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打下600多座城池的太平军为什么唯独打不下长沙?

共 9674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空军大校
  • 军号:3958753
  • 头衔:草根历史研究者
  • 工分:246443 / 排名:5271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打下600多座城池的太平军为什么唯独打不下长沙?

从1851年1月11日金田起兵开始到1864年7月19日天京陷落结束14年间太平军从满清手中一共攻克了600多座城池。最后一支太平军(李文彩部)直到1872年4月才在贵州大塘被满清歼灭。在太平军攻克的城池里面不乏大型的省会城市比如武昌、南京、杭州等。但是在1852年9月和1854年初太平军却2次受挫于长沙城下。

1852年5月太平军进入湖南,西王萧朝贵率部进至嘉禾、蓝山、桂阳州(今桂阳)和郴州(今郴县),随即奉命率部克永兴、安仁、攸县、茶陵与醴陵。9月中旬,围攻长沙,他亲临指挥,9月12日其中炮受伤,回营后牺牲。年仅32岁。萧朝贵是洪秀全的妹夫(萧朝贵的妻子洪宣娇是洪秀全的妹妹),其战死后洪秀全和杨秀清为了帮其复仇率120000太平军猛攻长沙城3个月结果仍未能成功。之后太平军撤围北上攻克岳州。

1854年初太平天国西征军在大将石祥祯(国宗)、林绍璋(时任春官又副丞相)的指挥下再次进攻长沙,太平军先在靖港痛击湘军水师,急得湘军统帅曾国藩几次投水自杀。但是,太平军在湘潭的作战却遭受重大失败,伤亡10000多人,其他各地的胜利都因此化为乌有,西征入湘的太平军只得再次撤围长沙。

我有一个问题想请教诸君:曾经打下600多座城池的太平军为什么却在1852年和1854年2次受挫于长沙城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太平天国运动形势图

延伸阅读: 敬礼娃娃 张少华 杜致礼
      打赏
      收藏文本
      22
      海到无边天作岸,山登绝顶我为峰。
      2018/1/30 10:33:57

      网友回复

      • 军衔:海军上尉
      • 军号:1594728
      • 工分:26394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firguo
      长沙远离太平军的根据地没有民意基础不是那么好打的。再者,太平军是不是厉害要看对谁,如果对清朝的那些庸官窳兵他们当然是所向无敌,但如果真的是对上一代人杰,他们就占不到便宜了。第一次攻长沙湖南巡抚张亮基聘请左宗棠出山,并将全部军事悉数托付给左宗棠。第二次攻长沙,当时正好左宗棠又应湖南巡抚骆秉章之邀,第二次入佐湖南巡抚幕府,骆秉章对左宗棠言听计从“所行文书画诺,概不检校。”。所以太平军两次攻长沙,而实际主持长沙防务的都是左宗棠,再加上湘军的策应,太平军攻不下长沙那就是必然了。
      13楼 窦宪
      太平军虽没有攻取长沙,也没有被长沙所拖延,而是转兵北上,最后攻占了无论是人口还是经济都要比长沙富有的武汉三镇,此举,可以说太平军是发了,太平军正是依靠从武器三镇所得到的财富和资源,最后实现了夺取金陵——南京的战略目标。从而使太平军拥有了与满清分庭抗礼的实力。可以说,太平军及时地从长沙撤出的战略是完全正确的,太平军错就错在不应该在南京建都,而是应该以此地为根据地,要么就全力北伐攻取满清的老巢北京。要么就全力西征,彻底地攻占长沙和湖南,彻底地摧毁湘军的大本营,将那个湘军消灭在萌芽状态。而不应该同时进行北伐和西征这样的分散了自己主力的错误政策。
      29楼 zhangzizhong1940
      全军北上死的更快,没有稳固的根据地,一路北上进行流窜,进入满清统治腹心,一旦失利那就是万劫不复。

      定都南京是正确的,正是坐拥江浙财税之地,太平天国才有了和满清南北对峙的本钱,错的是,不该在定都南京后迅速腐化,最终引发洪杨自相残杀。

      31楼 窦宪
      太平军如果采取全军北上的方针,请问怎么就会没有稳固的根据地?怎么就会死的更快?请你不要拿太平军的区区只有2万多人的北伐军来说事,当年太平军的北伐军没有在进军的沿途上建立根据地就是因为自己只有区区的2万来人,所以也就不敢采取在自己占领了的地盘上分兵来建立根据地这种会分散自己兵力的策略。而太平军如果是采取全军北上的方式,那它就拥有充足的兵力在自己占领的地区进行驻守、并以这些兵力在当地建立自己的根据地。由于太平军在自己进军的沿途建立起自己的根据地了,请问又怎么会形成您所说的那种“流患”?

      还有,请问你凭什么就认为北方就全部是满清统治的腹心?在这里提醒你:当太平军的北伐军抵达天津近郊时,就受到了当地人民向北伐军赠送“得胜饼”的欢迎。另外,当英法联军于1960年进攻满清的首都北京时,曾经有许多无知的不满清统治的民众充当侵略者带路党,当然我在这里说这些并不是要赞成这样的做法,但能出现这样的现象至少说明在北方同样有大量的不满满清统治民众存在,而这些大量的民众的存在至少也能给满清在当地的的统治形成不稳定的因素。

      34楼 bajisitan
      你的意思是洪秀全很傻?
      至少与历史上的那个李自成一样,在个人智慧上“美中不足”。

      2018/2/28 11:13:35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firguo
      长沙远离太平军的根据地没有民意基础不是那么好打的。再者,太平军是不是厉害要看对谁,如果对清朝的那些庸官窳兵他们当然是所向无敌,但如果真的是对上一代人杰,他们就占不到便宜了。第一次攻长沙湖南巡抚张亮基聘请左宗棠出山,并将全部军事悉数托付给左宗棠。第二次攻长沙,当时正好左宗棠又应湖南巡抚骆秉章之邀,第二次入佐湖南巡抚幕府,骆秉章对左宗棠言听计从“所行文书画诺,概不检校。”。所以太平军两次攻长沙,而实际主持长沙防务的都是左宗棠,再加上湘军的策应,太平军攻不下长沙那就是必然了。
      13楼 窦宪
      太平军虽没有攻取长沙,也没有被长沙所拖延,而是转兵北上,最后攻占了无论是人口还是经济都要比长沙富有的武汉三镇,此举,可以说太平军是发了,太平军正是依靠从武器三镇所得到的财富和资源,最后实现了夺取金陵——南京的战略目标。从而使太平军拥有了与满清分庭抗礼的实力。可以说,太平军及时地从长沙撤出的战略是完全正确的,太平军错就错在不应该在南京建都,而是应该以此地为根据地,要么就全力北伐攻取满清的老巢北京。要么就全力西征,彻底地攻占长沙和湖南,彻底地摧毁湘军的大本营,将那个湘军消灭在萌芽状态。而不应该同时进行北伐和西征这样的分散了自己主力的错误政策。
      29楼 zhangzizhong1940
      全军北上死的更快,没有稳固的根据地,一路北上进行流窜,进入满清统治腹心,一旦失利那就是万劫不复。

      定都南京是正确的,正是坐拥江浙财税之地,太平天国才有了和满清南北对峙的本钱,错的是,不该在定都南京后迅速腐化,最终引发洪杨自相残杀。

      31楼 窦宪
      太平军如果采取全军北上的方针,请问怎么就会没有稳固的根据地?怎么就会死的更快?请你不要拿太平军的区区只有2万多人的北伐军来说事,当年太平军的北伐军没有在进军的沿途上建立根据地就是因为自己只有区区的2万来人,所以也就不敢采取在自己占领了的地盘上分兵来建立根据地这种会分散自己兵力的策略。而太平军如果是采取全军北上的方式,那它就拥有充足的兵力在自己占领的地区进行驻守、并以这些兵力在当地建立自己的根据地。由于太平军在自己进军的沿途建立起自己的根据地了,请问又怎么会形成您所说的那种“流患”?

