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长篇军旅小说《一个军官两个兵》6

共 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校
  • 军号:7636548
  • 工分:136725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长篇军旅小说《一个军官两个兵》6

可能是嫌新兵们走的太拖拉,也可能是时间紧,一下天桥,陈连长就命令新兵们跑步前进。陈连长这一命令,空气似乎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新兵们慌乱的跑着,就跟谁跑的慢就会被落下一样。李文跟曹红兵手里抬着琴箱子跑不快,不一会便落在后头。跑在前面的艾民跟蔡州一看李文他俩落到后头,赶紧又跑回来,主动要求替换李文他俩。

从候车厅出来这一段的距离不算短,再加是跑着,李文还真有点累的慌,看见艾民替换自己,李文顺势把琴箱的提手倒到了艾民的手里说:“我还以为你只顾自己呢?关键时候见真情,还算不错!行!能想到哥们,还挺知道顾伴的!”

“看你把哥们想成啥人了?哥是那么不顾伴的人吗?”艾民提着琴箱子跑着说。

“我都想好了,如果你俩这回要是熟视无睹不过来帮忙,上车后我就捶你俩!”曹红兵指着艾民说。

“俺俩都回来帮你们抬这破箱子了,你也不知道还叽歪个啥?早知道你这样说,俺俩就不勾回来抬了!”蔡州装着跟受了多大委屈的说。

“行了行了!别斗嘴了!赶紧跑吧!你瞅陈连长又开始往咱这看了!”李文指着站在新兵们前面的陈连长说。

此时,前面的新兵们已经跑到了站台上,后面只剩下抬着琴箱子的李文他们几个,陈连长脸上露着不耐烦的表情正看着他们。

一看见陈连长那张随时就想跟人算账的脸,李文他们再也不敢多说什么,赶紧精神激昂的跑过去。

“你们几个在后面磨蹭的什么?没看见都等着你们吗?”看见李文他们几个气喘吁吁的跑到后,陈连长瞪着眼指着他们厉害的说。

李文他们几个一肚子的委屈,心想没看见在学雷锋吗?咋了?学雷锋也错了?可他们仅此是在心里反抗反抗,面上也不敢顶撞他,毕竟这种行为无疑是自讨苦吃。

陈连长见李文他们几个逆来顺受的,也没有再搭理他们,手里拿着花名册开始蹬车前的点名。可能是为了确保不遗漏一个人,这种点名在每次蹬车前和下车后都要进行。在点名结束确认人员全部到齐无误后,陈连长的脸色才稍微缓和了些。

可能是预定的蹬车时间还不到,陈连长在点完名后站在队伍前面开始讲他此番接兵的感触。“他妈的!看看你们那个地方,我接兵在你们那呆了一个月,一个月就发生了七起杀人案,治安环境差的不行,晚上都不敢出门。你们那的人怎么这么野蛮?简直就是土匪窝啊!”陈连长一副心有余悸的说。

“那是我们勇敢!战场上不就需要这样的吗?”大光头在新兵队伍里接话说。

大光头的话一出口,惹的新兵们一阵乱笑。

“你他妈……”陈连长见大光头这么说,再加上新兵的笑,脸上有些挂不住,恼的瞪着眼张口骂道,可是骂了一半又停住了,似乎想到了这样的不妥。

“勇敢个屁!这是土匪!跟勇敢扯不上一点关系!”陈连长加重口气,类似于怒吼差不多,显然他已经被大光头刺激的暴怒。

那声音让新兵们直打颤,这一会的陈连长简直跟从家开始坐车走时那个态度和蔼的陈连长判若两人。看来陈连长这一个月压抑的不轻,这一会是原形毕露爆发了。

正在这个时候,军代表跑过来跟李营长说蹬车的时间到了。

李营长叫过陈连长,两人短暂的交谈后,陈连长这才冲着新兵们大手一挥:“蹬车!”

新兵们一听,赶紧一个跟着一个上车。陈连长站在门口的扶手边不停的催促着:“快快快!”

前面的大光头动作有些懒散,一边往上走一边回头跟后面的新兵开着玩笑。

旁边站的陈连长伸开扇子一样的巴掌对着大光头的后脑勺“啪”的就是一巴掌,骂道:“妈的!你叽歪的什么?”

大光头扭头等着眼看着陈连长,一副不服气的样子。

陈连长二话没说,抬起大脚对着大光头就是一脚,接着骂道:“你他妈的!还反了你了!听见没有?上车!”

大光头要不是抓扶手抓的及时,这一脚肯定非被踢倒地上不可。也算他有种,在陈连长的淫威跟前并没有怂蛋,挨了一脚后仍然不服气的犟着头。

陈连长显然是在报复大光头刚才对他的不敬,见他挨了一脚后还这样不由的怒火中烧,对于这种不愿臣服的犟种,在他眼里无疑就是刺头兵,就在他伸开巴掌准备对大光头左右开弓的时候,那个一直跟着他们跑前跑后的肩扛四道杠的老兵推了大光头一把说:“还不上车干什么?找打挨是不是?”说着使劲推了大光头一把,大光头还硬挺着,似乎要跟陈连长顽抗到底。四道杠老兵推了他一把没推动,便用了些力使劲推着大光头,大光头这才上了车。

李营长站在旁边看着这一切,但是他至始至终没有说话。

看着大光头上了车,陈连长指着正在上车的新兵们说:“都他妈快点!别磨蹭的跟个小脚娘们似的!”

