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064(原创连载中)----抗战十四年大揭秘之山河浴血 老风十四

共 235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尉
  • 军号:12914245
  • 工分:5541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064(原创连载中)----抗战十四年大揭秘之山河浴血 老风十四

064(原创连载中)

决战娘子关(6)

129师769团随刘伯承师长北上原平,其余部队则由张浩率领于10月12日经太原到达山西阳泉市正太路以北地区。此间,第二战区副司令长官黄绍竑已受阎锡山委任,前往山西阳泉市平定县娘子关指挥作战。为协助娘子关方面的防御,按照八路军总部的命令,16日,陈赓386旅772团抵达阳泉市平定县,此时,娘子关方面正在进行对旧关的第二次反击战。八路军依然执行独立自主的山地游击战战术,因此不参加娘子关的正面防御,而是绕到日军背后,袭击和牵制日军。10月18日,从八路军总部归来的刘伯承和政训处主任张浩率129师师部也抵达了平定县。10月20日,陈赓率386旅772团到达旧关以东10多公里的井陉县南障城镇支沙口村。21日夜晚,772团副团长王近山奉陈赓旅长和叶成焕团长之命率领所属3营悄悄潜入天长镇长生口村,部队拟占据西北山坡时,发现约一个中队的日军从天长镇板桥村沿现G20方向开来。王近山赶紧命令部队设伏。当日军进入伏击圈后,八路军突然开火,毫无防备的日军不敢恋战,边抵抗边败逃。386旅772团对川岸所部旗开得胜。

115师在平型关的胜利及129师772团在长生口的胜利,在八路军队伍中滋生出对日军轻视的心理苗头。刘伯承意识到这种心理的可怕后果,及时提醒前往测鱼镇石门村一带袭击日军的指战员们,切记严防自己的侧翼,不能指望友军对侧翼的保护。10月22日午时,771团赶到石门村设伏不久,日军便沿着这条通往平定的道路而来。771团对进入伏击圈的日军全面开火,战斗持续到傍晚时,仍不能突破771团防线的日军停止进攻后撤走。771团亦撤出战场,退到石门村西南的平定县东回镇七亘村休息。当时指战员们得意忘形,对日军的轻视心理更加膨胀,早想不起刘师长对侧翼防御的提醒了。骄兵必败这是战场上的规律,771团夜宿时未加派岗哨和暗哨。结果被日军40旅团一部从正面和侧面包围。慌忙迎战的771团不久被打散撤往附近山上,未及撤退的官兵拼死阻击日军。日军因天黑路不熟悉,未敢继续追击,771团方能脱离战场。天亮时清点人数,发现伤亡官兵40余人。为此,刘伯承向中央军委上报检讨,中央军委通电八路军总部及各师:771团七亘村受袭击,是这种胜利冲昏头脑的结果。须告诫全军,必须把勇敢精神与谨慎精神联系起来。须知对日本帝国主义的战争,是一个艰苦奋战的长过程。随后,771团奉命后撤,随129师政治部进驻距昔阳县县城东27公里的东冶头镇,政治部组织部长王新亭随即帮助地方成立了“昔阳县总动员委员会”,把七亘村的战场交给了772团。

八路军的出击在一定程度上迟滞了日军,但无法阻止日军源源不断地投入到战场。23日晨,日军在飞机狂轰烂炸之后,开始向从红土岭到大小梁江村一带的第3军阵地冲锋,守军顽强坚守至入夜。深夜,第3军主动出击大、小龙窝及核桃园一带的日军,日军准备不足,仓促迎战,双方一昼夜混战,各有死伤。

24日,中日军队的攻防战继续激烈展开,日军在飞机配合下,向守军正面和右翼阵地同时进攻,红土岭及以西阵地受到强大攻击,若不是177旅独立团及时赶来增援,恐怕阵地难保。除了独立团之外,在红土岭以南出没的129师陈赓的386旅和刚刚划归孙连仲指挥的川军孙震的41军122师364旅已赶到阳泉同样增加守军右翼,准备前去守卫东回镇祁家峪村一带防线,以便使右翼的防线更加稳固。25日,王铭章的122师另一个旅366旅到达东回镇,在364旅前往马山村东面高地与第3军21旅换防途中,日军抓住这个难得的时机突然发动袭击。122师364旅猝不及防,加之武器装备未能补充,完全处于劣势。战至夜晚,日军得以突入柏井镇乱安村,然后向西北方向突进,攻击位于平定县柏井镇固驿铺村的曾万钟军部。好在第177师独立团又过来支援,才算遏制住突入日军的攻势。随后,黄绍竑命令王铭章122师1个团及第3军21旅的兵力夹击此股日军,仍未取得效果。反而第3军右翼的第7师沈元镇21旅防线被突破,第7师后退至梁家垴一线。

由于川军的及时赶到,使晋东防线上的国军增加了生力军。那么,川军是如何赶来的呢?

