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开唐代风气之先的贤相

共 439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尉
  • 军号:13002370
  • 工分:3161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开唐代风气之先的贤相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历代中秋咏月的佳作不胜枚举,我独爱此句,感其意境之雄浑高远,方知何谓盛唐气象。皓月当空,天青海碧,也不禁想起此诗的作者,被誉为“文中之帅”的开元名相张九龄来。

张九龄,以诗文和风度名动一时,为人正直而有责任感,一心“致君尧舜上”的儒家知识分子典型,一度和玄宗也曾君臣相合,共创开元盛世,然终不敌李林甫之巧言令色善事人主,在其口蜜腹剑下败下阵来。颇有艺术家气质的玄宗以一种诗意的方式表达了自己的不满--在秋天给张九龄送去一把扇子,暗示已经用不着他了。然张九龄虽被罢相,其翩翩神采仍让玄宗念念不忘,其后每逢荐引公卿,玄宗必问:“风度得如九龄否?”

好一句“风度得如九龄否”!一语道破唐代对士人品貌的推崇。唐代以科举取仕,但科举高中并不等于就能马上当官,还需要经过一系列的考核,考核的标准有四条:

一曰身,谓体貌丰伟。头一条就是要求风神俊朗,可见帅哥在唐朝实在很占便宜。而相貌太过丑陋的人是不能做官的,大概觉得有伤国体,很丢士大夫颜面。

二曰言,言辞辩正。要能言善辩,哑巴、口吃患者、说不了两句话就被人驳得哑口无言的,统统不合格。这一条有点歧视残疾人,唐人也自有道理:作为一方父母,笨嘴拙舌吞吞吐吐,如何能民众心悦诚服?

三曰书,楷法遒美。专指书法优美兼字迹清楚。

四曰判,文理优长。唐代地方长官处理民事纠纷最后结案宣判的时候要写判词,这个要求是很高的,必须用对仗工整的四六体骈文,称为骈体判,既要引经据典符合法律条文,还要文采斐然琅琅上口,久而久之,竟形成一种新的文体--判词。白居易文集里的《甲乙判》就是他宦海生涯里处理案件的判词总汇,词理纵横,文笔灿烂,援引法律条文精辟准确,且幽默风趣不悖人情道理,后人称“百读不厌”。唐人之善化生活为艺术,由此可见一斑。

故此唐代的政治家也多是书法家和文学家,只因这样的取仕标准,没两把刷子,是拿不下来的。诚如《容斋随笔》所言:“既以书为艺,故唐人无不工楷法,以判为贵,故无不习熟。而判语必骈俪,今所传《精凤髓判》及《白乐天集?甲乙判》是也。自朝廷至县邑,莫不皆然,非读书散文不可也。宰臣每启拟一事,亦必偶数十语,今郑畋茌语\堂判犹存.”中唐之后,随着科举制的日渐完善,以风度、书法和文章取仕渐渐成为主流,这在名列百官之首的宰相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多善属文工书,优雅从容,温柔敦厚的士大夫品派,俨然成型,是之谓宰相风度,尤以元和诸相为最。

据唐人笔记《幽闲鼓吹》记载,侍郎潘炎的妻子一次宴请儿子的同僚,遍阅诸人,独问:“末座惨绿少年何人也?”曰:“补阙杜黄裳。”潘夫人不禁赞叹:“此人气质大异常人,将来必然成为一代名相。”此后,人们便以惨绿少年作为风度翩翩的青年男子的代称。

时光荏苒,昔日的翩翩少年杜黄裳果然荣登宰甫,一反过去朝廷对藩镇的软弱姑息,力主“以法度整顿诸侯”,在不长时间内即讨平西川、夏绥诸处叛乱,令唐之威令,几于复振,元和中兴,以此为始。