      还有,请问你凭什么就认为北方就全部是满清统治的腹心?在这里提醒你:当太平军的北伐军抵达天津近郊时,就受到了当地人民向北伐军赠送“得胜饼”的欢迎。另外,当英法联军于1960年进攻满清的首都北京时,曾经有许多无知的不满清统治的民众充当侵略者带路党,当然我在这里说这些并不是要赞成这样的做法,但能出现这样的现象至少说明在北方同样有大量的不满满清统治民众存在,而这些大量的民众的存在至少也能给满清在当地的的统治形成不稳定的因素。

      你的意思是洪秀全很傻?

      2018/2/28 1:06:49
      • 军衔:空军大校
      • 军号:3958753
      • 头衔:草根历史研究者
      • 工分:247597 / 排名:5284
      左箭头-小图标

      32楼 sacs
      同样是因为太平天国,流传下“铁打的宝庆、纸糊的长沙 ”之说。
      昨天百度了一下才知道这句话的意思。 另外还差6000多分就晋升为上校了努力吧。

      2018/2/25 7:11:40
      • 军衔:陆军少校
      • 军号:2754073
      • 工分:93903
      左箭头-小图标

      同样是因为太平天国,流传下“铁打的宝庆、纸糊的长沙 ”之说。

      2018/2/17 21:44:04
      • 头像
      • 军衔:海军上尉
      • 军号:1594728
      • 工分:26291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firguo
      长沙远离太平军的根据地没有民意基础不是那么好打的。再者,太平军是不是厉害要看对谁,如果对清朝的那些庸官窳兵他们当然是所向无敌,但如果真的是对上一代人杰,他们就占不到便宜了。第一次攻长沙湖南巡抚张亮基聘请左宗棠出山,并将全部军事悉数托付给左宗棠。第二次攻长沙,当时正好左宗棠又应湖南巡抚骆秉章之邀,第二次入佐湖南巡抚幕府,骆秉章对左宗棠言听计从“所行文书画诺,概不检校。”。所以太平军两次攻长沙,而实际主持长沙防务的都是左宗棠,再加上湘军的策应,太平军攻不下长沙那就是必然了。
      13楼 窦宪
      太平军虽没有攻取长沙,也没有被长沙所拖延,而是转兵北上,最后攻占了无论是人口还是经济都要比长沙富有的武汉三镇,此举,可以说太平军是发了,太平军正是依靠从武器三镇所得到的财富和资源,最后实现了夺取金陵——南京的战略目标。从而使太平军拥有了与满清分庭抗礼的实力。可以说,太平军及时地从长沙撤出的战略是完全正确的,太平军错就错在不应该在南京建都,而是应该以此地为根据地,要么就全力北伐攻取满清的老巢北京。要么就全力西征,彻底地攻占长沙和湖南,彻底地摧毁湘军的大本营,将那个湘军消灭在萌芽状态。而不应该同时进行北伐和西征这样的分散了自己主力的错误政策。
      29楼 zhangzizhong1940
      全军北上死的更快,没有稳固的根据地,一路北上进行流窜,进入满清统治腹心,一旦失利那就是万劫不复。

      定都南京是正确的,正是坐拥江浙财税之地,太平天国才有了和满清南北对峙的本钱,错的是,不该在定都南京后迅速腐化,最终引发洪杨自相残杀。

      太平军如果采取全军北上的方针,请问怎么就会没有稳固的根据地?怎么就会死的更快?请你不要拿太平军的区区只有2万多人的北伐军来说事,当年太平军的北伐军没有在进军的沿途上建立根据地就是因为自己只有区区的2万来人,所以也就不敢采取在自己占领了的地盘上分兵来建立根据地这种会分散自己兵力的策略。而太平军如果是采取全军北上的方式,那它就拥有充足的兵力在自己占领的地区进行驻守、并以这些兵力在当地建立自己的根据地。由于太平军在自己进军的沿途建立起自己的根据地了,请问又怎么会形成您所说的那种“流患”?

      还有,请问你凭什么就认为北方就全部是满清统治的腹心?在这里提醒你:当太平军的北伐军抵达天津近郊时,就受到了当地人民向北伐军赠送“得胜饼”的欢迎。另外,当英法联军于1960年进攻满清的首都北京时,曾经有许多无知的不满清统治的民众充当侵略者带路党,当然我在这里说这些并不是要赞成这样的做法,但能出现这样的现象至少说明在北方同样有大量的不满满清统治民众存在,而这些大量的民众的存在至少也能给满清在当地的的统治形成不稳定的因素。

      2018/2/5 21:42:47
      • 军衔:陆军少将
      • 军号:1428360
      • 头衔:大明永历皇帝元年
      • 工分:829596 / 排名:523
      左箭头-小图标

      5楼 zhangzizhong1940
      1852年,太平军进攻桂林,克兴安,攻全州,在蓑衣渡遭到江忠源伏击受阻后,在短短的两个多月时间里,太平军以破竹之势,连克道州、永明、江华、嘉禾、佳阳、郴州等州县,摆脱了清军的围堵追击,部队人数也猛增至数万。

      8月28日,西王萧朝贵奉洪秀全之命,率林凤祥、李开芳等一千余名太平军将士,间道奔袭长沙。9月10日,下午5时许,萧朝贵率轻兵到了长沙城南十里石马铺。石马铺有清朝陕西西安镇总兵福诚和浏阳的乡勇屯守,当时陕西兵刚刚到达,萧朝贵就趁其立足未稳,突然发动袭击。

      9月11日上午7时许,西王萧朝贵下令攻击,至10时许,破连营七八里,杀死清朝总兵福诚、副将尹培立以下将领数十员,清兵2000余人,获得军粮、大小炮甚多,火药4000余斤,骡马不计其数。浏阳的乡勇见状则作鸟兽散,不战而逃,枪炮器械全部被太平军缴获。溃兵奔回长沙,清朝云贵总督罗绕典赴任经长沙,登城防守。至午刻,太平军在长沙南门、小西门外驻扎。

      击破城外守军之后,太平军乘胜进驻了江沙城南妙高峰,占领了西湖桥和金鸡桥,控制了坚固的民房和制高点,进而开始炮轰长沙城。9月12日至18日,太平军昼夜攻城,枪炮火箭如密雨流星,轰声如雷,震动声闻数十里。清军无计可施,绝望之中,从城隆庙申请出定湘王神像,抬至南城楼,由提督鲍起豹等人轮流守护,以求神灵庇佑。但由于太平军前锋兵力单薄,只有4000人左右,难于展开四面围攻,使守城清军得以集中兵力进行抵抗。

      9月12日,萧朝贵在进攻长沙妙高峰战役中,亲自指挥将士分向长沙各城门进攻,在南门外妙高峰执旗督战,指挥炮兵轰击,不幸的是,清军的一颗炮弹飞了过来,正好击中萧朝贵胸部,回营后伤势太重,虽经多方医救,仍未能治愈,不久因伤势沉重,不治身亡,年仅32岁。

