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长篇军旅小说《一个军官两个兵》8 深夜火车故事会

共 8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校
  • 军号:7636548
  • 工分:136727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长篇军旅小说《一个军官两个兵》8 深夜火车故事会

李文一仰脖子一口气将剩下的啤酒全部灌进肚里后,这才一抹嘴,随即“啪”的一声将喝光的空罐放到了小桌上。

“靠!你还玩上惊堂木了!别弄这么响!小心被发现!”艾民惊恐的看了一眼李营长他们坐的地方说。

“嘿嘿!sorry!”李文不由的也看了看李营长他们,幸亏他们睡的死没有听见。李文庆幸的伸了伸舌头笑笑说。

“快讲吧!”艾民催着说。

“你们都知道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这句话吧?”

“知道知道!快讲你的吧!”

“我讲的故事也是黄鼠狼给你鸡拜年的事,只不过我讲的有些不同!”

“我还以为你讲的是啥好故事呢?原来是黄鼠狼给鸡拜年啊!这么老掉牙的故事还有啥听头!”蔡州轻蔑的说。

“稍安勿躁!稍安勿躁!且听我细细道来!”

“嗯嗯嗯!”李文清了清嗓子后这才开始讲了起来。

“话说在一片茂密的森林里居住着一群动物,它们一直过着平静幸福快乐的生活。饿了吃,吃了玩,玩累了睡。该泡妞泡妞,该生小孩生小孩,日子过的逍遥自在无忧无虑。突然有一天森林里来了一只黄鼠狼,森林动物们的平静生活从此被打破。这只黄鼠狼好像跟老鼠有仇似的,来到森林后见老鼠就咬,咬死就吃,在短短几天里就吃掉了一百多只老鼠……”

李文刚讲到这,蔡州就提出了异议:“胡扯一气,黄鼠狼有这么好吗?再说,撑死它,它也在几天之内吃不了一百多只老鼠!”

艾民一听说:“闭上你的臭嘴吧!有啥异议听他讲完再说!”

李文说:“戏说懂不懂?”

曹红兵说:“别搭理他!啥球也不懂!你接着往下讲!”

蔡州还想说些什么,可见大家没有附和他的,也就没了劲。

李文接着往下讲:“一时间,森林里的老鼠们惶惶不可终日,再不敢单独外出,除非万不得已才敢三五成群结伴外出。老鼠洞的洞主听说此事后非常焦虑,如果任由事态发展,老鼠的种群面临着绝种的危险。洞主非常具有忧患意识,他不允许事态继续恶化。于是,紧急召开智囊团会议想办法遏制事态的发展。经过三天三夜不分昼夜的连续会议,最后决定派出心腹得力干将歪点子老鼠出洞去拜会黄鼠狼,准备采取先礼后兵的战略手段妥善解决此事。

歪点子老鼠接受任务之后,带领七十七只老鼠排着整齐的队伍,打着画有老鼠图案的洞旗穿过丛林大张旗鼓兴师动众的来到黄鼠狼猖狂活动的地带。

歪点子老鼠大老远就看见了躺在大青石上晒太阳的黄鼠狼,刚刚吃完十七只老鼠的黄鼠狼此时正在做着美梦。在梦里它又见到了它性感妩媚的大表姐野狸猫,大表姐正在它怀里扭动着妙曼柔软的身体屈意承欢。大表姐一直是黄鼠狼的梦中情人,在黄鼠狼眼里大表姐是最美的,谁也不能将她代替。可让黄鼠狼遗憾的是,虽然它一往情深,可是大表姐却始终不温不火。

歪点子老鼠看见黄鼠狼嘴里留着涎水睡的正香,忍不住一阵恶心,可是一想到自己肩负着洞主的重托,便强忍着恶心往前凑了凑说道:“石头上躺着的可是黄鼠狼?”

