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淸缅之战虽无功,城下之盟何言败?

共 4626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校
  • 军号:5271116
  • 头衔:不动尊菩萨座下弟子
  • 工分:68930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淸缅之战虽无功,城下之盟何言败?

清缅战争其实是七年间双方作战四次,乾隆三次派大军征缅,是四战三征。

清军最后一次征缅,只能说没有达到预期效果,根本算不上败,最后一次傅恒挂帅,集结一万各族八旗,三万各省绿营,用了七八万骡马驼火药粮草,稳扎稳打,清军数战数捷,打到离缅甸都城几百里外,缅甸方面死伤惨重,只得据城固守,根本无力将清军驱逐出境。清军则因水土不服大量非战斗减员,双方形成对峙,主帅傅恒和几个高级将领也相继染病,因此双方的将领都不想继续再打下去,战事惨烈,缅邦百姓受战火荼毒七年,清缅双方的前敌将领遂各自瞒着自己的君主商议停战。

但要明确一点,是清军在缅甸境内兵临城下,迫使缅甸最终罢兵议和,签定条约,条约签订后,气得缅甸国王亲手撕掉条约,并处罚前敌将领及其家属在殿外跪了三天三夜,可见缅王认为这是屈辱的城下之盟。

清军是侵*略的一方,缅甸在自己国土里与侵*略者签城下之盟,没有将侵*略者赶出国门,能叫清军大败么?最多也是不胜不败嘛。看缅王的态度就知道,缅甸只有损失,没有益处,中国也一样,乾隆也认为是无功而返,但硬要说成清军大败,那就过分黑了,哪有侵*略了别国领土,占领着他国的土地城市还被说成大败的道理?

清军第三次征缅没有达到预定的结果,其实和兵力后勤有关,乾隆调兵四万的人数其实很有水分,因缅甸北部丛林密布,地势险要,地形复杂,不便运送粮草缁重,因此四万清军调集后,很多都留在云南,傅恒只带了不足三万人入缅,而跟着傅恒到达前线的清军,只有二万八千三百人,骡马倒有四五万之多,这要是对比现在,就是美帝,相当于一支古代的机械化或摩托化部队。

清军三次征缅几乎每次都是以少敌多,一征,清军杨应据部只有一万四千绿营入缅,缅军在两三万之间,清军轻易被缅军击败。

二征,明瑞部二万五千人入缅,其中满兵三千,缅王集结了四万多军队与之对抗,明瑞分兵两路,自己只带一万二千人孤军深入,有点像萨尔浒之战的杜松,但与杜松不同的是缅军还是被明瑞打得节节败退,明瑞最后是弹尽粮绝,后勤被切断才不得不退兵,非战之罪。在退兵的途中明瑞被四万缅军围困,无颜面君,自缢而亡。但缅军不善于打歼灭战,几倍的兵力合围之下还是没有能力全歼清军,清军一万多人成功突围,返回祖国。

三征,傅恒部二万八千人入缅,其中旗兵一万三千,这是清朝自灭了准格尔部后数十年来第一次集中这么大数量的八旗,这是想要放大招了,但是,清军在缅甸的总兵力从来没有超过三万人。

特别是打得不错的第三征,缅甸几乎动用了倾国之力,二万多清军对阵五六万缅军,清军高歌猛进,是胜多败少,重要的是清军基本上是攻势,缅军几乎都是守势,不敢和清军野战,尤其惧怕中国的彩甲骑兵,只得坚壁清野,死守不出,分明清军以少打多还处于上风,如何能说成大败呢?如果傅恒第三次带足四五万人,那么缅甸必败。

缅甸的贡榜王朝当时实力很强,灭了缅甸上一代向大清朝贡的东吁王朝,西扰印孟,东侵老挝,灭国暹罗,多次和英国,法国等西方殖民者交手,而且还多次获胜,同时还俘虏过400法国陆军。这样的战力,还有人质疑缅甸当时的军事实力么?

作为东南亚小霸主的新兴王国,缅甸当时很狂傲,但是还是不敢得罪中国,四战三征,每次打到最后都是缅甸一方主动求和,缅甸是打胜了也求和,打完了也求和,但是由于乾隆帝更加的骄傲任性,好大喜功,对于缅甸之前的多次上表求和不理不睬,继续开打。因此才有这三次征缅。

最后一次,缅甸损失巨大,不惜放弃已经占领的泰国本土,缅军主力尽数回国,以驭北兵。三征之前,缅王是怕,三征之后,缅王是又怕又怒。之前真心请表上贡,你天朝不允,非要打这么多次,搞到我损兵折将,国贫民穷,好不容易才灭掉的泰国也没守住,又被郑氏复国,都是你上国造成的,因此第三征之时,缅王怨恨中国很深,只到战后十年,缅甸才真心纳贡称臣。

但话又说回来,即便缅甸战败,或被清军所灭,但是帝国也不可能在缅甸长期统治下去,因为缅甸地处西南,林多瘴气,酷热潮湿,不要说满洲人,对于中原人来说,都是水土恶劣。即便满清占领全缅,清朝也无力固守,会像唐明于越南一样,时间一长,定会叛乱丛生,最后被缅甸赶回来,不惟劳民伤财,损兵折将,而徒留尊望,得益微小,终究是得不尝失。

转载请注明出自铁血tiexue.net, 本贴地址: http://bbs.tiexue.net/post_13221956_1.html
延伸阅读: 辩机 特工学院 洪金宝
      打赏
      收藏文本
      22
      芳园碧草,兰麝清芬,策马扬鞭映蹄痕。佩刀鸣凤,顶翎辉煌,挽弓回望射天狼。
      2018/9/6 20:31:39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
      168楼 独立的思考着
      清军是进攻但失败,再进攻,再失败,第3次第4次征缅主帅都先后死亡。

      你不信缅方资料缅方记载,大清资料你也不信?

      维基百科

      中方资料

      第三次战事[编辑]第三次战斗

      1767年(乾隆三十二年)四月,明瑞到任后,在盲目乐观的情绪支配下,筹备各项对缅作战事宜。乾隆皇帝调满洲兵三千,四川绿旗兵八千,贵州绿旗兵一万(其中一千驻守普洱,并未参加远征),外加云南绿旗兵五千,合计二万五千兵,分两路进军。明瑞亲率一万七千兵为南路军,出宛顶由木邦经锡箔直捣阿瓦;参赞大臣额尔景额率八千兵为北路兵,出铁壁关经新街进取猛密,再南下与明瑞回合阿瓦。每兵带足两个月的粮食,征马、驴、牛八万余为作战、后勤用。明瑞认为如果直捣阿瓦,缅甸将自顾不暇,加上立功心切,几乎把所有的精兵强将都带在自己身边。[1]

      九月二十四日,清兵从永昌出发。十一月二日,明瑞率南路兵出宛顶进入缅境,十日,占领木邦城(今缅甸兴威)。自宛顶至木邦城六百多里,因为屡经兵火,人烟断绝。缅兵也一路坚壁清野,不与清兵交战。明瑞留参赞大臣珠鲁讷率兵五千留守木邦城,自率一万二千精兵继续前进。

      北路兵十一月十六日抵达老官屯(新街附近),与早已在此夹江树栅防守的数千缅军对峙。清兵连日攻击,伤亡甚重。十二月,额尔景额得病身亡,乾隆令其弟额尔登额接任北路统帅。

      明瑞出木邦后,克旧小,渡大叠江,经锡箔、大山等土司管辖地区,在蒲卡处杀敌数十,擒获数名缅兵,侦知有九千缅兵屯驻蛮结(今缅甸南渡河以东),便于十一月二十九日率部直逼蛮结。蛮结缅兵在各险要处分扎十六营固守。第二日,明瑞分兵三路,自率中路,领队大臣扎拉丰阿、总兵李全率部占住东部山梁,参赞大臣观音保、总兵长青率部占住西部山梁,逼近缅兵营外兵列队驻守。下午,缅兵自西部营寨出兵攻击观音保部,观音保率所部奋力冲杀,明瑞中路也出兵接应,缅兵败退,被杀二百余名。缅兵兵器以火器和镖子为主,无甲胄、弓矢,平地决战不是骑兵强悍的清兵对手。缅人也说,交战时候,比较怕的是清兵骑射手(即满洲马甲)。缅兵受挫,坚守不出。

      明瑞屡次挑战不遂后,下决心直接攻营,并判断主动出击的西部缅兵为强兵所在,强兵被破,其他营寨不难破,遂决定集中兵力攻击此处。十二月二日清晨,除留二千兵留守大营,以一万兵分十二队冲击缅兵营寨。缅兵善守,营内木栅为深埋地下的湿木,露出地面仍高二丈,内外均有深沟,沟旁又埋锐利竹木,缅兵有木栅保护,枪炮难伤,而从栅隙处以火枪射击,则命中奇高。清兵自缅营附近山梁冲击而下,第一座营寨临近山梁,很快被清兵攻破。在攻第二座时,比较困难,有一名贵州藤牌兵王连看到木栅附近一处有些木料,容易攀登,从该处攀栅而过,一人在数百名缅军中冲杀,后续十余名清兵跟着攀登而进,在此掩护下,王连杀敌十余名后又拔开木栅,清兵蜂拥攻入,再次夺得一座营寨。所得两营地势较高,明瑞又分兵配合其他各路攻下两营。缅兵连续反击至晚上二更,见反攻无望,纷纷撤退,清兵全力追杀,直到第二日黎明时分才收兵。此战即蛮结之役,清兵杀敌二千余,俘三十四名,缴获枪炮粮食牛马甚多。乾隆皇帝闻讯大喜,封明瑞为一等公,贵州兵王连也直接升为游击。

      蛮结之战后,明瑞更加轻敌,继续率兵深入,绕过天险天生桥,十二月十三日抵宋赛(今缅甸送速),十七日到邦亥,前锋十八日至象孔(今缅甸辛古),距离阿瓦仅70里。但在缅甸的坚壁清野下,清兵粮尽、马疲、人乏,已经无力攻城。十九日,明瑞无奈,只得下令退兵到孟笼处(今缅甸孟隆)就食。缅兵侦知清军撤兵后,大举反击,对明瑞大军只是派军隔着十几里路远远跟着,时不时进行骚扰作战,但不正面作战。主要还是将主力用在木邦方向,到乾隆三十三年(公元1768年)正月初二,缅兵先后将天生桥、蛮结、蒲卡、锡箔等处的清兵台站攻占,清兵损失八百余,只有百余人退回木邦。明瑞军后勤、军情线路被断绝。正月初八,缅兵包围木邦,珠鲁讷坚守十日后不支,自杀,兵溃,总兵胡大猷、胡邦佑等战死,道府衔杨重英以下多人被俘,但清兵大部分还是逃回云南。缅兵不善打歼灭战,清兵逃跑能力也不错。同时云南巡抚派出的九百援兵也溃败而回。

      这时,北路军已经败退。乾隆三十二年十二月,北路清兵攻击老官屯不下,伤亡五百余,总兵王玉柱阵亡。同时,染病官兵也不少。缅兵又逐次增兵,清兵被迫退至四十里外的旱塔。正月初十左右,因锡箔台站被断,云南巡抚、乾隆皇帝数次令额尔登额率兵转至木邦,接应明瑞。额尔登额听闻中途猛卯有缅兵出没,就退入铁壁关内,转从陇川入木邦,额尔登额畏敌迁延不前,走走停停,数日路程走了二十多日,直到二月四日才到边境宛顶。此时木邦早已失陷,而明瑞也已陷入缅兵重重包围中,但额尔登额自知战力脆弱,依然不敢出边救援。

      十二月二十一日,明瑞军到孟笼,得粮二万余石,暂时缓解了缺粮窘境,明瑞在此休息十多日,过完春节后,再次出发,打算经大山回木邦,途中听闻木邦被围,于正月初十改向宛顶撤退。正月十四日,明瑞军在蛮化向尾追不止的缅兵突然反击,歼敌千余,总算把尾追之敌打痛,不再追得那么紧,清兵伤亡虽不大,但总兵李全中枪身亡。缅兵攻占木邦和击退北路清军后,几乎全部主力都赶赴明瑞军处,数万缅兵于二月初七日,将万余清兵围困在小孟育处,此处距离宛顶二百里。明瑞军在此休息三日,于十日夜,沿探明的小路突围,明瑞率领队大臣、侍卫及数百满洲兵殿后,领队大臣扎拉丰阿中枪阵亡,观音保以身上携带的最后一支箭刺喉自杀。明瑞身受重伤,用尽力气疾驰了二十多里,“手截辫发授其仆归报,而缢于树下,其仆以木叶掩尸去”[7]。清兵突围中共有千余官兵战死。十三、十四日,总兵哈国兴、常青以下万余官兵突围回到宛顶,其中许多伤病官兵及体弱文官都得以生还。[1]

      乾隆皇帝听闻明瑞大败、身亡讯息,震怒愤恨无比,将额尔登额逮捕进京,处以磔刑,同时北路军的云南提督谭五格也被处死。明瑞的灵柩归京后,乾隆帝亲临吊唁,赐谥号果烈。明瑞之妻因极度悲伤,亦自尽。[1]

      清缅第三次战事,缅甸战略战术对头,北路坚守要隘,南路坚壁清野、诱敌深入,终于将清兵击败、驱逐出境,但也暴露出了缅兵不擅长平野决战、不善打歼灭战的弱点。清军不明敌情,盲目轻敌,纯粹自取其败。但清兵在作战中也给缅兵沉重打击,迫使缅甸在今后作战不大敢野战,而是选择守势。

      明瑞虽败,但缅甸已无心无力再战,陆续发来求和文书,但清廷感之前缅甸辱国,置之不理。[8]乾隆皇帝调集精兵强将,准备发动更大规模的进攻。任重臣傅恒为经略,阿里衮、阿桂为副将军,舒赫德为参赞大臣,鄂宁为云贵总督。原来跟随明瑞出征的满洲兵调回,增调13000八旗兵以及9000贵州兵入滇,后来又加派1000八旗兵2000福建水师。

      乾隆皇帝还斗志昂扬,手下却有人开始嘀咕缅事难办了。乾隆三十三年(1768年)四月,先期到滇的舒赫德及鄂宁联合上奏,说征缅有五难。一是办马难,按满兵一万、汉兵三万出兵规模算,战马、驭马需十万匹,急切难办。二是办粮难,按四万兵、十万马算,单十个月就需兵粮四十二万石,全省仓粮也不过三十五万石,供应严重不足。三是行军难,从内地永昌到边境就路难走,边外地形更差。四是转运难,单从永昌运粮到边境,按三夫运米一石算,就需百余万人次,而如果到了境外,国人不愿意出境,境外人烟稀少,雇用役夫几乎不可能。五是气候难,水土不适,历次战事病故或因病失去战斗力者比战场死伤还多。两人最后结论就是,对缅甸战事胜算不大,不如设法招安缅甸。虽然两人的判断正确,可惜乾隆皇帝没有接受。听到两人的建议后暴怒,痛骂两人乖谬无耻,很快将两人降职调任。后来清朝对缅战事连续失利,乾隆皇帝依然故我,认为“我大清势当全盛,认真起来,就可以将缅甸打得落花流水。”

      大军远征,特别是出征境外,后勤向来是大难题。明瑞全军共征用马驴牛八万余,其中马万余,驭兽多为牛只,牛只半路还被宰杀当粮,即时如此,一半粮食还是要从缅甸当地取得。二十年后,乾隆皇帝出兵越南,只是一万兵打到河内,就动用了七八万民夫,也才勉强保持供给。因此,乾隆皇帝要再次大举征缅,准备时间还是比较仓促,以马骡为例,从贵州、四川、湖广、河南等地只搜括了两万余匹马、六千匹骡,只能规定满洲兵有马,绿营兵不给马。

      第四次战事[编辑]傅恒

      1769年(乾隆三十四年)二月,傅恒率兵出征。临行时,乾隆皇帝还亲自在太和殿授之敕印,并把自己用的甲胄赠给傅恒,以表示对他的信任和期望。四月,经略傅恒到达永昌。清兵将领们大约也吸取了以往多次被缅甸断后路的教训,经多次商议后,决定进攻方向选定中缅边界北段,即一路从伊洛瓦底江(清朝时称之为大金沙江)上游戛鸠经孟拱(今缅甸密支那之西)、孟养(今缅甸密支那),另一路由蛮暮地区、老官屯取孟密,再配以水师,全军水陆并进、夹大金沙江而下,直取木梳、阿瓦。南段与缅甸接壤的宛顶、普洱处,只保留少量兵力牵制。因为大金沙江在云南境内支流大盈江不能行船,要到蛮暮,才能通航,所以清兵在五月就派数千兵马及数百工匠到蛮暮上游野牛坝打造战船。[1]

      七月二十日,清兵誓师出征。八月初二,傅恒率八千余兵自戛鸠渡大金沙江,深入缅属孟拱、孟养土司地带,缅兵原驻数千兵都退至新街附近的老官屯,并未设防于此,所以傅恒行程2000多里,兵不血刃,唯一战果是招降孟拱土司,而因为气候道路问题,傅恒迟迟未到蛮暮,“惟途间忽雨忽晴,山高泥滑,一马倒,则所负粮帐尽失,军士或枵腹露宿于上淋下湿之中,以致多疾病”。而此时阿里衮、阿桂早已经率清军一万五千余人,造好战船,水陆并进,于九月由野牛坝出蛮暮,九月十八日在两江交会处甘立寨,发生激战,清兵以火炮击沉缅兵三艘战船,击退了拦截的缅甸水师,水师由大盈江出至大金沙江,陆上兵马也到达新街附近,并派数千兵渡江到西岸哈坎扎营,打通水路,控制两岸。然后由哈坎派兵2000接应傅恒南下。九月二十九日,傅恒才到达哈坎。此时,傅恒已经知道西岸难行,被迫改变原先指挥西路军沿西岸攻占木疏(今缅甸甘布鲁),由陆路直取阿瓦的计划,而是指挥东路军与新街、老官屯缅兵主力决战。十月初二,傅恒过江东清兵主营指挥作战。

      清兵大举进攻的消息已经传了一年,缅兵这时也打探清楚清兵进攻方向,几乎调集齐主力在新街、老官屯一带夹江与清兵对峙。清兵此次出征,名义上动用满汉兵六万,但因为后勤限制,实际前线只有28300兵,扣除畹町驻兵1500以及普洱驻兵3500,出关只有23300兵,再扣除沿路台站驻兵4400,新街、老官屯前线清兵只有18900兵(其中水师3000)。日趋加重的瘴气,使清军大量减员。缅兵全军无精确数字,但应不下三万,而以前与法国交战俘虏的数百法国兵也在缅兵中服役。所以,这次清缅主力对撼,依然是缅甸兵力占优,但因为双方野战能力有一定差距,整个战役过程,还是清兵长期保持攻势,而缅兵基本保持守势。伊洛瓦底江上的缅甸战船

      十月初十,双方在新街发生激战,先是双方水师发生战斗,缅兵不利,退到稍南一沙洲处据守,清水兵师及部分陆军一起水陆攻击,击败缅兵水师,杀敌五百余,夺得战船六艘。西岸阿里衮率精兵六百破缅兵三个营寨,杀敌五十余人。此战后,缅兵退守数十里外的老官屯,清军占据新街。

      十月二十日,清兵进至老官屯[9]。缅军在老官屯早已扎下两座坚固大营,主力在江东大寨,数千缅军在西岸扎营,营栅伸入江中,缅军水师停泊在两营之间江面,左右策应。东岸缅兵见清兵刚来,便出营攻击,被清兵击退,双方都没有大的战果,双方只是不时以火炮互轰。战斗结束,清兵便在两岸分别扎营与缅兵对峙。而缅兵两营之间水面湍急,且有沙洲,清兵水师暂时无法前进。第二日东岸清兵派偏师到缅兵南面扎营,准备断其水路。

      缅兵在营内挖了不少深及三尺的土坑,兵员在其间既可躲避炮火,又可隐藏目标。十月二十二日,清兵斥候在大树高处观察,误判断营中敌兵甚少。清兵于是发动大规模进攻,傅恒、阿里衮等人还抵达栅外数十步处指挥。缅兵营寨外有深壕,木栅坚固无比,外加枪炮火力极猛,清兵一日内连续多次攻势都被击退,总兵德福也中枪阵亡。清兵将领杀得兴起,还打算乘夜肉搏,后被制止。同日,两军水师在江上也有交锋,清兵击沉缅军两艘战船。接连三日,清兵攻势放缓,以火攻、大炮等方式摧毁木栅,均告失败。二十六日,清兵水师发动攻势,乘夜攻占两营间近西岸沙洲,夺战船二,俘虏十一人,缅兵水师退守东岸,东岸缅兵水路运输被断,清兵士气大振,但陆上对缅兵的火攻再次失败。二十九日,清兵以地道爆破、数百丈长藤拉倒等方式破栅,结果还是失败。十一月初一,西岸有大股缅兵来援,击退西岸攻营清兵,并以火炮轰击清兵水师,清兵水师被迫后撤,缅兵水路继续畅通,西岸到东岸的补给源源不断。其时,傅恒若以小部兵力继续围困老官屯,而以大部兵力从江西岸直攻阿瓦,还有扭转不利战局的可能,但傅恒坚持攻下老官屯,使得清兵陷入战局僵持的局面。然而,明瑞的前车之鉴也很可能不会让这样的分兵之策在将领中得到任何支持,更何况这一次清军在侧翼的保障方面尚且不如第三次战事时

      至此,双方已经打得精疲力尽,都有厌战情绪。期间,除了零星小战,双方事实上已经停战。初九日,缅兵来信要求停战。傅恒想打,但副将军阿桂以下绝大部分将领都不想打了,于是初十日傅恒回信缅兵,同意停战。而且上奏乾隆“奈因本年瘴疠过甚,交冬未减。”,说三万一千兵,主要因为染病,现在仅存一万三千余。实际前线清兵不到一万九,为了把情况说严重些,故意夸大前线兵员数。但清兵损失确实较大,病死病倒的比战场死伤还多如总兵吴士胜、副将军阿里衮、水师提督叶相德先后病死,傅恒本人亦染病卧床。缅兵损失虽然略少,而且战场形势略优,但缅王懵驳在听闻新街之败后心生恐惧,以缅军将领布拉莽傥遣使求罢兵。几经交涉后,双方于十一月十六日正式议和,缅军13名将领与清军12名将领为双方代表,谈判定议画押,互赠礼物,正式停战乾隆三十五年(公元1770年)七月,回到北京不久的傅恒就因此病死了。[10]

      169楼 白旗子弟
      双方资料伤亡数字不同,过程一致。都是清军进攻,缅甸转进。傅恒是战争结束后在北京病逝,这也算缅甸战果?你还要拿转进当胜利么?
      174楼 独立的思考着
      傅恒是在缅甸趴下的
      177楼 白旗子弟
      关缅甸人屁事
      182楼 独立的思考着
      他在缅甸趴下,再没有起来,拖到北京时死亡,不关缅甸事?

      一个人到非洲探索,被病蚊咬了一口,陷入昏迷,到北京就死了,不关非洲事?

      你不懂因果关系

      不管缅甸人事,病毒又没国籍。胜利也是病毒胜利,你还窃取病毒的胜利果实

      2018/9/21 15:57:42
      左箭头-小图标

      ......
      168楼 独立的思考着
      清军是进攻但失败,再进攻,再失败,第3次第4次征缅主帅都先后死亡。

      你不信缅方资料缅方记载,大清资料你也不信?

      维基百科

      中方资料

      第三次战事[编辑]第三次战斗

      1767年(乾隆三十二年)四月,明瑞到任后,在盲目乐观的情绪支配下,筹备各项对缅作战事宜。乾隆皇帝调满洲兵三千,四川绿旗兵八千,贵州绿旗兵一万(其中一千驻守普洱,并未参加远征),外加云南绿旗兵五千,合计二万五千兵,分两路进军。明瑞亲率一万七千兵为南路军,出宛顶由木邦经锡箔直捣阿瓦;参赞大臣额尔景额率八千兵为北路兵,出铁壁关经新街进取猛密,再南下与明瑞回合阿瓦。每兵带足两个月的粮食,征马、驴、牛八万余为作战、后勤用。明瑞认为如果直捣阿瓦,缅甸将自顾不暇,加上立功心切,几乎把所有的精兵强将都带在自己身边。[1]

      九月二十四日,清兵从永昌出发。十一月二日,明瑞率南路兵出宛顶进入缅境,十日,占领木邦城(今缅甸兴威)。自宛顶至木邦城六百多里,因为屡经兵火,人烟断绝。缅兵也一路坚壁清野,不与清兵交战。明瑞留参赞大臣珠鲁讷率兵五千留守木邦城,自率一万二千精兵继续前进。

      北路兵十一月十六日抵达老官屯(新街附近),与早已在此夹江树栅防守的数千缅军对峙。清兵连日攻击,伤亡甚重。十二月,额尔景额得病身亡,乾隆令其弟额尔登额接任北路统帅。

      明瑞出木邦后,克旧小,渡大叠江,经锡箔、大山等土司管辖地区,在蒲卡处杀敌数十,擒获数名缅兵,侦知有九千缅兵屯驻蛮结(今缅甸南渡河以东),便于十一月二十九日率部直逼蛮结。蛮结缅兵在各险要处分扎十六营固守。第二日,明瑞分兵三路,自率中路,领队大臣扎拉丰阿、总兵李全率部占住东部山梁,参赞大臣观音保、总兵长青率部占住西部山梁,逼近缅兵营外兵列队驻守。下午,缅兵自西部营寨出兵攻击观音保部,观音保率所部奋力冲杀,明瑞中路也出兵接应,缅兵败退,被杀二百余名。缅兵兵器以火器和镖子为主,无甲胄、弓矢,平地决战不是骑兵强悍的清兵对手。缅人也说,交战时候,比较怕的是清兵骑射手(即满洲马甲)。缅兵受挫,坚守不出。

      明瑞屡次挑战不遂后,下决心直接攻营,并判断主动出击的西部缅兵为强兵所在,强兵被破,其他营寨不难破,遂决定集中兵力攻击此处。十二月二日清晨,除留二千兵留守大营,以一万兵分十二队冲击缅兵营寨。缅兵善守,营内木栅为深埋地下的湿木,露出地面仍高二丈,内外均有深沟,沟旁又埋锐利竹木,缅兵有木栅保护,枪炮难伤,而从栅隙处以火枪射击,则命中奇高。清兵自缅营附近山梁冲击而下,第一座营寨临近山梁,很快被清兵攻破。在攻第二座时,比较困难,有一名贵州藤牌兵王连看到木栅附近一处有些木料,容易攀登,从该处攀栅而过,一人在数百名缅军中冲杀,后续十余名清兵跟着攀登而进,在此掩护下,王连杀敌十余名后又拔开木栅,清兵蜂拥攻入,再次夺得一座营寨。所得两营地势较高,明瑞又分兵配合其他各路攻下两营。缅兵连续反击至晚上二更,见反攻无望,纷纷撤退,清兵全力追杀,直到第二日黎明时分才收兵。此战即蛮结之役,清兵杀敌二千余,俘三十四名,缴获枪炮粮食牛马甚多。乾隆皇帝闻讯大喜,封明瑞为一等公,贵州兵王连也直接升为游击。

      蛮结之战后,明瑞更加轻敌,继续率兵深入,绕过天险天生桥,十二月十三日抵宋赛(今缅甸送速),十七日到邦亥,前锋十八日至象孔(今缅甸辛古),距离阿瓦仅70里。但在缅甸的坚壁清野下,清兵粮尽、马疲、人乏,已经无力攻城。十九日,明瑞无奈,只得下令退兵到孟笼处(今缅甸孟隆)就食。缅兵侦知清军撤兵后,大举反击,对明瑞大军只是派军隔着十几里路远远跟着,时不时进行骚扰作战,但不正面作战。主要还是将主力用在木邦方向,到乾隆三十三年(公元1768年)正月初二,缅兵先后将天生桥、蛮结、蒲卡、锡箔等处的清兵台站攻占,清兵损失八百余,只有百余人退回木邦。明瑞军后勤、军情线路被断绝。正月初八,缅兵包围木邦,珠鲁讷坚守十日后不支,自杀,兵溃,总兵胡大猷、胡邦佑等战死,道府衔杨重英以下多人被俘,但清兵大部分还是逃回云南。缅兵不善打歼灭战,清兵逃跑能力也不错。同时云南巡抚派出的九百援兵也溃败而回。

      这时,北路军已经败退。乾隆三十二年十二月,北路清兵攻击老官屯不下,伤亡五百余,总兵王玉柱阵亡。同时,染病官兵也不少。缅兵又逐次增兵,清兵被迫退至四十里外的旱塔。正月初十左右,因锡箔台站被断,云南巡抚、乾隆皇帝数次令额尔登额率兵转至木邦,接应明瑞。额尔登额听闻中途猛卯有缅兵出没,就退入铁壁关内,转从陇川入木邦,额尔登额畏敌迁延不前,走走停停,数日路程走了二十多日,直到二月四日才到边境宛顶。此时木邦早已失陷,而明瑞也已陷入缅兵重重包围中,但额尔登额自知战力脆弱,依然不敢出边救援。

      十二月二十一日,明瑞军到孟笼,得粮二万余石,暂时缓解了缺粮窘境,明瑞在此休息十多日,过完春节后,再次出发,打算经大山回木邦,途中听闻木邦被围,于正月初十改向宛顶撤退。正月十四日,明瑞军在蛮化向尾追不止的缅兵突然反击,歼敌千余,总算把尾追之敌打痛,不再追得那么紧,清兵伤亡虽不大,但总兵李全中枪身亡。缅兵攻占木邦和击退北路清军后,几乎全部主力都赶赴明瑞军处,数万缅兵于二月初七日,将万余清兵围困在小孟育处,此处距离宛顶二百里。明瑞军在此休息三日,于十日夜,沿探明的小路突围,明瑞率领队大臣、侍卫及数百满洲兵殿后,领队大臣扎拉丰阿中枪阵亡,观音保以身上携带的最后一支箭刺喉自杀。明瑞身受重伤,用尽力气疾驰了二十多里,“手截辫发授其仆归报,而缢于树下,其仆以木叶掩尸去”[7]。清兵突围中共有千余官兵战死。十三、十四日,总兵哈国兴、常青以下万余官兵突围回到宛顶,其中许多伤病官兵及体弱文官都得以生还。[1]

      乾隆皇帝听闻明瑞大败、身亡讯息,震怒愤恨无比,将额尔登额逮捕进京,处以磔刑,同时北路军的云南提督谭五格也被处死。明瑞的灵柩归京后,乾隆帝亲临吊唁,赐谥号果烈。明瑞之妻因极度悲伤,亦自尽。[1]

      清缅第三次战事,缅甸战略战术对头,北路坚守要隘,南路坚壁清野、诱敌深入,终于将清兵击败、驱逐出境,但也暴露出了缅兵不擅长平野决战、不善打歼灭战的弱点。清军不明敌情,盲目轻敌,纯粹自取其败。但清兵在作战中也给缅兵沉重打击,迫使缅甸在今后作战不大敢野战,而是选择守势。

      明瑞虽败,但缅甸已无心无力再战,陆续发来求和文书,但清廷感之前缅甸辱国,置之不理。[8]乾隆皇帝调集精兵强将,准备发动更大规模的进攻。任重臣傅恒为经略,阿里衮、阿桂为副将军,舒赫德为参赞大臣,鄂宁为云贵总督。原来跟随明瑞出征的满洲兵调回,增调13000八旗兵以及9000贵州兵入滇,后来又加派1000八旗兵2000福建水师。

      乾隆皇帝还斗志昂扬,手下却有人开始嘀咕缅事难办了。乾隆三十三年(1768年)四月,先期到滇的舒赫德及鄂宁联合上奏,说征缅有五难。一是办马难,按满兵一万、汉兵三万出兵规模算,战马、驭马需十万匹,急切难办。二是办粮难,按四万兵、十万马算,单十个月就需兵粮四十二万石,全省仓粮也不过三十五万石,供应严重不足。三是行军难,从内地永昌到边境就路难走,边外地形更差。四是转运难,单从永昌运粮到边境,按三夫运米一石算,就需百余万人次,而如果到了境外,国人不愿意出境,境外人烟稀少,雇用役夫几乎不可能。五是气候难,水土不适,历次战事病故或因病失去战斗力者比战场死伤还多。两人最后结论就是,对缅甸战事胜算不大,不如设法招安缅甸。虽然两人的判断正确,可惜乾隆皇帝没有接受。听到两人的建议后暴怒,痛骂两人乖谬无耻,很快将两人降职调任。后来清朝对缅战事连续失利,乾隆皇帝依然故我,认为“我大清势当全盛,认真起来,就可以将缅甸打得落花流水。”

      大军远征,特别是出征境外,后勤向来是大难题。明瑞全军共征用马驴牛八万余,其中马万余,驭兽多为牛只,牛只半路还被宰杀当粮,即时如此,一半粮食还是要从缅甸当地取得。二十年后,乾隆皇帝出兵越南,只是一万兵打到河内,就动用了七八万民夫,也才勉强保持供给。因此,乾隆皇帝要再次大举征缅,准备时间还是比较仓促,以马骡为例,从贵州、四川、湖广、河南等地只搜括了两万余匹马、六千匹骡,只能规定满洲兵有马,绿营兵不给马。

      第四次战事[编辑]傅恒

      1769年(乾隆三十四年)二月,傅恒率兵出征。临行时,乾隆皇帝还亲自在太和殿授之敕印,并把自己用的甲胄赠给傅恒,以表示对他的信任和期望。四月,经略傅恒到达永昌。清兵将领们大约也吸取了以往多次被缅甸断后路的教训,经多次商议后,决定进攻方向选定中缅边界北段,即一路从伊洛瓦底江(清朝时称之为大金沙江)上游戛鸠经孟拱(今缅甸密支那之西)、孟养(今缅甸密支那),另一路由蛮暮地区、老官屯取孟密,再配以水师,全军水陆并进、夹大金沙江而下,直取木梳、阿瓦。南段与缅甸接壤的宛顶、普洱处,只保留少量兵力牵制。因为大金沙江在云南境内支流大盈江不能行船,要到蛮暮,才能通航,所以清兵在五月就派数千兵马及数百工匠到蛮暮上游野牛坝打造战船。[1]

      七月二十日,清兵誓师出征。八月初二,傅恒率八千余兵自戛鸠渡大金沙江,深入缅属孟拱、孟养土司地带,缅兵原驻数千兵都退至新街附近的老官屯,并未设防于此,所以傅恒行程2000多里,兵不血刃,唯一战果是招降孟拱土司,而因为气候道路问题,傅恒迟迟未到蛮暮,“惟途间忽雨忽晴,山高泥滑,一马倒,则所负粮帐尽失,军士或枵腹露宿于上淋下湿之中,以致多疾病”。而此时阿里衮、阿桂早已经率清军一万五千余人,造好战船,水陆并进,于九月由野牛坝出蛮暮,九月十八日在两江交会处甘立寨,发生激战,清兵以火炮击沉缅兵三艘战船,击退了拦截的缅甸水师,水师由大盈江出至大金沙江,陆上兵马也到达新街附近,并派数千兵渡江到西岸哈坎扎营,打通水路,控制两岸。然后由哈坎派兵2000接应傅恒南下。九月二十九日,傅恒才到达哈坎。此时,傅恒已经知道西岸难行,被迫改变原先指挥西路军沿西岸攻占木疏(今缅甸甘布鲁),由陆路直取阿瓦的计划,而是指挥东路军与新街、老官屯缅兵主力决战。十月初二,傅恒过江东清兵主营指挥作战。

      清兵大举进攻的消息已经传了一年,缅兵这时也打探清楚清兵进攻方向,几乎调集齐主力在新街、老官屯一带夹江与清兵对峙。清兵此次出征,名义上动用满汉兵六万,但因为后勤限制,实际前线只有28300兵,扣除畹町驻兵1500以及普洱驻兵3500,出关只有23300兵,再扣除沿路台站驻兵4400,新街、老官屯前线清兵只有18900兵(其中水师3000)。日趋加重的瘴气,使清军大量减员。缅兵全军无精确数字,但应不下三万,而以前与法国交战俘虏的数百法国兵也在缅兵中服役。所以,这次清缅主力对撼,依然是缅甸兵力占优,但因为双方野战能力有一定差距,整个战役过程,还是清兵长期保持攻势,而缅兵基本保持守势。伊洛瓦底江上的缅甸战船

      十月初十,双方在新街发生激战,先是双方水师发生战斗,缅兵不利,退到稍南一沙洲处据守,清水兵师及部分陆军一起水陆攻击,击败缅兵水师,杀敌五百余,夺得战船六艘。西岸阿里衮率精兵六百破缅兵三个营寨,杀敌五十余人。此战后,缅兵退守数十里外的老官屯,清军占据新街。

      十月二十日,清兵进至老官屯[9]。缅军在老官屯早已扎下两座坚固大营,主力在江东大寨,数千缅军在西岸扎营,营栅伸入江中,缅军水师停泊在两营之间江面,左右策应。东岸缅兵见清兵刚来,便出营攻击,被清兵击退,双方都没有大的战果,双方只是不时以火炮互轰。战斗结束,清兵便在两岸分别扎营与缅兵对峙。而缅兵两营之间水面湍急,且有沙洲,清兵水师暂时无法前进。第二日东岸清兵派偏师到缅兵南面扎营,准备断其水路。

      缅兵在营内挖了不少深及三尺的土坑,兵员在其间既可躲避炮火,又可隐藏目标。十月二十二日,清兵斥候在大树高处观察,误判断营中敌兵甚少。清兵于是发动大规模进攻,傅恒、阿里衮等人还抵达栅外数十步处指挥。缅兵营寨外有深壕,木栅坚固无比,外加枪炮火力极猛,清兵一日内连续多次攻势都被击退,总兵德福也中枪阵亡。清兵将领杀得兴起,还打算乘夜肉搏,后被制止。同日,两军水师在江上也有交锋,清兵击沉缅军两艘战船。接连三日,清兵攻势放缓,以火攻、大炮等方式摧毁木栅,均告失败。二十六日,清兵水师发动攻势,乘夜攻占两营间近西岸沙洲,夺战船二,俘虏十一人,缅兵水师退守东岸,东岸缅兵水路运输被断,清兵士气大振,但陆上对缅兵的火攻再次失败。二十九日,清兵以地道爆破、数百丈长藤拉倒等方式破栅,结果还是失败。十一月初一,西岸有大股缅兵来援,击退西岸攻营清兵,并以火炮轰击清兵水师,清兵水师被迫后撤,缅兵水路继续畅通,西岸到东岸的补给源源不断。其时,傅恒若以小部兵力继续围困老官屯,而以大部兵力从江西岸直攻阿瓦,还有扭转不利战局的可能,但傅恒坚持攻下老官屯,使得清兵陷入战局僵持的局面。然而,明瑞的前车之鉴也很可能不会让这样的分兵之策在将领中得到任何支持,更何况这一次清军在侧翼的保障方面尚且不如第三次战事时

      至此,双方已经打得精疲力尽,都有厌战情绪。期间,除了零星小战,双方事实上已经停战。初九日,缅兵来信要求停战。傅恒想打,但副将军阿桂以下绝大部分将领都不想打了,于是初十日傅恒回信缅兵,同意停战。而且上奏乾隆“奈因本年瘴疠过甚,交冬未减。”,说三万一千兵,主要因为染病,现在仅存一万三千余。实际前线清兵不到一万九,为了把情况说严重些,故意夸大前线兵员数。但清兵损失确实较大,病死病倒的比战场死伤还多如总兵吴士胜、副将军阿里衮、水师提督叶相德先后病死,傅恒本人亦染病卧床。缅兵损失虽然略少,而且战场形势略优,但缅王懵驳在听闻新街之败后心生恐惧,以缅军将领布拉莽傥遣使求罢兵。几经交涉后,双方于十一月十六日正式议和,缅军13名将领与清军12名将领为双方代表,谈判定议画押,互赠礼物,正式停战乾隆三十五年(公元1770年)七月,回到北京不久的傅恒就因此病死了。[10]

      169楼 白旗子弟
      双方资料伤亡数字不同,过程一致。都是清军进攻,缅甸转进。傅恒是战争结束后在北京病逝,这也算缅甸战果?你还要拿转进当胜利么?
      175楼 独立的思考着
      阿尔及利亚人民击败法军,法军被迫撤退,承认阿尔及利亚独立。

      这就是阿尔及利亚的胜利,是小国打败大国的典范。 虽然阿尔及利亚人并没有佔领法国本土。

      176楼 白旗子弟
      阿尔及利亚没转进
      183楼 独立的思考着
      阿尔及利亚人祗是赶殖民者出境,视为胜利者,虽然没佔法国领土

      缅甸人祗是赶清军出境,视为胜利者,虽然没佔大清领土

      靠转进赶清军出境?

      2018/9/21 15:54:06
      左箭头-小图标

      ......
      164楼 白旗子弟
      我在144楼打你脸了,你又复读机把脸伸来是嫌不够酸爽?我再打一次:清军是进攻进攻再进攻,缅甸是转进转进再转进。这就是你所谓的缅甸笑到最后?
      168楼 独立的思考着
      清军是进攻但失败,再进攻,再失败,第3次第4次征缅主帅都先后死亡。

      你不信缅方资料缅方记载,大清资料你也不信?

      维基百科

      中方资料

      第三次战事[编辑]第三次战斗

      1767年(乾隆三十二年)四月,明瑞到任后,在盲目乐观的情绪支配下,筹备各项对缅作战事宜。乾隆皇帝调满洲兵三千,四川绿旗兵八千,贵州绿旗兵一万(其中一千驻守普洱,并未参加远征),外加云南绿旗兵五千,合计二万五千兵,分两路进军。明瑞亲率一万七千兵为南路军,出宛顶由木邦经锡箔直捣阿瓦;参赞大臣额尔景额率八千兵为北路兵,出铁壁关经新街进取猛密,再南下与明瑞回合阿瓦。每兵带足两个月的粮食,征马、驴、牛八万余为作战、后勤用。明瑞认为如果直捣阿瓦,缅甸将自顾不暇,加上立功心切,几乎把所有的精兵强将都带在自己身边。[1]

      九月二十四日,清兵从永昌出发。十一月二日,明瑞率南路兵出宛顶进入缅境,十日,占领木邦城(今缅甸兴威)。自宛顶至木邦城六百多里,因为屡经兵火,人烟断绝。缅兵也一路坚壁清野,不与清兵交战。明瑞留参赞大臣珠鲁讷率兵五千留守木邦城,自率一万二千精兵继续前进。

      北路兵十一月十六日抵达老官屯(新街附近),与早已在此夹江树栅防守的数千缅军对峙。清兵连日攻击,伤亡甚重。十二月,额尔景额得病身亡,乾隆令其弟额尔登额接任北路统帅。

      明瑞出木邦后,克旧小,渡大叠江,经锡箔、大山等土司管辖地区,在蒲卡处杀敌数十,擒获数名缅兵,侦知有九千缅兵屯驻蛮结(今缅甸南渡河以东),便于十一月二十九日率部直逼蛮结。蛮结缅兵在各险要处分扎十六营固守。第二日,明瑞分兵三路,自率中路,领队大臣扎拉丰阿、总兵李全率部占住东部山梁,参赞大臣观音保、总兵长青率部占住西部山梁,逼近缅兵营外兵列队驻守。下午,缅兵自西部营寨出兵攻击观音保部,观音保率所部奋力冲杀,明瑞中路也出兵接应,缅兵败退,被杀二百余名。缅兵兵器以火器和镖子为主,无甲胄、弓矢,平地决战不是骑兵强悍的清兵对手。缅人也说,交战时候,比较怕的是清兵骑射手(即满洲马甲)。缅兵受挫,坚守不出。

      明瑞屡次挑战不遂后,下决心直接攻营,并判断主动出击的西部缅兵为强兵所在,强兵被破,其他营寨不难破,遂决定集中兵力攻击此处。十二月二日清晨,除留二千兵留守大营,以一万兵分十二队冲击缅兵营寨。缅兵善守,营内木栅为深埋地下的湿木,露出地面仍高二丈,内外均有深沟,沟旁又埋锐利竹木,缅兵有木栅保护,枪炮难伤,而从栅隙处以火枪射击,则命中奇高。清兵自缅营附近山梁冲击而下,第一座营寨临近山梁,很快被清兵攻破。在攻第二座时,比较困难,有一名贵州藤牌兵王连看到木栅附近一处有些木料,容易攀登,从该处攀栅而过,一人在数百名缅军中冲杀,后续十余名清兵跟着攀登而进,在此掩护下,王连杀敌十余名后又拔开木栅,清兵蜂拥攻入,再次夺得一座营寨。所得两营地势较高,明瑞又分兵配合其他各路攻下两营。缅兵连续反击至晚上二更,见反攻无望,纷纷撤退,清兵全力追杀,直到第二日黎明时分才收兵。此战即蛮结之役,清兵杀敌二千余,俘三十四名,缴获枪炮粮食牛马甚多。乾隆皇帝闻讯大喜,封明瑞为一等公,贵州兵王连也直接升为游击。

      蛮结之战后,明瑞更加轻敌,继续率兵深入,绕过天险天生桥,十二月十三日抵宋赛(今缅甸送速),十七日到邦亥,前锋十八日至象孔(今缅甸辛古),距离阿瓦仅70里。但在缅甸的坚壁清野下,清兵粮尽、马疲、人乏,已经无力攻城。十九日,明瑞无奈,只得下令退兵到孟笼处(今缅甸孟隆)就食。缅兵侦知清军撤兵后,大举反击,对明瑞大军只是派军隔着十几里路远远跟着,时不时进行骚扰作战,但不正面作战。主要还是将主力用在木邦方向,到乾隆三十三年(公元1768年)正月初二,缅兵先后将天生桥、蛮结、蒲卡、锡箔等处的清兵台站攻占,清兵损失八百余,只有百余人退回木邦。明瑞军后勤、军情线路被断绝。正月初八,缅兵包围木邦,珠鲁讷坚守十日后不支,自杀,兵溃,总兵胡大猷、胡邦佑等战死,道府衔杨重英以下多人被俘,但清兵大部分还是逃回云南。缅兵不善打歼灭战,清兵逃跑能力也不错。同时云南巡抚派出的九百援兵也溃败而回。

      这时,北路军已经败退。乾隆三十二年十二月,北路清兵攻击老官屯不下,伤亡五百余,总兵王玉柱阵亡。同时,染病官兵也不少。缅兵又逐次增兵,清兵被迫退至四十里外的旱塔。正月初十左右,因锡箔台站被断,云南巡抚、乾隆皇帝数次令额尔登额率兵转至木邦,接应明瑞。额尔登额听闻中途猛卯有缅兵出没,就退入铁壁关内,转从陇川入木邦,额尔登额畏敌迁延不前,走走停停,数日路程走了二十多日,直到二月四日才到边境宛顶。此时木邦早已失陷,而明瑞也已陷入缅兵重重包围中,但额尔登额自知战力脆弱,依然不敢出边救援。

      十二月二十一日,明瑞军到孟笼,得粮二万余石,暂时缓解了缺粮窘境,明瑞在此休息十多日,过完春节后,再次出发,打算经大山回木邦,途中听闻木邦被围,于正月初十改向宛顶撤退。正月十四日,明瑞军在蛮化向尾追不止的缅兵突然反击,歼敌千余,总算把尾追之敌打痛,不再追得那么紧,清兵伤亡虽不大,但总兵李全中枪身亡。缅兵攻占木邦和击退北路清军后,几乎全部主力都赶赴明瑞军处,数万缅兵于二月初七日,将万余清兵围困在小孟育处,此处距离宛顶二百里。明瑞军在此休息三日,于十日夜,沿探明的小路突围,明瑞率领队大臣、侍卫及数百满洲兵殿后,领队大臣扎拉丰阿中枪阵亡,观音保以身上携带的最后一支箭刺喉自杀。明瑞身受重伤,用尽力气疾驰了二十多里,“手截辫发授其仆归报,而缢于树下,其仆以木叶掩尸去”[7]。清兵突围中共有千余官兵战死。十三、十四日,总兵哈国兴、常青以下万余官兵突围回到宛顶,其中许多伤病官兵及体弱文官都得以生还。[1]

      乾隆皇帝听闻明瑞大败、身亡讯息,震怒愤恨无比,将额尔登额逮捕进京,处以磔刑,同时北路军的云南提督谭五格也被处死。明瑞的灵柩归京后,乾隆帝亲临吊唁,赐谥号果烈。明瑞之妻因极度悲伤,亦自尽。[1]

      清缅第三次战事,缅甸战略战术对头,北路坚守要隘,南路坚壁清野、诱敌深入,终于将清兵击败、驱逐出境,但也暴露出了缅兵不擅长平野决战、不善打歼灭战的弱点。清军不明敌情,盲目轻敌,纯粹自取其败。但清兵在作战中也给缅兵沉重打击,迫使缅甸在今后作战不大敢野战,而是选择守势。

      明瑞虽败,但缅甸已无心无力再战,陆续发来求和文书,但清廷感之前缅甸辱国,置之不理。[8]乾隆皇帝调集精兵强将,准备发动更大规模的进攻。任重臣傅恒为经略,阿里衮、阿桂为副将军,舒赫德为参赞大臣,鄂宁为云贵总督。原来跟随明瑞出征的满洲兵调回,增调13000八旗兵以及9000贵州兵入滇,后来又加派1000八旗兵2000福建水师。

      乾隆皇帝还斗志昂扬,手下却有人开始嘀咕缅事难办了。乾隆三十三年(1768年)四月,先期到滇的舒赫德及鄂宁联合上奏,说征缅有五难。一是办马难,按满兵一万、汉兵三万出兵规模算,战马、驭马需十万匹,急切难办。二是办粮难,按四万兵、十万马算,单十个月就需兵粮四十二万石,全省仓粮也不过三十五万石,供应严重不足。三是行军难,从内地永昌到边境就路难走,边外地形更差。四是转运难,单从永昌运粮到边境,按三夫运米一石算,就需百余万人次,而如果到了境外,国人不愿意出境,境外人烟稀少,雇用役夫几乎不可能。五是气候难,水土不适,历次战事病故或因病失去战斗力者比战场死伤还多。两人最后结论就是,对缅甸战事胜算不大,不如设法招安缅甸。虽然两人的判断正确,可惜乾隆皇帝没有接受。听到两人的建议后暴怒,痛骂两人乖谬无耻,很快将两人降职调任。后来清朝对缅战事连续失利,乾隆皇帝依然故我,认为“我大清势当全盛,认真起来,就可以将缅甸打得落花流水。”

      大军远征,特别是出征境外,后勤向来是大难题。明瑞全军共征用马驴牛八万余,其中马万余,驭兽多为牛只,牛只半路还被宰杀当粮,即时如此,一半粮食还是要从缅甸当地取得。二十年后,乾隆皇帝出兵越南,只是一万兵打到河内,就动用了七八万民夫,也才勉强保持供给。因此,乾隆皇帝要再次大举征缅,准备时间还是比较仓促,以马骡为例,从贵州、四川、湖广、河南等地只搜括了两万余匹马、六千匹骡,只能规定满洲兵有马,绿营兵不给马。

      第四次战事[编辑]傅恒

      1769年(乾隆三十四年)二月,傅恒率兵出征。临行时,乾隆皇帝还亲自在太和殿授之敕印,并把自己用的甲胄赠给傅恒,以表示对他的信任和期望。四月,经略傅恒到达永昌。清兵将领们大约也吸取了以往多次被缅甸断后路的教训,经多次商议后,决定进攻方向选定中缅边界北段,即一路从伊洛瓦底江(清朝时称之为大金沙江)上游戛鸠经孟拱(今缅甸密支那之西)、孟养(今缅甸密支那),另一路由蛮暮地区、老官屯取孟密,再配以水师,全军水陆并进、夹大金沙江而下,直取木梳、阿瓦。南段与缅甸接壤的宛顶、普洱处,只保留少量兵力牵制。因为大金沙江在云南境内支流大盈江不能行船,要到蛮暮,才能通航,所以清兵在五月就派数千兵马及数百工匠到蛮暮上游野牛坝打造战船。[1]

      七月二十日,清兵誓师出征。八月初二,傅恒率八千余兵自戛鸠渡大金沙江,深入缅属孟拱、孟养土司地带,缅兵原驻数千兵都退至新街附近的老官屯,并未设防于此,所以傅恒行程2000多里,兵不血刃,唯一战果是招降孟拱土司,而因为气候道路问题,傅恒迟迟未到蛮暮,“惟途间忽雨忽晴,山高泥滑,一马倒,则所负粮帐尽失,军士或枵腹露宿于上淋下湿之中,以致多疾病”。而此时阿里衮、阿桂早已经率清军一万五千余人,造好战船,水陆并进,于九月由野牛坝出蛮暮,九月十八日在两江交会处甘立寨,发生激战,清兵以火炮击沉缅兵三艘战船,击退了拦截的缅甸水师,水师由大盈江出至大金沙江,陆上兵马也到达新街附近,并派数千兵渡江到西岸哈坎扎营,打通水路,控制两岸。然后由哈坎派兵2000接应傅恒南下。九月二十九日,傅恒才到达哈坎。此时,傅恒已经知道西岸难行,被迫改变原先指挥西路军沿西岸攻占木疏(今缅甸甘布鲁),由陆路直取阿瓦的计划,而是指挥东路军与新街、老官屯缅兵主力决战。十月初二,傅恒过江东清兵主营指挥作战。

      清兵大举进攻的消息已经传了一年,缅兵这时也打探清楚清兵进攻方向,几乎调集齐主力在新街、老官屯一带夹江与清兵对峙。清兵此次出征,名义上动用满汉兵六万,但因为后勤限制,实际前线只有28300兵,扣除畹町驻兵1500以及普洱驻兵3500,出关只有23300兵,再扣除沿路台站驻兵4400,新街、老官屯前线清兵只有18900兵(其中水师3000)。日趋加重的瘴气,使清军大量减员。缅兵全军无精确数字,但应不下三万,而以前与法国交战俘虏的数百法国兵也在缅兵中服役。所以,这次清缅主力对撼,依然是缅甸兵力占优,但因为双方野战能力有一定差距,整个战役过程,还是清兵长期保持攻势,而缅兵基本保持守势。伊洛瓦底江上的缅甸战船

      十月初十,双方在新街发生激战,先是双方水师发生战斗,缅兵不利,退到稍南一沙洲处据守,清水兵师及部分陆军一起水陆攻击,击败缅兵水师,杀敌五百余,夺得战船六艘。西岸阿里衮率精兵六百破缅兵三个营寨,杀敌五十余人。此战后,缅兵退守数十里外的老官屯,清军占据新街。

      十月二十日,清兵进至老官屯[9]。缅军在老官屯早已扎下两座坚固大营,主力在江东大寨,数千缅军在西岸扎营,营栅伸入江中,缅军水师停泊在两营之间江面,左右策应。东岸缅兵见清兵刚来,便出营攻击,被清兵击退,双方都没有大的战果,双方只是不时以火炮互轰。战斗结束,清兵便在两岸分别扎营与缅兵对峙。而缅兵两营之间水面湍急,且有沙洲,清兵水师暂时无法前进。第二日东岸清兵派偏师到缅兵南面扎营,准备断其水路。

      缅兵在营内挖了不少深及三尺的土坑,兵员在其间既可躲避炮火,又可隐藏目标。十月二十二日,清兵斥候在大树高处观察,误判断营中敌兵甚少。清兵于是发动大规模进攻,傅恒、阿里衮等人还抵达栅外数十步处指挥。缅兵营寨外有深壕,木栅坚固无比,外加枪炮火力极猛,清兵一日内连续多次攻势都被击退,总兵德福也中枪阵亡。清兵将领杀得兴起,还打算乘夜肉搏,后被制止。同日,两军水师在江上也有交锋,清兵击沉缅军两艘战船。接连三日,清兵攻势放缓,以火攻、大炮等方式摧毁木栅,均告失败。二十六日,清兵水师发动攻势,乘夜攻占两营间近西岸沙洲,夺战船二,俘虏十一人,缅兵水师退守东岸,东岸缅兵水路运输被断,清兵士气大振,但陆上对缅兵的火攻再次失败。二十九日,清兵以地道爆破、数百丈长藤拉倒等方式破栅,结果还是失败。十一月初一,西岸有大股缅兵来援,击退西岸攻营清兵,并以火炮轰击清兵水师,清兵水师被迫后撤,缅兵水路继续畅通,西岸到东岸的补给源源不断。其时,傅恒若以小部兵力继续围困老官屯,而以大部兵力从江西岸直攻阿瓦,还有扭转不利战局的可能,但傅恒坚持攻下老官屯,使得清兵陷入战局僵持的局面。然而,明瑞的前车之鉴也很可能不会让这样的分兵之策在将领中得到任何支持,更何况这一次清军在侧翼的保障方面尚且不如第三次战事时

      至此,双方已经打得精疲力尽,都有厌战情绪。期间,除了零星小战,双方事实上已经停战。初九日,缅兵来信要求停战。傅恒想打,但副将军阿桂以下绝大部分将领都不想打了,于是初十日傅恒回信缅兵,同意停战。而且上奏乾隆“奈因本年瘴疠过甚,交冬未减。”,说三万一千兵,主要因为染病,现在仅存一万三千余。实际前线清兵不到一万九,为了把情况说严重些,故意夸大前线兵员数。但清兵损失确实较大,病死病倒的比战场死伤还多如总兵吴士胜、副将军阿里衮、水师提督叶相德先后病死,傅恒本人亦染病卧床。缅兵损失虽然略少,而且战场形势略优,但缅王懵驳在听闻新街之败后心生恐惧,以缅军将领布拉莽傥遣使求罢兵。几经交涉后,双方于十一月十六日正式议和,缅军13名将领与清军12名将领为双方代表,谈判定议画押,互赠礼物,正式停战乾隆三十五年(公元1770年)七月,回到北京不久的傅恒就因此病死了。[10]

      169楼 白旗子弟
      双方资料伤亡数字不同,过程一致。都是清军进攻,缅甸转进。傅恒是战争结束后在北京病逝,这也算缅甸战果?你还要拿转进当胜利么?
      175楼 独立的思考着
      阿尔及利亚人民击败法军,法军被迫撤退,承认阿尔及利亚独立。

      这就是阿尔及利亚的胜利,是小国打败大国的典范。 虽然阿尔及利亚人并没有佔领法国本土。

      176楼 白旗子弟
      阿尔及利亚没转进
      阿尔及利亚人祗是赶殖民者出境,视为胜利者,虽然没佔法国领土

      缅甸人祗是赶清军出境,视为胜利者,虽然没佔大清领土

      2018/9/21 3:23:31
      左箭头-小图标

      ......
      164楼 白旗子弟
      我在144楼打你脸了,你又复读机把脸伸来是嫌不够酸爽?我再打一次:清军是进攻进攻再进攻,缅甸是转进转进再转进。这就是你所谓的缅甸笑到最后?
      168楼 独立的思考着
      清军是进攻但失败,再进攻,再失败,第3次第4次征缅主帅都先后死亡。

      你不信缅方资料缅方记载,大清资料你也不信?

