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14) 那年 那人 那枪

共 205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校
  • 军号:296876
  • 工分:114667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14) 那年 那人 那枪

(五)新的战场

军歌:(回忆)

<人民海军向前进>

红旗飘舞随风扬, 我们的歌声多嘹亮, 人民海军向前进, 保卫祖国海洋信心强,

爱护军舰像爱护自己眼睛一样, 保卫和平保国防, 我们有毛主席的英明领导, 谁敢来侵犯就叫他灭亡!

海军是当初由三野的部队在白马寺主建成立的,1949年4月4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副司令员粟裕、参谋长张震奉中央军委命令,到达江苏省泰州白马庙乡,建立渡江战役指挥部,又接受部分国民党起义投诚的舰艇,组建成一支保卫沿海沿江的海军部队,这就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的由来。解放后,我军领导十分重视国防力量的巩固和加强,根据毛主席和中央军委有关“为了反对帝国主义的侵略,我们一定要建设强大的海军”的建军方针,从全军各地各部门陆续抽调了一批陆军干部充实到海军部队工作,老爹就是52年从河南潢川军分区抽调到海军部队工作的.

先任过海军后勤军械部601仓库副主任。解放初期,国民党的散兵游勇,土匪,反动会道团,伪警特务还在到处兴风作浪,北京也不太平,有一次人家送我一张戏票,戏院离家十好几里路等晚上看完戏,公共汽车早停歇了,我就一路步行回家,那时北京的路灯还不健全,公主坟一带也是黑乎乎的,快到拐弯处,两个黑影分别从两侧迅速插了过来,我早知道这一带不太平,事先有准备,等他们靠近了,立马掏出跟了我近10年的盒子炮,顺手拨开了保险,大声喝道:“不许动,再动就开枪了”!

两个人顿时就愣住了,看着我手中的家伙,我再命令:“老实点,跟我到最近的派出所”!他们立即跪下求饶,求放他们一条生路,我退后一步,防他们反扑,又马上联想到:最近发生的几起坏事说不定就是他们干的,放他一条生路不亚于放虎归山,便说道“先到派出所说清楚再说,想逃跑,你们绝对快不过子弹头的”.

正巧,前面过来支夜间公安巡逻队,停下,我把军官证拿出来 ,亮明身份,跟着一同来到派出所取了证,派出所后来还送到海司一封感谢信,感谢部队为地方除了一害。再后来听说,有几起坏事就是他们干的,闹得人心惶惶,不敢单人走夜路。他俩一个是落魄地主,一个是个二流子,带有匕首短刀,再再最后不知作何处理。

我记事,就始在海军601仓库,那是一个叫“程家”的地方,坐落在山西省井陉山区。山西作为鬼子的战略前进物资补充基地,那时建有很多军用物资仓库,鬼子的仓库选建的地方一般都很隐秘,凡看过电影“晚钟”的朋友就会有印象。601库就是前鬼子一个军用仓库改建的,母亲讲:山洞的仓库里有个暗道,打开后,光死人骨头就推出了十几轨道车,那都是鬼子建库后为保密,残忍杀害的中国苦力。

听奶奶讲:初解放时山西狼特别多,年幼时奶奶光怕我被狼拖走,拉着我寸步不离她的身边,百姓白天下地干活,都得几个人结伙搭伴,一起进出,三两个狼才不敢近身,小孩更得有专人看护,后半晌天刚擦黑,就会家家房门紧闭,狼常常天不黑就大摇大摆的进村了。愿不得鬼子那时建了那么些炮楼,不光防八路,有日军数据统计,鬼子进山西不久,就有263名士兵站夜岗时做了野狼的夜餐,即经效应,防八路也得防狼啃食。

那时狼大胆地很,战士半夜上岗得有陪伴,站双岗,就那有时也会被半路劫道,因而后来哨位旁都建有一个班的宿舍。“狼害”直到反应到海军军械部,批准部队成立了打狼队,打死几条民愤极大的老狼,把群狼撵得远远地,当地群众才渐渐脱离了狼害。

人人都有童年,都有童年的朋友,都会有童年的记忆。601仓库是个军械物资管理单位,附近有条大河,还有带刺的铁丝网将营区划为军事禁区,平时把守很严,每逢部队放电影时,群众才得已进入指定的区域一起观看,平时是不得随意进入营区的,军界与村庄隔得有一段距离,百姓的孩子平时进不来,因而能一起玩的伙伴较少。

