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言情小说《听说你爱我》

共 764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12859861
  • 工分:26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言情小说《听说你爱我》

第1章 楔子

深夜,狂风呼啸,天际炸响一声惊雷。

沈容安瞬间睁开眼睛,不安地看向窗外。倾盆大雨,敲打着玻璃噼啪作响。她冷得瑟瑟发抖,可暖气好像坏了。

手下意识的摸向双人床的另一边,空空如也,有的只是无尽的冰凉和寂寞。

她在孤等天明,而他的丈夫,现在或许陪着另一个女人,另一个家庭。

发了一会呆,她下床去找吃的。

冰箱里没有多余的食物,只有晚上剩下的几个小菜。

那是双人份,却只有她一个人吃。

简单用微波炉加了热,沈容安孤单地坐在沙发上捧着餐盒,机械地张嘴闭嘴。

当温热的触感入了口,她的胃里忽然一阵翻腾,口腔里也是止不住的酸意,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她连忙捂着嘴奔向洗手台。

靠在那里,她仿佛连黄胆水都要吐出来,才把那些该死的反胃感压下去!

周围没有人关心她,房间里空荡荡的,只有空气跟她作伴。

内心蔓延的也是无止境的空洞。

她摸了摸小腹,那里还很平坦。

叮!

电话铃声突然响起,打断她所有的思绪。

她蓦然惊醒。

是不是……他打回来的?

是说什么?

不回家的理由么?

她接过电话,其实手心都是冷汗,但声音平静地可怕:“喂?”

“是我。”

果然是蒋远城,她的丈夫。

不管什么时候声调都不会乱,永远那么稳,好像他们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有事么?”容安轻声问。

“冬冬生病入院了,我在陪他。”蒋远城说完顿了一秒,又补充:“你该知道这个时候冬冬不能出事,今晚你先睡吧,我不回来了。”

“哦。”

容安点头,表情僵硬。

不是早就应该知道的么?

儿子,才是他最在意的人。

而她,结婚七年的妻子,早就不重要了。

“容安,不管我在外面有谁,只有你才是我明媒正娶的蒋太太,不要多心。”许是听她情绪不高,他竟然开始安慰她。

但是,这个安慰不要也罢。

容安反而笑了:“我不多心,因为蒋远城,我要跟你离婚!我决定了,你不是嫌弃我生不出孩子么?好,我要让你知道,我不是生不出孩子,只是跟你蒋远城生不出孩子!现在、未来,我都不会再爱你了!”

“你说什么?”蒋远城言辞咄咄逼人:“你再说一次!”

“我说,我要你蒋远城三个字彻底从心里挖去,,我对你蒋远城的爱,终结在这一秒!”沈容安忍不住咆哮,忍不住要发泄,忍不住要昭告全世界,爱他爱得多辛苦,这些日子她有多无助!

所以,现在她要放弃了。

放弃一个叫蒋远城的男人,放弃他所有的好与坏。

蒋远城沉默了好久,直到最后他也没有当真:“你太累了,好好休息,明早我给你带你最喜欢吃的早餐。”

说完,他先挂掉了电话。

沈容安哭了,她缩在沙发上嚎啕大哭。

因为蒋远城,我们没有明早了。

天亮之后,只会剩下再见。

从你不许我生孩子开始,从你找其他女人生孩子开始,就不会有以后了……

——

沈容安一直觉得她和蒋远城是真爱。

跨得过距离,敌得过时光。

却原来比不上一个小三的孩子。

真的好可笑,也好讽刺。

      打赏
      收藏文本
      1
      微信搜索公众号爱米小说精选。精彩小说读不停。
      2018/2/9 10:10:39

      网友回复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12859861
      • 工分:250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第7章 我们收养一个孩子吧1别墅外传来车子驶进的声音。

      不用看,沈容安仅仅凭着耳朵听就能知道那是一辆世爵车,而车主毫无疑问,是她的丈夫蒋远城。

      她惊喜地从沙发上坐起来,立刻吩咐佣人把她刚做好的饭菜打热,接着飞奔去车库找蒋远城:“现在才八点,你今晚竟然这么早就回来了?!”