      长沙城突遭太平军的袭击,清政府异常震惊,急调各路兵马增援。至10月初,城内清军已达四五万之众,较萧朝贵初攻长沙时增加了4倍。清军防守和指挥力量已大大加强,而太平军的主力尚在郴州。10月5日 ,太平军大队在洪秀全、杨秀清率领下,才到达长沙赴援,与原来的攻城部队汇合后,当天就发动猛烈攻势。数千太平军分路直趋蔡公坟要地,并从东面抄敌后路。战斗十分激烈,守将和春、秦定三、江忠源率部反击,被太平军打败,参将任大贵击毙,副将德安受伤,江忠源"伤腓坠马",险些丧命。蔡公坟清军大败,情急之中,向荣冒险启用旧存5000斤大炮,自天心阁上发炮轰毁近城民房,使太平军失去掩护场所,不能近城。

      10月11日,洪秀全、杨秀清抵达长沙城外南门,又分兵三路发起猛烈攻击,清军亦兵分三路进行顽强抵抗,战斗十分之激烈。不久因清军增援赶到,太平军只好败退回营。15日,郴州尾随的清军追兵也赶到了长沙,扎营在城外的桃花、洞井铺等地。洪秀全决定趁清军初到没有防备来一个歼灭战,于是派出精兵中途设伏,然后诈败诱敌,退到井湾子时。不料井湾子已驻扎了一营的清军,致使太平军腹背受敌,伤亡很大,后退回营垒。10月17日,太平军分兵二、三千人,开始西渡湘江,筹集军粮,在10月31日,驻扎长沙河西的清将向荣以多次派军出击不胜,愤而亲自力督劲旅3000余人,从湘江西岸渡过浅浅的小河,攻击太平军重要据点湘江水陆洲,计划从水陆洲上,切断连接东西两岸的太平军的浮桥。此时,太平军在石达开的指挥下,设伏于牛头洲的丛林之中,“以游骑诱敌,张左右翼抄其后,大败向荣军,斩其游击萧逢春、都司姬圣脉,毙其士卒千余人”,“向荣与总兵王家琳因骑善马逃脱”。这时,长沙大小西门西湖桥的城墙上,清军聚观橘子洲上的战事,“众皆惊惧”。 太平军设伏于湘江水陆洲,终于大败了一次向荣所率领的清军。

      太平军主力抵达长沙后,进行了两次大的进攻都没有攻下长沙城,而清军却加强了城外东南的布防,自天心阁至新开铺一带,扎营结垒,加上背后又有张国梁部力挺,正前面向荣会同各清军大营深掘大壕,以围困太平军。当时,太平军数万人马屯扎在城南,背水为营,三面受敌,显然对己不利。本来太平军想围攻长沙,此时反被清军“包了饺子”。在攻守易势的情况下,洪秀全、杨秀清马上改变战略部署,太平军审时度势,分兵西渡,占领了河西地区,把其作为进攻长沙和继续转进的阵地。

      此后,清军多次攻击太平军浮桥,但只敢从猴子石江面向下发动攻击,不敢轻易涉足橘子洲。

      11月29日夜晚,太平军再次轰塌长沙城南魁星楼附近城墙八丈余,乘势攻城,仍然未将长沙城攻下。

      11月30日, 太平军攻打了长沙八十一日,没有攻克。太平军在暴雨初歇的雨夜里高吹海螺,从湘江浮桥之上,踏过橘子洲头,由浮桥渡湘江往西而去,会合河西驻军,从金牛岭翻山,经龙回潭迅速撤出长沙城外,长驱北进。

      太平军自长沙撤围北上后,尾随太平军的清军抓到罗五、江华国、余光政、刘仁有、李新三、孙德明等六人逐一隔开审讯,直到此时,守长沙城的官员才得知,太平天国西王“萧朝贵实已中炮毙命”在天心阁城墙下,并且“尸首现埋老龙潭地方”。

      随后清军委署长沙知府仓景恬即带罗五等同到老龙潭,令其指点。在老龙潭将萧朝贵尸体刨掘出来,据亲自指挥发掘萧朝贵之尸的湖南巡抚张亮基奏报:“起出一尸,年约三十,头面未腐,尚可辨识,胸膛被炮子洞伤,身穿黄缎马褂,血迹犹新,与该犯等所供一一吻合,其为逆首萧朝贵毫无疑义……将首逆萧朝贵尸首验明枭锉。”

      长沙解围后,为祭奠守城的阵亡将士,张亮基设立神牌,拈香行礼后,下令将俘虏的太平军罗五、江华国等六人“剜心致祭,并将首逆萧朝贵尸首验明枭剉”。 清廷将萧朝贵的尸身剉骨扬灰,人头砍下示众,其惨无人道的行径令人眦裂发指。

      9楼 原民柬
      多谢指教。
      不谢,互相探讨!

      2018/2/4 23:39:56
      • 军衔:陆军少将
      • 军号:1428360
      • 头衔:大明永历皇帝元年
      • 工分:829595 / 排名:523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firguo
      长沙远离太平军的根据地没有民意基础不是那么好打的。再者,太平军是不是厉害要看对谁,如果对清朝的那些庸官窳兵他们当然是所向无敌,但如果真的是对上一代人杰,他们就占不到便宜了。第一次攻长沙湖南巡抚张亮基聘请左宗棠出山,并将全部军事悉数托付给左宗棠。第二次攻长沙,当时正好左宗棠又应湖南巡抚骆秉章之邀,第二次入佐湖南巡抚幕府,骆秉章对左宗棠言听计从“所行文书画诺,概不检校。”。所以太平军两次攻长沙,而实际主持长沙防务的都是左宗棠,再加上湘军的策应,太平军攻不下长沙那就是必然了。
      13楼 窦宪
      太平军虽没有攻取长沙,也没有被长沙所拖延,而是转兵北上,最后攻占了无论是人口还是经济都要比长沙富有的武汉三镇,此举,可以说太平军是发了,太平军正是依靠从武器三镇所得到的财富和资源,最后实现了夺取金陵——南京的战略目标。从而使太平军拥有了与满清分庭抗礼的实力。可以说,太平军及时地从长沙撤出的战略是完全正确的,太平军错就错在不应该在南京建都,而是应该以此地为根据地,要么就全力北伐攻取满清的老巢北京。要么就全力西征,彻底地攻占长沙和湖南,彻底地摧毁湘军的大本营,将那个湘军消灭在萌芽状态。而不应该同时进行北伐和西征这样的分散了自己主力的错误政策。
      全军北上死的更快,没有稳固的根据地,一路北上进行流窜,进入满清统治腹心,一旦失利那就是万劫不复。

      定都南京是正确的,正是坐拥江浙财税之地,太平天国才有了和满清南北对峙的本钱,错的是,不该在定都南京后迅速腐化,最终引发洪杨自相残杀。

      2018/2/4 23:39:04
      • 军衔:陆军少将
      • 军号:1428360
      • 头衔:大明永历皇帝元年
      • 工分:829594 / 排名:523
      左箭头-小图标

      15楼 坚守藏南
      都说湘军和他们的统帅曾国藩是太平天国的克星,但却不知,太平军里还是有能制胜曾老贼的人,这个人就是石达开,石达开是太平军里难得的军事人才,特别是,他能多次打败湘军,曾国藩完全不是他的对手,

