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康国雄与蒋介石的忘年交

共 1495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10383994
  • 工分:19871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康国雄与蒋介石的忘年交

1941年,正是抗日战争最艰苦的年代,陪都重庆不断遭到日本飞机的狂轰滥炸。我父亲为了全家人的安全,在重庆南岸汪山上买了一块地(一个小山包),盖了房子,挖了防空洞。黄山——蒋介石和他夫人的别墅就建在这里——再往前就到汪山,我家别墅就在汪山马路边上。

蒋介石和夫人宋美龄,经常在周六或周日下午从黄山乘车到汪山。到了汪山,离我家别墅前不远,就双双下车,沿公路散步。

有一天,蒋介石蒋夫妇二人在我家后山坡野餐。我家有仆人看到了,说:“看,那是蒋委员长!”

大人们站得远远地仰着头观看,我和妹妹出于好奇,悄悄爬到后山树林边去偷看。有几只警犬冲我们叫,被蒋介石的侍卫官制止了。

蒋介石和宋美龄席地而坐,地上铺了一块白桌布,放了点心、饮料之类。蒋介石和蔼地问我姓名,住在哪里,在哪里上学等,还给我们兄妹二人各一块点心。临别时,他还说:“小朋友,我们下次来,再找你们玩。”

这就是我和蒋介石的第一次见面。

“哦,你是康心如的儿子!”

从这次之后,蒋介石每次来汪山散步,经我家门口时都要叫上我。蒋夫人同来时,也会叫上我妹妹,让我们陪他们散步、聊天。

我妹妹第一次被宋美龄牵着手散步后,发现手上留下了很好闻的香水味,到处给别人闻:“蒋夫人的手好香啊!”

后来,蒋介石来汪山叫上我陪他散步,几乎成为惯例。我印象最深的是他每次散步到我家时,都用很重的浙江地方口音叫我“国雄,国雄”。侍卫官马上跑进我家来,叫我去陪蒋委员长散步。

从此只要看到有宪兵在马路两旁开始站岗放哨,我就知道他们要出来了,我就会主动站在我家前面的花园里等着。

在和我闲聊中,蒋介石最喜欢提的问题是老百姓生活方面的。我虽然只是个小孩子,但是平时听大人们讲得多。家里有仆人,有厨师,在汪山还专门请有两个“大班”(轿夫,除抬轿外,还做些杂活),他们的家一般都在乡下,有时家里人还要到乡下去赶场,因此对老百姓的生活情况我多少有些了解,居然能答得上来,这使他很满意。他还经常让侍卫官给我送一些从印度加尔各答空运来的水果和糖块。

有一次,蒋介石听我说身体不好,经常生病,就关心地问我平时找什么医生看病。我告诉他,家里主要是找一个叫周伦的医生给我看病,周伦是留德博士,因失恋曾经自杀未遂,留下残疾,但医术很好。

不久以后,有一次周伦对我说:“国雄,你还把委员长的孙儿给我介绍来了!”

原来,有一天有人带了两个外国人模样的小孩子到他的诊所看病。他一看是两个洋娃娃,有些奇怪,一问才知道是蒋经国的儿子。他问他们怎么知道他的诊所,回答说是听康国雄介绍的。

就这样一起散步许多次以后,蒋介石偶然想起问我,你姓康,你们家与康心如什么关系?我答道,康心如是我的父亲。他这才恍然大悟地说:“哦,你是康心如的儿子!”

那时,我父亲在重庆独立经营美丰银行,影响很大。1939年,蒋介石指定我父亲担任了重庆市第一届临时参议会议长,任期四年。父亲一直不愿参政,因为蒋介石的指定,他才出于无奈连任了两届。蒋介石曾两次召见我父亲和他面谈。

在我的记忆中,蒋介石(或者和他夫人一起)在马路上散步时,从来不回避行人,更不会驱赶行人搞戒严什么的。在马路上来往的人可以照常行走,最多的侍卫官招呼人们靠边走,让开马路中间的道。因此,沿途总有人停步观望,还有人脱帽鞠躬,甚至喊“万岁”什么的,蒋夫妇二人也微笑点头或摘帽致意。

1942年,国民政府为了争取对中国抗战的外援,宋美龄曾只身去美国。蒋夫人从美国归来后,蒋介石派一位侍卫官给我送来一件从美国带回来的小礼品,一枝51型“派克”钢笔,还附了一张名片,比通常的名片略大些,什么头衔都没有,就是中间有“蒋中正”三个字。我一直保留了若干年。1953年我在天津南开大学念书,一次划船时,钢笔不慎失落在河中。