      蒋远城一边走一边脱下自己的黑色大衣搭在她肩上:“公司没什么事情就先走了,外面温度这么低,你怎么穿这么少?”

      容安往他怀里钻了钻,笑着说:“我就是要你心疼我呀。”

      “确实该心疼。”蒋远城顺势把她搂得更紧,带着一贯的强势与霸道:“张医生下午给我打电话了,说你不按时去复查,你是想让我绑着你去?”

      自从她两年前流产大出血之后一直贫血,还有一些后遗症,所以一直在吃药。

      可是那些药又苦又难吃,还有副作用。

      “唔~”容安拧着秀眉:“那几种药吃多了人就会虚胖的,到时候你肯定不会愿意对着一个胖子说爱,老公~要不我不吃了吧?”

      蒋远城眯了眯眼,嘴角噙着一丝似有似无的微笑:“我刚没听清你说什么,介意重复一次么?”

      好吧。

      每当他用这种表情盯着自己的时候,她就知道抗议无效。

      算了,也是对自己有好处的。

      她做了个鬼脸:“我知道啦,明天就去行了吧?”

      “乖。”

      他摸摸她的发顶,宠溺地盯着她,好像她是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但事实上,她已经二十八了,只不过一直被他保护的很好,从大学毕业后的经历就像是一张白纸。

      佣人将饭菜端上桌,正巧转身看到这一幕,捂嘴偷笑:“先生和太太感情可真好。”

      “都怪你,又被佣人笑话了!明明已经老夫老妻了……”容安红着脸侧身躲过他的“亲昵”,有些不好意思地瞪他。

      “你这是在暗示我老了么?”蒋远城低头,唇瓣在她耳垂掠过,暗示道:“不过不用担心,到底老不老,你晚上就知道了。”

      容安的耳根一下子泛红。

      她直接落荒而逃,溜到了餐桌上。

      在外人面前,明明是不苟言笑还很阴沉的男人,可私下里却总是跟她开这种黄色玩笑,害得她都以为这男人是不是有精神分裂!

      不过,越相处,她知道他其实是越爱自己。

      餐桌上,她习惯性先给他盛饭,最后才考虑自己,而蒋远城亦然,每每注意到她什么菜多挑了几次,他就会贴心地把那盘菜推到她触手可及的地方。

      吃到一半,蒋远城的电话响了起来。

      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眉峰隐约蹙了一下:“我去接个电话,你胃不好别等我,一会凉了对身体不好。”

      “我知道了,你去吧。”容安点头。

      蒋远城刚转身没一会,巧的是她的手机也响了起来。

      “喂,妈。”电话是婆婆罗敏打来的。

      罗敏一向不喜欢蒋远城当年没听她的娶个千金小姐,所以对她的态度也很凉薄,直接说:“你知道远城的弟弟蒋寒晏在外面的女人给他生了个儿子吧?”

      2018/2/27 17:04:16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12859861
      • 工分:247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第6章 错误的开始5

      她躺在他身下,两个人之间的距离近得不超过三厘米。

      三厘米有多近?

      她甚至能看清他脸上的每一个毛孔。

      容安不停地眨眼睛,试图缓解两人之间的气氛:“我把你当成我的学长啊,你能不能往后挪挪,我有点喘不过……唔~”

      他忽然扣住她的头顶,不许她乱动,然后整个身体都压下来。

      湿热的四片唇瓣紧紧的贴合在一起。

      很快,他强势叩开她的齿冠,一步步深入,唇上的纠缠愈发滚烫,让她头脑一瞬间变得空白,接着无法自拔。

      这是她暗恋着的男人。

      蒋远城。

      她伸出手环住他的脖颈,就像是在邀请和回应一样。

      昨晚的衣服都扔进了垃圾桶,如今被子下的身体不着一缕,他那双带着薄薄茧子的大掌一寸寸抚遍她的全身,他的吻也星星点点地落在她的额头、眼睛、鼻尖、下巴……

      每一个亲吻都很热切。

      她感受到小腹那里有一个硬硬的东西在抵着她,炙热又坚硬,她知道那代表着什么,可是还是没有推开他。

      不过最后一步,他停下了。

      他扼住她的下颌,微微往上抬了抬,逼得两个人视线相对:“现在知道我是谁了么?”

