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峥嵘岁月——追寻刘景晏解放战争中的足迹(3)

共 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4058300
  • 工分:31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峥嵘岁月——追寻刘景晏解放战争中的足迹(3)

峥嵘岁月——追寻刘景晏解放战争中的足迹(3)

————纪实风云录

彭德怀临危挑重担

中吉普卷着浓重黄土,穿过杜甫转、柳林铺,从东关过延河,擦着清凉山往北开到王家坪解放军总部。彭德怀一跳下车,就从头上扯下帽子“啪啪”打了一下身上的土,用手抹了一把脸上的尘埃,戴好帽子便匆匆朝毛泽东的窑洞赶来。

推开门,只见毛泽东、朱德、周恩来、刘少奇和任弼时几个人正围坐在火盆旁边。

或许如同人们所说的那样,用火盆烤火是越烤越冷,因为火要从人们身上吸热才燃得旺。火盆旁边的人都朝炭火倾着身子,伸着胳膊,手掌被火映得通红。

唯独毛泽东拧过身子,借着窗口射来的灯光看《解放日报》。头版头条是一篇社论《把卖国贼的血爪斩断在延安门外》。手指上夹的纸烟,结着长长一截烟灰。见彭德怀进来,欣喜地叫道:“快来,快来,你回来得真快。”

彭德怀径直走到火盆跟前,在朱德给他让出的地方侧过身子,伸出一只冻僵的手在火上烤烤,然后双手合在一起搓搓,再捧捂到冰凉的脸上。

周恩来把坐的凳子朝后移移,腾出一个位置。任弼时提起在炭火边上“嘶嘶”冒气的铁壶,倒了一杯茶,朝刘少奇搬来的凳子扬扬下巴说:“坐下,坐下喝。”

彭德怀接了茶杯,没有坐。

毛泽东边抖着撒在身上的烟灰边问:“部队情况怎样?”

兼任总政治部主任的刘少奇也很关切地问道:“部队官兵他们情绪如何?”

“总的情况是好的,打阻击的教导旅部队士气旺盛,指战员决心很大,只是部队弹药很少,一挺机枪还不到五十发子弹,有的迫击炮也只有二十发炮弹,需要尽快解决。”说到这里,彭德怀突然把话头一转,“我在南线看到3月8日的报纸,《把卖国贼的血爪斩断在延安门外》,这社论是代表谁在说话。代表中央?中央不是要给敌人腾延安吗?况且‘御敌于国门之外’,井冈山的教训还少吗?”他像放连珠炮似地的,恨不得一口气说完,“我在金盆湾让罗元发他们最少坚持一星期,可报纸要叫死守,这- - - - - -”

朱德起身把他扯到火盆旁边坐下说:“莫急,莫急,你看嘛,主席也在研究这篇社论。”

彭德怀抱着茶杯坐下,朝毛泽东望去。毛泽东抖抖报纸说:“报纸出了一点纰漏,我已经批评过了,归根结底是对中央指示精神没吃透,我们中央的方针是不会变的。”

朱德总司令笑嘻嘻地说:“还按我们的方案进行,放敌人进来,我们在陕北跟他打。”

“这就是说,宣传归宣传,我们将计就计,给敌人一个全力保卫延安的假象。”任弼时扶扶眼镜说。

毛泽东一向爱好引经据典,他放下报纸说:“《三国演义》中有蒋干盗书,周郎高明就高明在发出的情报真真假假,虚虚实实,叫曹操猜不透摸不准。尽讲老实话,江南二乔岂不上了铜雀台?”

周恩来拍拍手说:“胡宗南攻延安,给蒋介石立过军令状,他是个好大喜功的人物,恨不得一口吞下延安,我们就照主席说的,给他来个真真假假,虚虚实实。”

彭德怀这才吹吹茶杯里的水,一仰脖灌下去半杯说:“我有个建议------

”话出口有点儿呐呐,“我声明,我这不是闹情绪,也不是个人有野心- - - - - -”他的神情特别严肃。

他说这话,是指抗战胜利后,蒋介石发动了全面内战。一次在一起谈论,有人讲到蒋介石四百多万军队集中进攻解放区,恐怕不好对付,彭德怀听了拍大腿跳了起来:“有什么了不起的,大不了再跟老蒋打几年游击,我只要中央给一个团的兵力,就能跟他打到底!”

