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新四军抗战期间与日伪顽作战牺牲团以上干部

共 1269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新四军抗战期间与日伪顽作战牺牲团以上干部

1.田英:新四军都昌留守处主任,1938年4月7日被当地顽军袭杀;

2.王荣春:新四军2支队政治部统战科正团职科长,1939年1月当涂博望对日作战中阵亡;

3.邱金声:新四军2支队3团团长,1939年2月26日对日作战中牺牲;

4.萧国生:新四军1支队2团政治处主任,1939年3月反扫荡中掩护主力突围时阵亡;

5.胡发坚:新四军一支队参谋长、江抗第三路副司令员,1939年3月被日伪土匪武装袭击阵亡;

6.王赤:江抗第三路政治部副主任,1939年春在武进坂上镇西王村追击日军时中弹阵亡;

7.王子清:新四军挺进纵队2支队副司令员,1939年4月,遭叛徒杀害;

8.龙树林:新四军挺进纵队政治部主任,1939年4月被叛徒刺杀身亡;

9.黄道:新四军驻南昌办事处主任,中共江西省委书记,1939年5月前往军部途中患病,遭日伪特务注射毒针身亡。

10.涂正坤:新四军上校参仪,平江留守处主任,中共江西省委副书记,1939年6月被顽军突袭杀害。

11.罗梓铭:新四军平江留守处中校主任,中共湘赣特委书记,平江惨案遭顽军捕杀;

12.吴渊:新四军平江留守处秘书主任,平江惨案遭捕杀;

13.吴火昆:新四军江抗副总指挥兼第二路司令员,1939年9月对日作战回师时遭伪军突袭阵亡;

14.时雨:江抗总指挥部政治部宣教科正团职科长,1939年9月在无锡梅村对日作战中阵亡;

15.文明地:新四军5支队8团政治处主任,1939年秋率部在嘉山县石坝圩伏击日军时阵亡;

16.曹云露:新四军游击2纵队政委,夏家山惨案突围后1939年10月遭伪军所杀;

17.王恩九:新四军确山竹沟留守处交际科正团科长,竹沟惨案中遭捕杀;

18.刘震英:新四军新六团政治处主任,1939年12月27日反扫荡作战中与日伪夜战中阵亡;

10.罗化成:新四军2支队政治部主任,1940年2月20日与日军作战时受冻病逝;

20.宇宸: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第一团队参谋长,1940年2月反顽作战中阵亡;

21.陈文甫:新四军6支队3总队8团副团长,1940年3月17日反扫荡作战中,为掩护友邻国民党军南渡浍河,率一营与日军血战阵亡;

22.鲁雨亭:国民党河南省政府保安处秘书处长,永城县县长,投奔新四军后任新四军游击支队第一总队总队长,1940年4月1日反扫荡作战中阵亡;

23.桂逢洲:新四军新编第九团团长,1940年4月21日无为照明山反顽作战中阵亡;

24.田丰:新四军江北游击纵队政治部宣传科科长,1940年3月22日与国民党地方保安部队交涉释放被扣人员时被扣留,4月被活埋;

25.曾昭铭:新四军3支队政治部副主任,1940年3月22日护送张云逸家属等人前往江北指挥部途中遭国民党地方保安部队扣押杀害;

26.杨木贵:历任新四军3支队军需主任,1940年4月26日反扫荡作战中时阵亡;

27.李宗南: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作战科长,1940年5月25日反顽作战中阵亡;

28.仇兆柱:新四军灵北独立团政治处主任,1940年6月对日作战中遭当地土顽袭杀;

29.刘树藩:新四军5支队8团政治委员,1940年6月24日反顽作战阵亡;

30.杨业珍:新四军鄂东独立团政治处主任、陂安南县大队政委,1940年6月与顽军作战中阵亡;

31.官楚印:新四军独立团团长,1940年7月黄陂王家河与日军作战时阵亡;

32.陈昭礼:新四军军长叶挺秘书,驻武汉办事处主任,第70军上校参议兼战时干训班主任,1940年8月13日遭军统特务杀害;

33.苏震:新四军襄西独立团政治委员,赴任途中遭顽军袭杀;

34.顾士多:新四军4支队9团团长,1940年8月无为石涧埠反扫荡作战中阵亡;

35.徐绪奎:新四军挺进纵队2团团长,苏北指挥部9团团长,1940年9月6日反顽作战中阵亡;

36.徐世奎:新四军4支队7团政治委员,1940年9月在盱(目台)龙王山与日伪激战中阵亡;

37.王友德: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第三团队政治处主任,1940年9月在京山坪坝保卫战中率部与千余日军激战阵亡;

38.高昆:新四军4支队9团参谋长,1940年10月,在津浦路西根据地被顽军及日军联合夹击,28日在全椒复兴集战斗中阵亡;

39.邹志辉: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第五团队大队长,应城县大队大队长,1940年11月5日攻打黄家滩日伪据点时阵亡;

40.王丰庆:新四军1支队独立1团团长,1940年11月10日掩护苏皖区委书记邓仲铭经过武进县吊桥镇时遭到日军千余人攻击阵亡;

41.李复:新四军2支队独立2团副团长,1940年11月10日接应邓仲铭时在吊桥镇遭千余日军合击,战斗中阵亡;

42.漆承宏:新四军津浦路东联防司令部独立2团副参谋长 1940年11月反扫荡作战中阵亡;

43.周大灿:新四军6旅17团副团长,1940年12月12日遭叛徒扣押,突围时阵亡;

44.糜云辉:新四军游击支队1总队组织科科长,八路军4纵队6旅17团政治处主任,1940年12月12日被叛徒扣押,突围时阵亡;

45.焦勇:新四军挺进纵队2支队大队长,4团参谋长,1940年11月29日曹甸反顽作战中阵亡;

46.易元鳌: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黄冈独立团团长,鄂东独立团团长,1941年1月1日遭国民党匪军偷袭,战斗中阵亡;

47.杜剑秋:新四军2支队新3团代参谋长,1941年1月9日皖南事变阵亡;

48.徐赞辉:新四军1纵队新1团参谋长,1941年1月10日皖南事变阵亡;

49.雷根:新四军新1团代政委,皖南事变中阵亡;

50.周桂生:新四军新3团团长,2纵队司令员,1月12日皖南事变阵亡;

51.任光:作曲家,皖南事变中阵亡;

52.朱镜我:新四军政治部宣教部部长,皖南事变中为避免被俘跳崖自杀;

53.胡荣:新四军3支队政治部主任,3纵队政委,皖南事变中阵亡;

54.陈惠:新四军政治部组织部青年科科长,皖南事变中突围失败自杀;

55.凌云:新四军江北游击纵队政治部秘书科科长兼总务科科长,1941年1月13日定远朱家湾反击日军偷袭时阵亡;

56.纪正:江北游击纵队政治部民运科科长,定远朱家湾反日军偷袭作战中阵亡;

57.袁国平:新四军政治部主任,皖南事变中突围时牺牲;

58.杨志华:新四军政治部秘书处文书科科长,皖南事变中突围时坠崖牺牲;

59.林高峰:新四军2支队政治部宣教科长,2纵队政治部青年科长,皖南事变中阵亡;

60.李培根:新四军挺进纵队战地服务团团长,扬中县县长,镇江县政府代县长,1941年1月24日因汉奸告密遭伪军围攻,突围时阵亡;