      维基百科

      中方资料

      第三次战事[编辑]第三次战斗

      1767年(乾隆三十二年)四月,明瑞到任后,在盲目乐观的情绪支配下,筹备各项对缅作战事宜。乾隆皇帝调满洲兵三千,四川绿旗兵八千,贵州绿旗兵一万(其中一千驻守普洱,并未参加远征),外加云南绿旗兵五千,合计二万五千兵,分两路进军。明瑞亲率一万七千兵为南路军,出宛顶由木邦经锡箔直捣阿瓦;参赞大臣额尔景额率八千兵为北路兵,出铁壁关经新街进取猛密,再南下与明瑞回合阿瓦。每兵带足两个月的粮食,征马、驴、牛八万余为作战、后勤用。明瑞认为如果直捣阿瓦,缅甸将自顾不暇,加上立功心切,几乎把所有的精兵强将都带在自己身边。[1]

      九月二十四日,清兵从永昌出发。十一月二日,明瑞率南路兵出宛顶进入缅境,十日,占领木邦城(今缅甸兴威)。自宛顶至木邦城六百多里,因为屡经兵火,人烟断绝。缅兵也一路坚壁清野,不与清兵交战。明瑞留参赞大臣珠鲁讷率兵五千留守木邦城,自率一万二千精兵继续前进。

      北路兵十一月十六日抵达老官屯(新街附近),与早已在此夹江树栅防守的数千缅军对峙。清兵连日攻击,伤亡甚重。十二月,额尔景额得病身亡,乾隆令其弟额尔登额接任北路统帅。

      明瑞出木邦后,克旧小,渡大叠江,经锡箔、大山等土司管辖地区,在蒲卡处杀敌数十,擒获数名缅兵,侦知有九千缅兵屯驻蛮结(今缅甸南渡河以东),便于十一月二十九日率部直逼蛮结。蛮结缅兵在各险要处分扎十六营固守。第二日,明瑞分兵三路,自率中路,领队大臣扎拉丰阿、总兵李全率部占住东部山梁,参赞大臣观音保、总兵长青率部占住西部山梁,逼近缅兵营外兵列队驻守。下午,缅兵自西部营寨出兵攻击观音保部,观音保率所部奋力冲杀,明瑞中路也出兵接应,缅兵败退,被杀二百余名。缅兵兵器以火器和镖子为主,无甲胄、弓矢,平地决战不是骑兵强悍的清兵对手。缅人也说,交战时候,比较怕的是清兵骑射手(即满洲马甲)。缅兵受挫,坚守不出。

      明瑞屡次挑战不遂后,下决心直接攻营,并判断主动出击的西部缅兵为强兵所在,强兵被破,其他营寨不难破,遂决定集中兵力攻击此处。十二月二日清晨,除留二千兵留守大营,以一万兵分十二队冲击缅兵营寨。缅兵善守,营内木栅为深埋地下的湿木,露出地面仍高二丈,内外均有深沟,沟旁又埋锐利竹木,缅兵有木栅保护,枪炮难伤,而从栅隙处以火枪射击,则命中奇高。清兵自缅营附近山梁冲击而下,第一座营寨临近山梁,很快被清兵攻破。在攻第二座时,比较困难,有一名贵州藤牌兵王连看到木栅附近一处有些木料,容易攀登,从该处攀栅而过,一人在数百名缅军中冲杀,后续十余名清兵跟着攀登而进,在此掩护下,王连杀敌十余名后又拔开木栅,清兵蜂拥攻入,再次夺得一座营寨。所得两营地势较高,明瑞又分兵配合其他各路攻下两营。缅兵连续反击至晚上二更,见反攻无望,纷纷撤退,清兵全力追杀,直到第二日黎明时分才收兵。此战即蛮结之役,清兵杀敌二千余,俘三十四名,缴获枪炮粮食牛马甚多。乾隆皇帝闻讯大喜,封明瑞为一等公,贵州兵王连也直接升为游击。

      蛮结之战后,明瑞更加轻敌,继续率兵深入,绕过天险天生桥,十二月十三日抵宋赛(今缅甸送速),十七日到邦亥,前锋十八日至象孔(今缅甸辛古),距离阿瓦仅70里。但在缅甸的坚壁清野下,清兵粮尽、马疲、人乏,已经无力攻城。十九日,明瑞无奈,只得下令退兵到孟笼处(今缅甸孟隆)就食。缅兵侦知清军撤兵后,大举反击,对明瑞大军只是派军隔着十几里路远远跟着,时不时进行骚扰作战,但不正面作战。主要还是将主力用在木邦方向,到乾隆三十三年(公元1768年)正月初二,缅兵先后将天生桥、蛮结、蒲卡、锡箔等处的清兵台站攻占,清兵损失八百余,只有百余人退回木邦。明瑞军后勤、军情线路被断绝。正月初八,缅兵包围木邦,珠鲁讷坚守十日后不支,自杀,兵溃,总兵胡大猷、胡邦佑等战死,道府衔杨重英以下多人被俘,但清兵大部分还是逃回云南。缅兵不善打歼灭战,清兵逃跑能力也不错。同时云南巡抚派出的九百援兵也溃败而回。

      这时,北路军已经败退。乾隆三十二年十二月,北路清兵攻击老官屯不下,伤亡五百余,总兵王玉柱阵亡。同时,染病官兵也不少。缅兵又逐次增兵,清兵被迫退至四十里外的旱塔。正月初十左右,因锡箔台站被断,云南巡抚、乾隆皇帝数次令额尔登额率兵转至木邦,接应明瑞。额尔登额听闻中途猛卯有缅兵出没,就退入铁壁关内,转从陇川入木邦,额尔登额畏敌迁延不前,走走停停,数日路程走了二十多日,直到二月四日才到边境宛顶。此时木邦早已失陷,而明瑞也已陷入缅兵重重包围中,但额尔登额自知战力脆弱,依然不敢出边救援。

      十二月二十一日,明瑞军到孟笼,得粮二万余石,暂时缓解了缺粮窘境,明瑞在此休息十多日,过完春节后,再次出发,打算经大山回木邦,途中听闻木邦被围,于正月初十改向宛顶撤退。正月十四日,明瑞军在蛮化向尾追不止的缅兵突然反击,歼敌千余,总算把尾追之敌打痛,不再追得那么紧,清兵伤亡虽不大,但总兵李全中枪身亡。缅兵攻占木邦和击退北路清军后,几乎全部主力都赶赴明瑞军处,数万缅兵于二月初七日,将万余清兵围困在小孟育处,此处距离宛顶二百里。明瑞军在此休息三日,于十日夜,沿探明的小路突围,明瑞率领队大臣、侍卫及数百满洲兵殿后,领队大臣扎拉丰阿中枪阵亡,观音保以身上携带的最后一支箭刺喉自杀。明瑞身受重伤,用尽力气疾驰了二十多里,“手截辫发授其仆归报,而缢于树下,其仆以木叶掩尸去”[7]。清兵突围中共有千余官兵战死。十三、十四日,总兵哈国兴、常青以下万余官兵突围回到宛顶,其中许多伤病官兵及体弱文官都得以生还。[1]

      乾隆皇帝听闻明瑞大败、身亡讯息,震怒愤恨无比,将额尔登额逮捕进京,处以磔刑,同时北路军的云南提督谭五格也被处死。明瑞的灵柩归京后,乾隆帝亲临吊唁,赐谥号果烈。明瑞之妻因极度悲伤,亦自尽。[1]

      清缅第三次战事,缅甸战略战术对头,北路坚守要隘,南路坚壁清野、诱敌深入,终于将清兵击败、驱逐出境,但也暴露出了缅兵不擅长平野决战、不善打歼灭战的弱点。清军不明敌情,盲目轻敌,纯粹自取其败。但清兵在作战中也给缅兵沉重打击,迫使缅甸在今后作战不大敢野战,而是选择守势。

      明瑞虽败,但缅甸已无心无力再战,陆续发来求和文书,但清廷感之前缅甸辱国,置之不理。[8]乾隆皇帝调集精兵强将,准备发动更大规模的进攻。任重臣傅恒为经略,阿里衮、阿桂为副将军,舒赫德为参赞大臣,鄂宁为云贵总督。原来跟随明瑞出征的满洲兵调回,增调13000八旗兵以及9000贵州兵入滇,后来又加派1000八旗兵2000福建水师。

      乾隆皇帝还斗志昂扬,手下却有人开始嘀咕缅事难办了。乾隆三十三年(1768年)四月,先期到滇的舒赫德及鄂宁联合上奏,说征缅有五难。一是办马难,按满兵一万、汉兵三万出兵规模算,战马、驭马需十万匹,急切难办。二是办粮难,按四万兵、十万马算,单十个月就需兵粮四十二万石,全省仓粮也不过三十五万石,供应严重不足。三是行军难,从内地永昌到边境就路难走,边外地形更差。四是转运难,单从永昌运粮到边境,按三夫运米一石算,就需百余万人次,而如果到了境外,国人不愿意出境,境外人烟稀少,雇用役夫几乎不可能。五是气候难,水土不适,历次战事病故或因病失去战斗力者比战场死伤还多。两人最后结论就是,对缅甸战事胜算不大,不如设法招安缅甸。虽然两人的判断正确,可惜乾隆皇帝没有接受。听到两人的建议后暴怒,痛骂两人乖谬无耻,很快将两人降职调任。后来清朝对缅战事连续失利,乾隆皇帝依然故我,认为“我大清势当全盛,认真起来,就可以将缅甸打得落花流水。”

      大军远征,特别是出征境外,后勤向来是大难题。明瑞全军共征用马驴牛八万余,其中马万余,驭兽多为牛只,牛只半路还被宰杀当粮,即时如此,一半粮食还是要从缅甸当地取得。二十年后,乾隆皇帝出兵越南,只是一万兵打到河内,就动用了七八万民夫,也才勉强保持供给。因此,乾隆皇帝要再次大举征缅,准备时间还是比较仓促,以马骡为例,从贵州、四川、湖广、河南等地只搜括了两万余匹马、六千匹骡,只能规定满洲兵有马,绿营兵不给马。

      第四次战事[编辑]傅恒

      1769年(乾隆三十四年)二月,傅恒率兵出征。临行时,乾隆皇帝还亲自在太和殿授之敕印,并把自己用的甲胄赠给傅恒,以表示对他的信任和期望。四月,经略傅恒到达永昌。清兵将领们大约也吸取了以往多次被缅甸断后路的教训,经多次商议后,决定进攻方向选定中缅边界北段,即一路从伊洛瓦底江(清朝时称之为大金沙江)上游戛鸠经孟拱(今缅甸密支那之西)、孟养(今缅甸密支那),另一路由蛮暮地区、老官屯取孟密,再配以水师,全军水陆并进、夹大金沙江而下,直取木梳、阿瓦。南段与缅甸接壤的宛顶、普洱处,只保留少量兵力牵制。因为大金沙江在云南境内支流大盈江不能行船,要到蛮暮,才能通航,所以清兵在五月就派数千兵马及数百工匠到蛮暮上游野牛坝打造战船。[1]

      七月二十日,清兵誓师出征。八月初二,傅恒率八千余兵自戛鸠渡大金沙江,深入缅属孟拱、孟养土司地带,缅兵原驻数千兵都退至新街附近的老官屯,并未设防于此,所以傅恒行程2000多里,兵不血刃,唯一战果是招降孟拱土司,而因为气候道路问题,傅恒迟迟未到蛮暮,“惟途间忽雨忽晴,山高泥滑,一马倒,则所负粮帐尽失,军士或枵腹露宿于上淋下湿之中,以致多疾病”。而此时阿里衮、阿桂早已经率清军一万五千余人,造好战船,水陆并进,于九月由野牛坝出蛮暮,九月十八日在两江交会处甘立寨,发生激战,清兵以火炮击沉缅兵三艘战船,击退了拦截的缅甸水师,水师由大盈江出至大金沙江,陆上兵马也到达新街附近,并派数千兵渡江到西岸哈坎扎营,打通水路,控制两岸。然后由哈坎派兵2000接应傅恒南下。九月二十九日,傅恒才到达哈坎。此时,傅恒已经知道西岸难行,被迫改变原先指挥西路军沿西岸攻占木疏(今缅甸甘布鲁),由陆路直取阿瓦的计划,而是指挥东路军与新街、老官屯缅兵主力决战。十月初二,傅恒过江东清兵主营指挥作战。

      清兵大举进攻的消息已经传了一年,缅兵这时也打探清楚清兵进攻方向,几乎调集齐主力在新街、老官屯一带夹江与清兵对峙。清兵此次出征,名义上动用满汉兵六万,但因为后勤限制,实际前线只有28300兵,扣除畹町驻兵1500以及普洱驻兵3500,出关只有23300兵,再扣除沿路台站驻兵4400,新街、老官屯前线清兵只有18900兵(其中水师3000)。日趋加重的瘴气,使清军大量减员。缅兵全军无精确数字,但应不下三万,而以前与法国交战俘虏的数百法国兵也在缅兵中服役。所以,这次清缅主力对撼,依然是缅甸兵力占优,但因为双方野战能力有一定差距,整个战役过程,还是清兵长期保持攻势,而缅兵基本保持守势。伊洛瓦底江上的缅甸战船

      十月初十,双方在新街发生激战,先是双方水师发生战斗,缅兵不利,退到稍南一沙洲处据守,清水兵师及部分陆军一起水陆攻击,击败缅兵水师,杀敌五百余,夺得战船六艘。西岸阿里衮率精兵六百破缅兵三个营寨,杀敌五十余人。此战后,缅兵退守数十里外的老官屯,清军占据新街。

      十月二十日,清兵进至老官屯[9]。缅军在老官屯早已扎下两座坚固大营,主力在江东大寨,数千缅军在西岸扎营,营栅伸入江中,缅军水师停泊在两营之间江面,左右策应。东岸缅兵见清兵刚来,便出营攻击,被清兵击退,双方都没有大的战果,双方只是不时以火炮互轰。战斗结束,清兵便在两岸分别扎营与缅兵对峙。而缅兵两营之间水面湍急,且有沙洲,清兵水师暂时无法前进。第二日东岸清兵派偏师到缅兵南面扎营,准备断其水路。

      缅兵在营内挖了不少深及三尺的土坑,兵员在其间既可躲避炮火,又可隐藏目标。十月二十二日,清兵斥候在大树高处观察,误判断营中敌兵甚少。清兵于是发动大规模进攻,傅恒、阿里衮等人还抵达栅外数十步处指挥。缅兵营寨外有深壕,木栅坚固无比,外加枪炮火力极猛,清兵一日内连续多次攻势都被击退,总兵德福也中枪阵亡。清兵将领杀得兴起,还打算乘夜肉搏,后被制止。同日,两军水师在江上也有交锋,清兵击沉缅军两艘战船。接连三日,清兵攻势放缓,以火攻、大炮等方式摧毁木栅,均告失败。二十六日,清兵水师发动攻势,乘夜攻占两营间近西岸沙洲,夺战船二,俘虏十一人,缅兵水师退守东岸,东岸缅兵水路运输被断,清兵士气大振,但陆上对缅兵的火攻再次失败。二十九日,清兵以地道爆破、数百丈长藤拉倒等方式破栅,结果还是失败。十一月初一,西岸有大股缅兵来援,击退西岸攻营清兵,并以火炮轰击清兵水师,清兵水师被迫后撤,缅兵水路继续畅通,西岸到东岸的补给源源不断。其时,傅恒若以小部兵力继续围困老官屯,而以大部兵力从江西岸直攻阿瓦,还有扭转不利战局的可能,但傅恒坚持攻下老官屯,使得清兵陷入战局僵持的局面。然而,明瑞的前车之鉴也很可能不会让这样的分兵之策在将领中得到任何支持,更何况这一次清军在侧翼的保障方面尚且不如第三次战事时

      至此,双方已经打得精疲力尽,都有厌战情绪。期间,除了零星小战,双方事实上已经停战。初九日,缅兵来信要求停战。傅恒想打,但副将军阿桂以下绝大部分将领都不想打了,于是初十日傅恒回信缅兵,同意停战。而且上奏乾隆“奈因本年瘴疠过甚,交冬未减。”,说三万一千兵,主要因为染病,现在仅存一万三千余。实际前线清兵不到一万九,为了把情况说严重些,故意夸大前线兵员数。但清兵损失确实较大,病死病倒的比战场死伤还多如总兵吴士胜、副将军阿里衮、水师提督叶相德先后病死,傅恒本人亦染病卧床。缅兵损失虽然略少,而且战场形势略优,但缅王懵驳在听闻新街之败后心生恐惧,以缅军将领布拉莽傥遣使求罢兵。几经交涉后,双方于十一月十六日正式议和,缅军13名将领与清军12名将领为双方代表,谈判定议画押,互赠礼物,正式停战乾隆三十五年(公元1770年)七月,回到北京不久的傅恒就因此病死了。[10]

      169楼 白旗子弟
      双方资料伤亡数字不同,过程一致。都是清军进攻,缅甸转进。傅恒是战争结束后在北京病逝,这也算缅甸战果?你还要拿转进当胜利么?
      174楼 独立的思考着
      傅恒是在缅甸趴下的
      177楼 白旗子弟
      关缅甸人屁事
      他在缅甸趴下,再没有起来,拖到北京时死亡,不关缅甸事?

      一个人到非洲探索,被病蚊咬了一口,陷入昏迷,到北京就死了,不关非洲事?

      你不懂因果关系

      2018/9/21 3:18:26
      左箭头-小图标

      ......
      153楼 独立的思考着
      维基百科

      缅方资料

      第三次战事[编辑][ 转自铁血社区 http://www.tiexue.net/ ]

      1767年,明瑞接任云贵总督。明瑞的计画是亲率一路清军经兴威、腊戍、昔卜沿南渡河进攻,另一路清军由额尔景额率领沿八莫旧道进攻,两军随后会师进攻阿瓦。缅军的计画是由内苗·希修守恭屯抵御北方来的额尔景额军,玛哈·希修与玛哈·希哈修亚率两支部队迎战东北方来的明瑞军。[13]

      1767年11月,北路清军占领了八莫,明瑞军也占领了兴威和昔卜。明瑞以兴威为后勤基地,留下5000兵力驻防,随后率15000清军进军阿瓦。清缅两军于昔卜南方遭遇,玛哈·希修军大败,玛哈·希哈修亚军在兴威被击退。消息传到阿瓦,缅王辛标信迅速下令调回正在征讨暹罗的部队。明瑞军乘胜攻下数城,1768年初,清军行军至阿瓦北数十里、伊洛瓦底河畔的辛古。辛标信拒绝了群臣劝其逃亡的建议,亲率缅军至辛古与清军交战。此外,登贾·敏康率领的缅军游击部队骚扰破坏了兴威至辛古清军漫长的补给路线。明瑞改采防守性的战术,期待北路清军能南下支援,然而北路清军早已在恭屯战败,退回云南。[13][14][15]

      1768年3月,从暹罗回来的缅军增援部队由玛哈·希哈修亚和内苗·希修率领夺回了兴威。明瑞放弃了进攻阿瓦,开始向云南方向且战且退。缅军兵分两路,小部队由玛哈·希修率领追击清军,大部队由玛哈·希哈修亚统领经山路抄向清军的后路。缅军在彬乌伦完成了对清军的包围,清军大败,明瑞受重伤,30000清军大多战死,俘虏只有2500名,另有小部分清军得以逃出。明瑞没有随小部队逃往,他砍断辫子命人带回给乾隆帝表示忠诚,随后上吊自尽于树。[13][14][15]

      第四次战事[编辑]

      1768年4月,新统帅傅恒抵达云南,统领约60000清军,他计画兵分三路,一路进攻八莫与恭屯,另二路分别沿伊洛瓦底江的两岸南下,进攻阿瓦,顺江南下的还有福建水师船员操作的战船,随军还带有许多木工沿路修筑堡垒并维修船只。缅军的计画则是将清军抵挡在边境,防止清军再一次深入缅甸腹地。缅军统帅为玛哈·希哈修亚,巴拉敏丁负责驻守恭屯,三路缅军分别迎向三路清军,另有一路缅军负责切断清军的补给线,辛标信还派出一队战船迎战清军战船。缅军还有一支由法国人皮埃尔·德·米拉德统领的火枪队。玛哈·希哈修亚率军乘船沿伊洛瓦底江北上至八莫。[16][17]

      傅恒决定不等到雨季结束,他要在缅军抵达前就发动进攻。1768年10月,三路清军进攻并拿下了八莫,随后南下在恭屯东十数里的村落附近建造了堡垒,随军的木工建造了许多战船,准备沿伊洛瓦底江南下。然而计画中要沿江两岸南下的清军并没有执行,西岸军在遭遇了缅军后就退回堡垒附近,东岸军也没有进军。江中的清军战船被到达的缅军战船全部击沉。清军转而进攻恭屯,缅军坚守了一个月,抵御住了清军的数波进攻。同时,清军遭受了严重的疫病,许多人死于疾病,傅恒本人也一病不起。骚扰清军补给线的缅军也相当成功,随后南下进攻清军后方,12月初,清军被完全包围。缅军发起进攻,夺下了清军修筑的堡垒,堡垒守军逃回恭屯与被围清军会合。[16][17][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清军已损失约20000兵力与许多军备,开始要求和谈。许多缅军将领反对和谈,他们觉得清军已经是瓮中之鳖,可以轻易剿灭。然而统帅玛哈·希哈修亚参与过与明瑞的战争,认为剿灭这次的清军只会使清廷变得更为强硬,他告诉他的同僚们继续与清朝进行长久的战争只会毁了自己的国家,相较于清军的损失,缅军的损失较少,但占了缅甸人口不少的一部份。缅军将领们没有被玛哈·希哈修亚说服,然而,玛哈·希哈修亚依然作主在未曾上报缅王的情况下与清军进行了和谈。1769年12月13日,两军签订了和约,两天后,清军北归。[17][16][13]

      这就是是你所谓大清笑到最后?

      164楼 白旗子弟
      我在144楼打你脸了,你又复读机把脸伸来是嫌不够酸爽?我再打一次:清军是进攻进攻再进攻,缅甸是转进转进再转进。这就是你所谓的缅甸笑到最后?
      168楼 独立的思考着
      清军是进攻但失败,再进攻,再失败,第3次第4次征缅主帅都先后死亡。

      你不信缅方资料缅方记载,大清资料你也不信?

      维基百科

      中方资料

      第三次战事[编辑]第三次战斗

      1767年(乾隆三十二年)四月,明瑞到任后,在盲目乐观的情绪支配下,筹备各项对缅作战事宜。乾隆皇帝调满洲兵三千,四川绿旗兵八千,贵州绿旗兵一万(其中一千驻守普洱,并未参加远征),外加云南绿旗兵五千,合计二万五千兵,分两路进军。明瑞亲率一万七千兵为南路军,出宛顶由木邦经锡箔直捣阿瓦;参赞大臣额尔景额率八千兵为北路兵,出铁壁关经新街进取猛密,再南下与明瑞回合阿瓦。每兵带足两个月的粮食,征马、驴、牛八万余为作战、后勤用。明瑞认为如果直捣阿瓦,缅甸将自顾不暇,加上立功心切,几乎把所有的精兵强将都带在自己身边。[1]

      九月二十四日,清兵从永昌出发。十一月二日,明瑞率南路兵出宛顶进入缅境,十日,占领木邦城(今缅甸兴威)。自宛顶至木邦城六百多里,因为屡经兵火,人烟断绝。缅兵也一路坚壁清野,不与清兵交战。明瑞留参赞大臣珠鲁讷率兵五千留守木邦城,自率一万二千精兵继续前进。

      北路兵十一月十六日抵达老官屯(新街附近),与早已在此夹江树栅防守的数千缅军对峙。清兵连日攻击,伤亡甚重。十二月,额尔景额得病身亡,乾隆令其弟额尔登额接任北路统帅。

      明瑞出木邦后,克旧小,渡大叠江,经锡箔、大山等土司管辖地区,在蒲卡处杀敌数十,擒获数名缅兵,侦知有九千缅兵屯驻蛮结(今缅甸南渡河以东),便于十一月二十九日率部直逼蛮结。蛮结缅兵在各险要处分扎十六营固守。第二日,明瑞分兵三路,自率中路,领队大臣扎拉丰阿、总兵李全率部占住东部山梁,参赞大臣观音保、总兵长青率部占住西部山梁,逼近缅兵营外兵列队驻守。下午,缅兵自西部营寨出兵攻击观音保部,观音保率所部奋力冲杀,明瑞中路也出兵接应,缅兵败退,被杀二百余名。缅兵兵器以火器和镖子为主,无甲胄、弓矢,平地决战不是骑兵强悍的清兵对手。缅人也说,交战时候,比较怕的是清兵骑射手(即满洲马甲)。缅兵受挫,坚守不出。

      明瑞屡次挑战不遂后,下决心直接攻营,并判断主动出击的西部缅兵为强兵所在,强兵被破,其他营寨不难破,遂决定集中兵力攻击此处。十二月二日清晨,除留二千兵留守大营,以一万兵分十二队冲击缅兵营寨。缅兵善守,营内木栅为深埋地下的湿木,露出地面仍高二丈,内外均有深沟,沟旁又埋锐利竹木,缅兵有木栅保护,枪炮难伤,而从栅隙处以火枪射击,则命中奇高。清兵自缅营附近山梁冲击而下,第一座营寨临近山梁,很快被清兵攻破。在攻第二座时,比较困难,有一名贵州藤牌兵王连看到木栅附近一处有些木料,容易攀登,从该处攀栅而过,一人在数百名缅军中冲杀,后续十余名清兵跟着攀登而进,在此掩护下,王连杀敌十余名后又拔开木栅,清兵蜂拥攻入,再次夺得一座营寨。所得两营地势较高,明瑞又分兵配合其他各路攻下两营。缅兵连续反击至晚上二更,见反攻无望,纷纷撤退,清兵全力追杀,直到第二日黎明时分才收兵。此战即蛮结之役,清兵杀敌二千余,俘三十四名,缴获枪炮粮食牛马甚多。乾隆皇帝闻讯大喜,封明瑞为一等公,贵州兵王连也直接升为游击。

      蛮结之战后,明瑞更加轻敌,继续率兵深入,绕过天险天生桥,十二月十三日抵宋赛(今缅甸送速),十七日到邦亥,前锋十八日至象孔(今缅甸辛古),距离阿瓦仅70里。但在缅甸的坚壁清野下,清兵粮尽、马疲、人乏,已经无力攻城。十九日,明瑞无奈,只得下令退兵到孟笼处(今缅甸孟隆)就食。缅兵侦知清军撤兵后,大举反击,对明瑞大军只是派军隔着十几里路远远跟着,时不时进行骚扰作战,但不正面作战。主要还是将主力用在木邦方向,到乾隆三十三年(公元1768年)正月初二,缅兵先后将天生桥、蛮结、蒲卡、锡箔等处的清兵台站攻占,清兵损失八百余,只有百余人退回木邦。明瑞军后勤、军情线路被断绝。正月初八,缅兵包围木邦,珠鲁讷坚守十日后不支,自杀,兵溃,总兵胡大猷、胡邦佑等战死,道府衔杨重英以下多人被俘,但清兵大部分还是逃回云南。缅兵不善打歼灭战,清兵逃跑能力也不错。同时云南巡抚派出的九百援兵也溃败而回。

      这时,北路军已经败退。乾隆三十二年十二月,北路清兵攻击老官屯不下,伤亡五百余,总兵王玉柱阵亡。同时,染病官兵也不少。缅兵又逐次增兵,清兵被迫退至四十里外的旱塔。正月初十左右,因锡箔台站被断,云南巡抚、乾隆皇帝数次令额尔登额率兵转至木邦,接应明瑞。额尔登额听闻中途猛卯有缅兵出没,就退入铁壁关内,转从陇川入木邦,额尔登额畏敌迁延不前,走走停停,数日路程走了二十多日,直到二月四日才到边境宛顶。此时木邦早已失陷,而明瑞也已陷入缅兵重重包围中,但额尔登额自知战力脆弱,依然不敢出边救援。

      十二月二十一日,明瑞军到孟笼,得粮二万余石,暂时缓解了缺粮窘境,明瑞在此休息十多日,过完春节后,再次出发,打算经大山回木邦,途中听闻木邦被围,于正月初十改向宛顶撤退。正月十四日,明瑞军在蛮化向尾追不止的缅兵突然反击,歼敌千余,总算把尾追之敌打痛,不再追得那么紧,清兵伤亡虽不大,但总兵李全中枪身亡。缅兵攻占木邦和击退北路清军后,几乎全部主力都赶赴明瑞军处,数万缅兵于二月初七日,将万余清兵围困在小孟育处,此处距离宛顶二百里。明瑞军在此休息三日,于十日夜,沿探明的小路突围,明瑞率领队大臣、侍卫及数百满洲兵殿后,领队大臣扎拉丰阿中枪阵亡,观音保以身上携带的最后一支箭刺喉自杀。明瑞身受重伤,用尽力气疾驰了二十多里,“手截辫发授其仆归报,而缢于树下,其仆以木叶掩尸去”[7]。清兵突围中共有千余官兵战死。十三、十四日,总兵哈国兴、常青以下万余官兵突围回到宛顶,其中许多伤病官兵及体弱文官都得以生还。[1]

      乾隆皇帝听闻明瑞大败、身亡讯息,震怒愤恨无比,将额尔登额逮捕进京,处以磔刑,同时北路军的云南提督谭五格也被处死。明瑞的灵柩归京后,乾隆帝亲临吊唁,赐谥号果烈。明瑞之妻因极度悲伤,亦自尽。[1]

      清缅第三次战事,缅甸战略战术对头,北路坚守要隘,南路坚壁清野、诱敌深入,终于将清兵击败、驱逐出境,但也暴露出了缅兵不擅长平野决战、不善打歼灭战的弱点。清军不明敌情,盲目轻敌,纯粹自取其败。但清兵在作战中也给缅兵沉重打击,迫使缅甸在今后作战不大敢野战,而是选择守势。

      明瑞虽败,但缅甸已无心无力再战,陆续发来求和文书,但清廷感之前缅甸辱国,置之不理。[8]乾隆皇帝调集精兵强将,准备发动更大规模的进攻。任重臣傅恒为经略,阿里衮、阿桂为副将军,舒赫德为参赞大臣,鄂宁为云贵总督。原来跟随明瑞出征的满洲兵调回,增调13000八旗兵以及9000贵州兵入滇,后来又加派1000八旗兵2000福建水师。

      乾隆皇帝还斗志昂扬,手下却有人开始嘀咕缅事难办了。乾隆三十三年(1768年)四月,先期到滇的舒赫德及鄂宁联合上奏,说征缅有五难。一是办马难,按满兵一万、汉兵三万出兵规模算,战马、驭马需十万匹,急切难办。二是办粮难,按四万兵、十万马算,单十个月就需兵粮四十二万石,全省仓粮也不过三十五万石,供应严重不足。三是行军难,从内地永昌到边境就路难走,边外地形更差。四是转运难,单从永昌运粮到边境,按三夫运米一石算,就需百余万人次,而如果到了境外,国人不愿意出境,境外人烟稀少,雇用役夫几乎不可能。五是气候难,水土不适,历次战事病故或因病失去战斗力者比战场死伤还多。两人最后结论就是,对缅甸战事胜算不大,不如设法招安缅甸。虽然两人的判断正确,可惜乾隆皇帝没有接受。听到两人的建议后暴怒,痛骂两人乖谬无耻,很快将两人降职调任。后来清朝对缅战事连续失利,乾隆皇帝依然故我,认为“我大清势当全盛,认真起来,就可以将缅甸打得落花流水。”

      大军远征,特别是出征境外,后勤向来是大难题。明瑞全军共征用马驴牛八万余,其中马万余,驭兽多为牛只,牛只半路还被宰杀当粮,即时如此,一半粮食还是要从缅甸当地取得。二十年后,乾隆皇帝出兵越南,只是一万兵打到河内,就动用了七八万民夫,也才勉强保持供给。因此,乾隆皇帝要再次大举征缅,准备时间还是比较仓促,以马骡为例,从贵州、四川、湖广、河南等地只搜括了两万余匹马、六千匹骡,只能规定满洲兵有马,绿营兵不给马。

      第四次战事[编辑]傅恒

      1769年(乾隆三十四年)二月,傅恒率兵出征。临行时,乾隆皇帝还亲自在太和殿授之敕印,并把自己用的甲胄赠给傅恒,以表示对他的信任和期望。四月,经略傅恒到达永昌。清兵将领们大约也吸取了以往多次被缅甸断后路的教训,经多次商议后,决定进攻方向选定中缅边界北段,即一路从伊洛瓦底江(清朝时称之为大金沙江)上游戛鸠经孟拱(今缅甸密支那之西)、孟养(今缅甸密支那),另一路由蛮暮地区、老官屯取孟密,再配以水师,全军水陆并进、夹大金沙江而下,直取木梳、阿瓦。南段与缅甸接壤的宛顶、普洱处,只保留少量兵力牵制。因为大金沙江在云南境内支流大盈江不能行船,要到蛮暮,才能通航,所以清兵在五月就派数千兵马及数百工匠到蛮暮上游野牛坝打造战船。[1]

      七月二十日,清兵誓师出征。八月初二,傅恒率八千余兵自戛鸠渡大金沙江,深入缅属孟拱、孟养土司地带,缅兵原驻数千兵都退至新街附近的老官屯,并未设防于此,所以傅恒行程2000多里,兵不血刃,唯一战果是招降孟拱土司,而因为气候道路问题,傅恒迟迟未到蛮暮,“惟途间忽雨忽晴,山高泥滑,一马倒,则所负粮帐尽失,军士或枵腹露宿于上淋下湿之中,以致多疾病”。而此时阿里衮、阿桂早已经率清军一万五千余人,造好战船,水陆并进,于九月由野牛坝出蛮暮,九月十八日在两江交会处甘立寨,发生激战,清兵以火炮击沉缅兵三艘战船,击退了拦截的缅甸水师,水师由大盈江出至大金沙江,陆上兵马也到达新街附近,并派数千兵渡江到西岸哈坎扎营,打通水路,控制两岸。然后由哈坎派兵2000接应傅恒南下。九月二十九日,傅恒才到达哈坎。此时,傅恒已经知道西岸难行,被迫改变原先指挥西路军沿西岸攻占木疏(今缅甸甘布鲁),由陆路直取阿瓦的计划,而是指挥东路军与新街、老官屯缅兵主力决战。十月初二,傅恒过江东清兵主营指挥作战。

      清兵大举进攻的消息已经传了一年,缅兵这时也打探清楚清兵进攻方向,几乎调集齐主力在新街、老官屯一带夹江与清兵对峙。清兵此次出征,名义上动用满汉兵六万,但因为后勤限制,实际前线只有28300兵,扣除畹町驻兵1500以及普洱驻兵3500,出关只有23300兵,再扣除沿路台站驻兵4400,新街、老官屯前线清兵只有18900兵(其中水师3000)。日趋加重的瘴气,使清军大量减员。缅兵全军无精确数字,但应不下三万,而以前与法国交战俘虏的数百法国兵也在缅兵中服役。所以,这次清缅主力对撼,依然是缅甸兵力占优,但因为双方野战能力有一定差距,整个战役过程,还是清兵长期保持攻势,而缅兵基本保持守势。伊洛瓦底江上的缅甸战船

      十月初十,双方在新街发生激战,先是双方水师发生战斗,缅兵不利,退到稍南一沙洲处据守,清水兵师及部分陆军一起水陆攻击,击败缅兵水师,杀敌五百余,夺得战船六艘。西岸阿里衮率精兵六百破缅兵三个营寨,杀敌五十余人。此战后,缅兵退守数十里外的老官屯,清军占据新街。

      十月二十日,清兵进至老官屯[9]。缅军在老官屯早已扎下两座坚固大营,主力在江东大寨,数千缅军在西岸扎营,营栅伸入江中,缅军水师停泊在两营之间江面,左右策应。东岸缅兵见清兵刚来,便出营攻击,被清兵击退,双方都没有大的战果,双方只是不时以火炮互轰。战斗结束,清兵便在两岸分别扎营与缅兵对峙。而缅兵两营之间水面湍急,且有沙洲,清兵水师暂时无法前进。第二日东岸清兵派偏师到缅兵南面扎营,准备断其水路。

      缅兵在营内挖了不少深及三尺的土坑,兵员在其间既可躲避炮火,又可隐藏目标。十月二十二日,清兵斥候在大树高处观察,误判断营中敌兵甚少。清兵于是发动大规模进攻,傅恒、阿里衮等人还抵达栅外数十步处指挥。缅兵营寨外有深壕,木栅坚固无比,外加枪炮火力极猛,清兵一日内连续多次攻势都被击退,总兵德福也中枪阵亡。清兵将领杀得兴起,还打算乘夜肉搏,后被制止。同日,两军水师在江上也有交锋,清兵击沉缅军两艘战船。接连三日,清兵攻势放缓,以火攻、大炮等方式摧毁木栅,均告失败。二十六日,清兵水师发动攻势,乘夜攻占两营间近西岸沙洲,夺战船二,俘虏十一人,缅兵水师退守东岸,东岸缅兵水路运输被断,清兵士气大振,但陆上对缅兵的火攻再次失败。二十九日,清兵以地道爆破、数百丈长藤拉倒等方式破栅,结果还是失败。十一月初一,西岸有大股缅兵来援,击退西岸攻营清兵,并以火炮轰击清兵水师,清兵水师被迫后撤,缅兵水路继续畅通,西岸到东岸的补给源源不断。其时,傅恒若以小部兵力继续围困老官屯,而以大部兵力从江西岸直攻阿瓦,还有扭转不利战局的可能,但傅恒坚持攻下老官屯,使得清兵陷入战局僵持的局面。然而,明瑞的前车之鉴也很可能不会让这样的分兵之策在将领中得到任何支持,更何况这一次清军在侧翼的保障方面尚且不如第三次战事时

      至此,双方已经打得精疲力尽,都有厌战情绪。期间,除了零星小战,双方事实上已经停战。初九日,缅兵来信要求停战。傅恒想打,但副将军阿桂以下绝大部分将领都不想打了,于是初十日傅恒回信缅兵,同意停战。而且上奏乾隆“奈因本年瘴疠过甚,交冬未减。”,说三万一千兵,主要因为染病,现在仅存一万三千余。实际前线清兵不到一万九,为了把情况说严重些,故意夸大前线兵员数。但清兵损失确实较大,病死病倒的比战场死伤还多如总兵吴士胜、副将军阿里衮、水师提督叶相德先后病死,傅恒本人亦染病卧床。缅兵损失虽然略少,而且战场形势略优,但缅王懵驳在听闻新街之败后心生恐惧,以缅军将领布拉莽傥遣使求罢兵。几经交涉后,双方于十一月十六日正式议和,缅军13名将领与清军12名将领为双方代表,谈判定议画押,互赠礼物,正式停战乾隆三十五年(公元1770年)七月,回到北京不久的傅恒就因此病死了。[10]

      169楼 白旗子弟
      双方资料伤亡数字不同,过程一致。都是清军进攻,缅甸转进。傅恒是战争结束后在北京病逝,这也算缅甸战果?你还要拿转进当胜利么?
      175楼 独立的思考着
      阿尔及利亚人民击败法军,法军被迫撤退,承认阿尔及利亚独立。

      这就是阿尔及利亚的胜利,是小国打败大国的典范。 虽然阿尔及利亚人并没有佔领法国本土。

      阿尔及利亚没转进

      2018/9/21 3:18:07
      左箭头-小图标

      ......
      152楼 独立的思考着
      不懂历史又有蛮不讲理的人,你已走火入魔啦
      165楼 白旗子弟
      篡改历史,颠倒黑白,倒打一耙。你是精日,精卫,精国晚期了
      166楼 独立的思考着
      甲午日本根本无力进攻北京,打消耗战日本必败。大清担心俄国趁火打劫搞黄俄罗斯,到时保住3.6万台湾,丢170万外蒙,这种胜利不如不要

      你的话

      为了防止还未发生“黄俄罗斯”的事,你就卖台湾,卖辽东,赔2万万万两。

      你大清根本就没败,北京也不可能丢,祗是你喜欢卖国,对不对?

      171楼 白旗子弟
      我打了,败了,卖3.6万地。你没打,送170万地。你这是满蒙任取之啊,对不对? 精卫+精国
      172楼 独立的思考着
      你的意思是大清对日没败,但祗想割地赔款,甚至要割辽东半岛,这可是满人的龙兴之地。

      是光绪发神精病还是你。

      蒙古脱离中国已与大清无关了,更与大清甲午割割地赔款无关。

      蒙古人独立是辛亥革命,令“满蒙共治天下”的依据被推翻。

      你在这犯糊涂,洗洗睡吧。

      都是国土,你的 意思是割大,保小。洗洗去疯人院吧

      2018/9/21 3:14:35
      左箭头-小图标

      ......
      153楼 独立的思考着
      维基百科

      缅方资料

      第三次战事[编辑][ 转自铁血社区 http://www.tiexue.net/ ]

      1767年,明瑞接任云贵总督。明瑞的计画是亲率一路清军经兴威、腊戍、昔卜沿南渡河进攻,另一路清军由额尔景额率领沿八莫旧道进攻,两军随后会师进攻阿瓦。缅军的计画是由内苗·希修守恭屯抵御北方来的额尔景额军,玛哈·希修与玛哈·希哈修亚率两支部队迎战东北方来的明瑞军。[13]

      1767年11月,北路清军占领了八莫,明瑞军也占领了兴威和昔卜。明瑞以兴威为后勤基地,留下5000兵力驻防,随后率15000清军进军阿瓦。清缅两军于昔卜南方遭遇,玛哈·希修军大败,玛哈·希哈修亚军在兴威被击退。消息传到阿瓦,缅王辛标信迅速下令调回正在征讨暹罗的部队。明瑞军乘胜攻下数城,1768年初,清军行军至阿瓦北数十里、伊洛瓦底河畔的辛古。辛标信拒绝了群臣劝其逃亡的建议,亲率缅军至辛古与清军交战。此外,登贾·敏康率领的缅军游击部队骚扰破坏了兴威至辛古清军漫长的补给路线。明瑞改采防守性的战术,期待北路清军能南下支援,然而北路清军早已在恭屯战败,退回云南。[13][14][15]

      1768年3月,从暹罗回来的缅军增援部队由玛哈·希哈修亚和内苗·希修率领夺回了兴威。明瑞放弃了进攻阿瓦,开始向云南方向且战且退。缅军兵分两路,小部队由玛哈·希修率领追击清军,大部队由玛哈·希哈修亚统领经山路抄向清军的后路。缅军在彬乌伦完成了对清军的包围,清军大败,明瑞受重伤,30000清军大多战死,俘虏只有2500名,另有小部分清军得以逃出。明瑞没有随小部队逃往,他砍断辫子命人带回给乾隆帝表示忠诚,随后上吊自尽于树。[13][14][15]

      第四次战事[编辑]

      1768年4月,新统帅傅恒抵达云南,统领约60000清军,他计画兵分三路,一路进攻八莫与恭屯,另二路分别沿伊洛瓦底江的两岸南下,进攻阿瓦,顺江南下的还有福建水师船员操作的战船,随军还带有许多木工沿路修筑堡垒并维修船只。缅军的计画则是将清军抵挡在边境,防止清军再一次深入缅甸腹地。缅军统帅为玛哈·希哈修亚,巴拉敏丁负责驻守恭屯,三路缅军分别迎向三路清军,另有一路缅军负责切断清军的补给线,辛标信还派出一队战船迎战清军战船。缅军还有一支由法国人皮埃尔·德·米拉德统领的火枪队。玛哈·希哈修亚率军乘船沿伊洛瓦底江北上至八莫。[16][17]

      傅恒决定不等到雨季结束,他要在缅军抵达前就发动进攻。1768年10月,三路清军进攻并拿下了八莫,随后南下在恭屯东十数里的村落附近建造了堡垒,随军的木工建造了许多战船,准备沿伊洛瓦底江南下。然而计画中要沿江两岸南下的清军并没有执行,西岸军在遭遇了缅军后就退回堡垒附近,东岸军也没有进军。江中的清军战船被到达的缅军战船全部击沉。清军转而进攻恭屯,缅军坚守了一个月,抵御住了清军的数波进攻。同时,清军遭受了严重的疫病,许多人死于疾病,傅恒本人也一病不起。骚扰清军补给线的缅军也相当成功,随后南下进攻清军后方,12月初,清军被完全包围。缅军发起进攻,夺下了清军修筑的堡垒,堡垒守军逃回恭屯与被围清军会合。[16][17][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清军已损失约20000兵力与许多军备,开始要求和谈。许多缅军将领反对和谈,他们觉得清军已经是瓮中之鳖,可以轻易剿灭。然而统帅玛哈·希哈修亚参与过与明瑞的战争,认为剿灭这次的清军只会使清廷变得更为强硬,他告诉他的同僚们继续与清朝进行长久的战争只会毁了自己的国家,相较于清军的损失,缅军的损失较少,但占了缅甸人口不少的一部份。缅军将领们没有被玛哈·希哈修亚说服,然而,玛哈·希哈修亚依然作主在未曾上报缅王的情况下与清军进行了和谈。1769年12月13日,两军签订了和约,两天后,清军北归。[17][16][13]

      这就是是你所谓大清笑到最后?

      164楼 白旗子弟
      我在144楼打你脸了,你又复读机把脸伸来是嫌不够酸爽?我再打一次:清军是进攻进攻再进攻,缅甸是转进转进再转进。这就是你所谓的缅甸笑到最后?
      167楼 独立的思考着
      《清史稿·属国三》,卷528。乾隆称“堂堂大清势当全盛,殄此丑类,于力有何不给,而肯效掩耳盗铃,恬不为耻耶”
      170楼 白旗子弟
      乾隆的十大武功有征缅甸
      173楼 独立的思考着
      “五十多年八桩战事,就征缅这桩不算成功。

      可乾隆自己都知道怎么回事,贴金而已

      信乾隆,就都信。你信败不信胜

      2018/9/21 3:09:32
      左箭头-小图标

      ......
      153楼 独立的思考着
      维基百科

      缅方资料

      第三次战事[编辑][ 转自铁血社区 http://www.tiexue.net/ ]

      1767年,明瑞接任云贵总督。明瑞的计画是亲率一路清军经兴威、腊戍、昔卜沿南渡河进攻,另一路清军由额尔景额率领沿八莫旧道进攻,两军随后会师进攻阿瓦。缅军的计画是由内苗·希修守恭屯抵御北方来的额尔景额军,玛哈·希修与玛哈·希哈修亚率两支部队迎战东北方来的明瑞军。[13]

      1767年11月,北路清军占领了八莫,明瑞军也占领了兴威和昔卜。明瑞以兴威为后勤基地,留下5000兵力驻防,随后率15000清军进军阿瓦。清缅两军于昔卜南方遭遇,玛哈·希修军大败,玛哈·希哈修亚军在兴威被击退。消息传到阿瓦,缅王辛标信迅速下令调回正在征讨暹罗的部队。明瑞军乘胜攻下数城,1768年初,清军行军至阿瓦北数十里、伊洛瓦底河畔的辛古。辛标信拒绝了群臣劝其逃亡的建议,亲率缅军至辛古与清军交战。此外,登贾·敏康率领的缅军游击部队骚扰破坏了兴威至辛古清军漫长的补给路线。明瑞改采防守性的战术,期待北路清军能南下支援,然而北路清军早已在恭屯战败,退回云南。[13][14][15]

      1768年3月,从暹罗回来的缅军增援部队由玛哈·希哈修亚和内苗·希修率领夺回了兴威。明瑞放弃了进攻阿瓦,开始向云南方向且战且退。缅军兵分两路,小部队由玛哈·希修率领追击清军,大部队由玛哈·希哈修亚统领经山路抄向清军的后路。缅军在彬乌伦完成了对清军的包围,清军大败,明瑞受重伤,30000清军大多战死,俘虏只有2500名,另有小部分清军得以逃出。明瑞没有随小部队逃往,他砍断辫子命人带回给乾隆帝表示忠诚,随后上吊自尽于树。[13][14][15]

      第四次战事[编辑]

      1768年4月,新统帅傅恒抵达云南,统领约60000清军,他计画兵分三路,一路进攻八莫与恭屯,另二路分别沿伊洛瓦底江的两岸南下,进攻阿瓦,顺江南下的还有福建水师船员操作的战船,随军还带有许多木工沿路修筑堡垒并维修船只。缅军的计画则是将清军抵挡在边境,防止清军再一次深入缅甸腹地。缅军统帅为玛哈·希哈修亚,巴拉敏丁负责驻守恭屯,三路缅军分别迎向三路清军,另有一路缅军负责切断清军的补给线,辛标信还派出一队战船迎战清军战船。缅军还有一支由法国人皮埃尔·德·米拉德统领的火枪队。玛哈·希哈修亚率军乘船沿伊洛瓦底江北上至八莫。[16][17]

      傅恒决定不等到雨季结束,他要在缅军抵达前就发动进攻。1768年10月,三路清军进攻并拿下了八莫,随后南下在恭屯东十数里的村落附近建造了堡垒,随军的木工建造了许多战船,准备沿伊洛瓦底江南下。然而计画中要沿江两岸南下的清军并没有执行,西岸军在遭遇了缅军后就退回堡垒附近,东岸军也没有进军。江中的清军战船被到达的缅军战船全部击沉。清军转而进攻恭屯,缅军坚守了一个月,抵御住了清军的数波进攻。同时,清军遭受了严重的疫病,许多人死于疾病,傅恒本人也一病不起。骚扰清军补给线的缅军也相当成功,随后南下进攻清军后方,12月初,清军被完全包围。缅军发起进攻,夺下了清军修筑的堡垒,堡垒守军逃回恭屯与被围清军会合。[16][17][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清军已损失约20000兵力与许多军备,开始要求和谈。许多缅军将领反对和谈,他们觉得清军已经是瓮中之鳖,可以轻易剿灭。然而统帅玛哈·希哈修亚参与过与明瑞的战争,认为剿灭这次的清军只会使清廷变得更为强硬,他告诉他的同僚们继续与清朝进行长久的战争只会毁了自己的国家,相较于清军的损失,缅军的损失较少,但占了缅甸人口不少的一部份。缅军将领们没有被玛哈·希哈修亚说服,然而,玛哈·希哈修亚依然作主在未曾上报缅王的情况下与清军进行了和谈。1769年12月13日,两军签订了和约,两天后,清军北归。[17][16][13]

      这就是是你所谓大清笑到最后?

      164楼 白旗子弟
      我在144楼打你脸了,你又复读机把脸伸来是嫌不够酸爽?我再打一次:清军是进攻进攻再进攻,缅甸是转进转进再转进。这就是你所谓的缅甸笑到最后?
      168楼 独立的思考着
      清军是进攻但失败,再进攻,再失败,第3次第4次征缅主帅都先后死亡。

      你不信缅方资料缅方记载,大清资料你也不信?

