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世上最厉害的招数,不在武功之中,而是阴谋诡计,机关陷阱

共 134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10268548
  • 工分:25927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世上最厉害的招数,不在武功之中,而是阴谋诡计,机关陷阱

小A短评三国风云人物之“庸儿”樊稠

文:小A斯蒂芬

宋果字仲乙,另记仲文,扶风郡(今陕西兴平县东南南佐村)人。性格彪悍轻佻,喜欢替人出头打架报仇,是郡县里有名的一害。后来他遇上了汉末有名的教育家郭泰,被郭泰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训教警戒一番后,叩头悔罪,从此改过自新,终于以贞烈的气节而闻名天下。被三公征辟,官至侍御史、并州刺史。后来成为李傕属下,在李傕郭汜大交兵的时候,与杨奉合谋计划诛杀李傕,不幸事情败露,于是将兵背叛李傕。由此李傕实力大减,而宋果则自此下落不明。

韩暹、胡才、李乐三人与杨奉本来都是黄巾军余部白波军的将领。白波军是发源于西河白波谷(今山西襄汾县永固镇)的一支黄巾军部队,最初由郭太率领,曾经击败过董卓女婿牛辅,与张燕的黑山军并称于世。郭太死后,杨奉等人投靠了李傕,是李傕手下实力强劲的雇佣兵。

在李傕郭汜大交兵的时候,杨奉因为不满李傕劫持汉献帝,而与李傕反目。后来汉献帝在逃亡洛阳的途中,被郭汜追赶逃入杨奉的大营。杨奉击败了郭汜,并且与董承继续护送汉献帝向洛阳奔逃。在弘农曹阳县被李傕郭汜的二次联合军队所阻,杨奉急招河东白波帅韩暹、胡才、李乐三人前来相助,牵制住李傕郭汜联军,自己则继续护送汉献帝到了安邑县,并且临时设朝议事,封韩暹为征东将军、胡才为征西将军、李乐为征北将军,三人与杨奉董承一同主政,这里边肯定也有挟持献帝的成分。这个时候,五个人产生了分歧,杨奉董承韩暹主张继续护送天子去洛阳,而胡才李乐则主张留在河东。结果当然是分道扬镳,杨奉董承韩暹护送这天子向洛阳进发,而胡才李乐则留在了河东继续发展。不过,没多久胡才被自己的仇家所杀,而李乐则发病而死。

韩暹却一直跟随杨奉,先投袁术,又投奔吕布。在公元197年,杨奉被刘备诱杀。韩暹逃往并州,据《九州春秋》所记载,在并州,韩暹被一个叫做张宣的人所杀。

李暹,《太平御览》卷九十二记载为李进,是李傕哥哥的儿子,官至副车中郎将。李傕郭汜大交兵的时候,李傕欲劫持献帝,正是派李暹去劫持的。这件事记载在《三国志董卓传》的裴注引用的《献帝起居注》中,原文是这样“初,汜谋迎天子幸其营,夜有亡告傕者,傕使兄子暹将数千兵围宫,以车三乘迎天子。”

小说中的李别,应该是罗贯中的误记,在史书中应该就是李利,也是李傕哥哥的儿子。在本系列《“益州牧”刘焉》一篇中有所提及。就是在马腾韩遂进犯长安,李傕派郭汜樊稠以及侄子李利一起,与马腾韩遂在长平观下交战,马腾韩遂大败溃逃,李利又和樊稠一起追击韩遂,期间发生了韩遂与樊稠“骈马交臂”的事件,李利由此怀疑樊稠与韩遂暗中勾结相通,回到长安后密告给了李傕。李傕这才在后来设鸿门宴诛杀了樊稠。

韩暹和李利在历史上并没有交代其结局,估计应该是在曹操夷灭李傕三族的时候一同被杀。

既然说道樊稠,今天就把前面漏说樊稠简单说一下,。

樊稠,凉州金城郡金城(今甘肃永靖西北)人,是董卓手下重要部曲之一,与李蒙王方关系密切。董卓死后,樊稠参与了李傕郭汜张济合兵进犯长安诛杀王允吕布的军事行动,并且取得胜利。被封为右将军,万年侯,与李傕郭汜共同执掌朝政。个人感觉樊稠有可能是当时包括李傕郭汜张济在内的董卓旧将中武力值最高的一个,在与马腾韩遂的长平观之战中表现出色,起到关键性作用。所以追击马腾韩遂的任务才会由樊稠负责,他一直追击马腾韩遂了到陈仓。马腾韩遂被逼得无可奈何,就由韩遂出面与樊稠拉关系套近乎,使出“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的软刀子。据《九州春秋》所载,韩遂与樊稠两个人并马相交,有说有笑,韩遂说道“天地反覆,未可知也。本所争者非私怨,王家事耳。与足下州里人,今虽小违,要当大同,欲相与善语以别。邂逅万一不如意,后可复相见乎!”

