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1981年越南飞行员驾机投奔中国:我对黎笋不满

共 5425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大校
  • 军号:8597952
  • 工分:273314 / 排名:4570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1981年越南飞行员驾机投奔中国:我对黎笋不满

1981年越南飞行员驾机投奔中国:我对黎笋不满

1981年,越南两名飞行员和其他8人,在河内夺取越军总政治部唯一一架UH-1H直升机,驾机投奔中国。

1981年越南飞行员驾机投奔中国:我对黎笋不满

此次惊天出逃行动中,越南空军上尉乔清陆是个关键人物。他1969年开始在越南人民军服役,起先受的教育是“赶走美帝,迎接解放”,可是到1975年黎笋集团攫取越南的最高权力后,战争仍未离去。乔清陆不得不驾驶直升机继续在老挝、柬埔寨和柬泰、越中边界奔波。

1981年越南飞行员驾机投奔中国:我对黎笋不满

乔清陆在柬埔寨,亲眼看到侵柬越军烧杀抢掠的暴行和越南士兵死无葬身之地的惨状。大量血的事实让他感到越南正走在一条“黑暗的末路”上,使他内心下定了与黎笋集团决裂的决心。

1981年越南飞行员驾机投奔中国:我对黎笋不满

1981年4月的一天,乔清陆把外逃的打算告诉密友、空军准尉、地勤机械师黄春团。黄春团早有外逃的想法。越南为防止军人外逃,规定飞机停飞后,必须将指示方向的磁罗经和启动用的电瓶拆下来集中保管。

1981年越南飞行员驾机投奔中国:我对黎笋不满

要想驾机外逃,首先得设法弄到磁罗经和电瓶,而这两样东西只有在黑市上才能买到。 可是越南国内物价猛涨,薪俸微薄的小军官怎能筹到这一大笔钱呢?正当他们发愁时,偶然得知家境较好的建筑工程师杨文利也有外逃的打算。

1981年越南飞行员驾机投奔中国:我对黎笋不满

49岁的杨文利来自西贡,1975年南越垮台后,因其当过南越的工兵且退役后曾为美国海军做过技术顾问,被抓去劳改。被释放后,杨文利感到在这个国家没有发展机会,早已打算出逃海外,所以对乔清陆的出逃计划表示积极支持,主动承担一切经费。

1981年越南飞行员驾机投奔中国:我对黎笋不满

一天,他们来到西贡一家商店,和店员拉家常。混熟后,杨文利说:“我们是渔民,没有电瓶就出不了海。 ”店员看到他们要求迫切又肯出大价钱,就答应了。他们终于以7000元越南盾买到一副旧电瓶,不久又以同样方法购得一个磁罗经。

1981年越南飞行员驾机投奔中国:我对黎笋不满

1981年9月17日,乔清陆、黄春团、杨文利进行了最后的行动讨论。越军总政治部仅有的一架美制UH-1H直升机要去中越边境视察防务,乔清陆被选为该机的驾驶员。

1981年越南飞行员驾机投奔中国:我对黎笋不满

他认为这是出逃的绝佳机会,直升机所在的白梅机场离中国不太远,直升机油量恰好够用。况且,遭黎笋迫害出走的越南国会常务委员会副主席黄文欢也在北京,正好可以揭露黎笋集团祸害百姓的真相。按照乔清陆的安排,黄春团利用部队休假,提前跑到河内找来好友、原空军机械师黎玉山。

1981年越南飞行员驾机投奔中国:我对黎笋不满

24岁的黎玉山1975年4月入伍,长期在白梅机场工作,对军队前途感到失望,热切期盼与黄春团一起脱离牢笼。在行动前几天,他俩不知疲倦地潜入机场附近察看地形。与此同时,杨文利等人也穿上在黑市买的假军服扮成空军军官,坐火车来到河内。

1981年越南飞行员驾机投奔中国:我对黎笋不满

9月28日上午,乔清陆准时驾驶总政专机来到白梅机场。他找到黄春团、杨文利等人,共同检查出逃的最后计划,并规定了具体出走路线及分工等。 河内时间9月30日子夜2时许,杨文利等7人带着电瓶和磁罗经,沿着小路直奔白梅机场,途中与乔清陆、黄春团、黎玉山3人会合。

