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鸟枪、抬枪和火炮齐飞,大清民间不禁枪这是为什么

共 294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海军少尉
  • 军号:2349922
  • 工分:8017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鸟枪、抬枪和火炮齐飞,大清民间不禁枪这是为什么

在波澜壮阔的中国农民起义史上,哪个时代的反贼能从民间获得最好的装备?

答案是:大清。

雍正乾隆年间(1735-1736),黔东南一场大规模苗民叛乱终于被讨平。事后清点战果,除数万反贼首级外,还缴获各类鸟枪、火炮共计达四万六千五百多门。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清名将张广泗奏报中的剿匪战果,张广泗战功赫赫,为朝廷「开苗疆三千里」除了朝廷控制力薄弱的化外之地,内地刁民的武装也不容小觑。如乾隆四十六年,在全国范围的民间火器专项整治行动中,仅广东一地就收缴鸟枪近万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广东巡抚的缴枪成果汇报奏折

相比陈胜、吴广等挥舞农具和竹枪的前辈,清代平民能获得的武器装备,足以让朝廷官军心惊胆战。

这些民间枪炮从何而来?朝廷为什么不认真管一管?

流散民间的洋枪

在西方近代军火输入中国之前,清朝军队中常见的几种制式热兵器鸟枪、抬枪和火炮,在民间都有不小的保有量。尤其是鸟枪,由于轻便灵活,方便居家出行防盗防匪,深受百姓喜爱。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火绳枪枪机构造。与早期火枪相比,火绳枪通过扣动扳机点燃火药发射弹丸,便于准确瞄准。

鸟枪又称火绳枪,最早起源于欧洲,约在16世纪中期传入明朝。与早期火器只能粗瞄听响不同,鸟枪可以较精确的瞄准射击,很快在军队中流行开。

但明朝百姓没多少机会持有这种先进武器。明代对手工业者实行「匠籍」制度,火器多在官营手工业工场中生产制造,处于官府的严厉监管之下,很难在民间流传。

鸟枪大规模流入民间,是大清建立后才有的盛景。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天工开物》记载了鸟枪制造技术。在《三言二拍》等反映明末社会生活的小说中,有不少平民持有冷兵器的描写,但少见枪械。

清朝前期,「匠籍」制度被废除,手工业者不再受官府的直接控制,清军的制式枪炮也常发包给商人制造。手工业者从此有了私自制售枪支的机会。乾隆年间,甚至有人在北京公然买卖枪支。

据中山大学邱捷教授统计,在纪晓岚的《阅微草堂笔记》中,提及平民拥有鸟枪的故事有20篇之多,持有者涵盖了士绅、农民、短工、佃户、牧人、奴仆等社会各阶层;李汝珍所著小说《镜花缘》中,也有 9 个回目提到鸟枪。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2016 年,英国富苏比拍卖行拍卖的一款乾隆御用鸟枪,最终以 198.5 万英镑(约 1670 万元人民币)的价格成交。

随着民间保有量的增长,鸟枪很快被用于解决人民内部矛盾。道光年间,福建漳州据说在城外数里就能听到枪炮声。当地宗族械斗盛况空前,场面经常是「呼噪一声,则枪声齐放」,火力之猛,连地方官都不敢干涉。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相比大师兄们的神功,清朝百姓在多数时候显然更愿意相信洋科学

若有必要对抗官府,火器也不会缺席。同样是在道光年间,四川民间会社“哥老会”曾纠集了几千人马与大邑县知县干仗,甚至动用了重型火器抬枪,一枪便轰碎了县太爷的轿马。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清朝流行的重型火器:抬枪,构造类似鸟枪,但体量较大,威力也大于鸟枪,发射需两人操作。

民间打得火热,各级官吏也不落后。据《阅微草堂笔记》记载,作者纪昀自己的家奴王发就公然持枪,其书中对乡民持枪更是司空见惯,毫无谴责之意。

这幅官民持枪其乐融融的场面,实在令人感到惊异:难道大清朝廷真的如此自信?

法外开恩的仁政

清朝皇帝里的确不乏自信之人。

康熙年间,有大臣建议查禁民间火器,康熙皇帝当即表示:“天下安定关键在为政得失,与火器无关。民间火器难道还能多过吴三桂?除火炮外,其它火器无需查禁”。

但豪言壮语是一回事,法条律令又是另一回事。《大清律例》相关条文规定,民间允许合法持有的兵器只有「弓箭、枪刀、弩及鱼叉、禾叉」,其它皆为非法:

凡民间私有人马甲、傍牌、火筒、火炮、旗纛、号带之类应禁军器者,一件杖八十,每一件加一等。私造者加私有罪一等,各罪止杖一百,流三千里。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清朝基本法典《大清律例》

除了对民间火器总体性的法律规定,清廷还出台过针对鸟枪的专门禁令。康熙四十七年,兵部鉴于各地商民私造私卖鸟枪事件泛滥,奏请查禁私藏鸟枪及私卖硫磺。这一次,康熙帝不再自信,而是予以批准照办。

历代清帝大多因袭康熙四十七年的规定,原则上禁止民间持有火器,执行力度时宽时严。乾隆四十二年,受山东王伦起义的影响,皇帝甚至禁止地方团练演习鸟枪,但不久又在个别地区开禁。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为乾隆五十一年,湖南巡抚奏请民壮照四川例演练鸟枪折

不过,清朝法律虽然原则上禁止民间持有火器,但同时又规定了大量可变通的情形,执行起来并不死板。

例如在虎豹横行的深山老林,百姓若有自卫和打猎的需求,只要在鸟枪上刻上姓名,编号登记,就算合法持有。

边疆滨海或民族混杂之地,如果治安恶劣,朝廷认为确有自卫等正当需求的,也会允许持枪,具体操作比照山区。这些特许地区幅员广大,边疆各省皆有。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793 年,英国马戛尔尼使团访华,随团画家绘制的清军兵丁与鸟枪

按律不允许持有鸟枪的内陆腹地,到了清朝中期,民众非法持枪也已很普遍,如纪晓岚的家乡河北沧州,就不在按律应持之列。虽然历届皇帝都颁旨查禁,但各地官员执行得三心二意,普遍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态度。

朝廷真正严加防范的,只有显著超越自卫范畴的火炮,绝不允许民间私铸私藏,一经查出,「不论官员军民人等及铸造匠役,一并处斩,妻子给付功臣之家为奴,家产入官」,甚至连邻居都要连坐。

对此,相关法律条文的解释说得直白:「盖谓非有叛逆重情,铸此何为?」——不是要造反,铸炮干什么?谁铸,谁就是反贼无疑。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清代神威无敌大将军炮

即便如此,在一些特定的场合,民众也还是有机会合法持有火炮。

乾隆五十六年,两广总督福康安奏请查禁出洋海船私自携带的火炮,乾隆批复:各国蛮夷海船来华,都携有火炮,天朝商人出海无炮,无以自卫,还是听准携带,出洋时将炮位数量点检清楚即可。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日本《长崎港南京贸易绘图》中的清朝远洋贸易船

到了嘉庆十五年(1810 年),清廷议定了更细致的海船炮位稽查章程。章程规定:根据海船的大小,可携带的炮位从一门到四门不等,鸟枪最多不超过六杆,腰刀十把。民间火炮正式得到特许。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清朝官方颁给广东南海一家船户的执照,其中详细列出了准许携带的武器清单

这些法律规定即便在今天看来,也称得上人性化。但事实上,以当时的刑侦技术和社会管控能力,清廷即使想彻底查禁民间火器,也是有心无力。

因此,既然刁民手里的枪禁不住,不如让良民也武装起来。大清朝相信,良民总比刁民多。

良民保大清

长期以来,清朝民间持有枪炮的大头并不是刁民,而是地方士绅组织的团练。

在「皇权不下县」的传统中国,地方士绅是朝廷维持基层统治的根基,尤其在面对刁民时,与清廷是一损俱损的利益共同体。

和平时期,士绅们维持着基层社会秩序,战时,则积极协助清廷应对内忧外患。朝廷的确也得仰仗他们:大清建立后,八旗、绿营等正规军的战斗力迅速退化,地方团练很快就成了治安战的主力。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早在康熙年间,清廷就有征调河南民间枪械爱好者补充正规军力的先例。对民间武装略加宽容,战时往往就能派上大用场。

地方团练在乾隆晚期就已初露锋芒。在平定白莲教叛乱中,四川、湖南等地的团练都起了重要作用,以至白莲教一旦抓到组织团练的士绅,必定痛加折磨,反贼落在士绅手里,也必遭虐杀。

到了清中晚期,面对太平天国、捻军等规模更大的刁民作乱,曾国藩、李鸿章们也纷纷组织家乡的团练,建成著名的湘军、淮军。

除了应付内部的反贼,民团也偶尔要抵御外夷。

第二次鸦片战争中,广东绅士积极奔走,购置了大量武器弹药,先后组织起人数达十多万的团练队伍,准备将英法联军淹死在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里。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徐克电影《黄飞鸿》中,黄飞鸿的身份就是佛山民团教头,以保家卫国为己任

不过,以民制民的策略,也不是没有副作用。

平定太平天国后,全国各地都出现了团练坐大的现象。除了湘军、淮军等军事集团,各地士绅普遍以办团练为名,扩张势力,干预地方事务。清朝对基层日益失控。

到了清末民初,团练持有的武器已不再是鸟枪土炮,而是从西洋进口的洋枪洋炮。

以广东为例:根据 1924 年香港《华字日报》报道,广东全省民间枪械多达 400 万支,而政府军警的枪械总数仅十几万支,不及民间武器的零头。当然此处有过分夸大的嫌疑。

另据 1938 年《张文彬关于广东工作的综合报告——关于广东共产党的工作环境和群众运动、武装斗争、反托斗争》的说法,「整个广东民枪四十万以上」,民间武器的数量仍远超军警。

此时的广东,承袭晚清以来的趋势,不仅各乡有乡团,城市商会为了维护自身利益,也普遍建立了强大的商团武装。商团甚至一度在广州西关建有实质上的自治政府。

1924 年,为支持北伐事业,孙中山领导的军政府在广东开征苛捐杂税时,遭到商团武装的抵制,最终引发叛乱。政府军和商团武装在广州西关地区展开大规模武斗,繁荣的西关商业区因此惨遭焚毁。

所幸的是,这样的惨剧,在今天已不可能再次发生。

在当代中国,为了保障人民深夜撸串的权利,连玩具枪、模型枪、火柴枪,都在法律禁止之列,当之不愧是世界上治安最好的国家。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延伸阅读: 烛九阴 周娥皇 小河公主
      打赏
      收藏文本
      4
      0
      2018/1/10 3:31:05

      网友回复

      • 军衔:空军少尉
      • 军号:1058893
      • 工分:4725
      左箭头-小图标

      不参军这辈子都别想摸到真枪

      2018/2/5 9:48:24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7842635
      • 工分:709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翻历史很好玩的,我们有些对以前的观点是错的,只要国家稳定就有钱,有钱就有人自动送货上门!郑成功收复台湾是康熙初年的事,当时荷兰人的武器应该与欧洲是同步的,郑成功的武器也不差,至少说明当时大清国的火器与西方也是同步的

      大明朝虽然海景但不彻底,弗郎机就是外来物,袁崇焕轰飞努尔哈赤的貌似是荷兰炮......布满城墙堡垒的先进的火器令努尔哈赤们入主中原的梦想都不敢想.....不过崇祯被他的人民玩死了......于是康熙看得是触目惊醒,民心才是第一....这点康熙做得很好.....于是洋军火商又来了,谁叫你有银子啊,你们打仗与我没啥关系的......可惜聊

      2018/1/19 20:19:23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7842635
      • 工分:709
      左箭头-小图标

      火绳抢,在大明朝的时候通过贸易搞了几把,当时这玩意贵的出奇,开始仿制,叫弗郎机....到了大清国就全部停滞了....虽然西方的军火商先驱一直想杀入大清这个超级大市场,康熙年间就来了,带来最先进的玩意,可惜结果是紫禁城里玩玩就算球

      2018/1/19 19:50:54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7842635
      • 工分:709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当年英法联军的司令官有个日记被现在的家伙们找到,实际当年大清国极其野蛮的拒绝了所有贸易....英国佬一个人想打有点吃不准,拉上雄鸡,不过一半以上的人认为打不得,大清国虽然有点落后,但有银子啊,武器应该差不到那里去,虽然那个叫啥的传教士(大清国走了一大圈)极力劝说国会议员们打......最后野蛮的大清国实在不可理喻...于是英法出巨资购买当时最先进的武器豪赌一把,这把是输不起的.....

