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在现实意义下的方术与方技,具有在文学影视创作方面重要参考价值

共 147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校
  • 军号:10268548
  • 工分:39970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在现实意义下的方术与方技,具有在文学影视创作方面重要参考价值

小A短评三国风云人物之“方士”赵彦

文:小A斯蒂芬

在小说第二十回《曹阿瞒许田打围 董国舅内阁受诏》中,由于替杨彪打抱不平而被曹操杀了一个龙套角色议郎赵彦。

这件事记载在《后汉书皇后纪下》中(“自帝都许,守位而已,宿卫兵侍,莫非曹氏党旧姻戚。议郎赵彦尝为帝陈言时策,曹操恶而杀之。其余内外,多见诛戮。”),不过《后汉书皇后纪下》中的赵彦却并不是替杨彪出头而被曹操所杀的,而是由于他总是向汉献帝进言献策,而遭到曹操的记恨,终于找了一个借口将其杀害。同时被杀的应该还有许多人,都是支持汉献帝的汉朝旧臣。总之,凡是不跟曹操一条心的陆续都被曹操所杀。

在《后汉书方术列传》中,还记载有一个叫赵彦的方术之士。虽然从历史记载来看,并没有明确的说明《后汉书皇后纪下》中的赵彦和《后汉书方术列传》中的赵彦是同一个人,但是后世一般都将其视作同一个人看待。

根据记载,方士赵彦本是徐州琅琊郡人,因自幼研习方术,而乡里知名。汉桓帝延熹三年(公元160年)的时候,曾用方术帮助朝廷平定过本乡的一场叛乱。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当时琅琊贼寇劳丙聚众作乱,攻没郡县残杀吏民百姓,为害一方,多次击败朝廷派去征讨的军队。后来又和泰山贼叔孙无忌的叛军联合到一起,声势欲盛,还一起攻杀了一个朝廷的都尉侯章。至十二月朝廷又派遣中郎将宗资,杖钺率兵,督州郡官兵联合讨伐这一股叛军。当时的赵彦应该正是琅琊郡中的一名官吏,以此跟随在宗资的军中,并向宗资建议使用《孤虚》之法来调兵遣将,并最终平定了叛乱。

所谓《孤虚》之法,也叫《六甲孤虚法》,指的是中国古代历法计日时中出现的一种现象。《史记·龟策列传》记载“日辰不全,故有孤虚。”日即是天干,辰即是地支。具体以计日来讲,是十天干与十二地支相对产生每天的名称,而当十天干轮回一圈正好是一旬十天,而十二地支中必然会有二个地支名称进入到下一旬中。这两个进入下一旬的就被称之为孤,而与之相对冲的就被称之为虚,以此类推周而复始。有一个口诀:甲子旬中无戌亥,戌亥即为孤,辰巳即为虚。甲戌旬中无申酉,申酉为孤,寅卯即为虚。甲申旬中无午未,午未为孤,子丑即为虚。甲午旬中无辰巳,辰巳为孤,戌亥即为虚。甲辰旬中无寅卯,寅卯为孤,申酉即为虚。甲寅旬中无子丑,子丑为孤,午未即为虚。如下简略表: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从上面的口诀和这张简略表我们可以看出,所谓《孤虚》之法不过是不对称的两种计序方式强行排列在一起的必然结果。但是在古代,这种现象却被加以神化成了一种测卜吉凶的方式。一般认为,孤虚之日时是事物发展规律中最薄弱的环节。而有道之士则会利用这种现象以规避风险使自己处于有利的地位,而反之则就会陷入不利的境地。在西汉经学家刘歆所著作的《七略》一书中,应该是有对这一现象做过系统的阐述。可惜该书原文已经失传,只在《史记》三家集注中留下一个《风后孤虚二十卷》的篇名,颇为遗憾。

在赵彦给宗资的建议中还有一点,就是他认为叔孙无忌等叛军所盘踞的莒县属于五阳之地,阳气甚重,需要有更为强大的阳气来进行压制“以阳克阳”。所以他就建议征调五阳郡兵来攻打莒县。然后再利用《孤虚》之法,推演出“从孤击虚”的最佳进兵时机方能取胜。

赵彦所说的五阳之地,指的是莒县周围环绕有五座名字里带有“阳”字的县城,即有城阳(青州城阳郡)、南武阳(兖州泰山郡)、开阳(徐州琅琊郡)、阳都(徐州琅琊郡)、安阳(豫州)。而五阳郡兵则指的是来自地名中带有“阳”字的五个郡的士兵。分别是兖州山阳郡、幽州广阳郡、凉州汉阳郡、荆州南阳郡、扬州丹阳郡。

