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曼施坦因“”计划之我见(一)

共 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12910237
  • 工分:24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曼施坦因“”计划之我见(一)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法国会战,德国陆军总参谋部原先制定的战略是施利芬计划的翻版,右翼以重兵进攻比利时、荷兰及法国北部,占领英吉利海峡沿岸地区,封锁英国。但在后来实施进攻过程中,希特勒迫使陆军总参谋部改变了方案,新计划以“曼施坦因”战略而著名,右翼只不过是佯攻,德军主力通过阿登山区直插法国中部,蒋英法联军拦腰切断,合围并击溃比利时及法国北部联军主力后,法国失败已无法避免。所以在许多人看来,曼施坦因不但是一个战略天才,而且是德军取得法国会战胜利计划的制定者。对此,笔者有以下不同看法。 一、战前形势 德军占领波兰之后,作为既得利益者,1939年10月6日,希特勒在德国国会发表公开演讲,向英法提出和平呼吁。10月7日,法国总理达拉第表示拒绝,但更重要的是,10月12日英国首相张伯伦在下院发表演说,要求德国恢复战前边界为诚意,才能展开和平谈判。希特勒显然无法接受这样的条件,认为英法政府对其和平倡议的拒绝,为其对西方的开战找到了理由和借口。既然在政治上已无和平可能,10月9日希特勒发布第六号指令,准备对西方开战。11月7日,荷兰、比利时两国政府向德国和西方提出调停建议,英法两国政府表示,只有德国恢复波兰和捷克斯洛伐克的独立,才有可能展开和平谈判,德国则表示仔细研究照会。这更促使希特勒下定决心开战,认为先行击败法国之后,英国孤立无援自然会退出战争。 希特勒对英法开战的决心吓坏了德国陆军高层,在整个德国,只有希特勒一个人坚信可以战胜英法联军,布劳希奇、哈尔德 、龙德施泰特、傅克、李布 以及许多德军高层将领认为德国还没有做好开战的准备,也不具备与英法联军抗衡的实力,多次暗示及提醒都没有效果之后,部分德军指挥官开始策划政变而被称为“佐森”密谋分子,却没有得到多少人支持。11月5日布劳希奇亲自去总理府见希特勒,说德军还没有做好开战的准备,士气如一战后期一般低迷,甚至发生兵变,希特勒听后勃然大怒,呵斥陆军总司令懦弱,希特勒的一阵暴怒吓坏了密谋分子,使其做鸟兽散不了了之,再也不敢做任何密谋行动。 德国陆军高层的担心并不是没有道理的,德军能够用于西线的陆军兵力为136个师,其中82个师是与波兰开战之后才建立的兵团,战斗力值得怀疑,不过德军编制合理,装备先进,训练有素,其中有坦克师10个,摩托化步兵师8个,坦克2700辆,火炮约7400门;空军有现代化作战飞机3900架;海军弱小的兵力则起不了多少作用。英法及荷兰、比利时联军共有140个师,装备齐全,训练很好,坦克虽有3400辆,但分散在步兵部队之中,而不像德军编成装甲师集中起来使用,只有三个坦克师和三个摩托化步兵师,火炮约14500门;英法联军飞机约2400架,另英国本土有1000余架飞机可以参战;英法海军虽然十分强大,在西线战役中却无法发挥作用。从双方兵力及装备对比来看,两方旗鼓相当,实力大体相近。 根据希特勒的指令,德国陆军总参谋部于1939年10月19日制订了“黄色”计划。10月23日,希特勒召集三军高级将领开会,阐明开战决心并给他们打气。