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战争儿童”忘不了德国“最黑暗一页”

共 2453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12919861
  • 工分:209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战争儿童”忘不了德国“最黑暗一页”

“战争儿童”忘不了德国“最黑暗一页”

图片:孩子们在废墟上嬉戏

在德国“战争儿童”支离破碎却生动清晰的记忆中,有枪炮带来的破坏与恐惧,有生命消逝的悲伤,更让他们痛苦的,是亲人与罪犯两重身份在父辈身上的重叠。有人逃避,有人辩解,也有人直面真相,用自己的方式向今天的孩子们解读历史。

“我的父母和我儿子一样大的时候,经历了什么?是什么造就了今天的他们?”这是德国摄影师弗雷德里克·赫尔维格和作家安妮·瓦克在新书《Kriegskinder》中探讨的问题。

在德国,“Kriegskinder”即“战争儿童”,特指在童年时经历了二战的一代人。赫尔维格拍下44名“战争儿童”的照片,记录了他们眼中的战争年代和纳粹德国。这个在20世纪30年代末至40年代初出生的群体,记忆中大都留有童年的烙印,支离破碎却生动清晰。

如今,他们已垂垂老矣,残存的记忆很快就会消逝。沉默多年后,他们渐渐有勇气打破禁忌,站在镜头前讲述自己的故事,谈论德国历史上最黑暗的一页。在英国广播公司(BBC)看来,他们的回忆也许不够客观,但提供了一种前所未见的解读历史的方式。

“我反对死刑,但我的父亲罪不容赦”

“想象一下,大屠杀凶手的孩子长大后会是什么样?”这是纪录片《我的纳粹遗产》中的第一句话。

出生于1939年的尼克拉斯·弗兰克,不得不用一生的时间面对这个提问。

尼克拉斯的父亲汉斯曾任纳粹德国驻波兰总督,他把这个国家变成了屠宰场,人称“波兰屠夫”。二战期间,600万犹太人在波兰的集中营里遇害。汉斯曾夸口:“如果每杀7个犹太人就贴一张海报,那么就算伐尽波兰的森林,也造不出那么多纸!”

尼克拉斯记得童年时跟母亲一起购物的情景。他们驱车穿过贫民区,母亲为自己挑选皮草和围巾。犹太商人们看到这位“皇后”,抢着把最好的皮草卖给她,只求得到后者“宽恕”。

年幼的尼克拉斯穿着黑白相间的昂贵套装,和保姆一起坐在奔驰车后座上。“人们用哀伤的眼神看着我们。我向一个男孩吐舌头做鬼脸,他转身走开了。”他回忆道,“我觉得自己赢了,得意地笑着,但保姆悄悄把我拉回座位。”

“战争儿童”忘不了德国“最黑暗一页”

图片:希特勒与少年士兵

这段混杂着幼稚和残忍的记忆,让如今的他深感不安。

父亲留给尼克拉斯的记忆大多是苦涩的。只有一次,他在城堡的浴缸里洗澡,父亲走进浴室刮胡子,把一点肥皂泡沫抹在他的鼻尖。这是他唯一能回忆起来的父子间的温馨时刻。汉斯与妻子感情不和,也不喜欢尼克拉斯,甚至不相信他是自己的亲生骨肉。

尼克拉斯告诉英国《每日邮报》,父亲多次带着他观看纳粹士兵折磨集中营里的囚犯。瘦骨嶙峋的犹太人骑在驴背上,纳粹士兵抽打驴,他们便被狠狠地摔到地上,再慢慢爬起来,艰难地爬上驴背。尼克拉斯记得,看到这一幕,父亲轻轻笑出了声。

作为“战争儿童”中的特权者,尼克拉斯享受了权力带来的种种好处。但他鄙视和厌恶父亲,说他是“卑鄙小人”“希特勒狂热分子”。他十几岁时的画作上,满是被害者的惨状。

“我反对死刑”,他曾对英国《金融时报》表示,“但我的父亲罪不容赦。”

1946年,汉斯在纽伦堡审判后被判死刑。尼克拉斯把父亲的遗像放在钱包里,时时提醒自己过去的罪恶。

他始终无法摆脱有关父亲的记忆,“我一生都为他的所作所为感到羞耻”。他不时梦见集中营里成堆的尸体:“我的国家永远无法摆脱过去,这段历史还没有结束。”