黄鼠狼在梦里正在跟大表姐野狸猫缠绵到了关键的时候,再加上歪点子老鼠声音小,黄鼠狼根本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依旧做着自己的美梦。

歪点子老鼠虽然恶心黄鼠狼那丑陋龌蹉的睡态,可它毕竟对黄鼠狼心存畏惧,它可是吃了一百多只同类的凶手,所以在刚才喊黄鼠狼的时候声音不自觉的就降低了分贝。

歪点子老鼠见自己没有喊醒黄鼠狼,心里不由骂了一句,他妈的!睡这么死,咋跟猪一样?骂归骂,可还得再喊,不把它喊醒,自己的任务就无法完成。

于是,歪点子老鼠壮着胆提高了些声音喊道:“石头上躺着的可是黄鼠狼?”

这一声彻底把黄鼠狼从梦里喊醒,黄鼠狼睁开眼一看性感妩媚的大表姐一下没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只尖嘴猴腮的公老鼠,顿时火冒三丈,大吼一声:“娘希匹!马了个巴子的!挨千刀的!熊玩意的!臭不要脸的!竟敢打扰老子的美梦!拿命来!”黄鼠狼说着,身子瞬间一咕噜从石头上爬起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立刻将歪点子老鼠扑倒在地,张开伶牙俐齿就向歪点子的喉咙咬去。

歪点子老鼠如同遇到天敌一般惊恐万状浑身瘫软,然而求生的本能让它拼尽全力不顾一切的大喊:“我是森林老鼠洞主派来的,古往今来,双方开战互不斩杀来使,还望黄鼠狼爷爷嘴下留命啊!”歪点子老鼠说完,下面忍不住放了一个屁,接着撒了一泡尿,又拉了一泡屎,完全是大小便失禁的状态。”

李文讲到这里,把艾民他们几个逗的笑翻。

过道那边坐的女兵不知道啥时候也一个个瞅着李文竖着耳朵听,一时间也笑的人仰马翻。

颜值高的女兵笑的喘不上气,捂着肚子指着李文说:“胡,胡,胡说八道!”

艾民冲她挤挤眼,然后把食指竖在嘴上说:“嘘!接着往下听!”

颜值高的女兵瞪了艾民一眼,不过,没有吭声。

蔡州刚说了一句:“胡编乱造……”

曹红兵抬起脚照着他的腿给了一脚说:“你那那么多废话,不吭气是不是会死?不想听滚蛋!”

蔡州嘟囔着说:“靠!议论议论也不让?”

李文停顿了一下后接着往下讲:“黄鼠狼一听歪点子老鼠这么说,便觉得自己确实不能坏了规矩。心想,想吃它还不是现的,反正它是自己囊中之物想啥时候吃啥时候吃。这才抬起摁住歪点子老鼠的爪子。虽然黄鼠狼松开了爪子,可犹如虎口脱险的歪点子老鼠仍然惊魂未定的浑身如同擞筛子一般抖擞个不停。

黄鼠狼坐在旁边的草地上,看着惊恐万状的歪点子老鼠,轻蔑的问道:“说吧,派你来干啥?”

歪点子老鼠战战兢兢的说:“是,是是这样的,我家洞主听说黄鼠狼爷爷不带家属只身来到森林,生活上也没人照顾,长夜漫漫肯定孤枕难眠,所以精选十三只模样俊俏,身段婀娜的妙龄佳丽,委派我给黄鼠狼爷爷送来,还请黄鼠狼爷爷笑纳!”

歪点子虎口脱险那还敢再说半点过分的话,所以避重就轻专拣好听的说。

黄鼠狼一听歪点子这么说,心里美的就像扇子扇,它眼前一亮问道:“那些佳丽现在何处?”

