粟种值面积接近七万公顷。

这些被世人称为万恶之源的鸦片就种植在公路两旁的山坡,没有半点遮遮掩掩,直接裸露在人们的视野当中。同时,烟农们在收割鸦片时,对于过往的车辆和行人视而不见,好像他们是在收割橡胶一样,一切都是理所当然。如果不是眼见为实,记者很难相信这是真的。

农民对禁烟心态复杂

在这个世代都靠种植鸦片的大山里,农民只是关心鸦片价格的涨落和佤邦政府鸦片税收的高低。如果有一天,政府忽然宣布不许再种大烟了,他们会作出什么样的反应呢?

据佤邦政府办公厅陈主任介绍,佤邦政府已经制定了禁种鸦片的政策,逐步减少鸦片种植面积,到2005年,佤邦辖区内将实现“无大烟种植区域”。政府为了禁毒,通过各种手段大力宣传,但实际效果并不乐观。由于当地农民已经不会种其它经济作物了,鸦片是他们的全部生活来源。政府宣布禁毒,大部分农民都是积极配合政府,改种其它作物。但是,也有一些农民搬迁没有宣布实施禁毒的区域,在新的地方继续从事鸦片种植。

在一个佤邦偏僻的小山村里,许多村民都知道政府要开始禁毒的消息。他们的心态十分复杂,一名村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不种大烟,我们吃什么啊。”这个问题对于佤邦联合政府来说,同样是一大难题。

□目睹收割收割鸦片如同收获橡胶

在邦果公路上一块罂粟地的中间,一名50多岁的烟农正忙着干活,见到记者的到来,他脸上涌现出许多疑虑,甚至大声叫喊着要记者离开。所幸的是,这名烟农会说一口比较流畅的汉语,而且是云南口音。记者送给他两瓶矿泉水后,态度明显好了许多。

据这个农民介绍,他是缅甸佤族人,他家里世世代代都种植大烟。今年,他种了40多亩罂粟,目前的长势都还不错,估计最后能够采集到10多拽鸦片(每拽为1.625公斤),即15公斤左右。他一边说话,一边忙着收集果实分泌出来的果浆,不到半个小时,刀片上便采集了一块有鸡蛋大小的果浆。他对记者说,切割和采集工作一般在下午进行,以期鸦片能够在晚上自动分泌出来,并慢慢地凝聚在果实的表面。如果在太阳很高的时候进行采集,光照的热量会烘干刚流出来的汁液,从而封闭了切口,无法收集鸦片。一个果实可以连续分泌好几天,而且可以切割五六次,平均产量在每只60至80毫克。

也许是干活太累的原因,这个烟农采集了一会儿果浆后,从腰间掏出一把长约20多厘米的烟杆,用打火机在烟斗里烧了一会儿后,便一阵猛抽,嘴里不时吐出许多烟雾,神态如痴似醉。但他吐出的烟雾却让记者难受死了,只好远远地躲开。

“你知道我刚才吹(抽)的是什么吗?就是你们说的大烟!”这一句话确实让记者吓了一跳,久久都不能恢复平静。当记者问他为什么不抽新采集的果浆时,他憨笑着说:“那家伙还吹(抽)不得,要拿回家加工后才能抽!”

□探访烟农烟农一家老少都抽大烟

众所周知,毒品意味着暴利。在人们的印象中,金三角地区的烟农和那些毒贩一样富得流油。但真实状况是,烟农们穷得“一年只穿一套衣,一年只吃一顿肉”,穷困得让人难以置信。

家徒四壁摇摇欲坠

前天下午,记者随意走进了两间破旧的茅草房。在当地,茅屋里住的绝对是种植大烟的农民。主人用几根木棍把茅草房悬空支起来,离地只有一米高。地上满是猪牛粪,发出阵阵臭味。茅草屋檐极低,记者只有尽量弯着腰才能跨进门槛。地板和四周的墙全是用竹篾编成的,踩在上面“嘎嘎”直叫,明显地感觉到整个房子都在摇摇晃晃,就像马上要倒塌了一样。屋子里没有电灯,更不用说收音机、电话、电视。里面的一间屋子里还有一架“床”,是用几根木板铺设而成的,床上的被子散发着阵阵霉臭味。

农民都习惯抽大烟

8名男女老少正围坐在火塘边烤火。一名中年男子边烤火边抽着大烟。他的旁边有一个3岁的小男孩,嘴里同样含着一支香烟,而且一支接着一支。据当地政府有关官员介绍,许多农民及其子女都抽大烟,一方面是因为当地医疗条件差,农民生病后只有抽大烟治病;另一方面,农民在采集果浆时,为了使切割的刀片不沾上鸦片,农民们往往用舌头去舔,将刀片舔湿,长此以往,许多人都对鸦片上了瘾。这名中年男子不仅不识字,甚至连自己的岁数都不清楚。他一再对记者说,具体多少岁了,他记不清了,反正还没有娶上媳妇。娶不上媳妇,最主要的原因是村里的女孩都嫌他家里穷,吃不起饭。

能吃饱饭已很不错

“种大烟,现在挣不到钱了,大烟价格低得惊人。”在另外一间茅屋里,种了30多年大烟的岩清(音)对记者说。据他介绍,他今年共种了二公顷多罂粟,估计能采集到8拽鸦片。去年鸦片的价格是每拽1500至2000元人民币,比前几年低了800元左右。他估计今年的鸦片行情应该是一拽1300元~1800元的价格。由于家里有7个人吃饭,卖鸦片的收入除去买米的4000多元和20%的交易税,基本上就没有剩余了,而小孩上学、购买日常用品都得花钱。“今年能够吃得上饭就已经很不错了,别想挣什么钱。”岩清苦笑着说。

□佤邦见闻

原始森林被毁猛兽统统宰杀

前天上午,记者在一家橡胶公司老板家里看到,其后院里摆了五个铁笼子,里面关了一只大黑熊、一只猁猫、一只金钱豹和三只猴子,犹如一个小小的动物园。老板说,在邦康,有钱有势的人都养殖了许多珍贵的动物,这是很平常的事。

据这名老板介绍,多年来,当地农民为了种植鸦片,把许多原始森林都烧了个精光。森林里的野兽四处逃生,被折腾得奄奄一息,这些野兽都是在大山里“捡”回来的。

这种说法经过记者证实并非天方夜谭,因为当地许多农民也曾“捡”到过无路可走的野生动物,因家里贫穷无力喂养,便将这些珍贵的动物杀了吃肉。邦康并没有动物保护方面的法规,穿山甲、娃娃鱼等珍稀动物在餐桌上被人任意地食用,在当地人眼里,杀黑熊和杀只狗没什么两样。

佤邦政府办公厅陈主任告诉记者,当地农民种罂粟时使用的是刀耕火种的原始方法,他们选中一块地后,便放一把火把森林烧了,然后在地上挖一个小洞,放进罂粟种子。罂粟是一种“懒庄稼”,播种之后便不用管了,坐等收成。但是,一座山最多种三四年罂粟,地的天然肥力就消失了。于是,这些农民又选择另外的地方放火烧山。长此以来,许多森林都被烧光了,动物也就无法继续生存下去。

延伸阅读: 关凤 袁思雯 曹冲
      打赏
      收藏文本
      1
      0
      2010/10/3 15:11:18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缅甸金三角探秘 烟农家徒四壁吃不起饭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