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83那年815

共 839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12970314
  • 工分:47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83那年815

以下文字是个人的一段经历,今年是严打35周年,本人应该不算那场运动的打击对象,35年弹指一挥都差点,大多数人连815也没听过,时间上是凑巧,我写它只是闲的无聊,无意没事找事,有麻烦也无所谓。

(9)

1983年8月10号,我释放下山,跟着魏管穿过葡萄架、值班室,外面就是大院,走完这点路不要两分钟,有人用了一辈子。

远远看见小扁、公司李经理、司机小余和湾里拘留所的廖管,魏管用手一指让我自己过去,我已经猜到了是怎么回事;分局不抓人板车都不会派,廖管来南昌怎么可能坐公交?李经理跟家里沾亲。

我此刻也顾不上看他那张驴脸,就跟小余点了下头,直接走出了黑大门边上的小门。

离家的路不远,出福山巷右拐南昌宾馆下去几百米,路上小扁告诉我,本来三天前我就出来了,小四在湾里逃跑拖了几天,果然还是跑了,我意外的是他真会挑日子。到家我先吞了两个大肉球,母亲知道我喜欢肉饼,这是改版的每个重有三两,中午家里很多人,我也只顾吃。

梦一样的关了两个月,本来就瘦,摸摸肚脐眼都贴到尾巴了,吃好东西的感觉比什么都真实。

过了几天,我和四子见了面,顺便找出那把杀猪刀还给他,听他讲了原创的越狱故事。

前期准备跟我想的一样,把隔壁空号门上的锁取来;铁钉子是铺上拔的,时间选的那么准?这个账也要算到我头上,因为是我把那个老鬼害得关了进去。号里一共四人,两个早就立志跟随四子投奔自由世界,但是想给老鬼洗脑还不如掐死他更省事。

直到行动前一个星期,老鬼家里在外面炒角又到了位。

老鬼白天重新出去扫地擦桌子,四子这才开始动手,等觉得一切妥当了,专等堂婆当班。这就到了我下山的三天前,下午堂婆照常进来放他们洗澡冲地,小四把空心锁挂在门上,完了回到号子,拉上铁栅栏门堂婆挂上锁头,用手一拍走了,成了嘿!

天黑了堂婆又送老鬼进来,重点来了!那种锁合上没问题,锁舌卡不住一拉就开,你愿意用钥匙或拿根冰棒棍子也行,问题是捅进去它不会弹跳,堂婆就硬是一点没感觉。

到了晚上九点多钟的样子,四子跟老鬼说:“我们三个要走了,都准备好了,跟我们一起走吧。”老鬼一看不是开玩笑,扑通跪下:“四爷!四爷!你们走吧,我一家老小不敢哪!”“那我们一走你跑去报告怎么办?”

“四爷你把我绑起来吧。”“绑起来你不还是要叫。”“那你把我嘴堵上吧。”“这都是你说的哦。”四子就是为了等他自己说出来,撕了三床被子绳子早就准备好了。

三人绑了老鬼,拿个纱门出了号子直奔左边的小门,小门通后院,距围墙大约七、八米,乱草、荆棘丛生,中间有道天然的山沟,沟不甚宽深约三米,下面泉水溪溪怪石狰狞,也跳不过去,有两根朽木搭在两头,我后来过了无数次,白天都小心翼翼的,掉下去死不了两条腿也完了,天知道他们怎么就过去了,到了围墙下。

墙高四米上有铁丝网,墙头插些碎玻璃,四子身高1米8几,先踩人肩再借力纱门,第一个攀爬翻了出去。

第二个偷马达的运气差点,他把纱门的木框踩断了,那木框每根不比我大拇指粗,刚翻过铁丝网,啪的一下触了电,原来老鬼挣扎到了门边,用身体猛撞铁栏,夜深人静声音传出去好远,三个人都听到了,收押室有人第一时间合上了电闸。我一直以为那锈铁丝网就是样子货,原来它还真通电,这家伙被电打得摔下墙外。

第三个倒霉鬼更惨,放弃了努力被当场活捉,等堂婆几个人再绕出去,影子毛都不见了。

逃出去的两人顺山坡往南昌方向乱走,四周除了虫子蛤蟆叫也没有目标,等天渐渐亮了,发现还在湾里山上打转,看到山下公路上有警车呜呜叫来回的乱窜,偷马达的抱着摔伤的脚坐地下哭,打死他也走不动了,小四只有向他保证:一定带王师回来救他,逐泪别。