      维基百科

      中方资料

      第三次战事[编辑]第三次战斗

      1767年(乾隆三十二年)四月,明瑞到任后,在盲目乐观的情绪支配下,筹备各项对缅作战事宜。乾隆皇帝调满洲兵三千,四川绿旗兵八千,贵州绿旗兵一万(其中一千驻守普洱,并未参加远征),外加云南绿旗兵五千,合计二万五千兵,分两路进军。明瑞亲率一万七千兵为南路军,出宛顶由木邦经锡箔直捣阿瓦;参赞大臣额尔景额率八千兵为北路兵,出铁壁关经新街进取猛密,再南下与明瑞回合阿瓦。每兵带足两个月的粮食,征马、驴、牛八万余为作战、后勤用。明瑞认为如果直捣阿瓦,缅甸将自顾不暇,加上立功心切,几乎把所有的精兵强将都带在自己身边。[1]

      九月二十四日,清兵从永昌出发。十一月二日,明瑞率南路兵出宛顶进入缅境,十日,占领木邦城(今缅甸兴威)。自宛顶至木邦城六百多里,因为屡经兵火,人烟断绝。缅兵也一路坚壁清野,不与清兵交战。明瑞留参赞大臣珠鲁讷率兵五千留守木邦城,自率一万二千精兵继续前进。

      北路兵十一月十六日抵达老官屯(新街附近),与早已在此夹江树栅防守的数千缅军对峙。清兵连日攻击,伤亡甚重。十二月,额尔景额得病身亡,乾隆令其弟额尔登额接任北路统帅。

      明瑞出木邦后,克旧小,渡大叠江,经锡箔、大山等土司管辖地区,在蒲卡处杀敌数十,擒获数名缅兵,侦知有九千缅兵屯驻蛮结(今缅甸南渡河以东),便于十一月二十九日率部直逼蛮结。蛮结缅兵在各险要处分扎十六营固守。第二日,明瑞分兵三路,自率中路,领队大臣扎拉丰阿、总兵李全率部占住东部山梁,参赞大臣观音保、总兵长青率部占住西部山梁,逼近缅兵营外兵列队驻守。下午,缅兵自西部营寨出兵攻击观音保部,观音保率所部奋力冲杀,明瑞中路也出兵接应,缅兵败退,被杀二百余名。缅兵兵器以火器和镖子为主,无甲胄、弓矢,平地决战不是骑兵强悍的清兵对手。缅人也说,交战时候,比较怕的是清兵骑射手(即满洲马甲)。缅兵受挫,坚守不出。

      明瑞屡次挑战不遂后,下决心直接攻营,并判断主动出击的西部缅兵为强兵所在,强兵被破,其他营寨不难破,遂决定集中兵力攻击此处。十二月二日清晨,除留二千兵留守大营,以一万兵分十二队冲击缅兵营寨。缅兵善守,营内木栅为深埋地下的湿木,露出地面仍高二丈,内外均有深沟,沟旁又埋锐利竹木,缅兵有木栅保护,枪炮难伤,而从栅隙处以火枪射击,则命中奇高。清兵自缅营附近山梁冲击而下,第一座营寨临近山梁,很快被清兵攻破。在攻第二座时,比较困难,有一名贵州藤牌兵王连看到木栅附近一处有些木料,容易攀登,从该处攀栅而过,一人在数百名缅军中冲杀,后续十余名清兵跟着攀登而进,在此掩护下,王连杀敌十余名后又拔开木栅,清兵蜂拥攻入,再次夺得一座营寨。所得两营地势较高,明瑞又分兵配合其他各路攻下两营。缅兵连续反击至晚上二更,见反攻无望,纷纷撤退,清兵全力追杀,直到第二日黎明时分才收兵。此战即蛮结之役,清兵杀敌二千余,俘三十四名,缴获枪炮粮食牛马甚多。乾隆皇帝闻讯大喜,封明瑞为一等公,贵州兵王连也直接升为游击。

      蛮结之战后,明瑞更加轻敌,继续率兵深入,绕过天险天生桥,十二月十三日抵宋赛(今缅甸送速),十七日到邦亥,前锋十八日至象孔(今缅甸辛古),距离阿瓦仅70里。但在缅甸的坚壁清野下,清兵粮尽、马疲、人乏,已经无力攻城。十九日,明瑞无奈,只得下令退兵到孟笼处(今缅甸孟隆)就食。缅兵侦知清军撤兵后,大举反击,对明瑞大军只是派军隔着十几里路远远跟着,时不时进行骚扰作战,但不正面作战。主要还是将主力用在木邦方向,到乾隆三十三年(公元1768年)正月初二,缅兵先后将天生桥、蛮结、蒲卡、锡箔等处的清兵台站攻占,清兵损失八百余,只有百余人退回木邦。明瑞军后勤、军情线路被断绝。正月初八,缅兵包围木邦,珠鲁讷坚守十日后不支,自杀,兵溃,总兵胡大猷、胡邦佑等战死,道府衔杨重英以下多人被俘,但清兵大部分还是逃回云南。缅兵不善打歼灭战,清兵逃跑能力也不错。同时云南巡抚派出的九百援兵也溃败而回。

      这时,北路军已经败退。乾隆三十二年十二月,北路清兵攻击老官屯不下,伤亡五百余,总兵王玉柱阵亡。同时,染病官兵也不少。缅兵又逐次增兵,清兵被迫退至四十里外的旱塔。正月初十左右,因锡箔台站被断,云南巡抚、乾隆皇帝数次令额尔登额率兵转至木邦,接应明瑞。额尔登额听闻中途猛卯有缅兵出没,就退入铁壁关内,转从陇川入木邦,额尔登额畏敌迁延不前,走走停停,数日路程走了二十多日,直到二月四日才到边境宛顶。此时木邦早已失陷,而明瑞也已陷入缅兵重重包围中,但额尔登额自知战力脆弱,依然不敢出边救援。

      十二月二十一日,明瑞军到孟笼,得粮二万余石,暂时缓解了缺粮窘境,明瑞在此休息十多日,过完春节后,再次出发,打算经大山回木邦,途中听闻木邦被围,于正月初十改向宛顶撤退。正月十四日,明瑞军在蛮化向尾追不止的缅兵突然反击,歼敌千余,总算把尾追之敌打痛,不再追得那么紧,清兵伤亡虽不大,但总兵李全中枪身亡。缅兵攻占木邦和击退北路清军后,几乎全部主力都赶赴明瑞军处,数万缅兵于二月初七日,将万余清兵围困在小孟育处,此处距离宛顶二百里。明瑞军在此休息三日,于十日夜,沿探明的小路突围,明瑞率领队大臣、侍卫及数百满洲兵殿后,领队大臣扎拉丰阿中枪阵亡,观音保以身上携带的最后一支箭刺喉自杀。明瑞身受重伤,用尽力气疾驰了二十多里,“手截辫发授其仆归报,而缢于树下,其仆以木叶掩尸去”[7]。清兵突围中共有千余官兵战死。十三、十四日,总兵哈国兴、常青以下万余官兵突围回到宛顶,其中许多伤病官兵及体弱文官都得以生还。[1]

      乾隆皇帝听闻明瑞大败、身亡讯息,震怒愤恨无比,将额尔登额逮捕进京,处以磔刑,同时北路军的云南提督谭五格也被处死。明瑞的灵柩归京后,乾隆帝亲临吊唁,赐谥号果烈。明瑞之妻因极度悲伤,亦自尽。[1]

      清缅第三次战事,缅甸战略战术对头,北路坚守要隘,南路坚壁清野、诱敌深入,终于将清兵击败、驱逐出境,但也暴露出了缅兵不擅长平野决战、不善打歼灭战的弱点。清军不明敌情,盲目轻敌,纯粹自取其败。但清兵在作战中也给缅兵沉重打击,迫使缅甸在今后作战不大敢野战,而是选择守势。

      明瑞虽败,但缅甸已无心无力再战,陆续发来求和文书,但清廷感之前缅甸辱国,置之不理。[8]乾隆皇帝调集精兵强将,准备发动更大规模的进攻。任重臣傅恒为经略,阿里衮、阿桂为副将军,舒赫德为参赞大臣,鄂宁为云贵总督。原来跟随明瑞出征的满洲兵调回,增调13000八旗兵以及9000贵州兵入滇,后来又加派1000八旗兵2000福建水师。

      乾隆皇帝还斗志昂扬,手下却有人开始嘀咕缅事难办了。乾隆三十三年(1768年)四月,先期到滇的舒赫德及鄂宁联合上奏,说征缅有五难。一是办马难,按满兵一万、汉兵三万出兵规模算,战马、驭马需十万匹,急切难办。二是办粮难,按四万兵、十万马算,单十个月就需兵粮四十二万石,全省仓粮也不过三十五万石,供应严重不足。三是行军难,从内地永昌到边境就路难走,边外地形更差。四是转运难,单从永昌运粮到边境,按三夫运米一石算,就需百余万人次,而如果到了境外,国人不愿意出境,境外人烟稀少,雇用役夫几乎不可能。五是气候难,水土不适,历次战事病故或因病失去战斗力者比战场死伤还多。两人最后结论就是,对缅甸战事胜算不大,不如设法招安缅甸。虽然两人的判断正确,可惜乾隆皇帝没有接受。听到两人的建议后暴怒,痛骂两人乖谬无耻,很快将两人降职调任。后来清朝对缅战事连续失利,乾隆皇帝依然故我,认为“我大清势当全盛,认真起来,就可以将缅甸打得落花流水。”

      大军远征,特别是出征境外,后勤向来是大难题。明瑞全军共征用马驴牛八万余,其中马万余,驭兽多为牛只,牛只半路还被宰杀当粮,即时如此,一半粮食还是要从缅甸当地取得。二十年后,乾隆皇帝出兵越南,只是一万兵打到河内,就动用了七八万民夫,也才勉强保持供给。因此,乾隆皇帝要再次大举征缅,准备时间还是比较仓促,以马骡为例,从贵州、四川、湖广、河南等地只搜括了两万余匹马、六千匹骡,只能规定满洲兵有马,绿营兵不给马。

      第四次战事[编辑]傅恒

      1769年(乾隆三十四年)二月,傅恒率兵出征。临行时,乾隆皇帝还亲自在太和殿授之敕印,并把自己用的甲胄赠给傅恒,以表示对他的信任和期望。四月,经略傅恒到达永昌。清兵将领们大约也吸取了以往多次被缅甸断后路的教训,经多次商议后,决定进攻方向选定中缅边界北段,即一路从伊洛瓦底江(清朝时称之为大金沙江)上游戛鸠经孟拱(今缅甸密支那之西)、孟养(今缅甸密支那),另一路由蛮暮地区、老官屯取孟密,再配以水师,全军水陆并进、夹大金沙江而下,直取木梳、阿瓦。南段与缅甸接壤的宛顶、普洱处,只保留少量兵力牵制。因为大金沙江在云南境内支流大盈江不能行船,要到蛮暮,才能通航,所以清兵在五月就派数千兵马及数百工匠到蛮暮上游野牛坝打造战船。[1]

      七月二十日,清兵誓师出征。八月初二,傅恒率八千余兵自戛鸠渡大金沙江,深入缅属孟拱、孟养土司地带,缅兵原驻数千兵都退至新街附近的老官屯,并未设防于此,所以傅恒行程2000多里,兵不血刃,唯一战果是招降孟拱土司,而因为气候道路问题,傅恒迟迟未到蛮暮,“惟途间忽雨忽晴,山高泥滑,一马倒,则所负粮帐尽失,军士或枵腹露宿于上淋下湿之中,以致多疾病”。而此时阿里衮、阿桂早已经率清军一万五千余人,造好战船,水陆并进,于九月由野牛坝出蛮暮,九月十八日在两江交会处甘立寨,发生激战,清兵以火炮击沉缅兵三艘战船,击退了拦截的缅甸水师,水师由大盈江出至大金沙江,陆上兵马也到达新街附近,并派数千兵渡江到西岸哈坎扎营,打通水路,控制两岸。然后由哈坎派兵2000接应傅恒南下。九月二十九日,傅恒才到达哈坎。此时,傅恒已经知道西岸难行,被迫改变原先指挥西路军沿西岸攻占木疏(今缅甸甘布鲁),由陆路直取阿瓦的计划,而是指挥东路军与新街、老官屯缅兵主力决战。十月初二,傅恒过江东清兵主营指挥作战。

      清兵大举进攻的消息已经传了一年,缅兵这时也打探清楚清兵进攻方向,几乎调集齐主力在新街、老官屯一带夹江与清兵对峙。清兵此次出征,名义上动用满汉兵六万,但因为后勤限制,实际前线只有28300兵,扣除畹町驻兵1500以及普洱驻兵3500,出关只有23300兵,再扣除沿路台站驻兵4400,新街、老官屯前线清兵只有18900兵(其中水师3000)。日趋加重的瘴气,使清军大量减员。缅兵全军无精确数字,但应不下三万,而以前与法国交战俘虏的数百法国兵也在缅兵中服役。所以,这次清缅主力对撼,依然是缅甸兵力占优,但因为双方野战能力有一定差距,整个战役过程,还是清兵长期保持攻势,而缅兵基本保持守势。伊洛瓦底江上的缅甸战船

      十月初十,双方在新街发生激战,先是双方水师发生战斗,缅兵不利,退到稍南一沙洲处据守,清水兵师及部分陆军一起水陆攻击,击败缅兵水师,杀敌五百余,夺得战船六艘。西岸阿里衮率精兵六百破缅兵三个营寨,杀敌五十余人。此战后,缅兵退守数十里外的老官屯,清军占据新街。

      十月二十日,清兵进至老官屯[9]。缅军在老官屯早已扎下两座坚固大营,主力在江东大寨,数千缅军在西岸扎营,营栅伸入江中,缅军水师停泊在两营之间江面,左右策应。东岸缅兵见清兵刚来,便出营攻击,被清兵击退,双方都没有大的战果,双方只是不时以火炮互轰。战斗结束,清兵便在两岸分别扎营与缅兵对峙。而缅兵两营之间水面湍急,且有沙洲,清兵水师暂时无法前进。第二日东岸清兵派偏师到缅兵南面扎营,准备断其水路。

      缅兵在营内挖了不少深及三尺的土坑,兵员在其间既可躲避炮火,又可隐藏目标。十月二十二日,清兵斥候在大树高处观察,误判断营中敌兵甚少。清兵于是发动大规模进攻,傅恒、阿里衮等人还抵达栅外数十步处指挥。缅兵营寨外有深壕,木栅坚固无比,外加枪炮火力极猛,清兵一日内连续多次攻势都被击退,总兵德福也中枪阵亡。清兵将领杀得兴起,还打算乘夜肉搏,后被制止。同日,两军水师在江上也有交锋,清兵击沉缅军两艘战船。接连三日,清兵攻势放缓,以火攻、大炮等方式摧毁木栅,均告失败。二十六日,清兵水师发动攻势,乘夜攻占两营间近西岸沙洲,夺战船二,俘虏十一人,缅兵水师退守东岸,东岸缅兵水路运输被断,清兵士气大振,但陆上对缅兵的火攻再次失败。二十九日,清兵以地道爆破、数百丈长藤拉倒等方式破栅,结果还是失败。十一月初一,西岸有大股缅兵来援,击退西岸攻营清兵,并以火炮轰击清兵水师,清兵水师被迫后撤,缅兵水路继续畅通,西岸到东岸的补给源源不断。其时,傅恒若以小部兵力继续围困老官屯,而以大部兵力从江西岸直攻阿瓦,还有扭转不利战局的可能,但傅恒坚持攻下老官屯,使得清兵陷入战局僵持的局面。然而,明瑞的前车之鉴也很可能不会让这样的分兵之策在将领中得到任何支持,更何况这一次清军在侧翼的保障方面尚且不如第三次战事时

      至此,双方已经打得精疲力尽,都有厌战情绪。期间,除了零星小战,双方事实上已经停战。初九日,缅兵来信要求停战。傅恒想打,但副将军阿桂以下绝大部分将领都不想打了,于是初十日傅恒回信缅兵,同意停战。而且上奏乾隆“奈因本年瘴疠过甚,交冬未减。”,说三万一千兵,主要因为染病,现在仅存一万三千余。实际前线清兵不到一万九,为了把情况说严重些,故意夸大前线兵员数。但清兵损失确实较大,病死病倒的比战场死伤还多如总兵吴士胜、副将军阿里衮、水师提督叶相德先后病死,傅恒本人亦染病卧床。缅兵损失虽然略少,而且战场形势略优,但缅王懵驳在听闻新街之败后心生恐惧,以缅军将领布拉莽傥遣使求罢兵。几经交涉后,双方于十一月十六日正式议和,缅军13名将领与清军12名将领为双方代表,谈判定议画押,互赠礼物,正式停战乾隆三十五年(公元1770年)七月,回到北京不久的傅恒就因此病死了。[10]

      169楼 白旗子弟
      双方资料伤亡数字不同,过程一致。都是清军进攻,缅甸转进。傅恒是战争结束后在北京病逝,这也算缅甸战果?你还要拿转进当胜利么?
      174楼 独立的思考着
      傅恒是在缅甸趴下的
      朱棣是在蒙古 死的

      2018/9/21 3:03:25
      左箭头-小图标

      ......
      153楼 独立的思考着
      维基百科

      缅方资料

      第三次战事[编辑][ 转自铁血社区 http://www.tiexue.net/ ]

      1767年,明瑞接任云贵总督。明瑞的计画是亲率一路清军经兴威、腊戍、昔卜沿南渡河进攻,另一路清军由额尔景额率领沿八莫旧道进攻,两军随后会师进攻阿瓦。缅军的计画是由内苗·希修守恭屯抵御北方来的额尔景额军,玛哈·希修与玛哈·希哈修亚率两支部队迎战东北方来的明瑞军。[13]

      1767年11月,北路清军占领了八莫,明瑞军也占领了兴威和昔卜。明瑞以兴威为后勤基地,留下5000兵力驻防,随后率15000清军进军阿瓦。清缅两军于昔卜南方遭遇,玛哈·希修军大败,玛哈·希哈修亚军在兴威被击退。消息传到阿瓦,缅王辛标信迅速下令调回正在征讨暹罗的部队。明瑞军乘胜攻下数城,1768年初,清军行军至阿瓦北数十里、伊洛瓦底河畔的辛古。辛标信拒绝了群臣劝其逃亡的建议,亲率缅军至辛古与清军交战。此外,登贾·敏康率领的缅军游击部队骚扰破坏了兴威至辛古清军漫长的补给路线。明瑞改采防守性的战术,期待北路清军能南下支援,然而北路清军早已在恭屯战败,退回云南。[13][14][15]

      1768年3月,从暹罗回来的缅军增援部队由玛哈·希哈修亚和内苗·希修率领夺回了兴威。明瑞放弃了进攻阿瓦,开始向云南方向且战且退。缅军兵分两路,小部队由玛哈·希修率领追击清军,大部队由玛哈·希哈修亚统领经山路抄向清军的后路。缅军在彬乌伦完成了对清军的包围,清军大败,明瑞受重伤,30000清军大多战死,俘虏只有2500名,另有小部分清军得以逃出。明瑞没有随小部队逃往,他砍断辫子命人带回给乾隆帝表示忠诚,随后上吊自尽于树。[13][14][15]

      第四次战事[编辑]

      1768年4月,新统帅傅恒抵达云南,统领约60000清军,他计画兵分三路,一路进攻八莫与恭屯,另二路分别沿伊洛瓦底江的两岸南下,进攻阿瓦,顺江南下的还有福建水师船员操作的战船,随军还带有许多木工沿路修筑堡垒并维修船只。缅军的计画则是将清军抵挡在边境,防止清军再一次深入缅甸腹地。缅军统帅为玛哈·希哈修亚,巴拉敏丁负责驻守恭屯,三路缅军分别迎向三路清军,另有一路缅军负责切断清军的补给线,辛标信还派出一队战船迎战清军战船。缅军还有一支由法国人皮埃尔·德·米拉德统领的火枪队。玛哈·希哈修亚率军乘船沿伊洛瓦底江北上至八莫。[16][17]

      傅恒决定不等到雨季结束,他要在缅军抵达前就发动进攻。1768年10月,三路清军进攻并拿下了八莫,随后南下在恭屯东十数里的村落附近建造了堡垒,随军的木工建造了许多战船,准备沿伊洛瓦底江南下。然而计画中要沿江两岸南下的清军并没有执行,西岸军在遭遇了缅军后就退回堡垒附近,东岸军也没有进军。江中的清军战船被到达的缅军战船全部击沉。清军转而进攻恭屯,缅军坚守了一个月,抵御住了清军的数波进攻。同时,清军遭受了严重的疫病,许多人死于疾病,傅恒本人也一病不起。骚扰清军补给线的缅军也相当成功,随后南下进攻清军后方,12月初,清军被完全包围。缅军发起进攻,夺下了清军修筑的堡垒,堡垒守军逃回恭屯与被围清军会合。[16][17][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清军已损失约20000兵力与许多军备,开始要求和谈。许多缅军将领反对和谈,他们觉得清军已经是瓮中之鳖,可以轻易剿灭。然而统帅玛哈·希哈修亚参与过与明瑞的战争,认为剿灭这次的清军只会使清廷变得更为强硬,他告诉他的同僚们继续与清朝进行长久的战争只会毁了自己的国家,相较于清军的损失,缅军的损失较少,但占了缅甸人口不少的一部份。缅军将领们没有被玛哈·希哈修亚说服,然而,玛哈·希哈修亚依然作主在未曾上报缅王的情况下与清军进行了和谈。1769年12月13日,两军签订了和约,两天后,清军北归。[17][16][13]

      这就是是你所谓大清笑到最后?

      164楼 白旗子弟
      我在144楼打你脸了,你又复读机把脸伸来是嫌不够酸爽?我再打一次:清军是进攻进攻再进攻,缅甸是转进转进再转进。这就是你所谓的缅甸笑到最后?
      168楼 独立的思考着
      清军是进攻但失败,再进攻,再失败,第3次第4次征缅主帅都先后死亡。

      你不信缅方资料缅方记载,大清资料你也不信?

      维基百科

      中方资料

      第三次战事[编辑]第三次战斗

      1767年(乾隆三十二年)四月,明瑞到任后,在盲目乐观的情绪支配下,筹备各项对缅作战事宜。乾隆皇帝调满洲兵三千,四川绿旗兵八千,贵州绿旗兵一万(其中一千驻守普洱,并未参加远征),外加云南绿旗兵五千,合计二万五千兵,分两路进军。明瑞亲率一万七千兵为南路军,出宛顶由木邦经锡箔直捣阿瓦;参赞大臣额尔景额率八千兵为北路兵,出铁壁关经新街进取猛密,再南下与明瑞回合阿瓦。每兵带足两个月的粮食,征马、驴、牛八万余为作战、后勤用。明瑞认为如果直捣阿瓦,缅甸将自顾不暇,加上立功心切,几乎把所有的精兵强将都带在自己身边。[1]

      九月二十四日,清兵从永昌出发。十一月二日,明瑞率南路兵出宛顶进入缅境,十日,占领木邦城(今缅甸兴威)。自宛顶至木邦城六百多里,因为屡经兵火,人烟断绝。缅兵也一路坚壁清野,不与清兵交战。明瑞留参赞大臣珠鲁讷率兵五千留守木邦城,自率一万二千精兵继续前进。

      北路兵十一月十六日抵达老官屯(新街附近),与早已在此夹江树栅防守的数千缅军对峙。清兵连日攻击,伤亡甚重。十二月,额尔景额得病身亡,乾隆令其弟额尔登额接任北路统帅。

      明瑞出木邦后,克旧小,渡大叠江,经锡箔、大山等土司管辖地区,在蒲卡处杀敌数十,擒获数名缅兵,侦知有九千缅兵屯驻蛮结(今缅甸南渡河以东),便于十一月二十九日率部直逼蛮结。蛮结缅兵在各险要处分扎十六营固守。第二日,明瑞分兵三路,自率中路,领队大臣扎拉丰阿、总兵李全率部占住东部山梁,参赞大臣观音保、总兵长青率部占住西部山梁,逼近缅兵营外兵列队驻守。下午,缅兵自西部营寨出兵攻击观音保部,观音保率所部奋力冲杀,明瑞中路也出兵接应,缅兵败退,被杀二百余名。缅兵兵器以火器和镖子为主,无甲胄、弓矢,平地决战不是骑兵强悍的清兵对手。缅人也说,交战时候,比较怕的是清兵骑射手(即满洲马甲)。缅兵受挫,坚守不出。

      明瑞屡次挑战不遂后,下决心直接攻营,并判断主动出击的西部缅兵为强兵所在,强兵被破,其他营寨不难破,遂决定集中兵力攻击此处。十二月二日清晨,除留二千兵留守大营,以一万兵分十二队冲击缅兵营寨。缅兵善守,营内木栅为深埋地下的湿木,露出地面仍高二丈,内外均有深沟,沟旁又埋锐利竹木,缅兵有木栅保护,枪炮难伤,而从栅隙处以火枪射击,则命中奇高。清兵自缅营附近山梁冲击而下,第一座营寨临近山梁,很快被清兵攻破。在攻第二座时,比较困难,有一名贵州藤牌兵王连看到木栅附近一处有些木料,容易攀登,从该处攀栅而过,一人在数百名缅军中冲杀,后续十余名清兵跟着攀登而进,在此掩护下,王连杀敌十余名后又拔开木栅,清兵蜂拥攻入,再次夺得一座营寨。所得两营地势较高,明瑞又分兵配合其他各路攻下两营。缅兵连续反击至晚上二更,见反攻无望,纷纷撤退,清兵全力追杀,直到第二日黎明时分才收兵。此战即蛮结之役,清兵杀敌二千余,俘三十四名,缴获枪炮粮食牛马甚多。乾隆皇帝闻讯大喜,封明瑞为一等公,贵州兵王连也直接升为游击。

      蛮结之战后,明瑞更加轻敌,继续率兵深入,绕过天险天生桥,十二月十三日抵宋赛(今缅甸送速),十七日到邦亥,前锋十八日至象孔(今缅甸辛古),距离阿瓦仅70里。但在缅甸的坚壁清野下,清兵粮尽、马疲、人乏,已经无力攻城。十九日,明瑞无奈,只得下令退兵到孟笼处(今缅甸孟隆)就食。缅兵侦知清军撤兵后,大举反击,对明瑞大军只是派军隔着十几里路远远跟着,时不时进行骚扰作战,但不正面作战。主要还是将主力用在木邦方向,到乾隆三十三年(公元1768年)正月初二,缅兵先后将天生桥、蛮结、蒲卡、锡箔等处的清兵台站攻占,清兵损失八百余,只有百余人退回木邦。明瑞军后勤、军情线路被断绝。正月初八,缅兵包围木邦,珠鲁讷坚守十日后不支,自杀,兵溃,总兵胡大猷、胡邦佑等战死,道府衔杨重英以下多人被俘,但清兵大部分还是逃回云南。缅兵不善打歼灭战,清兵逃跑能力也不错。同时云南巡抚派出的九百援兵也溃败而回。

      这时,北路军已经败退。乾隆三十二年十二月,北路清兵攻击老官屯不下,伤亡五百余,总兵王玉柱阵亡。同时,染病官兵也不少。缅兵又逐次增兵,清兵被迫退至四十里外的旱塔。正月初十左右,因锡箔台站被断,云南巡抚、乾隆皇帝数次令额尔登额率兵转至木邦,接应明瑞。额尔登额听闻中途猛卯有缅兵出没,就退入铁壁关内,转从陇川入木邦,额尔登额畏敌迁延不前,走走停停,数日路程走了二十多日,直到二月四日才到边境宛顶。此时木邦早已失陷,而明瑞也已陷入缅兵重重包围中,但额尔登额自知战力脆弱,依然不敢出边救援。

      十二月二十一日,明瑞军到孟笼,得粮二万余石,暂时缓解了缺粮窘境,明瑞在此休息十多日,过完春节后,再次出发,打算经大山回木邦,途中听闻木邦被围,于正月初十改向宛顶撤退。正月十四日,明瑞军在蛮化向尾追不止的缅兵突然反击,歼敌千余,总算把尾追之敌打痛,不再追得那么紧,清兵伤亡虽不大,但总兵李全中枪身亡。缅兵攻占木邦和击退北路清军后,几乎全部主力都赶赴明瑞军处,数万缅兵于二月初七日,将万余清兵围困在小孟育处,此处距离宛顶二百里。明瑞军在此休息三日,于十日夜,沿探明的小路突围,明瑞率领队大臣、侍卫及数百满洲兵殿后,领队大臣扎拉丰阿中枪阵亡,观音保以身上携带的最后一支箭刺喉自杀。明瑞身受重伤,用尽力气疾驰了二十多里,“手截辫发授其仆归报,而缢于树下,其仆以木叶掩尸去”[7]。清兵突围中共有千余官兵战死。十三、十四日,总兵哈国兴、常青以下万余官兵突围回到宛顶,其中许多伤病官兵及体弱文官都得以生还。[1]

      乾隆皇帝听闻明瑞大败、身亡讯息,震怒愤恨无比,将额尔登额逮捕进京,处以磔刑,同时北路军的云南提督谭五格也被处死。明瑞的灵柩归京后,乾隆帝亲临吊唁,赐谥号果烈。明瑞之妻因极度悲伤,亦自尽。[1]

      清缅第三次战事,缅甸战略战术对头,北路坚守要隘,南路坚壁清野、诱敌深入,终于将清兵击败、驱逐出境,但也暴露出了缅兵不擅长平野决战、不善打歼灭战的弱点。清军不明敌情,盲目轻敌,纯粹自取其败。但清兵在作战中也给缅兵沉重打击,迫使缅甸在今后作战不大敢野战,而是选择守势。

      明瑞虽败,但缅甸已无心无力再战,陆续发来求和文书,但清廷感之前缅甸辱国,置之不理。[8]乾隆皇帝调集精兵强将,准备发动更大规模的进攻。任重臣傅恒为经略,阿里衮、阿桂为副将军,舒赫德为参赞大臣,鄂宁为云贵总督。原来跟随明瑞出征的满洲兵调回,增调13000八旗兵以及9000贵州兵入滇,后来又加派1000八旗兵2000福建水师。

      乾隆皇帝还斗志昂扬,手下却有人开始嘀咕缅事难办了。乾隆三十三年(1768年)四月,先期到滇的舒赫德及鄂宁联合上奏,说征缅有五难。一是办马难,按满兵一万、汉兵三万出兵规模算,战马、驭马需十万匹,急切难办。二是办粮难,按四万兵、十万马算,单十个月就需兵粮四十二万石,全省仓粮也不过三十五万石,供应严重不足。三是行军难,从内地永昌到边境就路难走,边外地形更差。四是转运难,单从永昌运粮到边境,按三夫运米一石算,就需百余万人次,而如果到了境外,国人不愿意出境,境外人烟稀少,雇用役夫几乎不可能。五是气候难,水土不适,历次战事病故或因病失去战斗力者比战场死伤还多。两人最后结论就是,对缅甸战事胜算不大,不如设法招安缅甸。虽然两人的判断正确,可惜乾隆皇帝没有接受。听到两人的建议后暴怒,痛骂两人乖谬无耻,很快将两人降职调任。后来清朝对缅战事连续失利,乾隆皇帝依然故我,认为“我大清势当全盛,认真起来,就可以将缅甸打得落花流水。”

      大军远征,特别是出征境外,后勤向来是大难题。明瑞全军共征用马驴牛八万余,其中马万余,驭兽多为牛只,牛只半路还被宰杀当粮,即时如此,一半粮食还是要从缅甸当地取得。二十年后,乾隆皇帝出兵越南,只是一万兵打到河内,就动用了七八万民夫,也才勉强保持供给。因此,乾隆皇帝要再次大举征缅,准备时间还是比较仓促,以马骡为例,从贵州、四川、湖广、河南等地只搜括了两万余匹马、六千匹骡,只能规定满洲兵有马,绿营兵不给马。

      第四次战事[编辑]傅恒

      1769年(乾隆三十四年)二月,傅恒率兵出征。临行时,乾隆皇帝还亲自在太和殿授之敕印,并把自己用的甲胄赠给傅恒,以表示对他的信任和期望。四月,经略傅恒到达永昌。清兵将领们大约也吸取了以往多次被缅甸断后路的教训,经多次商议后,决定进攻方向选定中缅边界北段,即一路从伊洛瓦底江(清朝时称之为大金沙江)上游戛鸠经孟拱(今缅甸密支那之西)、孟养(今缅甸密支那),另一路由蛮暮地区、老官屯取孟密,再配以水师,全军水陆并进、夹大金沙江而下,直取木梳、阿瓦。南段与缅甸接壤的宛顶、普洱处,只保留少量兵力牵制。因为大金沙江在云南境内支流大盈江不能行船,要到蛮暮,才能通航,所以清兵在五月就派数千兵马及数百工匠到蛮暮上游野牛坝打造战船。[1]

      七月二十日,清兵誓师出征。八月初二,傅恒率八千余兵自戛鸠渡大金沙江,深入缅属孟拱、孟养土司地带,缅兵原驻数千兵都退至新街附近的老官屯,并未设防于此,所以傅恒行程2000多里,兵不血刃,唯一战果是招降孟拱土司,而因为气候道路问题,傅恒迟迟未到蛮暮,“惟途间忽雨忽晴,山高泥滑,一马倒,则所负粮帐尽失,军士或枵腹露宿于上淋下湿之中,以致多疾病”。而此时阿里衮、阿桂早已经率清军一万五千余人,造好战船,水陆并进,于九月由野牛坝出蛮暮,九月十八日在两江交会处甘立寨,发生激战,清兵以火炮击沉缅兵三艘战船,击退了拦截的缅甸水师,水师由大盈江出至大金沙江,陆上兵马也到达新街附近,并派数千兵渡江到西岸哈坎扎营,打通水路,控制两岸。然后由哈坎派兵2000接应傅恒南下。九月二十九日,傅恒才到达哈坎。此时,傅恒已经知道西岸难行,被迫改变原先指挥西路军沿西岸攻占木疏(今缅甸甘布鲁),由陆路直取阿瓦的计划,而是指挥东路军与新街、老官屯缅兵主力决战。十月初二,傅恒过江东清兵主营指挥作战。

      清兵大举进攻的消息已经传了一年,缅兵这时也打探清楚清兵进攻方向,几乎调集齐主力在新街、老官屯一带夹江与清兵对峙。清兵此次出征,名义上动用满汉兵六万,但因为后勤限制,实际前线只有28300兵,扣除畹町驻兵1500以及普洱驻兵3500,出关只有23300兵,再扣除沿路台站驻兵4400,新街、老官屯前线清兵只有18900兵(其中水师3000)。日趋加重的瘴气,使清军大量减员。缅兵全军无精确数字,但应不下三万,而以前与法国交战俘虏的数百法国兵也在缅兵中服役。所以,这次清缅主力对撼,依然是缅甸兵力占优,但因为双方野战能力有一定差距,整个战役过程,还是清兵长期保持攻势,而缅兵基本保持守势。伊洛瓦底江上的缅甸战船

      十月初十,双方在新街发生激战,先是双方水师发生战斗,缅兵不利,退到稍南一沙洲处据守,清水兵师及部分陆军一起水陆攻击,击败缅兵水师,杀敌五百余,夺得战船六艘。西岸阿里衮率精兵六百破缅兵三个营寨,杀敌五十余人。此战后,缅兵退守数十里外的老官屯,清军占据新街。

      十月二十日,清兵进至老官屯[9]。缅军在老官屯早已扎下两座坚固大营,主力在江东大寨,数千缅军在西岸扎营,营栅伸入江中,缅军水师停泊在两营之间江面,左右策应。东岸缅兵见清兵刚来,便出营攻击,被清兵击退,双方都没有大的战果,双方只是不时以火炮互轰。战斗结束,清兵便在两岸分别扎营与缅兵对峙。而缅兵两营之间水面湍急,且有沙洲,清兵水师暂时无法前进。第二日东岸清兵派偏师到缅兵南面扎营,准备断其水路。

      缅兵在营内挖了不少深及三尺的土坑,兵员在其间既可躲避炮火,又可隐藏目标。十月二十二日,清兵斥候在大树高处观察,误判断营中敌兵甚少。清兵于是发动大规模进攻,傅恒、阿里衮等人还抵达栅外数十步处指挥。缅兵营寨外有深壕,木栅坚固无比,外加枪炮火力极猛,清兵一日内连续多次攻势都被击退,总兵德福也中枪阵亡。清兵将领杀得兴起,还打算乘夜肉搏,后被制止。同日,两军水师在江上也有交锋,清兵击沉缅军两艘战船。接连三日,清兵攻势放缓,以火攻、大炮等方式摧毁木栅,均告失败。二十六日,清兵水师发动攻势,乘夜攻占两营间近西岸沙洲,夺战船二,俘虏十一人,缅兵水师退守东岸,东岸缅兵水路运输被断,清兵士气大振,但陆上对缅兵的火攻再次失败。二十九日,清兵以地道爆破、数百丈长藤拉倒等方式破栅,结果还是失败。十一月初一,西岸有大股缅兵来援,击退西岸攻营清兵,并以火炮轰击清兵水师,清兵水师被迫后撤,缅兵水路继续畅通,西岸到东岸的补给源源不断。其时,傅恒若以小部兵力继续围困老官屯,而以大部兵力从江西岸直攻阿瓦,还有扭转不利战局的可能,但傅恒坚持攻下老官屯,使得清兵陷入战局僵持的局面。然而,明瑞的前车之鉴也很可能不会让这样的分兵之策在将领中得到任何支持,更何况这一次清军在侧翼的保障方面尚且不如第三次战事时

      至此,双方已经打得精疲力尽,都有厌战情绪。期间,除了零星小战,双方事实上已经停战。初九日,缅兵来信要求停战。傅恒想打,但副将军阿桂以下绝大部分将领都不想打了,于是初十日傅恒回信缅兵,同意停战。而且上奏乾隆“奈因本年瘴疠过甚,交冬未减。”,说三万一千兵,主要因为染病,现在仅存一万三千余。实际前线清兵不到一万九,为了把情况说严重些,故意夸大前线兵员数。但清兵损失确实较大,病死病倒的比战场死伤还多如总兵吴士胜、副将军阿里衮、水师提督叶相德先后病死,傅恒本人亦染病卧床。缅兵损失虽然略少,而且战场形势略优,但缅王懵驳在听闻新街之败后心生恐惧,以缅军将领布拉莽傥遣使求罢兵。几经交涉后,双方于十一月十六日正式议和,缅军13名将领与清军12名将领为双方代表,谈判定议画押,互赠礼物,正式停战乾隆三十五年(公元1770年)七月,回到北京不久的傅恒就因此病死了。[10]

      169楼 白旗子弟
      双方资料伤亡数字不同,过程一致。都是清军进攻,缅甸转进。傅恒是战争结束后在北京病逝,这也算缅甸战果?你还要拿转进当胜利么?
      174楼 独立的思考着
      傅恒是在缅甸趴下的
      关缅甸人屁事

      2018/9/21 2:50:23
      左箭头-小图标

      ......
      153楼 独立的思考着
      维基百科

      缅方资料

      第三次战事[编辑][ 转自铁血社区 http://www.tiexue.net/ ]

      1767年,明瑞接任云贵总督。明瑞的计画是亲率一路清军经兴威、腊戍、昔卜沿南渡河进攻,另一路清军由额尔景额率领沿八莫旧道进攻,两军随后会师进攻阿瓦。缅军的计画是由内苗·希修守恭屯抵御北方来的额尔景额军,玛哈·希修与玛哈·希哈修亚率两支部队迎战东北方来的明瑞军。[13]

      1767年11月,北路清军占领了八莫,明瑞军也占领了兴威和昔卜。明瑞以兴威为后勤基地,留下5000兵力驻防,随后率15000清军进军阿瓦。清缅两军于昔卜南方遭遇,玛哈·希修军大败,玛哈·希哈修亚军在兴威被击退。消息传到阿瓦,缅王辛标信迅速下令调回正在征讨暹罗的部队。明瑞军乘胜攻下数城,1768年初,清军行军至阿瓦北数十里、伊洛瓦底河畔的辛古。辛标信拒绝了群臣劝其逃亡的建议,亲率缅军至辛古与清军交战。此外,登贾·敏康率领的缅军游击部队骚扰破坏了兴威至辛古清军漫长的补给路线。明瑞改采防守性的战术,期待北路清军能南下支援,然而北路清军早已在恭屯战败,退回云南。[13][14][15]

      1768年3月,从暹罗回来的缅军增援部队由玛哈·希哈修亚和内苗·希修率领夺回了兴威。明瑞放弃了进攻阿瓦,开始向云南方向且战且退。缅军兵分两路,小部队由玛哈·希修率领追击清军,大部队由玛哈·希哈修亚统领经山路抄向清军的后路。缅军在彬乌伦完成了对清军的包围,清军大败,明瑞受重伤,30000清军大多战死,俘虏只有2500名,另有小部分清军得以逃出。明瑞没有随小部队逃往,他砍断辫子命人带回给乾隆帝表示忠诚,随后上吊自尽于树。[13][14][15]

      第四次战事[编辑]

      1768年4月,新统帅傅恒抵达云南,统领约60000清军,他计画兵分三路,一路进攻八莫与恭屯,另二路分别沿伊洛瓦底江的两岸南下,进攻阿瓦,顺江南下的还有福建水师船员操作的战船,随军还带有许多木工沿路修筑堡垒并维修船只。缅军的计画则是将清军抵挡在边境,防止清军再一次深入缅甸腹地。缅军统帅为玛哈·希哈修亚,巴拉敏丁负责驻守恭屯,三路缅军分别迎向三路清军,另有一路缅军负责切断清军的补给线,辛标信还派出一队战船迎战清军战船。缅军还有一支由法国人皮埃尔·德·米拉德统领的火枪队。玛哈·希哈修亚率军乘船沿伊洛瓦底江北上至八莫。[16][17]

      傅恒决定不等到雨季结束,他要在缅军抵达前就发动进攻。1768年10月,三路清军进攻并拿下了八莫,随后南下在恭屯东十数里的村落附近建造了堡垒,随军的木工建造了许多战船,准备沿伊洛瓦底江南下。然而计画中要沿江两岸南下的清军并没有执行,西岸军在遭遇了缅军后就退回堡垒附近,东岸军也没有进军。江中的清军战船被到达的缅军战船全部击沉。清军转而进攻恭屯,缅军坚守了一个月,抵御住了清军的数波进攻。同时,清军遭受了严重的疫病,许多人死于疾病,傅恒本人也一病不起。骚扰清军补给线的缅军也相当成功,随后南下进攻清军后方,12月初,清军被完全包围。缅军发起进攻,夺下了清军修筑的堡垒,堡垒守军逃回恭屯与被围清军会合。[16][17][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清军已损失约20000兵力与许多军备,开始要求和谈。许多缅军将领反对和谈,他们觉得清军已经是瓮中之鳖,可以轻易剿灭。然而统帅玛哈·希哈修亚参与过与明瑞的战争,认为剿灭这次的清军只会使清廷变得更为强硬,他告诉他的同僚们继续与清朝进行长久的战争只会毁了自己的国家,相较于清军的损失,缅军的损失较少,但占了缅甸人口不少的一部份。缅军将领们没有被玛哈·希哈修亚说服,然而,玛哈·希哈修亚依然作主在未曾上报缅王的情况下与清军进行了和谈。1769年12月13日,两军签订了和约,两天后,清军北归。[17][16][13]

      这就是是你所谓大清笑到最后?

      164楼 白旗子弟
      我在144楼打你脸了,你又复读机把脸伸来是嫌不够酸爽?我再打一次:清军是进攻进攻再进攻,缅甸是转进转进再转进。这就是你所谓的缅甸笑到最后?
      168楼 独立的思考着
      清军是进攻但失败,再进攻,再失败,第3次第4次征缅主帅都先后死亡。

      你不信缅方资料缅方记载,大清资料你也不信?

      维基百科

      中方资料

      第三次战事[编辑]第三次战斗

      1767年(乾隆三十二年)四月,明瑞到任后,在盲目乐观的情绪支配下,筹备各项对缅作战事宜。乾隆皇帝调满洲兵三千,四川绿旗兵八千,贵州绿旗兵一万(其中一千驻守普洱,并未参加远征),外加云南绿旗兵五千,合计二万五千兵,分两路进军。明瑞亲率一万七千兵为南路军,出宛顶由木邦经锡箔直捣阿瓦;参赞大臣额尔景额率八千兵为北路兵,出铁壁关经新街进取猛密,再南下与明瑞回合阿瓦。每兵带足两个月的粮食,征马、驴、牛八万余为作战、后勤用。明瑞认为如果直捣阿瓦,缅甸将自顾不暇,加上立功心切,几乎把所有的精兵强将都带在自己身边。[1]

      九月二十四日,清兵从永昌出发。十一月二日,明瑞率南路兵出宛顶进入缅境,十日,占领木邦城(今缅甸兴威)。自宛顶至木邦城六百多里,因为屡经兵火,人烟断绝。缅兵也一路坚壁清野,不与清兵交战。明瑞留参赞大臣珠鲁讷率兵五千留守木邦城,自率一万二千精兵继续前进。

      北路兵十一月十六日抵达老官屯(新街附近),与早已在此夹江树栅防守的数千缅军对峙。清兵连日攻击,伤亡甚重。十二月,额尔景额得病身亡,乾隆令其弟额尔登额接任北路统帅。

      明瑞出木邦后,克旧小,渡大叠江,经锡箔、大山等土司管辖地区,在蒲卡处杀敌数十,擒获数名缅兵,侦知有九千缅兵屯驻蛮结(今缅甸南渡河以东),便于十一月二十九日率部直逼蛮结。蛮结缅兵在各险要处分扎十六营固守。第二日,明瑞分兵三路,自率中路,领队大臣扎拉丰阿、总兵李全率部占住东部山梁,参赞大臣观音保、总兵长青率部占住西部山梁,逼近缅兵营外兵列队驻守。下午,缅兵自西部营寨出兵攻击观音保部,观音保率所部奋力冲杀,明瑞中路也出兵接应,缅兵败退,被杀二百余名。缅兵兵器以火器和镖子为主,无甲胄、弓矢,平地决战不是骑兵强悍的清兵对手。缅人也说,交战时候,比较怕的是清兵骑射手(即满洲马甲)。缅兵受挫,坚守不出。

      明瑞屡次挑战不遂后,下决心直接攻营,并判断主动出击的西部缅兵为强兵所在,强兵被破,其他营寨不难破,遂决定集中兵力攻击此处。十二月二日清晨,除留二千兵留守大营,以一万兵分十二队冲击缅兵营寨。缅兵善守,营内木栅为深埋地下的湿木,露出地面仍高二丈,内外均有深沟,沟旁又埋锐利竹木,缅兵有木栅保护,枪炮难伤,而从栅隙处以火枪射击,则命中奇高。清兵自缅营附近山梁冲击而下,第一座营寨临近山梁,很快被清兵攻破。在攻第二座时,比较困难,有一名贵州藤牌兵王连看到木栅附近一处有些木料,容易攀登,从该处攀栅而过,一人在数百名缅军中冲杀,后续十余名清兵跟着攀登而进,在此掩护下,王连杀敌十余名后又拔开木栅,清兵蜂拥攻入,再次夺得一座营寨。所得两营地势较高,明瑞又分兵配合其他各路攻下两营。缅兵连续反击至晚上二更,见反攻无望,纷纷撤退,清兵全力追杀,直到第二日黎明时分才收兵。此战即蛮结之役,清兵杀敌二千余,俘三十四名,缴获枪炮粮食牛马甚多。乾隆皇帝闻讯大喜,封明瑞为一等公,贵州兵王连也直接升为游击。

      蛮结之战后,明瑞更加轻敌,继续率兵深入,绕过天险天生桥,十二月十三日抵宋赛(今缅甸送速),十七日到邦亥,前锋十八日至象孔(今缅甸辛古),距离阿瓦仅70里。但在缅甸的坚壁清野下,清兵粮尽、马疲、人乏,已经无力攻城。十九日,明瑞无奈,只得下令退兵到孟笼处(今缅甸孟隆)就食。缅兵侦知清军撤兵后,大举反击,对明瑞大军只是派军隔着十几里路远远跟着,时不时进行骚扰作战,但不正面作战。主要还是将主力用在木邦方向,到乾隆三十三年(公元1768年)正月初二,缅兵先后将天生桥、蛮结、蒲卡、锡箔等处的清兵台站攻占,清兵损失八百余,只有百余人退回木邦。明瑞军后勤、军情线路被断绝。正月初八,缅兵包围木邦,珠鲁讷坚守十日后不支,自杀,兵溃,总兵胡大猷、胡邦佑等战死,道府衔杨重英以下多人被俘,但清兵大部分还是逃回云南。缅兵不善打歼灭战,清兵逃跑能力也不错。同时云南巡抚派出的九百援兵也溃败而回。

      这时,北路军已经败退。乾隆三十二年十二月,北路清兵攻击老官屯不下,伤亡五百余,总兵王玉柱阵亡。同时,染病官兵也不少。缅兵又逐次增兵,清兵被迫退至四十里外的旱塔。正月初十左右,因锡箔台站被断,云南巡抚、乾隆皇帝数次令额尔登额率兵转至木邦,接应明瑞。额尔登额听闻中途猛卯有缅兵出没,就退入铁壁关内,转从陇川入木邦,额尔登额畏敌迁延不前,走走停停,数日路程走了二十多日,直到二月四日才到边境宛顶。此时木邦早已失陷,而明瑞也已陷入缅兵重重包围中,但额尔登额自知战力脆弱,依然不敢出边救援。

      十二月二十一日,明瑞军到孟笼,得粮二万余石,暂时缓解了缺粮窘境,明瑞在此休息十多日,过完春节后,再次出发,打算经大山回木邦,途中听闻木邦被围,于正月初十改向宛顶撤退。正月十四日,明瑞军在蛮化向尾追不止的缅兵突然反击,歼敌千余,总算把尾追之敌打痛,不再追得那么紧,清兵伤亡虽不大,但总兵李全中枪身亡。缅兵攻占木邦和击退北路清军后,几乎全部主力都赶赴明瑞军处,数万缅兵于二月初七日,将万余清兵围困在小孟育处,此处距离宛顶二百里。明瑞军在此休息三日,于十日夜,沿探明的小路突围,明瑞率领队大臣、侍卫及数百满洲兵殿后,领队大臣扎拉丰阿中枪阵亡,观音保以身上携带的最后一支箭刺喉自杀。明瑞身受重伤,用尽力气疾驰了二十多里,“手截辫发授其仆归报,而缢于树下,其仆以木叶掩尸去”[7]。清兵突围中共有千余官兵战死。十三、十四日,总兵哈国兴、常青以下万余官兵突围回到宛顶,其中许多伤病官兵及体弱文官都得以生还。[1]

      乾隆皇帝听闻明瑞大败、身亡讯息,震怒愤恨无比,将额尔登额逮捕进京,处以磔刑,同时北路军的云南提督谭五格也被处死。明瑞的灵柩归京后,乾隆帝亲临吊唁,赐谥号果烈。明瑞之妻因极度悲伤,亦自尽。[1]

      清缅第三次战事,缅甸战略战术对头,北路坚守要隘,南路坚壁清野、诱敌深入,终于将清兵击败、驱逐出境,但也暴露出了缅兵不擅长平野决战、不善打歼灭战的弱点。清军不明敌情,盲目轻敌,纯粹自取其败。但清兵在作战中也给缅兵沉重打击,迫使缅甸在今后作战不大敢野战,而是选择守势。

      明瑞虽败,但缅甸已无心无力再战,陆续发来求和文书,但清廷感之前缅甸辱国,置之不理。[8]乾隆皇帝调集精兵强将,准备发动更大规模的进攻。任重臣傅恒为经略,阿里衮、阿桂为副将军,舒赫德为参赞大臣,鄂宁为云贵总督。原来跟随明瑞出征的满洲兵调回,增调13000八旗兵以及9000贵州兵入滇,后来又加派1000八旗兵2000福建水师。

      乾隆皇帝还斗志昂扬,手下却有人开始嘀咕缅事难办了。乾隆三十三年(1768年)四月,先期到滇的舒赫德及鄂宁联合上奏,说征缅有五难。一是办马难,按满兵一万、汉兵三万出兵规模算,战马、驭马需十万匹,急切难办。二是办粮难,按四万兵、十万马算,单十个月就需兵粮四十二万石,全省仓粮也不过三十五万石,供应严重不足。三是行军难,从内地永昌到边境就路难走,边外地形更差。四是转运难,单从永昌运粮到边境,按三夫运米一石算,就需百余万人次,而如果到了境外,国人不愿意出境,境外人烟稀少,雇用役夫几乎不可能。五是气候难,水土不适,历次战事病故或因病失去战斗力者比战场死伤还多。两人最后结论就是,对缅甸战事胜算不大,不如设法招安缅甸。虽然两人的判断正确,可惜乾隆皇帝没有接受。听到两人的建议后暴怒,痛骂两人乖谬无耻,很快将两人降职调任。后来清朝对缅战事连续失利,乾隆皇帝依然故我,认为“我大清势当全盛,认真起来,就可以将缅甸打得落花流水。”

      大军远征,特别是出征境外,后勤向来是大难题。明瑞全军共征用马驴牛八万余,其中马万余,驭兽多为牛只,牛只半路还被宰杀当粮,即时如此,一半粮食还是要从缅甸当地取得。二十年后,乾隆皇帝出兵越南,只是一万兵打到河内,就动用了七八万民夫,也才勉强保持供给。因此,乾隆皇帝要再次大举征缅,准备时间还是比较仓促,以马骡为例,从贵州、四川、湖广、河南等地只搜括了两万余匹马、六千匹骡,只能规定满洲兵有马,绿营兵不给马。

      第四次战事[编辑]傅恒

      1769年(乾隆三十四年)二月,傅恒率兵出征。临行时,乾隆皇帝还亲自在太和殿授之敕印,并把自己用的甲胄赠给傅恒,以表示对他的信任和期望。四月,经略傅恒到达永昌。清兵将领们大约也吸取了以往多次被缅甸断后路的教训,经多次商议后,决定进攻方向选定中缅边界北段,即一路从伊洛瓦底江(清朝时称之为大金沙江)上游戛鸠经孟拱(今缅甸密支那之西)、孟养(今缅甸密支那),另一路由蛮暮地区、老官屯取孟密,再配以水师,全军水陆并进、夹大金沙江而下,直取木梳、阿瓦。南段与缅甸接壤的宛顶、普洱处,只保留少量兵力牵制。因为大金沙江在云南境内支流大盈江不能行船,要到蛮暮,才能通航,所以清兵在五月就派数千兵马及数百工匠到蛮暮上游野牛坝打造战船。[1]

      七月二十日,清兵誓师出征。八月初二,傅恒率八千余兵自戛鸠渡大金沙江,深入缅属孟拱、孟养土司地带,缅兵原驻数千兵都退至新街附近的老官屯,并未设防于此,所以傅恒行程2000多里,兵不血刃,唯一战果是招降孟拱土司,而因为气候道路问题,傅恒迟迟未到蛮暮,“惟途间忽雨忽晴,山高泥滑,一马倒,则所负粮帐尽失,军士或枵腹露宿于上淋下湿之中,以致多疾病”。而此时阿里衮、阿桂早已经率清军一万五千余人,造好战船,水陆并进,于九月由野牛坝出蛮暮,九月十八日在两江交会处甘立寨,发生激战,清兵以火炮击沉缅兵三艘战船,击退了拦截的缅甸水师,水师由大盈江出至大金沙江,陆上兵马也到达新街附近,并派数千兵渡江到西岸哈坎扎营,打通水路,控制两岸。然后由哈坎派兵2000接应傅恒南下。九月二十九日,傅恒才到达哈坎。此时,傅恒已经知道西岸难行,被迫改变原先指挥西路军沿西岸攻占木疏(今缅甸甘布鲁),由陆路直取阿瓦的计划,而是指挥东路军与新街、老官屯缅兵主力决战。十月初二,傅恒过江东清兵主营指挥作战。

      清兵大举进攻的消息已经传了一年,缅兵这时也打探清楚清兵进攻方向,几乎调集齐主力在新街、老官屯一带夹江与清兵对峙。清兵此次出征,名义上动用满汉兵六万,但因为后勤限制,实际前线只有28300兵,扣除畹町驻兵1500以及普洱驻兵3500,出关只有23300兵,再扣除沿路台站驻兵4400,新街、老官屯前线清兵只有18900兵(其中水师3000)。日趋加重的瘴气,使清军大量减员。缅兵全军无精确数字,但应不下三万,而以前与法国交战俘虏的数百法国兵也在缅兵中服役。所以,这次清缅主力对撼,依然是缅甸兵力占优,但因为双方野战能力有一定差距,整个战役过程,还是清兵长期保持攻势,而缅兵基本保持守势。伊洛瓦底江上的缅甸战船

      十月初十,双方在新街发生激战,先是双方水师发生战斗,缅兵不利,退到稍南一沙洲处据守,清水兵师及部分陆军一起水陆攻击,击败缅兵水师,杀敌五百余,夺得战船六艘。西岸阿里衮率精兵六百破缅兵三个营寨,杀敌五十余人。此战后,缅兵退守数十里外的老官屯,清军占据新街。

      十月二十日,清兵进至老官屯[9]。缅军在老官屯早已扎下两座坚固大营,主力在江东大寨,数千缅军在西岸扎营,营栅伸入江中,缅军水师停泊在两营之间江面,左右策应。东岸缅兵见清兵刚来,便出营攻击,被清兵击退,双方都没有大的战果,双方只是不时以火炮互轰。战斗结束,清兵便在两岸分别扎营与缅兵对峙。而缅兵两营之间水面湍急,且有沙洲,清兵水师暂时无法前进。第二日东岸清兵派偏师到缅兵南面扎营,准备断其水路。

      缅兵在营内挖了不少深及三尺的土坑,兵员在其间既可躲避炮火,又可隐藏目标。十月二十二日,清兵斥候在大树高处观察,误判断营中敌兵甚少。清兵于是发动大规模进攻,傅恒、阿里衮等人还抵达栅外数十步处指挥。缅兵营寨外有深壕,木栅坚固无比,外加枪炮火力极猛,清兵一日内连续多次攻势都被击退,总兵德福也中枪阵亡。清兵将领杀得兴起,还打算乘夜肉搏,后被制止。同日,两军水师在江上也有交锋,清兵击沉缅军两艘战船。接连三日,清兵攻势放缓,以火攻、大炮等方式摧毁木栅,均告失败。二十六日,清兵水师发动攻势,乘夜攻占两营间近西岸沙洲,夺战船二,俘虏十一人,缅兵水师退守东岸,东岸缅兵水路运输被断,清兵士气大振,但陆上对缅兵的火攻再次失败。二十九日,清兵以地道爆破、数百丈长藤拉倒等方式破栅,结果还是失败。十一月初一,西岸有大股缅兵来援,击退西岸攻营清兵,并以火炮轰击清兵水师,清兵水师被迫后撤,缅兵水路继续畅通,西岸到东岸的补给源源不断。其时,傅恒若以小部兵力继续围困老官屯,而以大部兵力从江西岸直攻阿瓦,还有扭转不利战局的可能,但傅恒坚持攻下老官屯,使得清兵陷入战局僵持的局面。然而,明瑞的前车之鉴也很可能不会让这样的分兵之策在将领中得到任何支持,更何况这一次清军在侧翼的保障方面尚且不如第三次战事时

      至此,双方已经打得精疲力尽,都有厌战情绪。期间,除了零星小战,双方事实上已经停战。初九日,缅兵来信要求停战。傅恒想打,但副将军阿桂以下绝大部分将领都不想打了,于是初十日傅恒回信缅兵,同意停战。而且上奏乾隆“奈因本年瘴疠过甚,交冬未减。”,说三万一千兵,主要因为染病,现在仅存一万三千余。实际前线清兵不到一万九,为了把情况说严重些,故意夸大前线兵员数。但清兵损失确实较大,病死病倒的比战场死伤还多如总兵吴士胜、副将军阿里衮、水师提督叶相德先后病死,傅恒本人亦染病卧床。缅兵损失虽然略少,而且战场形势略优,但缅王懵驳在听闻新街之败后心生恐惧,以缅军将领布拉莽傥遣使求罢兵。几经交涉后,双方于十一月十六日正式议和,缅军13名将领与清军12名将领为双方代表,谈判定议画押,互赠礼物,正式停战乾隆三十五年(公元1770年)七月,回到北京不久的傅恒就因此病死了。[10]

      169楼 白旗子弟
      双方资料伤亡数字不同,过程一致。都是清军进攻,缅甸转进。傅恒是战争结束后在北京病逝,这也算缅甸战果?你还要拿转进当胜利么?
      175楼 独立的思考着
      阿尔及利亚人民击败法军,法军被迫撤退,承认阿尔及利亚独立。

      这就是阿尔及利亚的胜利,是小国打败大国的典范。 虽然阿尔及利亚人并没有佔领法国本土。

      阿尔及利亚没转进

      2018/9/21 2:45:46
      左箭头-小图标

      ......
      145楼 白旗子弟
      缅甸根本不敢与清军野战,绝境个屁。缅甸打打不过,耗耗不起才是绝境。甲午日本根本无力进攻北京,打消耗战日本必败。大清担心俄国趁火打劫搞黄俄罗斯,到时保住3.6万台湾,丢170万外蒙,这种胜利不如不要
      153楼 独立的思考着
      维基百科

      缅方资料

      第三次战事[编辑][ 转自铁血社区 http://www.tiexue.net/ ]

      1767年,明瑞接任云贵总督。明瑞的计画是亲率一路清军经兴威、腊戍、昔卜沿南渡河进攻,另一路清军由额尔景额率领沿八莫旧道进攻,两军随后会师进攻阿瓦。缅军的计画是由内苗·希修守恭屯抵御北方来的额尔景额军,玛哈·希修与玛哈·希哈修亚率两支部队迎战东北方来的明瑞军。[13]

      1767年11月,北路清军占领了八莫,明瑞军也占领了兴威和昔卜。明瑞以兴威为后勤基地,留下5000兵力驻防,随后率15000清军进军阿瓦。清缅两军于昔卜南方遭遇,玛哈·希修军大败,玛哈·希哈修亚军在兴威被击退。消息传到阿瓦,缅王辛标信迅速下令调回正在征讨暹罗的部队。明瑞军乘胜攻下数城,1768年初,清军行军至阿瓦北数十里、伊洛瓦底河畔的辛古。辛标信拒绝了群臣劝其逃亡的建议,亲率缅军至辛古与清军交战。此外,登贾·敏康率领的缅军游击部队骚扰破坏了兴威至辛古清军漫长的补给路线。明瑞改采防守性的战术,期待北路清军能南下支援,然而北路清军早已在恭屯战败,退回云南。[13][14][15]

      1768年3月,从暹罗回来的缅军增援部队由玛哈·希哈修亚和内苗·希修率领夺回了兴威。明瑞放弃了进攻阿瓦,开始向云南方向且战且退。缅军兵分两路,小部队由玛哈·希修率领追击清军,大部队由玛哈·希哈修亚统领经山路抄向清军的后路。缅军在彬乌伦完成了对清军的包围,清军大败,明瑞受重伤,30000清军大多战死,俘虏只有2500名,另有小部分清军得以逃出。明瑞没有随小部队逃往,他砍断辫子命人带回给乾隆帝表示忠诚,随后上吊自尽于树。[13][14][15]

      第四次战事[编辑]

      1768年4月,新统帅傅恒抵达云南,统领约60000清军,他计画兵分三路,一路进攻八莫与恭屯,另二路分别沿伊洛瓦底江的两岸南下,进攻阿瓦,顺江南下的还有福建水师船员操作的战船,随军还带有许多木工沿路修筑堡垒并维修船只。缅军的计画则是将清军抵挡在边境,防止清军再一次深入缅甸腹地。缅军统帅为玛哈·希哈修亚,巴拉敏丁负责驻守恭屯,三路缅军分别迎向三路清军,另有一路缅军负责切断清军的补给线,辛标信还派出一队战船迎战清军战船。缅军还有一支由法国人皮埃尔·德·米拉德统领的火枪队。玛哈·希哈修亚率军乘船沿伊洛瓦底江北上至八莫。[16][17]

      傅恒决定不等到雨季结束,他要在缅军抵达前就发动进攻。1768年10月,三路清军进攻并拿下了八莫,随后南下在恭屯东十数里的村落附近建造了堡垒,随军的木工建造了许多战船,准备沿伊洛瓦底江南下。然而计画中要沿江两岸南下的清军并没有执行,西岸军在遭遇了缅军后就退回堡垒附近,东岸军也没有进军。江中的清军战船被到达的缅军战船全部击沉。清军转而进攻恭屯,缅军坚守了一个月,抵御住了清军的数波进攻。同时,清军遭受了严重的疫病,许多人死于疾病,傅恒本人也一病不起。骚扰清军补给线的缅军也相当成功,随后南下进攻清军后方,12月初,清军被完全包围。缅军发起进攻,夺下了清军修筑的堡垒,堡垒守军逃回恭屯与被围清军会合。[16][17][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清军已损失约20000兵力与许多军备,开始要求和谈。许多缅军将领反对和谈,他们觉得清军已经是瓮中之鳖,可以轻易剿灭。然而统帅玛哈·希哈修亚参与过与明瑞的战争,认为剿灭这次的清军只会使清廷变得更为强硬,他告诉他的同僚们继续与清朝进行长久的战争只会毁了自己的国家,相较于清军的损失,缅军的损失较少,但占了缅甸人口不少的一部份。缅军将领们没有被玛哈·希哈修亚说服,然而,玛哈·希哈修亚依然作主在未曾上报缅王的情况下与清军进行了和谈。1769年12月13日,两军签订了和约,两天后,清军北归。[17][16][13]

      这就是是你所谓大清笑到最后?

      164楼 白旗子弟
      我在144楼打你脸了,你又复读机把脸伸来是嫌不够酸爽?我再打一次:清军是进攻进攻再进攻,缅甸是转进转进再转进。这就是你所谓的缅甸笑到最后?
      168楼 独立的思考着
      清军是进攻但失败,再进攻,再失败,第3次第4次征缅主帅都先后死亡。

      你不信缅方资料缅方记载,大清资料你也不信?