有一次,蒋介石约我在某天傍晚四五点钟去黄山他的官邸玩耍。按约定时间,我一人步行到黄山。卫兵问我找谁?我说是委员长约我来的。卫兵打了电话进去,没多久,一位面熟的侍卫官出来,把我带进一个大房间。

房间里,好多人正围坐在一张圆桌旁吃饭。我一看,都是蒋委员长身边的侍卫官。大家都认识我,纷纷说:“国雄来了!”只有一个瘦高个子我从未见过,他站起来,给我的印象是比那些侍卫官都要高。他叫我坐在他身边一起吃饭。我印象最深的是,他胃口很好,一边喝酒,一边吃菜,谈笑风生。许多侍卫官都向他敬酒。

他问我:“你该叫我什么?”他想了想又说,“就叫我蒋二哥吧。”

我当时并没意识到这个称呼的含意。

饭还没吃完,他对一个侍卫官说:“你打电话,问爸起来没有?”他接着说,“转告一声,国雄已来了。”这时,我才恍然大悟,他是蒋委员长的二儿子蒋纬国。

侍卫官打完电话回来说:“委员长起来了,叫国雄上去。”蒋老二马上站起来对我说:“我们走吧!”

我跟他一起离开了餐桌。往更高的山上走去。

到了另一个二层楼房,开门进去,在一间不大的客厅里等候。我就东张西望地看,看到房间里只摆着几张普通的沙发和椅子,桌上摆了个不大的收音机,墙壁上挂了一些画,整个陈设显得很简陋,比我家的差远了,那个收音机也比我家的落地式收音机差多了。

不一会儿,蒋介石从楼上下来了,高兴地与我握手,问我身体好吧。他浓重的浙江口音,我还能听懂。

一会儿,又开出一桌饭,我们三人一起坐下吃起来。是四菜一汤,我印象最深的是,有一盘很酥烂的蚕豆,豆子外形很完整,可是一到嘴里即化了。菜的味道都很淡,再加上我已经吃过了,所以我吃起来觉得实在没味道——后来我在台湾见到姐夫,姐夫还笑话我说:“记不记得?当年你到蒋介石家去吃了饭回来,我们问你好不好吃,你说不好吃……”

饭后我们又一起回到客厅聊了一阵,蒋介石还说,下次找个摄影记者来给我们照张相。后来说时间不早了,今天就到这里吧,并对纬国说:“你送他回家吧!”

我和委员长拉拉手,临别时他说:“下次再来,我找一部电影来演演。”

——不过,后来我就进城上学去了,没有机会再见到蒋介石,他说的电影我也就没有看成。

我父亲与监察院院长于右任关系很好,于右任和监察院的一些人常来我家玩。有时他们见到我,就开玩笑说:汪山有两个要人,一个是张季鸾(《大公报》总编辑),一个是康国雄;别的人到黄山官邸去见蒋委员长,侍从室都要打招呼,叫自己看表掌握好时间,一般不能超过半小时,只有张季鸾和康国雄去,侍从室不限制时间。

我父亲的一些同事还对他开玩笑说,你儿子比你有本事,委员长要见你,是给你下条子;委员长给你儿子送东西,是递名片……

其实,当时我不仅同蒋介石,同其他一些名人、要人我也有过类似交往。

上海有名的帮会头领、“海上闻人”杜月笙,也常来我家打牌。我叫他杜伯伯。我在南开学校上初中时,有一次为抗日募捐,我还跑去找杜月笙。那时他住在重庆城里打铜街交通银行,我请他为抗日募捐,他说可以,但要等他秘书回来办。我说,你就随便开张支票嘛。但是他一再说要等秘书回来。那是个星期天的下午,我因为住校,必须赶回学校,等不及了。最后他从身上摸出一张支票给我。我还嫌钱少了,要他再开一张,他说那只有等秘书回来。我只好回了学校。结果公布出来的募捐数,我的成绩最大,杜月笙那张支票数字最高。

后来我跟父亲说起这事,奇怪为什么他一定要等秘书回来开支票,我父亲说:你真是胡闹,你不知道他不会写字吗?他只会签“杜月笙”三个字,你硬要他开支票,不是为难他吗?

