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千年前的阿云冤案

共 1146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大校
  • 军号:3094431
  • 工分:397013 / 排名:2599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千年前的阿云冤案

提起司马光,你想到的是他砸缸的历史故事,还是他主持编写了一本《资治通鉴》呢?司马光是北宋的著名政治家、史学家、文学家,一生历经宋朝四位皇帝,颇受皇帝们的信任。然而,令人大跌眼镜的是,司马光在当上宰相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杀掉那一个乡下女孩,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公元1068年,登州乡下少女阿云还在守孝期的时候,就被他的叔父卖给了老光棍韦大为妻,以换取一笔钱财。

老光棍韦大不仅相貌丑陋,还是一个好吃懒做之人,年仅13岁的阿云十分不乐意,但叔父之命、媒妁之言,自己又不能够违背。为了不跟丑陋的老光棍韦大结婚,阿云便想偷偷的杀掉老光棍,这样自己就不用嫁给他了!

说做就做,在一个夜黑风高的夜晚,阿云提着一把刀来到了老光棍韦大家里,对着熟睡的韦大一顿乱砍。可阿云毕竟还是年幼了些,做这种事情又十分心虚,慌乱中只是砍掉了韦大一个手指头而已。看到韦大被惊醒了,阿云赶紧就跑了,心虚的她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老光棍韦大也是十分的郁闷,好不容易凑了几石粮食想娶个妻子,却摊上这种事情。在官府的介入之下,阿云最终供认了犯罪事实,官府依据宋朝律法,判决意图谋杀亲夫罪,按律当斩,并将这个意见呈报了上去,让上一级负责审核以免误杀!

登州知州许遵得知这个事情后,上奏认为:阿云是在守孝期被叔父嫁出去的,守孝期出嫁是不合法的,所以阿云不是韦大的妻子,就不能按谋杀亲夫罪来判决。这样一来的话,阿云就应该判处普通的故意伤人罪,而不能够判处死刑。

不过,刑部、审理院和大理寺并不认同他的意见,仍然维持死刑判决。许遵不服了,请求将这案件下发给群臣讨论,得到了皇帝的允许。这个时候,案件又进一步矛盾化了,演变成王安石改革派和司马光顽固派之间的党争。

在位的宋神宗因为十分信任王安石,便支持了王安石的免除死刑意见,最终改判阿云为有期徒刑,令司马光十分不满。不久,宋神宗宣布大赦天下,阿云也因此出狱了!

过了17年后,司马光的机会终于来了,宋神宗驾崩了,继位的宋哲宗年仅十岁,太皇太后临朝称制。太皇太后也是一个顽固派,她任用了司马光为宰相,让他主持恢复旧法,王安石的改革派彻底失势了。

17年前的争论一直都令司马光耿耿于怀,他下令重审了阿云意图谋杀亲夫一案,并最终将这个乡下姑娘阿云斩首示众。

延伸阅读: 少帅 曹冲 地震预言帝
      打赏
      收藏文本
      3
      0
      2018/7/8 22:05:57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
      44楼 大蟑螂
      古代华的概念是汉文明?华夏族可不止是汉族哦,羌族也是华夏族,比汉族资格老多了
      45楼 鸡蛋里的骨头
      那些是“蛮夷”了吧,至于时期肯定不会比汉族更早,因为最早华夏是中原一带周王朝的自称(夏、诸夏),古籍中将“华”、“夏”作为中原,称四方为"夷蛮戎狄"
      48楼 大蟑螂
      按文化传承,比周朝更早还有殷商,还有大夏,甚至还有华夏部落联盟。羌族就源自华夏部落联盟的上古姜姓部落。
      49楼 鸡蛋里的骨头
      问题是当时“华夏”这个“团体”不认,如蚩尤,他们认为除他们之外的皆为蛮,虽然之后大多都融合形成现代意义的“华夏”概念
      50楼 大蟑螂
      我是在和一个周朝人讨论问题吗?"当时的华夏集团“认不认关我毛事,我又不是古代中国人

      华夏也称“夏”、“诸夏”。是中国古代周王朝的自称,以区别与周王朝敌对的四方部落(四夷)。如《左传》襄公十四年记载出自四岳之后的姜戎子驹支说:“我诸戎饮食衣服不与同,贽币不通,语言不达。”

      在周朝时,凡遵周礼、守礼义之诸侯,称为诸夏。古籍中将“华”、“夏”作为中原,称四方为"夷蛮戎狄",“华夏”最初仅为一文化概念[2] ,也是周王朝的自称,汉代以后成为汉族的别称,带有民族概念。

      2018/7/16 16:44:25
      左箭头-小图标

      ......
      43楼 liutao1494
      古代的“华”与近现代的“华”是一个意思?

      古代华的概念是汉文明,而近现代中华概念是中华民族!

      汉民族只是中华民族的一部分。

      齐家治国平天下,请问家国天下里边包含民族吗?

      古人说“入华夏则华夏之”

      这是说蛮夷接受汉文明,则被认同。

      本质上这属于北方低等文明被华夏高等文明单项同化的过程。

      算不上文明融合。

      另,司马光怎么就挖宋朝墙角了?

      宋初,国家政策就是强干弱枝,逐级分权。

      王安石偏要搞集中,这能被广泛支持才有鬼了呢。

      古今中外哪有高喊改革,一切自动让路的道理?

      没阻力的改革不存在也是不正常的,宋神宗王安石玩不过旧党,那得怪赵光义去。

      44楼 大蟑螂
      古代华的概念是汉文明?华夏族可不止是汉族哦,羌族也是华夏族,比汉族资格老多了
      45楼 鸡蛋里的骨头
      那些是“蛮夷”了吧,至于时期肯定不会比汉族更早,因为最早华夏是中原一带周王朝的自称(夏、诸夏),古籍中将“华”、“夏”作为中原,称四方为"夷蛮戎狄"
      48楼 大蟑螂
      按文化传承,比周朝更早还有殷商,还有大夏,甚至还有华夏部落联盟。羌族就源自华夏部落联盟的上古姜姓部落。
      49楼 鸡蛋里的骨头
      问题是当时“华夏”这个“团体”不认,如蚩尤,他们认为除他们之外的皆为蛮,虽然之后大多都融合形成现代意义的“华夏”概念
      我是在和一个周朝人讨论问题吗?"当时的华夏集团“认不认关我毛事,我又不是古代中国人

      2018/7/16 14:30:49
      左箭头-小图标

      ......
      42楼 kuanguanjie
      现代意义上的民族国家是在五四后才真正形成,但别跟我说古代就完全没有这个概念,华夷之辨可是至少在春秋时期就有了。就算不说民族国家,司马光作为北宋的顶级官员,拿着国家的俸禄,还要挖北宋的墙角,难道不算无耻吗?
      43楼 liutao1494
      古代的“华”与近现代的“华”是一个意思?

      古代华的概念是汉文明,而近现代中华概念是中华民族!

      汉民族只是中华民族的一部分。

      齐家治国平天下,请问家国天下里边包含民族吗?

      古人说“入华夏则华夏之”

      这是说蛮夷接受汉文明,则被认同。

      本质上这属于北方低等文明被华夏高等文明单项同化的过程。

      算不上文明融合。

      另,司马光怎么就挖宋朝墙角了?

      宋初,国家政策就是强干弱枝,逐级分权。

      王安石偏要搞集中,这能被广泛支持才有鬼了呢。

      古今中外哪有高喊改革,一切自动让路的道理?

      没阻力的改革不存在也是不正常的,宋神宗王安石玩不过旧党,那得怪赵光义去。

      44楼 大蟑螂
      古代华的概念是汉文明?华夏族可不止是汉族哦,羌族也是华夏族,比汉族资格老多了
      45楼 鸡蛋里的骨头
      那些是“蛮夷”了吧,至于时期肯定不会比汉族更早,因为最早华夏是中原一带周王朝的自称(夏、诸夏),古籍中将“华”、“夏”作为中原,称四方为"夷蛮戎狄"
      48楼 大蟑螂
      按文化传承,比周朝更早还有殷商,还有大夏,甚至还有华夏部落联盟。羌族就源自华夏部落联盟的上古姜姓部落。
      问题是当时“华夏”这个“团体”不认,如蚩尤,他们认为除他们之外的皆为蛮,虽然之后大多都融合形成现代意义的“华夏”概念

      2018/7/16 13:10:21
      左箭头-小图标

      ......
      39楼 liutao1494
      这都奇了怪了,凭啥叫人家为民族负责?

      现代意义的国家民族观念是五四运动后才有的。

      古代以血缘分族,只有家族,哪里来的民族概念?

      混淆古今这是读史的大忌。

      42楼 kuanguanjie
      现代意义上的民族国家是在五四后才真正形成,但别跟我说古代就完全没有这个概念,华夷之辨可是至少在春秋时期就有了。就算不说民族国家,司马光作为北宋的顶级官员,拿着国家的俸禄,还要挖北宋的墙角,难道不算无耻吗?
      43楼 liutao1494
      古代的“华”与近现代的“华”是一个意思?

      古代华的概念是汉文明,而近现代中华概念是中华民族!

      汉民族只是中华民族的一部分。

      齐家治国平天下,请问家国天下里边包含民族吗?

      古人说“入华夏则华夏之”

      这是说蛮夷接受汉文明,则被认同。

      本质上这属于北方低等文明被华夏高等文明单项同化的过程。

      算不上文明融合。

      另,司马光怎么就挖宋朝墙角了?

      宋初,国家政策就是强干弱枝,逐级分权。

      王安石偏要搞集中,这能被广泛支持才有鬼了呢。

      古今中外哪有高喊改革,一切自动让路的道理?

      没阻力的改革不存在也是不正常的,宋神宗王安石玩不过旧党,那得怪赵光义去。

      44楼 大蟑螂
      古代华的概念是汉文明?华夏族可不止是汉族哦,羌族也是华夏族,比汉族资格老多了
      45楼 鸡蛋里的骨头
      那些是“蛮夷”了吧,至于时期肯定不会比汉族更早,因为最早华夏是中原一带周王朝的自称(夏、诸夏),古籍中将“华”、“夏”作为中原,称四方为"夷蛮戎狄"
      按文化传承,比周朝更早还有殷商,还有大夏,甚至还有华夏部落联盟。羌族就源自华夏部落联盟的上古姜姓部落。

      2018/7/16 10:52:48
      • 军衔:空军上士
      • 军号:130030
      • 工分:5889
      左箭头-小图标

      司马家的人品都不怎么样

      2018/7/12 17:44:44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天威大汉
      阿云案不冤。因为这是有没有罪在可和不可之间。才有争论。冤的是司马光。司马光只是把这类案件重新界定是否犯罪。却被人诬为杀了阿云。
      4楼 kuanguanjie
      司马光一点都不怨,他当宰相后只知道党争,就没做过什么好事。阿云案就是其党争的一个缩影,王安石的判罚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司马光本质上是好官帽的士大夫典型,不贪不占,也不追求奢侈,但是喜欢官爵。湖南落马的原市委书记就喜欢在市委大院散步,听见人家恭敬的叫他某书记,感到特满足。官本位传统的中国,古今都有这类人。

      2018/7/12 17:21:42
      左箭头-小图标

      ......
      38楼 kuanguanjie
      别扯什么经济学理论,你根本不懂。王安石变法失败不就是因为触犯了以司马光为代表的大地主的利益,然后司马光之流自然是置国家民族利益与不顾,疯狂抵制、破坏和诋毁新法。即使最后失败王安石变法还是让北宋又延续了50年。
      39楼 liutao1494
      这都奇了怪了,凭啥叫人家为民族负责?

      现代意义的国家民族观念是五四运动后才有的。

      古代以血缘分族,只有家族,哪里来的民族概念?

      混淆古今这是读史的大忌。

      42楼 kuanguanjie
      现代意义上的民族国家是在五四后才真正形成,但别跟我说古代就完全没有这个概念,华夷之辨可是至少在春秋时期就有了。就算不说民族国家,司马光作为北宋的顶级官员,拿着国家的俸禄,还要挖北宋的墙角,难道不算无耻吗?
      43楼 liutao1494
      古代的“华”与近现代的“华”是一个意思?

      古代华的概念是汉文明,而近现代中华概念是中华民族!

      汉民族只是中华民族的一部分。

      齐家治国平天下,请问家国天下里边包含民族吗?

      古人说“入华夏则华夏之”

      这是说蛮夷接受汉文明,则被认同。

      本质上这属于北方低等文明被华夏高等文明单项同化的过程。

      算不上文明融合。

      另,司马光怎么就挖宋朝墙角了?

      宋初,国家政策就是强干弱枝,逐级分权。

      王安石偏要搞集中,这能被广泛支持才有鬼了呢。

      古今中外哪有高喊改革,一切自动让路的道理?

      没阻力的改革不存在也是不正常的,宋神宗王安石玩不过旧党,那得怪赵光义去。

      44楼 大蟑螂
      古代华的概念是汉文明?华夏族可不止是汉族哦,羌族也是华夏族,比汉族资格老多了
      那些是“蛮夷”了吧,至于时期肯定不会比汉族更早,因为最早华夏是中原一带周王朝的自称(夏、诸夏),古籍中将“华”、“夏”作为中原,称四方为"夷蛮戎狄"

      2018/7/12 16:40:46
      左箭头-小图标

      ......
      29楼 liutao1494
      以后世的经济理论看来,王安石变法必败。

      顶个改革家的光环就做什么都正确?