      联合舰队上路聊,司令官一路是焦躁睡不了,担心,恐惧.....那位传教士不停的鼓励他家伙,他还是不信.......开战后,大清英勇的战士让他惊讶敬佩得不得了,传教士说的是真的,大清国的武器火器停滞在几百年前.....大清国是有火枪的,还不少.....

      2018/1/19 19:34:49
      左箭头-小图标

      大清不禁枪,打死我都不信。当然,大清初期和末期,禁不了的。大清的虚弱其实就是因为其自废武功。连八旗都虚弱下去了。现在也在无意识的自废武功。

      2018/1/19 17:36:46
      左箭头-小图标

      ......
      23楼 褪毛加菲猫
      1,洪门,天地会在清代就是黑社会团体呀。

      2,天地会只要起事就会遭到镇压。不是你在宣扬当时清政府如何无能,农民攻打县城清政府都不管的吗?

      但凡镇压,总是出头的人被斩首或者流放,然后剩下的躲起来,只敢暗中活动,因此成为才称其为黑社会(地下社团)呀。

      3,抱歉,保甲和乡政府是一回事吗?保甲是公务员(吏目)?这是你家的明清史吧。

      烦请回去搞清楚保甲制度的含义。居然说保甲就是乡政府,莫名其秒!

      25楼 肖苏纯3
      县城没打下来,县令把过失自行消化,清政府管了什么?换共和国,你造反试试,看看能不能拿个黑社会的名义,就继续占据山林。

      保长甲长不是公务员?你不听命令试试,看看会不会被保甲镇压。

      26楼 褪毛加菲猫
      上文已经告诉你了,只要有人造反甚至只是有土匪强盗,县令都要管,规模小的自己带人镇压,搞不定的也要报给府道。如果当地有盗案县令没报,那就是县令失职,而如果有人造反县令隐瞒不报,是要造参劾的,轻则丢官,重则充军甚至掉脑袋!

      县令的一个基本职责,就是勘察,尤其是涉及有人受伤或者死亡的,仵作(法医)勘验时县令要在场,验单上县令要签字,以后有问题县令负责。因此这种事情是逃不掉的,只有如果造反规模大了,土匪强盗太“狡悍”以县里的武力(捕快,壮丁)没能力镇压,才能请上峰派兵----因此出现大规模造反,清政府反映速度慢(最快的办法是通知首县,再由首县禀明巡抚,巡抚通知提镇,下令出动附近的绿营汛兵),但是说当地有人造反县令居然没反应隐瞒不报,那是不现实的。

      洪门在当年就是黑社会,只是这个黑社会性质组织有自己的政治主张(反清复明)罢了。事实上清朝洪门的主营业务是贩运私盐(盐枭)。占据山林自立为王就是“匪”,清朝有很多积年无法处理的土匪问题,如陕西的刀客,长江盐枭,广东的海盗,四川的“啯匪”,东北的“马贼”等等,不一而足,但是并不是说清政府对此就装作不知道。更不可能地方上明明出现匪患,县令可以长期瞒报------要知道清政府是没有追责年限的,如果你任期内出现匪患不报,后任甚至几任后发现此事,照样会追究你的责任,不管彼时你在其他地方当官还是已经“启骸骨”,一旦东窗事发,朝廷处分立马就会跟上来。

      事实上,清朝庶政制度中,地方官在钱粮问题上含混的很多,但是在刑名问题上一般不敢胡来的。从《李星沅日记》和《道咸宦海见闻录》中,的确有县令试图含混刑名,如在一些案子中,将抢夺含糊为“斗殴”而遭到上级批驳,不过这不是县令“故意隐瞒盗案”,而是基于刑名师爷的“救生不救死”,就是说案犯当场被抓住(因此明显不是造反或者啸聚山林的土匪,只是普通的盗案),为了减轻案犯罪行,因此在案情上采用曲笔从设法让案犯活命----即便如此,这种现象清朝官场中也是严防的(李星沅张集馨都做过按察使,都坚决反对这种“救生不救死”的陋规)。记得李星沅日记也记载过一起县令私自篡改“验单”(验伤报告),报到院司,李星沅下令重验发现伤情和原验单不符,那个县令立马被参劾了!

      保甲长不是公务员,保甲制度(明朝称为里甲制度),是要求民间自己组织的,保甲长是由当地居民中“长者”充任,明清制度,朝廷(政府组织)只到县一级,以下是民间自己组织(自治机构)。如果用现在的制度做对比,类似于旧式里弄的“居民小组长”或者新式居民小区的“楼长”。中国封建社会,从汉朝开始基本原则就是基层的民间自治,如里社三老制度,后来的保甲,里甲等等制度,都是民间按照政府规定自行组织的。

      保甲(里甲)没有俸禄,由民间长者充任,事实上保甲(里甲)责任比较重的地方(保甲里甲有负责当地纳粮和维持地方治安的任务,因为不是官吏,非但没有俸禄,反而要自己往里面垫钱),往往会出现没人肯当保甲,里甲的情况,因此会出现要求里甲中大户轮值充任的情况。

      至于你认为保甲长是“官员”,大概是民国吧,事实上民国保甲制度,甲长保长等依然是居民自治机构,但是民国时经常出现,县长和区长跨过自治组织直接任命保长的情况,建国后“大镇反”也将保长作为打击对象,因此让你误以为保长也算是“政府官员”。

      抱歉了,保甲还真算不上“公务员”。事实上明清小政府下,连捕快衙役都很难算是“公务员”(这些都算是“贱籍”,要当地人算作“役”来充任的,事实上清代衙役捕快并没有薪水俸禄,只有一笔为数很微薄的津贴,衙役捕快主要收入来源是敲诈勒索居民)。只有县令和典史,县丞等(俗称佐贰)是法律上承认的公务员,实际上的公务员还包括六房书吏,而县以下就不再有公务员(官吏)设置了。

      27楼 肖苏纯3
      拜托,什么叫搞不定?只要县城还在,你拿什么指控县令搞不定?县城外有匪患,能把县令怎么样?

      解决了中国匪患的政权,都是什么年代什么社会了?之前的清朝民国党国县令还能都不活了?

      重复一遍,保长甲长不是公务员?你不听命令试试,看看会不会被保甲镇压。

      对于能用暴力机器为后盾,现管你的长官,你说他们算或不算公务员,有意义吗?

      29楼 褪毛加菲猫
      作为暴力机关的后盾,如法院的陪审员,请问是公务员吗?

      此外,谁告诉你明清保甲是“暴力机关后盾”的?明清府县的司法权是依靠保甲为后盾才存在的?那么请问为何县府判案,不是向里甲报告,而是向按察使报告,再奏报到刑部?

      如果说县令抓人,要靠里甲出壮丁,因此就说保甲是“暴力机关后盾”,保甲长是“公务员”,那么你干嘛不说当地保甲所有人都是“暴力机关后盾”,而被临时叫来协助衙役捕快抓人的壮丁个个都是“公务员”呢?!

      陪审员以暴力机关做后盾?拜托,他们能派出暴力机器镇压你?

      更别说,他们收你钱收你劳役吗?

      2018/1/18 19:00:10
      左箭头-小图标

      ......
      23楼 褪毛加菲猫
      1,洪门,天地会在清代就是黑社会团体呀。

      2,天地会只要起事就会遭到镇压。不是你在宣扬当时清政府如何无能,农民攻打县城清政府都不管的吗?

      但凡镇压,总是出头的人被斩首或者流放,然后剩下的躲起来,只敢暗中活动,因此成为才称其为黑社会(地下社团)呀。

      3,抱歉,保甲和乡政府是一回事吗?保甲是公务员(吏目)?这是你家的明清史吧。

      烦请回去搞清楚保甲制度的含义。居然说保甲就是乡政府,莫名其秒!

      25楼 肖苏纯3
      县城没打下来,县令把过失自行消化,清政府管了什么?换共和国,你造反试试,看看能不能拿个黑社会的名义,就继续占据山林。

      保长甲长不是公务员?你不听命令试试,看看会不会被保甲镇压。

      26楼 褪毛加菲猫
      上文已经告诉你了,只要有人造反甚至只是有土匪强盗,县令都要管,规模小的自己带人镇压,搞不定的也要报给府道。如果当地有盗案县令没报,那就是县令失职,而如果有人造反县令隐瞒不报,是要造参劾的,轻则丢官,重则充军甚至掉脑袋!

      县令的一个基本职责,就是勘察,尤其是涉及有人受伤或者死亡的,仵作(法医)勘验时县令要在场,验单上县令要签字,以后有问题县令负责。因此这种事情是逃不掉的,只有如果造反规模大了,土匪强盗太“狡悍”以县里的武力(捕快,壮丁)没能力镇压,才能请上峰派兵----因此出现大规模造反,清政府反映速度慢(最快的办法是通知首县,再由首县禀明巡抚,巡抚通知提镇,下令出动附近的绿营汛兵),但是说当地有人造反县令居然没反应隐瞒不报,那是不现实的。

      洪门在当年就是黑社会,只是这个黑社会性质组织有自己的政治主张(反清复明)罢了。事实上清朝洪门的主营业务是贩运私盐(盐枭)。占据山林自立为王就是“匪”,清朝有很多积年无法处理的土匪问题,如陕西的刀客,长江盐枭,广东的海盗,四川的“啯匪”,东北的“马贼”等等,不一而足,但是并不是说清政府对此就装作不知道。更不可能地方上明明出现匪患,县令可以长期瞒报------要知道清政府是没有追责年限的,如果你任期内出现匪患不报,后任甚至几任后发现此事,照样会追究你的责任,不管彼时你在其他地方当官还是已经“启骸骨”,一旦东窗事发,朝廷处分立马就会跟上来。

      事实上,清朝庶政制度中,地方官在钱粮问题上含混的很多,但是在刑名问题上一般不敢胡来的。从《李星沅日记》和《道咸宦海见闻录》中,的确有县令试图含混刑名,如在一些案子中,将抢夺含糊为“斗殴”而遭到上级批驳,不过这不是县令“故意隐瞒盗案”,而是基于刑名师爷的“救生不救死”,就是说案犯当场被抓住(因此明显不是造反或者啸聚山林的土匪,只是普通的盗案),为了减轻案犯罪行,因此在案情上采用曲笔从设法让案犯活命----即便如此,这种现象清朝官场中也是严防的(李星沅张集馨都做过按察使,都坚决反对这种“救生不救死”的陋规)。记得李星沅日记也记载过一起县令私自篡改“验单”(验伤报告),报到院司,李星沅下令重验发现伤情和原验单不符,那个县令立马被参劾了!

      保甲长不是公务员,保甲制度(明朝称为里甲制度),是要求民间自己组织的,保甲长是由当地居民中“长者”充任,明清制度,朝廷(政府组织)只到县一级,以下是民间自己组织(自治机构)。如果用现在的制度做对比,类似于旧式里弄的“居民小组长”或者新式居民小区的“楼长”。中国封建社会,从汉朝开始基本原则就是基层的民间自治,如里社三老制度,后来的保甲,里甲等等制度,都是民间按照政府规定自行组织的。

      保甲(里甲)没有俸禄,由民间长者充任,事实上保甲(里甲)责任比较重的地方(保甲里甲有负责当地纳粮和维持地方治安的任务,因为不是官吏,非但没有俸禄,反而要自己往里面垫钱),往往会出现没人肯当保甲,里甲的情况,因此会出现要求里甲中大户轮值充任的情况。

      至于你认为保甲长是“官员”,大概是民国吧,事实上民国保甲制度,甲长保长等依然是居民自治机构,但是民国时经常出现,县长和区长跨过自治组织直接任命保长的情况,建国后“大镇反”也将保长作为打击对象,因此让你误以为保长也算是“政府官员”。

      抱歉了,保甲还真算不上“公务员”。事实上明清小政府下,连捕快衙役都很难算是“公务员”(这些都算是“贱籍”,要当地人算作“役”来充任的,事实上清代衙役捕快并没有薪水俸禄,只有一笔为数很微薄的津贴,衙役捕快主要收入来源是敲诈勒索居民)。只有县令和典史,县丞等(俗称佐贰)是法律上承认的公务员,实际上的公务员还包括六房书吏,而县以下就不再有公务员(官吏)设置了。

      27楼 肖苏纯3
      拜托,什么叫搞不定?只要县城还在,你拿什么指控县令搞不定?县城外有匪患,能把县令怎么样?

