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国民党和蒋遗民的反动性不容回避

共 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12878689
  • 工分:21259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国民党和蒋遗民的反动性不容回避

2017年,是一个不应被轻易忘记的年份。整整90年前,正是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反动派悍然发动了屠杀共产党人和工农大众的“四一二”反革命政变,自此彻底成为劳动人民的公敌和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的忠实走狗和卖国贼。90年过去了,现如今有些愚蠢的新“农夫”又唱起了和平的高调,他们早已忘了或者根本无知“从一九三六年十二月西安事变以来,从一九四五年十月重庆谈判和一九四六年一月政治协商会议以来,中国人民对于这伙盗匪曾经做得何等仁至义尽,希望同他们建立国内的和平。但是一切善良的愿望改变了他们的阶级本性的一分一厘一毫一丝没有呢? ……难道被迫进行了如此长期血战的中国人民,还应该对于这些穷凶极恶的敌人表示亲爱温柔,而不加以彻底的消灭和驱逐吗?……这个真理难道还不明白吗?”(毛泽东《将革命进行到底》,1948年12月30日)

也许,一段时期以来跟国民党打过交道的某些大陆政商学界人士,似乎觉得国民党并无黑白老照片、亲历者回忆录展现描述的那么狠毒,仿佛白公馆渣滓洞、息烽集中营里的钢鞭烙铁老虎凳只是传说中的虚幻故事,有些人更被衣冠楚楚的高级蒋遗民党棍政棍、文娼奸商洗傻了脑子,张口闭口“国军老兵真抗战,中华正统民国范”,一年到头模仿着空洞矫情的龙应台式腔调,在各种场合及平台上指鹿为马、睁眼说瞎话,居心叵测地在对台工作中大肆淡化社会主义政党的党性、极力强调非党性,刻意营造生意属性、不遗余力地粉饰太平。

整整170年前,马克思和恩格斯就在《共产党宣言》中指出:“至今所有一切社会的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如今,这个论断依然没有过时。而“所谓阶级,就是这样一些集团,这些集团在历史上一定社会社会生产体系中所处的地位不同,对生产资料的关系(这种关系大部分是在法律上明文规定了的)不同,在社会劳动组织中所起的作用不同,因而领得自己所支配的那份社会财富的方式和多寡也不同。所谓阶级,就是这样一些集团,由于它们在一定社会阶级结构中所处的地位不同,其中一个集团能够占有另一个集团的劳动。”(列宁《伟大的创举》,1919年6月,《列宁全集》第29卷)“从灭亡了的封建社会里产生出来的现代资产阶级社会,并没有消灭阶级矛盾。它不过用新的阶级、新的压迫条件、新的斗争形式代替了旧的罢了。 ”(《共产党宣言》)“阶级斗争理论所以是社会科学取得的巨大成就,正是因为它十分确切而肯定地规定了把个人因素归结为社会根源的方法。第一、这个理论制定了社会经济形态的概念。……每一种生产关系体系都是特殊的社会机体,它有自己的产生、活动和向更高形式过渡即转化为另一种社会机体的特殊规律。……第二、‘个人’在每个社会经济形态范围内的活动,......已被综合起来,……一句话,归结为阶级的活动,而这些阶级的斗争决定着社会的发展。”(列宁,《民粹主义的经济内容,1894-1895年,《列宁全集》第1卷》)“在以阶级划分为基础的社会中,敌对阶级之间的斗争(发展到一定的阶段)势必变成政治斗争。各阶级政治斗争的最严整、最完全和最明显的表现就是各政党的斗争。”(列宁,《社会主义政党和非党的革命性》,1905年11月,《列宁全集》第1卷》)

列宁指出:“非党性”的胡说,不过是掩盖着资产阶级的反动本性和反动立场,“是属于饱食者的政党、统治者的政党、剥削者的政党的一种虚伪、隐蔽和消极的表现。 ”“为了公开地和广泛地进行阶级斗争,必需发展严格的党性。”革命运动的发展要求社会主义政党的党员必须具有严格的党性,这就是要求党员应当自觉地站在无产阶级革命立场上,贯彻执行无产阶级政党的纲领和策略,宣传马克思主义世界观,加强无产阶级政党对革命运动的领导权,把无产阶级革命进行到底。很显然,无论今天的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文人承认与否,无论今天的修正主义人士承认与否,只要港澳台的社会延续着混合了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和殖民主义的虚伪“文明”,则新中国的无产阶级革命事业就不会停步。 而像包括台湾省新党在内,用小资产阶级和小农的尺度去批判资产阶级制度的政党,也都不会是先进的、无产阶级的政党,都必然是从小资产阶级的立场出发为工人和农民说话。它们要么是打着赞成统一的旗号企图在大陆恢复旧的生产资料和交换手段,从而恢复旧的所有制关系和旧的社会——它们称之为“代表了最完整中华文化的正统中华民国”,要么是企图重新把现代的生产资料和交换手段硬塞到早已被它们自己玩烂搞垮的“亚洲四小龙”的所有制关系和产业分工旧秩序中去——它们称之为“‘台湾’优先”。

