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13) 那年 那人 那枪

共 115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校
  • 军号:296876
  • 工分:114562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13) 那年 那人 那枪

父亲除了那次枪走火打伤了薄警卫,挨了个处分,先后还挨过两个处分,一个是父亲去看母亲,借了一身新衣服,骑大马挎洋刀,威风凛凛,可一下马,看热闹的人群中突然窜出了一条大狗,一口咬住父亲的裤腿,顿时撕成两片,父亲在众人跟前丢这么大个人,不免恼羞成怒,本想开枪,又怕石头寨子石头多,子弹跳弹伤人,就一把抽出了战刀,一拐一拐追狗而去,直到追到主人家狗窝前,一刀将狗拦腰斩断,回去后向组织禀报砍狗一事,不想挨了个处分,说是违反了组织纪律。

再一个处分,一天晚上有行动,跟司务长(管理员)交代过,中队提前两个小时开饭,可司务长到底给忘了,带中队去吃饭时,伙房居然没点热气,一摸锅盖冰凉冰凉,眼看中队要饿着肚子去打仗,仗打得不理想,未得全歼,还牺牲了两个战士,父亲一时恼怒,回来找司务长算账,气头上,甩了司务长两个大嘴巴,因为打人,又受了个处分。

父亲文化不高,脾气直爽,爱提意见,在他那个单位,凡他认准的事,别人一般想推翻都比较困难,了解这些泥腿子出身的人,不大会记仇,关系还好处些,有些自恃有学问的人,相处说话办事就得小心了。如家父和红军县长相处的就比较好,县长平易近人,没架子,他们看问题和处理问题的角度比较一致,有时争两句也很正常,过后见面都不再提起,但与县委副书记"路宪文“的个人关系,始终有些拗劲,工作中结的有”疙瘩“,路宪文是山西人,出身富农家庭,高中文化程度,路当时属于”知识分子“行列,36年参加山西西盟会,37年11月加入共产党组织,由于有文化,会写材料,会“办事”,加之工作需要,参加工作后两三年内便提拔为“县委书记”职务。

此人最大特点是喜好吹吹拍拍,报喜不报忧,政治上有投机取巧行为,多有不实之举,有明主熟悉他的为人,以至多年来职务无所变动。家父主政商城县公安局长时,他还是商城县县委副书记,其人心胸狭窄,喜好大权独揽,对上阿谀奉承,百般迎合,,对内飞扬跋扈,听不得不同意见,家父带两个中队执行剿匪任务期间,多有接触,他不是军事干部,却多次插手干涉军内事务,虚报战果,减报损失,父亲脾气耿直,讲究实事求是,工作中难免不产生矛盾。

不幸的是上级也有喜欢吹吹拍拍的的干部,路50年底提拔为潢川专员公署副专员兼财委主任,报务局局长,后提拔为信阳地委副书记、书记兼军分区第一政委。按照党管武装原则,路兼信阳军分区第一政委。仍旧毛病不改,按照党管武装的原则,上台后,其中利用职权对平时有些工作中有不同意见的人和事进行打压,家父就受到了连累.

50年潢川军分区党委研究拟提拔家父为商城县武委会副主任(现人武副部长时),路就百般阻挠,说家父犯有三大错误:破坏群众纪律(砍狗,军阀作风(打人),利用职权办私事(大舅探监),上纲上线,与分区关系曾一度比较紧张,分区的领导也为父亲打抱不平。(还有其他事务),有些事甚至闹到“吴芝圃”和当时的省军区那,在这种情况下,为了解决平息军地矛盾,52年潢川军分区撤销时,上级给了两个指标,领导对家父的事很重视,觉得不少新提拔的干部还不胜家父,眼见在此地提拔无望,事主之一的家父这才调到了海军。

而路去了信阳地委。路毛病大大,不思悔改,好大喜功,才有了后面59年的信阳事件的发生,省委当时个别领导对于这类人失察,委以重任,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吴掌门最终也受到了事件的牵连,自食苦果,教训不可谓不沉痛!+

转载请注明出自铁血tiexue.net, 本贴地址: http://bbs.tiexue.net/post_13257446_1.html
      打赏
      收藏文本
      1
      2018/10/10 16:31:11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13) 那年 那人 那枪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