结果,有人指责彭德怀狂妄自大,要犯军阀主义作风。还联系到他指挥的“百团大战”。为此他曾恼怒了一阵。这次从南线回来的路上他想,胡宗南出动这么多部队,在陕北将是一次大的搏斗,万众瞩目中央,虽然说大家都具有必胜的信心,可具体如何打,由谁指挥,大家心里还不踏实。现在就是想说这事,又怕落个-------

周恩来见他欲言又止,有点急,但知道他是心中有事不吐不快的人,便用目光盯着他,等待着。

毛泽东似乎已经觉察到他要说什么,划燃一根火柴,点着手里的烟,心中暗自高兴。

彭德怀是炮筒子脾气——直来直去,光明磊落,肚里窝不住事。何况,南边枪炮声清晰可闻,临战前夕一刻千金,作为人民解放军副总司令、总参谋长,是不容半点迟疑的。于是便竹筒倒豆子:“大敌当前,现在陕北的几个旅,加上地方部队和后勤人员,不过二万多人,应该有个统一指挥。”

窑里静极,木炭“啪”地一声,爆出几点火星,人们赶紧往回缩手。

毛泽东听他讲的是建议,而不是承担什么任务,便急忙说:“远水解不了近渴,这个统一指挥只能打贺龙的主意,他是陕甘宁晋绥联防军司令嘛,可是晋绥正在整党、整军、土改,贺老总正忙那边的事,一时半时抽不出身来。再说,作为陕北的大后方,晋西北也需要他呀。”

朱德点点头说:“他不能动。”

“陕北打起来的话,晋绥就成了这边的根据地,贺老总就成为举足轻重的人物。” 周恩来说,他似乎考虑的更多,“弹药、粮食、兵员,还有伤病员的转运,都要靠河东了。”

彭德怀这时才道出自己的观点:“那么,在贺司令未到延安之前,陕北的部队是否暂时由我指挥一下。”

刘少奇说:“那你这总参谋长呢?”

“周副主席已从南京撤回来”参谋长由周副主席兼上。”

毛泽东笑了,用征询的目光望望朱德,望望周恩来,也望望刘少奇和任弼时,“很好,我赞成!”说完,便举起手。

“我声明,我绝无打游击的意思。”

“我的老总,再别提那个打游击的事了,这是众望所归。”朱德笑嘻嘻地说,“只当一句戏言。我们说正事吧,你进窑时,我们几个正讨论这事呢。其实陕北这个仗,非你彭大将军莫属!”

毛泽东一向说话幽默,站起身来说:“你可解了我的燃眉之急呀,不然这步棋我没法走哇。”说着走到彭德怀跟前,提起煨在火盆上的壶,给他添了一杯,“你这是临危请缨,为党分忧,为我毛泽东分忧,德怀啊,你勇挑重担,令人敬佩啊!来,敬你这杯!”

这番话是肺腑之言,因为彭德怀临危受命,不是头一次了。井冈山会师不久,湘赣两省军阀调集十四个团围攻井冈山,山上粮草奇缺,为避其锋芒,毛泽东和朱德率领红四军下山开辟湘赣苏区,彭德怀率红五军坚守井冈山,吸引十四个团的敌人,掩护他们行动。

当时,红五军只有七八百人,寡不敌众,情况是十分严重的,毛泽东、朱德告别时,感慨地说:“如果不实行战略转移,就有全军覆没的危险,这付重担够沉重的,落到你肩上,真是受命于危难之时!”

一直咂着山桃木烟斗的任弼时,见毛泽东紧蹙的眉头舒展了,从嘴里拔出烟斗说:“毛主席危难授命,彭大将军主动请缨,两全其美,胡宗南气数尽了。”说罢,爽朗地大笑起来。

军委副主席周恩来说:“你说你现在都需要什么?”

“先给我个人再说。”

朱德和周恩来异口同声说:“人没问题。”

彭德怀紧绷嘴唇,约略想了一下说:“仗一打起来就不分军队和地方了,而且许多事情要牵涉到地方,请刘景范同志来协助我们工作。”

刘景范时任陕甘宁边区政府副主席,是陕北红军创始人之一刘志丹的胞弟。

毛泽东说:“你先开展工作,人的问题,我们再研究给你调。”

毛泽东向陕甘宁边区部队发布命令,命令所属部队组成三个防御兵团掩护中央机关撤退。

第1总队和警备7团为右兵团,由张宗逊和廖汉生指挥,在道佐镇、甘泉、大小崂山、清北沟,山神庙等地进行防御。

由教导旅、晋绥军区第2纵队组成左兵团由罗元发、王震指挥,在南泥湾组织防御。

新4旅为中央兵团,由张贤约、徐立清指挥,在庙尔梁、程子沟、三十里堡组织防御。

1947年3月16日,为加强对部队的领导和统一指挥,中央军委决定将所有陕甘宁解放区的野战部队和地方武装同归中央军委副主席兼总参谋长彭德怀指挥。1947年7月31日,中央军委发布命令,陕甘宁野战军正式命名为西北野战军 ,以陕甘宁边区野战部队和地方武装,组成西北野战兵团,由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司令彭德怀任司令员兼政委。