平心而论韩遂的这句话没有任何问题,对于当时统治长安城的董卓旧将来说,无论是权力、声望还是实力,都是岌岌可危的存在,每时每刻都有覆灭的危险,给自己在凉州的老家留一条后路还是很有必要的。樊稠的做法本身并没有问题的,只是他似乎没有什么防人之心,竟然没有对李傕的侄子李利有所隐瞒,之后也没有采取任何的补救措施,这就为自己留下了后患。

回到长安以后,李利当然要把樊稠与韩遂相会的事情告诉李傕。不过据《资治通鉴》记载,李利这么做可能是出于公报私仇,在李利跟随樊稠郭汜一起攻打马腾韩遂的时候,曾经由于作战不利而被樊稠责骂,史书记载当时樊稠说道“人欲截汝父头,何敢如此!我不能斩卿邪!”

虽然这一条记载未必属实,李利也被司马光误记成李傕的父亲,但是李利向李傕告密一事是确凿无疑的。而城府颇深的李傕却不动声色,他为了稳住樊稠竟然允许樊稠和郭汜与自己一样开府,与三公并为六府,也拥有举荐官吏的权利,这样一来使得朝廷内部的权利争斗愈加激烈。据《献帝起居注》记载“傕等各欲用其所举,若壹违之,便忿愤恚怒”。这种争斗最后当然要演变成武力械斗,这或许也是史书记载当时的长安城盗贼横行的根本原因吧。

长安城也在这种争斗中自然而然的被李傕郭汜和樊稠划分成了三份地盘。表面上看是为了禁绝盗贼,而实际上他们自己就是盗贼,所谓的“各备其界”就是在争夺各自的利益,所以才会有“犹不能制,而其子弟纵横,侵暴百姓”的记载。最后终于搞得长安城比董卓时期还要黑暗,甚至出现了人吃人的现象。在这期间冯翊郡的羌人发动过一场叛乱,被樊稠和郭汜所平定。

公元195年,即兴平二年,李傕以朝廷的名义派樊稠东出函谷关去抵御关东诸侯,而樊稠却似乎并不愿意去,他跟李傕讨价还价,要求增加自己的兵力。而李傕则借此机会设宴席邀请樊稠前来商议增兵的事宜。在宴会上,李傕命令他的外甥骑都尉胡封将樊稠刺死。

李傕杀死樊稠的原因主要当然是樊稠与韩遂的并马相交,但更为深层次的原因还应该是争夺权利的必然结果。樊稠以勇猛著称,在尚武的西凉军中威望远高于李傕,在与李傕郭汜争夺长安城支配权的过程中应该是处于上风。《资治通鉴》中就记载“傕亦以稠勇而得众,忌之”,当樊稠的地位威胁到李傕的时候,将其除掉也就成为了一种必然。而李傕并不敢公开与樊稠翻脸,而是选择搞一个鸿门宴的阴谋诡计,趁着樊稠酒醉将其杀死。这也说明李傕对樊稠肯定是有所忌惮的。

樊稠这个人果敢勇猛有余,而智力不足,性情又比较狂妄自大不懂得收敛韬晦,虽然在凉州军威望很高,却还是败在了阴谋诡计的面前。对于樊稠,或许还是朱儁的那句“樊稠庸儿”,的评价,是最贴切不过的了。

风清扬曾经说过“世上最厉害的招数,不在武功之中,而是阴谋诡计,机关陷阱。”,而这也是我们所需要领悟的最完美的诠释了吧!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转载请注明出自铁血tiexue.net, 本贴地址: http://bbs.tiexue.net/post_12916304_1.html
延伸阅读: 血尸 郭靖宇 赖宁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18/2/26 21:44:30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世上最厉害的招数,不在武功之中,而是阴谋诡计,机关陷阱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