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解密的39年波兰秘密文件:罗斯福在欧洲煽动战争

共 819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解密的39年波兰秘密文件:罗斯福在欧洲煽动战争

作者:马克·韦伯

1982年举行了各种重大仪式,以纪念富兰克林·德拉诺·罗斯福诞辰一百周年。除华盛顿和林肯例外,在美国历史上没有其他总统像他那样被美化和歌颂。即使是保守的美国总统罗纳德·里根也加入了合唱团的掌声。1983年初,报纸和电视网络伴随着众多赞美的颂词怀念罗斯福总统宣誓就职五十周年。

然而,每过一年,越来越多的新解密的文件和证据,在罗斯福的身上,由大众媒体和政客所描绘的光环,被蒙上了阴影。

不广为人所知的是罗斯福对在历史上最具破坏性战争的爆发本身有着巨大的责任。本文着重介绍罗斯福在1939年9月爆发波德战争之前意图挑起战争的秘密活动。特别是涉及他努力迫使英国,法国和波兰在1938年和1939年加入到反对德国的战争。

本文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一份鲜为人知的当华沙1939年9月沦陷时落入德国人手里的波兰秘密文件。这些文件清楚地表明,对于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爆发罗斯福发挥了关键作用。它们还揭示了在总统身后推动战争背后的力量

当德国军队在1939年9月下旬占领华沙时,他们从波兰外交部缴获了大量的文件。在慕尼黑的卡尔·奥托·布劳恩博士1983年4月8日的一封信中他告诉我(作者本人),这些文件被Freiherr?冯?Kuensberg率领的一个党卫军战斗旅缴获,布劳恩本人认识他们。在一次偷袭中,该旅在德国常规军队到达之前夺取了华沙市中心。冯?Kuensberg告诉布劳恩当波兰外交部部官员刚刚在焚烧有罪的文件过程中他的部下控制了波兰外交部。 布劳恩博士在1938年至1945年期间是德国外交部的一名官员。

德国外交部选择汉斯·阿道夫·冯·毛奇,前帝国驻华沙大使,领导一个特殊的存档委员会负责审查这些搜集整理上来的文件,可能适当的时候出版。在1940年3月16年底以图书形式出版,标题为《Polnische Dokumente zurVorgeschichte des Krieges》[“战争史前的波兰文件”]。外事办公室版本的副标题是“德国白皮书No.3。”这本书立即在柏林和其他一些欧洲国家的首都以外国的各种语言版本发行。作为德国的白皮书美国版,由豪威尔,Soskin及公司在纽约出版。历史学家C.哈特利?格拉顿撰写了显着谨慎和保留的前言。[2]

………………………………………

德国外交部于1940年3月29日(星期五)公开了这些文件。在柏林,来自世界各地的记者,包括美国,都被给了一份波兰原始文件的传真副本和德文翻译稿。记者被允许亲自审核这些原始文件,以及一大堆来自波兰外交部其他的文档。

…………………

(美国)高官明确的公开否认目的是近乎完全削弱这些文件的预期影响力。我们必须记住,几十年前越南战争和水门事件的经验曾教导一代又一代的美国人要高度怀疑官方的否认。但1940年,绝大多数的美国人民相信他们的政治领导人,告诉了他们真相。

毕竟,如果由德国政府向全世界公开的这些文件其实是真实的和非伪造的,这将意味着,伟大的美国民主的领导者,是一位对他自己人民撒了谎的人,并破坏了他自己国家的法律,而德国政府说了实话。

一个重要的悬而未决的问题是:今天波兰文件的原件在哪里?除非他们毁于战火,他们大概1945年落到美国或者苏联人手中。鉴于近期美国政府在秘密档案材料政策,如果它们已被美国获得,这不太可能今天它们仍然是秘密。我的猜测是,如果他们没有被摧毁,他们现在要么在莫斯科要么在东德波茨坦的中央国家档案馆。

………………………

战争结束后,在纽伦堡国际军事法庭上盟军任命的法官拒绝承认波兰文件作为德国防御的证据。如果这些证据被接纳,纽伦堡事业可能少一个战胜者的公审而是一个真正公正的国际正义的法庭。

