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三块银元里的红军乡愁

共 47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12878689
  • 工分:15517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三块银元里的红军乡愁

来源:新华社, 作者:吴光于、冯昌勇

在父亲去世28年后,胡敬华终于带着父亲胡道财的遗愿,怀揣一本厚厚的族谱,来到江西省赣州市宁都县黄陂镇寻根。

如今,老人的灵位被静静安放在当地的胡家祠堂里,他的遗骨却埋葬在1400公里外的赤水河畔。这位17岁参加红军的战士,自从1934年踏上长征之路,就再也没有回过故乡。

1935年1月遵义会议后,中央红军从遵义兵分三路进入习水,向土城、赤水进发,拟从泸州和宜宾之间北渡长江,与川西北的红四方面军会合。在敌人的围追堵截下,红军与敌人在青杠坡展开了激烈的拉锯战。这一战也拉开了红军四渡赤水的序幕。

那一年,胡道财25岁,在青杠坡战役中腿部负伤。在红军四渡赤水之后,他由于伤势过重无法再随部队长征,只好在太平镇泪别战友,转为地下党。部队在临走时留给他三块银元作为医疗费。

从此,胡道财改名为胡云清。为了隐蔽身份,地下党组织将他送到李家寨乡下,一边治伤,一边学习四川话。3年后,他回到太平镇,佯装屠户,并娶妻生子。

在胡敬华的记忆中,一到寒冷的冬天,父亲的腿伤就会发作得特别厉害。因为旧伤始终未愈,1953年胡道财就去世了。到他去世,都珍藏着那三块银元,陪他走到最后的,还有留在身体里的一块弹片。

那一年,父亲43岁,胡敬华7岁。

“咪哆来 咪哆来 咪唆咪 咪哆来咪唆 咪来哆来……”虽然父亲已经离去60多年,但是每每哼唱起这首他生前爱唱的歌,胡敬华觉得他仿佛还在身边。

太平镇的老人还记得胡道财的那身“江西老表”打扮——头上包着一块白布,身上穿着对门襟的褂子和宽大的“找腰裤”。新中国成立后,他担任太平渡街场的街长,对人友善,因为受过他许多照顾,今年70多岁的张明德一直管他叫“老父大爷”。

胡敬华说,父亲生前一直想念江西老家,一直留着银元,想当作路费回去看看。然而,这个愿望直到去世都没能实现。

17岁那年,胡敬华成了赤水河上的一名纤夫。和他一起拉船的,还有当年留在太平镇的另一位红军、父亲的战友江明万。

在无数个满天星斗、河水淙淙的夜晚,二人躺在船头聊天。江明万向他讲起青杠坡战役的惨烈、四渡赤水的艰辛,以及关于他父亲的点点滴滴。

1981年,胡敬华第一次回乡寻根。在江西宁都县黄陂镇山堂村,他与素未谋面的堂兄弟们相认,他发现,原来父亲的3个兄弟以及一位叔公都是红军,这一家出了5位红军战士!自从5人踏上漫长艰险的长征路,家人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们。

70岁的胡敬华已经满头白发,如今他日日守候在当年父亲的部队渡赤水时经过的太平渡口,向过往的人们讲述着长征故事。他随身带着父亲留下的其中一块银元,装在用牛皮缝成的口袋里,外面还包着一块棉布。他说,那银元上有父亲的气味,有长征的气味。

延伸阅读: 弹珠警察 牺牲品 哈曼丹
      打赏
      收藏文本
      1
      0
      2018/6/12 9:07:33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红军的故事,很感人!

      2018/6/12 12:53:46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2条记录] 分页:

      1
       对三块银元里的红军乡愁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