      解决了中国匪患的政权,都是什么年代什么社会了?之前的清朝民国党国县令还能都不活了?

      重复一遍,保长甲长不是公务员?你不听命令试试,看看会不会被保甲镇压。

      对于能用暴力机器为后盾,现管你的长官,你说他们算或不算公务员,有意义吗?

      28楼 褪毛加菲猫
      有人造反,县令有责任镇压,县令手头没兵不能镇压,只能请绿营出兵,你说他搞得定搞不定?你该不会认为只有攻打县城的才算是造反,没有攻打县城的就不算造反,县令不用弹压了?!

      明代里甲,清代保甲都不是公务员,这是最基本的庶政常识。里甲保甲之长,是从居民中选择长者充任的,在明代干脆被视为一种“役”(里甲役,明代三役,为里甲,均徭,杂泛),明代制度规定,充任里甲是由当地大户按照田地多寡轮流充任的,且规定里甲是“正役”,即便是军户(军人家庭)也不准免(明代制度,军户家有一人充军役,可以折抵计算里甲役的田亩40亩,但是剩下的田产依然要折算成役----这是明制“有斯田有斯役”),明史学家黄仁宇研究下来,明代唯一豁免里甲役(就是不会被选充里甲长)的只有“养马户”,因为养马役太重了!

      清代庶政制度基本延续明代,只是略微宽松,如保甲制度取代明初里甲制度,保长又称“地保”,由地方上绅民选充,对于地方治安等事务由责任的,但是地保(保长)并非吏员,就是说不是公务员,性质相当于今天的居民小组长,会被要求协助政府处理一些杂事如“扫街费”“清洁费”,也有一些和治安相关的任务,如在街道社区进行治安巡逻,如果当地有外来人口居住,居民小组长(保甲)要向街道办(现在的基层政府组织)报告等等。明白了吗?

      严格意义上,保甲长是没有司法权的,但是明清采取小政府主义,政府组织只到县一级,以下由民众自治。保甲长虽然没有司法裁判权,但是对于地方上侵犯民人的盗匪棍徒(流氓),有举报和抓捕的义务,这一原则始于明代,明律对于里甲义务有规定,即如果遇到盗匪入户抢劫,受害人呼救,同一里甲中人有共同抵御抓捕的义务,如果不出来援救要受罚的,除非是“果不在”(不在家),但是里甲作为一里一甲选出来的责任人,即便不在家,里甲中出现盗案也是要负责的!

      里(保)甲有权抓捕盗贼,但是无权私自处罚,抓到的盗贼棍徒要送到衙门处理,原则上如果是盗贼,由县衙初审裁定,送按察使(一省的司法负责人)复核后提交刑部才能执行,作为特例如果是江洋大盗要判处死刑的,来不及等刑部复核,可以由一省的巡抚请出“王命旗牌”先行处决然后在奏报刑部。而棍徒(流氓),除非是出现重案,否则不需要奏报按察使(也不需要奏报刑部),县令可以自行处理,如掌嘴,杖责,最常见的是枷号示众,最狠的是“站笼”(即让囚犯长时间站在很长的木笼子,事实上其生死全看脚下垫几块砖头)。一部《中国流氓史》中显示,明清地方上著名棍徒,很多都是遇到“酷吏”直接站笼而死,而站笼并非刑律中的刑法,因此不需要奏报。即便棍徒站笼而死,地方官也没有什么责任,不会受到严厉的处罚。

      但是里(保)甲没有这个权力的,如果抓到罪犯被里(保)甲私自打伤甚至弄死,除非县令肯包庇(私了人命),否则保甲倒要吃官司了。

      你该不会把电影中充任保长的恶霸地主行为,视为保甲的一般权力了吧。

      有人造反,县令就有责任镇压?那太平天国流动了那么多县没被当地县令镇压,有哪个没丢城池的县令因此受惩罚了?

      不会以为中央不发饷,就不是公务员了吧?保甲凭什么向农民收钱收劳役?更别说超出朝廷正税的摊派,你不交试试,看镇压不镇压你?那不过说明高层政权管理不细致,做不到一竿子捅到底而已。

      2018/1/18 18:57:55
      左箭头-小图标

      ......
      21楼 肖苏纯3
      造反团体是黑社会吗?

      这么问,等于是承认天地会不攻打县城,清政府就不镇压了。以及清政府每次都草草收兵,根本没有穷追猛打。

      谁告诉你乡政府是不存在的?中央政府不管就不存在了?保甲牌三级都被你吃了,还是你敢拿他们不当公务员?

      23楼 褪毛加菲猫
      1,洪门,天地会在清代就是黑社会团体呀。

      2,天地会只要起事就会遭到镇压。不是你在宣扬当时清政府如何无能,农民攻打县城清政府都不管的吗?

      但凡镇压,总是出头的人被斩首或者流放,然后剩下的躲起来,只敢暗中活动,因此成为才称其为黑社会(地下社团)呀。

      3,抱歉,保甲和乡政府是一回事吗?保甲是公务员(吏目)?这是你家的明清史吧。

      烦请回去搞清楚保甲制度的含义。居然说保甲就是乡政府,莫名其秒!

      25楼 肖苏纯3
      县城没打下来,县令把过失自行消化,清政府管了什么?换共和国,你造反试试,看看能不能拿个黑社会的名义,就继续占据山林。

      保长甲长不是公务员?你不听命令试试,看看会不会被保甲镇压。

      26楼 褪毛加菲猫
      上文已经告诉你了,只要有人造反甚至只是有土匪强盗,县令都要管,规模小的自己带人镇压,搞不定的也要报给府道。如果当地有盗案县令没报,那就是县令失职,而如果有人造反县令隐瞒不报,是要造参劾的,轻则丢官,重则充军甚至掉脑袋!

      县令的一个基本职责,就是勘察,尤其是涉及有人受伤或者死亡的,仵作(法医)勘验时县令要在场,验单上县令要签字,以后有问题县令负责。因此这种事情是逃不掉的,只有如果造反规模大了,土匪强盗太“狡悍”以县里的武力(捕快,壮丁)没能力镇压,才能请上峰派兵----因此出现大规模造反,清政府反映速度慢(最快的办法是通知首县,再由首县禀明巡抚,巡抚通知提镇,下令出动附近的绿营汛兵),但是说当地有人造反县令居然没反应隐瞒不报,那是不现实的。

      洪门在当年就是黑社会,只是这个黑社会性质组织有自己的政治主张(反清复明)罢了。事实上清朝洪门的主营业务是贩运私盐(盐枭)。占据山林自立为王就是“匪”,清朝有很多积年无法处理的土匪问题,如陕西的刀客,长江盐枭,广东的海盗,四川的“啯匪”,东北的“马贼”等等,不一而足,但是并不是说清政府对此就装作不知道。更不可能地方上明明出现匪患,县令可以长期瞒报------要知道清政府是没有追责年限的,如果你任期内出现匪患不报,后任甚至几任后发现此事,照样会追究你的责任,不管彼时你在其他地方当官还是已经“启骸骨”,一旦东窗事发,朝廷处分立马就会跟上来。

      事实上,清朝庶政制度中,地方官在钱粮问题上含混的很多,但是在刑名问题上一般不敢胡来的。从《李星沅日记》和《道咸宦海见闻录》中,的确有县令试图含混刑名,如在一些案子中,将抢夺含糊为“斗殴”而遭到上级批驳,不过这不是县令“故意隐瞒盗案”,而是基于刑名师爷的“救生不救死”,就是说案犯当场被抓住(因此明显不是造反或者啸聚山林的土匪,只是普通的盗案),为了减轻案犯罪行,因此在案情上采用曲笔从设法让案犯活命----即便如此,这种现象清朝官场中也是严防的(李星沅张集馨都做过按察使,都坚决反对这种“救生不救死”的陋规)。记得李星沅日记也记载过一起县令私自篡改“验单”(验伤报告),报到院司,李星沅下令重验发现伤情和原验单不符,那个县令立马被参劾了!

      保甲长不是公务员,保甲制度(明朝称为里甲制度),是要求民间自己组织的,保甲长是由当地居民中“长者”充任,明清制度,朝廷(政府组织)只到县一级,以下是民间自己组织(自治机构)。如果用现在的制度做对比,类似于旧式里弄的“居民小组长”或者新式居民小区的“楼长”。中国封建社会,从汉朝开始基本原则就是基层的民间自治,如里社三老制度,后来的保甲,里甲等等制度,都是民间按照政府规定自行组织的。

      保甲(里甲)没有俸禄,由民间长者充任,事实上保甲(里甲)责任比较重的地方(保甲里甲有负责当地纳粮和维持地方治安的任务,因为不是官吏,非但没有俸禄,反而要自己往里面垫钱),往往会出现没人肯当保甲,里甲的情况,因此会出现要求里甲中大户轮值充任的情况。

      至于你认为保甲长是“官员”,大概是民国吧,事实上民国保甲制度,甲长保长等依然是居民自治机构,但是民国时经常出现,县长和区长跨过自治组织直接任命保长的情况,建国后“大镇反”也将保长作为打击对象,因此让你误以为保长也算是“政府官员”。

      抱歉了,保甲还真算不上“公务员”。事实上明清小政府下,连捕快衙役都很难算是“公务员”(这些都算是“贱籍”,要当地人算作“役”来充任的,事实上清代衙役捕快并没有薪水俸禄,只有一笔为数很微薄的津贴,衙役捕快主要收入来源是敲诈勒索居民)。只有县令和典史,县丞等(俗称佐贰)是法律上承认的公务员,实际上的公务员还包括六房书吏,而县以下就不再有公务员(官吏)设置了。

      27楼 肖苏纯3
      拜托,什么叫搞不定?只要县城还在,你拿什么指控县令搞不定?县城外有匪患,能把县令怎么样?

      解决了中国匪患的政权,都是什么年代什么社会了?之前的清朝民国党国县令还能都不活了?

      重复一遍,保长甲长不是公务员?你不听命令试试,看看会不会被保甲镇压。

      对于能用暴力机器为后盾,现管你的长官,你说他们算或不算公务员,有意义吗?

      作为暴力机关的后盾,如法院的陪审员,请问是公务员吗?

      此外,谁告诉你明清保甲是“暴力机关后盾”的?明清府县的司法权是依靠保甲为后盾才存在的?那么请问为何县府判案,不是向里甲报告,而是向按察使报告,再奏报到刑部?

      如果说县令抓人,要靠里甲出壮丁,因此就说保甲是“暴力机关后盾”,保甲长是“公务员”,那么你干嘛不说当地保甲所有人都是“暴力机关后盾”,而被临时叫来协助衙役捕快抓人的壮丁个个都是“公务员”呢?!

      2018/1/18 9:20:59
      左箭头-小图标

      ......
      21楼 肖苏纯3
      造反团体是黑社会吗?

      这么问,等于是承认天地会不攻打县城,清政府就不镇压了。以及清政府每次都草草收兵,根本没有穷追猛打。

      谁告诉你乡政府是不存在的?中央政府不管就不存在了?保甲牌三级都被你吃了,还是你敢拿他们不当公务员?

      23楼 褪毛加菲猫
      1,洪门,天地会在清代就是黑社会团体呀。

      2,天地会只要起事就会遭到镇压。不是你在宣扬当时清政府如何无能,农民攻打县城清政府都不管的吗?