61.朱廉贻:新四军挺进纵队6支队支队长,苏北临时行政委员会秘书长,兴化县县长,1941年2月反扫荡作战中,为掩护机关突围遭日军包围,为避免被俘投河殉国;

62.杨常安: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信应独立团团长,1941年2月27日反扫荡作战中重伤不治;

63.熊梦辉:新四军2支队新3团团长,皖南事变率部突围到达无为姚沟镇时,遭顽军突袭阵亡;

64.周达明:新四军新江抗东路3支队参谋长,凇沪游击纵队参谋长,1941年3月率小分队穿插敌后突袭松江县小昆山镇日伪军据点,遭顽军包围,阵亡;

65.项英 :新四军副军长,皖南事变突围后被叛徒杀害;

66.周子昆:新四军副参谋长,皖南事变突围后被叛徒杀害;

67.王怀生:新四军1支队1团参谋长,皖南事变被俘后被杀;

68.杨子仿 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6团参谋长,1941年3月29日在与日伪作战时遭顽军攻击阵亡;

69.郭守信:新四军南通县独立团政治处主任,1941年打击与日伪勾结之国民党邱冠生部时由于与部队失去联系被俘,不久被活埋;

70.吴载文:新四军新四军1师3旅7团政治委员,1941年2月日军对苏北进行大扫荡,国民党韩德勤部同时以3个团兵力袭击新四军,新四军进行反击时在蒋营战斗中阵亡;

71.蔡斌: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信应独立团团长,1941年2月率部配合国民党军参加豫南战役,战役结束后遭国民党军袭击阵亡;

72.王新:新四军新江抗驻澄办事处主任、政治部民运科长,1940年12月打入伪军暂10师19旅38团进行策反工作,1941年4月被叛徒出卖被杀;

73.韩达生:新四军4师杞太独立团政治委员,1941年4月遭顽军突袭,突围时被俘后被杀;

74.朱长清:新四军6师18旅54团团长,1941年4月常熟反扫荡作战阵亡;

75.刘振瑜:抗大4分校政治部宣传科科长,1941年4月19日被派往起义之国民党92军142师425团工作,被哗变军官所杀;

76.宋毅:抗大4分校政治部组织科科长,1941年5月3日宿县陶庄战斗中阵亡;

77.陈芳明:新四军4师11旅31团副团长,1941年5月27日在安徽蒙城曹市集遭顽军突袭阵亡;

78.谢昆:新四军鄂北支队副支队长,随枣支队政治委员,1941年5月29日遭顽军包围阵亡;

79.林英:新四军海门警卫团政治处主任,1941年5月遭顽军突袭,转移时不幸被俘被杀;

80.胡晓初:新四军游击支队2总队总队长,1941年初部队遭国民党骑兵突袭被俘被杀;

81.朱松寿:国民党忠义救国军5支队司令,新四军江抗第五路司令,江阴民众抗日自卫队司令,1941年5月劝说地方武装加入新四军时遭军统所杀;

82.石坚白:新四军4师10旅政治部宣传科科长,1941年6月与伪军遭遇战中阵亡;

83.孙占彪:新四军南通独立团团长、警卫团副团长,6月29日在二甲镇五福桥伏击日军时重伤不治;

84.刘全:新四军7师19旅57团政治处主任,1941年6月携经费及部分武器弹药返回时与日军遭遇,泅渡突围时溺水;

85.李智:新四军襄南办事处主任,1941年6月被国民党杀害;

86.黄全德:新四军鄂南挺进纵队独立五团政治委员,1941年7月6日在鄂城夏家榜开会时,为汉奸告密遭日军包围,突围时被俘被杀;

87.王苏: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独立五团团长,1941年7月6日开会时遭日军保卫,突围时被俘,不久被杀;

88.赵伯华:新四军江抗第二路2支队支队长,6师18旅51团参谋长,1941年7月7日拔除武进县北芙蓉圩七房村日伪据点的战斗中阵亡;

89.黄重厚:新四军联抗独立支队支队长,7月21日率部与日军遭遇,突围时不幸溺水;

90.王明星:新四军6师55团参谋长,1941年7月率部反清乡作战中与日军遭遇全体阵亡;

91.邱东平:新四军1支队政治部敌工科科长兼陈毅秘书,鲁艺华中分院教导主任,1941年7月24日反扫荡作战中率鲁艺师生第二队突围时阵亡;

92.许晴:鲁艺华中分院戏剧系主任,1941年7月24日掩护鲁艺师生第二队突围时阵亡;

93.裴励:新四军3师7旅教导队政治委员,盐城独立团政治委员,1941年7月28日反扫荡作战中遭土匪伏击阵亡;

94.周叔屏:新四军青龙潭留守处主任,安随应游击支队支队长,1941年7月28日反扫荡作战中负伤被俘,次日被杀;

95.周乐生:新四军6师16旅47团政治处主任,1941年7月47团遭日军保卫,突围时为救助警卫员中弹阵亡;

96.吴骥怀:新四军后方医院政治部主任,1941年7月反扫荡作战中阵亡;

97.许维新:新四军句容县第四区区长,6师兵站站长,溧水县县长兼警卫营营长,1941年8月7日进行统战工作时,遭内*害;

98.蔡亚雄: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云梦县游击大队大队长,1941年8月16日在罗家店与日军遭遇,激战中阵亡;

98.严根辉:新四军6师16旅48团参谋长,1941年8月对日作战中阵亡;

99.张正坤:新四军1支队2团团长,1938年8月率该团攻占句容县城,首创新四军占领日踞县城的战例,后任1支队参谋长,3支队司令员,曾率部粉碎日军扫荡并收复泾县县城。皖南事变中被俘,组织越狱时中弹牺牲;

100.陈震寰:新四军江抗独立第三支队支队长、第2路副司令员,1941年7月日军清乡期间由于家庭拖累被捕,后被杀害;

101.徐锦树:新四军3支队5团团长,皖南事变中被俘,越狱途中被杀;

102.陈龙标:新四军1支队副官主任,皖南事变中被俘,1941年秋被杀;

103.巫恒通:新四军6师16旅47团团长,第五行政区专员兼句容县县长,1941年9月6日专员公署遭日军合围,突围时受伤被俘,绝食殉国;

104.王助:新四军驻福州办事处主任,1941年9月21日遭土匪袭击阵亡;

105.方和平:新四军2师6旅18团副参谋长,1941年9月23日率部游击时遭日军包围,突围时阵亡;

106.曹德辉:新四军6师江南保安司令部警卫1团政治委员,1941年9月反清乡作战中,于9月26日抢渡横套河作战中阵亡。

107.陈新一:新四军6师江南保安司令部警卫1团参谋长,1941年9月28日率部遭日军包围,突围时阵亡;

108.周之鼎:新四军苏中军区如皋警卫团参谋长,在追击反正后再次附逆的伪军时阵亡;

109.郑行剡:新四军淮南军区六合独立团政治委员,1941年10月指挥部队伏击外出抢掠之日伪军时阵亡;

110.熊桐柏:新四军5师14旅42团团长,1941年10月进军黄梅县途中突袭扫荡日军,战斗中负重伤不治身亡;

111.方强:新四军盐东县县长,10月遭伪军袭击,突围时受伤被俘,11月被活埋;

