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中亚北亚古代民族与文明通史》可萨人2

共 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等兵
  • 军号:9890374
  • 工分:7460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中亚北亚古代民族与文明通史》可萨人2

《中亚北亚古代民族与文明通史》可萨人2

可萨汗国(南俄草原突厥可萨部国家)

可萨(the Khazars),也就是唐代史料中数次提及的突厥可萨部。8至10世纪,这只突厥化的部族东联花剌子模(Khwarazm),西邻拜占庭帝国,向北征服了斯拉夫部落,向南扩展到高加索地区,建立了强大的可萨汗国,位于伏尔加河口的首都伊铁尔(Itil,Atil)成为丝绸之路“北道”上的重要中转站。公元8世纪,有两位拜占庭皇帝娶可萨公主为妻,3依靠可萨汗国的支持,拜占庭的东北边境抵挡住了阿拉伯人的逼人攻势。8世纪中叶,可萨人从萨满教徒转而信奉犹太教,直到965年,汗国一直以犹太王国的名义统治着南俄草原,根据阿拉伯地理学家伊本·胡尔兹达比赫(Ibn Khurdadh 约820-913)的记载,部份犹太商人经由可萨汗国前往中国。

1、概述

公元10世纪初,阿拉伯地理学家伊本·法基赫(IbnAl-Fakih902年)这样描述他所认识的世界:“大地状似一只鸟,分为头,两翅,胸,尾等五部分,其头部为中国,……其右翅为印度……其左翅乃黑海的突厥可萨人,……其胸部是麦加,汉志,叙利亚,伊拉克和埃及。”这里与中国,印度等文明古国相提并论的可萨(theKhazars),也就是唐代史料中数次提及的突厥可萨部。8至10世纪,这只突厥化的部族东联花剌子模(Khwarazm),西邻拜占庭帝国,向北征服了斯拉夫部落,向南扩展到高加索地区,建立了强大的可萨汗国,位于伏尔加河口的首都伊铁尔(Itil,Atil)成为丝绸之路“北道”上的重要中转站。

2、历史起源

可萨人兴起于高加索地区,但是,这里并非他们的原始居地。7世纪前半期东罗马帝国史家席摩克他(T.Simocatta)记载:“可萨人也来自哇(Var)和库尼(Chunni),他们从突厥人那里逃出,在抵达欧洲时与追随阿瓦尔可汗者联合起来了。“这段史料提醒我们注意,可萨是从突厥的统治地区西迁到拜占庭帝国边境的,他是瓦和库尼人中的一支。这里的库尼人,冯承钧先生认为是唐代史籍中多次提到的浑部。《新唐书·回鹘传》开篇就指出,浑和回鹘等同列入铁勒十五种之中,居地是“皆散处碛北。“贞观二十年(646年)唐朝还以浑部为皋阑州,隶属燕然督护府。而在《旧唐书·回?传》中我们又发现这样一段史料,“回?渐盛,杀凉州都督王军焕…玄宗命郭知连讨逐,退保乌得健山南,南去西城一千七百里,西城即汉之高阙塞也,西城北去碛口三百里,有十一都督,本九姓部落,…六曰葛萨…。”

这个居住于碛口附近的葛萨部,冯承钧先生认为是可萨。可见,可萨在西迁之前可能居住在碛口附近的突厥故地,8世纪初列入回鹘九姓中的可萨可能是留在家乡没有西迁的余部。

可萨西迁的时间,具体经过和路线,我们已经无从查考。不过,这次迁移肯定经过长时间才完成。亚美尼亚史料记载,公元197-217年间,来自北方的Khazir人入侵高加索东端,可见早在4世纪可萨人已出现在高加索地区。

《宗教百科全书》曾这样论述高加索地区,“高加索地区正好是北方的游牧世界和南方的古老农耕世界的分界线,同时它又是西方的希腊文明和东方的波斯文明的分界线,这里拥有高度成熟的城市文明,几种主要的国际性宗教:犹太教,摩尼教,祆教,基督教都在此地得到深入的传播。”在这样的新环境中,原本是突厥化的部族的可萨人出现了种种“西胡化”的特征。他们本来是“马背上的民族”,以驯养骆驼和良马著称。在迁移到伏尔加河下游后,开始转向定居生活,种植了水稻,以米和鱼为主食。由于可萨的居地是中国至拜占庭的丝绸之路,北方斯拉夫部落通往南方阿拉伯世界的奴隶和毛皮之路的交汇点,因此可萨人从游牧部落转变为以商立国的汗国。根据史料记载,这里的著名商品包括来自斯拉夫地区的皮货,鱼胶,波斯的手工艺品碟子,剑,铝等等。