毋庸置疑的真实性

(等待)

延伸阅读: 密码 孙小宝 范美忠
      打赏
      收藏文本
      3
      0
      2018/6/17 10:43:57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尤其重要的是要记住,这些秘密书面报告出自最高级别的波兰大使,也就是这些人,虽然对德国根本不友好,尽管如此,其对欧洲政治现实的理解也远远高于在美国制定政策的那些人。

      例如,波兰大使意识到,犹太人的民主、人权和对美国爱的表达的花言巧语背后,他们鼓动对德国的战争实际上除了无情地促进他们自身纯粹的宗派利益并没有别的。许多世纪与犹太人紧密生活在一起的经验,使波兰人比其他大多数国家更深地清楚这种人的特殊性质。

      对于1938年的慕尼黑协定,波兰人与罗斯福和他的圈子有非常不同观点。总统猛烈地抨击慕尼黑协定,协定给了350万在捷克斯洛伐克的德国人自决权,解决了欧洲的主要危机,看作是一个可耻的、屈辱的投降和德国的勒索。虽然担心德国实力,但波兰政府支持慕尼黑协定,部分原因是因为曾经是捷克斯洛伐克一部分领土,依据其居民的意愿作为和解的结果统一到波兰中来。

      波兰特使对美国外交政策制定者的东西接近蔑视的地步。罗斯福总统被认为是一个知道如何塑造美国公众舆论的政治艺术大师,但很少了解欧洲的真实状况。波兰驻华盛顿大使在他给华沙的报告里强调罗斯福把美国推向战争,以分散他在国内政策的失败的注意力。

      在1933年到1939年间进入了德国和波兰关系的复杂性,和在1939年9月德国进攻波兰,这已超出了本文讨论的范围。但是,应该指出的是,波兰甚至拒绝就德国城市格但斯克和在所谓波兰走廊德国少数民族自决权进行谈判。希特勒在回应波兰人对在波兰统治下150万德国人日益严重恐怖行为和迫害的时候,他感到被迫诉诸武力。

      波兰固执的拒绝谈判可能是因为一张英国军方支持的致命的空白支票——承诺对倒霉的波兰人最终被证明完全不值钱。考虑到德国战役闪电般的胜利,今天很难想象波兰政府当时不惧怕与德国打仗。波兰领导人愚蠢地认为,德国实力只是一个错觉。他们相信,他们的部队靠自己占领柏林只需几个星期,并进一步将德国领土扩充到波兰。

      2018/6/22 7:02:42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这份报告不是1940年3月发布和出版的“德国白皮书第3号”(或德国白皮书)收录的部分波兰文件之一。然而,它1943年发表在题为《罗斯福进入战争的方式》(Roosevelt's Way Into War)的文集部分。据我能确定的是,这是第一次出现过的英语翻译版本。波托茨基大使1939年3月7日的秘密报告在这里给出了全文:

      现在美国的外交政策不仅关系到政府而且关系到整个美国公众。最重要要素是罗斯福总统的公开声明。在几乎每一个公开演讲中,他或多或少明确地提到激活反对欧洲的观点和意识形态混乱的外交政策的必要性。这些陈述被记者捡起,然后巧妙地过滤到普通美国人的头脑中以这样一种方式加强到他们已经形成的观点里去。不断地重复着同样的主题,即在欧洲战争的威胁,和保存被敌人法西斯淹没的民主国家。在所有这些公开声明中通常只有一个主题,那就是,纳粹和纳粹德国对世界和平构成威胁。

      由于这些演讲,公众被号召起来支持重整军备和为美国海军和空军支出巨额军费。明确无误的想法是, 在发生武装冲突的情况下,美国不能置身事外而且必须积极参与行动。由于由新闻界支持的罗斯福总统有效的演讲,美国公众今天自觉地被操纵憎恨一切该拍打的 主义和法西斯主义。但有趣的是,苏联不包括在这里面。美国公众认为俄罗斯属于民主国家阵营。