      张居正改革比王安石算成功多了,可依然难逃死后被政治清算。

      38楼 kuanguanjie
      别扯什么经济学理论,你根本不懂。王安石变法失败不就是因为触犯了以司马光为代表的大地主的利益,然后司马光之流自然是置国家民族利益与不顾,疯狂抵制、破坏和诋毁新法。即使最后失败王安石变法还是让北宋又延续了50年。
      39楼 liutao1494
      这都奇了怪了,凭啥叫人家为民族负责?

      现代意义的国家民族观念是五四运动后才有的。

      古代以血缘分族,只有家族,哪里来的民族概念?

      混淆古今这是读史的大忌。

      42楼 kuanguanjie
      现代意义上的民族国家是在五四后才真正形成,但别跟我说古代就完全没有这个概念,华夷之辨可是至少在春秋时期就有了。就算不说民族国家,司马光作为北宋的顶级官员,拿着国家的俸禄,还要挖北宋的墙角,难道不算无耻吗?
      43楼 liutao1494
      古代的“华”与近现代的“华”是一个意思?

      古代华的概念是汉文明,而近现代中华概念是中华民族!

      汉民族只是中华民族的一部分。

      齐家治国平天下,请问家国天下里边包含民族吗?

      古人说“入华夏则华夏之”

      这是说蛮夷接受汉文明,则被认同。

      本质上这属于北方低等文明被华夏高等文明单项同化的过程。

      算不上文明融合。

      另,司马光怎么就挖宋朝墙角了?

      宋初,国家政策就是强干弱枝,逐级分权。

      王安石偏要搞集中,这能被广泛支持才有鬼了呢。

      古今中外哪有高喊改革,一切自动让路的道理?

      没阻力的改革不存在也是不正常的,宋神宗王安石玩不过旧党,那得怪赵光义去。

      古代华的概念是汉文明?华夏族可不止是汉族哦,羌族也是华夏族,比汉族资格老多了

      2018/7/12 15:44:26
      • 头像
      • 军衔:中国海军大校
      • 军号:4092361
      • 头衔:网络民兵连长
      • 工分:562192 / 排名:1360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
      24楼 kuanguanjie
      你的目的无非是把王安石的政治水平拉低到和司马光一个水平线上,一遍与继续污蔑王安石以及王安石代表的新党罢了。
      29楼 liutao1494
      以后世的经济理论看来,王安石变法必败。

      顶个改革家的光环就做什么都正确?

      张居正改革比王安石算成功多了,可依然难逃死后被政治清算。

      38楼 kuanguanjie
      别扯什么经济学理论,你根本不懂。王安石变法失败不就是因为触犯了以司马光为代表的大地主的利益,然后司马光之流自然是置国家民族利益与不顾,疯狂抵制、破坏和诋毁新法。即使最后失败王安石变法还是让北宋又延续了50年。
      39楼 liutao1494
      这都奇了怪了,凭啥叫人家为民族负责?

      现代意义的国家民族观念是五四运动后才有的。

      古代以血缘分族,只有家族,哪里来的民族概念?

      混淆古今这是读史的大忌。

      42楼 kuanguanjie
      现代意义上的民族国家是在五四后才真正形成,但别跟我说古代就完全没有这个概念,华夷之辨可是至少在春秋时期就有了。就算不说民族国家,司马光作为北宋的顶级官员,拿着国家的俸禄,还要挖北宋的墙角,难道不算无耻吗?
      古代的“华”与近现代的“华”是一个意思?

      古代华的概念是汉文明,而近现代中华概念是中华民族!

      汉民族只是中华民族的一部分。

      齐家治国平天下,请问家国天下里边包含民族吗?

      古人说“入华夏则华夏之”

      这是说蛮夷接受汉文明,则被认同。

      本质上这属于北方低等文明被华夏高等文明单项同化的过程。

      算不上文明融合。

      另,司马光怎么就挖宋朝墙角了?

      宋初,国家政策就是强干弱枝,逐级分权。

      王安石偏要搞集中,这能被广泛支持才有鬼了呢。

      古今中外哪有高喊改革,一切自动让路的道理?

      没阻力的改革不存在也是不正常的,宋神宗王安石玩不过旧党,那得怪赵光义去。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8/7/10 23:39:37
      左箭头-小图标

      ......
      22楼 liutao1494
      此案的关键不在于法律技术上阿云有误罪责,而在于王安石与司马光谁更政治正确。

      此案于变法期间上达天听,必然的王安石政治正确。若王安石一派判阿云有罪并是死罪,则司马光一派必千方百计为阿云逃脱死罪。

      核心是政治斗争,不是比谁的司法技术更站得住脚。

      明明已经成了政治问题,非要以法律思维来理解,岂不是南辕北辙?

      24楼 kuanguanjie
      你的目的无非是把王安石的政治水平拉低到和司马光一个水平线上,一遍与继续污蔑王安石以及王安石代表的新党罢了。
      29楼 liutao1494
      以后世的经济理论看来,王安石变法必败。

      顶个改革家的光环就做什么都正确?

      张居正改革比王安石算成功多了,可依然难逃死后被政治清算。

      38楼 kuanguanjie
      别扯什么经济学理论,你根本不懂。王安石变法失败不就是因为触犯了以司马光为代表的大地主的利益,然后司马光之流自然是置国家民族利益与不顾,疯狂抵制、破坏和诋毁新法。即使最后失败王安石变法还是让北宋又延续了50年。
      39楼 liutao1494
      这都奇了怪了,凭啥叫人家为民族负责?

      现代意义的国家民族观念是五四运动后才有的。

      古代以血缘分族,只有家族,哪里来的民族概念?

      混淆古今这是读史的大忌。

      现代意义上的民族国家是在五四后才真正形成,但别跟我说古代就完全没有这个概念,华夷之辨可是至少在春秋时期就有了。就算不说民族国家,司马光作为北宋的顶级官员,拿着国家的俸禄,还要挖北宋的墙角,难道不算无耻吗?

      2018/7/10 15:15:04
      • 军衔:中国海军大校
      • 军号:4092361
      • 头衔:网络民兵连长
      • 工分:562169 / 排名:1360
      左箭头-小图标

      ......
      27楼 飘渺在江湖
      皇帝下诏干预判决很正常。皇帝本就有超然的权力。既然案例无成例,自然就要廷议,皇帝就是廷议的主持者,那么廷议最后的结果该如何取舍,难道是砸缸?17年之后砸缸又凭什么干预司法。既然行政不可干预司法,作为宰相凭哪一条要重审?又凭什么推翻神宗廷议之后的判决?
      30楼 天威大汉
      在宋代不正常。因为宋代行政和司法是分立。
      31楼 飘渺在江湖
      宋朝是否行政司法独立不说。砸缸凭什么要干涉17年廷议的结果?有新的证据么?仅凭一己好恶?行政司法独立,你宰辅到底管行政还是司法?连宋朝体制都搞不清你凭什么说砸缸有理由干预一起刑事案件。
      33楼 天威大汉
      这叫拔乱反正。恢复律法本身地位。
      34楼 飘渺在江湖
      拨乱反正也是大法官和廷议。身为尚书仆射,根本没资格干预刑事诉讼。
      问下,皇帝有没有权力介入阿云案?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8/7/10 15:07:33
      • 军衔:中国海军大校
      • 军号:4092361
      • 头衔:网络民兵连长
      • 工分:562168 / 排名:1360
      左箭头-小图标

      ......
      30楼 天威大汉
      在宋代不正常。因为宋代行政和司法是分立。
      31楼 飘渺在江湖
      宋朝是否行政司法独立不说。砸缸凭什么要干涉17年廷议的结果?有新的证据么?仅凭一己好恶?行政司法独立,你宰辅到底管行政还是司法?连宋朝体制都搞不清你凭什么说砸缸有理由干预一起刑事案件。
      33楼 天威大汉
      这叫拔乱反正。恢复律法本身地位。
      34楼 飘渺在江湖
      拨乱反正也是大法官和廷议。身为尚书仆射,根本没资格干预刑事诉讼。
      35楼 天威大汉
      不是干涉。而是制止行政干涉。十七年后。对当初的行政干涉造成的错误进行拔乱反正。回归律法本身。阿云看似弱者,但是律法不应分强弱。虽情有可原,但法无可恕。
      你跟他纠缠法律技术干什么?

      让你楼上找出来岳飞被处死的可靠法律依据来不就全齐了吗。

      岳飞'这样的大臣都能莫须有死,一个阿云小民算个屁啊。

      若说行政干预司法,高总定岳飞死罪,孝宗给岳飞平反,这不就是赤裸裸的干预司法吗?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8/7/10 15:05:26
      • 军衔:中国海军大校
      • 军号:4092361
      • 头衔:网络民兵连长
      • 工分:562167 / 排名:1360
      左箭头-小图标

      ......
      19楼 kuanguanjie
      不是我不了解古代的伦理,而是你屁股做歪了,故意选择性无视阿云还在孝期,既然要说伦理,那么你凭什么只强调韦大的不合法夫权,而无视阿云前夫的合法夫权?
      22楼 liutao1494
      此案的关键不在于法律技术上阿云有误罪责,而在于王安石与司马光谁更政治正确。

      此案于变法期间上达天听,必然的王安石政治正确。若王安石一派判阿云有罪并是死罪,则司马光一派必千方百计为阿云逃脱死罪。

      核心是政治斗争,不是比谁的司法技术更站得住脚。

      明明已经成了政治问题,非要以法律思维来理解,岂不是南辕北辙?

      24楼 kuanguanjie
      你的目的无非是把王安石的政治水平拉低到和司马光一个水平线上,一遍与继续污蔑王安石以及王安石代表的新党罢了。
      29楼 liutao1494
      以后世的经济理论看来,王安石变法必败。

      顶个改革家的光环就做什么都正确?

      张居正改革比王安石算成功多了,可依然难逃死后被政治清算。

      38楼 kuanguanjie
      别扯什么经济学理论,你根本不懂。王安石变法失败不就是因为触犯了以司马光为代表的大地主的利益,然后司马光之流自然是置国家民族利益与不顾,疯狂抵制、破坏和诋毁新法。即使最后失败王安石变法还是让北宋又延续了50年。
      这都奇了怪了,凭啥叫人家为民族负责?

      现代意义的国家民族观念是五四运动后才有的。

      古代以血缘分族,只有家族,哪里来的民族概念?

      混淆古今这是读史的大忌。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8/7/10 15:01:17
      左箭头-小图标

      ......
      15楼 liutao1494
      古代逆伦是仅次于谋反的大罪。

      知道古代背叛凌迟寸磔之刑的什么人最多么?

      不是谋逆罪的,是忤逆逆伦罪的。

      您不太了解古代伦理,若宋将一刀将南唐后主李煜砍死,那这位将军早晚得被宋皇帝黑死。

      其罪在藐视皇权。

      尽管李煜是敌国皇帝,但决不能被一个臣子身份的人堂而皇之的处死,这事关皇权本身的尊严与不可侵犯。

      在古代社会,天地君亲师,三纲五常的权威性比法律条纹可高多了。

      19楼 kuanguanjie
      不是我不了解古代的伦理,而是你屁股做歪了,故意选择性无视阿云还在孝期,既然要说伦理,那么你凭什么只强调韦大的不合法夫权,而无视阿云前夫的合法夫权?
      22楼 liutao1494
      此案的关键不在于法律技术上阿云有误罪责,而在于王安石与司马光谁更政治正确。

      此案于变法期间上达天听,必然的王安石政治正确。若王安石一派判阿云有罪并是死罪,则司马光一派必千方百计为阿云逃脱死罪。

      核心是政治斗争,不是比谁的司法技术更站得住脚。

      明明已经成了政治问题,非要以法律思维来理解,岂不是南辕北辙?

      24楼 kuanguanjie
      你的目的无非是把王安石的政治水平拉低到和司马光一个水平线上,一遍与继续污蔑王安石以及王安石代表的新党罢了。
      29楼 liutao1494
      以后世的经济理论看来,王安石变法必败。

      顶个改革家的光环就做什么都正确?

