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国民党蒋介石统治集团在怀柔的暴行及其覆灭

共 251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10329678
  • 工分:22477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国民党蒋介石统治集团在怀柔的暴行及其覆灭

1945年8月15日,侵华日军宣布投降后,国民党蒋介石统治集团为抢夺抗战胜利果实,调遣国民党军队92军抢占了怀柔县城和周围村庄,以及平古路沿线两侧的大片村庄。随着国民党军的进驻,利用校长合法身份,潜伏在郑重庄小学的原国民党怀柔县党部书记长、中统特务张树德(怀柔东关人),国民党员张孟卿(该校教员,怀柔马道峪人),立即公开身份,改头换面,进入怀柔县城,粉墨登场。张树德积极筹划扩大怀柔县党部,并走马上任县党部书记长职务。张孟卿登上了国民党怀柔县县长的“宝座”。

勾结扩大反动势力,杀害解放区干部群众

张树德、张孟卿公开登场亮相之后,四处网罗发展国民党员,极力拼凑组建国民党区分部,委任区分部书记。同时组建发展三青团组织,国民党县党部副书记长席润民和国民党员宋继恒统管三青团工作。国民党县政府设立了情报室,还组织了以县民政科长白祥珍为首的“随军工作队”,跟随国民党军队到解放区各地讨伐,进行反动宣传和搜集共产党八路军的情报。他们不仅在本县范围内设立情报网,而且在密云、顺义等县设立情报站。他们重新拾掇起日伪时期警察局和警备队组织,建立起特务机关。通过伪警组织纠集各村反动恶霸、土豪劣绅、地痞流氓,购买枪支弹药,在县城附近成立无恶不作的“联庄会”。

抗战期间,共产党在解放区提出实行民主,改善民生,贯彻执行减租减息和增加工资的政策,直接削弱和打击了封建剥削势力。因此,反动的封建地主阶级或明或暗地与共产党对抗。一些反动恶霸地主寻机逃到国民党统治区,同国民党特务相互勾结,沆瀣一气。地处解放区边沿地区的河防口、坟头、龙各庄、邓各庄、神山、范各庄等十几个村庄,在反动地主、地痞流氓的秘密策划下,也成立了“联庄会”。“联庄会”组建后,他们频繁密谋策划抗交公粮,反对减租减息,购买枪支弹药,扬言“八路军的干部来一个杀一个”。1945年10月31日(农历9月26日),“联庄会”分子勾结警备队包围河防口搞减租减息、征粮工作的4名区干部,区民兵大队长姜克(原名刘恩启,桃山人)在突围中牺牲。是日夜里,河防口村抗联主任、工会干部张全文和退伍军人、村长刘宗政被“联庄会”分子秘密杀害。解放区干部、交通员曹义孝、王森、苏民等相继在龙各庄、东流水庄惨遭“联庄会”分子活埋、暗杀。11月12日,国民党怀柔县县长张孟卿派其弟张仲卿带领人马回马道峪村报杀父之仇(其父张凤书在清算斗争中被我处决),杀害干部群众4人,抢走大批粮食、衣物等。他们极力追随国民党蒋介石统治集团,继续反人民、妄图消灭共产党和共产党领导的革命力量。

破坏停战协定,骚扰蚕食解放区

1946年1月10日,国共两党双方下达停战令以后,怀柔地区刚刚出现的和平景象不到数日,国民党军竟然违背停战协定,重新燃起战火。驻范各庄的国民党军,每天出动召集日伪时期伪保甲长开会,要粮、要款、要夫、要柴草,禁止解放区群众支应八路军。派出武装或便衣专门侦察共产党、八路军的活动情况,抓捕威胁解放区干部群众。先后骚扰东流水庄、西流水庄、北台上、北台下、马家坟、泉水头,下辛庄、东四村、卢庄、红螺镇等村庄,抢柴抢草,并将泉水头村群众过年的猪肉、面粉全部抢走。国民党怀柔县警备队配合国民党军,连续进犯解放区王家史山、孙家史山、桃山、桥梓、茶坞、山立庄、辛庄等村。到前桥梓讨伐,群众的大柴、烟叶、猪肉等无所不掠,甚至抢走群众的鞋子、枕头。

