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少年从军见闻录 95

共 1923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校
  • 军号:11358404
  • 工分:112067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少年从军见闻录 95

(95)年轻的飞行人员也会调皮捣蛋

和平时期,有些年轻的、精力旺盛的,然而又有点调皮、有点不谙世事的飞行人员,有时候也会闯下一些令人哭笑不得的祸事。

一个飞行员正驾机在空中飞行,忽然看见地面有个新娘子骑在毛驴上,毛驴旁边走着的是新郎。按照当地的民间习俗,可能是新婚三朝新郎送新娘子回娘家。这个飞行员小时候就喜欢闹新房,可惜现在人在空中,新郎、新娘在地面,闹不成了,深感惋惜。忽然,他灵机一动,心生一计:用飞机玩玩他们,权当是闹一次新房吧!便一推机头,朝新郎、新娘来了个俯冲动作。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空中的飞机突然变得又大又响地冲下来,毛驴哪见过这种玩意儿,以为是天上的什么怪物要加害于它,吓得撒开四蹄拼命奔逃,把新娘给颠了下来,摔了一跤!新郎气得指着天上的飞机开骂!当地群众为此事气愤地向上面告状。状子经层层上转后,告到了军委空军,气得空军司令员刘亚楼拍桌子:“流氓!流氓飞行员!立即查办!严肃处理!”自然是一查一个准。顽皮小子受到了处分,“流氓飞行员”的帽子压得他几年抬不起头来。

北方天冷雪大,一场大雪,能把机场盖得严严实实。要想让飞机安全起降,就得组织一大批人在跑道上扫雪。为此,每个机场都配备了场务连,负责清扫跑道,维护机场的各种设施、设备。每逢一场大雪后,场务连天不亮就要出动许多人员和车辆去扫雪,还要行动快捷,不能耽误了开飞。这自然是一件挺麻烦的事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一天,大雪过后,两个年轻的飞行干部突发奇思异想:喷气式飞机机尾喷出来的强大气流常常搅得跑道外面的积雪纷纷扬扬。它有那么大的力道,为什么不可以利用它来扫跑道上的雪呢?咱们也来个发明创造,扫雪现代化,用喷气式飞机扫雪,不是省力多了吗?两人一拍即合,当即一人钻进座舱,启动喷气发动机,操纵飞机沿跑道吹雪;一人站在飞机外面打手势指挥。突然,飞机在雪地里一个趔趄,斜刺里滑出跑道,把飞机给撞坏了。空军里最宝贵的就是飞机,撞坏了飞机当然是闯下了大祸,两个飞行干部吓得面如土色。其实,即使没撞坏飞机,用飞机去吹雪也是非常浪费的:油料消耗、机件损耗……那个代价可是人工扫雪费用的多少倍啊!

这个事件一曝光,被各部队的空、地勤人员引为笑谈,笑这两个小子异想天开;空军领导却是气得七窍生烟,大骂这两个飞行干部是败家子!结果这两个人都受到了批评、处分,还被《空军生活》杂志画成漫画,讽刺、挖苦了一番,从而成为全空军的“知名人物”。

一个年轻的射击员刚从航校毕业,分配到轰炸航空部队飞杜——2轰炸机。一天,在机场候飞时,他抓到一只小老鼠。从小就喜欢小动物的他,就用空罐头盒把它装起来,又在机场上找到一块被人遗弃的破帆布,将它封好、紥好,带上了飞机。

飞行中,他操纵航空机枪练习瞄准。练烦了,就拿出罐头盒,摆弄老鼠玩。回头一看,看见同机舱的通讯员正在发电报,他想吓唬吓唬他,就拿起老鼠往他的后颈窝上贴一下。通讯员觉得后颈窝痒痒的,随手一“扒拉”,老鼠便被“扒拉”得脱手而逃,转眼间就不见了。

通讯员赶着发完报,就通过机内通话器问射击员:“刚才是什么东西?”射击员说:“好,你打掉了我的老鼠,你赔!”通讯员大吃一惊:“老鼠?不见了?”“是呀,跑了!”通讯员顿时吓黄了脸!他已飞行了几年,懂得其中的厉害。别看老鼠小,能“打”下你这架几十吨重的轰炸机!老鼠的特性是喜欢钻空隙,在飞机里钻来钻去,如果被卡死在连杆里,飞机就会失去操纵;老鼠又喜欢咬东西,机内线路极其复杂,如果咬断了什么线路,就会使飞机上的某些机件或仪表失灵,造成事故……这可是了不得的大事啊!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老鼠钻进去可不得了!

于是赶紧用机内通话器向机长报告。机长马上报告地面指挥员。地面指挥员发出紧急命令:“立即返航!”

飞机着陆后,地勤人员一拥而上,到处查找,也不见老鼠的踪影。为了可靠起见,又拆卸了一些重要部件查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地勤人员认真查找

最后证实,老鼠确实不在飞机里。大家估计,可能是着陆后,机灵的老鼠从飞机里神不知鬼不觉地溜走了。这么一折腾,一次飞行任务就给耽误了,还给飞机带来了一次事故风险,又让地勤人员白白地忙乎了一顿。机组同志都批评那个小射击员;地面指挥员更是“训”得小射击员发哭!事后,小射击员受了个处分。从此以后,小射击员有了一个外号:小老鼠。

他是个农村孩子,打小玩小动物玩惯了;当兵了,学飞了,还童心未泯,积习不改,终于闯下了这么一个不大不小的祸事!

部队首长气呼呼地说:“要是我的儿子,我就打他一顿屁股,让他好好长记性。可他是战士,既不能打,又不能骂,真气死我了!”

首长同志,您不用生气,那小子已经哭过好几回了,赌咒发誓今后再也不调皮捣蛋了!(待续)

转载请注明出自铁血tiexue.net, 本贴地址: http://bbs.tiexue.net/post_12863413_1.html
      打赏
      收藏文本
      8
      0
      2018/1/23 7:29:11

      网友回复

      • 军衔:海军上等兵
      • 军号:822348
      • 工分:626
      左箭头-小图标

      知道为什么是“右上口袋”装好烟吗?

      那年月,血的教训要求干部也像“兵”一样装备“56冲”,子弹袋一挎上衣下面两个口袋没用了,手枪再一挎“左上口袋”难保证喽,呵呵

      2018/4/13 4:21:19
      • 军衔:海军上等兵
      • 军号:822348
      • 工分:546
      左箭头-小图标

      22楼 海相

      很多人不知道,当年我出任政指、政教是和父亲斗气那……老爸下结论:我不适合做政工干部(性格偏弱),尤其不适合在特殊部门工作(吊了6年)才回归一般,呵呵……

      23楼 海相
      说起与人打交道,其实在云南战场上,我连级干部一个月的战勤补助刚好够买一条“春城”(会吸烟的朋友知道其价钱,我没必要说),营团级干部稍为好一点:“红塔山”“大重九”……在连里我经常散发6毛多的“大重九”,但右口袋装的“大前门”是“孝敬领导”的(不要笑我,人都有“小算盘”,呵呵)
      26楼 童心从军
      对用生命保卫祖国的人,待遇低了。
      28楼 海相
      连队中的兵经常和我开玩笑:连长,把你右口袋的“大前门”“牡丹”……呵呵
      31楼 童心从军
      呵呵,战士眼尖啊!