112.徐履青:新四军京应游击大队大队长,京山县委社会部部长,1941年11月6日与土匪许友祥谈判时遭杀害;

113.林英坚:新四军2师5旅13团团长,1941年11月28日该团3营突遭国民党军包围攻击,率部解围时阵亡;

114.罗忠毅:新四军2支队司令员,6师参谋长兼16旅旅长,1941年11月28日,旅部及苏皖区委机关遭3000余日军包围,指挥突围时连同所部270余人阵亡;

115.廖海涛:新四军2支队副司令员兼政治部主任,6师16旅政治委员,1941年11月28日与日军作战时阵亡;

1116.邹耀堂:新四军6师16旅47团参谋长,1941年11月30日在丹阳里庄桥战斗中阵亡;

117.朱立文:新四军5师15旅副旅长兼43团团长,1941年12月27日与日伪作战时阵亡;

118.郭猛:新四军1师2旅4团政治委员,1941年12月29日攻击盐城日伪军的作战中阵亡;

119.陈国权:海启中心县委书记,苏中4分区海启警卫团政治委员,1942年4月2日前去布置群众大会时遭伪军突袭,被俘后不久被杀;

120.余海清:新四军津浦路西联防司令部独立3团团长,1942年1月31日查看地形时遭日军伏击阵亡;

121.汪立斌:新四军2师定凤怀县总队副总队长,1942年1月31日前往十八里岗查看地形时遭日军伏击阵亡;

122.刘宗超:新四军7师宿望独立团团长,1942年1月反顽战斗中阵亡;

123.刘冠英:新四军7师宿望独立团副团长兼敢死队长,1942年1月反顽战斗中阵亡;

124.黄春庭: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2团政治委员,抗大10分校副政委,1942年2月18日反顽战斗中阵亡;

125.聂庆泰:新四军5师14旅42团政治委员,1942年3月反顽战斗阵亡;

126.黄诚:新四军政治部秘书长,皖南事变中被俘,1942年4月23日被杀;

127.李子芳:新四军政治部组织部部长,皖南事变中被俘,1942年4月23日被毒杀;

128.廖正文:新四军政治部组织部人事科长,皖南事变被俘,1942年4月23日被杀;

129.周启邦:新四军游击支队3总队8团政治委员,八路军32团政治委员,新四军宿东游击支队政治委员,1942年4月23日所率小分队遭日伪3路围攻,战斗中重伤不治;

130.屈申亭:新四军6支队2总队副总队长兼4团团长,1942年4月率部挺进沈丘、界首时突遭国民党汤恩伯部保卫,掩护部队突围时被俘,后遭杀害;

131.萧辉锡:新四军7师19旅55团政治委员,1942年5月在安徽无为县土桥战斗中阵亡;

132.黄彬:新四军7师19旅55团政治处主任,副团长,1942年5月土桥战斗中阵亡;

133.陈世新:寿县县委书记兼淮南军区淮西独立团副政委,1942年6月反顽战斗中阵亡;

134.冯达飞:新四军教导队教育长, 2纵队副司令,皖南事变中负伤,养伤期间被国民党特务逮捕,1942年6月8日被秘密杀害;

135.沈韬:新四军3支队政治部组织科科长,皖南事变中被俘,1942年6月16日押解途中被杀;

136.萧正纲:新四军重庆办事处联络处长,1940年底返回新四军总部述职适逢皖南事变被捕,1942年6月19日押解途中被杀,同时被杀者共59人;

137.林开凤:新四军5团副团长,皖南事变中被俘,1942年6月19日押解途中被杀;

138.项永章:新四军3支队政治部组织科副科长,皖南事变中被俘,1942年6月19日押解途中被杀;

139.周饮冰:新四军温州通讯处主任,1938年10月11日前往国民党查封通讯处时被扣押,1942年6月被杀;

140.杨历:新四军5师警卫团政治委员,1942年6月在湖北天门与日伪作战时阵亡

141.徐克强:泰县县委书记兼新四军苏中军区3分区泰州独立团政治委员,1942年7月与日伪作战时阵亡;

142. 梁天云:新四军5师13旅38团副团长 ,1942年8月31日抗击顽军作战中阵亡;

143. 王文斌:汉阳县游击大队政治委员,1942年7月在反扫荡作战中由于叛徒出卖被捕,不久被杀;

144. 陈炼:新四军5师3分区独立11团团长,1942年11月26日截击叛逃附逆之国民党军118师284旅古鼎新部的作战中阵亡;

145. 刘治国:新四军3师19团参谋长,1942年12月8日在涟水反扫荡作战中阵亡;

146.何正:新四军5师浠罗指挥部指挥长,1942年冬召开会议时遭国民党84军34师及地方团队包围,突围时重伤被俘,不久被杀;

147.刘光前:新四军5师鄂南独立5团政治处主任,崇阳县委书记,1942年冬被叛徒所杀;

148.马政三:无锡人民抗日自卫军政治委员兼副司令员,锡东县委副书记,1942年9月与日军遭遇被捕,年底被杀;

149.朱廉:新四军武宜支队司令员,1943年1月5日孤身与日军遭遇,毙伤日军各一人后阵亡;

150.汪心泰:新四军仪征县总队副总队长,1943年1月10日率武工队敌占区活动时,被汉奸告密遭日伪3个连保卫,掩护队员突围时阵亡;

151.吴师筑:新四军豫鄂边保安司令部政治部副主任,1942年12月12日遭顽军包围被捕,1943年2月16日被杀;

152.彭雄:新四军3师参谋长,1943年2月与8旅旅长田守尧率11名团以上干部赴延安学习途中,3月17日在小沙东海面与日军巡逻艇遭遇,海战中阵亡;

153.田守尧:新四军3师8旅旅长,1943年2月与师参谋长彭雄率干部前往延安学习途中,在小沙东海面与日军巡逻艇遭遇,在指挥人员上岸时阵亡;

154.张友来:中共中央直属机关政治处主任,新四军苏北军区滨海县纵队政治处主任,小沙东海战中阵亡;

155.吴毅:新四军涟东独立团政治处主任,小沙东海战阵亡;

156.童世明:新四军3师8旅22团副团长,1943年2月新四军3师主力反击日伪春季大扫荡作战中阵亡;

157.舒申东:新四军宿松独立团政治委员,1943年3月养伤期间遭国民党军袭杀;

158.宁玉庭:新四军石牌留守处主任,襄西支队政治委员,1943年3月襄西支队遭国民党和日军夹击,掩护部队突围时阵亡;

159.郑行福:新四军7师供给部部长,1943年3月17日,日军116师团及15师团各一部附伪军一部扫荡巢无中心区,反扫荡作战中被俘,押解到安庆后被杀;

160.曾宪忠:新四军7师19旅58团政治处主任,1943年3月姥山反扫荡作战中阵亡;

161.郭义鸿:新四军7师供给部副部长,1943年3月无为闸北店反扫荡作战中阵亡;

162.汤万益:新四军3支队如西独立团团长,抗大9分校1大队大队长,1943年4月12日反日顽夹击作战中阵亡;

163.唐昆元:新四军1师1旅机关直属政治处主任,1旅教导大队政治委员,抗大9分校1大队政治委员,1943年4月12日反日顽夹击作战中阵亡;