小四中午就到了昌北,躲在远处观察老半天,终是不敢过八一桥,只有走回新建长堎,在一个医院找到朋友,洗干净了吃饱了歇了一夜,第二天赶早坐公交回省体育馆,直奔家去。

我就纳闷了,自己从二楼跳下来才三米多些,脚都痛了半个月,怎么他就没一点事,我又不比他矮好多。

家里人见到他,都恨不得上去咬死他算了,若不是上演越狱这出戏,他昨天大摇大摆就走出了大门,当即送回了湾里。摔瘸了腿的家伙头天上午就被抓到,录完口供,下午就和那个活捉的一起上了山,两个半乖子本来也没犯什么大事,这回脱逃罪三年开花,还真不能怨谁;包括自己太蠢,人关久了本来就不正常,自残算什么,何况花花世界在召唤。

四子的代价是在湾里被堂婆用电棍抽得满地打滚做鬼叫。

那两个半乖招了,说四子说的等堂婆当班再跑,估计堂婆气得想哭,这不欺负人吗?钟管、廖管偷着乐。打完了又把四子押到后面水塘,要他把锁捞出来,当时也就随手朝外一扔,谁知墙外是个塘,捞了一天哪找去,第二天再捞,堂婆带个草帽坐树下,四子头顶烈日、脚踩烂泥在水里又泡了一天。

今天他可以告湾里非法关押,因为法律文件释放手续早已生效,我在山上多坐三天怪哪个呀。

[原创]83那年815

1983年8月15日,回家的第五天,北京米粮库胡同有个老师傅在日历上画了一个圈,史称“83严打”运动就从这一天开始。运动共分三个阶段,共查获各种犯罪团伙19.7万个,成员87.6万人,全国共逮捕177.2万人,判刑174.7万人,劳动教养32.1万人,其中,第一阶段逮捕102.7万人,判死刑的2.4万人。

这数字不管铁道部信不信,反正我是不信,但好歹这是一组公开的数字。

南昌所有的看守所,拘留所都爆棚。西湖陈家桥巷口上有个军人监狱,这称呼不知是猴年马月传下来的,从没关过人更别说关军人,815一来获得了新生,门口天天围一群家属,从墙根下走过,里面唱歌的、嚎叫的人声鼎沸。那些日子晚上十点不到,街上看不到几个走路、骑车的。

一天半夜,我家对面来了很多公安,闹那么大动静我睡得跟像猪,我第二天一想啊,原来这就叫半夜不怕鬼敲门。

我也难得老老实实去上班,领导一感动,天天劝我当班长,原来的那个班长只要我在,他就不管事,自己跑去别的工地不来了。

815第一批枪毙80个,装了几十辆车游街示众,从中山路、胜利路绕道阳明路兜一大圈,我一早去了工地,等在八一大道北院门口,摸摸自己头发还没长全,我在想能不能看到张海,车队来了,一辆辆走过,我伸个脖子扳指头数,数到最后也没算清,旁边同事也说不够80个。

张海是死缓按说不会在车上,但815的口号是:可抓可不抓的坚决抓;可判可不判的坚决判;可杀可不杀的坚决杀(百度来的)。山上杀人讲究凑人头,我在看一的时候有个死刑犯,陈壳子要经常哄他,今天提出吃烧鸡,明天又想吃油条,反正你家里放了钱,只要不闹事老子给你买去,人走了陈壳子工作也到家了,这回划得来,80个陪他一起上路。

我甚至想过,不会把三多子也拉来凑数吧?

后来万震说,他那天特意从交大开辆解放等在路边,在蛟桥105国道跟上了车队,半路有辆执法车抛了锚,正好抓了他的差。还不到乐化,就在离路边不远的一片荒坡上,一排排上去,一阵枪响,又上一批。最后他也问工作人员:好像没有80个啊?

人家告诉他只有67个(记得是这个数字),还有十多个是已决犯改判的死刑,没有送上来,在下面几个监狱执行了,合计毙了80个没有水分。

815的事情谁说得清楚,我家对面警察抓人,本来是来抓老大的,结果把老二抓了去,他自己事前事后也咬牙不说,兄弟情深,老大又跑去自首想换回弟弟,来了就一起做个伴,从重从快针对的是大案、要案,像这种鸡毛案子,第二年我都又进去了他们还没判。

那两个越狱的半乖子,后来也是听四子说一个判十年,一个五年,五年这个就一个罪名,脱逃,估计他可以吹一辈子。

严打期间到底有多少人被判死刑,目前仅见的公开数字,是中共党史资料出版社出版的《中国共产党执政四十年》一书的记载:1984年10月31日,《关于严厉打击严重刑事犯罪活动第一战役总结和第二战役部署的报告》在第一战役中,法院判处861000人,其中判处死刑的24000人,其实这个真不必较真。

所谓815,就是轮到师傅带号了,不来点狠的怎么立威?老子颈都被人整得缩进了肩,这回哪个跳得高先打断两条腿再砍脑壳,不服是吧,上59!能量到了一定程度,地上画个圈让你死里面,要什么短裤头子。一部人类史就是杀人史,怎么死不是死,猴子几时又怕过杀鸡?