自下达停战令,国民党怀柔县地方武装竟然配合国民党军袭扰蚕食解放区。2月11日,怀柔城内国民党92军与当地伪军130人配合奔袭渤海所村。抓走干部群众12人,抢走毛驴30多头。返回途中,抓走四渡河民兵队长胡长福等2人,口头村干部3人,并杀害了胡长福。国民党军先后侵占了杨各长、钓鱼台、石厂、高各庄等30多个村庄,并在郑重庄、富各庄(今属顺义)建立了据点。捕杀区、村干部41名,抗属及群众42名,抢夺柴草23100斤,毁坏群众家具物件不计其数。

恢复保甲建大乡,苦害百姓背井离乡

在国民党县长张孟卿积极组织策划下,先后建立了杨宋各庄、张各庄、梨园庄、南房、两河、霍各庄、牛栏山(今属顺义)六乡一镇。随后由各乡组建民众自卫队(即伙会)。5月,河防口、龙各庄、神山等村逃亡县城的反动地主28人组成“难民还乡团”。国民党河北省政府为“充实各县民众自卫武力,确保地方治安”,发给怀柔县民众自卫队步枪250支,每支枪附子弹20发。民众自卫队建立后,配合国民党军队频繁讨伐骚扰解放区,烧杀抢掠无所不为,给解放区人民造成深重的灾难。

国民党县政府为扩充民众自卫队人员,竞然沿用了日伪统治时期的整套保甲制度,原则规定每户出一人,每保一个班,每个大乡一个连。然而有权有势的一个也不出,没权没势的要出几个人。如若缺一个人就要交玉米4800斤。汉奸官吏乘机发了财,穷苦百姓则倾家荡产。并重用日伪时期的汉奸官吏,由特务、伪警、地痞、流氓充任自卫队头目。除此之外,还规定:每30亩地买大枪一支;50亩地买大枪两支;每百亩地买机枪一挺;不足30亩地,每亩交法币(1935年11月国民党政府发行的纸币,1948年8月20日废止)3000元。这道命令一下,引起平民百姓普遍惊慌。原来害怕减租减息逃进怀柔城里的地主也气愤地说:“这还不如减点租子好受呢!”国民党92军进驻怀柔以后,先后修筑了6 个大据点,当地群众被国民党军政勒索得倾家荡产。两河大乡6个村共55顷地,同时支应着5个村的国民党军,负担修筑堡垒费用四个月共计粮食922000斤,法币1089万元,柴157000斤,砖13800块,土坯22000块,出夫1000人以上。

保甲制度恢复后,强制百姓立誓遵从“一家犯法,五家同罪;一甲犯法,全保同罪”的连保连坐法。百姓外出也受到严格限制,请假最多不得超过四个钟头,每天检查一次“身份证”。在保甲制度的桎梏下,百姓在政治、经济生活上压得喘不过气来,人身自由失去了保障。4月9日,国民党军向解放区在桥梓一带进行军事训练的晋察冀军区第8旅驻军防地进攻,遭到沉重打击之后,国民党县政府勒令各伪大乡按每甲(10户)出4个人,为其补充兵员。70多户的庙城村被迫出30多人,青壮年为躲避抓兵纷纷逃往他乡。与此同时,国民党军队将大批轻重机枪、迫击炮和弹药运到龙山和牛栏山据点,并散布“八路军要攻打怀柔县城,攻打北平”等谣言,混淆视听,以此作为大举进攻、蚕食解放区的借口。靠近国民党军占领区、解放区边沿地区的不少村庄住户逃往他乡避难,未逃走的每天起早贪黑扶老携幼跑到旷野躲避,整日提心吊胆。春耕生产无法进行,大片土地良田荒芜。

