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二战犹太大屠杀——泥足巨人

共 3981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二战犹太大屠杀——泥足巨人

奇迹般消失的地下墓穴之谜

根据正统的历史学家描述,在特雷布林卡[注1],据称德国人在六个“巨大的万人坑”埋有成千上万的尸体,然后,据称他们挖出尸体并焚毁,然后,他们涉嫌将所有剩余的成吨的骨骼和牙齿埋到相同的所谓“巨大的万人坑”,那么,他们涉嫌用土层覆盖了数百万公斤的证据,因此,德国人,据称,“神奇地湮没”了幽灵的“巨大的万人坑”。如果你不熟悉这段所谓的“历史事实”,你可以在这里了解一点法医学界提供的报告:

“这是(在波兰)最大的墓地......在这一区域内有6个巨大的基坑......他们都被彻底铲除......湮没......什么都没有留下。”

什么也没有留下吗?在神志清醒情况下谁能够相信这种荒谬的“奇迹般消失万人坑/尸体”的故事呢?大家都知道,在每个犯罪现场都会留下证据 :“遗体火化后的重量3和9磅之间。”因此,为了相信荒谬的特雷布林卡集体葬礼声明,你必须作为福音把它接受:德国人干脆用一层土覆盖在6个含有数以百万计公斤骨头碎片和数以千万计的牙齿的“巨大的万人坑”,“彻底根除”在波兰最大的墓地。

迈克尔?舍默统计的54座 “巨大的万人坑”死亡人数

所谓的“巨大的万人坑”地点......所谓的“巨大的万人坑数目......涉嫌埋葬死人的总数

特雷布林卡......................6............................ 900,000 *

贝乌热茨........................33......................... 600,000 *

索比堡..........................10........................ 250,000 *

海乌姆诺........................5.......................... 152,000 *

* * * * *.............. 合计 54................. 合计 1,902,000(人) *出自迈克尔?舍默

[注1] 特雷布林卡(英文:Treblinka)是纳粹德国修建的灭绝营之一,位于波兰东北部。距离华沙到比亚维斯托克主干线上的马乌基尼亚火车站2.5英里。特雷布林卡建于1942年夏初,是“莱因哈德行动”的一部分,纳粹计划通过该行动灭绝波兰地区的犹太人。

被指控奇迹般地“消灭”物证的方法:

从所谓“巨大的万人坑”挖出尸体,然后堆到铁轨的柴堆上焚烧;然后将所剩的牙齿和骨骼扔进相同的所谓的“巨大的万人坑”,然后覆盖一层土来掩盖“证据”。

Arnulf Neumaier统计的遗骸实际重量和牙齿数量

所谓的“巨大的万人坑”地点...被抛在万人坑”的遗骸实际重量(磅)...混在数百万磅重碎骨中的牙齿数量

特雷布林卡...................6570000.................. 28800000

贝乌热茨 ...................4380000.................. 19200000

索比堡......................1825000................... 8000000

海乌姆诺................... 1110000................... 4864000

*计算源自Arnulf Neumaier使用的数字(见下文)

要说明揭穿焚烧尸体并让它们奇迹般消失这个巨大的谎言是多么容易,我们看看以下Arnulf Neumaier关于特雷布林卡著作:

“对于尸体被毁灭后没有留下任何痕迹的声明,我们必须考虑遗体的数量......必须注意到,在那个特定的条件下骨头是不会变成灰的,反而会维持骨头状态。”

注意:你要明白,即使是现代的火葬设施也不可能把遗体化为灰烬,不诚实地把本应正常火化后的骨头说成灰烬是一种恶意的谎言或认知假象的重要组成部分。因此,如果众所周知的事实是,纳粹党当时用粗放的方法焚烧尸体是无法使它们消失,那么如何能让任何大脑正常的人相信,包括用泥土掩盖数百万磅的证据的把戏的简单的行为呢?

即使按照官方关于特雷布林卡故事主线解释,“巨大的万人坑”被一层土“神奇湮没或完全铲除”。“怀疑论者”迈克尔?舍默[注2]声称他能够“科学地证明”那些假象的物理证据的确存在。为了说明这个阴谋诡计,舍默和他的“怀疑论者”学会已经通过作出这种公然欺诈声明,看看舍默这些自欺欺人的书引言:“这本书的目的,是要... 以确凿的证据严谨地证明,......历史学家如何知道它,我们必须遵守原则,并运用科学的工具......这个过程是由所有的科学家...历史学家,地质学家,古生物学家和考古学家参与,证明过去发生的事情......我们必须仔细研究实物证据。”

实物证据是什么?到今天为止,舍默尚未证明存在来自一个位于特雷布林卡的万人坑一磅碎骨或相应多的牙齿。因此,如果舍默和所有的其他正统的“历史学家”可以不提供有形的实物证据复验他们声称:特雷布林卡的涉嫌6个“巨大的集体坟墓”真的存在,那么在正统版本的故事中还能为他们留下什么来支持他们妄想出来的想法的理由呢?

[注2] 迈克尔?舍默 佩珀代因大学心理学学士,加州大学富尔顿分校实验心理学硕士,克莱蒙特研究大学科学史博士。

他著作颇丰,出版过9本书,包括畅销书《为什么人们会相信怪事》、《我们何以信》和《善与恶的科学》。《当经济学遇上生物学和心理学》已由人民大学出版社(湛庐文化)出版发行。

他目前担任克莱蒙特研究大学客座教授,同时是《科学人》杂志的专栏作家,以及《怀疑论者》杂志的发行人。

(待续)

延伸阅读: 辩机 高津 第三代身份证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18/5/8 8:14:59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基辅:100,000犹太…………………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50,000犹太人

      敖德萨:80,000犹太人……………………………文尼察:14,000犹太人

      赖特林格给出这些数字的来源是意第绪语的苏联《Ainikeit》杂志的一篇文章,出版日期他没有给出。他补充说:[72]

      “当从大后方长途跋涉的归途刚开始的时候这些数字被及时地记录”

      基于跨越几个不同年份(1923年和1926年之间)苏联列举的清单,希尔伯格给出下面战前这四个城市的人口数字(pp. 305f.; DEJ, p. 292):

      基辅:140,200犹太人…………………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83,900犹太人

      敖德萨:153,200犹太人………………………文尼察:20,200名犹太人

      据劳尔?希尔伯格,生活在德国将征服领土上的犹太人的40%被疏散或为躲避德国军队而逃亡。如果1946年返回“才刚刚开始”,正如由赖特林格援引的苏联犹太杂志,这些城市的犹太人幸存下来的比例比希尔伯格表明的统计数据(40%死亡)多得多。我们还要指出希尔伯格给出的40%撤离或逃离的数字在当时那种情况下太低。沃尔特N.三宁(Walter N. Sanning),在他详细的研究报告《东欧犹太人的消失》中,几乎完全基于犹太人和盟军的数据,给出了这个(疏散的)数字-高达80%,尽管他的一些来源是可疑的,但它是真实的。例如,他引用大卫?贝格尔松,犹太反法西斯委员会秘书,1942年在莫斯科表示:[73]

      “疏散拯救了关键的大多数的在乌克兰、白俄罗斯、立陶宛和拉脱维亚的犹太人。据来自维捷布斯克的信息,被法西斯征服的里加和其他大型中心区,当德国人赶到的时候只有很少的犹太人。”

      这是可能的,贝格尔松为赞扬苏联救助犹太人的工作以高姿态夸大疏散人口的数字。 [74]犹太人逃离或者被疏散的实际比例可能比希尔伯格的40%更多,比三宁的80%要少。连同观察刚刚开始于1946年返乡行动,战前和战后犹太人在上述四个城市的人口数字相互矛盾可以断言,苏联犹太人在德国占领的领土上在这场战争遗失的人口不到五分之二。实际比例肯定要低得多。

      ■译者注:如果按照1923年和1926年之间苏联列举的这四座城市的人口数字清单,参阅希尔伯格作品(pp. 305f.; DEJ, p. 292),这四座城市的犹太总人数是397500,考虑人口增长和考纳斯、里加的犹太人,乘以2倍的系数,总人数也没有超过120万人。希尔伯格所说的苏联被占领区120万人被屠杀,很值得怀疑。

      [70] Krzysztof Dunin-W±sowicz, .ˉydowscy Wiê?niowie KL Stutthof., in: Biu3etyn ˉydowskiego Instytutu Historycznego, Warsaw 1967, Nr. 63, p. 10.

      [71] Cited by Hilberg on p. 317. Not given in DEJ.

      [72] Gerald Reitlinger, The Final Solution. The Attempt to Exterminate the Jews of Europe 1939-1945, Jason Aronson, Northgate, New Jersey 1987, p. 500.

      [73] Gregor Aronson, Soviet Russia and The Jews, New York 1949, p. 18; cited by Walter N. Sanning, op. cit. (note 33), p. 94. [74] The Soviet rulers did not reward David Bergelson, since he was later caught up in a Stalinist purge and shot.

      2018/5/31 8:00:01
      左箭头-小图标

      8。在被占领的苏联领土上犹太人到底发生了什么?

      鉴于文档灾难性的缺乏,在目前的情况下给出被德国人杀害的苏联犹太人的大致数量是一个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现在的问题相对其它比较困难,例如,这些其它问题涉嫌在奥斯威辛集中营毒死的人。据说后者发生在有施工图设计的清楚明确的结构建筑里和部分仍然存在(奥斯威辛火葬场废墟),今天,其是否适合大规模毒气灭绝的目的可以进行技术评估。然而,相对于-所谓真实和指控-在东部战线后方大多是不知名的地方大规模射杀,人们可以在半世纪后对犯罪现场进行审查。在这一点上只有考古发掘可以帮助我们,如果人们只要知道在广袤俄罗斯土地上的(屠杀)地点人们就可以挖掘。

      我们相信,苏联继承国俄罗斯拥有将澄清东部战线后方相关事件的德国文件,但出于政治原因该问题的文件至今没有提供。直到它们被开放之前东部犹太人口损失问题将不会解决。新发现的以前从未开放的空中侦察照片,可以揭示实际上有或者实际上没有大屠杀事件,如巴比?雅尔(娘子谷)的指控。

      尽管对东部战线后方苏联犹太人大规模枪杀的指控,但所有指向结论是德国人从很早就追求犹太人物理集中的一般性政策。这方面的标志之一是350步兵师的指挥官1941年8月19日的报告,包含着这样一句话:[71]

      “犹太问题必须从根本上解决。我建议所有住在乡下的犹太人应被圈起来并安放在看守所和劳工营。”

      强制集中居住的政策——这一假说由希尔伯格广泛介绍确认。这对应了两个安全方面的考虑(犹太人集中到集聚区可以更容易治安)和经济上的必要性:希尔伯格本人一直强调犹太人安置在里加少数民族居住区对德国人的生产是多么的重要。德国和捷克的犹太人驱逐到明斯克和里加。这项政策由于后来1943年德国军事逆转不可能实行。

      立陶宛和白俄罗斯的犹太人运送到拉脱维亚,爱沙尼亚和波兰才有意义,如果犹太人被带到那里会为他们解决住房和就业机会。否则运送将没有逻辑目的。

      犹太人的人口损失远远低于希尔伯格依据德国占领之前和之后的几个前苏联城市犹太人人口数字相比较得出的那些假设数字。英国-犹太裔历史学家杰拉尔德?赖特林格在他的书《最后的解决方案》-在希尔伯格之前被认为是标准的(大屠杀)著作,给出了几个1946年的数字:[72]

