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162(原创连载中)------抗战十四年大揭秘之山河浴血

共 115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尉
  • 军号:12914245
  • 工分:5542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162(原创连载中)------抗战十四年大揭秘之山河浴血

162(原创连载中)

持久抗战的转变(5)

1月8日,蒋介石在汉口召开重要军事会议研究作战计划。蒋介石通过对开战以来作战情况的研究与反思,即决定变更抗战策略,改守为攻,在一定程度上采取积极防御的作战思想。日本方面由于得不到中国的正式答复,日本驻华大使川越茂发表谈话称:目前形势可分为两种考察,即压迫国民政府和树立占领地带的新政权。谈话的意思很明显,日方警告可能会放弃与蒋介石国民政府的谈判。

1月9日,陶德曼询问中国外长王宠惠,中国政府是否已经决定答复日本?王宠惠知道蒋介石的意思对日谈判以“拖”应付,因此告知,中国尚在讨论。同日,德国外交部电示陶德曼转告国民政府,尽速答复日方,即使是一种质问方式也可以。狄克逊和德国政府担心国民政府迟迟不予答复极有可能带来不好的后果。为了加速推进中日谈判,德国外交部同意,狄克逊可直接与陶德曼接触而无须等侯德国政府的指示。

1月10日,国民政府外交部通知中国驻日本大使许世英“准予回国,行期自定”。并指示使馆人员在不能行使职权时返国。陶德曼得到日方的“日华九项媾和条件”后,迟迟不敢把日本提出的九项新条件转达给国民政府,因为陶德曼始终想促成中日双方真正实现和平。但他也感到日本的和平条件一次比一次要价高,其目的根本就没想让德国调停成功。陶德曼把自己的这一看法电告了德国外交部。次日,德国外交部回电陶德曼,表示赞同其看法。同时嘱其德国作为调停者理应将日本的新条件通知中国政府。在通知中国政府时,应避免陈述任何德国官方或个人意见。请勿使中国政府因此对德国产生反感或怀疑。收到这份电报后,陶德曼才将日方“日华九项媾和条件”告知中国,同时还把日本军界主战派关于结束谈判、继续战争的态度转告国民政府外交次长陈介,称中国政府若打算答复,必须立即着手。虽然在转告日方“日华九项媾和条件”时陶德曼未加入个人观点。但他还是不止一次地劝说中国不要继续对日作战。

在陶德曼为中日和平奔走的同时,还有一位德国人为中国人民的抗战尽心尽力,这个人就是蒋介石的总顾问法肯豪森。1月10日他直接会晤蒋介石,表示他对中国抗战前途不乐观。在此之前的12月30日,他还同中国军界领导进行过谈话,表达了同样的观点。

1月11日夜,日本外务次官堀内谦介召见德国驻日大使馆参赞,请德国驻日大使馆致电德国驻华大使馆,要求中国政府必须立即作出答复,如果到1月15日还没有回答,日本政府则拥有行动自由。德国参赞问堀内,这是否意味着最后通牒?堀内称,日本规定的期限起初并没有最后通牒的性质,最初是1937年12月底,其次是1938年1月10日,目前已经是1月12日,日本最多只能宽限两三天。堀内认为,如果中方基本承认日方的条件,起码也得就各点提出相关问题,现在中方的答复是尚在讨论之中,这就远远不够。

次日,陶德曼拜访王宠惠,转达了日本政府的新立场。陶德曼表明,他的任务只是负责在中日之间传递信息,绝不想劝告中国接受或者拒绝日本的议和条件;如果中国政府尚有意答复,则必须尽快,现在是12点差5分,时间还不是太迟。王宠惠回答说,他会尽快召开内阁会议,给予答复。当晚,王宠惠打电话给陶德曼,称第二天才能告知中国政府的态度,因为他还必须等待其他官员的认可。陶德曼理解为王宠惠的答复必须得到蒋介石的认可。

1月13日,王宠惠外长把中国对日本的书面答复送交陶德曼,这也是1月10日国防最高会议讨论的决议。内容主要为:“经慎重考虑,中国政府认为日方所提新和平条件内容范围过于广泛,不够明确,为此盼能获知日方新条件的本质与内容,以便我方详细研究后再作明确答复。”陶德曼见此回复,沉默片刻后说:此与拒绝何异?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18/8/10 8:58:17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162(原创连载中)------抗战十四年大揭秘之山河浴血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