帖子主题:新加坡华人的清明节

共 335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新加坡华人的清明节

文章提交者:jiangjun851219 加贴在 社会聚焦 铁血论坛 http://bbs.tiexue.net/bbs68-0-1.html

每年3月底到4月的周末,通往新加坡郊区坟场、骨灰瓮安置所和庙宇的道路上,总会出现连绵不断的“车龙”和熙熙攘攘的人流。报章电视也会发布警方的消息,提醒公众扫墓祭祖要避开高峰,趁早出行。


旅居在这里,和当地人的生活常常像是“两层皮”,不知新加坡华人怎么过清明节。


去年清明节的时候,曾打算和当地朋友小邱一家人去扫墓,后来觉得人家这么肃穆的事,我去“看热闹”,似乎不太好,未成行。


今年,中国的清明节“扬眉吐气”,成了公众假期。挖掘清明节的历史意义、文化内涵,了解国内各地和全世界华人怎么过清明,成了媒体的一项大事。编辑部当然不会忘记向我们约稿——新加坡华人这么多,怎么过清明?


正好了解一下。


先有坟山,后有会馆——南来华人是这么凝聚起来的


约了新加坡联合早报》的退休报人、文史研究员韩山元见面聊一聊。大家尊称66岁的他为“山叔”,是一位对岛国人文历史非常熟悉的文人。


华人走到哪里,就把传统带到哪里。山叔说,新加坡华人当然在清明时节扫墓祭祖,“因为这是个缅怀先人,慎终追远的华人节日”。


华人南来的历史与中国的兵荒马乱分不开。死在南洋,回不了故土,只好暂厝此地。有钱的同乡就牵头出钱买块坟山,同族人死后都可埋在这块地,因为是免费的,因此也叫“义山”。


广府、福建、潮州、客家、海南,各个方言群有各自的坟山。比如,咖啡山埋的是福建人,碧山亭埋的是广东人。著名的商业街乌节路,当年是潮州人的坟场


入土为安了,要祭拜,还要拜大伯公(土地公),于是要盖庙。有了坟场,有了庙,要管理,于是成立理事会,然后逐渐形成对南洋华人社群起到重要凝聚作用的宗乡会馆。


山叔说,这个演变过程很独特,远远不同于中国国内的会馆文化——京城、省城的会馆是给赶考书生、商人落脚的,而南洋的会馆最先是为了解决身后事、拜祖、拜佛的。


我去马来西亚的马六甲、槟城,沿途也看到多处坟场挂着牌子:“福建义山”、“潮州义山”。还在槟城最大的泰国卧佛庙里,看到墙上层层排列的骨灰坛——华人将骨灰寄在庙里,也是习俗。


其中一个骨灰坛前镶在玻璃里的黑白照片吸引了我的目光:想必是逝者年轻时的模样,穿旗袍、盘发髻、描眉画唇,极端庄极美,像极了中国国内二三十年代的美人照。不禁凝视良久。逝者姓蔡,祖籍广东某地。


死人给活人让路——市区难觅坟场


马六甲和槟城的市区里见过墓地。我们在香港的总分社大楼,位于港岛跑马地这么热闹的地段,但办公室窗户外就是一片墓地。


不过在现代新加坡,再也看不到这样的景象。土地资源有限,要规划建设新城市,死人只能给活人让路。新加坡政府自上世纪60年代起大兴土木,建设祖屋,也采取了移风易俗的措施,倡导华人改土葬为火葬,并在郊区建造了大型骨灰瓮安置所,将市区坟山迁葬。市区内的坟场因此渐渐消失。


山叔讲了一个李光耀要“死人给活人让路”的故事(说是李光耀回忆录里提到的,我查了中译版,没有,英文原版待查)。


应是60年代末,政府要征用客属的丰永大公司管理的一座坟山。公司负责人找到李光耀,质问怎么可以迁祖宗的坟。李光耀说了一句名言:你为死去的人考虑得太多了,而我要为活人考虑。


那为什么要先迁我们客家人的坟地?你是大埔客家人,你当了总理,我们客家人非但没沾到光,还要先拆坟?


李说,先拆我客家人的坟,别人才没话讲。


——这就是政治家。


如今在新加坡,虽不强制火葬,但若要土葬,买一处政府提供的坟地约需六七千新元(合三万多人民币),不仅费用高昂,而且使用期只有15年。


清明只扫墓,无春也不踏青


我问山叔,去扫墓要不要一整天,会不会顺便在郊区玩。山叔前两天刚刚陪夫人去祭拜岳父母。他说大排车龙,而且上坟的人多,人挤人,哪里会去玩。新加坡地方小,小半天就回来了。


政府盖的坟场,划分区块也跟活人居住的组屋一样,分avenue和block,每个墓标注几马路几区几号。土地金贵,于是墓挤着墓。也不再分潮州人、广府人、客家人,都成了邻居。


扫墓的传统呢?跟中国一样,还是有了演变?山叔说,摆上酒、茶水、发糕、水果,还有逝者爱吃的几样小菜,燃起香烛,叩首行礼,再到政府统一设置的铁桶前焚化纸钱,最后打道回府。“仪式应该跟中国是一样的,甚至变得更简化。比如不祭酒了,只上茶。”——酒在新加坡,是重税的,贵。


那么,清明节有什么特色的吃食吗?比如在我的福建客家,清明是要吃韭菜炒米粿的,初春的韭菜最嫩。还有山里刚冒尖的春笋,用来炖腌菜,是极美味的餐前开胃菜。


山叔说好像没有什么特别的吃食。这个答案让我有点失望。


一名新加坡华人在《联合早报》上回忆说,小时候扫墓比现在热闹,亲戚朋友都会相邀同往,坐满两辆小货车浩浩荡荡去扫墓,仿佛去野餐。“大家会准备五牲祭拜祖先,当中少不了蛤、螃蟹、鸡鸭等。祭拜完毕便当场剥蛤吃,然后把蛤壳丢在坟前,表示子孙已来扫过墓。”


寻根问祖去中国


回中国寻宗认祖、祭拜先人,则是近一二十年新加坡华人兴起的潮流。


中国改革开放前,新加坡人要去中国很麻烦。因为恐共也反共,政府规定40岁以上的人才能回中国探亲,去了回来,还会被安全部门问话。


后来好了,回中国祭祖,顺便观光,是一部分新加坡老华人的清明节大事。


在网上看到一位海南人写的博客,他说海外的海南人清明回家祭祖的风气尤盛。他到新加坡亲戚家小住,周围的乡亲见面时会用家乡话互相询问:“回屋(家乡)做清明不?”


山叔祖籍海南,1949年还曾随母亲回海南乡下住了2年,上了小学。山叔说他也多次回海南祭扫祖父母的坟,去年清明节还回去过,机票很紧张。


我提出一个疑虑,对年轻人来说,传统如破履,尤其是在新加坡这么西化的社会。山叔说情况还好,即使是接受西方教育的新加坡年轻华人,就像还是要和家人过春节一样,对清明节也不敢怠慢,因为崇祖的华人传统还没有丢。


分享到:

分享到:

延伸阅读: 新加坡 扫墓 坟场
  • 本帖已赚工分: 9
    本帖已赚金币: 0
  • 本帖已赚工分: 9
    本帖已赚金币: 0
打赏
收藏文本
2
得到民心者得天下!
【血狼兵团】军种:陆军
【血狼兵团】军籍:HXL-L-0239

2008/4/4 12:03:33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新加坡华人的清明节回复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