      1855年初出任西征军主帅的石达开,在湖口、九江两次大败湘军,把湘军水师打得溃不成军,统帅曾国藩面对败绩,愤然投水自尽,幸被部下及时救起。

      1855年2月12日夜,石达开总攻湘军水营,烧毁湘军战船100余艘。曾国藩座船被俘,“文卷册牍俱失”。曾国藩羞愧难当,打算策马赴敌以死,被部下力劝乃止。

      1856年3月,石达开乘势而上,在江西樟树再次大败湘军,至此,湘军统帅曾国藩所在的南昌城已经陷入太平军的四面合围,对外联络全被切断

      看看,只要是石达开与曾国藩对阵,对方每仗必败,最后一次对阵,石达开还把曾国藩给围困在了南昌城里,如果不是因为杨秀清下令石达开回师天京,曾国藩那一次就被石达开干掉了,群龙无首,湘军也就彻底完蛋了。

      可以说,石达开是曾国藩唯一的对手,有他在,曾国藩绝对灭不了太平天国,可惜,后来的天京内乱,导致石达开负气离开,也导致了太平天国的最终灭亡

      石达开在杨秀清的统帅之下,才能屡次战胜湘军,杨秀清死后,石达开就像一下子失去了主心骨,只能到处流窜。

      杨秀清才是太平天国的顶梁柱,杨秀清在的时候,太平天国上下井井有条,北伐、西征稳步进行,曾剃头的湘军根本就不够看,几次被打的全军覆灭,曾剃头本人都快成跳水冠军了。

      2018/2/4 23:35:55
      • 军衔:陆军少将
      • 军号:1428360
      • 头衔:大明永历皇帝元年
      • 工分:829593 / 排名:523
      左箭头-小图标

      14楼 饥啖胡虏肉
      巨大的民族灾难!!!
      16楼 右武卫将军
      满清欺辱我汉人,本身就是民族灾难
      18楼 zmjcd
      嘿嘿,在大元朝的时候,贵族们把后来所谓的少数民族当然包括满人的祖先与汉人一同认为是汉人对待没有区别,只有日杂才至今以至未来才如此的鬼吹....
      19楼 坚守藏南
      不懂就别丢丑了,蒙元所说的汉人是指当时已经内迁到中原的契丹人、女真人和原先真正的中原汉人,辽国和金国统治时期,一部分契丹人和女真人迁入中原(不是全体),与当地真正的汉人长期共同生活,被汉人所同化,到蒙元入主中原时,这些内迁的少数民族跟真正的汉人在语言和生活习惯上已经没有什么区别,于是蒙元就把这些人也称作了“汉人”,所以,蒙元并不是把所有的女真人都看做了汉人,而仅仅只是把那些内迁并已被汉族同化的女真人称作汉人而已,呵呵,啥都不懂就肆意混淆概念,可笑,满人的祖先在那个时候迁到中原了吗?汉化就更别谈了

      另外,金元时期的女真人并不等于后来的满族,也并不是后来满族的祖先,满族来自西伯利亚,明朝初年才迁到中国的辽东居住,虽然他们也曾经自称建州女真,但实际却跟宋朝那时候的女真人是风牛马不相及的,到皇太极即位时,他就正式宣布本族跟历史上的女真完全没关系了,并下令取消建州女真这个称号,只称满族,呵呵。

      23楼 zmjcd
      真正的灾难来自大明朝中后期.....可怕的苛捐杂税,盲目把自己人变成死敌,大海景....把洪武开创的大好局面慢慢败光
      完全是崇祯自己作死,听信腐儒的忽悠,十几年不发军饷,不进行有力的赈灾,结果把全天下饥民和北方明军全部都逼反了。

      换个皇帝,或许明朝还能多撑几年。

      2018/2/4 23:32:36
      左箭头-小图标

      14楼 饥啖胡虏肉
      巨大的民族灾难!!!
      16楼 右武卫将军
      满清欺辱我汉人,本身就是民族灾难
      18楼 zmjcd
      嘿嘿,在大元朝的时候,贵族们把后来所谓的少数民族当然包括满人的祖先与汉人一同认为是汉人对待没有区别,只有日杂才至今以至未来才如此的鬼吹....
      19楼 坚守藏南
      不懂就别丢丑了,蒙元所说的汉人是指当时已经内迁到中原的契丹人、女真人和原先真正的中原汉人,辽国和金国统治时期,一部分契丹人和女真人迁入中原(不是全体),与当地真正的汉人长期共同生活,被汉人所同化,到蒙元入主中原时,这些内迁的少数民族跟真正的汉人在语言和生活习惯上已经没有什么区别,于是蒙元就把这些人也称作了“汉人”,所以,蒙元并不是把所有的女真人都看做了汉人,而仅仅只是把那些内迁并已被汉族同化的女真人称作汉人而已,呵呵,啥都不懂就肆意混淆概念,可笑,满人的祖先在那个时候迁到中原了吗?汉化就更别谈了

      另外,金元时期的女真人并不等于后来的满族,也并不是后来满族的祖先,满族来自西伯利亚,明朝初年才迁到中国的辽东居住,虽然他们也曾经自称建州女真,但实际却跟宋朝那时候的女真人是风牛马不相及的,到皇太极即位时,他就正式宣布本族跟历史上的女真完全没关系了,并下令取消建州女真这个称号,只称满族,呵呵。

      23楼 zmjcd
      真正的灾难来自大明朝中后期.....可怕的苛捐杂税,盲目把自己人变成死敌,大海景....把洪武开创的大好局面慢慢败光
      汉人的王朝自己衰败了,大不了自己再来重建,以前都是这样的,可犯不着让满清来欺辱我们

      2018/2/4 21:08:15
      左箭头-小图标

      14楼 饥啖胡虏肉
      巨大的民族灾难!!!
      16楼 右武卫将军
      满清欺辱我汉人,本身就是民族灾难
      18楼 zmjcd
      嘿嘿,在大元朝的时候,贵族们把后来所谓的少数民族当然包括满人的祖先与汉人一同认为是汉人对待没有区别,只有日杂才至今以至未来才如此的鬼吹....
      19楼 坚守藏南
      不懂就别丢丑了,蒙元所说的汉人是指当时已经内迁到中原的契丹人、女真人和原先真正的中原汉人,辽国和金国统治时期,一部分契丹人和女真人迁入中原(不是全体),与当地真正的汉人长期共同生活,被汉人所同化,到蒙元入主中原时,这些内迁的少数民族跟真正的汉人在语言和生活习惯上已经没有什么区别,于是蒙元就把这些人也称作了“汉人”,所以,蒙元并不是把所有的女真人都看做了汉人,而仅仅只是把那些内迁并已被汉族同化的女真人称作汉人而已,呵呵,啥都不懂就肆意混淆概念,可笑,满人的祖先在那个时候迁到中原了吗?汉化就更别谈了

      另外,金元时期的女真人并不等于后来的满族,也并不是后来满族的祖先,满族来自西伯利亚,明朝初年才迁到中国的辽东居住,虽然他们也曾经自称建州女真,但实际却跟宋朝那时候的女真人是风牛马不相及的,到皇太极即位时,他就正式宣布本族跟历史上的女真完全没关系了,并下令取消建州女真这个称号,只称满族,呵呵。

      20楼 zmjcd
      但是叫他们后金........不是他们自己叫的....

      明太祖成祖时期,全部归入明朝...