父亲与国民党元老于右任是清朝末年参加同盟会反清斗争的老友,又是陕西同乡,私交甚笃。抗战期间,于右任全家(包括女婿屈武)在重庆住在我三叔康心之家里,也是我们家的常客。当时我和妹妹虽然年幼,但对于老伯印象很深。因为他很喜欢我们,每次来我家,总要逗我们玩笑,我们还爱扶摸他的大胡子。

因为于右任的关系,杜聿明、关麟征这些陕西籍将领也来过我家。杜聿明还送过一把日本指挥刀给我父亲,是他在抗战胜利后参加日军受降仪式后带回来的。那上面还留着血迹,据说可以辟邪,有段时间挂在我父亲的床头。

此外,张群也在我家住过,经常来往的还有何应饮、谷正纲、谷正伦等。有一次,何应饮来了——听说他不愿在外边跳舞,我家为他办了小型舞会。我父亲把我叫到客厅里去,说:来,给你介绍何总长。

我最后一次见到蒋介石,是在1945年。

当时因为长期生活于战争环境,同盟国、法西斯轴心国、美国陈纳德飞虎队以及日本“神风”敢死队等等,都是我们少年学生议论的话题。我佩服那些军队的英雄,我读不进去书,想去参军,远离家庭那些“管教”我的兄长们。

一天,我看到“空军幼年学校”(简称“空幼”,当年设在成都灌县)在重庆招生,我去报名,未获批准——因为要小学毕业文凭,而我没有。

我当时就读的广益中学,坐落在重庆黄葛垭山上,与蒋介石的黄山官邸有公路相通。一个星期六的下午,我与三位同学从学校步行到汪山去玩耍。

在路上,突然看见,每距离两三百米有一个宪兵站岗,我明白蒋委员长要出来了。我告诉同学说,我认识委员长,并和他很熟。同学们不信,以为我在吹牛。

不久,从远处开来三辆黑色小卧车,我对蒋介石的车很熟悉,一看就知道这是委员长的车队。当汽车擦肩而过时,我叫了一声:“委员长!”

车队一下就刹住了。同学们吓得脸色都变白了,以为我惹了大祸。

中间一辆车门开了,出来一个穿呢子制服的侍卫官,跑过来问:“你们中间有康国雄吗?”

“我就是。”我敏捷地回答。

他说:“委员长要你过去。”

我就小跑过去。蒋介石对我的声音很熟悉。我跑到车门口,见他坐在里面。他问我上哪儿,我说回汪山。他说:“可上车来,我送你去。”我说还有三个同学。他说:“让他们都来,一起走。”

同学们远远看着,吓得一动也不敢动,我招手叫他们过来,他们才如梦初醒,跑了过来。于是,我们四人都上了蒋介石乘坐的那辆汽车,中间还有一排活动座椅,他们三人正好坐下,我与蒋介石同坐一排。在车上,我告诉蒋介石,我想考“空军幼年学校”,因为我没小学毕业文凭,不让我报名。他说,没关系。他马上对坐在司机旁的一位叫余滨东的侍卫官说,你带他们办一下手续。余满口答允,当天是周六,余要我们下周一到重应曾家岩蒋委员长官邸找他。

车队到达汪山后,他与我们一起下车,像平时那样,与我们一起在马路上漫步。走完一段后,他说:“我不送你们了,你们自己去玩吧。”

我们四人欣喜若狂,一路上又说又笑地到了我家。同学们说,没想到你与委员长关系这么好,我们起先还以为你在吹牛哩!

到了下个星期一,我们四人一起去曾家岩蒋氏官邸。找到余侍卫官后,他带我们四人到空幼招生委员会报名处。

不久,我收到“空幼”录取通知书。从此我就不再上学了,等着去空军幼年学校,并且做起了开飞机上天的美梦……

当时父亲不在重庆。因为美丰的分行很多,他自己每年都要去查账。母亲托人把这事通知了父亲。父亲给我寄来一封长信,臭骂了我一通,说我不好好念书,异想天开想从军,信中还说我“居然还去找蒋委员长疏通”等等。但是,当时父亲已对我有点无可奈何。

正当此时,日本无条件投降了。“空幼”学校原定8月底到灌县集中,由于日本投降,集中日期推迟到9月。

父亲正好于8月上旬返渝,对我做了许多思想工作。他说,既然战争结束,已无仗可打了,再去当兵就没有意思了,并说今后主要搞经济建设,还是应该留下来读书,不要再去“空幼”了。

我终于被父亲说服,打消了去“空幼”的念头。

与我一起报名的那三个同学,有一个体检时被淘汰,另外两个都考进去了。

蒋介石最后一次问起我

蒋介石最后一次问起我,是在1949年底。蒋介石离开大陆前夕,经过重庆,他自己已没有汽车,由当时的重庆市市长杨森出面,征用了我父亲的私人小卧车。蒋介石乘车时,和我家司机聊天,得知车主是我父亲后,还向司机打听我的情况。

后来司机回来了,还给我说蒋总统都还记得到你,还问了你的。

延伸阅读: 尧茂书 殷罡 李月
      打赏
      收藏文本
      3
      0
      2018/1/10 17:26:06

      热门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3楼 李凝晚2
      一位和蔼可亲童心未泯的老人。
      他掘开花园口的时候和蔼吗?他砍共产党员脑袋的时候可亲吗?他杀掉九岁的宋振中的时候童心未泯吗?