      维基百科

      中方资料

      第三次战事[编辑]第三次战斗

      1767年(乾隆三十二年)四月,明瑞到任后,在盲目乐观的情绪支配下,筹备各项对缅作战事宜。乾隆皇帝调满洲兵三千,四川绿旗兵八千,贵州绿旗兵一万(其中一千驻守普洱,并未参加远征),外加云南绿旗兵五千,合计二万五千兵,分两路进军。明瑞亲率一万七千兵为南路军,出宛顶由木邦经锡箔直捣阿瓦;参赞大臣额尔景额率八千兵为北路兵,出铁壁关经新街进取猛密,再南下与明瑞回合阿瓦。每兵带足两个月的粮食,征马、驴、牛八万余为作战、后勤用。明瑞认为如果直捣阿瓦,缅甸将自顾不暇,加上立功心切,几乎把所有的精兵强将都带在自己身边。[1]

      九月二十四日,清兵从永昌出发。十一月二日,明瑞率南路兵出宛顶进入缅境,十日,占领木邦城(今缅甸兴威)。自宛顶至木邦城六百多里,因为屡经兵火,人烟断绝。缅兵也一路坚壁清野,不与清兵交战。明瑞留参赞大臣珠鲁讷率兵五千留守木邦城,自率一万二千精兵继续前进。

      北路兵十一月十六日抵达老官屯(新街附近),与早已在此夹江树栅防守的数千缅军对峙。清兵连日攻击,伤亡甚重。十二月,额尔景额得病身亡,乾隆令其弟额尔登额接任北路统帅。

      明瑞出木邦后,克旧小,渡大叠江,经锡箔、大山等土司管辖地区,在蒲卡处杀敌数十,擒获数名缅兵,侦知有九千缅兵屯驻蛮结(今缅甸南渡河以东),便于十一月二十九日率部直逼蛮结。蛮结缅兵在各险要处分扎十六营固守。第二日,明瑞分兵三路,自率中路,领队大臣扎拉丰阿、总兵李全率部占住东部山梁,参赞大臣观音保、总兵长青率部占住西部山梁,逼近缅兵营外兵列队驻守。下午,缅兵自西部营寨出兵攻击观音保部,观音保率所部奋力冲杀,明瑞中路也出兵接应,缅兵败退,被杀二百余名。缅兵兵器以火器和镖子为主,无甲胄、弓矢,平地决战不是骑兵强悍的清兵对手。缅人也说,交战时候,比较怕的是清兵骑射手(即满洲马甲)。缅兵受挫,坚守不出。

      明瑞屡次挑战不遂后,下决心直接攻营,并判断主动出击的西部缅兵为强兵所在,强兵被破,其他营寨不难破,遂决定集中兵力攻击此处。十二月二日清晨,除留二千兵留守大营,以一万兵分十二队冲击缅兵营寨。缅兵善守,营内木栅为深埋地下的湿木,露出地面仍高二丈,内外均有深沟,沟旁又埋锐利竹木,缅兵有木栅保护,枪炮难伤,而从栅隙处以火枪射击,则命中奇高。清兵自缅营附近山梁冲击而下,第一座营寨临近山梁,很快被清兵攻破。在攻第二座时,比较困难,有一名贵州藤牌兵王连看到木栅附近一处有些木料,容易攀登,从该处攀栅而过,一人在数百名缅军中冲杀,后续十余名清兵跟着攀登而进,在此掩护下,王连杀敌十余名后又拔开木栅,清兵蜂拥攻入,再次夺得一座营寨。所得两营地势较高,明瑞又分兵配合其他各路攻下两营。缅兵连续反击至晚上二更,见反攻无望,纷纷撤退,清兵全力追杀,直到第二日黎明时分才收兵。此战即蛮结之役,清兵杀敌二千余,俘三十四名,缴获枪炮粮食牛马甚多。乾隆皇帝闻讯大喜,封明瑞为一等公,贵州兵王连也直接升为游击。

      蛮结之战后,明瑞更加轻敌,继续率兵深入,绕过天险天生桥,十二月十三日抵宋赛(今缅甸送速),十七日到邦亥,前锋十八日至象孔(今缅甸辛古),距离阿瓦仅70里。但在缅甸的坚壁清野下,清兵粮尽、马疲、人乏,已经无力攻城。十九日,明瑞无奈,只得下令退兵到孟笼处(今缅甸孟隆)就食。缅兵侦知清军撤兵后,大举反击,对明瑞大军只是派军隔着十几里路远远跟着,时不时进行骚扰作战,但不正面作战。主要还是将主力用在木邦方向,到乾隆三十三年(公元1768年)正月初二,缅兵先后将天生桥、蛮结、蒲卡、锡箔等处的清兵台站攻占,清兵损失八百余,只有百余人退回木邦。明瑞军后勤、军情线路被断绝。正月初八,缅兵包围木邦,珠鲁讷坚守十日后不支,自杀,兵溃,总兵胡大猷、胡邦佑等战死,道府衔杨重英以下多人被俘,但清兵大部分还是逃回云南。缅兵不善打歼灭战,清兵逃跑能力也不错。同时云南巡抚派出的九百援兵也溃败而回。

      这时,北路军已经败退。乾隆三十二年十二月,北路清兵攻击老官屯不下,伤亡五百余,总兵王玉柱阵亡。同时,染病官兵也不少。缅兵又逐次增兵,清兵被迫退至四十里外的旱塔。正月初十左右,因锡箔台站被断,云南巡抚、乾隆皇帝数次令额尔登额率兵转至木邦,接应明瑞。额尔登额听闻中途猛卯有缅兵出没,就退入铁壁关内,转从陇川入木邦,额尔登额畏敌迁延不前,走走停停,数日路程走了二十多日,直到二月四日才到边境宛顶。此时木邦早已失陷,而明瑞也已陷入缅兵重重包围中,但额尔登额自知战力脆弱,依然不敢出边救援。

      十二月二十一日,明瑞军到孟笼,得粮二万余石,暂时缓解了缺粮窘境,明瑞在此休息十多日,过完春节后,再次出发,打算经大山回木邦,途中听闻木邦被围,于正月初十改向宛顶撤退。正月十四日,明瑞军在蛮化向尾追不止的缅兵突然反击,歼敌千余,总算把尾追之敌打痛,不再追得那么紧,清兵伤亡虽不大,但总兵李全中枪身亡。缅兵攻占木邦和击退北路清军后,几乎全部主力都赶赴明瑞军处,数万缅兵于二月初七日,将万余清兵围困在小孟育处,此处距离宛顶二百里。明瑞军在此休息三日,于十日夜,沿探明的小路突围,明瑞率领队大臣、侍卫及数百满洲兵殿后,领队大臣扎拉丰阿中枪阵亡,观音保以身上携带的最后一支箭刺喉自杀。明瑞身受重伤,用尽力气疾驰了二十多里,“手截辫发授其仆归报,而缢于树下,其仆以木叶掩尸去”[7]。清兵突围中共有千余官兵战死。十三、十四日,总兵哈国兴、常青以下万余官兵突围回到宛顶,其中许多伤病官兵及体弱文官都得以生还。[1]

      乾隆皇帝听闻明瑞大败、身亡讯息,震怒愤恨无比,将额尔登额逮捕进京,处以磔刑,同时北路军的云南提督谭五格也被处死。明瑞的灵柩归京后,乾隆帝亲临吊唁,赐谥号果烈。明瑞之妻因极度悲伤,亦自尽。[1]

      清缅第三次战事,缅甸战略战术对头,北路坚守要隘,南路坚壁清野、诱敌深入,终于将清兵击败、驱逐出境,但也暴露出了缅兵不擅长平野决战、不善打歼灭战的弱点。清军不明敌情,盲目轻敌,纯粹自取其败。但清兵在作战中也给缅兵沉重打击,迫使缅甸在今后作战不大敢野战,而是选择守势。

      明瑞虽败,但缅甸已无心无力再战,陆续发来求和文书,但清廷感之前缅甸辱国,置之不理。[8]乾隆皇帝调集精兵强将,准备发动更大规模的进攻。任重臣傅恒为经略,阿里衮、阿桂为副将军,舒赫德为参赞大臣,鄂宁为云贵总督。原来跟随明瑞出征的满洲兵调回,增调13000八旗兵以及9000贵州兵入滇,后来又加派1000八旗兵2000福建水师。

      乾隆皇帝还斗志昂扬,手下却有人开始嘀咕缅事难办了。乾隆三十三年(1768年)四月,先期到滇的舒赫德及鄂宁联合上奏,说征缅有五难。一是办马难,按满兵一万、汉兵三万出兵规模算,战马、驭马需十万匹,急切难办。二是办粮难,按四万兵、十万马算,单十个月就需兵粮四十二万石,全省仓粮也不过三十五万石,供应严重不足。三是行军难,从内地永昌到边境就路难走,边外地形更差。四是转运难,单从永昌运粮到边境,按三夫运米一石算,就需百余万人次,而如果到了境外,国人不愿意出境,境外人烟稀少,雇用役夫几乎不可能。五是气候难,水土不适,历次战事病故或因病失去战斗力者比战场死伤还多。两人最后结论就是,对缅甸战事胜算不大,不如设法招安缅甸。虽然两人的判断正确,可惜乾隆皇帝没有接受。听到两人的建议后暴怒,痛骂两人乖谬无耻,很快将两人降职调任。后来清朝对缅战事连续失利,乾隆皇帝依然故我,认为“我大清势当全盛,认真起来,就可以将缅甸打得落花流水。”

      大军远征,特别是出征境外,后勤向来是大难题。明瑞全军共征用马驴牛八万余,其中马万余,驭兽多为牛只,牛只半路还被宰杀当粮,即时如此,一半粮食还是要从缅甸当地取得。二十年后,乾隆皇帝出兵越南,只是一万兵打到河内,就动用了七八万民夫,也才勉强保持供给。因此,乾隆皇帝要再次大举征缅,准备时间还是比较仓促,以马骡为例,从贵州、四川、湖广、河南等地只搜括了两万余匹马、六千匹骡,只能规定满洲兵有马,绿营兵不给马。

      第四次战事[编辑]傅恒

      1769年(乾隆三十四年)二月,傅恒率兵出征。临行时,乾隆皇帝还亲自在太和殿授之敕印,并把自己用的甲胄赠给傅恒,以表示对他的信任和期望。四月,经略傅恒到达永昌。清兵将领们大约也吸取了以往多次被缅甸断后路的教训,经多次商议后,决定进攻方向选定中缅边界北段,即一路从伊洛瓦底江(清朝时称之为大金沙江)上游戛鸠经孟拱(今缅甸密支那之西)、孟养(今缅甸密支那),另一路由蛮暮地区、老官屯取孟密,再配以水师,全军水陆并进、夹大金沙江而下,直取木梳、阿瓦。南段与缅甸接壤的宛顶、普洱处,只保留少量兵力牵制。因为大金沙江在云南境内支流大盈江不能行船,要到蛮暮,才能通航,所以清兵在五月就派数千兵马及数百工匠到蛮暮上游野牛坝打造战船。[1]

      七月二十日,清兵誓师出征。八月初二,傅恒率八千余兵自戛鸠渡大金沙江,深入缅属孟拱、孟养土司地带,缅兵原驻数千兵都退至新街附近的老官屯,并未设防于此,所以傅恒行程2000多里,兵不血刃,唯一战果是招降孟拱土司,而因为气候道路问题,傅恒迟迟未到蛮暮,“惟途间忽雨忽晴,山高泥滑,一马倒,则所负粮帐尽失,军士或枵腹露宿于上淋下湿之中,以致多疾病”。而此时阿里衮、阿桂早已经率清军一万五千余人,造好战船,水陆并进,于九月由野牛坝出蛮暮,九月十八日在两江交会处甘立寨,发生激战,清兵以火炮击沉缅兵三艘战船,击退了拦截的缅甸水师,水师由大盈江出至大金沙江,陆上兵马也到达新街附近,并派数千兵渡江到西岸哈坎扎营,打通水路,控制两岸。然后由哈坎派兵2000接应傅恒南下。九月二十九日,傅恒才到达哈坎。此时,傅恒已经知道西岸难行,被迫改变原先指挥西路军沿西岸攻占木疏(今缅甸甘布鲁),由陆路直取阿瓦的计划,而是指挥东路军与新街、老官屯缅兵主力决战。十月初二,傅恒过江东清兵主营指挥作战。

      清兵大举进攻的消息已经传了一年,缅兵这时也打探清楚清兵进攻方向,几乎调集齐主力在新街、老官屯一带夹江与清兵对峙。清兵此次出征,名义上动用满汉兵六万,但因为后勤限制,实际前线只有28300兵,扣除畹町驻兵1500以及普洱驻兵3500,出关只有23300兵,再扣除沿路台站驻兵4400,新街、老官屯前线清兵只有18900兵(其中水师3000)。日趋加重的瘴气,使清军大量减员。缅兵全军无精确数字,但应不下三万,而以前与法国交战俘虏的数百法国兵也在缅兵中服役。所以,这次清缅主力对撼,依然是缅甸兵力占优,但因为双方野战能力有一定差距,整个战役过程,还是清兵长期保持攻势,而缅兵基本保持守势。伊洛瓦底江上的缅甸战船

      十月初十,双方在新街发生激战,先是双方水师发生战斗,缅兵不利,退到稍南一沙洲处据守,清水兵师及部分陆军一起水陆攻击,击败缅兵水师,杀敌五百余,夺得战船六艘。西岸阿里衮率精兵六百破缅兵三个营寨,杀敌五十余人。此战后,缅兵退守数十里外的老官屯,清军占据新街。

      十月二十日,清兵进至老官屯[9]。缅军在老官屯早已扎下两座坚固大营,主力在江东大寨,数千缅军在西岸扎营,营栅伸入江中,缅军水师停泊在两营之间江面,左右策应。东岸缅兵见清兵刚来,便出营攻击,被清兵击退,双方都没有大的战果,双方只是不时以火炮互轰。战斗结束,清兵便在两岸分别扎营与缅兵对峙。而缅兵两营之间水面湍急,且有沙洲,清兵水师暂时无法前进。第二日东岸清兵派偏师到缅兵南面扎营,准备断其水路。

      缅兵在营内挖了不少深及三尺的土坑,兵员在其间既可躲避炮火,又可隐藏目标。十月二十二日,清兵斥候在大树高处观察,误判断营中敌兵甚少。清兵于是发动大规模进攻,傅恒、阿里衮等人还抵达栅外数十步处指挥。缅兵营寨外有深壕,木栅坚固无比,外加枪炮火力极猛,清兵一日内连续多次攻势都被击退,总兵德福也中枪阵亡。清兵将领杀得兴起,还打算乘夜肉搏,后被制止。同日,两军水师在江上也有交锋,清兵击沉缅军两艘战船。接连三日,清兵攻势放缓,以火攻、大炮等方式摧毁木栅,均告失败。二十六日,清兵水师发动攻势,乘夜攻占两营间近西岸沙洲,夺战船二,俘虏十一人,缅兵水师退守东岸,东岸缅兵水路运输被断,清兵士气大振,但陆上对缅兵的火攻再次失败。二十九日,清兵以地道爆破、数百丈长藤拉倒等方式破栅,结果还是失败。十一月初一,西岸有大股缅兵来援,击退西岸攻营清兵,并以火炮轰击清兵水师,清兵水师被迫后撤,缅兵水路继续畅通,西岸到东岸的补给源源不断。其时,傅恒若以小部兵力继续围困老官屯,而以大部兵力从江西岸直攻阿瓦,还有扭转不利战局的可能,但傅恒坚持攻下老官屯,使得清兵陷入战局僵持的局面。然而,明瑞的前车之鉴也很可能不会让这样的分兵之策在将领中得到任何支持,更何况这一次清军在侧翼的保障方面尚且不如第三次战事时

      至此,双方已经打得精疲力尽,都有厌战情绪。期间,除了零星小战,双方事实上已经停战。初九日,缅兵来信要求停战。傅恒想打,但副将军阿桂以下绝大部分将领都不想打了,于是初十日傅恒回信缅兵,同意停战。而且上奏乾隆“奈因本年瘴疠过甚,交冬未减。”,说三万一千兵,主要因为染病,现在仅存一万三千余。实际前线清兵不到一万九,为了把情况说严重些,故意夸大前线兵员数。但清兵损失确实较大,病死病倒的比战场死伤还多如总兵吴士胜、副将军阿里衮、水师提督叶相德先后病死,傅恒本人亦染病卧床。缅兵损失虽然略少,而且战场形势略优,但缅王懵驳在听闻新街之败后心生恐惧,以缅军将领布拉莽傥遣使求罢兵。几经交涉后,双方于十一月十六日正式议和,缅军13名将领与清军12名将领为双方代表,谈判定议画押,互赠礼物,正式停战乾隆三十五年(公元1770年)七月,回到北京不久的傅恒就因此病死了。[10]

      169楼 白旗子弟
      双方资料伤亡数字不同,过程一致。都是清军进攻,缅甸转进。傅恒是战争结束后在北京病逝,这也算缅甸战果?你还要拿转进当胜利么?
      阿尔及利亚人民击败法军,法军被迫撤退,承认阿尔及利亚独立。

      这就是阿尔及利亚的胜利,是小国打败大国的典范。 虽然阿尔及利亚人并没有佔领法国本土。

      2018/9/20 10:41:19
      左箭头-小图标

      ......
      145楼 白旗子弟
      缅甸根本不敢与清军野战,绝境个屁。缅甸打打不过,耗耗不起才是绝境。甲午日本根本无力进攻北京,打消耗战日本必败。大清担心俄国趁火打劫搞黄俄罗斯,到时保住3.6万台湾,丢170万外蒙,这种胜利不如不要
      153楼 独立的思考着
      维基百科

      缅方资料

      第三次战事[编辑][ 转自铁血社区 http://www.tiexue.net/ ]

      1767年,明瑞接任云贵总督。明瑞的计画是亲率一路清军经兴威、腊戍、昔卜沿南渡河进攻,另一路清军由额尔景额率领沿八莫旧道进攻,两军随后会师进攻阿瓦。缅军的计画是由内苗·希修守恭屯抵御北方来的额尔景额军,玛哈·希修与玛哈·希哈修亚率两支部队迎战东北方来的明瑞军。[13]

      1767年11月,北路清军占领了八莫,明瑞军也占领了兴威和昔卜。明瑞以兴威为后勤基地,留下5000兵力驻防,随后率15000清军进军阿瓦。清缅两军于昔卜南方遭遇,玛哈·希修军大败,玛哈·希哈修亚军在兴威被击退。消息传到阿瓦,缅王辛标信迅速下令调回正在征讨暹罗的部队。明瑞军乘胜攻下数城,1768年初,清军行军至阿瓦北数十里、伊洛瓦底河畔的辛古。辛标信拒绝了群臣劝其逃亡的建议,亲率缅军至辛古与清军交战。此外,登贾·敏康率领的缅军游击部队骚扰破坏了兴威至辛古清军漫长的补给路线。明瑞改采防守性的战术,期待北路清军能南下支援,然而北路清军早已在恭屯战败,退回云南。[13][14][15]

      1768年3月,从暹罗回来的缅军增援部队由玛哈·希哈修亚和内苗·希修率领夺回了兴威。明瑞放弃了进攻阿瓦,开始向云南方向且战且退。缅军兵分两路,小部队由玛哈·希修率领追击清军,大部队由玛哈·希哈修亚统领经山路抄向清军的后路。缅军在彬乌伦完成了对清军的包围,清军大败,明瑞受重伤,30000清军大多战死,俘虏只有2500名,另有小部分清军得以逃出。明瑞没有随小部队逃往,他砍断辫子命人带回给乾隆帝表示忠诚,随后上吊自尽于树。[13][14][15]

      第四次战事[编辑]

      1768年4月,新统帅傅恒抵达云南,统领约60000清军,他计画兵分三路,一路进攻八莫与恭屯,另二路分别沿伊洛瓦底江的两岸南下,进攻阿瓦,顺江南下的还有福建水师船员操作的战船,随军还带有许多木工沿路修筑堡垒并维修船只。缅军的计画则是将清军抵挡在边境,防止清军再一次深入缅甸腹地。缅军统帅为玛哈·希哈修亚,巴拉敏丁负责驻守恭屯,三路缅军分别迎向三路清军,另有一路缅军负责切断清军的补给线,辛标信还派出一队战船迎战清军战船。缅军还有一支由法国人皮埃尔·德·米拉德统领的火枪队。玛哈·希哈修亚率军乘船沿伊洛瓦底江北上至八莫。[16][17]

      傅恒决定不等到雨季结束,他要在缅军抵达前就发动进攻。1768年10月,三路清军进攻并拿下了八莫,随后南下在恭屯东十数里的村落附近建造了堡垒,随军的木工建造了许多战船,准备沿伊洛瓦底江南下。然而计画中要沿江两岸南下的清军并没有执行,西岸军在遭遇了缅军后就退回堡垒附近,东岸军也没有进军。江中的清军战船被到达的缅军战船全部击沉。清军转而进攻恭屯,缅军坚守了一个月,抵御住了清军的数波进攻。同时,清军遭受了严重的疫病,许多人死于疾病,傅恒本人也一病不起。骚扰清军补给线的缅军也相当成功,随后南下进攻清军后方,12月初,清军被完全包围。缅军发起进攻,夺下了清军修筑的堡垒,堡垒守军逃回恭屯与被围清军会合。[16][17][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清军已损失约20000兵力与许多军备,开始要求和谈。许多缅军将领反对和谈,他们觉得清军已经是瓮中之鳖,可以轻易剿灭。然而统帅玛哈·希哈修亚参与过与明瑞的战争,认为剿灭这次的清军只会使清廷变得更为强硬,他告诉他的同僚们继续与清朝进行长久的战争只会毁了自己的国家,相较于清军的损失,缅军的损失较少,但占了缅甸人口不少的一部份。缅军将领们没有被玛哈·希哈修亚说服,然而,玛哈·希哈修亚依然作主在未曾上报缅王的情况下与清军进行了和谈。1769年12月13日,两军签订了和约,两天后,清军北归。[17][16][13]

      这就是是你所谓大清笑到最后?

      164楼 白旗子弟
      我在144楼打你脸了,你又复读机把脸伸来是嫌不够酸爽?我再打一次:清军是进攻进攻再进攻,缅甸是转进转进再转进。这就是你所谓的缅甸笑到最后?
      168楼 独立的思考着
      清军是进攻但失败,再进攻,再失败,第3次第4次征缅主帅都先后死亡。

      你不信缅方资料缅方记载,大清资料你也不信?

      维基百科

      中方资料

      第三次战事[编辑]第三次战斗

      1767年(乾隆三十二年)四月,明瑞到任后,在盲目乐观的情绪支配下,筹备各项对缅作战事宜。乾隆皇帝调满洲兵三千,四川绿旗兵八千,贵州绿旗兵一万(其中一千驻守普洱,并未参加远征),外加云南绿旗兵五千,合计二万五千兵,分两路进军。明瑞亲率一万七千兵为南路军,出宛顶由木邦经锡箔直捣阿瓦;参赞大臣额尔景额率八千兵为北路兵,出铁壁关经新街进取猛密,再南下与明瑞回合阿瓦。每兵带足两个月的粮食,征马、驴、牛八万余为作战、后勤用。明瑞认为如果直捣阿瓦,缅甸将自顾不暇,加上立功心切,几乎把所有的精兵强将都带在自己身边。[1]

      九月二十四日,清兵从永昌出发。十一月二日,明瑞率南路兵出宛顶进入缅境,十日,占领木邦城(今缅甸兴威)。自宛顶至木邦城六百多里,因为屡经兵火,人烟断绝。缅兵也一路坚壁清野,不与清兵交战。明瑞留参赞大臣珠鲁讷率兵五千留守木邦城,自率一万二千精兵继续前进。

      北路兵十一月十六日抵达老官屯(新街附近),与早已在此夹江树栅防守的数千缅军对峙。清兵连日攻击,伤亡甚重。十二月,额尔景额得病身亡,乾隆令其弟额尔登额接任北路统帅。

      明瑞出木邦后,克旧小,渡大叠江,经锡箔、大山等土司管辖地区,在蒲卡处杀敌数十,擒获数名缅兵,侦知有九千缅兵屯驻蛮结(今缅甸南渡河以东),便于十一月二十九日率部直逼蛮结。蛮结缅兵在各险要处分扎十六营固守。第二日,明瑞分兵三路,自率中路,领队大臣扎拉丰阿、总兵李全率部占住东部山梁,参赞大臣观音保、总兵长青率部占住西部山梁,逼近缅兵营外兵列队驻守。下午,缅兵自西部营寨出兵攻击观音保部,观音保率所部奋力冲杀,明瑞中路也出兵接应,缅兵败退,被杀二百余名。缅兵兵器以火器和镖子为主,无甲胄、弓矢,平地决战不是骑兵强悍的清兵对手。缅人也说,交战时候,比较怕的是清兵骑射手(即满洲马甲)。缅兵受挫,坚守不出。

      明瑞屡次挑战不遂后,下决心直接攻营,并判断主动出击的西部缅兵为强兵所在,强兵被破,其他营寨不难破,遂决定集中兵力攻击此处。十二月二日清晨,除留二千兵留守大营,以一万兵分十二队冲击缅兵营寨。缅兵善守,营内木栅为深埋地下的湿木,露出地面仍高二丈,内外均有深沟,沟旁又埋锐利竹木,缅兵有木栅保护,枪炮难伤,而从栅隙处以火枪射击,则命中奇高。清兵自缅营附近山梁冲击而下,第一座营寨临近山梁,很快被清兵攻破。在攻第二座时,比较困难,有一名贵州藤牌兵王连看到木栅附近一处有些木料,容易攀登,从该处攀栅而过,一人在数百名缅军中冲杀,后续十余名清兵跟着攀登而进,在此掩护下,王连杀敌十余名后又拔开木栅,清兵蜂拥攻入,再次夺得一座营寨。所得两营地势较高,明瑞又分兵配合其他各路攻下两营。缅兵连续反击至晚上二更,见反攻无望,纷纷撤退,清兵全力追杀,直到第二日黎明时分才收兵。此战即蛮结之役,清兵杀敌二千余,俘三十四名,缴获枪炮粮食牛马甚多。乾隆皇帝闻讯大喜,封明瑞为一等公,贵州兵王连也直接升为游击。

      蛮结之战后,明瑞更加轻敌,继续率兵深入,绕过天险天生桥,十二月十三日抵宋赛(今缅甸送速),十七日到邦亥,前锋十八日至象孔(今缅甸辛古),距离阿瓦仅70里。但在缅甸的坚壁清野下,清兵粮尽、马疲、人乏,已经无力攻城。十九日,明瑞无奈,只得下令退兵到孟笼处(今缅甸孟隆)就食。缅兵侦知清军撤兵后,大举反击,对明瑞大军只是派军隔着十几里路远远跟着,时不时进行骚扰作战,但不正面作战。主要还是将主力用在木邦方向,到乾隆三十三年(公元1768年)正月初二,缅兵先后将天生桥、蛮结、蒲卡、锡箔等处的清兵台站攻占,清兵损失八百余,只有百余人退回木邦。明瑞军后勤、军情线路被断绝。正月初八,缅兵包围木邦,珠鲁讷坚守十日后不支,自杀,兵溃,总兵胡大猷、胡邦佑等战死,道府衔杨重英以下多人被俘,但清兵大部分还是逃回云南。缅兵不善打歼灭战,清兵逃跑能力也不错。同时云南巡抚派出的九百援兵也溃败而回。

      这时,北路军已经败退。乾隆三十二年十二月,北路清兵攻击老官屯不下,伤亡五百余,总兵王玉柱阵亡。同时,染病官兵也不少。缅兵又逐次增兵,清兵被迫退至四十里外的旱塔。正月初十左右,因锡箔台站被断,云南巡抚、乾隆皇帝数次令额尔登额率兵转至木邦,接应明瑞。额尔登额听闻中途猛卯有缅兵出没,就退入铁壁关内,转从陇川入木邦,额尔登额畏敌迁延不前,走走停停,数日路程走了二十多日,直到二月四日才到边境宛顶。此时木邦早已失陷,而明瑞也已陷入缅兵重重包围中,但额尔登额自知战力脆弱,依然不敢出边救援。

      十二月二十一日,明瑞军到孟笼,得粮二万余石,暂时缓解了缺粮窘境,明瑞在此休息十多日,过完春节后,再次出发,打算经大山回木邦,途中听闻木邦被围,于正月初十改向宛顶撤退。正月十四日,明瑞军在蛮化向尾追不止的缅兵突然反击,歼敌千余,总算把尾追之敌打痛,不再追得那么紧,清兵伤亡虽不大,但总兵李全中枪身亡。缅兵攻占木邦和击退北路清军后,几乎全部主力都赶赴明瑞军处,数万缅兵于二月初七日,将万余清兵围困在小孟育处,此处距离宛顶二百里。明瑞军在此休息三日,于十日夜,沿探明的小路突围,明瑞率领队大臣、侍卫及数百满洲兵殿后,领队大臣扎拉丰阿中枪阵亡,观音保以身上携带的最后一支箭刺喉自杀。明瑞身受重伤,用尽力气疾驰了二十多里,“手截辫发授其仆归报,而缢于树下,其仆以木叶掩尸去”[7]。清兵突围中共有千余官兵战死。十三、十四日,总兵哈国兴、常青以下万余官兵突围回到宛顶,其中许多伤病官兵及体弱文官都得以生还。[1]

      乾隆皇帝听闻明瑞大败、身亡讯息,震怒愤恨无比,将额尔登额逮捕进京,处以磔刑,同时北路军的云南提督谭五格也被处死。明瑞的灵柩归京后,乾隆帝亲临吊唁,赐谥号果烈。明瑞之妻因极度悲伤,亦自尽。[1]

      清缅第三次战事,缅甸战略战术对头,北路坚守要隘,南路坚壁清野、诱敌深入,终于将清兵击败、驱逐出境,但也暴露出了缅兵不擅长平野决战、不善打歼灭战的弱点。清军不明敌情,盲目轻敌,纯粹自取其败。但清兵在作战中也给缅兵沉重打击,迫使缅甸在今后作战不大敢野战,而是选择守势。

      明瑞虽败,但缅甸已无心无力再战,陆续发来求和文书,但清廷感之前缅甸辱国,置之不理。[8]乾隆皇帝调集精兵强将,准备发动更大规模的进攻。任重臣傅恒为经略,阿里衮、阿桂为副将军,舒赫德为参赞大臣,鄂宁为云贵总督。原来跟随明瑞出征的满洲兵调回,增调13000八旗兵以及9000贵州兵入滇,后来又加派1000八旗兵2000福建水师。

      乾隆皇帝还斗志昂扬,手下却有人开始嘀咕缅事难办了。乾隆三十三年(1768年)四月,先期到滇的舒赫德及鄂宁联合上奏,说征缅有五难。一是办马难,按满兵一万、汉兵三万出兵规模算,战马、驭马需十万匹,急切难办。二是办粮难,按四万兵、十万马算,单十个月就需兵粮四十二万石,全省仓粮也不过三十五万石,供应严重不足。三是行军难,从内地永昌到边境就路难走,边外地形更差。四是转运难,单从永昌运粮到边境,按三夫运米一石算,就需百余万人次,而如果到了境外,国人不愿意出境,境外人烟稀少,雇用役夫几乎不可能。五是气候难,水土不适,历次战事病故或因病失去战斗力者比战场死伤还多。两人最后结论就是,对缅甸战事胜算不大,不如设法招安缅甸。虽然两人的判断正确,可惜乾隆皇帝没有接受。听到两人的建议后暴怒,痛骂两人乖谬无耻,很快将两人降职调任。后来清朝对缅战事连续失利,乾隆皇帝依然故我,认为“我大清势当全盛,认真起来,就可以将缅甸打得落花流水。”

      大军远征,特别是出征境外,后勤向来是大难题。明瑞全军共征用马驴牛八万余,其中马万余,驭兽多为牛只,牛只半路还被宰杀当粮,即时如此,一半粮食还是要从缅甸当地取得。二十年后,乾隆皇帝出兵越南,只是一万兵打到河内,就动用了七八万民夫,也才勉强保持供给。因此,乾隆皇帝要再次大举征缅,准备时间还是比较仓促,以马骡为例,从贵州、四川、湖广、河南等地只搜括了两万余匹马、六千匹骡,只能规定满洲兵有马,绿营兵不给马。

      第四次战事[编辑]傅恒

      1769年(乾隆三十四年)二月,傅恒率兵出征。临行时,乾隆皇帝还亲自在太和殿授之敕印,并把自己用的甲胄赠给傅恒,以表示对他的信任和期望。四月,经略傅恒到达永昌。清兵将领们大约也吸取了以往多次被缅甸断后路的教训,经多次商议后,决定进攻方向选定中缅边界北段,即一路从伊洛瓦底江(清朝时称之为大金沙江)上游戛鸠经孟拱(今缅甸密支那之西)、孟养(今缅甸密支那),另一路由蛮暮地区、老官屯取孟密,再配以水师,全军水陆并进、夹大金沙江而下,直取木梳、阿瓦。南段与缅甸接壤的宛顶、普洱处,只保留少量兵力牵制。因为大金沙江在云南境内支流大盈江不能行船,要到蛮暮,才能通航,所以清兵在五月就派数千兵马及数百工匠到蛮暮上游野牛坝打造战船。[1]

      七月二十日,清兵誓师出征。八月初二,傅恒率八千余兵自戛鸠渡大金沙江,深入缅属孟拱、孟养土司地带,缅兵原驻数千兵都退至新街附近的老官屯,并未设防于此,所以傅恒行程2000多里,兵不血刃,唯一战果是招降孟拱土司,而因为气候道路问题,傅恒迟迟未到蛮暮,“惟途间忽雨忽晴,山高泥滑,一马倒,则所负粮帐尽失,军士或枵腹露宿于上淋下湿之中,以致多疾病”。而此时阿里衮、阿桂早已经率清军一万五千余人,造好战船,水陆并进,于九月由野牛坝出蛮暮,九月十八日在两江交会处甘立寨,发生激战,清兵以火炮击沉缅兵三艘战船,击退了拦截的缅甸水师,水师由大盈江出至大金沙江,陆上兵马也到达新街附近,并派数千兵渡江到西岸哈坎扎营,打通水路,控制两岸。然后由哈坎派兵2000接应傅恒南下。九月二十九日,傅恒才到达哈坎。此时,傅恒已经知道西岸难行,被迫改变原先指挥西路军沿西岸攻占木疏(今缅甸甘布鲁),由陆路直取阿瓦的计划,而是指挥东路军与新街、老官屯缅兵主力决战。十月初二,傅恒过江东清兵主营指挥作战。

      清兵大举进攻的消息已经传了一年,缅兵这时也打探清楚清兵进攻方向,几乎调集齐主力在新街、老官屯一带夹江与清兵对峙。清兵此次出征,名义上动用满汉兵六万,但因为后勤限制,实际前线只有28300兵,扣除畹町驻兵1500以及普洱驻兵3500,出关只有23300兵,再扣除沿路台站驻兵4400,新街、老官屯前线清兵只有18900兵(其中水师3000)。日趋加重的瘴气,使清军大量减员。缅兵全军无精确数字,但应不下三万,而以前与法国交战俘虏的数百法国兵也在缅兵中服役。所以,这次清缅主力对撼,依然是缅甸兵力占优,但因为双方野战能力有一定差距,整个战役过程,还是清兵长期保持攻势,而缅兵基本保持守势。伊洛瓦底江上的缅甸战船

      十月初十,双方在新街发生激战,先是双方水师发生战斗,缅兵不利,退到稍南一沙洲处据守,清水兵师及部分陆军一起水陆攻击,击败缅兵水师,杀敌五百余,夺得战船六艘。西岸阿里衮率精兵六百破缅兵三个营寨,杀敌五十余人。此战后,缅兵退守数十里外的老官屯,清军占据新街。

      十月二十日,清兵进至老官屯[9]。缅军在老官屯早已扎下两座坚固大营,主力在江东大寨,数千缅军在西岸扎营,营栅伸入江中,缅军水师停泊在两营之间江面,左右策应。东岸缅兵见清兵刚来,便出营攻击,被清兵击退,双方都没有大的战果,双方只是不时以火炮互轰。战斗结束,清兵便在两岸分别扎营与缅兵对峙。而缅兵两营之间水面湍急,且有沙洲,清兵水师暂时无法前进。第二日东岸清兵派偏师到缅兵南面扎营,准备断其水路。

      缅兵在营内挖了不少深及三尺的土坑,兵员在其间既可躲避炮火,又可隐藏目标。十月二十二日,清兵斥候在大树高处观察,误判断营中敌兵甚少。清兵于是发动大规模进攻,傅恒、阿里衮等人还抵达栅外数十步处指挥。缅兵营寨外有深壕,木栅坚固无比,外加枪炮火力极猛,清兵一日内连续多次攻势都被击退,总兵德福也中枪阵亡。清兵将领杀得兴起,还打算乘夜肉搏,后被制止。同日,两军水师在江上也有交锋,清兵击沉缅军两艘战船。接连三日,清兵攻势放缓,以火攻、大炮等方式摧毁木栅,均告失败。二十六日,清兵水师发动攻势,乘夜攻占两营间近西岸沙洲,夺战船二,俘虏十一人,缅兵水师退守东岸,东岸缅兵水路运输被断,清兵士气大振,但陆上对缅兵的火攻再次失败。二十九日,清兵以地道爆破、数百丈长藤拉倒等方式破栅,结果还是失败。十一月初一,西岸有大股缅兵来援,击退西岸攻营清兵,并以火炮轰击清兵水师,清兵水师被迫后撤,缅兵水路继续畅通,西岸到东岸的补给源源不断。其时,傅恒若以小部兵力继续围困老官屯,而以大部兵力从江西岸直攻阿瓦,还有扭转不利战局的可能,但傅恒坚持攻下老官屯,使得清兵陷入战局僵持的局面。然而,明瑞的前车之鉴也很可能不会让这样的分兵之策在将领中得到任何支持,更何况这一次清军在侧翼的保障方面尚且不如第三次战事时

      至此,双方已经打得精疲力尽,都有厌战情绪。期间,除了零星小战,双方事实上已经停战。初九日,缅兵来信要求停战。傅恒想打,但副将军阿桂以下绝大部分将领都不想打了,于是初十日傅恒回信缅兵,同意停战。而且上奏乾隆“奈因本年瘴疠过甚,交冬未减。”,说三万一千兵,主要因为染病,现在仅存一万三千余。实际前线清兵不到一万九,为了把情况说严重些,故意夸大前线兵员数。但清兵损失确实较大,病死病倒的比战场死伤还多如总兵吴士胜、副将军阿里衮、水师提督叶相德先后病死,傅恒本人亦染病卧床。缅兵损失虽然略少,而且战场形势略优,但缅王懵驳在听闻新街之败后心生恐惧,以缅军将领布拉莽傥遣使求罢兵。几经交涉后,双方于十一月十六日正式议和,缅军13名将领与清军12名将领为双方代表,谈判定议画押,互赠礼物,正式停战乾隆三十五年(公元1770年)七月,回到北京不久的傅恒就因此病死了。[10]

      169楼 白旗子弟
      双方资料伤亡数字不同,过程一致。都是清军进攻,缅甸转进。傅恒是战争结束后在北京病逝,这也算缅甸战果?你还要拿转进当胜利么?
      傅恒是在缅甸趴下的

      2018/9/20 10:35:30
      左箭头-小图标

      ......
      145楼 白旗子弟
      缅甸根本不敢与清军野战,绝境个屁。缅甸打打不过,耗耗不起才是绝境。甲午日本根本无力进攻北京,打消耗战日本必败。大清担心俄国趁火打劫搞黄俄罗斯,到时保住3.6万台湾,丢170万外蒙,这种胜利不如不要
      153楼 独立的思考着
      维基百科

      缅方资料

      第三次战事[编辑][ 转自铁血社区 http://www.tiexue.net/ ]

      1767年,明瑞接任云贵总督。明瑞的计画是亲率一路清军经兴威、腊戍、昔卜沿南渡河进攻,另一路清军由额尔景额率领沿八莫旧道进攻,两军随后会师进攻阿瓦。缅军的计画是由内苗·希修守恭屯抵御北方来的额尔景额军,玛哈·希修与玛哈·希哈修亚率两支部队迎战东北方来的明瑞军。[13]

      1767年11月,北路清军占领了八莫,明瑞军也占领了兴威和昔卜。明瑞以兴威为后勤基地,留下5000兵力驻防,随后率15000清军进军阿瓦。清缅两军于昔卜南方遭遇,玛哈·希修军大败,玛哈·希哈修亚军在兴威被击退。消息传到阿瓦,缅王辛标信迅速下令调回正在征讨暹罗的部队。明瑞军乘胜攻下数城,1768年初,清军行军至阿瓦北数十里、伊洛瓦底河畔的辛古。辛标信拒绝了群臣劝其逃亡的建议,亲率缅军至辛古与清军交战。此外,登贾·敏康率领的缅军游击部队骚扰破坏了兴威至辛古清军漫长的补给路线。明瑞改采防守性的战术,期待北路清军能南下支援,然而北路清军早已在恭屯战败,退回云南。[13][14][15]

      1768年3月,从暹罗回来的缅军增援部队由玛哈·希哈修亚和内苗·希修率领夺回了兴威。明瑞放弃了进攻阿瓦,开始向云南方向且战且退。缅军兵分两路,小部队由玛哈·希修率领追击清军,大部队由玛哈·希哈修亚统领经山路抄向清军的后路。缅军在彬乌伦完成了对清军的包围,清军大败,明瑞受重伤,30000清军大多战死,俘虏只有2500名,另有小部分清军得以逃出。明瑞没有随小部队逃往,他砍断辫子命人带回给乾隆帝表示忠诚,随后上吊自尽于树。[13][14][15]

      第四次战事[编辑]

      1768年4月,新统帅傅恒抵达云南,统领约60000清军,他计画兵分三路,一路进攻八莫与恭屯,另二路分别沿伊洛瓦底江的两岸南下,进攻阿瓦,顺江南下的还有福建水师船员操作的战船,随军还带有许多木工沿路修筑堡垒并维修船只。缅军的计画则是将清军抵挡在边境,防止清军再一次深入缅甸腹地。缅军统帅为玛哈·希哈修亚,巴拉敏丁负责驻守恭屯,三路缅军分别迎向三路清军,另有一路缅军负责切断清军的补给线,辛标信还派出一队战船迎战清军战船。缅军还有一支由法国人皮埃尔·德·米拉德统领的火枪队。玛哈·希哈修亚率军乘船沿伊洛瓦底江北上至八莫。[16][17]

      傅恒决定不等到雨季结束,他要在缅军抵达前就发动进攻。1768年10月,三路清军进攻并拿下了八莫,随后南下在恭屯东十数里的村落附近建造了堡垒,随军的木工建造了许多战船,准备沿伊洛瓦底江南下。然而计画中要沿江两岸南下的清军并没有执行,西岸军在遭遇了缅军后就退回堡垒附近,东岸军也没有进军。江中的清军战船被到达的缅军战船全部击沉。清军转而进攻恭屯,缅军坚守了一个月,抵御住了清军的数波进攻。同时,清军遭受了严重的疫病,许多人死于疾病,傅恒本人也一病不起。骚扰清军补给线的缅军也相当成功,随后南下进攻清军后方,12月初,清军被完全包围。缅军发起进攻,夺下了清军修筑的堡垒,堡垒守军逃回恭屯与被围清军会合。[16][17][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清军已损失约20000兵力与许多军备,开始要求和谈。许多缅军将领反对和谈,他们觉得清军已经是瓮中之鳖,可以轻易剿灭。然而统帅玛哈·希哈修亚参与过与明瑞的战争,认为剿灭这次的清军只会使清廷变得更为强硬,他告诉他的同僚们继续与清朝进行长久的战争只会毁了自己的国家,相较于清军的损失,缅军的损失较少,但占了缅甸人口不少的一部份。缅军将领们没有被玛哈·希哈修亚说服,然而,玛哈·希哈修亚依然作主在未曾上报缅王的情况下与清军进行了和谈。1769年12月13日,两军签订了和约,两天后,清军北归。[17][16][13]

      这就是是你所谓大清笑到最后?

      164楼 白旗子弟
      我在144楼打你脸了,你又复读机把脸伸来是嫌不够酸爽?我再打一次:清军是进攻进攻再进攻,缅甸是转进转进再转进。这就是你所谓的缅甸笑到最后?
      167楼 独立的思考着
      《清史稿·属国三》,卷528。乾隆称“堂堂大清势当全盛,殄此丑类,于力有何不给,而肯效掩耳盗铃,恬不为耻耶”
      170楼 白旗子弟
      乾隆的十大武功有征缅甸
      “五十多年八桩战事,就征缅这桩不算成功。

      可乾隆自己都知道怎么回事,贴金而已

      2018/9/20 10:08:15
      左箭头-小图标

      ......
      145楼 白旗子弟
      缅甸根本不敢与清军野战,绝境个屁。缅甸打打不过,耗耗不起才是绝境。甲午日本根本无力进攻北京,打消耗战日本必败。大清担心俄国趁火打劫搞黄俄罗斯,到时保住3.6万台湾,丢170万外蒙,这种胜利不如不要
      152楼 独立的思考着
      不懂历史又有蛮不讲理的人,你已走火入魔啦
      165楼 白旗子弟
      篡改历史,颠倒黑白,倒打一耙。你是精日,精卫,精国晚期了
      166楼 独立的思考着
      甲午日本根本无力进攻北京,打消耗战日本必败。大清担心俄国趁火打劫搞黄俄罗斯,到时保住3.6万台湾,丢170万外蒙,这种胜利不如不要

      你的话

      为了防止还未发生“黄俄罗斯”的事,你就卖台湾,卖辽东,赔2万万万两。

      你大清根本就没败,北京也不可能丢,祗是你喜欢卖国,对不对?

      171楼 白旗子弟
      我打了,败了,卖3.6万地。你没打,送170万地。你这是满蒙任取之啊,对不对? 精卫+精国
      你的意思是大清对日没败,但祗想割地赔款,甚至要割辽东半岛,这可是满人的龙兴之地。

      是光绪发神精病还是你。

      蒙古脱离中国已与大清无关了,更与大清甲午割割地赔款无关。

      蒙古人独立是辛亥革命,令“满蒙共治天下”的依据被推翻。

      你在这犯糊涂,洗洗睡吧。

      2018/9/20 10:03:20
      左箭头-小图标

      ......
      139楼 独立的思考着
      第4次侵缅,大清入缅千里,被缅军重围,陷于绝境,陆海主帅都一病不起。

      是缅军统帅不愿做的太绝,杀掉被围清军会惹恼乾隆,卷入与大清无休止的战争中,而缅甸的战争目的是“以战逼和”,关键在于一个“和”字,所以与清军签和约,放开一条口子,放清军逃命。

      乾隆知道的很清楚,征缅是失败的,缅甸人保卫了自己的国家。

      甲午战不同,大清在东北朝鲜山东,以及北洋水师都是大清最精锐的军队,都被日军打的一败涂地。乃木抓到两万清军俘虏,全砍,认为清军就知道逃跑,不配做军人,更不配活命。

      日相伊藤博文在马关对李鸿章之所以狮子口大开,就是你不割辽东半岛,我就进军北京。

      而慈禧希望签卖国条约的条件就是不想离开北京,意为她清楚知道,不签卖国条约,北京不保。

      日军的战斗力有多强悍,所有的中国人都知道。之所以没逼大清到尽,是由于俄国的牵制。

      果然,在马关条约签署后,俄国逼日本将辽东半岛吐出来,还给大清,但这也未10年后的日俄战争埋下伏笔

      145楼 白旗子弟
      缅甸根本不敢与清军野战,绝境个屁。缅甸打打不过,耗耗不起才是绝境。甲午日本根本无力进攻北京,打消耗战日本必败。大清担心俄国趁火打劫搞黄俄罗斯,到时保住3.6万台湾,丢170万外蒙,这种胜利不如不要
      152楼 独立的思考着
      不懂历史又有蛮不讲理的人,你已走火入魔啦
      165楼 白旗子弟
      篡改历史,颠倒黑白,倒打一耙。你是精日,精卫,精国晚期了
      166楼 独立的思考着
      甲午日本根本无力进攻北京,打消耗战日本必败。大清担心俄国趁火打劫搞黄俄罗斯,到时保住3.6万台湾,丢170万外蒙,这种胜利不如不要

      你的话

      为了防止还未发生“黄俄罗斯”的事,你就卖台湾,卖辽东,赔2万万万两。

      你大清根本就没败,北京也不可能丢,祗是你喜欢卖国,对不对?

      我打了,败了,卖3.6万地。你没打,送170万地。你这是满蒙任取之啊,对不对? 精卫+精国

      2018/9/20 8:24:07
      左箭头-小图标

      ......
      139楼 独立的思考着
      第4次侵缅,大清入缅千里,被缅军重围,陷于绝境,陆海主帅都一病不起。

      是缅军统帅不愿做的太绝,杀掉被围清军会惹恼乾隆,卷入与大清无休止的战争中,而缅甸的战争目的是“以战逼和”,关键在于一个“和”字,所以与清军签和约,放开一条口子,放清军逃命。

      乾隆知道的很清楚,征缅是失败的,缅甸人保卫了自己的国家。

      甲午战不同,大清在东北朝鲜山东,以及北洋水师都是大清最精锐的军队,都被日军打的一败涂地。乃木抓到两万清军俘虏,全砍,认为清军就知道逃跑,不配做军人,更不配活命。

      日相伊藤博文在马关对李鸿章之所以狮子口大开,就是你不割辽东半岛,我就进军北京。

      而慈禧希望签卖国条约的条件就是不想离开北京,意为她清楚知道,不签卖国条约,北京不保。

      日军的战斗力有多强悍,所有的中国人都知道。之所以没逼大清到尽,是由于俄国的牵制。

      果然,在马关条约签署后,俄国逼日本将辽东半岛吐出来,还给大清,但这也未10年后的日俄战争埋下伏笔

      145楼 白旗子弟
      缅甸根本不敢与清军野战,绝境个屁。缅甸打打不过,耗耗不起才是绝境。甲午日本根本无力进攻北京,打消耗战日本必败。大清担心俄国趁火打劫搞黄俄罗斯,到时保住3.6万台湾,丢170万外蒙,这种胜利不如不要
      153楼 独立的思考着
      维基百科

      缅方资料

      第三次战事[编辑][ 转自铁血社区 http://www.tiexue.net/ ]

      1767年,明瑞接任云贵总督。明瑞的计画是亲率一路清军经兴威、腊戍、昔卜沿南渡河进攻,另一路清军由额尔景额率领沿八莫旧道进攻,两军随后会师进攻阿瓦。缅军的计画是由内苗·希修守恭屯抵御北方来的额尔景额军,玛哈·希修与玛哈·希哈修亚率两支部队迎战东北方来的明瑞军。[13]

      1767年11月,北路清军占领了八莫,明瑞军也占领了兴威和昔卜。明瑞以兴威为后勤基地,留下5000兵力驻防,随后率15000清军进军阿瓦。清缅两军于昔卜南方遭遇,玛哈·希修军大败,玛哈·希哈修亚军在兴威被击退。消息传到阿瓦,缅王辛标信迅速下令调回正在征讨暹罗的部队。明瑞军乘胜攻下数城,1768年初,清军行军至阿瓦北数十里、伊洛瓦底河畔的辛古。辛标信拒绝了群臣劝其逃亡的建议,亲率缅军至辛古与清军交战。此外,登贾·敏康率领的缅军游击部队骚扰破坏了兴威至辛古清军漫长的补给路线。明瑞改采防守性的战术,期待北路清军能南下支援,然而北路清军早已在恭屯战败,退回云南。[13][14][15]

      1768年3月,从暹罗回来的缅军增援部队由玛哈·希哈修亚和内苗·希修率领夺回了兴威。明瑞放弃了进攻阿瓦,开始向云南方向且战且退。缅军兵分两路,小部队由玛哈·希修率领追击清军,大部队由玛哈·希哈修亚统领经山路抄向清军的后路。缅军在彬乌伦完成了对清军的包围,清军大败,明瑞受重伤,30000清军大多战死,俘虏只有2500名,另有小部分清军得以逃出。明瑞没有随小部队逃往,他砍断辫子命人带回给乾隆帝表示忠诚,随后上吊自尽于树。[13][14][15]

      第四次战事[编辑]

      1768年4月,新统帅傅恒抵达云南,统领约60000清军,他计画兵分三路,一路进攻八莫与恭屯,另二路分别沿伊洛瓦底江的两岸南下,进攻阿瓦,顺江南下的还有福建水师船员操作的战船,随军还带有许多木工沿路修筑堡垒并维修船只。缅军的计画则是将清军抵挡在边境,防止清军再一次深入缅甸腹地。缅军统帅为玛哈·希哈修亚,巴拉敏丁负责驻守恭屯,三路缅军分别迎向三路清军,另有一路缅军负责切断清军的补给线,辛标信还派出一队战船迎战清军战船。缅军还有一支由法国人皮埃尔·德·米拉德统领的火枪队。玛哈·希哈修亚率军乘船沿伊洛瓦底江北上至八莫。[16][17]

      傅恒决定不等到雨季结束,他要在缅军抵达前就发动进攻。1768年10月,三路清军进攻并拿下了八莫,随后南下在恭屯东十数里的村落附近建造了堡垒,随军的木工建造了许多战船,准备沿伊洛瓦底江南下。然而计画中要沿江两岸南下的清军并没有执行,西岸军在遭遇了缅军后就退回堡垒附近,东岸军也没有进军。江中的清军战船被到达的缅军战船全部击沉。清军转而进攻恭屯,缅军坚守了一个月,抵御住了清军的数波进攻。同时,清军遭受了严重的疫病,许多人死于疾病,傅恒本人也一病不起。骚扰清军补给线的缅军也相当成功,随后南下进攻清军后方,12月初,清军被完全包围。缅军发起进攻,夺下了清军修筑的堡垒,堡垒守军逃回恭屯与被围清军会合。[16][17][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清军已损失约20000兵力与许多军备,开始要求和谈。许多缅军将领反对和谈,他们觉得清军已经是瓮中之鳖,可以轻易剿灭。然而统帅玛哈·希哈修亚参与过与明瑞的战争,认为剿灭这次的清军只会使清廷变得更为强硬,他告诉他的同僚们继续与清朝进行长久的战争只会毁了自己的国家,相较于清军的损失,缅军的损失较少,但占了缅甸人口不少的一部份。缅军将领们没有被玛哈·希哈修亚说服,然而,玛哈·希哈修亚依然作主在未曾上报缅王的情况下与清军进行了和谈。1769年12月13日,两军签订了和约,两天后,清军北归。[17][16][13]

      这就是是你所谓大清笑到最后?

      164楼 白旗子弟
      我在144楼打你脸了,你又复读机把脸伸来是嫌不够酸爽?我再打一次:清军是进攻进攻再进攻,缅甸是转进转进再转进。这就是你所谓的缅甸笑到最后?
      167楼 独立的思考着
      《清史稿·属国三》,卷528。乾隆称“堂堂大清势当全盛,殄此丑类,于力有何不给,而肯效掩耳盗铃,恬不为耻耶”
      乾隆的十大武功有征缅甸

      2018/9/20 8:18:02
      左箭头-小图标

      ......
      139楼 独立的思考着
      第4次侵缅,大清入缅千里,被缅军重围,陷于绝境,陆海主帅都一病不起。

      是缅军统帅不愿做的太绝,杀掉被围清军会惹恼乾隆,卷入与大清无休止的战争中,而缅甸的战争目的是“以战逼和”,关键在于一个“和”字,所以与清军签和约,放开一条口子,放清军逃命。

      乾隆知道的很清楚,征缅是失败的,缅甸人保卫了自己的国家。

      甲午战不同,大清在东北朝鲜山东,以及北洋水师都是大清最精锐的军队,都被日军打的一败涂地。乃木抓到两万清军俘虏,全砍,认为清军就知道逃跑,不配做军人,更不配活命。

      日相伊藤博文在马关对李鸿章之所以狮子口大开,就是你不割辽东半岛,我就进军北京。

      而慈禧希望签卖国条约的条件就是不想离开北京,意为她清楚知道,不签卖国条约,北京不保。

      日军的战斗力有多强悍,所有的中国人都知道。之所以没逼大清到尽,是由于俄国的牵制。

      果然,在马关条约签署后,俄国逼日本将辽东半岛吐出来,还给大清,但这也未10年后的日俄战争埋下伏笔

      145楼 白旗子弟
      缅甸根本不敢与清军野战,绝境个屁。缅甸打打不过,耗耗不起才是绝境。甲午日本根本无力进攻北京,打消耗战日本必败。大清担心俄国趁火打劫搞黄俄罗斯,到时保住3.6万台湾,丢170万外蒙,这种胜利不如不要
      153楼 独立的思考着
      维基百科

      缅方资料

      第三次战事[编辑][ 转自铁血社区 http://www.tiexue.net/ ]

      1767年,明瑞接任云贵总督。明瑞的计画是亲率一路清军经兴威、腊戍、昔卜沿南渡河进攻,另一路清军由额尔景额率领沿八莫旧道进攻,两军随后会师进攻阿瓦。缅军的计画是由内苗·希修守恭屯抵御北方来的额尔景额军,玛哈·希修与玛哈·希哈修亚率两支部队迎战东北方来的明瑞军。[13]

      1767年11月,北路清军占领了八莫,明瑞军也占领了兴威和昔卜。明瑞以兴威为后勤基地,留下5000兵力驻防,随后率15000清军进军阿瓦。清缅两军于昔卜南方遭遇,玛哈·希修军大败,玛哈·希哈修亚军在兴威被击退。消息传到阿瓦,缅王辛标信迅速下令调回正在征讨暹罗的部队。明瑞军乘胜攻下数城,1768年初,清军行军至阿瓦北数十里、伊洛瓦底河畔的辛古。辛标信拒绝了群臣劝其逃亡的建议,亲率缅军至辛古与清军交战。此外,登贾·敏康率领的缅军游击部队骚扰破坏了兴威至辛古清军漫长的补给路线。明瑞改采防守性的战术,期待北路清军能南下支援,然而北路清军早已在恭屯战败,退回云南。[13][14][15]

      1768年3月,从暹罗回来的缅军增援部队由玛哈·希哈修亚和内苗·希修率领夺回了兴威。明瑞放弃了进攻阿瓦,开始向云南方向且战且退。缅军兵分两路,小部队由玛哈·希修率领追击清军,大部队由玛哈·希哈修亚统领经山路抄向清军的后路。缅军在彬乌伦完成了对清军的包围,清军大败,明瑞受重伤,30000清军大多战死,俘虏只有2500名,另有小部分清军得以逃出。明瑞没有随小部队逃往,他砍断辫子命人带回给乾隆帝表示忠诚,随后上吊自尽于树。[13][14][15]

      第四次战事[编辑]

      1768年4月,新统帅傅恒抵达云南,统领约60000清军,他计画兵分三路,一路进攻八莫与恭屯,另二路分别沿伊洛瓦底江的两岸南下,进攻阿瓦,顺江南下的还有福建水师船员操作的战船,随军还带有许多木工沿路修筑堡垒并维修船只。缅军的计画则是将清军抵挡在边境,防止清军再一次深入缅甸腹地。缅军统帅为玛哈·希哈修亚,巴拉敏丁负责驻守恭屯,三路缅军分别迎向三路清军,另有一路缅军负责切断清军的补给线,辛标信还派出一队战船迎战清军战船。缅军还有一支由法国人皮埃尔·德·米拉德统领的火枪队。玛哈·希哈修亚率军乘船沿伊洛瓦底江北上至八莫。[16][17]

      傅恒决定不等到雨季结束,他要在缅军抵达前就发动进攻。1768年10月,三路清军进攻并拿下了八莫,随后南下在恭屯东十数里的村落附近建造了堡垒,随军的木工建造了许多战船,准备沿伊洛瓦底江南下。然而计画中要沿江两岸南下的清军并没有执行,西岸军在遭遇了缅军后就退回堡垒附近,东岸军也没有进军。江中的清军战船被到达的缅军战船全部击沉。清军转而进攻恭屯,缅军坚守了一个月,抵御住了清军的数波进攻。同时,清军遭受了严重的疫病,许多人死于疾病,傅恒本人也一病不起。骚扰清军补给线的缅军也相当成功,随后南下进攻清军后方,12月初,清军被完全包围。缅军发起进攻,夺下了清军修筑的堡垒,堡垒守军逃回恭屯与被围清军会合。[16][17][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清军已损失约20000兵力与许多军备,开始要求和谈。许多缅军将领反对和谈,他们觉得清军已经是瓮中之鳖,可以轻易剿灭。然而统帅玛哈·希哈修亚参与过与明瑞的战争,认为剿灭这次的清军只会使清廷变得更为强硬,他告诉他的同僚们继续与清朝进行长久的战争只会毁了自己的国家,相较于清军的损失,缅军的损失较少,但占了缅甸人口不少的一部份。缅军将领们没有被玛哈·希哈修亚说服,然而,玛哈·希哈修亚依然作主在未曾上报缅王的情况下与清军进行了和谈。1769年12月13日,两军签订了和约,两天后,清军北归。[17][16][13]

      这就是是你所谓大清笑到最后?