164.文有武:抗大9分校11大队副大队长,1943年4月12日反日顽夹击作战中阵亡;

165.姚泽洪:新四军5师4分区40团参谋长 1943年4月20日在湖北浠水与国民党军和日军作战中阵亡;

166.陶朗卿 新四军5师14旅41团团长 1943年4月攻打蕲州镇时阵亡;

167.路征:新四军1分区侦察科科长,1943年5月29日,国民党暂51师2团袭击新四军5师兵站医院,正在医院养病的路征阵亡;

168.涂凤初:新四军2支队供给部副部长, 6师16旅供给部副部长,1943年5月外出筹粮时北被伪军逮捕,次日被日军警备队杀害;

169.路登:新四军5师14旅42团政治处主任,1943年反击国民党匪军进攻作战中阵亡;

170.周志远:新四军驻锡南办事处主任,溧水县委组织部长,副县长,1943年6月14日遭日军袭击,掩护机关转移时阵亡;

171.冷静:新四军苏中军区泰州独立团副参谋长,1943年6月率1个营押运物资前往游击区途中,由于汉奸告密遭大量日军伏击,全营阵亡;

172.马旭初:新四军5师4分区政治部组织科科长,1943年6月被国民党顽军袭杀;

173.巫希权:新四军新3团2营营长,皖南事变中率600余人突围成功,任新四军铜陵大队大队长,多次袭击日伪军并取得胜利。1943年7月17日被日军包围,掩护部队突围时阵亡;

174.张学文:新四军皖江军区巢湖游击支队副支队长,1943年7月24日在庐江县盛家桥战斗中阵亡;

175.宋耀南:新四军苏北军区淮海分区3支队7团团长,1937年7月12日攻打日伪军据点桑墟时阵亡;

176.严昌荣:新四军1师3旅7团团长,1943年7月20日攻打日伪兴化县唐子镇据点时,亲自操掷弹筒射击,不幸掷弹筒炸膛阵亡;

177.郭守桢:新四军苏中军区2分区台北独立团政治处主任,1943年7月率1个连去军分区比武返回途中发现分乘6艘民船之百余日伪军,遂率部伏击,击沉3艘,战斗中阵亡;

178.陈宗胜:新四军2师5旅13团副团长,1943年8月14日反扫荡作战中率该团1营毙伤日伪180余人,俘日军5人,战斗中阵亡;

179.李秉初:新四军2师5旅13团政治处主任,1943年8月17日指挥该团1营反扫荡作战中阵亡;

180.刘逸奇:新四军4师9旅27团参谋长,泗阳县总队副总队长,多次深入敌区争取伪军反正,1943年8月27日深入敌区返回时遭国民党匪军伏击被捕,9月2日被枪杀;

181.朱大山:新四军5师随枣支队支队长,1943年9月15日,为掩护县委机关转移,率部与400余日军作战阵亡;

182.杜邦宪:新四军5师13旅37团政治处主任,3分区政治部副主任,国民党5战区9挺进纵队周良玉部改编之特3旅政治部主任,9月14日周良玉叛变附逆,杜邦宪未能脱险,被押至日军驻地杀害;

183.沈文卿:新四军5师44团参谋长,1941年9月反顽作战中阵亡;

184.胡金龙:新四军7师19旅56团参谋长 1943年秋巢县前后垄山周家战斗中阵亡;

185.王珊:新四军5师3分区独立12团政治委员,1943年10月16日率部围歼偷袭中共天京潜县委之日军100余人及伪军两个中队的战斗中,在追击时阵亡;

186.江如枝:新四军6师16旅51团政治处主任,1943年11月3日反扫荡作战中,率3个连被日军包围,率部突围时阵亡;

187.陈洪:新四军教导总队第五队政治指导员,四明自卫总队政治委员,1943年11月26日与国民党匪军田岫山部遭遇战斗中阵亡;

188.李伯:新四军6师16旅茅山保安司令部政治部副主任兼组织科长,1943年11月在句容东门外战斗中重伤不治;

189.陈杰:新四军盐东县总队政治处副主任,1943年12月底攻打长滩伪军据点时伤重不治;

190.田惠甫:新四军5师4分区卫生科科长,1944年1月底在对桂匪军作战中阵亡;

191.胡继亭:新四军4支队9团政治委员,沿江支队兼皖江军区沿江军分区参谋长,1944年2月12日指挥部队抵抗桂匪军进攻时阵亡

192.罗保廉:新四军3师7师独立团政治委员、团长,1944年2月21日反顽作战中阵亡;

193.李明:新四军6师16旅政治部锄奸科科长,1944年2月在江宁县作战阵亡;

194.谢葵:国民党霍丘县县长,地下党员,泗阳县县长兼县总队总队长,1944年3月27日,率总队一个班与日军遭遇,战斗两天,29日阵亡;

195.殷逸:新四军苏中军区南通警卫团参谋长、团长,1944年4月26日反日伪军偷袭作战中阵亡;

196.王建桥:新四军5师3分区30团政治委员,1944年4月指挥警卫部队掩护县委转移时阵亡;

197.蔡中庸:新四军5师14旅41团团参谋长,1944年4月指挥部队阻击顽军围剿时阵亡;

198.李庆模:新四军5师15旅团参谋长,1944年4月率小分队潜往汉口采购军需品返回时遭日军飞机扫射阵亡;

199.毕学法:新四军3师10旅兼苏北军区淮海分区3支队特派员,1944拈月苏北沭阳高流战斗中阵亡;

200.张翼南:新四军5师蕲广总队政治委员,1944年5月蕲春战斗中阵亡;

201.谢光亚:新四军泗灵总队参谋长,1944年3月淮北春季攻势作战中负伤,6月不治;

202.宋斌:新四军5师13旅作战科科长,1944年8月22日抗击顽军进攻时阵亡;

203.彭雪枫:新四军4师司令员兼政委,1944年8月进军津浦路西,9月11日夏邑八里庄战斗阵亡;

204.陈发鸿:新四军3师8旅22团副团长,22团团长,1944年10月19日率部攻打盐阜地区重要日伪据点合德镇时重伤不治;

205.其芳:新四军5师供给部部长,1944年11月在孝感地区与日伪作战时阵亡;

206.李汉卿:新四军蕲太英边独立4团团长,赣北指挥部指挥长,1944年11月率部攻打广济杨家桥张家湾日伪据点时阵亡;

207.罗会廉:新四军4师司令部侦察通讯科科长,1944年12月2日率6名侦察员到萧县执行侦察任务时遭日伪军300余人袭击,激战1小时,全体阵亡;

208.焦占宝:新四军3师10旅兼苏北军区淮海分区2支队6团政治委员,1944年12月5日指挥部队拔除灌云大伊山日伪据点时阵亡;

209.许言希:新四军2师兼淮南军区盱嘉支队司令员,1944年12月10日为敌特枪杀;

210.王澄:苏中军区4分区东南警卫团团长兼东南行署主任,1944年12月26日,东南警卫团被日伪军包围,战斗中阵亡;

211.鲍志椿:新四军1师3旅8团政治处主任、东南警卫团政治委员,1944年12月26日,东南警卫团被日伪军包围,作战中阵亡;

212.郑维发:新四军六合县总队总队长兼方山区大队长,1945年2月初率一个连伏击日伪军时,突遭增援日军包围,掩护部队突围时阵亡;