      2018/5/31 7:35:33
      左箭头-小图标

      有关毒气货车的几句话,希尔伯格只是简要提到(pp. 349f.; DEJ, pp. 333f.)。他引用它们存在的唯一证明文件据说是由SS-Untersturmführer?贝克尔1942年5月16日写给SS-Obersturmführer?沃尔特?Rauff的一封信[54]。英格丽?Weckert已指出,这个文件可能是伪造的[55]。在对有关这个主题所有存在的证据综合研究的基础上,皮埃尔·马雷已经证明,其中提到的货物卡车不能充当毒气货车。仅一件事,这些货物卡车制造商的原始尺寸表明,装货空间只有1.50米高(4英尺11英寸)[56]。

      毒气货车的故事在技术上无法实现来自这样的事实,这些屠杀车辆是苏拉(Saurer) 5吨级(p. 349;DEJ, na)。苏拉车辆以柴油发动机为动力,但柴油发动机的废气由于其高浓度的氧气和非常低浓度的CO不适合杀戮。由于燃料短缺,苏拉公司制造生产了庞大数量的燃料气体发动机为动力的货车。该装置在缺氧的情况下馏化潮湿的木材和焦炭产生含量高达35%的CO,取代汽油,它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在德国数以万计地被使用。因此,反之柴油废气,这些气体发生器本身是理想的谋杀工具。但是大屠杀文学从来就没有提到过。[57]

      [55]Ingrid Weckert, .The Gas Vans: A Critical Assessment of the Evidence.; in: Ernst Gauss (ed.), op.cit. (note 29), pp. 217-243 (online: http://codoh.com/found/fndwagon.html). [56] Pierre Marais, Les camions à gaz en question, Polémiques, Paris 1994, especially pp. 135-141. [57] Friedrich Paul Berg, .The Diesel Gas Chambers: Ideal for Torture.Absurd for Murder.; in: E.Gauss (ed.), op. cit. (note 29), pp. 435-465 (online: http://codoh.com/found/fndieselgc.html). Diesel engines can run both with Diesel fuel and with generator gas.

      7。希尔伯格发明枪杀波罗的海集中营囚犯

      有关波罗的海省份的犹太人被驱逐到德国营地,希尔伯格写道,波罗的海营地自1944年5月以后屠杀了几个月:

      “从1944年8月至1945年1月,数千名犹太人运到第三帝国的集中营。就在红军的到来之前,数以千计的波罗的海营地囚犯被当场击毙[90]。 (p. 408; DEJ, p. 388)”

      希尔伯格所说的“第三帝国集中营”是Stutthof集中营(希尔伯格第405页,DEJ,第385页提到),以及达豪营地外围的Kaufering集中营,(希尔伯格没有提到)[68]。

      对Stutthof集中营来源的研究揭示了以下事实:

      1944年7月12日和1944年10月14日之间,10,458名犹太人从考纳斯(立陶宛)转移到Stutthof,14,585名犹太人从里加(拉脱维亚)转运到这里;以下是运输的日期和人数。[69]

      日期 起源地 转移人数

      7.12 考纳斯 282

      7.13 考纳斯 3,098

      7.13 考纳斯 233

      7.16 考纳斯 1,172

      7.17 考纳斯 1,208

      7.19 考纳斯 1,097

      7.19 考纳斯 1,072

      7.25 考纳斯 182

      7.25 考纳斯 1,321

      8.4 考纳斯 793

      8.9 里加 6,382

      8.9 里加 450

      8.23 里加 2,079

      8.23 里加 2,329

      10.1 里加 3,155

      10.14 里加 190

      总计: 25,043

      如果Stutthof集中营从波罗的海省份单独接收了25,043名犹太人和另外一定数量的波罗的海犹太人-我们未知-被送到达豪外围Kaufering营地,作为希尔伯格状态,这些被驱赶到第三帝国领土集中营的犹太总人数不能一直仅仅是几千。究其原因,这样厚颜无耻的操纵数字是不难理解的:当德国大规模枪杀受害者,希尔伯格要计算波罗的海营地“失踪”的犹太人。

      鉴于波兰历史学家克日什托夫?杜宁?Wasowicz在1967年出色地记载了从考纳斯和里加到Stutthof营地的转移[70],这种弄虚作假更是有罪的。

      对于缺乏相关文献或波兰语知识,却担负着编写大屠杀明确作品使命的学术历史学家,没有任何辩解的借口。

      自然,作为枪杀波罗的海犹太集中营囚犯的证据,希尔伯格没有提供任何文件,只有一份证人的陈述书;这位犹太人叫做约瑟夫?特南鲍姆。

      [68] E. J?ckel, P. Longerich, J.H. Schoeps (ed.), op. cit. (note 36), v. II, p. 806. [69] Archiwum Muzeum Stutthof, I-IIB-8, p. 1. [70] Krzysztof Dunin-W±sowicz, .ˉydowscy Wiê?niowie KL Stutthof., in: Biu3etyn ˉydowskiego Instytutu Historycznego, Warsaw 1967, Nr. 63, p. 10.

      2018/5/30 8:24:48
      左箭头-小图标

      撕下巴比?雅尔作为宣传谎言大规模屠杀的假面具,事实上,行动报告的外表意味着,任何别动队的报告必须考虑事先的犯罪嫌疑人和细心的专家分析的课题。

      [53] John C. Ball, .Air Photo Evidence.; in: E. Gauss (ed.), op. cit. (note 29), p. 275f. (online: http://www.air-photo.com, http://codoh.com/found/fndaerial.html).

      *(以下节选自http://www.vho.org/GB/Books/dth/fndaerial.html《航空照片证据》一节。)

      1。介绍

      在20世纪30年代,德国科学家和工程师开创了航空摄影和发展到极高的技术水平,这直到二次世界大战盟军也没有达到。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德国侦察飞机拍摄了数以百万计有争议的地区以及敌方领土的照片。战争结束后,这些照片落入美国人手中,并已存放在弗吉尼亚州亚历山德里亚国家档案馆航空照片图书馆。苏联,英国和美国截至1943年年底也拍摄了德国和被德国占领的领土的空中照片。本章应当审查这些照片,看看它们能揭示发生在某些地点“犹太问题”的“最终解决方案” 有关指控的事件。

      4.3。巴比?雅尔(Babi Yar)

      据说,基辅市被德国军队占领后,这座城市的犹太人被带到巴比?雅尔(娘子谷),城市的西北边缘的一个山谷,那里成为犹太人墓地。根据目击者的描述,他们被枪杀,扔进山谷,埋葬 - 根据一些证人的证词,山谷也被炸开尸体被埋在废墟下。

      1943年的夏末,当德军防线再度崩溃,犹太人的尸体据称被挖出火化或埋进凹坑。据称,这些活动截至1943年9月28日,当时基辅地区已经成为主战区的一部分。[14]

      插图3为由德国空军1943年9月26日拍摄的航空侦查照片显示了巴比?雅尔山谷。[15] 插图4为放大的照片所示的山谷部分(犹太人墓地),那里据称发生大屠杀。其实我们看到的是一片平和,宁静的山谷。地形和植被都没有遭到人为的破坏。没有人类或燃料运输的进出道路,没有油库,没有发掘,没有燃烧点,也没有烟。

      回复:二战犹太大屠杀——泥足巨人

      图3:德国空军巴比?雅尔山谷航空照片,摄于1943年9月26日

      回复:二战犹太大屠杀——泥足巨人

      图4:德国空军在1943年9月26日空中拍摄的巴比?雅尔山谷照片放大的一部分。这部分显示了据称犹太墓地附近的山谷部分

      我们可以肯定地得出结论:巴比?雅尔山谷没有任何部分地形在苏联重新占领该地区的战争年代受到任何幅度的变化。在这片山谷中的植被也未受到干扰。[16]因此,这些位置上没有万人坑,大规模火葬当时也证实没有发生。

      2018/5/30 7:49:26
      左箭头-小图标

      巴比?雅尔(译者注:俄罗斯基辅附近的地名,中译为娘子谷)的情况提供了这些行动报告一个无可辩驳的虚假证明。在那里,1941年9月29日,(德军)进入基辅之后不久,作为报复抵抗运动夺去了许多(苏联)国防军成员和平民的生命,德国被假定(supposed)射杀了33,000犹太人。大屠杀在1941年10月7日的Nr. 106号行动报告中被汇报[48],在其中以德国人认真精密的态度给出了被打死的人数:确切有33,711人。当时在基辅的犹太人总人数目前在本报告(Nr. 106号)给出了30万。 [48] R-102.

      根据大屠杀作家,许多犹太人在接下来的几个星期几个月在巴比?雅尔(Babi Yar)被杀害了。研究人员,如UDO Walendy[49]和赫伯特?Tiedemann[50]编制了一份长长的不一致的名单,却损害假设的大规模谋杀的事实,这里有几个比较重要之处: [49] Udo Walendy, .Babi Jar . die Schlucht .mit 33.711 ermordeten Juden.?., in: Historische Tatsachen, Verlag für Volkstum und Zeitgeschichtsforschung, Vlotho/Weser, Nr. 51 (1992). [50] Herbert Tiedemann, .Babi Yar: Critical Questions and Comments., in: Ernst Gauss (ed.), op. cit.(note 29), pp. 497-525 (online: http://codoh.com/found/fndbabiyar.html); cf. also cf. Germar Rudolf and Sibylle Schr?der, op. cit. (note 33).

      - 声称受害者总数分歧很大,有时可达300,000。 - 在1931年,约850,000人居住在基辅,其中140,000是犹太人[51] 。1941年6月22日德国入侵后,发生了大规模的平民撤离,当德国到达时,只有不超过300000名非犹太和犹太居民留下。[52] - 鉴于在德国占领区对犹太人潜在危险,必须肯定没有疏散的犹太人数量低于平均水平,因此,在1941年9月德国军队可能很难遭遇到超过45,000名犹太人。在这种情况下,Nr. 106号行动报告其中提到30万犹太人,几乎是一个显而易见的伪造。 - 除了枪杀,一些证人陈述的屠杀的方法,如投入淹死在第聂伯河,用地雷炸死,用手榴弹,活埋,装甲车辆碾压和其他这样的废话;今天的正统的历史学对这些屠杀方法保持痛苦的沉默。 - 苏联人对犯罪痕迹或保存的痕迹从来不屑于进行法医调查。 - 战争结束后,假想的娘子谷犯罪现场被当做垃圾场直到今天(!)——苏联人(对他们)缺乏预期的尊重,他们一向不把他们封为烈士。 [51] Brockhaus Encyclop?die, Wiesbaden 1967, quoted from Tiedemann, op. cit. (note 50), p. 521. [52]Zentralblatt des Reichskommissariats für die Ukraine, Rovno, 2nd year, no. 2, 9th January 1943, pp.8-20, quoted from Tiedemann (see previous footnote).