作为纳粹军人的后代,81岁的蕾妮体验过相似的羞耻感。

因为营养不良,她小时候被送到瑞士的姨妈家。姨父是家具商,家里总是充斥着一股皮革味,客厅里放着漂亮的沙发,上面摆着很多小册子。

趁着姨妈去苏黎世,她偷偷翻看了那些小册子。当意识到上面记载的是关于集中营的内容时,她遭受了人生中最严重的打击。有人在街上当众抽她耳光,大喊“你这个可恶的德国佬”。蕾妮痛哭流涕,却无言以对。

用孩子能理解的方式描述死亡

82岁的汉尼洛尔记得母亲去世前后的每一个细节。

那天,母亲突然腹痛难忍,等了很久才有邻居把她送进医院。医生说,她的阑尾破裂,唯一能救她的只有盘尼西林。战争时期,普通人在黑市上才能弄到这种珍贵的药物。汉尼洛尔的姑妈想办法买到了药,但已经来不及了。

奄奄一息的母亲被丢在医院的走廊,被腐肉的气味包围着。她说自己口渴,汉尼洛尔急匆匆地跑到商店,设法买柠檬水。柠檬水终于买到了,但母亲离开了。

在那个人命如草芥的乱世,死亡司空见惯。许多“战争儿童”在追忆往事时,试图用孩子能理解的方式描述死亡。

82岁的沃纳说,一天,自己发现大门前有一具尸体。那个人试图藏进一幢废弃的建筑,但还是被纳粹士兵拖了出来,处以绞刑。遗体在沃纳家门口躺了好几天,孩子们毫不畏惧地在一旁玩耍,还把鹅卵石扔进死者嘴里。

遗体被草草掩埋,没过几天,一辆卡车开来,把遗体从路边的土坑里挖出来运走。沃纳和小伙伴好奇地围在一旁观看。那天吃午饭时,他突然想到尸身破破烂烂的衣服和暴露在外的骨头,随即想要呕吐。

“战争儿童”忘不了德国“最黑暗一页”

图片:波兰街头,德军士兵对犹太人进行盘查

1937年出生在多特蒙德的布丽吉特记得,她路过一个池塘,看到一个女人脸朝下漂在水面上,一阵风吹过,她的裙子鼓了起来。这个令人毛骨悚然的场景,长久地停留在她的脑海中。

轰炸机在天空盘旋、震耳欲聋的炮声、防空洞、成年人的恐惧、死亡、被炸毁的房屋和废墟……拼合成了“战争儿童”们共同的记忆。

4岁生日那天,比布丽吉特小4岁的彼得被母亲带着走上逃亡之路。匆忙中,母亲把他左右脚的鞋穿反了。他们走了整整一天,母亲始终无法静下心来听彼得说一句话。

他们在谷仓中、废弃的工厂里、火车上藏身,有时在无人的田间厨房里熬点汤水,或是匆忙洗个澡,为的是消灭身上的虱子。炮声不时响起,路边经常能看到人和马的尸体。逃亡路上,彼得的很多亲人永远消失了,只有母亲、妹妹和他活了下来。

77岁的沃尔夫·迪特尔记得,苏联军队攻入德国境内时,他们家的玻璃窗被震得粉碎。母亲带着孩子们躲在沙坑里,惊恐地看着陌生的士兵饮酒狂欢,然后挨家挨户搜查。几天后,孩子们的祖母走进隔壁的一所别墅,发现住在那里的一对母女被割断了喉咙。

相比之下,吉塞拉幸运得多。逃难途中,一位好心的老妇人收留了她和祖母。突然,屋子里的猫开始在桌子和椅子上疯狂地蹦跳。老妇人立刻带着她们离开公寓,躲进一个旧矿井。空袭警报响起时,恐慌爆发了,越来越多的人想挤进矿井,却被同伴踩踏致死。

沉默,逃避,还是直面现实?