配合国军打内战,扩充伙会百姓遭殃

6月26日,国民党蒋介石统治集团,在美帝国主义的支持和策动下,悍然撕毁停战协定和政协决议,挑起全面内战,向解放区发起疯狂的进攻。

国民党县政府积极配合国民党军,在不断向解放区进攻的同时,加紧对平古路的严密控制。在平古路两侧修筑据点,招兵买马,强迫百姓参加伙会,进城训练,大量扩充队伍,发给枪支弹药,参加内战。六七月份,张孟卿将已经建立起来的郑重庄、两河、杨宋庄、张各庄、范各庄、韩辛庄(今属顺义)、西邵渠(今属密云)7个伪大乡的民众自卫队(伙会),以伪大乡为单位编成7个大队,共达500余人,配备了534支枪和4挺机枪。同时,各伪大乡根据所辖村庄大小和人口多少分别建立保队。民众自卫队(伙会)和保队均充当起国民党军大打内战的御用工具。

解放区由减租减息、增加工资转入贯彻“五四指示”,发动群众开始进行“耕者有其田”的土地改革运动。一些反动地主害怕群众斗争,逃亡到国民党统治区。二区渤海所反动地主逃亡后成立渤沙伪大乡,策动民兵队长带领民兵携武器叛变,以潘各长西山(今怀柔水库西山)为据点,建起渤沙乡伙会还乡团。西茶坞反动地主利用收买欺骗手段网罗人员,在县城南关成立了茶北伪大乡“摸瞎队”。地主还乡团或配合国民党军队或单独行动,以百倍的疯狂向解放区反扑。

随着国民党军全面大规模地进攻解放区,反动地主武装更加有恃无恐,为所欲为。他们互相配合,频繁地袭扰解放区。7月11日,驻范各庄的国民党军和伪大乡伙会计500多人,到柏崖厂讨伐,抢走粮食、衣物不计其数,柏崖厂村民百姓蒙受了巨大灾难。8月27日,顺义县伪县长王振铎率警察队、义勇壮丁队、国民党军300余人;怀柔县伪县长张孟卿率国民党军及伙会300余人,同时向怀柔解放区四区边沿一带进犯。9月1日,渤沙乡伙会还乡团袭劫渤海所,烧毁房屋,抢走大批粮食,并抓走区委委员、民兵干部孙合,到县城后用铡刀残忍地铡成数断。是月15日,渤沙乡还乡团再次到渤海所附近的辛营村,抓走村支书金振生及群众3人。接着又到慕田峪杀害了村民褚全才,抓走农会主任赫永浩和村民杨顺林。在县城西门外,将金振生和区公所炊事员李守珍杀害。同月27日,范各庄伪大乡伙会队长带领警备队,将范各庄工会主席张德良杀害在村北大庙。11月3日深夜,由于叛徒告密,范各庄伪大乡伙会和渤沙乡还乡团100多人,包围了六区在柏崖厂村土改工作组的住所,制造了震惊怀柔地区的“柏崖厂东坡惨案”。在突围激战中,柏崖厂民兵中队长李国稳、马家坟村长郭贤和公安员宋仕增当场牺牲。区村干部十几人全部被捕,出村过河时,区农会委员宋福全被敌杀害。区委组织委员焦文正和马家坟村支书许连仲侥幸逃脱。其余人员被押到范各庄伪大乡。翌日,区公安员刘仕绥、区武委会干部苏凤梧,在敌人酷刑后英勇就义。