      这跟他们是不是汉人有什么关系,反正在那时候,明朝没把他们称作汉人,他们自己更没说自己是汉人。另外,后金这个称号里的“金”分明是努尔哈赤自己起的(并不是明朝这样称呼他们的),而且这不代表满人就是当年女真的真正后人,更不能说明他们就是汉人,五胡乱华的时候,匈奴人刘渊把自己建立的政权称作汉,难道这就可以说刘渊是汉人?刘渊就真是刘邦之后?哈哈哈,汉族史学家后来还把羯族人石勒创建的政权称为“后赵”,难道就等于是承认石勒和他的族人都是汉人了?荒谬

      2018/2/4 21:06:24
      • 头像
      • 军衔:警察二级警司
      • 军号:2347111
      • 工分:45063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历史书偏袒农民起义,很多都是瞎编胡说,太平军攻长沙是真的,围攻就是瞎说

      第一次攻长沙差点自己被反包围,西路的粮道差点被湘军切断

      ========== 1852年5月太平军进入湖南,西王萧朝贵率部进至嘉禾、蓝山、桂阳州(今桂阳)和郴州(今郴县),随即奉命率部克永兴、安仁、攸县、茶陵与醴陵。9月中旬,围攻长沙,他亲临指挥,9月12日其中炮受伤,回营后牺牲。年仅32岁。萧朝贵是洪秀全的妹夫(萧朝贵的妻子洪宣娇是洪秀全的妹妹),其战死后洪秀全和杨秀清为了帮其复仇率120000太平军猛攻长沙城3个月结果仍未能成功。之后太平军撤围北上攻克岳州。

      2018/2/4 15:26:02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7842635
      • 工分:708
      左箭头-小图标

      14楼 饥啖胡虏肉
      巨大的民族灾难!!!
      16楼 右武卫将军
      满清欺辱我汉人,本身就是民族灾难
      18楼 zmjcd
      嘿嘿,在大元朝的时候,贵族们把后来所谓的少数民族当然包括满人的祖先与汉人一同认为是汉人对待没有区别,只有日杂才至今以至未来才如此的鬼吹....
      19楼 坚守藏南
      不懂就别丢丑了,蒙元所说的汉人是指当时已经内迁到中原的契丹人、女真人和原先真正的中原汉人,辽国和金国统治时期,一部分契丹人和女真人迁入中原(不是全体),与当地真正的汉人长期共同生活,被汉人所同化,到蒙元入主中原时,这些内迁的少数民族跟真正的汉人在语言和生活习惯上已经没有什么区别,于是蒙元就把这些人也称作了“汉人”,所以,蒙元并不是把所有的女真人都看做了汉人,而仅仅只是把那些内迁并已被汉族同化的女真人称作汉人而已,呵呵,啥都不懂就肆意混淆概念,可笑,满人的祖先在那个时候迁到中原了吗?汉化就更别谈了

      另外,金元时期的女真人并不等于后来的满族,也并不是后来满族的祖先,满族来自西伯利亚,明朝初年才迁到中国的辽东居住,虽然他们也曾经自称建州女真,但实际却跟宋朝那时候的女真人是风牛马不相及的,到皇太极即位时,他就正式宣布本族跟历史上的女真完全没关系了,并下令取消建州女真这个称号,只称满族,呵呵。

      真正的灾难来自大明朝中后期.....可怕的苛捐杂税,盲目把自己人变成死敌,大海景....把洪武开创的大好局面慢慢败光

      2018/2/4 10:36:02
      左箭头-小图标

      14楼 饥啖胡虏肉
      巨大的民族灾难!!!
      16楼 右武卫将军
      满清欺辱我汉人,本身就是民族灾难
      湘军欺负你汉人?

      2018/2/4 10:27:31
      左箭头-小图标

      一大帮不懂军事的人在军事贴下面对骂意识形态,是不是有病啊

      2018/2/4 10:25:44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7842635
      • 工分:707
      左箭头-小图标

      14楼 饥啖胡虏肉
      巨大的民族灾难!!!
      16楼 右武卫将军
      满清欺辱我汉人,本身就是民族灾难
      18楼 zmjcd
      嘿嘿,在大元朝的时候,贵族们把后来所谓的少数民族当然包括满人的祖先与汉人一同认为是汉人对待没有区别,只有日杂才至今以至未来才如此的鬼吹....
      19楼 坚守藏南
      不懂就别丢丑了,蒙元所说的汉人是指当时已经内迁到中原的契丹人、女真人和原先真正的中原汉人,辽国和金国统治时期,一部分契丹人和女真人迁入中原(不是全体),与当地真正的汉人长期共同生活,被汉人所同化,到蒙元入主中原时,这些内迁的少数民族跟真正的汉人在语言和生活习惯上已经没有什么区别,于是蒙元就把这些人也称作了“汉人”,所以,蒙元并不是把所有的女真人都看做了汉人,而仅仅只是把那些内迁并已被汉族同化的女真人称作汉人而已,呵呵,啥都不懂就肆意混淆概念,可笑,满人的祖先在那个时候迁到中原了吗?汉化就更别谈了

      另外,金元时期的女真人并不等于后来的满族,也并不是后来满族的祖先,满族来自西伯利亚,明朝初年才迁到中国的辽东居住,虽然他们也曾经自称建州女真,但实际却跟宋朝那时候的女真人是风牛马不相及的,到皇太极即位时,他就正式宣布本族跟历史上的女真完全没关系了,并下令取消建州女真这个称号,只称满族,呵呵。

      但是叫他们后金........不是他们自己叫的....

      明太祖成祖时期,全部归入明朝...

      2018/2/4 10:15:40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校
      • 军号:2701393
      • 工分:102274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14楼 饥啖胡虏肉
      巨大的民族灾难!!!
      16楼 右武卫将军
      满清欺辱我汉人,本身就是民族灾难
      18楼 zmjcd
      嘿嘿,在大元朝的时候,贵族们把后来所谓的少数民族当然包括满人的祖先与汉人一同认为是汉人对待没有区别,只有日杂才至今以至未来才如此的鬼吹....
      不懂就别丢丑了,蒙元所说的汉人是指当时已经内迁到中原的契丹人、女真人和原先真正的中原汉人,辽国和金国统治时期,一部分契丹人和女真人迁入中原(不是全体),与当地真正的汉人长期共同生活,被汉人所同化,到蒙元入主中原时,这些内迁的少数民族跟真正的汉人在语言和生活习惯上已经没有什么区别,于是蒙元就把这些人也称作了“汉人”,所以,蒙元并不是把所有的女真人都看做了汉人,而仅仅只是把那些内迁并已被汉族同化的女真人称作汉人而已,呵呵,啥都不懂就肆意混淆概念,可笑,满人的祖先在那个时候迁到中原了吗?汉化就更别谈了

      另外,金元时期的女真人并不等于后来的满族,也并不是后来满族的祖先,满族来自西伯利亚,明朝初年才迁到中国的辽东居住,虽然他们也曾经自称建州女真,但实际却跟宋朝那时候的女真人是风牛马不相及的,到皇太极即位时,他就正式宣布本族跟历史上的女真完全没关系了,并下令取消建州女真这个称号,只称满族,呵呵。

      2018/2/4 0:37:53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7842635
      • 工分:703
      左箭头-小图标

      14楼 饥啖胡虏肉
      巨大的民族灾难!!!
      16楼 右武卫将军
      满清欺辱我汉人,本身就是民族灾难
      嘿嘿,在大元朝的时候,贵族们把后来所谓的少数民族当然包括满人的祖先与汉人一同认为是汉人对待没有区别,只有日杂才至今以至未来才如此的鬼吹....