      你什么时候能够有点骨气?

      2018/1/10 23:02:45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9楼 李止鸢
      在發表的張學良口述歷史中,張學良特別提到蔣介石一直非常關心他。 試想想,假如張學良以兵犯上的對像不是蔣介石,張學良能活嗎?他的下場會会好嗎?
      以兵犯上?

      蒋介石1927年公然对抗管辖他的武汉国民政府,算不算以兵犯上?

      蒋介石1931年公然以暴力压制民主,囚禁老上级国民党元老胡汉民,算不算以兵犯上?

      2018/1/17 12:15:45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9楼 李止鸢
      在發表的張學良口述歷史中,張學良特別提到蔣介石一直非常關心他。 試想想,假如張學良以兵犯上的對像不是蔣介石,張學良能活嗎?他的下場會会好嗎?
      算了吧。西安事变后张将军一直被关押,从历史人物的角度,和死了有毛线区别?他真关心自己这个“盟兄弟”,为什么不放他出来重振东北军,让东北军在抗日战场证明自己?还不是怕东北军打得好了,被扇了耳光?

      私心太重一直是蒋介石乃至国民党不断从失败走向更大的失败的主因。

      2018/1/17 0:23:24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9楼 李止鸢
      在發表的張學良口述歷史中,張學良特別提到蔣介石一直非常關心他。 試想想,假如張學良以兵犯上的對像不是蔣介石,張學良能活嗎?他的下場會会好嗎?

      唐德刚在《口述历史》记录张学良的采访:

      “我没死,完全是蒋夫人保的。依蒋先生的意思,是要把我枪毙的。这情况我原先不知道,但我后来看到一个东西,这是美国的一个名叫约翰的公使写的文章,有朋友抄下来,拿给我看。上面说,宋子文警告蒋介石,对蒋先生说,你要是对那个小家伙有不利的地方,—当年,他们都喜欢称我为小伙子,宋子文说,那我就把你的内幕都公诸于世。他这句话很厉害。我认为蒋夫人是我的知己,她称我为绅士,她对蒋先生说,西安事变,他不要钱,也不要地盘,要的是牺牲。你要杀他,那我就走开!是蒋夫人保护了我,我很感激她。”

      2018/1/22 8:39:16
      左箭头-小图标

      原帖已被删除
      记录这番话的,可是蒋介石的御用文人唐德刚。

      老伯,你从来不读书,只会拍马屁,所以不知道,你敢说唐德刚的记录是地摊货,你这是狠狠甩蒋公公两个嘴巴子,大不孝啊!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8/1/21 13:39:07
      左箭头-小图标

      原帖已被删除
      张学良被谁忽悠了?蒋介石倒是忽悠了他这个救命恩人三次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8/1/21 13:35:14
      左箭头-小图标

      原帖已被删除
      张学良绝对想回大陆,他曾向邓颖超表态,赵一荻女士也在给大陆亲人的回信中希望团聚。但张学良最后不能回大陆,是因为蒋经国选定的台独分子李登辉的阻挠,李登辉害怕张学良被中共进行统战,以人身自由为交换条件,要求张学良不得回大陆,张学良最终屈服,不要说回大陆,连去香港参加故友子女的婚礼,都被台湾高层阻挠。

      所谓张学良“无颜回东北”,从不见于张本人或有接触的知情人之口,是近十几年蒋奴集团为了抹黑张学良粉饰蒋介石而造出来的谣言,从不见诸任何正规媒体的报道。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8/1/21 13:33:32
      左箭头-小图标

      原帖已被删除
      又在发明历史,他什么时候跪在蒋经国面前痛哭流涕忏悔了?一天到晚撒谎造谣,你好意思吗?