      巴比?雅尔从来没有发生过大屠杀的确切的证据来自德军的空中侦察照片,它来自专家约翰?鲍尔研究成果[53]。1943年9月,红军收复基辅前不久,大屠杀文学据称德国挖掘出尸体并焚烧,9月29日完成。一张9月26日的空中侦察照片表明在巴比?雅尔深谷那个时候无任何人活动。没有成群的人,没有车,也没有成堆木柴,没有火和没有烟是显而易见的。无论是地形还是植被-除了自然生长的树木的改变-相比1941年都没有改变。

      2018/5/29 8:31:35
      左箭头-小图标

      巴比?雅尔(译者注:俄罗斯基辅附近的地名,中译为娘子谷)的情况提供了这些行动报告一个无可辩驳的虚假证明。在那里,1941年9月29日,(德军)进入基辅之后不久,作为报复抵抗运动夺去了许多(苏联)国防军成员和平民的生命,德国被假定(supposed)射杀了33,000犹太人。大屠杀在1941年10月7日的Nr. 106号行动报告中被汇报[48],在其中以德国人认真精密的态度给出了被打死的人数:确切有33,711人。当时在基辅的犹太人总人数目前在本报告(Nr. 106号)给出了30万。 [48] R-102.

      根据大屠杀作家,许多犹太人在接下来的几个星期几个月在巴比?雅尔(Babi Yar)被杀害了。研究人员,如UDO Walendy[49]和赫伯特?Tiedemann[50]编制了一份长长的不一致的名单,却损害假设的大规模谋杀的事实,这里有几个比较重要之处: [49] Udo Walendy, .Babi Jar . die Schlucht .mit 33.711 ermordeten Juden.?., in: Historische Tatsachen, Verlag für Volkstum und Zeitgeschichtsforschung, Vlotho/Weser, Nr. 51 (1992). [50] Herbert Tiedemann, .Babi Yar: Critical Questions and Comments., in: Ernst Gauss (ed.), op. cit.(note 29), pp. 497-525 (online: http://codoh.com/found/fndbabiyar.html); cf. also cf. Germar Rudolf and Sibylle Schr?der, op. cit. (note 33).

      - 声称受害者总数分歧很大,有时可达300,000。 - 在1931年,约850,000人居住在基辅,其中140,000是犹太人[51] 。1941年6月22日德国入侵后,发生了大规模的平民撤离,当德国到达时,只有不超过300000名非犹太和犹太居民留下。[52] - 鉴于在德国占领区对犹太人潜在危险,必须肯定没有疏散的犹太人数量低于平均水平,因此,在1941年9月德国军队可能很难遭遇到超过45,000名犹太人。在这种情况下,Nr. 106号行动报告其中提到30万犹太人,几乎是一个显而易见的伪造。 - 除了枪杀,一些证人陈述的屠杀的方法,如投入淹死在第聂伯河,用地雷炸死,用手榴弹,活埋,装甲车辆碾压和其他这样的废话;今天的正统的历史学对这些屠杀方法保持痛苦的沉默。 - 苏联人对犯罪痕迹或保存的痕迹从来不屑于进行法医调查。 - 战争结束后,假想的娘子谷犯罪现场被当做垃圾场直到今天(!)——苏联人(对他们)缺乏预期的尊重,他们一向不把他们封为烈士。 [51] Brockhaus Encyclop?die, Wiesbaden 1967, quoted from Tiedemann, op. cit. (note 50), p. 521. [52]Zentralblatt des Reichskommissariats für die Ukraine, Rovno, 2nd year, no. 2, 9th January 1943, pp.8-20, quoted from Tiedemann (see previous footnote).

      巴比?雅尔从来没有发生过大屠杀的确切的证据来自德军的空中侦察照片,它来自专家约翰?鲍尔研究成果[53]。1943年9月,红军收复基辅前不久,大屠杀文学据称德国挖掘出尸体并焚烧,9月29日完成。一张9月26日的空中侦察照片表明在巴比?雅尔深谷那个时候无任何人活动。没有成群的人,没有车,也没有成堆木柴,没有火和没有烟是显而易见的。无论是地形还是植被-除了自然生长的树木的改变-相比1941年都没有改变。

      2018/5/29 8:31:35
      左箭头-小图标

      连同大规模枪杀事件,德国人应该还有杀人的移动毒气货车。正如在我们介绍中已经提及,劳尔?希尔伯格没有展示一张这些毒气货车的照片。甚至众所周知的大批的国家社会主义毒气货车,(劳尔?希尔伯格)为毒气货车倾注了不少于64页(专著),却不包含任何照片[46]。这是一个很好的解释:没有人曾经用眼睛看到一辆这些传说笼罩着的货车。

      我们最后的结论是:劳尔?希尔伯格不能试图提供东部前线后方约120万犹太人被屠杀的材料证据。 [42] NO-3947 [43]Arnulf Neumaier, .The Treblinka Holocaust.; in: Ernst Gauss (ed.), op. cit. (note 29) p. 489 (online:http://codoh.com/found/fndtreb.html). [44] Schlag nach! Natur, Bibliographisches Institut Leipzig 1952, p. 512, quoted in Arnulf Neumaier,previous footnote. [45] This fitting expression was coined by Robert Faurisson [46]Eugen Kogon, Hermann Langbein, Adalbert Rückerl (eds.), op. cit. (note 5). The gas vans arediscussed on pages 89 through 146.

      5。劳尔?希尔伯格的文献证据

      希尔伯格引用的东部战线后方屠杀犹太人的证据来源归为两大类:文件和证人的证词(后者还包括肇事者的口供,因为肇事者被定义一个证人)。我们先看书面证据。大部分涉及(Ereignismeldungen)别动队所谓行动报告,时间跨度1941年6月至1942年5月。这些所谓的Einsatzgruppe指挥官呈献给海因里希?希姆莱的每日报告。在这些报告中描述大屠杀,有时有五位数的受害者。苏联据称在柏林的Reichssicherheitshauptamt办事处发现了这些文件。

      事实上,德国人让这样的罪证材料落到敌人手中,必须会引起一些惊喜。如果德国人可能将灭绝营几百万的尸体焚烧得不留痕迹,那么他肯定会焚烧几堆纸!因此,这里,从一开始涉嫌伪造是有道理的。也有更多的技术的理由来争辩这些文件的真实性,美国研究员阿瑟?R. 巴兹教授总结如下:[47] [47] Arthur Butz, The Hoax of the Twentieth Century, Institute for Historical Review, Newport Beach,Calif. 1976, p. 198.

      “除了定期汇报反抗地下党的活动,报告还汇报了大规模处决犹太人的个别行动,通常处决受害者人数在数千。在大多数情况下,发现很多拷贝,有时多达一百份被分发了。 [显然,德国人意图让世界其他地方尽快知道关于东部前线后方的屠宰!]它们被油印,签名是最罕见的,它们被发现时,出现在不能反映罪证的页面。例如, NO-3159号文件,有一个签名,R.R. Strauch,但仅限于反映别动队各单位位置的页面。还有NO-1128号文件,据称希姆莱给希特勒的报告,除其他事项外,还汇报了在1942年8月-11月363,211个俄罗斯犹太人被执行。这种罪行的汇报出现在NO-1128第4页,而希姆莱缩写签名出现在无关紧要的第1页。此外,希姆莱的名字缩写很容易伪造:三个垂直线与一个水平线。”

      2018/5/29 8:09:19
      左箭头-小图标

      让我们假设“只有一部分”这意味着,布洛贝尔能够挖掘一半的坟墓,即有600,000具尸体焚烧。作为燃料,我们被告知,他没有选择木材,这本来在那些森林繁茂的地区是很容易得到,而是汽油!如果一个人要对挖出来平躺着的尸体倒上汽油并点燃它,大部分的汽油会渗入到土里。为了防止这种情况这个人就必须把尸体放在一个容器中,如金属池;在这种情况下,也需要约16加仑汽油[43]。如果人在一堆木材上堆放尸体,汽油损失会少一些。

      在不切实际的假设下, 布洛贝尔和他的人拥有所需的设施至少部分地防止昂贵的汽油渗走,为焚烧600,000具尸体他们需要(600,000×16=)9,600,000加仑的汽油——而同一时间,德军的飞机,装甲车和卡车燃料严重短缺造成德军严重的困境! ■ 译者注:如果我们设想就地取材,砍伐森林,那么结果又能怎样?我们知道,大屠杀文学记载焚化尸体的时间是在夏季和秋季。我们知道,大规模砍伐森林的时间不宜在夏季和秋季进行,最宜的时间是冬天。如果非要在夏季和秋季,砍伐和运输的难度可想而知。我们不能考虑在当时那种情况下德国为了这次行动大量生产了资本主义的伟大发明——电锯,和将别动队在短时间内培养成熟练的伐木工人并且还要征用大量的畜力。如果这些还要秘密地进行,那么德国别动队不可能征用当地人。如果按照我这种思路,以木材为原料,程序上过于繁琐,技术上存在困难,杜撰大屠杀传记的人也不得不考虑上述不利因素,因此选择了看起来比较简单的办法:汽油。

      即使使用汽油露天焚烧,骨头仍然存在,通常不仅是碎片,而且有大块的头骨、肩胛骨及骨盆。以这种方式牙齿也不能消毁。另外,一具尸体留下的骨灰达体重的约5%[44]。如果,例如布洛贝尔和他的人想使劳尔?希尔伯格所说的1941年年底在里加被屠杀的27,800个犹太人消失得无影无踪,他们将不得不做以下过程: - 他们将不得不除去(27,800×30 =834,000)颗牙齿(我们假设每一个犹太人平均缺少两颗牙齿)。 - 他们将不得不除去数以百万计的骨头。 - 他们将不得不抛撒(27,800×2.5公斤=)69,500公斤骨灰(我们假设每个被屠杀的人平均体重达50公斤,因为他们中间有很多孩子)。

      如果总共600,000具尸体处置得无影无踪,上述的数字要增加超过20倍。布洛贝尔和他的特别行动队如何完成,这仍然是个谜,特别是屠杀的地点在众多的地方,分散广泛。劳尔?希尔伯格从来没有考虑这样的根本问题,他显然没有认识到他们造成一个问题。作为“闭门造车的历史学家”(paper Historian)[45],回避任何实地研究和法医调查,在他的世界记录和书籍里他生活在远离物理现实的世界里。

      2018/5/29 7:57:48
      左箭头-小图标

      斑竹,请检查一下,为什么有回复时此帖不能顶上去?谢谢

      2018/5/28 16:26:52
      左箭头-小图标

      五、东部战线后方的大屠杀

      1。初始情况

      在德国占领的领土上,苏联党羽挑起了夺去了许多德国士兵生命的血腥的地下战争。苏联吹嘘,他们的游击队杀害了500,000名德国军队人员[33]。德国对这些行动作出了反应-违反国际法-此前还是此后其他占领国做得那样,甚至对平民严厉的报复措施[34]。许多平民被作为人质枪杀,整个村庄被烧毁。但不是像劳尔?希尔伯格所说的那样,针对犹太人。

      [33] Boris S. Telpuchowski, Die sowjetische Geschichte des Gro?en Vaterl?ndischen Krieges 1941-1945, Frankfurt a. M. 1961, requoted from Walter Sanning, The Dissolution of the Eastern European Jewry, Institute for Historical Review, Newport Beach, CA, 1983, p. 104 (online(German): http://vho.org/D/da); cf. Germar Rudolf and Sibylle Schr?der, .Partisanenkrieg und Repressalt?tungen., Vierteljahreshefte für freie Geschichtsforschung (hereafter VffG), 3(2) (1999),pp. 145-153 (online: http://vho.org/VffG/ 1999/2/RudolfSchroeder145-153.html).

