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15) 那年 那人 那枪

共 152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校
  • 军号:296876
  • 工分:115179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15) 那年 那人 那枪

正规化建设

解放后军队首长们都感到即要建设强大的军队,就必须走正规化建设的道路,55年评军衔,只是其中的一项内容。老部队的人,在一起出生入死,感情都是拿命换来的,生死与共,都彼此互相了解,本着就高不就低的原则,生怕战友吃亏了,除了立功,还有什么嘉奖,甚至连口头表扬也件件不铆。而过掺沙子的部队,情况就大经相廷了,平时关系有些不和的同志,关键时刻问题就“冒”了出来,生怕别人拔高了,揪住点毛病互相咬,你咬我我也咬你,结果落了个“两嘴毛”.

按文件有关规定,家父评个“少校”基本上应没问题,评个中校也不过分,可有人就咬着父亲受过的处分不放,白纸黑字,件件确凿,最后仅评为“大尉”。这种事当时实在太多了,58年家父偶然碰见了他的战士,42年的学生兵,在总参工作,已拜中校军衔。有例子:二纵5旅旅长范朝利,河南省新县人,30年当红军,55年的开国中将,二纵5旅15团原团长李地山,河南潢川县人,30年当红军,55年的上校,同年闹革命,衔级相差太大。

后有人不满,借父亲评衔发牢骚:就凭老杨吃得苦,立得功,给个“中校”都不过分!母亲的人事关系搞得不错,48年才参加工作,授衔海军中尉,她受影响,也为父亲鸣过不平,可父亲不大在乎。他说“比比那些埋在荒坡野岭的战友们,咱们有什么可抱怨的,那些人坐过火车吗,用过电话吗,住过楼房吗,睡过一天安稳觉吗,真正吃过一顿饱饭吗?没有,什么都没有!张勇没有,赵四海没有,剿匪打仗的两个战士牺牲时还饿着肚子,想想他们,我们不能有任何怨言,我过去是打过司务长两个嘴巴,这要说也算是个错误,可这算什么,比比饿着肚子牺牲的两个战士,两个巴掌那是轻的,我是替饿着肚子牺牲的两个战士打的,那个处分,我到现在还心有不服!我不服!!一个处分拿我一个"豆",没啥了不起的,关键时刻敢饿我的兵,我还敢打!几个豆豆都捋完了也没啥了不起,管理部队不时耍点军阀作风,有时还真少不了!现在咱们组成了家庭,有了儿女,国家给了这么多的待遇,好到天上了,比比被处死的老红军,咱们得知足吧”!父亲越说越激动。

首都大机关多,为严肃营区秩序,在京部队总部多办有自己的子弟小学,记得总参机关的学校叫“红星”小学,空司的学校叫“八一”小学,海司的学校叫“七一小学”,国家部委机关的学校叫“育英”小学。那时不少基层部队地处偏避地区,当地生活,学习条件很差,海司就把这些基层人员家的适龄儿童召集到海军办的小学读书,以解决家长在外为子女培养跟不上而焦虑的心情,以便促使他们更好的安心工作,有的家远,学校分走校生和住校生。

部队的学校性质姓“军”,教职员工大多来自部队,记得我的小学校长是个姓“颜”的女红军,经历过两万五千里长征。教导主任是个“海军上校”,同班同学赵登平的父亲。90年送兵去到牡丹江空21师飞行部队,回来转车在北京停留一天,我特意请假去到七一小学母校,见到了班主任王静华老师,才知那时同学们关系网遍布海军几大舰队和基地了,有的还在重要岗位上。赵登平同学那时已是上校军衔(现已升至少将,系052D舰创导者之一),在海军装备部工作,好想他,但在北京换车只有一天时间,实在没时间了去看他了。

