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卫报》爱因斯坦“令人震惊”的仇外心理,特别对中国

共 565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卫报》爱因斯坦“令人震惊”的仇外心理,特别对中国

艾莉森 ·Flood

2018年6月12日星期二英国夏令时17.32,最后修改于2018年6月13日星期三英国夏令时00.25

科学家和人道主义偶像所保存的私人日记显示了他在亚洲旅行时对遇到的人的偏见。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一个不熟悉的面孔.....1921年阿尔伯特·爱因斯坦。摄影:朵琳·斯普纳/盖蒂图片社

阿尔伯特?爱因斯坦(Albert Einstein)的私人日记详细记录了他20世纪20年代的亚洲之行,这本日记揭示了这位理论物理学家和人道主义偶像对他旅途中遇到的人(尤其是中国人)的种族主义态度。

这本日记写于1922年10月到1923年3月之间,记录了这位科学家对他的旅行、科学、哲学和艺术的思考。在中国,这位曾将种族主义描述为“白人的疾病”的著名人士,描述了他观察到的“勤劳、肮脏、愚笨的人”。他指出,“中国人在吃东西的时候不会坐在长凳上,但当他们在茂密的森林里大小便时,会像欧洲人那样蹲着。这一切都是安静而端庄的。连孩子们也没精打采,显得迟钝。”在早些时候,他写了一篇关于“后代的丰富性”和中国人的“繁殖性”的文章之后,他接着说:“如果这些中国人取代了所有其他种族,那将是一件憾事。”对我们这样的人来说,纯粹的思想是无法形容的沉闷。

加州理工学院爱因斯坦论文项目的高级编辑兼助理主任Ze 'ev ·罗森克兰兹说:“我认为很多评论让我们感到非常不愉快——尤其是他对中国人的评论。

“这与这位伟大的人道主义偶像的公众形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我认为读到这些文章并将其与他的公开声明进行对比是相当令人震惊的。它们更加措手不及,他并没有打算出版。”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爱因斯坦1922年在中国时写的游记。摘自《爱因斯坦游记》(普林斯顿大学出版社)

罗森克兰兹编辑并翻译了阿尔伯特·爱因斯坦的旅行日记,这是普林斯顿大学出版社出版的第一本他独立的日记,包括日记的副本。这些日记之前只是作为阿尔伯特·爱因斯坦的15卷文选集的一部分,以德语出版,并附有英文的补充译文。普林斯顿大学的一位发言人说:“这是爱因斯坦旅行日记首次提供给不是一个严肃的爱因斯坦学者的人。”

这些日记被认为是写给爱因斯坦在柏林的继女们的,当时他和妻子正在亚洲、西班牙和巴勒斯坦旅行,看他这样写中国:“即使是那些像马一样工作的人也不会给人一种有意识的痛苦。一个特殊的群居民族[…]通常更像机器人而不是人。”他补充道,观察对他的仇外心理“一剂健康量的极度厌女症”:“我注意到男人和女人之间的差别是如此之小;我不明白中国女性拥有什么样的致命吸引力,让相应的男性如此着迷,以至于她们无力保护自己不受后代强大祝福的影响。”(译者注,他这话的意思可能指中国女性愿生育)

延伸阅读: 欧阳炳强 逯爱岩 景冈山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18/6/13 19:29:05

      本版热门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爱因斯坦是人类灭绝的催化剂,如果没有它,人类就少了一种自我灭绝的好选择。

      2018/6/15 20:25:16
      左箭头-小图标

      这不是科学泰斗的错。而是整个中国大多数人都没什么精神思想。因为贫穷和战火搞得所有人连活着都很困难,是活着不是生活。在这种状态下,还想让当时的民众有好精神好思想?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8/6/15 16:35:43
      左箭头-小图标

      科学家看不懂中国 中国是圣人文化根基在最底层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iPhone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8/6/15 14:53:08
      • 军衔:陆军中士
      • 军号:2882527
      • 工分:1423
      左箭头-小图标

      爱因斯坦在科学上面是个天才,这个可以肯定,但是只限于科学成就方面。对于其它方面,他跟白痴无异。对于他白痴的一面,我们只能呵呵了。

      2018/6/14 21:43:22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9091464
      • 工分:4554
      左箭头-小图标

      犹太人仇视全世界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8/6/14 19:13:50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6条记录] 分页:

      1
       对《卫报》爱因斯坦“令人震惊”的仇外心理,特别对中国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