10月29日希特勒签署了“黄色进军”指令,方案指出要尽可能多的消灭英法联军及荷兰比利时军队,占领尽可能多的荷兰、比利时、法国北部领土,作为对英空战海战的基地,封锁英国;为此,作为主攻的德国“B”集团军群下辖第二、第四、第六三个集团军,在进攻荷兰的同时,从列日两侧出发攻击比利时及法国北部,而担任掩护任务的“A”集团军群下辖第十二、第十六两个集团军,在那慕尔南部渡过马斯河、坚守布永一段,保障主攻军团的翼侧,牵制马其诺防线法军的任务落在“C”集团军群身上,其下辖第一、第七两个集团军。按照这个方案进行的结果,势必产生与英法联军相持的局面,无法取得决定性的胜利,德国的资源无法支持长期的战争,希特勒虽然对这个方案不满意,在没有更好的计划之前,却只能签署。 二、曼施坦因计划 虽然制订了“黄色”进军计划,德国陆军总司令部布劳希奇并不愿与英法交战,一方面他希望英法能够坐下来进行和谈,另一方面他盼望希特勒回心转意能够与英法协商,总是想办法拖延开战时间,以便局势出现转机。从1939年11月7日到1940年1月20日期间,德军因天气不佳或准备不足等原因,十二次推迟了开战时间,不能不说与德军高层的不愿开战有关,至少起到了一定的阻挠作用。 时任“A”集团军群参谋长的曼施坦因,对于黄色计划有不同的看法,认为若按计划进行,只能导致与英法的相持局面。他认为既然开战,就应以取得决定性胜利为出发点,可以“B”集团军群作为佯攻,“A”集团军群作为主力前出阿登地区,合围并消灭比利时、法国北部联军,就为击败法国创造了前提条件。1939年10月31日曼施坦因经“A”集团军群司令龙德施泰特同意,向陆军总司令部提出建议,以“A”集团军群做主力,用坦克和摩托化步兵师经过阿登山区突破马斯河防御,袭击比利时及法国北部联军背后,增加一个集团军保障南翼,却没有得到陆军总司令部的回应。11月6日、11月30日、12月6日、12月18日以及1940年1月12日多次以备忘录或建议呈报陆军总司令部,均未收到答复。11月的一天,曼施坦因与古德里安会晤,说出自己思路并言及装甲师通过阿登高原可能性,古德里安通过研究地图及对当地地形的了解确定可行,并提出集中大量装甲师和摩托化步兵师突破色当才能达到效果。 希特勒的副官长施蒙特将军得知曼施坦因计划后,要了一份备忘录,却无人知道是否呈报希特勒。陆军总司令部虽多次收到曼斯坦因报告,但未上报德军最高统帅部和希特勒,所以作为对西线战略和兵力调配具有最终决定权的德军最高统帅部和希特勒,是否知道曼施坦因计划不得而知。不过1940年1月10日德国空军一位传令官携带“黄色计划”乘坐飞机因暴风雪迫降比利时,未能及时销毁文件致计划泄漏,迫使德军不得不重新制定作战计划,这为曼斯坦因建议提供了一个变为现实作战计划的机会。 1940年1月27日,由于反对陆军总司令部制定的“黄色”计划,不断上报阿登突破的建议,陆军总司令部将曼施坦因调离“A”集团军群参谋长职务,令其担任新建立的第38军军长,这反为曼施坦因面见希特勒提供了一个契机。2月17日,曼施坦因和其他新任军长一起到柏林向希特勒报到,和元首共进早餐之后,希特勒将曼施坦因叫到办公室单独面谈,请其说出自己的想法和建议,在交流过程中,曼施坦因对希特勒对自己计划快速透彻的理解和敏捷的反应深感惊奇,并得到了元首的赞同。在希特勒施加的强大压力下,2月24日德军最高统帅部发布了以曼施坦因思路为出发点的名为“镰割计划”进军指令,成为法国战役中德军的作战计划。 曼施坦因计划的要点是在西线取得决定性的胜利为出发点,“B”集团军群变主攻为佯攻,尽可能多的占领荷兰、比利时领土,吸引英法联军主力北上比利时。