很多无辜的德国人背负着本应由纳粹政权承担的罪责,却始终对此保持沉默。也有人鼓起勇气直面黑暗的历史,用大声否认的方式寻找内心的平静。

尼克拉斯·弗兰克儿时的朋友霍斯特·冯·瓦赫特曾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相信,自己身为纳粹高官的父亲奥托是好人,“他什么都没做”。就像对父亲汉斯的憎恨已经成了尼克拉斯日常生活的主题一样,为父亲辩护成了霍斯特生活的重心。

童年不幸的尼克拉斯很容易把父亲当作恶棍,霍斯特却坚信自己的父亲是个“大体正派”的角色。“身为自由主义者,他尽了最大的努力,试图在邪恶政府的控制下做些好事,只是无法离开。”他拒绝谴责父亲,渴望在他身上找到一些积极的东西。

“我知道整个纳粹政权都是罪恶的,我的父亲是其中一员,但他不像罪人。”霍斯特说,“我的一生都被他主宰。他真有罪吗?”

《Kriegskinder》的作者之一赫尔维格指出,对德国的“战争儿童”来说,要在父母身上寻找凶手的影子,并将这种看法和对他们的爱相协调,是充满矛盾的行为。被成年人刻意隐藏的罪行异常沉重,以至于孩子们几乎无法面对:慈爱的父亲怎么会是个杀人犯?

面对父辈的罪行,有人与父母断绝关系,有人逃避现实。

贝蒂娜·戈林是纳粹德国二号人物赫尔曼·戈林的侄孙女。祖父去世后,她的父亲亨茨被赫尔曼收养,后在二战中成了苏联人的俘虏。1952年回到德国后,他才发现,两个兄弟因为无法忍受战犯家属身份带来的羞辱,自杀身亡。

直到1981年离开人世,亨茨从没在女儿面前谈论过纳粹大屠杀,也从未提及她声名狼藉的堂祖父。为了不再将戈林家族的“纳粹基因”遗传给后代,贝蒂娜和弟弟主动接受了绝育手术。

事实上,贝蒂娜对堂祖父怀有复杂的感情。她既对他的血腥暴行充满憎恶,称他为“怪物”,又承认自己“可能有点喜欢他”。就此,她自己都感到震惊。

在尼克拉斯和人权律师菲利普·桑兹接连不断的“攻势”下,霍斯特·冯·瓦赫特坚持维护父亲的态度出现了细微变化。

“我同意你的看法,他完全出自纳粹体系。”他说,“间接地,他对发生的一切罪行负责。”

“间接的?”桑兹穷追不舍。霍斯特陷入了长久的沉默,眼睛似乎有些湿润

延伸阅读: 杜致礼 猫王 失速
      打赏
      收藏文本
      5
      0
      2018/6/16 13:19:51

      网友回复

      • 军衔:陆军少校
      • 军号:1379108
      • 工分:73645
      左箭头-小图标

      8楼 wyw1208
      德国法律是否禁止这些纳粹的后代为其祖辈的“英雄事迹”树碑立传?在我国好像不算什么事,毕竟什么“谢文东”,“座山雕”,“蝴蝶迷”好像都有电视剧啥的。方正县还有日本恳拓团的纪念碑,新立的。
      纪念碑早就被拆了。

      2018/6/20 17:10:16
      左箭头-小图标

      您的帖子已进入后台审核,请耐心等待2018-06-20 04:25:29您的帖子因含有关键词,已进入后台审核,请耐心等待。您可以点击以下链接查看您的内容:查看详情。

      我发帖子

      总是遇到

      这个

      2018/6/20 8:03:01
      左箭头-小图标

      您的帖子已进入后台审核,请耐心等待2018-06-20 04:25:29您的帖子因含有关键词,已进入后台审核,请耐心等待。您可以点击以下链接查看您的内容:查看详情。

      我发帖子

      总是遇到

      这个

      2018/6/20 8:01:23
      左箭头-小图标

      8楼 wyw1208
      德国法律是否禁止这些纳粹的后代为其祖辈的“英雄事迹”树碑立传?在我国好像不算什么事,毕竟什么“谢文东”,“座山雕”,“蝴蝶迷”好像都有电视剧啥的。方正县还有日本恳拓团的纪念碑,新立的。
      就算不禁止,德国现在也已经失去产生 NACUI主义也就是种族同胞联合和团结 得种族主义民族社会主义

      基础了

      三十年代得德国能产生NACUI主义得原因是

      因为德国当时民族构成日耳曼人种还比较单一。

      现在的德国的6500万人口里,还有多少是原先得

      日耳曼

      原种族居民呢

      多少黑人 ,吉普赛小偷和土耳其非法劳工呢?