歪点子老鼠站起来伸出手,“啪啪!”在空中拍了两下。

歪点子老鼠拍过之后,十三只个高籽饱的妙龄佳丽便从不远处的树丛中踩着模特步袅袅的走来。

古往今来没有几个英雄不好色的,黄鼠狼正值虎狼之年,再加上多日不近异性,看着这些勾魂摄魄的尤物岂能无动于衷呢?黄鼠狼一看两眼放光,嘴角情不自禁的开始往下流哈喇子,幸亏它擦的及时这才没有让歪点子老鼠看到它的下作之象。

别说黄鼠狼这样,就是换了别的什么狼啊虎啊的,也难免会如此。

只见那十三只佳丽,脚蹬细高跟,长腿套丝袜。清一色的包臀裙,短小窄露透。一个个肤如凝脂,唇红齿白,杏眼娥眉妩媚妖娆风情万种,既有东方的柔美,又具欧美的性感。一时间,弄的黄鼠狼有些分不清天上人间。

经过洗脑教育后的十三只佳丽都怀着拯救老鼠种群为洞献身视死如归的豪迈,所以一个个面对黄鼠狼也不惊慌,摆出最诱惑的姿势向黄鼠狼施展着各自的媚术,只把黄鼠狼看的火烧火燎,恨不得立即将这十三只佳丽马上洞房。

歪点子老鼠一看黄鼠狼这种状态,知道黄鼠狼已经完全被这十三只佳丽完全迷住,这才斗着胆子进言:“黄鼠狼爷爷!小的受洞主之托,还有一事要说!”

此时,黄鼠狼的心思全在这十三只佳丽身上,那还有功夫理它,便敷衍的说:“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歪点子老鼠说:“黄鼠狼爷爷!我家洞主说了,只要您同意离开森林从今往后再不滥杀我类,这十三只佳丽就将赠送给您!”

这一会黄鼠狼的眼有些不够使,注意力全都集中在那十三只妖娆的佳丽身上。当听歪点子老鼠这样一说,这才把眼光收回来看着歪点子老鼠。黄鼠狼半天没有吭声,一直瞪着眼瞅着歪点子老鼠,把歪点子老鼠看的直发毛,身子不觉往后退了两步做好了逃跑的准备。

黄鼠狼不是傻瓜,心里暗想,这些愚蠢的老鼠居然还想用美人计来算计自己,妈的!瞎了它们的鼠眼,它们的小命都在自己手里握着,自己想啥时候吃就啥时候吃。别说它们主动送来这十三只母老鼠,就是不送,自己也一样能把它们捉来。亏它们还想用这种办法跟自己谈判,简直可笑之极。想到这,黄鼠狼冷笑一声指着歪点子老鼠骂道:“你们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鳖形?还敢跟我提条件?你们有提条件的资格吗?别说你们给我弄来了十三只母老鼠,你们就是把你们所有的母老鼠弄来,爷爷我也照吃不误!回去告诉你们的洞主,让它不要再痴心妄想了,等着绝种吧!”

歪点子老鼠一见黄鼠狼这样说,识时务者为俊杰,当务之急保命要紧,也不敢再跟黄鼠狼理论,也顾不上那十三只母老鼠转身抱头窜鼠。

歪点子老鼠窜回洞中,连忙将黄鼠狼的话添枝加叶的回报给了洞主。洞主一听大惊失色,吓的再也坐不住,一圈一圈的洞中兜着圈子。

“烟?烟?烟哪?给我点烟?”洞主焦躁的伸出爪子冲旁边服侍它的年轻貌美的小老婆喊道。

李文讲到这里,艾民慌的赶紧从兜里掏出烟抽出一根递了过去。

“你给我烟干啥?”李文被艾民弄的有些不解。

“你不是要烟吗?”艾民说。

“我说的老鼠洞主要烟!”李文推了艾民递过来的烟说。

“哈哈哈哈!”曹红兵他们一听笑了起来,那边也在听着的女兵们也跟着笑了起来。

“别停别停,接着往下讲!”艾民催促着李文说。

延伸阅读: 王元姬 崇祯七年 辩机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18/1/27 13:52:02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长篇军旅小说《一个军官两个兵》8 深夜火车故事会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