说到个人,不是回家后疥疮也跟来了,天天用硫磺软膏杀得皮肤发黑,我都忘了自己曾经上过山。

到了10月份,四子又被湾里分局捉去,这回不怪我,他是受到了别人的牵连。起因是815前夕,湾里两个家伙在公交车上吵架,到了卫材车站,下车又接着吵,路边有个卖甘蔗的摊子,一个操起摊上的一把刀,在对方大腿上捅了一下。他捅的这人是个联防员,拘押期间正好运动到了,这家伙为了要命什么都说,还是没保住头,第一批80个,湾里区好像只分到一个指标就给了他。

他招出的人有一个被抓一个,又牵出了一起陈年的打架斗殴案,小四是另一边的头子,都抓完了最后才抓的他,我以为这回小四就算跑不了,活动下最多判四年,顶多坐两年就保外了。

谁知人算不如天算,风云突变,到了10月底,他家老头出了事,被了关起来,因为什么跟我就没关系了,跟我有关系的是市委不久派人到了印刷五厂,“鼻涕壳子”第二次住进了医院。

记得那天晚上,小三在楼下叫我,他不上来,我俩站在马路边上,他告诉我:“小四到现在还没有结案,为了整老头,你们上次的事可能会牵进来,脱逃罪就要算上,现在也管不了他,万一有点动静你跑远些,到时候别又像上次一样自己去投案。”

10月底的南昌,白天还有点闷热,我只穿了件短袖子下楼,三子一边说,我一边不禁身上有些作冷,我就这点子事,跪也跪了打也打了,你还要怎样啊?

到了文中开头提到的83年年底,某晚我在阳明路市委礼堂看电影,正看着附近有人开枪,听说是市委大院打死了人,我第一个想到小三几兄弟,小毛在部队,大毛在保卫科,都有枪,三子也当过兵,别是为老头的事想不开吧,后来南昌晚报、江南都市报登出来了,是大院两个点子兵跟社会上的女青年交往过甚,领导干涉他们开枪打死了中队长。

当晚几个男女还抢了辆车跑到浙江某地,后来在一栋房子里持枪拒捕,被围歼,我见了三子都不敢拿这事开玩笑。

熬过了84年春节,四子和他家老头前后相差几天接到了起诉书,三子很快跑来跟我说:这下你没事了!确实,四子不结案,就是悬在我头上的剑。但正常一个月开庭,到了5月底也没动静,小扁回家说,市委工作组又去了他们厂,事情过去了一年,鼻涕壳子二次出院后,隔了8个月,第三次又住进了医院。

我想他本来就喜欢吹,没事一趟趟跑医院,估计住院部连扫地的都知道了他是市委派来的,闭上眼我都嗅到了那把剑逼近的寒气。

延伸阅读: 雷公 超自然能力 桥下彻
      打赏
      收藏文本
      1
      0
      2018/8/10 16:24:25

      网友回复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12970314
      • 工分:47
      左箭头-小图标

      7楼 anan93
      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则。,,,,被刪了一帖。??
      该文一共15章发在个人公众号上,原本打算在本地论坛节选登载,**说领导有顾虑,故在铁血也是试试。

      2018/8/12 16:59:38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10013930
      • 工分:16561
      左箭头-小图标

      五十年代反右,八十年代严打。实事求是还是″三七开"吧,头脑一热就简单的要″指标。.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8/8/12 11:50:44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10013930
      • 工分:16561
      左箭头-小图标

      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则。,,,,被刪了一帖。??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8/8/12 11:36:56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12970314
      • 工分:47
      左箭头-小图标

      4楼 anan93
      毛主席发明了″死缓"是为了少杀人,以理服人。″严打"时总**师不只是″可杀可不杀"的杀了,而且是还以反右时要指标一样杀人要指标,把一些小错的人也杀了,″杀一批关一批,争取一二年内把社会治安稳定下来”,可事实上到八五年后街上还是小偷打架不少一一。八十年代青年人的亲身经历感受。
      严打在短时间内造成的威慑力并不能从根本上改变犯罪规律。据《中国刑事政策检讨:以“严打”刑事政策为视角》一书统计,1983年严打后,1984年、1985年犯罪率下降了,但1986年以后就直线上升。

      2018/8/12 9:04:10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10013930
      • 工分:16561
      左箭头-小图标

      毛主席发明了″死缓"是为了少杀人,以理服人。″严打"时总**师不只是″可杀可不杀"的杀了,而且是还以反右时要指标一样杀人要指标,把一些小错的人也杀了,″杀一批关一批,争取一二年内把社会治安稳定下来”,可事实上到八五年后街上还是小偷打架不少一一。八十年代青年人的亲身经历感受。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8/8/12 2:12:44
      左箭头-小图标

      这等王八蛋,不枪毙没天理!!

      2018/8/12 0:02:11
      左箭头-小图标

      严打是有必要的,当时社会太乱!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8/8/11 21:31:10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8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83那年815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