      你去看看张学良晚年多次采访,坚持自己发动西安事变是正确的,从不后悔,还说“再来一次的话,我还是要这么做,就是要教训一下那个人”

      2018/1/21 13:11:35
      左箭头-小图标

      原帖已被删除

      唐德刚在《口述历史》记录张学良的采访:

      “我没死,完全是蒋夫人保的。依蒋先生的意思,是要把我枪毙的。这情况我原先不知道,但我后来看到一个东西,这是美国的一个名叫约翰的公使写的文章,有朋友抄下来,拿给我看。上面说,宋子文警告蒋介石,对蒋先生说,你要是对那个小家伙有不利的地方,—当年,他们都喜欢称我为小伙子,宋子文说,那我就把你的内幕都公诸于世。他这句话很厉害。我认为蒋夫人是我的知己,她称我为绅士,她对蒋先生说,西安事变,他不要钱,也不要地盘,要的是牺牲。你要杀他,那我就走开!是蒋夫人保护了我,我很感激她。”

      2018/1/21 10:42:21
      左箭头-小图标

      原帖已被删除
      张学良什么时候说过自己无颜回东北? 倒是他给邓颖超回信说:“寄居台湾,遥首云天,无日不有怀乡之感。一有机缘,定当踏上故土。”

      2018/1/21 10:36:53
      左箭头-小图标

      原帖已被删除
      你的地摊货少吗,要把你的《发明集》展示一下吗

      2018/1/21 10:34:02
      左箭头-小图标

      原帖已被删除
      你长期妖魔化毛泽东和中共,又是如何解释呢?

      做人何必太虚伪?

      2018/1/21 9:59:46
      左箭头-小图标

      原帖已被删除

      张学良口述史料中谈共产党:因得民心而得天下:

      1935年秋,张学良任西北“剿总”副总司令首次到西安时,杨虎城(左)到机场接张学良(右),两人一起走出候机室。

      近年来,笔者在整理张学良口述史料过程中发现,张学良围绕国民党为什么打不过共产党这一话题,从国共两党比较的角度谈了许多看法,比许多人谈的具体、生动、深刻。从1925年认识孙中山起,就开始和国民党打交道;张学良从1934年任鄂豫皖“剿匪”副总司令开始,就和共产党打仗,对共产党和国民党的军队有较深的了解。他和国共两党领袖人物也都有过较深的交往,支持过蒋介石也扣押过蒋介石,又和周恩来亲密接触过,直到晚年敬佩之情仍难以磨灭。正因为张学良具有不同常人的经历和地位,所以他谈国民党为什么打不过共产党,有其特殊的价值和重要意义。

      得民心者得天下,这是千古铁律,张学良对此体会极深。他说:“‘九一八’以后,无论是学生,还是老百姓,抗日情绪都很高。有人说这是受共产党的鼓动,这话我听不明白。老百姓的抗日情绪不能说是共产党鼓动的,这得反过来说,是人民自动,共产党顺应。 ”

      张学良认为共产党之所以能发展壮大,就是因为共产党顺应了民意,并且说到做到。“既然大家都赞成抗日,那我共产党就去做。共产党的厉害,就是共产党能够看清这事情的趋势,知道民众往哪走,他知道了民众的意思,他就能够真正去那么做。 ”张学良说。

      张学良是个军人,一生军事生涯虽短,但他跟日本人打过仗,又是中国高级将领中跟苏联红军打过仗的,和北洋军阀打得更为激烈,和国民党新军阀也交过手。他说,打了那么多的仗,胜败不论,最不值得的是和红军打仗。他晚年一回想起当年的“剿共”,就感到伤心:“那所谓‘剿匪’真让人伤心啊,‘剿匪’的军队都实行坚壁清野,这可不是胡说八道。我是在后头,前头的军队呀,我也出去视察了,归我管嘛,我一看伤心透了,那房子都给人家烧了,坚壁清野呀! ”“事实上用不着烧房子,为什么烧?因为烧了,军队可以占便宜,可以把好东西都拿走啊。 ”“所以我反对内战,那内战真是没有人性啊。连我到前线去都没有地方睡觉,房子都被烧了。 ”

      共产党之所以越剿越多,就是因为国民党军队对老百姓过于残忍,将老百姓“逼上梁山”:“那时政府真叫不讲理,都是自己的人民,你怎么能把人民当成俘虏看待呢?你是中国军队,怎么能那样看待老百姓?你那不是逼着老百姓上山当共产党吗?”“那真是把老百姓逼到山上去了,逼得老百姓都当共产党了,跟共产党一块和我们斗争,那杂牌军没有军饷咱不说,正规军也是一样,连烧带抢啊。老百姓被逼得没有办法了,只好投奔共产党,和我们对打,我承认,这是官逼民反! ”