http://www.china.com.cn/fangtan/2012-11/07/content_27029855.htm?show=t

我在校的后几年,正值国内三年自然灾害时期,同学们纷纷议论着家里在捋榆钱,剥树皮,挖野菜。老家里成伙成伙的来人,老实说,在学校的食堂里,我们过得却是另一番景色生活,富强粉面的白馍,小站米,保证每天一顿细粮,天天能有肉吃。后来我才知道,上级领导对下一代的培养教育,是下了极大决心的,就剩那么点库存了,中央首长自己都不舍得不吃了,下令一定要让孩子们吃饱吃好。肉倒是海军自己解决的,当时哪有猪肉呀,TM尽是羊肉,还不是那种正儿八经的家畜。部队开到内蒙,奉命去打黄羊。前面偏三轮架着机枪,后面跟着大卡车,有的是无边无际的大草原,黄羊恋群,不会跑散,追出几十里外,等羊群跑不动了,机枪就开始扫射,一片片的射倒,一个一个种群的消灭,听大人讲,有时追的过了国境线,直打到外蒙去了,闹出国际纠纷。

时下是食堂后垛的黄羊,垒的有一人多高,哦,那个膻气呀,200米外都熏鼻子,感觉味比老南瓜强不了多少!师傅们一般也不会做“野味”,一到中午,食堂里就会弥漫着一层浓浓的膻气,也没什么香精大料,料理上既不炸也不煎,大刀的干活,盐水加酱油煮煮就OK,大家都不喜爱这道菜,肉菜大都吃不了,盘子里会剩下一半。

倒是羊角被孩子们钟爱开发了,下课了,我们就爬上羊垛,用小钢锯条锯羊角,没锯的就用砖砸,管理员过来赶,这波走了那波又来了,就像狗屎堆上的苍蝇,撵都撵不及,学生们不顾腌臜,气味,一个个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不多时羊角都没了,我们住校生有时间上的优越,最终我也闹了两个。

当过兵的都说“穷陆军,富海军,稀稀拉拉是空军”,要说海军有钱,司令部机关也是个好地方,上下班按时车接车送,日晒不着雨淋不住,逢星期六必有舞会,机关人员可领到两张舞票,海军机关大餐厅,早打扫得干干净净,滑石粉铺洒了一地,那时节,年轻军官们皮鞋会擦得锃亮,一尘不染,到时候海军军乐团不请自到,蹦擦擦的节拍随着舞曲飞的老远老远,海政文工团年轻漂亮的女演员,个个风流惆怅,伴随着年轻军官或苏联专家飞旋在舞池中央,旁边桌面上铺着绿色的毯子,摆着红酒,咖啡,水果和西点,随意取用。而军官们在这个场合到是很注意自己的形象,个个彬彬有礼,没有醉鬼和大吃大喝的现象。父亲带我去看过两次,可我只对奶油蛋糕感兴趣。

家父觉得自己不太适应这里的生活,没事干!这简直是对生命的一种浪费,先后打过几次请调报告,吐露出有些工作中有为难情绪,海军后勤部党委也非常理解这种心情,57年起,家父奉命筹建海军603仓库并任主任,父亲接此任务,笑逐颜开,家父感到,这才是一个军人标准火热的生活,是能发挥自己特长的地方,在港口建设之初,父亲也学会了不少基本知识。此去上任带去了两个海军基建工程营施工,父亲没黑没夜的泡在工地上,现场指挥,与工程技术人员和施工的战士们一道放炮,崩山,架桥,修公路,筑月台,抬石头铺设铁轨,盖办公区,库房及配套各种设施,团级干部的服装竟然打有几块补丁,去北京开会时才会穿上新军装。母亲这时也“内招”二次入伍(原在安排在北京人民出版社,紧挨着苏联驻华大使馆),调任该库统计,授衔中尉,副连级。

转载请注明出自铁血tiexue.net, 本贴地址: http://bbs.tiexue.net/post_13258261_1.html
      打赏
      收藏文本
      1
      2018/10/11 12:46:22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15) 那年 那人 那枪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