      但凡镇压,总是出头的人被斩首或者流放,然后剩下的躲起来,只敢暗中活动,因此成为才称其为黑社会(地下社团)呀。

      3,抱歉,保甲和乡政府是一回事吗?保甲是公务员(吏目)?这是你家的明清史吧。

      烦请回去搞清楚保甲制度的含义。居然说保甲就是乡政府,莫名其秒!

      25楼 肖苏纯3
      县城没打下来,县令把过失自行消化,清政府管了什么?换共和国,你造反试试,看看能不能拿个黑社会的名义,就继续占据山林。

      保长甲长不是公务员?你不听命令试试,看看会不会被保甲镇压。

      26楼 褪毛加菲猫
      上文已经告诉你了,只要有人造反甚至只是有土匪强盗,县令都要管,规模小的自己带人镇压,搞不定的也要报给府道。如果当地有盗案县令没报,那就是县令失职,而如果有人造反县令隐瞒不报,是要造参劾的,轻则丢官,重则充军甚至掉脑袋!

      县令的一个基本职责,就是勘察,尤其是涉及有人受伤或者死亡的,仵作(法医)勘验时县令要在场,验单上县令要签字,以后有问题县令负责。因此这种事情是逃不掉的,只有如果造反规模大了,土匪强盗太“狡悍”以县里的武力(捕快,壮丁)没能力镇压,才能请上峰派兵----因此出现大规模造反,清政府反映速度慢(最快的办法是通知首县,再由首县禀明巡抚,巡抚通知提镇,下令出动附近的绿营汛兵),但是说当地有人造反县令居然没反应隐瞒不报,那是不现实的。

      洪门在当年就是黑社会,只是这个黑社会性质组织有自己的政治主张(反清复明)罢了。事实上清朝洪门的主营业务是贩运私盐(盐枭)。占据山林自立为王就是“匪”,清朝有很多积年无法处理的土匪问题,如陕西的刀客,长江盐枭,广东的海盗,四川的“啯匪”,东北的“马贼”等等,不一而足,但是并不是说清政府对此就装作不知道。更不可能地方上明明出现匪患,县令可以长期瞒报------要知道清政府是没有追责年限的,如果你任期内出现匪患不报,后任甚至几任后发现此事,照样会追究你的责任,不管彼时你在其他地方当官还是已经“启骸骨”,一旦东窗事发,朝廷处分立马就会跟上来。

      事实上,清朝庶政制度中,地方官在钱粮问题上含混的很多,但是在刑名问题上一般不敢胡来的。从《李星沅日记》和《道咸宦海见闻录》中,的确有县令试图含混刑名,如在一些案子中,将抢夺含糊为“斗殴”而遭到上级批驳,不过这不是县令“故意隐瞒盗案”,而是基于刑名师爷的“救生不救死”,就是说案犯当场被抓住(因此明显不是造反或者啸聚山林的土匪,只是普通的盗案),为了减轻案犯罪行,因此在案情上采用曲笔从设法让案犯活命----即便如此,这种现象清朝官场中也是严防的(李星沅张集馨都做过按察使,都坚决反对这种“救生不救死”的陋规)。记得李星沅日记也记载过一起县令私自篡改“验单”(验伤报告),报到院司,李星沅下令重验发现伤情和原验单不符,那个县令立马被参劾了!

      保甲长不是公务员,保甲制度(明朝称为里甲制度),是要求民间自己组织的,保甲长是由当地居民中“长者”充任,明清制度,朝廷(政府组织)只到县一级,以下是民间自己组织(自治机构)。如果用现在的制度做对比,类似于旧式里弄的“居民小组长”或者新式居民小区的“楼长”。中国封建社会,从汉朝开始基本原则就是基层的民间自治,如里社三老制度,后来的保甲,里甲等等制度,都是民间按照政府规定自行组织的。

      保甲(里甲)没有俸禄,由民间长者充任,事实上保甲(里甲)责任比较重的地方(保甲里甲有负责当地纳粮和维持地方治安的任务,因为不是官吏,非但没有俸禄,反而要自己往里面垫钱),往往会出现没人肯当保甲,里甲的情况,因此会出现要求里甲中大户轮值充任的情况。

      至于你认为保甲长是“官员”,大概是民国吧,事实上民国保甲制度,甲长保长等依然是居民自治机构,但是民国时经常出现,县长和区长跨过自治组织直接任命保长的情况,建国后“大镇反”也将保长作为打击对象,因此让你误以为保长也算是“政府官员”。

      抱歉了,保甲还真算不上“公务员”。事实上明清小政府下,连捕快衙役都很难算是“公务员”(这些都算是“贱籍”,要当地人算作“役”来充任的,事实上清代衙役捕快并没有薪水俸禄,只有一笔为数很微薄的津贴,衙役捕快主要收入来源是敲诈勒索居民)。只有县令和典史,县丞等(俗称佐贰)是法律上承认的公务员,实际上的公务员还包括六房书吏,而县以下就不再有公务员(官吏)设置了。

      27楼 肖苏纯3
      拜托,什么叫搞不定?只要县城还在,你拿什么指控县令搞不定?县城外有匪患,能把县令怎么样?

      解决了中国匪患的政权,都是什么年代什么社会了?之前的清朝民国党国县令还能都不活了?

      重复一遍,保长甲长不是公务员?你不听命令试试,看看会不会被保甲镇压。

      对于能用暴力机器为后盾,现管你的长官,你说他们算或不算公务员,有意义吗?

      有人造反,县令有责任镇压,县令手头没兵不能镇压,只能请绿营出兵,你说他搞得定搞不定?你该不会认为只有攻打县城的才算是造反,没有攻打县城的就不算造反,县令不用弹压了?!

      明代里甲,清代保甲都不是公务员,这是最基本的庶政常识。里甲保甲之长,是从居民中选择长者充任的,在明代干脆被视为一种“役”(里甲役,明代三役,为里甲,均徭,杂泛),明代制度规定,充任里甲是由当地大户按照田地多寡轮流充任的,且规定里甲是“正役”,即便是军户(军人家庭)也不准免(明代制度,军户家有一人充军役,可以折抵计算里甲役的田亩40亩,但是剩下的田产依然要折算成役----这是明制“有斯田有斯役”),明史学家黄仁宇研究下来,明代唯一豁免里甲役(就是不会被选充里甲长)的只有“养马户”,因为养马役太重了!

      清代庶政制度基本延续明代,只是略微宽松,如保甲制度取代明初里甲制度,保长又称“地保”,由地方上绅民选充,对于地方治安等事务由责任的,但是地保(保长)并非吏员,就是说不是公务员,性质相当于今天的居民小组长,会被要求协助政府处理一些杂事如“扫街费”“清洁费”,也有一些和治安相关的任务,如在街道社区进行治安巡逻,如果当地有外来人口居住,居民小组长(保甲)要向街道办(现在的基层政府组织)报告等等。明白了吗?

      严格意义上,保甲长是没有司法权的,但是明清采取小政府主义,政府组织只到县一级,以下由民众自治。保甲长虽然没有司法裁判权,但是对于地方上侵犯民人的盗匪棍徒(流氓),有举报和抓捕的义务,这一原则始于明代,明律对于里甲义务有规定,即如果遇到盗匪入户抢劫,受害人呼救,同一里甲中人有共同抵御抓捕的义务,如果不出来援救要受罚的,除非是“果不在”(不在家),但是里甲作为一里一甲选出来的责任人,即便不在家,里甲中出现盗案也是要负责的!

      里(保)甲有权抓捕盗贼,但是无权私自处罚,抓到的盗贼棍徒要送到衙门处理,原则上如果是盗贼,由县衙初审裁定,送按察使(一省的司法负责人)复核后提交刑部才能执行,作为特例如果是江洋大盗要判处死刑的,来不及等刑部复核,可以由一省的巡抚请出“王命旗牌”先行处决然后在奏报刑部。而棍徒(流氓),除非是出现重案,否则不需要奏报按察使(也不需要奏报刑部),县令可以自行处理,如掌嘴,杖责,最常见的是枷号示众,最狠的是“站笼”(即让囚犯长时间站在很长的木笼子,事实上其生死全看脚下垫几块砖头)。一部《中国流氓史》中显示,明清地方上著名棍徒,很多都是遇到“酷吏”直接站笼而死,而站笼并非刑律中的刑法,因此不需要奏报。即便棍徒站笼而死,地方官也没有什么责任,不会受到严厉的处罚。

      但是里(保)甲没有这个权力的,如果抓到罪犯被里(保)甲私自打伤甚至弄死,除非县令肯包庇(私了人命),否则保甲倒要吃官司了。

      你该不会把电影中充任保长的恶霸地主行为,视为保甲的一般权力了吧。

      2018/1/18 9:14:45
      左箭头-小图标

      ......
      20楼 褪毛加菲猫
      1,谁告诉你法律严就没有黑社会性质组织存在的?

      不过请问清末以前,天地会,洪门那一次起义攻打县城,没有被清政府镇压的?

      2,烦请告知清朝那一次械斗到举兵造反,攻打县城,清政府不闻不问的?

      你非要用今天“乡政府”说事,不存在的你说什么?请问是你把今天的乡政府搬到清朝去“被攻击”的?

      事实上清前中期,政府职能还是蛮强的,后期才不行。如华北义和团崛起,其背景就是甲午战争失败后,北洋新军损失惨重,因此华北一些地方失去维持治安,控制弹压地方的武力,只能纵容愤青闹事-----以山东为例,一开始义和团闹得很凶,清政府根本无法管,后来袁世凯任山东巡抚,带领7000新军,一下子就镇压到义和团在山东无法存身,大部分胁从回家种地,少数首领后者被镇压,或者逃亡直隶(直隶的八旗贵族们极端反洋,对义和团心存幻想因此予以收容扶持)。

      21楼 肖苏纯3
      造反团体是黑社会吗?

      这么问,等于是承认天地会不攻打县城,清政府就不镇压了。以及清政府每次都草草收兵,根本没有穷追猛打。

      谁告诉你乡政府是不存在的?中央政府不管就不存在了?保甲牌三级都被你吃了,还是你敢拿他们不当公务员?

      23楼 褪毛加菲猫
      1,洪门,天地会在清代就是黑社会团体呀。

      2,天地会只要起事就会遭到镇压。不是你在宣扬当时清政府如何无能,农民攻打县城清政府都不管的吗?

      但凡镇压,总是出头的人被斩首或者流放,然后剩下的躲起来,只敢暗中活动,因此成为才称其为黑社会(地下社团)呀。

      3,抱歉,保甲和乡政府是一回事吗?保甲是公务员(吏目)?这是你家的明清史吧。

      烦请回去搞清楚保甲制度的含义。居然说保甲就是乡政府,莫名其秒!

      25楼 肖苏纯3
      县城没打下来,县令把过失自行消化,清政府管了什么?换共和国,你造反试试,看看能不能拿个黑社会的名义,就继续占据山林。

      保长甲长不是公务员?你不听命令试试,看看会不会被保甲镇压。

      26楼 褪毛加菲猫
      上文已经告诉你了,只要有人造反甚至只是有土匪强盗,县令都要管,规模小的自己带人镇压,搞不定的也要报给府道。如果当地有盗案县令没报,那就是县令失职,而如果有人造反县令隐瞒不报,是要造参劾的,轻则丢官,重则充军甚至掉脑袋!