      怎么说呢?当时我连选择的阵地处于越军各种直瞄武器的射程之内(必须如此),为尽量“减少”伤亡、构筑工事时我真的“发狠”……连踹带踢,因此呢不是全连的兵都对我好(我也不是原来那个连长)……撤下阵地时我连无一伤亡、兵们才知道我的“用心良苦”(看着“友邻”伤亡重大时)呵呵……“辩证法”?!那年月什么故事没?不便公开而已……

      2018/2/26 6:04:16
      左箭头-小图标

      21楼 海相

      我在联勤时是在“油料一部”当上尉主任参谋(当时我也就30多一点,按现在标准晋升差不多,也恰当很),办公室的参谋均来自于三军的中尉(近20人)——某年广州黄埔船厂新造一款新型补给舰,自动化、机械化水平很高,有关部门要求海军二级联勤人员观摩并参加该舰南沙首航仪式,我去了——碰到了好多熟人老领导:前述差点出“事故”的副政委,陪同视察舰队陆勤部队的参谋长,整编撤编文工团时我在前台当“坏人”他在后台当“好人”的副主任,而最具“名人效应”的熟人就是带队赴南沙的宋队长(祖英),宋队长(那时还不是团长)力邀“哥,一块去南沙,我有好多话要和你说”,而带队的“好人主任”也怂恿“一起去,我们一起喝酒……”……我动心了:南海巡逻多次,别说登上“永暑”了,连西沙的“永兴”都无缘相见,确实是海军生涯中的一个遗憾,于是赶紧找政委和参谋长鉴发“派遣单”,等宋队长宣布此次“南巡慰问演出”要50天时间时,我懵了……我能“脱岗”50天吗?请示电话打到少将部长那,自然是不会批准的,呵呵……事后回想,我不是有舰队鉴发的“派遣单”吗?到南沙永暑后完全可以凭此“单”要求海上指挥所安排随轮换舰艇回大陆的,想明白这点晚了,呵呵,其实俺死板教条那,呵呵……

      既然不去南沙了,凑巧黄埔船厂有一条属于我们联勤部的千吨级油船大修完毕欲南下归建,没有舰长,没有教导员,没有任何军官,只找来10个左右航海、轮机的志愿老兵(那时不叫士官,叫专业军士或专业军士长),航保部的领导找上门对我说“舰队首长希望你临时代理教导员率舰南下”……如果仅仅是“空船”南下罢了,问题是要“不浪费运力,要运输油料南下”,看着报到的12人(不到编制人数的三分之一,连正常航行都保障不了,遑论战斗、消防部署?欲哭无泪啊,到了这个时候我也不客气了,“狮子大张口”要钱、要装备、要特殊政策……)……第一段路是从黄埔满载轻柴油到下川岛某潜艇部队:临装油前事先烧好两大桶开水、蒸好馒头花卷、准备好榨菜几箱,从装油那一刻起全舰进入三级消防部署,额滴神耶……像“溜墙根”似连夜沿着珠江西侧航道以6节慢速航行南下,全体舰员一人一杆枪(负责消防是两杆枪)连夜值勤不得休息,万幸,第二天上午11时安全到达目的地——油料卸载后,我拿着舰队计划命令书找了52支队的领导,其中有一条:我舰下川岛待命期间(一待就一星期)由52支队负责饮食供应,我们好歹也是水面舰艇部队伙食不低,就是想诈骗潜艇部队的伙食(其实就是想比较、见识其中的差异而已)……第二段航行是空船到湛江茂名……第三段航行是满载航空润滑油回到海口,交南航部队后我也卸任了这个“教导员”……因为当初是同时几大单位下达的命令任务,“十二金刚”后来因为整编随舰去了广州而无缘再相见,呵呵……

      35楼 五毛無悔
      战友也是海军?我老头子是南海舰队榆林军港潜艇救护大队的,68年海南岛当兵,参加过西沙海战,每次喝酒都会给我讲那次战斗两个轮机兵的故事!
      36楼 海相
      我是护44大队的,你父亲是牙龙湾那个潜艇部队的,我猜你和我一样,是湖南人,呵呵
      不是的,我是重庆人!

      2018/2/1 10:22:41
      • 军衔:海军上等兵
      • 军号:822348
      • 工分:529
      左箭头-小图标

      21楼 海相

      我在联勤时是在“油料一部”当上尉主任参谋(当时我也就30多一点,按现在标准晋升差不多,也恰当很),办公室的参谋均来自于三军的中尉(近20人)——某年广州黄埔船厂新造一款新型补给舰,自动化、机械化水平很高,有关部门要求海军二级联勤人员观摩并参加该舰南沙首航仪式,我去了——碰到了好多熟人老领导:前述差点出“事故”的副政委,陪同视察舰队陆勤部队的参谋长,整编撤编文工团时我在前台当“坏人”他在后台当“好人”的副主任,而最具“名人效应”的熟人就是带队赴南沙的宋队长(祖英),宋队长(那时还不是团长)力邀“哥,一块去南沙,我有好多话要和你说”,而带队的“好人主任”也怂恿“一起去,我们一起喝酒……”……我动心了:南海巡逻多次,别说登上“永暑”了,连西沙的“永兴”都无缘相见,确实是海军生涯中的一个遗憾,于是赶紧找政委和参谋长鉴发“派遣单”,等宋队长宣布此次“南巡慰问演出”要50天时间时,我懵了……我能“脱岗”50天吗?请示电话打到少将部长那,自然是不会批准的,呵呵……事后回想,我不是有舰队鉴发的“派遣单”吗?到南沙永暑后完全可以凭此“单”要求海上指挥所安排随轮换舰艇回大陆的,想明白这点晚了,呵呵,其实俺死板教条那,呵呵……

      既然不去南沙了,凑巧黄埔船厂有一条属于我们联勤部的千吨级油船大修完毕欲南下归建,没有舰长,没有教导员,没有任何军官,只找来10个左右航海、轮机的志愿老兵(那时不叫士官,叫专业军士或专业军士长),航保部的领导找上门对我说“舰队首长希望你临时代理教导员率舰南下”……如果仅仅是“空船”南下罢了,问题是要“不浪费运力,要运输油料南下”,看着报到的12人(不到编制人数的三分之一,连正常航行都保障不了,遑论战斗、消防部署?欲哭无泪啊,到了这个时候我也不客气了,“狮子大张口”要钱、要装备、要特殊政策……)……第一段路是从黄埔满载轻柴油到下川岛某潜艇部队:临装油前事先烧好两大桶开水、蒸好馒头花卷、准备好榨菜几箱,从装油那一刻起全舰进入三级消防部署,额滴神耶……像“溜墙根”似连夜沿着珠江西侧航道以6节慢速航行南下,全体舰员一人一杆枪(负责消防是两杆枪)连夜值勤不得休息,万幸,第二天上午11时安全到达目的地——油料卸载后,我拿着舰队计划命令书找了52支队的领导,其中有一条:我舰下川岛待命期间(一待就一星期)由52支队负责饮食供应,我们好歹也是水面舰艇部队伙食不低,就是想诈骗潜艇部队的伙食(其实就是想比较、见识其中的差异而已)……第二段航行是空船到湛江茂名……第三段航行是满载航空润滑油回到海口,交南航部队后我也卸任了这个“教导员”……因为当初是同时几大单位下达的命令任务,“十二金刚”后来因为整编随舰去了广州而无缘再相见,呵呵……

      35楼 五毛無悔
      战友也是海军?我老头子是南海舰队榆林军港潜艇救护大队的,68年海南岛当兵,参加过西沙海战,每次喝酒都会给我讲那次战斗两个轮机兵的故事!