      张居正改革比王安石算成功多了,可依然难逃死后被政治清算。

      别扯什么经济学理论,你根本不懂。王安石变法失败不就是因为触犯了以司马光为代表的大地主的利益,然后司马光之流自然是置国家民族利益与不顾,疯狂抵制、破坏和诋毁新法。即使最后失败王安石变法还是让北宋又延续了50年。

      2018/7/10 14:31:10
      • 军衔:中国海军大校
      • 军号:4092361
      • 头衔:网络民兵连长
      • 工分:562160 / 排名:1360
      左箭头-小图标

      ......
      25楼 飘渺在江湖
      有没有污化砸缸,我不知道。阿云案件之前根本就没听说过。砸缸最失败的在于国政,而不是普通的刑事案件。很多事件都说明砸缸是志大才疏,有名无实。神宗一上台就面临严重的财政危机,寄厚望于名气大于实际的砸缸,结果砸缸只告诉神宗要节流。这从根本上无从解决严重的危机,之后才有王安石走上台前。也就是说王安石是后起之秀,是在旧党无力解决危机的时候被抬上来的。作为改革家,王安石缺点很多。但比之于旧党,有革新的勇气和信念。

      从本质上来讲,旧党和新党的区别就好比罗斯福时期的美国改革。胡佛要坚持自由经济,而罗斯福坚持国家干预。坚持实用主义的美国选择了罗斯福,而喜欢外表光鲜的北宋选择了更加趋向保守,文化战胜了制度,二者的结局泾渭分明。外交问题上,砸缸更是昏招叠出,轻易放弃了西北北宋仅剩的产马地,致使北宋的军事劣势进一步扩大。王安石执政时期,还能有所斩获,而砸缸则是全面的退却。一时的退却,国家表面上是安全了,实则是给将来进一步的退却开了个头。所以北宋到南宋基本上就是沿袭砸缸的政治哲学,一路退却,最后退到海上,无路可退了,耻辱的结束王朝统治。有汉以来,没有比宋朝更屈辱的了。

      从来大国争霸,都是寸土必争,即便偶尔的退却也是为了将来有力的反扑。所以汉唐能有高山仰止的气魄。不争是争,终归目的还是要争,退却并非无原则,无目的的。中国历史还从未有过如两宋一般屈辱了一辈子的中原王朝。资治通鉴的作者写了十九年的历史,也未能参透这其中奥妙。有书不如无书,还不如回家卖地瓜呢。

      26楼 天威大汉
      正因为你没有听说过。所以受到这贴子先入性为主的观点所左右。阿云最后结局无可考证。但是司马光和王安石借阿云案来对抗。本意就是。司马光坚持以律法来判决。而王安石坚持由皇帝来处理。一是”律“。一是“敕”。

      大宋司法和行政是分开的。王安石的做法在我看来就是要以皇帝下诏(行政)来干涉判决。

      27楼 飘渺在江湖
      皇帝下诏干预判决很正常。皇帝本就有超然的权力。既然案例无成例,自然就要廷议,皇帝就是廷议的主持者,那么廷议最后的结果该如何取舍,难道是砸缸?17年之后砸缸又凭什么干预司法。既然行政不可干预司法,作为宰相凭哪一条要重审?又凭什么推翻神宗廷议之后的判决?
      30楼 天威大汉
      在宋代不正常。因为宋代行政和司法是分立。
      31楼 飘渺在江湖
      宋朝是否行政司法独立不说。砸缸凭什么要干涉17年廷议的结果?有新的证据么?仅凭一己好恶?行政司法独立,你宰辅到底管行政还是司法?连宋朝体制都搞不清你凭什么说砸缸有理由干预一起刑事案件。
      人家砸缸政治正确哇。

      17年后,神宗崩上年少,赶上了个守旧派太后。

      翻案的一切条件都齐备了。

      说什么没证据?

      岳飞的命比阿云金贵多了吧?人家是枢密副使!什么罪名?

      莫须有!

      兄弟,那是古代啊,啥也大不过君权去,你说是吧。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8/7/10 14:28:20
      • 军衔:中国海军大校
      • 军号:4092361
      • 头衔:网络民兵连长
      • 工分:562159 / 排名:1360
      左箭头-小图标

      ......
      27楼 飘渺在江湖
      皇帝下诏干预判决很正常。皇帝本就有超然的权力。既然案例无成例,自然就要廷议,皇帝就是廷议的主持者,那么廷议最后的结果该如何取舍,难道是砸缸?17年之后砸缸又凭什么干预司法。既然行政不可干预司法,作为宰相凭哪一条要重审?又凭什么推翻神宗廷议之后的判决?
      30楼 天威大汉
      在宋代不正常。因为宋代行政和司法是分立。
      31楼 飘渺在江湖
      宋朝是否行政司法独立不说。砸缸凭什么要干涉17年廷议的结果?有新的证据么?仅凭一己好恶?行政司法独立,你宰辅到底管行政还是司法?连宋朝体制都搞不清你凭什么说砸缸有理由干预一起刑事案件。
      33楼 天威大汉
      这叫拔乱反正。恢复律法本身地位。
      34楼 飘渺在江湖
      拨乱反正也是大法官和廷议。身为尚书仆射,根本没资格干预刑事诉讼。
      还行政不可干预司法?你可太逗了。那是古代不是现代。

      若王安石搞新政牵涉到司法机构,改是不改?

      当时由于神宗皇帝对王相公近乎无保留的政治支持,王安石可谓是独相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司法机构敢梗脖子坚持行政不可干预司法,那行!就在财政分配上卡他刑部上上下下的脖子。

      钱袋子可在人家手里捏着呢。

      从古到今没听说过司法系统有收税权的。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8/7/10 14:24:19
      左箭头-小图标

      ......
      27楼 飘渺在江湖
      皇帝下诏干预判决很正常。皇帝本就有超然的权力。既然案例无成例,自然就要廷议,皇帝就是廷议的主持者,那么廷议最后的结果该如何取舍,难道是砸缸?17年之后砸缸又凭什么干预司法。既然行政不可干预司法,作为宰相凭哪一条要重审?又凭什么推翻神宗廷议之后的判决?
      30楼 天威大汉
      在宋代不正常。因为宋代行政和司法是分立。
      31楼 飘渺在江湖
      宋朝是否行政司法独立不说。砸缸凭什么要干涉17年廷议的结果?有新的证据么?仅凭一己好恶?行政司法独立,你宰辅到底管行政还是司法?连宋朝体制都搞不清你凭什么说砸缸有理由干预一起刑事案件。
      33楼 天威大汉
      这叫拔乱反正。恢复律法本身地位。
      34楼 飘渺在江湖
      拨乱反正也是大法官和廷议。身为尚书仆射,根本没资格干预刑事诉讼。
      不是干涉。而是制止行政干涉。十七年后。对当初的行政干涉造成的错误进行拔乱反正。回归律法本身。阿云看似弱者,但是律法不应分强弱。虽情有可原,但法无可恕。

      2018/7/10 13:40:11
      左箭头-小图标

      ......
      26楼 天威大汉
      正因为你没有听说过。所以受到这贴子先入性为主的观点所左右。阿云最后结局无可考证。但是司马光和王安石借阿云案来对抗。本意就是。司马光坚持以律法来判决。而王安石坚持由皇帝来处理。一是”律“。一是“敕”。

      大宋司法和行政是分开的。王安石的做法在我看来就是要以皇帝下诏(行政)来干涉判决。

      27楼 飘渺在江湖
      皇帝下诏干预判决很正常。皇帝本就有超然的权力。既然案例无成例,自然就要廷议,皇帝就是廷议的主持者,那么廷议最后的结果该如何取舍,难道是砸缸?17年之后砸缸又凭什么干预司法。既然行政不可干预司法,作为宰相凭哪一条要重审?又凭什么推翻神宗廷议之后的判决?
      30楼 天威大汉
      在宋代不正常。因为宋代行政和司法是分立。
      31楼 飘渺在江湖
      宋朝是否行政司法独立不说。砸缸凭什么要干涉17年廷议的结果?有新的证据么?仅凭一己好恶?行政司法独立,你宰辅到底管行政还是司法?连宋朝体制都搞不清你凭什么说砸缸有理由干预一起刑事案件。
      33楼 天威大汉
      这叫拔乱反正。恢复律法本身地位。
      拨乱反正也是大法官和廷议。身为尚书仆射,根本没资格干预刑事诉讼。

      2018/7/10 11:59:03
      左箭头-小图标

      ......
      25楼 飘渺在江湖
      有没有污化砸缸,我不知道。阿云案件之前根本就没听说过。砸缸最失败的在于国政,而不是普通的刑事案件。很多事件都说明砸缸是志大才疏,有名无实。神宗一上台就面临严重的财政危机,寄厚望于名气大于实际的砸缸,结果砸缸只告诉神宗要节流。这从根本上无从解决严重的危机,之后才有王安石走上台前。也就是说王安石是后起之秀,是在旧党无力解决危机的时候被抬上来的。作为改革家,王安石缺点很多。但比之于旧党,有革新的勇气和信念。

      从本质上来讲,旧党和新党的区别就好比罗斯福时期的美国改革。胡佛要坚持自由经济,而罗斯福坚持国家干预。坚持实用主义的美国选择了罗斯福,而喜欢外表光鲜的北宋选择了更加趋向保守,文化战胜了制度,二者的结局泾渭分明。外交问题上,砸缸更是昏招叠出,轻易放弃了西北北宋仅剩的产马地,致使北宋的军事劣势进一步扩大。王安石执政时期,还能有所斩获,而砸缸则是全面的退却。一时的退却,国家表面上是安全了,实则是给将来进一步的退却开了个头。所以北宋到南宋基本上就是沿袭砸缸的政治哲学,一路退却,最后退到海上,无路可退了,耻辱的结束王朝统治。有汉以来,没有比宋朝更屈辱的了。

      从来大国争霸,都是寸土必争,即便偶尔的退却也是为了将来有力的反扑。所以汉唐能有高山仰止的气魄。不争是争,终归目的还是要争,退却并非无原则,无目的的。中国历史还从未有过如两宋一般屈辱了一辈子的中原王朝。资治通鉴的作者写了十九年的历史,也未能参透这其中奥妙。有书不如无书,还不如回家卖地瓜呢。

      26楼 天威大汉
      正因为你没有听说过。所以受到这贴子先入性为主的观点所左右。阿云最后结局无可考证。但是司马光和王安石借阿云案来对抗。本意就是。司马光坚持以律法来判决。而王安石坚持由皇帝来处理。一是”律“。一是“敕”。

      大宋司法和行政是分开的。王安石的做法在我看来就是要以皇帝下诏(行政)来干涉判决。

      27楼 飘渺在江湖
      皇帝下诏干预判决很正常。皇帝本就有超然的权力。既然案例无成例,自然就要廷议,皇帝就是廷议的主持者,那么廷议最后的结果该如何取舍,难道是砸缸?17年之后砸缸又凭什么干预司法。既然行政不可干预司法,作为宰相凭哪一条要重审?又凭什么推翻神宗廷议之后的判决?
      30楼 天威大汉
      在宋代不正常。因为宋代行政和司法是分立。
      31楼 飘渺在江湖
      宋朝是否行政司法独立不说。砸缸凭什么要干涉17年廷议的结果?有新的证据么?仅凭一己好恶?行政司法独立,你宰辅到底管行政还是司法?连宋朝体制都搞不清你凭什么说砸缸有理由干预一起刑事案件。
      这叫拔乱反正。恢复律法本身地位。

      2018/7/10 11:18:31
      左箭头-小图标

      ......
      12楼 天威大汉
      太长了不看,至于你说的宋神宗何来行政干预司法。自已百度。简单的说,司马光坚持律法。而王安石支持皇帝的“敕”这就是区别。

      -是不是被这篇文章先入为主把司马光污名化影响,自已去想。

      25楼 飘渺在江湖
      有没有污化砸缸,我不知道。阿云案件之前根本就没听说过。砸缸最失败的在于国政,而不是普通的刑事案件。很多事件都说明砸缸是志大才疏,有名无实。神宗一上台就面临严重的财政危机,寄厚望于名气大于实际的砸缸,结果砸缸只告诉神宗要节流。这从根本上无从解决严重的危机,之后才有王安石走上台前。也就是说王安石是后起之秀,是在旧党无力解决危机的时候被抬上来的。作为改革家,王安石缺点很多。但比之于旧党,有革新的勇气和信念。

      从本质上来讲,旧党和新党的区别就好比罗斯福时期的美国改革。胡佛要坚持自由经济,而罗斯福坚持国家干预。坚持实用主义的美国选择了罗斯福,而喜欢外表光鲜的北宋选择了更加趋向保守,文化战胜了制度,二者的结局泾渭分明。外交问题上,砸缸更是昏招叠出,轻易放弃了西北北宋仅剩的产马地,致使北宋的军事劣势进一步扩大。王安石执政时期,还能有所斩获,而砸缸则是全面的退却。一时的退却,国家表面上是安全了,实则是给将来进一步的退却开了个头。所以北宋到南宋基本上就是沿袭砸缸的政治哲学,一路退却,最后退到海上,无路可退了,耻辱的结束王朝统治。有汉以来,没有比宋朝更屈辱的了。

      从来大国争霸,都是寸土必争,即便偶尔的退却也是为了将来有力的反扑。所以汉唐能有高山仰止的气魄。不争是争,终归目的还是要争,退却并非无原则,无目的的。中国历史还从未有过如两宋一般屈辱了一辈子的中原王朝。资治通鉴的作者写了十九年的历史,也未能参透这其中奥妙。有书不如无书,还不如回家卖地瓜呢。

      26楼 天威大汉
      正因为你没有听说过。所以受到这贴子先入性为主的观点所左右。阿云最后结局无可考证。但是司马光和王安石借阿云案来对抗。本意就是。司马光坚持以律法来判决。而王安石坚持由皇帝来处理。一是”律“。一是“敕”。

      大宋司法和行政是分开的。王安石的做法在我看来就是要以皇帝下诏(行政)来干涉判决。

      27楼 飘渺在江湖
      皇帝下诏干预判决很正常。皇帝本就有超然的权力。既然案例无成例,自然就要廷议,皇帝就是廷议的主持者,那么廷议最后的结果该如何取舍,难道是砸缸?17年之后砸缸又凭什么干预司法。既然行政不可干预司法,作为宰相凭哪一条要重审?又凭什么推翻神宗廷议之后的判决?
      30楼 天威大汉
      在宋代不正常。因为宋代行政和司法是分立。
      准确而言国家的最高司法机构是什么?现在是最高法院,唐宋应该是大理寺。走程序,应该是大理寺而不是他砸缸。这样经过廷议的案例,怎么着也应该大理寺提出异议,然后交予廷议再次讨论,因为之前的判决就是通过廷议,而不是你砸缸的行政命令。

      2018/7/10 11:17:12
      左箭头-小图标

      ......
      12楼 天威大汉
      太长了不看,至于你说的宋神宗何来行政干预司法。自已百度。简单的说,司马光坚持律法。而王安石支持皇帝的“敕”这就是区别。

      -是不是被这篇文章先入为主把司马光污名化影响,自已去想。

      25楼 飘渺在江湖
      有没有污化砸缸,我不知道。阿云案件之前根本就没听说过。砸缸最失败的在于国政,而不是普通的刑事案件。很多事件都说明砸缸是志大才疏,有名无实。神宗一上台就面临严重的财政危机,寄厚望于名气大于实际的砸缸,结果砸缸只告诉神宗要节流。这从根本上无从解决严重的危机,之后才有王安石走上台前。也就是说王安石是后起之秀,是在旧党无力解决危机的时候被抬上来的。作为改革家,王安石缺点很多。但比之于旧党,有革新的勇气和信念。