      今天法国社 会私生子的数量占婴儿的53%

      欧盟另一个领头羊法国成为法兰西斯坦得日子也不会太远了 。

      2018/6/20 3:42:35
      • 军衔:陆军少校
      • 军号:446655
      • 工分:67458
      左箭头-小图标

      德国法律是否禁止这些纳粹的后代为其祖辈的“英雄事迹”树碑立传?在我国好像不算什么事,毕竟什么“谢文东”,“座山雕”,“蝴蝶迷”好像都有电视剧啥的。方正县还有日本恳拓团的纪念碑,新立的。

      2018/6/19 1:22:22
      左箭头-小图标

      声母表们见不得一个非白人的强大国家崛起。

      2018/6/18 16:05:16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尉
      • 军号:2048037
      • 工分:7507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3楼 yangjian3
      忘了提一句,对于罗萨人,是不是也要对东亚的民族如祖居在我国黑龙江,乌苏里江,外兴安岭一带的居民们,需要“忏悔”?
      你和那些**德棍谈德国暴行,他给你扯卡廷;你说集中营,他和你扯劳改营;你说德国的焦土政策、种族灭绝、大屠杀,他和你扯苏联大清洗;在德棍眼里,纳粹猪干什么都是对的,都是白的,他们应该回到75年前,好好为他们元首效力,好好享受当肥皂毛毯的乐趣

      原来罗萨人是无恶不作得欧亚各民族血泪史压迫者异族掠夺者啊?NACUI主义是什么意思?民族社会主义,种族社会主义得意思啊,种族主义种族联合是具有排他性啊。

      以你的民族出身和身份,对于我本民族来说有没有威胁和伤害给你定成分,定敌我 ,到底是可以包容的工农兵还是要被隔离和防范,活该给欺凌,批斗,出身就是原罪得黑五 类分子 。

      用NACUI主义者的话来说就是应该被种族清洗和镇压得对于本民族具有

      巨大得危害和伤害得异族。

      那么我为什么总听说 二战的时候德纳也就是日耳曼民族社会主义党,东扩灭苏,好象就是屠杀犹太人和大恶魔斯大林 。

      对待苏毛子平民就秋毫无犯,相对待亲儿子一样,为什么啊?

      为了增强日耳曼本民族得民族振兴,团结凝聚。

      煽起对犹太人的仇恨,卑鄙的报纸中伤犹太人,把他们妖魔化成

      贪婪奸诈得吸血

      世界毒瘤。

      难道教育得就是俄毛子是好人文明人有道德的善良人,他们不奸诈不无赖,不搞种族灭绝危害其他民族得种族生存,不作孽,不干坏事,不做强盗,他们安分守已得发展经济和技术,为人类文明贡献力量,依靠自己得双手和智慧 来养活自己?

      他们不会伤害我们日耳曼民族 ?

      我们再东进得过程中对待他们的平民 要如同 爱护对于人类无害的鸟类一样爱护他们吗?

      我就奇怪了,日耳曼民族号称世界上最优秀得民族,放着所谓得真正全人类全世界的苦难 根源 ,

      穷凶极恶的种族血债累累得俄毛子的罪行和危害不去宣扬,却抓住仅仅是所谓得聪明能干

      会 搞经济会发展文明,顶多和他们打交道你会多吃点亏,但是大家总体上还是互惠互利得犹太人的丑恶不放。

      和你们这些天天灌输对俄仇恨得”中华民族爱国者“相比起来,真是 太不负责任了 。连哪个异族是对自己得民族伤害 最大

      威胁最大的敌人都分不清楚。还自称优秀民族,我看狗屁。

      早期的哈尔滨只不过是依傍在松花江旁,由少 数渔民、手艺人、农民组成的小 渔 村。俄国取得 了在中国东北修筑中东铁路的特权,并以哈尔滨为中心,分东、西、南三线六端相 向展开,一时间,大批俄国人迅速聚 集到此,他们在这里大兴土木,开始了一定规 模的城市基建活动,昔日的哈尔滨也因此由一个边睡小 渔 村发展成为了一座名噪一 时的大都市。哈尔滨在近代中国的众多对外开埠城市中,属于起步较早、现代化水平较高的城市之一。在建筑文化上,也蕴含着较强烈的引入新潮设计思想的意识。

      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地处东北腹地的哈尔滨,成为亚洲第二国际大都市了。人们习惯称之为为“东方小巴黎”“东方莫斯科”。

      经俄国人经营后的哈尔滨有些像欧洲城市了。20世纪早期的哈尔滨,无论是建筑还是基础设施,教育医疗和人民的生活水平,在中国城市中都是数一数二的.而且中国人能够分享到经济成长的成果,

      鞑清留下了什么呢?