      县令的一个基本职责,就是勘察,尤其是涉及有人受伤或者死亡的,仵作(法医)勘验时县令要在场,验单上县令要签字,以后有问题县令负责。因此这种事情是逃不掉的,只有如果造反规模大了,土匪强盗太“狡悍”以县里的武力(捕快,壮丁)没能力镇压,才能请上峰派兵----因此出现大规模造反,清政府反映速度慢(最快的办法是通知首县,再由首县禀明巡抚,巡抚通知提镇,下令出动附近的绿营汛兵),但是说当地有人造反县令居然没反应隐瞒不报,那是不现实的。

      洪门在当年就是黑社会,只是这个黑社会性质组织有自己的政治主张(反清复明)罢了。事实上清朝洪门的主营业务是贩运私盐(盐枭)。占据山林自立为王就是“匪”,清朝有很多积年无法处理的土匪问题,如陕西的刀客,长江盐枭,广东的海盗,四川的“啯匪”,东北的“马贼”等等,不一而足,但是并不是说清政府对此就装作不知道。更不可能地方上明明出现匪患,县令可以长期瞒报------要知道清政府是没有追责年限的,如果你任期内出现匪患不报,后任甚至几任后发现此事,照样会追究你的责任,不管彼时你在其他地方当官还是已经“启骸骨”,一旦东窗事发,朝廷处分立马就会跟上来。

      事实上,清朝庶政制度中,地方官在钱粮问题上含混的很多,但是在刑名问题上一般不敢胡来的。从《李星沅日记》和《道咸宦海见闻录》中,的确有县令试图含混刑名,如在一些案子中,将抢夺含糊为“斗殴”而遭到上级批驳,不过这不是县令“故意隐瞒盗案”,而是基于刑名师爷的“救生不救死”,就是说案犯当场被抓住(因此明显不是造反或者啸聚山林的土匪,只是普通的盗案),为了减轻案犯罪行,因此在案情上采用曲笔从设法让案犯活命----即便如此,这种现象清朝官场中也是严防的(李星沅张集馨都做过按察使,都坚决反对这种“救生不救死”的陋规)。记得李星沅日记也记载过一起县令私自篡改“验单”(验伤报告),报到院司,李星沅下令重验发现伤情和原验单不符,那个县令立马被参劾了!

      保甲长不是公务员,保甲制度(明朝称为里甲制度),是要求民间自己组织的,保甲长是由当地居民中“长者”充任,明清制度,朝廷(政府组织)只到县一级,以下是民间自己组织(自治机构)。如果用现在的制度做对比,类似于旧式里弄的“居民小组长”或者新式居民小区的“楼长”。中国封建社会,从汉朝开始基本原则就是基层的民间自治,如里社三老制度,后来的保甲,里甲等等制度,都是民间按照政府规定自行组织的。

      保甲(里甲)没有俸禄,由民间长者充任,事实上保甲(里甲)责任比较重的地方(保甲里甲有负责当地纳粮和维持地方治安的任务,因为不是官吏,非但没有俸禄,反而要自己往里面垫钱),往往会出现没人肯当保甲,里甲的情况,因此会出现要求里甲中大户轮值充任的情况。

      至于你认为保甲长是“官员”,大概是民国吧,事实上民国保甲制度,甲长保长等依然是居民自治机构,但是民国时经常出现,县长和区长跨过自治组织直接任命保长的情况,建国后“大镇反”也将保长作为打击对象,因此让你误以为保长也算是“政府官员”。

      抱歉了,保甲还真算不上“公务员”。事实上明清小政府下,连捕快衙役都很难算是“公务员”(这些都算是“贱籍”,要当地人算作“役”来充任的,事实上清代衙役捕快并没有薪水俸禄,只有一笔为数很微薄的津贴,衙役捕快主要收入来源是敲诈勒索居民)。只有县令和典史,县丞等(俗称佐贰)是法律上承认的公务员,实际上的公务员还包括六房书吏,而县以下就不再有公务员(官吏)设置了。

      拜托,什么叫搞不定?只要县城还在,你拿什么指控县令搞不定?县城外有匪患,能把县令怎么样?

      解决了中国匪患的政权,都是什么年代什么社会了?之前的清朝民国党国县令还能都不活了?

      重复一遍,保长甲长不是公务员?你不听命令试试,看看会不会被保甲镇压。

      对于能用暴力机器为后盾,现管你的长官,你说他们算或不算公务员,有意义吗?

      2018/1/17 19:04:50
      左箭头-小图标

      ......
      15楼 肖苏纯3
      镇压?是清剿干净才收兵吗?

      看太平天国就知道,湖广、两广有多少占山为王的天地会。两淮有多少占乡为王的捻子,都是在太平天国诞生的N代前就存在的。

      你以为械斗不冲击乡村基层政权?厉害的连乡都能换了,颠覆个乡政权都不算个事。哦,清朝没有这个概念,吏部只有县令名单,再下的到吏部都查不到。

      20楼 褪毛加菲猫
      1,谁告诉你法律严就没有黑社会性质组织存在的?

      不过请问清末以前,天地会,洪门那一次起义攻打县城,没有被清政府镇压的?

      2,烦请告知清朝那一次械斗到举兵造反,攻打县城,清政府不闻不问的?

      你非要用今天“乡政府”说事,不存在的你说什么?请问是你把今天的乡政府搬到清朝去“被攻击”的?

      事实上清前中期,政府职能还是蛮强的,后期才不行。如华北义和团崛起,其背景就是甲午战争失败后,北洋新军损失惨重,因此华北一些地方失去维持治安,控制弹压地方的武力,只能纵容愤青闹事-----以山东为例,一开始义和团闹得很凶,清政府根本无法管,后来袁世凯任山东巡抚,带领7000新军,一下子就镇压到义和团在山东无法存身,大部分胁从回家种地,少数首领后者被镇压,或者逃亡直隶(直隶的八旗贵族们极端反洋,对义和团心存幻想因此予以收容扶持)。

      21楼 肖苏纯3
      造反团体是黑社会吗?

      这么问,等于是承认天地会不攻打县城,清政府就不镇压了。以及清政府每次都草草收兵,根本没有穷追猛打。

      谁告诉你乡政府是不存在的?中央政府不管就不存在了?保甲牌三级都被你吃了,还是你敢拿他们不当公务员?

      23楼 褪毛加菲猫
      1,洪门,天地会在清代就是黑社会团体呀。

      2,天地会只要起事就会遭到镇压。不是你在宣扬当时清政府如何无能,农民攻打县城清政府都不管的吗?

      但凡镇压,总是出头的人被斩首或者流放,然后剩下的躲起来,只敢暗中活动,因此成为才称其为黑社会(地下社团)呀。

      3,抱歉,保甲和乡政府是一回事吗?保甲是公务员(吏目)?这是你家的明清史吧。

      烦请回去搞清楚保甲制度的含义。居然说保甲就是乡政府,莫名其秒!

      25楼 肖苏纯3
      县城没打下来,县令把过失自行消化,清政府管了什么?换共和国,你造反试试,看看能不能拿个黑社会的名义,就继续占据山林。

      保长甲长不是公务员?你不听命令试试,看看会不会被保甲镇压。

      上文已经告诉你了,只要有人造反甚至只是有土匪强盗,县令都要管,规模小的自己带人镇压,搞不定的也要报给府道。如果当地有盗案县令没报,那就是县令失职,而如果有人造反县令隐瞒不报,是要造参劾的,轻则丢官,重则充军甚至掉脑袋!

      县令的一个基本职责,就是勘察,尤其是涉及有人受伤或者死亡的,仵作(法医)勘验时县令要在场,验单上县令要签字,以后有问题县令负责。因此这种事情是逃不掉的,只有如果造反规模大了,土匪强盗太“狡悍”以县里的武力(捕快,壮丁)没能力镇压,才能请上峰派兵----因此出现大规模造反,清政府反映速度慢(最快的办法是通知首县,再由首县禀明巡抚,巡抚通知提镇,下令出动附近的绿营汛兵),但是说当地有人造反县令居然没反应隐瞒不报,那是不现实的。

      洪门在当年就是黑社会,只是这个黑社会性质组织有自己的政治主张(反清复明)罢了。事实上清朝洪门的主营业务是贩运私盐(盐枭)。占据山林自立为王就是“匪”,清朝有很多积年无法处理的土匪问题,如陕西的刀客,长江盐枭,广东的海盗,四川的“啯匪”,东北的“马贼”等等,不一而足,但是并不是说清政府对此就装作不知道。更不可能地方上明明出现匪患,县令可以长期瞒报------要知道清政府是没有追责年限的,如果你任期内出现匪患不报,后任甚至几任后发现此事,照样会追究你的责任,不管彼时你在其他地方当官还是已经“启骸骨”,一旦东窗事发,朝廷处分立马就会跟上来。

      事实上,清朝庶政制度中,地方官在钱粮问题上含混的很多,但是在刑名问题上一般不敢胡来的。从《李星沅日记》和《道咸宦海见闻录》中,的确有县令试图含混刑名,如在一些案子中,将抢夺含糊为“斗殴”而遭到上级批驳,不过这不是县令“故意隐瞒盗案”,而是基于刑名师爷的“救生不救死”,就是说案犯当场被抓住(因此明显不是造反或者啸聚山林的土匪,只是普通的盗案),为了减轻案犯罪行,因此在案情上采用曲笔从设法让案犯活命----即便如此,这种现象清朝官场中也是严防的(李星沅张集馨都做过按察使,都坚决反对这种“救生不救死”的陋规)。记得李星沅日记也记载过一起县令私自篡改“验单”(验伤报告),报到院司,李星沅下令重验发现伤情和原验单不符,那个县令立马被参劾了!

      保甲长不是公务员,保甲制度(明朝称为里甲制度),是要求民间自己组织的,保甲长是由当地居民中“长者”充任,明清制度,朝廷(政府组织)只到县一级,以下是民间自己组织(自治机构)。如果用现在的制度做对比,类似于旧式里弄的“居民小组长”或者新式居民小区的“楼长”。中国封建社会,从汉朝开始基本原则就是基层的民间自治,如里社三老制度,后来的保甲,里甲等等制度,都是民间按照政府规定自行组织的。

      保甲(里甲)没有俸禄,由民间长者充任,事实上保甲(里甲)责任比较重的地方(保甲里甲有负责当地纳粮和维持地方治安的任务,因为不是官吏,非但没有俸禄,反而要自己往里面垫钱),往往会出现没人肯当保甲,里甲的情况,因此会出现要求里甲中大户轮值充任的情况。

      至于你认为保甲长是“官员”,大概是民国吧,事实上民国保甲制度,甲长保长等依然是居民自治机构,但是民国时经常出现,县长和区长跨过自治组织直接任命保长的情况,建国后“大镇反”也将保长作为打击对象,因此让你误以为保长也算是“政府官员”。

      抱歉了,保甲还真算不上“公务员”。事实上明清小政府下,连捕快衙役都很难算是“公务员”(这些都算是“贱籍”,要当地人算作“役”来充任的,事实上清代衙役捕快并没有薪水俸禄,只有一笔为数很微薄的津贴,衙役捕快主要收入来源是敲诈勒索居民)。只有县令和典史,县丞等(俗称佐贰)是法律上承认的公务员,实际上的公务员还包括六房书吏,而县以下就不再有公务员(官吏)设置了。

      2018/1/17 9:03:48
      左箭头-小图标

      ......
      13楼 褪毛加菲猫
      天地会早期几次起义,都是被镇压下去的。可以去参见洪门中人的回忆文章。

      知道什么叫做“地下组织”“黑社会”吗?

      至于械斗,《道咸宦海见闻录》等回忆录都提及当时如福建等地农村械斗的确很猖獗,政府难以约束。但是请问械斗和土匪造反是一回事吗?即便今天,别说农村械斗了。城管和商贩打架,住户和动迁人员打架时有所闻,请问你就因此定义这些人是“土匪”“强盗”,甚至将之定义为“造反”等试图推翻zF的行为?

      15楼 肖苏纯3
      镇压?是清剿干净才收兵吗?

      看太平天国就知道,湖广、两广有多少占山为王的天地会。两淮有多少占乡为王的捻子,都是在太平天国诞生的N代前就存在的。

      你以为械斗不冲击乡村基层政权?厉害的连乡都能换了,颠覆个乡政权都不算个事。哦,清朝没有这个概念,吏部只有县令名单,再下的到吏部都查不到。

      20楼 褪毛加菲猫
      1,谁告诉你法律严就没有黑社会性质组织存在的?

      不过请问清末以前,天地会,洪门那一次起义攻打县城,没有被清政府镇压的?

      2,烦请告知清朝那一次械斗到举兵造反,攻打县城,清政府不闻不问的?