年底,民众自卫队(伙会)经过不断地拼凑、扩充达700余人,拥有650支步枪,7挺机枪。张孟卿又将各伪大乡的民众自卫大队调整为12个中队和1个分队。在张孟卿统一指挥下,又委任霍岳南为少校参谋,那多仁为上尉副官。以怀柔县城为大本营,除了1947年初国民党92军撤出,国民党13军1个营500余人进驻以外,还驻有伪河北省第五区推行警政的伪警察大队140人;护卫城防的警备队(1947年初改名为保警队)327人,下设两个中队和一个分队。这些国民党军、地方武装及地主武装狼狈为奸,横行乡里。加上国民党政府实行反动的财政经济政策,横征暴敛,苛捐杂税,通货膨胀,货币贬值等,给国民党统治区人民造成了巨大灾难。

风雨飘摇势已去,反攻倒算狂杀人

1947年春,全国解放战争形势开始发生新的变化,解放区部队决定集中兵力扩大根据地,巩固中心区,向平原地区发展,伸延到北平郊区。晋察冀五旅配合解放区地方武装县大队、游击队在平古铁路线上展开声势浩大的破交活动。并先后收复了高丽营、牛栏山等据点。此时,国民党怀柔县民众自卫队总部直言不讳地自供:“人员因屡次与共军战斗损失,所以大多不足”,并惊恐万状,“现因治安恶化关系,所有之自卫队均需集中城关附近”。同时加强了县城进出的严密控制。县城的各城门增加岗哨,百姓进出要逐个搜查。一有紧急情况,就紧闭城门,全城戒严。加强城防工事的修筑,城墙各角建起大型碉堡;城西城北外侧开挖又深又宽的护城壕,壕外扎鹿寨;靠近城墙外侧的城东城南居民住宅一律拆除,以防备八路军攻城。

1947年下半年,人民解放军开始转入外线作战,继而向国民党统治区展开大规模的进攻。解放区部队、怀柔地方武装不断向国民党统治区的伙会据点发起攻击,歼灭敌人。从10月11日到11月11日,一个月的时间内,毙伤伙会、保警队118人,俘103人,极大地震撼了国民党怀柔县党政军界。

解放区地方武装配合解放军主力部队深入国民党统治区歼灭敌人有生力量,使其受到毁灭性打击。尤其是1948年1月12日,冀热察部队四海战斗全歼国民党暂三军一个团之后,国民党军狗急跳墙,铤而走险。从1月28日到2月8日集结大批兵力,向解放区二区平北党政军机关驻地及长城南北进行报复性的讨伐扫荡。这次大扫荡面积最大,敌人疯狂至极。反动地主武装伙会,还乡团乘机兴风作浪,大肆猖狂反扑,进行反攻倒算的罪恶活动。他们配合国民党军到处烧杀抢掠,二区大部分村庄遭受了洗劫,渤海所东关年仅14岁的儿童团长学甫、辛营农会主任赵连祥和妇女主任李曹氏被国民党军、伙会杀害。长城以北宝山寺农会保管处仓库被敌烧毁,附近只剩五六个村庄没有被烧掉,群众回村庄吃无吃、住无住。长城以南解放区六区21个村庄被圈走或部分成分较高户在敌人煽动下害怕逃走2730户、11726人。没圈走的群众被逼到山里。国民党特务、地主武装利用社会关系和家属拉拢民兵投敌叛变。六区神山村,国民党军讨伐时,民兵小队和扣押的地主全部投敌。并怂恿逃往国民党统治区的落后群众回村抢劫财物,以此制造基本群众对立。地主武装又在解放区边沿地区重新建据点,修筑碉堡、炮楼近百个,41个村造成“无人区”。5月7日,范各庄伪大乡长金志魁为报杀父(其父金慎德土改中被镇压)之仇,血腥制造了“长园惨案”。长园村14名干部、群众被杀害。并圈走村民120多名。

