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12) 那年 那人 那枪

共 156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校
  • 军号:296876
  • 工分:114458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12) 那年 那人 那枪

公事私事

解放前夕小保队自行解散以后大量的工作是防止此组织死灰复燃,防止匪患。同时还有的旧账要清算,过

去他们杀了那么些共产党,农会人员,积极分子,进步学生,工作队员和解放军伤兵及零星人员,历史是

不会轻易放过的,人民不答应!

大别山,红四方面军的老家,闹红时仅光山县就有近10万人参加,长征后国共合作,改编为国民革命军十

八集团军第八路军129师,解放战争时期划入中原(二野)野战军,跃进大别山的正是二野的一纵,二纵

,三纵,六纵劲旅,旅团一级首长,不少是这里的人。早期的冷淡,多数人是怕国民党回来搞报复,大开

杀戒,过去“闹红”那会,白狗子杀了多少“红属”.

“当年的红军回来了”!这次不走了,群众还是向着共产党的。深入群众,访贫问苦,召开群众大会,揭

发,调查,取证,采取首恶必究,胁从不问,有恶行的,抓一批,杀一批,关一批,父亲是该县最大政法

首长,第一责任人,对每个罪犯负有生杀大权,尺度得一定掌握到位,政策可不能当儿戏。父亲知道自己

肩负的责任,对每一个刑犯,家父都必须认真对待,条条罪状必核实清楚,人证,物证,要尽力做到板上

钉钉,尽力避免冤案,错案。

一次审核一个“反革命”的案子,从卷宗上来看此人很反动,反对共产党,常常散布各种共军被消灭多少

多少人的消息,此人是国民小学的教书先生,父亲在画圈之前,为了慎重,决定亲自会会这位先生。没有

审讯的气氛,像拉家常一般,让座,倒茶,此人50多岁,眼镜长须,问了些家里的境况,知道教书先儿平

时也关心国事,坚持订报,就是平时嘴无遮拦,什么都议论,报纸上有什么,他就说什么,除了好说好议

论,别的到也没干过什么坏事.

父亲回头走访四邻得知:老头脾气挺怪,自恃清高,喜好议论个时政,别的没啥,打日本时,还带头捐款

,捐过一处旧碾坊。国民党的报纸吗,能说共产党的好话吗?父亲细细考虑,此人不够枪毙条件,属于可

争取对象,又征求大家的意见,能不杀的,还是不杀。此人枪下留人,若干年后,还成了政协委员。

那年头小保队,土匪干的坏事不少,不少人有血债,家父说大体上平均每半月要送一批人上路,上路前按

当地老规矩,有肉有酒。每次20/30人不等,最多一批70/80人。县城外有个破庙,解放前就经常在庙前枪

毙人,老刑场了。公安局院的大门口,贴着待决犯人的布告,名单,有关信息,执行日期,地点,希望家

属前去领尸。如三天没人领尸者,则有轻犯负责掩埋。

父亲讲:“当时因匪患严重,监房时常爆满,经常枪毙犯人,最多时次能达70/80人。一般执法者和人犯

都是人盯人,距离三两米,枪响人倒下,见血就算完事,有一次,现场执行完毕后,家属去收尸,我就在

一旁就冷眼看着,家属们大都是哭的天昏地暗,只有一人的家属正哭着哭着,突然哭声停止了,接着马上

忙碌起来,急急将尸首搬上板车,飞也似的拉走了。

我感到这里有名堂,但现场已经乱得够呛,不能再乱了。我叫过执行队长,问清他的名字,家庭住址。天

黑后,我叫上两个队员,一人一辆脚踏车,二十里外的开路,找到他的宅子,只见院门紧闭,先命人堵住

他的后窗,布置完毕。见他门前有棵大树,立马攀上了大树,往院里一看,房门大开,那匪正坐在堂屋太

师椅上喝酒,耳朵上还裹着绷带(把耳朵打掉了),前面还摆着三,四个碗碟,有个打扮妖艳的女人正给

他洒酒,一时喝的自由自在。

“好呀,这次的送行酒可自行摆上了,我这就给你压压惊吧,你从此后就无需担惊受怕了”,家父想着,

掏出20响,认真瞄了瞄,心想:“看你还能逃过这一枪吗,这次不打耳朵了”!枪响了,土匪正仰脖灌酒

,酒杯从手里滑落下来,包裹头部的绷带满是鲜血,歪倒坐在太师椅上了,一旁的女人吓得瘫坐在地上,

父亲看的真切,随后溜下了树,唤来后头围堵的队员,骑上车子,飞奔而去,第二天派便衣前去查看,只

见匪家请了一班响器,吹吹打打挺热闹,正准备出殡,一家人嗷嗷哭的正痛呢。不知不觉,父亲已过30岁的人了,不少成家的战友要为他张罗媳妇,平时看他不紧不慢不着急,实际他心