      “蒋远城。”她目光迷离。

      “记住,以后我还多了一个身份,你的男人。”

      ——

      一觉睡醒,沈容安靠在沙发上揉了揉脑袋。

      小脸还有些红。

      怎么又梦到了她和蒋远城的开始?

      真是的,现在难道不是更好么?

      认识蒋远城那年,她18岁,而蒋远城已经22岁了。

      他大学毕业后直接子承父业,进了蒋嘉集团出任CEO,作风果断,处事老练,才短短七年,蒋嘉集团已经横扫房地产行业,成为国际一流的房地产公司。

      全世界都能看到蒋嘉集团出品的房子。

      在她22岁那年,蒋远城力排众议娶了她,让她成为人人艳羡的蒋家大少奶奶。

      婚后,容安一直当着全职太太。

      每天做的最多的事就是守着他们的家,晚上做一顿最可口的饭菜等着他回来,而他平常的工作不管多忙,晚上九点之前都会准时回家。

      哪怕是把工作带回家,也不会让她一个人。

      她的笑和哭,一举一动都能牵动他的情绪,每年的交往纪念日、结婚纪念日、情人节等等,只要是想得到的,他从来都是精心布置,给了她满满的惊喜。

      他们的婚姻,一年比一年牢固。

      但是上帝是公平的。

      给了她美满的婚姻,也给了她残缺的人生。

      她生不了孩子。

      在她大二那年,她怀了第一个孩子,可是那会因为学业,也因为他们无法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庭,这个孩子被迫放弃了。

      后来,她又意外流产过一次。

      大出血,差点死在手术台上。

      那次以后,她的子宫壁偏薄就很难再怀孕了,就算是怀了也很难保不住。

      为了她的身体,蒋远城不许她再怀孕。

      2018/2/26 11:45:28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12859861
      • 工分:245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第5章 错误的开始4翌日。

      阳光灿烂,沈容安揉着宿醉后的脑袋,头疼欲裂。

      她从床边坐起来,发现自己处在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撑着身体想要起身,却惊讶地碰到了温热的肌肤,扭头一看,床边竟然还躺着一个……男、男人!

      她吓得瞪大眼,卷着被子滚到了床下。

      砰咚。

      惊醒了床上的男人。

      蒋远城缓缓睁开眼,表情如旧,显得有些随意:“你醒了?”

      “蒋、蒋远城?”沈容安哆嗦着张嘴:“怎么会是你?!我……我们?昨晚……”

      她把他霸王硬上弓了?

      还是说她做了什么别的事?

      为什么会在一张床上!

      她脑子里闪过无数的念头,最后都终结在蒋远城轻飘飘的一句话里,他说:“昨晚你很热情,我背上的指甲印应该还挺深。”

      她很热情……

      他背上的指甲印?

      这句话,犹如烟花炸裂在她耳边。

      容安握紧被子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蒋远城瞥了她一眼:“地上那么凉,很喜欢坐?”

      “不……不是。”

      她还是觉得不可思议,慢吞吞地从地上爬起来,双腿间很酸软,身体也很疲惫,就像是负重跑了几公里一样。

      蒋远城起床,拉开酒店的衣柜,那里整整齐齐挂着他的外套。

      不同于学校的校服,那些外套很成熟。

      容安的一双大眼睛也到处瞟,试图找回自己的衣服,但是绕了一圈也没看到衣服,只能又低声问:“那个……我的衣服呢?”

      蒋远城面无表情:“烂了。”

      “烂了?怎么烂的?”

      他扣西装扣子的手一顿,认认真真地看她:“想知道?”

      废话!