赵彦的这一番说法在当时得到了宗资以及朝廷的重视,并最终也是依照此法平定了叛乱,获得了最终的胜利。

不过,按着我们现在唯物主义世界观的眼光来看,赵彦的这一套显然是属于迷信的范畴。也没有任何根据能够证明孤虚说法的真实性,而“以阳制阳”才能取胜的说法更是荒诞不羁。

但是,我们或许可以猜测一下赵彦献出这一策略的真实意图。那就是作为徐州琅琊郡的本乡人,内心恐怕并不希望由自己家乡的人出兵协助宗资去打这一场不太有希望获胜的战争。我之所以说不太有希望获胜,是应为在之前已经有过一些针对劳丙的征剿战事以失败告终。个人认为,这些失败的战事加上盗贼的侵扰,导致琅琊郡本乡损失惨重,已经无力再次组织军队去打这场仗了。更何况现在的劳丙所部又和泰山贼叔孙无忌联合到一起实力大增,取胜的希望更是渺茫。可是朝廷的诏命中又明确说明是让宗资“督州郡合讨无忌”,就是说虽然朝廷派出了军队,可是征剿叛军的主力部队还是要由琅琊郡以及周边州郡自行募集的。这种做法符合汉朝朝廷的惯例,也合乎规矩。在这种情况下,赵彦权衡利弊之后,挺身而出以自己生平所学对宗资进行了游说。在他的游说当中我们可以看到“以阳克阳”的道理虽然荒谬,但是五阳郡兵都是从当时比较富庶或者民风彪悍的汉朝兵源所在地征调而来,具备打硬仗、胜仗的能力。而“从孤击虚”的策略可能也是伺机而动,抓住敌人麻痹大意时薄弱环节的一种欲盖弥彰的表面说法。

赵彦的这种做法可以说非常的危险,因为是属于忽悠朝廷的行为,稍一不慎或者打了败仗,恐怕杀头甚至诛九族都是有可能的。

不过所幸的是,这场战事在赵彦的指挥下最终获得了胜利。赵彦恐怕也是由此得到了朝廷的重用,最终步上了朝廷权利中央的仕途之路。

赵彦其人记载颇少,固无可评鉴。不过我想借此机会说一说对方术的看法。

实际上,在中国的历史上历朝历代对于方术、方技都是非常重视的,也是中央政府治理国家的重要组成部分。甚至于在《汉书》《后汉书》以及《三国志》中都有专门记载关于方术方技的篇章。可见其对方术的重视程度。在《庄子天下篇》中曾经讲到“天下之治方术者多矣。”所谓方术其实也可以理解为“道”,在古代尤其是在魏晋以前,对于方术的区分是比较混淆的,除了通俗意义上的神仙术,法术,道术以外,像医学,经学,甚至于有时候儒学也会被列入方术的范畴。汉末经学大师、文学家、书法家蔡邕就被认为是精通测算预卜的人,经常被皇帝委派对时局的灾异现象进行预测以及寻求破解之法。

虽然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我们现在社会对一些神乎其神的记载保持着一定的戒心,几乎是全盘否定的态度,但是从辩证法以及科学发展观的角度来看,这些记载的背后或许还隐藏着一些深层次的,值得去挖掘的秘密,都应该引起我们现在社会的重视。

而且,这些方术方技的记载在文学以及影视创作中更具有不可忽视的参考价值。今年暑期档的大片《狄仁杰之四大天王》,以及前年的《奇门遁甲》都引入了方术的概念,也创造了相应不菲的票房。不管其中亦真亦幻的方术是真是假,至少在视觉上给我们带来了盛宴般的享受。

所以单方面偏激的把这些统统归入糟粕的行列,在现实意义下还是有些不妥的。更何况,那句颇具寻味的流行语说的很好“科学的最后是神学,神学的背后是科学”。毕竟这一话题,总是在哲学与精神的层面上,折磨着我们渺小的心灵。

小A斯蒂芬写于2019年9月13日。

转载请注明出自铁血tiexue.net, 本贴地址: http://bbs.tiexue.net/post_13230509_1.html
延伸阅读: 西施传奇 密码 欧阳炳强
      打赏
      收藏文本
      1
      0
      2018/9/13 21:32:12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为什么回复:[原创]在现实意义下的方术与方技,具有在文学影视创作方面重要参考价值

      2018/9/16 19:53:18
      左箭头-小图标

      什么就是什么

      2018/9/16 19:51:26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3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在现实意义下的方术与方技,具有在文学影视创作方面重要参考价值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