      2018/2/3 23:12:27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7842635
      • 工分:702
      左箭头-小图标

      因为没装备ak47

      2018/2/3 23:09:31
      左箭头-小图标

      14楼 饥啖胡虏肉
      巨大的民族灾难!!!
      满清欺辱我汉人,本身就是民族灾难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8/2/3 22:32:27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校
      • 军号:2701393
      • 工分:102273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都说湘军和他们的统帅曾国藩是太平天国的克星,但却不知,太平军里还是有能制胜曾老贼的人,这个人就是石达开,石达开是太平军里难得的军事人才,特别是,他能多次打败湘军,曾国藩完全不是他的对手,

      1855年初出任西征军主帅的石达开,在湖口、九江两次大败湘军,把湘军水师打得溃不成军,统帅曾国藩面对败绩,愤然投水自尽,幸被部下及时救起。

      1855年2月12日夜,石达开总攻湘军水营,烧毁湘军战船100余艘。曾国藩座船被俘,“文卷册牍俱失”。曾国藩羞愧难当,打算策马赴敌以死,被部下力劝乃止。

      1856年3月,石达开乘势而上,在江西樟树再次大败湘军,至此,湘军统帅曾国藩所在的南昌城已经陷入太平军的四面合围,对外联络全被切断

      看看,只要是石达开与曾国藩对阵,对方每仗必败,最后一次对阵,石达开还把曾国藩给围困在了南昌城里,如果不是因为杨秀清下令石达开回师天京,曾国藩那一次就被石达开干掉了,群龙无首,湘军也就彻底完蛋了。

      可以说,石达开是曾国藩唯一的对手,有他在,曾国藩绝对灭不了太平天国,可惜,后来的天京内乱,导致石达开负气离开,也导致了太平天国的最终灭亡

      2018/2/3 22:23:14
      左箭头-小图标

      巨大的民族灾难!!!

      2018/2/3 10:10:18
      • 头像
      • 军衔:海军上尉
      • 军号:1594728
      • 工分:26283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firguo
      长沙远离太平军的根据地没有民意基础不是那么好打的。再者,太平军是不是厉害要看对谁,如果对清朝的那些庸官窳兵他们当然是所向无敌,但如果真的是对上一代人杰,他们就占不到便宜了。第一次攻长沙湖南巡抚张亮基聘请左宗棠出山,并将全部军事悉数托付给左宗棠。第二次攻长沙,当时正好左宗棠又应湖南巡抚骆秉章之邀,第二次入佐湖南巡抚幕府,骆秉章对左宗棠言听计从“所行文书画诺,概不检校。”。所以太平军两次攻长沙,而实际主持长沙防务的都是左宗棠,再加上湘军的策应,太平军攻不下长沙那就是必然了。
      太平军虽没有攻取长沙,也没有被长沙所拖延,而是转兵北上,最后攻占了无论是人口还是经济都要比长沙富有的武汉三镇,此举,可以说太平军是发了,太平军正是依靠从武器三镇所得到的财富和资源,最后实现了夺取金陵——南京的战略目标。从而使太平军拥有了与满清分庭抗礼的实力。可以说,太平军及时地从长沙撤出的战略是完全正确的,太平军错就错在不应该在南京建都,而是应该以此地为根据地,要么就全力北伐攻取满清的老巢北京。要么就全力西征,彻底地攻占长沙和湖南,彻底地摧毁湘军的大本营,将那个湘军消灭在萌芽状态。而不应该同时进行北伐和西征这样的分散了自己主力的错误政策。

      2018/2/2 20:07:18
      • 军衔:空军大校
      • 军号:3958753
      • 头衔:草根历史研究者
      • 工分:246552 / 排名:5273
      左箭头-小图标

      11楼 yangger007
      因为太平军遇到了当时最厉害的军事对手~~左文襄公。
      多谢指教。

      2018/2/1 13:03:05
      左箭头-小图标

      因为太平军遇到了当时最厉害的军事对手~~左文襄公。

      2018/2/1 12:48:00
      • 军衔:空军大校
      • 军号:3958753
      • 头衔:草根历史研究者
      • 工分:246548 / 排名:5273
      左箭头-小图标

      8楼 乌鸦枪刺
      更正一个小错误,“郴州(今彬县)”。彬县是陕西咸阳属地,跟湖南没关系。郴州现在是湖南南部一个地级市。
      多谢指正。已经改过来了。

      2018/2/1 12:06:14
      • 军衔:空军大校
      • 军号:3958753
      • 头衔:草根历史研究者
      • 工分:246547 / 排名:5273
      左箭头-小图标

      5楼 zhangzizhong1940
      1852年,太平军进攻桂林,克兴安,攻全州,在蓑衣渡遭到江忠源伏击受阻后,在短短的两个多月时间里,太平军以破竹之势,连克道州、永明、江华、嘉禾、佳阳、郴州等州县,摆脱了清军的围堵追击,部队人数也猛增至数万。

      8月28日,西王萧朝贵奉洪秀全之命,率林凤祥、李开芳等一千余名太平军将士,间道奔袭长沙。9月10日,下午5时许,萧朝贵率轻兵到了长沙城南十里石马铺。石马铺有清朝陕西西安镇总兵福诚和浏阳的乡勇屯守,当时陕西兵刚刚到达,萧朝贵就趁其立足未稳,突然发动袭击。

      9月11日上午7时许,西王萧朝贵下令攻击,至10时许,破连营七八里,杀死清朝总兵福诚、副将尹培立以下将领数十员,清兵2000余人,获得军粮、大小炮甚多,火药4000余斤,骡马不计其数。浏阳的乡勇见状则作鸟兽散,不战而逃,枪炮器械全部被太平军缴获。溃兵奔回长沙,清朝云贵总督罗绕典赴任经长沙,登城防守。至午刻,太平军在长沙南门、小西门外驻扎。

      击破城外守军之后,太平军乘胜进驻了江沙城南妙高峰,占领了西湖桥和金鸡桥,控制了坚固的民房和制高点,进而开始炮轰长沙城。9月12日至18日,太平军昼夜攻城,枪炮火箭如密雨流星,轰声如雷,震动声闻数十里。清军无计可施,绝望之中,从城隆庙申请出定湘王神像,抬至南城楼,由提督鲍起豹等人轮流守护,以求神灵庇佑。但由于太平军前锋兵力单薄,只有4000人左右,难于展开四面围攻,使守城清军得以集中兵力进行抵抗。

      9月12日,萧朝贵在进攻长沙妙高峰战役中,亲自指挥将士分向长沙各城门进攻,在南门外妙高峰执旗督战,指挥炮兵轰击,不幸的是,清军的一颗炮弹飞了过来,正好击中萧朝贵胸部,回营后伤势太重,虽经多方医救,仍未能治愈,不久因伤势沉重,不治身亡,年仅32岁。

      长沙城突遭太平军的袭击,清政府异常震惊,急调各路兵马增援。至10月初,城内清军已达四五万之众,较萧朝贵初攻长沙时增加了4倍。清军防守和指挥力量已大大加强,而太平军的主力尚在郴州。10月5日 ,太平军大队在洪秀全、杨秀清率领下,才到达长沙赴援,与原来的攻城部队汇合后,当天就发动猛烈攻势。数千太平军分路直趋蔡公坟要地,并从东面抄敌后路。战斗十分激烈,守将和春、秦定三、江忠源率部反击,被太平军打败,参将任大贵击毙,副将德安受伤,江忠源"伤腓坠马",险些丧命。蔡公坟清军大败,情急之中,向荣冒险启用旧存5000斤大炮,自天心阁上发炮轰毁近城民房,使太平军失去掩护场所,不能近城。