唐之藩镇割据,自代宗时形成,德宗发动平藩之战,反引发朱泚之乱,此后朝廷对藩镇一味姑息,有求必应。宪宗元和年间,西川节度使韦皋病逝,部将刘辟作乱,满朝文武都以西蜀险固,不宜生事,准备依旧例予以承认,唯独一介书生杜黄裳强烈反对,坚请讨除。他举荐高崇文为帅,又奏请不再让宦官做监军,使高崇文得以放手施为,鹿头山八战八胜,活捉刘辟,平定西川。这次胜利,极大地鼓舞了士气人心,于是奏请剪平藩镇,还政中央,整肃朝纲,纪律风气,为之一张。史称杜黄裳通达权变,有王佐大略,虽为相日短,比不上裴度的政绩彪炳,也没有武元衡那样悲壮的结局,故此可能给人印象不深,然正是在他的主持下,朝廷不再对藩镇妥协退让,诚为开风气之先的一代贤相。

然而和他政治上的强硬立场相反,生活中的杜黄裳雅澹宽仁。一次生病,庸医误诊,将他整治得死去活来,别说是高官显宦(一般来说越是高官越怕死的说),就算一般老百姓,拔错一颗牙恐怕也会气得当场跳起来,何况象他那样给治丢了半条命的。杜黄裳却仍是一以贯之的淡然处之,始终不曾责骂加罪,可见他的修养和德行。

然而今天我们谈起宰相风度,不仅仅在于他们面目的俊秀,风度的优雅,更在于他们温文尔雅的外表下那铁石般的意志和宽厚的心胸。为国家、为公义,一往无前,九死而无悔,对于个人的名利荣辱,却是淡然处之,毫不萦怀。

因此让玄宗赞叹不已的张九龄的宰相风度,对于百姓来说,又是另具一番意义:不在于他的千古文章,不在于他的翩翩神采,而在于他刚直不阿的耿介风骨,以及悲天悯人的慈悲心肠。因怜惜岭南百姓翻山越岭的艰难,张九龄奏请将秦时的梅关古道从原来蜿蜒曲折的羊肠小道拓凿成一条宽阔平坦可供四马并行的车马大道。此后千余年,梅关古道一直是连接中原与岭南,沟通长江水系与珠江水系的最重要通道和纽带:南北货物经此流通,海上丝绸之路与陆上丝绸之路得以相连。今日韶关等地仍有风度楼、风度路、风度堂等,据说俱为纪念“九龄风度”而立。而最能体现“九龄风度”的,应该还是梅关古道上的那副对联吧:

不必定有梅花,聊以志将军姓氏;

从此可通粤海,愿无忘宰相风流。

      打赏
      收藏文本
      3
      0
      2018/10/10 18:24:16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4楼 怀念晚鸢
      楼上二位为了反驳我已经到了无所不用其极的地步了,毫无关联的废话真多!你们说的这些和我的帖子有毛关系啊?想恶怼我也用不着这样下作吧?
      7楼 打死美国狗
      擦,晚妹你也太自恋了吧?我反驳你?对不起实在没那时间和兴趣。

      你宣传你明君贤臣,我讲我的民主英雄。这好像是两条平行线吧?

      在说了你不是一直宣称要用生命来捍卫我说话的权利么.怎么?这么快就翻脸了?

      8楼 怀念晚鸢
      大家心平气和的正在争论中美贸易摩擦的事情,你掺和进来大声喧哗吵吵生二胎打狂犬疫苗什么的,别人会怎么看你?文明人白你两眼,暴脾气的还不一脚给你踹飞了?所以说你胡咧咧真的很客气了。
      晚,这两天怎么不说话了?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8/10/14 13:51:16
      • 军衔:陆军少尉
      • 军号:352526
      • 工分:2033
      左箭头-小图标

      4楼 怀念晚鸢
      楼上二位为了反驳我已经到了无所不用其极的地步了,毫无关联的废话真多!你们说的这些和我的帖子有毛关系啊?想恶怼我也用不着这样下作吧?
      回复:开唐代风气之先的贤相

      看看,这才是下作!

