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长篇军旅小说《一个军官两个兵》7

共 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校
  • 军号:7636548
  • 工分:136725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长篇军旅小说《一个军官两个兵》7

艾民看她翻自己白眼,不仅没有生气,而且还笑着继续恭维着说:“美女就是美女!翻白眼也是这么好看!”

艾民这话差点没让李文他们几个吐出来,一时间被艾民弄的都有些消化不良。

颜值高的女兵对艾民的这种光溜溜的恭维显然并不领情,挑着眉毛说:“你咋怎么赖呢?咋就没有一点羞耻……”

长相秀丽的女兵拉了一下颜值高的女兵的胳膊说:“少说两句!多亏他们这一路帮我抬琴箱了,给我解了难,要不是我真拿不动!你没看见刚才上车前人家几个刚才都因为帮我那箱子挨陈连长的训了!”

颜值高的女兵不以为然的说:“没他们帮你,我们能不帮你?再说了,这车厢里的人这么多,想找俩帮忙抬琴箱的人还不好找啊?”

李文一听颜值高的女兵这么说,眉毛往一块皱了皱。虽然颜值高的女兵说的话不假,车厢里坐的男兵想帮着她们抬琴箱的大有人在,可当这话从她嘴里说出来后还是让他非常反感,这种感觉如同吃了一只蝇子一样。李文看了颜值高的女兵一眼那张目空一切的脸,当时心里就想,牛逼个啥呀?仗着自己长的不赖,也不能这么说话吧?幸亏这琴箱不是她的,不管艾民他们还抬不抬,反正他是不会再抬哪只箱子了,谁爱抬谁抬!不过,琴箱的主人长相秀丽的那个女兵态度还是蛮不错的,挺有人情味,也懂得知恩图报。

艾民有些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说:“想帮你们抬箱子的确实不少,可你看看满车厢还能再找出来像我们长的这么帅的,并且不图回报的帮你们抬箱子的吗?”

艾民这话一出口,艾民自己没觉得怎么着,可李文却觉得有些无地自容,恨不得把头低到裤裆里。

“扑哧!啊!呸!”颜值高的女兵一听艾民这么说,竟然一下被逗笑了,然后装着呸了艾民一口。

长相秀丽的女兵也跟着笑。

“没见过脸皮这么厚的,跟城墙似的!”颜值高的女兵说。

“长见识了吧?我要是脸皮薄一点,像您这样伶牙俐齿挖苦打击的,早就丢盔弃甲了,谁还陪你斗嘴玩呀!”艾民一副帮人逗乐解闷的样子说。

“谁稀罕跟你斗嘴,弄的跟多主贵样!”颜值高的女兵笑过之后说。

“漫漫旅途,遇见我,你就偷着乐吧!要不然你得多闷的慌啊!”艾民无耻到了极点说。

“切!无聊!”颜值高的女兵白了艾民一眼扭过头去,不再搭理艾民。

长相秀丽的女兵看她这样,扭头看了李文一眼,脸上笑了一下,然后也扭转过了头。颜值高的女兵不知跟那些女兵说了什么,那些女兵往艾民他们这看了一下,然后捂着嘴笑了起来。李文觉得颜值高的女兵说的不像是好话,要不然她们不会笑成那样。

艾民似乎有些余兴未了,眼巴巴的瞅着人家女兵们,可人家女兵似乎没有兴趣再搭理他。他干着急也没办法,只好把过剩的热情转投到李文他们几个身上。

“我呱呱说了半天,你们咋不说话呢?”艾民冲着他们几个说。

“靠!看你能的,说的嘴直冒白沫,那轮上我们插话啊?”蔡州打趣说。

“你咋一点脸都不要?人家都那样说你,你还吧唧吧唧个没完?”李文说。

“你懂个屁!男人在女人跟前要啥脸?再说了还是在美女跟前,脸值几个钱?要是光顾着脸,都别泡妞了,也别谈恋爱结婚生孩子了!”艾民说。

“那最起码也得要点尊严吧?你看人家都把你糟讥成啥了?”李文不能跟艾民苟同。

“在女人跟前你要啥尊严?我跟你们说啊,这个女人啊,你别看她刚开始对你厉害,弄的跟拒人千里刀枪不入似的,那是她的一种故作姿态。吃花生不是还的剥壳吗?吃苹果还得削皮不是?喝稀饭不是也得冷凉不是?”艾民就跟一个泡妞专家一样说。

“看你这样,估计没少泡妞吧?这么多的心得体会!”曹红兵问。

“嘿嘿!这个哥们可不是给你们吹!哥们确实经验丰富!”艾民很是得意的说。

“上过几个?”蔡州兴趣盎然的问。

“这个我哪记个过来,反正很多!”艾民诡异的笑着说。

“吹死你吧?”李文不相信的说。

“你看我像是吹的人吗?”艾民说。

“象!”李文他们几个齐声说。

“靠!你们故意气我是不是?”艾民指着李文他们说。

李文他们哈哈哈笑了起来。

“你上人家,人家愿意让你上?”蔡州似乎很感兴趣的问。

“瞅你问的,人家不愿意,那能上成?”艾民指着蔡州说。

“那你上那么多,人家都愿意?”蔡州求知欲很强的问。

“算你问着了,哥们本事高呗!”艾民自豪的跟胸口挂满了勋章似的说。

“靠!你也不怕得病?”蔡州不无担心的说。

“你搞清楚好不好,哥们上的都是干净的,不是做生意的好不好?”艾民说。

“能让你随便上的,不是做生意的也好不到哪去,说不定也是今跟这个出捋出捋,明跟那个出捋出捋的货!”蔡州说。

“简直没法跟你这样的人沟通,估计你脑子里满大街的人都是浪人!”艾民说。

“去球吧!咋还我的脑子里都是浪人了?要是正经人,谁几把让你随便上?又不是狗,谁想上就上?弄的跟没家的样!”蔡州说。

“不相信去球!爱信不信!”艾民见蔡州不相信,他也没办法。

“唉!这世界上的好白菜都让猪拱了!”曹红兵感叹的说。

“死去吧!你才是猪呢!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两厢情愿的事。弄的跟我占了多大便宜似的,指不定人家还觉得占了我多大便宜呢!”艾民强词夺理的说。

“那些被他上过女人啊!睁开眼看看吧!看看他无耻的原形吧!”李文痛心疾首的说。

“哈哈哈哈哈!”几个人笑了起来。

李文他们笑的动静有些大,引得旁边的那些女兵们往他们这里瞅。

颜值高的女兵翻了他们一眼说了一句,神经!