彭德怀根据中共中央军委的命令,由军委一局和从陕甘宁晋绥联防军司令部抽调人员,组成西北野战兵团指挥机关,副政委习仲勋,参谋长张文周、副参谋长王政柱、政治部主任徐立清(后为甘泗淇)、副主任张德生、后勤部司令员刘景范。

野战兵团下辖陕甘宁边区和晋绥第1纵队、第2纵队、教导旅、新4旅及地方部队。

3月18日,中共中央根据毛泽东的建议,决定由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周恩来,代理彭德怀总参谋长的职务,并由刘少奇、朱德、任弼时率领中央机关前梯队,沿咸榆公路向瓦窑堡转移。

至此,在陕北高原,国民党对共产党摆下的这盘棋上,蒋介石和毛泽东都各走了一步。

彭德怀为何着急

彭德怀撂下电话,几步窜出了窑洞,布帘被他掀的“呼啦”响。通通通,脚步声直响到远处。

王政柱急忙赶到门口,透过被寒风捅破的窗户纸向外看,看看他究竟往哪里去。

前晌,一听到从南边传来密集的枪声,王政柱就有点沉不住气,催促彭德怀撤。彭德怀却说:“老毛还没走,我们忙啥?再说,部队还在前头。看到敌人进了延安再走也不晚。”

可是从刚才和罗元发通话的神情,他预感到情况很严重了,尤其是昨天动用新四旅加入战斗,说明国民党军快到延安了,教导旅处境是十分困难的。

王政柱从窗洞里看出去,彭德怀的背影消失在毛泽东的窑院里。

彭德怀直接进了毛泽东的窑洞,一跨进门槛,只见警卫班长同几个战士还在整理东西,一下子火了:“你们还磨蹭什么呐?现在还不走敌人马上就要到了!”这话或许是说给窑洞的主人听的?

战士们见彭德怀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一个个面面相觑。

他无意与战士们过不去,“呼啦”揭开隔墙上的门帘,一佝偻身子钻进小门,进了毛泽东的窑洞。

毛泽东正坐在窗前的白木办公桌前写着什么,香烟在左手指间袅袅地冒着蓝烟,见彭德怀径直进了窑,有点不快。

“老毛,”彭德怀在窑洞中间站定。很明显,他不是来这里长谈的,而是发表完言论就走。“你要我当野战兵团司令,现在我要打仗,可你又不听我的指挥,敌人马上就要到,你还不撤,拖我的后腿!”

毛泽东见他语气严厉,脸色严峻,急忙按灭了手中的烟头,回过身来。

“这是我的战区,你要服从我的命令”,彭德怀稍稍缓和了一下自己的语气,“敌人说到就到,教导旅打得很艰苦,很顽强,你不走,妨碍我们对下一步的安排,你必须马上离开!”

毛泽东对南线情况是了解的,听了他的“警告”,急忙收拾了一下桌上的文件,笑道:“我服从,就走!”

彭德怀原地转身,匆匆出了隔墙的小门。来到院里碰上警卫参谋龙飞虎和警卫排长阎长林,两人给他敬过礼,彭德怀说:“敌人已经临近了,中央决定撤离延安,现在全党全军和全国人民都关心老毛的安全,很多同志希望他早点过黄河,可他不同意,更不愿意在敌人打来时离开陕北,很可能要留在陕北作战,你们也要做好留陕北的准备,你们是直接保卫老毛安全的同志,他一向不听别人的,必要时你们弄副担架,抬也要把他抬走!”

“是!”龙飞虎和阎长林异口同声地答道。

彭德怀把手往身后一背,又匆匆地走了。他回到窑洞,便赶到军用地图跟前,问到:“情况怎么样?”

王政柱说:“松树岭还在我们手里。”

“你再派人骑马到延安市区,到枣园,总之到居民区去,再检查一下群众撤退情况。”

王政柱放下手中文电说:“是!”

彭德怀抓起桌上的电话:“总机吗?给我要新4旅张贤约旅长,还有358旅黄新廷旅长 - - - - - - - ”

延伸阅读: 许平君 少帅 特工学院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18/4/4 18:45:59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峥嵘岁月——追寻刘景晏解放战争中的足迹(3)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