      164楼 白旗子弟
      我在144楼打你脸了,你又复读机把脸伸来是嫌不够酸爽?我再打一次:清军是进攻进攻再进攻,缅甸是转进转进再转进。这就是你所谓的缅甸笑到最后?
      168楼 独立的思考着
      清军是进攻但失败,再进攻,再失败,第3次第4次征缅主帅都先后死亡。

      你不信缅方资料缅方记载,大清资料你也不信?

      维基百科

      中方资料

      第三次战事[编辑]第三次战斗

      1767年(乾隆三十二年)四月,明瑞到任后,在盲目乐观的情绪支配下,筹备各项对缅作战事宜。乾隆皇帝调满洲兵三千,四川绿旗兵八千,贵州绿旗兵一万(其中一千驻守普洱,并未参加远征),外加云南绿旗兵五千,合计二万五千兵,分两路进军。明瑞亲率一万七千兵为南路军,出宛顶由木邦经锡箔直捣阿瓦;参赞大臣额尔景额率八千兵为北路兵,出铁壁关经新街进取猛密,再南下与明瑞回合阿瓦。每兵带足两个月的粮食,征马、驴、牛八万余为作战、后勤用。明瑞认为如果直捣阿瓦,缅甸将自顾不暇,加上立功心切,几乎把所有的精兵强将都带在自己身边。[1]

      九月二十四日,清兵从永昌出发。十一月二日,明瑞率南路兵出宛顶进入缅境,十日,占领木邦城(今缅甸兴威)。自宛顶至木邦城六百多里,因为屡经兵火,人烟断绝。缅兵也一路坚壁清野,不与清兵交战。明瑞留参赞大臣珠鲁讷率兵五千留守木邦城,自率一万二千精兵继续前进。

      北路兵十一月十六日抵达老官屯(新街附近),与早已在此夹江树栅防守的数千缅军对峙。清兵连日攻击,伤亡甚重。十二月,额尔景额得病身亡,乾隆令其弟额尔登额接任北路统帅。

      明瑞出木邦后,克旧小,渡大叠江,经锡箔、大山等土司管辖地区,在蒲卡处杀敌数十,擒获数名缅兵,侦知有九千缅兵屯驻蛮结(今缅甸南渡河以东),便于十一月二十九日率部直逼蛮结。蛮结缅兵在各险要处分扎十六营固守。第二日,明瑞分兵三路,自率中路,领队大臣扎拉丰阿、总兵李全率部占住东部山梁,参赞大臣观音保、总兵长青率部占住西部山梁,逼近缅兵营外兵列队驻守。下午,缅兵自西部营寨出兵攻击观音保部,观音保率所部奋力冲杀,明瑞中路也出兵接应,缅兵败退,被杀二百余名。缅兵兵器以火器和镖子为主,无甲胄、弓矢,平地决战不是骑兵强悍的清兵对手。缅人也说,交战时候,比较怕的是清兵骑射手(即满洲马甲)。缅兵受挫,坚守不出。

      明瑞屡次挑战不遂后,下决心直接攻营,并判断主动出击的西部缅兵为强兵所在,强兵被破,其他营寨不难破,遂决定集中兵力攻击此处。十二月二日清晨,除留二千兵留守大营,以一万兵分十二队冲击缅兵营寨。缅兵善守,营内木栅为深埋地下的湿木,露出地面仍高二丈,内外均有深沟,沟旁又埋锐利竹木,缅兵有木栅保护,枪炮难伤,而从栅隙处以火枪射击,则命中奇高。清兵自缅营附近山梁冲击而下,第一座营寨临近山梁,很快被清兵攻破。在攻第二座时,比较困难,有一名贵州藤牌兵王连看到木栅附近一处有些木料,容易攀登,从该处攀栅而过,一人在数百名缅军中冲杀,后续十余名清兵跟着攀登而进,在此掩护下,王连杀敌十余名后又拔开木栅,清兵蜂拥攻入,再次夺得一座营寨。所得两营地势较高,明瑞又分兵配合其他各路攻下两营。缅兵连续反击至晚上二更,见反攻无望,纷纷撤退,清兵全力追杀,直到第二日黎明时分才收兵。此战即蛮结之役,清兵杀敌二千余,俘三十四名,缴获枪炮粮食牛马甚多。乾隆皇帝闻讯大喜,封明瑞为一等公,贵州兵王连也直接升为游击。

      蛮结之战后,明瑞更加轻敌,继续率兵深入,绕过天险天生桥,十二月十三日抵宋赛(今缅甸送速),十七日到邦亥,前锋十八日至象孔(今缅甸辛古),距离阿瓦仅70里。但在缅甸的坚壁清野下,清兵粮尽、马疲、人乏,已经无力攻城。十九日,明瑞无奈,只得下令退兵到孟笼处(今缅甸孟隆)就食。缅兵侦知清军撤兵后,大举反击,对明瑞大军只是派军隔着十几里路远远跟着,时不时进行骚扰作战,但不正面作战。主要还是将主力用在木邦方向,到乾隆三十三年(公元1768年)正月初二,缅兵先后将天生桥、蛮结、蒲卡、锡箔等处的清兵台站攻占,清兵损失八百余,只有百余人退回木邦。明瑞军后勤、军情线路被断绝。正月初八,缅兵包围木邦,珠鲁讷坚守十日后不支,自杀,兵溃,总兵胡大猷、胡邦佑等战死,道府衔杨重英以下多人被俘,但清兵大部分还是逃回云南。缅兵不善打歼灭战,清兵逃跑能力也不错。同时云南巡抚派出的九百援兵也溃败而回。

      这时,北路军已经败退。乾隆三十二年十二月,北路清兵攻击老官屯不下,伤亡五百余,总兵王玉柱阵亡。同时,染病官兵也不少。缅兵又逐次增兵,清兵被迫退至四十里外的旱塔。正月初十左右,因锡箔台站被断,云南巡抚、乾隆皇帝数次令额尔登额率兵转至木邦,接应明瑞。额尔登额听闻中途猛卯有缅兵出没,就退入铁壁关内,转从陇川入木邦,额尔登额畏敌迁延不前,走走停停,数日路程走了二十多日,直到二月四日才到边境宛顶。此时木邦早已失陷,而明瑞也已陷入缅兵重重包围中,但额尔登额自知战力脆弱,依然不敢出边救援。

      十二月二十一日,明瑞军到孟笼,得粮二万余石,暂时缓解了缺粮窘境,明瑞在此休息十多日,过完春节后,再次出发,打算经大山回木邦,途中听闻木邦被围,于正月初十改向宛顶撤退。正月十四日,明瑞军在蛮化向尾追不止的缅兵突然反击,歼敌千余,总算把尾追之敌打痛,不再追得那么紧,清兵伤亡虽不大,但总兵李全中枪身亡。缅兵攻占木邦和击退北路清军后,几乎全部主力都赶赴明瑞军处,数万缅兵于二月初七日,将万余清兵围困在小孟育处,此处距离宛顶二百里。明瑞军在此休息三日,于十日夜,沿探明的小路突围,明瑞率领队大臣、侍卫及数百满洲兵殿后,领队大臣扎拉丰阿中枪阵亡,观音保以身上携带的最后一支箭刺喉自杀。明瑞身受重伤,用尽力气疾驰了二十多里,“手截辫发授其仆归报,而缢于树下,其仆以木叶掩尸去”[7]。清兵突围中共有千余官兵战死。十三、十四日,总兵哈国兴、常青以下万余官兵突围回到宛顶,其中许多伤病官兵及体弱文官都得以生还。[1]

      乾隆皇帝听闻明瑞大败、身亡讯息,震怒愤恨无比,将额尔登额逮捕进京,处以磔刑,同时北路军的云南提督谭五格也被处死。明瑞的灵柩归京后,乾隆帝亲临吊唁,赐谥号果烈。明瑞之妻因极度悲伤,亦自尽。[1]

      清缅第三次战事,缅甸战略战术对头,北路坚守要隘,南路坚壁清野、诱敌深入,终于将清兵击败、驱逐出境,但也暴露出了缅兵不擅长平野决战、不善打歼灭战的弱点。清军不明敌情,盲目轻敌,纯粹自取其败。但清兵在作战中也给缅兵沉重打击,迫使缅甸在今后作战不大敢野战,而是选择守势。

      明瑞虽败,但缅甸已无心无力再战,陆续发来求和文书,但清廷感之前缅甸辱国,置之不理。[8]乾隆皇帝调集精兵强将,准备发动更大规模的进攻。任重臣傅恒为经略,阿里衮、阿桂为副将军,舒赫德为参赞大臣,鄂宁为云贵总督。原来跟随明瑞出征的满洲兵调回,增调13000八旗兵以及9000贵州兵入滇,后来又加派1000八旗兵2000福建水师。

      乾隆皇帝还斗志昂扬,手下却有人开始嘀咕缅事难办了。乾隆三十三年(1768年)四月,先期到滇的舒赫德及鄂宁联合上奏,说征缅有五难。一是办马难,按满兵一万、汉兵三万出兵规模算,战马、驭马需十万匹,急切难办。二是办粮难,按四万兵、十万马算,单十个月就需兵粮四十二万石,全省仓粮也不过三十五万石,供应严重不足。三是行军难,从内地永昌到边境就路难走,边外地形更差。四是转运难,单从永昌运粮到边境,按三夫运米一石算,就需百余万人次,而如果到了境外,国人不愿意出境,境外人烟稀少,雇用役夫几乎不可能。五是气候难,水土不适,历次战事病故或因病失去战斗力者比战场死伤还多。两人最后结论就是,对缅甸战事胜算不大,不如设法招安缅甸。虽然两人的判断正确,可惜乾隆皇帝没有接受。听到两人的建议后暴怒,痛骂两人乖谬无耻,很快将两人降职调任。后来清朝对缅战事连续失利,乾隆皇帝依然故我,认为“我大清势当全盛,认真起来,就可以将缅甸打得落花流水。”

      大军远征,特别是出征境外,后勤向来是大难题。明瑞全军共征用马驴牛八万余,其中马万余,驭兽多为牛只,牛只半路还被宰杀当粮,即时如此,一半粮食还是要从缅甸当地取得。二十年后,乾隆皇帝出兵越南,只是一万兵打到河内,就动用了七八万民夫,也才勉强保持供给。因此,乾隆皇帝要再次大举征缅,准备时间还是比较仓促,以马骡为例,从贵州、四川、湖广、河南等地只搜括了两万余匹马、六千匹骡,只能规定满洲兵有马,绿营兵不给马。

      第四次战事[编辑]傅恒

      1769年(乾隆三十四年)二月,傅恒率兵出征。临行时,乾隆皇帝还亲自在太和殿授之敕印,并把自己用的甲胄赠给傅恒,以表示对他的信任和期望。四月,经略傅恒到达永昌。清兵将领们大约也吸取了以往多次被缅甸断后路的教训,经多次商议后,决定进攻方向选定中缅边界北段,即一路从伊洛瓦底江(清朝时称之为大金沙江)上游戛鸠经孟拱(今缅甸密支那之西)、孟养(今缅甸密支那),另一路由蛮暮地区、老官屯取孟密,再配以水师,全军水陆并进、夹大金沙江而下,直取木梳、阿瓦。南段与缅甸接壤的宛顶、普洱处,只保留少量兵力牵制。因为大金沙江在云南境内支流大盈江不能行船,要到蛮暮,才能通航,所以清兵在五月就派数千兵马及数百工匠到蛮暮上游野牛坝打造战船。[1]

      七月二十日,清兵誓师出征。八月初二,傅恒率八千余兵自戛鸠渡大金沙江,深入缅属孟拱、孟养土司地带,缅兵原驻数千兵都退至新街附近的老官屯,并未设防于此,所以傅恒行程2000多里,兵不血刃,唯一战果是招降孟拱土司,而因为气候道路问题,傅恒迟迟未到蛮暮,“惟途间忽雨忽晴,山高泥滑,一马倒,则所负粮帐尽失,军士或枵腹露宿于上淋下湿之中,以致多疾病”。而此时阿里衮、阿桂早已经率清军一万五千余人,造好战船,水陆并进,于九月由野牛坝出蛮暮,九月十八日在两江交会处甘立寨,发生激战,清兵以火炮击沉缅兵三艘战船,击退了拦截的缅甸水师,水师由大盈江出至大金沙江,陆上兵马也到达新街附近,并派数千兵渡江到西岸哈坎扎营,打通水路,控制两岸。然后由哈坎派兵2000接应傅恒南下。九月二十九日,傅恒才到达哈坎。此时,傅恒已经知道西岸难行,被迫改变原先指挥西路军沿西岸攻占木疏(今缅甸甘布鲁),由陆路直取阿瓦的计划,而是指挥东路军与新街、老官屯缅兵主力决战。十月初二,傅恒过江东清兵主营指挥作战。

      清兵大举进攻的消息已经传了一年,缅兵这时也打探清楚清兵进攻方向,几乎调集齐主力在新街、老官屯一带夹江与清兵对峙。清兵此次出征,名义上动用满汉兵六万,但因为后勤限制,实际前线只有28300兵,扣除畹町驻兵1500以及普洱驻兵3500,出关只有23300兵,再扣除沿路台站驻兵4400,新街、老官屯前线清兵只有18900兵(其中水师3000)。日趋加重的瘴气,使清军大量减员。缅兵全军无精确数字,但应不下三万,而以前与法国交战俘虏的数百法国兵也在缅兵中服役。所以,这次清缅主力对撼,依然是缅甸兵力占优,但因为双方野战能力有一定差距,整个战役过程,还是清兵长期保持攻势,而缅兵基本保持守势。伊洛瓦底江上的缅甸战船

      十月初十,双方在新街发生激战,先是双方水师发生战斗,缅兵不利,退到稍南一沙洲处据守,清水兵师及部分陆军一起水陆攻击,击败缅兵水师,杀敌五百余,夺得战船六艘。西岸阿里衮率精兵六百破缅兵三个营寨,杀敌五十余人。此战后,缅兵退守数十里外的老官屯,清军占据新街。

      十月二十日,清兵进至老官屯[9]。缅军在老官屯早已扎下两座坚固大营,主力在江东大寨,数千缅军在西岸扎营,营栅伸入江中,缅军水师停泊在两营之间江面,左右策应。东岸缅兵见清兵刚来,便出营攻击,被清兵击退,双方都没有大的战果,双方只是不时以火炮互轰。战斗结束,清兵便在两岸分别扎营与缅兵对峙。而缅兵两营之间水面湍急,且有沙洲,清兵水师暂时无法前进。第二日东岸清兵派偏师到缅兵南面扎营,准备断其水路。

      缅兵在营内挖了不少深及三尺的土坑,兵员在其间既可躲避炮火,又可隐藏目标。十月二十二日,清兵斥候在大树高处观察,误判断营中敌兵甚少。清兵于是发动大规模进攻,傅恒、阿里衮等人还抵达栅外数十步处指挥。缅兵营寨外有深壕,木栅坚固无比,外加枪炮火力极猛,清兵一日内连续多次攻势都被击退,总兵德福也中枪阵亡。清兵将领杀得兴起,还打算乘夜肉搏,后被制止。同日,两军水师在江上也有交锋,清兵击沉缅军两艘战船。接连三日,清兵攻势放缓,以火攻、大炮等方式摧毁木栅,均告失败。二十六日,清兵水师发动攻势,乘夜攻占两营间近西岸沙洲,夺战船二,俘虏十一人,缅兵水师退守东岸,东岸缅兵水路运输被断,清兵士气大振,但陆上对缅兵的火攻再次失败。二十九日,清兵以地道爆破、数百丈长藤拉倒等方式破栅,结果还是失败。十一月初一,西岸有大股缅兵来援,击退西岸攻营清兵,并以火炮轰击清兵水师,清兵水师被迫后撤,缅兵水路继续畅通,西岸到东岸的补给源源不断。其时,傅恒若以小部兵力继续围困老官屯,而以大部兵力从江西岸直攻阿瓦,还有扭转不利战局的可能,但傅恒坚持攻下老官屯,使得清兵陷入战局僵持的局面。然而,明瑞的前车之鉴也很可能不会让这样的分兵之策在将领中得到任何支持,更何况这一次清军在侧翼的保障方面尚且不如第三次战事时

      至此,双方已经打得精疲力尽,都有厌战情绪。期间,除了零星小战,双方事实上已经停战。初九日,缅兵来信要求停战。傅恒想打,但副将军阿桂以下绝大部分将领都不想打了,于是初十日傅恒回信缅兵,同意停战。而且上奏乾隆“奈因本年瘴疠过甚,交冬未减。”,说三万一千兵,主要因为染病,现在仅存一万三千余。实际前线清兵不到一万九,为了把情况说严重些,故意夸大前线兵员数。但清兵损失确实较大,病死病倒的比战场死伤还多如总兵吴士胜、副将军阿里衮、水师提督叶相德先后病死,傅恒本人亦染病卧床。缅兵损失虽然略少,而且战场形势略优,但缅王懵驳在听闻新街之败后心生恐惧,以缅军将领布拉莽傥遣使求罢兵。几经交涉后,双方于十一月十六日正式议和,缅军13名将领与清军12名将领为双方代表,谈判定议画押,互赠礼物,正式停战乾隆三十五年(公元1770年)七月,回到北京不久的傅恒就因此病死了。[10]

      双方资料伤亡数字不同,过程一致。都是清军进攻,缅甸转进。傅恒是战争结束后在北京病逝,这也算缅甸战果?你还要拿转进当胜利么?

      2018/9/20 8:15:20
      左箭头-小图标

      ......
      135楼 白旗子弟
      清军入缅甸千里,离 首都百里,是清军拿不到。日军入大清百里,距离北京千里怎么拿?
      139楼 独立的思考着
      第4次侵缅,大清入缅千里,被缅军重围,陷于绝境,陆海主帅都一病不起。

      是缅军统帅不愿做的太绝,杀掉被围清军会惹恼乾隆,卷入与大清无休止的战争中,而缅甸的战争目的是“以战逼和”,关键在于一个“和”字,所以与清军签和约,放开一条口子,放清军逃命。

      乾隆知道的很清楚,征缅是失败的,缅甸人保卫了自己的国家。

      甲午战不同,大清在东北朝鲜山东,以及北洋水师都是大清最精锐的军队,都被日军打的一败涂地。乃木抓到两万清军俘虏,全砍,认为清军就知道逃跑,不配做军人,更不配活命。

      日相伊藤博文在马关对李鸿章之所以狮子口大开,就是你不割辽东半岛,我就进军北京。

      而慈禧希望签卖国条约的条件就是不想离开北京,意为她清楚知道,不签卖国条约,北京不保。

      日军的战斗力有多强悍,所有的中国人都知道。之所以没逼大清到尽,是由于俄国的牵制。

      果然,在马关条约签署后,俄国逼日本将辽东半岛吐出来,还给大清,但这也未10年后的日俄战争埋下伏笔

      145楼 白旗子弟
      缅甸根本不敢与清军野战,绝境个屁。缅甸打打不过,耗耗不起才是绝境。甲午日本根本无力进攻北京,打消耗战日本必败。大清担心俄国趁火打劫搞黄俄罗斯,到时保住3.6万台湾,丢170万外蒙,这种胜利不如不要
      153楼 独立的思考着
      维基百科

      缅方资料

      第三次战事[编辑][ 转自铁血社区 http://www.tiexue.net/ ]

      1767年,明瑞接任云贵总督。明瑞的计画是亲率一路清军经兴威、腊戍、昔卜沿南渡河进攻,另一路清军由额尔景额率领沿八莫旧道进攻,两军随后会师进攻阿瓦。缅军的计画是由内苗·希修守恭屯抵御北方来的额尔景额军,玛哈·希修与玛哈·希哈修亚率两支部队迎战东北方来的明瑞军。[13]

      1767年11月,北路清军占领了八莫,明瑞军也占领了兴威和昔卜。明瑞以兴威为后勤基地,留下5000兵力驻防,随后率15000清军进军阿瓦。清缅两军于昔卜南方遭遇,玛哈·希修军大败,玛哈·希哈修亚军在兴威被击退。消息传到阿瓦,缅王辛标信迅速下令调回正在征讨暹罗的部队。明瑞军乘胜攻下数城,1768年初,清军行军至阿瓦北数十里、伊洛瓦底河畔的辛古。辛标信拒绝了群臣劝其逃亡的建议,亲率缅军至辛古与清军交战。此外,登贾·敏康率领的缅军游击部队骚扰破坏了兴威至辛古清军漫长的补给路线。明瑞改采防守性的战术,期待北路清军能南下支援,然而北路清军早已在恭屯战败,退回云南。[13][14][15]

      1768年3月,从暹罗回来的缅军增援部队由玛哈·希哈修亚和内苗·希修率领夺回了兴威。明瑞放弃了进攻阿瓦,开始向云南方向且战且退。缅军兵分两路,小部队由玛哈·希修率领追击清军,大部队由玛哈·希哈修亚统领经山路抄向清军的后路。缅军在彬乌伦完成了对清军的包围,清军大败,明瑞受重伤,30000清军大多战死,俘虏只有2500名,另有小部分清军得以逃出。明瑞没有随小部队逃往,他砍断辫子命人带回给乾隆帝表示忠诚,随后上吊自尽于树。[13][14][15]

      第四次战事[编辑]

      1768年4月,新统帅傅恒抵达云南,统领约60000清军,他计画兵分三路,一路进攻八莫与恭屯,另二路分别沿伊洛瓦底江的两岸南下,进攻阿瓦,顺江南下的还有福建水师船员操作的战船,随军还带有许多木工沿路修筑堡垒并维修船只。缅军的计画则是将清军抵挡在边境,防止清军再一次深入缅甸腹地。缅军统帅为玛哈·希哈修亚,巴拉敏丁负责驻守恭屯,三路缅军分别迎向三路清军,另有一路缅军负责切断清军的补给线,辛标信还派出一队战船迎战清军战船。缅军还有一支由法国人皮埃尔·德·米拉德统领的火枪队。玛哈·希哈修亚率军乘船沿伊洛瓦底江北上至八莫。[16][17]

      傅恒决定不等到雨季结束,他要在缅军抵达前就发动进攻。1768年10月,三路清军进攻并拿下了八莫,随后南下在恭屯东十数里的村落附近建造了堡垒,随军的木工建造了许多战船,准备沿伊洛瓦底江南下。然而计画中要沿江两岸南下的清军并没有执行,西岸军在遭遇了缅军后就退回堡垒附近,东岸军也没有进军。江中的清军战船被到达的缅军战船全部击沉。清军转而进攻恭屯,缅军坚守了一个月,抵御住了清军的数波进攻。同时,清军遭受了严重的疫病,许多人死于疾病,傅恒本人也一病不起。骚扰清军补给线的缅军也相当成功,随后南下进攻清军后方,12月初,清军被完全包围。缅军发起进攻,夺下了清军修筑的堡垒,堡垒守军逃回恭屯与被围清军会合。[16][17][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清军已损失约20000兵力与许多军备,开始要求和谈。许多缅军将领反对和谈,他们觉得清军已经是瓮中之鳖,可以轻易剿灭。然而统帅玛哈·希哈修亚参与过与明瑞的战争,认为剿灭这次的清军只会使清廷变得更为强硬,他告诉他的同僚们继续与清朝进行长久的战争只会毁了自己的国家,相较于清军的损失,缅军的损失较少,但占了缅甸人口不少的一部份。缅军将领们没有被玛哈·希哈修亚说服,然而,玛哈·希哈修亚依然作主在未曾上报缅王的情况下与清军进行了和谈。1769年12月13日,两军签订了和约,两天后,清军北归。[17][16][13]

      这就是是你所谓大清笑到最后?

      164楼 白旗子弟
      我在144楼打你脸了,你又复读机把脸伸来是嫌不够酸爽?我再打一次:清军是进攻进攻再进攻,缅甸是转进转进再转进。这就是你所谓的缅甸笑到最后?
      清军是进攻但失败,再进攻,再失败,第3次第4次征缅主帅都先后死亡。

      你不信缅方资料缅方记载,大清资料你也不信?

      维基百科

      中方资料

      第三次战事[编辑]第三次战斗

      1767年(乾隆三十二年)四月,明瑞到任后,在盲目乐观的情绪支配下,筹备各项对缅作战事宜。乾隆皇帝调满洲兵三千,四川绿旗兵八千,贵州绿旗兵一万(其中一千驻守普洱,并未参加远征),外加云南绿旗兵五千,合计二万五千兵,分两路进军。明瑞亲率一万七千兵为南路军,出宛顶由木邦经锡箔直捣阿瓦;参赞大臣额尔景额率八千兵为北路兵,出铁壁关经新街进取猛密,再南下与明瑞回合阿瓦。每兵带足两个月的粮食,征马、驴、牛八万余为作战、后勤用。明瑞认为如果直捣阿瓦,缅甸将自顾不暇,加上立功心切,几乎把所有的精兵强将都带在自己身边。[1]

      九月二十四日,清兵从永昌出发。十一月二日,明瑞率南路兵出宛顶进入缅境,十日,占领木邦城(今缅甸兴威)。自宛顶至木邦城六百多里,因为屡经兵火,人烟断绝。缅兵也一路坚壁清野,不与清兵交战。明瑞留参赞大臣珠鲁讷率兵五千留守木邦城,自率一万二千精兵继续前进。

      北路兵十一月十六日抵达老官屯(新街附近),与早已在此夹江树栅防守的数千缅军对峙。清兵连日攻击,伤亡甚重。十二月,额尔景额得病身亡,乾隆令其弟额尔登额接任北路统帅。

      明瑞出木邦后,克旧小,渡大叠江,经锡箔、大山等土司管辖地区,在蒲卡处杀敌数十,擒获数名缅兵,侦知有九千缅兵屯驻蛮结(今缅甸南渡河以东),便于十一月二十九日率部直逼蛮结。蛮结缅兵在各险要处分扎十六营固守。第二日,明瑞分兵三路,自率中路,领队大臣扎拉丰阿、总兵李全率部占住东部山梁,参赞大臣观音保、总兵长青率部占住西部山梁,逼近缅兵营外兵列队驻守。下午,缅兵自西部营寨出兵攻击观音保部,观音保率所部奋力冲杀,明瑞中路也出兵接应,缅兵败退,被杀二百余名。缅兵兵器以火器和镖子为主,无甲胄、弓矢,平地决战不是骑兵强悍的清兵对手。缅人也说,交战时候,比较怕的是清兵骑射手(即满洲马甲)。缅兵受挫,坚守不出。

      明瑞屡次挑战不遂后,下决心直接攻营,并判断主动出击的西部缅兵为强兵所在,强兵被破,其他营寨不难破,遂决定集中兵力攻击此处。十二月二日清晨,除留二千兵留守大营,以一万兵分十二队冲击缅兵营寨。缅兵善守,营内木栅为深埋地下的湿木,露出地面仍高二丈,内外均有深沟,沟旁又埋锐利竹木,缅兵有木栅保护,枪炮难伤,而从栅隙处以火枪射击,则命中奇高。清兵自缅营附近山梁冲击而下,第一座营寨临近山梁,很快被清兵攻破。在攻第二座时,比较困难,有一名贵州藤牌兵王连看到木栅附近一处有些木料,容易攀登,从该处攀栅而过,一人在数百名缅军中冲杀,后续十余名清兵跟着攀登而进,在此掩护下,王连杀敌十余名后又拔开木栅,清兵蜂拥攻入,再次夺得一座营寨。所得两营地势较高,明瑞又分兵配合其他各路攻下两营。缅兵连续反击至晚上二更,见反攻无望,纷纷撤退,清兵全力追杀,直到第二日黎明时分才收兵。此战即蛮结之役,清兵杀敌二千余,俘三十四名,缴获枪炮粮食牛马甚多。乾隆皇帝闻讯大喜,封明瑞为一等公,贵州兵王连也直接升为游击。

      蛮结之战后,明瑞更加轻敌,继续率兵深入,绕过天险天生桥,十二月十三日抵宋赛(今缅甸送速),十七日到邦亥,前锋十八日至象孔(今缅甸辛古),距离阿瓦仅70里。但在缅甸的坚壁清野下,清兵粮尽、马疲、人乏,已经无力攻城。十九日,明瑞无奈,只得下令退兵到孟笼处(今缅甸孟隆)就食。缅兵侦知清军撤兵后,大举反击,对明瑞大军只是派军隔着十几里路远远跟着,时不时进行骚扰作战,但不正面作战。主要还是将主力用在木邦方向,到乾隆三十三年(公元1768年)正月初二,缅兵先后将天生桥、蛮结、蒲卡、锡箔等处的清兵台站攻占,清兵损失八百余,只有百余人退回木邦。明瑞军后勤、军情线路被断绝。正月初八,缅兵包围木邦,珠鲁讷坚守十日后不支,自杀,兵溃,总兵胡大猷、胡邦佑等战死,道府衔杨重英以下多人被俘,但清兵大部分还是逃回云南。缅兵不善打歼灭战,清兵逃跑能力也不错。同时云南巡抚派出的九百援兵也溃败而回。

      这时,北路军已经败退。乾隆三十二年十二月,北路清兵攻击老官屯不下,伤亡五百余,总兵王玉柱阵亡。同时,染病官兵也不少。缅兵又逐次增兵,清兵被迫退至四十里外的旱塔。正月初十左右,因锡箔台站被断,云南巡抚、乾隆皇帝数次令额尔登额率兵转至木邦,接应明瑞。额尔登额听闻中途猛卯有缅兵出没,就退入铁壁关内,转从陇川入木邦,额尔登额畏敌迁延不前,走走停停,数日路程走了二十多日,直到二月四日才到边境宛顶。此时木邦早已失陷,而明瑞也已陷入缅兵重重包围中,但额尔登额自知战力脆弱,依然不敢出边救援。

      十二月二十一日,明瑞军到孟笼,得粮二万余石,暂时缓解了缺粮窘境,明瑞在此休息十多日,过完春节后,再次出发,打算经大山回木邦,途中听闻木邦被围,于正月初十改向宛顶撤退。正月十四日,明瑞军在蛮化向尾追不止的缅兵突然反击,歼敌千余,总算把尾追之敌打痛,不再追得那么紧,清兵伤亡虽不大,但总兵李全中枪身亡。缅兵攻占木邦和击退北路清军后,几乎全部主力都赶赴明瑞军处,数万缅兵于二月初七日,将万余清兵围困在小孟育处,此处距离宛顶二百里。明瑞军在此休息三日,于十日夜,沿探明的小路突围,明瑞率领队大臣、侍卫及数百满洲兵殿后,领队大臣扎拉丰阿中枪阵亡,观音保以身上携带的最后一支箭刺喉自杀。明瑞身受重伤,用尽力气疾驰了二十多里,“手截辫发授其仆归报,而缢于树下,其仆以木叶掩尸去”[7]。清兵突围中共有千余官兵战死。十三、十四日,总兵哈国兴、常青以下万余官兵突围回到宛顶,其中许多伤病官兵及体弱文官都得以生还。[1]

      乾隆皇帝听闻明瑞大败、身亡讯息,震怒愤恨无比,将额尔登额逮捕进京,处以磔刑,同时北路军的云南提督谭五格也被处死。明瑞的灵柩归京后,乾隆帝亲临吊唁,赐谥号果烈。明瑞之妻因极度悲伤,亦自尽。[1]

      清缅第三次战事,缅甸战略战术对头,北路坚守要隘,南路坚壁清野、诱敌深入,终于将清兵击败、驱逐出境,但也暴露出了缅兵不擅长平野决战、不善打歼灭战的弱点。清军不明敌情,盲目轻敌,纯粹自取其败。但清兵在作战中也给缅兵沉重打击,迫使缅甸在今后作战不大敢野战,而是选择守势。

      明瑞虽败,但缅甸已无心无力再战,陆续发来求和文书,但清廷感之前缅甸辱国,置之不理。[8]乾隆皇帝调集精兵强将,准备发动更大规模的进攻。任重臣傅恒为经略,阿里衮、阿桂为副将军,舒赫德为参赞大臣,鄂宁为云贵总督。原来跟随明瑞出征的满洲兵调回,增调13000八旗兵以及9000贵州兵入滇,后来又加派1000八旗兵2000福建水师。

      乾隆皇帝还斗志昂扬,手下却有人开始嘀咕缅事难办了。乾隆三十三年(1768年)四月,先期到滇的舒赫德及鄂宁联合上奏,说征缅有五难。一是办马难,按满兵一万、汉兵三万出兵规模算,战马、驭马需十万匹,急切难办。二是办粮难,按四万兵、十万马算,单十个月就需兵粮四十二万石,全省仓粮也不过三十五万石,供应严重不足。三是行军难,从内地永昌到边境就路难走,边外地形更差。四是转运难,单从永昌运粮到边境,按三夫运米一石算,就需百余万人次,而如果到了境外,国人不愿意出境,境外人烟稀少,雇用役夫几乎不可能。五是气候难,水土不适,历次战事病故或因病失去战斗力者比战场死伤还多。两人最后结论就是,对缅甸战事胜算不大,不如设法招安缅甸。虽然两人的判断正确,可惜乾隆皇帝没有接受。听到两人的建议后暴怒,痛骂两人乖谬无耻,很快将两人降职调任。后来清朝对缅战事连续失利,乾隆皇帝依然故我,认为“我大清势当全盛,认真起来,就可以将缅甸打得落花流水。”

      大军远征,特别是出征境外,后勤向来是大难题。明瑞全军共征用马驴牛八万余,其中马万余,驭兽多为牛只,牛只半路还被宰杀当粮,即时如此,一半粮食还是要从缅甸当地取得。二十年后,乾隆皇帝出兵越南,只是一万兵打到河内,就动用了七八万民夫,也才勉强保持供给。因此,乾隆皇帝要再次大举征缅,准备时间还是比较仓促,以马骡为例,从贵州、四川、湖广、河南等地只搜括了两万余匹马、六千匹骡,只能规定满洲兵有马,绿营兵不给马。

      第四次战事[编辑]傅恒

      1769年(乾隆三十四年)二月,傅恒率兵出征。临行时,乾隆皇帝还亲自在太和殿授之敕印,并把自己用的甲胄赠给傅恒,以表示对他的信任和期望。四月,经略傅恒到达永昌。清兵将领们大约也吸取了以往多次被缅甸断后路的教训,经多次商议后,决定进攻方向选定中缅边界北段,即一路从伊洛瓦底江(清朝时称之为大金沙江)上游戛鸠经孟拱(今缅甸密支那之西)、孟养(今缅甸密支那),另一路由蛮暮地区、老官屯取孟密,再配以水师,全军水陆并进、夹大金沙江而下,直取木梳、阿瓦。南段与缅甸接壤的宛顶、普洱处,只保留少量兵力牵制。因为大金沙江在云南境内支流大盈江不能行船,要到蛮暮,才能通航,所以清兵在五月就派数千兵马及数百工匠到蛮暮上游野牛坝打造战船。[1]

      七月二十日,清兵誓师出征。八月初二,傅恒率八千余兵自戛鸠渡大金沙江,深入缅属孟拱、孟养土司地带,缅兵原驻数千兵都退至新街附近的老官屯,并未设防于此,所以傅恒行程2000多里,兵不血刃,唯一战果是招降孟拱土司,而因为气候道路问题,傅恒迟迟未到蛮暮,“惟途间忽雨忽晴,山高泥滑,一马倒,则所负粮帐尽失,军士或枵腹露宿于上淋下湿之中,以致多疾病”。而此时阿里衮、阿桂早已经率清军一万五千余人,造好战船,水陆并进,于九月由野牛坝出蛮暮,九月十八日在两江交会处甘立寨,发生激战,清兵以火炮击沉缅兵三艘战船,击退了拦截的缅甸水师,水师由大盈江出至大金沙江,陆上兵马也到达新街附近,并派数千兵渡江到西岸哈坎扎营,打通水路,控制两岸。然后由哈坎派兵2000接应傅恒南下。九月二十九日,傅恒才到达哈坎。此时,傅恒已经知道西岸难行,被迫改变原先指挥西路军沿西岸攻占木疏(今缅甸甘布鲁),由陆路直取阿瓦的计划,而是指挥东路军与新街、老官屯缅兵主力决战。十月初二,傅恒过江东清兵主营指挥作战。

      清兵大举进攻的消息已经传了一年,缅兵这时也打探清楚清兵进攻方向,几乎调集齐主力在新街、老官屯一带夹江与清兵对峙。清兵此次出征,名义上动用满汉兵六万,但因为后勤限制,实际前线只有28300兵,扣除畹町驻兵1500以及普洱驻兵3500,出关只有23300兵,再扣除沿路台站驻兵4400,新街、老官屯前线清兵只有18900兵(其中水师3000)。日趋加重的瘴气,使清军大量减员。缅兵全军无精确数字,但应不下三万,而以前与法国交战俘虏的数百法国兵也在缅兵中服役。所以,这次清缅主力对撼,依然是缅甸兵力占优,但因为双方野战能力有一定差距,整个战役过程,还是清兵长期保持攻势,而缅兵基本保持守势。伊洛瓦底江上的缅甸战船

      十月初十,双方在新街发生激战,先是双方水师发生战斗,缅兵不利,退到稍南一沙洲处据守,清水兵师及部分陆军一起水陆攻击,击败缅兵水师,杀敌五百余,夺得战船六艘。西岸阿里衮率精兵六百破缅兵三个营寨,杀敌五十余人。此战后,缅兵退守数十里外的老官屯,清军占据新街。

      十月二十日,清兵进至老官屯[9]。缅军在老官屯早已扎下两座坚固大营,主力在江东大寨,数千缅军在西岸扎营,营栅伸入江中,缅军水师停泊在两营之间江面,左右策应。东岸缅兵见清兵刚来,便出营攻击,被清兵击退,双方都没有大的战果,双方只是不时以火炮互轰。战斗结束,清兵便在两岸分别扎营与缅兵对峙。而缅兵两营之间水面湍急,且有沙洲,清兵水师暂时无法前进。第二日东岸清兵派偏师到缅兵南面扎营,准备断其水路。

      缅兵在营内挖了不少深及三尺的土坑,兵员在其间既可躲避炮火,又可隐藏目标。十月二十二日,清兵斥候在大树高处观察,误判断营中敌兵甚少。清兵于是发动大规模进攻,傅恒、阿里衮等人还抵达栅外数十步处指挥。缅兵营寨外有深壕,木栅坚固无比,外加枪炮火力极猛,清兵一日内连续多次攻势都被击退,总兵德福也中枪阵亡。清兵将领杀得兴起,还打算乘夜肉搏,后被制止。同日,两军水师在江上也有交锋,清兵击沉缅军两艘战船。接连三日,清兵攻势放缓,以火攻、大炮等方式摧毁木栅,均告失败。二十六日,清兵水师发动攻势,乘夜攻占两营间近西岸沙洲,夺战船二,俘虏十一人,缅兵水师退守东岸,东岸缅兵水路运输被断,清兵士气大振,但陆上对缅兵的火攻再次失败。二十九日,清兵以地道爆破、数百丈长藤拉倒等方式破栅,结果还是失败。十一月初一,西岸有大股缅兵来援,击退西岸攻营清兵,并以火炮轰击清兵水师,清兵水师被迫后撤,缅兵水路继续畅通,西岸到东岸的补给源源不断。其时,傅恒若以小部兵力继续围困老官屯,而以大部兵力从江西岸直攻阿瓦,还有扭转不利战局的可能,但傅恒坚持攻下老官屯,使得清兵陷入战局僵持的局面。然而,明瑞的前车之鉴也很可能不会让这样的分兵之策在将领中得到任何支持,更何况这一次清军在侧翼的保障方面尚且不如第三次战事时

      至此,双方已经打得精疲力尽,都有厌战情绪。期间,除了零星小战,双方事实上已经停战。初九日,缅兵来信要求停战。傅恒想打,但副将军阿桂以下绝大部分将领都不想打了,于是初十日傅恒回信缅兵,同意停战。而且上奏乾隆“奈因本年瘴疠过甚,交冬未减。”,说三万一千兵,主要因为染病,现在仅存一万三千余。实际前线清兵不到一万九,为了把情况说严重些,故意夸大前线兵员数。但清兵损失确实较大,病死病倒的比战场死伤还多如总兵吴士胜、副将军阿里衮、水师提督叶相德先后病死,傅恒本人亦染病卧床。缅兵损失虽然略少,而且战场形势略优,但缅王懵驳在听闻新街之败后心生恐惧,以缅军将领布拉莽傥遣使求罢兵。几经交涉后,双方于十一月十六日正式议和,缅军13名将领与清军12名将领为双方代表,谈判定议画押,互赠礼物,正式停战乾隆三十五年(公元1770年)七月,回到北京不久的傅恒就因此病死了。[10]

      2018/9/19 5:51:06
      左箭头-小图标

      ......
      135楼 白旗子弟
      清军入缅甸千里,离 首都百里,是清军拿不到。日军入大清百里,距离北京千里怎么拿?
      139楼 独立的思考着
      第4次侵缅,大清入缅千里,被缅军重围,陷于绝境,陆海主帅都一病不起。

      是缅军统帅不愿做的太绝,杀掉被围清军会惹恼乾隆,卷入与大清无休止的战争中,而缅甸的战争目的是“以战逼和”,关键在于一个“和”字,所以与清军签和约,放开一条口子,放清军逃命。

      乾隆知道的很清楚,征缅是失败的,缅甸人保卫了自己的国家。

      甲午战不同,大清在东北朝鲜山东,以及北洋水师都是大清最精锐的军队,都被日军打的一败涂地。乃木抓到两万清军俘虏,全砍,认为清军就知道逃跑,不配做军人,更不配活命。

      日相伊藤博文在马关对李鸿章之所以狮子口大开,就是你不割辽东半岛,我就进军北京。

      而慈禧希望签卖国条约的条件就是不想离开北京,意为她清楚知道,不签卖国条约,北京不保。

      日军的战斗力有多强悍,所有的中国人都知道。之所以没逼大清到尽,是由于俄国的牵制。

      果然,在马关条约签署后,俄国逼日本将辽东半岛吐出来,还给大清,但这也未10年后的日俄战争埋下伏笔

      145楼 白旗子弟
      缅甸根本不敢与清军野战,绝境个屁。缅甸打打不过,耗耗不起才是绝境。甲午日本根本无力进攻北京,打消耗战日本必败。大清担心俄国趁火打劫搞黄俄罗斯,到时保住3.6万台湾,丢170万外蒙,这种胜利不如不要
      153楼 独立的思考着
      维基百科

      缅方资料

      第三次战事[编辑][ 转自铁血社区 http://www.tiexue.net/ ]

      1767年,明瑞接任云贵总督。明瑞的计画是亲率一路清军经兴威、腊戍、昔卜沿南渡河进攻,另一路清军由额尔景额率领沿八莫旧道进攻,两军随后会师进攻阿瓦。缅军的计画是由内苗·希修守恭屯抵御北方来的额尔景额军,玛哈·希修与玛哈·希哈修亚率两支部队迎战东北方来的明瑞军。[13]

      1767年11月,北路清军占领了八莫,明瑞军也占领了兴威和昔卜。明瑞以兴威为后勤基地,留下5000兵力驻防,随后率15000清军进军阿瓦。清缅两军于昔卜南方遭遇,玛哈·希修军大败,玛哈·希哈修亚军在兴威被击退。消息传到阿瓦,缅王辛标信迅速下令调回正在征讨暹罗的部队。明瑞军乘胜攻下数城,1768年初,清军行军至阿瓦北数十里、伊洛瓦底河畔的辛古。辛标信拒绝了群臣劝其逃亡的建议,亲率缅军至辛古与清军交战。此外,登贾·敏康率领的缅军游击部队骚扰破坏了兴威至辛古清军漫长的补给路线。明瑞改采防守性的战术,期待北路清军能南下支援,然而北路清军早已在恭屯战败,退回云南。[13][14][15]

      1768年3月,从暹罗回来的缅军增援部队由玛哈·希哈修亚和内苗·希修率领夺回了兴威。明瑞放弃了进攻阿瓦,开始向云南方向且战且退。缅军兵分两路,小部队由玛哈·希修率领追击清军,大部队由玛哈·希哈修亚统领经山路抄向清军的后路。缅军在彬乌伦完成了对清军的包围,清军大败,明瑞受重伤,30000清军大多战死,俘虏只有2500名,另有小部分清军得以逃出。明瑞没有随小部队逃往,他砍断辫子命人带回给乾隆帝表示忠诚,随后上吊自尽于树。[13][14][15]

      第四次战事[编辑]

      1768年4月,新统帅傅恒抵达云南,统领约60000清军,他计画兵分三路,一路进攻八莫与恭屯,另二路分别沿伊洛瓦底江的两岸南下,进攻阿瓦,顺江南下的还有福建水师船员操作的战船,随军还带有许多木工沿路修筑堡垒并维修船只。缅军的计画则是将清军抵挡在边境,防止清军再一次深入缅甸腹地。缅军统帅为玛哈·希哈修亚,巴拉敏丁负责驻守恭屯,三路缅军分别迎向三路清军,另有一路缅军负责切断清军的补给线,辛标信还派出一队战船迎战清军战船。缅军还有一支由法国人皮埃尔·德·米拉德统领的火枪队。玛哈·希哈修亚率军乘船沿伊洛瓦底江北上至八莫。[16][17]

      傅恒决定不等到雨季结束,他要在缅军抵达前就发动进攻。1768年10月,三路清军进攻并拿下了八莫,随后南下在恭屯东十数里的村落附近建造了堡垒,随军的木工建造了许多战船,准备沿伊洛瓦底江南下。然而计画中要沿江两岸南下的清军并没有执行,西岸军在遭遇了缅军后就退回堡垒附近,东岸军也没有进军。江中的清军战船被到达的缅军战船全部击沉。清军转而进攻恭屯,缅军坚守了一个月,抵御住了清军的数波进攻。同时,清军遭受了严重的疫病,许多人死于疾病,傅恒本人也一病不起。骚扰清军补给线的缅军也相当成功,随后南下进攻清军后方,12月初,清军被完全包围。缅军发起进攻,夺下了清军修筑的堡垒,堡垒守军逃回恭屯与被围清军会合。[16][17][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清军已损失约20000兵力与许多军备,开始要求和谈。许多缅军将领反对和谈,他们觉得清军已经是瓮中之鳖,可以轻易剿灭。然而统帅玛哈·希哈修亚参与过与明瑞的战争,认为剿灭这次的清军只会使清廷变得更为强硬,他告诉他的同僚们继续与清朝进行长久的战争只会毁了自己的国家,相较于清军的损失,缅军的损失较少,但占了缅甸人口不少的一部份。缅军将领们没有被玛哈·希哈修亚说服,然而,玛哈·希哈修亚依然作主在未曾上报缅王的情况下与清军进行了和谈。1769年12月13日,两军签订了和约,两天后,清军北归。[17][16][13]

      这就是是你所谓大清笑到最后?

      164楼 白旗子弟
      我在144楼打你脸了,你又复读机把脸伸来是嫌不够酸爽?我再打一次:清军是进攻进攻再进攻,缅甸是转进转进再转进。这就是你所谓的缅甸笑到最后?
      《清史稿·属国三》,卷528。乾隆称“堂堂大清势当全盛,殄此丑类,于力有何不给,而肯效掩耳盗铃,恬不为耻耶”

      2018/9/19 5:16:03
      左箭头-小图标

      ......
      135楼 白旗子弟
      清军入缅甸千里,离 首都百里,是清军拿不到。日军入大清百里,距离北京千里怎么拿?
      139楼 独立的思考着
      第4次侵缅,大清入缅千里,被缅军重围,陷于绝境,陆海主帅都一病不起。

      是缅军统帅不愿做的太绝,杀掉被围清军会惹恼乾隆,卷入与大清无休止的战争中,而缅甸的战争目的是“以战逼和”,关键在于一个“和”字,所以与清军签和约,放开一条口子,放清军逃命。

      乾隆知道的很清楚,征缅是失败的,缅甸人保卫了自己的国家。

      甲午战不同,大清在东北朝鲜山东,以及北洋水师都是大清最精锐的军队,都被日军打的一败涂地。乃木抓到两万清军俘虏,全砍,认为清军就知道逃跑,不配做军人,更不配活命。

      日相伊藤博文在马关对李鸿章之所以狮子口大开,就是你不割辽东半岛,我就进军北京。

      而慈禧希望签卖国条约的条件就是不想离开北京,意为她清楚知道,不签卖国条约,北京不保。

      日军的战斗力有多强悍,所有的中国人都知道。之所以没逼大清到尽,是由于俄国的牵制。

      果然,在马关条约签署后,俄国逼日本将辽东半岛吐出来,还给大清,但这也未10年后的日俄战争埋下伏笔

      145楼 白旗子弟
      缅甸根本不敢与清军野战,绝境个屁。缅甸打打不过,耗耗不起才是绝境。甲午日本根本无力进攻北京,打消耗战日本必败。大清担心俄国趁火打劫搞黄俄罗斯,到时保住3.6万台湾,丢170万外蒙,这种胜利不如不要
      152楼 独立的思考着
      不懂历史又有蛮不讲理的人,你已走火入魔啦
      165楼 白旗子弟
      篡改历史,颠倒黑白,倒打一耙。你是精日,精卫,精国晚期了
      甲午日本根本无力进攻北京,打消耗战日本必败。大清担心俄国趁火打劫搞黄俄罗斯,到时保住3.6万台湾,丢170万外蒙,这种胜利不如不要

      你的话

      为了防止还未发生“黄俄罗斯”的事,你就卖台湾,卖辽东,赔2万万万两。

      你大清根本就没败,北京也不可能丢,祗是你喜欢卖国,对不对?

      2018/9/18 23:19:10
      左箭头-小图标

      ......
      130楼 独立的思考着
      大清没拿缅甸首都是拿不到。

      乃木希典没拿北京市大清跪下了

      135楼 白旗子弟
      清军入缅甸千里,离 首都百里,是清军拿不到。日军入大清百里,距离北京千里怎么拿?
      139楼 独立的思考着
      第4次侵缅,大清入缅千里,被缅军重围,陷于绝境,陆海主帅都一病不起。

      是缅军统帅不愿做的太绝,杀掉被围清军会惹恼乾隆,卷入与大清无休止的战争中,而缅甸的战争目的是“以战逼和”,关键在于一个“和”字,所以与清军签和约,放开一条口子,放清军逃命。

      乾隆知道的很清楚,征缅是失败的,缅甸人保卫了自己的国家。

      甲午战不同,大清在东北朝鲜山东,以及北洋水师都是大清最精锐的军队,都被日军打的一败涂地。乃木抓到两万清军俘虏,全砍,认为清军就知道逃跑,不配做军人,更不配活命。

      日相伊藤博文在马关对李鸿章之所以狮子口大开,就是你不割辽东半岛,我就进军北京。

      而慈禧希望签卖国条约的条件就是不想离开北京,意为她清楚知道,不签卖国条约,北京不保。

      日军的战斗力有多强悍,所有的中国人都知道。之所以没逼大清到尽,是由于俄国的牵制。

      果然,在马关条约签署后,俄国逼日本将辽东半岛吐出来,还给大清,但这也未10年后的日俄战争埋下伏笔

      145楼 白旗子弟
      缅甸根本不敢与清军野战,绝境个屁。缅甸打打不过,耗耗不起才是绝境。甲午日本根本无力进攻北京,打消耗战日本必败。大清担心俄国趁火打劫搞黄俄罗斯,到时保住3.6万台湾,丢170万外蒙,这种胜利不如不要
      152楼 独立的思考着
      不懂历史又有蛮不讲理的人,你已走火入魔啦
      篡改历史,颠倒黑白,倒打一耙。你是精日,精卫,精国晚期了

      2018/9/18 19:54:41
      左箭头-小图标

      ......
      130楼 独立的思考着
      大清没拿缅甸首都是拿不到。

      乃木希典没拿北京市大清跪下了

      135楼 白旗子弟
      清军入缅甸千里,离 首都百里,是清军拿不到。日军入大清百里,距离北京千里怎么拿?
      139楼 独立的思考着
      第4次侵缅,大清入缅千里,被缅军重围,陷于绝境,陆海主帅都一病不起。

      是缅军统帅不愿做的太绝,杀掉被围清军会惹恼乾隆,卷入与大清无休止的战争中,而缅甸的战争目的是“以战逼和”,关键在于一个“和”字,所以与清军签和约,放开一条口子,放清军逃命。

      乾隆知道的很清楚,征缅是失败的,缅甸人保卫了自己的国家。

      甲午战不同,大清在东北朝鲜山东,以及北洋水师都是大清最精锐的军队,都被日军打的一败涂地。乃木抓到两万清军俘虏,全砍,认为清军就知道逃跑,不配做军人,更不配活命。

      日相伊藤博文在马关对李鸿章之所以狮子口大开,就是你不割辽东半岛,我就进军北京。

      而慈禧希望签卖国条约的条件就是不想离开北京,意为她清楚知道,不签卖国条约,北京不保。

      日军的战斗力有多强悍,所有的中国人都知道。之所以没逼大清到尽,是由于俄国的牵制。

      果然,在马关条约签署后,俄国逼日本将辽东半岛吐出来,还给大清,但这也未10年后的日俄战争埋下伏笔

      145楼 白旗子弟
      缅甸根本不敢与清军野战,绝境个屁。缅甸打打不过,耗耗不起才是绝境。甲午日本根本无力进攻北京,打消耗战日本必败。大清担心俄国趁火打劫搞黄俄罗斯,到时保住3.6万台湾,丢170万外蒙,这种胜利不如不要
      153楼 独立的思考着
      维基百科

      缅方资料

      第三次战事[编辑][ 转自铁血社区 http://www.tiexue.net/ ]

      1767年,明瑞接任云贵总督。明瑞的计画是亲率一路清军经兴威、腊戍、昔卜沿南渡河进攻,另一路清军由额尔景额率领沿八莫旧道进攻,两军随后会师进攻阿瓦。缅军的计画是由内苗·希修守恭屯抵御北方来的额尔景额军,玛哈·希修与玛哈·希哈修亚率两支部队迎战东北方来的明瑞军。[13]

      1767年11月,北路清军占领了八莫,明瑞军也占领了兴威和昔卜。明瑞以兴威为后勤基地,留下5000兵力驻防,随后率15000清军进军阿瓦。清缅两军于昔卜南方遭遇,玛哈·希修军大败,玛哈·希哈修亚军在兴威被击退。消息传到阿瓦,缅王辛标信迅速下令调回正在征讨暹罗的部队。明瑞军乘胜攻下数城,1768年初,清军行军至阿瓦北数十里、伊洛瓦底河畔的辛古。辛标信拒绝了群臣劝其逃亡的建议,亲率缅军至辛古与清军交战。此外,登贾·敏康率领的缅军游击部队骚扰破坏了兴威至辛古清军漫长的补给路线。明瑞改采防守性的战术,期待北路清军能南下支援,然而北路清军早已在恭屯战败,退回云南。[13][14][15]

      1768年3月,从暹罗回来的缅军增援部队由玛哈·希哈修亚和内苗·希修率领夺回了兴威。明瑞放弃了进攻阿瓦,开始向云南方向且战且退。缅军兵分两路,小部队由玛哈·希修率领追击清军,大部队由玛哈·希哈修亚统领经山路抄向清军的后路。缅军在彬乌伦完成了对清军的包围,清军大败,明瑞受重伤,30000清军大多战死,俘虏只有2500名,另有小部分清军得以逃出。明瑞没有随小部队逃往,他砍断辫子命人带回给乾隆帝表示忠诚,随后上吊自尽于树。[13][14][15]

      第四次战事[编辑]

      1768年4月,新统帅傅恒抵达云南,统领约60000清军,他计画兵分三路,一路进攻八莫与恭屯,另二路分别沿伊洛瓦底江的两岸南下,进攻阿瓦,顺江南下的还有福建水师船员操作的战船,随军还带有许多木工沿路修筑堡垒并维修船只。缅军的计画则是将清军抵挡在边境,防止清军再一次深入缅甸腹地。缅军统帅为玛哈·希哈修亚,巴拉敏丁负责驻守恭屯,三路缅军分别迎向三路清军,另有一路缅军负责切断清军的补给线,辛标信还派出一队战船迎战清军战船。缅军还有一支由法国人皮埃尔·德·米拉德统领的火枪队。玛哈·希哈修亚率军乘船沿伊洛瓦底江北上至八莫。[16][17]

      傅恒决定不等到雨季结束,他要在缅军抵达前就发动进攻。1768年10月,三路清军进攻并拿下了八莫,随后南下在恭屯东十数里的村落附近建造了堡垒,随军的木工建造了许多战船,准备沿伊洛瓦底江南下。然而计画中要沿江两岸南下的清军并没有执行,西岸军在遭遇了缅军后就退回堡垒附近,东岸军也没有进军。江中的清军战船被到达的缅军战船全部击沉。清军转而进攻恭屯,缅军坚守了一个月,抵御住了清军的数波进攻。同时,清军遭受了严重的疫病,许多人死于疾病,傅恒本人也一病不起。骚扰清军补给线的缅军也相当成功,随后南下进攻清军后方,12月初,清军被完全包围。缅军发起进攻,夺下了清军修筑的堡垒,堡垒守军逃回恭屯与被围清军会合。[16][17][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清军已损失约20000兵力与许多军备,开始要求和谈。许多缅军将领反对和谈,他们觉得清军已经是瓮中之鳖,可以轻易剿灭。然而统帅玛哈·希哈修亚参与过与明瑞的战争,认为剿灭这次的清军只会使清廷变得更为强硬,他告诉他的同僚们继续与清朝进行长久的战争只会毁了自己的国家,相较于清军的损失,缅军的损失较少,但占了缅甸人口不少的一部份。缅军将领们没有被玛哈·希哈修亚说服,然而,玛哈·希哈修亚依然作主在未曾上报缅王的情况下与清军进行了和谈。1769年12月13日,两军签订了和约,两天后,清军北归。[17][16][13]

      这就是是你所谓大清笑到最后?

      我在144楼打你脸了,你又复读机把脸伸来是嫌不够酸爽?我再打一次:清军是进攻进攻再进攻,缅甸是转进转进再转进。这就是你所谓的缅甸笑到最后?