害怕友邦惊诧,进而回避对台工作中政党的政治属性,不过是一种毫无意义的鸵鸟意识。 在1949年6月15日召开的新政治协商会议筹备会上,毛泽东即指出:

——“这个筹备会的任务,就是完成各项必要的准备工作,迅速召开新的政治协商会议,成立民主联合政府,以便领导全国人民,以最快的速度肃清国民党反动派的残余力量,统一全中国,有系统地和有步骤地在全国范围内进行政治的、经济的、文化的和国防的建设工作。全国人民希望我们这样做,我们就应当这样做。 ”

——“新的政治协商会议,是中国共产党在一九四八年五月一日向全国人民提议召开的。……中国共产党、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各界民主人士、国内少数民族和海外华侨都认为:必须打倒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和国民党反动派的统治,必须召集一个包含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各界民主人士、国内少数民族和海外华侨的代表人物的政治协商会议,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并选举代表这个共和国的民主联合政府,才能使我们的伟大的祖国脱离半殖民地的和半封建的命运,走上独立、自由、和平、统一和强盛的道路。 这是一个共同的政治基础。……这个政治基础是如此巩固,以至于没有一个认真的民主党派、人民团体和民主人士提出任何不同的意见,大家认为只有这一条道路,才是解决中国一切问题的正确的方向。 ”

——“在这里,我认为有必要唤起人们的注意,这即是:帝国主义者及其走狗中国反动派对于他们在中国这块土地上的失败,是不会甘心的。他们还会要互相勾结在一起,用各种可能的方法,反对中国人民。……我们决不可因为胜利,而放松对于帝国主义分子及其走狗们的疯狂的报复阴谋的警惕性,谁要是放松这一项警惕性,谁就将在政治上解除武装,而使自己处于被动的地位。在这种情况下,全国人民必须团结起来,坚决、彻底、干净、全部地粉碎帝国主义者及其走狗中国反动派的任何一项反对中国人民的阴谋计划。中国必须独立,中国必须解放,中国的事情必须由中国人民自己作主张,自己来处理,不容许任何帝国主义国家再有一丝一毫的干涉。”

革命必须由先进的无产阶级政党来领导,社会主义建设必须由先进的社会主义政党来领导,统一大业同样必须由先进的社会主义政党来完成。 毫无节制的赎买式让利,滋养了败逃台澎金马的国民党蒋遗民,给民进党等台独势力输了血、打了气、壮了胆,培养了更多极端仇视新中国和共产党的绿色台商、黄色文人、太阳花“学生”。可以说,每一次挟洋自重的“外交突破”、每一件以武拒统的军火交易、每一条侮辱大陆的“三限六不”,都足以证明这个枉顾国民党、蒋遗民反动本质的机会主义对台生意经,实际上早已失灵、早已破产。

祖国统一大业不是用金钱能买来的,而天津方式下战场起义和经过诉苦改编的国民党蒋匪军,照样可以马上调转枪口成为英勇的解放战士。 这两个看似无关的事实说明了同一个道理:“捣乱,失败,再捣乱,再失败,直至灭亡——这就是帝国主义和世界上一切反动派对待人民事业的逻辑;斗争,失败,再斗争,再失败,再斗争,直至胜利——这就是人民的逻辑。”“中国人民将会看见,中国的命运一经操在人民自己的手里,中国就将如太阳升起在东方那样,以自己的辉煌的光焰普照大地,迅速地荡涤反动政府留下来的污泥浊水,治好战争的创伤,建设起一个崭新的强盛的名副其实的人民共和国。 ”(毛泽东,《在新政治协商会议筹备会上的讲话》,1949年6月15日)

矢志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我们,凭什么对彻底荡涤蒋家王朝反动政府在台湾省留下来的污泥浊水丧失信心呢?我们不该丧失信心,我们更应当汇聚起磅礴的力量去促进我们伟大事业的早日实现。

延伸阅读: 高津 王牌特工 未来警察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18/10/11 9:41:14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国民党和蒋遗民的反动性不容回避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