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巨龙:中国会是世界最后的希望吗? ( 下 )

共 2437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空军少将
  • 军号:8481970
  • 工分:613353 / 排名:1146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巨龙:中国会是世界最后的希望吗? ( 下 )

现在全世界哪里发生动荡,人们第一时间想到的,毫无疑问就是美国,也会直接发问,美国和它的西方发达国家盟友,又玩什么幺蛾子了?

同样在财经领域,当我把写作的视野放大,站在整个国际博弈的视野下,越发感觉到在这个全球化的时代,中国是一个越来越巨大的因子,稍微大一点的经济活动,根本不可能绕开中国。

这两个现象,总结起来挺有意思:美国带头在世界打砸抢,而中国在全世界赚钱,并且提供赚钱的机会。美国已经帝国暮气之象,中国方兴未艾还处于发展势头之上。这就是现在的全球化的新老更替时代。

总结起来,全球化、互联网、新自由主义、金融创新,这些东西都有两面性,一个国家治理良好,那么就可以用其利,而压制其副作用,如果一个国家政治比较fubai,或者治理低效,就会放纵这些东西的副作用,无疑对一个国家就是慢性毒药。

所以,辩证唯物主义是比西方“一元化”、“非此即彼”更好更全面的方法论。用一分为二的辩证法看世界,可以不拘泥于意识形态之囿,一切有用之物,都可以拿来为我所用,同时让它的副作用最小化。

[新自由主义,政府管制的弱化]

新自由主义是一种经济和政治学思潮,主要内容是反对国家和政府对经济的不必要干预(甚至是任何干预),强调自由市场的重要性。提倡社会市场经济,即“小政府,大市场”。在国际政策上,强调开放国际市场,支持全球性的自由贸易和国际分工。新自由主义者反对社会主义、贸易保护主义、环境保护主义和民粹主义,认为这会妨碍个人自由。

新自由主义的两个最重要的鼓吹者,是英国撒切尔夫人和美国的里根总统,而且两个人的私下交情相当之好。新自由主义不仅盛行于他们两个人执政时期的英美,而且还传导给了前苏联。

里根有一句名言:“政府不能解决一切问题,因为它本身就是问题”。可见在那个时代,美国玩新自由主义玩到了什么程度。政府少干预和监管缺失的情况下,放任美国资本家自流。华尔街胆子越玩越大,闯祸也闯得越来越大。

而在英国,新自由主义玩的最嗨的就是瓜分国企,撒切尔夫人时期,把英国大量的国企私有化。短期内,这些企业都激发了活力,产生了不错的效益,但是时间一长,由于资本家追求短期利益最大化,没有动力对基础设施进行长期投入。因此,英国的电力、铁路这些基础设施逐渐老化,以至于到了今天,不得不请中国人去帮助修高铁,修核电站。

至于中了“新自由主义”病毒的前苏联,戈尔巴乔夫领导下搞了“新思维”,在西方国家精心设计和算计之下,走向了解体。

另外,这些年越来越盛行的个人自由主义思潮,包括同性恋、网络seqing、吸毒合法化等等,大多数也算是新自由主义的延伸。

改革开放以后的中国,成为资本主义世界倡导新自由主义的最大受益者。因为西方国家对资本的管制很少,所以这些资本为了效益最大化,就把大量的产业转移到了成本更低的中国。资本和技术带来的就业和繁荣,让中国走过了改革开放以来连续40年的黄金时代。 —— 彼之砒霜,我之蜜糖,此言非虚。

实际上,西方国家已经广泛认识到了新自由主义的危害。以特朗普上台为标志,通过国家政策导向,大力干预经济运行,试图让美国再工业化,实际上已经宣告新自由主义在美国的式微。至于新自由主义在美国反扑和复辟的力量有多大,就看他们能够不能够摁下去特朗普总统了。

新自由主义作为经济毒药,现在各路经济学家大力给中国推销。比如说简政放权,本来没有什么问题,也应该这么做,但是执行的过程中,往往就变成了泥沙俱下。很多诈骗型的公司,就在这几年如雨后春笋般的出现,和监管失责不无关系。至于说国企效率不行,要主张私有化的声音,那就更多了。其实这并没有什么新鲜的,都是新自由主义的衍生品。

长期来看,新自由主义的主张对国家长远发展是不利的。但是短期来看,新自由主义往往是资本家的盛宴,有着强大的追逐利益的原始驱动力,也能够产生短期的大繁荣。因此,往往能够得到舆论媒体的大肆吹捧。

新自由主义当然会主张全球化,因为这方便他们在全球配置资源,更方便转移财富 —— 对于权贵阶层,没有比“弱化监管”更好的消息了。新自由主义流行了几十年,已经在全球培育了一个巨大的跨国利益阶层,想要改革并不容易,看看美国,无论特朗普想做什么,都会遭遇巨大的阻力。