      2018/9/18 19:51:45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2954164
      • 工分:29770
      左箭头-小图标

      ......
      142楼 独立的思考着
      维基百科

      缅方资料

      第三次战事[编辑]

      1767年,明瑞接任云贵总督。明瑞的计画是亲率一路清军经兴威、腊戍、昔卜沿南渡河进攻,另一路清军由额尔景额率领沿八莫旧道进攻,两军随后会师进攻阿瓦。缅军的计画是由内苗·希修守恭屯抵御北方来的额尔景额军,玛哈·希修与玛哈·希哈修亚率两支部队迎战东北方来的明瑞军。[13]

      1767年11月,北路清军占领了八莫,明瑞军也占领了兴威和昔卜。明瑞以兴威为后勤基地,留下5000兵力驻防,随后率15000清军进军阿瓦。清缅两军于昔卜南方遭遇,玛哈·希修军大败,玛哈·希哈修亚军在兴威被击退。消息传到阿瓦,缅王辛标信迅速下令调回正在征讨暹罗的部队。明瑞军乘胜攻下数城,1768年初,清军行军至阿瓦北数十里、伊洛瓦底河畔的辛古。辛标信拒绝了群臣劝其逃亡的建议,亲率缅军至辛古与清军交战。此外,登贾·敏康率领的缅军游击部队骚扰破坏了兴威至辛古清军漫长的补给路线。明瑞改采防守性的战术,期待北路清军能南下支援,然而北路清军早已在恭屯战败,退回云南。[13][14][15]

      1768年3月,从暹罗回来的缅军增援部队由玛哈·希哈修亚和内苗·希修率领夺回了兴威。明瑞放弃了进攻阿瓦,开始向云南方向且战且退。缅军兵分两路,小部队由玛哈·希修率领追击清军,大部队由玛哈·希哈修亚统领经山路抄向清军的后路。缅军在彬乌伦完成了对清军的包围,清军大败,明瑞受重伤,30000清军大多战死,俘虏只有2500名,另有小部分清军得以逃出。明瑞没有随小部队逃往,他砍断辫子命人带回给乾隆帝表示忠诚,随后上吊自尽于树。[13][14][15]

      第四次战事[编辑]

      1768年4月,新统帅傅恒抵达云南,统领约60000清军,他计画兵分三路,一路进攻八莫与恭屯,另二路分别沿伊洛瓦底江的两岸南下,进攻阿瓦,顺江南下的还有福建水师船员操作的战船,随军还带有许多木工沿路修筑堡垒并维修船只。缅军的计画则是将清军抵挡在边境,防止清军再一次深入缅甸腹地。缅军统帅为玛哈·希哈修亚,巴拉敏丁负责驻守恭屯,三路缅军分别迎向三路清军,另有一路缅军负责切断清军的补给线,辛标信还派出一队战船迎战清军战船。缅军还有一支由法国人皮埃尔·德·米拉德统领的火枪队。玛哈·希哈修亚率军乘船沿伊洛瓦底江北上至八莫。[16][17]

      傅恒决定不等到雨季结束,他要在缅军抵达前就发动进攻。1768年10月,三路清军进攻并拿下了八莫,随后南下在恭屯东十数里的村落附近建造了堡垒,随军的木工建造了许多战船,准备沿伊洛瓦底江南下。然而计画中要沿江两岸南下的清军并没有执行,西岸军在遭遇了缅军后就退回堡垒附近,东岸军也没有进军。江中的清军战船被到达的缅军战船全部击沉。清军转而进攻恭屯,缅军坚守了一个月,抵御住了清军的数波进攻。同时,清军遭受了严重的疫病,许多人死于疾病,傅恒本人也一病不起。骚扰清军补给线的缅军也相当成功,随后南下进攻清军后方,12月初,清军被完全包围。缅军发起进攻,夺下了清军修筑的堡垒,堡垒守军逃回恭屯与被围清军会合。[16][17]

      清军已损失约20000兵力与许多军备,开始要求和谈。许多缅军将领反对和谈,他们觉得清军已经是瓮中之鳖,可以轻易剿灭。然而统帅玛哈·希哈修亚参与过与明瑞的战争,认为剿灭这次的清军只会使清廷变得更为强硬,他告诉他的同僚们继续与清朝进行长久的战争只会毁了自己的国家,相较于清军的损失,缅军的损失较少,但占了缅甸人口不少的一部份。缅军将领们没有被玛哈·希哈修亚说服,然而,玛哈·希哈修亚依然作主在未曾上报缅王的情况下与清军进行了和谈。1769年12月13日,两军签订了和约,两天后,清军北归。[17][16][13]

      这就是是你所谓大清笑到最后?

      老蒋有承认满州国吗?日本开出中日停战的条件就是国府承认满州国独立,但老蒋就是不认,你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要知道装睡的人是叫不醒的。

      蒙古国的独立是国共两党的共识,也是无奈之举。要骂也的骂北洋政府。

      148楼 送佛上西天
      谁承认的外蒙全民公决的结果,就该骂谁。北洋没有承认过,为啥去骂北洋?赶快用臀部思考下该去骂谁这个问题。
      149楼 独立的思考着
      瑞金苏维埃承认外蒙人民有自决权
      154楼 送佛上西天
      那个自决权是成立中华联邦的,不是脱离中国的好吗?
      160楼 独立的思考着
      1931年11月7日公布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宪法大纲》主张“中华苏维埃政权承认中国境内少数民族的民族自决权,一直承认到各弱小民族有同中国脱离,自己成立独立的国家的权利。蒙古、回、藏、苗、黎、高丽人等,凡是居住在中国的地域的,他们有完全自决权:加入或脱离中国苏维埃联邦,或建立自己的自治区域。”[2]
      美帝宪法还规定,各州有权利退出联邦呢,南边到是试过。结果来了场南北战争。

      2018/9/18 16:47:49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2954164
      • 工分:29770
      左箭头-小图标

      ......
      142楼 独立的思考着
      维基百科

      缅方资料

      第三次战事[编辑]

      1767年,明瑞接任云贵总督。明瑞的计画是亲率一路清军经兴威、腊戍、昔卜沿南渡河进攻,另一路清军由额尔景额率领沿八莫旧道进攻,两军随后会师进攻阿瓦。缅军的计画是由内苗·希修守恭屯抵御北方来的额尔景额军,玛哈·希修与玛哈·希哈修亚率两支部队迎战东北方来的明瑞军。[13]

      1767年11月,北路清军占领了八莫,明瑞军也占领了兴威和昔卜。明瑞以兴威为后勤基地,留下5000兵力驻防,随后率15000清军进军阿瓦。清缅两军于昔卜南方遭遇,玛哈·希修军大败,玛哈·希哈修亚军在兴威被击退。消息传到阿瓦,缅王辛标信迅速下令调回正在征讨暹罗的部队。明瑞军乘胜攻下数城,1768年初,清军行军至阿瓦北数十里、伊洛瓦底河畔的辛古。辛标信拒绝了群臣劝其逃亡的建议,亲率缅军至辛古与清军交战。此外,登贾·敏康率领的缅军游击部队骚扰破坏了兴威至辛古清军漫长的补给路线。明瑞改采防守性的战术,期待北路清军能南下支援,然而北路清军早已在恭屯战败,退回云南。[13][14][15]

      1768年3月,从暹罗回来的缅军增援部队由玛哈·希哈修亚和内苗·希修率领夺回了兴威。明瑞放弃了进攻阿瓦,开始向云南方向且战且退。缅军兵分两路,小部队由玛哈·希修率领追击清军,大部队由玛哈·希哈修亚统领经山路抄向清军的后路。缅军在彬乌伦完成了对清军的包围,清军大败,明瑞受重伤,30000清军大多战死,俘虏只有2500名,另有小部分清军得以逃出。明瑞没有随小部队逃往,他砍断辫子命人带回给乾隆帝表示忠诚,随后上吊自尽于树。[13][14][15]

      第四次战事[编辑]

      1768年4月,新统帅傅恒抵达云南,统领约60000清军,他计画兵分三路,一路进攻八莫与恭屯,另二路分别沿伊洛瓦底江的两岸南下,进攻阿瓦,顺江南下的还有福建水师船员操作的战船,随军还带有许多木工沿路修筑堡垒并维修船只。缅军的计画则是将清军抵挡在边境,防止清军再一次深入缅甸腹地。缅军统帅为玛哈·希哈修亚,巴拉敏丁负责驻守恭屯,三路缅军分别迎向三路清军,另有一路缅军负责切断清军的补给线,辛标信还派出一队战船迎战清军战船。缅军还有一支由法国人皮埃尔·德·米拉德统领的火枪队。玛哈·希哈修亚率军乘船沿伊洛瓦底江北上至八莫。[16][17]

      傅恒决定不等到雨季结束,他要在缅军抵达前就发动进攻。1768年10月,三路清军进攻并拿下了八莫,随后南下在恭屯东十数里的村落附近建造了堡垒,随军的木工建造了许多战船,准备沿伊洛瓦底江南下。然而计画中要沿江两岸南下的清军并没有执行,西岸军在遭遇了缅军后就退回堡垒附近,东岸军也没有进军。江中的清军战船被到达的缅军战船全部击沉。清军转而进攻恭屯,缅军坚守了一个月,抵御住了清军的数波进攻。同时,清军遭受了严重的疫病,许多人死于疾病,傅恒本人也一病不起。骚扰清军补给线的缅军也相当成功,随后南下进攻清军后方,12月初,清军被完全包围。缅军发起进攻,夺下了清军修筑的堡垒,堡垒守军逃回恭屯与被围清军会合。[16][17]

      清军已损失约20000兵力与许多军备,开始要求和谈。许多缅军将领反对和谈,他们觉得清军已经是瓮中之鳖,可以轻易剿灭。然而统帅玛哈·希哈修亚参与过与明瑞的战争,认为剿灭这次的清军只会使清廷变得更为强硬,他告诉他的同僚们继续与清朝进行长久的战争只会毁了自己的国家,相较于清军的损失,缅军的损失较少,但占了缅甸人口不少的一部份。缅军将领们没有被玛哈·希哈修亚说服,然而,玛哈·希哈修亚依然作主在未曾上报缅王的情况下与清军进行了和谈。1769年12月13日,两军签订了和约,两天后,清军北归。[17][16][13]

      这就是是你所谓大清笑到最后?

      老蒋有承认满州国吗?日本开出中日停战的条件就是国府承认满州国独立,但老蒋就是不认,你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要知道装睡的人是叫不醒的。

      蒙古国的独立是国共两党的共识,也是无奈之举。要骂也的骂北洋政府。

      148楼 送佛上西天
      谁承认的外蒙全民公决的结果,就该骂谁。北洋没有承认过,为啥去骂北洋?赶快用臀部思考下该去骂谁这个问题。
      149楼 独立的思考着
      瑞金苏维埃承认外蒙人民有自决权
      154楼 送佛上西天
      那个自决权是成立中华联邦的,不是脱离中国的好吗?
      160楼 独立的思考着
      1931年11月7日公布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宪法大纲》主张“中华苏维埃政权承认中国境内少数民族的民族自决权,一直承认到各弱小民族有同中国脱离,自己成立独立的国家的权利。蒙古、回、藏、苗、黎、高丽人等,凡是居住在中国的地域的,他们有完全自决权:加入或脱离中国苏维埃联邦,或建立自己的自治区域。”[2]
      苏联宪法还规定加盟共和国有权利退出联盟呢,你看斯大林时代有谁敢退出联盟。

      2018/9/18 12:18:31
      左箭头-小图标

      ......
      136楼 白旗子弟
      你有准话吗?缅甸被打的丧师失地,称臣纳贡,还笑到最后? 甲午大清只是败了,不是跪了。 老蒋先跪满洲国,后跪蒙古国,换个主子也是奴才。 像你一样厚着脸皮笑,脸被打肿也笑,气若游丝要笑,断气也笑肯定笑到最后,只能说你精神上永远胜利
      142楼 独立的思考着
      维基百科

      缅方资料

      第三次战事[编辑]

      1767年,明瑞接任云贵总督。明瑞的计画是亲率一路清军经兴威、腊戍、昔卜沿南渡河进攻,另一路清军由额尔景额率领沿八莫旧道进攻,两军随后会师进攻阿瓦。缅军的计画是由内苗·希修守恭屯抵御北方来的额尔景额军,玛哈·希修与玛哈·希哈修亚率两支部队迎战东北方来的明瑞军。[13]

      1767年11月,北路清军占领了八莫,明瑞军也占领了兴威和昔卜。明瑞以兴威为后勤基地,留下5000兵力驻防,随后率15000清军进军阿瓦。清缅两军于昔卜南方遭遇,玛哈·希修军大败,玛哈·希哈修亚军在兴威被击退。消息传到阿瓦,缅王辛标信迅速下令调回正在征讨暹罗的部队。明瑞军乘胜攻下数城,1768年初,清军行军至阿瓦北数十里、伊洛瓦底河畔的辛古。辛标信拒绝了群臣劝其逃亡的建议,亲率缅军至辛古与清军交战。此外,登贾·敏康率领的缅军游击部队骚扰破坏了兴威至辛古清军漫长的补给路线。明瑞改采防守性的战术,期待北路清军能南下支援,然而北路清军早已在恭屯战败,退回云南。[13][14][15]

      1768年3月,从暹罗回来的缅军增援部队由玛哈·希哈修亚和内苗·希修率领夺回了兴威。明瑞放弃了进攻阿瓦,开始向云南方向且战且退。缅军兵分两路,小部队由玛哈·希修率领追击清军,大部队由玛哈·希哈修亚统领经山路抄向清军的后路。缅军在彬乌伦完成了对清军的包围,清军大败,明瑞受重伤,30000清军大多战死,俘虏只有2500名,另有小部分清军得以逃出。明瑞没有随小部队逃往,他砍断辫子命人带回给乾隆帝表示忠诚,随后上吊自尽于树。[13][14][15]

      第四次战事[编辑]

      1768年4月,新统帅傅恒抵达云南,统领约60000清军,他计画兵分三路,一路进攻八莫与恭屯,另二路分别沿伊洛瓦底江的两岸南下,进攻阿瓦,顺江南下的还有福建水师船员操作的战船,随军还带有许多木工沿路修筑堡垒并维修船只。缅军的计画则是将清军抵挡在边境,防止清军再一次深入缅甸腹地。缅军统帅为玛哈·希哈修亚,巴拉敏丁负责驻守恭屯,三路缅军分别迎向三路清军,另有一路缅军负责切断清军的补给线,辛标信还派出一队战船迎战清军战船。缅军还有一支由法国人皮埃尔·德·米拉德统领的火枪队。玛哈·希哈修亚率军乘船沿伊洛瓦底江北上至八莫。[16][17]

      傅恒决定不等到雨季结束,他要在缅军抵达前就发动进攻。1768年10月,三路清军进攻并拿下了八莫,随后南下在恭屯东十数里的村落附近建造了堡垒,随军的木工建造了许多战船,准备沿伊洛瓦底江南下。然而计画中要沿江两岸南下的清军并没有执行,西岸军在遭遇了缅军后就退回堡垒附近,东岸军也没有进军。江中的清军战船被到达的缅军战船全部击沉。清军转而进攻恭屯,缅军坚守了一个月,抵御住了清军的数波进攻。同时,清军遭受了严重的疫病,许多人死于疾病,傅恒本人也一病不起。骚扰清军补给线的缅军也相当成功,随后南下进攻清军后方,12月初,清军被完全包围。缅军发起进攻,夺下了清军修筑的堡垒,堡垒守军逃回恭屯与被围清军会合。[16][17]

      清军已损失约20000兵力与许多军备,开始要求和谈。许多缅军将领反对和谈,他们觉得清军已经是瓮中之鳖,可以轻易剿灭。然而统帅玛哈·希哈修亚参与过与明瑞的战争,认为剿灭这次的清军只会使清廷变得更为强硬,他告诉他的同僚们继续与清朝进行长久的战争只会毁了自己的国家,相较于清军的损失,缅军的损失较少,但占了缅甸人口不少的一部份。缅军将领们没有被玛哈·希哈修亚说服,然而,玛哈·希哈修亚依然作主在未曾上报缅王的情况下与清军进行了和谈。1769年12月13日,两军签订了和约,两天后,清军北归。[17][16][13]

      这就是是你所谓大清笑到最后?

      老蒋有承认满州国吗?日本开出中日停战的条件就是国府承认满州国独立,但老蒋就是不认,你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要知道装睡的人是叫不醒的。

      蒙古国的独立是国共两党的共识,也是无奈之举。要骂也的骂北洋政府。

      148楼 送佛上西天
      谁承认的外蒙全民公决的结果,就该骂谁。北洋没有承认过,为啥去骂北洋?赶快用臀部思考下该去骂谁这个问题。
      149楼 独立的思考着
      瑞金苏维埃承认外蒙人民有自决权
      154楼 送佛上西天
      那个自决权是成立中华联邦的,不是脱离中国的好吗?

      1931年11月7日公布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宪法大纲》主张“中华苏维埃政权承认中国境内少数民族的民族自决权,一直承认到各弱小民族有同中国脱离,自己成立独立的国家的权利。蒙古、回、藏、苗、黎、高丽人等,凡是居住在中国的地域的,他们有完全自决权:加入或脱离中国苏维埃联邦,或建立自己的自治区域。”[2]

      2018/9/18 5:23:01
      左箭头-小图标

      ......
      131楼 独立的思考着
      还是那句话。胜负是看谁笑到最后!

      大清没拿缅甸首都是拿不到。

      乃木希典没拿北京是大清跪下了。

      日本拿下南京但没胜,是因为老蒋没跪。即然老蒋没跪,那就继续打。

      如果老蒋跪低求和,割地赔款,那就是老蒋败。

      但如果老蒋一直不跪,日军全部撤出中国,那就是蒋胜日本败。

      还是那句话。胜负是看谁笑到最后!

      136楼 白旗子弟
      你有准话吗?缅甸被打的丧师失地,称臣纳贡,还笑到最后? 甲午大清只是败了,不是跪了。 老蒋先跪满洲国,后跪蒙古国,换个主子也是奴才。 像你一样厚着脸皮笑,脸被打肿也笑,气若游丝要笑,断气也笑肯定笑到最后,只能说你精神上永远胜利
      142楼 独立的思考着
      维基百科

      缅方资料

      第三次战事[编辑]

      1767年,明瑞接任云贵总督。明瑞的计画是亲率一路清军经兴威、腊戍、昔卜沿南渡河进攻,另一路清军由额尔景额率领沿八莫旧道进攻,两军随后会师进攻阿瓦。缅军的计画是由内苗·希修守恭屯抵御北方来的额尔景额军,玛哈·希修与玛哈·希哈修亚率两支部队迎战东北方来的明瑞军。[13]

      1767年11月,北路清军占领了八莫,明瑞军也占领了兴威和昔卜。明瑞以兴威为后勤基地,留下5000兵力驻防,随后率15000清军进军阿瓦。清缅两军于昔卜南方遭遇,玛哈·希修军大败,玛哈·希哈修亚军在兴威被击退。消息传到阿瓦,缅王辛标信迅速下令调回正在征讨暹罗的部队。明瑞军乘胜攻下数城,1768年初,清军行军至阿瓦北数十里、伊洛瓦底河畔的辛古。辛标信拒绝了群臣劝其逃亡的建议,亲率缅军至辛古与清军交战。此外,登贾·敏康率领的缅军游击部队骚扰破坏了兴威至辛古清军漫长的补给路线。明瑞改采防守性的战术,期待北路清军能南下支援,然而北路清军早已在恭屯战败,退回云南。[13][14][15]

      1768年3月,从暹罗回来的缅军增援部队由玛哈·希哈修亚和内苗·希修率领夺回了兴威。明瑞放弃了进攻阿瓦,开始向云南方向且战且退。缅军兵分两路,小部队由玛哈·希修率领追击清军,大部队由玛哈·希哈修亚统领经山路抄向清军的后路。缅军在彬乌伦完成了对清军的包围,清军大败,明瑞受重伤,30000清军大多战死,俘虏只有2500名,另有小部分清军得以逃出。明瑞没有随小部队逃往,他砍断辫子命人带回给乾隆帝表示忠诚,随后上吊自尽于树。[13][14][15]

      第四次战事[编辑]

      1768年4月,新统帅傅恒抵达云南,统领约60000清军,他计画兵分三路,一路进攻八莫与恭屯,另二路分别沿伊洛瓦底江的两岸南下,进攻阿瓦,顺江南下的还有福建水师船员操作的战船,随军还带有许多木工沿路修筑堡垒并维修船只。缅军的计画则是将清军抵挡在边境,防止清军再一次深入缅甸腹地。缅军统帅为玛哈·希哈修亚,巴拉敏丁负责驻守恭屯,三路缅军分别迎向三路清军,另有一路缅军负责切断清军的补给线,辛标信还派出一队战船迎战清军战船。缅军还有一支由法国人皮埃尔·德·米拉德统领的火枪队。玛哈·希哈修亚率军乘船沿伊洛瓦底江北上至八莫。[16][17]

      傅恒决定不等到雨季结束,他要在缅军抵达前就发动进攻。1768年10月,三路清军进攻并拿下了八莫,随后南下在恭屯东十数里的村落附近建造了堡垒,随军的木工建造了许多战船,准备沿伊洛瓦底江南下。然而计画中要沿江两岸南下的清军并没有执行,西岸军在遭遇了缅军后就退回堡垒附近,东岸军也没有进军。江中的清军战船被到达的缅军战船全部击沉。清军转而进攻恭屯,缅军坚守了一个月,抵御住了清军的数波进攻。同时,清军遭受了严重的疫病,许多人死于疾病,傅恒本人也一病不起。骚扰清军补给线的缅军也相当成功,随后南下进攻清军后方,12月初,清军被完全包围。缅军发起进攻,夺下了清军修筑的堡垒,堡垒守军逃回恭屯与被围清军会合。[16][17]

      清军已损失约20000兵力与许多军备,开始要求和谈。许多缅军将领反对和谈,他们觉得清军已经是瓮中之鳖,可以轻易剿灭。然而统帅玛哈·希哈修亚参与过与明瑞的战争,认为剿灭这次的清军只会使清廷变得更为强硬,他告诉他的同僚们继续与清朝进行长久的战争只会毁了自己的国家,相较于清军的损失,缅军的损失较少,但占了缅甸人口不少的一部份。缅军将领们没有被玛哈·希哈修亚说服,然而,玛哈·希哈修亚依然作主在未曾上报缅王的情况下与清军进行了和谈。1769年12月13日,两军签订了和约,两天后,清军北归。[17][16][13]

      这就是是你所谓大清笑到最后?

      老蒋有承认满州国吗?日本开出中日停战的条件就是国府承认满州国独立,但老蒋就是不认,你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要知道装睡的人是叫不醒的。

      蒙古国的独立是国共两党的共识,也是无奈之举。要骂也的骂北洋政府。

      148楼 送佛上西天
      谁承认的外蒙全民公决的结果,就该骂谁。北洋没有承认过,为啥去骂北洋?赶快用臀部思考下该去骂谁这个问题。
      149楼 独立的思考着
      瑞金苏维埃承认外蒙人民有自决权
      维基百科

      1931年11月7日公布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宪法大纲》主张“中华苏维埃政权承认中国境内少数民族的民族自决权,一直承认到各弱小民族有同中国脱离,自己成立独立的国家的权利。蒙古、回、藏、苗、黎、高丽人等,凡是居住在中国的地域的,他们有完全自决权:加入或脱离中国苏维埃联邦,或建立自己的自治区域。”[2]

      2018/9/18 2:53:07
      左箭头-小图标

      ......
      135楼 白旗子弟
      清军入缅甸千里,离 首都百里,是清军拿不到。日军入大清百里,距离北京千里怎么拿?
      139楼 独立的思考着
      第4次侵缅,大清入缅千里,被缅军重围,陷于绝境,陆海主帅都一病不起。

      是缅军统帅不愿做的太绝,杀掉被围清军会惹恼乾隆,卷入与大清无休止的战争中,而缅甸的战争目的是“以战逼和”,关键在于一个“和”字,所以与清军签和约,放开一条口子,放清军逃命。

      乾隆知道的很清楚,征缅是失败的,缅甸人保卫了自己的国家。

      甲午战不同,大清在东北朝鲜山东,以及北洋水师都是大清最精锐的军队,都被日军打的一败涂地。乃木抓到两万清军俘虏,全砍,认为清军就知道逃跑,不配做军人,更不配活命。

      日相伊藤博文在马关对李鸿章之所以狮子口大开,就是你不割辽东半岛,我就进军北京。

      而慈禧希望签卖国条约的条件就是不想离开北京,意为她清楚知道,不签卖国条约,北京不保。

      日军的战斗力有多强悍,所有的中国人都知道。之所以没逼大清到尽,是由于俄国的牵制。

      果然,在马关条约签署后,俄国逼日本将辽东半岛吐出来,还给大清,但这也未10年后的日俄战争埋下伏笔

      145楼 白旗子弟
      缅甸根本不敢与清军野战,绝境个屁。缅甸打打不过,耗耗不起才是绝境。甲午日本根本无力进攻北京,打消耗战日本必败。大清担心俄国趁火打劫搞黄俄罗斯,到时保住3.6万台湾,丢170万外蒙,这种胜利不如不要
      152楼 独立的思考着
      不懂历史又有蛮不讲理的人,你已走火入魔啦
      155楼 送佛上西天
      说不过人家,就说人家走火入魔?
      大清担心俄国趁火打劫搞黄俄罗斯,到时保住3.6万台湾,丢170万外蒙,这种胜利不如不要

      他的意思这才是大清签马关条约的原因:为了防止俄罗斯趁火打劫,所以就赔2万万两白银,南割台湾,被割辽东半岛。

      这还不是走火入魔?Give me a break!

      2018/9/18 2:42:48
      左箭头-小图标

      ......
      138楼 送佛上西天
      回复:[原创]淸缅之战虽无功,城下之盟何言败?

      这是你在8楼发的吧?缅甸攻入云南连下八个土司城,云南啥时被你许给缅甸了?

      140楼 独立的思考着
      这些土司即不属缅甸,也不熟大清,是夹在两国中的浮游地区,并向两国进贡以保证自己不被并吞。

      当缅甸新王朝的进贡要求太贪婪时,这些土司就跑到云南求助。

      4次侵缅都是大清先挑起的,缅甸祗是被动自卫反击

      147楼 送佛上西天
      啥时云南的土司不属于大清了?整个云南都是大清的,上面的土司不属于大清?你这是啥理论?
      150楼 独立的思考着
      清缅战争前,这些土司也不属于云南

      土司被清面瓜分是后话

      156楼 送佛上西天
      这会又不是云南的了,哈哈。你这些颠三倒四的胡话,去骗三岁小孩子去吧。
      那是你头脑简单,不了解中缅之间错宗复杂的关系。

      维基百科

      1752年,雍笈牙建立缅甸贡榜王朝,1758年他派出使节,要求清缅边境的诸多土司归顺,要求征收传统的“花马礼”(即为贡赋钱粮,处于中缅两国边境上的各掸族土司在历史上为谋求自身安全曾向两国都缴纳这贡赋)。[2][3]这些土司有些臣服于缅甸的兵威,有些并不臣服,这些不臣服的土司派人向云南地方官府请求清朝的军事支援。[4][5]当时乾隆皇帝忙于用兵新疆,无暇南顾,因此云南地方官府对此事奉行偏向绥靖的政策。当时清朝在当地的军事驻扎力量有三种:一为云南地方官府派驻的绿营兵,二为各地土司自己掌控的土练,三为边境一些矿场为保自我安全建立的场练。

      2018/9/18 2:35:45
      左箭头-小图标

      ......
      132楼 独立的思考着
      1752年,雍笈牙建立缅甸贡榜王朝,1758年他派出使节,要求清缅边境的诸多土司归顺,要求征收传统的“花马礼”(即为贡赋钱粮,处于中缅两国边境上的各掸族土司在历史上为谋求自身安全曾向两国都缴纳这贡赋)。[2][3]这些土司有些臣服于缅甸的兵威,有些并不臣服,这些不臣服的土司派人向云南地方官府请求清朝的军事支援。[4][5]当时乾隆皇帝忙于用兵新疆,无暇南顾,因此云南地方官府对此事奉行偏向绥靖的政策。当时清朝在当地的军事驻扎力量有三种:一为云南地方官府派驻的绿营兵,二为各地土司自己掌控的土练,三为边境一些矿场为保自我安全建立的场练。

      从上文可看出,缅甸从未夺取大清领土,祗不过在清缅两国之间,有些土司靠大清,有些土司靠缅甸,而这些土司本来就蛇鼠两端,两边进贡。

      而乾隆爷心高气傲,塌卧之处,岂容他人酣睡,就动起了灭缅的念头。

      138楼 送佛上西天
      回复:[原创]淸缅之战虽无功,城下之盟何言败?

      这是你在8楼发的吧?缅甸攻入云南连下八个土司城,云南啥时被你许给缅甸了?

      140楼 独立的思考着
      这些土司即不属缅甸,也不熟大清,是夹在两国中的浮游地区,并向两国进贡以保证自己不被并吞。

      当缅甸新王朝的进贡要求太贪婪时,这些土司就跑到云南求助。

      4次侵缅都是大清先挑起的,缅甸祗是被动自卫反击

      147楼 送佛上西天
      啥时云南的土司不属于大清了?整个云南都是大清的,上面的土司不属于大清?你这是啥理论?
      150楼 独立的思考着
      清缅战争前,这些土司也不属于云南

      土司被清面瓜分是后话

      这会又不是云南的了,哈哈。你这些颠三倒四的胡话,去骗三岁小孩子去吧。

      2018/9/17 23:48:41
      左箭头-小图标

      ......
      130楼 独立的思考着
      大清没拿缅甸首都是拿不到。

      乃木希典没拿北京市大清跪下了

      135楼 白旗子弟
      清军入缅甸千里,离 首都百里,是清军拿不到。日军入大清百里,距离北京千里怎么拿?
      139楼 独立的思考着
      第4次侵缅,大清入缅千里,被缅军重围,陷于绝境,陆海主帅都一病不起。

      是缅军统帅不愿做的太绝,杀掉被围清军会惹恼乾隆,卷入与大清无休止的战争中,而缅甸的战争目的是“以战逼和”,关键在于一个“和”字,所以与清军签和约,放开一条口子,放清军逃命。

      乾隆知道的很清楚,征缅是失败的,缅甸人保卫了自己的国家。

      甲午战不同,大清在东北朝鲜山东,以及北洋水师都是大清最精锐的军队,都被日军打的一败涂地。乃木抓到两万清军俘虏,全砍,认为清军就知道逃跑,不配做军人,更不配活命。

      日相伊藤博文在马关对李鸿章之所以狮子口大开,就是你不割辽东半岛,我就进军北京。

      而慈禧希望签卖国条约的条件就是不想离开北京,意为她清楚知道,不签卖国条约,北京不保。

      日军的战斗力有多强悍,所有的中国人都知道。之所以没逼大清到尽,是由于俄国的牵制。

      果然,在马关条约签署后,俄国逼日本将辽东半岛吐出来,还给大清,但这也未10年后的日俄战争埋下伏笔

      145楼 白旗子弟
      缅甸根本不敢与清军野战,绝境个屁。缅甸打打不过,耗耗不起才是绝境。甲午日本根本无力进攻北京,打消耗战日本必败。大清担心俄国趁火打劫搞黄俄罗斯,到时保住3.6万台湾,丢170万外蒙,这种胜利不如不要
      152楼 独立的思考着
      不懂历史又有蛮不讲理的人,你已走火入魔啦
      说不过人家,就说人家走火入魔?

      2018/9/17 23:47:00
      左箭头-小图标

      ......
      131楼 独立的思考着
      还是那句话。胜负是看谁笑到最后!

      大清没拿缅甸首都是拿不到。

      乃木希典没拿北京是大清跪下了。

      日本拿下南京但没胜,是因为老蒋没跪。即然老蒋没跪,那就继续打。

      如果老蒋跪低求和,割地赔款,那就是老蒋败。

      但如果老蒋一直不跪,日军全部撤出中国,那就是蒋胜日本败。

      还是那句话。胜负是看谁笑到最后!

      136楼 白旗子弟
      你有准话吗?缅甸被打的丧师失地,称臣纳贡,还笑到最后? 甲午大清只是败了,不是跪了。 老蒋先跪满洲国,后跪蒙古国,换个主子也是奴才。 像你一样厚着脸皮笑,脸被打肿也笑,气若游丝要笑,断气也笑肯定笑到最后,只能说你精神上永远胜利
      142楼 独立的思考着
      维基百科

      缅方资料

      第三次战事[编辑]

      1767年,明瑞接任云贵总督。明瑞的计画是亲率一路清军经兴威、腊戍、昔卜沿南渡河进攻,另一路清军由额尔景额率领沿八莫旧道进攻,两军随后会师进攻阿瓦。缅军的计画是由内苗·希修守恭屯抵御北方来的额尔景额军,玛哈·希修与玛哈·希哈修亚率两支部队迎战东北方来的明瑞军。[13]

      1767年11月,北路清军占领了八莫,明瑞军也占领了兴威和昔卜。明瑞以兴威为后勤基地,留下5000兵力驻防,随后率15000清军进军阿瓦。清缅两军于昔卜南方遭遇,玛哈·希修军大败,玛哈·希哈修亚军在兴威被击退。消息传到阿瓦,缅王辛标信迅速下令调回正在征讨暹罗的部队。明瑞军乘胜攻下数城,1768年初,清军行军至阿瓦北数十里、伊洛瓦底河畔的辛古。辛标信拒绝了群臣劝其逃亡的建议,亲率缅军至辛古与清军交战。此外,登贾·敏康率领的缅军游击部队骚扰破坏了兴威至辛古清军漫长的补给路线。明瑞改采防守性的战术,期待北路清军能南下支援,然而北路清军早已在恭屯战败,退回云南。[13][14][15]

      1768年3月,从暹罗回来的缅军增援部队由玛哈·希哈修亚和内苗·希修率领夺回了兴威。明瑞放弃了进攻阿瓦,开始向云南方向且战且退。缅军兵分两路,小部队由玛哈·希修率领追击清军,大部队由玛哈·希哈修亚统领经山路抄向清军的后路。缅军在彬乌伦完成了对清军的包围,清军大败,明瑞受重伤,30000清军大多战死,俘虏只有2500名,另有小部分清军得以逃出。明瑞没有随小部队逃往,他砍断辫子命人带回给乾隆帝表示忠诚,随后上吊自尽于树。[13][14][15]

      第四次战事[编辑]

      1768年4月,新统帅傅恒抵达云南,统领约60000清军,他计画兵分三路,一路进攻八莫与恭屯,另二路分别沿伊洛瓦底江的两岸南下,进攻阿瓦,顺江南下的还有福建水师船员操作的战船,随军还带有许多木工沿路修筑堡垒并维修船只。缅军的计画则是将清军抵挡在边境,防止清军再一次深入缅甸腹地。缅军统帅为玛哈·希哈修亚,巴拉敏丁负责驻守恭屯,三路缅军分别迎向三路清军,另有一路缅军负责切断清军的补给线,辛标信还派出一队战船迎战清军战船。缅军还有一支由法国人皮埃尔·德·米拉德统领的火枪队。玛哈·希哈修亚率军乘船沿伊洛瓦底江北上至八莫。[16][17]

      傅恒决定不等到雨季结束,他要在缅军抵达前就发动进攻。1768年10月,三路清军进攻并拿下了八莫,随后南下在恭屯东十数里的村落附近建造了堡垒,随军的木工建造了许多战船,准备沿伊洛瓦底江南下。然而计画中要沿江两岸南下的清军并没有执行,西岸军在遭遇了缅军后就退回堡垒附近,东岸军也没有进军。江中的清军战船被到达的缅军战船全部击沉。清军转而进攻恭屯,缅军坚守了一个月,抵御住了清军的数波进攻。同时,清军遭受了严重的疫病,许多人死于疾病,傅恒本人也一病不起。骚扰清军补给线的缅军也相当成功,随后南下进攻清军后方,12月初,清军被完全包围。缅军发起进攻,夺下了清军修筑的堡垒,堡垒守军逃回恭屯与被围清军会合。[16][17]

      清军已损失约20000兵力与许多军备,开始要求和谈。许多缅军将领反对和谈,他们觉得清军已经是瓮中之鳖,可以轻易剿灭。然而统帅玛哈·希哈修亚参与过与明瑞的战争,认为剿灭这次的清军只会使清廷变得更为强硬,他告诉他的同僚们继续与清朝进行长久的战争只会毁了自己的国家,相较于清军的损失,缅军的损失较少,但占了缅甸人口不少的一部份。缅军将领们没有被玛哈·希哈修亚说服,然而,玛哈·希哈修亚依然作主在未曾上报缅王的情况下与清军进行了和谈。1769年12月13日,两军签订了和约,两天后,清军北归。[17][16][13]

      这就是是你所谓大清笑到最后?

      老蒋有承认满州国吗?日本开出中日停战的条件就是国府承认满州国独立,但老蒋就是不认,你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要知道装睡的人是叫不醒的。

      蒙古国的独立是国共两党的共识,也是无奈之举。要骂也的骂北洋政府。

      148楼 送佛上西天
      谁承认的外蒙全民公决的结果,就该骂谁。北洋没有承认过,为啥去骂北洋?赶快用臀部思考下该去骂谁这个问题。
      149楼 独立的思考着
      瑞金苏维埃承认外蒙人民有自决权
      那个自决权是成立中华联邦的,不是脱离中国的好吗?

      2018/9/17 23:46:20
      左箭头-小图标

      ......
      121楼 白旗子弟
      不懂装懂,乃木希典在大连,离山海关千里,离北京更远。走到北京都能累哭你,还探囊取物?你脸多大。你认为乾隆败了,因没拿下缅甸首都;你又认为乃木希典胜利,因为没拿下清首都;你又认为冈村宁次败,因为拿下党国首都。你都多少标准了。你那重达到目的的标准,我早用一二战法国打脸了,用不用再打一次
      130楼 独立的思考着
      大清没拿缅甸首都是拿不到。

      乃木希典没拿北京市大清跪下了

      135楼 白旗子弟
      清军入缅甸千里,离 首都百里,是清军拿不到。日军入大清百里,距离北京千里怎么拿?
      139楼 独立的思考着
      第4次侵缅,大清入缅千里,被缅军重围,陷于绝境,陆海主帅都一病不起。

      是缅军统帅不愿做的太绝,杀掉被围清军会惹恼乾隆,卷入与大清无休止的战争中,而缅甸的战争目的是“以战逼和”,关键在于一个“和”字,所以与清军签和约,放开一条口子,放清军逃命。

      乾隆知道的很清楚,征缅是失败的,缅甸人保卫了自己的国家。

      甲午战不同,大清在东北朝鲜山东,以及北洋水师都是大清最精锐的军队,都被日军打的一败涂地。乃木抓到两万清军俘虏,全砍,认为清军就知道逃跑,不配做军人,更不配活命。

      日相伊藤博文在马关对李鸿章之所以狮子口大开,就是你不割辽东半岛,我就进军北京。

      而慈禧希望签卖国条约的条件就是不想离开北京,意为她清楚知道,不签卖国条约,北京不保。

      日军的战斗力有多强悍,所有的中国人都知道。之所以没逼大清到尽,是由于俄国的牵制。

      果然,在马关条约签署后,俄国逼日本将辽东半岛吐出来,还给大清,但这也未10年后的日俄战争埋下伏笔

      145楼 白旗子弟
      缅甸根本不敢与清军野战,绝境个屁。缅甸打打不过,耗耗不起才是绝境。甲午日本根本无力进攻北京,打消耗战日本必败。大清担心俄国趁火打劫搞黄俄罗斯,到时保住3.6万台湾,丢170万外蒙,这种胜利不如不要
      维基百科

      缅方资料

      第三次战事[编辑][ 转自铁血社区 http://www.tiexue.net/ ]

      1767年,明瑞接任云贵总督。明瑞的计画是亲率一路清军经兴威、腊戍、昔卜沿南渡河进攻,另一路清军由额尔景额率领沿八莫旧道进攻,两军随后会师进攻阿瓦。缅军的计画是由内苗·希修守恭屯抵御北方来的额尔景额军,玛哈·希修与玛哈·希哈修亚率两支部队迎战东北方来的明瑞军。[13]

      1767年11月,北路清军占领了八莫,明瑞军也占领了兴威和昔卜。明瑞以兴威为后勤基地,留下5000兵力驻防,随后率15000清军进军阿瓦。清缅两军于昔卜南方遭遇,玛哈·希修军大败,玛哈·希哈修亚军在兴威被击退。消息传到阿瓦,缅王辛标信迅速下令调回正在征讨暹罗的部队。明瑞军乘胜攻下数城,1768年初,清军行军至阿瓦北数十里、伊洛瓦底河畔的辛古。辛标信拒绝了群臣劝其逃亡的建议,亲率缅军至辛古与清军交战。此外,登贾·敏康率领的缅军游击部队骚扰破坏了兴威至辛古清军漫长的补给路线。明瑞改采防守性的战术,期待北路清军能南下支援,然而北路清军早已在恭屯战败,退回云南。[13][14][15]

      1768年3月,从暹罗回来的缅军增援部队由玛哈·希哈修亚和内苗·希修率领夺回了兴威。明瑞放弃了进攻阿瓦,开始向云南方向且战且退。缅军兵分两路,小部队由玛哈·希修率领追击清军,大部队由玛哈·希哈修亚统领经山路抄向清军的后路。缅军在彬乌伦完成了对清军的包围,清军大败,明瑞受重伤,30000清军大多战死,俘虏只有2500名,另有小部分清军得以逃出。明瑞没有随小部队逃往,他砍断辫子命人带回给乾隆帝表示忠诚,随后上吊自尽于树。[13][14][15]

      第四次战事[编辑]

      1768年4月,新统帅傅恒抵达云南,统领约60000清军,他计画兵分三路,一路进攻八莫与恭屯,另二路分别沿伊洛瓦底江的两岸南下,进攻阿瓦,顺江南下的还有福建水师船员操作的战船,随军还带有许多木工沿路修筑堡垒并维修船只。缅军的计画则是将清军抵挡在边境,防止清军再一次深入缅甸腹地。缅军统帅为玛哈·希哈修亚,巴拉敏丁负责驻守恭屯,三路缅军分别迎向三路清军,另有一路缅军负责切断清军的补给线,辛标信还派出一队战船迎战清军战船。缅军还有一支由法国人皮埃尔·德·米拉德统领的火枪队。玛哈·希哈修亚率军乘船沿伊洛瓦底江北上至八莫。[16][17]

      傅恒决定不等到雨季结束,他要在缅军抵达前就发动进攻。1768年10月,三路清军进攻并拿下了八莫,随后南下在恭屯东十数里的村落附近建造了堡垒,随军的木工建造了许多战船,准备沿伊洛瓦底江南下。然而计画中要沿江两岸南下的清军并没有执行,西岸军在遭遇了缅军后就退回堡垒附近,东岸军也没有进军。江中的清军战船被到达的缅军战船全部击沉。清军转而进攻恭屯,缅军坚守了一个月,抵御住了清军的数波进攻。同时,清军遭受了严重的疫病,许多人死于疾病,傅恒本人也一病不起。骚扰清军补给线的缅军也相当成功,随后南下进攻清军后方,12月初,清军被完全包围。缅军发起进攻,夺下了清军修筑的堡垒,堡垒守军逃回恭屯与被围清军会合。[16][17][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清军已损失约20000兵力与许多军备,开始要求和谈。许多缅军将领反对和谈,他们觉得清军已经是瓮中之鳖,可以轻易剿灭。然而统帅玛哈·希哈修亚参与过与明瑞的战争,认为剿灭这次的清军只会使清廷变得更为强硬,他告诉他的同僚们继续与清朝进行长久的战争只会毁了自己的国家,相较于清军的损失,缅军的损失较少,但占了缅甸人口不少的一部份。缅军将领们没有被玛哈·希哈修亚说服,然而,玛哈·希哈修亚依然作主在未曾上报缅王的情况下与清军进行了和谈。1769年12月13日,两军签订了和约,两天后,清军北归。[17][16][13]

      这就是是你所谓大清笑到最后?

      2018/9/17 23:35:44
      左箭头-小图标

      ......
      121楼 白旗子弟
      不懂装懂,乃木希典在大连,离山海关千里,离北京更远。走到北京都能累哭你,还探囊取物?你脸多大。你认为乾隆败了,因没拿下缅甸首都;你又认为乃木希典胜利,因为没拿下清首都;你又认为冈村宁次败,因为拿下党国首都。你都多少标准了。你那重达到目的的标准,我早用一二战法国打脸了,用不用再打一次
      130楼 独立的思考着
      大清没拿缅甸首都是拿不到。

      乃木希典没拿北京市大清跪下了

      135楼 白旗子弟
      清军入缅甸千里,离 首都百里,是清军拿不到。日军入大清百里,距离北京千里怎么拿?
      139楼 独立的思考着
      第4次侵缅,大清入缅千里,被缅军重围,陷于绝境,陆海主帅都一病不起。

      是缅军统帅不愿做的太绝,杀掉被围清军会惹恼乾隆,卷入与大清无休止的战争中,而缅甸的战争目的是“以战逼和”,关键在于一个“和”字,所以与清军签和约,放开一条口子,放清军逃命。

      乾隆知道的很清楚,征缅是失败的,缅甸人保卫了自己的国家。

      甲午战不同,大清在东北朝鲜山东,以及北洋水师都是大清最精锐的军队,都被日军打的一败涂地。乃木抓到两万清军俘虏,全砍,认为清军就知道逃跑,不配做军人,更不配活命。

      日相伊藤博文在马关对李鸿章之所以狮子口大开,就是你不割辽东半岛,我就进军北京。

      而慈禧希望签卖国条约的条件就是不想离开北京,意为她清楚知道,不签卖国条约,北京不保。

      日军的战斗力有多强悍,所有的中国人都知道。之所以没逼大清到尽,是由于俄国的牵制。

      果然,在马关条约签署后,俄国逼日本将辽东半岛吐出来,还给大清,但这也未10年后的日俄战争埋下伏笔

      145楼 白旗子弟
      缅甸根本不敢与清军野战,绝境个屁。缅甸打打不过,耗耗不起才是绝境。甲午日本根本无力进攻北京,打消耗战日本必败。大清担心俄国趁火打劫搞黄俄罗斯,到时保住3.6万台湾,丢170万外蒙,这种胜利不如不要
      不懂历史又有蛮不讲理的人,你已走火入魔啦

      2018/9/17 23:27:55
      左箭头-小图标

      ......
      121楼 白旗子弟
      不懂装懂,乃木希典在大连,离山海关千里,离北京更远。走到北京都能累哭你,还探囊取物?你脸多大。你认为乾隆败了,因没拿下缅甸首都;你又认为乃木希典胜利,因为没拿下清首都;你又认为冈村宁次败,因为拿下党国首都。你都多少标准了。你那重达到目的的标准,我早用一二战法国打脸了,用不用再打一次
      130楼 独立的思考着
      大清没拿缅甸首都是拿不到。

      乃木希典没拿北京市大清跪下了

      135楼 白旗子弟
      清军入缅甸千里,离 首都百里,是清军拿不到。日军入大清百里,距离北京千里怎么拿?
      139楼 独立的思考着
      第4次侵缅,大清入缅千里,被缅军重围,陷于绝境,陆海主帅都一病不起。

      是缅军统帅不愿做的太绝,杀掉被围清军会惹恼乾隆,卷入与大清无休止的战争中,而缅甸的战争目的是“以战逼和”,关键在于一个“和”字,所以与清军签和约,放开一条口子,放清军逃命。

      乾隆知道的很清楚,征缅是失败的,缅甸人保卫了自己的国家。

      甲午战不同,大清在东北朝鲜山东,以及北洋水师都是大清最精锐的军队,都被日军打的一败涂地。乃木抓到两万清军俘虏,全砍,认为清军就知道逃跑,不配做军人,更不配活命。

      日相伊藤博文在马关对李鸿章之所以狮子口大开,就是你不割辽东半岛,我就进军北京。

      而慈禧希望签卖国条约的条件就是不想离开北京,意为她清楚知道,不签卖国条约,北京不保。

      日军的战斗力有多强悍,所有的中国人都知道。之所以没逼大清到尽,是由于俄国的牵制。

      果然,在马关条约签署后,俄国逼日本将辽东半岛吐出来,还给大清,但这也未10年后的日俄战争埋下伏笔

      146楼 送佛上西天
      问下,你在美国的女朋友是缅甸人,还是你的炸药奖老湿时缅甸裔,要不你咋颠倒黑白呢?
      维基百科

      2018/9/17 23:24:52
      左箭头-小图标

      ......
      124楼 zyzno1
      清朝达到了缅甸向清朝低头朝贡,并不在北侵,是大清胜利了。
      132楼 独立的思考着
      1752年,雍笈牙建立缅甸贡榜王朝,1758年他派出使节,要求清缅边境的诸多土司归顺,要求征收传统的“花马礼”(即为贡赋钱粮,处于中缅两国边境上的各掸族土司在历史上为谋求自身安全曾向两国都缴纳这贡赋)。[2][3]这些土司有些臣服于缅甸的兵威,有些并不臣服,这些不臣服的土司派人向云南地方官府请求清朝的军事支援。[4][5]当时乾隆皇帝忙于用兵新疆,无暇南顾,因此云南地方官府对此事奉行偏向绥靖的政策。当时清朝在当地的军事驻扎力量有三种:一为云南地方官府派驻的绿营兵,二为各地土司自己掌控的土练,三为边境一些矿场为保自我安全建立的场练。

      从上文可看出,缅甸从未夺取大清领土,祗不过在清缅两国之间,有些土司靠大清,有些土司靠缅甸,而这些土司本来就蛇鼠两端,两边进贡。

      而乾隆爷心高气傲,塌卧之处,岂容他人酣睡,就动起了灭缅的念头。

      138楼 送佛上西天
      回复:[原创]淸缅之战虽无功,城下之盟何言败?

      这是你在8楼发的吧?缅甸攻入云南连下八个土司城,云南啥时被你许给缅甸了?

      140楼 独立的思考着
      这些土司即不属缅甸,也不熟大清,是夹在两国中的浮游地区,并向两国进贡以保证自己不被并吞。

      当缅甸新王朝的进贡要求太贪婪时,这些土司就跑到云南求助。

      4次侵缅都是大清先挑起的,缅甸祗是被动自卫反击

      147楼 送佛上西天
      啥时云南的土司不属于大清了?整个云南都是大清的,上面的土司不属于大清?你这是啥理论?
      清缅战争前,这些土司也不属于云南

      土司被清面瓜分是后话

      2018/9/17 23:23:08
      左箭头-小图标

      ......
      121楼 白旗子弟
      不懂装懂,乃木希典在大连,离山海关千里,离北京更远。走到北京都能累哭你,还探囊取物?你脸多大。你认为乾隆败了,因没拿下缅甸首都;你又认为乃木希典胜利,因为没拿下清首都;你又认为冈村宁次败,因为拿下党国首都。你都多少标准了。你那重达到目的的标准,我早用一二战法国打脸了,用不用再打一次
      131楼 独立的思考着
      还是那句话。胜负是看谁笑到最后!

      大清没拿缅甸首都是拿不到。

      乃木希典没拿北京是大清跪下了。

      日本拿下南京但没胜,是因为老蒋没跪。即然老蒋没跪,那就继续打。

      如果老蒋跪低求和,割地赔款,那就是老蒋败。

      但如果老蒋一直不跪,日军全部撤出中国,那就是蒋胜日本败。

      还是那句话。胜负是看谁笑到最后!

      136楼 白旗子弟
      你有准话吗?缅甸被打的丧师失地,称臣纳贡,还笑到最后? 甲午大清只是败了,不是跪了。 老蒋先跪满洲国,后跪蒙古国,换个主子也是奴才。 像你一样厚着脸皮笑,脸被打肿也笑,气若游丝要笑,断气也笑肯定笑到最后,只能说你精神上永远胜利
      142楼 独立的思考着
      维基百科

      缅方资料

      第三次战事[编辑]

      1767年,明瑞接任云贵总督。明瑞的计画是亲率一路清军经兴威、腊戍、昔卜沿南渡河进攻,另一路清军由额尔景额率领沿八莫旧道进攻,两军随后会师进攻阿瓦。缅军的计画是由内苗·希修守恭屯抵御北方来的额尔景额军,玛哈·希修与玛哈·希哈修亚率两支部队迎战东北方来的明瑞军。[13]

      1767年11月,北路清军占领了八莫,明瑞军也占领了兴威和昔卜。明瑞以兴威为后勤基地,留下5000兵力驻防,随后率15000清军进军阿瓦。清缅两军于昔卜南方遭遇,玛哈·希修军大败,玛哈·希哈修亚军在兴威被击退。消息传到阿瓦,缅王辛标信迅速下令调回正在征讨暹罗的部队。明瑞军乘胜攻下数城,1768年初,清军行军至阿瓦北数十里、伊洛瓦底河畔的辛古。辛标信拒绝了群臣劝其逃亡的建议,亲率缅军至辛古与清军交战。此外,登贾·敏康率领的缅军游击部队骚扰破坏了兴威至辛古清军漫长的补给路线。明瑞改采防守性的战术,期待北路清军能南下支援,然而北路清军早已在恭屯战败,退回云南。[13][14][15]

      1768年3月,从暹罗回来的缅军增援部队由玛哈·希哈修亚和内苗·希修率领夺回了兴威。明瑞放弃了进攻阿瓦,开始向云南方向且战且退。缅军兵分两路,小部队由玛哈·希修率领追击清军,大部队由玛哈·希哈修亚统领经山路抄向清军的后路。缅军在彬乌伦完成了对清军的包围,清军大败,明瑞受重伤,30000清军大多战死,俘虏只有2500名,另有小部分清军得以逃出。明瑞没有随小部队逃往,他砍断辫子命人带回给乾隆帝表示忠诚,随后上吊自尽于树。[13][14][15]

      第四次战事[编辑]

      1768年4月,新统帅傅恒抵达云南,统领约60000清军,他计画兵分三路,一路进攻八莫与恭屯,另二路分别沿伊洛瓦底江的两岸南下,进攻阿瓦,顺江南下的还有福建水师船员操作的战船,随军还带有许多木工沿路修筑堡垒并维修船只。缅军的计画则是将清军抵挡在边境,防止清军再一次深入缅甸腹地。缅军统帅为玛哈·希哈修亚,巴拉敏丁负责驻守恭屯,三路缅军分别迎向三路清军,另有一路缅军负责切断清军的补给线,辛标信还派出一队战船迎战清军战船。缅军还有一支由法国人皮埃尔·德·米拉德统领的火枪队。玛哈·希哈修亚率军乘船沿伊洛瓦底江北上至八莫。[16][17]

      傅恒决定不等到雨季结束,他要在缅军抵达前就发动进攻。1768年10月,三路清军进攻并拿下了八莫,随后南下在恭屯东十数里的村落附近建造了堡垒,随军的木工建造了许多战船,准备沿伊洛瓦底江南下。然而计画中要沿江两岸南下的清军并没有执行,西岸军在遭遇了缅军后就退回堡垒附近,东岸军也没有进军。江中的清军战船被到达的缅军战船全部击沉。清军转而进攻恭屯,缅军坚守了一个月,抵御住了清军的数波进攻。同时,清军遭受了严重的疫病,许多人死于疾病,傅恒本人也一病不起。骚扰清军补给线的缅军也相当成功,随后南下进攻清军后方,12月初,清军被完全包围。缅军发起进攻,夺下了清军修筑的堡垒,堡垒守军逃回恭屯与被围清军会合。[16][17]

      清军已损失约20000兵力与许多军备,开始要求和谈。许多缅军将领反对和谈,他们觉得清军已经是瓮中之鳖,可以轻易剿灭。然而统帅玛哈·希哈修亚参与过与明瑞的战争,认为剿灭这次的清军只会使清廷变得更为强硬,他告诉他的同僚们继续与清朝进行长久的战争只会毁了自己的国家,相较于清军的损失,缅军的损失较少,但占了缅甸人口不少的一部份。缅军将领们没有被玛哈·希哈修亚说服,然而,玛哈·希哈修亚依然作主在未曾上报缅王的情况下与清军进行了和谈。1769年12月13日,两军签订了和约,两天后,清军北归。[17][16][13]

      这就是是你所谓大清笑到最后?

      老蒋有承认满州国吗?日本开出中日停战的条件就是国府承认满州国独立,但老蒋就是不认,你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要知道装睡的人是叫不醒的。

      蒙古国的独立是国共两党的共识,也是无奈之举。要骂也的骂北洋政府。

      148楼 送佛上西天
      谁承认的外蒙全民公决的结果,就该骂谁。北洋没有承认过,为啥去骂北洋?赶快用臀部思考下该去骂谁这个问题。
      瑞金苏维埃承认外蒙人民有自决权

      2018/9/17 23:20:38
      左箭头-小图标

      ......
      120楼 独立的思考着
      日本没拿下北京是因为大清屈膝了。乃木希典已近山海关,想取北京如探囊取物,清军一败涂地。日军没进北京是要看李鸿章是否在马关同意伊藤博文的苛刻条件:南割台湾,北割辽东半岛,赔银2万万两。

      二战日军佔半个中国,但老蒋没屈膝,坚决反对满洲国“独立”。

      战争胜负看谁到达了目的,谁笑到最后。

      1954年奠边府战役后,法军撤出越南,越南赶走侵略军,越南是胜者。

      清缅战争,大清败完再打,连续4次,都不能灭亡缅甸。而缅甸“以战逼和”,维持了缅甸的独立于领土完整,绝对是胜者。

      本来乾隆帝还想打第5次侵缅战争,但考虑到缅甸地形水土气候不适清军,大小金川又反叛,第5次侵缅战争被迫作罢

      121楼 白旗子弟
      不懂装懂,乃木希典在大连,离山海关千里,离北京更远。走到北京都能累哭你,还探囊取物?你脸多大。你认为乾隆败了,因没拿下缅甸首都;你又认为乃木希典胜利,因为没拿下清首都;你又认为冈村宁次败,因为拿下党国首都。你都多少标准了。你那重达到目的的标准,我早用一二战法国打脸了,用不用再打一次
      131楼 独立的思考着
      还是那句话。胜负是看谁笑到最后!

      大清没拿缅甸首都是拿不到。

      乃木希典没拿北京是大清跪下了。

      日本拿下南京但没胜,是因为老蒋没跪。即然老蒋没跪,那就继续打。

      如果老蒋跪低求和,割地赔款,那就是老蒋败。

      但如果老蒋一直不跪,日军全部撤出中国,那就是蒋胜日本败。

      还是那句话。胜负是看谁笑到最后!