      你非要用今天“乡政府”说事,不存在的你说什么?请问是你把今天的乡政府搬到清朝去“被攻击”的?

      事实上清前中期,政府职能还是蛮强的,后期才不行。如华北义和团崛起,其背景就是甲午战争失败后,北洋新军损失惨重,因此华北一些地方失去维持治安,控制弹压地方的武力,只能纵容愤青闹事-----以山东为例,一开始义和团闹得很凶,清政府根本无法管,后来袁世凯任山东巡抚,带领7000新军,一下子就镇压到义和团在山东无法存身,大部分胁从回家种地,少数首领后者被镇压,或者逃亡直隶(直隶的八旗贵族们极端反洋,对义和团心存幻想因此予以收容扶持)。

      21楼 肖苏纯3
      造反团体是黑社会吗?

      这么问,等于是承认天地会不攻打县城,清政府就不镇压了。以及清政府每次都草草收兵,根本没有穷追猛打。

      谁告诉你乡政府是不存在的?中央政府不管就不存在了?保甲牌三级都被你吃了,还是你敢拿他们不当公务员?

      23楼 褪毛加菲猫
      1,洪门,天地会在清代就是黑社会团体呀。

      2,天地会只要起事就会遭到镇压。不是你在宣扬当时清政府如何无能,农民攻打县城清政府都不管的吗?

      但凡镇压,总是出头的人被斩首或者流放,然后剩下的躲起来,只敢暗中活动,因此成为才称其为黑社会(地下社团)呀。

      3,抱歉,保甲和乡政府是一回事吗?保甲是公务员(吏目)?这是你家的明清史吧。

      烦请回去搞清楚保甲制度的含义。居然说保甲就是乡政府,莫名其秒!

      县城没打下来,县令把过失自行消化,清政府管了什么?换共和国,你造反试试,看看能不能拿个黑社会的名义,就继续占据山林。

      保长甲长不是公务员?你不听命令试试,看看会不会被保甲镇压。

      2018/1/17 2:40:54
      • 军衔:陆军少尉
      • 军号:8452511
      • 工分:8019
      左箭头-小图标

      喜欢那样的环境?可以移民去伊拉克叙利亚啥的体验下

      2018/1/16 9:59:05
      左箭头-小图标

      ......
      8楼 肖苏纯3
      贯穿整个清朝的天地会团伙,遍布山林的土匪,以及几乎无处不在的村斗乡斗,是怎么存在的?没闹到攻下县城,清朝有好好管过吗?
      13楼 褪毛加菲猫
      天地会早期几次起义,都是被镇压下去的。可以去参见洪门中人的回忆文章。

      知道什么叫做“地下组织”“黑社会”吗?

      至于械斗,《道咸宦海见闻录》等回忆录都提及当时如福建等地农村械斗的确很猖獗,政府难以约束。但是请问械斗和土匪造反是一回事吗?即便今天,别说农村械斗了。城管和商贩打架,住户和动迁人员打架时有所闻,请问你就因此定义这些人是“土匪”“强盗”,甚至将之定义为“造反”等试图推翻zF的行为?

      15楼 肖苏纯3
      镇压?是清剿干净才收兵吗?

      看太平天国就知道,湖广、两广有多少占山为王的天地会。两淮有多少占乡为王的捻子,都是在太平天国诞生的N代前就存在的。

      你以为械斗不冲击乡村基层政权?厉害的连乡都能换了,颠覆个乡政权都不算个事。哦,清朝没有这个概念,吏部只有县令名单,再下的到吏部都查不到。

      20楼 褪毛加菲猫
      1,谁告诉你法律严就没有黑社会性质组织存在的?

      不过请问清末以前,天地会,洪门那一次起义攻打县城,没有被清政府镇压的?

      2,烦请告知清朝那一次械斗到举兵造反,攻打县城,清政府不闻不问的?

      你非要用今天“乡政府”说事,不存在的你说什么?请问是你把今天的乡政府搬到清朝去“被攻击”的?

      事实上清前中期,政府职能还是蛮强的,后期才不行。如华北义和团崛起,其背景就是甲午战争失败后,北洋新军损失惨重,因此华北一些地方失去维持治安,控制弹压地方的武力,只能纵容愤青闹事-----以山东为例,一开始义和团闹得很凶,清政府根本无法管,后来袁世凯任山东巡抚,带领7000新军,一下子就镇压到义和团在山东无法存身,大部分胁从回家种地,少数首领后者被镇压,或者逃亡直隶(直隶的八旗贵族们极端反洋,对义和团心存幻想因此予以收容扶持)。

      21楼 肖苏纯3
      造反团体是黑社会吗?

      这么问,等于是承认天地会不攻打县城,清政府就不镇压了。以及清政府每次都草草收兵,根本没有穷追猛打。

      谁告诉你乡政府是不存在的?中央政府不管就不存在了?保甲牌三级都被你吃了,还是你敢拿他们不当公务员?

      1,洪门,天地会在清代就是黑社会团体呀。

      2,天地会只要起事就会遭到镇压。不是你在宣扬当时清政府如何无能,农民攻打县城清政府都不管的吗?

      但凡镇压,总是出头的人被斩首或者流放,然后剩下的躲起来,只敢暗中活动,因此成为才称其为黑社会(地下社团)呀。

      3,抱歉,保甲和乡政府是一回事吗?保甲是公务员(吏目)?这是你家的明清史吧。

      烦请回去搞清楚保甲制度的含义。居然说保甲就是乡政府,莫名其秒!

      2018/1/16 9:38:00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7842635
      • 工分:709
      左箭头-小图标

      准确的说叫简单的前装药火器而已,现在有人投资把古兵器用尽可能的原来方法复制,拿来测试,火器确实比弓弩厉害,但缺点也明显,比如野战下雨天....装药时间过长,当然用在守城绝对是利器

      火器用膛线叫来复枪,一大历史性进步,射程精度大度提高,英法烧圆明园发现他们的老祖先很早就来卖有膛线的滑膛炮了,很吓人的,康熙时代洋人跑来卖军火的事了,可惜连同最先进的西方科技只在皇宫里面玩,火器的巨大飞跃是后堂子弹的出现,当年英法联军用的就是这种当时极其昂贵的来复枪.....大清国错过了历史重大机遇.....

      2018/1/16 9:23:46
      左箭头-小图标

      ......
      7楼 褪毛加菲猫
      你说什么时期?

      清朝制度,地方治安县令负责,别说出现大股土匪,如果地方出现盗案县令不上报而被布政使或者按察使知道了,县令要吃不了兜着走的。轻则说你“昏聩无能形同死人”革了你的官位,重则给你扣一顶“纵匪为患”,要被议处的。

      洪秀全在金田村起义,当地就派了一个巡检来调查。事实上这种规模的造反,县令一级是无法镇压的,因为根据张集馨的《道咸宦海见闻录》谈及,当时一个县大概只有16个壮丁充役,这种武力遇到起义连县衙都保不住。因此县令遇到这种事情必须向附近的绿营驻军报告,而绿营兵分散驻扎的称为“汛”,虽然人数不多,但是驻扎范围较广,麻烦的是绿营和县令不是一个系统,就是县令必须向府道汇报,再由府道报告到巡抚,一省文官中只有巡抚才有权下令出动绿营兵。因此地方上遇到大规模暴动,往往是来不及等到绿营出动就不可收拾的。

      但是地方发生造反事情,县令不上报是不可能的。这个罪名很重,如果乾隆年间,地方官瞒报造反事情,轻则丢官,重则问死罪!

      8楼 肖苏纯3
      贯穿整个清朝的天地会团伙,遍布山林的土匪,以及几乎无处不在的村斗乡斗,是怎么存在的?没闹到攻下县城,清朝有好好管过吗?
      13楼 褪毛加菲猫
      天地会早期几次起义,都是被镇压下去的。可以去参见洪门中人的回忆文章。

      知道什么叫做“地下组织”“黑社会”吗?

      至于械斗,《道咸宦海见闻录》等回忆录都提及当时如福建等地农村械斗的确很猖獗,政府难以约束。但是请问械斗和土匪造反是一回事吗?即便今天,别说农村械斗了。城管和商贩打架,住户和动迁人员打架时有所闻,请问你就因此定义这些人是“土匪”“强盗”,甚至将之定义为“造反”等试图推翻zF的行为?

      15楼 肖苏纯3
      镇压?是清剿干净才收兵吗?

      看太平天国就知道,湖广、两广有多少占山为王的天地会。两淮有多少占乡为王的捻子,都是在太平天国诞生的N代前就存在的。

      你以为械斗不冲击乡村基层政权?厉害的连乡都能换了,颠覆个乡政权都不算个事。哦,清朝没有这个概念,吏部只有县令名单,再下的到吏部都查不到。

      20楼 褪毛加菲猫
      1,谁告诉你法律严就没有黑社会性质组织存在的?

      不过请问清末以前,天地会,洪门那一次起义攻打县城,没有被清政府镇压的?

      2,烦请告知清朝那一次械斗到举兵造反,攻打县城,清政府不闻不问的?

      你非要用今天“乡政府”说事,不存在的你说什么?请问是你把今天的乡政府搬到清朝去“被攻击”的?

      事实上清前中期,政府职能还是蛮强的,后期才不行。如华北义和团崛起,其背景就是甲午战争失败后,北洋新军损失惨重,因此华北一些地方失去维持治安,控制弹压地方的武力,只能纵容愤青闹事-----以山东为例,一开始义和团闹得很凶,清政府根本无法管,后来袁世凯任山东巡抚,带领7000新军,一下子就镇压到义和团在山东无法存身,大部分胁从回家种地,少数首领后者被镇压,或者逃亡直隶(直隶的八旗贵族们极端反洋,对义和团心存幻想因此予以收容扶持)。

      造反团体是黑社会吗?

      这么问,等于是承认天地会不攻打县城,清政府就不镇压了。以及清政府每次都草草收兵,根本没有穷追猛打。

      谁告诉你乡政府是不存在的?中央政府不管就不存在了?保甲牌三级都被你吃了,还是你敢拿他们不当公务员?

      2018/1/15 18:41:40
      左箭头-小图标

      4楼 肖苏纯3
      大清朝民间别说禁枪,就算举兵造反,只要不打下县城, 地方官都能在官方记录把事抹掉。而朝廷官员乃至皇帝,对地方官都是一副你能自行摆平就别上报给大家添麻烦的态度。
      7楼 褪毛加菲猫
      你说什么时期?

      清朝制度,地方治安县令负责,别说出现大股土匪,如果地方出现盗案县令不上报而被布政使或者按察使知道了,县令要吃不了兜着走的。轻则说你“昏聩无能形同死人”革了你的官位,重则给你扣一顶“纵匪为患”,要被议处的。

      洪秀全在金田村起义,当地就派了一个巡检来调查。事实上这种规模的造反,县令一级是无法镇压的,因为根据张集馨的《道咸宦海见闻录》谈及,当时一个县大概只有16个壮丁充役,这种武力遇到起义连县衙都保不住。因此县令遇到这种事情必须向附近的绿营驻军报告,而绿营兵分散驻扎的称为“汛”,虽然人数不多,但是驻扎范围较广,麻烦的是绿营和县令不是一个系统,就是县令必须向府道汇报,再由府道报告到巡抚,一省文官中只有巡抚才有权下令出动绿营兵。因此地方上遇到大规模暴动,往往是来不及等到绿营出动就不可收拾的。

      但是地方发生造反事情,县令不上报是不可能的。这个罪名很重,如果乾隆年间,地方官瞒报造反事情,轻则丢官,重则问死罪!

      8楼 肖苏纯3
      贯穿整个清朝的天地会团伙,遍布山林的土匪,以及几乎无处不在的村斗乡斗,是怎么存在的?没闹到攻下县城,清朝有好好管过吗?
      13楼 褪毛加菲猫
      天地会早期几次起义,都是被镇压下去的。可以去参见洪门中人的回忆文章。

      知道什么叫做“地下组织”“黑社会”吗?