      是73大队

      2018/1/30 0:25:10
      • 军衔:海军上等兵
      • 军号:822348
      • 工分:529
      左箭头-小图标

      21楼 海相

      我在联勤时是在“油料一部”当上尉主任参谋(当时我也就30多一点,按现在标准晋升差不多,也恰当很),办公室的参谋均来自于三军的中尉(近20人)——某年广州黄埔船厂新造一款新型补给舰,自动化、机械化水平很高,有关部门要求海军二级联勤人员观摩并参加该舰南沙首航仪式,我去了——碰到了好多熟人老领导:前述差点出“事故”的副政委,陪同视察舰队陆勤部队的参谋长,整编撤编文工团时我在前台当“坏人”他在后台当“好人”的副主任,而最具“名人效应”的熟人就是带队赴南沙的宋队长(祖英),宋队长(那时还不是团长)力邀“哥,一块去南沙,我有好多话要和你说”,而带队的“好人主任”也怂恿“一起去,我们一起喝酒……”……我动心了:南海巡逻多次,别说登上“永暑”了,连西沙的“永兴”都无缘相见,确实是海军生涯中的一个遗憾,于是赶紧找政委和参谋长鉴发“派遣单”,等宋队长宣布此次“南巡慰问演出”要50天时间时,我懵了……我能“脱岗”50天吗?请示电话打到少将部长那,自然是不会批准的,呵呵……事后回想,我不是有舰队鉴发的“派遣单”吗?到南沙永暑后完全可以凭此“单”要求海上指挥所安排随轮换舰艇回大陆的,想明白这点晚了,呵呵,其实俺死板教条那,呵呵……

      既然不去南沙了,凑巧黄埔船厂有一条属于我们联勤部的千吨级油船大修完毕欲南下归建,没有舰长,没有教导员,没有任何军官,只找来10个左右航海、轮机的志愿老兵(那时不叫士官,叫专业军士或专业军士长),航保部的领导找上门对我说“舰队首长希望你临时代理教导员率舰南下”……如果仅仅是“空船”南下罢了,问题是要“不浪费运力,要运输油料南下”,看着报到的12人(不到编制人数的三分之一,连正常航行都保障不了,遑论战斗、消防部署?欲哭无泪啊,到了这个时候我也不客气了,“狮子大张口”要钱、要装备、要特殊政策……)……第一段路是从黄埔满载轻柴油到下川岛某潜艇部队:临装油前事先烧好两大桶开水、蒸好馒头花卷、准备好榨菜几箱,从装油那一刻起全舰进入三级消防部署,额滴神耶……像“溜墙根”似连夜沿着珠江西侧航道以6节慢速航行南下,全体舰员一人一杆枪(负责消防是两杆枪)连夜值勤不得休息,万幸,第二天上午11时安全到达目的地——油料卸载后,我拿着舰队计划命令书找了52支队的领导,其中有一条:我舰下川岛待命期间(一待就一星期)由52支队负责饮食供应,我们好歹也是水面舰艇部队伙食不低,就是想诈骗潜艇部队的伙食(其实就是想比较、见识其中的差异而已)……第二段航行是空船到湛江茂名……第三段航行是满载航空润滑油回到海口,交南航部队后我也卸任了这个“教导员”……因为当初是同时几大单位下达的命令任务,“十二金刚”后来因为整编随舰去了广州而无缘再相见,呵呵……

      35楼 五毛無悔
      战友也是海军?我老头子是南海舰队榆林军港潜艇救护大队的,68年海南岛当兵,参加过西沙海战,每次喝酒都会给我讲那次战斗两个轮机兵的故事!

      我是护44大队的,你父亲是牙龙湾那个潜艇部队的,我猜你和我一样,是湖南人,呵呵

      2018/1/30 0:05:03
      左箭头-小图标

      21楼 海相

      我在联勤时是在“油料一部”当上尉主任参谋(当时我也就30多一点,按现在标准晋升差不多,也恰当很),办公室的参谋均来自于三军的中尉(近20人)——某年广州黄埔船厂新造一款新型补给舰,自动化、机械化水平很高,有关部门要求海军二级联勤人员观摩并参加该舰南沙首航仪式,我去了——碰到了好多熟人老领导:前述差点出“事故”的副政委,陪同视察舰队陆勤部队的参谋长,整编撤编文工团时我在前台当“坏人”他在后台当“好人”的副主任,而最具“名人效应”的熟人就是带队赴南沙的宋队长(祖英),宋队长(那时还不是团长)力邀“哥,一块去南沙,我有好多话要和你说”,而带队的“好人主任”也怂恿“一起去,我们一起喝酒……”……我动心了:南海巡逻多次,别说登上“永暑”了,连西沙的“永兴”都无缘相见,确实是海军生涯中的一个遗憾,于是赶紧找政委和参谋长鉴发“派遣单”,等宋队长宣布此次“南巡慰问演出”要50天时间时,我懵了……我能“脱岗”50天吗?请示电话打到少将部长那,自然是不会批准的,呵呵……事后回想,我不是有舰队鉴发的“派遣单”吗?到南沙永暑后完全可以凭此“单”要求海上指挥所安排随轮换舰艇回大陆的,想明白这点晚了,呵呵,其实俺死板教条那,呵呵……

      既然不去南沙了,凑巧黄埔船厂有一条属于我们联勤部的千吨级油船大修完毕欲南下归建,没有舰长,没有教导员,没有任何军官,只找来10个左右航海、轮机的志愿老兵(那时不叫士官,叫专业军士或专业军士长),航保部的领导找上门对我说“舰队首长希望你临时代理教导员率舰南下”……如果仅仅是“空船”南下罢了,问题是要“不浪费运力,要运输油料南下”,看着报到的12人(不到编制人数的三分之一,连正常航行都保障不了,遑论战斗、消防部署?欲哭无泪啊,到了这个时候我也不客气了,“狮子大张口”要钱、要装备、要特殊政策……)……第一段路是从黄埔满载轻柴油到下川岛某潜艇部队:临装油前事先烧好两大桶开水、蒸好馒头花卷、准备好榨菜几箱,从装油那一刻起全舰进入三级消防部署,额滴神耶……像“溜墙根”似连夜沿着珠江西侧航道以6节慢速航行南下,全体舰员一人一杆枪(负责消防是两杆枪)连夜值勤不得休息,万幸,第二天上午11时安全到达目的地——油料卸载后,我拿着舰队计划命令书找了52支队的领导,其中有一条:我舰下川岛待命期间(一待就一星期)由52支队负责饮食供应,我们好歹也是水面舰艇部队伙食不低,就是想诈骗潜艇部队的伙食(其实就是想比较、见识其中的差异而已)……第二段航行是空船到湛江茂名……第三段航行是满载航空润滑油回到海口,交南航部队后我也卸任了这个“教导员”……因为当初是同时几大单位下达的命令任务,“十二金刚”后来因为整编随舰去了广州而无缘再相见,呵呵……

      战友也是海军?我老头子是南海舰队榆林军港潜艇救护大队的,68年海南岛当兵,参加过西沙海战,每次喝酒都会给我讲那次战斗两个轮机兵的故事!