      136楼 白旗子弟
      你有准话吗?缅甸被打的丧师失地,称臣纳贡,还笑到最后? 甲午大清只是败了,不是跪了。 老蒋先跪满洲国,后跪蒙古国,换个主子也是奴才。 像你一样厚着脸皮笑,脸被打肿也笑,气若游丝要笑,断气也笑肯定笑到最后,只能说你精神上永远胜利
      142楼 独立的思考着
      维基百科

      缅方资料

      第三次战事[编辑]

      1767年,明瑞接任云贵总督。明瑞的计画是亲率一路清军经兴威、腊戍、昔卜沿南渡河进攻,另一路清军由额尔景额率领沿八莫旧道进攻,两军随后会师进攻阿瓦。缅军的计画是由内苗·希修守恭屯抵御北方来的额尔景额军,玛哈·希修与玛哈·希哈修亚率两支部队迎战东北方来的明瑞军。[13]

      1767年11月,北路清军占领了八莫,明瑞军也占领了兴威和昔卜。明瑞以兴威为后勤基地,留下5000兵力驻防,随后率15000清军进军阿瓦。清缅两军于昔卜南方遭遇,玛哈·希修军大败,玛哈·希哈修亚军在兴威被击退。消息传到阿瓦,缅王辛标信迅速下令调回正在征讨暹罗的部队。明瑞军乘胜攻下数城,1768年初,清军行军至阿瓦北数十里、伊洛瓦底河畔的辛古。辛标信拒绝了群臣劝其逃亡的建议,亲率缅军至辛古与清军交战。此外,登贾·敏康率领的缅军游击部队骚扰破坏了兴威至辛古清军漫长的补给路线。明瑞改采防守性的战术,期待北路清军能南下支援,然而北路清军早已在恭屯战败,退回云南。[13][14][15]

      1768年3月,从暹罗回来的缅军增援部队由玛哈·希哈修亚和内苗·希修率领夺回了兴威。明瑞放弃了进攻阿瓦,开始向云南方向且战且退。缅军兵分两路,小部队由玛哈·希修率领追击清军,大部队由玛哈·希哈修亚统领经山路抄向清军的后路。缅军在彬乌伦完成了对清军的包围,清军大败,明瑞受重伤,30000清军大多战死,俘虏只有2500名,另有小部分清军得以逃出。明瑞没有随小部队逃往,他砍断辫子命人带回给乾隆帝表示忠诚,随后上吊自尽于树。[13][14][15]

      第四次战事[编辑]

      1768年4月,新统帅傅恒抵达云南,统领约60000清军,他计画兵分三路,一路进攻八莫与恭屯,另二路分别沿伊洛瓦底江的两岸南下,进攻阿瓦,顺江南下的还有福建水师船员操作的战船,随军还带有许多木工沿路修筑堡垒并维修船只。缅军的计画则是将清军抵挡在边境,防止清军再一次深入缅甸腹地。缅军统帅为玛哈·希哈修亚,巴拉敏丁负责驻守恭屯,三路缅军分别迎向三路清军,另有一路缅军负责切断清军的补给线,辛标信还派出一队战船迎战清军战船。缅军还有一支由法国人皮埃尔·德·米拉德统领的火枪队。玛哈·希哈修亚率军乘船沿伊洛瓦底江北上至八莫。[16][17]

      傅恒决定不等到雨季结束,他要在缅军抵达前就发动进攻。1768年10月,三路清军进攻并拿下了八莫,随后南下在恭屯东十数里的村落附近建造了堡垒,随军的木工建造了许多战船,准备沿伊洛瓦底江南下。然而计画中要沿江两岸南下的清军并没有执行,西岸军在遭遇了缅军后就退回堡垒附近,东岸军也没有进军。江中的清军战船被到达的缅军战船全部击沉。清军转而进攻恭屯,缅军坚守了一个月,抵御住了清军的数波进攻。同时,清军遭受了严重的疫病,许多人死于疾病,傅恒本人也一病不起。骚扰清军补给线的缅军也相当成功,随后南下进攻清军后方,12月初,清军被完全包围。缅军发起进攻,夺下了清军修筑的堡垒,堡垒守军逃回恭屯与被围清军会合。[16][17]

      清军已损失约20000兵力与许多军备,开始要求和谈。许多缅军将领反对和谈,他们觉得清军已经是瓮中之鳖,可以轻易剿灭。然而统帅玛哈·希哈修亚参与过与明瑞的战争,认为剿灭这次的清军只会使清廷变得更为强硬,他告诉他的同僚们继续与清朝进行长久的战争只会毁了自己的国家,相较于清军的损失,缅军的损失较少,但占了缅甸人口不少的一部份。缅军将领们没有被玛哈·希哈修亚说服,然而,玛哈·希哈修亚依然作主在未曾上报缅王的情况下与清军进行了和谈。1769年12月13日,两军签订了和约,两天后,清军北归。[17][16][13]

      这就是是你所谓大清笑到最后?

      老蒋有承认满州国吗?日本开出中日停战的条件就是国府承认满州国独立,但老蒋就是不认,你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要知道装睡的人是叫不醒的。

      蒙古国的独立是国共两党的共识,也是无奈之举。要骂也的骂北洋政府。

      谁承认的外蒙全民公决的结果,就该骂谁。北洋没有承认过,为啥去骂北洋?赶快用臀部思考下该去骂谁这个问题。

      2018/9/17 21:00:31
      左箭头-小图标

      ......
      103楼 独立的思考着
      蒙古人还渡海并曾佔领日本沿岸,你说谁赢了?

      战争的胜负要看谁的目的达到了,看谁能笑到最后。

      乾隆的目的是要灭亡缅甸,就缅甸变成新疆第2.

      缅甸人的目的是以战逼和。

      谁达到自己的目的?

      124楼 zyzno1
      清朝达到了缅甸向清朝低头朝贡,并不在北侵,是大清胜利了。
      132楼 独立的思考着
      1752年,雍笈牙建立缅甸贡榜王朝,1758年他派出使节,要求清缅边境的诸多土司归顺,要求征收传统的“花马礼”(即为贡赋钱粮,处于中缅两国边境上的各掸族土司在历史上为谋求自身安全曾向两国都缴纳这贡赋)。[2][3]这些土司有些臣服于缅甸的兵威,有些并不臣服,这些不臣服的土司派人向云南地方官府请求清朝的军事支援。[4][5]当时乾隆皇帝忙于用兵新疆,无暇南顾,因此云南地方官府对此事奉行偏向绥靖的政策。当时清朝在当地的军事驻扎力量有三种:一为云南地方官府派驻的绿营兵,二为各地土司自己掌控的土练,三为边境一些矿场为保自我安全建立的场练。

      从上文可看出,缅甸从未夺取大清领土,祗不过在清缅两国之间,有些土司靠大清,有些土司靠缅甸,而这些土司本来就蛇鼠两端,两边进贡。

      而乾隆爷心高气傲,塌卧之处,岂容他人酣睡,就动起了灭缅的念头。

      138楼 送佛上西天
      回复:[原创]淸缅之战虽无功,城下之盟何言败?

      这是你在8楼发的吧?缅甸攻入云南连下八个土司城,云南啥时被你许给缅甸了?

      140楼 独立的思考着
      这些土司即不属缅甸,也不熟大清,是夹在两国中的浮游地区,并向两国进贡以保证自己不被并吞。

      当缅甸新王朝的进贡要求太贪婪时,这些土司就跑到云南求助。

      4次侵缅都是大清先挑起的,缅甸祗是被动自卫反击

      啥时云南的土司不属于大清了?整个云南都是大清的,上面的土司不属于大清?你这是啥理论?

      2018/9/17 20:58:32
      左箭头-小图标

      ......
      120楼 独立的思考着
      日本没拿下北京是因为大清屈膝了。乃木希典已近山海关,想取北京如探囊取物,清军一败涂地。日军没进北京是要看李鸿章是否在马关同意伊藤博文的苛刻条件:南割台湾,北割辽东半岛,赔银2万万两。

      二战日军佔半个中国,但老蒋没屈膝,坚决反对满洲国“独立”。

      战争胜负看谁到达了目的,谁笑到最后。

      1954年奠边府战役后,法军撤出越南,越南赶走侵略军,越南是胜者。

      清缅战争,大清败完再打,连续4次,都不能灭亡缅甸。而缅甸“以战逼和”,维持了缅甸的独立于领土完整,绝对是胜者。

      本来乾隆帝还想打第5次侵缅战争,但考虑到缅甸地形水土气候不适清军,大小金川又反叛,第5次侵缅战争被迫作罢

      121楼 白旗子弟
      不懂装懂,乃木希典在大连,离山海关千里,离北京更远。走到北京都能累哭你,还探囊取物?你脸多大。你认为乾隆败了,因没拿下缅甸首都;你又认为乃木希典胜利,因为没拿下清首都;你又认为冈村宁次败,因为拿下党国首都。你都多少标准了。你那重达到目的的标准,我早用一二战法国打脸了,用不用再打一次
      130楼 独立的思考着
      大清没拿缅甸首都是拿不到。

      乃木希典没拿北京市大清跪下了

      135楼 白旗子弟
      清军入缅甸千里,离 首都百里,是清军拿不到。日军入大清百里,距离北京千里怎么拿?
      139楼 独立的思考着
      第4次侵缅,大清入缅千里,被缅军重围,陷于绝境,陆海主帅都一病不起。

      是缅军统帅不愿做的太绝,杀掉被围清军会惹恼乾隆,卷入与大清无休止的战争中,而缅甸的战争目的是“以战逼和”,关键在于一个“和”字,所以与清军签和约,放开一条口子,放清军逃命。

      乾隆知道的很清楚,征缅是失败的,缅甸人保卫了自己的国家。

      甲午战不同,大清在东北朝鲜山东,以及北洋水师都是大清最精锐的军队,都被日军打的一败涂地。乃木抓到两万清军俘虏,全砍,认为清军就知道逃跑,不配做军人,更不配活命。

      日相伊藤博文在马关对李鸿章之所以狮子口大开,就是你不割辽东半岛,我就进军北京。

      而慈禧希望签卖国条约的条件就是不想离开北京,意为她清楚知道,不签卖国条约,北京不保。

      日军的战斗力有多强悍,所有的中国人都知道。之所以没逼大清到尽,是由于俄国的牵制。

      果然,在马关条约签署后,俄国逼日本将辽东半岛吐出来,还给大清,但这也未10年后的日俄战争埋下伏笔

      问下,你在美国的女朋友是缅甸人,还是你的炸药奖老湿时缅甸裔,要不你咋颠倒黑白呢?

      2018/9/17 20:56:36
      左箭头-小图标

      ......
      120楼 独立的思考着
      日本没拿下北京是因为大清屈膝了。乃木希典已近山海关,想取北京如探囊取物,清军一败涂地。日军没进北京是要看李鸿章是否在马关同意伊藤博文的苛刻条件:南割台湾,北割辽东半岛,赔银2万万两。

      二战日军佔半个中国,但老蒋没屈膝,坚决反对满洲国“独立”。

      战争胜负看谁到达了目的,谁笑到最后。

      1954年奠边府战役后,法军撤出越南,越南赶走侵略军,越南是胜者。

      清缅战争,大清败完再打,连续4次,都不能灭亡缅甸。而缅甸“以战逼和”,维持了缅甸的独立于领土完整,绝对是胜者。

      本来乾隆帝还想打第5次侵缅战争,但考虑到缅甸地形水土气候不适清军,大小金川又反叛,第5次侵缅战争被迫作罢

      121楼 白旗子弟
      不懂装懂,乃木希典在大连,离山海关千里,离北京更远。走到北京都能累哭你,还探囊取物?你脸多大。你认为乾隆败了,因没拿下缅甸首都;你又认为乃木希典胜利,因为没拿下清首都;你又认为冈村宁次败,因为拿下党国首都。你都多少标准了。你那重达到目的的标准,我早用一二战法国打脸了,用不用再打一次
      130楼 独立的思考着
      大清没拿缅甸首都是拿不到。

      乃木希典没拿北京市大清跪下了

      135楼 白旗子弟
      清军入缅甸千里,离 首都百里,是清军拿不到。日军入大清百里,距离北京千里怎么拿?
      139楼 独立的思考着
      第4次侵缅,大清入缅千里,被缅军重围,陷于绝境,陆海主帅都一病不起。

      是缅军统帅不愿做的太绝,杀掉被围清军会惹恼乾隆,卷入与大清无休止的战争中,而缅甸的战争目的是“以战逼和”,关键在于一个“和”字,所以与清军签和约,放开一条口子,放清军逃命。

      乾隆知道的很清楚,征缅是失败的,缅甸人保卫了自己的国家。

      甲午战不同,大清在东北朝鲜山东,以及北洋水师都是大清最精锐的军队,都被日军打的一败涂地。乃木抓到两万清军俘虏,全砍,认为清军就知道逃跑,不配做军人,更不配活命。

      日相伊藤博文在马关对李鸿章之所以狮子口大开,就是你不割辽东半岛,我就进军北京。

      而慈禧希望签卖国条约的条件就是不想离开北京,意为她清楚知道,不签卖国条约,北京不保。

      日军的战斗力有多强悍,所有的中国人都知道。之所以没逼大清到尽,是由于俄国的牵制。

      果然,在马关条约签署后,俄国逼日本将辽东半岛吐出来,还给大清,但这也未10年后的日俄战争埋下伏笔

      缅甸根本不敢与清军野战,绝境个屁。缅甸打打不过,耗耗不起才是绝境。甲午日本根本无力进攻北京,打消耗战日本必败。大清担心俄国趁火打劫搞黄俄罗斯,到时保住3.6万台湾,丢170万外蒙,这种胜利不如不要

      2018/9/17 20:02:44
      左箭头-小图标

      ......
      120楼 独立的思考着
      日本没拿下北京是因为大清屈膝了。乃木希典已近山海关,想取北京如探囊取物,清军一败涂地。日军没进北京是要看李鸿章是否在马关同意伊藤博文的苛刻条件:南割台湾,北割辽东半岛,赔银2万万两。

      二战日军佔半个中国,但老蒋没屈膝,坚决反对满洲国“独立”。

      战争胜负看谁到达了目的,谁笑到最后。

      1954年奠边府战役后,法军撤出越南,越南赶走侵略军,越南是胜者。

      清缅战争,大清败完再打,连续4次,都不能灭亡缅甸。而缅甸“以战逼和”,维持了缅甸的独立于领土完整,绝对是胜者。

      本来乾隆帝还想打第5次侵缅战争,但考虑到缅甸地形水土气候不适清军,大小金川又反叛,第5次侵缅战争被迫作罢

      121楼 白旗子弟
      不懂装懂,乃木希典在大连,离山海关千里,离北京更远。走到北京都能累哭你,还探囊取物?你脸多大。你认为乾隆败了,因没拿下缅甸首都;你又认为乃木希典胜利,因为没拿下清首都;你又认为冈村宁次败,因为拿下党国首都。你都多少标准了。你那重达到目的的标准,我早用一二战法国打脸了,用不用再打一次
      131楼 独立的思考着
      还是那句话。胜负是看谁笑到最后!

      大清没拿缅甸首都是拿不到。

      乃木希典没拿北京是大清跪下了。

      日本拿下南京但没胜,是因为老蒋没跪。即然老蒋没跪,那就继续打。

      如果老蒋跪低求和,割地赔款,那就是老蒋败。

      但如果老蒋一直不跪,日军全部撤出中国,那就是蒋胜日本败。

      还是那句话。胜负是看谁笑到最后!

      136楼 白旗子弟
      你有准话吗?缅甸被打的丧师失地,称臣纳贡,还笑到最后? 甲午大清只是败了,不是跪了。 老蒋先跪满洲国,后跪蒙古国,换个主子也是奴才。 像你一样厚着脸皮笑,脸被打肿也笑,气若游丝要笑,断气也笑肯定笑到最后,只能说你精神上永远胜利
      142楼 独立的思考着
      维基百科

      缅方资料

      第三次战事[编辑]

      1767年,明瑞接任云贵总督。明瑞的计画是亲率一路清军经兴威、腊戍、昔卜沿南渡河进攻,另一路清军由额尔景额率领沿八莫旧道进攻,两军随后会师进攻阿瓦。缅军的计画是由内苗·希修守恭屯抵御北方来的额尔景额军,玛哈·希修与玛哈·希哈修亚率两支部队迎战东北方来的明瑞军。[13]

      1767年11月,北路清军占领了八莫,明瑞军也占领了兴威和昔卜。明瑞以兴威为后勤基地,留下5000兵力驻防,随后率15000清军进军阿瓦。清缅两军于昔卜南方遭遇,玛哈·希修军大败,玛哈·希哈修亚军在兴威被击退。消息传到阿瓦,缅王辛标信迅速下令调回正在征讨暹罗的部队。明瑞军乘胜攻下数城,1768年初,清军行军至阿瓦北数十里、伊洛瓦底河畔的辛古。辛标信拒绝了群臣劝其逃亡的建议,亲率缅军至辛古与清军交战。此外,登贾·敏康率领的缅军游击部队骚扰破坏了兴威至辛古清军漫长的补给路线。明瑞改采防守性的战术,期待北路清军能南下支援,然而北路清军早已在恭屯战败,退回云南。[13][14][15]

      1768年3月,从暹罗回来的缅军增援部队由玛哈·希哈修亚和内苗·希修率领夺回了兴威。明瑞放弃了进攻阿瓦,开始向云南方向且战且退。缅军兵分两路,小部队由玛哈·希修率领追击清军,大部队由玛哈·希哈修亚统领经山路抄向清军的后路。缅军在彬乌伦完成了对清军的包围,清军大败,明瑞受重伤,30000清军大多战死,俘虏只有2500名,另有小部分清军得以逃出。明瑞没有随小部队逃往,他砍断辫子命人带回给乾隆帝表示忠诚,随后上吊自尽于树。[13][14][15]

      第四次战事[编辑]

      1768年4月,新统帅傅恒抵达云南,统领约60000清军,他计画兵分三路,一路进攻八莫与恭屯,另二路分别沿伊洛瓦底江的两岸南下,进攻阿瓦,顺江南下的还有福建水师船员操作的战船,随军还带有许多木工沿路修筑堡垒并维修船只。缅军的计画则是将清军抵挡在边境,防止清军再一次深入缅甸腹地。缅军统帅为玛哈·希哈修亚,巴拉敏丁负责驻守恭屯,三路缅军分别迎向三路清军,另有一路缅军负责切断清军的补给线,辛标信还派出一队战船迎战清军战船。缅军还有一支由法国人皮埃尔·德·米拉德统领的火枪队。玛哈·希哈修亚率军乘船沿伊洛瓦底江北上至八莫。[16][17]

      傅恒决定不等到雨季结束,他要在缅军抵达前就发动进攻。1768年10月,三路清军进攻并拿下了八莫,随后南下在恭屯东十数里的村落附近建造了堡垒,随军的木工建造了许多战船,准备沿伊洛瓦底江南下。然而计画中要沿江两岸南下的清军并没有执行,西岸军在遭遇了缅军后就退回堡垒附近,东岸军也没有进军。江中的清军战船被到达的缅军战船全部击沉。清军转而进攻恭屯,缅军坚守了一个月,抵御住了清军的数波进攻。同时,清军遭受了严重的疫病,许多人死于疾病,傅恒本人也一病不起。骚扰清军补给线的缅军也相当成功,随后南下进攻清军后方,12月初,清军被完全包围。缅军发起进攻,夺下了清军修筑的堡垒,堡垒守军逃回恭屯与被围清军会合。[16][17]

      清军已损失约20000兵力与许多军备,开始要求和谈。许多缅军将领反对和谈,他们觉得清军已经是瓮中之鳖,可以轻易剿灭。然而统帅玛哈·希哈修亚参与过与明瑞的战争,认为剿灭这次的清军只会使清廷变得更为强硬,他告诉他的同僚们继续与清朝进行长久的战争只会毁了自己的国家,相较于清军的损失,缅军的损失较少,但占了缅甸人口不少的一部份。缅军将领们没有被玛哈·希哈修亚说服,然而,玛哈·希哈修亚依然作主在未曾上报缅王的情况下与清军进行了和谈。1769年12月13日,两军签订了和约,两天后,清军北归。[17][16][13]

      这就是是你所谓大清笑到最后?

      老蒋有承认满州国吗?日本开出中日停战的条件就是国府承认满州国独立,但老蒋就是不认,你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要知道装睡的人是叫不醒的。

      蒙古国的独立是国共两党的共识,也是无奈之举。要骂也的骂北洋政府。

      说了半天还是清军进攻进攻再进攻,缅甸转进转进再转进。这就是你所谓的缅甸笑到最后?老蒋坐视满洲国成立,承认蒙古国独立。那条不是跪,两连跪。北洋没承认蒙古国独立,你凭啥骂北洋,就凭你装梦游

      2018/9/17 19:41:42
      左箭头-小图标

      ......
      119楼 白旗子弟
      甲午日军打到威海,没拿下北京,但日本胜利。抗战日本拿下南京,但日本败了。
      120楼 独立的思考着
      日本没拿下北京是因为大清屈膝了。乃木希典已近山海关,想取北京如探囊取物,清军一败涂地。日军没进北京是要看李鸿章是否在马关同意伊藤博文的苛刻条件:南割台湾,北割辽东半岛,赔银2万万两。

      二战日军佔半个中国,但老蒋没屈膝,坚决反对满洲国“独立”。

      战争胜负看谁到达了目的,谁笑到最后。

      1954年奠边府战役后,法军撤出越南,越南赶走侵略军,越南是胜者。

      清缅战争,大清败完再打,连续4次,都不能灭亡缅甸。而缅甸“以战逼和”,维持了缅甸的独立于领土完整,绝对是胜者。

      本来乾隆帝还想打第5次侵缅战争,但考虑到缅甸地形水土气候不适清军,大小金川又反叛,第5次侵缅战争被迫作罢

      121楼 白旗子弟
      不懂装懂,乃木希典在大连,离山海关千里,离北京更远。走到北京都能累哭你,还探囊取物?你脸多大。你认为乾隆败了,因没拿下缅甸首都;你又认为乃木希典胜利,因为没拿下清首都;你又认为冈村宁次败,因为拿下党国首都。你都多少标准了。你那重达到目的的标准,我早用一二战法国打脸了,用不用再打一次
      131楼 独立的思考着
      还是那句话。胜负是看谁笑到最后!

      大清没拿缅甸首都是拿不到。

      乃木希典没拿北京是大清跪下了。

      日本拿下南京但没胜,是因为老蒋没跪。即然老蒋没跪,那就继续打。

      如果老蒋跪低求和,割地赔款,那就是老蒋败。

      但如果老蒋一直不跪,日军全部撤出中国,那就是蒋胜日本败。

      还是那句话。胜负是看谁笑到最后!

      136楼 白旗子弟
      你有准话吗?缅甸被打的丧师失地,称臣纳贡,还笑到最后? 甲午大清只是败了,不是跪了。 老蒋先跪满洲国,后跪蒙古国,换个主子也是奴才。 像你一样厚着脸皮笑,脸被打肿也笑,气若游丝要笑,断气也笑肯定笑到最后,只能说你精神上永远胜利
      维基百科

      缅方资料

      第三次战事[编辑]

      1767年,明瑞接任云贵总督。明瑞的计画是亲率一路清军经兴威、腊戍、昔卜沿南渡河进攻,另一路清军由额尔景额率领沿八莫旧道进攻,两军随后会师进攻阿瓦。缅军的计画是由内苗·希修守恭屯抵御北方来的额尔景额军,玛哈·希修与玛哈·希哈修亚率两支部队迎战东北方来的明瑞军。[13]

      1767年11月,北路清军占领了八莫,明瑞军也占领了兴威和昔卜。明瑞以兴威为后勤基地,留下5000兵力驻防,随后率15000清军进军阿瓦。清缅两军于昔卜南方遭遇,玛哈·希修军大败,玛哈·希哈修亚军在兴威被击退。消息传到阿瓦,缅王辛标信迅速下令调回正在征讨暹罗的部队。明瑞军乘胜攻下数城,1768年初,清军行军至阿瓦北数十里、伊洛瓦底河畔的辛古。辛标信拒绝了群臣劝其逃亡的建议,亲率缅军至辛古与清军交战。此外,登贾·敏康率领的缅军游击部队骚扰破坏了兴威至辛古清军漫长的补给路线。明瑞改采防守性的战术,期待北路清军能南下支援,然而北路清军早已在恭屯战败,退回云南。[13][14][15]

      1768年3月,从暹罗回来的缅军增援部队由玛哈·希哈修亚和内苗·希修率领夺回了兴威。明瑞放弃了进攻阿瓦,开始向云南方向且战且退。缅军兵分两路,小部队由玛哈·希修率领追击清军,大部队由玛哈·希哈修亚统领经山路抄向清军的后路。缅军在彬乌伦完成了对清军的包围,清军大败,明瑞受重伤,30000清军大多战死,俘虏只有2500名,另有小部分清军得以逃出。明瑞没有随小部队逃往,他砍断辫子命人带回给乾隆帝表示忠诚,随后上吊自尽于树。[13][14][15]

      第四次战事[编辑]

      1768年4月,新统帅傅恒抵达云南,统领约60000清军,他计画兵分三路,一路进攻八莫与恭屯,另二路分别沿伊洛瓦底江的两岸南下,进攻阿瓦,顺江南下的还有福建水师船员操作的战船,随军还带有许多木工沿路修筑堡垒并维修船只。缅军的计画则是将清军抵挡在边境,防止清军再一次深入缅甸腹地。缅军统帅为玛哈·希哈修亚,巴拉敏丁负责驻守恭屯,三路缅军分别迎向三路清军,另有一路缅军负责切断清军的补给线,辛标信还派出一队战船迎战清军战船。缅军还有一支由法国人皮埃尔·德·米拉德统领的火枪队。玛哈·希哈修亚率军乘船沿伊洛瓦底江北上至八莫。[16][17]

      傅恒决定不等到雨季结束,他要在缅军抵达前就发动进攻。1768年10月,三路清军进攻并拿下了八莫,随后南下在恭屯东十数里的村落附近建造了堡垒,随军的木工建造了许多战船,准备沿伊洛瓦底江南下。然而计画中要沿江两岸南下的清军并没有执行,西岸军在遭遇了缅军后就退回堡垒附近,东岸军也没有进军。江中的清军战船被到达的缅军战船全部击沉。清军转而进攻恭屯,缅军坚守了一个月,抵御住了清军的数波进攻。同时,清军遭受了严重的疫病,许多人死于疾病,傅恒本人也一病不起。骚扰清军补给线的缅军也相当成功,随后南下进攻清军后方,12月初,清军被完全包围。缅军发起进攻,夺下了清军修筑的堡垒,堡垒守军逃回恭屯与被围清军会合。[16][17]

      清军已损失约20000兵力与许多军备,开始要求和谈。许多缅军将领反对和谈,他们觉得清军已经是瓮中之鳖,可以轻易剿灭。然而统帅玛哈·希哈修亚参与过与明瑞的战争,认为剿灭这次的清军只会使清廷变得更为强硬,他告诉他的同僚们继续与清朝进行长久的战争只会毁了自己的国家,相较于清军的损失,缅军的损失较少,但占了缅甸人口不少的一部份。缅军将领们没有被玛哈·希哈修亚说服,然而,玛哈·希哈修亚依然作主在未曾上报缅王的情况下与清军进行了和谈。1769年12月13日,两军签订了和约,两天后,清军北归。[17][16][13]

      这就是是你所谓大清笑到最后?

      老蒋有承认满州国吗?日本开出中日停战的条件就是国府承认满州国独立,但老蒋就是不认,你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要知道装睡的人是叫不醒的。

      蒙古国的独立是国共两党的共识,也是无奈之举。要骂也的骂北洋政府。

      2018/9/17 7:10:48
      左箭头-小图标

      ......
      90楼 zyzno1
      缅军有能力包围清军,还能让清军打到国都附近吗?
      103楼 独立的思考着
      蒙古人还渡海并曾佔领日本沿岸,你说谁赢了?

      战争的胜负要看谁的目的达到了,看谁能笑到最后。

      乾隆的目的是要灭亡缅甸,就缅甸变成新疆第2.

      缅甸人的目的是以战逼和。

      谁达到自己的目的?

      124楼 zyzno1
      清朝达到了缅甸向清朝低头朝贡,并不在北侵,是大清胜利了。
      128楼 独立的思考着
      日本右翼:日本不需向中国赔款,又没有在日本驻兵,所以没有中国抗日战争胜利一说。

      与你的逻辑驚人的相似

      137楼 送佛上西天
      日本是对外发动侵略战争,大清是对缅甸发动卫国战争,你都能混淆在一起,难道你连这点都不懂。
      4次大清征缅都是乾隆隆发起的侵略战争,不是缅甸。

      说缅甸像日本人一样侵略大清,是在污辱人类的智慧

      2018/9/17 6:55:17
      左箭头-小图标

      ......
      90楼 zyzno1
      缅军有能力包围清军,还能让清军打到国都附近吗?
      103楼 独立的思考着
      蒙古人还渡海并曾佔领日本沿岸,你说谁赢了?

      战争的胜负要看谁的目的达到了,看谁能笑到最后。

      乾隆的目的是要灭亡缅甸,就缅甸变成新疆第2.

      缅甸人的目的是以战逼和。

      谁达到自己的目的?

      124楼 zyzno1
      清朝达到了缅甸向清朝低头朝贡,并不在北侵,是大清胜利了。
      132楼 独立的思考着
      1752年,雍笈牙建立缅甸贡榜王朝,1758年他派出使节,要求清缅边境的诸多土司归顺,要求征收传统的“花马礼”(即为贡赋钱粮,处于中缅两国边境上的各掸族土司在历史上为谋求自身安全曾向两国都缴纳这贡赋)。[2][3]这些土司有些臣服于缅甸的兵威,有些并不臣服,这些不臣服的土司派人向云南地方官府请求清朝的军事支援。[4][5]当时乾隆皇帝忙于用兵新疆,无暇南顾,因此云南地方官府对此事奉行偏向绥靖的政策。当时清朝在当地的军事驻扎力量有三种:一为云南地方官府派驻的绿营兵,二为各地土司自己掌控的土练,三为边境一些矿场为保自我安全建立的场练。

      从上文可看出,缅甸从未夺取大清领土,祗不过在清缅两国之间,有些土司靠大清,有些土司靠缅甸,而这些土司本来就蛇鼠两端,两边进贡。

      而乾隆爷心高气傲,塌卧之处,岂容他人酣睡,就动起了灭缅的念头。

      138楼 送佛上西天
      回复:[原创]淸缅之战虽无功,城下之盟何言败?

      这是你在8楼发的吧?缅甸攻入云南连下八个土司城,云南啥时被你许给缅甸了?

      这些土司即不属缅甸,也不熟大清,是夹在两国中的浮游地区,并向两国进贡以保证自己不被并吞。

      当缅甸新王朝的进贡要求太贪婪时,这些土司就跑到云南求助。

      4次侵缅都是大清先挑起的,缅甸祗是被动自卫反击

      2018/9/17 6:51:14
      左箭头-小图标

      ......
      119楼 白旗子弟
      甲午日军打到威海,没拿下北京,但日本胜利。抗战日本拿下南京,但日本败了。
      120楼 独立的思考着
      日本没拿下北京是因为大清屈膝了。乃木希典已近山海关,想取北京如探囊取物,清军一败涂地。日军没进北京是要看李鸿章是否在马关同意伊藤博文的苛刻条件:南割台湾,北割辽东半岛,赔银2万万两。

      二战日军佔半个中国,但老蒋没屈膝,坚决反对满洲国“独立”。

      战争胜负看谁到达了目的,谁笑到最后。

      1954年奠边府战役后,法军撤出越南,越南赶走侵略军,越南是胜者。

      清缅战争,大清败完再打,连续4次,都不能灭亡缅甸。而缅甸“以战逼和”,维持了缅甸的独立于领土完整,绝对是胜者。

      本来乾隆帝还想打第5次侵缅战争,但考虑到缅甸地形水土气候不适清军,大小金川又反叛,第5次侵缅战争被迫作罢

      121楼 白旗子弟
      不懂装懂,乃木希典在大连,离山海关千里,离北京更远。走到北京都能累哭你,还探囊取物?你脸多大。你认为乾隆败了,因没拿下缅甸首都;你又认为乃木希典胜利,因为没拿下清首都;你又认为冈村宁次败,因为拿下党国首都。你都多少标准了。你那重达到目的的标准,我早用一二战法国打脸了,用不用再打一次
      130楼 独立的思考着
      大清没拿缅甸首都是拿不到。

      乃木希典没拿北京市大清跪下了

      135楼 白旗子弟
      清军入缅甸千里,离 首都百里,是清军拿不到。日军入大清百里,距离北京千里怎么拿?
      第4次侵缅,大清入缅千里,被缅军重围,陷于绝境,陆海主帅都一病不起。

      是缅军统帅不愿做的太绝,杀掉被围清军会惹恼乾隆,卷入与大清无休止的战争中,而缅甸的战争目的是“以战逼和”,关键在于一个“和”字,所以与清军签和约,放开一条口子,放清军逃命。

      乾隆知道的很清楚,征缅是失败的,缅甸人保卫了自己的国家。

      甲午战不同,大清在东北朝鲜山东,以及北洋水师都是大清最精锐的军队,都被日军打的一败涂地。乃木抓到两万清军俘虏,全砍,认为清军就知道逃跑,不配做军人,更不配活命。

      日相伊藤博文在马关对李鸿章之所以狮子口大开,就是你不割辽东半岛,我就进军北京。

      而慈禧希望签卖国条约的条件就是不想离开北京,意为她清楚知道,不签卖国条约,北京不保。

      日军的战斗力有多强悍,所有的中国人都知道。之所以没逼大清到尽,是由于俄国的牵制。

      果然,在马关条约签署后,俄国逼日本将辽东半岛吐出来,还给大清,但这也未10年后的日俄战争埋下伏笔

      2018/9/16 23:57:55
      左箭头-小图标

      ......
      87楼 独立的思考着
      但被缅军四面包围,就像李开方打到天津静海一样。

      如果不是缅军统帅让一条路给清军北逃,嗯---------------

      90楼 zyzno1
      缅军有能力包围清军,还能让清军打到国都附近吗?
      103楼 独立的思考着
      蒙古人还渡海并曾佔领日本沿岸,你说谁赢了?

      战争的胜负要看谁的目的达到了,看谁能笑到最后。

      乾隆的目的是要灭亡缅甸,就缅甸变成新疆第2.

      缅甸人的目的是以战逼和。

      谁达到自己的目的?

      124楼 zyzno1
      清朝达到了缅甸向清朝低头朝贡,并不在北侵,是大清胜利了。
      132楼 独立的思考着
      1752年,雍笈牙建立缅甸贡榜王朝,1758年他派出使节,要求清缅边境的诸多土司归顺,要求征收传统的“花马礼”(即为贡赋钱粮,处于中缅两国边境上的各掸族土司在历史上为谋求自身安全曾向两国都缴纳这贡赋)。[2][3]这些土司有些臣服于缅甸的兵威,有些并不臣服,这些不臣服的土司派人向云南地方官府请求清朝的军事支援。[4][5]当时乾隆皇帝忙于用兵新疆,无暇南顾,因此云南地方官府对此事奉行偏向绥靖的政策。当时清朝在当地的军事驻扎力量有三种:一为云南地方官府派驻的绿营兵,二为各地土司自己掌控的土练,三为边境一些矿场为保自我安全建立的场练。

      从上文可看出,缅甸从未夺取大清领土,祗不过在清缅两国之间,有些土司靠大清,有些土司靠缅甸,而这些土司本来就蛇鼠两端,两边进贡。

      而乾隆爷心高气傲,塌卧之处,岂容他人酣睡,就动起了灭缅的念头。

      回复:[原创]淸缅之战虽无功,城下之盟何言败?

      这是你在8楼发的吧?缅甸攻入云南连下八个土司城,云南啥时被你许给缅甸了?

      2018/9/16 22:36:27
      左箭头-小图标

      ......
      87楼 独立的思考着
      但被缅军四面包围,就像李开方打到天津静海一样。

      如果不是缅军统帅让一条路给清军北逃,嗯---------------

      90楼 zyzno1
      缅军有能力包围清军,还能让清军打到国都附近吗?
      103楼 独立的思考着
      蒙古人还渡海并曾佔领日本沿岸,你说谁赢了?

      战争的胜负要看谁的目的达到了,看谁能笑到最后。

      乾隆的目的是要灭亡缅甸,就缅甸变成新疆第2.

      缅甸人的目的是以战逼和。

      谁达到自己的目的?

      124楼 zyzno1
      清朝达到了缅甸向清朝低头朝贡,并不在北侵,是大清胜利了。
      128楼 独立的思考着
      日本右翼:日本不需向中国赔款,又没有在日本驻兵,所以没有中国抗日战争胜利一说。

      与你的逻辑驚人的相似

      日本是对外发动侵略战争,大清是对缅甸发动卫国战争,你都能混淆在一起,难道你连这点都不懂。

      2018/9/16 22:30:59
      左箭头-小图标

      ......
      118楼 独立的思考着
      清军打到缅甸首都近郊,为什麽不接着拿下人家首都??败了。

      德军打到凡尔登,为什麽不拿下巴黎??败了

      119楼 白旗子弟
      甲午日军打到威海,没拿下北京,但日本胜利。抗战日本拿下南京,但日本败了。
      120楼 独立的思考着
      日本没拿下北京是因为大清屈膝了。乃木希典已近山海关,想取北京如探囊取物,清军一败涂地。日军没进北京是要看李鸿章是否在马关同意伊藤博文的苛刻条件:南割台湾,北割辽东半岛,赔银2万万两。

      二战日军佔半个中国,但老蒋没屈膝,坚决反对满洲国“独立”。

      战争胜负看谁到达了目的,谁笑到最后。

      1954年奠边府战役后,法军撤出越南,越南赶走侵略军,越南是胜者。

      清缅战争,大清败完再打,连续4次,都不能灭亡缅甸。而缅甸“以战逼和”,维持了缅甸的独立于领土完整,绝对是胜者。

      本来乾隆帝还想打第5次侵缅战争,但考虑到缅甸地形水土气候不适清军,大小金川又反叛,第5次侵缅战争被迫作罢

      121楼 白旗子弟
      不懂装懂,乃木希典在大连,离山海关千里,离北京更远。走到北京都能累哭你,还探囊取物?你脸多大。你认为乾隆败了,因没拿下缅甸首都;你又认为乃木希典胜利,因为没拿下清首都;你又认为冈村宁次败,因为拿下党国首都。你都多少标准了。你那重达到目的的标准,我早用一二战法国打脸了,用不用再打一次
      131楼 独立的思考着
      还是那句话。胜负是看谁笑到最后!

      大清没拿缅甸首都是拿不到。

      乃木希典没拿北京是大清跪下了。

      日本拿下南京但没胜,是因为老蒋没跪。即然老蒋没跪,那就继续打。

      如果老蒋跪低求和,割地赔款,那就是老蒋败。

      但如果老蒋一直不跪,日军全部撤出中国,那就是蒋胜日本败。

      还是那句话。胜负是看谁笑到最后!

      你有准话吗?缅甸被打的丧师失地,称臣纳贡,还笑到最后? 甲午大清只是败了,不是跪了。 老蒋先跪满洲国,后跪蒙古国,换个主子也是奴才。 像你一样厚着脸皮笑,脸被打肿也笑,气若游丝要笑,断气也笑肯定笑到最后,只能说你精神上永远胜利

      2018/9/16 19:46:14
      左箭头-小图标

      ......
      118楼 独立的思考着
      清军打到缅甸首都近郊,为什麽不接着拿下人家首都??败了。

      德军打到凡尔登,为什麽不拿下巴黎??败了

      119楼 白旗子弟
      甲午日军打到威海,没拿下北京,但日本胜利。抗战日本拿下南京,但日本败了。
      120楼 独立的思考着
      日本没拿下北京是因为大清屈膝了。乃木希典已近山海关,想取北京如探囊取物,清军一败涂地。日军没进北京是要看李鸿章是否在马关同意伊藤博文的苛刻条件:南割台湾,北割辽东半岛,赔银2万万两。

      二战日军佔半个中国,但老蒋没屈膝,坚决反对满洲国“独立”。

      战争胜负看谁到达了目的,谁笑到最后。

      1954年奠边府战役后,法军撤出越南,越南赶走侵略军,越南是胜者。

      清缅战争,大清败完再打,连续4次,都不能灭亡缅甸。而缅甸“以战逼和”,维持了缅甸的独立于领土完整,绝对是胜者。

      本来乾隆帝还想打第5次侵缅战争,但考虑到缅甸地形水土气候不适清军,大小金川又反叛,第5次侵缅战争被迫作罢

      121楼 白旗子弟
      不懂装懂,乃木希典在大连,离山海关千里,离北京更远。走到北京都能累哭你,还探囊取物?你脸多大。你认为乾隆败了,因没拿下缅甸首都;你又认为乃木希典胜利,因为没拿下清首都;你又认为冈村宁次败,因为拿下党国首都。你都多少标准了。你那重达到目的的标准,我早用一二战法国打脸了,用不用再打一次
      130楼 独立的思考着
      大清没拿缅甸首都是拿不到。

      乃木希典没拿北京市大清跪下了

      清军入缅甸千里,离 首都百里,是清军拿不到。日军入大清百里,距离北京千里怎么拿?

      2018/9/16 19:23:48
      左箭头-小图标

      ......
      118楼 独立的思考着
      清军打到缅甸首都近郊,为什麽不接着拿下人家首都??败了。

      德军打到凡尔登,为什麽不拿下巴黎??败了

      119楼 白旗子弟
      甲午日军打到威海,没拿下北京,但日本胜利。抗战日本拿下南京,但日本败了。
      120楼 独立的思考着
      日本没拿下北京是因为大清屈膝了。乃木希典已近山海关,想取北京如探囊取物,清军一败涂地。日军没进北京是要看李鸿章是否在马关同意伊藤博文的苛刻条件:南割台湾,北割辽东半岛,赔银2万万两。

      二战日军佔半个中国,但老蒋没屈膝,坚决反对满洲国“独立”。

      战争胜负看谁到达了目的,谁笑到最后。

      1954年奠边府战役后,法军撤出越南,越南赶走侵略军,越南是胜者。

      清缅战争,大清败完再打,连续4次,都不能灭亡缅甸。而缅甸“以战逼和”,维持了缅甸的独立于领土完整,绝对是胜者。

      本来乾隆帝还想打第5次侵缅战争,但考虑到缅甸地形水土气候不适清军,大小金川又反叛,第5次侵缅战争被迫作罢

      121楼 白旗子弟
      不懂装懂,乃木希典在大连,离山海关千里,离北京更远。走到北京都能累哭你,还探囊取物?你脸多大。你认为乾隆败了,因没拿下缅甸首都;你又认为乃木希典胜利,因为没拿下清首都;你又认为冈村宁次败,因为拿下党国首都。你都多少标准了。你那重达到目的的标准,我早用一二战法国打脸了,用不用再打一次
      126楼 独立的思考着
      “肥马大刀无所酬,皇恩空沿几春秋。斗瓢倾尽醉余梦,踏破支那四百州。”
      大炮开兮轰他娘,数英雄兮张宗昌,安得巨鲸兮吞扶桑

      2018/9/16 19:19:16
      左箭头-小图标

      ......
      83楼 zyzno1
      大清哪里败了?你自己在61楼都承认,大清快打到缅甸的国都了。
      87楼 独立的思考着
      但被缅军四面包围,就像李开方打到天津静海一样。

      如果不是缅军统帅让一条路给清军北逃,嗯---------------

      90楼 zyzno1
      缅军有能力包围清军,还能让清军打到国都附近吗?
      103楼 独立的思考着
      蒙古人还渡海并曾佔领日本沿岸,你说谁赢了?

      战争的胜负要看谁的目的达到了,看谁能笑到最后。

      乾隆的目的是要灭亡缅甸,就缅甸变成新疆第2.

      缅甸人的目的是以战逼和。

      谁达到自己的目的?

      124楼 zyzno1
      清朝达到了缅甸向清朝低头朝贡,并不在北侵,是大清胜利了。
      1752年,雍笈牙建立缅甸贡榜王朝,1758年他派出使节,要求清缅边境的诸多土司归顺,要求征收传统的“花马礼”(即为贡赋钱粮,处于中缅两国边境上的各掸族土司在历史上为谋求自身安全曾向两国都缴纳这贡赋)。[2][3]这些土司有些臣服于缅甸的兵威,有些并不臣服,这些不臣服的土司派人向云南地方官府请求清朝的军事支援。[4][5]当时乾隆皇帝忙于用兵新疆,无暇南顾,因此云南地方官府对此事奉行偏向绥靖的政策。当时清朝在当地的军事驻扎力量有三种:一为云南地方官府派驻的绿营兵,二为各地土司自己掌控的土练,三为边境一些矿场为保自我安全建立的场练。

      从上文可看出,缅甸从未夺取大清领土,祗不过在清缅两国之间,有些土司靠大清,有些土司靠缅甸,而这些土司本来就蛇鼠两端,两边进贡。

      而乾隆爷心高气傲,塌卧之处,岂容他人酣睡,就动起了灭缅的念头。

      2018/9/16 9:50:00
      左箭头-小图标

      ......
      117楼 白旗子弟
      胜负标准一样不
      118楼 独立的思考着
      清军打到缅甸首都近郊,为什麽不接着拿下人家首都??败了。

      德军打到凡尔登,为什麽不拿下巴黎??败了

      119楼 白旗子弟
      甲午日军打到威海,没拿下北京,但日本胜利。抗战日本拿下南京,但日本败了。
      120楼 独立的思考着
      日本没拿下北京是因为大清屈膝了。乃木希典已近山海关,想取北京如探囊取物,清军一败涂地。日军没进北京是要看李鸿章是否在马关同意伊藤博文的苛刻条件:南割台湾,北割辽东半岛,赔银2万万两。

      二战日军佔半个中国,但老蒋没屈膝,坚决反对满洲国“独立”。

      战争胜负看谁到达了目的,谁笑到最后。

      1954年奠边府战役后,法军撤出越南,越南赶走侵略军,越南是胜者。

      清缅战争,大清败完再打,连续4次,都不能灭亡缅甸。而缅甸“以战逼和”,维持了缅甸的独立于领土完整,绝对是胜者。

      本来乾隆帝还想打第5次侵缅战争,但考虑到缅甸地形水土气候不适清军,大小金川又反叛,第5次侵缅战争被迫作罢

      121楼 白旗子弟
      不懂装懂,乃木希典在大连,离山海关千里,离北京更远。走到北京都能累哭你,还探囊取物?你脸多大。你认为乾隆败了,因没拿下缅甸首都;你又认为乃木希典胜利,因为没拿下清首都;你又认为冈村宁次败,因为拿下党国首都。你都多少标准了。你那重达到目的的标准,我早用一二战法国打脸了,用不用再打一次
      还是那句话。胜负是看谁笑到最后!

      大清没拿缅甸首都是拿不到。

      乃木希典没拿北京是大清跪下了。

      日本拿下南京但没胜,是因为老蒋没跪。即然老蒋没跪,那就继续打。

      如果老蒋跪低求和,割地赔款,那就是老蒋败。

      但如果老蒋一直不跪,日军全部撤出中国,那就是蒋胜日本败。

      还是那句话。胜负是看谁笑到最后!

      2018/9/16 6:47:51
      左箭头-小图标

      ......
      117楼 白旗子弟
      胜负标准一样不
      118楼 独立的思考着
      清军打到缅甸首都近郊,为什麽不接着拿下人家首都??败了。

      德军打到凡尔登,为什麽不拿下巴黎??败了

      119楼 白旗子弟
      甲午日军打到威海,没拿下北京,但日本胜利。抗战日本拿下南京,但日本败了。
      120楼 独立的思考着
      日本没拿下北京是因为大清屈膝了。乃木希典已近山海关,想取北京如探囊取物,清军一败涂地。日军没进北京是要看李鸿章是否在马关同意伊藤博文的苛刻条件:南割台湾,北割辽东半岛,赔银2万万两。

      二战日军佔半个中国,但老蒋没屈膝,坚决反对满洲国“独立”。

      战争胜负看谁到达了目的,谁笑到最后。

      1954年奠边府战役后,法军撤出越南,越南赶走侵略军,越南是胜者。

      清缅战争,大清败完再打,连续4次,都不能灭亡缅甸。而缅甸“以战逼和”,维持了缅甸的独立于领土完整,绝对是胜者。

      本来乾隆帝还想打第5次侵缅战争,但考虑到缅甸地形水土气候不适清军,大小金川又反叛,第5次侵缅战争被迫作罢

      121楼 白旗子弟
      不懂装懂,乃木希典在大连,离山海关千里,离北京更远。走到北京都能累哭你,还探囊取物?你脸多大。你认为乾隆败了,因没拿下缅甸首都;你又认为乃木希典胜利,因为没拿下清首都;你又认为冈村宁次败,因为拿下党国首都。你都多少标准了。你那重达到目的的标准,我早用一二战法国打脸了,用不用再打一次
      大清没拿缅甸首都是拿不到。

      乃木希典没拿北京市大清跪下了

      2018/9/16 6:39:31
      左箭头-小图标

      ......
      112楼 白旗子弟
      大清胜负以是否达到目的为标准。法国胜负以对手是否失败为标准。这不是双重标准什么是双重标准
      116楼 独立的思考着
      大清的目的是灭亡缅甸,第1次失败,第2次失败,第3次失败,第4次还是失败。

      如果清军获胜,再一次征缅就无必要。

      乾隆爷终于放弃

      这怎么与法国比?

      117楼 白旗子弟
      胜负标准一样不
      118楼 独立的思考着
      清军打到缅甸首都近郊,为什麽不接着拿下人家首都??败了。

      德军打到凡尔登,为什麽不拿下巴黎??败了

      127楼 大兵susu
      你会独立思考,为什么不说新中国在中缅边境谈判去获取最大利益,前出到印度洋,那么现在的中国将是如何有利的战略事态!
      中缅的文章太敏感,上不来。

      提醒你,缅甸与天朝说反脸就反脸。

      在国与国之间,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祗有永恒的利益。

      包扩巴铁,那是中巴有一共同的敌人,印度。

      2018/9/16 3:42:10
      左箭头-小图标

      ......
      83楼 zyzno1
      大清哪里败了?你自己在61楼都承认,大清快打到缅甸的国都了。
      87楼 独立的思考着
      但被缅军四面包围,就像李开方打到天津静海一样。

      如果不是缅军统帅让一条路给清军北逃,嗯---------------

      90楼 zyzno1
      缅军有能力包围清军,还能让清军打到国都附近吗?
      103楼 独立的思考着
      蒙古人还渡海并曾佔领日本沿岸,你说谁赢了?

      战争的胜负要看谁的目的达到了,看谁能笑到最后。

      乾隆的目的是要灭亡缅甸,就缅甸变成新疆第2.

      缅甸人的目的是以战逼和。

      谁达到自己的目的?

      124楼 zyzno1
      清朝达到了缅甸向清朝低头朝贡,并不在北侵,是大清胜利了。
      日本右翼:日本不需向中国赔款,又没有在日本驻兵,所以没有中国抗日战争胜利一说。

      与你的逻辑驚人的相似

      2018/9/16 3:36:46
      左箭头-小图标

      ......
      110楼 独立的思考着
      法国算胜,缅甸算胜

      德国曾佔法国土地,但终败。清军曾佔缅甸土地,也算败。

      我没有双重标准

      112楼 白旗子弟
      大清胜负以是否达到目的为标准。法国胜负以对手是否失败为标准。这不是双重标准什么是双重标准
      116楼 独立的思考着
      大清的目的是灭亡缅甸,第1次失败,第2次失败,第3次失败,第4次还是失败。

      如果清军获胜,再一次征缅就无必要。

      乾隆爷终于放弃

      这怎么与法国比?

      117楼 白旗子弟
      胜负标准一样不
      118楼 独立的思考着
      清军打到缅甸首都近郊,为什麽不接着拿下人家首都??败了。

      德军打到凡尔登,为什麽不拿下巴黎??败了

      你会独立思考,为什么不说新中国在中缅边境谈判去获取最大利益,前出到印度洋,那么现在的中国将是如何有利的战略事态!

      2018/9/15 23:59:25
      左箭头-小图标

      ......
      117楼 白旗子弟
      胜负标准一样不
      118楼 独立的思考着
      清军打到缅甸首都近郊,为什麽不接着拿下人家首都??败了。

      德军打到凡尔登,为什麽不拿下巴黎??败了

      119楼 白旗子弟
      甲午日军打到威海,没拿下北京,但日本胜利。抗战日本拿下南京,但日本败了。
      120楼 独立的思考着
      日本没拿下北京是因为大清屈膝了。乃木希典已近山海关,想取北京如探囊取物,清军一败涂地。日军没进北京是要看李鸿章是否在马关同意伊藤博文的苛刻条件:南割台湾,北割辽东半岛,赔银2万万两。

      二战日军佔半个中国,但老蒋没屈膝,坚决反对满洲国“独立”。

      战争胜负看谁到达了目的,谁笑到最后。

      1954年奠边府战役后,法军撤出越南,越南赶走侵略军,越南是胜者。

      清缅战争,大清败完再打,连续4次,都不能灭亡缅甸。而缅甸“以战逼和”,维持了缅甸的独立于领土完整,绝对是胜者。

      本来乾隆帝还想打第5次侵缅战争,但考虑到缅甸地形水土气候不适清军,大小金川又反叛,第5次侵缅战争被迫作罢

      121楼 白旗子弟
      不懂装懂,乃木希典在大连,离山海关千里,离北京更远。走到北京都能累哭你,还探囊取物?你脸多大。你认为乾隆败了,因没拿下缅甸首都;你又认为乃木希典胜利,因为没拿下清首都;你又认为冈村宁次败,因为拿下党国首都。你都多少标准了。你那重达到目的的标准,我早用一二战法国打脸了,用不用再打一次
      “肥马大刀无所酬,皇恩空沿几春秋。斗瓢倾尽醉余梦,踏破支那四百州。”

      2018/9/15 23:25:17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2954164
      • 工分:29770
      左箭头-小图标

      ......
      69楼 独立的思考着
      我引用的是缅方资料,后被英国佔领军采用

      清军如果自沉舰船,也是在缅军胜利的压力下被迫发生的。正如一战后,德国舰队被英国皇家海军领出德国港口去深海自沉,表示德国已战败

      76楼 zyzno1
      你不认字是吧,那是双方和议达成,傅恒命令焚舟沉炮,清军回国了。缅甸人看了心疼啊!厚的脸皮去讨要,被傅恒严厉拒绝。缅甸人也没敢说啥。这和德国战败投降,被迫交出战舰,被不愿意屈服的海军将士把船沉掉,根本不是一回事。
      86楼 独立的思考着
      战争中的胜败不是胜者全拿,要看双方是否还有牌可打。当清军还有些实力时,特别是身后庞大的清帝国,缅军也不敢欺人太甚。

      但大清四次征缅的失败,是不争的事实

      92楼 zyzno1
      虽然因为天气等自然原因,清军没有能够彻底消灭侵略源头,但也给缅甸侵略者以沉重打击,迫使其放弃了北侵扩张领土的计划,客观上也使其在暹罗的战绩化为乌有,赢得了伟大卫国战争的胜利。缅甸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没有能够北侵占领大清的领土,还被清军攻进国内,最终还是回到东方朝贡的体系里面,暹罗又得而复失,可谓鸡飞蛋打,一无所得。
      94楼 柯岩芬
      缅甸是个什么国家,还“侵略”,被49年逃去的国民党残兵败将都打得溃不成军,要不是解放军出兵,现在还不知是啥样呢!洗地都洗到境外去了。
      谁家祖上没阔过?1949年后缅甸渣能说明几百年前人家没阔过?何况炮军打下缅甸那座大城市了,攻下缅甸首都了吗?只能蜷缩在缅北的深山老林里面苟延残喘。

      2018/9/15 22:36:28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2954164
      • 工分:29770
      左箭头-小图标

      ......
      82楼 独立的思考着
      这些都不能解释一件事,大清败了!而清败缅胜的重要条件:燧发枪。
      83楼 zyzno1
      大清哪里败了?你自己在61楼都承认,大清快打到缅甸的国都了。
      87楼 独立的思考着
      但被缅军四面包围,就像李开方打到天津静海一样。

      如果不是缅军统帅让一条路给清军北逃,嗯---------------

      90楼 zyzno1
      缅军有能力包围清军,还能让清军打到国都附近吗?
      103楼 独立的思考着
      蒙古人还渡海并曾佔领日本沿岸,你说谁赢了?

      战争的胜负要看谁的目的达到了,看谁能笑到最后。

      乾隆的目的是要灭亡缅甸,就缅甸变成新疆第2.

      缅甸人的目的是以战逼和。

      谁达到自己的目的?

      清朝达到了缅甸向清朝低头朝贡,并不在北侵,是大清胜利了。

      2018/9/15 20:25:54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2954164
      • 工分:29770
      左箭头-小图标

      ......
      110楼 独立的思考着
      法国算胜,缅甸算胜

      德国曾佔法国土地,但终败。清军曾佔缅甸土地,也算败。

      我没有双重标准

      112楼 白旗子弟
      大清胜负以是否达到目的为标准。法国胜负以对手是否失败为标准。这不是双重标准什么是双重标准
      116楼 独立的思考着
      大清的目的是灭亡缅甸,第1次失败,第2次失败,第3次失败,第4次还是失败。

      如果清军获胜,再一次征缅就无必要。

      乾隆爷终于放弃

      这怎么与法国比?

      117楼 白旗子弟
      胜负标准一样不
      118楼 独立的思考着
      清军打到缅甸首都近郊,为什麽不接着拿下人家首都??败了。

      德军打到凡尔登,为什麽不拿下巴黎??败了

      清缅战争是伟大的卫国战争,大清制止了缅甸自明后期不断北侵的行为,迫使缅甸回到朝中原王朝朝贡的体制里来,难道没有胜利了吗?

      2018/9/15 20:24:18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2954164
      • 工分:29770
      左箭头-小图标

      ......
      86楼 独立的思考着
      战争中的胜败不是胜者全拿,要看双方是否还有牌可打。当清军还有些实力时,特别是身后庞大的清帝国,缅军也不敢欺人太甚。

      但大清四次征缅的失败,是不争的事实

      92楼 zyzno1
      虽然因为天气等自然原因,清军没有能够彻底消灭侵略源头,但也给缅甸侵略者以沉重打击,迫使其放弃了北侵扩张领土的计划,客观上也使其在暹罗的战绩化为乌有,赢得了伟大卫国战争的胜利。缅甸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没有能够北侵占领大清的领土,还被清军攻进国内,最终还是回到东方朝贡的体系里面,暹罗又得而复失,可谓鸡飞蛋打,一无所得。
      94楼 柯岩芬
      缅甸是个什么国家,还“侵略”,被49年逃去的国民党残兵败将都打得溃不成军,要不是解放军出兵,现在还不知是啥样呢!洗地都洗到境外去了。
      96楼 白旗子弟
      缅甸从明朝抢的地比台湾大
      109楼 柯岩芬
      你替缅甸地图开疆了。
      小明粉自己百度明缅战争,看看渣明有多渣吧?别一天到晚活在梦里面了。

      2018/9/15 20:21:35
      左箭头-小图标

      ......
      116楼 独立的思考着
      大清的目的是灭亡缅甸,第1次失败,第2次失败,第3次失败,第4次还是失败。

      如果清军获胜,再一次征缅就无必要。

      乾隆爷终于放弃

      这怎么与法国比?