      4。在东部战线沦陷区大约120万犹太人被害指控的无效证据。

      同以往的大屠杀文学所描述的那样,德国人没有留下任何物理犯罪证据,既没有发现万人坑,也没有能证明被枪击或毒气毒害的大规模人类遗骸,这些都是今后能证明大屠杀重要的法医学物证。

      那里什么也没有发现。劳尔?希尔伯格解释其原因:

      “1942年6月,希姆莱下令特别行动队指挥官4a,Standartenführer?保罗?布洛贝尔,抹去别动队在东部执行灭绝行动的痕迹。布洛贝尔组成了一支代号为1005特殊的行动队。行动队的任务是挖掘(集体屠杀的)坟墓和烧毁尸体。布洛贝尔跑遍占领区寻找坟墓,并与治安警察局官员进行了一次谈话。有一次他接待了一位从RSHA[Reichssicherheitshauptamt](哈特尔)乘车来的拜访者,并且像展示历史地理旅游指南一样,指出基辅附近的集体坟墓,在那里他自己的人杀害了34,000名犹太人。[93]

      然而,从一开始,布洛贝尔不得不苦于应付这个问题。[...]当俄国收复被占领领土的时候,布洛贝尔只是履行他任务的一部分。[96](pp. 408f.; DEJ, p. 389)”

      作为他的这些叙述的来源,劳尔?希尔伯格在这期间没有给出一份文件,而取代的是为纽伦堡后续审判之一做出的布洛贝尔的宣誓书。[42]

      在1943年初,德军在白俄罗斯卡廷发现了一个有4000名受害者的万人坑。他们很快发现,受害人有许多是1939年被苏联俘虏的波兰军官和士兵。德国国家社会主义者利用这个可怕的发现发起了一场广泛的和非常成功的反布尔什维克的宣传运动。在纽伦堡,苏联成功地把罪责加给德国。

      在劳尔?希尔伯格作品的改进版本,在被德国占领的苏联领土上原来的400万犹太人有120万被屠杀,这意味着德国在苏联杀害的犹太人是苏联在卡廷屠杀波兰官兵的三百倍。毫无疑问,苏联不会放过这种独特的机会双倍地报答他们的对手卡廷之辱!

      如果布洛贝尔只是完成他任务的一部分,那么苏联一定会发现许多未打开的万人坑。他们之所以没有充分利用这一发现目前还不清楚。

      2018/5/28 16:17:26
      左箭头-小图标

      二战中苏联被占领区犹太大屠杀墓地消失之谜

      《泥足巨人》

      副标题:劳尔?希尔伯格和他关于“大屠杀”影响广泛的作品

      作者:于尔根?格拉芙

      出版社:卡普肖(阿拉巴马州),Theses & Dissertations出版社,2001年3月

      ISBN0-9679856-4-1

      ISSN1529-7748

      德国原装版:

      Graf, Jürgen:

      Riese auf t?nernen Fü?en.

      Raul Hilberg und sein Standardwerk über den “Holocaust”

      城堡山出版社,1999年10月

      国际标准书号(ISBN) 1-902619-02-1

      ?1999,于尔根?格拉芙的德文版

      ?2001,英文第一版

      由Theses & Dissertations出版社,

      邮政信箱64号,卡普肖,阿拉巴马州,35742,USA

      一、引言

      据官方版本的历史,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德国国家社会主义对犹太人群进行了大规模屠杀,这是空前的怪异的及其体制的残酷无情。数百万犹太人,我们被告知,被带到德国统治的土地和被装进在波兰领土的灭绝营而被杀害,大多是在毒气室,但一些在毒气货车。我们还得知,德国人在东部前线的后方屠杀一批庞大数目的犹太人。受害者被毒死或射杀以及那些死于疾病,疲劳,饥饿或其他原因的总数为五六百万。

      这种独特的种族灭绝的指控通常贴上大屠杀的词汇,这来自希腊单词óλoκαυστós,自从美国在1979年发行相同名称的所谓纪实电影以来,已遍布和超越了盎格鲁 - 撒克逊语言领域。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犹太人命运的版本只是汇总西方世界在所有的字典和历史书籍能够找到的内容。任何公开肯定大屠杀当作了一种公理,而偏离这个版本是被阻止的。由一个强大的媒体审查制度平息反对者的声音,在许多欧洲国家里他们被国家警察恐怖政策镇压。

      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一个庞大大屠杀文学作品出现了,但也普遍认为,在这个问题上有一个代表性的作品:那就是劳尔?希尔伯格的《欧洲犹太人的毁灭》(The Destruction of the European Jews)。

      犹太人希尔伯格于1926年出生在维也纳,1939年随他的父母移居到美国。他在1944年加入美军。在1948年,他就开始研究在国家社会主义政权统治下犹太人命运的问题。在未来的几年,他在1951年至1952年曾工作在亚历山德里亚,弗吉尼亚州的联邦文献档案中心,他的工作是评估缴获的德国文件。在1952年,他被授予政治学硕士学位,并于1955年获得法律博士学位。与其他大多数大屠杀的作者情况一样,他不是历史学家。

      《欧洲犹太人的毁灭》最早出现在1961年,1967年和1979年再版。 1985年,一些小改动后修订和最终的版本。令人惊讶的是,完整的作品直到1982年都没有在德国出版,而只有一个小的出版商(柏林的欧莱和沃尔特)。它被称为《Die Vernichtung der europ?ischen Juden》。

      因为希尔伯格在正统大屠杀文学中的主导地位,历史修正主义不得不一次又一次面对他的作品。第一个这样的对抗在1964年,《欧洲犹太人的毁灭》第一版出现三年后。当时,法国人保罗?Rassinier,前抵抗战士,布痕瓦尔德和多拉的集中营前囚犯和修正主义的创始人之一,对希尔伯格做了充分的攻击。他在他的《Le Drame des Juifs Européens, Rassinier》书中深入研究希尔伯格的犹太人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人口损失统计。他否定后者关于犹太受害者的数量应定为510万的结论;他说希尔伯格的这个数字是通过操纵数据得来的。据Rassinier,就算根据希尔伯格的数据来源计算, 犹太集中营受害者实际数量也不到100万。

      我们的调查将集中在以下几点:

      -希尔伯格提供的纳粹政权策划对居住在其控制地区的犹太人物理灭绝的证据是什么?

      -希尔伯格为灭绝集中营的存在提供的证据是什么?为灭绝目的使用的毒气室的证据是什么?

      -希尔伯格提供的他声称国家社会主义政策的犹太受害者的人数接近510万的证据是什么?

      2018/5/28 12:56:17
      左箭头-小图标

      7 3 5。为什么恰恰是齐克隆B?

      自然有人会问,为什么党卫军理应决定使用齐克隆B做为大规模屠杀的手段。苏联人,在任何情况下,杀死数百万计的人要么简单地向他们的后颈上射上一枪要么在恶劣的条件下让他们死在集中营里。这无疑是驱逐到奥斯威辛的人的命运,反正他们会在很短的时间内死于饥饿和传染病。这就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美国人杀害约100万德国平民的方法。[494]相反,以今天的价值,党卫军在奥斯威辛花了近10亿美元,使流行病肆虐得以控制,并承担医疗设施庞大的支出,治愈那些感染了往往是致命的斑疹伤寒传染病的被拘留者。[495]仅凭这一点就可充分质疑正统智慧的可信度。

      在最后的分析中,学术问题还不能解答一些其他有毒气体是否能取代齐克隆内的氰化氢而更适合大规模屠杀,因为没有科学记录毒气大规模屠杀的实验数值。

      理论上,那个时候,可以选择氮气(N2),二氧化碳(CO2),一氧化碳(CO),光气(COCl2),氯气(Cl2),氰化氢(HCN),神经气体如塔崩和沙林毒气,柴油机废气,内燃机尾气,炉煤气,焦炭或城市煤气,工艺气体,可能还有其他的完全不同的大规模屠杀的材料,甚至还有完全不同的合适的情况(在后颈上射上一枪,饥饿,流行病)。但是,如果真的希望不厌其烦地犯下以毒气大规模屠杀,这最有可能会使用的一氧化碳,人类只需0.1%以上就可致命,由于以下原因:

      1. 有毒气体CO取之不尽,在致死浓度上价格比齐克隆B便宜得多,几乎遍布第三帝国每一个地方:

      a.内燃机容易产生达到7%体积含量的CO,因此,这更适合大规模屠杀。然而,只有极少数目击者提到只有一个德国集中营(索比堡)使用内燃机[496]。

      b. 生产气体发生器,只用木材或焦炭、空气和水能产生一种CO体积比例高达35%的混合气体。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德国占领下的欧洲,这些生成器被安装在成千上万的车辆上,由于盟军石油封锁因此转换成替代燃料是必要的。正如F.P.贝格所说,德意志帝国政府的每一个成员都熟悉这些非常经济的,易于操作的生成迅速致命的有毒气体的装置,尤其是交通专家,其职责是推广带有燃气生成器装置的内燃发动机而逐步取代柴油。在某些情况下,同样这些人,例如阿道夫?艾希曼,被赋予了驱逐行动和被涉嫌杀害犹太人。[496]但从未被声称以这些设施来杀人。

      c.体积高达30%的CO有毒的城市燃气在每一座主要城市以低得离谱的价格被使用。显然可以考虑用于谋杀。

      d.工艺气体:在20世纪40年代初,德国企业巨头I.G.染料工业(Farbenindustrie,德语)股份公司在只距奥斯威辛集中营只有几公里的路程的地方已经建成了煤炭气化/liquidification工厂。在这里,通过各种转换处理的装置,煤转化成化学最终产品,从油、脂类、燃料到合成橡胶都可被加工。在这个过程中的第一步是气体的产生过程,其中也有类似焦炉煤气或城市煤气的组合物。I.G.染料工业股份公司的工厂在名叫莫诺威辛的周边地区有一个集中营,它与距不超过30多公里的在上西里西亚和波兰西部的奥斯威辛集中营的超过30个不同的广泛的(工业)体系连在一起。如果党卫军过去寻找一个简单的方法来杀死数百万的犹太人,灭绝中心一定会建在莫诺威辛附近,一条煤气管道直接从I.G.染料工业股份公司的工厂引出。

      2。CO订购和储存没有必要注意使用期限,而齐克隆B则相反;一旦经济设施被完成,一氧化碳随时可用。

      3。刽子手处理CO相当简单。CO唯一几乎要注意的是阀门开启和关闭。另一方面,处理齐克隆B,刽子手被要求显著的安全防范措施。而且,佩戴防毒面具,如果可能的话,额外的防护服(手套),使用合适的工具小心地打开罐头,通过开口谨慎倒出载体,小心处置齐克隆B残留物。

      4。CO可以简单地快速地通过压力管道或通过鼓风机引入,而另一方面,齐克隆B只会缓慢地释放有毒气体。

      5。齐克隆B是稀缺和昂贵的,需要随处应对流行病如斑疹伤寒,包括在军队和德国盟军武装部队, 所以, 它被用于它的目的避免任何浪费,尤其是在奥斯维辛,斑疹伤寒不仅威胁囚犯的生命,而且也威胁到营地的守卫和住在附近的居民。用简单的英语解释,这意味着在奥斯威辛集中营斑疹伤寒的疫情威胁到极其重要的上西里西亚,之后德国鲁尔区,当时第二大工业区的生产。与传染病斗争,对于齐克隆B无疑是必要的,因此,当时DEGESCH制造商大批地提供是非常重要的。

      当然,CO比较氰化氢不一定会加快执行过程,但它会更安全,更容易在附近获得,不太复杂,更便宜。[497]

      当然, “灭绝过程的瓶颈[…一直是]焚烧尸体,而不是毒气本身。适当的设备,一千人可以在短短的几分钟内死亡,或者从到达营地毒气室到最终通风换气,计算整个操作过程最多一两个小时。