      文字狱还是胡广填四川呢?

      你自做多情得要为这些个东北亚得通古斯黄种人同胞

      向俄毛讨还血债,作为受害者得身份向俄毛子控诉,人家领

      你的

      情吗

      既然俄罗斯联邦的历史不能说成是俄罗斯一家的历史,而是190个共同创造的历史,那么俄罗斯联邦除了占人口80%的主体民俄罗斯外,还有鞑靼人、蒙古人、通古斯人等等,那些人当年建立的、在现在俄罗斯境内的政权,都是俄罗斯历史上的地方政权,那么俄罗斯族和这些人之间的战争和历史,都是俄罗斯联邦兄弟民族之间争夺政权的历史,都属于俄罗斯的内战,既然是内战,何来侵略成性?至于什么历史上俄罗斯和其他国家签订的什么条约,如和满清签订的那些条约,我早就说过了满清自己都不把那些苦寒之地当回事,都是程度极低的羁縻,根本没有设立长期的管辖机构,派遣官员进行有效管理,连常年的驻军都没有,如何说么那些地方就是满清的,更何况有很多地方那些土著部落今天宣布效忠大清皇帝,隔一段时间就可能反了。而且那些地方居住的土著,有些部落头领是想满清称臣,有些则是宣布效忠沙皇,如当年有些蒙古部落就是效忠沙皇而不是满清皇帝。这只能说是清俄双方争夺当地土著部落而已。更合理以前面第二种历史观点,那些当年土著有一些是在今天俄罗斯境内,那么人家也可以说是自己兄弟间的内战。。。。所以这种逻辑非常扯淡,但现实中往往却为不少人所接受。

      俄国的西方近现代文明,毫无疑问比满清先进。中东铁路的修建,是东北工业化城市化的开始,俄国对东北建设的推动作用是不容抹杀的。

      毛子叫抢劫的恶棍,中华民族也是分分合合的历史,他曾入侵朝鲜、越南等国,以前不属历代的XZ。 XJ 内蒙现在也是国土一部分。 骂毛子是恶邻,那对朝鲜等国及国内自治区而言,我们是什么?恶棍?

      即使哈尔滨这座俄国人建立的城市,在俄国人治理时期相比最发达,在全国地位最高的城市,如果都很少人了解这段真正的历史,还常常无端的去仇俄国人。

      远东并入俄国后并未发生对原住民的种族清洗,比如说那乃人(赫哲族)在俄国有两万多人,是中国境内的四倍,乌德海人(俄罗斯得满族)虽然只有一万多人,但仍完好保留着本民族的语言,想反的是中国满族基本上不会讲满语。

      何况你以为搞侵略和种族屠杀危机 其他民族得生命种族安全欠下血债不会引起人家民族的反攻倒算和讨还血债啊?

      你知道蒙古人侵略屠杀得后果吗?

      八月十五杀鞑子,当年得日本为了巩固侵略成果而掺沙子改变人口民族构成而放进去的“日本满洲开拓团”之所以日本投降以后没有印发大规模得种族冲突和被大规模种族驱逐和屠杀,

      是因为日本在东北的统治的确相比起华北和南方来不那么坏

      不那么

      残暴和血腥。

      还算 比较温和,当地居民对于日本人也没有太大得种族仇恨,但是即便这样,也是把他们驱逐回国得。

      毕竟他们也是日本侵略者得一部分,让他们留下根本不合适,可是按照你们得说法。

      罗萨族不光是对于亚洲民族来说是血债累累的异族压迫者屠戮者掠夺者,再西面也是一样得啊。

      乌克兰啊,波罗得海人啊 他们都是被苏俄强制侵略和吞并得。

      而且所谓的苏俄侵略和吞并他们得国家以后,做尽了坏事,又 是种族清洗又是种族迫害,民族压迫得。

      那么乌克兰和波罗的海共和国境内得乌克兰人,波罗得海人肯定对于苏俄掺沙子进去加强控制 充实的“俄罗斯 族开拓团”有滔天得种族仇恨啊。

      二战得时候,德军东扩打过来的时候,在西面几个 “加盟国”