      从本质上来讲,旧党和新党的区别就好比罗斯福时期的美国改革。胡佛要坚持自由经济,而罗斯福坚持国家干预。坚持实用主义的美国选择了罗斯福,而喜欢外表光鲜的北宋选择了更加趋向保守,文化战胜了制度,二者的结局泾渭分明。外交问题上,砸缸更是昏招叠出,轻易放弃了西北北宋仅剩的产马地,致使北宋的军事劣势进一步扩大。王安石执政时期,还能有所斩获,而砸缸则是全面的退却。一时的退却,国家表面上是安全了,实则是给将来进一步的退却开了个头。所以北宋到南宋基本上就是沿袭砸缸的政治哲学,一路退却,最后退到海上,无路可退了,耻辱的结束王朝统治。有汉以来,没有比宋朝更屈辱的了。

      从来大国争霸,都是寸土必争,即便偶尔的退却也是为了将来有力的反扑。所以汉唐能有高山仰止的气魄。不争是争,终归目的还是要争,退却并非无原则,无目的的。中国历史还从未有过如两宋一般屈辱了一辈子的中原王朝。资治通鉴的作者写了十九年的历史,也未能参透这其中奥妙。有书不如无书,还不如回家卖地瓜呢。

      26楼 天威大汉
      正因为你没有听说过。所以受到这贴子先入性为主的观点所左右。阿云最后结局无可考证。但是司马光和王安石借阿云案来对抗。本意就是。司马光坚持以律法来判决。而王安石坚持由皇帝来处理。一是”律“。一是“敕”。

      大宋司法和行政是分开的。王安石的做法在我看来就是要以皇帝下诏(行政)来干涉判决。

      27楼 飘渺在江湖
      皇帝下诏干预判决很正常。皇帝本就有超然的权力。既然案例无成例,自然就要廷议,皇帝就是廷议的主持者,那么廷议最后的结果该如何取舍,难道是砸缸?17年之后砸缸又凭什么干预司法。既然行政不可干预司法,作为宰相凭哪一条要重审?又凭什么推翻神宗廷议之后的判决?
      30楼 天威大汉
      在宋代不正常。因为宋代行政和司法是分立。
      宋朝是否行政司法独立不说。砸缸凭什么要干涉17年廷议的结果?有新的证据么?仅凭一己好恶?行政司法独立,你宰辅到底管行政还是司法?连宋朝体制都搞不清你凭什么说砸缸有理由干预一起刑事案件。

      2018/7/10 11:07:50
      左箭头-小图标

      ......
      9楼 飘渺在江湖
      既然无成例,何来法律准绳。神宗皇帝又何来行政干预司法?17年之后砸缸为什么又要以自己宰辅的身份去干预一件陈年旧案??执政者莫不贵民,17年前一场似有似无的案子就要杀人,老百姓又何以自处?所以北宋一贯贵君子,而贱小人(老百姓),国家何来向心力。曹刿论战,曹刿问鲁国国君,你凭什么和齐国去打仗啊,最后鲁君说:大小案件,我都能尽量做到公允。曹刿说:行,凭这个我们可以和齐国一战。北宋之败亡,多少也是由于法律被人事所左右,失却民心。

      宋人计议未定,金人已过黄河。北宋为什么败亡?最主要的原因已经很清楚了。党争由谁挑起,一目了然。砸缸是北宋灭亡的罪魁祸首。

      12楼 天威大汉
      太长了不看,至于你说的宋神宗何来行政干预司法。自已百度。简单的说,司马光坚持律法。而王安石支持皇帝的“敕”这就是区别。

      -是不是被这篇文章先入为主把司马光污名化影响,自已去想。

      25楼 飘渺在江湖
      有没有污化砸缸,我不知道。阿云案件之前根本就没听说过。砸缸最失败的在于国政,而不是普通的刑事案件。很多事件都说明砸缸是志大才疏,有名无实。神宗一上台就面临严重的财政危机,寄厚望于名气大于实际的砸缸,结果砸缸只告诉神宗要节流。这从根本上无从解决严重的危机,之后才有王安石走上台前。也就是说王安石是后起之秀,是在旧党无力解决危机的时候被抬上来的。作为改革家,王安石缺点很多。但比之于旧党,有革新的勇气和信念。

      从本质上来讲,旧党和新党的区别就好比罗斯福时期的美国改革。胡佛要坚持自由经济,而罗斯福坚持国家干预。坚持实用主义的美国选择了罗斯福,而喜欢外表光鲜的北宋选择了更加趋向保守,文化战胜了制度,二者的结局泾渭分明。外交问题上,砸缸更是昏招叠出,轻易放弃了西北北宋仅剩的产马地,致使北宋的军事劣势进一步扩大。王安石执政时期,还能有所斩获,而砸缸则是全面的退却。一时的退却,国家表面上是安全了,实则是给将来进一步的退却开了个头。所以北宋到南宋基本上就是沿袭砸缸的政治哲学,一路退却,最后退到海上,无路可退了,耻辱的结束王朝统治。有汉以来,没有比宋朝更屈辱的了。

      从来大国争霸,都是寸土必争,即便偶尔的退却也是为了将来有力的反扑。所以汉唐能有高山仰止的气魄。不争是争,终归目的还是要争,退却并非无原则,无目的的。中国历史还从未有过如两宋一般屈辱了一辈子的中原王朝。资治通鉴的作者写了十九年的历史,也未能参透这其中奥妙。有书不如无书,还不如回家卖地瓜呢。

      26楼 天威大汉
      正因为你没有听说过。所以受到这贴子先入性为主的观点所左右。阿云最后结局无可考证。但是司马光和王安石借阿云案来对抗。本意就是。司马光坚持以律法来判决。而王安石坚持由皇帝来处理。一是”律“。一是“敕”。

      大宋司法和行政是分开的。王安石的做法在我看来就是要以皇帝下诏(行政)来干涉判决。

      27楼 飘渺在江湖
      皇帝下诏干预判决很正常。皇帝本就有超然的权力。既然案例无成例,自然就要廷议,皇帝就是廷议的主持者,那么廷议最后的结果该如何取舍,难道是砸缸?17年之后砸缸又凭什么干预司法。既然行政不可干预司法,作为宰相凭哪一条要重审?又凭什么推翻神宗廷议之后的判决?
      在宋代不正常。因为宋代行政和司法是分立。

      2018/7/10 11:02:04
      • 军衔:中国海军大校
      • 军号:4092361
      • 头衔:网络民兵连长
      • 工分:562141 / 排名:1360
      左箭头-小图标

      ......
      8楼 kuanguanjie
      “对错尽在立场”,这话说得好,毛主席说过“立场不正确,知识越多越反动”。司马光即是活生生的例子。 仅仅是为了维护自己大地主集团的利益,置国家民族利益于不顾,对新法不问是非,全盘否定,以至于出卖国家利益。阿云案对他来说只是一件小事,而管中窥豹,可知司马光所代表的旧党的凶残。

      说阿云案没有可判断的依据这种说法根本不成立,无论是谋杀亲夫还是“谋杀已伤,按问欲举,自首,从谋杀减二等论”都是当时现有的发条,所争议之处仅仅是对双方夫妻这个身份的认定,很显然,阿云是被其叔父卖给韦大的,考虑到阿云还在其前夫的孝期,即使在宋朝这个婚姻关系也是违法不成立的。当然是王安石的判罚更正确。对于此案不仅在新党中并无争议,即使是旧党,一些比较正派的人物中,比如韩慎,吕公著等人也是支持王安石的判罚的。

      15楼 liutao1494
      古代逆伦是仅次于谋反的大罪。

      知道古代背叛凌迟寸磔之刑的什么人最多么?

      不是谋逆罪的,是忤逆逆伦罪的。

      您不太了解古代伦理,若宋将一刀将南唐后主李煜砍死,那这位将军早晚得被宋皇帝黑死。

      其罪在藐视皇权。

      尽管李煜是敌国皇帝,但决不能被一个臣子身份的人堂而皇之的处死,这事关皇权本身的尊严与不可侵犯。

      在古代社会,天地君亲师,三纲五常的权威性比法律条纹可高多了。

      19楼 kuanguanjie
      不是我不了解古代的伦理,而是你屁股做歪了,故意选择性无视阿云还在孝期,既然要说伦理,那么你凭什么只强调韦大的不合法夫权,而无视阿云前夫的合法夫权?
      22楼 liutao1494
      此案的关键不在于法律技术上阿云有误罪责,而在于王安石与司马光谁更政治正确。

      此案于变法期间上达天听,必然的王安石政治正确。若王安石一派判阿云有罪并是死罪,则司马光一派必千方百计为阿云逃脱死罪。

      核心是政治斗争,不是比谁的司法技术更站得住脚。

      明明已经成了政治问题,非要以法律思维来理解,岂不是南辕北辙?

      24楼 kuanguanjie
      你的目的无非是把王安石的政治水平拉低到和司马光一个水平线上,一遍与继续污蔑王安石以及王安石代表的新党罢了。
      以后世的经济理论看来,王安石变法必败。

      顶个改革家的光环就做什么都正确?

      张居正改革比王安石算成功多了,可依然难逃死后被政治清算。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8/7/10 10:48:38
      • 头像
      • 军衔:中国海军大校
      • 军号:4092361
      • 头衔:网络民兵连长
      • 工分:562140 / 排名:1360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
      6楼 飘渺在江湖
      一念成佛,一念成魔。党争当然无时无刻都存在,现代国家还搞党争呢。可是人有良知。案例中的情况,法律上讲,没有成例,自然由得辩护律师唇枪舌剑。作为宰辅,要的是气度,是胸怀。介于可判不可判之间,考量的就是法律的温度。砸缸同学为什么讨厌?就是此人没有气度,凡事王安石赞成的他就反对,凡事新法他就要废除。一味意气用事,根本置国家于度外。这种人怎么能做宰辅?北宋新旧之争,双方开始都还能保持君子之争。尤其是王安石,还是能保持一个伟大政治家的胸怀的,许多旧党都受到了他的庇护。砸缸同学一上台,就开始搞政治迫害,疯狂打压新党,致使本来单纯的政治分歧变成豪无原则的党同伐异。有些施行了很久且着实有利国家的新法也被砸缸同学废除,这样的毫无国家立场,只图一时意气之争,这才为北宋亡国埋下了伏笔。

      案例之中的阿云,如果真实,绝不至于被判死。17年足以让任何事情风轻云淡,可我们伟大的砸缸同学还是判对方死罪。从此以后,国家再无法律可言。作为知识分子,起码的人文关怀都没有,配得上“大师”?

      7楼 天威大汉
      其实本身就是当法律对某个案件没有准确的认罪标准之下。司马光认为还是以法律为准去判。而王安石以皇帝的旨意为准绳。就是皇帝(行政)来判决有罪无罪。
      9楼 飘渺在江湖
      既然无成例,何来法律准绳。神宗皇帝又何来行政干预司法?17年之后砸缸为什么又要以自己宰辅的身份去干预一件陈年旧案??执政者莫不贵民,17年前一场似有似无的案子就要杀人,老百姓又何以自处?所以北宋一贯贵君子,而贱小人(老百姓),国家何来向心力。曹刿论战,曹刿问鲁国国君,你凭什么和齐国去打仗啊,最后鲁君说:大小案件,我都能尽量做到公允。曹刿说:行,凭这个我们可以和齐国一战。北宋之败亡,多少也是由于法律被人事所左右,失却民心。

      宋人计议未定,金人已过黄河。北宋为什么败亡?最主要的原因已经很清楚了。党争由谁挑起,一目了然。砸缸是北宋灭亡的罪魁祸首。

      12楼 天威大汉
      太长了不看,至于你说的宋神宗何来行政干预司法。自已百度。简单的说,司马光坚持律法。而王安石支持皇帝的“敕”这就是区别。

      -是不是被这篇文章先入为主把司马光污名化影响,自已去想。

      25楼 飘渺在江湖
      有没有污化砸缸,我不知道。阿云案件之前根本就没听说过。砸缸最失败的在于国政,而不是普通的刑事案件。很多事件都说明砸缸是志大才疏,有名无实。神宗一上台就面临严重的财政危机,寄厚望于名气大于实际的砸缸,结果砸缸只告诉神宗要节流。这从根本上无从解决严重的危机,之后才有王安石走上台前。也就是说王安石是后起之秀,是在旧党无力解决危机的时候被抬上来的。作为改革家,王安石缺点很多。但比之于旧党,有革新的勇气和信念。

      从本质上来讲,旧党和新党的区别就好比罗斯福时期的美国改革。胡佛要坚持自由经济,而罗斯福坚持国家干预。坚持实用主义的美国选择了罗斯福,而喜欢外表光鲜的北宋选择了更加趋向保守,文化战胜了制度,二者的结局泾渭分明。外交问题上,砸缸更是昏招叠出,轻易放弃了西北北宋仅剩的产马地,致使北宋的军事劣势进一步扩大。王安石执政时期,还能有所斩获,而砸缸则是全面的退却。一时的退却,国家表面上是安全了,实则是给将来进一步的退却开了个头。所以北宋到南宋基本上就是沿袭砸缸的政治哲学,一路退却,最后退到海上,无路可退了,耻辱的结束王朝统治。有汉以来,没有比宋朝更屈辱的了。

      从来大国争霸,都是寸土必争,即便偶尔的退却也是为了将来有力的反扑。所以汉唐能有高山仰止的气魄。不争是争,终归目的还是要争,退却并非无原则,无目的的。中国历史还从未有过如两宋一般屈辱了一辈子的中原王朝。资治通鉴的作者写了十九年的历史,也未能参透这其中奥妙。有书不如无书,还不如回家卖地瓜呢。

      您提出的命题有点大,已经不限于国家发展策略了,而是儒学是否需要发展改变的问题了。

      知识分子与上位者们执着于落后的土地经济,不肯为更大的生产力所带来的财富放弃对权力的垄断,这确实是儒家与民族的悲剧。

      但对司马光们来说,他们的选择无比正确。因为选择的后果对他们有利。

      甚至我敢说大力支持改革的宋神宗也不敢走得那么远。

      对辽和金都能定以君臣关系,让了一步就会让第二步,没完没了。

      就封建王朝的规律来说,经济发展与儒学保守化发展都会降低整个社会的血性。

      要想有强军除非给地方放权,可那样一来中央就不安全了。

      封建制度下即便有了妥协方案又如何?君王会死的,政权会更替的。继位者会延续前任的政策吗?