      至于械斗,《道咸宦海见闻录》等回忆录都提及当时如福建等地农村械斗的确很猖獗,政府难以约束。但是请问械斗和土匪造反是一回事吗?即便今天,别说农村械斗了。城管和商贩打架,住户和动迁人员打架时有所闻,请问你就因此定义这些人是“土匪”“强盗”,甚至将之定义为“造反”等试图推翻zF的行为?

      15楼 肖苏纯3
      镇压?是清剿干净才收兵吗?

      看太平天国就知道,湖广、两广有多少占山为王的天地会。两淮有多少占乡为王的捻子,都是在太平天国诞生的N代前就存在的。

      你以为械斗不冲击乡村基层政权?厉害的连乡都能换了,颠覆个乡政权都不算个事。哦,清朝没有这个概念,吏部只有县令名单,再下的到吏部都查不到。

      1,谁告诉你法律严就没有黑社会性质组织存在的?

      不过请问清末以前,天地会,洪门那一次起义攻打县城,没有被清政府镇压的?

      2,烦请告知清朝那一次械斗到举兵造反,攻打县城,清政府不闻不问的?

      你非要用今天“乡政府”说事,不存在的你说什么?请问是你把今天的乡政府搬到清朝去“被攻击”的?

      事实上清前中期,政府职能还是蛮强的,后期才不行。如华北义和团崛起,其背景就是甲午战争失败后,北洋新军损失惨重,因此华北一些地方失去维持治安,控制弹压地方的武力,只能纵容愤青闹事-----以山东为例,一开始义和团闹得很凶,清政府根本无法管,后来袁世凯任山东巡抚,带领7000新军,一下子就镇压到义和团在山东无法存身,大部分胁从回家种地,少数首领后者被镇压,或者逃亡直隶(直隶的八旗贵族们极端反洋,对义和团心存幻想因此予以收容扶持)。

      2018/1/15 8:53:04
      • 军衔:陆军少校
      • 军号:124317
      • 工分:43227
      左箭头-小图标

      清朝可不许造燧发枪。

      2018/1/14 12:20:00
      左箭头-小图标

      ......
      8楼 肖苏纯3
      贯穿整个清朝的天地会团伙,遍布山林的土匪,以及几乎无处不在的村斗乡斗,是怎么存在的?没闹到攻下县城,清朝有好好管过吗?
      12楼 bajisitan
      这些事你都知道?
      14楼 肖苏纯3
      这是秘密吗?
      16楼 bajisitan
      那就说说遍布山林的土匪吧?你老家是在山林住吗?
      17楼 肖苏纯3
      知道中国匪患的哪个政权才消除吗?哪个省没有一堆?
      我以为是明朝就消除了然后清朝又有了呢……

      2018/1/13 15:06:19
      左箭头-小图标

      ......
      7楼 褪毛加菲猫
      你说什么时期?

      清朝制度,地方治安县令负责,别说出现大股土匪,如果地方出现盗案县令不上报而被布政使或者按察使知道了,县令要吃不了兜着走的。轻则说你“昏聩无能形同死人”革了你的官位,重则给你扣一顶“纵匪为患”,要被议处的。

      洪秀全在金田村起义,当地就派了一个巡检来调查。事实上这种规模的造反,县令一级是无法镇压的,因为根据张集馨的《道咸宦海见闻录》谈及,当时一个县大概只有16个壮丁充役,这种武力遇到起义连县衙都保不住。因此县令遇到这种事情必须向附近的绿营驻军报告,而绿营兵分散驻扎的称为“汛”,虽然人数不多,但是驻扎范围较广,麻烦的是绿营和县令不是一个系统,就是县令必须向府道汇报,再由府道报告到巡抚,一省文官中只有巡抚才有权下令出动绿营兵。因此地方上遇到大规模暴动,往往是来不及等到绿营出动就不可收拾的。

      但是地方发生造反事情,县令不上报是不可能的。这个罪名很重,如果乾隆年间,地方官瞒报造反事情,轻则丢官,重则问死罪!

      8楼 肖苏纯3
      贯穿整个清朝的天地会团伙,遍布山林的土匪,以及几乎无处不在的村斗乡斗,是怎么存在的?没闹到攻下县城,清朝有好好管过吗?
      12楼 bajisitan
      这些事你都知道?
      14楼 肖苏纯3
      这是秘密吗?
      16楼 bajisitan
      那就说说遍布山林的土匪吧?你老家是在山林住吗?
      知道中国匪患的哪个政权才消除吗?哪个省没有一堆?

      2018/1/13 14:39:49
      左箭头-小图标

      4楼 肖苏纯3
      大清朝民间别说禁枪,就算举兵造反,只要不打下县城, 地方官都能在官方记录把事抹掉。而朝廷官员乃至皇帝,对地方官都是一副你能自行摆平就别上报给大家添麻烦的态度。
      7楼 褪毛加菲猫
      你说什么时期?

      清朝制度,地方治安县令负责,别说出现大股土匪,如果地方出现盗案县令不上报而被布政使或者按察使知道了,县令要吃不了兜着走的。轻则说你“昏聩无能形同死人”革了你的官位,重则给你扣一顶“纵匪为患”,要被议处的。

      洪秀全在金田村起义,当地就派了一个巡检来调查。事实上这种规模的造反,县令一级是无法镇压的,因为根据张集馨的《道咸宦海见闻录》谈及,当时一个县大概只有16个壮丁充役,这种武力遇到起义连县衙都保不住。因此县令遇到这种事情必须向附近的绿营驻军报告,而绿营兵分散驻扎的称为“汛”,虽然人数不多,但是驻扎范围较广,麻烦的是绿营和县令不是一个系统,就是县令必须向府道汇报,再由府道报告到巡抚,一省文官中只有巡抚才有权下令出动绿营兵。因此地方上遇到大规模暴动,往往是来不及等到绿营出动就不可收拾的。

      但是地方发生造反事情,县令不上报是不可能的。这个罪名很重,如果乾隆年间,地方官瞒报造反事情,轻则丢官,重则问死罪!

      8楼 肖苏纯3
      贯穿整个清朝的天地会团伙,遍布山林的土匪,以及几乎无处不在的村斗乡斗,是怎么存在的?没闹到攻下县城,清朝有好好管过吗?
      12楼 bajisitan
      这些事你都知道?
      14楼 肖苏纯3
      这是秘密吗?
      那就说说遍布山林的土匪吧?你老家是在山林住吗?

      2018/1/13 14:32:58
      左箭头-小图标

      4楼 肖苏纯3
      大清朝民间别说禁枪,就算举兵造反,只要不打下县城, 地方官都能在官方记录把事抹掉。而朝廷官员乃至皇帝,对地方官都是一副你能自行摆平就别上报给大家添麻烦的态度。
      7楼 褪毛加菲猫
      你说什么时期?

      清朝制度,地方治安县令负责,别说出现大股土匪,如果地方出现盗案县令不上报而被布政使或者按察使知道了,县令要吃不了兜着走的。轻则说你“昏聩无能形同死人”革了你的官位,重则给你扣一顶“纵匪为患”,要被议处的。

      洪秀全在金田村起义,当地就派了一个巡检来调查。事实上这种规模的造反,县令一级是无法镇压的,因为根据张集馨的《道咸宦海见闻录》谈及,当时一个县大概只有16个壮丁充役,这种武力遇到起义连县衙都保不住。因此县令遇到这种事情必须向附近的绿营驻军报告,而绿营兵分散驻扎的称为“汛”,虽然人数不多,但是驻扎范围较广,麻烦的是绿营和县令不是一个系统,就是县令必须向府道汇报,再由府道报告到巡抚,一省文官中只有巡抚才有权下令出动绿营兵。因此地方上遇到大规模暴动,往往是来不及等到绿营出动就不可收拾的。

      但是地方发生造反事情,县令不上报是不可能的。这个罪名很重,如果乾隆年间,地方官瞒报造反事情,轻则丢官,重则问死罪!

      8楼 肖苏纯3
      贯穿整个清朝的天地会团伙,遍布山林的土匪,以及几乎无处不在的村斗乡斗,是怎么存在的?没闹到攻下县城,清朝有好好管过吗?
      13楼 褪毛加菲猫
      天地会早期几次起义,都是被镇压下去的。可以去参见洪门中人的回忆文章。

      知道什么叫做“地下组织”“黑社会”吗?

      至于械斗,《道咸宦海见闻录》等回忆录都提及当时如福建等地农村械斗的确很猖獗,政府难以约束。但是请问械斗和土匪造反是一回事吗?即便今天,别说农村械斗了。城管和商贩打架,住户和动迁人员打架时有所闻,请问你就因此定义这些人是“土匪”“强盗”,甚至将之定义为“造反”等试图推翻zF的行为?

      镇压?是清剿干净才收兵吗?

      看太平天国就知道,湖广、两广有多少占山为王的天地会。两淮有多少占乡为王的捻子,都是在太平天国诞生的N代前就存在的。

      你以为械斗不冲击乡村基层政权?厉害的连乡都能换了,颠覆个乡政权都不算个事。哦,清朝没有这个概念,吏部只有县令名单,再下的到吏部都查不到。

      2018/1/13 12:55:22
      左箭头-小图标

      4楼 肖苏纯3
      大清朝民间别说禁枪,就算举兵造反,只要不打下县城, 地方官都能在官方记录把事抹掉。而朝廷官员乃至皇帝,对地方官都是一副你能自行摆平就别上报给大家添麻烦的态度。
      7楼 褪毛加菲猫
      你说什么时期?

      清朝制度,地方治安县令负责,别说出现大股土匪,如果地方出现盗案县令不上报而被布政使或者按察使知道了,县令要吃不了兜着走的。轻则说你“昏聩无能形同死人”革了你的官位,重则给你扣一顶“纵匪为患”,要被议处的。

      洪秀全在金田村起义,当地就派了一个巡检来调查。事实上这种规模的造反,县令一级是无法镇压的,因为根据张集馨的《道咸宦海见闻录》谈及,当时一个县大概只有16个壮丁充役,这种武力遇到起义连县衙都保不住。因此县令遇到这种事情必须向附近的绿营驻军报告,而绿营兵分散驻扎的称为“汛”,虽然人数不多,但是驻扎范围较广,麻烦的是绿营和县令不是一个系统,就是县令必须向府道汇报,再由府道报告到巡抚,一省文官中只有巡抚才有权下令出动绿营兵。因此地方上遇到大规模暴动,往往是来不及等到绿营出动就不可收拾的。

      但是地方发生造反事情,县令不上报是不可能的。这个罪名很重,如果乾隆年间,地方官瞒报造反事情,轻则丢官,重则问死罪!

      8楼 肖苏纯3
      贯穿整个清朝的天地会团伙,遍布山林的土匪,以及几乎无处不在的村斗乡斗,是怎么存在的?没闹到攻下县城,清朝有好好管过吗?
      12楼 bajisitan
      这些事你都知道?
      这是秘密吗?

      2018/1/13 12:44:56
      左箭头-小图标

      4楼 肖苏纯3
      大清朝民间别说禁枪,就算举兵造反,只要不打下县城, 地方官都能在官方记录把事抹掉。而朝廷官员乃至皇帝,对地方官都是一副你能自行摆平就别上报给大家添麻烦的态度。
      7楼 褪毛加菲猫
      你说什么时期?

      清朝制度,地方治安县令负责,别说出现大股土匪,如果地方出现盗案县令不上报而被布政使或者按察使知道了,县令要吃不了兜着走的。轻则说你“昏聩无能形同死人”革了你的官位,重则给你扣一顶“纵匪为患”,要被议处的。

      洪秀全在金田村起义,当地就派了一个巡检来调查。事实上这种规模的造反,县令一级是无法镇压的,因为根据张集馨的《道咸宦海见闻录》谈及,当时一个县大概只有16个壮丁充役,这种武力遇到起义连县衙都保不住。因此县令遇到这种事情必须向附近的绿营驻军报告,而绿营兵分散驻扎的称为“汛”,虽然人数不多,但是驻扎范围较广,麻烦的是绿营和县令不是一个系统,就是县令必须向府道汇报,再由府道报告到巡抚,一省文官中只有巡抚才有权下令出动绿营兵。因此地方上遇到大规模暴动,往往是来不及等到绿营出动就不可收拾的。

      但是地方发生造反事情,县令不上报是不可能的。这个罪名很重,如果乾隆年间,地方官瞒报造反事情,轻则丢官,重则问死罪!