      然而,焚烧那些一千具尸体[...需要]相当长的一段时间。”[498]

      如同C. Mattogno和F?迪纳所说,奥斯威辛集中营的火化设备无论如何不可能火化完死于各种流行病和其他不卫生条件的死者的尸体,更不用说那些据称大规模屠杀结果后的尸体,[444]这进一步证明了在奥斯威辛集中营从来没有一个大规模杀人计划。

      回复:二战犹太大屠杀——泥足巨人

      法国罗伯特?Faurisson博士至少受到Holocaust Enforcer hoodlums团伙8次殴打。他是一位真正的学者。如果没有他的研究,就不会有我们今天所知道的修正主义。

      2018/5/22 7:48:41
      左箭头-小图标

      7.3.2.1.3。毛巾和香皂

      据一些目击者说,受害者可领到毛巾和香皂,使他们相信他们将去洗澡。[476](顺便说一句,每个人一次淋浴用一条毛巾)考虑到混乱的“毒气室”,这种说法变得令人难以置信:1000具尸体,1000条毛巾和1000块肥皂(译者注:“奥斯维辛集中营”百度百科—集中营的罪行,有这样的记载:……那里不仅有衣橱,还能领到毛巾),加上呕吐物,尿液,和从1000名遇难者流出的血液(“奥斯维辛集中营”百度百科—集中营的罪行:……用水龙头冲去尸体上的血迹和地上的粪便)!怎么可能回收那些1000块肥皂?他们是如何清洁1000条毛巾?每一次毒气灭绝他们浪费1,000条毛巾和1000块肥皂?因此,可以得出结论,这些描述是不真实的,作证的证人不值得信任。[477]

      7.3.4。氰化物专家大声地讲出来

      (发信人)............................ ......................................(收信人)

      “杰拉尔德?Roubeix...... .................................................. 南特,1997年11月2日

      51 Av. de la Coquetterie ........................... .................米歇尔?亚当

      44000 Nantes ............................... .................................C / O ANEC

      邮政信箱21

      44530 吉尔达斯-des-Bois街

      了解到可憎的迫害,你是一名在“言论自由”名义下的受害者,让我表达我的同情,我全力声援你。

      作为一名氰化氢行业的工程师,我服务于佩希内-优劲-库尔曼和法国Charbonnages集团并度过了我20年的职业生涯。特别是,我自1970年一直管理着圣Avold工厂,每天生产40吨氰化物,是全球最重要的工厂; 理论上,这够得上5亿人单日中毒死亡的产量。这表明我知道如何处理HCN问题。对,我可以肯定,所有的我已经读到或听到的关于2000到3000人挤进水泄不通的毒气室的“证词”,完全是幻想而已。

      祝贺你,你反对骗局的勇气令人钦佩。真相已大白。

      [签名Roubeix]

      P.S:您可以使用这个证词,如果有必要的话。”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米歇尔?亚当是在法国西部一名历史和地理学老师。1997年7月初,当一位曾被驱逐到拉文斯布吕克集中营的女士在他的学校里举办了一次会议讲述她的“回忆”,他几次以可信的修正主义证据反驳了这位女士。米歇尔?亚当立即被停职,一年后各种麻烦接踵而至,他被法国克洛德?阿莱格尔人文部长以以下三个官方理由解职:

      ?在他的学生面前表达他的修正主义观点;

      ?扰乱他的学生与前被放逐者会谈;

      ?怀疑一个被放逐者回忆的可信度。

      早在1998年,杰拉尔德?Roubeix(Gérard Roubeix)写过类似的信,已在其他地方发表。[492]他于2001年去世。

      诺曼底的文森特?Reynouard老师,ANEC(Association normande pour l'éveil du citoyen)代表,诺曼警告公民协会(Norman Association for the Warning of Citizens)的一个创始人,正如在他之前的米歇尔?亚当斯,失去了他的工作,因为他的修正主义观点被判罚款和一个三个月的刑期。[493]ANEC出版了36期的修正主义期刊《新视野》(Nouvelle Vision)。

      2018/5/21 18:50:50
      左箭头-小图标

      历史不会撒谎

      2018/5/21 18:43:38
      左箭头-小图标

      ■译者注:依据所能找到的大屠杀传说的各种版本,有几项数据是基本一致的:1.氰化氢施放后只需“3至15分钟”便可将毒气室内的人全部毒死;2.每次可毒死“1000~2000人”;3.在奥斯维辛,光是被毒气屠杀的就多达“200万人”之多。

      为了计算方便,也便于说明问题,我们应该接受作者所选择的保守数字:全部毒死用时5分钟;每次可毒死1000人;毒杀100万人;太平间地下室温度15°C。

      7.3.1.3。有毒气体的数量

      7.3.1.3.1。概述

      据称在毒气灭绝过程中推测使用毒气的浓度,各方意见不同(见下一章)。目击者称所谓的灭绝时间,反过来给我们提供了一个粗略的估计所使用的毒气浓度间接的来源。这些目击者、文献都声称毒气的灭绝时间只有几分钟。[465]

      灭绝时间几乎和美国死刑毒气室一样(10分钟,HCN浓度3,200ppm以上,参见第7.1章),毒气到达死刑室最偏远的角落,只用美国死刑一半的时间(五分钟),浓度至少为3,000ppm(3.6g/m3)。火葬场II和III的太平间净体积为430立方米,[466]此相对应的五分钟后传播和充满太平间就需要约1.5公斤(3.6g/m3×430 m3)氰化氢的量(相当1.5公斤齐克隆B)。由于齐克隆B五分钟后释放约10%氰化氢(见第7.2章图.9),灭绝所需齐克隆B数量至少是其(1.5公斤齐克隆B)十倍,也就是说,这将意味着至少15公斤齐克隆B。[467]当然,这仅在适当的条件下,不能期望在大型、挤迫地下室里氰化氢释放立即到达受害者。因此,依据所描述的每次释放毒气程序,必须考虑准备至少20公斤(十听2公斤罐装或二十听1公斤罐装)的数量齐克隆B。

      7.3.1.3.2。附记:难以自圆其说的农药齐克隆B杀人

      因为目击者关于齐克隆B使用量的陈述是罕见的,因为人类对HCN比昆虫更敏感,一些学者指出,在奥斯威辛集中营的涉嫌大屠杀只需少量的齐克隆B,如J.Bailer,[54] W.韦格纳[49]和G.Wellers,[55]使用HCN浓度为每立方米1克(0.083Vol.%)或更少。

      但是,我们有一些证人陈述,声称用了几公斤的齐克隆B。[469] 普雷萨克(Pressac)在他的书中,频繁地提到灭绝行动使用HCN浓度为每立方米12克或1vol.%。[470]他支持许多目击者的描述, 据称按照四到六听1公斤罐装齐克隆B倒入火葬场II或III的“毒气室”(太平间),这对应的浓度的确是1vol.%[302]。

      另一方面,普雷萨克(Pressac)认为送到营地的全部齐克隆B的95到98%被用于最初的目的,即为衣服和房间灭虱,[471]他依据纽伦堡法庭上的陈述。[472] 普雷萨克证明了这样事实,联系到其他集中营,如果我们注意有关犯人的数量和有关毫无疑问用于灭虱设施的材料,无疑没有发生灭绝行动,奥斯威辛集中营没有收到更多数额被交付的齐克隆B。

      注[472]:参考“1946年3月1-8日,汉堡,审判B.特施等,英国军事法庭,战争罪行律师行政办公室,NI-207号文件,援引acc:U. Walendy, op. cit. (附注157),第83页”。注:前齐克隆生产商没有员工曾被判有罪,因为没有证据显示他们犯罪:德固赛公司,太阳和月亮的标志,德固赛股份公司,法兰克福/主要1993,pp . 148 f。

      奥斯威辛集中营(齐克隆B)供应数量可以在纽伦堡国际军事法庭议定书找到。总体而言,它们在1942年和1943年期间达到约19,000公斤。[157]从1940年底至1945年初,营地的总体供给量很难超过40吨。根据普雷萨克(Pressac)的说法,没有超过2~5%被用于杀人,那么,总交付的800至2000公斤(齐克隆B)被用于人类灭绝。

      但是,我们选择据称一百万人被屠杀[译者注:摘自“奥斯维辛集中营”百度百科相关简介第8行:…多达300万人死于该集中营。奥斯维辛集中营国家博物馆已经将该数字修订为110万],每1000名毒气受害者——火葬场II和III的“毒气室”(太平间LK1)几乎无法容纳1,000人——每次集体屠杀需要毒气大约0.8~2公斤HCN。太平间LK1净体积大约430立方米,[466]所有氰化氢从载体挥发出来后(一个多小时后),800至2000克氰化氢会产生,太平间LK1理论上最终浓度为1.86至4.65克/每立方米,这意味着,在五至十分钟的第一时间内浓度要低得多。

      ■译者注:800至2000公斤齐克隆B被用于屠杀一百万犹太人,那么每1000人集体处决平均需要齐克隆B 0.8~2公斤(800至2000公斤的1‰),假设产生等重量的HCN毒气。太平间LK1净体积大约430立方米,太平间LK1理论上最终浓度为1.86至4.65克/每立方米。此浓度为齐克隆B在1小时后挥发的数值,而五至十分钟内挥发的数值微乎其微(参见7.2。0.8~2公斤的10%)。

      相反,如果根据目击者陈述情景一百万受害者被杀害,即,在高浓度环境下(3,000ppm,3.6g/m3)几分钟后死亡,那么1000次(100万÷1000人/次)的毒气处决将需要1,000次×20公斤/次= 20吨的齐克隆B,这至少是交付到集中营的齐克隆B总数的50%。

      这显然与普雷萨克(Pressac)的声明明显不一致。这不能同时高浓度毒气杀人又同时齐克隆低比例地交付到奥斯威辛集中营。

      2018/5/18 13:22:11
      左箭头-小图标

      7。齐克隆B能否用于人类的杀戮?