      2018/1/29 23:01:18
      左箭头-小图标

      ......
      11楼 童心从军
      不过有这样一种现象:调皮兵平时难管理,打起仗来聪明、灵活、勇敢,打完仗又会居功骄傲。
      12楼 马丁中士
      几番折腾下来,就会是个好兵。
      13楼 童心从军
      桀骜马训练出来是好马

      调皮兵培养出来是好兵。

      19楼 马丁中士
      确实是这样。现在,那帮子招兵的,眼光都很毒。看得出谁是好兵,谁可以培养。
      20楼 童心从军
      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伯乐更重要啊!
      主要是眼光不一般。

      2018/1/26 10:54:00
      左箭头-小图标

      22楼 海相

      很多人不知道,当年我出任政指、政教是和父亲斗气那……老爸下结论:我不适合做政工干部(性格偏弱),尤其不适合在特殊部门工作(吊了6年)才回归一般,呵呵……

      23楼 海相
      说起与人打交道,其实在云南战场上,我连级干部一个月的战勤补助刚好够买一条“春城”(会吸烟的朋友知道其价钱,我没必要说),营团级干部稍为好一点:“红塔山”“大重九”……在连里我经常散发6毛多的“大重九”,但右口袋装的“大前门”是“孝敬领导”的(不要笑我,人都有“小算盘”,呵呵)
      26楼 童心从军
      对用生命保卫祖国的人,待遇低了。
      28楼 海相
      连队中的兵经常和我开玩笑:连长,把你右口袋的“大前门”“牡丹”……呵呵
      30楼 海相
      任务出色完成,我肯定大散“大前门”和“牡丹”烟喽
      官兵同甘共苦、同喜同乐。

      2018/1/26 9:21:27
      左箭头-小图标

      22楼 海相

      很多人不知道,当年我出任政指、政教是和父亲斗气那……老爸下结论:我不适合做政工干部(性格偏弱),尤其不适合在特殊部门工作(吊了6年)才回归一般,呵呵……

      23楼 海相
      说起与人打交道,其实在云南战场上,我连级干部一个月的战勤补助刚好够买一条“春城”(会吸烟的朋友知道其价钱,我没必要说),营团级干部稍为好一点:“红塔山”“大重九”……在连里我经常散发6毛多的“大重九”,但右口袋装的“大前门”是“孝敬领导”的(不要笑我,人都有“小算盘”,呵呵)
      26楼 童心从军
      对用生命保卫祖国的人,待遇低了。
      29楼 海相
      没啥,艰苦生活能克服,捍卫祖国主权最荣耀,呵呵
      高风格!

      2018/1/26 9:20:19
      左箭头-小图标

      22楼 海相

      很多人不知道,当年我出任政指、政教是和父亲斗气那……老爸下结论:我不适合做政工干部(性格偏弱),尤其不适合在特殊部门工作(吊了6年)才回归一般,呵呵……

      23楼 海相
      说起与人打交道,其实在云南战场上,我连级干部一个月的战勤补助刚好够买一条“春城”(会吸烟的朋友知道其价钱,我没必要说),营团级干部稍为好一点:“红塔山”“大重九”……在连里我经常散发6毛多的“大重九”,但右口袋装的“大前门”是“孝敬领导”的(不要笑我,人都有“小算盘”,呵呵)
      26楼 童心从军
      对用生命保卫祖国的人,待遇低了。
      28楼 海相
      连队中的兵经常和我开玩笑:连长,把你右口袋的“大前门”“牡丹”……呵呵
      呵呵,战士眼尖啊!

      2018/1/26 9:19:49
      • 军衔:海军上等兵
      • 军号:822348
      • 工分:529
      左箭头-小图标

      22楼 海相

      很多人不知道,当年我出任政指、政教是和父亲斗气那……老爸下结论:我不适合做政工干部(性格偏弱),尤其不适合在特殊部门工作(吊了6年)才回归一般,呵呵……

      23楼 海相
      说起与人打交道,其实在云南战场上,我连级干部一个月的战勤补助刚好够买一条“春城”(会吸烟的朋友知道其价钱,我没必要说),营团级干部稍为好一点:“红塔山”“大重九”……在连里我经常散发6毛多的“大重九”,但右口袋装的“大前门”是“孝敬领导”的(不要笑我,人都有“小算盘”,呵呵)
      26楼 童心从军
      对用生命保卫祖国的人,待遇低了。
      28楼 海相
      连队中的兵经常和我开玩笑:连长,把你右口袋的“大前门”“牡丹”……呵呵

      任务出色完成,我肯定大散“大前门”和“牡丹”烟喽

      2018/1/25 22:56:59
      • 军衔:海军上等兵
      • 军号:822348
      • 工分:529
      左箭头-小图标

      22楼 海相

      很多人不知道,当年我出任政指、政教是和父亲斗气那……老爸下结论:我不适合做政工干部(性格偏弱),尤其不适合在特殊部门工作(吊了6年)才回归一般,呵呵……

      23楼 海相
      说起与人打交道,其实在云南战场上,我连级干部一个月的战勤补助刚好够买一条“春城”(会吸烟的朋友知道其价钱,我没必要说),营团级干部稍为好一点:“红塔山”“大重九”……在连里我经常散发6毛多的“大重九”,但右口袋装的“大前门”是“孝敬领导”的(不要笑我,人都有“小算盘”,呵呵)
      26楼 童心从军
      对用生命保卫祖国的人,待遇低了。

      没啥,艰苦生活能克服,捍卫祖国主权最荣耀,呵呵

      2018/1/25 21:30:32
      • 军衔:海军上等兵
      • 军号:822348
      • 工分:529
      左箭头-小图标

      22楼 海相

      很多人不知道,当年我出任政指、政教是和父亲斗气那……老爸下结论:我不适合做政工干部(性格偏弱),尤其不适合在特殊部门工作(吊了6年)才回归一般,呵呵……

      23楼 海相
      说起与人打交道,其实在云南战场上,我连级干部一个月的战勤补助刚好够买一条“春城”(会吸烟的朋友知道其价钱,我没必要说),营团级干部稍为好一点:“红塔山”“大重九”……在连里我经常散发6毛多的“大重九”,但右口袋装的“大前门”是“孝敬领导”的(不要笑我,人都有“小算盘”,呵呵)
      26楼 童心从军
      对用生命保卫祖国的人,待遇低了。

      连队中的兵经常和我开玩笑:连长,把你右口袋的“大前门”“牡丹”……呵呵

      2018/1/25 21:17:40
      • 军衔:海军上等兵
      • 军号:822348
      • 工分:529
      左箭头-小图标