      很难说。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8/7/10 10:45:31
      左箭头-小图标

      ......
      7楼 天威大汉
      其实本身就是当法律对某个案件没有准确的认罪标准之下。司马光认为还是以法律为准去判。而王安石以皇帝的旨意为准绳。就是皇帝(行政)来判决有罪无罪。
      9楼 飘渺在江湖
      既然无成例,何来法律准绳。神宗皇帝又何来行政干预司法?17年之后砸缸为什么又要以自己宰辅的身份去干预一件陈年旧案??执政者莫不贵民,17年前一场似有似无的案子就要杀人,老百姓又何以自处?所以北宋一贯贵君子,而贱小人(老百姓),国家何来向心力。曹刿论战,曹刿问鲁国国君,你凭什么和齐国去打仗啊,最后鲁君说:大小案件,我都能尽量做到公允。曹刿说:行,凭这个我们可以和齐国一战。北宋之败亡,多少也是由于法律被人事所左右,失却民心。

      宋人计议未定,金人已过黄河。北宋为什么败亡?最主要的原因已经很清楚了。党争由谁挑起,一目了然。砸缸是北宋灭亡的罪魁祸首。

      12楼 天威大汉
      太长了不看,至于你说的宋神宗何来行政干预司法。自已百度。简单的说,司马光坚持律法。而王安石支持皇帝的“敕”这就是区别。

      -是不是被这篇文章先入为主把司马光污名化影响,自已去想。

      25楼 飘渺在江湖
      有没有污化砸缸,我不知道。阿云案件之前根本就没听说过。砸缸最失败的在于国政,而不是普通的刑事案件。很多事件都说明砸缸是志大才疏,有名无实。神宗一上台就面临严重的财政危机,寄厚望于名气大于实际的砸缸,结果砸缸只告诉神宗要节流。这从根本上无从解决严重的危机,之后才有王安石走上台前。也就是说王安石是后起之秀,是在旧党无力解决危机的时候被抬上来的。作为改革家,王安石缺点很多。但比之于旧党,有革新的勇气和信念。

      从本质上来讲,旧党和新党的区别就好比罗斯福时期的美国改革。胡佛要坚持自由经济,而罗斯福坚持国家干预。坚持实用主义的美国选择了罗斯福,而喜欢外表光鲜的北宋选择了更加趋向保守,文化战胜了制度,二者的结局泾渭分明。外交问题上,砸缸更是昏招叠出,轻易放弃了西北北宋仅剩的产马地,致使北宋的军事劣势进一步扩大。王安石执政时期,还能有所斩获,而砸缸则是全面的退却。一时的退却,国家表面上是安全了,实则是给将来进一步的退却开了个头。所以北宋到南宋基本上就是沿袭砸缸的政治哲学,一路退却,最后退到海上,无路可退了,耻辱的结束王朝统治。有汉以来,没有比宋朝更屈辱的了。

      从来大国争霸,都是寸土必争,即便偶尔的退却也是为了将来有力的反扑。所以汉唐能有高山仰止的气魄。不争是争,终归目的还是要争,退却并非无原则,无目的的。中国历史还从未有过如两宋一般屈辱了一辈子的中原王朝。资治通鉴的作者写了十九年的历史,也未能参透这其中奥妙。有书不如无书,还不如回家卖地瓜呢。

      26楼 天威大汉
      正因为你没有听说过。所以受到这贴子先入性为主的观点所左右。阿云最后结局无可考证。但是司马光和王安石借阿云案来对抗。本意就是。司马光坚持以律法来判决。而王安石坚持由皇帝来处理。一是”律“。一是“敕”。

      大宋司法和行政是分开的。王安石的做法在我看来就是要以皇帝下诏(行政)来干涉判决。

      皇帝下诏干预判决很正常。皇帝本就有超然的权力。既然案例无成例,自然就要廷议,皇帝就是廷议的主持者,那么廷议最后的结果该如何取舍,难道是砸缸?17年之后砸缸又凭什么干预司法。既然行政不可干预司法,作为宰相凭哪一条要重审?又凭什么推翻神宗廷议之后的判决?

      2018/7/10 9:37:47
      左箭头-小图标

      ......
      6楼 飘渺在江湖
      一念成佛,一念成魔。党争当然无时无刻都存在,现代国家还搞党争呢。可是人有良知。案例中的情况,法律上讲,没有成例,自然由得辩护律师唇枪舌剑。作为宰辅,要的是气度,是胸怀。介于可判不可判之间,考量的就是法律的温度。砸缸同学为什么讨厌?就是此人没有气度,凡事王安石赞成的他就反对,凡事新法他就要废除。一味意气用事,根本置国家于度外。这种人怎么能做宰辅?北宋新旧之争,双方开始都还能保持君子之争。尤其是王安石,还是能保持一个伟大政治家的胸怀的,许多旧党都受到了他的庇护。砸缸同学一上台,就开始搞政治迫害,疯狂打压新党,致使本来单纯的政治分歧变成豪无原则的党同伐异。有些施行了很久且着实有利国家的新法也被砸缸同学废除,这样的毫无国家立场,只图一时意气之争,这才为北宋亡国埋下了伏笔。

      案例之中的阿云,如果真实,绝不至于被判死。17年足以让任何事情风轻云淡,可我们伟大的砸缸同学还是判对方死罪。从此以后,国家再无法律可言。作为知识分子,起码的人文关怀都没有,配得上“大师”?

      7楼 天威大汉
      其实本身就是当法律对某个案件没有准确的认罪标准之下。司马光认为还是以法律为准去判。而王安石以皇帝的旨意为准绳。就是皇帝(行政)来判决有罪无罪。
      9楼 飘渺在江湖
      既然无成例,何来法律准绳。神宗皇帝又何来行政干预司法?17年之后砸缸为什么又要以自己宰辅的身份去干预一件陈年旧案??执政者莫不贵民,17年前一场似有似无的案子就要杀人,老百姓又何以自处?所以北宋一贯贵君子,而贱小人(老百姓),国家何来向心力。曹刿论战,曹刿问鲁国国君,你凭什么和齐国去打仗啊,最后鲁君说:大小案件,我都能尽量做到公允。曹刿说:行,凭这个我们可以和齐国一战。北宋之败亡,多少也是由于法律被人事所左右,失却民心。

      宋人计议未定,金人已过黄河。北宋为什么败亡?最主要的原因已经很清楚了。党争由谁挑起,一目了然。砸缸是北宋灭亡的罪魁祸首。

      12楼 天威大汉
      太长了不看,至于你说的宋神宗何来行政干预司法。自已百度。简单的说,司马光坚持律法。而王安石支持皇帝的“敕”这就是区别。

      -是不是被这篇文章先入为主把司马光污名化影响,自已去想。

      25楼 飘渺在江湖
      有没有污化砸缸,我不知道。阿云案件之前根本就没听说过。砸缸最失败的在于国政,而不是普通的刑事案件。很多事件都说明砸缸是志大才疏,有名无实。神宗一上台就面临严重的财政危机,寄厚望于名气大于实际的砸缸,结果砸缸只告诉神宗要节流。这从根本上无从解决严重的危机,之后才有王安石走上台前。也就是说王安石是后起之秀,是在旧党无力解决危机的时候被抬上来的。作为改革家,王安石缺点很多。但比之于旧党,有革新的勇气和信念。

      从本质上来讲,旧党和新党的区别就好比罗斯福时期的美国改革。胡佛要坚持自由经济,而罗斯福坚持国家干预。坚持实用主义的美国选择了罗斯福,而喜欢外表光鲜的北宋选择了更加趋向保守,文化战胜了制度,二者的结局泾渭分明。外交问题上,砸缸更是昏招叠出,轻易放弃了西北北宋仅剩的产马地,致使北宋的军事劣势进一步扩大。王安石执政时期,还能有所斩获,而砸缸则是全面的退却。一时的退却,国家表面上是安全了,实则是给将来进一步的退却开了个头。所以北宋到南宋基本上就是沿袭砸缸的政治哲学,一路退却,最后退到海上,无路可退了,耻辱的结束王朝统治。有汉以来,没有比宋朝更屈辱的了。

      从来大国争霸,都是寸土必争,即便偶尔的退却也是为了将来有力的反扑。所以汉唐能有高山仰止的气魄。不争是争,终归目的还是要争,退却并非无原则,无目的的。中国历史还从未有过如两宋一般屈辱了一辈子的中原王朝。资治通鉴的作者写了十九年的历史,也未能参透这其中奥妙。有书不如无书,还不如回家卖地瓜呢。

      正因为你没有听说过。所以受到这贴子先入性为主的观点所左右。阿云最后结局无可考证。但是司马光和王安石借阿云案来对抗。本意就是。司马光坚持以律法来判决。而王安石坚持由皇帝来处理。一是”律“。一是“敕”。

      大宋司法和行政是分开的。王安石的做法在我看来就是要以皇帝下诏(行政)来干涉判决。

      2018/7/10 9:18:23
      左箭头-小图标

      ......
      5楼 天威大汉
      所谓党争本身就是治理天下方式之争。对错尽在立场。

      前后两人做出不同的判决。证明这个案子没有可评判的依据。司马光也没有错。司马光的坚持只不过是为了给类似这种案子定一个标准。可判决的标准。

      6楼 飘渺在江湖
      一念成佛,一念成魔。党争当然无时无刻都存在,现代国家还搞党争呢。可是人有良知。案例中的情况,法律上讲,没有成例,自然由得辩护律师唇枪舌剑。作为宰辅,要的是气度,是胸怀。介于可判不可判之间,考量的就是法律的温度。砸缸同学为什么讨厌?就是此人没有气度,凡事王安石赞成的他就反对,凡事新法他就要废除。一味意气用事,根本置国家于度外。这种人怎么能做宰辅?北宋新旧之争,双方开始都还能保持君子之争。尤其是王安石,还是能保持一个伟大政治家的胸怀的,许多旧党都受到了他的庇护。砸缸同学一上台,就开始搞政治迫害,疯狂打压新党,致使本来单纯的政治分歧变成豪无原则的党同伐异。有些施行了很久且着实有利国家的新法也被砸缸同学废除,这样的毫无国家立场,只图一时意气之争,这才为北宋亡国埋下了伏笔。

      案例之中的阿云,如果真实,绝不至于被判死。17年足以让任何事情风轻云淡,可我们伟大的砸缸同学还是判对方死罪。从此以后,国家再无法律可言。作为知识分子,起码的人文关怀都没有,配得上“大师”?

      7楼 天威大汉
      其实本身就是当法律对某个案件没有准确的认罪标准之下。司马光认为还是以法律为准去判。而王安石以皇帝的旨意为准绳。就是皇帝(行政)来判决有罪无罪。
      9楼 飘渺在江湖
      既然无成例,何来法律准绳。神宗皇帝又何来行政干预司法?17年之后砸缸为什么又要以自己宰辅的身份去干预一件陈年旧案??执政者莫不贵民,17年前一场似有似无的案子就要杀人,老百姓又何以自处?所以北宋一贯贵君子,而贱小人(老百姓),国家何来向心力。曹刿论战,曹刿问鲁国国君,你凭什么和齐国去打仗啊,最后鲁君说:大小案件,我都能尽量做到公允。曹刿说:行,凭这个我们可以和齐国一战。北宋之败亡,多少也是由于法律被人事所左右,失却民心。

      宋人计议未定,金人已过黄河。北宋为什么败亡?最主要的原因已经很清楚了。党争由谁挑起,一目了然。砸缸是北宋灭亡的罪魁祸首。

      12楼 天威大汉
      太长了不看,至于你说的宋神宗何来行政干预司法。自已百度。简单的说,司马光坚持律法。而王安石支持皇帝的“敕”这就是区别。

      -是不是被这篇文章先入为主把司马光污名化影响,自已去想。

      有没有污化砸缸,我不知道。阿云案件之前根本就没听说过。砸缸最失败的在于国政,而不是普通的刑事案件。很多事件都说明砸缸是志大才疏,有名无实。神宗一上台就面临严重的财政危机,寄厚望于名气大于实际的砸缸,结果砸缸只告诉神宗要节流。这从根本上无从解决严重的危机,之后才有王安石走上台前。也就是说王安石是后起之秀,是在旧党无力解决危机的时候被抬上来的。作为改革家,王安石缺点很多。但比之于旧党,有革新的勇气和信念。