213.袁大鹏:新四军7师兼皖江军区沿江支队独立团团长,1945年2月21日抗击顽军进攻时阵亡;

214.邱子华:新四军茅山专员公署公安局局长,浙东游击纵队政治部锄奸科科长,1945年随部队支援国民党挺进4纵队田岫山部抗击伪36师主力的作战中阵亡;

215.兰祥:新四军7师55团团长,1945年2月反顽176师进攻战斗中阵亡;

216.郑重:新四军5师挺进18团政治委员,5分区政治部副主任,鄂东游击总指挥部指挥长,1945年3月17日与顽军作战中阵亡;

217.曾平:新四军浙东游击纵队3支队政治处主任,淞沪支队政治处主任,1945年4月6日在青浦与伪忠义救国军遭遇,战斗中重伤不治;

218.萧刚:新四军4分区挺进17团团长,40团团长,1945年4月9日,攻克嘉鱼县高铁岭日伪据点后,清扫战场时被残敌冷枪击中阵亡;

219.朱茂绪:新四军2师5旅14团团长,1945年4月与顽军作战阵亡;

220.林裕先:新四军5师黄宿边总队政治委员,1945年春湖北翟港对日作战中阵亡;

221.李锦堂:新四军五师安应指挥部独25团团长、独立团团长,1945年5月25日率部袭击日伪军解救民夫的战斗中伤重不治;

222.刘别生:新四军16旅48团团长兼苏南四分区司令,苏浙军区1纵队1支队支队长,1945年6月3日反顽作战中阵亡;

223.卢嘉温:新四军3师独立旅2支队5团团长,1945年率部队掩护夏收击退日伪军400余人的进攻,战斗中不幸阵亡;

224.邹凤山:八路军大青山骑兵支队1团团长,新四军5师天京潜游击总队总队长,1945年6月14日反顽作战中阵亡;

225.丁麟章:新四军16旅46团政治委员,苏浙军区1纵队2支队政治委员,1945年6月19日抗击顽军进攻天目山根据地的作战中阵亡;

226.尹瑞九:新四军3师9旅27团副参谋长,1945年5月参加歼灭宿县西南伪15师的战役,6月24日在打援战斗中阵亡;

227.熊荣华:新四军5师2分区独立5团政治委员,新四军5师15旅45团副政委,1945年6月29日在攻击一两面派武装时,突遭日军背后袭击,在两面作战中阵亡;

228.李纯斋:新四军5师3分区襄西支队政治委员,1945年7月24日召开会议布置保卫秋收工作时,由于叛徒告密突遭日军突袭,战斗中阵亡

229.沈国栋:新四军5师江南指挥部指挥长,1945年8月14日率3名侦察员侦察敌情时遭遇日军特警班扫荡,在诱敌进入江南挺进支队伏击范围时不幸中弹阵亡;

230.阮朝兴:新四军苏中军区泰州独立团团长,1945年8月率部反攻黄桥,歼日军一个大队及伪军一个团,1945年8月22日,截击企图由泰州回撤南通之日伪军时重伤不治;

231.罗化民:新四军5师5分区天潜游击大队参谋长,1945年8月前往皂市要求日伪军投降时,遭伪军死硬分子绑架,8月27日被杀;

232.茆健群:新四军江都独立团参谋长,苏中军区独立旅2团参谋长,1945年8月28日收复兴化作战中被日军机枪击中阵亡;

233.殷德林:新四军苏中军区特务2团副团长兼政治处主任,1945年2月13日攻歼伪军特务7旅谷振之部时阵亡;234.曾先燕:苏中军区教导3团政治处副主任,1945年9月18日攻歼如皋伪军19旅的战斗中重伤,22日不治。

延伸阅读: 牺牲品 范美忠 敬礼娃娃
      打赏
      收藏文本
      5
      0
      2018/2/11 14:15:47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8楼 自然5
      在国军序列里,他们都是将军。
      可在蒋粪们的眼里,他们啥也不是。

      2018/2/24 11:10:51
      左箭头-小图标

      抗日先锋,民族英魂。

      2018/2/13 21:43:54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7542602
      • 工分:14517
      左箭头-小图标

      在国军序列里,他们都是将军。

      2018/2/12 17:11:22
      左箭头-小图标

      在抗日战争的艰难岁月里,在血与火的洗礼中,这支人民军队战斗在华北、华中、华南、东北等广袤国土上,与日本侵略军进行了殊死搏杀。从1931年九一八事变到1937年卢沟桥事变,再到全国全面抗战路线的形成,直到1945年抗日战争的胜利,中共领导的抗日部队除坚持了游击战等敌后战场作战、开辟抗日根据地外,在抗日战争最艰难的时刻坚持人民战争,紧密配合国民党的正面战场作战,为打败日本侵略军建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许多人为此献出了宝贵的生命。据不完全统计,从1937年到1945年8年的全面抗战中,中共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华南抗日游击队人员损失共584267人,其中伤290467人,牺牲160603人,被俘45989人,失踪87208人。当然,这里面还没有包含1931年至1937年间的军人伤亡,也没有包含东北抗联的伤亡

      那么,在14年抗战中,有资料可查的中共抗战先烈中到底有多少位是将领呢?笔者经过初步考证,在与国民党部队牺牲的同等级别的将领对比研究中发现,仅东北抗联就有70位以上的中共将领在抗战中献出了宝贵的生命。由于受到资料的限制,笔者以为,实际上远远不止70位中共将领。

      多种原因造成人们对抗战期间牺牲的中共将领群体认识的缺失与失真

      造成人们对中共将领群体认识的缺失与失真的原因有很多,不仅仅有今天学术研究上的空缺与偏差,同时还有历史造成的种种原因。总体来说,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1、抗战中牺牲的许多中共部队高级军官,本来与国民党军队将领级别相当,但并没有被授予同等的军衔。

      1937年8月22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宣布红军主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辖3个师、每师编制1.5万人,师辖两个旅,每个旅辖两个团。国民党当局又于1937年10月12日宣布,将湘、赣、闽、粤、浙、鄂、豫、皖8省边界地区的中国工农红军游击队和红二十八军等部,改编为国民革命军陆军新编第四军,下辖四个支队。取消红军番号,将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这是中共在民族危难关头为促成国共合作而向国民党做出的重大让步之一。由于部队编制的减少,许多位中共部队的高级军官,实际上被降了几级使用。有些人后来在抗日战场上牺牲了,但历史并没有给他们“正名”,恢复应有的将领身份。

      红军经过改编后,就八路军而言,与改编前相比人数虽未减少,但编制级别却大大降低,主要表现在,由原来的三个方面军改为三个师,有的军级编制降为营级编制,如原红二十九军改编为第一二九师特务营,原红三十军改编为第一二九师炮兵营,原红军独立第一师和陕北独立团改编为第一二○师特务营。在此次改编过程中,大多数红军干部不得不降级使用,许多高级将领“官降三级”,甚至“官降四级”。方面军总指挥当师长,军团长当旅长,军长当团长。如红二方面军总指挥贺龙任第一二○师师长,红二方面军副总指挥肖克任第一二○师副师长,官降四级。如红十五军团军团长徐海东任第一一五师三四四旅旅长,红六军团军团长陈伯钧任第一二○师三五九旅旅长,官降四级。如红一军团第二师师长杨得志任第一一五师三四三旅六八五团团长,红十五军团第七十八师师长韩先楚任第一一五师三四四旅六八八团副团长,官降三级、两级不等。这就导致后来在抗战中牺牲的中共部队的将领,许多本来与国民党军队中将领级别相当,应当是将领,但并没有被授予同等的军衔。如1938年4月18日牺牲的叶成焕烈士,红军改编时由师政委改任团长。如果根据国民政府当时授予旅长以上为少将的规定,叶成焕烈士理应为将军,这还没有考虑军衔追加的问题。