“A”集团军群变掩护为主攻,投入三个集团军,右翼突破到列日-日韦地区向索姆河进攻,分割包围在比利时的英法联军主力;中间则由强大的装甲师通过阿登森林,在日韦-色当突破马斯河法军防御,折向西南;左翼通过卢森堡南部保障突击集团南部翼侧。“C”集团军群则在马其诺防线当面行动,牵制法军部队。由“A”“B”两个集团军群合围并消灭在比利时的英法联军为第一阶段,然后再南下占领法国南部为第二阶段。 三、“曼氏计划”前提条件 “曼氏计划”要取得成功,必须具备以下几个前提条件: 作为佯攻的德军右翼兵力“B”集团军群,在进攻发起之日就必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空军的大力支持下对荷兰、比利时展开大规模入侵,充分利用新技术、新军种还不为人所知的特点,在某些战略要地用弱小的兵力和奇袭战术 取得超乎想像的战果,配合大部队通过声势惊人的猛烈进攻,尽可能多的消灭荷兰、比利时军队,尽可能多的占领两国领土,瓦解并粉粹荷兰、比利时两国政府的抵抗意志。只有在“B”集团军群取得重大战果的情况之下,通过戈培尔的大肆渲染和误导,才会造成英法联军认为其是德军主力的错觉,吸引英法联军主力北上比利时,从而导致法国中部和马斯河防御空虚薄弱,并在“A”集团军群突破阿登地区进攻马斯河时因被牵制而无法脱身,为主攻军团挺进法国中部直扑英吉利海峡创造有利条件。 德军需要克服的另一个困难是阿登地区的地形,南北走向的阿登高原道路稀少,迂回曲折,陡峭险峻,,森林茂密,崎岖难行。坦克能否和及时通过这样的地形是一个极大的挑战,盟军就认为坦克无法通过这些地区,对德军装甲部队来说,这是一个严峻的考验。 主攻军团“A”集团军群兵力达46个师,以装甲师为先导,摩托化步兵师随后跟进,步兵在后展开,在如此狭窄的正面展开如此多的兵力,使德军纵深过长,首尾相距达一百英里,对德军的参谋作业提出了极高的要求。整个进军计划既要全面运筹,周密准确,又要组织有力,措施得当,各个部队的出发顺序、行走路线、作息时间、运输补给及其他方方面面的问题,都必须有十分精准和高效的计划并得到切实有效的执行才不会出现混乱的局面。既使有丝毫的错误,也会导致整个大部队的运行不畅和无法收拾的场面,同时这还有赖于不受盟国空军的袭扰,一旦盟军发现了德军的行动,倾其全力进行轰炸,则后果不堪设想,“镰割”行动必败无疑。 但最为重要的是,正面如此狭窄、纵深如此过长的庞大兵力,必须赶在盟军统帅部发现德军主攻方向为阿登高原醒悟过来之前,突破沟壑纵横、深堑密布的马斯河河谷,才有回旋的余地。一旦无法突破法军在马斯河防线的防御阵地,被困在道路稀少、崎岖难行、森林茂密、部队无法展开的阿登地区,则后果不堪设想。只有在马斯河西岸四通八达、交通便利的法国平原,强大的德军装甲部队才有用武之地,德军的后续部队也才能够如愿顺利展开,所以法国在马其诺防线与英军防线之间的马斯河防御部署和防守强度,以及对德军行动的反应之速度与力度,决定着阿登突袭计划的成败。“曼施坦因计划”寄希望于联军主力被“B”集团军群吸引已经北上比利时无法抽身,且法国中部没有强大的预备队能够及时阻住德军前进,才有成功可能。 这也同时说明“曼施坦因计划”是一个十分大胆而冒险的计划,一旦“B”集团军群在荷兰、比利时遇到顽强的抵抗,无法取得令人满意的战果,规模及声势无法吸引英法联军主力北上,则盟军主力既可北上支援比利时及荷兰,又可南下从侧翼攻击阿登前出德军。