      21楼 海相

      我在联勤时是在“油料一部”当上尉主任参谋(当时我也就30多一点,按现在标准晋升差不多,也恰当很),办公室的参谋均来自于三军的中尉(近20人)——某年广州黄埔船厂新造一款新型补给舰,自动化、机械化水平很高,有关部门要求海军二级联勤人员观摩并参加该舰南沙首航仪式,我去了——碰到了好多熟人老领导:前述差点出“事故”的副政委,陪同视察舰队陆勤部队的参谋长,整编撤编文工团时我在前台当“坏人”他在后台当“好人”的副主任,而最具“名人效应”的熟人就是带队赴南沙的宋队长(祖英),宋队长(那时还不是团长)力邀“哥,一块去南沙,我有好多话要和你说”,而带队的“好人主任”也怂恿“一起去,我们一起喝酒……”……我动心了:南海巡逻多次,别说登上“永暑”了,连西沙的“永兴”都无缘相见,确实是海军生涯中的一个遗憾,于是赶紧找政委和参谋长鉴发“派遣单”,等宋队长宣布此次“南巡慰问演出”要50天时间时,我懵了……我能“脱岗”50天吗?请示电话打到少将部长那,自然是不会批准的,呵呵……事后回想,我不是有舰队鉴发的“派遣单”吗?到南沙永暑后完全可以凭此“单”要求海上指挥所安排随轮换舰艇回大陆的,想明白这点晚了,呵呵,其实俺死板教条那,呵呵……

      既然不去南沙了,凑巧黄埔船厂有一条属于我们联勤部的千吨级油船大修完毕欲南下归建,没有舰长,没有教导员,没有任何军官,只找来10个左右航海、轮机的志愿老兵(那时不叫士官,叫专业军士或专业军士长),航保部的领导找上门对我说“舰队首长希望你临时代理教导员率舰南下”……如果仅仅是“空船”南下罢了,问题是要“不浪费运力,要运输油料南下”,看着报到的12人(不到编制人数的三分之一,连正常航行都保障不了,遑论战斗、消防部署?欲哭无泪啊,到了这个时候我也不客气了,“狮子大张口”要钱、要装备、要特殊政策……)……第一段路是从黄埔满载轻柴油到下川岛某潜艇部队:临装油前事先烧好两大桶开水、蒸好馒头花卷、准备好榨菜几箱,从装油那一刻起全舰进入三级消防部署,额滴神耶……像“溜墙根”似连夜沿着珠江西侧航道以6节慢速航行南下,全体舰员一人一杆枪(负责消防是两杆枪)连夜值勤不得休息,万幸,第二天上午11时安全到达目的地——油料卸载后,我拿着舰队计划命令书找了52支队的领导,其中有一条:我舰下川岛待命期间(一待就一星期)由52支队负责饮食供应,我们好歹也是水面舰艇部队伙食不低,就是想诈骗潜艇部队的伙食(其实就是想比较、见识其中的差异而已)……第二段航行是空船到湛江茂名……第三段航行是满载航空润滑油回到海口,交南航部队后我也卸任了这个“教导员”……因为当初是同时几大单位下达的命令任务,“十二金刚”后来因为整编随舰去了广州而无缘再相见,呵呵……

      24楼 童心从军
      海军虽然辛苦,但四海为家,开眼界啊!

      谢谢理解……

      2018/1/25 21:05:28
      左箭头-小图标

      22楼 海相

      很多人不知道,当年我出任政指、政教是和父亲斗气那……老爸下结论:我不适合做政工干部(性格偏弱),尤其不适合在特殊部门工作(吊了6年)才回归一般,呵呵……

      23楼 海相
      说起与人打交道,其实在云南战场上,我连级干部一个月的战勤补助刚好够买一条“春城”(会吸烟的朋友知道其价钱,我没必要说),营团级干部稍为好一点:“红塔山”“大重九”……在连里我经常散发6毛多的“大重九”,但右口袋装的“大前门”是“孝敬领导”的(不要笑我,人都有“小算盘”,呵呵)
      对用生命保卫祖国的人,待遇低了。

      2018/1/25 18:49:51
      左箭头-小图标

      22楼 海相

      很多人不知道,当年我出任政指、政教是和父亲斗气那……老爸下结论:我不适合做政工干部(性格偏弱),尤其不适合在特殊部门工作(吊了6年)才回归一般,呵呵……

      负气也能负出人才来。

      2018/1/25 18:48:28
      左箭头-小图标

      21楼 海相

      我在联勤时是在“油料一部”当上尉主任参谋(当时我也就30多一点,按现在标准晋升差不多,也恰当很),办公室的参谋均来自于三军的中尉(近20人)——某年广州黄埔船厂新造一款新型补给舰,自动化、机械化水平很高,有关部门要求海军二级联勤人员观摩并参加该舰南沙首航仪式,我去了——碰到了好多熟人老领导:前述差点出“事故”的副政委,陪同视察舰队陆勤部队的参谋长,整编撤编文工团时我在前台当“坏人”他在后台当“好人”的副主任,而最具“名人效应”的熟人就是带队赴南沙的宋队长(祖英),宋队长(那时还不是团长)力邀“哥,一块去南沙,我有好多话要和你说”,而带队的“好人主任”也怂恿“一起去,我们一起喝酒……”……我动心了:南海巡逻多次,别说登上“永暑”了,连西沙的“永兴”都无缘相见,确实是海军生涯中的一个遗憾,于是赶紧找政委和参谋长鉴发“派遣单”,等宋队长宣布此次“南巡慰问演出”要50天时间时,我懵了……我能“脱岗”50天吗?请示电话打到少将部长那,自然是不会批准的,呵呵……事后回想,我不是有舰队鉴发的“派遣单”吗?到南沙永暑后完全可以凭此“单”要求海上指挥所安排随轮换舰艇回大陆的,想明白这点晚了,呵呵,其实俺死板教条那,呵呵……

      既然不去南沙了,凑巧黄埔船厂有一条属于我们联勤部的千吨级油船大修完毕欲南下归建,没有舰长,没有教导员,没有任何军官,只找来10个左右航海、轮机的志愿老兵(那时不叫士官,叫专业军士或专业军士长),航保部的领导找上门对我说“舰队首长希望你临时代理教导员率舰南下”……如果仅仅是“空船”南下罢了,问题是要“不浪费运力,要运输油料南下”,看着报到的12人(不到编制人数的三分之一,连正常航行都保障不了,遑论战斗、消防部署?欲哭无泪啊,到了这个时候我也不客气了,“狮子大张口”要钱、要装备、要特殊政策……)……第一段路是从黄埔满载轻柴油到下川岛某潜艇部队:临装油前事先烧好两大桶开水、蒸好馒头花卷、准备好榨菜几箱,从装油那一刻起全舰进入三级消防部署,额滴神耶……像“溜墙根”似连夜沿着珠江西侧航道以6节慢速航行南下,全体舰员一人一杆枪(负责消防是两杆枪)连夜值勤不得休息,万幸,第二天上午11时安全到达目的地——油料卸载后,我拿着舰队计划命令书找了52支队的领导,其中有一条:我舰下川岛待命期间(一待就一星期)由52支队负责饮食供应,我们好歹也是水面舰艇部队伙食不低,就是想诈骗潜艇部队的伙食(其实就是想比较、见识其中的差异而已)……第二段航行是空船到湛江茂名……第三段航行是满载航空润滑油回到海口,交南航部队后我也卸任了这个“教导员”……因为当初是同时几大单位下达的命令任务,“十二金刚”后来因为整编随舰去了广州而无缘再相见,呵呵……

      海军虽然辛苦,但四海为家,开眼界啊!