      2、国民党为了限共、防共,没有给共产党将领以同等待遇。

      抗战期间,国民政府为了拉拢人心,以求壮大自己的力量,试图削弱共产党,独享抗战胜利成果,对国民党将领甚至对一些坑害人民的土匪授予将领等职,而对共产党高级将领却极其苛刻。如1943年任命甘肃土匪马步芳为国民革命军第四十集团军总司令,1949年5月18日,再次任命其为代理西北军政长官,同时他获得了陆军中将加上将军衔。1941年2月,苏鲁战区游击纵队副总指挥李长江率所部8个支队投靠国民党,被国民政府授予少将军衔,等等。

      3、抗战期间,中共部队在军衔制上没有形成一个系统的制度和管理体系。

      纵观整个抗战期间,中共部队在军衔制上没有形成一个系统的制度和管理体系,这是造成抗战期间中共领导的部队一直没有统一的军衔,乃至军官牺牲后也没有进行军衔上的追加和认定的一个重要原因。

      中共部队从初创到抗战初期在待遇方面都是平等的。正如毛泽东在《井冈山的斗争》一文中指出的,红军“从军长到伙夫,除粮食外一律吃五分钱的伙食。发零用钱,两角即一律两角,四角即一律四角。” 这种办法在军队中实行了很长时间。因此,那个时候军队内部还没有明确的等级观念,官兵待遇基本上是一样的。因此,从中共领导人的谋略上看,也就谈不上实行军衔制的问题。

      七七事变以后,为了国共合作和促成全民族统一战线的形成,又因为当时国民党军队是有军衔的,并且已经有了比较完整的军衔体系,所以中共部队在这个时候提出了军衔问题。1939年4月2日,八路军以总司令朱德和副总司令彭德怀的名义,给毛泽东和中央书记处发电,正式提出了在我军内实行军衔制度的建议,并正式发文对军衔的评定标准做了明确规定。此后,有一部分中共将领被授予了军衔,如当时的第一二○师师长贺龙、副师长肖克被授予了中将军衔,第一二○师参谋长周士第、第三五八旅旅长卢冬生等被授予少将军衔。实际上,中共部队在这一时期被授予军衔的只是少数人,这部分人大都是需要经常与国民党打交道或搞统战工作的人。尽管1939年的这次授衔工作,有具体的措施,也有部分人员被授予了军衔,但是,由于历史的原因,这一次授衔工作最后还是没有真正在中共部队内普遍实施。1942年4月24日,党中央作出了“军队中暂不规定等级军衔”的决定,标志着中共部队的第一次授衔工作宣告结束。

      在第一次授衔工作结束后,党中央又进行过两次纯属临时性的授衔。一次是在1945年9月,为了与苏联红军在军衔上一致,从而能够更好地开展工作,党中央给临时派到苏联的六位派出人员授以军衔。另一次是1946年,为了便于中共部队派往各地的军事调停处的代表能与国民党的代表平等工作,进行了临时性的授衔。但在国民党发动了全面内战之后,这部分中共将领被授予的军衔也就自动被取消了。

      4、中共部队一直没有按照国际惯例,追加在抗战中牺牲的将领军衔。

      二战中,无论是国民政府,还是苏联、美国等都曾对在战争中阵亡的将士嘉奖的同时,普遍追加了军衔,就连加害国日本的军队也不例外。如,1937年8月29日,侵华日军第三师团步兵五旅团步兵六联队队长仓永辰治步兵大佐,在入侵上海吴淞铁路码头的作战中,被中国军队击毙,死后被追晋为陆军少将。1939年6月17日,侵华日军华中派遣军第十三军十五师团步兵团团长田路朝一陆军少将,在安徽南部的一次战斗中,被中国军队击毙,死后被追晋为陆军中将。国民政府方面,如第七十九军中将军长王甲本在衡阳保卫战中壮烈殉国,国民政府追赠为陆军上将;南京保卫战中牺牲的萧山令等几位少将,后均被国民政府追赠为陆军中将,等等。但对于中共领导的抗日部队牺牲的将领们来说,截至目前,没有对他们进行过军衔上的追加。

      5、新中国成立后首次授予军衔时,对抗日战争中牺牲的中共将领仅仅追认为烈士,并没有进行军衔上的追加。

      1955年在全国授予军衔的时候,只是对在战争中幸存下来的中共将领进行了军衔授予。从此,中国人民解放军有了自己的10位元帅、10位大将、57位上将等等。但对在抗日战争中牺牲的官兵仅仅是追认为烈士,并没有进行军衔上的追加,贻误了追加抗战期间牺牲的中共将领军衔的最佳时机,留下了历史的遗憾。

      认定与考证抗战期间牺牲的中共将领群体意义重大

      毫无疑问,所有抗日的党派,所有抗日的阶级、阶层,都对抗日战争作出了自己的贡献。其中,中共领导的人民军队,在抗日战争中担负着敌后战场作战的任务,人民军队在敌人后方所进行的游击战争,有着伟大的战略作用。在这中间有许多的中共将领献出了宝贵的生命。从职务上来讲,他们有的是师长,有的是旅长,有的是团长,但他们对于抗日战争的胜利作出的贡献则是巨大的。全面定位这个群体有利于进一步理解中共在抗日战争中的中流砥柱作用,更有助于理解中共领导的人民军队作用。

      据史料记载和部分官兵的回忆,在许多中共开辟的根据地中,当地老百姓平时都称中共高级指挥官为将军。如1938年11月牺牲的范筑先,历任连长、营长、团长、参谋长、旅长等职,建立了中共鲁西南抗日根据地,生前在鲁西南一带被称为“范将军”。再如1937年9月9日升任为中共东北反日联合军第五军军长的柴世荣,被东北当地老百姓称为“神兵天将飞将军”。有的中共部队领导人,不仅仅是老百姓,就连国民党人也认为他们是将军,如1939年底,苏中根据地负责人管文蔚及惠浴宇、陈同生等同志,应国民党人李明扬的邀请,去泰州访问李明扬时,李明扬公开打出了“欢迎四将军”的标语。

      在抗战中牺牲的中共将领作为一个特殊群体,理应给予他们应有的定位。正如徐向前在1955年授军衔大会上说的:“我们这些人是幸存者,许多战友牺牲了,如果他们不牺牲,元帅、将军应该是他们的。”

      在国际上,通常把一国在战争中牺牲的将领数量,作为考察其在战争中贡献度大小的重要数据之一。考证与认定抗战期间牺牲的中共将领群体,就可以改变战后几十年来一直认定的中共在抗战中牺牲的将领数量偏少的偏见,还原历史本来面目,也在一定程度上有利于人们理解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中的地位,即中国人民抗日战争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作出了巨大民族牺牲。