      10月11日,洪秀全、杨秀清抵达长沙城外南门,又分兵三路发起猛烈攻击,清军亦兵分三路进行顽强抵抗,战斗十分之激烈。不久因清军增援赶到,太平军只好败退回营。15日,郴州尾随的清军追兵也赶到了长沙,扎营在城外的桃花、洞井铺等地。洪秀全决定趁清军初到没有防备来一个歼灭战,于是派出精兵中途设伏,然后诈败诱敌,退到井湾子时。不料井湾子已驻扎了一营的清军,致使太平军腹背受敌,伤亡很大,后退回营垒。10月17日,太平军分兵二、三千人,开始西渡湘江,筹集军粮,在10月31日,驻扎长沙河西的清将向荣以多次派军出击不胜,愤而亲自力督劲旅3000余人,从湘江西岸渡过浅浅的小河,攻击太平军重要据点湘江水陆洲,计划从水陆洲上,切断连接东西两岸的太平军的浮桥。此时,太平军在石达开的指挥下,设伏于牛头洲的丛林之中,“以游骑诱敌,张左右翼抄其后,大败向荣军,斩其游击萧逢春、都司姬圣脉,毙其士卒千余人”,“向荣与总兵王家琳因骑善马逃脱”。这时,长沙大小西门西湖桥的城墙上,清军聚观橘子洲上的战事,“众皆惊惧”。 太平军设伏于湘江水陆洲,终于大败了一次向荣所率领的清军。

      太平军主力抵达长沙后,进行了两次大的进攻都没有攻下长沙城,而清军却加强了城外东南的布防,自天心阁至新开铺一带,扎营结垒,加上背后又有张国梁部力挺,正前面向荣会同各清军大营深掘大壕,以围困太平军。当时,太平军数万人马屯扎在城南,背水为营,三面受敌,显然对己不利。本来太平军想围攻长沙,此时反被清军“包了饺子”。在攻守易势的情况下,洪秀全、杨秀清马上改变战略部署,太平军审时度势,分兵西渡,占领了河西地区,把其作为进攻长沙和继续转进的阵地。

      此后,清军多次攻击太平军浮桥,但只敢从猴子石江面向下发动攻击,不敢轻易涉足橘子洲。

      11月29日夜晚,太平军再次轰塌长沙城南魁星楼附近城墙八丈余,乘势攻城,仍然未将长沙城攻下。

      11月30日, 太平军攻打了长沙八十一日,没有攻克。太平军在暴雨初歇的雨夜里高吹海螺,从湘江浮桥之上,踏过橘子洲头,由浮桥渡湘江往西而去,会合河西驻军,从金牛岭翻山,经龙回潭迅速撤出长沙城外,长驱北进。

      太平军自长沙撤围北上后,尾随太平军的清军抓到罗五、江华国、余光政、刘仁有、李新三、孙德明等六人逐一隔开审讯,直到此时,守长沙城的官员才得知,太平天国西王“萧朝贵实已中炮毙命”在天心阁城墙下,并且“尸首现埋老龙潭地方”。

      随后清军委署长沙知府仓景恬即带罗五等同到老龙潭,令其指点。在老龙潭将萧朝贵尸体刨掘出来,据亲自指挥发掘萧朝贵之尸的湖南巡抚张亮基奏报:“起出一尸,年约三十,头面未腐,尚可辨识,胸膛被炮子洞伤,身穿黄缎马褂,血迹犹新,与该犯等所供一一吻合,其为逆首萧朝贵毫无疑义……将首逆萧朝贵尸首验明枭锉。”

      长沙解围后,为祭奠守城的阵亡将士,张亮基设立神牌,拈香行礼后,下令将俘虏的太平军罗五、江华国等六人“剜心致祭,并将首逆萧朝贵尸首验明枭剉”。 清廷将萧朝贵的尸身剉骨扬灰,人头砍下示众,其惨无人道的行径令人眦裂发指。

      多谢指教。

      2018/2/1 12:05:25
      左箭头-小图标

      更正一个小错误,“郴州(今彬县)”。彬县是陕西咸阳属地,跟湖南没关系。郴州现在是湖南南部一个地级市。

      2018/2/1 10:42:07
      • 军衔:陆军少将
      • 军号:1428360
      • 头衔:大明永历皇帝元年
      • 工分:829466 / 排名:521
      左箭头-小图标

      长沙在太平天国定都天京以后,就成了鞭长莫及之地,距离太平军控制区太远,除了第一次西征凭借旺盛士气打到过,以后历次作战,太平军都远离湖南,只在皖南、苏南、赣北、鄂东,长江中下游地带与清军拉锯。

      2018/1/31 21:44:03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将
      • 军号:1428360
      • 头衔:大明永历皇帝元年
      • 工分:829465 / 排名:521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太平军后来又打过一次长沙,那是在定都天京(今南京)以后。1854年初,太平军为巩固天京举行了西征。人湘西征军由石祥祯、林绍璋等指挥,先后在岳州、宁乡、湘阴、靖港、湘潭等地与曾国藩的湘军激战。太平军当时的战略,是先占领长沙外围的城邑,形成包围之势,而后夺取长沙。开始太平军取得了较大的胜利,特别是1854年4月下旬的靖港之战,痛击湘军水师,曾国藩急得几次投水自杀,被左右救起,连夜逃回长沙。但是,太平军在湘潭的作战却遭受重大失败,伤亡1万多人,其他各地的胜利都因此化为乌有,西征人湘的太平军只得撤围。

      太平军北上进军途中的长沙之战和后来西征人湘攻打长沙,虽然都以失败而告终,但给清朝统治者以沉重的打击,也为太平军后来的军事行动提供了宝贵的经验和深刻的历史教训。

      太平军在长沙及其周边地区的活动,推动了长沙乃至湖南全省人民的反清革命斗争,在近代长沙历史上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另一方面,清军长沙守城之役的成功和湘军集团在长沙的兴起,使湖南特别是长沙成为维护清王朝封建统治的重要堡垒。这两方面的影响,都导致了后来长沙地区“经邦济世”人才大批崛起,民风土气为之一变,对近代湖南及至全国的历史进程产生了重大的影响。

      2018/1/31 21:27:41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将
      • 军号:1428360
      • 头衔:大明永历皇帝元年
      • 工分:829464 / 排名:521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1852年,太平军进攻桂林,克兴安,攻全州,在蓑衣渡遭到江忠源伏击受阻后,在短短的两个多月时间里,太平军以破竹之势,连克道州、永明、江华、嘉禾、佳阳、郴州等州县,摆脱了清军的围堵追击,部队人数也猛增至数万。

      8月28日,西王萧朝贵奉洪秀全之命,率林凤祥、李开芳等一千余名太平军将士,间道奔袭长沙。9月10日,下午5时许,萧朝贵率轻兵到了长沙城南十里石马铺。石马铺有清朝陕西西安镇总兵福诚和浏阳的乡勇屯守,当时陕西兵刚刚到达,萧朝贵就趁其立足未稳,突然发动袭击。

      9月11日上午7时许,西王萧朝贵下令攻击,至10时许,破连营七八里,杀死清朝总兵福诚、副将尹培立以下将领数十员,清兵2000余人,获得军粮、大小炮甚多,火药4000余斤,骡马不计其数。浏阳的乡勇见状则作鸟兽散,不战而逃,枪炮器械全部被太平军缴获。溃兵奔回长沙,清朝云贵总督罗绕典赴任经长沙,登城防守。至午刻,太平军在长沙南门、小西门外驻扎。