      2018/1/25 18:47:27
      • 军衔:海军上等兵
      • 军号:822348
      • 工分:529
      左箭头-小图标

      22楼 海相

      很多人不知道,当年我出任政指、政教是和父亲斗气那……老爸下结论:我不适合做政工干部(性格偏弱),尤其不适合在特殊部门工作(吊了6年)才回归一般,呵呵……

      说起与人打交道,其实在云南战场上,我连级干部一个月的战勤补助刚好够买一条“春城”(会吸烟的朋友知道其价钱,我没必要说),营团级干部稍为好一点:“红塔山”“大重九”……在连里我经常散发6毛多的“大重九”,但右口袋装的“大前门”是“孝敬领导”的(不要笑我,人都有“小算盘”,呵呵)

      2018/1/25 18:02:57
      • 军衔:海军上等兵
      • 军号:822348
      • 工分:529
      左箭头-小图标

      很多人不知道,当年我出任政指、政教是和父亲斗气那……老爸下结论:我不适合做政工干部(性格偏弱),尤其不适合在特殊部门工作(吊了6年)才回归一般,呵呵……

      2018/1/25 17:57:16
      • 头像
      • 军衔:海军上等兵
      • 军号:822348
      • 工分:529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我在联勤时是在“油料一部”当上尉主任参谋(当时我也就30多一点,按现在标准晋升差不多,也恰当很),办公室的参谋均来自于三军的中尉(近20人)——某年广州黄埔船厂新造一款新型补给舰,自动化、机械化水平很高,有关部门要求海军二级联勤人员观摩并参加该舰南沙首航仪式,我去了——碰到了好多熟人老领导:前述差点出“事故”的副政委,陪同视察舰队陆勤部队的参谋长,整编撤编文工团时我在前台当“坏人”他在后台当“好人”的副主任,而最具“名人效应”的熟人就是带队赴南沙的宋队长(祖英),宋队长(那时还不是团长)力邀“哥,一块去南沙,我有好多话要和你说”,而带队的“好人主任”也怂恿“一起去,我们一起喝酒……”……我动心了:南海巡逻多次,别说登上“永暑”了,连西沙的“永兴”都无缘相见,确实是海军生涯中的一个遗憾,于是赶紧找政委和参谋长鉴发“派遣单”,等宋队长宣布此次“南巡慰问演出”要50天时间时,我懵了……我能“脱岗”50天吗?请示电话打到少将部长那,自然是不会批准的,呵呵……事后回想,我不是有舰队鉴发的“派遣单”吗?到南沙永暑后完全可以凭此“单”要求海上指挥所安排随轮换舰艇回大陆的,想明白这点晚了,呵呵,其实俺死板教条那,呵呵……

      既然不去南沙了,凑巧黄埔船厂有一条属于我们联勤部的千吨级油船大修完毕欲南下归建,没有舰长,没有教导员,没有任何军官,只找来10个左右航海、轮机的志愿老兵(那时不叫士官,叫专业军士或专业军士长),航保部的领导找上门对我说“舰队首长希望你临时代理教导员率舰南下”……如果仅仅是“空船”南下罢了,问题是要“不浪费运力,要运输油料南下”,看着报到的12人(不到编制人数的三分之一,连正常航行都保障不了,遑论战斗、消防部署?欲哭无泪啊,到了这个时候我也不客气了,“狮子大张口”要钱、要装备、要特殊政策……)……第一段路是从黄埔满载轻柴油到下川岛某潜艇部队:临装油前事先烧好两大桶开水、蒸好馒头花卷、准备好榨菜几箱,从装油那一刻起全舰进入三级消防部署,额滴神耶……像“溜墙根”似连夜沿着珠江西侧航道以6节慢速航行南下,全体舰员一人一杆枪(负责消防是两杆枪)连夜值勤不得休息,万幸,第二天上午11时安全到达目的地——油料卸载后,我拿着舰队计划命令书找了52支队的领导,其中有一条:我舰下川岛待命期间(一待就一星期)由52支队负责饮食供应,我们好歹也是水面舰艇部队伙食不低,就是想诈骗潜艇部队的伙食(其实就是想比较、见识其中的差异而已)……第二段航行是空船到湛江茂名……第三段航行是满载航空润滑油回到海口,交南航部队后我也卸任了这个“教导员”……因为当初是同时几大单位下达的命令任务,“十二金刚”后来因为整编随舰去了广州而无缘再相见,呵呵……

      2018/1/25 17:20:50
      左箭头-小图标

      ......
      10楼 马丁中士
      没错,就是这样。哈哈哈,难免有几个各色的。
      11楼 童心从军
      不过有这样一种现象:调皮兵平时难管理,打起仗来聪明、灵活、勇敢,打完仗又会居功骄傲。
      12楼 马丁中士
      几番折腾下来,就会是个好兵。
      13楼 童心从军
      桀骜马训练出来是好马

      调皮兵培养出来是好兵。

      19楼 马丁中士
      确实是这样。现在,那帮子招兵的,眼光都很毒。看得出谁是好兵,谁可以培养。
      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伯乐更重要啊!

      2018/1/25 10:43:38
      左箭头-小图标

      ......
      9楼 童心从军
      人上一百,形形色色。
      10楼 马丁中士
      没错,就是这样。哈哈哈,难免有几个各色的。
      11楼 童心从军
      不过有这样一种现象:调皮兵平时难管理,打起仗来聪明、灵活、勇敢,打完仗又会居功骄傲。
      12楼 马丁中士
      几番折腾下来,就会是个好兵。
      13楼 童心从军
      桀骜马训练出来是好马

      调皮兵培养出来是好兵。

      确实是这样。现在,那帮子招兵的,眼光都很毒。看得出谁是好兵,谁可以培养。

      2018/1/25 10:29:00
      左箭头-小图标

      14楼 海相

      说到“调皮兵”我也碰到一回——当年“莲花山”登陆舰上,有几个专业技术不错但散漫喜欢惹麻烦的主,这帮家伙喜欢晚上偷偷溜出去喝酒,这显然是违反了作息不管不行啊,于是一段时间中晚点名后,俺亲自兼武装值更长堵住上岸的唯一通道,一站就是几个小时,呵呵——这帮家伙把衣服装在塑料袋中、从舰尾顺着缆绳下海、游向另一个码头上岸,还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呢,哈哈——等他们循着原路返回时,怎么也找不到缆绳(干舷高2米左右,没绳是爬不上来的),早被我收起来了,只听这帮家伙在下面骂骂咧咧的(海水凉哟),我看差不多了就现身了“喂,泡够了没有,想不想上来?”等他们爬上舰来就说“快去洗干净,厨房有姜汤,喝完了都给我到会议室”,哈哈……