      2018/10/12 12:54:15
      左箭头-小图标

      用词古今结合,不古不今,不文不类!不知所云!

      2018/10/12 1:00:35
      左箭头-小图标

      4楼 怀念晚鸢
      楼上二位为了反驳我已经到了无所不用其极的地步了,毫无关联的废话真多!你们说的这些和我的帖子有毛关系啊?想恶怼我也用不着这样下作吧?
      7楼 打死美国狗
      擦,晚妹你也太自恋了吧?我反驳你?对不起实在没那时间和兴趣。

      你宣传你明君贤臣,我讲我的民主英雄。这好像是两条平行线吧?

      在说了你不是一直宣称要用生命来捍卫我说话的权利么.怎么?这么快就翻脸了?

      8楼 怀念晚鸢
      大家心平气和的正在争论中美贸易摩擦的事情,你掺和进来大声喧哗吵吵生二胎打狂犬疫苗什么的,别人会怎么看你?文明人白你两眼,暴脾气的还不一脚给你踹飞了?所以说你胡咧咧真的很客气了。
      又在趁机歪楼了,晚妹本性难移啊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8/10/11 23:26:22
      左箭头-小图标

      4楼 怀念晚鸢
      楼上二位为了反驳我已经到了无所不用其极的地步了,毫无关联的废话真多!你们说的这些和我的帖子有毛关系啊?想恶怼我也用不着这样下作吧?
      7楼 打死美国狗
      擦,晚妹你也太自恋了吧?我反驳你?对不起实在没那时间和兴趣。

      你宣传你明君贤臣,我讲我的民主英雄。这好像是两条平行线吧?

      在说了你不是一直宣称要用生命来捍卫我说话的权利么.怎么?这么快就翻脸了?

      8楼 怀念晚鸢
      大家心平气和的正在争论中美贸易摩擦的事情,你掺和进来大声喧哗吵吵生二胎打狂犬疫苗什么的,别人会怎么看你?文明人白你两眼,暴脾气的还不一脚给你踹飞了?所以说你胡咧咧真的很客气了。
      呀呀,晚妹生气的样子还真是千娇百媚哦。

      我才说了你不要这么自恋,你偏不听。你这说的是中美贸易么?睁眼说瞎话你也不害臊。再说了我也没说二胎和狂犬疫苗的事啊。

      怎么了,这个论坛不让说蒋介石卖国?民主自由可是你的座右铭哦。你这可是典型的打击人民群众说话的权利。不会你宣传的民主只是你的遮羞布吧?

      2018/10/11 18:51:00
      左箭头-小图标

      4楼 怀念晚鸢
      楼上二位为了反驳我已经到了无所不用其极的地步了,毫无关联的废话真多!你们说的这些和我的帖子有毛关系啊?想恶怼我也用不着这样下作吧?
      7楼 打死美国狗
      擦,晚妹你也太自恋了吧?我反驳你?对不起实在没那时间和兴趣。

      你宣传你明君贤臣,我讲我的民主英雄。这好像是两条平行线吧?

      在说了你不是一直宣称要用生命来捍卫我说话的权利么.怎么?这么快就翻脸了?

      大家心平气和的正在争论中美贸易摩擦的事情,你掺和进来大声喧哗吵吵生二胎打狂犬疫苗什么的,别人会怎么看你?文明人白你两眼,暴脾气的还不一脚给你踹飞了?所以说你胡咧咧真的很客气了。

      2018/10/11 18:43:34
      左箭头-小图标

      4楼 怀念晚鸢
      楼上二位为了反驳我已经到了无所不用其极的地步了,毫无关联的废话真多!你们说的这些和我的帖子有毛关系啊?想恶怼我也用不着这样下作吧?
      擦,晚妹你也太自恋了吧?我反驳你?对不起实在没那时间和兴趣。

      你宣传你明君贤臣,我讲我的民主英雄。这好像是两条平行线吧?

      在说了你不是一直宣称要用生命来捍卫我说话的权利么.怎么?这么快就翻脸了?