      老百姓和共产党站在了一起,国民党就陷入了被动挨打的汪洋大海之中。张学良说:“‘剿匪’的事归我管之后,我去各部队巡察,那才知道,共产党真厉害啊!你一不小心,他就来袭击你了。我一个部下,带着一个营的人,让共产党给袭击了。是这样的,他出去,好像为什么事情出去考察,看见一个老太婆在门口缝鞋呢,她是共产党的侦探、眼线,我们的军队来了,她怎么办?在那地上立有一个杆子,她那个门上有一个绳子,她一拉门上的绳子,杆子就倒下来了,共产党看到了,就知道有军队来了。 ”

      张学良举了许多亲身经历的例子,来说明国民党军队大失民心:“我们的军队在那驻扎,一个小孩子,十五六岁的小孩跑来玩儿,一边玩儿,一边他把我们的军队都数了,有多少炮,大概有多少兵,他都给你数了,然后,他跑去跟共产党报告。那共产党的玩意可多了。”“那个刘殿华的军队,到一个地方,当地的人给他摆上酒席,放鞭炮表示欢迎,但老百姓在鞭炮里面藏了炸弹,鞭炮一响,引燃了炸弹,把刘殿华炸死了,军队长官都被老百姓炸死了呀。 ”

      面对老百姓,国民党军队束手无策。“他们的这些玩意儿最后我们也知道了,那你知道了也没法子啊,你没法子对付老百姓呀!你上哪知道谁是共产党啊?你也区分不出来呀!老百姓和共产党都一样,你怎么区分?所以你没法,你总不能看见老百姓就抓起来呀。”“多数老百姓对中央的军队,也包括我们这些军队不好,恨军队,那时候军队确实有些做得不对的地方,像坚壁清野之类的,那很多了。所以我跟蒋先生说,为什么共产党我们剿不光,就是他得民心,我们不得民心。”“中国的古书上说,天心自我民心,天听自我民听,你不得民心,那你就得等着失败。 ”

      “国民党把大陆丢了,怎么丢的?那是自己找的。不是国民党把大陆丢了,是大陆人民不要国民党啦。简单说,国民党在大陆时,把大陆看成征服地一样,没有想到这是自己的国家,什么都要,房子、女人、钱,这帮坏蛋。真让人伤心。 ”

      “任何一件事情的成功与失败,都有它的来龙去脉。”“所以我跟蒋先生言语冲突,就是这个问题,我说你要想剿灭共产党,你剿灭不了他们。蒋先生不承认我这个话,他们共产党怎么能这样?怎么能这样?因为咱们中国的老百姓,多数支持他。 ”

      2018/1/21 9:56:41
      左箭头-小图标

      原帖已被删除
      张学良在《口述历史》中评论的原话:

      我是跟周恩来见面了,我跟你说,中国现代人物,我最佩服的是周恩来,我最佩服他。

      这个人,我们俩一见面,他一句话就把我刺透了,他也相当佩服我,你看周恩来说没?可以说我们俩一见面,我当时我答应周恩来了。周恩来说,如果你能够做保证,那我们共产党呀可以放弃掉这些个事情,我们很希望这样,你能领导,我们更愿意。我说我去说服。我自个太自骄了,我说我去说服蒋先生,我可能把他说服了,我负责任,我说我给你保证,如果你们这个条件是真的,都是这样,不变。他说好。

      我说这样子,我跟蒋先生去说说,我这方面我负责任,你那说的话可算话,大家说话说了算。那也许我上了他们的当也不一定,这话别这么讲,但是周恩来我们俩说得很确实,他说,如果你真能做到,我们立刻执行计划。不过,他说,他要求两个条件:一个,把陕北这个地方还给我们留着,让我们的后方家眷在这儿待着;一个,你不要把我们共产党给消灭。这是两个条件,其余那我们一切都服从“中央”,军队也交给“中央”改编。我们当时订的是这样的计划。

      那么后来等抗战时候,我跟蒋先生还请求带兵呢,蒋先生的秘书长跟我讲,他说那就是蒋先生怕你呀,你知道那是拿你当个灵芝啊,当个宝贝,这边拿着你,那边也拿着你,怕你跑到那边去。

      那个时候我们想这样,说好了,阎锡山、东北军、共产党都联合,三方面军队这么摆着,作战的时候这么摆着,我们绝对跟你,服从你指挥,跟你作战、合作,都说好了。

      2018/1/21 9:53:44
      左箭头-小图标

      原帖已被删除
      杨虎城和他的家人呢?九岁的宋振中呢?老伯,你的“刚正不阿”呢?