      从本质上来讲,旧党和新党的区别就好比罗斯福时期的美国改革。胡佛要坚持自由经济,而罗斯福坚持国家干预。坚持实用主义的美国选择了罗斯福,而喜欢外表光鲜的北宋选择了更加趋向保守,文化战胜了制度,二者的结局泾渭分明。外交问题上,砸缸更是昏招叠出,轻易放弃了西北北宋仅剩的产马地,致使北宋的军事劣势进一步扩大。王安石执政时期,还能有所斩获,而砸缸则是全面的退却。一时的退却,国家表面上是安全了,实则是给将来进一步的退却开了个头。所以北宋到南宋基本上就是沿袭砸缸的政治哲学,一路退却,最后退到海上,无路可退了,耻辱的结束王朝统治。有汉以来,没有比宋朝更屈辱的了。

      从来大国争霸,都是寸土必争,即便偶尔的退却也是为了将来有力的反扑。所以汉唐能有高山仰止的气魄。不争是争,终归目的还是要争,退却并非无原则,无目的的。中国历史还从未有过如两宋一般屈辱了一辈子的中原王朝。资治通鉴的作者写了十九年的历史,也未能参透这其中奥妙。有书不如无书,还不如回家卖地瓜呢。

      2018/7/10 8:42:11
      左箭头-小图标

      ......
      5楼 天威大汉
      所谓党争本身就是治理天下方式之争。对错尽在立场。

      前后两人做出不同的判决。证明这个案子没有可评判的依据。司马光也没有错。司马光的坚持只不过是为了给类似这种案子定一个标准。可判决的标准。

      8楼 kuanguanjie
      “对错尽在立场”,这话说得好,毛主席说过“立场不正确,知识越多越反动”。司马光即是活生生的例子。 仅仅是为了维护自己大地主集团的利益,置国家民族利益于不顾,对新法不问是非,全盘否定,以至于出卖国家利益。阿云案对他来说只是一件小事,而管中窥豹,可知司马光所代表的旧党的凶残。

      说阿云案没有可判断的依据这种说法根本不成立,无论是谋杀亲夫还是“谋杀已伤,按问欲举,自首,从谋杀减二等论”都是当时现有的发条,所争议之处仅仅是对双方夫妻这个身份的认定,很显然,阿云是被其叔父卖给韦大的,考虑到阿云还在其前夫的孝期,即使在宋朝这个婚姻关系也是违法不成立的。当然是王安石的判罚更正确。对于此案不仅在新党中并无争议,即使是旧党,一些比较正派的人物中,比如韩慎,吕公著等人也是支持王安石的判罚的。

      15楼 liutao1494
      古代逆伦是仅次于谋反的大罪。

      知道古代背叛凌迟寸磔之刑的什么人最多么?

      不是谋逆罪的,是忤逆逆伦罪的。

      您不太了解古代伦理,若宋将一刀将南唐后主李煜砍死,那这位将军早晚得被宋皇帝黑死。

      其罪在藐视皇权。

      尽管李煜是敌国皇帝,但决不能被一个臣子身份的人堂而皇之的处死,这事关皇权本身的尊严与不可侵犯。

      在古代社会,天地君亲师,三纲五常的权威性比法律条纹可高多了。

      19楼 kuanguanjie
      不是我不了解古代的伦理,而是你屁股做歪了,故意选择性无视阿云还在孝期,既然要说伦理,那么你凭什么只强调韦大的不合法夫权,而无视阿云前夫的合法夫权?
      22楼 liutao1494
      此案的关键不在于法律技术上阿云有误罪责,而在于王安石与司马光谁更政治正确。

      此案于变法期间上达天听,必然的王安石政治正确。若王安石一派判阿云有罪并是死罪,则司马光一派必千方百计为阿云逃脱死罪。

      核心是政治斗争,不是比谁的司法技术更站得住脚。

      明明已经成了政治问题,非要以法律思维来理解,岂不是南辕北辙?

      你的目的无非是把王安石的政治水平拉低到和司马光一个水平线上,一遍与继续污蔑王安石以及王安石代表的新党罢了。

      2018/7/10 8:13:42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校
      • 军号:2558261
      • 工分:49567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其实不管改革的王安石也好还是坚持守旧的司马光也罢,在当时封建伦理的情况下,阿云都不应该判死刑,因为,阿云在守孝期间,这个时候,是不允许在嫁的,这个前提在,所以谋杀亲夫就站不住脚,而王安石和司马光发生争论,说到底,不是因为阿云的做法对不对或者案件本身的性质如何!说到底,还是因为政治立场的不同而造成的因为反对而反对。也就是说不管阿云有没有罪,只要王安石提出看法,司马光必然反对。这是政治斗争需要。所以说,阿云只能说是一个悲剧人物。王安石的变法都是正确的吗,不见得,所以苏轼开始不完全赞同,因此,苏轼被打成守旧。后来王安石失败,司马光上来全部废除王安石的变法,苏轼还反对,因为他认为王安石的变法有很多是值得肯定的,所以又被司马光打到,认为他是变法派。从这里可以看出,王安石也好,司马光也好,都不是什么心胸开阔的人!所以,因为政治立场不同,所以因为反对而反对也就不足为奇。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8/7/10 8:05:40
      • 军衔:中国海军大校
      • 军号:4092361
      • 头衔:网络民兵连长
      • 工分:562131 / 排名:1360
      左箭头-小图标

      ......
      4楼 kuanguanjie
      司马光一点都不怨,他当宰相后只知道党争,就没做过什么好事。阿云案就是其党争的一个缩影,王安石的判罚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5楼 天威大汉
      所谓党争本身就是治理天下方式之争。对错尽在立场。

      前后两人做出不同的判决。证明这个案子没有可评判的依据。司马光也没有错。司马光的坚持只不过是为了给类似这种案子定一个标准。可判决的标准。

      8楼 kuanguanjie
      “对错尽在立场”,这话说得好,毛主席说过“立场不正确,知识越多越反动”。司马光即是活生生的例子。 仅仅是为了维护自己大地主集团的利益,置国家民族利益于不顾,对新法不问是非,全盘否定,以至于出卖国家利益。阿云案对他来说只是一件小事,而管中窥豹,可知司马光所代表的旧党的凶残。

      说阿云案没有可判断的依据这种说法根本不成立,无论是谋杀亲夫还是“谋杀已伤,按问欲举,自首,从谋杀减二等论”都是当时现有的发条,所争议之处仅仅是对双方夫妻这个身份的认定,很显然,阿云是被其叔父卖给韦大的,考虑到阿云还在其前夫的孝期,即使在宋朝这个婚姻关系也是违法不成立的。当然是王安石的判罚更正确。对于此案不仅在新党中并无争议,即使是旧党,一些比较正派的人物中,比如韩慎,吕公著等人也是支持王安石的判罚的。

      15楼 liutao1494
      古代逆伦是仅次于谋反的大罪。

      知道古代背叛凌迟寸磔之刑的什么人最多么?

      不是谋逆罪的,是忤逆逆伦罪的。

      您不太了解古代伦理,若宋将一刀将南唐后主李煜砍死,那这位将军早晚得被宋皇帝黑死。

      其罪在藐视皇权。

      尽管李煜是敌国皇帝,但决不能被一个臣子身份的人堂而皇之的处死,这事关皇权本身的尊严与不可侵犯。

      在古代社会,天地君亲师,三纲五常的权威性比法律条纹可高多了。

      19楼 kuanguanjie
      不是我不了解古代的伦理,而是你屁股做歪了,故意选择性无视阿云还在孝期,既然要说伦理,那么你凭什么只强调韦大的不合法夫权,而无视阿云前夫的合法夫权?
      此案的关键不在于法律技术上阿云有误罪责,而在于王安石与司马光谁更政治正确。

      此案于变法期间上达天听,必然的王安石政治正确。若王安石一派判阿云有罪并是死罪,则司马光一派必千方百计为阿云逃脱死罪。

      核心是政治斗争,不是比谁的司法技术更站得住脚。

      明明已经成了政治问题,非要以法律思维来理解,岂不是南辕北辙?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8/7/10 7:28:05
      左箭头-小图标

      老司也就会砸个缸,宰相干的不怎么样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8/7/10 2:46:08
      左箭头-小图标

      老司也就会砸个缸,宰相干的不怎么样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8/7/10 2:46:06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天威大汉
      阿云案不冤。因为这是有没有罪在可和不可之间。才有争论。冤的是司马光。司马光只是把这类案件重新界定是否犯罪。却被人诬为杀了阿云。
      4楼 kuanguanjie
      司马光一点都不怨,他当宰相后只知道党争,就没做过什么好事。阿云案就是其党争的一个缩影,王安石的判罚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5楼 天威大汉
      所谓党争本身就是治理天下方式之争。对错尽在立场。

      前后两人做出不同的判决。证明这个案子没有可评判的依据。司马光也没有错。司马光的坚持只不过是为了给类似这种案子定一个标准。可判决的标准。

      8楼 kuanguanjie
      “对错尽在立场”,这话说得好,毛主席说过“立场不正确,知识越多越反动”。司马光即是活生生的例子。 仅仅是为了维护自己大地主集团的利益,置国家民族利益于不顾,对新法不问是非,全盘否定,以至于出卖国家利益。阿云案对他来说只是一件小事,而管中窥豹,可知司马光所代表的旧党的凶残。

      说阿云案没有可判断的依据这种说法根本不成立,无论是谋杀亲夫还是“谋杀已伤,按问欲举,自首,从谋杀减二等论”都是当时现有的发条,所争议之处仅仅是对双方夫妻这个身份的认定,很显然,阿云是被其叔父卖给韦大的,考虑到阿云还在其前夫的孝期,即使在宋朝这个婚姻关系也是违法不成立的。当然是王安石的判罚更正确。对于此案不仅在新党中并无争议,即使是旧党,一些比较正派的人物中,比如韩慎,吕公著等人也是支持王安石的判罚的。

      15楼 liutao1494
      古代逆伦是仅次于谋反的大罪。

      知道古代背叛凌迟寸磔之刑的什么人最多么?

      不是谋逆罪的,是忤逆逆伦罪的。

      您不太了解古代伦理,若宋将一刀将南唐后主李煜砍死,那这位将军早晚得被宋皇帝黑死。

      其罪在藐视皇权。

      尽管李煜是敌国皇帝,但决不能被一个臣子身份的人堂而皇之的处死,这事关皇权本身的尊严与不可侵犯。

      在古代社会,天地君亲师,三纲五常的权威性比法律条纹可高多了。

      不是我不了解古代的伦理,而是你屁股做歪了,故意选择性无视阿云还在孝期,既然要说伦理,那么你凭什么只强调韦大的不合法夫权,而无视阿云前夫的合法夫权?

      2018/7/9 22:35:30
      • 军衔:中国海军大校
      • 军号:4092361
      • 头衔:网络民兵连长
      • 工分:562112 / 排名:1361
      左箭头-小图标

      ......
      4楼 kuanguanjie
      司马光一点都不怨,他当宰相后只知道党争,就没做过什么好事。阿云案就是其党争的一个缩影,王安石的判罚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5楼 天威大汉
      所谓党争本身就是治理天下方式之争。对错尽在立场。

      前后两人做出不同的判决。证明这个案子没有可评判的依据。司马光也没有错。司马光的坚持只不过是为了给类似这种案子定一个标准。可判决的标准。

      8楼 kuanguanjie
      “对错尽在立场”,这话说得好,毛主席说过“立场不正确,知识越多越反动”。司马光即是活生生的例子。 仅仅是为了维护自己大地主集团的利益,置国家民族利益于不顾,对新法不问是非,全盘否定,以至于出卖国家利益。阿云案对他来说只是一件小事,而管中窥豹,可知司马光所代表的旧党的凶残。

      说阿云案没有可判断的依据这种说法根本不成立,无论是谋杀亲夫还是“谋杀已伤,按问欲举,自首,从谋杀减二等论”都是当时现有的发条,所争议之处仅仅是对双方夫妻这个身份的认定,很显然,阿云是被其叔父卖给韦大的,考虑到阿云还在其前夫的孝期,即使在宋朝这个婚姻关系也是违法不成立的。当然是王安石的判罚更正确。对于此案不仅在新党中并无争议,即使是旧党,一些比较正派的人物中,比如韩慎,吕公著等人也是支持王安石的判罚的。

      10楼 凤凰1
      还有阿云是宋神宗大赦天下释放的,就是她的罪是皇帝赦免的。而多年以后司马光再重审定罪,这根本就是欺君罔上。
      11楼 kuanguanjie
      大赦不是针对阿云一个人的,而是针对当时所有罪犯(不包括十恶不赦)的。阿云案如果按照,谋杀亲夫判的话,恰恰属于十恶不赦,不是能被赦免的。
      逆伦罪仅次于谋逆罪,遇赦不赦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8/7/9 19:42:56
      • 军衔:中国海军大校
      • 军号:4092361
      • 头衔:网络民兵连长
      • 工分:562111 / 排名:1361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天威大汉
      阿云案不冤。因为这是有没有罪在可和不可之间。才有争论。冤的是司马光。司马光只是把这类案件重新界定是否犯罪。却被人诬为杀了阿云。
      4楼 kuanguanjie
      司马光一点都不怨,他当宰相后只知道党争,就没做过什么好事。阿云案就是其党争的一个缩影,王安石的判罚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5楼 天威大汉
      所谓党争本身就是治理天下方式之争。对错尽在立场。

      前后两人做出不同的判决。证明这个案子没有可评判的依据。司马光也没有错。司马光的坚持只不过是为了给类似这种案子定一个标准。可判决的标准。

      8楼 kuanguanjie
      “对错尽在立场”,这话说得好,毛主席说过“立场不正确,知识越多越反动”。司马光即是活生生的例子。 仅仅是为了维护自己大地主集团的利益,置国家民族利益于不顾,对新法不问是非,全盘否定,以至于出卖国家利益。阿云案对他来说只是一件小事,而管中窥豹,可知司马光所代表的旧党的凶残。