      7.1。HCN气体的毒性作用 氰化氢的效果基于这样一个事实,它麻痹身体内每一个细胞的呼吸。氧不再从血液中被输送通过细胞壁进入细胞内。[413]细胞缺乏氧气,动物或人类窒息。

      F.弗吕里和F.Zernik说明,氰化氢浓度在200ppm,人可以在五到十分钟之内致命,而270ppm立即致命[420]当然,这些都不是以人类做实验的结果,而是推断,为安全的考虑而确定风险较低的阈值。

      如果我们需要所有可想到的受害者包括最强壮的人在短短几分钟内死亡,阈值将是不同的。[424]为此(屠杀)目的所必需的浓度,从本质上讲,要比以上值高上几倍。它们只能通过一系列的实验来确定,这自然不可能用人类做实验。唯一提供给我们的数据是那些在美国以氰化氢气体执行死刑过程收集来的。弗雷德?路特谈及在美国处决过程中氰化氢浓度在3,200ppm数量级。在这种情况下,根据受害人的体质,死亡发生在4至10分钟后。[425]来自美国的新闻报道表明,死刑持续10至17分钟情况并不例外(见第1.1节。)。

      就其所使用的数量,例如,美国罗利(北卡罗来纳)死刑毒气室,使用454克KCN倒入稀释的浓硫酸里,导致瞬间形成氰化氢蒸汽,在执行人在见证室里见证情况下。[1]通过纯理论计算,这会产生约180克氰化氢,相当于150升气体。然而,由于它有相当一部分溶解在稀释的浓硫酸里(约50%,请参见第8.3.3.4章),我们进行以下假设,作为毒气约90g或75升的氰化氢被释放出来。在北卡罗来纳,产生的气体送到死刑犯的下方,这样,死刑犯必须暴露,之后立即开始执行过程,在很短的一段时间里浓度可能超过10%(体积),但随后氰化氢扩散到整个腔室的结果浓度稳步下降[426]。

      一个正常的呼吸每分钟吸入氰化氢的体积约15至20升,并假设死刑过程中平均浓度仅为0.75%(体积),在10分钟内约1.35至1.8克的HCN被摄取(吸入空气150-200升),这相当于10至20倍的致命剂量。

      在下面的计算中,我们将只假设10倍致命剂量,在誓言旦旦的十几分钟内来杀死毒气室里所有的人。

      7.2。齐克隆B的挥发特性

      齐克隆B不瞬间释放HCN毒气,而是需要较长的时间。较长的时间是由目击者的描述(译者注:没有一个辅助加热设施)以及化学分析两方面的评估来确认的,在本章中将这会被更彻底地研究。

      液态氢氰化物有一个很短的保质期,当不正确的操作时是非常危险的。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市场上推出一个更简单的和更安全的处理方法:添加稳定剂和刺激性警告材料的液体氰化氢浸泡到多孔材料(纸板盘或石膏)。齐克隆B由位于法兰克福的DEGESCH[108]公司许可生产。DEGESCH公司的R. Irmscher在1942年撰写的论文中报告,在那个时候,使用纸板盘或石膏(Ercco)是最常用的载体材料。[427]石膏描述甚至来源集中营目击者的证词。

      Irmscher给出了此产品在各种温度,相对空气湿度较低和在载体材料良好分布下的挥发特性曲线图。图.9。挥发在高的空气湿度下“严重延迟”,因为蒸发氰化氢要从液体HCN,载体材料和周围空气吸收大量的能量。其结果,该产品和环境空气的温度下降。如果空气的温度达到*,空气水蒸气就会冷凝到载体材料表面上,氰化氢和载体材料结合,减慢挥发过程。

      回复:二战犹太大屠杀——泥足巨人

      曲线图9:在各种温度和在载体材料良好分布的条件下,从Ercco载体材料(石膏加入一些淀粉)里氰化氢的挥发速率,根据R. Irmscher/ DEGESCH公司 1942。[427]

      为了以后参考,我们希望要记住的是,在15℃下,空气湿度较低的条件下,在第一个5分钟在奥斯威辛约10%的氰化氢从载体材料挥发出来,半小时后约50%。在凉爽的地下室约100%相对空气湿度下,蒸发时间将“严重延迟”。

      目前有关嗜杀成性的大规模毒气灭绝的研究将基于保守的假设, 即R. Irmscher所报告的齐克隆B在15°C最好的表现(见上图)。

      2018/5/16 19:19:36
      左箭头-小图标

      6.4。铁蓝的成分

      6.4.1。概述 一个理想的铁蓝晶体的化学分子式是:Fe4[Fe(CN)6]3 。

      它的特点是,该化合物中的铁是存在于两个不同的氧化状态:Fe2+(在方括号中)和Fe3 +(在左面)。这两个不同的铁离子之间的相互作用也产生该化合物的蓝色(电荷-转移-复合体)。实际的分子式是可变的,取决于化学计量的形成和杂质的存在,在这种情况下,颜色在暗蓝色和蓝绿色之间变化。

      6.5。铁蓝的化学形成

      6.5.1。概述

      在这方面,我们只关心,在建材里氰化氢和铁化合如何形成铁蓝。在建材中,铁通常是三价的形式存在(Fe3 +),'铁锈'的形式。

      因此,为了形成铁蓝,铁的一部分必须被降低到二价形式(Fe2+)。随后这些不同的铁离子组合与CN-自动地产生铁蓝。[336]最有可能的机制[337]是氰离子本身作为还原剂之一。在这样做的出发点是一个Fe3 +离子,主要被CN-离子包围(络合):Fe(CN)4-6](1-3)- 。稍微碱性环境是有利最终还原的铁(III)—离子到铁(II) [338]。

      在这里考虑色素形成的情况下考虑有5个步骤:

      a.氰化氢(HCN)吸收[313]; b.离子分裂(电离)[339]的氰化氢在水中离子分裂(电离)[339]为氰离子,只有这样才能与铁形成化合物;

      c.三价铁(Fe3 +)络合到复合铁(III)-氰化物,由氰离子是在铁锈里氧和/或OH-1离子的位移;

      d.还原铁(III) - 氰化铁(II)-氰化物;

      e.铁(II)-氰化物的沉淀与三价铁作用形成铁蓝;

      蓝色颜料的形成速度可以受各种因素的影响,其中有: 1.反应介质中的水含量; 2.铁反应活性; 3.温度; 4.酸含量。

      6.7.4。铁蓝在建材里的形成

      铁蓝在砌体里形成的第一步是对氰化氢气体的吸收。在阴冷(10℃)的地下室空气湿度接近饱和点,由于其较高的含水量,其吸收氰化氢气体能力相比建在地面上有暖气的空气湿度较低的房间(20°C,50%相对湿度)温暖的墙壁要大10倍。

      形成铁蓝的第二个步骤是氰化氢离子的分离(电离),即,其转换成简单的氰化物。[405]此过程需要在碱性环境中,其中,在石灰砂浆仅需数天或数周,但在水泥砂浆和混凝土要几个月或几年。

      接下来的步骤是氰化铁(III)形成。在强碱性的环境中几乎不形成,在微碱性的环境中缓慢形成。在中性环境中,该反应再次减慢因为氰化物在潮湿的墙面转换成不反应的、挥发性的氰化氢。混凝土和砂浆周围碳化限制的环境(这是微碱性),因此局部面积的氰化铁(III)可以轻易形成。在砌体强碱性的地方,通过氰化铁(Ⅲ)到氰化铁(II)痕迹缓慢曲折的减少,铁蓝形成到了该前一阶段。在水泥砂浆和混凝土较大的表面积被发现,特别有利于在液体溶液中固体铁锈(Fe2O3)和氰化物之间固 - 液界面反应。它们通常有保持较长时间的碱性条件的优点,从而使累积在砌体的氰化物不会丢失,并有足够的时间与铁锈(Fe2O3)进行反应。再次,高水含量,拓宽中等酸碱值的范围是有利的。[406]最终铁(III)离子到铁(II)离子部分减少,接下来最后步骤中铁蓝的形成需要适度的碱酸值,但是还在强碱性条件下发生。在砌体内不同反应的三个方面之间是有区别的:

      1.氰化物离子较大的数量可以积聚在不含碳酸的部分,由于在碱性介质中,由氰化氢吸收增加和由仍然潮湿的材料进一步支持。氰化物在很小范围内只作为氰化铁(III)绑定。由于其在碱性介质中的强氧化反应,这会相当迅速地转换成更稳定的氰化铁(II)。氰化铁(III)的积累因此将发生在一个较长的时间周期。

      2.在碳酸化区域中,积累氰化物倾向减少,因为电离平衡越来越多地位于氰化氢一侧。氰化铁氧化强度也不减。另一方面,颜料本身现在变得稳定,所以氰化铁(II)增加量将被转换成铁蓝,密切混合了石灰,如今也在这个地方在碳化限制更容易形成可溶性铁(III)离子。[407]

      3. 在pH中性,砌体碳化的部分,形成相当依赖于可用的氰化物浓度显著的减少。有湿度的地方已经形成的氰化铁(II)逐渐转化成铁蓝。

      表7显示出氰化氢在各种建材上的吸附值。[409]它们证实了假设,水泥相比砖有相当高的反应活性,以及新拌水泥浆与旧的比较潮湿的建材相比更容易积累氰化氢。至少潮湿的砖石吸附大量的氰化氢趋势被确认(与石灰砂岩比较:在相同的温度和相对空气湿度条件下的8倍)。W.A. uglow通过一系列详细的测试表明,混凝土吸收氰化氢相当石灰砂浆四到六倍。他还发现,潮湿的建材对增大吸附氰化氢倾向显著。

      从图8中可以看出在较长的时间内,即使在干燥条件下,与水泥化学结合的氰化氢高浓度的耐久性。即使经过三天浓度也不低于初始值1/4。在这个例子中,每日熏蒸长达数小时,这将导致在墙壁上每平方米HCN(氰化氢)平均浓度在约100至200毫克左右摇摆。

      回复:二战犹太大屠杀——泥足巨人

      图8:用2.5%体积的HCN熏蒸24小时后,在老旧的干燥的水泥块上氰化氢浓度函数曲线。(见表7脚注,S187)

      表7:各种建材的氰化氢吸附率,以2%体积的HCN熏蒸超过24小时的条件下.[409]

      材料................... HCN吸附率 [mg m-2]

      红陶..................... 55.2 砖........................ 73.0

      自然潮湿的石灰砂岩......... 22,740.0

      简单干燥的石灰砂岩 ........4,360.0

      干燥石灰砂岩. 在20°C半年......... 2,941.0

      成型3天混凝土块........... 8,148.0

      成型几天石灰砂浆块*........ 4,800.0

      成型几天水泥砂浆块*......... 540.0

      成型一个月水泥砂浆块*...... 140.0

      成型几天的素水泥块*........ 1,550.0

      *HCN占体积2.5?3.3%。 [408]根据作者,vol.%数据,代表理论的标准值,其中,在实践中,然而,只达到50%或更低,通过吸附到墙壁和熏蒸材料。

      2018/5/14 12:31:44
      左箭头-小图标

      犹太人只不过是有一部分离德国近一些,倒了霉而已。

      按照德国纳粹的教条,只要不是金发碧眼,都要跟犹太人一个下场,其中包括中国人日本人。

      希特勒走的是几乎没有任何希望的险招,犹太人背后就是开挂的美帝,根本不是德国这种三流货色能挑战的,最终结局只能是德国被打断脊梁再没有任何崛起的机会。

      如今的德国混的连日本都不如,能升空的战斗机个位数,海军基本没有,陆军嘛,估计连叙利亚都搞不定。

      2018/5/11 18:08:02
      左箭头-小图标

      6。铁蓝的形成和稳定性

      6.1。介绍

      数百数千人被声称在所称的奥斯维辛集中营的毒气室里曾经被齐克隆B?产品生成的氰化氢气体杀害。现在出现这样的问题:这种有毒气体能留下化学痕迹吗?在这些所谓的化学屠宰场里也许能够被检测到吗?

      如果氰化氢(HCN),齐克隆B的活性化合物,只通过吸附(粘合)与墙壁结合,[313]现在不可能检测到任何残留物,由于氰化氢挥发性(沸点:25.7°C);所有的氰化氢可能早已挥发掉了。

      但是,如果我们假设氰化氢,在熏蒸过程中,会与某些材料相化合,在砌体中产生其他的,更加稳定的化合物,那么人们会预计即使在今天可能还存在的化学残留物。

      在这方面我们感兴趣的反应产物是氰化氢盐,所谓的氰化物,[314]特别是氰化铁,由铁和氰化物的化合物构成。铁会呈现普遍的性质。由于它的存在,砖呈红色,沙子呈赭石色,泥土的颜色从淡黄色过渡到红褐色。更确切地说,我们现在讲的三氧化二铁,俗称为“铁锈”。基本上,所有的墙壁含至少1%的铁锈,包含在砂,砾石,粘土,水泥里。

      氰化铁早已被认为非常稳定,其知名度之一是在过去的三个世纪里最常用的蓝色颜料:铁蓝,也常常被称为普鲁士蓝。[315]

      6.2。对建筑物损害的实例

      在第1.3章,已经讨论过1976年发生在德国巴伐利亚州一个教堂的损害的一个实例。自1920年以来数以百计数以千计的建筑被熏蒸过,没有发生这一现象,作为一种规律,将面对一个难题,否则这种规律会非常迅速地被否定。因此,问题是这是一个例外。但究竟是什么使这座教堂出现了一个例外?