      2018/1/21 9:37:43
      左箭头-小图标

      原帖已被删除
      蒋介石在1949年撤台前,可是在暗杀名单里亲自加上了宋庆龄、张学良和李宗仁,还对一脸懵逼的毛人凤说“你毛人凤还想有菩萨心肠啊?”

      宋美龄还对蒋介石说“你要是敢动那个小家伙,我就把你的丑事全抖出去”

      2018/1/21 9:36:21
      左箭头-小图标

      原帖已被删除
      蒋介石才是不倒翁吧,你不是老爱说蒋介石数次准备交权,结果“全国人民不答应”吗?老伯,做人,真的要刚正不阿才行,不要只会谄媚和扇阴风点鬼火。

      2018/1/21 9:32:38
      左箭头-小图标

      原帖已被删除
      李凝晚,你老是这么撒谎造谣,有意思吗?什么“平和的讨论”“探寻历史真相”,你不觉得自己很虚伪吗?

      你说的这个“典故”,敢不敢说是出自何处,如果我们把张学良的原话找出来,你将如何自处?

      2018/1/21 9:30:00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2133647
      • 工分:10744
      左箭头-小图标

      3楼 李凝晚2
      一位和蔼可亲童心未泯的老人。
      4楼 右武卫将军
      他掘开花园口的时候和蔼吗?他砍共产党员脑袋的时候可亲吗?他杀掉九岁的宋振中的时候童心未泯吗?

      你什么时候能够有点骨气?

      老蒋和冈村宁次的关系才是不错!

      2018/1/20 20:35:23
      左箭头-小图标

      原帖已被删除
      你们俩能否把这段话的出处介绍一下呢,之前你不是说中共对西安事变完全 不知情吗?

      2018/1/20 19:04:13
      左箭头-小图标

      原帖已被删除
      张学良打蒋介石耳光了吗?我们倒真的很想他打呢

      2018/1/20 18:50:30
      左箭头-小图标

      原帖已被删除
      30楼 txt12354
      李先生,请给出张什么说的这话,让我们瞧瞧!!
      你以为他能拿的出来?

      2018/1/20 18:46:57
      左箭头-小图标

      原帖已被删除
      李先生,请给出张什么说的这话,让我们瞧瞧!!

      2018/1/19 17:55:41
      左箭头-小图标
      2018/1/19 16:02:31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9986627
      • 工分:11457
      左箭头-小图标

      3楼 李凝晚2
      一位和蔼可亲童心未泯的老人。
      你和你主子的无耻都算‘童心未泯’???呵呵!

      2018/1/18 21:21:49
      左箭头-小图标

      原帖已被删除
      没有捉拿来的放?捉住就是为了放掉,连着都不懂就不要讨论历史了!

      2018/1/18 15:45:35
      左箭头-小图标

      原帖已被删除
      老将还用妖魔化吗?现在快被某些人吹成圣人了!

      2018/1/18 15:44:33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1110909
      • 工分:12720
      左箭头-小图标

      9楼 李止鸢
      在發表的張學良口述歷史中,張學良特別提到蔣介石一直非常關心他。 試想想,假如張學良以兵犯上的對像不是蔣介石,張學良能活嗎?他的下場會会好嗎?
      15楼 右武卫将军
      以兵犯上?

      蒋介石1927年公然对抗管辖他的武汉国民政府,算不算以兵犯上?

      蒋介石1931年公然以暴力压制民主,囚禁老上级国民党元老胡汉民,算不算以兵犯上?

      还有刺杀党内领袖廖仲恺。

      2018/1/18 15:01:15
      • 军衔:陆军少校
      • 军号:1379108
      • 工分:71709
      左箭头-小图标

      原帖已被删除
      如果该国家领导人听任外国军队占领本国二百万平方公里的国土却不抵抗。这样的领导人被打耳光都是便宜的。

      2018/1/18 12:11:15
      • 军衔:陆军少校
      • 军号:1379108
      • 工分:71709
      左箭头-小图标

      9楼 李止鸢
      在發表的張學良口述歷史中,張學良特別提到蔣介石一直非常關心他。 試想想,假如張學良以兵犯上的對像不是蔣介石,張學良能活嗎?他的下場會会好嗎?
      张学良扣押老蒋十三天,老蒋父子软禁张学良五十四年。

      2018/1/17 16:04:59
      左箭头-小图标

      3楼 李凝晚2
      一位和蔼可亲童心未泯的老人。
      要说杀老百姓,蒋介石第一,日本人第二;要说杀儿童,日本人第一,蒋介石第二。

      2018/1/17 13:51:36
      左箭头-小图标

      9楼 李止鸢
      在發表的張學良口述歷史中,張學良特別提到蔣介石一直非常關心他。 試想想,假如張學良以兵犯上的對像不是蔣介石,張學良能活嗎?他的下場會会好嗎?
      以兵犯上?