      说阿云案没有可判断的依据这种说法根本不成立,无论是谋杀亲夫还是“谋杀已伤,按问欲举,自首,从谋杀减二等论”都是当时现有的发条,所争议之处仅仅是对双方夫妻这个身份的认定,很显然,阿云是被其叔父卖给韦大的,考虑到阿云还在其前夫的孝期,即使在宋朝这个婚姻关系也是违法不成立的。当然是王安石的判罚更正确。对于此案不仅在新党中并无争议,即使是旧党,一些比较正派的人物中,比如韩慎,吕公著等人也是支持王安石的判罚的。

      10楼 凤凰1
      还有阿云是宋神宗大赦天下释放的,就是她的罪是皇帝赦免的。而多年以后司马光再重审定罪,这根本就是欺君罔上。
      那给岳飞翻案的宋孝宗岂不是也成了你说的那样了?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8/7/9 19:41:36
      • 军衔:中国海军大校
      • 军号:4092361
      • 头衔:网络民兵连长
      • 工分:562110 / 排名:1361
      左箭头-小图标

      ......
      4楼 kuanguanjie
      司马光一点都不怨,他当宰相后只知道党争,就没做过什么好事。阿云案就是其党争的一个缩影,王安石的判罚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5楼 天威大汉
      所谓党争本身就是治理天下方式之争。对错尽在立场。

      前后两人做出不同的判决。证明这个案子没有可评判的依据。司马光也没有错。司马光的坚持只不过是为了给类似这种案子定一个标准。可判决的标准。

      6楼 飘渺在江湖
      一念成佛,一念成魔。党争当然无时无刻都存在,现代国家还搞党争呢。可是人有良知。案例中的情况,法律上讲,没有成例,自然由得辩护律师唇枪舌剑。作为宰辅,要的是气度,是胸怀。介于可判不可判之间,考量的就是法律的温度。砸缸同学为什么讨厌?就是此人没有气度,凡事王安石赞成的他就反对,凡事新法他就要废除。一味意气用事,根本置国家于度外。这种人怎么能做宰辅?北宋新旧之争,双方开始都还能保持君子之争。尤其是王安石,还是能保持一个伟大政治家的胸怀的,许多旧党都受到了他的庇护。砸缸同学一上台,就开始搞政治迫害,疯狂打压新党,致使本来单纯的政治分歧变成豪无原则的党同伐异。有些施行了很久且着实有利国家的新法也被砸缸同学废除,这样的毫无国家立场,只图一时意气之争,这才为北宋亡国埋下了伏笔。

      案例之中的阿云,如果真实,绝不至于被判死。17年足以让任何事情风轻云淡,可我们伟大的砸缸同学还是判对方死罪。从此以后,国家再无法律可言。作为知识分子,起码的人文关怀都没有,配得上“大师”?

      7楼 天威大汉
      其实本身就是当法律对某个案件没有准确的认罪标准之下。司马光认为还是以法律为准去判。而王安石以皇帝的旨意为准绳。就是皇帝(行政)来判决有罪无罪。
      9楼 飘渺在江湖
      既然无成例,何来法律准绳。神宗皇帝又何来行政干预司法?17年之后砸缸为什么又要以自己宰辅的身份去干预一件陈年旧案??执政者莫不贵民,17年前一场似有似无的案子就要杀人,老百姓又何以自处?所以北宋一贯贵君子,而贱小人(老百姓),国家何来向心力。曹刿论战,曹刿问鲁国国君,你凭什么和齐国去打仗啊,最后鲁君说:大小案件,我都能尽量做到公允。曹刿说:行,凭这个我们可以和齐国一战。北宋之败亡,多少也是由于法律被人事所左右,失却民心。

      宋人计议未定,金人已过黄河。北宋为什么败亡?最主要的原因已经很清楚了。党争由谁挑起,一目了然。砸缸是北宋灭亡的罪魁祸首。

      你来告诉我,为什么自汉开始逆伦大罪仅次于谋逆罪?

      自汉至清的这两千年,中国社会是司法权威最高,还是伦常权威最高?

      听说过“八议”吗?

      这件案子最终能以司马光期望的得出结果,不是因为司马光一干人在司法上站的住脚,而是因为人家政治正确。

      王相公当初能让阿云免死,也是因为当时新党政治正确。

      一个明显的政治事件,居然以司法角度来解读,真够痴的。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8/7/9 19:39:42
      • 军衔:中国海军大校
      • 军号:4092361
      • 头衔:网络民兵连长
      • 工分:562109 / 排名:1361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天威大汉
      阿云案不冤。因为这是有没有罪在可和不可之间。才有争论。冤的是司马光。司马光只是把这类案件重新界定是否犯罪。却被人诬为杀了阿云。
      4楼 kuanguanjie
      司马光一点都不怨,他当宰相后只知道党争,就没做过什么好事。阿云案就是其党争的一个缩影,王安石的判罚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5楼 天威大汉
      所谓党争本身就是治理天下方式之争。对错尽在立场。

      前后两人做出不同的判决。证明这个案子没有可评判的依据。司马光也没有错。司马光的坚持只不过是为了给类似这种案子定一个标准。可判决的标准。

      8楼 kuanguanjie
      “对错尽在立场”,这话说得好,毛主席说过“立场不正确,知识越多越反动”。司马光即是活生生的例子。 仅仅是为了维护自己大地主集团的利益,置国家民族利益于不顾,对新法不问是非,全盘否定,以至于出卖国家利益。阿云案对他来说只是一件小事,而管中窥豹,可知司马光所代表的旧党的凶残。

      说阿云案没有可判断的依据这种说法根本不成立,无论是谋杀亲夫还是“谋杀已伤,按问欲举,自首,从谋杀减二等论”都是当时现有的发条,所争议之处仅仅是对双方夫妻这个身份的认定,很显然,阿云是被其叔父卖给韦大的,考虑到阿云还在其前夫的孝期,即使在宋朝这个婚姻关系也是违法不成立的。当然是王安石的判罚更正确。对于此案不仅在新党中并无争议,即使是旧党,一些比较正派的人物中,比如韩慎,吕公著等人也是支持王安石的判罚的。

      古代逆伦是仅次于谋反的大罪。

      知道古代背叛凌迟寸磔之刑的什么人最多么?

      不是谋逆罪的,是忤逆逆伦罪的。

      您不太了解古代伦理,若宋将一刀将南唐后主李煜砍死,那这位将军早晚得被宋皇帝黑死。

      其罪在藐视皇权。

      尽管李煜是敌国皇帝,但决不能被一个臣子身份的人堂而皇之的处死,这事关皇权本身的尊严与不可侵犯。

      在古代社会,天地君亲师,三纲五常的权威性比法律条纹可高多了。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8/7/9 19:32:46
      • 头像
      • 军衔:中国海军大校
      • 军号:4092361
      • 头衔:网络民兵连长
      • 工分:562108 / 排名:1361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天威大汉
      阿云案不冤。因为这是有没有罪在可和不可之间。才有争论。冤的是司马光。司马光只是把这类案件重新界定是否犯罪。却被人诬为杀了阿云。
      4楼 kuanguanjie
      司马光一点都不怨,他当宰相后只知道党争,就没做过什么好事。阿云案就是其党争的一个缩影,王安石的判罚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5楼 天威大汉
      所谓党争本身就是治理天下方式之争。对错尽在立场。

      前后两人做出不同的判决。证明这个案子没有可评判的依据。司马光也没有错。司马光的坚持只不过是为了给类似这种案子定一个标准。可判决的标准。

      6楼 飘渺在江湖
      一念成佛,一念成魔。党争当然无时无刻都存在,现代国家还搞党争呢。可是人有良知。案例中的情况,法律上讲,没有成例,自然由得辩护律师唇枪舌剑。作为宰辅,要的是气度,是胸怀。介于可判不可判之间,考量的就是法律的温度。砸缸同学为什么讨厌?就是此人没有气度,凡事王安石赞成的他就反对,凡事新法他就要废除。一味意气用事,根本置国家于度外。这种人怎么能做宰辅?北宋新旧之争,双方开始都还能保持君子之争。尤其是王安石,还是能保持一个伟大政治家的胸怀的,许多旧党都受到了他的庇护。砸缸同学一上台,就开始搞政治迫害,疯狂打压新党,致使本来单纯的政治分歧变成豪无原则的党同伐异。有些施行了很久且着实有利国家的新法也被砸缸同学废除,这样的毫无国家立场,只图一时意气之争,这才为北宋亡国埋下了伏笔。

      案例之中的阿云,如果真实,绝不至于被判死。17年足以让任何事情风轻云淡,可我们伟大的砸缸同学还是判对方死罪。从此以后,国家再无法律可言。作为知识分子,起码的人文关怀都没有,配得上“大师”?

      政治斗争么,立场与利益为先,是非黑白得靠边站。

      宰相再有胸襟也不能容得下'政敌。就算他有心想放下,他的老部下门徒能答应身后边是一股巨大的利益集团,所以只能进不能退,想要绥靖最终就是鳌拜的下场。

      司马光面对的是什么局面?主少国疑哇!

      万一少帝长大又是一个神宗又想找一个王相公弄变法,那时不管阿云是死是活,都是导火索。

      皇帝要翻案,那意味着旧党一大堆的官员得离开庙堂放逐江湖。

      司马光哪里敢冒这样的险啊。

      所以要办成铁案。

      将来少帝要翻案,就要面对一个硕大的不孝的罪名。

      因为决定阿云被'执行死刑的是少帝身后的那个女人。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8/7/9 19:22:53
      • 军衔:中国海军大校
      • 军号:4092361
      • 头衔:网络民兵连长
      • 工分:562107 / 排名:1361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天威大汉
      阿云案不冤。因为这是有没有罪在可和不可之间。才有争论。冤的是司马光。司马光只是把这类案件重新界定是否犯罪。却被人诬为杀了阿云。
      4楼 kuanguanjie
      司马光一点都不怨,他当宰相后只知道党争,就没做过什么好事。阿云案就是其党争的一个缩影,王安石的判罚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类似的事情还出现在清朝杨乃武与小白菜风化案。

      关键不在于案件当事人有没有罪,对于士大夫们来说,党争的输赢远比案件当事人的结果重要得多。

      当事人不过是被利用的工具而已。

      没有阿云案,新党与旧党一样会利用别的事情搞斗争。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8/7/9 19:12:26
      左箭头-小图标

      ......
      4楼 kuanguanjie
      司马光一点都不怨,他当宰相后只知道党争,就没做过什么好事。阿云案就是其党争的一个缩影,王安石的判罚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5楼 天威大汉
      所谓党争本身就是治理天下方式之争。对错尽在立场。

      前后两人做出不同的判决。证明这个案子没有可评判的依据。司马光也没有错。司马光的坚持只不过是为了给类似这种案子定一个标准。可判决的标准。

      6楼 飘渺在江湖
      一念成佛,一念成魔。党争当然无时无刻都存在,现代国家还搞党争呢。可是人有良知。案例中的情况,法律上讲,没有成例,自然由得辩护律师唇枪舌剑。作为宰辅,要的是气度,是胸怀。介于可判不可判之间,考量的就是法律的温度。砸缸同学为什么讨厌?就是此人没有气度,凡事王安石赞成的他就反对,凡事新法他就要废除。一味意气用事,根本置国家于度外。这种人怎么能做宰辅?北宋新旧之争,双方开始都还能保持君子之争。尤其是王安石,还是能保持一个伟大政治家的胸怀的,许多旧党都受到了他的庇护。砸缸同学一上台,就开始搞政治迫害,疯狂打压新党,致使本来单纯的政治分歧变成豪无原则的党同伐异。有些施行了很久且着实有利国家的新法也被砸缸同学废除,这样的毫无国家立场,只图一时意气之争,这才为北宋亡国埋下了伏笔。

      案例之中的阿云,如果真实,绝不至于被判死。17年足以让任何事情风轻云淡,可我们伟大的砸缸同学还是判对方死罪。从此以后,国家再无法律可言。作为知识分子,起码的人文关怀都没有,配得上“大师”?