      国务院的工作吸引了大量的关注,尽管众所周知,国务卿 [科德尔]赫尔和罗斯福总统宣誓效忠同样的想法。不过,赫尔比罗斯福有更多的保留,他喜欢将希特勒总理与纳粹主义一方和德国人民另一方作出区别。他认为独裁政府这种形式是一个临时的“必要之恶”。相比之下,国务院令人难以置信地对苏联和它的内部情况感兴趣,公开担忧它自身的弱点和衰落。美国对苏联感兴趣的主要原因是远东地区的情况。本届政府将很高兴看到红军最近与日本发生武装冲突成为胜利者。这就是为什么政府同情中国显然站在中国一边,它最近接到了可观的财政援助金额为2500万美元。

      以上所关心的热点都来自外交官以及担任美国大使的总统特使的信息。总统经常为交换个人意见召唤他的代表从国外回到华盛顿,并给他们特别信息和指示。特使和大使的到来总是笼罩在秘密中和很少向新闻界透露他们互访的结果。国务院还给予特别的关怀,避免在采访的过程中透出什么信息。总统外交政策的切实可行的办法是非常有效的。他发出私人的指示给他在国外的代表,其中大部分是他的私人朋友。这样,美国在世界政治中以放弃自在的孤立主义政策的明确意图走向危险的道路。总统以为,他的国家的外交政策是作为满足自己个人野心的手段。他仔细并愉快地聆听在世界上其他国家首都的他的回声。

      罗斯福总统的外交政策最近一直是众议院和参议院激烈讨论的主题,这已引起兴奋。所谓的孤立主义者,其中许多人在参众两院,强烈地反对总统。众议员和参议员对总统发表在报刊上言论尤其生气,他说美国的边界位于莱茵河上。但是,罗斯福总统是一个出色政治人物,完全了解美国国会的权力。他有他自己的人,他知道如何在适当的时候化解危机。他非常聪明,巧妙地将外交政策问题与美国重新武装的问题结合起来。他特别强调必须花费巨资以维持一个防御性的和平。他专门说道,美国在战争情况下不会武装干预或去援助英国或法国,而只是在欧洲发生武装冲突的情况下展现实力和军事斗争准备的需要。他认为,这冲突正变得越来越严重,是完全不可避免的。

      既然问题被这样提出来,美国国会参众两院没有理由反对。相反,两院接受了超过十亿美元的军备计划。 (正常预算为55亿美元,紧急为55.2亿美元)。然而,在重整军备的政策的外衣下,罗斯福总统继续推进他的外交政策,非正式地向世界展示了战争的情况下美国会以所有的军事和金融力量来到民主国家一边(英国和法国)。

      总之,这可以说美国人民为参与战争——如果欧洲秩序被打破——在之前迅速做好了技术和道义上的准备。看来,美国从一开始就将它的所有资源援助法国和英国。不过,我所知道美国公众、众议员和参议员都有最后底线,我认为,美国象1917年那样加入战争的可能性不是很大。这是因为在国家中西部和西部的大部分地区,那里的乡村性质占主导地位,要不惜一切代价避免卷入欧洲纠纷。他们记得凡尔赛条约(译者注:签订于一战结束后)的声明和著名的那句话:战争是拯救世界的民主。但无论是凡尔赛条约还是那句口号都不能让美国人接受那场战争。因为欧洲国家至今还欠着美国数十亿美元未支付的债务,数以百万计人仍然保留着苦涩的回味。

      2018/6/21 8:26:16
      左箭头-小图标

      1939年1月16日,波兰波托茨基大使向华沙外交部报告,关于他与罗斯福的私人特使威廉?布利特另一次冗长的谈话:

      前天,我在大使馆与拜访我的布利特大使进行了一次较长时间的讨论。布利特在本月21日离开巴黎,在那里他已经缺席近三个月。他正在来自罗斯福总统、国务院和属于外交事务委员会参议院的指令、对话和指示的“主干”中游弋。

      在与布利特交谈中,我有这样的印象,他收到了来自罗斯福总统的一个非常准确的美国对目前欧洲危机所采取的态度的定义。他将提供这些材料给Quai d'Orsay[法国外交部],将利用它们与欧洲政治家讨论。这些指令的内容,布利特在历时一个半小时谈话过程中解释它们给我听,分别为:

      1。振兴罗斯福总统的领导下的外交政策,他严厉和明确谴责 主义国家。

      2。美国海、陆、空战争准备将加快进行,这将消耗12.5亿美元巨额军费。

      3。总统明确认为,法国和英国必须杜绝任何形式与 主义国家的妥协。它们不能进行针对任何领土变更的任何讨论。

      4。他们有道义上的保证,美国将放弃的孤立政策, 在战争的情况下积极准备介入到英国和法国一边。美国准备将其全部财富资金和原料任它们支配。

      波兰驻巴黎大使,朱利叶(朱尔斯)?卢卡西维茨,在1939年2月年初向在华沙外交部发出一份绝密报告,其中概述了由威廉?布利特向他解释的美国对欧洲的政策:

      一个星期前,美国大使威廉?布利特在美国渡过了一个3个月的假期后回到巴黎。同时,我与他有两次谈话,使我能够告诉你他关于欧洲的情况的意见,并给予一项华盛顿政策的调查。

      国际形势被官方视为是极其严重的,并有不断武装冲突的危险。当权者都认为,如果战争爆发,英国和法国在一边,德国和意大利在另一边,英国和法国被打败,德国将危及美国在美洲大陆的实际利益。出于这个原因,我们可以从一开始就预见到自然在战争爆发后的一段时间里美国加入到在战争中的法国和英国一边。布利特大使表示:“如果战争爆发了,我们肯定一开始不会参加它,但是我们将结束它。”

      波托茨基大使于1939年3月7日向在华沙他的政府发送一份非常清晰和洞察力的有关罗斯福的外交政策的报告。当德国主要报纸连同波兰文件原稿第一页传真复印件和德语翻译的译文一同刊登在他们1940年10月28日的报纸上时,该文件被首次公开。主要的国家社会主义党报, Voelkischer Beobachter,发表了这位大使带有观点的报告:

      该文件本身不需要评论。我们不知道,它不关系到我们,由波兰外交官汇报的美国国内情况的每一个细节是否是正确的。这必须由美国人民自己决定。但是,在历史真相面前这是重要的,为我们展现了美国的外交政策,特别是对欧洲,好战活动再次被这些文件揭示和证明了。这仍然是一个秘密,究竟是谁,出于什么动机,推动美国外交到这种地步。在任何情况下,对于欧洲和美国的结果都是灾难性的。欧洲陷入战争和美国给它自己带来了与其他伟大民族的敌意,通常与美国人民没有冲突也无显着差异,事实上几代人视作朋友生活在一起。

      2018/6/20 8:11:25
      左箭头-小图标

      1939年1月9日发自华盛顿的波托茨基大使的报告很大程度上涉及到罗斯福总统对国会的施政报告的内容:

      美国公众比以往任何时候更令人震惊地处在宣传统治之下,在犹太人的影响下,不断让人联想到幽灵战争的危险。正因为如此,美国人与去年相比在外交政策的问题上强烈地改变了他们的观点。

      在这些所有文件的集合中,最能说明问题的是波托茨基大使发于1939年1月12日的报告,可能是秘密报告,内容是关于美国处理国内的情况。本报告全文:

      现在在美国弥漫的气氛是以不断增长对法西斯仇恨为特点,最重要的是,针对希特勒总理与纳粹主义的一切。宣传主要控制在几乎掌握美国100%的广播,电影,日报和期刊出版的犹太人的手里。虽然这种宣传是非常粗糙和尽可能抹黑德国——尤其是宗教迫害和集中营利用——不过,这样的宣传是非常有效的,因为公众是完全无知的,不知道欧洲的情况。

      现在大多数美国人把希特勒总理和纳粹主义看作是最大的罪恶, 威胁世界最大的危险。这里的情况为各种公众演讲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平台,从德国和捷克斯洛伐克来的犹太移民没有放过任何言语以各种诽谤来煽动公众。他们对比 国家称赞美国的自由。

      除了这样的宣传,战争歇斯底里是人为造成的。美国人民被告知欧洲的和平命悬一线,战争是不可避免的。同时明确地告诉美国人民在世界战争的情况下,美国也必须积极参与,以维护世界自由和民主的口号。

