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160(原创连载中)------抗战十四年大揭秘之山河浴血

共 7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等兵
  • 军号:12914245
  • 工分:701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160(原创连载中)------抗战十四年大揭秘之山河浴血

160(原创连载中)

持久抗战的转变(3)

12月26日,日本的“四项和平条件”由在汉口的陶德曼转交给了孔祥熙和宋美龄(因蒋介石生病)。27日,陶德曼又以书面形式向外长王宠惠递交了日本这“四项和平条件”。 国民党中央政治会议秘书长张群在国防最高会议上报告陶德曼转述的日方新的和平条件。张群将其概括为:议和期间不停战;时间地点由日方指定;中日双方直接交涉。具体为:承认满洲国、共同防共、划特备区域不驻军、经济合作、赔款。因蒋介石未参加会议,所以会议决定,会后由汪精卫和孔祥熙综合大家的意见向蒋介石报告。

同日,狄克逊致电德国外交部称,广田外相严词拒绝了德国政府关于适当放宽中国答复期限的请求。日本政府坚持继续采取军事行动,即使和谈开始也不放弃,绝不给中国政府有拖延的时间。德国外交部又通过陶德曼把广田的态度转告了孔祥熙。孔祥熙尽管在内部会议上主和,但是在外交处理时,还是保持与国民政府的策略和态度完全一致。孔祥熙说,日本尽管提条件,但任何一个中国人都不会答应。孔祥熙还向陶德曼询问德国对日本“四项和平条件”的态度,陶德曼顾左右而言它。他向孔祥熙透露,“四项和平条件”在中国方面认为很苛刻,但在日本强硬分子那里却认为要价太低了。当天,国府铁道部长张嘉璈约见陶德曼,试探性的询问德国是否能帮助中国解决目前与日本的敌对状态,陶德曼仍然以外交辞令闪烁其词不肯正面回答。

鉴于中日双方和谈成功的可能性很小,德国外交人员逐渐对和谈失去了信心和耐心。冯·牛赖特把后续中日和谈的事情交由外交次长麦肯森继续处理,狄克逊更是向德国政府告病假,希望回到德国休假,但未获得批准。

1937年12月28日,国民政府召开非正式会议,讨论日本的第二次和平条件。行政院副院长孔祥熙将“四项和平条件”提交会议讨论。国民党中高层多数支持议和,监察院院长于右任等人甚至批评主战的蒋介石“优柔而非英明”。蒋介石在会上坦言:“国民党革命精神与三民主义,体现在为中国求自由与平等,而不能降服于敌及订立各种不堪忍受之条件,以增加我国家与民族永远之束缚。如果不幸全归失败,则革命失败不足为奇耻,只要我国民政府不落黑字于敌手,则敌无所凭借,我国随时可以有恢复主权之机。”蒋委员长之言掷地有声,他的坚定气势再次压倒了主和派。

当日,国民政府外交部将日本的“四项和平条件”电告各驻外使节,令其转告驻在国政府,目的是看看各国的反应。蒋介石还命张嘉璈非正式通知陶德曼,中国拒绝接受日本“四项和平条件”。陶德曼向德国外交部表示,希望日方允许把广田一直强调必须保密的“日华九项媾和条件”通知中国政府。

12月29日,德国外交次长麦肯森致电狄克逊,称陶德曼向中国政府递交了日本的“四项和平条件”之后,中方开始转向寻求苏联援助。因为孔祥熙曾表示,如果中日和谈无望,中国将抗战到底,即使面临经济上彻底崩溃、政治上被迫投入苏联也在所不惜。这是德国最不愿意看到的。麦肯森次长还指示狄克逊,在适当的时候向日本政府指出中国布尔什维克化的可能性,而这样的结果是与日德防共协定的精神背道而驰的。因为“德国和日本的共同目标是把矛头指向共产国际,这就要求中国尽快安定下来,即使这一目的只有在和平条件的前提下才能实现。但和平条件并不能满足日本的一切野心,日本应对凡尔赛条约的历史教训引以为戒。”随后,德国外交部令陶德曼提醒中国不得继续倒向苏联,否则中德关系将岌岌可危。

延伸阅读: 血尸 杨向彬 特工学院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18/8/9 9:01:42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160(原创连载中)------抗战十四年大揭秘之山河浴血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