如果德军在深沟纵横、山峦起伏的阿登高原运行不畅,行动迟缓而丧失战机,让法军在马斯河前挡住德军前进道路,使德军出口被阻,庞大兵力无法展开的话,英法联军就可从侧翼对敌人进行攻击,对拥挤不堪的德军进行猛烈空袭,势必造成“A”集团军群局势大乱、损失惨重和行动失败。即使德军已经突破马斯河防御,对于孤军前出的德军装甲部队,只要法军统帅部应对得当,及时派装甲部队从南北两翼攻击并切断德军部队补给线,合围并消灭德军尖刀部队,鹿死谁手尚难预料。 盟军主力北上比利时被“B”集团军群缠住无法脱身,德军主力顺利通过阿登高原,马斯河法军防线空虚轻松突破,联军没有预备队阻挡德军前进且反应迟缓无力应对,德军装甲部队长驱直入而不必担心其翼侧及补给线,这些条件缺一不可是“曼施坦因计划”取得成功的前提。正是因为有着这么多的前提条件才有可能成功,布劳希奇与哈尔德作为德军优秀的战略家和领导者,不可能不知道其中的风险,因而肯定不会拿军队作为赌注孤注一掷,而是要对全局负责,同时也不敢排除盟军进攻鲁尔区或齐格菲防线的可能,兵力部署及分配必须考虑多方面因素,所以对“曼施坦因计划”的拒绝和冷淡尽在情理之中,将其调离岗位另任新职并不出人意料。而希特勒是个敢于冒险和大胆赌博的人,具有不成功便成仁的决心,多次将个人和德国的命运交付于巨大赌博之中,进军莱茵兰、撕毁《凡尔赛协议》、吞并奥地利、侵占捷克斯洛伐克、进攻波兰诸事件无一不体现着这样的个性,当曼施坦因一说出自己的想法,具有立刻洞察事物本质眼光的希特勒当即看出该计划的前景,这是一个比“黄色计划”更具决战性质的想法,虽然具有不可预料的巨大风险,不过一旦实现德军便有可能取得彻底胜利,值得赌上一把,如果失败则将德国和个人命运由交由天意决定,由此也决定了西线战役的结局。 四、计划执行 经过多次延迟之后,希特勒决定对西方开战,1940年5月10日凌晨5:35,德军在北海至马其诺防线全线出击。 德军右翼“B”集团军群由第八集团军和第十六集团军组成。德军采用新兵种、新战法,空袭、伞降,装甲兵快速运动,空地协同作战,取得令人眼花缭乱出人意料的战果。5月10日,第十八集团军进攻荷兰全境,次日即突破艾瑟尔阵地和佩尔防线,在鹿特丹和其他地方的空降部队在夺占战略要点的同时,造成了荷兰军队后方局势的混乱,5月13日德军攻占格伯雷防线和荷兰要塞,迫使荷兰于5月14日提出停火退出战争。第六集团军于5月10日对比利时发动进攻,在空降部队的配合下,于次日突破马斯河与阿尔贝特运河防线并夺占桥梁,一支由78人组成的分队利用滑翔机降落在埃本-埃马尔要塞顶部,用爆破手段从上向下攻击守军,最终在地面部队配合下占领炮台,5月13日德军在让布卢附近击退法军两个轻机械化师的进攻,5月14日进抵代勒河与英法联军对峙,荷兰投降后第十八集团军腾出手来向第六集团军右翼靠拢。“B”集团军群向荷兰、比利时的进攻全面开花,声势惊人,引起了全世界的注意,同时也吸引英法联军主力于5月11日启动“D”计划北上比利时扼守马斯河、安特卫普一线,为阿登出击创造了有利条件,取得了牵制敌人和转移注意力的完美效果。 德军左翼“C”集团军群由第一集团军和第七集团军构成,5月10日当其他地方战斗打响后,按照既定部署向马其诺防线当面法军发起进攻,牵制法军部队使其无法机动,很好的完成了自己的任务。 德军中央“A”集团军群由第四集团军、第十二集团军、第十六集团军组成,主力从5月10日开始向卢森堡、比利时边境出发,通过地形复杂、道路稀少的阿登高原,克服微弱的抵抗后,5月12日晚配置第十二集团军的古德里安将军的先遣部队抵达马斯河东岸攻占色当,5月13日下午在空军配合下强渡马斯河成功,在西岸建立登陆场,次日三个坦克师到达马斯河西岸之后立即向西、南两个方向推进,古德里安强渡马斯河成功不仅造成英法联军的震惊,同时也使德军最高统帅部和希特勒欣喜若狂;5月13日,配置第四集团军的莱因哈特将军的坦克军在蒙泰尔梅附近强渡过了马斯河,5月14日,德军已有七个装甲师渡过了马斯河,粉碎了色当与那慕尔之间法军微弱的抵抗,直到这时,法军统帅部才如梦初醒,意识到灾难的临近但已无力阻止德军坦克洪流在法国平原上驰骋纵横滚滚西去,法国人心慌慌,法军士气低落,局势混乱不堪。