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158(原创连载中)------抗战十四年大揭秘之山河浴血

共 16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等兵
  • 军号:12914245
  • 工分:689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158(原创连载中)------抗战十四年大揭秘之山河浴血

158(原创连载中)

持久抗战的转变(1)

12月16日上午,汪精卫来见蒋介石,讨论“和战问题”。南京陷落后,在国民政府中弥漫着悲观、失望、恐慌与求和的空气。这种气氛的形成,主要与开战之前的盲目乐观反差太大所致。战事初期,国府中很多人认为,日军要攻到南京,最少得死五十万人,时间需要三年。上海沦陷后,南京守土将领又放豪言说首都最少可守三个月。事实是开战仅四个多月南京就已经沦陷。首都陷落后,国之士气大伤,各省政府均作好了迁移之准备,却没有人作誓死守土之准备。更有甚者,有人还趁国府向国外购买军火之际索要回扣发国难财,实在丑陋透顶。当时南京主和一方是以国防最高会议副主席汪精卫和行政院副院长孔祥熙为代表。汪精卫原本就是国民党内对日妥协路线的代表,而孔祥熙也因战局不利,从“倾向和议”发展为“主和至力”。汪精卫见蒋后提议:不以南京政府出面,而由他来组织政府外人士出面与日本议和。对此,蒋严加拒绝。蒋认为,“此时若果言和,则无异灭亡,不仅外侮难堪,而且内乱益甚。彼辈只见其危害,而不知敌人之危害甚于我也,不有主见何以撑持此难关耶!”“敌人越向中国内地推进,就越会因兵力分散而陷入困境,疲于奔命。而世界各国必乘其疲而起矣。”蒋当时的职位是军事委员会委员长、最高国防会议主席兼行政院院长,以他的地位和权势说出这样的话,汪精卫虽然心里不服,但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12月17日蒋介石发表了《我军退出南京告国民书》。书中说:日军对中国的侵略本来有两种方式,一曰蚕食,二曰鲸吞。此南京沦陷,实则暴露出日本对于中国的鲸吞野心。如今大敌当前,坚持抗战到底乃为战略国策。同时,蒋委员长强调3点坚持抗战的道理和意义:

一、此次抗战是国民革命的延伸,即外求独立,内求生存。凡革命与建国大业,非一日可以成功。我辈为国家民族与子孙万代计,牺牲虽巨,无可避亦无可辞。

二、抗战既然为革命过程,那么无论当前形势如何,唯有向前,绝无中途屈服之理。盖抗战虽不能必胜,而屈服即自促灭亡;与其屈服而亡,固毋宁抗战而败。败有转败为胜之时,亡则永无复兴之望。敌之武力终有穷时,最后胜利,必属于我们。

三、日本侵略中国实为其侵略世界之始,我们为民族生存与独立而战,亦是为国际和平和正义而战。虽国际制裁尚未发挥作用,但世界正义不会消亡。暂时不必失望,正义终将战胜邪恶,愿与同胞共勉。

这篇激扬民族志气且至情至理的不朽文章,出自国民党的“领袖文胆”、素有“国民党第一支笔”之称的陈布雷和担任过孙中山临时大总统秘书的天津《大公报》前总编辑张季鸾之手,并由蒋介石亲自修改后发布。

虽然发布了“告国民书”,但仍然不能完全压制那些以为军事失败非速求和不可的观点。汪精卫声言,从古到今,对国家负责任的人,只应该为攘外而安内,绝不应该为安内而攘外。而蒋则认为:外战如停,则内战必起,与其国内大乱,不如抗战大败。如果抗战胜利,中国政治统一将就此完成,而国民政府将拥有无可替代的崇高地位。在这样的争论面前,显然,蒋介石的观点更能为大多数人所接受,因为它符合当时的民心民愿。

1937年12月17、18日两天,日本召开联席会议和例行内阁会议,广田外相鉴于议和举步维艰,建议放宽一部分条件,遭到否决,强硬意见仍然占主导声音。

1937年12月18日,刚刚参加完中共中央“十二月会议”的周恩来率领中共中央代表团,从延安抵达武汉。周恩来夫妇也居住在国民政府军事指挥中心——武汉大学,并与蒋介石成为邻居。

延伸阅读: 袁承志 斩尽杀绝 关凤
      打赏
      收藏文本
      1
      0
      2018/8/8 9:00:54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158(原创连载中)------抗战十四年大揭秘之山河浴血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