      7楼 天威大汉
      其实本身就是当法律对某个案件没有准确的认罪标准之下。司马光认为还是以法律为准去判。而王安石以皇帝的旨意为准绳。就是皇帝(行政)来判决有罪无罪。
      9楼 飘渺在江湖
      既然无成例,何来法律准绳。神宗皇帝又何来行政干预司法?17年之后砸缸为什么又要以自己宰辅的身份去干预一件陈年旧案??执政者莫不贵民,17年前一场似有似无的案子就要杀人,老百姓又何以自处?所以北宋一贯贵君子,而贱小人(老百姓),国家何来向心力。曹刿论战,曹刿问鲁国国君,你凭什么和齐国去打仗啊,最后鲁君说:大小案件,我都能尽量做到公允。曹刿说:行,凭这个我们可以和齐国一战。北宋之败亡,多少也是由于法律被人事所左右,失却民心。

      宋人计议未定,金人已过黄河。北宋为什么败亡?最主要的原因已经很清楚了。党争由谁挑起,一目了然。砸缸是北宋灭亡的罪魁祸首。

      太长了不看,至于你说的宋神宗何来行政干预司法。自已百度。简单的说,司马光坚持律法。而王安石支持皇帝的“敕”这就是区别。

      -是不是被这篇文章先入为主把司马光污名化影响,自已去想。

      2018/7/9 17:59:08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天威大汉
      阿云案不冤。因为这是有没有罪在可和不可之间。才有争论。冤的是司马光。司马光只是把这类案件重新界定是否犯罪。却被人诬为杀了阿云。
      4楼 kuanguanjie
      司马光一点都不怨,他当宰相后只知道党争,就没做过什么好事。阿云案就是其党争的一个缩影,王安石的判罚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5楼 天威大汉
      所谓党争本身就是治理天下方式之争。对错尽在立场。

      前后两人做出不同的判决。证明这个案子没有可评判的依据。司马光也没有错。司马光的坚持只不过是为了给类似这种案子定一个标准。可判决的标准。

      8楼 kuanguanjie
      “对错尽在立场”,这话说得好,毛主席说过“立场不正确,知识越多越反动”。司马光即是活生生的例子。 仅仅是为了维护自己大地主集团的利益,置国家民族利益于不顾,对新法不问是非,全盘否定,以至于出卖国家利益。阿云案对他来说只是一件小事,而管中窥豹,可知司马光所代表的旧党的凶残。

      说阿云案没有可判断的依据这种说法根本不成立,无论是谋杀亲夫还是“谋杀已伤,按问欲举,自首,从谋杀减二等论”都是当时现有的发条,所争议之处仅仅是对双方夫妻这个身份的认定,很显然,阿云是被其叔父卖给韦大的,考虑到阿云还在其前夫的孝期,即使在宋朝这个婚姻关系也是违法不成立的。当然是王安石的判罚更正确。对于此案不仅在新党中并无争议,即使是旧党,一些比较正派的人物中,比如韩慎,吕公著等人也是支持王安石的判罚的。

      10楼 凤凰1
      还有阿云是宋神宗大赦天下释放的,就是她的罪是皇帝赦免的。而多年以后司马光再重审定罪,这根本就是欺君罔上。
      大赦不是针对阿云一个人的,而是针对当时所有罪犯(不包括十恶不赦)的。阿云案如果按照,谋杀亲夫判的话,恰恰属于十恶不赦,不是能被赦免的。

      2018/7/9 17:16:13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1110909
      • 工分:12773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天威大汉
      阿云案不冤。因为这是有没有罪在可和不可之间。才有争论。冤的是司马光。司马光只是把这类案件重新界定是否犯罪。却被人诬为杀了阿云。
      4楼 kuanguanjie
      司马光一点都不怨,他当宰相后只知道党争,就没做过什么好事。阿云案就是其党争的一个缩影,王安石的判罚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5楼 天威大汉
      所谓党争本身就是治理天下方式之争。对错尽在立场。

      前后两人做出不同的判决。证明这个案子没有可评判的依据。司马光也没有错。司马光的坚持只不过是为了给类似这种案子定一个标准。可判决的标准。

      8楼 kuanguanjie
      “对错尽在立场”,这话说得好,毛主席说过“立场不正确,知识越多越反动”。司马光即是活生生的例子。 仅仅是为了维护自己大地主集团的利益,置国家民族利益于不顾,对新法不问是非,全盘否定,以至于出卖国家利益。阿云案对他来说只是一件小事,而管中窥豹,可知司马光所代表的旧党的凶残。

      说阿云案没有可判断的依据这种说法根本不成立,无论是谋杀亲夫还是“谋杀已伤,按问欲举,自首,从谋杀减二等论”都是当时现有的发条,所争议之处仅仅是对双方夫妻这个身份的认定,很显然,阿云是被其叔父卖给韦大的,考虑到阿云还在其前夫的孝期,即使在宋朝这个婚姻关系也是违法不成立的。当然是王安石的判罚更正确。对于此案不仅在新党中并无争议,即使是旧党,一些比较正派的人物中,比如韩慎,吕公著等人也是支持王安石的判罚的。

      还有阿云是宋神宗大赦天下释放的,就是她的罪是皇帝赦免的。而多年以后司马光再重审定罪,这根本就是欺君罔上。

      2018/7/9 16:38:46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天威大汉
      阿云案不冤。因为这是有没有罪在可和不可之间。才有争论。冤的是司马光。司马光只是把这类案件重新界定是否犯罪。却被人诬为杀了阿云。
      4楼 kuanguanjie
      司马光一点都不怨,他当宰相后只知道党争,就没做过什么好事。阿云案就是其党争的一个缩影,王安石的判罚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5楼 天威大汉
      所谓党争本身就是治理天下方式之争。对错尽在立场。

      前后两人做出不同的判决。证明这个案子没有可评判的依据。司马光也没有错。司马光的坚持只不过是为了给类似这种案子定一个标准。可判决的标准。

      6楼 飘渺在江湖
      一念成佛,一念成魔。党争当然无时无刻都存在,现代国家还搞党争呢。可是人有良知。案例中的情况,法律上讲,没有成例,自然由得辩护律师唇枪舌剑。作为宰辅,要的是气度,是胸怀。介于可判不可判之间,考量的就是法律的温度。砸缸同学为什么讨厌?就是此人没有气度,凡事王安石赞成的他就反对,凡事新法他就要废除。一味意气用事,根本置国家于度外。这种人怎么能做宰辅?北宋新旧之争,双方开始都还能保持君子之争。尤其是王安石,还是能保持一个伟大政治家的胸怀的,许多旧党都受到了他的庇护。砸缸同学一上台,就开始搞政治迫害,疯狂打压新党,致使本来单纯的政治分歧变成豪无原则的党同伐异。有些施行了很久且着实有利国家的新法也被砸缸同学废除,这样的毫无国家立场,只图一时意气之争,这才为北宋亡国埋下了伏笔。

      案例之中的阿云,如果真实,绝不至于被判死。17年足以让任何事情风轻云淡,可我们伟大的砸缸同学还是判对方死罪。从此以后,国家再无法律可言。作为知识分子,起码的人文关怀都没有,配得上“大师”?

      7楼 天威大汉
      其实本身就是当法律对某个案件没有准确的认罪标准之下。司马光认为还是以法律为准去判。而王安石以皇帝的旨意为准绳。就是皇帝(行政)来判决有罪无罪。
      既然无成例,何来法律准绳。神宗皇帝又何来行政干预司法?17年之后砸缸为什么又要以自己宰辅的身份去干预一件陈年旧案??执政者莫不贵民,17年前一场似有似无的案子就要杀人,老百姓又何以自处?所以北宋一贯贵君子,而贱小人(老百姓),国家何来向心力。曹刿论战,曹刿问鲁国国君,你凭什么和齐国去打仗啊,最后鲁君说:大小案件,我都能尽量做到公允。曹刿说:行,凭这个我们可以和齐国一战。北宋之败亡,多少也是由于法律被人事所左右,失却民心。

      宋人计议未定,金人已过黄河。北宋为什么败亡?最主要的原因已经很清楚了。党争由谁挑起,一目了然。砸缸是北宋灭亡的罪魁祸首。

      2018/7/9 16:31:29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校
      • 军号:355074
      • 工分:145068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天威大汉
      阿云案不冤。因为这是有没有罪在可和不可之间。才有争论。冤的是司马光。司马光只是把这类案件重新界定是否犯罪。却被人诬为杀了阿云。
      4楼 kuanguanjie
      司马光一点都不怨,他当宰相后只知道党争,就没做过什么好事。阿云案就是其党争的一个缩影,王安石的判罚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5楼 天威大汉
      所谓党争本身就是治理天下方式之争。对错尽在立场。

      前后两人做出不同的判决。证明这个案子没有可评判的依据。司马光也没有错。司马光的坚持只不过是为了给类似这种案子定一个标准。可判决的标准。

      “对错尽在立场”,这话说得好,毛主席说过“立场不正确,知识越多越反动”。司马光即是活生生的例子。 仅仅是为了维护自己大地主集团的利益,置国家民族利益于不顾,对新法不问是非,全盘否定,以至于出卖国家利益。阿云案对他来说只是一件小事,而管中窥豹,可知司马光所代表的旧党的凶残。

      说阿云案没有可判断的依据这种说法根本不成立,无论是谋杀亲夫还是“谋杀已伤,按问欲举,自首,从谋杀减二等论”都是当时现有的发条,所争议之处仅仅是对双方夫妻这个身份的认定,很显然,阿云是被其叔父卖给韦大的,考虑到阿云还在其前夫的孝期,即使在宋朝这个婚姻关系也是违法不成立的。当然是王安石的判罚更正确。对于此案不仅在新党中并无争议,即使是旧党,一些比较正派的人物中,比如韩慎,吕公著等人也是支持王安石的判罚的。

      2018/7/9 16:30:17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天威大汉
      阿云案不冤。因为这是有没有罪在可和不可之间。才有争论。冤的是司马光。司马光只是把这类案件重新界定是否犯罪。却被人诬为杀了阿云。
      4楼 kuanguanjie
      司马光一点都不怨,他当宰相后只知道党争,就没做过什么好事。阿云案就是其党争的一个缩影,王安石的判罚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5楼 天威大汉
      所谓党争本身就是治理天下方式之争。对错尽在立场。

      前后两人做出不同的判决。证明这个案子没有可评判的依据。司马光也没有错。司马光的坚持只不过是为了给类似这种案子定一个标准。可判决的标准。

      6楼 飘渺在江湖
      一念成佛,一念成魔。党争当然无时无刻都存在,现代国家还搞党争呢。可是人有良知。案例中的情况,法律上讲,没有成例,自然由得辩护律师唇枪舌剑。作为宰辅,要的是气度,是胸怀。介于可判不可判之间,考量的就是法律的温度。砸缸同学为什么讨厌?就是此人没有气度,凡事王安石赞成的他就反对,凡事新法他就要废除。一味意气用事,根本置国家于度外。这种人怎么能做宰辅?北宋新旧之争,双方开始都还能保持君子之争。尤其是王安石,还是能保持一个伟大政治家的胸怀的,许多旧党都受到了他的庇护。砸缸同学一上台,就开始搞政治迫害,疯狂打压新党,致使本来单纯的政治分歧变成豪无原则的党同伐异。有些施行了很久且着实有利国家的新法也被砸缸同学废除,这样的毫无国家立场,只图一时意气之争,这才为北宋亡国埋下了伏笔。

      案例之中的阿云,如果真实,绝不至于被判死。17年足以让任何事情风轻云淡,可我们伟大的砸缸同学还是判对方死罪。从此以后,国家再无法律可言。作为知识分子,起码的人文关怀都没有,配得上“大师”?

      其实本身就是当法律对某个案件没有准确的认罪标准之下。司马光认为还是以法律为准去判。而王安石以皇帝的旨意为准绳。就是皇帝(行政)来判决有罪无罪。

      2018/7/9 16:14:53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天威大汉
      阿云案不冤。因为这是有没有罪在可和不可之间。才有争论。冤的是司马光。司马光只是把这类案件重新界定是否犯罪。却被人诬为杀了阿云。
      4楼 kuanguanjie
      司马光一点都不怨,他当宰相后只知道党争,就没做过什么好事。阿云案就是其党争的一个缩影,王安石的判罚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5楼 天威大汉
      所谓党争本身就是治理天下方式之争。对错尽在立场。

      前后两人做出不同的判决。证明这个案子没有可评判的依据。司马光也没有错。司马光的坚持只不过是为了给类似这种案子定一个标准。可判决的标准。

      一念成佛,一念成魔。党争当然无时无刻都存在,现代国家还搞党争呢。可是人有良知。案例中的情况,法律上讲,没有成例,自然由得辩护律师唇枪舌剑。作为宰辅,要的是气度,是胸怀。介于可判不可判之间,考量的就是法律的温度。砸缸同学为什么讨厌?就是此人没有气度,凡事王安石赞成的他就反对,凡事新法他就要废除。一味意气用事,根本置国家于度外。这种人怎么能做宰辅?北宋新旧之争,双方开始都还能保持君子之争。尤其是王安石,还是能保持一个伟大政治家的胸怀的,许多旧党都受到了他的庇护。砸缸同学一上台,就开始搞政治迫害,疯狂打压新党,致使本来单纯的政治分歧变成豪无原则的党同伐异。有些施行了很久且着实有利国家的新法也被砸缸同学废除,这样的毫无国家立场,只图一时意气之争,这才为北宋亡国埋下了伏笔。

      案例之中的阿云,如果真实,绝不至于被判死。17年足以让任何事情风轻云淡,可我们伟大的砸缸同学还是判对方死罪。从此以后,国家再无法律可言。作为知识分子,起码的人文关怀都没有,配得上“大师”?

      2018/7/9 15:40:28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天威大汉
      阿云案不冤。因为这是有没有罪在可和不可之间。才有争论。冤的是司马光。司马光只是把这类案件重新界定是否犯罪。却被人诬为杀了阿云。
      4楼 kuanguanjie
      司马光一点都不怨,他当宰相后只知道党争,就没做过什么好事。阿云案就是其党争的一个缩影,王安石的判罚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所谓党争本身就是治理天下方式之争。对错尽在立场。

      前后两人做出不同的判决。证明这个案子没有可评判的依据。司马光也没有错。司马光的坚持只不过是为了给类似这种案子定一个标准。可判决的标准。

      2018/7/9 12:14:57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天威大汉
      阿云案不冤。因为这是有没有罪在可和不可之间。才有争论。冤的是司马光。司马光只是把这类案件重新界定是否犯罪。却被人诬为杀了阿云。
      司马光一点都不怨,他当宰相后只知道党争,就没做过什么好事。阿云案就是其党争的一个缩影,王安石的判罚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2018/7/9 11:50:47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10013930
      • 工分:14747
      左箭头-小图标

      ″重新界定",宰相说了,意思″你懂的"。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8/7/9 11:34:21
      左箭头-小图标

      阿云案不冤。因为这是有没有罪在可和不可之间。才有争论。冤的是司马光。司马光只是把这类案件重新界定是否犯罪。却被人诬为杀了阿云。

      2018/7/9 10:05:09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51条记录] 分页:

      1
       对千年前的阿云冤案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