      8楼 肖苏纯3
      贯穿整个清朝的天地会团伙,遍布山林的土匪,以及几乎无处不在的村斗乡斗,是怎么存在的?没闹到攻下县城,清朝有好好管过吗?
      天地会早期几次起义,都是被镇压下去的。可以去参见洪门中人的回忆文章。

      知道什么叫做“地下组织”“黑社会”吗?

      至于械斗,《道咸宦海见闻录》等回忆录都提及当时如福建等地农村械斗的确很猖獗,政府难以约束。但是请问械斗和土匪造反是一回事吗?即便今天,别说农村械斗了。城管和商贩打架,住户和动迁人员打架时有所闻,请问你就因此定义这些人是“土匪”“强盗”,甚至将之定义为“造反”等试图推翻zF的行为?

      2018/1/13 10:54:47
      左箭头-小图标

      4楼 肖苏纯3
      大清朝民间别说禁枪,就算举兵造反,只要不打下县城, 地方官都能在官方记录把事抹掉。而朝廷官员乃至皇帝,对地方官都是一副你能自行摆平就别上报给大家添麻烦的态度。
      7楼 褪毛加菲猫
      你说什么时期?

      清朝制度,地方治安县令负责,别说出现大股土匪,如果地方出现盗案县令不上报而被布政使或者按察使知道了,县令要吃不了兜着走的。轻则说你“昏聩无能形同死人”革了你的官位,重则给你扣一顶“纵匪为患”,要被议处的。

      洪秀全在金田村起义,当地就派了一个巡检来调查。事实上这种规模的造反,县令一级是无法镇压的,因为根据张集馨的《道咸宦海见闻录》谈及,当时一个县大概只有16个壮丁充役,这种武力遇到起义连县衙都保不住。因此县令遇到这种事情必须向附近的绿营驻军报告,而绿营兵分散驻扎的称为“汛”,虽然人数不多,但是驻扎范围较广,麻烦的是绿营和县令不是一个系统,就是县令必须向府道汇报,再由府道报告到巡抚,一省文官中只有巡抚才有权下令出动绿营兵。因此地方上遇到大规模暴动,往往是来不及等到绿营出动就不可收拾的。

      但是地方发生造反事情,县令不上报是不可能的。这个罪名很重,如果乾隆年间,地方官瞒报造反事情,轻则丢官,重则问死罪!

      8楼 肖苏纯3
      贯穿整个清朝的天地会团伙,遍布山林的土匪,以及几乎无处不在的村斗乡斗,是怎么存在的?没闹到攻下县城,清朝有好好管过吗?
      这些事你都知道?

      2018/1/13 9:46:56
      左箭头-小图标

      回复:鸟枪、抬枪和火炮齐飞,大清民间不禁枪这是为什么

      2018/1/13 4:42:33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lilin670327
      有人说中国不应该禁枪,说要从小培养国人的血性 —— 神逻辑,好像兜里不装一把枪就不能有血性,就应该全民懦弱。我倒想问问这种人,如果赤手空拳的话面对歹徒欺负你的家人,你是不是就该跪下来求他?那特么抗战时期中国枪不如人、炮不如人,那岂不是应该早早跪下来乞降?抗美援朝咱们的装备和联合国军怎么比,那更是叫花子和龙王比宝,可咱们为何能把美国为首的联军打回到三八线、乖乖坐到谈判桌上?可见,有枪不一定有血性,倒是有可能衍生出一群血腥的罪犯和恐怖分子来。

      本帖说的是大清朝枪炮遍地,应该有血性啊,可是那一个个丧权辱国的条约是怎么来的呢?连紫禁城它都守不住,还谈狗屁血性!

      3楼 轻骑百胜
      你这回复 驴唇不对马嘴 看不懂
      5楼 lilin670327
      你非要这么说那我就自认驴唇,你当马嘴吧!看看你最后一个自然段写的啥,我的帖子虽然随性而发,貌似和你的意思也差不多吧。本人无非就是说禁枪有利于社会安定,保证我们平安撸串嘛!
      朋友算了,那个只是个不动脑子人云亦云的愤青罢了。

      他根本没看懂您贴子的含义。

      您这贴子我看了都在替您捏把汗,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被封了。可他居然还在跟您计较措词字眼。

      无语至极。

      2018/1/12 20:48:47
      左箭头-小图标

      最后,狐狸尾巴露出来了!!!

      2018/1/12 20:42:17
      左箭头-小图标

      4楼 肖苏纯3
      大清朝民间别说禁枪,就算举兵造反,只要不打下县城, 地方官都能在官方记录把事抹掉。而朝廷官员乃至皇帝,对地方官都是一副你能自行摆平就别上报给大家添麻烦的态度。
      7楼 褪毛加菲猫
      你说什么时期?

      清朝制度,地方治安县令负责,别说出现大股土匪,如果地方出现盗案县令不上报而被布政使或者按察使知道了,县令要吃不了兜着走的。轻则说你“昏聩无能形同死人”革了你的官位,重则给你扣一顶“纵匪为患”,要被议处的。

      洪秀全在金田村起义,当地就派了一个巡检来调查。事实上这种规模的造反,县令一级是无法镇压的,因为根据张集馨的《道咸宦海见闻录》谈及,当时一个县大概只有16个壮丁充役,这种武力遇到起义连县衙都保不住。因此县令遇到这种事情必须向附近的绿营驻军报告,而绿营兵分散驻扎的称为“汛”,虽然人数不多,但是驻扎范围较广,麻烦的是绿营和县令不是一个系统,就是县令必须向府道汇报,再由府道报告到巡抚,一省文官中只有巡抚才有权下令出动绿营兵。因此地方上遇到大规模暴动,往往是来不及等到绿营出动就不可收拾的。

      但是地方发生造反事情,县令不上报是不可能的。这个罪名很重,如果乾隆年间,地方官瞒报造反事情,轻则丢官,重则问死罪!

      贯穿整个清朝的天地会团伙,遍布山林的土匪,以及几乎无处不在的村斗乡斗,是怎么存在的?没闹到攻下县城,清朝有好好管过吗?

      2018/1/12 18:37:00
      左箭头-小图标

      4楼 肖苏纯3
      大清朝民间别说禁枪,就算举兵造反,只要不打下县城, 地方官都能在官方记录把事抹掉。而朝廷官员乃至皇帝,对地方官都是一副你能自行摆平就别上报给大家添麻烦的态度。
      你说什么时期?

      清朝制度,地方治安县令负责,别说出现大股土匪,如果地方出现盗案县令不上报而被布政使或者按察使知道了,县令要吃不了兜着走的。轻则说你“昏聩无能形同死人”革了你的官位,重则给你扣一顶“纵匪为患”,要被议处的。

      洪秀全在金田村起义,当地就派了一个巡检来调查。事实上这种规模的造反,县令一级是无法镇压的,因为根据张集馨的《道咸宦海见闻录》谈及,当时一个县大概只有16个壮丁充役,这种武力遇到起义连县衙都保不住。因此县令遇到这种事情必须向附近的绿营驻军报告,而绿营兵分散驻扎的称为“汛”,虽然人数不多,但是驻扎范围较广,麻烦的是绿营和县令不是一个系统,就是县令必须向府道汇报,再由府道报告到巡抚,一省文官中只有巡抚才有权下令出动绿营兵。因此地方上遇到大规模暴动,往往是来不及等到绿营出动就不可收拾的。

      但是地方发生造反事情,县令不上报是不可能的。这个罪名很重,如果乾隆年间,地方官瞒报造反事情,轻则丢官,重则问死罪!

      2018/1/12 10:18:34
      左箭头-小图标

      1, 清朝是禁枪的,很多民枪是清后期才出现的,即因为太平军和各处“匪事”,清政府准许当地民团武装自卫。这种民团往往由乡绅负责,特许其持有火枪等武器。

      2,新疆,苗地等并非内地,清政府不能直接管辖(清政府在新疆设大臣,如驻伊犁大臣,在台站驻军,但是对于农村山区就鞭长莫及),因此少民有枪支清政府无法取缔,但是清政府严禁内地民人将火枪和火药等物品走私给边地。事实上清中期新疆苗地等发生少民叛乱,清政府无不将之归咎于“奸民”暗通和勾引。

      2018/1/12 10:08:01
      • 军衔:空军大校
      • 军号:1720422
      • 头衔:预备役军官
      • 工分:472103 / 排名:1829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lilin670327
      有人说中国不应该禁枪,说要从小培养国人的血性 —— 神逻辑,好像兜里不装一把枪就不能有血性,就应该全民懦弱。我倒想问问这种人,如果赤手空拳的话面对歹徒欺负你的家人,你是不是就该跪下来求他?那特么抗战时期中国枪不如人、炮不如人,那岂不是应该早早跪下来乞降?抗美援朝咱们的装备和联合国军怎么比,那更是叫花子和龙王比宝,可咱们为何能把美国为首的联军打回到三八线、乖乖坐到谈判桌上?可见,有枪不一定有血性,倒是有可能衍生出一群血腥的罪犯和恐怖分子来。

      本帖说的是大清朝枪炮遍地,应该有血性啊,可是那一个个丧权辱国的条约是怎么来的呢?连紫禁城它都守不住,还谈狗屁血性!

      3楼 轻骑百胜
      你这回复 驴唇不对马嘴 看不懂
      你非要这么说那我就自认驴唇,你当马嘴吧!看看你最后一个自然段写的啥,我的帖子虽然随性而发,貌似和你的意思也差不多吧。本人无非就是说禁枪有利于社会安定,保证我们平安撸串嘛!

      2018/1/12 9:50:03
      左箭头-小图标

      大清朝民间别说禁枪,就算举兵造反,只要不打下县城, 地方官都能在官方记录把事抹掉。而朝廷官员乃至皇帝,对地方官都是一副你能自行摆平就别上报给大家添麻烦的态度。

      2018/1/12 1:01:05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lilin670327
      有人说中国不应该禁枪,说要从小培养国人的血性 —— 神逻辑,好像兜里不装一把枪就不能有血性,就应该全民懦弱。我倒想问问这种人,如果赤手空拳的话面对歹徒欺负你的家人,你是不是就该跪下来求他?那特么抗战时期中国枪不如人、炮不如人,那岂不是应该早早跪下来乞降?抗美援朝咱们的装备和联合国军怎么比,那更是叫花子和龙王比宝,可咱们为何能把美国为首的联军打回到三八线、乖乖坐到谈判桌上?可见,有枪不一定有血性,倒是有可能衍生出一群血腥的罪犯和恐怖分子来。

      本帖说的是大清朝枪炮遍地,应该有血性啊,可是那一个个丧权辱国的条约是怎么来的呢?连紫禁城它都守不住,还谈狗屁血性!

      你这回复 驴唇不对马嘴 看不懂

      2018/1/11 23:57:34
      • 头像
      • 军衔:空军大校
      • 军号:1720422
      • 头衔:预备役军官
      • 工分:472103 / 排名:1829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有人说中国不应该禁枪,说要从小培养国人的血性 —— 神逻辑,好像兜里不装一把枪就不能有血性,就应该全民懦弱。我倒想问问这种人,如果赤手空拳的话面对歹徒欺负你的家人,你是不是就该跪下来求他?那特么抗战时期中国枪不如人、炮不如人,那岂不是应该早早跪下来乞降?抗美援朝咱们的装备和联合国军怎么比,那更是叫花子和龙王比宝,可咱们为何能把美国为首的联军打回到三八线、乖乖坐到谈判桌上?可见,有枪不一定有血性,倒是有可能衍生出一群血腥的罪犯和恐怖分子来。

      本帖说的是大清朝枪炮遍地,应该有血性啊,可是那一个个丧权辱国的条约是怎么来的呢?连紫禁城它都守不住,还谈狗屁血性!

      2018/1/11 10:00:14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36条记录] 分页:

      1
       对鸟枪、抬枪和火炮齐飞,大清民间不禁枪这是为什么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