      “想。”她乖乖点头。

      蒋远城嘴角似乎勾勒一丝笑,然后说:“你骑在我的身上,奔放地撕烂了那些衣服,不止如此,同时被你撕烂的还有我的衣服。”

      “……”他说的人真的是她么?!

      她竟然不知道,她还能徒手撕烂衣服!

      “如果不信,垃圾桶在那边,昨晚我收拾了不少时间。”他像是看出她的疑惑,随手指向洗手间的方向,容安是真的想去看,但是又拉不下那个脸。

      缩在被窝里拧了一会手指,容安噘嘴:“就算我喝醉了很奔放,可是你可以拒绝啊。”

      “谁告诉你我没醉?”

      “……醉了还能硬?”别欺负她读书少,她都知道的。

      “所以呢?”蒋远城忽然绷着下巴,没再继续穿最后一件外套,而是随手搭在臂弯,严肃地盯着她:“你是不是想睡过不认账?”

      容安目瞪口呆,他的意思是说?

      不对不对。

      她肯定又理解错了。

      那是蒋远城,可不是外面那些男人。

      “蒋学长,我昨晚真的不是故意的。”她囧得不行,手忙脚乱地解释:“那个……我还是第一次,你肯定不会吃亏的,而且我知道你身份尊贵是天之骄子,要不你把这件事忘了吧,就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

      蒋远城嘴角的弧度渐渐变冷,他一步步走近沈容安。

      眼神阴鸷,似乎能溺出水来。

      他把她逼躺在床上,他健硕的身躯欺上去,修长的手指挑起她的下颌,咄咄逼人:“沈容安,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嗯?”

      2018/2/24 11:55:59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12859861
      • 工分:241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第4章 错误的开始3

      不过没关系。

      她是打不死的小强,也从没想过他会回应自己。

      所以她还是惯性每天早起,赶在蒋远城之前第一个到达工作室,会把热水烧好,会把窗户打开让空气流通,会把他当晚弄得乱糟糟的工作台收拾干净,会在他感冒不舒服的时候将感冒药放在图纸旁边……

      她一直以为自己是个没耐心的人。

      但是每天早起去工作室这件事竟然持续了三个月,一直到他去了首都参赛、拿奖。

      他坐飞机走的那天,容安悄悄把工作室里的个人物品统统收走了。

      大概,等他回来之后,他们又是陌生人了吧?

      他的眼底,只有满满的规划,而谈恋爱不在他的规划之中。

      吴辰看出她的心思了:“小安安,我们老大就是这样子的人,你要不真的考虑考虑我呗?我保证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贴心暖男!”

      容安拒绝了,继续当她的小透明。

      团队拿了大奖,国家还给了奖金,再加上蒋远城大四了即将毕业,所以吴辰提议大家去KTV庆祝一下,容安也跟着去了。

      不少人都带了女朋友。

      而大家着默认吴辰和容安是一对的。

      唯一没有女伴或者男伴的人就是蒋远城。

      那一晚,大家都喝得醉醺醺的,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容安发现蒋远城表情看上去很阴鸷,也不停地灌酒。

      她没劝,也不敢当着大家的面暴露自己的暗恋。

      所以,到最后她也跟着喝多了。

      包间里横七竖八躺了许多人,容安迷糊地想去洗手间,结果里面的人不知道是睡过去了还是拉肚子,她等了快二十分钟还是等不到人出来。

      实在是忍不住了,她便溜出了包间去了隔壁一个房间。

      门没锁,一推就开了。

      她去了洗手间嘘嘘,嘘嘘完了一出来,竟然发现沙发上坐着一个人!

      是蒋远城!

      难怪他不见了,竟然跑到这里来了……

      容安像是发现了一块新大陆一样,一方面笑得痞痞的好似女流氓,另一方面又小心翼翼地凑上去:“蒋远城,你怎么会在这里?”