      在20世纪90年代,笔者曾写过一篇论文,吁请学界要正确认识与评价抗战先烈群体定位的问题。在那篇文章中,我表达的主旨是要从历史阶段论出发,从国家利益和民族利益至上的角度,正确认识与评价国民党部队在抗战中牺牲的先烈们,实事求是地恢复他们的历史地位,褒奖他们的历史功绩。今天,值此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之际,我把在抗战中牺牲的中共将领群体的考证与定位问题提出来,同样吁请学界加强对他们的重视和研究。我以为,无论是从学术研究由宏观走向微观、由关注个体到群体的层面上来讲,还是从扩大视角和提升历史认知,深入理解和认识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重要组成部分而言,均具有非常重要的理论意义和现实意义。

      2018/2/12 10:12:30
      左箭头-小图标

      在抗日战争的艰难岁月里,在血与火的洗礼中,这支人民军队战斗在华北、华中、华南、东北等广袤国土上,与日本侵略军进行了殊死搏杀。从1931年九一八事变到1937年卢沟桥事变,再到全国全面抗战路线的形成,直到1945年抗日战争的胜利,中共领导的抗日部队除坚持了游击战等敌后战场作战、开辟抗日根据地外,在抗日战争最艰难的时刻坚持人民战争,紧密配合国民党的正面战场作战,为打败日本侵略军建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许多人为此献出了宝贵的生命。据不完全统计,从1937年到1945年8年的全面抗战中,中共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华南抗日游击队人员损失共584267人,其中伤290467人,牺牲160603人,被俘45989人,失踪87208人。当然,这里面还没有包含1931年至1937年间的军人伤亡,也没有包含东北抗联的伤亡

      那么,在14年抗战中,有资料可查的中共抗战先烈中到底有多少位是将领呢?笔者经过初步考证,在与国民党部队牺牲的同等级别的将领对比研究中发现,仅东北抗联就有70位以上的中共将领在抗战中献出了宝贵的生命。由于受到资料的限制,笔者以为,实际上远远不止70位中共将领。

      多种原因造成人们对抗战期间牺牲的中共将领群体认识的缺失与失真

      造成人们对中共将领群体认识的缺失与失真的原因有很多,不仅仅有今天学术研究上的空缺与偏差,同时还有历史造成的种种原因。总体来说,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1、抗战中牺牲的许多中共部队高级军官,本来与国民党军队将领级别相当,但并没有被授予同等的军衔。

      1937年8月22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宣布红军主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辖3个师、每师编制1.5万人,师辖两个旅,每个旅辖两个团。国民党当局又于1937年10月12日宣布,将湘、赣、闽、粤、浙、鄂、豫、皖8省边界地区的中国工农红军游击队和红二十八军等部,改编为国民革命军陆军新编第四军,下辖四个支队。取消红军番号,将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这是中共在民族危难关头为促成国共合作而向国民党做出的重大让步之一。由于部队编制的减少,许多位中共部队的高级军官,实际上被降了几级使用。有些人后来在抗日战场上牺牲了,但历史并没有给他们“正名”,恢复应有的将领身份。

      红军经过改编后,就八路军而言,与改编前相比人数虽未减少,但编制级别却大大降低,主要表现在,由原来的三个方面军改为三个师,有的军级编制降为营级编制,如原红二十九军改编为第一二九师特务营,原红三十军改编为第一二九师炮兵营,原红军独立第一师和陕北独立团改编为第一二○师特务营。在此次改编过程中,大多数红军干部不得不降级使用,许多高级将领“官降三级”,甚至“官降四级”。方面军总指挥当师长,军团长当旅长,军长当团长。如红二方面军总指挥贺龙任第一二○师师长,红二方面军副总指挥肖克任第一二○师副师长,官降四级。如红十五军团军团长徐海东任第一一五师三四四旅旅长,红六军团军团长陈伯钧任第一二○师三五九旅旅长,官降四级。如红一军团第二师师长杨得志任第一一五师三四三旅六八五团团长,红十五军团第七十八师师长韩先楚任第一一五师三四四旅六八八团副团长,官降三级、两级不等。这就导致后来在抗战中牺牲的中共部队的将领,许多本来与国民党军队中将领级别相当,应当是将领,但并没有被授予同等的军衔。如1938年4月18日牺牲的叶成焕烈士,红军改编时由师政委改任团长。如果根据国民政府当时授予旅长以上为少将的规定,叶成焕烈士理应为将军,这还没有考虑军衔追加的问题。

      2、国民党为了限共、防共,没有给共产党将领以同等待遇。

      抗战期间,国民政府为了拉拢人心,以求壮大自己的力量,试图削弱共产党,独享抗战胜利成果,对国民党将领甚至对一些坑害人民的土匪授予将领等职,而对共产党高级将领却极其苛刻。如1943年任命甘肃土匪马步芳为国民革命军第四十集团军总司令,1949年5月18日,再次任命其为代理西北军政长官,同时他获得了陆军中将加上将军衔。1941年2月,苏鲁战区游击纵队副总指挥李长江率所部8个支队投靠国民党,被国民政府授予少将军衔,等等。

      3、抗战期间,中共部队在军衔制上没有形成一个系统的制度和管理体系。

      纵观整个抗战期间,中共部队在军衔制上没有形成一个系统的制度和管理体系,这是造成抗战期间中共领导的部队一直没有统一的军衔,乃至军官牺牲后也没有进行军衔上的追加和认定的一个重要原因。

      中共部队从初创到抗战初期在待遇方面都是平等的。正如毛泽东在《井冈山的斗争》一文中指出的,红军“从军长到伙夫,除粮食外一律吃五分钱的伙食。发零用钱,两角即一律两角,四角即一律四角。” 这种办法在军队中实行了很长时间。因此,那个时候军队内部还没有明确的等级观念,官兵待遇基本上是一样的。因此,从中共领导人的谋略上看,也就谈不上实行军衔制的问题。

      七七事变以后,为了国共合作和促成全民族统一战线的形成,又因为当时国民党军队是有军衔的,并且已经有了比较完整的军衔体系,所以中共部队在这个时候提出了军衔问题。1939年4月2日,八路军以总司令朱德和副总司令彭德怀的名义,给毛泽东和中央书记处发电,正式提出了在我军内实行军衔制度的建议,并正式发文对军衔的评定标准做了明确规定。此后,有一部分中共将领被授予了军衔,如当时的第一二○师师长贺龙、副师长肖克被授予了中将军衔,第一二○师参谋长周士第、第三五八旅旅长卢冬生等被授予少将军衔。实际上,中共部队在这一时期被授予军衔的只是少数人,这部分人大都是需要经常与国民党打交道或搞统战工作的人。尽管1939年的这次授衔工作,有具体的措施,也有部分人员被授予了军衔,但是,由于历史的原因,这一次授衔工作最后还是没有真正在中共部队内普遍实施。1942年4月24日,党中央作出了“军队中暂不规定等级军衔”的决定,标志着中共部队的第一次授衔工作宣告结束。

      在第一次授衔工作结束后,党中央又进行过两次纯属临时性的授衔。一次是在1945年9月,为了与苏联红军在军衔上一致,从而能够更好地开展工作,党中央给临时派到苏联的六位派出人员授以军衔。另一次是1946年,为了便于中共部队派往各地的军事调停处的代表能与国民党的代表平等工作,进行了临时性的授衔。但在国民党发动了全面内战之后,这部分中共将领被授予的军衔也就自动被取消了。