      人民有机会从俄国人得压迫下当翻身农奴得时候,清算以往的仇人。

      当地的俄罗斯族平民就算德军不屠

      杀他们

      ,也要被这些个按照非俄罗斯民族名字命名的“加盟国”国内得命名民族当中寻求

      种族独立自由解放,摆脱异族得压迫和控制

      分裂出苏联也就是从俄罗斯人得殖民压迫下解放出来得种族主义分子也就是NACUI分子给种族屠杀掉。

      “六月二十二杀毛子”

      把他们和犹太人一样种族屠杀干净不留祸患。

      当然了痛说历史是必不可少的。直到

      WG

      后小学的政治课本里头几页就是”江东六十四屯惨案”,还排在“血泪斑斑的三条石”文章之前。极力煽动极端民族主义,仇俄,避而不谈事件起因是清军和义和团无端大规模屠杀俄国平民,妇孺,奸淫掳掠,把婴儿投进火堆,修建中东铁路的俄国人被悬首城门,也有更多的清国国民天主教徒被牵连杀害。清国发动战争和屠杀,炮击海兰泡要把屠杀进行下去的刽子手,被美化成了待宰羔羊。 直到70年代末,还拍出《傲蕾一兰》这样的仇俄宣传用的电影,却不提傲蕾一兰这样的通古斯

      抗俄

      勇士,更多的是侵略明朝,屠杀汉人的

      谷寿夫一样得大战犯,大

      刽子手。

      2018/6/18 10:03:14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尉
      • 军号:2048037
      • 工分:7507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yangjian3
      我在想:

      英国人、法国人、西班牙人、葡萄牙人等等,尤其是西班牙人,对印第安人、黑人们,有“战争儿童”么?

      英国人、法国人、西班牙人、葡萄牙人等等,尤其是西班牙人,

      若是他们没有,甚至仅仅是在表面上有所谓的“忏悔”,那么何以仅仅要求德国人对犹太人忏悔?

      犹太人对中国很是蔑视。

      中国在近现代的一切苦难,都是犹太人造成的,所以中国应该怪犹太人,也必须怪犹太人,否则中国人就是敌友不辩,被犹太人嘲笑与愚弄。.

      只有犹太马列左派思想再愚弄影响着中国人,中国人就不可能兴邦,中国就不可能崛起,中国就不可能复兴。因为中国不灭亡都已经算幸运了 油画《爱因斯坦在上海》俞晓夫 在不到3天的时间里,他对中国的认识是: “中国人吃东西不坐在凳子上,而像欧洲人在树丛里解手时那样蹲着。一切都那么安静严肃。甚至连孩子们都是毫无生气的,迟钝呆板。” “就算是那些沦为做牛做马的人也从来没有让你感受到,他们对受苦是有意识的。一个怪异的类畜民族……更像是机器人而非人类。”

      2018/6/18 6:30:53
      • 军衔:陆军上校
      • 军号:7252948
      • 工分:194086 / 排名:7939
      左箭头-小图标

      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2018/6/16 18:29:53
      左箭头-小图标

      忘了提一句,对于罗萨人,是不是也要对东亚的民族如祖居在我国黑龙江,乌苏里江,外兴安岭一带的居民们,需要“忏悔”?

      2018/6/16 13:46:26
      左箭头-小图标

      我在想:

      英国人、法国人、西班牙人、葡萄牙人等等,尤其是西班牙人,对印第安人、黑人们,有“战争儿童”么?

      英国人、法国人、西班牙人、葡萄牙人等等,尤其是西班牙人,

      若是他们没有,甚至仅仅是在表面上有所谓的“忏悔”,那么何以仅仅要求德国人对犹太人忏悔?

      2018/6/16 13:44:49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2条记录] 分页:

      1
       对“战争儿童”忘不了德国“最黑暗一页”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