      蒋远城只是喝多了,但是没有醉。

      他单手扶着额,目光平静。

      容安继续往他面前走,小手指在空中挥舞着,兴高采烈:“我跟你说哦,我有一个秘密是从来没有告诉过你的,真的,这个秘密藏在我心里很久了!”

      “我没兴趣听。”蒋远城显得很坦然。

      醉酒的容安才不管那么多,她跌撞着走过去:“那个秘密就是……我、喜、欢、你!虽然你又凶又没情趣,更不会体贴女孩子,甚至还是个工作狂,但是我,我觉得你长得可真好看,我爸爸都没有你好看。”

      蒋远城的脸色起了微妙的变化,但因为原本就醉酒,所以看不出来。

      但是容安顿住了,没再继续往下说,反而一把拽着他的衣襟,红扑扑的小脸皱成一团,含糊不清地说:“我、我……”

      蒋远城拉着她:“你怎么?”

      “我想……呕!”

      小嘴一张,她直接吐了出来。

      蒋远城好几万的爱马仕大衣成了重灾区,无法直视。

      2018/2/23 14:13:43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12859861
      • 工分:231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第3章 错误的开始2

      刘暖暖看着沈容安,想起刚刚她还鼓励自己去拿下蒋远城,脸色一下子变得难看,以为是讽刺:“你、你们!你们太可恶了!!”

      说完,她扭头跑掉。

      蒋远城垂眸,缓缓松开容安的身体,什么话都没说,直接就要离开,容安愣了好一会才恍然大悟,龇牙咧嘴地冲他挥拳:“喂!你刚刚那话是什么意思?!”

      蒋远城步伐微顿,黑眸不带一丝感情睨了她两眼。

      “你傻么?”

      明显的利用她没看出来么?

      ——

      容安回到宿舍,整张脸都还是懵的。

      闺蜜惊讶地问:“你怎么这幅表情?你不是去图书馆学习,想要参加今年的设计大赛么?”

      “哇……”容安忽然扑进她怀里,含糊不清地说:“我、我看到蒋远城了!明明那么臭不要脸,我竟然还……还对他花痴了……”

      原来,蒋远城的传说是真的。

      她的生活里开始多出一个习惯。

      暗恋的习惯。

      她不敢表白,也从不会去打扰蒋远城。

      但是有他的地方,她都下意识跟着去,比如说……全国建筑设计大赛。

      听说他已经连续三年拿了最高奖项。

      所以他的团队是很多建筑专业的学生挤破头都想进去的,而容安没有想到她竟然可以成为他设计团队的一员。

      主要是因为他团队里的二把手吴辰想追她,尽管她明确表示过自己不会跟他在一起。

      吴辰的假公济私,蒋远城也当做没看见,估计是觉得有没有她都无所谓吧,反正他是一定能够获奖的。

      有了这个设计大赛,她更好的接触到了蒋远城。

      他是一个做事目的性很强的人。

      只要决定去做,哪怕前面有刀山火海他也不会放弃,为了这次的比赛,团队特意租了一间工作室,他甚至很少去食堂打饭,要么是队员给他带饭,要么他直接叫外卖。

      容安觉得不营养。

      那天,她将自己特意学了好多天才学会的爱心便当拿出来,递到他面前,若无其事的说:“我吃不惯学校的饭,这是多做的一份,比外卖有营养,要吃么?”

      蒋远城抬头看了她一眼,将便当盒接过搁在一旁。

      她激动地望着他。

      他要吃自己亲手做的便当了么?

      该死!

      她忘了尝一尝会不会太咸?

      油是不是放得太多?

      然而……

      他连看都没有多看一眼,继续埋头画设计图纸。

      然后队员回来了,给他带了食堂的饭。

      吴辰将餐盒给了蒋远城,狐疑着问:“老大,这哪来的便当啊?哦~是不是我们出去的这段时间,又有人给你表白了?其实人家也是好意,你怎么这么冷淡呢?”

      “这不是别人的。”容安红着脸,弱弱地举起手,满脸尴尬:“这是我带来的。”

      吴辰嘴角笑意一僵,又很快回过神:“小安安是不是给我带的?你真好,知道我在食堂没有吃饱!”