      战争结束时或之后,第三帝国的许多集中营被夷为平地;其他营地现有建筑物被拆除,建筑物使用的材料被用于重建被破坏的城市。然而,几栋建筑(除虱室)保持完好。这是这些建筑物的内部图。 图.59-66(在本书中看到的彩色图像的部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彩色图像1:火葬场II太平间LK1(“毒气室”)的废墟内部。照片箭头所指的位置(参见第8.3.3章)。注意: 在墙壁上没有发现一丝一毫的蓝色污染的痕迹。 彩色图片1-4:?卡尔?菲利普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59。在比克瑙营齐克隆B灭虫室BW 5a房间室内。(?卡尔?菲利普)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61。马伊达内克集中营41营房III室齐克隆B灭虫室。(?C. Mattogno[316])

      从一个以奥斯威辛集中营纪念馆的名义进行调查的波兰研究小组的言论,我们得知,在奥斯威辛集中营的主要营地的灭虫室有蓝色的斑点。[56],[57]据我所知,只有达豪集中营齐克隆灭虫室(DEGESCH循环室)没有出现蓝色的色素沉着,因为墙壁专门涂有防止气体和水渗透的油漆。

      下面将试图证明这些蓝色的颜料,指的是铁蓝,在熏蒸期间在砌体上如何从氰化氢得来,其形成条件是什么?

      2018/5/11 8:50:40
      左箭头-小图标

      2。地震

      2.1。弗雷德?路特(Fred Leuchter)

      1988年2月3日,弗雷德?路特在他的马萨诸塞州波士顿家里接见一位意外的访客。Faurisson博士想说服路特,在第三帝国的集中营里,确认氰化氢气体大规模灭绝在技术上是否可行,并以执行死刑技术专家的身份,准备在加拿大多伦多进行的刑事审判上发表专业看法。

      直到那个时候,路特从来没有质疑过德国杀人毒气室的存在。然而,当Faurisson教授出示了他的一些主要技术文件,路特开始怀疑毒气涉嫌杀人的技术可行性。

      在那次会面之后,他前往波兰,带着他的妻子兼他的秘书,他的绘图员,摄像师和一名翻译,在奥斯威辛 - 比克瑙和马伊达内克集中营进行了一个技术审查。他回到美国,并写了一篇192页的报告(包括附录)。他还从比克瑙集中营涉嫌据说毒气室火葬场和灭虱(虫)室带回了32个测试样本。这些样品的背景资料如下:

      几乎所有的第三帝国集中营都有消灭囚犯服装里的虱子的设施。为实现这一目标使用各种方法:热空气,热蒸汽,几种不同的毒气……,自从一战以来,最有效,最广泛使用的灭虱等害虫手段,是氰化氢,市场上销售的名为齐克隆B商品。

      1988年4月20日和21日,路特作为专家证人站在多伦多法庭上。他报告了他的研究和得出了自己的结论。法庭上的气氛是紧张的。路特的证词很简单,同时耸人听闻:根据路特,从来没有过任何在奥斯威辛集中营大规模毒气灭绝人类的可能性,在比克瑙没有,在马伊达内克也没有[26]。

      路特不久,又有一位提出质疑的证人:比尔?Armontrout,密苏里州杰斐逊城最大监狱的监狱长。Armontrout在辩护律师芭芭拉?Kulaszka的要求下,指出,在美国没有人比弗雷德A.?路特更了解毒气室。

      路特的报告和随后的证词震撼大屠杀的历史。考虑到成千上万的“路特报告”的副本在世界各地发表,这个人的工作的影响是巨大的。

      2.2。伤害控制

      “永远不会原谅,永远不会忘记”群体对在这方面的进展感到震惊,他们没有浪费时间,采取了反措施。自封为“纳粹猎人”贝亚特?Klarsfeld宣布,弗雷德?路特“应该知道,对于否认大屠杀的人,不能逍遥法外。”[28]

      犹太组织发起了一场恶毒的诽谤运动,不仅破坏了他的名誉,而且他谋生的能力。负责领导的是雪莉?夏皮罗和她的小组。骂路特欺诈和假冒,本小组声称,尽管他有更好的知识,但他不具备作为死刑执行设备专家的资格。

      路特与国家当局签订的执行设备制造、安装和维修的合同都被取消。他的财务紧张被迫离开他在美国马萨诸塞州的家到其他地方寻找私营工作。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7:弗雷德里克?路特,世界第一位,可能唯一的氰化氢毒气室专家。这是他1992年在历史回顾研究所会议上的一次讲话。

      2018/5/11 8:12:47
      左箭头-小图标

      我只知道南京300000.

      2018/5/10 19:23:40
      左箭头-小图标

      Germar·鲁道夫报告(选编)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序幕

      1.3。导致蓝渍的氰化氢

      1977年的春天和夏天,在德国巴伐利亚州Wiesenfeld地区的一座新教教堂出现一个奇怪的现象。教会在过去的一年里装修日益破败的教堂花费了巨额费用,但现在,他们面临一个灾难。发现教堂墙面所有部位的内部灰泥都已经形成了巨大的蓝色污渍。专家们对墙壁上的彩色部分进行化学分析。教堂整个内表面浸渍铁蓝。在文献中没有找到任何解释。然而,从过去建筑施工工序中找到了证据。

      当时,教堂用防水水泥砂浆抹灰几个星期后,整个教堂被齐克隆B(氰化氢)熏蒸处理,消灭在唱诗班位置上的蛀虫。氰化氢,齐克隆B,发现不仅杀死蛀虫:它也和灰泥起化学反应。包含在齐克隆的氰化氢与灰浆中所含的1-2%氧化铁发生反应,从而形成一个高度稳定的化合物——几个世纪闻名的铁蓝。[22]

      最近的一项调查显示,在潮湿的地区,为杀死害虫经氰化氢熏蒸的墙壁产生蓝色色素,技术文献中众所周知含铁的灰泥。[23]这种反应的必要的先决条件似乎是经熏蒸的灰泥必须是新的,而且必须具有较高的湿度。在其他情况下,房屋的结构和内部设施破败,没有发现蓝色的污渍,可能是因为灰泥是旧的,并已脱落。[24]

      3。起源

      争论国家社会主义对犹太人大屠杀的技术问题,是从20世纪70年代末罗伯特?Faurisson开始的,当时他是里昂II大学教授法文、希腊文和拉丁文的大学教授,和文件、文本和证人证词的分析师。他开始质疑大屠杀的正统的历史版本后,他对有关证人的证词和理应支持大屠杀指控的文件进行了批评性的研究。 1978年,他第一次搬出了这种说法,“在阿道夫?希特勒统治下没有一个毒气室”。[34] 后来,他以物理学、化学、地理学、建筑学、纪录片和历史的论据支持这种说法。他论述杀人毒气室 “根本不可能”存在。[35]在1979年年底,法国最大的报纸“世界报”,决定公布Faurisson教授挑战性的论文,因此他被给予了一次机会在一篇文章中进行概括总结。

      在20世纪80年代初,两次大屠杀会议分别在巴黎[39]和斯图加特城市举行。[40]举办这些会议重要的原因当然是Faurisson,巴兹,和其他人的作品。[41]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9:那些招数耗尽的人转向暴力。Faurisson教授在1989年9月16日受到犹太暴徒一次袭击。

      (待续)

      2018/5/10 10:10:00
      左箭头-小图标

      美国是唯一用毒气执行死刑的国家。毒气执行死刑是一个复杂的过程

      首先毒气室必须内部强制减压,以防止泄漏。毒气颗粒被丢到一个硫酸罐子里,并激活它。在几分钟后,囚犯死亡,然后注入氨气稀释气体。下一步气体被排放到烟囱。然后整个密室,囚犯,要用氨水擦洗。

      今天,各国采用注射死刑,因为毒气使用对操作手来说太不安全。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氰化物气体在除虱室留下蓝色的残留物,毒气穿透水泥在除虱室墙壁染成蓝色。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除虱室外墙壁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彩色图像1:火葬场II太平间LK1(“毒气室”)的废墟内部。照片箭头所指的位置(参见第8.3.3章)。注意: 在墙壁上没有发现一丝一毫的蓝色污染的痕迹。 彩色图片1-4:?卡尔?菲利普

      齐克隆-B毒气是易爆的,但26个月里,对于400万犹太人,它物理特性被推翻。

      2018/5/10 10:01:46
      左箭头-小图标

      齐克隆-B如何工作?

      齐克隆-B(Cyclon)是一种知名的和由德意志促进协会für Sch?dlingsbek?mpfung (DEGESCH),德国的害虫防治有限公司开发的广泛使用的杀虫剂。它在战前作为一种杀虫剂已销售到世界各地; [180]齐克隆一词的意思是“旋风”,即该产品是害虫的“旋风”。在战争期间它被各地德国武装部队和营地体系使用,因此在奥斯威辛它作为一种杀虫剂使用。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齐克隆-B

      齐克隆-B的主要成分是氢氰酸,因为它是液体,为安全和便于使用,它被吸附在纸板或石膏片上。这个过程就像我们今天用的驱蚊香片,如图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齐克隆-B为了高效使用,就必须一套加热系统。如同我们今天所使用的电热驱蚊器,如图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这是奥斯维辛集中营为衣服除虱的工作室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毒气除虱的过程:1 齐克隆罐被打开,倾倒到容器里。2操作员离开房间。3加热器启动,热空气鼓风机开始工作。4通过热空气作用颗粒开始气化。5齐克隆在规定时间内起作用。6加热器关闭 - 热空气鼓风机逆转迫使毒气从烟囱排出。7排出气体后,操作人员带着防毒面具进入房间

      在奥斯威辛集中营除虱室的风机系统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犹太人声称的毒气室没有毒气循环系统和汽化齐克隆-B的加热器。打开齐克隆罐什么都不做(百度百科:“当屋顶上的小铁盖被打开,有人从上面扔下氢氰酸毒晶体”及影视资料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pcDiTWR1yEc/

      2018/5/10 9:06:15
      左箭头-小图标

      人被毒气毒死和毒气室通风的时间,还有尸体火化速度限制了犹太人被灭绝的速度。估计火葬场火化能力,它能展开一些令人印象深刻的数学算术。当时非常乐观的估计一个小时消灭一具尸体,火化每具尸体不会有太大的区别。[234]如果我们允许火葬场每天有一小时清洗和杂项工作,1个隔焰炉每天或许可以火化23具尸体,因此30个隔焰炉每天可以减少690具尸体和46个隔焰炉可减少1058具尸体。以这个受人尊敬的速度每年可接纳灭绝的人数约24万至36万,当然,人们必须牢记,因为灭绝应该在1944年秋季停止,奥斯威辛不可能有比这一年46个隔焰炉更多的炉子。(译者注:作者考虑焚烧炉在理想状态下,三年没有维修,24小时运转,按胡斯说法,灭绝时间是:1941.6~1944.6,46个隔焰炉一开始就有,取每年最大火化人数36万,36万×3年=108万人,与教科书中的250万人相差甚远)