穷途末路夜逃窜,怀柔历史谱新篇

5月份以后,人民解放军全面进攻不断取得胜利,怀柔解放区地方武装配合主力部队连续攻击敌伪据点。5月20日,攻克凯甲坟炮楼;5月22日打下口头、孟庄、辛庄等据点;5月24日,攻陷流水庄金灯寺据点;6月2日,摧毁范各庄据点;6月6日,烧毁孙家史山炮楼两座;6月9日,焚毁东庄据点炮楼;6月20日,摧毁桃山、卧佛寺、两河三教堂据点;6月21日,孟庄南山炮楼化为灰烬;7月15日,怀柔城北最大据点孤台寺彻底垮台;7月21日,怀柔“铁打的南大门”郑重庄等8个据点被一窝端掉。自战略进攻以来,保安团(1948年5月,怀柔民众自卫队改为伪河北省保安31团,下设3个营,张孟卿兼团长)、伙会40多个据点被铲除,分散的大批炮楼、碉堡被毁掉。怀柔境内只剩县城及城关周围据点。

1948年9月,人民解放军发起规模空前的秋季攻势,与国民党军转入战略决战。解放区怀柔县支队(1948年3月,县大队改为县支队)、武工队配合解放军主力部队先后占领了县城外围峰山顶、龙山、担子山、潘各长西山等地,直逼怀柔城下。

辽沈战役胜利结束,东北全境解放及东北大军挥师进关,龟缩在怀柔城内的国民党惶惶不可终日。一些党政军要员先后逃往北平。资产较多的商人也偷偷地把物资运往北平。为防止共产党八路军进入城内,严禁一切县城以外人员进城。城内不多的国民党军的给养完全靠飞机空投补充。怀柔县城,到处呈现街市冷落,店铺凋零的萧条景象。

12月5日8时,东北野战部队48军发起总攻密云县城的战斗,蜷缩在怀柔城里的国民党军政人员如惊弓之鸟。深夜,国民党县长张孟卿、县党部书记长张树德得到密云解放的消息后,即刻召集保安团、伪警队、政府职员等紧急会议,布置逃跑事宜。翌日凌晨3时左右,张孟卿下达“撤退”命令。除留守保警队一个分队外,政府职员、保安团、保警队等全部人员在张孟卿率领下,分别在县城南大街、南关集合。这群乌合之众为免遭县支队截击,避开平古路,抄近道,走小路,沿着平古铁路东侧,经两河、赵各庄、牛栏山一线,如丧家之犬,仓惶逃窜。

6日凌晨5时左右,中共怀柔县委、县政府组建以县长解文彬、公安局长杨森、县支队长刘宗悦等入城工作指挥部,发布入城命令。公安局长杨森宣布入城注意事项及组织纪律。国民党政府留守保警队分队长车相普主动打开南城门,向入城队伍缴械投降。8时,县公安局长杨森率领县委、县政府工作人员和部分县支队武装人员,由北城豁口进入城内。入城秩序井然,未发生流血冲突、哄抢、骚乱等事件。

入城队伍首先进入国民党县党部、县政府和警察局。随即清查收容国民党散兵,收缴枪支弹药武器和接收物资、档案等遗留物品。县城要害机关及主要街道路口部署了武装战士巡逻值勤,实行短时的城镇戒严。清除了国民党遗留的反动标语、书刊、党徽、党旗等。发布《安民布告》,召集各界群众代表开会,宣布共产党对城镇工作的政策法令。为维护城镇治安,县公安局组建了城镇临时派出所,开展户口清查登记工作。

下午,解放密云的东北解放大军以排山倒海之势,威武雄壮地经过怀柔,奔赴平津战役前线。

怀柔县城的解放,宣告了怀柔全境解放和国民党蒋介石统治集团在全县范围内彻底崩溃。从此,怀柔县的历史掀开了崭新的一页。

      打赏
      收藏文本
      1
      0
      2018/1/12 10:28:12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回复:国民党蒋介石统治集团在怀柔的暴行及其覆灭

      2018/1/13 6:05:04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2条记录] 分页:

      1
       对国民党蒋介石统治集团在怀柔的暴行及其覆灭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