      15楼 童心从军
      哈哈,强中还有强中手!
      16楼 海相
      其实,年轻时我自己也是大事不犯小事不断的“调皮兵”,因为是吃货,“偷鸡摸狗”事没少干,比如到兄弟部队饭堂“顺手牵羊”,到家属菜地“帮忙收获”,到后勤食品仓库打“秋风”……呵呵……我说过曾在陆军某炮连代职学习了3个多月,一般是每个月回原海军部队述职一次,每次回来都拎着一只鸡、一条大鱼、一两斤猪肉和一堆各种各样的罐头等等(我当时还享受舰艇伙食灶待遇,呵呵),待晚上布好哨、查完铺后,一行六七人(记得只有连长司务长两个干部排长一个专业军士代排长加上我,指导员晋升政教新人还没有任命,副连长学习去了,指挥排长去云南了)“打枪的不要”“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坑道工事深处走去“打牙祭”,一两杯热酒下肚哥们的感情直线升温了,呵呵……河南籍连长后来干到军区主管作训的副参谋长,炮兵春季打靶时打电话问俺“想不想去观摩观摩”,去了两回再也不去了(上山顶的观察所的路太难走了),呵呵
      17楼 海相
      最有意思的是,被我“训”过的那几个兵多年后在街上吃夜宵时碰到我,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我无意要说他们什么,但他们竟磕磕巴巴敬礼说“教导员,我们没喝酒,是吃晚饭”然后就跑了……在这件事上我没有做“错”:“训”的时候上纲上线,从“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讲到铁的纪律对人民军队的重要性,再就是不能让舰上其他人知道(打人不打脸,要留面子),第二天他们按我的要求交上“检讨书”时我看都不看就当他们的面撕了,但警告说“下不为例,如若再犯,新帐老帐一块算”,呵呵……像老人家说的:恩威并施……那以后纪律好多了,旁边几条舰的人惊奇不已:“莲花山”的人怎么老实了?……我代职期满临走时,直到这时舰上的兄弟才知道我是临时接替他们原来的探家的教导员,但“刺头”们仍然充满感情说:刘教,争取回来当我们真正的教导员,呵呵……后来调联勤,又是阴差阳错去某中型油船代教导员,连惊带吓,又吃喝玩乐,再叙……
      朋友厉害,新时期的带兵方法。

      2018/1/25 8:30:35
      • 头像
      • 军衔:海军上等兵
      • 军号:822348
      • 工分:529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14楼 海相

      说到“调皮兵”我也碰到一回——当年“莲花山”登陆舰上,有几个专业技术不错但散漫喜欢惹麻烦的主,这帮家伙喜欢晚上偷偷溜出去喝酒,这显然是违反了作息不管不行啊,于是一段时间中晚点名后,俺亲自兼武装值更长堵住上岸的唯一通道,一站就是几个小时,呵呵——这帮家伙把衣服装在塑料袋中、从舰尾顺着缆绳下海、游向另一个码头上岸,还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呢,哈哈——等他们循着原路返回时,怎么也找不到缆绳(干舷高2米左右,没绳是爬不上来的),早被我收起来了,只听这帮家伙在下面骂骂咧咧的(海水凉哟),我看差不多了就现身了“喂,泡够了没有,想不想上来?”等他们爬上舰来就说“快去洗干净,厨房有姜汤,喝完了都给我到会议室”,哈哈……

      15楼 童心从军
      哈哈,强中还有强中手!
      16楼 海相
      其实,年轻时我自己也是大事不犯小事不断的“调皮兵”,因为是吃货,“偷鸡摸狗”事没少干,比如到兄弟部队饭堂“顺手牵羊”,到家属菜地“帮忙收获”,到后勤食品仓库打“秋风”……呵呵……我说过曾在陆军某炮连代职学习了3个多月,一般是每个月回原海军部队述职一次,每次回来都拎着一只鸡、一条大鱼、一两斤猪肉和一堆各种各样的罐头等等(我当时还享受舰艇伙食灶待遇,呵呵),待晚上布好哨、查完铺后,一行六七人(记得只有连长司务长两个干部排长一个专业军士代排长加上我,指导员晋升政教新人还没有任命,副连长学习去了,指挥排长去云南了)“打枪的不要”“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坑道工事深处走去“打牙祭”,一两杯热酒下肚哥们的感情直线升温了,呵呵……河南籍连长后来干到军区主管作训的副参谋长,炮兵春季打靶时打电话问俺“想不想去观摩观摩”,去了两回再也不去了(上山顶的观察所的路太难走了),呵呵

      最有意思的是,被我“训”过的那几个兵多年后在街上吃夜宵时碰到我,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我无意要说他们什么,但他们竟磕磕巴巴敬礼说“教导员,我们没喝酒,是吃晚饭”然后就跑了……在这件事上我没有做“错”:“训”的时候上纲上线,从“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讲到铁的纪律对人民军队的重要性,再就是不能让舰上其他人知道(打人不打脸,要留面子),第二天他们按我的要求交上“检讨书”时我看都不看就当他们的面撕了,但警告说“下不为例,如若再犯,新帐老帐一块算”,呵呵……像老人家说的:恩威并施……那以后纪律好多了,旁边几条舰的人惊奇不已:“莲花山”的人怎么老实了?……我代职期满临走时,直到这时舰上的兄弟才知道我是临时接替他们原来的探家的教导员,但“刺头”们仍然充满感情说:刘教,争取回来当我们真正的教导员,呵呵……后来调联勤,又是阴差阳错去某中型油船代教导员,连惊带吓,又吃喝玩乐,再叙……

      2018/1/24 21:35:24
      • 头像
      • 军衔:海军上等兵
      • 军号:822348
      • 工分:529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14楼 海相

      说到“调皮兵”我也碰到一回——当年“莲花山”登陆舰上,有几个专业技术不错但散漫喜欢惹麻烦的主,这帮家伙喜欢晚上偷偷溜出去喝酒,这显然是违反了作息不管不行啊,于是一段时间中晚点名后,俺亲自兼武装值更长堵住上岸的唯一通道,一站就是几个小时,呵呵——这帮家伙把衣服装在塑料袋中、从舰尾顺着缆绳下海、游向另一个码头上岸,还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呢,哈哈——等他们循着原路返回时,怎么也找不到缆绳(干舷高2米左右,没绳是爬不上来的),早被我收起来了,只听这帮家伙在下面骂骂咧咧的(海水凉哟),我看差不多了就现身了“喂,泡够了没有,想不想上来?”等他们爬上舰来就说“快去洗干净,厨房有姜汤,喝完了都给我到会议室”,哈哈……

      15楼 童心从军
      哈哈,强中还有强中手!