      117楼 白旗子弟
      胜负标准一样不
      118楼 独立的思考着
      清军打到缅甸首都近郊,为什麽不接着拿下人家首都??败了。

      德军打到凡尔登,为什麽不拿下巴黎??败了

      119楼 白旗子弟
      甲午日军打到威海,没拿下北京,但日本胜利。抗战日本拿下南京,但日本败了。
      120楼 独立的思考着
      日本没拿下北京是因为大清屈膝了。乃木希典已近山海关,想取北京如探囊取物,清军一败涂地。日军没进北京是要看李鸿章是否在马关同意伊藤博文的苛刻条件:南割台湾,北割辽东半岛,赔银2万万两。

      二战日军佔半个中国,但老蒋没屈膝,坚决反对满洲国“独立”。

      战争胜负看谁到达了目的,谁笑到最后。

      1954年奠边府战役后,法军撤出越南,越南赶走侵略军,越南是胜者。

      清缅战争,大清败完再打,连续4次,都不能灭亡缅甸。而缅甸“以战逼和”,维持了缅甸的独立于领土完整,绝对是胜者。

      本来乾隆帝还想打第5次侵缅战争,但考虑到缅甸地形水土气候不适清军,大小金川又反叛,第5次侵缅战争被迫作罢

      不懂装懂,乃木希典在大连,离山海关千里,离北京更远。走到北京都能累哭你,还探囊取物?你脸多大。你认为乾隆败了,因没拿下缅甸首都;你又认为乃木希典胜利,因为没拿下清首都;你又认为冈村宁次败,因为拿下党国首都。你都多少标准了。你那重达到目的的标准,我早用一二战法国打脸了,用不用再打一次

      2018/9/15 19:58:59
      左箭头-小图标

      ......
      112楼 白旗子弟
      大清胜负以是否达到目的为标准。法国胜负以对手是否失败为标准。这不是双重标准什么是双重标准
      116楼 独立的思考着
      大清的目的是灭亡缅甸,第1次失败,第2次失败,第3次失败,第4次还是失败。

      如果清军获胜,再一次征缅就无必要。

      乾隆爷终于放弃

      这怎么与法国比?

      117楼 白旗子弟
      胜负标准一样不
      118楼 独立的思考着
      清军打到缅甸首都近郊,为什麽不接着拿下人家首都??败了。

      德军打到凡尔登,为什麽不拿下巴黎??败了

      119楼 白旗子弟
      甲午日军打到威海,没拿下北京,但日本胜利。抗战日本拿下南京,但日本败了。
      日本没拿下北京是因为大清屈膝了。乃木希典已近山海关,想取北京如探囊取物,清军一败涂地。日军没进北京是要看李鸿章是否在马关同意伊藤博文的苛刻条件:南割台湾,北割辽东半岛,赔银2万万两。

      二战日军佔半个中国,但老蒋没屈膝,坚决反对满洲国“独立”。

      战争胜负看谁到达了目的,谁笑到最后。

      1954年奠边府战役后,法军撤出越南,越南赶走侵略军,越南是胜者。

      清缅战争,大清败完再打,连续4次,都不能灭亡缅甸。而缅甸“以战逼和”,维持了缅甸的独立于领土完整,绝对是胜者。

      本来乾隆帝还想打第5次侵缅战争,但考虑到缅甸地形水土气候不适清军,大小金川又反叛,第5次侵缅战争被迫作罢

      2018/9/14 23:43:04
      左箭头-小图标

      ......
      110楼 独立的思考着
      法国算胜,缅甸算胜

      德国曾佔法国土地,但终败。清军曾佔缅甸土地,也算败。

      我没有双重标准

      112楼 白旗子弟
      大清胜负以是否达到目的为标准。法国胜负以对手是否失败为标准。这不是双重标准什么是双重标准
      116楼 独立的思考着
      大清的目的是灭亡缅甸,第1次失败,第2次失败,第3次失败,第4次还是失败。

      如果清军获胜,再一次征缅就无必要。

      乾隆爷终于放弃

      这怎么与法国比?

      117楼 白旗子弟
      胜负标准一样不
      118楼 独立的思考着
      清军打到缅甸首都近郊,为什麽不接着拿下人家首都??败了。

      德军打到凡尔登,为什麽不拿下巴黎??败了

      甲午日军打到威海,没拿下北京,但日本胜利。抗战日本拿下南京,但日本败了。

      2018/9/14 22:00:19
      左箭头-小图标

      ......
      106楼 白旗子弟
      法国没达到目的算胜,清没达到目的算败,你双重标准
      110楼 独立的思考着
      法国算胜,缅甸算胜

      德国曾佔法国土地,但终败。清军曾佔缅甸土地,也算败。

      我没有双重标准

      112楼 白旗子弟
      大清胜负以是否达到目的为标准。法国胜负以对手是否失败为标准。这不是双重标准什么是双重标准
      116楼 独立的思考着
      大清的目的是灭亡缅甸,第1次失败,第2次失败,第3次失败,第4次还是失败。

      如果清军获胜,再一次征缅就无必要。

      乾隆爷终于放弃

      这怎么与法国比?

      117楼 白旗子弟
      胜负标准一样不
      清军打到缅甸首都近郊,为什麽不接着拿下人家首都??败了。

      德军打到凡尔登,为什麽不拿下巴黎??败了

      2018/9/14 12:24:42
      左箭头-小图标

      ......
      105楼 独立的思考着
      当然是法国胜,但支解德国的目的没达到。
      106楼 白旗子弟
      法国没达到目的算胜,清没达到目的算败,你双重标准
      110楼 独立的思考着
      法国算胜,缅甸算胜

      德国曾佔法国土地,但终败。清军曾佔缅甸土地,也算败。

      我没有双重标准

      112楼 白旗子弟
      大清胜负以是否达到目的为标准。法国胜负以对手是否失败为标准。这不是双重标准什么是双重标准
      116楼 独立的思考着
      大清的目的是灭亡缅甸,第1次失败,第2次失败,第3次失败,第4次还是失败。

      如果清军获胜,再一次征缅就无必要。

      乾隆爷终于放弃

      这怎么与法国比?

      胜负标准一样不

      2018/9/14 10:22:27
      左箭头-小图标

      ......
      104楼 白旗子弟
      我问你好几回法国一战二战胜败,你怎么老不回
      105楼 独立的思考着
      当然是法国胜,但支解德国的目的没达到。
      106楼 白旗子弟
      法国没达到目的算胜,清没达到目的算败,你双重标准
      110楼 独立的思考着
      法国算胜,缅甸算胜

      德国曾佔法国土地,但终败。清军曾佔缅甸土地,也算败。

      我没有双重标准

      112楼 白旗子弟
      大清胜负以是否达到目的为标准。法国胜负以对手是否失败为标准。这不是双重标准什么是双重标准
      大清的目的是灭亡缅甸,第1次失败,第2次失败,第3次失败,第4次还是失败。

      如果清军获胜,再一次征缅就无必要。

      乾隆爷终于放弃

      这怎么与法国比?

      2018/9/12 2:53:46
      左箭头-小图标

      ......
      94楼 柯岩芬
      缅甸是个什么国家,还“侵略”,被49年逃去的国民党残兵败将都打得溃不成军,要不是解放军出兵,现在还不知是啥样呢!洗地都洗到境外去了。
      96楼 白旗子弟
      缅甸从明朝抢的地比台湾大
      109楼 柯岩芬
      你替缅甸地图开疆了。
      113楼 白旗子弟
      是明朝割地给缅甸。清黑的玻璃心啊
      114楼 柯岩芬
      条约在哪?
      在明朝啊

      2018/9/11 22:49:03
      左箭头-小图标

      ......
      92楼 zyzno1
      虽然因为天气等自然原因,清军没有能够彻底消灭侵略源头,但也给缅甸侵略者以沉重打击,迫使其放弃了北侵扩张领土的计划,客观上也使其在暹罗的战绩化为乌有,赢得了伟大卫国战争的胜利。缅甸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没有能够北侵占领大清的领土,还被清军攻进国内,最终还是回到东方朝贡的体系里面,暹罗又得而复失,可谓鸡飞蛋打,一无所得。
      94楼 柯岩芬
      缅甸是个什么国家,还“侵略”,被49年逃去的国民党残兵败将都打得溃不成军,要不是解放军出兵,现在还不知是啥样呢!洗地都洗到境外去了。
      96楼 白旗子弟
      缅甸从明朝抢的地比台湾大
      109楼 柯岩芬
      你替缅甸地图开疆了。
      113楼 白旗子弟
      是明朝割地给缅甸。清黑的玻璃心啊
      条约在哪?

      2018/9/11 22:45:26
      左箭头-小图标

      ......
      86楼 独立的思考着
      战争中的胜败不是胜者全拿,要看双方是否还有牌可打。当清军还有些实力时,特别是身后庞大的清帝国,缅军也不敢欺人太甚。

      但大清四次征缅的失败,是不争的事实

      92楼 zyzno1
      虽然因为天气等自然原因,清军没有能够彻底消灭侵略源头,但也给缅甸侵略者以沉重打击,迫使其放弃了北侵扩张领土的计划,客观上也使其在暹罗的战绩化为乌有,赢得了伟大卫国战争的胜利。缅甸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没有能够北侵占领大清的领土,还被清军攻进国内,最终还是回到东方朝贡的体系里面,暹罗又得而复失,可谓鸡飞蛋打,一无所得。
      94楼 柯岩芬
      缅甸是个什么国家,还“侵略”,被49年逃去的国民党残兵败将都打得溃不成军,要不是解放军出兵,现在还不知是啥样呢!洗地都洗到境外去了。
      96楼 白旗子弟
      缅甸从明朝抢的地比台湾大
      109楼 柯岩芬
      你替缅甸地图开疆了。
      是明朝割地给缅甸。清黑的玻璃心啊

      2018/9/11 21:21:35
      左箭头-小图标

      ......
      103楼 独立的思考着
      蒙古人还渡海并曾佔领日本沿岸,你说谁赢了?

      战争的胜负要看谁的目的达到了,看谁能笑到最后。

      乾隆的目的是要灭亡缅甸,就缅甸变成新疆第2.

      缅甸人的目的是以战逼和。

      谁达到自己的目的?

      104楼 白旗子弟
      我问你好几回法国一战二战胜败,你怎么老不回
      105楼 独立的思考着
      当然是法国胜,但支解德国的目的没达到。
      106楼 白旗子弟
      法国没达到目的算胜,清没达到目的算败,你双重标准
      110楼 独立的思考着
      法国算胜,缅甸算胜

      德国曾佔法国土地,但终败。清军曾佔缅甸土地,也算败。

      我没有双重标准

      大清胜负以是否达到目的为标准。法国胜负以对手是否失败为标准。这不是双重标准什么是双重标准

      2018/9/11 21:19:02
      左箭头-小图标

      ......
      28楼 zyzno1
      呸,胡说八道的野鸡资料。明瑞一路逃回一万余人,总兵力出发时只有18300,在木邦留下5千人,怎么被缅甸杀掉3万,俘虏2500.只不过是英国人后来用了缅甸吹牛皮的资料,在你嘴里就成了真理了。

      什么清军水师的船都被缅军击沉,燧发枪要打多少枪才能打沉一艘船?清军船上都有大炮,首战就大炮击沉了13艘缅军的战船,你就给改编成所谓清军战船全被缅军击沉了。那种部落联军,文字不全的欠发达民族。靠口口吹牛传承的东西,又有几毛钱的价值。

      34楼 梓凌
      说得对,傅恒归国时,下令清军水师毁船沉炮,缅甸方面看到清军这么多战船和大炮自沉水底,看得眼馋,竟然乞求傅恒把战船大炮留给缅甸,缅甸的火器就是讨来的,缅军有燧发枪不假,但是都是英国人和法国人造的,缅甸当时还没有大规模生产燧发枪的技术。

      另外,缅甸俘虏的400法国军队,在此战中也派上用场,但400法军上去,仍然被清军击败。

      37楼 独立的思考着
      本人980-1984年就读美国名校UC Berkeley,曾修读欧洲近代史,而且拿A。

      你认为德国一战认输是因为美国参战的原因,是你对这段历史无知

      而且你的贴文错漏百出:大清第3次征缅是明瑞,不是傅恒。

      一场战争一定要听清缅两方面的资料,不是你一个人说了算。

      以前听说平型关歼灭日军3000,但日本资料说之友200.

      清缅战争,乾隆想灭亡缅甸的梦碎,无疑是败者。缅甸人保卫来自己的国家。

      46楼 zyzno1
      又拉大旗做虎皮,你不是那个炸药奖的老湿的弟子吗?好像是医疗那个专业,你曾经说你的老湿研究成功治疗癌症的方法,只是成本过高,目前还不能推广。咋又欧洲现代史专业的了?
      53楼 独立的思考着
      你对美国大学无知就别出声了。再出声就是笑料。

      美国大学重视均衡教育。除本科外,英文,美国历史,美国政治是必修课。其他还有人文历史选修课。

      我自小就喜欢欧洲近代史,打开[马克思全集]全是拿破仑的战役质朴,普法战争,以及欧洲政治,选修欧洲近代史,中文欧洲史已学的七七八八,又有兴趣,又能容易拿A。

      你要是不信,向你曾留美独大学的亲戚朋友打听。

      你研究的是欧洲史啊,难怪你对亚洲史如此不通,只能迷信维基,

      2018/9/11 8:07:54
      左箭头-小图标

      ......
      90楼 zyzno1
      缅军有能力包围清军,还能让清军打到国都附近吗?
      103楼 独立的思考着
      蒙古人还渡海并曾佔领日本沿岸,你说谁赢了?

      战争的胜负要看谁的目的达到了,看谁能笑到最后。

      乾隆的目的是要灭亡缅甸,就缅甸变成新疆第2.

      缅甸人的目的是以战逼和。

      谁达到自己的目的?

      104楼 白旗子弟
      我问你好几回法国一战二战胜败,你怎么老不回
      105楼 独立的思考着
      当然是法国胜,但支解德国的目的没达到。
      106楼 白旗子弟
      法国没达到目的算胜,清没达到目的算败,你双重标准
      法国算胜,缅甸算胜

      德国曾佔法国土地,但终败。清军曾佔缅甸土地,也算败。

      我没有双重标准

      2018/9/10 23:12:29
      左箭头-小图标

      ......
      76楼 zyzno1
      你不认字是吧,那是双方和议达成,傅恒命令焚舟沉炮,清军回国了。缅甸人看了心疼啊!厚的脸皮去讨要,被傅恒严厉拒绝。缅甸人也没敢说啥。这和德国战败投降,被迫交出战舰,被不愿意屈服的海军将士把船沉掉,根本不是一回事。
      86楼 独立的思考着
      战争中的胜败不是胜者全拿,要看双方是否还有牌可打。当清军还有些实力时,特别是身后庞大的清帝国,缅军也不敢欺人太甚。

      但大清四次征缅的失败,是不争的事实

      92楼 zyzno1
      虽然因为天气等自然原因,清军没有能够彻底消灭侵略源头,但也给缅甸侵略者以沉重打击,迫使其放弃了北侵扩张领土的计划,客观上也使其在暹罗的战绩化为乌有,赢得了伟大卫国战争的胜利。缅甸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没有能够北侵占领大清的领土,还被清军攻进国内,最终还是回到东方朝贡的体系里面,暹罗又得而复失,可谓鸡飞蛋打,一无所得。
      94楼 柯岩芬
      缅甸是个什么国家,还“侵略”,被49年逃去的国民党残兵败将都打得溃不成军,要不是解放军出兵,现在还不知是啥样呢!洗地都洗到境外去了。
      96楼 白旗子弟
      缅甸从明朝抢的地比台湾大
      你替缅甸地图开疆了。

      2018/9/10 21:16:25
      左箭头-小图标

      ......
      87楼 独立的思考着
      但被缅军四面包围,就像李开方打到天津静海一样。

      如果不是缅军统帅让一条路给清军北逃,嗯---------------

      90楼 zyzno1
      缅军有能力包围清军,还能让清军打到国都附近吗?
      103楼 独立的思考着
      蒙古人还渡海并曾佔领日本沿岸,你说谁赢了?

      战争的胜负要看谁的目的达到了,看谁能笑到最后。

      乾隆的目的是要灭亡缅甸,就缅甸变成新疆第2.

      缅甸人的目的是以战逼和。

      谁达到自己的目的?

      104楼 白旗子弟
      我问你好几回法国一战二战胜败,你怎么老不回
      107楼 柯岩芬
      一战、二战是盟国,单说一个国家“胜”是不对的。
      战,必有胜负,无论单挑群殴

      2018/9/10 20:53:34
      左箭头-小图标

      ......
      83楼 zyzno1
      大清哪里败了?你自己在61楼都承认,大清快打到缅甸的国都了。
      87楼 独立的思考着
      但被缅军四面包围,就像李开方打到天津静海一样。

      如果不是缅军统帅让一条路给清军北逃,嗯---------------

      90楼 zyzno1
      缅军有能力包围清军,还能让清军打到国都附近吗?
      103楼 独立的思考着
      蒙古人还渡海并曾佔领日本沿岸,你说谁赢了?

      战争的胜负要看谁的目的达到了,看谁能笑到最后。

      乾隆的目的是要灭亡缅甸,就缅甸变成新疆第2.

      缅甸人的目的是以战逼和。

      谁达到自己的目的?

      104楼 白旗子弟
      我问你好几回法国一战二战胜败,你怎么老不回
      一战、二战是盟国,单说一个国家“胜”是不对的。

      2018/9/10 20:23:39
      左箭头-小图标

      ......
      87楼 独立的思考着
      但被缅军四面包围,就像李开方打到天津静海一样。

      如果不是缅军统帅让一条路给清军北逃,嗯---------------

      90楼 zyzno1
      缅军有能力包围清军,还能让清军打到国都附近吗?
      103楼 独立的思考着
      蒙古人还渡海并曾佔领日本沿岸,你说谁赢了?

      战争的胜负要看谁的目的达到了,看谁能笑到最后。

      乾隆的目的是要灭亡缅甸,就缅甸变成新疆第2.

      缅甸人的目的是以战逼和。

      谁达到自己的目的?

      104楼 白旗子弟
      我问你好几回法国一战二战胜败,你怎么老不回
      105楼 独立的思考着
      当然是法国胜,但支解德国的目的没达到。
      法国没达到目的算胜,清没达到目的算败,你双重标准

      2018/9/10 14:57:05
      左箭头-小图标

      ......
      83楼 zyzno1
      大清哪里败了?你自己在61楼都承认,大清快打到缅甸的国都了。
      87楼 独立的思考着
      但被缅军四面包围,就像李开方打到天津静海一样。

      如果不是缅军统帅让一条路给清军北逃,嗯---------------

      90楼 zyzno1
      缅军有能力包围清军,还能让清军打到国都附近吗?
      103楼 独立的思考着
      蒙古人还渡海并曾佔领日本沿岸,你说谁赢了?

      战争的胜负要看谁的目的达到了,看谁能笑到最后。

      乾隆的目的是要灭亡缅甸,就缅甸变成新疆第2.

      缅甸人的目的是以战逼和。

      谁达到自己的目的?

      104楼 白旗子弟
      我问你好几回法国一战二战胜败,你怎么老不回
      当然是法国胜,但支解德国的目的没达到。

      2018/9/10 13:30:08
      左箭头-小图标

      ......
      82楼 独立的思考着
      这些都不能解释一件事,大清败了!而清败缅胜的重要条件:燧发枪。
      83楼 zyzno1
      大清哪里败了?你自己在61楼都承认,大清快打到缅甸的国都了。
      87楼 独立的思考着
      但被缅军四面包围,就像李开方打到天津静海一样。

      如果不是缅军统帅让一条路给清军北逃,嗯---------------

      90楼 zyzno1
      缅军有能力包围清军,还能让清军打到国都附近吗?
      103楼 独立的思考着
      蒙古人还渡海并曾佔领日本沿岸,你说谁赢了?

      战争的胜负要看谁的目的达到了,看谁能笑到最后。

      乾隆的目的是要灭亡缅甸,就缅甸变成新疆第2.

      缅甸人的目的是以战逼和。

      谁达到自己的目的?

      我问你好几回法国一战二战胜败,你怎么老不回

      2018/9/10 12:19:59
      左箭头-小图标

      ......
      79楼 zyzno1
      被英国引用就高大上了,就可以否定中国的史书了?清朝比那个欠发国先进的,清军出征朝廷要下拨相应的费用,粮饷的,阵亡了朝廷是有抚恤的,都要整理成册上报相应机构,核支相应费用。就缅甸那个部落联军,相应的文书管理程序狗屁都没有,吹牛出来的东西也就你相信。
      82楼 独立的思考着
      这些都不能解释一件事,大清败了!而清败缅胜的重要条件:燧发枪。
      83楼 zyzno1
      大清哪里败了?你自己在61楼都承认,大清快打到缅甸的国都了。
      87楼 独立的思考着
      但被缅军四面包围,就像李开方打到天津静海一样。

      如果不是缅军统帅让一条路给清军北逃,嗯---------------

      90楼 zyzno1
      缅军有能力包围清军,还能让清军打到国都附近吗?
      蒙古人还渡海并曾佔领日本沿岸,你说谁赢了?

      战争的胜负要看谁的目的达到了,看谁能笑到最后。

      乾隆的目的是要灭亡缅甸,就缅甸变成新疆第2.

      缅甸人的目的是以战逼和。

      谁达到自己的目的?

      2018/9/10 8:54:22
      左箭头-小图标

      ......
      7楼 独立的思考着
      你们在我背后发发牢骚,真可怜,将那曲奇饼与百度都扯上了,将百度登上来!!!!!
      24楼 zyzno1
      要当你的背后,又何必在论坛里面发?我们私信不是能让彻底不知道。
      26楼 独立的思考着
      我也是偶然发现你们三人在抱团骂人,什麽家伙,屁股等等。

      这还不是“背后骂人”?

      理应面对我的文章里举例反击,我看到的机会会更高。

      背后骂人非君子所为。

      31楼 鸡蛋里的骨头
      那篇奇文也是看铁血时,莫名其妙推荐的,只不过那是去年的文章,不想翻尸而已
      39楼 独立的思考着
      我那篇“曲奇”文章,是我白人女性朋有移花接木,我向你道歉
      一般人会说我的美国(或者外国)朋友,特别提白人两字,好像也改不了你黄皮肤的本质,不过也许你皮肤比较白点,所以你就自以为能以假乱真了

      2018/9/10 8:52:19
      左箭头-小图标

      ......
      63楼 zyzno1
      咱们先分析下清军的战船是不是如你所述都被缅甸击沉了?两军和议之后,傅恒命令毁船沉炮,退兵回国,缅甸人看了心痛不已,厚着脸皮找清军讨要,是不是证明了你的缅甸军队击沉了清军所有的船是胡编的。
      69楼 独立的思考着
      我引用的是缅方资料,后被英国佔领军采用

      清军如果自沉舰船,也是在缅军胜利的压力下被迫发生的。正如一战后,德国舰队被英国皇家海军领出德国港口去深海自沉,表示德国已战败

      76楼 zyzno1
      你不认字是吧,那是双方和议达成,傅恒命令焚舟沉炮,清军回国了。缅甸人看了心疼啊!厚的脸皮去讨要,被傅恒严厉拒绝。缅甸人也没敢说啥。这和德国战败投降,被迫交出战舰,被不愿意屈服的海军将士把船沉掉,根本不是一回事。
      86楼 独立的思考着
      战争中的胜败不是胜者全拿,要看双方是否还有牌可打。当清军还有些实力时,特别是身后庞大的清帝国,缅军也不敢欺人太甚。

      但大清四次征缅的失败,是不争的事实

      97楼 白旗子弟
      一战,二战,法国都没达到目的,法国败了?
      是胜了,但不是法国人想支解德国的完胜,英美也不让法国这样做。

      胜是分等级的。这个世界不是非黑即白,大多数是介于黑白间的灰色地带。

      你认知太偏激

      2018/9/10 8:32:12
      左箭头-小图标

      ......
      62楼 zyzno1
      谁规定的对侵略者的反击只能到边境线就为止了;“犯中者,虽远必诛”你不懂吗

      72楼 独立的思考着
      你的意思是日军侵华也有理?谁叫你老蒋先打我驻沪的6000名海军陆战队?
      77楼 zyzno1
      中国的领土,凭啥日本海军陆战队可以驻扎?德国对苏联发动了进攻,一度打到了莫斯科城下,苏军反击到了国境线就得停下,不能攻克柏林,逼希魔自尽吗?
      85楼 独立的思考着
      苏德秘密谈判时,斯大林本提出苏德讲和后,苏军不出国境线。

      但希特勒要求就地停火,仍佔有大片的苏联土地。

      那是希特勒胃口太大,斯大林打消了与希特勒讲和的行动。

      91楼 zyzno1
      那不是还是苏联打到柏林,把希魔逼死在狗洞里了吗?
      那是因为苏联打赢了斯大林格勒战役。

      桌上的筹码多了,不出苏联国境线的提议就被苏方抛弃了

      2018/9/10 8:22:45
      左箭头-小图标

      ......
      63楼 zyzno1
      咱们先分析下清军的战船是不是如你所述都被缅甸击沉了?两军和议之后,傅恒命令毁船沉炮,退兵回国,缅甸人看了心痛不已,厚着脸皮找清军讨要,是不是证明了你的缅甸军队击沉了清军所有的船是胡编的。
      69楼 独立的思考着
      我引用的是缅方资料,后被英国佔领军采用

      清军如果自沉舰船,也是在缅军胜利的压力下被迫发生的。正如一战后,德国舰队被英国皇家海军领出德国港口去深海自沉,表示德国已战败

      76楼 zyzno1
      你不认字是吧,那是双方和议达成,傅恒命令焚舟沉炮,清军回国了。缅甸人看了心疼啊!厚的脸皮去讨要,被傅恒严厉拒绝。缅甸人也没敢说啥。这和德国战败投降,被迫交出战舰,被不愿意屈服的海军将士把船沉掉,根本不是一回事。
      86楼 独立的思考着
      战争中的胜败不是胜者全拿,要看双方是否还有牌可打。当清军还有些实力时,特别是身后庞大的清帝国,缅军也不敢欺人太甚。

      但大清四次征缅的失败,是不争的事实

      92楼 zyzno1
      虽然因为天气等自然原因,清军没有能够彻底消灭侵略源头,但也给缅甸侵略者以沉重打击,迫使其放弃了北侵扩张领土的计划,客观上也使其在暹罗的战绩化为乌有,赢得了伟大卫国战争的胜利。缅甸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没有能够北侵占领大清的领土,还被清军攻进国内,最终还是回到东方朝贡的体系里面,暹罗又得而复失,可谓鸡飞蛋打,一无所得。
      维基百科

      清缅两国事后都不满意,清朝不满缅甸没送贡表,缅甸不满清朝只放了孟拱土司,木邦和蛮暮土司仍置于清朝,而且继续禁止双边贸易。缅甸事后不但没有称臣纳贡,还发了封不够恭敬的文书过来,乾隆皇帝虽然憋气,但也清楚要再次动兵很难,单水土不服的问题就非常头疼,加上小金川再次叛乱,于是暂时押在一旁不理

      2018/9/10 8:15:14
      左箭头-小图标

      ......
      64楼 liutao1494
      维基百科所引用之内容去,权威性可信度几何?

      谁能做出判断?大多数使用者又有多少以怀疑态度去考证?

      譬如,维基百科对南北战争的词条内容叙述,从不见北方军对南方暴行的相关内容?

      比如搜索“潘兴将军”时,火烧亚特兰大市,潘兴纵兵抢掠破坏南方州平民私有财产等。

      68楼 独立的思考着
      你讲话要附和事实。

      威廉·特库姆塞·谢尔门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跳到导航跳到搜索本条目需要扩充。(2015年2月11日)

      William Tecumseh Sherman出生1820年2月8日

      美国俄亥俄州兰开斯特逝世1891年2月14日(71岁)

      美国纽约州纽约效命 美国军种美国陆军军衔陆军少将威廉·特库姆塞·谢尔门

      威廉·特库姆塞·谢尔门(英语:William Tecumseh Sherman,又译谢尔曼,1820年2月8日-1891年2月14日)是美国南北战争中的北部联邦军将领,以火烧亚特兰大和著名的向大海进军战略获得“魔鬼将军”的绰号而闻名于世,曾与尤利西斯·辛普森·格兰特将军制定“东西战线协同作战”计划。

      谢尔门将军曾经表示决不竞选美国总统,以谢尔门宣言而闻名于世。

      美军的M4中战车,又称谢尔门坦克,即得名于谢尔门将军。

      谢尔门又被称为谢尔曼

      潘兴当时才四岁。

      75楼 liutao1494
      是我记错了,不是潘兴,是谢尔曼,谢谢斧正。

      但是,北方军蓄意破坏抢劫南方社会公私财产,这是不争的事实吧?

      为什么战后不见司法以及军事司法当局追究北方军非法责任?

      合众国联邦宪法可没有哪个条款支持北方军有抢劫破坏南方社会财产的权限吧?

      81楼 独立的思考着
      当时是战争,摧毁敌人的后方,使之失去供养南军的人物力,是北军当仁不让的责人。

      但谢尔曼没有烧掉查理斯顿,因为这个城市太漂亮了。

      一当战争开始,南方已不受联邦宪法保护,他们已是判国贼,是罪犯。罪犯们是不受联邦法律保护的。

      但法不治众,战后林肯为了团结南方人民,放弃了追究责任,但暗示南方总统戴维斯应该离开美国。

      88楼 liutao1494
      是战争不假,可谁或哪个机构宣布宪法暂时中止了?

      严格说起来,是国会中北方派系要仪仗席位多数优势强行通过宪法中有关“移民”内容和行政方面对外贸易关税内容的修改。

      北方无论是废奴政策还是对外实施保护性关税政策,这都可导致南方那种典型种植园经济的猝死。

      可以说南北战争是北方逼的南方人开第一枪的。

      在那个年代没有最低成本的密集劳动力即黑奴与低关税,南方经济必死。

      大规模使用农用机械那是上世纪30年代的事情了,化肥农药代表的绿色革命是二战后,在那之前南方人喝西北风哇。

      那是你对美国政治无知。

      一个提案能成为法律,是需要参众两院的的通过,再加总统签署,才能成为法律,参院众院总统三缺一都不可。而推翻这一法律需要参议院三分之二的票数,很难很难。

      美国独立时开始就分南部蓄奴州与北方自由洲。因为民主的真谛是如果我有百分之51的票数,我就有百分之百的权利,你那49%的票数毫无意义。

      北方白人反对蓄奴并不代表北方白人不歧视黑人。北方白人反蓄奴是怕南方奴隶主带大批奴隶北迁,抢了北方白人的饭碗。

      对南方奴隶主来说,奴隶本身就是他的财产,释方奴隶后,土地没人耕种,他就什麽也不是。花钱雇人成本高昂。

      南北为自己的利益打的不可开交,几乎分裂,但在克雷提议下,1820年达成“密苏里妥协”:将美国在密苏里横切,密苏里线以北是自由州,以南是蓄奴州。

      众议院靠人数,南方不能与北方比。但参议院是每州两票,南北票数均等,北方不能控制参院,任何伤害南方的提案都不能成为法律。

      北方也不是吃素的:当美国西扩,一些新的州加如美国而成为蓄奴州后,北方的纽约自己一分为二,制造出个新州,佛蒙特州。麻州也一分为二,制造出缅因州,用以平衡南方新加入联邦的州数,以维持参议院的南北平衡。

      1846-1848年的美墨战争,美军迅速获胜,除吞并了原属墨西哥的美南7个州,美军在墨西哥首都墨西哥城阅兵。

      墨西哥没有被美国灭亡不是由于墨西哥人民的抵抗,而是美国北方坚决反对美国兼并墨西哥。

      墨西哥在“密苏里线”以南,墨西哥人加如联邦意味这南方蓄奴州将在人口与州数都超过北方,这是北方不能容忍的。

      吞进美国的七个州,南北各三个。剩下的加州很麻烦。

      由于加州人都是自由人,他们反对蓄奴。北方依此制定加州是否加入北方或南方由加州人自己定。加州人选定以自由州的身分加入美国,并未北方在参议院获得两票优势。

      南佬气坏了。现在南部已失去参众两院,就祗能靠总统来维护南方利益。

      当林肯当选美国总统后,南方人彻底绝望。北方佬明天如果提“废奴条例”,那就是参众两院总统一路过,直到成为法律,南方人将被鱼肉。南方人祗能选责退出联邦,来确保南方人的利益。

      当南方人选择离开,美国宪法就不再对南方人实行宪法保护,因为南方人已不是美国人。

      最后想说:北方白人一样歧视黑奴,更不可能为黑奴去死。北方白人战斗是为了保卫联邦不被分裂,而废奴祗是惩罚南佬的手段之一。

      2018/9/10 8:09:49
      左箭头-小图标

      ......
      60楼 独立的思考着
      维基百科的文章,每一段叙述都有“引用”,即让证据说话。

      当然证据有时是冲突的,而维基解决冲突的方法就是分别叙述两方的证据论述,让读者自己凭自己的良知来鉴别。

      这是个科学的态度

      63楼 zyzno1
      咱们先分析下清军的战船是不是如你所述都被缅甸击沉了?两军和议之后,傅恒命令毁船沉炮,退兵回国,缅甸人看了心痛不已,厚着脸皮找清军讨要,是不是证明了你的缅甸军队击沉了清军所有的船是胡编的。
      69楼 独立的思考着
      我引用的是缅方资料,后被英国佔领军采用

      清军如果自沉舰船,也是在缅军胜利的压力下被迫发生的。正如一战后,德国舰队被英国皇家海军领出德国港口去深海自沉,表示德国已战败

      76楼 zyzno1
      你不认字是吧,那是双方和议达成,傅恒命令焚舟沉炮,清军回国了。缅甸人看了心疼啊!厚的脸皮去讨要,被傅恒严厉拒绝。缅甸人也没敢说啥。这和德国战败投降,被迫交出战舰,被不愿意屈服的海军将士把船沉掉,根本不是一回事。
      86楼 独立的思考着
      战争中的胜败不是胜者全拿,要看双方是否还有牌可打。当清军还有些实力时,特别是身后庞大的清帝国,缅军也不敢欺人太甚。

      但大清四次征缅的失败,是不争的事实

      一战,二战,法国都没达到目的,法国败了?

      2018/9/10 8:06:49
      左箭头-小图标

      ......
      69楼 独立的思考着
      我引用的是缅方资料,后被英国佔领军采用

      清军如果自沉舰船,也是在缅军胜利的压力下被迫发生的。正如一战后,德国舰队被英国皇家海军领出德国港口去深海自沉,表示德国已战败

      76楼 zyzno1
      你不认字是吧,那是双方和议达成,傅恒命令焚舟沉炮,清军回国了。缅甸人看了心疼啊!厚的脸皮去讨要,被傅恒严厉拒绝。缅甸人也没敢说啥。这和德国战败投降,被迫交出战舰,被不愿意屈服的海军将士把船沉掉,根本不是一回事。
      86楼 独立的思考着
      战争中的胜败不是胜者全拿,要看双方是否还有牌可打。当清军还有些实力时,特别是身后庞大的清帝国,缅军也不敢欺人太甚。

      但大清四次征缅的失败,是不争的事实

      92楼 zyzno1
      虽然因为天气等自然原因,清军没有能够彻底消灭侵略源头,但也给缅甸侵略者以沉重打击,迫使其放弃了北侵扩张领土的计划,客观上也使其在暹罗的战绩化为乌有,赢得了伟大卫国战争的胜利。缅甸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没有能够北侵占领大清的领土,还被清军攻进国内,最终还是回到东方朝贡的体系里面,暹罗又得而复失,可谓鸡飞蛋打,一无所得。
      94楼 柯岩芬
      缅甸是个什么国家,还“侵略”,被49年逃去的国民党残兵败将都打得溃不成军,要不是解放军出兵,现在还不知是啥样呢!洗地都洗到境外去了。
      缅甸从明朝抢的地比台湾大

      2018/9/10 7:44:10
      左箭头-小图标

      ......
      69楼 独立的思考着
      我引用的是缅方资料,后被英国佔领军采用

      清军如果自沉舰船,也是在缅军胜利的压力下被迫发生的。正如一战后,德国舰队被英国皇家海军领出德国港口去深海自沉,表示德国已战败

      76楼 zyzno1
      你不认字是吧,那是双方和议达成,傅恒命令焚舟沉炮,清军回国了。缅甸人看了心疼啊!厚的脸皮去讨要,被傅恒严厉拒绝。缅甸人也没敢说啥。这和德国战败投降,被迫交出战舰,被不愿意屈服的海军将士把船沉掉,根本不是一回事。
      86楼 独立的思考着
      战争中的胜败不是胜者全拿,要看双方是否还有牌可打。当清军还有些实力时,特别是身后庞大的清帝国,缅军也不敢欺人太甚。

      但大清四次征缅的失败,是不争的事实

      92楼 zyzno1
      虽然因为天气等自然原因,清军没有能够彻底消灭侵略源头,但也给缅甸侵略者以沉重打击,迫使其放弃了北侵扩张领土的计划,客观上也使其在暹罗的战绩化为乌有,赢得了伟大卫国战争的胜利。缅甸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没有能够北侵占领大清的领土,还被清军攻进国内,最终还是回到东方朝贡的体系里面,暹罗又得而复失,可谓鸡飞蛋打,一无所得。
      94楼 柯岩芬
      缅甸是个什么国家,还“侵略”,被49年逃去的国民党残兵败将都打得溃不成军,要不是解放军出兵,现在还不知是啥样呢!洗地都洗到境外去了。
      越南远比南宋强大,直接击退蒙古铁骑……日本就更别提了,全歼……

      2018/9/9 23:10:10
      左箭头-小图标

      ......
      63楼 zyzno1
      咱们先分析下清军的战船是不是如你所述都被缅甸击沉了?两军和议之后,傅恒命令毁船沉炮,退兵回国,缅甸人看了心痛不已,厚着脸皮找清军讨要,是不是证明了你的缅甸军队击沉了清军所有的船是胡编的。
      69楼 独立的思考着
      我引用的是缅方资料,后被英国佔领军采用

      清军如果自沉舰船,也是在缅军胜利的压力下被迫发生的。正如一战后,德国舰队被英国皇家海军领出德国港口去深海自沉,表示德国已战败

      76楼 zyzno1
      你不认字是吧,那是双方和议达成,傅恒命令焚舟沉炮,清军回国了。缅甸人看了心疼啊!厚的脸皮去讨要,被傅恒严厉拒绝。缅甸人也没敢说啥。这和德国战败投降,被迫交出战舰,被不愿意屈服的海军将士把船沉掉,根本不是一回事。
      86楼 独立的思考着
      战争中的胜败不是胜者全拿,要看双方是否还有牌可打。当清军还有些实力时,特别是身后庞大的清帝国,缅军也不敢欺人太甚。

      但大清四次征缅的失败,是不争的事实

      92楼 zyzno1
      虽然因为天气等自然原因,清军没有能够彻底消灭侵略源头,但也给缅甸侵略者以沉重打击,迫使其放弃了北侵扩张领土的计划,客观上也使其在暹罗的战绩化为乌有,赢得了伟大卫国战争的胜利。缅甸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没有能够北侵占领大清的领土,还被清军攻进国内,最终还是回到东方朝贡的体系里面,暹罗又得而复失,可谓鸡飞蛋打,一无所得。
      缅甸是个什么国家,还“侵略”,被49年逃去的国民党残兵败将都打得溃不成军,要不是解放军出兵,现在还不知是啥样呢!洗地都洗到境外去了。

      2018/9/9 21:18:53
      左箭头-小图标

      ......
      34楼 梓凌
      说得对,傅恒归国时,下令清军水师毁船沉炮,缅甸方面看到清军这么多战船和大炮自沉水底,看得眼馋,竟然乞求傅恒把战船大炮留给缅甸,缅甸的火器就是讨来的,缅军有燧发枪不假,但是都是英国人和法国人造的,缅甸当时还没有大规模生产燧发枪的技术。

      另外,缅甸俘虏的400法国军队,在此战中也派上用场,但400法军上去,仍然被清军击败。

      37楼 独立的思考着
      本人980-1984年就读美国名校UC Berkeley,曾修读欧洲近代史,而且拿A。

      你认为德国一战认输是因为美国参战的原因,是你对这段历史无知

      而且你的贴文错漏百出:大清第3次征缅是明瑞,不是傅恒。

      一场战争一定要听清缅两方面的资料,不是你一个人说了算。

      以前听说平型关歼灭日军3000,但日本资料说之友200.

      清缅战争,乾隆想灭亡缅甸的梦碎,无疑是败者。缅甸人保卫来自己的国家。

      59楼 zyzno1
      清缅战争是一场伟大的卫国战争,虽然没有达到目的,彻底消灭缅甸侵略者,但是扭转了明朝中后期以来缅甸北犯扩张领土的行为,并最终迫使缅甸上贡臣服。如果不是如此,任由缅甸肆意妄为,恐成都平原以南,最后非天朝所有。
      65楼 柯岩芬
      明朝中后期以来缅甸北犯扩张领土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你学的是哪门子的历史?该不会以为永历帝是被“北犯”的缅甸人抓的吧?

      67楼 zyzno1
      你这个明粉懂个鸡毛,一边凉快去。
      你这个辫粉买断发言了?

      2018/9/9 21:11:55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2954164
      • 工分:29770
      左箭头-小图标

      ......
      60楼 独立的思考着
      维基百科的文章,每一段叙述都有“引用”,即让证据说话。

      当然证据有时是冲突的,而维基解决冲突的方法就是分别叙述两方的证据论述,让读者自己凭自己的良知来鉴别。

      这是个科学的态度

      63楼 zyzno1
      咱们先分析下清军的战船是不是如你所述都被缅甸击沉了?两军和议之后,傅恒命令毁船沉炮,退兵回国,缅甸人看了心痛不已,厚着脸皮找清军讨要,是不是证明了你的缅甸军队击沉了清军所有的船是胡编的。
      69楼 独立的思考着
      我引用的是缅方资料,后被英国佔领军采用

      清军如果自沉舰船,也是在缅军胜利的压力下被迫发生的。正如一战后,德国舰队被英国皇家海军领出德国港口去深海自沉,表示德国已战败

      76楼 zyzno1
      你不认字是吧,那是双方和议达成,傅恒命令焚舟沉炮,清军回国了。缅甸人看了心疼啊!厚的脸皮去讨要,被傅恒严厉拒绝。缅甸人也没敢说啥。这和德国战败投降,被迫交出战舰,被不愿意屈服的海军将士把船沉掉,根本不是一回事。
      86楼 独立的思考着
      战争中的胜败不是胜者全拿,要看双方是否还有牌可打。当清军还有些实力时,特别是身后庞大的清帝国,缅军也不敢欺人太甚。

      但大清四次征缅的失败,是不争的事实

      虽然因为天气等自然原因,清军没有能够彻底消灭侵略源头,但也给缅甸侵略者以沉重打击,迫使其放弃了北侵扩张领土的计划,客观上也使其在暹罗的战绩化为乌有,赢得了伟大卫国战争的胜利。缅甸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没有能够北侵占领大清的领土,还被清军攻进国内,最终还是回到东方朝贡的体系里面,暹罗又得而复失,可谓鸡飞蛋打,一无所得。

      2018/9/9 20:39:46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2954164
      • 工分:29770
      左箭头-小图标

      ......
      61楼 独立的思考着
      啊???

      都打到人家首都了,还卫国?

      当时中缅之间有许多土司,有些亲缅,有些亲华。缅甸是有压破亲华土司向缅甸进贡,但这与缅军佔领成都平原是两码事。

      你耸言縱听了,就像日军打中国时,都佔了半个中国了,还一口一个“捍卫皇国”。

      62楼 zyzno1
      谁规定的对侵略者的反击只能到边境线就为止了;“犯中者,虽远必诛”你不懂吗

      72楼 独立的思考着
      你的意思是日军侵华也有理?谁叫你老蒋先打我驻沪的6000名海军陆战队?
      77楼 zyzno1
      中国的领土,凭啥日本海军陆战队可以驻扎?德国对苏联发动了进攻,一度打到了莫斯科城下,苏军反击到了国境线就得停下,不能攻克柏林,逼希魔自尽吗?
      85楼 独立的思考着
      苏德秘密谈判时,斯大林本提出苏德讲和后,苏军不出国境线。

      但希特勒要求就地停火,仍佔有大片的苏联土地。

      那是希特勒胃口太大,斯大林打消了与希特勒讲和的行动。

      那不是还是苏联打到柏林,把希魔逼死在狗洞里了吗?

      2018/9/9 20:36:26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2954164
      • 工分:29770
      左箭头-小图标

      ......
      69楼 独立的思考着
      我引用的是缅方资料,后被英国佔领军采用

      清军如果自沉舰船,也是在缅军胜利的压力下被迫发生的。正如一战后,德国舰队被英国皇家海军领出德国港口去深海自沉,表示德国已战败

      79楼 zyzno1
      被英国引用就高大上了,就可以否定中国的史书了?清朝比那个欠发国先进的,清军出征朝廷要下拨相应的费用,粮饷的,阵亡了朝廷是有抚恤的,都要整理成册上报相应机构,核支相应费用。就缅甸那个部落联军,相应的文书管理程序狗屁都没有,吹牛出来的东西也就你相信。
      82楼 独立的思考着
      这些都不能解释一件事,大清败了!而清败缅胜的重要条件:燧发枪。
      83楼 zyzno1
      大清哪里败了?你自己在61楼都承认,大清快打到缅甸的国都了。
      87楼 独立的思考着
      但被缅军四面包围,就像李开方打到天津静海一样。

      如果不是缅军统帅让一条路给清军北逃,嗯---------------

      缅军有能力包围清军,还能让清军打到国都附近吗?

      2018/9/9 20:33:43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2954164
      • 工分:29770
      左箭头-小图标

      ......
      60楼 独立的思考着
      维基百科的文章,每一段叙述都有“引用”,即让证据说话。

      当然证据有时是冲突的,而维基解决冲突的方法就是分别叙述两方的证据论述,让读者自己凭自己的良知来鉴别。

      这是个科学的态度

      63楼 zyzno1
      咱们先分析下清军的战船是不是如你所述都被缅甸击沉了?两军和议之后,傅恒命令毁船沉炮,退兵回国,缅甸人看了心痛不已,厚着脸皮找清军讨要,是不是证明了你的缅甸军队击沉了清军所有的船是胡编的。
      74楼 独立的思考着
      据缅方资料,清军本无水师,是清军就地取材,现造的兵船。

      但缅方的是正式水师,且在大清水水师尚未形成战斗力时,先发至人,将清军水师尽毁。

      清军撤军时,如再有水师,也是新船或被毁船只的修复,全因大清的造船匠犹在

      78楼 zyzno1
      清军的船上都有大炮,你让缅甸军用燧发枪去凿船吗?双方水师首战,清军大炮就击沉了13艘缅甸的战船。在消灭船只上,大炮和枪哪个效率高啊!这还用臀部去思考吗?
      84楼 独立的思考着
      由于地理的问题,清军在第4次侵缅时时没有水师的。水师是清军佔领一块缅土后,临时附近砍树就地制造的。

      这可不是大清福建水师。

      在清军水师尚未形成战斗力时,缅军水师先发制人,也是用西洋大炮,不止燧发枪,摧毁羽毛未丰的清军水师。

      根据缅方资料,清军第4次伐缅军队再次被缅军包围,主帅又病重,军队是死定了。是缅军统帅怕对大清出手太狠而招致大清没完没了的报复。所谓冤冤相报何时了,他主动与清军讲和,并放清军一条生路北逃。

      根据缅方资料,缅军中的400名法军不是战俘,而是缅军雇佣军。

      至于讲和后,清军北撤,但船是带不走的,要烧毁。

      缅军希望清军不要烧船,留给缅方,不希奇。

      清缅已讲和,已不是敌人,船又是财物,为什麽不能要。

      在国与国之间,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祗有永远的利益。今天已不再是敌人了,为什么要浪费烧掉呢?

      清军哪里被包围了,清军一直占有战场主动,不停的用各种手段攻打不老屯。缅军的装备已经扯了。两个帖子了,到现在你也拿不出缅军燧发枪的数量来,装备比率来;现在有出了西洋大炮,你到底有没有料啊!当年你交出这样的无数据,无出处的论文,你的炸药奖老湿会让你毕业吗?

      2018/9/9 20:32:36
      • 军衔:中国海军大校
      • 军号:4092361
      • 头衔:网络民兵连长
      • 工分:562354 / 排名:1400
      左箭头-小图标

      ......
      60楼 独立的思考着
      维基百科的文章,每一段叙述都有“引用”,即让证据说话。

      当然证据有时是冲突的,而维基解决冲突的方法就是分别叙述两方的证据论述,让读者自己凭自己的良知来鉴别。

      这是个科学的态度

      64楼 liutao1494
      维基百科所引用之内容去,权威性可信度几何?

      谁能做出判断?大多数使用者又有多少以怀疑态度去考证?

      譬如,维基百科对南北战争的词条内容叙述,从不见北方军对南方暴行的相关内容?

      比如搜索“潘兴将军”时,火烧亚特兰大市,潘兴纵兵抢掠破坏南方州平民私有财产等。

      68楼 独立的思考着
      你讲话要附和事实。

      威廉·特库姆塞·谢尔门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跳到导航跳到搜索本条目需要扩充。(2015年2月11日)

      William Tecumseh Sherman出生1820年2月8日

      美国俄亥俄州兰开斯特逝世1891年2月14日(71岁)

      美国纽约州纽约效命 美国军种美国陆军军衔陆军少将威廉·特库姆塞·谢尔门

      威廉·特库姆塞·谢尔门(英语:William Tecumseh Sherman,又译谢尔曼,1820年2月8日-1891年2月14日)是美国南北战争中的北部联邦军将领,以火烧亚特兰大和著名的向大海进军战略获得“魔鬼将军”的绰号而闻名于世,曾与尤利西斯·辛普森·格兰特将军制定“东西战线协同作战”计划。

      谢尔门将军曾经表示决不竞选美国总统,以谢尔门宣言而闻名于世。

      美军的M4中战车,又称谢尔门坦克,即得名于谢尔门将军。

      谢尔门又被称为谢尔曼

      潘兴当时才四岁。

      75楼 liutao1494
      是我记错了,不是潘兴,是谢尔曼,谢谢斧正。

      但是,北方军蓄意破坏抢劫南方社会公私财产,这是不争的事实吧?

      为什么战后不见司法以及军事司法当局追究北方军非法责任?

      合众国联邦宪法可没有哪个条款支持北方军有抢劫破坏南方社会财产的权限吧?

      81楼 独立的思考着
      当时是战争,摧毁敌人的后方,使之失去供养南军的人物力,是北军当仁不让的责人。

      但谢尔曼没有烧掉查理斯顿,因为这个城市太漂亮了。

      一当战争开始,南方已不受联邦宪法保护,他们已是判国贼,是罪犯。罪犯们是不受联邦法律保护的。

      但法不治众,战后林肯为了团结南方人民,放弃了追究责任,但暗示南方总统戴维斯应该离开美国。

      是战争不假,可谁或哪个机构宣布宪法暂时中止了?

      严格说起来,是国会中北方派系要仪仗席位多数优势强行通过宪法中有关“移民”内容和行政方面对外贸易关税内容的修改。

      北方无论是废奴政策还是对外实施保护性关税政策,这都可导致南方那种典型种植园经济的猝死。

      可以说南北战争是北方逼的南方人开第一枪的。

      在那个年代没有最低成本的密集劳动力即黑奴与低关税,南方经济必死。

      大规模使用农用机械那是上世纪30年代的事情了,化肥农药代表的绿色革命是二战后,在那之前南方人喝西北风哇。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8/9/9 18:01:23
      左箭头-小图标

      ......
      63楼 zyzno1
      咱们先分析下清军的战船是不是如你所述都被缅甸击沉了?两军和议之后,傅恒命令毁船沉炮,退兵回国,缅甸人看了心痛不已,厚着脸皮找清军讨要,是不是证明了你的缅甸军队击沉了清军所有的船是胡编的。
      69楼 独立的思考着
      我引用的是缅方资料,后被英国佔领军采用

      清军如果自沉舰船,也是在缅军胜利的压力下被迫发生的。正如一战后,德国舰队被英国皇家海军领出德国港口去深海自沉,表示德国已战败

      79楼 zyzno1
      被英国引用就高大上了,就可以否定中国的史书了?清朝比那个欠发国先进的,清军出征朝廷要下拨相应的费用,粮饷的,阵亡了朝廷是有抚恤的,都要整理成册上报相应机构,核支相应费用。就缅甸那个部落联军,相应的文书管理程序狗屁都没有,吹牛出来的东西也就你相信。
      82楼 独立的思考着
      这些都不能解释一件事,大清败了!而清败缅胜的重要条件:燧发枪。
      83楼 zyzno1
      大清哪里败了?你自己在61楼都承认,大清快打到缅甸的国都了。
      但被缅军四面包围,就像李开方打到天津静海一样。

      如果不是缅军统帅让一条路给清军北逃,嗯---------------

      2018/9/9 16:57:54
      左箭头-小图标

      ......
      44楼 liutao1494
      你的意思是说人类历史资料在无“维基百科”之前都不算信史,全都是伪史?
      60楼 独立的思考着
      维基百科的文章,每一段叙述都有“引用”,即让证据说话。

      当然证据有时是冲突的,而维基解决冲突的方法就是分别叙述两方的证据论述,让读者自己凭自己的良知来鉴别。

      这是个科学的态度

      63楼 zyzno1
      咱们先分析下清军的战船是不是如你所述都被缅甸击沉了?两军和议之后,傅恒命令毁船沉炮,退兵回国,缅甸人看了心痛不已,厚着脸皮找清军讨要,是不是证明了你的缅甸军队击沉了清军所有的船是胡编的。
      69楼 独立的思考着
      我引用的是缅方资料,后被英国佔领军采用

      清军如果自沉舰船,也是在缅军胜利的压力下被迫发生的。正如一战后,德国舰队被英国皇家海军领出德国港口去深海自沉,表示德国已战败

      76楼 zyzno1
      你不认字是吧,那是双方和议达成,傅恒命令焚舟沉炮,清军回国了。缅甸人看了心疼啊!厚的脸皮去讨要,被傅恒严厉拒绝。缅甸人也没敢说啥。这和德国战败投降,被迫交出战舰,被不愿意屈服的海军将士把船沉掉,根本不是一回事。
      战争中的胜败不是胜者全拿,要看双方是否还有牌可打。当清军还有些实力时,特别是身后庞大的清帝国,缅军也不敢欺人太甚。

      但大清四次征缅的失败,是不争的事实

      2018/9/9 15:39:59
      左箭头-小图标

      ......
      59楼 zyzno1
      清缅战争是一场伟大的卫国战争,虽然没有达到目的,彻底消灭缅甸侵略者,但是扭转了明朝中后期以来缅甸北犯扩张领土的行为,并最终迫使缅甸上贡臣服。如果不是如此,任由缅甸肆意妄为,恐成都平原以南,最后非天朝所有。
      61楼 独立的思考着
      啊???

      都打到人家首都了,还卫国?

      当时中缅之间有许多土司,有些亲缅,有些亲华。缅甸是有压破亲华土司向缅甸进贡,但这与缅军佔领成都平原是两码事。

      你耸言縱听了,就像日军打中国时,都佔了半个中国了,还一口一个“捍卫皇国”。

      62楼 zyzno1
      谁规定的对侵略者的反击只能到边境线就为止了;“犯中者,虽远必诛”你不懂吗

      72楼 独立的思考着
      你的意思是日军侵华也有理?谁叫你老蒋先打我驻沪的6000名海军陆战队?
      77楼 zyzno1
      中国的领土,凭啥日本海军陆战队可以驻扎?德国对苏联发动了进攻,一度打到了莫斯科城下,苏军反击到了国境线就得停下,不能攻克柏林,逼希魔自尽吗?
      苏德秘密谈判时,斯大林本提出苏德讲和后,苏军不出国境线。

      但希特勒要求就地停火,仍佔有大片的苏联土地。

      那是希特勒胃口太大,斯大林打消了与希特勒讲和的行动。

      2018/9/9 15:33:42
      左箭头-小图标

      ......
      44楼 liutao1494
      你的意思是说人类历史资料在无“维基百科”之前都不算信史,全都是伪史?
      60楼 独立的思考着
      维基百科的文章,每一段叙述都有“引用”,即让证据说话。

      当然证据有时是冲突的,而维基解决冲突的方法就是分别叙述两方的证据论述,让读者自己凭自己的良知来鉴别。

      这是个科学的态度

      63楼 zyzno1
      咱们先分析下清军的战船是不是如你所述都被缅甸击沉了?两军和议之后,傅恒命令毁船沉炮,退兵回国,缅甸人看了心痛不已,厚着脸皮找清军讨要,是不是证明了你的缅甸军队击沉了清军所有的船是胡编的。
      74楼 独立的思考着
      据缅方资料,清军本无水师,是清军就地取材,现造的兵船。

      但缅方的是正式水师,且在大清水水师尚未形成战斗力时,先发至人,将清军水师尽毁。

      清军撤军时,如再有水师,也是新船或被毁船只的修复,全因大清的造船匠犹在

      78楼 zyzno1
      清军的船上都有大炮,你让缅甸军用燧发枪去凿船吗?双方水师首战,清军大炮就击沉了13艘缅甸的战船。在消灭船只上,大炮和枪哪个效率高啊!这还用臀部去思考吗?
      由于地理的问题,清军在第4次侵缅时时没有水师的。水师是清军佔领一块缅土后,临时附近砍树就地制造的。

      这可不是大清福建水师。

      在清军水师尚未形成战斗力时,缅军水师先发制人,也是用西洋大炮,不止燧发枪,摧毁羽毛未丰的清军水师。

      根据缅方资料,清军第4次伐缅军队再次被缅军包围,主帅又病重,军队是死定了。是缅军统帅怕对大清出手太狠而招致大清没完没了的报复。所谓冤冤相报何时了,他主动与清军讲和,并放清军一条生路北逃。

      根据缅方资料,缅军中的400名法军不是战俘,而是缅军雇佣军。

      至于讲和后,清军北撤,但船是带不走的,要烧毁。

      缅军希望清军不要烧船,留给缅方,不希奇。

      清缅已讲和,已不是敌人,船又是财物,为什麽不能要。

      在国与国之间,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祗有永远的利益。今天已不再是敌人了,为什么要浪费烧掉呢?

      2018/9/9 15:27:15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2954164
      • 工分:29770
      左箭头-小图标

      ......
      60楼 独立的思考着
      维基百科的文章,每一段叙述都有“引用”,即让证据说话。

      当然证据有时是冲突的,而维基解决冲突的方法就是分别叙述两方的证据论述,让读者自己凭自己的良知来鉴别。

      这是个科学的态度

      63楼 zyzno1
      咱们先分析下清军的战船是不是如你所述都被缅甸击沉了?两军和议之后,傅恒命令毁船沉炮,退兵回国,缅甸人看了心痛不已,厚着脸皮找清军讨要,是不是证明了你的缅甸军队击沉了清军所有的船是胡编的。
      69楼 独立的思考着
      我引用的是缅方资料,后被英国佔领军采用

      清军如果自沉舰船,也是在缅军胜利的压力下被迫发生的。正如一战后,德国舰队被英国皇家海军领出德国港口去深海自沉,表示德国已战败

      79楼 zyzno1
      被英国引用就高大上了,就可以否定中国的史书了?清朝比那个欠发国先进的,清军出征朝廷要下拨相应的费用,粮饷的,阵亡了朝廷是有抚恤的,都要整理成册上报相应机构,核支相应费用。就缅甸那个部落联军,相应的文书管理程序狗屁都没有,吹牛出来的东西也就你相信。
      82楼 独立的思考着
      这些都不能解释一件事,大清败了!而清败缅胜的重要条件:燧发枪。
      大清哪里败了?你自己在61楼都承认,大清快打到缅甸的国都了。

      2018/9/9 15:13:13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79条记录] 分页:

      1 2下一页 末页
       对[原创]淸缅之战虽无功,城下之盟何言败?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