      击破城外守军之后,太平军乘胜进驻了江沙城南妙高峰,占领了西湖桥和金鸡桥,控制了坚固的民房和制高点,进而开始炮轰长沙城。9月12日至18日,太平军昼夜攻城,枪炮火箭如密雨流星,轰声如雷,震动声闻数十里。清军无计可施,绝望之中,从城隆庙申请出定湘王神像,抬至南城楼,由提督鲍起豹等人轮流守护,以求神灵庇佑。但由于太平军前锋兵力单薄,只有4000人左右,难于展开四面围攻,使守城清军得以集中兵力进行抵抗。

      9月12日,萧朝贵在进攻长沙妙高峰战役中,亲自指挥将士分向长沙各城门进攻,在南门外妙高峰执旗督战,指挥炮兵轰击,不幸的是,清军的一颗炮弹飞了过来,正好击中萧朝贵胸部,回营后伤势太重,虽经多方医救,仍未能治愈,不久因伤势沉重,不治身亡,年仅32岁。

      长沙城突遭太平军的袭击,清政府异常震惊,急调各路兵马增援。至10月初,城内清军已达四五万之众,较萧朝贵初攻长沙时增加了4倍。清军防守和指挥力量已大大加强,而太平军的主力尚在郴州。10月5日 ,太平军大队在洪秀全、杨秀清率领下,才到达长沙赴援,与原来的攻城部队汇合后,当天就发动猛烈攻势。数千太平军分路直趋蔡公坟要地,并从东面抄敌后路。战斗十分激烈,守将和春、秦定三、江忠源率部反击,被太平军打败,参将任大贵击毙,副将德安受伤,江忠源"伤腓坠马",险些丧命。蔡公坟清军大败,情急之中,向荣冒险启用旧存5000斤大炮,自天心阁上发炮轰毁近城民房,使太平军失去掩护场所,不能近城。

      10月11日,洪秀全、杨秀清抵达长沙城外南门,又分兵三路发起猛烈攻击,清军亦兵分三路进行顽强抵抗,战斗十分之激烈。不久因清军增援赶到,太平军只好败退回营。15日,郴州尾随的清军追兵也赶到了长沙,扎营在城外的桃花、洞井铺等地。洪秀全决定趁清军初到没有防备来一个歼灭战,于是派出精兵中途设伏,然后诈败诱敌,退到井湾子时。不料井湾子已驻扎了一营的清军,致使太平军腹背受敌,伤亡很大,后退回营垒。10月17日,太平军分兵二、三千人,开始西渡湘江,筹集军粮,在10月31日,驻扎长沙河西的清将向荣以多次派军出击不胜,愤而亲自力督劲旅3000余人,从湘江西岸渡过浅浅的小河,攻击太平军重要据点湘江水陆洲,计划从水陆洲上,切断连接东西两岸的太平军的浮桥。此时,太平军在石达开的指挥下,设伏于牛头洲的丛林之中,“以游骑诱敌,张左右翼抄其后,大败向荣军,斩其游击萧逢春、都司姬圣脉,毙其士卒千余人”,“向荣与总兵王家琳因骑善马逃脱”。这时,长沙大小西门西湖桥的城墙上,清军聚观橘子洲上的战事,“众皆惊惧”。 太平军设伏于湘江水陆洲,终于大败了一次向荣所率领的清军。

      太平军主力抵达长沙后,进行了两次大的进攻都没有攻下长沙城,而清军却加强了城外东南的布防,自天心阁至新开铺一带,扎营结垒,加上背后又有张国梁部力挺,正前面向荣会同各清军大营深掘大壕,以围困太平军。当时,太平军数万人马屯扎在城南,背水为营,三面受敌,显然对己不利。本来太平军想围攻长沙,此时反被清军“包了饺子”。在攻守易势的情况下,洪秀全、杨秀清马上改变战略部署,太平军审时度势,分兵西渡,占领了河西地区,把其作为进攻长沙和继续转进的阵地。

      此后,清军多次攻击太平军浮桥,但只敢从猴子石江面向下发动攻击,不敢轻易涉足橘子洲。

      11月29日夜晚,太平军再次轰塌长沙城南魁星楼附近城墙八丈余,乘势攻城,仍然未将长沙城攻下。

      11月30日, 太平军攻打了长沙八十一日,没有攻克。太平军在暴雨初歇的雨夜里高吹海螺,从湘江浮桥之上,踏过橘子洲头,由浮桥渡湘江往西而去,会合河西驻军,从金牛岭翻山,经龙回潭迅速撤出长沙城外,长驱北进。

      太平军自长沙撤围北上后,尾随太平军的清军抓到罗五、江华国、余光政、刘仁有、李新三、孙德明等六人逐一隔开审讯,直到此时,守长沙城的官员才得知,太平天国西王“萧朝贵实已中炮毙命”在天心阁城墙下,并且“尸首现埋老龙潭地方”。

      随后清军委署长沙知府仓景恬即带罗五等同到老龙潭,令其指点。在老龙潭将萧朝贵尸体刨掘出来,据亲自指挥发掘萧朝贵之尸的湖南巡抚张亮基奏报:“起出一尸,年约三十,头面未腐,尚可辨识,胸膛被炮子洞伤,身穿黄缎马褂,血迹犹新,与该犯等所供一一吻合,其为逆首萧朝贵毫无疑义……将首逆萧朝贵尸首验明枭锉。”

      长沙解围后,为祭奠守城的阵亡将士,张亮基设立神牌,拈香行礼后,下令将俘虏的太平军罗五、江华国等六人“剜心致祭,并将首逆萧朝贵尸首验明枭剉”。 清廷将萧朝贵的尸身剉骨扬灰,人头砍下示众,其惨无人道的行径令人眦裂发指。

      2018/1/31 21:26:59
      • 军衔:空军大校
      • 军号:3958753
      • 头衔:草根历史研究者
      • 工分:246470 / 排名:5275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firguo
      长沙远离太平军的根据地没有民意基础不是那么好打的。再者,太平军是不是厉害要看对谁,如果对清朝的那些庸官窳兵他们当然是所向无敌,但如果真的是对上一代人杰,他们就占不到便宜了。第一次攻长沙湖南巡抚张亮基聘请左宗棠出山,并将全部军事悉数托付给左宗棠。第二次攻长沙,当时正好左宗棠又应湖南巡抚骆秉章之邀,第二次入佐湖南巡抚幕府,骆秉章对左宗棠言听计从“所行文书画诺,概不检校。”。所以太平军两次攻长沙,而实际主持长沙防务的都是左宗棠,再加上湘军的策应,太平军攻不下长沙那就是必然了。
      多谢指教。并恭喜晋升为士官。

      2018/1/31 6:59:06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2659117
      • 工分:750
      左箭头-小图标

      长沙远离太平军的根据地没有民意基础不是那么好打的。再者,太平军是不是厉害要看对谁,如果对清朝的那些庸官窳兵他们当然是所向无敌,但如果真的是对上一代人杰,他们就占不到便宜了。第一次攻长沙湖南巡抚张亮基聘请左宗棠出山,并将全部军事悉数托付给左宗棠。第二次攻长沙,当时正好左宗棠又应湖南巡抚骆秉章之邀,第二次入佐湖南巡抚幕府,骆秉章对左宗棠言听计从“所行文书画诺,概不检校。”。所以太平军两次攻长沙,而实际主持长沙防务的都是左宗棠,再加上湘军的策应,太平军攻不下长沙那就是必然了。

      2018/1/30 21:05:00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34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打下600多座城池的太平军为什么唯独打不下长沙?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