      其实,年轻时我自己也是大事不犯小事不断的“调皮兵”,因为是吃货,“偷鸡摸狗”事没少干,比如到兄弟部队饭堂“顺手牵羊”,到家属菜地“帮忙收获”,到后勤食品仓库打“秋风”……呵呵……我说过曾在陆军某炮连代职学习了3个多月,一般是每个月回原海军部队述职一次,每次回来都拎着一只鸡、一条大鱼、一两斤猪肉和一堆各种各样的罐头等等(我当时还享受舰艇伙食灶待遇,呵呵),待晚上布好哨、查完铺后,一行六七人(记得只有连长司务长两个干部排长一个专业军士代排长加上我,指导员晋升政教新人还没有任命,副连长学习去了,指挥排长去云南了)“打枪的不要”“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坑道工事深处走去“打牙祭”,一两杯热酒下肚哥们的感情直线升温了,呵呵……河南籍连长后来干到军区主管作训的副参谋长,炮兵春季打靶时打电话问俺“想不想去观摩观摩”,去了两回再也不去了(上山顶的观察所的路太难走了),呵呵

      2018/1/24 20:31:40
      左箭头-小图标

      14楼 海相

      说到“调皮兵”我也碰到一回——当年“莲花山”登陆舰上,有几个专业技术不错但散漫喜欢惹麻烦的主,这帮家伙喜欢晚上偷偷溜出去喝酒,这显然是违反了作息不管不行啊,于是一段时间中晚点名后,俺亲自兼武装值更长堵住上岸的唯一通道,一站就是几个小时,呵呵——这帮家伙把衣服装在塑料袋中、从舰尾顺着缆绳下海、游向另一个码头上岸,还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呢,哈哈——等他们循着原路返回时,怎么也找不到缆绳(干舷高2米左右,没绳是爬不上来的),早被我收起来了,只听这帮家伙在下面骂骂咧咧的(海水凉哟),我看差不多了就现身了“喂,泡够了没有,想不想上来?”等他们爬上舰来就说“快去洗干净,厨房有姜汤,喝完了都给我到会议室”,哈哈……

      哈哈,强中还有强中手!

      2018/1/24 17:28:13
      • 头像
      • 军衔:海军上等兵
      • 军号:822348
      • 工分:529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说到“调皮兵”我也碰到一回——当年“莲花山”登陆舰上,有几个专业技术不错但散漫喜欢惹麻烦的主,这帮家伙喜欢晚上偷偷溜出去喝酒,这显然是违反了作息不管不行啊,于是一段时间中晚点名后,俺亲自兼武装值更长堵住上岸的唯一通道,一站就是几个小时,呵呵——这帮家伙把衣服装在塑料袋中、从舰尾顺着缆绳下海、游向另一个码头上岸,还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呢,哈哈——等他们循着原路返回时,怎么也找不到缆绳(干舷高2米左右,没绳是爬不上来的),早被我收起来了,只听这帮家伙在下面骂骂咧咧的(海水凉哟),我看差不多了就现身了“喂,泡够了没有,想不想上来?”等他们爬上舰来就说“快去洗干净,厨房有姜汤,喝完了都给我到会议室”,哈哈……

      2018/1/24 17:06:52
      左箭头-小图标

      8楼 马丁中士
      这也算是几件趣事吧,哪个部队里没有调皮捣蛋的小兵,哈哈哈,搞事情、惹麻烦的,都不省油的灯。
      9楼 童心从军
      人上一百,形形色色。
      10楼 马丁中士
      没错,就是这样。哈哈哈,难免有几个各色的。
      11楼 童心从军
      不过有这样一种现象:调皮兵平时难管理,打起仗来聪明、灵活、勇敢,打完仗又会居功骄傲。
      12楼 马丁中士
      几番折腾下来,就会是个好兵。
      桀骜马训练出来是好马

      调皮兵培养出来是好兵。

      2018/1/24 12:55:53
      左箭头-小图标

      8楼 马丁中士
      这也算是几件趣事吧,哪个部队里没有调皮捣蛋的小兵,哈哈哈,搞事情、惹麻烦的,都不省油的灯。
      9楼 童心从军
      人上一百,形形色色。
      10楼 马丁中士
      没错,就是这样。哈哈哈,难免有几个各色的。
      11楼 童心从军
      不过有这样一种现象:调皮兵平时难管理,打起仗来聪明、灵活、勇敢,打完仗又会居功骄傲。
      几番折腾下来,就会是个好兵。

      2018/1/24 10:55:34
      左箭头-小图标

      8楼 马丁中士
      这也算是几件趣事吧,哪个部队里没有调皮捣蛋的小兵,哈哈哈,搞事情、惹麻烦的,都不省油的灯。
      9楼 童心从军
      人上一百,形形色色。
      10楼 马丁中士
      没错,就是这样。哈哈哈,难免有几个各色的。
      不过有这样一种现象:调皮兵平时难管理,打起仗来聪明、灵活、勇敢,打完仗又会居功骄傲。

      2018/1/23 18:44:34
      左箭头-小图标

      8楼 马丁中士
      这也算是几件趣事吧,哪个部队里没有调皮捣蛋的小兵,哈哈哈,搞事情、惹麻烦的,都不省油的灯。
      9楼 童心从军
      人上一百,形形色色。
      没错,就是这样。哈哈哈,难免有几个各色的。

      2018/1/23 18:32:18
      左箭头-小图标

      8楼 马丁中士
      这也算是几件趣事吧,哪个部队里没有调皮捣蛋的小兵,哈哈哈,搞事情、惹麻烦的,都不省油的灯。
      人上一百,形形色色。

      2018/1/23 11:15:05
      左箭头-小图标

      这也算是几件趣事吧,哪个部队里没有调皮捣蛋的小兵,哈哈哈,搞事情、惹麻烦的,都不省油的灯。

      2018/1/23 10:14:13
      左箭头-小图标

      6楼 71zy
      部队首长气呼呼地说:“要是我的儿子,我就打他一顿屁股,让他好好长记性。可他是战士,既不能打,又不能骂,真气死我了!”——

      那就打呗!其实我内心不反对“家长作风”,只是领导要时时刻刻做到“家长作风”,而不是在批评时有当“家长”,在爱护部下、培养部下时也要把自己当“家长”。

      呵呵,是的,要爱兵如子,要宽严结合、恩威并济。

      2018/1/23 9:57:55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9506180
      • 工分:20
      左箭头-小图标

      部队首长气呼呼地说:“要是我的儿子,我就打他一顿屁股,让他好好长记性。可他是战士,既不能打,又不能骂,真气死我了!”——

      那就打呗!其实我内心不反对“家长作风”,只是领导要时时刻刻做到“家长作风”,而不是在批评时有当“家长”,在爱护部下、培养部下时也要把自己当“家长”。

      2018/1/23 9:12:49
      左箭头-小图标

      3楼 anan93
      调皮捣蛋的是大事不犯小事不断,父亲大人的小竹鞭没少招呼过小屁股,????.
      呵呵,伟人、大英雄也是从光屁股走过来的。

      2018/1/23 8:45:13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anan93
      老人家早!呵呵,那个人没童年沒少年,我们少时也有不少嗅事,??????.:
      是的,成长期的故事。其实调皮兵往往打仗更勇敢、更机灵。

      2018/1/23 8:44:11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10013930
      • 工分:11406
      左箭头-小图标

      调皮捣蛋的是大事不犯小事不断,父亲大人的小竹鞭没少招呼过小屁股,????.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8/1/23 8:17:51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10013930
      • 工分:11406
      左箭头-小图标

      老人家早!呵呵,那个人没童年沒少年,我们少时也有不少嗅事,??????.: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8/1/23 8:14:32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40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少年从军见闻录 95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