      2018/10/11 17:34:55
      左箭头-小图标

      4楼 怀念晚鸢
      楼上二位为了反驳我已经到了无所不用其极的地步了,毫无关联的废话真多!你们说的这些和我的帖子有毛关系啊?想恶怼我也用不着这样下作吧?
      你也可以反驳我们嘛,我们反驳你的材料,都是有出处的,反正不会出现你“章太炎西安事变后大骂张学良”的那种笑话,我们也不会像你那样,经常歪楼煲鸡汤。

      2018/10/11 17:31:03
      左箭头-小图标

      4楼 怀念晚鸢
      楼上二位为了反驳我已经到了无所不用其极的地步了,毫无关联的废话真多!你们说的这些和我的帖子有毛关系啊?想恶怼我也用不着这样下作吧?
      说老蒋干过的那些勾当就无所不用其极了?这可笑!

      2018/10/11 11:50:28
      左箭头-小图标

      楼上二位为了反驳我已经到了无所不用其极的地步了,毫无关联的废话真多!你们说的这些和我的帖子有毛关系啊?想恶怼我也用不着这样下作吧?

      2018/10/11 11:42:22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打死美国狗
      1946年6月,国民党反动派在昆明散布谣言,说民盟企图勾结地方势力在云南组织暴动,夺取政权,说什么民盟中委、民盟云南省支部委员、著名民主斗士、“七君子”之一的李公朴已“奉中共之命,携巨款来昆明密谋暴动”,而民盟中委、民盟云南省支部委员、著名诗人闻一多“组织暗杀团”等等。云南省警备司令部接着就派兵查抄几家进步书店与进步人士住宅,整个昆明风声鹤唳。

      在这一派白色恐怖气氛下,民盟云南省支部不顾形势险恶,于6月底接连三天召开会议,由李公朴、闻一多和楚图南主持会议,向社会各界说明民盟的政治主张和对时局的态度:民盟“只以和平方式争取民主,并非暴力革命的团体,暗杀、暴动不是我们所做的事,而是我们反对的事”,揭穿反动派的造谣污蔑。

      李公朴在会上大声疾呼:“内战万万打不得,大家反内战的声音应该喊得更大些……”闻一多说,我们过去那种严守中立的超然态度是自欺欺人,再不能做袖手旁观或装聋作哑的消极中立者,要站出来“明是非,辨真伪,要以民主为准绳”,要和平,要民主,反对内战。闻一多还表示:真正的力量是人民,民主同盟永远深信人民的力量,把希望寄托在人民身上。

      会后,民盟在昆明开展了呼吁和平的“万人签名运动”。一时昆明全城群情激昂,形成了一股声势浩大的争取和平民主的群众运动,使国民党反动派恐慌不已。

      这时蒋介石发出了罪恶的谋杀令,“特予”昆明警备司令部,宪兵十三团对李、闻等人以“于必要时得便宜处置”之权(《南京国民政府档案》,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藏)。云南特务机关接到密令后,立即拟定了逮捕民主人士的黑名单。

      7月11日,优秀的民主运动战士李公朴在昆明被国民党特务用无声手枪暗杀。李公朴被害后,民盟中委闻一多冒着生命危险,组织李公朴治丧委员会。当时,有人劝闻一多避一避,他却大义凛然地说:“决不能向敌人示弱,如果李先生一死,我们的工作就停顿了,将何以对死者,何以对人民!”