      4、中共部队一直没有按照国际惯例,追加在抗战中牺牲的将领军衔。

      二战中,无论是国民政府,还是苏联、美国等都曾对在战争中阵亡的将士嘉奖的同时,普遍追加了军衔,就连加害国日本的军队也不例外。如,1937年8月29日,侵华日军第三师团步兵五旅团步兵六联队队长仓永辰治步兵大佐,在入侵上海吴淞铁路码头的作战中,被中国军队击毙,死后被追晋为陆军少将。1939年6月17日,侵华日军华中派遣军第十三军十五师团步兵团团长田路朝一陆军少将,在安徽南部的一次战斗中,被中国军队击毙,死后被追晋为陆军中将。国民政府方面,如第七十九军中将军长王甲本在衡阳保卫战中壮烈殉国,国民政府追赠为陆军上将;南京保卫战中牺牲的萧山令等几位少将,后均被国民政府追赠为陆军中将,等等。但对于中共领导的抗日部队牺牲的将领们来说,截至目前,没有对他们进行过军衔上的追加。

      5、新中国成立后首次授予军衔时,对抗日战争中牺牲的中共将领仅仅追认为烈士,并没有进行军衔上的追加。

      1955年在全国授予军衔的时候,只是对在战争中幸存下来的中共将领进行了军衔授予。从此,中国人民解放军有了自己的10位元帅、10位大将、57位上将等等。但对在抗日战争中牺牲的官兵仅仅是追认为烈士,并没有进行军衔上的追加,贻误了追加抗战期间牺牲的中共将领军衔的最佳时机,留下了历史的遗憾。

      认定与考证抗战期间牺牲的中共将领群体意义重大

      毫无疑问,所有抗日的党派,所有抗日的阶级、阶层,都对抗日战争作出了自己的贡献。其中,中共领导的人民军队,在抗日战争中担负着敌后战场作战的任务,人民军队在敌人后方所进行的游击战争,有着伟大的战略作用。在这中间有许多的中共将领献出了宝贵的生命。从职务上来讲,他们有的是师长,有的是旅长,有的是团长,但他们对于抗日战争的胜利作出的贡献则是巨大的。全面定位这个群体有利于进一步理解中共在抗日战争中的中流砥柱作用,更有助于理解中共领导的人民军队作用。

      据史料记载和部分官兵的回忆,在许多中共开辟的根据地中,当地老百姓平时都称中共高级指挥官为将军。如1938年11月牺牲的范筑先,历任连长、营长、团长、参谋长、旅长等职,建立了中共鲁西南抗日根据地,生前在鲁西南一带被称为“范将军”。再如1937年9月9日升任为中共东北反日联合军第五军军长的柴世荣,被东北当地老百姓称为“神兵天将飞将军”。有的中共部队领导人,不仅仅是老百姓,就连国民党人也认为他们是将军,如1939年底,苏中根据地负责人管文蔚及惠浴宇、陈同生等同志,应国民党人李明扬的邀请,去泰州访问李明扬时,李明扬公开打出了“欢迎四将军”的标语。

      在抗战中牺牲的中共将领作为一个特殊群体,理应给予他们应有的定位。正如徐向前在1955年授军衔大会上说的:“我们这些人是幸存者,许多战友牺牲了,如果他们不牺牲,元帅、将军应该是他们的。”

      在国际上,通常把一国在战争中牺牲的将领数量,作为考察其在战争中贡献度大小的重要数据之一。考证与认定抗战期间牺牲的中共将领群体,就可以改变战后几十年来一直认定的中共在抗战中牺牲的将领数量偏少的偏见,还原历史本来面目,也在一定程度上有利于人们理解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中的地位,即中国人民抗日战争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作出了巨大民族牺牲。

      在20世纪90年代,笔者曾写过一篇论文,吁请学界要正确认识与评价抗战先烈群体定位的问题。在那篇文章中,我表达的主旨是要从历史阶段论出发,从国家利益和民族利益至上的角度,正确认识与评价国民党部队在抗战中牺牲的先烈们,实事求是地恢复他们的历史地位,褒奖他们的历史功绩。今天,值此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之际,我把在抗战中牺牲的中共将领群体的考证与定位问题提出来,同样吁请学界加强对他们的重视和研究。我以为,无论是从学术研究由宏观走向微观、由关注个体到群体的层面上来讲,还是从扩大视角和提升历史认知,深入理解和认识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重要组成部分而言,均具有非常重要的理论意义和现实意义。

      2018/2/12 10:12:29
      左箭头-小图标

      最权威的历史文献数中国人民解放军历史资料丛书编审委员会编撰的《八路军·文献》,有个附录卷《八路军·表册》,书中详细记录八路军团以上烈士全部名单,认真数一数,除去病故的人员,便不难得出结论,八路军牺牲团以上干部高达669人,其中旅以上干部牺牲102名。

      这里需要特别说明的是,国民党军阵亡将领206人中,中共承认抗战牺牲的仅有115名,因其余人员是同我敌后战场打摩擦战阵亡,算不得为抗战牺牲。其中,部分将领是由团级干部追赠的,如率八百壮士守四行仓库的谢晋元。

      比如,第129师772团叶成焕团长在长乐村战斗中牺牲。长乐村战斗是八路军在抗战中歼日军最多的一仗,此战一举歼灭日军2200人。如此壮烈牺牲,而且在影响深远的一仗立下如此战功,不论是从我军历史上按他的师政委职务算,还是按国民党军追赠的做法算,叶成焕至少授予少将军衔是没有问题的吧?

      至少,按照国民党的标准,旅级干部授少将是没有问题的,日军的阿部规秀旅长竟然能授到中将军衔。八路军旅以上干部牺牲的达102位,这102人授予少将军衔总是应该的吧!

      据《新四军英烈志》记载,据不完全统计,新四军有350个团以上烈士牺牲,其中旅以上干部牺牲人数有45人。

      另据统计,东北抗联牺牲的军级以上将领有41名、东北抗联牺牲的师旅级将领共计112人,合计牺牲旅以上将领153人;华南抗日游击队牺牲的旅以上干部有2人。

      如此一来,不难得出结论,中共武装在抗战中总共牺牲旅以上干部302人,远高于国民党军牺牲将领人数,这是历史事实!试想,战争年代,中共军队指挥员一直有带头冲锋陷阵的优良传统,战场上牺牲的将领比国民党军多也很容易理解。

      2018/2/12 9:56:49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扛导弹的后羿1
      这要换成国军至少有一半能够上将官或追授将官!!
      国军阵亡的117位将军,其中有4、50人是死后由团长、副团长甚至营长追授少将军衔的。

      2018/2/12 9:41:04
      • 军衔:陆军大校
      • 军号:3094431
      • 工分:397249 / 排名:2439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扛导弹的后羿1
      这要换成国军至少有一半能够上将官或追授将官!!
      是啊!

      另,内奸可恨!连叶挺的秘书也被他们杀害了。

      2018/2/11 23:42:20
      左箭头-小图标

      这要换成国军至少有一半能够上将官或追授将官!!

      2018/2/11 23:03:51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0条记录] 分页:

      1
       对新四军抗战期间与日伪顽作战牺牲团以上干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