      然而,算出前面这样数字的逻辑是一堆垃圾,事情并不是这样。人,尤其是操作火葬场的集中营囚犯,不会有这样高的效率,这些设备不可能以这样一个连续的方式被使用。如果我们允许放宽现实的条件,考虑定期和不定期的停机维护时间和一般工程利润产能过剩,这样符合预期的常见的情况。

      因此,如果我们相信灭绝传说是事实,我们又有了双重的解释;对于这些炉普遍解释,为了有效的,我们就要接受有效灭绝的第二种解释(译者注:教科书及时地将250万灭绝人数改为110万)。下文,我们将研究具体的证据,与“正常”死亡的速度完全相匹配的隔焰炉数目。

      ■译者注:当人们知道可能现有的30座隔焰炉无法焚化110万或更多尸体的时候,百度百科及时跟进“采用每天可焚烧8,000具尸体,最新发明的三层式的巨型焚尸炉”的传说。证据在哪里?1945年纽伦堡审判自始至终没有提到这个巨大的焚尸炉。它的残骸废墟在哪里?德军匆忙撤退不会把它消灭得无影无踪吧!犹太大屠杀史学家和波兰人不会放弃这个最重要的物证吧!这个世界之最不会没有留下一张图纸和一位目击证人吧。在隔焰炉每天焚烧8,000具尸体以今天的技术有没有可能?如果当时可能,那么它采用的是什么燃料。是煤炭还是汽油?学过二战史的都知道,战争后期德国国防军的燃料异常紧张,几次重大的战役都无法进行,是不可能把宝贵的汽油用到焚烧尸体。煤炭,焚化300万具尸体,能够算出需要多少吨煤炭,作者显然忽略了这一点,从官方文件可以查清楚奥斯维辛一共采购了多少吨煤炭。

      我们尽可能找到一些有关焚尸炉的资料。人类学家、法医博士威廉姆.R.美普斯的著作《与骸骨交谈》(已在中国出版)第152页:

      “焚尸炉耐火砖的灰浆常常会因火焰的高温而开裂或剥落。由于高温造成的损害,必须不断地对反应罐进行维修。

      “反应罐中温度通常达到1700华氏度。

      燃气被点燃后,火化所需要的时间会根据温度和尸体的特点而有所不同。但通常都需要几个小时。

      “骨灰重量从2.2磅到8.8磅不等。灰烬和碎骨的比例大约是一半一半。”

      (待续)

      2018/5/9 8:59:20
      左箭头-小图标

      20世纪的骗局

      作者:亚瑟·R·巴兹(美)

      奥斯维辛火葬场的质疑

      奥斯维辛指挥官胡斯宣誓证词第7条中最后一个问题是火葬,这是一个重大的问题。 [219]据胡斯和所有其他灭绝的记录,在有现代焚尸炉设施可用之前比克瑙火葬是在壕沟或坑中进行的。据称,新的火葬场目的是灭绝犹太人,但我们建议在前面的章节看看更常规的目的(第79页到120)。让我们回顾一下它们的历史。

      火葬场建设早在1942年开始了规划和订购的初步阶段,事实上,本身,因此,至少可以这样说,很难相信它们在1942年夏天与希姆莱任何灭绝计划命令有关联。包含火葬场焚尸炉四个建筑物施工计划时间是1942年1月28日。[220] 1942年2月27日,WVHA建设部门负责人,党卫军上校(后来的中将)建设部门负责人汉斯?卡姆勒博士,也是监督德国V型火箭基础设计和地下飞机制造厂的工程师,参观了奥斯威辛集中营和召开会议。会议决定安装五个,而不是两个(先前计划),火葬炉,每个有三个隔焰炉或门。[221]因此这件事情不是胡斯别出心裁。然而,在灭绝的传说,胡斯肯定地说得到了齐克隆公司的信贷。1942年8月3日被安装在每个结构或建筑物里的十五隔焰炉是从Topf 、Sons和爱尔福特公司定购来的,[222]炉子是Topf出售的标准类型(直到1962年在威斯巴登仍然经营此业务)。图26火葬场隔焰炉的照片。每个隔焰炉被设计成一次火化一具尸体,都是标准的火化隔焰炉; 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安装了任何非标准的隔焰炉,如一次火化超过一具尸体。Topf也提供炉子给没有被声称有灭绝的营地,如布痕瓦尔德集中营。[223]

      包含火葬场的四栋建筑计划,火葬场编号II, III, IV 和V(包含四个隔焰炉I号火葬场在奥斯威辛I似乎一直最终暂搁不用(dormant)[224]),显示每个都存在一个宽敞的大厅或房间。对于II和III号,这些均处在地面以下并被称呼为Leichenkeller(停尸间地窖—字面上尸体的地窖—德语单词“太平间”是Leichenhalle);其尺寸分别为高2.4米,面积210平方米和高度2.3米,面积400平方米。IV 和V号火葬场建筑大厅在地面上,并被称呼为Badeanstalten(沐浴场所);它们每个高2.3米,面积580平方米。据1963年—1965年《奥斯维辛审判》一书提供的信息,这四个建筑位于图29所示

      图26。每个火葬炉有三个隔焰炉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在奥斯威辛集中营安装火葬场的建设部门,不仅有TOPF公司但还有SS公司DAW(德意志Ausrüstungswerke,德国设备厂)参与,这有助于繁杂的建设。第一个炉被安装在II号火葬场并编号,正如我们已经注意到,十五个隔焰炉都是五三型隔焰炉设备(five three-muffle units)。尽管有意赶进度,但建设了相当长的时间,如文件所示。NMT案卷为我们提供了以下英文翻译的文件,编号NO-4473;如果读者认为他看过这份文件内容仍敌视我的论文,他的判断应该有所保留:[225]

      “1943年1月29日,

      致Amtsgruppe C首席,党卫军旅队长和武装党卫军准将

      ING.卡姆勒博士

      主题:II号火葬场,建设条件。

      II号火葬场已完成——留有一些细微的建设工作——尽了全力,尽管无法形容的困难,严寒,并在24小时轮班。炉试火是在高级工程师Prüfer,爱尔福特、TOPF和SOHNE公司承建商的代表在场情况下开始的,他们对工作状况非常满意。作为太平间[Leichenkeller]使用的地窖的混凝土天花板下的木模板因为防冻的原故尚不能拆除。

      TOPF和SOHNE公司不能及时开始交付控制有轨列车的中央控制室要求的换气和通风设备(aeration and ventilation)。换气和通风设备一到达,安装就开始,完整的设备预计在1943年2月20日可以使用。

      我们附上爱尔福特、TOPF和SOHNE公司测试工程师的一份报告(不附加到文档)。

      中央建设管理主任

      奥斯威辛武装党卫军和警察

      党卫军Hauptsturmführer

      分布:1 - 党卫军Ustuf. Janisch u. Kirschneck;1 - 存档室(火葬场文件);核证副本:[签名难以辨认]党卫军Ustuf. (F)"

      我理解的意思是,虽然II号火葬场所有的工作没有完成,焚尸炉于1943年1月可用于火葬,尽管使用Leichenkeller(太平间)是不可能。

      1943年2月12日,TOPF公司写信给奥斯威辛确认接到一个III号火葬场五三型隔焰炉设备订单,4月10日建造完成。我没有看到任何文件表明IV和 V号火葬场任何隔焰炉装置。

      这给我们带来在比克瑙隔焰炉数量的问题。这是一个问题,因为据说德国人放弃奥斯威辛之前拆除焚尸炉建筑。诚然,在1943年的某个时候,我们必须假定至少有三十个隔焰炉可用,其中十五个在II号和III号火葬场。安装在IV号和V号火葬场的隔焰炉的证据主要包括分派到火葬场工作的一位劳工Kommando露面,据说此人在比克瑙1944年5月11日就业名册上(特莱西恩施塔特[译者注:捷克的犹太人隔都]犹太人出现在同一名册上),加上一些证人证词。俄罗斯人和波兰人声称,所有这些火葬场都采用二四型隔焰炉设备,和其他两个火葬场各有十五隔焰炉:共46个隔焰炉。WRB报告指出II号和III号火葬场各36个和IV和 V号火葬场各18个:共108座隔焰炉[229]。

      在现有的证据基础上,最好假设在1943年春天在比克瑙(由15个变成)30个隔焰炉,一年以后46个。离开隔焰炉的主题之前,我们应该指出有关火葬场的文件有若干个含糊之处。最明显的是基于这样一个事实,WRB报告似乎并不是唯一的(证据)来源,它编错了比克瑙II-V号火葬场的号码,而不是I-IV。[233]

      (待续)

      图29。划红线处是II, III, IV 和V火葬场的位置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2018/5/9 8:21:50
      左箭头-小图标

      数百万磅碎骨,数以千万计的牙齿和数以万计的子弹及弹壳。

      利用现代法医学技术找到这些所谓的“巨大的万人坑”,会是多么艰难?

      尤其是当你研究伊扎克?阿拉德困惑不解的书《贝乌热茨,索比堡,特雷布林卡》(第23章)以下内容:

      清除刑事罪行:“该集中营命令解决处置成堆的骨灰和少许骨骼的问题......最终决定将成堆的骨灰和少许骨骼倾倒入此前埋葬尸体的壕沟,并覆盖了一层厚厚的沙子和泥土... [目击证人]亚伯拉罕?戈德法布提及:‘......我们偷偷地将完整骨骼放在坟墓墙壁边,并把德国人的所作所为写在纸片上。我们把装有纸片的瓶子放在骨骼的旁边。我们的意图是,如果有一天有人会看到痕迹,它们一定能够被发现。’”

      ………………………………

      1944年8月,苏联在特雷布林卡进行了一次深入的取证调查。他们众多的挖掘发现了什么?废品坑——充满了燃烧和未燃尽的垃圾。没有坟墓被发现 ——大量或其他...另一个科学鉴定在1945年11月由波兰人进行,其中包括更多的挖掘......“发掘工作开始,依据证人,万人坑应该存在... 没有发现人类遗骸... 在Lukaszkiewicz(译者注:可能是某个人名)调查后,在纽伦堡审判法庭出示了一份由苏联提出的报告,文件编号:USSR-344。官方报告说,Lukaszkiewicz以其生动表白坦言了他的调查真相:‘在这个地带工作期间,我没有发现万人坑。’”

      所以,现在你知道为什么舍默省略了不便的事实——已经有先前的在特雷布林现场进行的法医学调查证明没有万人坑存在。在舍默这样这样的专业骗子的帮助下,所有先前的可开脱罪名的特雷布林卡法医学调查都已经放入了记忆的黑洞。而你现在也应该知道没有物理证据来支持存在“巨大的万人坑”刑事诉讼的骗局。 (一个简要说明54个“巨大的万人坑”的欺诈指控中的每一个都可以轻易找到。)你看到它是多么容易识破的谎言。

      以上报告来自: 法医历史学协会( http://www.nafcash.com/) 否认大屠杀的影视资料(http://www.holocaustdenialvideos.com/

      “目击证人”Yankel Wiernik描述的据称包含6个“巨大的万人坑”特雷布林卡模型

      回复:二战犹太大屠杀——泥足巨人

      (待续)

      2018/5/8 8:21:03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28条记录] 分页:

      1
       对二战犹太大屠杀——泥足巨人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