李文瞅见了说爱民:“瞅瞅!说你呢!”

爱民说:“说你呢!”

蔡州捏着嗓子学了一句:“神经!”

艾民翻了蔡州一眼,也女生女气的说了一句:“讨厌!”

李文他们几个哄的笑了起来。

出乎意料的是艾民他们这种自娱自乐的行为没有引起颜值高的女兵的反击,在翻了艾民白眼后便不再吭声,一副息事宁人的样子。

这多少让艾民有些失望,虽然明知道颜值高的女兵一旦接腔就不会有什么好话,可他还是充满了期待。毕竟跟女兵说话是一件非常让男兵愉悦的事情,尽管这种说话如同战斗。

军列的车轮在铁轨上飞驰,咣咚咣咚的声音像摇篮曲一样催人入眠。车厢里的人已经开始进入到昏昏欲睡的状态,说话的人开始少了下来。艾民他们几个暂时还没有睡意,也许是盼着颜值高的女兵再次挑起言语的战斗,几个人的精神仍然处在亢奋的状态。

艾民站起来侦查了一下车厢里的情况,李营长和陈连长还有那个肩扛四道杠的上士老兵都已经把头缩在竖起来的绿色军大衣领子睡着了,其他的新兵们差不多也都进入了梦想,即便是没有睡着的也是在半梦半醒之间精神恍惚的徘徊。

侦查一圈确认条件安全后,艾民坐下来拉开了皮包,从里面变戏法的掏出四罐啤酒递给几个人。

“靠!啥时候弄的?咋没看见你买呢?”蔡州看见艾民拿出来的啤酒惊奇的问。

“嘿嘿!我是干啥的?光让你看见那还行?”艾民得意说。

“咱们不是一块离开候车厅柜台的吗?你啥时候买的?”李文也有些奇怪艾民是什么时候买的啤酒,这家伙咋搞的跟变魔术似的。

“李营长看咱们,你们一个吓的蛋子上膛,只顾害怕了,那还顾上我。你们没看见我是最后一个离开的吗?”艾民拽开拉环说。

“你这家伙真鬼!”李文说。

“来来来!干一个!”艾民晃了晃手里的啤酒说。

“干干干!”几个人兴奋的把手里的啤酒往一块撞。

“嘘!小声点!把他们吵醒了,那可是吃不了兜着走!”艾民手指着李营长他们坐的地方提醒说。

刚才几个人看见啤酒只顾兴奋了,差点忘了还有李营长他们这档子事,动静弄的不免有些大。艾民这一提醒,几个人这才意识到,赶紧收敛了些。

李文一气喝了半罐啤酒,然后美滋滋的享受着打嗝带给他的快感。

蔡州喝了一口啤酒,打了一个嗝,他皱着眉头说:“靠!这东西喝下去咋还打嗝啊?”

“吃辣椒图的是辣,喝酒图的是醉,吃萝卜图的是放屁,喝啤酒自然是图打嗝,不打嗝喝球啥的啤酒?”艾民又喝了一口,打着嗝说。

“哦!喝酒是图打嗝啊!那我好好打打嗝!”蔡州恍然大悟般说。

听了他的话,李文他们笑了起来。

“靠!啥球也不懂!”艾民有些鄙视蔡州说。

“这大长一夜的也睡不着,谁讲个笑话听听?”曹红兵提议说。

一听要讲故事,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想让对方讲。李文是个故事布袋,脑子里的故事多。可是李文不想先讲,他想先听听他们怎么讲。

“蔡州你先讲一个?”曹红兵说。

“我可不会讲,我就会听!”蔡州一听让他讲,身子往后缩了缩。

“艾民你讲!”曹红兵又转向了艾民。

“要是泡妞的话,我当仁不让,可讲故事这个我还真不行!”艾民摆摆手推脱说。

“泡妞那不也是靠的嘴皮子,看你跟女兵战斗的时候不是挺能白活的吗?咋了?给男性公民讲故事就不行了?”曹红兵打趣说。

“就是!要是那位翻你白眼的女兵让你讲故事你也不讲?肯定说跟我们讲没动力吧?”李文瞅了一眼那边坐的颜值高的女兵后对艾民说。

“看你们把我都糟讥成啥了?我真不会讲,谁有头发当愿意当秃子啊!能者多劳,还是你讲吧!”艾民笑着说。

“李文你讲吧!看他那样估计是真不会讲,要讲肯定早讲了!”曹红兵说。

李文没吭声,端着啤酒喝了一口后,挨个看了艾民他三后说:“那我讲一个?”

“靠!卖啥关子啊?快讲吧!”蔡州说。

“你们想听?”

“想听!”

“当真要听?”

“当真要听!”

“果然要听?”

“果然要听!”

“你们实在要听?”

“靠!你有完没完?”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延伸阅读: 哈曼丹 刘小光 特工学院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18/1/27 11:05:41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长篇军旅小说《一个军官两个兵》7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