提到四川男人,印象中是慵懒好赌、无所事事、好窝里斗和缺少责任感。当时的四川军队有“吊儿郎当双枪将”(破枪加鸦片烟枪)的恶名。被公认为是当时中国“最糟的军队”、“最不堪一击”且是当时中国军队中唯一以草鞋为军服套装的军队。但正是这样一支军队,在国家和民族危亡的关头,以其巨大贡献和牺牲,让国人重新认识到,他们是一群充满血性的男儿,他们是一群令人由衷敬佩的英雄!

延伸阅读: 龙组 洪金宝 殷罡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18/6/10 17:04:47

      网友回复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尉
      • 军号:12914245
      • 工分:5541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065(原创连载中)

      决战娘子关(7) “七七事变”当天,川军高级将领们正在重庆参加由何应钦主持的“川康整军会议”,会议目的是对川军裁撤缩编.当时川军有8个军26个师,9个独立旅,总计步兵团171个。由于“七七事变”的突然爆发,“川康整军会议”于7月9日便匆忙结束了。会议决定:各军缩减1/5,辖杨森的20军、唐式遵的21军、谭道源22军、潘文华的23军、刘文辉的24军、孙震的41军、王瓒绪的44军、邓锡侯的45军和李家钰的47军共9个军。当得知日军进犯29军时,41军军长孙震当即表示“愿率本部官兵出川抗战!”孙将军是“七七事变”后第一个公开表示愿赴前线的将领。8月初,四川省主席刘湘在南京国防会议上慷慨陈词地表示:“抗战,四川可出兵30万,供给壮丁500万,供给粮食若干万石!”刘湘能做出这样的表态着实不容易。因为四川远在西南,作为抗战的大后方,战场绝不会打到那里,否则中国就亡国了。且当时四川包含重庆在内,人口不到5300万,按照极限征兵的1:12的比例,四川最多供给壮丁也就是440万。因此,刘湘的言行赢得了全国各界的一片赞誉。

      刘湘回到四川后,8月25日发布了《告川康军民书》,号召四川军民为抗战作巨大牺牲:“全国抗战已经到了发动时期,四川人民所应负担之责任,较其他各省尤为重大!”。9月5日,四川省各界在成都少城公园召开出川抗敌将士欢送大会。会上,成都各界人士捐钱捐物,要知道,1936年夏天到1937年5月份,四川经历了波及全省4/5强的大旱灾,受灾人口3000多万,还依然能够为抗日捐款捐物,其场面该是何等的震撼人心!

      之后不久,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批准川军奔赴抗日前线的部队编组成两个集团军。以孙震的41军、邓锡侯的45军、李家钰的47军组成第22集团军,邓锡侯任总司令,孙震任副总司令;以谭道源的22军、潘文华23军、王瓒绪的44军组成第23集团军,刘湘任总司令,唐式遵任副总司令。川军集成后,遵照蒋委员长命令,兵分两路出川作战。邓锡侯、孙震率第22集团军奉命北出剑门关开赴晋北、晋东一线作战;第23集团军则顺长江出夔门东下宜昌,推进至郑州,增援平汉路石家庄前线作战。军事委员会指令22集团军到达西安后换发装备,待命开赴前线。

      “男儿立志出夔关,不灭倭奴誓不还,埋骨何须桑梓地,人生处处有青山!”,川军正是胸怀“慷慨赴死”的悲壮奔向各个抗日战场的。最令人心疼和不解的是,北出剑门关的部队因没有汽车用于运兵出川,只能沿着被李白誉为“难于上青天”的剑门关川陕大道、身着单衣、脚穿草鞋,一路步行赶到宝鸡,再乘火车奔向你死我活的前线。我始终不能明了他们的内心所想,明明去赴死,还要先忍受饥寒交迫,靠着一双脚板步行一个月送自己上路。还有那幅陈列于绵阳市安县博物馆中、父亲送给儿子的“死”字旗,表现出国难当头之际川中百姓的忠义报国之心。如果说“壮士出川”令我钦佩,那么后来川军在各个战场上的英勇表现则更加惊天地泣鬼神。

      川军于9月1日开始,41军、45军和47军分别从绵阳、成都和西昌出发。邓锡侯、孙震率22集团军总部和41军先头部队先期抵达西安。王铭章的122师连简单的战备都没来得及就渡过黄河,3xxx旅最先经同蒲路转太原运至晋东前线作战。随后,王铭章率366旅也加入到晋东对日作战。

      川军此时的状况更加让人心疼。由于匆忙上阵,赤脚穿草鞋,身上只一套单衣及随身枪弹,时值深秋,不用说打仗,就是秋寒就够受的。除了天气之外和衣物之外,既缺少担架,更缺少后方医院。即便如此,川军仍然斗志昂扬地浴血阻击日军。

      人们常说失败乃成功之母。10月23日771团在七亘村被夜袭,虽然令该团损兵折将,但却让刘伯承师长发现了七亘村所处的险要地理位置是伏击战的好战场。于是一场成功的对日军伏击战于10月26日上演了。

      2018/6/11 9:07:47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2条记录] 分页:

      1
       对064(原创连载中)----抗战十四年大揭秘之山河浴血 老风十四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