      7月15日,李公朴治丧委员会在云南大学召开追悼会,为了安全,没有安排闻一多发言。但是,当一些特务在会上捣乱时,闻一多忍无可忍,拍案而起,愤怒谴责国民党特务暗杀李公朴是“历史上最卑劣,最无耻的事情”“你们杀死一个李公朴,会有千万个李公朴站起来!你们将失去千万的人民!告诉你们,我们 力量大得很!多得很!”他身陷特务的包围,毅然决然地申明:“正义是杀不完的,真理永远存在!”“争取民主和平是要代价的,我们绝不怕牺牲,我们每个人都要像李先生一样,跨出了门,就不准备再跨回来!”追悼会后,闻一多又出席了民盟在《民主周刊》社为李公朴被暗杀事件举行的记者招待会。回家途中,遭到国民党特务杀害。

      李、闻被杀害的消息传出后,立即引起了国内外强烈的反应,声援民主战士的唁电如雪片发来。

      7月18日,民盟主席张澜致电蒋介石,严厉谴责国民党特务杀害“倡导民主,主张和平”的李公朴、闻一多,“是反民主和平有计划之阴谋”“凶手特务,敢于横行无忌,如此放纵指使,必有背景”,并提出三项要求:(一)对全国特务机关及制度,应予以彻底废除;(二)严令负责机关,必获主凶,依法惩治;(三)全国和地方治安机关,保证今后不再有类此之事发生,否则无论何人,认真从严彻惩。

      同时,民盟总部发表书面谈话,严厉谴责国民党的法西斯暴行,并表示:“我们民盟对争取中国的和平民主,绝不因这类暴行事件而有所恐怖与退缩,我们只有更积极更勇敢地向前猛进,争取中国的和平民主,亦只有如此始足以慰李、闻两先生地下之灵。”

      7月22日,民盟政协代表抗议国民党政府“以暴力残杀无武力之在野党派”,并要求国民党政府立即派出公正人员,与民盟所推派之人员同赴昆明,调查惨案真相。但是,国民党政府拒绝民盟的正义要求。

      7月25日,民盟中委、著名教育家、民主战士陶行知,因李、闻被害突发脑溢血而逝世,他在遗书中号召:“为民主死了一个就要加紧感召一万个人来顶补!”

      全国各地及海外侨胞隆重集会悼念李、闻两位烈士。

      7月28日,重庆6000余人隆重举行追悼会,各界人士发来唁电、挽联、花圈,共计达1200余件。

      8月10日,史良、鲜特生等在重庆发起组织“李、闻案件后援会”,陪都各界人士及50余社团参加。会上发表宣言,要求当局彻查李、闻血案,切实保障人身自由。

      8月18日,成都各界人士举行追悼会,张澜在会上愤怒斥责国民党特务的法西斯暴行。追悼会后,国民党特务围攻殴伤张澜,民盟四川省支部委员张松涛亦被特务围殴受重伤。

      来自另外一个平行时空的晚妹,曾深情地说“蒋介石从来不计较个人得失,有着政治家的温情”、“民国虽然贫穷,但充满了自由民主”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8/10/11 7:13:08
      左箭头-小图标

      1946年6月,国民党反动派在昆明散布谣言,说民盟企图勾结地方势力在云南组织暴动,夺取政权,说什么民盟中委、民盟云南省支部委员、著名民主斗士、“七君子”之一的李公朴已“奉中共之命,携巨款来昆明密谋暴动”,而民盟中委、民盟云南省支部委员、著名诗人闻一多“组织暗杀团”等等。云南省警备司令部接着就派兵查抄几家进步书店与进步人士住宅,整个昆明风声鹤唳。

      在这一派白色恐怖气氛下,民盟云南省支部不顾形势险恶,于6月底接连三天召开会议,由李公朴、闻一多和楚图南主持会议,向社会各界说明民盟的政治主张和对时局的态度:民盟“只以和平方式争取民主,并非暴力革命的团体,暗杀、暴动不是我们所做的事,而是我们反对的事”,揭穿反动派的造谣污蔑。

      李公朴在会上大声疾呼:“内战万万打不得,大家反内战的声音应该喊得更大些……”闻一多说,我们过去那种严守中立的超然态度是自欺欺人,再不能做袖手旁观或装聋作哑的消极中立者,要站出来“明是非,辨真伪,要以民主为准绳”,要和平,要民主,反对内战。闻一多还表示:真正的力量是人民,民主同盟永远深信人民的力量,把希望寄托在人民身上。