不过,太过顺利的战事让德军最高统帅部十分担心,希特勒也满腹狐疑,害怕翼侧受到盟军突击,于是在5月16日向古德里安下达暂停前进的命令,等待第十二集团军的步兵部队沿埃纳河形成坚固的向南防线之后再行前进。古德里安一直认为只有集中强大的装甲兵力对敌纵深进行快速突破,在敌人还来不及进行重新部署和安排防线之前,以闪电式的速度击破敌军的防御才是取胜之道,所以进行严重抗议,最终取得了24小时强力侦察的权利,他充分利用了这道命令率领其部下向西方猛冲,进而带动整个德军装甲部队横贯法国中部平原,直趋英吉利海峡,在此过程中多次打退英法联军断断续续的反突击,5月20日进抵亚眠和阿布维尔到达海边,切断了在法国北部和比利时英法联军的退路合围了敌军。同时“B”集团军群对联军主力进行猛攻,施加了强大的压力使其无力南顾,自此在法国北部和比利时的联军主力在“A”“B”两个集团军群的夹击下已成瓮中之鳖,无力回天,西方战局的命运就此注定。虽然希特勒在5月24日下达了停止前进两天的命令,制造了联军逃脱33.4万人的敦刻尔克奇迹,但是法国的战败已然不可避免,5月27日比利时投降及联军港口脱逃之后,剩余在法国北部和比利时没有希望的联军亦放下了武器。 法国会战第一阶段之所以取得胜利,“镰割”计划之所以取得成功,以下因素也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A.德军对新技术兵种的充分应用。陆军在古德里安的倡导下,将坦克集中起来编成装甲师,组建摩托化步兵师,两者结合起来形成快速机动打击拳头,成为德军在战争初期战无不胜的强大力量,开辟了机械化战争时代的序幕;空军先摧毁敌空军力量使其瘫痪,夺取制空权,对敌交通枢纽和部队调动进行轰炸阻敌运动,配合陆军在决定性方向上空中突击提供炮火支援,空地协同作战,狂轰滥炸瓦解对方抵抗意志,运送空降部队到敌后方或战略地点执行特殊勤务。B.“闪击”战术的成功。德国资源匮乏,不像英国和法国有殖民地源源不绝提供原料,无法支持长期战争,采用闪击战术符合德国国情;“闪电”战术的精髓是寻找敌人防守的薄弱环节,集中强大的装甲突击力量,空军提供炮火支援,空地协同作战,集中重兵于一点,由步兵打开敌人防御缺口之后,投入装甲部队对敌纵深进行快速迅猛突击,在敌人还来不及重新布署和建立防线之前,对其后方进行深远迂回制造混乱局面,扰乱军心民心,在敌人未充分动员整个国家经济和军事潜力之前,既已达到分割、包围、消灭敌军的目的,取得战争的胜利。C.古德里安的个人因素。再好的计划也需要有人强有力的执行,古德里安对闪电战术的信心和激进的个人因素在西线战局中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5月12日德军装甲先遣部队抵达马斯河,在没有预先进行周密侦察、缺乏强大炮兵支援的情况下,古德里安定下了强渡马斯河的决心,次日在空军配合下强渡行动取得了成功,突破了法军马斯河防御,为德军装甲部队打开了通向法国平原的缺口,使德军取得了战略主动权;循规蹈矩的德军统帅部5月16日为保障装甲部队翼侧发布暂停命令之后,古德里安得到24小时强力侦察的准许,为抓住战机,率领三个德军装甲师向西猛飚,快速疾进,直奔英吉利海峡,拖着整个德军大部队被迫以装甲师的行进速度前进,实现了合围在法国北部和比利时的英法联军主力的战略目标。