      美国总统罗斯福第一个表示对法西斯的仇恨。这样做,他是服务于双重目的:首先,他想在国内的政治问题上转移美国人民的注意力,尤其是资本和劳工之间斗争的问题。其次,通过制造战争歇斯底里,散布谣言,威胁欧洲的危险,他希望得到美国人民接受一个超过美国国防要求的庞大的扩军备战计划。

      关于第一点,应该说,劳动力市场的内部情况正越来越糟。今天失业人数已经有1200万。联邦和各州的开支日益增多。只有国债消费的紧急劳务项目运行数十亿美元的巨额资金,保持一定量的国家平衡。到目前为止,只有一般的罢工和地方骚乱。但这种政府援助能维持多久是无法预测的。公众舆论的激动和愤怒,一方面私营企业和重要的信任,与另一方面劳工之间的严重冲突,给罗斯福制造了许多敌人,并导致他许多个不眠之夜。

      以点两点,我只能说,罗斯福总统,作为一个聪明的政治玩家和一个美国心态的专家,尽快从国内情况转移公众的注意力,把它引导到外交政策。为实现这一目的的方法很简单。一个必要的,一方面, 因为希特勒总理联想到战争的威胁笼罩着世界,另一方面,创建一个幽灵,喋喋不休关于 国家对美国的进攻。慕尼黑协定给罗斯福总统带来了一个天赐之物。他把它描绘成法国和英国对好战的德国军国主义的一次投降。当人们这么说:希特勒强迫张伯伦当枪靶(pistol-point)。因此,法国和英国别无选择,缔结一个可耻的和平。

      普遍仇视一切与德国纳粹有联系的任何方面被德国对犹太人的残暴政策和流亡者的问题进一步点燃。在这次行动中,各种各样的犹太知识分子参与进来:比如,巴鲁克;雷曼,纽约州州长;新任命的最高法院的法官,费利克斯?法兰克福;财政部长摩根索和其他人美国总统罗斯福的私人朋友。他们希望总统成为人权、宗教和言论自由的捍卫者,在未来将严惩闹事者的人。这群人占据美国政府最高位置,并希望构成代表“真正的美国主义”和“民主的捍卫者”, 归根结底,与国际犹太人有着牢不可破的关系。

      对于这个犹太国际组织,上述那些人关心的是其种族的利益,把美国总统描绘成人权“理想主义”拥护者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举动。用这种方式他们在北半球为仇恨和敌意创造了一个危险的温床和将世界分裂为两个敌对的阵营。为激活美国外交政策罗斯福被奠定了基础,并同时为未来的战争购置巨大的军事储备,其中犹太人正在有意识地努力着。在国内政策方面,通过谈论捍卫宗教和个人自由反对法西斯主义冲击的必要性,从反犹太主义转移公众的注意力是非常方便的,并在美国这不断地得到了促进。

      2018/6/19 15:18:29
      左箭头-小图标

      波兰文件

      在这里,现在从波兰的文件本身中广泛摘录。它们按时间顺序排列。

      *****

      1938年2月9日,波兰驻华盛顿大使,耶日·波托茨基伯爵,向华沙外交部长报告犹太人在美国外交政策中的作用:

      犹太人对罗斯福总统和国务院的压力正变得越来越大...

      ...犹太人是现在产生将整个世界陷入战争和带来普遍灾难的战争歇斯底里的领导者。这样的情绪变得越来越明显。

      这种仇恨已经成为一个狂热。它传播无处不在,利用一切手段:在剧院,在电影院里,并在报刊上。德国人被描绘成一个生活在希特勒的嚣张气焰欲征服整个世界的民族,以血海淹没一切人类。

      在与犹太新闻界代表谈话,我一再碰到必然和无情地被说服认为战争是不可避免的。这个国际犹太组织利用一切手段,宣传反对任何一种合并和国家之间的了解。通过这种方式,信念稳步增长,但是在公众舆论中肯定,德国和法西斯主义形式的卫星国是必须被“民主国家”制服的敌人。