      蒋介石1927年公然对抗管辖他的武汉国民政府,算不算以兵犯上?

      蒋介石1931年公然以暴力压制民主,囚禁老上级国民党元老胡汉民,算不算以兵犯上?

      2018/1/17 12:15:45
      左箭头-小图标

      9楼 李止鸢
      在發表的張學良口述歷史中,張學良特別提到蔣介石一直非常關心他。 試想想,假如張學良以兵犯上的對像不是蔣介石,張學良能活嗎?他的下場會会好嗎?
      如果不是宋美龄和宋子文力保张学良,蒋介石早动手了,1949年撤台,蒋介石就在暗杀名单里亲手加了张学良、宋庆龄和杨虎城,还质问一脸懵逼的毛人凤:“你毛人凤还有菩萨心肠?”

      2018/1/17 12:03:24
      左箭头-小图标

      9楼 李止鸢
      在發表的張學良口述歷史中,張學良特別提到蔣介石一直非常關心他。 試想想,假如張學良以兵犯上的對像不是蔣介石,張學良能活嗎?他的下場會会好嗎?
      杨虎城呢?

      2018/1/17 11:21:22
      左箭头-小图标

      9楼 李止鸢
      在發表的張學良口述歷史中,張學良特別提到蔣介石一直非常關心他。 試想想,假如張學良以兵犯上的對像不是蔣介石,張學良能活嗎?他的下場會会好嗎?
      九岁的宋振中,蒋介石放过他了吗?

      2018/1/17 11:20:29
      左箭头-小图标

      9楼 李止鸢
      在發表的張學良口述歷史中,張學良特別提到蔣介石一直非常關心他。 試想想,假如張學良以兵犯上的對像不是蔣介石,張學良能活嗎?他的下場會会好嗎?
      把张学良晚年表态不后悔西安事变的口述历史发出来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8/1/17 8:36:11
      左箭头-小图标

      9楼 李止鸢
      在發表的張學良口述歷史中,張學良特別提到蔣介石一直非常關心他。 試想想,假如張學良以兵犯上的對像不是蔣介石,張學良能活嗎?他的下場會会好嗎?
      算了吧。西安事变后张将军一直被关押,从历史人物的角度,和死了有毛线区别?他真关心自己这个“盟兄弟”,为什么不放他出来重振东北军,让东北军在抗日战场证明自己?还不是怕东北军打得好了,被扇了耳光?

      私心太重一直是蒋介石乃至国民党不断从失败走向更大的失败的主因。

      2018/1/17 0:23:24
      左箭头-小图标

      在發表的張學良口述歷史中,張學良特別提到蔣介石一直非常關心他。 試想想,假如張學良以兵犯上的對像不是蔣介石,張學良能活嗎?他的下場會会好嗎?

      2018/1/16 21:38:38
      左箭头-小图标

      3楼 李凝晚2
      一位和蔼可亲童心未泯的老人。
      蒋介石治下的国民党残酷对待共产党和社会进步力量,杀人如麻,手段残忍,丝毫不亚于日本法西斯。这种人有什么童心?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8/1/12 21:52:29
      • 军衔:陆军少校
      • 军号:2868448
      • 工分:40723
      左箭头-小图标

      蒋公公已作古N年,别再打扰他,让他在油锅里呆着吧,何必拉出来鞭尸。

      2018/1/11 9:46:42
      左箭头-小图标

      3楼 李凝晚2
      一位和蔼可亲童心未泯的老人。
      所以砍了9岁的小萝卜头的脑袋

      2018/1/10 23:18:35
      左箭头-小图标

      3楼 李凝晚2
      一位和蔼可亲童心未泯的老人。
      他掘开花园口的时候和蔼吗?他砍共产党员脑袋的时候可亲吗?他杀掉九岁的宋振中的时候童心未泯吗?

      你什么时候能够有点骨气?

      2018/1/10 23:02:45
      左箭头-小图标

      一位和蔼可亲童心未泯的老人。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8/1/10 22:30:27
      左箭头-小图标

      都是蒋介石的帖子,烦不烦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8/1/10 20:26:05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42条记录] 分页:

      1
       对康国雄与蒋介石的忘年交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