中国是近几十年来全球化和西方新自由主义的最大受益者,但是并没有被其副作用搞垮,因为中国同时还坚守了自己的国企、国有经济的比例。尼采的《善恶的彼岸》,有这么一句话:与怪兽搏斗的时候要谨防自己变成怪兽。当你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着自己。在《唐人街探案2》中,宋义最后对秦风也说了这么一句意味深长的话。

对于中国来说,新自由主义就是那个深渊。现在有一股强大的内外合力,正在把中国往这个深渊里拖拽。如果中国的发展方向,仅仅是变成另外一个美国,那么我们一定是中了某些邪毒。

至于在舆论领域,以及意识形态领域,新自由主义的流毒,在中国互联网和线下,蔓延也是非常迅速。

如果中国也中了新自由主义的毒,那么全世界都会掉入深渊,全球的大资本家将会实现合流。除了全球化带来的物质丰盛一点,很难说,这个世界会比欧洲的中世纪更光明。

[金融创新和IT互联网,全球化的加速器]

当年我到外地上大学的时候,家里要给我寄钱的话,一张汇款单,要一个星期左右才能到达手里,还得自己带着证件去邮局取钱。而现在,无论在全国哪里(甚至全球),只要有一部手机,无论是用支付宝还是微信,钱都可以秒速到账。

在山西平遥,看着当年兴隆一时的日昇昌老票号。想着我们的祖先在金融汇兑上,那就更不方便了。

想想科技的进步,真是神奇。基于现代互联网和IT技术基础之上的金融快捷便利,以前连想都不敢想的。

应该说,中国也是全球互联网普及的最大受益者。中国的人口基数相当于美国的四倍,如果进入互联网的普及时代。按照互联网的效益相当于用户数的平方来计算。有专家指出,中国互联网的终极效益,要相当于美国互联网效益的16倍。这在互联网支付领域,已经体现出了这种巨大的优势。

不过,金融创新和互联网并不都是正面的。如果用在邪路上,它的危害更大。倒腾外汇,通过地下钱庄洗钱,在哪个时代都有。但是在纸币时代,怎么玩,规模都不可能太大。但是在互联网时代,就完全不同了。现在被查处的地下钱庄,动不动都有几千亿的规模。

资金流动的快捷便利,全球化带来的人口自由流动,资本全球布局的隐匿性,加上新自由主义框架下的小政府监管无力,形成对大资本异常有利的丛林地带,加上西方选举制度,也便于资本操控全球政府和政策走向。

所以这个世界越来越贫富悬殊,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因为所有的规则,都是有利于资本,而不是有利于劳动者。

[中国会是这个世界的希望吗?]

如果中国政府不忘初心,坚持为人民服务的导向。那么全球化、互联网这些东西,就可以为我所用。相反,如果新自由主义盛行,加上 fubai,那么这些东西就会反噬,把中国拖入深渊。

“一念天堂,一念地狱”,这就是真实的人间。

当今时代,中国不可能拒绝全球化,不可能不利用互联网,更不可能再回到过去的保守时代。这也意味着,中国就一直在深渊边上,与对方凝视着。

总有人会掉进深渊,并且成为深渊的新的一份子,这其中的诱惑太大了。这个诱惑,甚至远远大于玄幻电影里的魔戒。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中国要走的道路,要远比西方国家艰难得多。正如华为总裁任正非所说的那样,即将步入无人区,前面都是前人没有走过的路。如果迷失了方向,速度越快,灾难可能就越大。

“人类命运共同体”,是中国新的全球化的主张。实际上我认为,中国只要做好自己的事情,探索出一条独立于西方国家的新道路,就是对人类最大的贡献,全世界自然会“见贤思齐”。你看现在美国要走的“引进外资”、“扶植实业”,让美国再次伟大(实现美利坚的伟大复兴),不也是我们走过的道路吗?就连美国硅谷,现在也开始大力来抄袭中国的应用创新了。

“不走feng bi僵化的老路,不走gai旗yi帜的邪路”。这就是中国式的道路和方案。希望中国不忘初心,凝视这个深渊的同时,不要掉入这个深渊,给这个世界带来光明和希望。(非常时期,仓促收尾,请读者见谅)。

延伸阅读: 郭靖宇 将军令 廖智
      打赏
      收藏文本
      30
      0
      2018/3/12 10:48:48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坚持改革开放,坚持发展才是硬道理。

      2018/3/13 17:39:33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2条记录] 分页:

      1
       对巨龙:中国会是世界最后的希望吗? ( 下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