稀记第一次记事印象最深的事是在会爬时,从床上一角掉了下来,那时估计还不到一岁吧,从哪个角掉下的我现在还有点印象。记得我有两岁时就会到处跑了,爸爸给我带回了一个玩具,整个就是一个巴掌大小的平板拉车,那是一块木板做的,前后旁边两侧钉着四个截下的圆木片做的轮子,前面系个1米多长的小拉绳,和“马干事”的孩子一起在家属院拉着玩,他应比我大一两岁,那孩子的名也许我早忘了,也许我根本就不知道,我只知他叫“小马孩”,大人都是这么叫的。这是我人生中交识的第一个小伙伴,他也有个小拉车。我俩穿着开裆裤,会一起拉着小板车在家属区满院子转,你追我赶,兴致昂然。

这车别看简单,但构造科学,无论怎么翻跟头,都能保证始终有四个轱辘着地,有时轱辘掉了,也照样能拉着跑,大可不必配用专职修理工搞什么二保三保的。小马哥有时会卷起袖子挽起胳膊给我秀他的肌肉,“看看咱的肌肉,谁再敢欺负咱,我就去找他算账”!一眼望去,果然,他的小胳膊上臂就会隆起个小小的肉包,这往往是他最为自豪的时候。

小马哥比我胆大,还会爬树,有一次爬到半截,还从树上掉了下来。有时院里稍大的孩子有时会欺负我俩,他就会主动站出来维护我,他不只一次吃过亏,但从不服输,尽管他不敢还手,但嘴上始终很硬,会撸着袖子说:“你打我一下试试”!那些七、八岁的大孩子在他头上猛拍一下,他就咧开嘴哭了,哭一阵子擦擦泪又说:“你再踢我一脚试试”,人家就又踢他一脚,于是他又哭了。

唉,有一天他突然不见了,我拉着车到处找他不着,不知他去哪了,只知从此再也找不见了。多年后与老妈提起此事,才知他那时得了急病,部队卫生所医疗条件十分有限,山沟里又远离地方大医院,也是缺乏交通工具,他最终不治走了。小马孩哥哥:我童年的朋友,分别已六十多年了,你在那边还好吗,兄弟我想你呀!!

在部队里,父亲还是有一定声望的,不知哪位海军里曾共事二野的首长,发现了父亲的“脚印”,点名要父亲调到海军后勤部机关,54年后家父调任海后军械部水鱼雷防潜器材科任科长。实际上,进口的武器,总是伴随着数不清的外文资料,加上抗美援朝战争中缴获的其他国家的海军装备,资料更是瓮天盖地,五花八门,以家父的文化底子,真是勉为其难,有几个外文翻译每天坐在那里,把翻译出来的资料用中文打字机打印出来,然后由校对员校对。

父亲一进办公室就感到头疼,更喜欢下到几个军港去转转。那时干部坐机关时间少,而平时主要是作为海后派出人员,参与监督东海舰队基地建设,大舰队里有个小舰队,叫“舟山舰队”,师级架子,专门盯着老蒋的几条破船,编有十几艘“苏联”进口的鱼雷快艇。五十年代还与蒋军舰队打过几场恶仗,如电影“海鹰”,“无名岛”,“海魂”等就是反映那个年代的海军战斗故事。

调北京时,家父的随带枪支进行了登记,二十响,,M1911和卡宾枪都登记在册,母亲的小“五蜂子”也按规定进行了登记,半年后,有文件要求统一上交了,对于那些与枪打了一辈子交道的老兵们,犹如晴天霹雳,感到肝肠寸断,父亲为此忧郁了好几天,感到仿佛掉了魂一般。

大院里经常能碰到高鼻子蓝眼睛的苏联专家,连中国的土包子军官们互相见面也学会了用“杜拉维斯”一词打招呼,北京的冬天那么冷,我们一般出门都是裹得厚厚的,看到有些苏联的阿姨外出只穿着薄薄的单裤,皮靴和呢子大衣,感到不可思议。

我们受到过各种教育,路上遇见外国人要恭恭敬敬的让路,学生们行少先队礼,那时我们还小,也会赶上前去鞠躬,卷着舌头道声“日德拉斯特乌义杰”(您好),我鞠躬最卖力,从不偷懒,标准的90度。他们倒是很喜欢孩子,有时我们还会意外得到水果,巧克力和奶糖,记得还有一个高个子大眼睛的阿姨,还抱起我来亲过我的小脸。

转载请注明出自铁血tiexue.net, 本贴地址: http://bbs.tiexue.net/post_13257567_1.html
      打赏
      收藏文本
      1
      2018/10/10 18:03:32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14) 那年 那人 那枪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