里“有”人了,那次下“长竹园”乡(离城约45公里,匪患闹得厉害),看望工作队,看上了一个女工作

队队员,大眼睛短发,不胖不瘦,不高不低,高中文化,才20岁出头,背一杆快有她高的湖北条子,此人

办事果断,雷厉风行,说话干脆利落,父亲就喜欢这样的人。

中午吃饭前,工作队队长让人买了只鸡,款待家父。队长叫来那个女队员,说她炖的有味。家父喝着鸡汤

,惊叹天底下竟有这种美味,(实际信阳人做饭自有一绝,一只鸡熬汤加一大锅萝卜的白菜,家父也不是

没吃过,不过这鸡汤就是肉多,比例高了些而已),餐桌上,父亲问道工作队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队长挠了挠头说“这一段小保队老实多了,最大的困难是子弹少,每人才10发,再有是组里配发的两根鸟

铳,打不远,还装弹慢”。

父亲拍拍胸大方地说,“回去你找我,我给你几条好使的不就得了”。家父掌管着打小保队和打土匪缴来

的所有枪支弹药仓库钥匙,那时进出库只需签个字就完事了,乡长干部一级的都配有手枪。果然队长回去

找家父,每人配足了50发子弹,湖北条子也换成了更先进更短更好用的仿24式中正步枪,队长美美的背上

了会半自动射击更为轻巧方便的美式卡宾枪.

在队长和全队工作人员的合伙撮合压力下,家父和母亲正式恋爱上了,母亲说父亲看着面老,父亲说这都

是行军打仗日晒雨淋给留下的纪念,实际比母亲也就是大个六,七岁而已,“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

,母亲最终答应了这门亲事,还有父亲送母亲一个定情物,那是一只小巧玲珑的微型勃朗宁手枪,共带了

7颗子弹,这枪还是“顾半县”小老婆当年的“护身符”。

那时候人特别的老实,家父管理的仓库什么没有?黄金,银元,珠宝,字画,玉器,浮财,烟土,但父亲

爱的只是枪,除了他的配枪20响外,还放有一只美造1911A1式大口径手枪,一个加九零,一只左轮,外加

一个7.62卡宾枪。八音系列小的手枪父亲不大喜欢,才巴掌大点,打仗使不上,但可以送朋友,那时武器

是可以当礼品,赠品,纪念品,奖品互相赠送的。

父亲与母亲的婚事,遭到了大舅的反对,大舅曾是国民党的一个上尉军需官,守天津时当了解放军俘虏,

过后发送路费给放了回来,他有一个铁哥们,前些时因故被收监了,大舅就一心想通过父亲的关系,救他

出来。母亲碍于兄妹情面,就向父亲婉转提起了这事,父亲回去查了案卷宗后,回来跟母亲说:“这人当

初亲手活埋过乡农会主席和副主席,你跟大哥说,他眼下如能把他们救活转过来,我当场立即放人,他如

没那个本事,那此事就不要再提了”

!没过多长时间,铁哥们就毙在破庙前面的空场上了,只是执行前,父亲破例让家属和他见了一次面,(

现在看还也是无可非议)送的小吃也都给他留下了。也算给了大舅一个面子。实际母亲上学时,家境贫寒

,凑不齐学费,姥爷有钱喝酒,但没钱交学费,说什么“小女子上学没得用,早晚是人家的人”!母亲不

是没想到过大哥,去信想要几个学费,可她大哥连个信都没回过。后还是在“顾半县”办的学堂里学的文

化。

父亲在公安局,也交了几个朋友,72年年底母亲管招工,母亲想着二侄子21了还没有工作,给二侄子特意

留了一个指标,不想正逢年底户口冻结了,派出所不给办理,母亲的战友在信阳地委不少,直接找了过去

,当年的副局长已成了地区公安处处长,当即给商城公安局长打了电话,只说“特情特办”,真是给足了

面子,一路绿灯,表哥顺利进了公安局交通队。

转载请注明出自铁血tiexue.net, 本贴地址: http://bbs.tiexue.net/post_13256405_1.html
延伸阅读: j20 f22 鸦片 闯红灯姑娘
      打赏
      收藏文本
      2
      2018/10/9 21:01:18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12) 那年 那人 那枪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