陈连长的行为无疑起到了杀鸡儆猴的作用,新兵们再不敢互相说话,一个个诚惶诚恐的上了车。

虽然大光头在火车上横的跟只张牙舞爪的大螃蟹,可是看见陈连长这样对待大光头,李文心里并不是味。

李文也不敢懈怠,在走过陈连长的时候,李文提防着他的那只大手,快速的跟着前面的人上车,所幸陈连长的巴掌没有伸出来。

到了车上放下琴箱和身上的背包,李文他们几个在车座上坐了下来。因为看到了大光头挨打的那一幕,他们不由的在车厢里找寻大光头。

此时,大光头情绪有些低落,那股子横劲也被打击没了,就跟霜打的茄子一样焉儿吧唧的。

“靠!咋还打人啊?”艾民伸着舌头说。

“看他打的顺溜的那样,打的在后头呢!”曹红兵说。

想着刚才陈连长打大光头的样,李文这一会不由的担心起随后的军营生活起来。要是这样的话,那可是苦海无边啊!

“咱开始走的时候这家伙一开始还深藏不露,这一会咋原形毕露了?”艾民看着站在车厢连接口跟前的掐着腰凶神恶煞般的陈连长说。

“这有啥不好理解的,刚开始离家那是哄着害怕闹事,万一有哪个不听号,不想当兵了要回家哪不是自找麻烦吗?肯定是担心闹出事来不好收场。这一会离家远了,心里放心了没啥顾虑了,该咋对待咋对待了呗!”曹红兵说。

“都安生些吧!咱们可不要往枪口上撞,挨打是小事,丢人是大事,都老大不小了,要是让他当着这么多人面打一顿那丢人可就丢大发了!”李文不无担心的说。

“可不是吗?看看大光头挨的那样,多骄傲的一个人啊!现在你看看被打的逊的那样!”蔡州朝大光头坐的地方看了一眼说。

“靠!他鸡八活该!谁让他浪那么狠呢!这就是挑衅上级的下场,他不挨谁挨?”艾民有些幸灾乐祸的说。

“话是这么说,可看着他挨心里咋不是那个味呢?”李文说。

“少来这一套,假惺惺的,装的跟大善人似的。不说你这是装摆的,就算你这是真的同情他,你这充其量也就是妇人之仁,难道你忘了他作的那样?搞的跟整个车厢都盛不下他似的,他不挨谁挨?”

“可他毕竟跟咱们是一个地方出来的,看着他挨,你心里就真那么好受?这你还看不出来,陈连长面子上打的是大光头,实际上是杀鸡儆猴,他这是明显警告我们呢!”李文说。

“那我们能咋样?站出来一起反抗?”艾民说。

“我不是那意思!”李文说。

“不是这意思,那你说这么多干什么?枪打出头鸟,这世界就是这样不作就不会挨,谁蹦的高谁倒霉!虽然我们都是一个地方出来的,但是我们也要审时度势,我们同情他,可也不能啥也不顾乱帮一气。我们首先要自保,自己都保不住,找哪事干啥?我们能照顾我们几个就行了,我们照顾不了哪么多人的!”艾民搞的跟很有心机似的说。

艾民说的话有些刻薄,但说的也是实情,虽然李文看着大光头挨打,心里挺不忿的。可这也是无奈的事,这还没到军营的,要是闹出点什么事,那肯定是吃不了兜着走。想到这,李文便再吭声。

一时间,几个人的情绪有些沉闷,大家各自想着心思。

这时候,在过道那边坐的长相秀丽的那个女兵看了一眼自己的琴箱后看着李文,往前欠了欠身子小声说:“不好意思啊!让你帮着拿琴受累了!谢谢啊!”

一听长相秀丽的女兵主动跟自己说话,李文赶紧笑着说:“小事一桩不足挂齿!”

艾民他们一见女兵跟李文说话,情绪一下子高昂了起来齐刷刷的看着女兵。艾民赖儿巴及的说:“我们几个都帮你拿琴了,干嘛只谢他一个人,要谢都得谢!”

可能是这个女兵看见了刚才他们几个交换着抬了她的琴,导致落后挨了陈连长训心里过意不去,脸上笑着说:“那好,谢谢你们!”女兵说完,眼光又落在李文身上。李文跟她的眼光触碰在一起的时候,她眼里流露出的某种东西让李文非常的舒服。

“一声谢谢都完了?这也太潦草了吧?帮你抬琴,我的手都勒出茧子了!现在还疼着呢!”艾民装模装样的揉着自己的手说。

“装的倒是挺像,你抬过几回?”这时候挨着长相秀丽女兵坐的颜值很高的女兵不满的插话说。

李文一听看了她一眼,心想看来她们虽然没有说话,可一直在看着他们啊!一想到自己跟曹红兵付出劳动都被她们关注着,心里便觉得再累也是值得的。

“别这么说嘛!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嘛!再说,我虽然抬的少,可毕竟是抬了不是?不要分的这么清嘛!”艾民向来不会跟女兵生气,尤其是颜值这么高的女兵。

“没见过你这么赖的人,主动提出要拿箱子的是你,可没想到你这是给你这帮哥们找的活,合着跟你自己没啥事了!”颜值高的女兵盘剥着艾民。

“有人抬不就得了,帮你们抬还不乐意?”艾民嬉皮笑脸的说。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延伸阅读: 廖智 逯爱岩 景冈山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18/1/27 11:04:46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长篇军旅小说《一个军官两个兵》6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