1981年越南飞行员驾机投奔中国:我对黎笋不满

电瓶和磁罗经装好,乔清陆迅速去掉固定直升机的铁索,于凌晨5时7分起飞。 经两个多小时的飞行,他们终于迫降在中国。面对闻讯赶来的中国边防部队和民兵,10名越南逃亡者主动交出武器。粗通中文的乔清陆代表大家激动地说:“我们是越南人,到这儿来,要控诉黎笋集团。

延伸阅读: 张少华 王奎荣 王牌特工
      打赏
      收藏文本
      25
      0
      2018/1/8 19:02:58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直升机也不保养?

      2018/3/20 10:25:38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36403
      • 工分:19092
      左箭头-小图标

      我就不明白

      拿个吹风机吹吹尘土能费多大事

      2018/1/9 23:49:51
      左箭头-小图标

      9月28日上午,乔清陆准时驾驶总政专机来到白梅机场。9月30日子夜2时许,杨文利等7人带着电瓶和磁罗经,骑上自行车从市区出发,沿着小路直奔4000米外的白梅机场。途中,他们在小山坡处与乔清陆、黄春团、黎玉山3人会合。10个人分成三组,第一组只有乔清陆和黄春团两人,负责去机场联系。第二组是黎玉山和一个副手,他们带着电瓶、磁罗经等去机场修理厂。那里有个围墙缺口,只隔着铁丝网直通停机坪。第三组则由杨文利带队,去龙编桥等直升机飞来接应。 凌晨4时整,乔清陆和黄春团凭出入证顺利通过两道岗哨,来到白梅机场腹地,他们脱去外衣,以“锻炼身体”的跑步姿势接近停机坪;早已剪断铁丝网的黎玉山和另一个人立即飞奔向直升机。电瓶和磁罗经装好后。飞机于凌晨5时7分起飞。由于电瓶里的电力不足,直升机上的仪表盘不亮,乔清陆只能靠城市的灯光定位。5时10分左右,直升机终于抵达龙编桥附近,耀眼的路灯照得大桥一片通明,乔清陆将直升机悬停在杨文利等人的面前,然后腾空北去。 直升机离开白梅机场大约1小时后,越军好几架米格—21歼击机紧跟着升空拦截。为了甩掉追赶的飞机,乔清陆不断变换着航向和高度,有时飞越浓云,有时贴地飞行,最低时离地面只有5米。他还采取了钻山沟等等办法,千方百计摆脱追踪。由于这架美军遗留的直升机比苏制直升机飞得快、飞得低,越军追击的歼击机和直升机无法在越北山地里施展拳脚。经过两个多小时,将近130公里的飞行,他们终于在河内时间7时51分(中国当地时间8时57分),迫降在中国广西壮族自治区大新县一块红薯地里。 很快,乔清陆一行被送到北京。1981年10月8日,中国《人民日报》头版发表简讯“反对黎笋反动集团的黑暗统治,乔清陆等十人驾机逃离越南到我国,表明追求自由和幸福的来意后,受到我有关方面的接待”,向全世界公开了这一事件。越南国内迅速作出反应,指责上述人员在越南犯有“杀人罪”,“为了逃避法律的制裁才逃亡中国”。 10月16日,《人民日报》刊发消息“我有关部门根据中国法律规定允许乔清陆等十人在我国居留”。10月16日下午,乔清陆、黄春团、黎玉山和杨文利在北京举行中外记者招待会,说明逃离越南的原因,并介绍了越南国内形势及越南侵略柬埔寨等情况。 10月20日下午,黄文欢在北京会见了乔清陆一行。后来,除杨文利请求前往法国投奔亲友外,其余9人均定居中国,而那架创造传奇的UH—1H直升机则收藏在南京航空航天大学。

      出逃的过程貌似更惊险,飞行技术一流

      2018/1/9 12:52:55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4条记录] 分页:

      1
       对1981年越南飞行员驾机投奔中国:我对黎笋不满回复