      说罢,他迅速打开了便当盒,以一种诡异的速度消灭了这盒饭。

      蒋远城也不疾不徐吃起了食堂的饭。

      容安的第一次示好就这样无疾而终了。

      2018/2/11 15:46:02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12859861
      • 工分:228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第2章

      错误的开始12007年,夏。

      沈容安刚刚拼尽全力考上了A市最好的大学——C大,就读建筑专业,是全国排名第一的王牌专业。

      在这个专业里,有一个传说。

      他叫蒋远城。

      据说,他是A市首富蒋周的独子,一生下来就是天之骄子。

      据说,他设计天赋超高,12岁那年就可以独立设计一幢酒店,15岁就获得了全国建筑设计一等奖,20岁就代表C大参加国际交流活动。

      据说,喜欢他的女孩子可以组成一个加强团,大部分读建筑专业的都是为了追他。

      沈容安笑笑,她才不是这种人。

      她读建筑,是想要以后自己设计一幢独属于自己的房子,有一个爱自己的人,携手一辈子。

      午后,太阳很毒辣。

      她抱着书本去图书馆,途中穿过一个小树林,迎面看到一对堪称C大颜值担当的男女。

      男人身形修长,五官犹如刀刻,显得很冷毅,一双漆黑的墨眸带着点冷光盯着面前的女人,而那个女人丝毫没有察觉到男人的眼神,只是很娇羞地递给他一封信。

      “蒋学长,我是文学系的系花刘暖暖,我喜欢你已经很久了!请你收下我的情书!”她自信又从容:“我爸是A市的电器大王,如果你能和我交往,我相信蒋家一定可以更上一层楼。”

      蒋远城面无表情:“抱歉,你挡着我的路了。”

      他丝毫没有拒绝女孩子的自知之明。

      刘暖暖急忙拉着他:“你都不需要看看我写了什么么?”

      “垃圾桶在那边,不介意自己扔进去吧?”蒋远城往后退了一步,神情有些不耐,那时的他还很年轻,情绪还不懂得完全收敛。

      刘暖暖震惊了几秒:“你、你说什么?”

      蒋远城蹙眉,越过她要走。

      刘暖暖眼底染了一层水雾,飞快地冲上去,拦住他:“不许走!你告诉我,我哪里做得不好?或者你说你喜欢哪一类的女孩,我改还不行么?”

      看来,这是一个很痴情的女孩。

      沈容安在一旁看得津津有味,猜想着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这个男人最后肯定还是醉倒在这个女人的石榴裙下吧?

      这么想着,她扑哧一声笑起来。

      旁边两道视线忽然射过来。

      女孩恼羞成怒:“看什么看?没见过人家表白啊!”

      “不好意思。”容安无辜的眨眨眼,抱紧书本就走:“我马上离开,同学,你加油,我相信你一定可以成功拿下这个帅哥的~”

      刘暖暖小脸涨红,又问蒋远城:“你这大学四年,一直没有女朋友,为什么不能和我试试看呢?”

      他都大四了,但是自己才大二,如果不能跟他在一起,未来他进入社会,想跟他谈恋爱那就更难了,所以刘暖暖告诉自己一定要现在把他拿下。

      蒋远城被缠得极度不耐,幽暗的眸光从沈容安的身上一闪而过。

      “谁说我没有女朋友了?”

      “嗯?!”刘暖暖错愕:“是谁?”

      谁敢抢她看上的的男人?

      “你想知道?”

      “想!”

      “好。”下一秒,蒋远城迈着两条修长的双腿,竟然直接走到一旁的沈容安身边,在她来不及任何反应的时候,忽然将她揽入怀中:“这就是我的女朋友!”

      纳尼?

      走路也中枪的沈容安整个人都愣住了,看着身边的男人。

      他长得可真好看。

      高挺的鼻梁,菲薄的唇。

      只是他眼神太冷。

      2018/2/11 10:03:47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7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言情小说《听说你爱我》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