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学堂(整理父亲回忆)

共 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尉
  • 军号:12582271
  • 工分:8525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学堂(整理父亲回忆)

七岁的时候,父亲送我到私塾读书。一个学堂里,小的五、六岁、大的七、八岁以至十来岁共有十几个学生在这儿读书。先生叫杨朝相,在家中排行老二,和我姑奶奶是一个村的,我得管他叫二表叔。他的岳父家是当地有名的高举人家。他从小在岳父家读书,二十多岁才出来教书。他学问很好,曾专门在我们面前表演过,全套的四书五经你可以任意抽出一本,随意打开提示其中的一句,他就会接下去把后面的内容滔滔不绝地背诵出来,把我们镇服得五体投地。

他是个书痴,记得有一年过年时我跟着父亲去姑奶奶家,后来专门去他家给他拜年,却到处找不到他,大家正在纳闷:这大过年的他人又没出去,会在哪里呢?后来有人听到有读书的声音,才发现他是嫌家里头人来人往的有点乱,一个人躲到他家的柴房里躺在一个柴禾垛上,就着外边一个小窗户的亮光,摇头晃脑地读书。

他脾气古怪,外号杨二怪。他看你的时候,总是一副笑迷迷的样子,可打起人来,可是一点也不含糊。那时候我们学的都是”四书五经”,不管你认识不认识上边的字,也不管你会不会写,首先耍会背。先生拿起书念了其中一段,然后他念一句,我们跟随他学一句。先生在上面摇头晃脑地念,我们也有样学样地读。念几遍以后,就叫我们自己学。学堂里规矩很大,学生就是去大小便,也要拿着先生制作的”出恭”签才能出去

先生有两把戒尺,一把是木头做的,一把是竹子做的。戒尺一寸多宽、一尺多长,没有多厚,专打人手心。每天快放学和刚开课时,是我们最提心吊胆的时候。先生叫起一个人,从我们学过的文章中,随意提示一句,你就要随着往下背。背完一段,他要是说一句:”接着往下背。”你就要老老实实地接着往下背。如果你完整地背下来还算罢了,如果你有多句少句有断句,有磕磕巴巴地现象,甚至不会背的时候,那就对不起了。老老实实地把手抻出来吧!先生左手抓住你的手指头,右手拿的戒尺就”叭叭”地往你的小手心上招呼了。至于打的轻打的重,就要看你犯错的大小和先生当时的心情了。木戒尺打在手上还好点,竹戒尺可就疼多了。挨了打可以掉眼泪,但不准哭出声,这是学堂的规矩。如果哭出声,就要多挨几下。最可悲的是回到家里,大人有时还要检查你的手,如果发现被打了,那肯定是在学堂没好好学!如果好好学了,先生会打你?在那个时代,讲的是”严师出高徒”,先生是没有错的。于是我们这些小孩子,轻的是挨几句骂,重的就要再挨一顿了。 我小时候记忆力很强,一般的文章,我念几遍就记住了,背书的时候,我很少挨打。有一次课间休息的时候,我在一个同学面前显摆,不知怎么被先生知道了,快放学的时候,先生考校我,提了四书上的一句,我当时就迷门了,这不是这篇文章的最后一句么,后边没有了,怎么背?背什么?我这边还没有反应过来,先生抓住我的手就给了几下:”后边没有了,你都不知道!真笨!”(杨二怪后来随着刘邓大军南下在杭州落顿下来,当了个小官。可他吃不惯南方的大米饭,自已不吭气跑回来了。几经周折,人们发现他学问挺好,先是请他教小学,后来又教中学。53年在济南,我还见过他,57年他被打成了右派,再以后就不清楚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18/2/1 13:52:18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学堂(整理父亲回忆)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