D.法军的作战理念保守落后。由于在一战中人力物力资源损失巨大,堑壕战和阵地战是主要作战方式,战后法军的作战思想以防守为主,以尽量小的代价在盟军支援下取得战争的胜利,沿德国边界修建的马其诺防线就是最好的证明;因为法国是一战的战胜国,对军队建设理念盲目自大,自以为是,拒绝接受新思想、新观念、新技术,以致在面临新的机械化战争方式时无所适从,远远跟不上德军行动步伐,导致步步被动局面。E.联军统帅部的反应迟缓。德军“B”集团军群吸引英法联军主力北上比利时,古德里安于5月12日轻松到达马斯河东岸的时候,盟军统帅部认为德军还需要几天的准备,等待炮兵部队的到达才会展开行动,根本没有料到德军次日即在空军配合下强渡马斯河并取得成功,致使按照一战时间标准进行行动准备的联军措手不及,阵脚大乱而完全无法应对;当德军装甲师在法国平原狂飙突进、孤军深入的时候,盟军统帅部既没有派兵切断其补给线,也没有派装甲重兵从南北两翼对其进行夹击,只是分期分批、断断续续进行不痛不痒的阻击,根本无力阻挡德军装甲部队向英吉利海峡发动的冲击,充分体现出盟军统帅部反应迟缓和应变不力。F.盟军指挥体制复杂和法军指挥体制呆板僵化。与德军的单一指挥体制不同,英国、法国、荷兰、比利时虽然共同与德国对抗,却各自以本国利益为重,只有在联合行动不损害自己重大利益的情况下才参与配合,这也为德军的各个击破提供了有利条件;法军指挥体制过于严谨僵化,指挥官未得到命令不敢擅自行动,当孤军深入的德军装甲部队与法军部队出人意料地在后方遭遇时,大部分的法军指挥官不是立即就地组织防御,而是茫然不知所措,眼睁睁地看着德国坦克呼啸而过,宁做战俘也不加抵抗,任敌人自由活动,极大减轻了德军装甲部队冲击的压力与困难,同时导致了法国失败主义思想的泛滥,只有极少数法军部队进行了遭遇战斗,却无法阻止德军的取胜。 五、 简要评述 德军在法国战役第一阶段取得的战果决定了法国的命运。德军攻占了荷兰、比利时及法国北部,迫使荷兰、比利时退出了战争,击溃和消灭了法军30个师与英军9个师,而被摧毁的大部分是联军主力师、坦克兵团与摩托化步兵师,技术设备和武器装备也损失殆尽,英法联军主力尽被歼灭,从隆居永到索姆河河口的部分法国防御部队同样损失惨重,德军在索姆河与埃纳河两河南岸都建立了登陆场作为进攻法国南部的跳板。 由于大部分机械化快速运动兵团与主力师在比利时被歼灭,法军只剩下由不少二线师与守备师共同组成的66个师,只有很少的机械化兵团组成预备队,防守着从索姆河河口到马其诺的漫长防线,法军高层认为根本无法抵御德军的进攻而悲观失望,普通士兵因败仗连连而士气低落,无心再战。德军在第一阶段作战行动中并没有受到多大损失,经过补充和修整后士气高涨,精神振奋,有10个装甲师和130个步兵师参加了第二阶段的作战,很快突破了法军的防御阵地横扫法国南部,法军无力抵挡,6月17日法国提出求和,6月22日在贡比涅签订停战协议,法国战败,德军取得胜利。

延伸阅读: 张良善 小将 沙特国王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18/5/18 9:57:12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曼施坦因“”计划之我见(一)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