      1938年11月21日, 波托茨基大使发送一份报告给华沙,较为详细地讨论自己和布利特之间的一段对话,他恰好回到华盛顿:

      前天我与布利特大使进行了一次长谈,他是来这里度假的。他开始陈述他自己和[波兰]卢卡维兹驻巴黎大使之间存在友好关系,他很喜欢他的公司。
      由于布利特定期向罗斯福总统汇报欧洲的国际形势,特别是俄罗斯的,罗斯福总统和国务院对于他的报告给予高度重视。布利特说法积极和有趣。尽管如此,他在欧洲类似事件的反应,一位记者观点超过一位政治家……

      关于德国和总理希特勒,他以极大的热情和强烈的仇恨谈及。他说,只有以武力,最终一场战争将结束疯狂的德国未来的扩张主义。

      我问他是如何看待未来战争的问题,他回答说,最重要的是美国,法国和英国必须重新全面武装起来目的是坚定地反对德国力量。

      只有这样,时机成熟时,布利特进一步宣布,将随时准备为最终决定。我问他可能会出现什么样的方式冲突,因为德国可能不会首先袭击英国和法国。我根本看不到这整个有什么联系。

      布利特说,民主国家绝对需要两年时间它们才能全副武装。在此期间,德国将可能推行向东南方向的扩张。民主国家希望在东方德意志帝国和俄罗斯之间爆发武装冲突。由于苏联的潜在实力还不知道,可能会发生,德国将前进到离它的后方太远太远,并为发动一场漫长而疲惫的战争而广受谴责。只有这时民主国家才会攻击德国,布利特宣布,逼她投降。

      在回答我的关于美国是否会参加这样一场战争的问题时,他说,“毫无疑问是的,但只有在英国和法国首先松绑!”在美国感觉没有强烈反对纳粹主义和希特勒,一种歇斯底里在1917年对德国宣战之前在美国已经延续至今。

      布利特并没有给人已对东欧局势非常了解的印象,他以一个相当肤浅的方式交谈。

      2018/6/18 8:40:04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7431174
      • 工分:1936
      左箭头-小图标

      这没什么值得奇怪的。现在的美国,不就一直再干着同样的事情嘛!

      2018/6/17 14:13:48
      左箭头-小图标

      查尔斯?C. Tansill,乔治城大学(Georgetown University)美国外交史教授,认为它们是真实的。“......我与在战前的几年里波兰驻柏林大使M.利普斯基进行了一次长谈,他向我保证,在德国白皮书里的文件是真实的,”他写道。[8]历史学家和社会学家哈里?埃尔默?巴恩斯证实了这样的评价:“无论是Tansill教授,还是我自己都已经独立确认了这些文件的确凿性和真实性。”[10]在《美国的第二次十字军东征》(America's Second Crusade),威廉?H.张伯伦写道:“我已经私下里从波托茨基一个非常可靠的消息来源告知,波托茨基现在居住在南美,确认文件的准确性,他非常关心。”[10]

      (译者注:波托茨基,二战前波兰驻华盛顿大使)

      更重要的是,爱德华?Raczynski,1934年至1945年波兰驻伦敦大使,在他1963年出版的标题为《在盟军伦敦》(In Allied London)的日记中证实了文件的真实性。他1940年6月20日入境,他写道:

      德国4月出版的一本白皮书包含来自我们的外交部档案文件,包括在华盛顿的波托茨基,在巴黎的卢卡西维茨和我自己的报告。我不知道他们在哪里找到它们,因为我们被告知,档案已被销毁。文件当然真实的,传真显示,德国人掌握的大部分是原稿,而不仅仅是拷贝。

      在这个文件的“第一辑”,我发现三份报告来自大使馆,两份是我本人写的和第三份是我签署Balinski写的。我读的时候有些忐忑。[11]

      注: [10].Chamberlin, p. 60.

      [11].Edward Raczynski, In Allied London (London: Weidenfeld and Nicolson, 1963), p. 51.

      2018/6/17 12:21:13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8条记录] 分页:

      1
       对解密的39年波兰秘密文件:罗斯福在欧洲煽动战争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