      会后,民盟在昆明开展了呼吁和平的“万人签名运动”。一时昆明全城群情激昂,形成了一股声势浩大的争取和平民主的群众运动,使国民党反动派恐慌不已。

      这时蒋介石发出了罪恶的谋杀令,“特予”昆明警备司令部,宪兵十三团对李、闻等人以“于必要时得便宜处置”之权(《南京国民政府档案》,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藏)。云南特务机关接到密令后,立即拟定了逮捕民主人士的黑名单。

      7月11日,优秀的民主运动战士李公朴在昆明被国民党特务用无声手枪暗杀。李公朴被害后,民盟中委闻一多冒着生命危险,组织李公朴治丧委员会。当时,有人劝闻一多避一避,他却大义凛然地说:“决不能向敌人示弱,如果李先生一死,我们的工作就停顿了,将何以对死者,何以对人民!”

      7月15日,李公朴治丧委员会在云南大学召开追悼会,为了安全,没有安排闻一多发言。但是,当一些特务在会上捣乱时,闻一多忍无可忍,拍案而起,愤怒谴责国民党特务暗杀李公朴是“历史上最卑劣,最无耻的事情”“你们杀死一个李公朴,会有千万个李公朴站起来!你们将失去千万的人民!告诉你们,我们 力量大得很!多得很!”他身陷特务的包围,毅然决然地申明:“正义是杀不完的,真理永远存在!”“争取民主和平是要代价的,我们绝不怕牺牲,我们每个人都要像李先生一样,跨出了门,就不准备再跨回来!”追悼会后,闻一多又出席了民盟在《民主周刊》社为李公朴被暗杀事件举行的记者招待会。回家途中,遭到国民党特务杀害。

      李、闻被杀害的消息传出后,立即引起了国内外强烈的反应,声援民主战士的唁电如雪片发来。

      7月18日,民盟主席张澜致电蒋介石,严厉谴责国民党特务杀害“倡导民主,主张和平”的李公朴、闻一多,“是反民主和平有计划之阴谋”“凶手特务,敢于横行无忌,如此放纵指使,必有背景”,并提出三项要求:(一)对全国特务机关及制度,应予以彻底废除;(二)严令负责机关,必获主凶,依法惩治;(三)全国和地方治安机关,保证今后不再有类此之事发生,否则无论何人,认真从严彻惩。

      同时,民盟总部发表书面谈话,严厉谴责国民党的法西斯暴行,并表示:“我们民盟对争取中国的和平民主,绝不因这类暴行事件而有所恐怖与退缩,我们只有更积极更勇敢地向前猛进,争取中国的和平民主,亦只有如此始足以慰李、闻两先生地下之灵。”

      7月22日,民盟政协代表抗议国民党政府“以暴力残杀无武力之在野党派”,并要求国民党政府立即派出公正人员,与民盟所推派之人员同赴昆明,调查惨案真相。但是,国民党政府拒绝民盟的正义要求。

      7月25日,民盟中委、著名教育家、民主战士陶行知,因李、闻被害突发脑溢血而逝世,他在遗书中号召:“为民主死了一个就要加紧感召一万个人来顶补!”

      全国各地及海外侨胞隆重集会悼念李、闻两位烈士。

      7月28日,重庆6000余人隆重举行追悼会,各界人士发来唁电、挽联、花圈,共计达1200余件。

      8月10日,史良、鲜特生等在重庆发起组织“李、闻案件后援会”,陪都各界人士及50余社团参加。会上发表宣言,要求当局彻查李、闻血案,切实保障人身自由。

      8月18日,成都各界人士举行追悼会,张澜在会上愤怒斥责国民党特务的法西斯暴行。追悼会后,国民党特务围攻殴伤张澜,民盟四川省支部委员张松涛亦被特务围殴受重伤。

      2018/10/11 4:40:40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3条记录] 分页:

      1
       对开唐代风气之先的贤相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