“西胡化”的过程更反映在可萨人宗教信仰的转变。他们原是萨满教徒,亚美尼亚史料《轲仑的摩西》曾这样记叙他们的信仰,“对那部落来说,他们狂热地向魔鬼一样错误地崇拜树木,这与北方人的头脑迟钝有关,他们沉溺于这种虚构出来的欺骗性宗教。如果闪电或天空中的火花撞辑某人或某一物体,他们就认为他或它是对神的某种贡物。他们也贡献于火,水,某些路神,月亮及所有在他们眼中是令人惊奇的事物。”然而,740年,就在可萨汗国的国势如日中天,向西扩张到克里米亚和黑海北岸,向南在高加索与阿拉伯人形成对峙局面之时,可萨的布兰可汗正式信奉了犹太教。

3、宗教信仰

可萨人信奉犹太教的史实散见于基督教作家,阿拉伯地理学家和犹太作家的著作中。其中最早的一份文献是阿基坦的朱斯马(DruthmarofAquitaine)对马太福音的注释,写作时间约为843—864年之间。文献提到,“据我们所知,普天之下的各个民族里,都有基督徒生活于其中。即使在Gog和Magog人,即自称为Gazari的匈奴人中也是如此。亚历山大大帝曾经称许这些人是最勇敢的部族。这一部族已经行了割礼,遵从犹太教的一切信条。但是,源于这个部族的7支部落之一的不里阿尔人(Bulgars)现在已经接受了洗礼。”

4、“北道”

7世纪初,裴矩撰写《西域图记》三卷,全书已佚,只有序幸得保存,使我们得以窥见当时丝绸之路“北道”上的盛况,“发自敦煌,至于西海,凡有三道,各有襟带。北道从伊吾经蒲类海,铁勒部,突厥可汗庭,度北流河水,至拂菻国,达于西海。其中道从高昌……至波斯,达于西海。其南道从鄯善……至北婆罗门,达于西海。其三道诸国,亦各自有路,南北交通。其东女国,南婆罗门国等,并随其所网,诸处可达。故知伊吾,高昌,鄯善,并西域之门户也,总凑敦煌,是其咽喉之地。”可萨正是从敦煌到拂菻(拜占庭)的北道上的重要中转站。早在6世纪,拜占庭史家美南德就提到过这条路线,拜占庭帝国派往突厥可汗室点密处的使节扎玛尔克就是经由这条路线返回拜占庭的。不过,那时,这条道路还没有成为交通频繁的商路。7至9世纪,在中国的隋唐时期,北道开始繁荣起来,这一点已经被越来越多的文书和文物所证实。

姜伯勤先生在考证了吐鲁番随葬衣物疏后指出,“以‘金钱’(拜占庭金币)为虚构的随葬物,只见于6世纪中叶至7世纪中叶的一百年间。5世纪只称黄金千两或黄金千斤,而不称‘金钱’若干文,这从一个侧面反映出,拜占庭金币在高昌人心目中的地位,大抵是在6世纪后的一个多世纪才十分重要。”251973年至1974年,在北高加索的西部库班河上源,发掘了莫谢瓦亚·巴尔卡墓葬群及其东的墓葬群,出土了多种来源的丝绢。其中中国产品约占23.9%和9.4%。还发现了汉文文书和以唐人骑马图为内容的绢画,断代为8-9世纪,反映处在这一时期高加索地区与中国有规模性的商品交流。

北道也出现在阿拉伯地理学家伊本·胡尔达兹比赫的著作中。他提到被称为拉唐人的犹太商人,他们从海路或陆路到达中国,其中一条陆路路线是经过可萨汗国的,“从拜占庭腹地穿过斯拉夫人地区而达可萨人的首府,又渡里海而至巴里黑(Balkh),他们从那里通过河中地区(Transoxiana)继续其旅程而达回鹘人(Tagaygay)从那里至中国。“巴托尔德认为,胡尔达兹比赫利用了曾经旅行过这条路的塔蒙(TamǐmbBahral-MutawwaˇI)的著作。塔蒙旅行的时间是760至800年之间,这也恰好是可萨可汗信奉了犹太教的时代。

唐代文献中没有关于中国和可萨直接交往的记载,只是提到了可萨的物产。但是,考察拉唐人的旅行路线,我们也可以发现一些北道上可萨人进入中国的蛛丝马迹。

延伸阅读: 赖宁 赵一曼 血尸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18/11/9 8:02:09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中亚北亚古代民族与文明通史》可萨人2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